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20部分

余万,数量上我军稍差。但是在散兵方面,我军具有压倒性的优势。因此我军这次会战将会采用剥皮战术,一层层将敌军的堡垒逐步蚕食,将抱成一团的敌军敲下来,然后撕碎,利用我们的散兵优势轻松的吃掉他们。”
“军师大人,如果敌军出击呢?”赵云插嘴问道。
“那更好了,他们敢出击,我们就敢集中优势兵力吃掉他们,出了堡垒地区,敌军的战斗力只会更弱。”
“如果敌军多路出击呢?”
“呵呵,这更简单,只要抓住一路猛击就是了,难道倭人还能飞走不成,等消灭了一股再回头吃另一股就是了,在机动性上我们是有优势的,因此我判断敌军会死守,与我们堂堂正正的打堡垒战!所以,战斗会很艰苦,也不要想着能打成摧枯拉朽的击溃战、歼灭战,这是硬骨头,只能慢慢的啃!”
“明白了,军师大人,请布置任务吧!”
“很好,现在命令,俞涉将军!”
“末将在!”
“命你部依托福临,向宗像方向稳步攻击,不求快但求稳!”
“诺!”
“李元志将军!”
“末将在!”
“命令你部向别府方向袭扰攻击,范围可以自定,目的是打击和迟滞从南方回援的速度,为张志远的追击创造条件,尽量将这批倭人部队歼灭在福冈以南地区!”
“得令!”
“赵云将军!”
“末将在!”
“命令你部攻击中津方向,也是以打破敌军连营垒寨为主,为后续的异人部队创造进攻和围歼敌军的机会,具体情况可自行掌握。”
“诺!”
“本部部队将由我率领,攻击饭塚方向。”
“军师,您忘了末将了!”陈撼不由得有些着急。
“呵呵,没忘,不你的任务还要稍稍的等待一下,现在你可以先协助元志将军!但是部队不能远离东岸。”
“诺!”陈撼高兴的大声应道。
郭嘉扫了大家一眼:“诸位,福冈会战,可能是九州之战的最后一战,能否在今年完成九州攻略就依靠在座各位的努力了,主公说了,他想在新年的时候,为就九州主持新的命名登册仪式,成不成,就看大家的了!”
“请主公放心,新年时一定全取九州!”李元志信心十足的说道。
“全取九州!”众将亦充满信心的齐声应道。
.....................................
“汉军终于要开始了么?”
“嗨!总大将阁下,汉军从宗像、饭塚、中津方向同时发起了攻击,并且还向别府方向马蚤扰攻击。”
“呦唏!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们精心的建设福冈大防区不就是在等着这一天的来临么,风云聚会福冈城,且来一决雌雄!”
看着总大将山本无敌的笑容,倭军参谋部的人都凑趣的露出了笑脸,不过,笑的程度一定要把握好,毕竟现在的战局可不是能够畅快大笑的时候。
顾盼生雄的扫了一圈,山本无敌重新将目光聚焦在眼前的沙盘上来,一眼看去沙盘上全都是一个个的小堡垒,这大半年的时间,倭人真的没有闲着,虽然瀛洲岛的上的物资缺乏,不过石头还是不缺的。大量的堡垒在这期间被建造出来,而且经过了熟悉热兵器战争的军事参谋人员精心的设计,这些堡垒群的火力互相覆盖,地下还有坑道壕沟连接,则福冈周边就是一个巨大大要塞,想要攻陷这个要塞,根据倭军参谋部的估算,没有上千万人命填进来,想都不要想。
既然现在汉军想要来试试福冈大堡垒的厉害,那么就尽管来吧!
“各位,如何打不用再说了吧,你们已经反反复复的推演了无数次,如果还打不好我真是无话可说了,各位各司其职,恪尽职守,若有疏忽怠惰,必严惩不贷!诸君,为天皇赢得荣誉,为大和赢得胜利的时候到了!诸君,拜托了!”
“嗨!”
与参谋部的乐观情绪截然不同,在战线上的倭人却没有那种信心,现在倭人的战法就是乌龟战,这种战法不说效果如何,首先最是打击士气,何况倭人部队中原住民的士气本来就很低落。
开战的第一天,汉军多是进行试探性的攻击,一方面熟悉倭人的战斗方式,一方面也要寻找倭人的弱点。
防御这种事情就是如此,再坚固的防线,也会有弱点和漏洞,这些东西平时看不到,只有打起来的时候,才能暴露出来。
躲在堡垒中的倭人确实不必再遭受汉军弩箭的伤害,壕沟和坑道更是有效的躲避了投石机的伤害,但是同样,只要汉军不上前,倭人也只能干瞪眼,至于火炮,汉军早就有办法躲避火炮的伤害。
于是,开始的时候,汉军只是在射程内筑垒,然后远远的与倭人对射,事实上双方都没有什么建树,表面上看,汉军也拿倭人没有办法!
只是堡垒是死的,人却是活的,何况汉人更是有着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的、极其丰富的战争经验,加上他们聪明灵活的头脑,即使这些倭人引以为豪的巨大堡垒群,恐怕也挡不住汉军前进的脚步。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子龙之名域外亦知
赵云坐在马上,看着前面道路左右两侧的堡垒,这两座堡垒面积不大,估计里面的守军最多两三千人,不过这两个堡垒的距离就隔着一条大路,占据着两边高点,火炮更是可以互相覆盖,想要在正面建造土垒攻击堡垒,则会遭到另一侧堡垒的侧击,如果偏向另一侧,攻击面则要狭窄很多。
“挖沟!”
赵云一声令下,战士们迅速的分出两支开始沿着山坡开挖壕沟,其中还混杂着不少的异人,人多力量大,不到一个时辰,数条壕沟已经挖进了堡垒一百多步的距离之内,倭人的炮火虽然不停的轰击着,可是对于这些角度倾斜的壕沟,愣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如果倭人敢于出堡垒的话,则会遭到躲在壕沟里面的弩兵的精准射击,还有异人的纸符侍候,几次的反击被打退之后,倭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汉军将壕沟挖到了自己鼻子底下。
在这距离上,重弩可以直射,想要通过射击孔杀伤里面的敌人对于赵云的卫队精锐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当然,这样的效率并不高,更有效的就是将纸符扔进射击孔里面去,这个的难度就更低了。
对付这种相对封闭的堡垒,‘轰击’‘裂地’‘震击’‘强光’‘爆裂’等等纸符最能派上用场,穿过射击孔在堡垒内部爆开的纸符,发挥的效果比在空旷的地方要好很多倍,如果内里有大量的作战人员。那就更爽了。
负责丢字符的异人和将领,赵云不缺,甚至赵云自己也上去丢了几次。看看经验上涨的情况,就知道自己纸符带来了什么样的效果。
扔了几次纸符之后,赵云退到了后面一点,拿出弓箭,寻找敢于冒头的倭人,一箭一个,绝对不用第二箭。赵云的亲卫将领也分散开来,学者赵云点杀敢于出头的家伙,注意着对面的情况。防备倭人趁机靠近了扔技能和道具
对付堡垒战,汉军的‘手榴弹’战术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虽然这种打法的成本有些高,但是却能有效的避免将士的伤亡。总体平衡一下。战争成本就不觉得高了,更有意思的是,这种打法严重的打击了倭人的士气。
面对汉军这种打法,性急的倭人玩家会从堡垒里面出来,试图与汉军展开技能对攻,但是却纷纷的倒在汉军的狙击手的重弩之下,而躲在堡垒里面的多数都是原住民,等到压制他们的玩家都挂掉之后。这些原住民士兵就立刻挥舞着白兜裆投降了!
赵云眯着眼睛四处逡巡着,见到堡垒上方人影一闪。赵云抬手就是一箭,不过这一箭明显落空了,赵云的神色郑重了起来,不知何时手里已经出现了另一支羽箭,眯着眼睛观察者对面的堡垒。
忽然,赵云的嘴角一翘,搭弓张弦,箭矢无声无息的飞了出去,随后才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啸,赵云身边的卫士们不由的侧目看来,能绕过赵云用出技能的,相比对方也不是弱者。
‘嗤~叮!’
从城堡方向射来一支白羽箭,竟然准确的将赵云的箭矢截住了!大家不由得都楞了一下,随即一个个都兴趣十足的看向赵云。
于此同时,几声或轻或重、或急或缓的破空之声传入大家的耳中,原来,赵云早就开始还击了。
‘叮,恭喜您击杀敌军副将,获得的经验......’
赵云咧嘴笑了笑,竟然是敌军的副将,赵云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只知道对方的弓术还算不错。
随着天神的提示,对面的堡垒中传出一阵马蚤动,还有些喊杀声,不久之后,堡垒打出了白旗,倭人们鱼贯的走出了堡垒,赵云挥了挥手,将士们熟练的有人上前喊话,让倭人沿着指定的道路下山,然后在空地上集结。巷战小队则迅速的进入堡垒,开始搜杀残敌。
“将军,我们发现了这个!”
一名将领将一把大弓递到赵云面前,赵云一看就知道,这个应该是自己射杀的副将的武器,不过看上去太长了一点,显得笨重,这种长弓一看就是步弓。
赵云接过来一看,还是把有名有姓的长弓呢!
‘天之麻珈,古之长弓,名器,攻击+100,射程+3,武力+2,力量+3,敏捷+3’
赵云掂了掂,长弓很沉重:“收起来吧,一起上缴。”
“将军,这是您的战利品!”
“又不是斗将,哪里是我的战利品,军法有这个规定么?”
“呃.....”
赵云缓和了一下道:“收起来吧,你身为将领,军法更不可半分懈怠!”
“诺!”
“将军,俘虏一共一千零一十三人,没有将领了,基层将官还在。”
“发布任务,让异人送走,将他们打散了。”
“诺!”
“等一下,其他情况问了么?”
“对于别的堡垒他们不大清楚,不过被将军击杀的是今川义元,还有就是他们知道将军的威名,所以在主将被杀,异人无法控制的情况下立刻就杀了异人投降了。”
“我的名字?倭人知道?”
“对啊!”
这事不但赵云奇怪,赵云的属下将领一样感觉到奇怪,这些人对赵云竟然表现出一种极为亲切和仰慕的状态,这让赵云的将领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种情况其实在西线作战的时候就有,但是当时大家都以为是因为赵云一登陆打了几场精彩的战斗让倭人对赵云胆寒心服,不过福冈这边的倭人,显然应该是第一次跟赵云对阵,竟然也会表现出对赵云的敬服,这个可有些奇怪了。
“你去请龚歆过来一趟。”
“诺!”
赵云嘴里的龚歆,就是不管赵云到哪里他都能追得上的赵云粉丝团的头头,这个以追随赵云为乐趣的家伙现在也不知不觉的混到了五阶,由于总是跟着赵云,跟赵云的关系很是不错,现在有什么与异人沟通的事情,赵云就会直接找上他,这让他弄的赵云粉丝团公信力也越发的高,着实吸引了不少的云粉加入。
“赵将军,你找我?”
“对,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赵云将刚才从俘虏那里问来的事情一说,龚歆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呵呵,这事啊,是真的,赵将军的大名在瀛洲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绝对比方志文的名字更深入人心!”
“这怎么可能?”
“呵呵,具体原因我也没法说清楚,但是赵将军不用怀疑这点,是不是很值得骄傲呢!”
龚歆的样子似乎比赵云更加的骄傲!
“呵呵,”赵云笑了:“骄傲什么的就没有必要了,我是想,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这个名声,号召更多的倭人投降才是。”
“嗯!这个办法好,不如我们多做旗帜,写上将军的大名,就像倭人的旗帜那样......”
“这个......”
“将军是担心会引起方志文的不快么?”
赵云笑着摇头:“你们可太小瞧主公了,主公的胸襟岂是常人能及?我是在担心没有那么多的材料,要从战利品中挪用。”
“我当是什么事情呢,这种事情不是赵将军一言可决么,甚至直接在战利品中将这一点布料抹去就是了!”
赵云肃然摇头:“不可,龚歆,人的信誉就像是精美的玉,看上去很坚固,其实很脆弱,稍微一点的裂缝,就可能彻底的崩塌,所以有违道义法规的事情,切莫轻易的去做,哪怕是很小的事!”
龚歆愣了一下,随后若有所悟的说道:“莫以恶小而为之?”
“正是,特别是权力大的时候,更是如此,否则会轻易堕入邪道的。”
“我懂了。”
赵云不知道龚歆是否能理解其中的要义,赵云的话可不是瞎说,权力大的人稍一出错,那就是灾难。
“这事我会办好的,你说,除了我之外,还有没有别人也一样有这种情况?”
“这种情况?.......哦,赵将军是说在倭人中的知名度,有啊,还有吕布、关羽、张飞、曹操什么的,在倭人中也是有很高的知名度的。”
“吕布啊?可惜奉先在安塔格瑞大陆呢!不过或许也会到瀛洲轮战吧,这事还是上报给军师为好。”
赵云的大名果然不是假的,赵云的旗帜一打出来,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当然,前面的几个堡垒的下场也让倭人们有了更清醒的认识,不要以为靠着这种密集的堡垒就能挡住或者大量杀伤汉军,事实是汉军正在轻松的像是剥壳一样,一层层的将倭人辛苦打造的堡垒群撕开,代价?那些消耗的纸符和箭矢可能就是唯二的代价!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宗像和饭塚方向的战线上重复发生着,参谋部会将各部有效的战法,和碰到敌军的反击对策都总结出来,每天下发给前线的战斗部队,所以好的战术会很快应用到最前线,对方出动射术精湛的武将的情况也被发现,不过这种事情只要有了戒备,不过是多一点损失而已,根本就不影响大局。
至于赵云的名字好用的事情,郭嘉了解了之后立刻让人做了更多的旗帜,发放到各个战场去,反正不用白不用,倭人们爱信不信,对于郭嘉的这种做法,赵云也是毫无办法。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善战之将不求涉险
ps:感谢‘全球最’‘陆压真真人’‘哔嘟’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层层设防的汉军营地距离最近的倭人堡垒只有不到五里,将营地设置在如此近的距离之内,郭嘉未必没有引诱倭人主动攻击的意思,不过郭嘉高估了倭人的冒险精神,倭人出堡垒的唯一目的,就是反击已经利用壕沟进入纸符射程之内的汉军,其他时候,倭人坚决的不出堡垒。
福冈会战双方聚集了千万战兵,但是战斗的形式却是分散的,这让一腔热血的华夏玩家不由得有些失望,倒是那些武林人士十分的高兴,这么一来,他们也能适度的参与一线的战斗了,虽然他们的技能等级不足以扔纸符,不过却能担当狙击手这个职务,当然,他们更多的是承接夜里的反渗透任务。
在局部看,战斗还是很激烈的,而且战斗展开的面积很大,各个大营中的公告板上任务不断的刷新着,玩家们也都是冒着小雪在来回奔波着,寒冷的天气完全无法阻止他们匆忙的脚步和满怀的热情。
在玩家补给营地的餐馆中,不少的玩家聚集于此,一方面在这里购买食物,一方面也可以休息一下打探点最新的消息,唯一遗憾的就是军营里没有酒。
靠近内侧角落的一张方桌上,坐着四个一身戎装的武将,看他们脸上的神色就知道他们最近的收获如何了。
嚼着盐浸黄豆,喝着热乎乎的麦茶。四个人正在交流战场的信息。
“老刀,你说郭嘉手里又不缺强将强兵,特别是攻击能力极强的赵云也在战场上。为何不用重点进攻呢?如果能将堡垒群切割开来,或许进展会更快吧?”
“不然,这里面其实很有讲究的,首先赵云的攻击力更多的体现在野战上,特别是对骑兵,赵云的攻击力最强,现在倭人像是乌龟一样的所在堡垒中。其下还有坑道相连,内部则存储了大量的战斗物资,因此割断是相当困难的。并且也没有很大的意义。”
“至少能打击敌军的士气!”这位发问的玩家还是不服的辩驳道。
“士气?倭人还是相当顽强的,这点不得不承认,至于倭人的原住民,那纯粹是被逼来的。士气原本就没有。所以讨论倭人的士气基本上没啥意义。”
“呵呵,也是呢,昨天戴义隆的人来阵前喊了一会话,我们正攻击的那堡垒中的原住民就内讧投降了。”
“所以说,倭人原住民的抵抗意识其实根本就不强烈,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对倭人玩家的怨恨更加的强烈。”
“那是,说老实话。普通的老百姓谁愿意打仗啊!就算是投降了,最多也就是做几年苦力就能重新开始。”
“呵呵。你不是普通老百姓?”
“要是在现实中我也一样不喜欢打仗,当然,抵抗侵略和打鬼子另说。”
“那同样道理啊,为什么倭人原住民不起来抵抗侵略呢?”
“你傻啊,倭人原住民对大汉基本上认为是宗主国那样的存在,何况,是他们主动开战的,而且从开战以来就一直都没有胜利过,这种仗打个屁啊!”
“行了,行了,讨论倭人原住民如何想一点意义都没有,还是说说咱们汉军的战略吧,我始终觉得这个打法实在是太慢了,有没有更快的打法呢?”
“有啊,不计损失的强攻呗,将攻击的矛头指向福冈,强力破开外面的厚壳,这种打法肯定会更快,但是也肯定会造成我们的损失急剧放大,你觉得与现在的打法相比,那种办法更好?”
“你这人胡搅蛮缠么,我都说了,要想办法,当然不是想你说的这样蛮干,再说了,我们想不出来,以郭嘉鬼才之名,难道就想不出什么绝妙的办法?说不定现在的闷局就是郭嘉在准备着什么呢!”
“呵呵,你倒是很崇拜郭嘉,说实话,郭嘉的鬼才之名确实名副其实,看看他过往的战例就很能说明问题,尤其是汉津会战,一场大雪葬送倭人数百万的战役,空前绝后了吧!不过,也没有必要神化郭嘉。”
“你这话奇怪了啊!既然你也承认郭嘉有鬼神莫测之能,难道就不能是在酝酿着什么巧计么?”
“拜托,看清眼前的现实好不好,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堡垒群,以尽量降低损失为前提之下,你还有比目前打法更好的办法么?从倭人的角度来说,郭嘉已经很厉害了!因为他想出了许许多多的小战术,这些小战术或者不怎么惊人,但是却能以极低的代价有效的拔除倭人辛辛苦苦造出来的,他们自以为相当得意的堡垒。”
“没错,站在倭人角度上看,这已经相当痛苦了!”
“呵呵,没有最痛苦,只有更痛苦,主席教导我们‘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如果倭人觉得痛苦,必定会有所反应,如果能有效的猜测和调动倭人的反应,或许能够让倭人更痛苦呢!”
“没错,我想要说的就是这个,以郭嘉和李儒的能力,肯定能做到这一点吧!”
“这个......谁知道呢!不过或许你说的对,战场上的事情千变万化,郭嘉又是以随机应变的能力而著称,可是不管怎么看,现在似乎都没有什么更好的战术可以利用啊!”
“呵呵,各位争来争去,或许忘记了一个原则,那就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既然是有效的战术,那么何必要急着求变呢?只要能将敌人击败,何必在意战术不够新奇呢!诸位想想我军的战略目标是什么?”
“尽量杀伤倭人的有生力量,夺取整个九州的控制权吧!”
“没错,但是在杀伤的敌军的同时,还必须保证我军的伤损在控制范围之内,如今是国战,而且不是打一天两天就结束的国战,事实上我们已经打了一年多了,而且可以预见,这场战争至少还要打几年才会见分晓。所以,现在慢点是很正常的,关键是在于忠实的执行了既定的战略目标,这就是真正的帅才,一个合格的指挥者应该具备的能力。”
众人不约而同的点头,在战场上战术必须在战略指导之下存在,如今的战术确实很好的契合了大的战略计划,虽然,这种战术并不让人觉得畅快,但是却实用,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诚然如是。
.....................................
“文优,这太慢了,按照现在的进展,想要在新年之前拿下福冈控制整个九州恐怕是有难度的。”
“是啊,想不到倭人这么会钻洞,这些堡垒下面的坑道对堡垒的支持作用太大了。”
李儒皱着眉头点头赞同,幸好倭人的坑道只是坑道,如果在地面下弄出个直道出来,想要攻陷堡垒可就困难了。
郭嘉点了点头,视线在在地图上逡巡着,似乎想要从这里找出一个突破点来,将这些倭人一举赶出九州去。
在饭馆里的玩家们没有说错,在战略上方志文定下的确实是在尽量减少自己的损失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杀伤敌军的有生力量,俘获敌军的原住民军队,最终将倭人赶出整个九州岛。
不过,在这个战略中,还是有所侧重的,到底是杀伤为重还是将倭人赶出去更加重要呢?
从郭嘉的语意中看,似乎竟倭人赶出九州岛更加的重要,这绝不仅仅是因为方志文的一句不负责任的话,更重要的是综合了大汉和瀛洲以及异界所有战局,权衡了整体得失,以及对未来的发展进行了慎重评估之后的结论。
尽快的结束九州战事,将瀛洲岛的战斗成本降下来,将战争红利施放出来,对幽州来说很重要,另一方面,经过一年的休养生息,中原有可能会重燃战火,曹操背后的倭人也在上窜下跳的鼓动着,还有异界的征战,还有幽州的建设投入.......
许许多多的因素加在一起,将倭人赶出九州的价值就超过了借助福冈大规模杀伤倭人的价值了。
李儒走到地图边上,伸手在地图上指了指,口中道:“要不,在这里试试吧,反正就算是不成功,也一样会引起敌军的担忧,说不定敌军会因此而主动撤退呢!”
郭嘉凝神看去,这个地方似乎真的是可行的,特别是地理位置,非常契合李儒的打算。
“这个确实很有可能,当然,我们的代价也很小,即使是试试也无妨,但是如果能将事情做成必然的话.......”
“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吧,只不过还需要聚集更多的力量,这或许需要海军方面的帮忙,这里的位置非常适合海军活动。”
李儒捻着胡须如有所思的说道,郭嘉的眼神一亮,皱着眉头仔细的在心里计算了一番之后道:“文优此计可行,只是不知道海军方面能否实现这个战术意图。”
“不如问问子鱼的想法吧,或许他能有什么好办法也说不定呢!”
郭嘉兴奋的敲了敲地图,语气稍显急促的说道:
“嗯,就依文优之计,我这就去给子鱼写信,文优算算如果成功的话我们这边要如何应对才能最大化的取得成果。”
李儒笑着点头。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契俞再现火烧下关
冬夜,海面上北风呼呼的刮着,在下关北边的海面上,一支庞大的舰队正在无声无息的前进着,在这种天气下行船,那可是极其危险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大舰队出动。
不过人的智慧可是很厉害的,在每一只船上的桅杆和船尾,都有专人守着一串单向的灯笼,从正面看,这支船队黑乎乎的像是幽灵船一样,但是从背面看,却能看到一串串十分明显的灯光标号志,整个船队就是依靠这套系统在黑夜中航行的。
“距离!”站在指挥台上的蒋钦紧了紧身上的皮裘,拍了拍胡须上的冰碴子,站在这里可真冷啊!
“根据计算,距离海岸还有二十里!”
“命令各分队按照预定的位置标定航线,分头行动!”
“诺!”
“命令各队以岸上的信号为准统一行动!”
“诺!”
蒋钦闭上了嘴巴,一说话,冷风就朝嘴里灌,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
看着黑乎乎的海岸线,似乎能看到极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火光,那是下关城上的灯火,而舰队距离下关的位置,就是根据这两个灯火之间的距离计算出来的。
没错,蒋钦的目标就是下关。
.............................................
同样,在下关南面的海面上,一支舰队也正在悄悄的向着下关靠近。这是陈撼的第六舰队,他们的距离更近。
“命令,舰队熄灯下锚。”
“诺!”
“蔡将军!”
“末将在!”
“一会我发出信号。你就按照计划开始进攻,注意对方的城防炮,尽量的将队形张开一些!”
“明白!”
“拜托了,我现在就出发!”
“预祝将军旗开得胜!”
“呵呵,谢了!契俞营,出击!”
一群小艇在黑夜中向着远处的海岸滑去,为了躲避可能存在的沿海观察哨。陈撼选择的位置相当的偏僻,漆黑的夜色中穿着黑衣的契俞营悄无声息的摸上了海岸。
一个个的小队迅速的按照预定的计划分开行动,每一个小队都是有将领带队。这些将领别的技能不说,窥破和潜伏都是用技能书打上去的,然后不断的在战斗训练中提高这两个技能。
精于暗杀的战士们很快在队长的带领下将倭人的明哨暗哨一个个的挖出来灭掉,清理出一片登陆区和通道。
“发信号!让舰队开始攻击!命令突击队和异人突击队登陆!”
“诺!”
一个只有半拉透明的灯笼被点燃。然后向着海面挥动着。灯号将陈撼的命令准确传递了过去!
蔡中一直压抑着的心脏猛地跳动了起来:
“命令,攻击部队起锚升帆,按照散队轮番突击进攻,投石机分别装定火油和火球!”
“诺!”
“命令突击队出发登陆!”
“诺!”
“起锚,起锚!”
“升帆,灯火管制,攻击手之外不准点灯,船头船尾信号灯悬挂。”
“注意。战斗时将绳索固定好,不要甩下海去!”
“注意敌军的火炮。”
战斗在突然间爆发。下关城的守军立刻开始了还击,不过由于视线问题,还击的效果并不大好,而且汉军的船队更多的情况下是在牵制攻击,打了就跑,船速也很快,城防炮想要命中那纯粹是靠运气,而且命中了几下也不可能摧毁那么大的船只。
“命令,攻击支队出发,按照预定的计划进行马蚤扰攻击!”
“诺!”
“给孙明将军发信号!”
“诺!”
蒋钦的部队见到下关城上火光隆隆,敌军的炮火就是最好的信号,庞大的船队也开始升帆起锚,向着下关城冲去。
..................................................
“敌袭!敌袭!北边也发现大批汉军战船!”
“八嘎!难道汉军是打算攻占下关么?”
“将军.......”
“命令各部坚守,炮兵全力还击,城内炮兵阵地准备,另外,城墙附近的防空部队也要小心防守,谨防敌军的空中突袭!”
“嗨!”
“立刻召唤所有不在线的家伙!”
“嗨!”
“命令城内守军注意防火,小心原住民部队马蚤乱。”
“嗨!”
下关城的守军数量众多,如果汉军不大批登陆的话,想要一举拿下下关是不现实的,现在视野不佳,倭人指挥官得到的情报也不明确,并不能肯定敌军是否会大举登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谨慎防守,同时向山阳和北九州求援,至少从这两个方向上戒备敌军的大规模登陆。
如果汉军真的大规模登陆,其攻击下关的目的应该是想要切断九州和本岛的联系,那么下关爆发大决战就无法避免了。
瀛洲的本岛和九州之间是有个狭窄的海峡的,这个宽度不到千步的海峡是依靠两岸的重炮群来保护的,否则在下关码头的大批渡船早就被汉军烧光了,如今汉军攻击的目标,就是这些重炮群或者是渡船码头。
“命令防空部队向渡船码头集中,海峡两边的重炮集中封锁海峡南北,绝对不能让汉军突破进来!”
“嗨!”
“命令海军在港外戒备,防止敌军小船渗透!”
“命令侦查部队尽快扩大侦查范围,获取敌军的最新动向!”
“嗨!”
传令兵刚刚跑出去没多久。忽然窗外传来一阵强烈的闪光,然后轰然的爆炸声响起,真的屋子摇晃不已。随后此起彼伏的爆炸不断的传来,真真火光不时的映红了夜空。
“八嘎,怎么回事?”
“将军,不好了,敌军的飞行部队从东北面陆地上飞来,投下了大量的火油,然后......”
“啪”倭人指挥官手里的木棒被折断了。随后,他失神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颓丧的喃喃自语。
“东北边。从陆地方向?不,还有一支舰队,不,不。是运输队在东北边的海域上。该死的海军!”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从凳子上占了起来,北边,刚才的爆炸声似乎在东北边,敌军因为视线问题,错误的轰炸了下关城内,却没有准确的炸毁码头。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
“立刻传令防空部队,向东北侧运动。防止敌军第二波突袭!”
“嗨!”
...........................................
陈撼看着下关城内燃起的冲天大火,以及不断爆发的殉爆,咧嘴笑了笑,扭头道:“攻击!焚毁敌军的码头!”
在开阔地上,在沙滩上,甚至在山坡上,被架起了无数的投石机,今夜,突击队的目标就是不远处的码头。
“点火,射击!”
‘嘣~’
“呼呼~轰!轰!”
一团团的火球在下关码头轰然爆响,聚集在码头上密密麻麻的渡船顿时陷入了一片火海,还有木制的栈桥仓库,也很快燃烧了起来,随后,储存在其中的火药也开始爆炸,将前去救火的倭人炸得漫天飞舞。
在海面上戒备的倭人海军看得目瞪口呆,码头一侧的防线呢?守军呢?
难道都无声无息的投降了,或者被敌军悄无声息的抹杀?
站在山坡上的陈撼满意的看着陷入了火海的码头,回头下令:“烧毁器械,撤退!”
很快,山坡背后也燃起了大火,等到倭人的援军到达,这里出了烧毁的器械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西边码头的这最后一把大火燃起,像是发出了一个信号,围攻下关城的汉军舰队开始纷纷的退后,然后逐渐的消失在黑夜中。
但是,汉军的攻击并没有结束,凌晨时分,汉军再次偷袭了靠北九州一边的重炮阵地,大批的飞龙扔下了油桶,然后被战船抛射的火球点燃,下九州山坡上的重炮阵地整个陷入了火海之中。
同时,下关南部的重炮阵地也被汉军的暗杀部队渗透,被烧毁了一部分阵地之后虽然将汉军赶走了,但是想要恢复重炮阵地却不那么容易了。
因为堆积在下关城里的大量物资都被烧毁,而且汉军还像野狼一样在周围海面上徘徊,甚至在大白天向着北九州方向残破的阵地突击,清扫倭人最后的重炮阵地,以及阻止倭人修复阵地。
下关遭到攻击让倭人很紧张,汉军只出动了海军,在狭窄的下关南北两边觊觎着,随时随地可能再次发起攻击,这就像是自己的咽喉被顶上了一柄利刃,那种滋味肯定不好受。
汉军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想要迫使倭人放弃福冈的堡垒群。
所谓敌军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就一定要坚持,虽然明知道下关的补给线被截断意味着什么,但是在倭人大本营里面,还有有相当多的人坚持福冈会战。
汉军转而攻击下关,显然是对福冈会战的情况不满,既然敌军不满,那就说明倭军的战略是对头的,所以有必要继续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
只是这些聪明人似乎忘了,汉军在福冈会战中占着优势,真正头疼的是福冈的总指挥山本总大将才对!
“八嘎!大本营的那群笨蛋.......”
用力的捏着眉心,山本无敌根本就没有办法缓解自己的头痛,更让人不解的是,这里明明是游戏世界,自己明明已经将痛感调到了最低。
山本无敌斜了一眼依然慢慢的摇着折扇的武田信玄,看着他那个悠哉的样子就恨不得一刀砍死他,他是在嘲笑么?是在幸灾乐祸么?从一开始,武田信玄就认为与大汉开战必败,如今他说对了,可是他有没有猜到,他自己的命运或许就要终结了呢?
“总大将阁下.......”
“坚持!?哼,好吧,那就坚持!传令各部坚持,务必要以必死的决心坚守每一寸阵地!”
“可是总大将阁下......”
“传令!”
“嗨!”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后勤无着倭人自乱
方志文的冬猎队伍沿着海岸线通过图门城到达了永明港,如果不算在异界的地盘,这里就是大汉的最东边的领土了,此时永明周围已经是冰雪的世界了,大批的玩家涌到永明进行冬猎活动,据说,这里的雪狐皮售价最高,还有大量珍贵的药材什么的。
站在当时方志文选址的城主府衙的城堡上,可以一揽永明港湾内的风光,雪后初晴,港湾内万橹争渡,樯帆如林,一群群的海鸥正在林立的桅杆之间翻飞,让人看得心旷神怡。
贾诩用双手搓了搓冰冷的脸颊,这里似乎比西凉的冬天更冷,西凉的冬天是干冷,这里却是阴冷,或许是因为海水的关系,这种冷意从皮裘的缝隙里渗透进来,使劲的朝着人的骨髓中钻去,让人冷的骨头都发疼。
方志文扭头看了贾诩一眼,递了一个瓶子过去:“喝两口吧,驱寒!”
贾诩接过来,小口的喝了两口,火辣辣的酒液一路烧进胃里,一股暖意驱散了刻骨的寒冷。
“呼~真冷!”
“呵呵,所以这里的将士们格外艰苦,换防的频率也就更高。”
“能吃得苦寒的将士才是合格的将士。”
方志文笑着点了点头,对一旁的太史慈道:“虽然这么说,但是年初你还是要换防的,史路来接你的班,你回乐浪。”
太史慈无奈的点了点头,原本还以为能上战场。结果还是个太平都尉。
看着太史慈不大满意的样子,太史昭蓉抿嘴笑了笑,贾诩则出声道:“子义。就算换你到瀛洲去,明年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战事。”
“啊?”太史慈有些失望的看向贾诩。
贾诩笑了笑道:“其他地方也不大会有大战,唯一热闹的地方可能是那对面!”
贾诩指了指时空道标的方向,太史慈下意识的看去,当然,除了大海和海面上的船只以外,什么也看不见。
太史慈将目光溜过堂妹的脸。看在方志文的脸上,方志文笑着点头:“没错,明年的主题是休养生息。”
“这......主公。这不大对吧!就算是我们想要休养生息,我们的敌人也未必肯答应啊!”
“呵呵,不答应就打到他们答应。”方志文笑眯眯的说道。
话音未落,黃叙已经抓着一封密封的战报信筒跑了上来。
“主公。瀛洲岛发来的最新战报。”
方志文看了一眼太史慈道:“那。结果来了。”
在大家的瞩目中,方志文当着大家的面拆开了信筒,密文的解谜方式方志文自然是知道的。
“昨日夜间,我海军第三舰队、第五舰队和第六舰队对瀛洲岛下关城和港口,以及北九州的沿岸重炮阵地发动了突袭,契俞营再建奇功,一举烧毁了下关港口以及敌军的大量渡船,焚毁了敌军与下关城内的大批物资。摧毁了下关、北九州沿岸的大批重炮阵地,倭人的九州通道暂时断绝了!”
方志文将战报念了出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