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19部分

军呢?”林闻之找出了一个团结性比较好的例子。
“铁军屁大的规模,如果再做大,就会分裂,不信的话,各位可以拭目以待!”
“不会是你去帮他们分裂吧?”
“哪里用得着我去,刘玄德如今肯定在想方设法的分裂铁军呢,各位看着吧,不久之后铁军就会出问题,异人在道德上的缺失,可以说是很致命的,道德这个东西价值如何,各位肯定比我这个军汉更清楚,呵呵。”
看着方志文得意的样子,林闻之拽了拽胡子,忽然想到了更好的目标。
“那天下会又如何呢?”林闻之可清楚的很,天下会是国家力量的主导,想要分裂是不可能的。
“我听说天下会一直以来都是亏损的,还会持续的亏损下去,或者更严重的亏损下去,他们到底求什么呢?若是能成功的主导大汉也就罢了,如果失败了呢?我想不会没有影响的。还有,天下会内部难道没有问题?这点从天下会基层的经营能力上的缺失和低效就能看出很多问题了吧!”
“你是说,即使天下会全力争夺中原霸权,也不大可能成功了?”
“我很想反问您,他们凭什么成功呢?所有的异人都会站到他们那边去?”
“呃.....不会吧?”
“原住民会支持他们?”
“这个......也不会吧。”
“好吧,就算他们最后成功了,最后也将原住民推到了对立面上去,还有,你觉得......你觉得它会同意?”
方志文伸手指了指天空,林闻之再次愣住,是啊,自己似乎忽略了智脑的想法,天下会统一大汉的唯一目的,绝不是从这里获取金钱利益,因为那是不可能的!那么唯一的理由就是为了获得对智脑的掌控权,可是这事智脑会答应么?很明显,不会!
林闻之深深的看了方志文一眼,在这个问题上,方志文似乎早就深思熟虑了,林闻之很难想像,为何方志文对异人与这个世界的关系会如此敏感,唯一能解释的理由就是自己的孙女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想到这里,自以为找到了真相的林闻之心里也平衡了,原本与方志文争口气的想法也没有了,争来争去,或者是在跟自己的宝贝孙女争风斗气,那就没意思了。
“所以,你觉得你走不断融合的道路才是王道?”
“林老,事实上天下会也在走同样的道路,融合是不是王道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一条可行的道路,不是么!”
“内圣外王?”
“内圣外王!这是必须的,天地大着呢!”方志文抬手指了指巍峨的大鲜卑山说道。
众人顺着方志文的手指一起看去,苍苍茫茫的大山绵延到天际,高耸的山峦似乎与天空相接,站在这雄伟的雪原山峦面前,人类显得那么渺小,在雪海中追逐争斗的骑兵,看上去就像是一群黑蚂蚁。
此刻谈论经天纬地,显得有些可笑,林闻之也不由得觉得有些讽刺。
“方志文,你还想越过这座大山么?”林闻之扬起马鞭,指着雪山问道。
“当然了,为什么不呢!我们的人口会越来越多,我们的目光会越来越远,我们的目光所及,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脚步所致,便是大汉的领域,为什么不呢?”
远处传来虎啸营的欢呼声,显然,他们已经圆满的完成了围猎的任务,方志文笑着看向这群孩子,指着他们道:“林老,我们做不到还有他们,他们做不到还有他们的子子孙孙,总有一天,大汉的旗帜会在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飘扬,这就是我的想法,也会将这个想法传递给他们。”
“呵呵,这个世界可大着呢,还有时空道标的那一边呢!”
“大才好,这样就永远都有目标!”
方志文笑呵呵的冲着方毅挥了挥手,西斜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似乎都在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看得林闻之有些妒忌,也有些遗憾自己何不晚生个四五十年。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道标降格争相渡海
永明海峡对面的时空道标处越发的热闹了,唯一遗憾的是在时空道标靠近大汉的这一边,是没有浮岛这种神奇的东西存在的,不过这样也难不倒聪明的汉人。没有浮岛自己造一座就是了,于是很多船只用铁链木板连接了起来,一开始只是一些头脑精明的小商贩所为。
后来,为了卸货装货方便,周泰和太史慈一起,在这一片海域上建造一个浮动码头。后来玩家们也依托这个码头在外面挂靠船只,结果这里就变成了一个相当规模的人工浮岛,幸好这里没什么风暴,其实就算一年被摧毁个一两次,从成本上算还是划算的。而且,有天象技能的话,提早一点预测到风暴来临,就能散开来躲避。
这个人工浮岛被玩家们称为‘拼板’,倒是个很相像的形容,在拼板的东北面,就是时空道标,这这个方向上,主要是官方的码头,现在每天进出时空道标的官方船只非常多,货运的数量也很大,对于跑海的玩家来说,这就是个看着吃不到的大肉包。
不过这个大肉包现在终于也有了可能吃到嘴里的机会,因为今天在西侧的玩家码头上,已经有玩家行会竖立起一个巨大的布幕,上面写着:‘带人过关!’几个大字。
玩家们聚集在这个布幕下面,互相打听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带人过关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官方就有。但是这需要用功勋值来换取过关的名额,事实上,舍得拿出这个功勋值的人不多。而经商的海客们更是没多少这种珍贵的玩意。
一直以来,一些玩家行会都努力的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积极的参与幽州海军的战事,争取功勋值和经验,积攒海船和将士,同时也在等待着通关关卡的难度降低。
“这事靠谱么?”
“这......不是说通关后才给钱么,应该是靠谱的吧。我刚才问了,今天的名额已经满了,要预定趁早。说不定会排到什么时候去呢!”
“别急啊!这种事情一旦开始只会越来越便宜,越来越多人做才是,你看看那些副本任务,不都是这样的。首推当然比较困难。但是随后关卡的难度就会越来越低......”
说着说着这个玩家说不下去了,因为已经越来越多的人上去咨询排位了。
“靠,真是钱多烧得慌,我明天再来,肯定会有更多的行会能带人过关了!”
“也有道理,不过看这架势,一个不好要排到十天半月之后去了,到时候好的任务都给接光了了。靠,省着点钱有毛用啊!我去排队!”
其实前一位玩家说得对。如果第二天又有新的行会能够带人过关,那么第二天早点来可能会更早取得过关凭证,甚至还能便宜点。
只不过,这个推论是建立在没有新的竞争者出现的前提之下的,消息扩散开来,很快从永明方向涌来了大批的玩家。
就算有更多的行会能够带人过关,可是一次只能一人,而且还需要花费时间,这么算下来,一个行会一天也做不了几单生意。
一只交通艇靠上码头,一个玩家兴奋的从交通艇上跳了下来,急匆匆的就想要朝东面官方的布告板冲,不过却立刻被人拉住了。
“哥们,拿到了么?”
“拿到了,拿到了!他们是有信誉的!”
“下一个,下一个,葛台螂!我靠,这个是什么名字,谁是葛台螂?”
“我就是,我就是!”
“哈哈......”
交通艇很快又向着船队驶去,玩家们都期待的看着,不时的拉开自己的面板,看看自己的轮候号码还差几个。
不远处的官府布告板那里,爆发出一声狼嚎,显然,这位又接到了好任务,其实这里的任务大多数都是运送物资的任务,如果接到远途运送的任务,可能会跟着船队驶向安塔格瑞大陆,那收获就不是一般的多了,甚至还有机会获得海上浮财。
来这里等着过关的也不都是跑海的商人,也有喜欢海战的玩家,他们都想要去时空道标另一边的新世界看看,体会一下与怪兽战斗的乐趣,那才更有探险的味道啊!而且,听说那边的大海向西是无穷无尽的,那会有多少机会啊,说不定就是一夜暴富啊!这才是探险的精髓所在。
................................
方志文的狩猎队已经到了双河口,这里的城市已经是三级镇了,原因自然是大量的移民以及大量的玩家。
玩家之所以到这里来,是因为这里与夫余交交界,北边也有些鲜卑人活动,草原上、山林中还有众多的马贼盗匪,绝对是个发家致富的好地方,因此武将类型、领主类的玩家都会喜欢这里,还有佣兵队、冒险小队什么的,也喜欢这些荒僻的地区。
作为探险支撑点的双河口城,自然就收获了人群带来消费和贸易上的好处。
另一个支撑城市快速发展的力量,当然是来自双河口城的农业和畜牧业,这里水系发达,加上官府大力投入修建的水利设施,耕地的规划优势尽显无遗,丰富的产出自然也成了双河口兴旺发达的基础。
双河口的原住民人群很复杂,不过到现在大家也都淡忘了自己原本的身份,新的生活开始了,何必还背着过去的负担?
更何况,现在的生活与以前的想必,肯定是更好了,而且天壤之别,这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普通百姓的要求很简单,如果做汉人能吃饱穿暖。那就做汉人!汉人有尊严、能读书识字,那就做汉人!
走在双河的大街上,经常能看到个头比较小的瀛洲新归化的汉人。跟街上的邻里街坊热情的打着招呼,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是来双河口没有多久的外来户。
方志文带着太史昭蓉和贾诩上了一家茶楼,方毅与那帮虎啸营的小子早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方志文也不管,反正有黃叙跟着,他放心的很,何况那些小家伙都是人精。只要他们不祸害别人就是好事。
要了个小单间,三人坐在临窗的茶座上随意的说着话。
“文和,子义说永明这几天异人的数量忽然增加了许多。而且都涌去时空道标的那个浮动码头去了,这事你觉得会有什么影响?”
“主公是指时空道标的另一边?”
“当然,肯定是指另一边!”
“这当然是好事,北边的时空道标难度降低到这种程度。南边的肯定也会很快降下来。这么一来,大批的异人就能向对面的大陆进发,改变在陆地上我军的人数劣势!”
“我是说从我们这边过去的那些异人,他们没有什么组织,即使有也是小组织,对安塔格瑞大陆上的战局不会有影响吧?”
“肯定有的,只是影响大小的问题,首先。每过去一个异人,我们的力量肯定增强一份。这些异人肯定是不会站在对面的立场上的。就算他们只是想过去探险或者做生意也一样,每多一个人,对方就要多花一份力量来关注他们,就会分散他们的一点力量。还有......”
“还有?”
“嗯,主公不是说过么,规则是根据实际控制的情况决定的,如果过去的人越多,在人口比例上所占的比重就越大,也就是说,规则也越加向我们倾斜,这个没错吧!”
方志文笑着点头:“这么说,我们应该鼓励异人取得时空道标的通行证了?”
“不必鼓励,毕竟我们现在的主要目标还是瀛洲岛,先摆平瀛洲岛再说,时空道标的另一边,现在还是应该以牵制为主。”
“也是,时空道标那边实在是难以控制,将来,那边恐怕也难以消停。”
“当作是一个大战场来看待就好,如果我们这里是建设平台,那边可以是战争平台,这不是很符合主公的设想么?”
方志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贾诩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太史昭蓉却是知道为何的:
“嘻嘻,夫君当初可是跟人家公主说得很好,是带着和平的愿望而来的,若是变成文和先生所描述的那样,岂不是食言了!”
贾诩恍然,随后笑道:“那可没有食言,我们幽州官方,确实是带着和平而来的,至于别人,我们也管不着啊!同时,为了打击这些破坏和平的家伙,我们应该更紧密的结盟,以捍卫和平。”
“扑哧!”方志文忍不住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这套说辞......多么像那些大国的政治家们嘴里常常挂着的一套啊!
不过想想看,贾诩现在也都算是一个大国的政治家了吧!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倒也是相得益彰,更重要的是,这话倒是坐实了他‘毒士’的名头,事实上,不毒当不了政治家啊!
贾诩惊讶的看向方志文,不知道自己这番话里面有什么好笑的。
方志文咳嗽了几声,笑着道:“没有,我不是觉得文和的话好笑,而是想到别的,文和的说法很好,将这个写下来,将来作为我方的政治观点传达给安塔格瑞大陆的盟友们!”
贾诩看了太史昭蓉一眼,太史昭蓉笑着点头,贾诩应道:“好啊,我会记下来的,不过主公,安塔格瑞大陆的盟友们,似乎没有给我们提供什么帮助啊!”
“呵呵,这需要一个过程,首先是一个互相信赖的过程,慢慢来吧,是盟友总好过是敌人,除非我们对整个安塔格瑞大陆感兴趣,而事实上,我们对那里兴趣真的不大。如果能将路程控制在十天以内,或者可以重新考虑一下。”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曹操上位王允拆台
“自迁都以来,臣闻四境皆安,海内升平,此国家之幸,陛下之福也。今陛下委臣以重任,托付国家兴盛,臣不胜惶恐.......”
偌大的朝堂里,回荡着曹操抑扬顿挫的声音,听起来,颇有些意气风发的味道,不过曹操也确实有意气风发的本钱,这朝堂中的衮衮诸公,以及高高在上的天子,现在可都是曹操手里的玩具。
曹操在嘴里说得冠冕堂皇毕恭毕敬,可是他那挺拔的身姿,还有顾盼生雄的样子,哪里又有半分恭敬了,在他的扫视下,众臣纷纷的低下了头,不敢与曹操对视,现在这些人都明白了,曹操不是吕布,他是真的会下手的。
君不见韩馥、王允和陶谦已经被变相的软禁了么!只有上朝的时候他们才会被带来,幸好曹操还要名声,不然可能会寻个由头直接将这三个家伙给砍了。
“.......臣必会克勤克俭,为国尽力,为陛下尽忠!”
曹操的长篇大论终于说完了,这么一来,曹操就任丞相的仪式就剩下最后一步了,那就是天子拜相。
小天子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显得呆滞和迷茫,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又没有睡好,王允看得暗暗叹息。
曹操说完了话,见小天子半天没有反应,不满的哼了一声,这一声不大的声响,在寂静的朝堂里如同惊雷一样,小天子一颤。骇然向曹操看去,同样浑身一颤的,还有许多大臣。
小天子面色苍白的站了起来。慌慌张张的步下龙椅走到侧面,整理了一下衣衫,拱手施礼,口中道:“朕,有幸得曹丞相辅助,不胜欣慰,垦请曹丞相以天下苍生为念。以国家社稷为重,勿使朕心失望,请曹丞相接印。”
曹操不悦的瞪了天子身边的小黄门一眼。那孩子吓得快尿了,赶紧跑下来,但是脚下一绊,一跤摔了下来。曹操伸手敏捷。一伸手,将抛起的黄绢包裹的相印接住,对于摔在地上的小黄门连看都不看,挥了挥手,示意侍卫将这家伙解决掉。
小黄门哭喊求饶的声音在朝堂里回响,然后消失在大殿外面,曹操冷眼扫视了朝堂中的众人一眼,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小天子道:“请陛下归座。”
然后不等小天子坐好。曹操回头冲着众臣道:“各位,本相在其位谋其职。今日开始,军政事务皆出相府。”
“遵命!”
众臣凛然领命,唯有王允未置一词,曹操冷眼看来,在曹操心里,其实早就想要将王允干掉或者赶走,可是这家伙有后台啊,吕布现在投了幽州,曹操可不想因为王允这个老匹夫跟幽州撕了脸皮,虽然在泰山和东海郡曹操与方志文有些龃龉,但是曹操知道,方志文并没有真的想要将自己如何。
如果杀了王允,事情可就不好说了,为了维护幽州的面子,方志文真的会大举兴兵也说不定,最麻烦的是,一旦方志文有动作,周围的这些诸侯肯定会蜂拥而至,曹操是不会这么不智的。
“敢问丞相大人,刚才所说的四境皆安是什么意思啊?难道长安的伪朝廷已经决定去尊号臣服了么?还是袁绍决定放弃军权入朝供职?又或者那觊觎尊位的刘备已经认罪了?丞相莫非以为自己振臂一呼,天下就皆安了?”
王允神态安闲的给曹操添堵,曹操眯着眼睛看了看王允,哈哈一笑。
“天下皆安有错么,比起吕布在朝的时候日日征战百姓离乱,现在四境皆无战事,诸侯各安其位,难道不是好事么?”
“丞相说是好事就是好事吧,不过微臣倒是记得一个词叫做苟且偷安。”
“哼,本相还记得一句话叫做‘上兵伐谋’,王大人不懂军事,不要说这些让人笑话的说法,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还是好好回去编书比较好。”
“参政问事,议论表谏,不是为人臣子的本分么。”
“可是胡言乱语于国事何益啊?”
“微臣只是不明白而发一问罢了,或许心存疑虑的并非微臣一人,丞相要在朝堂立威,稍做解释也是应该的。”
曹操的眼珠转了转,抚须而笑:“王司徒所言甚是,那么本相刚才已经解释了,你还有何疑问?莫非本相解释得还不够清楚么?”
“非也!丞相大人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既然四境皆安,却有外敌相扰,丞相大人是否应该发兵击退外敌,以扬我大汉声威呢?”
“外敌?”
“是啊,西边有鲜卑胡族,日日南下侵略,马腾的表奏未曾断绝,东边有异族跨界而来,还有瀛洲倭人侵我乐浪,南边有蛮族攻打交州,丞相莫非不知么?”
曹操心下恼怒,这王允分明是在捣乱,曹操恨不得直接将这个家伙拖出去砍了,可是自己砍个小黄门什么的没问题,也能起到杀鸡骇猴的作用,若是枉杀大臣,那可是成了骄横跋扈的实证,不但名声受损,也会成为诸侯攻击的借口。
但如果对王允置之不理,难免会让人觉得自己无能,既不能压制王允,也不能解决王允所谓的问题,那自己这个丞相又有何用呢!
王允其心可诛!
“哼,马腾想要的不过是粮草罢了,如今鲜卑势弱,何曾有能力南下侵略,王司徒若是不信,请王司徒出巡边地,理清事实如何?”
“这......就算是如此,那么其他外敌呢?”
“东边的外族和瀛洲之敌,幽州牧方志文和吴郡太守张志远不是已经在处置了么,而且本相听闻,战事进展顺利的很!不日就会平灭瀛洲,为我大汉再添新地,何须朝廷再予支援?”
“以一洲一地而抗衡瀛洲和异界强敌,丞相是在说笑吧?就算方志文能打,钱粮也必定会有不足,朝廷难道完全坐视不成?再者,若要让诸侯尊奉朝廷,朝廷是不是也应该支持诸侯,方志文为国而战,朝廷不应该加以支援么?若是无动于衷,让天下诸侯如何信服朝廷,丞相所为,微臣不解。”
曹操的脸黑了下来,这个王允太坏了啊!他现在不是捣乱了,而是倒米!若是按照王允的说法,曹操很快就会倾家荡产然后被扫地出门了。
“王司徒所言甚是,只是如今朝廷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今朝廷府库空空如也,王司徒与其想着如何帮助别人,不如先想想如何让这满朝的文武吃饱肚子才好。”
“这个不应该是丞相大人您来想的么?”
王允一脸无辜的说道,敢情王允的意思是干活的事情就是曹操的,找刺的事情就归王允,曹操的脸已经不是黑了,而是发着绿光,想不到这读书人无耻起来,那才叫无耻呢!
曹操吸了口气,将胸中的一口闷气咽了下去,干笑着道:“正该如此,这事确实是本相应该操心的事情,所以王司徒适才所说的事情,还是等到诸位吃饱了肚子,朝廷的府库不再只有老鼠臭虫的时候再谈吧。”
“那么,丞相大人的意思是现在应该着重于税赋的问题了?如此说来,应该敦促各地诸侯尽快的递解税赋才是,丞相以为呢!”
曹操有些莫名其妙,王允这是又想干什么了?怎么忽然上道了?这不可能,肯定是有阴谋的。
“递解税赋乃是身为治臣的本职,也是天下万民的本分,供养朝廷天经地义,本相自然会向天下行文,催促各地上解税赋。”
“哦......可若是有人不交呢?”
“不交?那自然是想要与朝廷对抗,乃是不赦之罪,自当讨之!”
“是嘛,不过微臣觉得像马腾这样年年向朝廷伸手的人怕是没法递解税赋的。”
“这个.....另当别论!”
“还有幽州,忙着对抗外敌,没有从朝廷得到支持已经很委屈了,还递解税赋?这个怕是也不行的!”
“这.......”
“还有孙策、刘备,这两人已经倒向长安伪朝廷,想来也不能递解税赋了!那么就剩下一个袁绍,哦,还有刘焉......丞相大人,这个该如何是好?看起来,我们还是先准备开战比较好吧!”
“哼!此事本相自有处断,不劳你王大人操心,你还是关心你的书比较好。”
“既然丞相如此说,那微臣还是关心自己的书去,这政事、军事都集于相府,微臣以为,为了减少无畏的口舌之争,为了节省朝廷开支,为了减少粮食消耗,以后朝会一月一次就好,要不两月一次?”
众臣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这是闹啥?
曹操怒道:“国家法度,岂能轻动?”
“呵呵,微臣也就是一说。哎呀,时间已经到了午时,按照法度,应该退朝了,廷尉,退朝,退朝!”
曹操怒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那天子身边的常侍左右看了看,看到天子暗暗的点头,只好战战兢兢的喊了一声退朝。
一场曹操静心准备的朝会就怎么如同闹剧一般的结束了,曹操郁闷不已,打定注意以后不能再让王允上朝了!
王允在周围的冷眼和怒目中出得大殿,深深的叹了口气,如今他能为天子做得恐怕只有这么多,让天子少受一些折辱罢了,王允忽然有些迷茫,如果当时自己答应了方志文的条件,或许,还能保持着天子的尊严和荣耀,可惜,现在后悔也晚了。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休养生息摩擦不断
ps:感谢‘哔嘟’‘风铃之缘’‘逍遥自信’‘radias’大大投出非常、非常宝贵的月票!谢谢!
有些枯黄的野草有膝盖高,这里原本是农田,如今却是草地,一群战马悠闲的在草地上啃着青草,三四百名骑兵在一边的山坡上休息,有坐有站,样子十分的悠闲,这一派平和的场面,肯定不会有人想到,这里就是徐晃和夏侯惇整天打来打去的战场吧?
“二哥,今天下午往哪儿去?”
“当然是向西边去了!”
先说话的玩家忽地翻身坐了起来,一脸惊讶也带着兴奋的说道:“西边,会不会太冒险了?那边的玩家也不算少。”
“富贵险中求啊!就算那边的玩家数量也不少,但是地界却更大,关键是对方的骑兵数量相当的少,嘿嘿......”
“也是啊!呵呵,不过为什么对方的骑兵会这么少呢?”
“简单啊,你看看现在战马的定价权在谁的手里?”
“那还用说,当然是在幽州手里了,整个草原差不多都姓方了!”
“知道不就好了,所以骑兵.......哼哼,曹操那边只会越打越少,咱们就要大胆的渗透进去,充分的发挥咱们的机动性优势,既能抢掠,又能获取功勋值,这种好事不去做才是傻子呢!”
“对!不过......抢掠平民会不会被曹操宣布为盗贼呢?”
“不会的,他们自己那边的命令肯定也是一样的。这叫做合法劫掠,呵呵。”
“靠,这种合法劫掠果然很爽。怪不得当年那些欧猪鬼子们这么兴奋。”
“废话少数,歇足了力气就出发吧。”
.................................................
在蒙阴以西四十多里外的一个小村子,几名玩家也正在这里聚集着。
“黑子,你手里还有多少骑兵?”
“六十七,靠!你呢?”
“五十一,草!现在是死一个少一个,吗的。这日子没法过了!”
“现在战马的价格一路攀升,骑兵训练的成本也是节节高升,战争打了这么多年也是合理的吧!”
“合理个屁!你没看论坛啊。用幽州功勋值换取战马价格只有市价的四成不到,这分明就是幽州在控制战马价格,草!”
“这没有什么好埋怨的,誰叫你选择了与幽州作对呢。所以。应该将部队的目标盯在曹操的长处上面。”
“曹操的长处是什么?虎豹骑?那东西养不起?青州兵?如今似乎落到了方志文手里了!泰山兵、陷阵营......不用说,都是方志文的了。”
“说起来,曹操到底还有什么特殊兵种啊?”
“这个,说起来似乎只有豪枪队和精甲重步兵,三黄弩队也算是强兵吧,肯定不能跟幽州相比,不过在步兵方面,曹操并不差。”
“不差?三黄弩队比不上文聘的飓风营吧?精甲重步肯定不如陷阵营!豪枪队这种兵种。没有重步配合,基本上就是菜。根本就没有办法与突骑兵对抗,何况还有重弩突骑兵。老子现在后悔死了,当时怎么就贪小便宜加入了曹操阵营呢!这货现在节奏就是在作死啊!”
“行了,说这些有用么?现在你我身上都贴着曹操的标签,出去都不敢跟人说,一不小心就被真人pk,尼玛谁想这样啊!还不是曹操给害的,跟谁合作不好,偏偏跟小鬼子合作,要不是舍不得现在等级,老子早就删号重来了。”
这位玩家的一番话算是说到了其他人的共同痛处,如今曹操阵营的玩家就是过街的老鼠,由于刘备和孙策摆明是跟曹操不对付的,而且战争状态也还没有被解除,所以这些地盘曹操阵营的玩家是去不了的。
至于幽州,那更不用说了,南边玩家控制的地方也一样,直接将曹操阵营宣布为敌对,进城就是送死。
幸好曹操的地盘还不小,否则这些玩家们真是无处可去了。
就算如此,曹操阵营里的玩家们现在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被歧视和排斥的滋味,只可惜现在他们是深陷其中,想要脱离也不容易,按照官方的程序,叛离曹营不但需要掉等级,还要坐一个月牢,这个代价还是很大的,真正能够下决心叛离的不太多,事实上想要走的人,早在曹操接受倭人援助的消息传出时就走了,剩下的人肯定都不像他们自己说的那么无辜。
说穿了,现在的结果实在是他们咎由自取罢了!
沉默中,忽然远处的村庄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钟声!
“敌袭!?”
众人惊醒,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数百步骑,赶紧朝核村庄赶去,毕竟他们是接了守卫村庄的任务的。
“二哥,有守军,在十点方向。”
“看到,骑兵才两三百,剩下的是步兵!”
“用骑射!”
“我骑射技能还很低呢!”
“不用怎么能提高,降低损失最重要,先磨死他们的骑兵!”
“哦!”
五百多幽州突骑兵泼剌剌的迎着曹军冲了过去,在射程外开始转向,老实说,这个节奏显然是有些早了,不过后半队还是顺利的将箭矢抛射了出去,对敌军形成了伤害,相比起来,对面的敌军就更菜了。
“二哥,你来指挥回射!”
“看好地形,不要跑进了死路!”
“知道了!”
“嗤嗤~!”
一蓬蓬的箭雨不要钱似的向着后面泼洒,不过效果就很一般了。尽管如此,曹军还是对这队幽州突骑兵没辙,关键是追不上。自己又没有远程射击的手段,轻骑兵装备的都是轻弩,不追进到一百步以内,根本就射不到对方。
“不行,这样不行,让他们步兵去堵路!”
“不可能的,这里是平原。现在是初冬,怎么堵路,随便一片田地冲过去就是了。步兵根本就追不上!”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傻傻地被对方磨死?”
“不,回村,他们的目标是村子!只要我们守住了村子就是胜利!”
“好,回村!”
曹军放弃了追赶。向着村庄的方向撤退了!
“二哥。他们跑了,不上当,怎么办?”
“笨蛋,动点脑子好不好!就算想不出来,论坛上也有这种类似的情形,你去看看骑兵袭村攻防战术。”
“嘿嘿,有二哥看就行了,我负责打仗。”
“呃。这样也行?”
“怎么不行,难道你不是我的亲二哥?”
“算了。懒得跟你说,一会我们在村子外面转一圈,看看情况再说,村子的防御很差的,特别是防火方面,一般都是用火攻,将敌人逼出来,然后在野外追击。”
“哦,知道了!”
..........................................
“将军,今日的情报汇总出来了!”
“说说吧!”夏侯惇靠在背后的椅板上,捏着眉心有些疲惫的说道。
夏侯惇的烦恼在于太被动了,敌军的骑兵神出鬼没,不但有徐晃的骑兵,还有很多异人的小股骑兵,这些骑兵已经渗透到蒙阴到郯县一线上百里宽的范围内,不但今年这一带的耕种完全的荒废了,还不断的有村庄被劫掠。
人被抢走了也就罢了,没有被抢走的自己还要给他们解决粮食和房屋问题,夏侯惇无法,只好先将这些失去了家园的百姓集中到城里来,可是城里也无事可做,还要花费粮食来养活他们,自己的储备粮也被消耗了不少,还得额外的向主公申请粮食。
所以,夏侯惇一听到战报汇总,头就大了一圈,这肯定又是多少个村庄被攻破,流民多少等待处置之类的麻烦事。
“将军,今日在蒙阴西部,郯县北部发生了大小战斗四十七次,我军击毙敌军七百八十一名,被敌军焚毁从村庄九座,无家可归者七千六百余人,损失若干,请将军示下。”
“将百姓归拢到蒙阴和郯县,按照任务完成度支付奖励,从明日开始,提高任务奖励两成,还有,我军的损失呢?为何没有统计?”
“将军,我军确实没有损失,损失的都是异人的部队,没有具体的数量汇总。”
夏侯惇楞了一下问道:“那么敌军损失的也是异人部队了?”
“呃......这个没有说明!”
“以后加上这个说明,还有,让异人部队汇报损失。”
“诺!”
................................
同一个时间,徐庶的参谋部也在新泰城里计算着今天的战果,徐守护站在窗边,经过这段的重新规划和整治,如今的新泰城已经是大变样了,整个城市更加凸显了原有的特色,城市又经过精心的重新规划,变得大气、漂亮甚至有些梦幻的感觉。
当初的设想一个个的实现,来新泰定居的异人数量也超过了三千,新泰逐渐的活了。
“参谋长大人,统计出来了!”
“念!”徐庶头也不回的说道。
“今日我军攻突袭敌军十三座村庄,成功攻破九处,另外四处因为敌军防守严密放弃。我军损失士兵七百七十六人,都是异人部队,其中骑兵六十六名。击毙敌军一千一百余,俘虏一百二十余,另外抓获百姓三千余人。”
“哦,不错,今天公明没有行动?”
“是的,徐将军部队位置不明,我们推测他们可能在组织一次深入敌境的突袭战。”
“呵呵,随他了,这是他拿手的打法!”
“是的。”
“数字都再三核实了?”
“是的!”
“拿来我签字,然后发回总参谋部!”
“诺!”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连营百里福冈会战
九州岛上终于下了第一场雪,这半年多的战斗主要是围绕着九州中部的西线、东线进行的,相比起这里的热闹,在南北两边,倒是消停了不少。
但是消停也不过是相对的,事实上,双方的战斗没有一刻停止,从北边的福临到南边的雾岛,七百里犬牙交错的战线上,双方打得热闹无比。
不说别的,光是每天倭人复活的玩家数量就超过三万,这还没有计算原住民被击毙和被俘的数量,倭人的有生力量损失惨重,在战局上也是一筹莫展。
汉军充分的发挥了他们的长处,高机动性、高杀伤能力,还有让人惊讶的侦查能力,这让倭人面对汉军时总是很被动,而且经常被汉军在局部突然形成数量优势,然后凭借强悍的攻击大量的歼灭倭人军队。
相对来说,死守的策略还稍微好一些,不管怎样,汉军攻城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区别只是代价的多少而已。
五月的时候,日向到西都的道路被汉军的契俞营频繁切断,倭人在南线和西线的部队补给成了巨大的问题,倭人不得不主动的慢慢放弃西线和南线的城市,到了八月的时候,基本上倭人已经退到了日向一带,西线、南线已经全部都放弃了。
汉军并没有急着贯通西线的南北走廊,南线的汉军到了西都建立阵地,与日向的倭人对峙,赵云的部队开始向北运动,与李元志部合作。有兵逼别府切断日向退路的意思,名声大噪的契俞营再次消失,不知道又准备向何处下手。
郭嘉和李儒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步步为营,并不急着将倭人彻底的赶出九州,而是要尽量的消耗倭人,省的战斗进行的太快,将倭人压缩到更小的区域之后,战斗的难度也会随之上升。
因此,郭嘉这半年的主要目的就是夯实九州西部的地盘。然后大量的杀伤倭人的部队,招降和抢掠倭人原住民。
经过半年来的建设,九州西部的城市群已经基本上成型了。甚至还成功的进行了第一次收获,尽管产量并不是很大,但是也不无小补,如今整个后勤不再压在汉津一处。在西部有了更多的港口可以选择。郭嘉的后勤上已经毫无压力,再加上这半年的准备,再次展开大战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郭嘉的指挥部里,众将云集,今天是准备福冈会战的战前会议了,会议室里挂着一副巨大的地图,众将看着地图指指点点的窃窃私语,等待着郭嘉。
一阵脚步声传来。郭嘉从侧门走了进来,众将一起起身行礼:“见过军师大人、长史大人!”
“各位有礼了。都是熟人,咱们就不多礼了,众位请坐。”
郭嘉笑眯眯的扫了众将一眼,来到地图前面,回头看了看地图,然后转过头来说道:“各位,经过半年多的准备,如今与倭人再次进行会战的时机已经成熟了,今日召集诸位前来,就是正式布置会战的事宜。”
众将闻言,脸上都露出了喜色,福冈会战的开始,意味着汉军对九州岛发起的最后攻击,将要一战决定九州岛的归属,接下来的战斗,就要进入本岛了,福冈会战可以说是瀛洲战役的阶段性会战,能参与这个会战,众将自然都是很兴奋的。
郭嘉满意的笑了笑,拿起一根木棍敲了敲地图,接着说道:“各位请看,倭人在福冈周围集结了超过五百万的大军,其重要的支点在宗像、饭塚、中津和北九州,核心自然是福冈,还有外围大量的堡垒军塞,整个福冈地区方圆百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营垒。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将之看做是一个整体的大战场。”
郭嘉顿了一下,让大家消化了一下自己所说的内容。
“我军主战部队是俞涉将军的五万部队,我这里的十万本部,子龙将军两万余骑兵,元志将军两万余骑兵和陈撼的三万海军及突击队,协助作战的异人部队骑兵十万,步兵合共四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