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14部分

恩义和自己的前途命运相比,似乎完全不成比例啊!
沮授皱了皱眉道:“魏将军,你知道为何吕布滞留在密云,而不是选择南下来汇合我们么?”
“这.......或者是与方志文有什么纠缠。”
“不,吕布之所以滞留在密云,乃是因为不想因为他自己一人,而导致中原战乱,吕布是忠于天子的,所以,在定陶城下,吕布没有选择强行入城控制局面,身死复活之后,吕布也没有联系我们,是因为他不希望我们为了他一个人而继续战斗,导致生灵涂炭,导致社稷受损,他甚至都没有写信给魏将军你,你知道这是为何?”
魏续脸色有些发白,难道这是因为吕布根本就不信任自己?!
看着魏续难看的脸色,沮授暗暗的一笑,他才不会告诉魏续,吕布的意思是要他的这些部下自己选择去向,若是魏续自己想岔了,或许对沮授是个好事。
见魏续不再争辩,沮授将视线抬起,在会议室内扫视着:“各位,魏将军与张将军的意见应该能代表大家的想法了,那么我再给大家说说这两种做法的后果吧。”
“请军师大人指点。”
“若是选择抗旨,那么很快我们就会被打上叛逆的标记,周围的联军则会继续围攻我军,而我军却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支持,连一支友军也不存在,只能孤军奋战,各位可以想想,原本还有庞元、陈宫等为我等战友,结果大家都已经看见了,如今失去了这些友军之后,结局如何想必不问可知!”
沮授说完,众位将领低声的交流了起来,沮授也不着急,耐心的等了一会,喝了口茶,才接着说道:“至于选择奉旨,战争可能会就此避免了,但各位也可能都要面临另一个风险,那就是被罢职回家风险,想必曹操不会继续让我们这种部队独立存在,必然会加以改编。”
顿了一下,沮授继续说道:“当然了,其实还有第三条路可走,那级是投靠袁绍或者韩遂,依托这些人来反抗曹操,不过,最后或许跟奉旨接受改编的结果差不多,只不过是换了个效忠对象。好了,基本上就是这样了,最后何去何从,大家还是尽快的做个抉择,我想,朝廷的诏旨应该很快就会到达。”
沮授说到这里,其实已经将事情的本质说透了,至于该如何选择,大家都不是笨蛋,沮授的暗示那么明显,还有张勋也明确的表态了,至于魏续,这时候也是左右摇摆不定。如果再坚持下去,现在也不会有人肯跟着他继续对抗曹操,下场只有自己孤身北上去追随吕布。那样的话,魏续又觉得很不踏实,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同样的寄人篱下,区别只是选择曹操还是方志文罢了,如今大家都选择曹操,难道自己的选择就比大家的更英明?
...........................................
“加沮授中郎将,仍驻任城郡,负责东北部军政事宜,加张勋荡寇将军,调其南下汝南,加魏续平虏将军,南下庐江就职。其他将领,一概升一级军职,原职留任,部队调遣随后行文。”
曹操斟酌着慢慢的说道,一边的阎象迅速的记了下来。
“另,任命曹真为羽林尉,负责禁宫守卫,任命曹纯为虎豹骑统领,加奋威将军......先这些吧,尽快的草诏用印。”
“诺!”
曹操转向曹真,随口问道:“天子这两日如何?”
“有些暴躁,不过并为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嗯,将原本侍奉他的宫女内宦都处理掉,重新换一批,为了安全起见不得让他离开寝处。”
“诺!”
“王允、陶谦等人呢?”
“也没有异常,都是闭门谢客,与朝堂上一样,闭紧了嘴巴。”
“哼,算他们识趣,否则,哼!”
阎象想了想,进言道:“主公,夏侯将军那边最好也有个准备,沮授虽然是个很聪明的人,应该不会不接受主公的好意,但是恐其部下有异变,控制不住军队。”
“嗯,此是应有之意,本官会给元让下令的。沮授这人如何?会不会抗旨?”
“主公放心,沮授的家人俱在定陶,而且,沮授也是个聪明人,一直以来,他都是效忠于朝廷而不是吕布的,因此他一定会奉诏的,张勋乃是袁术旧臣,对吕布也没有多少忠诚,唯一需要顾虑的就是魏续,不过魏续这人贪图小利,只要主公厚赐于他,想必也会想明白该何去何从吧!”
曹操抚着胡须点了点头:“若是沮授军团能全军易帜,子美当有建言之功。”
“此乃属下本分。”
....................................
“奉先,今日兴致不错啊,去逛街了么?”
“呃,是,玲儿想要走走,就一起出去转转。”
“这种事情你以前做过么?”
吕布尴尬的摇了摇头:“没有。”
方志文怀里的方颖正好奇的打量着吕玲,然后忽然伸出手去:“姐姐,抱!”
方志文笑着将方颖放下,方颖离开跑了过去,一把拉住吕玲的手,很喜欢的样子。
“我这丫头鼻子很灵,玲儿喜欢习武吧,她就喜欢跟习武的女孩亲近。”
吕布笑着点了点头,貂蝉和严氏向方志文身后看去,却不见他的任何一位夫人的影子。
“走吧,正好有事找你,你不是准备在这里招待我吧!”
“呵呵,可不敢,你现在可是地主,请进吧!”
吕布也好奇的四处看了看,方志文会意的解释道:“她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小宁在家里也忙不过来,所以只好我带着颖儿出来溜达,顺便来你这里转一转。”
貂蝉羡慕的叹了口气,吕布肃容道:“可是有什么大事?”
“没有大事,有些消息来顺便告诉你,关于南边的事情,你不是一直很关心的么。”
“能不关心么?那可都是自己的兄弟!”
“既然是兄弟,为何你不直接写信去召唤他们?”
“就是因为是兄弟,所以我才想给他们一个重新选择自己未来道路的机会,而不是由我来替他们选择。”
方志文理解的点了点头,跟着吕布一起向内走去,吕玲欢喜的拉着十分招人喜爱的方颖跟在后面,严氏深深的看了神色略微有些落寞的貂蝉一眼,两人并肩向内走去。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陈宫忠贞北上密云
ps:感谢‘黑龙破天’‘sky轻松’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方志文和吕布就坐在院子里的石桌边上,一边煮茶一边闲聊,方颖和吕玲两人拿着木刀在草坪上比划着,温暖的春日阳光下,显得十分的悠闲。
“志文,说罢,什么消息。”
方志文看了吕布一眼,吕布一脸平静,似乎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的心理准备。
“曹性等人合共两千七百九十一人已经在白马津登船了,对了,我忘了告诉你,赵浮顺着黄河出了渤海,主动向我军投诚了,黄河上,没有了他生存的空间了。”
吕布沉默了一会,舒了口气,笑道:“赵浮是聪明人,水面上,如今谁敢与幽州抗衡,因此越早投诚地位也越高。”
“呵呵,或许吧,不过我听说赵浮对袁绍很是不满。”
“有点,赵浮跟韩馥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如今韩馥倒向了曹操,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何他不跟着倒向曹操呢?”
“曹操是不会重用韩馥的,如果赵浮去了只会与曹操闹矛盾,想必他自己也是明白这点的。”
“嗯,不管怎么说,他的选择还是很明智的,只是他的家人.......”
“我会向曹操讨要的。”
吕布点了点头,这点事情,想必曹操也不会硬顶着,否则损失就大了。
“志文,你怎么看待曹操的。为何不尽力的遏制他?毕竟他背后可是倭人在鼓动。”
“呵呵,曹操这人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倭人也是被吃的主。即使曹操能够一统中原,他也不会轻易动幽州和江东的,所以,倭人的想法是注定要失败的,与虎谋皮说得就是他们。”
“可是......曹操这人野心极大,耐性又好,将来必成志文的对手。为何不及早的加以消灭呢,别跟我说是为了有个好对手什么的,你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呵呵。被你看穿了!其实很简单,因为我需要曹操!”
吕布愣住了,愕然看向方志文,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需要.......曹操?”
“对。需要曹操。曹操的出身不是很好,因此他对世族的看法与袁绍和刘备不同,跟奉先你也不同,你看他不拘一格用人的手法,其实就是在摧毁旧世族体系,建立一个新的权贵体系,这点上,他的目标跟我是一致的。”
“等等。为何一定要摧毁旧贵族体系,这个我早就想问了。”
“因为旧的体系禁锢了一个国家上升下降的循环。缺乏了这个循环,这个国家就会因为缺乏新鲜血液而腐朽下去,就如之前的王莽、董卓之乱一样,其实其内在的因素,是下面无法上升成为新权贵的新生代对老世族发起的挑战。所以,想要形成循环,就必须打破原有的世族结构,而打破这个结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战争,只要将旧贵族消灭就行了,呵呵。”
方志文轻轻的笑着,不过眼神却清澈而又深沉,吕布也从那淡然的描述中,听到了呼号和血腥,这就是变革!
“可是,新贵族也会变成旧贵族的。”
“没错,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我们在幽州建立的制度,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
“制度?......土地政策么?”
“对,其实一切的制度都是围绕着保持这个土地政策来进行的,只要土地不被兼并,老百姓就能有生存的基础,老百姓能活下去,就能够通过学习和积累而向上成长,新生代的成长又会涉及到商业,还有就是权力分配,于是一切都这么自然而然围绕着土地政策形成了全新的体制。”
吕布想了一会,摇了摇头感慨道:“我是没办法理解的,这太复杂了,志文的眼光和胆略非常人可以相提并论。因此,你需要曹操,或者说需要战争,来解放那些已经被握在贵族手中的土地?”
“对,当然,如果没有战争我也不会去挑起战争,如果有,当然我会去加把火。”
“不挑起战争?如果中原就此被我,或者被刘备这样的支持旧贵族的人统一了呢?”
“呵呵,奉先,旧贵族本来就是腐朽的,很快就会再次爆发战争了。”
吕布悚然而惊,随后看向方志文,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可是这个很快或许是十年八年、数十年呢?”
“不要紧啊,那就交给下一代来解决问题好了。”
吕布看着方志文,摇头叹道:“志文啊志文,这天下人还有谁有你这样的胸襟呢!”
“呵呵,多了,你看我身边的人,可不都是有这样胸襟的人么!”
吕布的眼神亮了亮,点头称是。
“好了,志文不要绕圈子了,说说你的最新消息吧。”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道:“最新的消息是沮授军团已经宣布奉诏,接受曹操的整编,包括魏续、张勋在内的众将一个不落,全部都升了一级,诏旨的副本已经传来了。”
吕布稍微愣了一下点头道:“沮授从来都没有投效于我,他是效忠朝廷的,至于张勋就不用说了,魏续......虽然是族亲,但是却常常怪我不照顾于他,或许早就心生芥蒂了,也罢,他们都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不管怎么选,都是他们的权力吧!”
“不会觉得失落么?”
“哈哈......我可没有那么小家子气。”吕布抬头看向正在草地上追闹的两个女孩,笑着道:“今日有空,要不要过两手!”
“呵呵,好啊。不过你可别拿我当出气筒!”
“为何不呢!”
.................................................
庞元是悄悄去见陈宫、陈群的,三人都是聪明人,许多话都是不用说透的。
庞元将定陶发生的一切都仔细的说给了两人听。至于那些隐藏在事情背后的真相,庞元只字未提,相信以这两人的聪明,自然能够自己得出结论,庞元也就不费口舌去说了,说多了反而显得自己太着相了。
陈宫皱着眉头默默的思索这,陈群则捧着茶盏认真的看着其中载浮载沉的茶梗。室内十分的安静,能听到远处城墙上传来的鼓声,还有街道上的马蹄声。显然,张飞又开始在城外鼓噪了。
“庞大人......”
“我已经不是大人了,可不敢当,呵呵。”
“庞先生。你此来可是想要劝我们向刘备投诚?”
陈宫也不绕圈子。直接将事情摊开了说,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绕了绕去浪费时间呢。
“正是,如今定陶归了曹操,中原三分已经是肯定的了,将来就是这三家之间的争斗,我不会投向曹操的,他手里沾了太多自家兄弟的血。”
陈宫冷笑了一声:“是曹操那边没有你施展的空间吧。”
庞元笑了笑。并不反驳,这点厚黑庞元还是有的。
“刘备那边人才不如曹操鼎盛。因此,去刘备那边庞先生更能一展所长,而且刘备姓刘,说不好就成了天子呢!我没说错吧!”
“没错,这都事实!”
“庞先生是觉得空手过去,会不受重视,所以想要将陈留献给刘备,作为自己晋身的阶梯,这个也没错吧!”
“是的,不仅仅是我的,也是两位的,还有侯成将军的。”
“侯成?呵呵,他可能跟庞先生是一路的,不过,在下确实不敢承这个情。”
“公台!”
“不必说了,我陈公台虽然也不是什么忠贞大义之人,但是也知道君子一诺,当初主公肯信重于我,我更是答应了主公佐助于他,这个承诺我是要去实现的。”
“可是,可是吕布如今已经投效密云了.......”
“不要紧,我去给他做个掾吏好了,想必以征北将军的心胸,定会重用主公,不,重用吕将军的。不过在下也不不会挡了诸位的财路,易帜可以,唯一的条件就是任我离去,至于长文,你是打算跟随天子南下,还是与庞先生做个同僚都随你吧。”
陈宫淡淡的说道,既没有对庞元加以指责,也没有为自己的命运感慨什么,说完之后,起身准备离去。
陈群放下茶盏,出声道:“公台勿急,在下不才,愿跟公台做个伴,旅途上也好有个说话解闷的人。”
陈宫看着陈群笑道:“你可想清楚了,这一去,或许荣华富贵、高官厚禄都没了!”
“在下自然是想要光大门楣的,不过在哪里不都是一样么,何况听闻幽州政治清明,不论出身只论德才,更不会埋没人才,在下年纪还小,也是想要去闯荡一番呢!”
“呵呵,说实话,在幽州,或许必在这里更能发挥长文的才干。”
庞元笑着说了一句,三人互相看了看,俱是哑然一笑。
“既然如此,庞先生就去与刘备交涉吧,只要放我等和家人出城,这陈留就拱手相让了,想必侯成将军也是乐见其成的。”
“两位不必出城,去城中的甄家商行就行,他们自然会安排好一切!”
“也对,长文,同去?”
“同去!”
...........................................
长长的车队出了陈留北门,向着长垣方向缓缓而去,透过马车的车窗,陈宫可以看到正在缓缓后退的城墙,那是他曾经浴血坚守的城池,如今已经飘扬着刘备的大旗了,陈群也颇为感慨的看着自己熟悉的城池,这里可是他辛辛苦苦的建设起来的城池,肯定是有感情的。
“公台,这一去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看到陈留城?”
陈宫眯着眼睛认真的思考了一会,笑道:“或许吧,谁知道呢,所谓天意难测啊!”
陈群也是一笑:“也是。”
“长文,你真的的看好幽州的发展么?”
“或许吧,公台决定要继续追随吕将军了?”
“自然,君子一诺重似泰山。”
陈群笑了下,又将目光转向陈留城,陈宫也慨然看去,陈留已经越来越远了!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中原三分张宝心惊
陈留城易帜,宣告吕布的势力彻底的退出了政治舞台。
由曹操、袁绍、刘备、韩遂、公孙瓒组成的联军,最终取得了讨伐吕布的胜利。
曹操付出了最大的代价,也占据了最大的成果,曹操在这场战争中,获得了梁国、济阴、山阳、任城、沛国五郡的全部地盘,还有陈留郡的圆县、己吾,以及泰山郡邹县以南的地区,可以说是大丰收,还有包括沮授、阎象、李丰、杨大将、孔伷、张勋、魏续等等一大批人才的效忠,最重要的,是抓住了天子,从此以后,曹操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了!
刘备是收获第二大的,而且,刘备几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取得了河南尹全部、弘农东部,陈留大部,东郡白马以西,以及整个河内郡的地盘,还有庞元、侯成、陈纪、刘勋等人的投效,也算是大丰收。
袁绍则比较亏,除了收回了泰山郡,和鲁郡北部、济北郡东部之外,还额外的丢掉了魏郡南部的地盘,不过,袁绍也去掉了一个最大的腹心之患,剩下一个韩遂,袁绍觉得还是有些把握的。
再看韩遂,现在他有整个东平郡,还有魏郡的顿丘和汤阴,东郡的邺城、济北的东阿、谷城,地盘也不小了,接下来,韩遂应该考虑如何在袁绍和曹操的夹缝中求存了。
至于公孙瓒,几乎毫无收获,甚至还将刚刚占据的河内郡的西部又让了出去,因为那里根本就是个鸡肋。中原的一连串天翻地覆告诉了公孙瓒,现在他的实力还不行,必须埋头发展积攒实力。不然就算是有中原大战那种便宜,自己也没有能力去捡,结果却白白的便宜了刘备那个大耳贼。
如今中原基本上被曹操和刘备瓜分,袁绍也占了一些,至于韩遂,大家都没有真的将他看做一盘菜,能不能在夹缝中生存下去。全看韩遂会不会见风使舵,或者干脆的投效一方势力。
从版图上看,自然是曹操最优。中原的富饶之地,几乎都落在曹操的手里,其次是刘备,战后。俩个人辖下的人口都达到千万左右。加上占据了富饶的土地,只要静心发展下去,实力一定能够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但是,由于对手的减少,这些诸侯之间,特别是曹操和刘备之间的矛盾也越发的明显了从黄河边上,到长江沿岸,这么大的范围都是双方接壤的边界。怎么看,这两个家伙也不可能消停了。所以这边战争才一结束,两边的使者就开始出动了。
首先要争取的自然是袁绍、韩遂、公孙瓒、皇甫嵩和司马防,曹操甚至连刘焉、孙策那里也派去了使者,目的无外乎是想要说动这些人围攻刘备。同样,刘备在庞元的建议下,也派出大量的使者试图说服曹操周边的诸侯,联合起来一致对付曹操,新的一场战争,从这一场大战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当然了,被夹在刘备和曹操之间的张梁,还有夹在曹操、袁绍、孔融之间的张宝也是大家争取的对象,虽然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实在是有些上不得台面了,但是好歹也是一个能用的棋子。
不说张梁正在以更加努力的攻打曹操为筹码,与刘备进行着谈判,意图加深双方的联系,单说泰山的张宝,如今的张宝可是形势恶劣,危在旦夕啊!
张宝最辉煌的时候,有半个泰山郡,整个的东莞郡、琅琊郡、城阳郡和东海国,可是现在,泰山郡只剩下一个莱芜还控制在手,其他都已经被高干夺回,至于东海郡,已经被曹操彻底占据了,城阳郡也已经是牵招和文聘的地头,张宝的手里只剩下东莞和琅琊二郡。
而在这狭窄的泰山山区中,他还需要面对三方的强敌,这些可都是如今最强大的诸侯,更可怜的是,泰山再怎么开发,它也是山区,不可能在粮食上面自给自足,而张宝掳来的大量人口却必须要养活,如今别说打仗了,张宝养活这些人口都不容易。
现在中原大战落下了帷幕,张宝知道大家都会重新审视自己的身边,而张宝无疑成了一个最肉的角色,对于这点张宝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这些天,曹操的使者来过,袁绍的使者来过,刘备的使者也来过,他们的来意各不相同,袁绍和刘备是要与张宝联合起来攻打曹操,曹操的目的自然是劝降而来,张宝如今也是很矛盾,他当然倾向于与袁绍和刘备联盟,但是张宝也还没有傻到相信这两个大骗子的话,让张宝去挑衅曹操,这个难度确实是有些大了。
还有张梁,他也派了使者江永前来,说服自己配合张梁攻打曹操,不过张宝可没有那种信心,任凭江永说破了大天去,张梁给张宝的援助毛都没有根,人家袁绍至少还能弄点粮草器械来诱惑诱惑,张梁就是来一张嘴啊!
更重要的是,张宝被曹操打怕了,张宝在曹操手下从来没有胜绩,就干脆利落的丢了东海郡,如今让张宝再去撩拨曹操,张宝确实没有这个胆量。
这几天,张宝是寝食难安,心情更是烦躁的不行,侍寝的姬妾都倒了霉,幸好,张宝没有胡乱杀人的习惯,不过挨一顿打受点凌虐是少不了的。
“二将军,有使者到来。”
正在静室里念着太平经的张宝睁开眼睛,心里没有来由的一阵烦躁。
“又是谁啊?!莫非又是来劝本将军攻打曹操的?”
“不是,是方志文的人。”
“方志文,他的人来干什么?”
“不知,二将军是否见他,如果不见,属下去打发他。”
外面臧霸的声音有些无可奈何,如今的形势不好,大家的情绪都不怎么好,臧霸也不能例外。
张宝沉默了一会,开口道:“请到会客室,我稍后更衣就到。”
“诺!”
张宝换了一身甲胄,来到会客室的时候,却见臧霸在会客室中陪着客人,一位身材修长,面容个清俊的年轻人正与臧霸对坐闲聊,年轻人见张宝到来,站了起来拱手见礼。
“幽州外务司主官鲁肃鲁子敬见过张将军。”
“原来是鲁先生,有礼,请坐!”
张宝还了一礼,两人重新分宾主坐下,臧霸欲待起身退去,张宝伸手叫住了臧霸:“宣高且待,一起听听子敬先生所为何事。”
“诺!”臧霸恭敬的应了一声,退后一些,跪坐在张宝身后。
鲁肃扫了一眼,笑着开口道:“张将军时间宝贵,在下也就开门见山了!”
“正合吾意,鲁先生请说。”
张宝淡淡的笑了笑,鲁肃却注意到,张宝的笑容里有掩饰不住的疲惫和忧虑,如今张宝的局势如何,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想必张宝也能看出来吧。
“张将军,在下此来,是代表我主向将军提出一个建议,建议张将军学张教首之事,退出青州。”
“什么!?”张宝一惊,身子猛地一直,不过随即他又吸了口气,将身体坐了回去,垂下眼帘思考一会,才开口道:“请鲁先生详细说说可好!”
鲁肃看了张宝一眼,笑着道:“正要细说,张将军,黄巾军之所以能在泰山盘踞,有两个因素,一是黄巾军内部能够团结一致,二则是外部没有强大的敌人,在下这个认识可有差错?”
张宝想了想,点头应道:“诚然如是。”
鲁肃点了点头,张宝还能正确的认识自己,这个很好。
“可是如今形式在变化,泰山周围混乱的时候,张将军没有抓住机会发展壮大,如今,周围的诸侯却已经发展壮大了,黄巾军继续盘踞在泰山地区的外部环境正在迅速的消失,这点张将军以为如何?”
“这......”
臧霸暗暗地撇了撇嘴,没能发展壮大,这里面可有你家主公的功劳啊!
鲁肃似乎看出了臧霸的想法,冲着臧霸微微的笑了笑。
“随着外部环境的恶化,越来的越多的问题就会摆在张将军的面前,比如粮食问题,比如越来越短缺的资源带来的内部矛盾等等,在下看来,这些问题现在肯定还不明显,有的甚至还没有出现,但是一旦出现,就会很快的变得严重起来,甚至导致贵部的内讧!”
“不可能,我麾下军民团结如一,绝不可能能内讧的。”
“张将军,若是到了易子而食的境地,也不会内讧么?”
“这......袁绍和刘备都答应会提供粮食,只要我与曹操为敌,这......”
“张将军,恐怕您自己也知道,这实际上是在与虎谋皮吧,到时候张将军前脚去了东海,说不定袁绍后脚就进了泰山。”
“这......鲁先生不能如此武断!”
“这并非是在下武断臆测,关键是袁绍需要张将军存在么?袁绍与曹操直接接壤,张将军也不可能成为阻挡曹操的挡箭牌,说不定,还会被曹操收买,成为肘腋之患,既然如此,留之何用?”
“这......那刘备呢,我们对于刘备没有害处,只有好处吧!”
张宝不死心的反驳道,只是这话听起来怎么就没有一点底气呢!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子敬出马说降黄巾
鲁肃依然是温和的笑着,不过嘴里说出来话可就不那么温和了:
“不错,张将军对于刘备来说是个不错的棋子,只是他自顾尚且不暇,何来粮草提供给将军,而且如果我所料不差,刘备现在正在与令弟谈判,想要将令弟迁往熊耳山区,使其去威慑司马防和刘表,若是如此,刘备会将大量的资助投向令弟,而不是您。”
张宝下意识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其实这个时节在泰山山区一点都不热,甚至还有些凉意,不过张宝的脸上有些燥红,显然是心火旺盛的缘故。
“熊耳山!?”
“对,熊耳山,如今刘备与曹操接壤的地方很长,不再在乎桐柏山这个地方,而且,刘备也打算正面与曹操相抗了,没有必要再转一手给令弟占便宜,事实上,将军您的处境,与令弟倒是很相似,因此,在下此来就是建议您仿效张教首的。”
“可是,我又能去哪里?”
张宝的这句话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此刻他的心里是彷徨的,不是对前路的迷茫,而是对退路的迷茫,鲁肃闻言,心下暗喜,不过神色上则是不露半分。
“那么张将军想去哪里?”
鲁肃笑眯眯的问道,张宝惊讶的看向鲁肃,鲁肃的这句话里似乎想要暗示些什么,张宝想了想,有些不信的反问道:“莫非我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不成?”
“不,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张将军想去长安,咱们也不会送张将军去啊!”
鲁肃的话语带双关,不但表明了幽州立场。也给张宝画了个圈子。
“鲁先生的意思是只要适合咱们去的地方,方将军都愿意帮忙了?”
“可以这么说吧。”
张宝想了一会,扭头看向坐在自己身后的臧霸闻到:“宣高,你以为鲁先生的这个提议如何?”
“二将军,属下觉得泰山挺好,还有比泰山更好的地方么?”
张宝看向鲁肃,示意鲁肃来回答。
鲁肃哂笑道:“泰山是好。奈何不可久居,漠北虽然荒芜,可是张教首却能够在那边另创局面。张将军与张教首兄弟情深,肯定也有互通讯息,莫非不知道张教首在漠北发展得很不错么?”
“呵呵,所谓的不错。也不过是比山中略好而已!”
“臧霸将军。你看,这个问题张将军已经回答了。”
臧霸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鲁肃的说法,不过嘴里还是不肯让步:“就算如此,刚才鲁先生的话似乎也不实不尽,方将军的条件怕不只是如此简单吧,我泰山之中也有将近三百万民众,方将军会如此慷慨的帮我们运送走?”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我主虽然仁慈,但是也不是钱粮多得没处使了。我主答应运送的,只有黄巾军的正规军和其家属,其他人一概需要留下。”
张宝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这跟投降相比,似乎也差不了多少了。
“哼,岂有此理!方志文倒是好大的胃口,嘴皮子一张,就想要吞下三百万人口,简直是欺人太甚!鲁先生,今天看在你是使者的份上,我也不留难于你,不过此事再也休谈,请回吧!”
说罢张宝作势就要起身离席,鲁肃呵呵一笑:“张将军勿恼,都说了只是一个建议,张将军不愿意接受就算了,何必生气呢!”
张宝顺势停下了动作,重新坐好,臧霸暗暗叹了口气,看样子,张宝的心里真的是很慌乱了,方志文开出这种条件来,张宝似乎还有意接受,刚才的退席恐怕只是一种谈判策略罢了,他这一回身坐下,就将他的底线暴露无疑了。
“非是我没有气量,只是鲁先生开口就是这种说法,实在是让人着恼,这些民众都是我黄巾的信众,又岂能抛弃之?即使与之携亡,也不敢相弃。”
“张将军仁义,不过,如果反过来看呢?”
“什么?什么反过来看?”
“如果您现在不是张将军,而是一个普通的黄巾信众呢?如果您知道黄巾军在解除了这三百万人的包袱之后,就能带着精锐脱离死地另创局面,你也会认为黄巾军的将士们应该放弃这个机会,大家抱在一起,等着灭顶之灾的降临么?”
鲁肃很狡猾,他明白张宝没走,事情就基本上成了,张宝刚才的举动不过是在作态,想要获得更多的好处罢了,现在鲁肃这个说法,其实就是帮张宝找借口,让他不能挟持这三百万百姓为自己捞好处。
什么民众的看法?那都是假的,民众里面真正的黄巾信众有多少且不说,如今黄巾势弱,这三百万人口肯死心塌地的跟着张宝的人怕真是没有多少的,甚至在黄巾正规军中,可能也有别样心思的人存在。
鲁肃的话其实就是这个意思,说白了,希望张宝留下带着大家死战到底的人到底有多少,张宝自己心里恐怕也清楚吧。
“这.......”
“其实这个事情也不难知道,只要张将军适当的放点风声出去,大家有什么想法自然就一目了然了。如今泰山面临着什么情况,恐怕黄巾民众和将士都很清楚吧,张将军若是不好决断,何不让民众自决!”
“让民众自决?”
张宝愣了一下,随即立刻明白了,鲁肃这可不是在给他出主意,而是告诉他,方志文完全可以这么做,先将这个流言散发出去,让泰山的人心动荡,到时候内忧外患之下,张宝只能选择接受方志文的‘建议’了。
张宝恨恨的看了鲁肃一眼,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笑容可掬的年轻人,心里可是很黑的,跟脸上的温和的笑容完全不匹配。
鲁肃很淡定的端起面前的茶杯喝着茶,对张宝幽怨的目光完全视而不见,倒是对臧霸略有失望的眼神很在意。
沉思了半晌的臧霸忽然抬起头,看着鲁肃道:“鲁先生,袁绍和曹操或许会担心我军左右摇摆不可靠,从而想要图谋吞灭我军,可是我军的存在也确实的为青州孔融提供了遮挡,难道方将军不以为我们有存在的价值么?”
“呵呵,臧霸将军,在下既然来了,就说明贵军在我主眼里,实在是不堪重用了。”
“这......虽然我军战力确实不如贵军,但是也并非是软柿子,只要有粮食供应,利用泰山山区挡住曹操和袁绍不在话下。”
“呵呵,这个点在下也相信,只是,我们要在养活三百万民众,并且向贵军提供至少二三十万军队的补给的情况下,才能得到挡住袁绍和曹操的效果,如果这三百万民众归我,我们可使之在幽州广袤的土地上耕种,然后在泰山中布置十万左右的山地步兵,两到四万的骑兵就可以实现同样的效果,臧霸将军,若是你来决策,你会如何选择?”
臧霸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反驳,同时臧霸也明白了一件事,山区的好处自不待言,但是有了山区的这个根基,还必须有可靠的外延来支撑山区,如果黄巾军当年能够一举拿下背后的青州,依托青州的土地和泰山的险峻,或许能够慢慢的壮大,但是现在显然是不行的。
其实臧霸这么想还是不够,因为他将大海当成了天堑,事实上,现在大海对于幽州人来说,是坦途,就算将青州整个给了张宝,若是方志文看上了青州,张宝一样得挪窝,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张宝听到这里算是彻底明白了,什么‘建议’啊,鲁肃就是来给自己下最后通牒的,要么在泰山等着被彻底的歼灭,要么就赶紧的卷包袱滚蛋,没有让张宝净身出户已经算是方志文仁慈了,现在与其在这里耍赖,还不如赶紧的想想去什么地方另开局面更好。
想明白了这些,张宝忽然轻松了不少,人的烦恼在与有太多的选择,当没有选择的时候,大部分人很快就会接受现实,同时,也解除了烦恼。
“鲁先生,依你看,什么地方适合我们去呢?”
鲁肃道:“张将军不想去漠北与令兄汇合么?那里信众众多,基础也好,我想令兄肯定也会很欢迎你的,毕竟他的年纪可是不小了!”
张宝心脏猛地一跳,鲁肃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支持自己争夺漠北的继承权么!?想想大哥张角的年纪,再想想他无后的事实,莫非张家的基业真的要交给那些不相干的义子么?张宝越想心里越是不服,越想就越觉得鲁肃的话很有道理。
漠北可是有偌大的基业,而且天地开阔,虽然气候比较寒冷,但是好歹还是有发展潜力的,就算再差,只要能击败胡族,也可以在漠北自成一系,总好过自己再到别的苦寒之地白手兴家。
张宝眯了眯眼睛道:“此事事关数百万军民的生死,且容我三思,适才鲁先生所提的事情,我也会考虑的。”
“当然,这么重大的事情一定要好好的思量,好好的商议,如实此事能成,动辄迁移数千里,若是人心不齐,恐怕会反受其害,所以这些事情也强迫不来的,张将军且慢慢的思量,在下就在此盘桓几日静待张将军的决断。”
“如此甚好!”
送走了鲁肃,张宝与臧霸两人相对无语,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半晌张宝才开口道:“宣高,召大家来商议一下吧,鲁肃说得对,这事半点也不能勉强。”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故人相逢吕布投效
ps:感谢‘纫露’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中原大地已经是有些初夏的感觉了,但是在渤海湾北部,还是春意正浓的时候,陈宫和陈群一家子搭乘甄家商行的商船到达了唐山港。
这一路上,陈宫和陈群算是开了眼界,在辽阔的大海上,往来的船只络绎不绝,没有亲眼见过的人,绝对很难想像辽阔的大海上会是这么一副光景,甚至进入渤海之后,会给人一种‘拥挤’的感觉,等到了港口的时候,那就真的是拥挤了,船只必须排队进港,这还是人货分开之后的情况,由此可见,这里的港口是多么繁忙了。
船只都降下了风帆,由港口的拖船和浆手来控制航行,慢慢的排队进港下客上客,右进左出井然有序。
陈宫和陈群站在客船三层的观光甲板上,眺望着这个繁忙的港口。
“如此繁华,这是不是幽州最繁忙的港口啊?”
“公子,唐山港在幽州排第三,前面还有清河口港和乐南港,后面则是连云岛和釜山港,听说小叶岛现在也很繁华,直追釜山了。”
甄家商行的船主很热情的回答了陈群的问题,陈群闻言吃惊不已,想不到如此繁华的地方,还只能排第三,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排第二、第一的地方是什么样的。
“这港口如此繁华,进进出出的都是什么啊?”
“这可就多了,南来北往的特产。各地运送来的原材料,还有战马耕牛、大型器械之类的,如今幽州的特产日益增多。据说光是人参露和梅酒每年就占了港口半成的货运量。”
陈宫和陈群骇然的对视了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