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13部分

鸣,每时每刻都有战马摔倒,都有将士殒命,疯狂的并州铁骑一往无前,硬是在钢铁荆棘中撕开了一条血路。
刚从步兵阵中冲出,吕布又一头撞进了许褚的骑兵阵,这下子可是完全无法取巧的肉搏战,吕布的部队属xìng稍强,但是许褚的部队体力更充沛,数量也更多。
“杀!”
双方的骑兵二话不说,轰然撞在一起,将士们红着眼睛向着自己面前的敌人突刺斩击,完全不会顾虑自己的防御,这种时候,谁还有时间想那么多,只能想着如何将面前的敌人给干掉。
“杀!扑哧!”
“呃!”
“咔嚓!”
“喝!~当!呲~”
各种声音几乎在一霎那间爆发出来,然后又同时淹没在马蹄的隆隆声中,空气里似乎一瞬间就被血腥味充塞。变得炙热无比,每一个人的脑海里此刻已经没有能力思索,只是尽力的将手中的武器挥向敌人。这一刻,陪伴他们的只有他们手中的最忠实的朋友。
“杀!”
吕布大吼着,手中的画戟化作狂龙,跨下战马如同流火,狂猛无匹的一人一马卷起漫天的血雾,仿似一股血sè的龙卷,在许褚的骑兵阵中犁开一条血肉四溅的通道!
“当!”
吕布的画戟被许褚的大刀磕开。吕布双眼神芒暴闪,画戟急璇,发出呜呜的摄人声响。化解掉那巨大的撞击力,然后完全违反了规则一样的倒卷回来,横着向许褚扫去。
“啊!”
许褚开声发力,被弹开的长刀也是从上到下力劈而下。这一刻。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样,许褚只觉得自己每推进一分都极其费力,他知道,这事瓶颈,速度的瓶颈!
“喝!”
许褚再吼,手中的刀忽然绽放出刺目的光芒,这一刻,许褚再次突破了!
“砰!”
两人的武器交击。竟然发出了一声沉闷古怪的响声,完全不像是金属的撞击。倒像是两个水囊撞在一起的响声!
“轰!”
接着却猛地爆发出一声巨响,震得周围的战马和将士耳中都失去了感觉,头脑也是昏昏沉沉,有些体力不支的战马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许褚的战马也是马蹄一歪,竟然有些承受不住着巨大的压力。
“受死!”
吕布大喝一声,赤兔马矫健如龙,忽地从许褚的身侧跃了过去,悲剧的许褚被吕布的左手剑给一斩两半!
“杀!”
“杀!~”
吕布军士气高涨,但是曹军也十分顽强,虽然失去了主将,但是骑兵们还是前赴后继的向着吕布的骑兵发起了冲击,背后被吕布冲乱的弩兵阵已经重新集结,向着尚未脱离shè程的吕布军疯狂的shè击。
“吕布就在前面,加速,加速!”
曹真的重骑兵稍微慢了一会,不过也及时赶到了战场。
不知道何时,定陶的北城上已经站满了看热闹的玩家,还有心急如焚的将士。
城上的将士们都想下去的接应吕布,但是命令却不能开城,曹xìng将军和庞元,如今都被请到宫中商议,在没有人指挥的情况下,城中的守军得到的命令是闭门坚守。
而得到看到吕布冲营之后紧急去汇报的人,却都被挡在了皇宫之外,宫里宫外,已经被隔绝了。
城外,吕布的利用速度,错开了与曹真的正面冲突,而是贴近了城墙一侧,向着东面脱离,然后在绕了个圈子,再次与追近的许褚残部撞击了一次,这一下几乎全灭了许褚的残军,但是吕布自己身后的骑兵也只有不到五千了,而且,这些骑兵和战马都已经是疲惫yù死了。
夕阳正在西下,血sè的残阳照在战场上,李典的步兵正在整齐的向着郑门方向推进,yù图堵住吕布机动的空间,从东面,北面,更多的曹军正在逼近。
曹真的部队也已经缓缓的堵在了通向城门的道路,吕布圈马回转,看了看身后的将士们,大声的问道:“各位还有力气么?”
“有!还能杀个三进三出!”
“好,我们就再来三进三出,哈哈”
“并州铁骑,出击!”
“杀!!~”
“锋矢阵,准备变阵!双龙阵,分!”
吕布的骑兵与曹真的重骑兵对冲,眼看就要撞击的瞬间,吕布的锋矢阵忽然一分为二,擦着曹真重骑兵的边一冲而过,同时在近距离之下,骑士们纷纷回身回shè,将箭矢准确的shè进重骑兵背后的防御弱点。
双方很快就对冲而过,曹真吃了一记闷亏,不过,吕布冲过曹真之后,却被李典的弩兵阵急袭,也一样有损失,不过吕布终于来到的城门下方。
筋疲理解的吕布军欢呼了起来,今天他们有骄傲的本钱,今天,他们让曹军的十数万jīng锐领教了并州骑兵的厉害,今天他们为自己赢得了荣耀!
“万胜,万胜!”
城上城下的将士们和异人都大声的欢呼着,忘情的呼喊着,像是已经取得了定陶保卫战的胜利一样。
只是奇怪的是,城门口的吊桥却迟迟不见放下,这是怎么回事?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天子闭门英雄末路
“为何不开城门?”
“大将军,没有命令啊!小的也想开,可是”
城门周围的吵杂声音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吕布眉头皱了起来:“曹xìng呢?”
“曹将军被招入宫中商议要事去了,我们已经遣人前往宫中报信,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复庆呢?”
“军师大人也一样。”
“那么现在这里以我为尊,我下令,开门!”吕布冲着城上喊道。
“开门!开门!”城上的玩家也大声的凑热闹。
“不能开!”一个声音从大家的背后传来,回头一看,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将领,带着十数名士兵,看他们的服饰,应该是羽林军。
..
“你是何人?为何阻止开城,如今大将军已经下令,我等俱是大将军麾下,为何不能开城?”
“因为我是奉了陛下的旨意来宣旨的。”
这句话顿时将所有的质疑都给挡了回去。
那人推开众人,走到城墙边上,看着吕布冷笑一声到:“大将军,陛下有旨意,城中如今兵将不缺,只是缺乏勤王外援,一味死守与事无益,请大将军游走于外,集结勤王部队,陛下自守于内,内外合击以破曹cāo。”
说罢,那将领将手中的金sè帛书卷了卷,交给身边的一个军士,那军士抽出一支箭矢,很快将其绑在箭杆上,然后张弓搭箭。冲着吕布shè了过去。
吕布一抬手,将箭矢接住,扯断绳索。展开诏旨仔细的看了一边,半晌才抬起头看向城头,此时城头的人们已经被这个诏旨给惊呆了,这是什么意思啊?天子要抛弃吕布了么?准备向曹cāo投降了么?
“曹xìng和庞元呢?为何他们不来见某家!”
吕布的眉头紧锁,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他手里的锦帛诏旨几乎被揉碎,这句话也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末将就是来传旨。其他一概不知,大将军也接了诏旨了,怎么还不奉旨。纠缠于此是何意思,莫非想要造反么?”
“造反?某家造反?哈哈”吕布大笑,眼神却森冷如刀。
“有什么好笑的,到处都在传言。你吕布的伤病就是张角那反贼给治好的。说不得,你已经与那些反贼勾搭在一起了呢!”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陛下也是如此想的么?”
“陛下仁慈,自认是信任大将军的,否则就不是让大将军去召集部队来勤王了,而是直接让末将拿下大将军问罪了!”
“哈哈好,好一个仁慈的陛下!某家明白了,既然陛下已经下了诏旨,再留住曹xìng和庞元也无意义。某在这里等着,让他们两个来见我!”
“你你要抗旨么!”
“某家又没有要进城。也没有说不去召集勤王之士,何来抗旨一说?怎么,莫非你还想矫诏来擒某,那么你来吧!”
“吕大哥!我在此!”曹xìng这时忽然从后面的人群中挤了过来,大家纷纷让开通道。
“曹xìng,怎么回事?”
“陛下将我和军师招入宫中,说是商议要事,实则是要夺取军权,如今这军权已经落进了孔伷、鲍信之手,我也是被褫夺了官职之后才能出来的,军师大人也一样,已经被罢职为民了。”
吕布仰天无语,半晌,吕布有些落寞的说道:“陛下变得决断了啊!呵呵,王司徒可还好?”
“好吧,只是没人听他的罢了,陶大人也一样。”
“也罢,某要奉旨去召集部队勤王,你待如何!”
“我自然是追随吕大哥。”
曹xìng说完,身边的亲卫已经找来一条长长的绳索,从城墙上抛了下去,曹xìng二话不说,转身就顺着城墙溜了下去,接着那些亲卫们也顺着绳索滑下。
那名传旨的将领只是冷眼看着,却不敢去阻止。
吕布挥了挥手,身后的骑兵们分出一小队向着护城河冲去,然后用力的将手中绑了绳索的短矛向对岸掷去,很快,就在护城河上搭起了一条绳梯。
忽然,城上一条接一条的抛下了更多的绳索,越来越多的士兵顺着绳索滑了下去,不一会,在吕布身边就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片,吕布的眼睛有些发酸。
同样,曹cāo的军队也在外围越聚越多,并且逐渐的向着吕布压来,想要困死吕布。
吕布缓缓的驱马,转而面对着曹cāo的军队,仔细的看了一会,然后回头道:
“众位弟兄,曹cāo想要在这里困死我们,只是某一直都觉得,能在战场上打败某的人绝对不是他曹孟德!诸位,请紧跟着某,某带着你们将敌阵踏碎!”
“吼!吼!吼!”
“组阵!出击!”
吕布话音落下,整个战阵缓缓的向前移动,速度越来越快,接着前面的骑兵忽然加速,脱离了后面的步兵,向着李典的重步兵阵冲去。
刚才吕布突破重步兵封锁的那一幕又再次上演,这些重装重甲的步兵,在吕布的画戟前面,就像是稻草人一般,不是被切成两段,就是被砸倒挑飞,吕布势不可挡的撕开了重步兵的防线,随后的骑兵汹涌而来,将这个裂口越撕越大,再接着,步兵顶着箭雨冲了过来,在曹xìng的率领下,顺着骑兵撕开的裂口向着敌阵纵深冲去。
曹军的弩兵阵迅速的向周围散开,原本在侧翼的重骑兵隆隆而来,企图从侧面截断吕布的骑兵阵。
“散阵!缠杀!”
吕布不闪不避,忽然将部队散开,然后从正面截住了重骑兵的冲击,只见吕布单人匹马,就这么挡在了滚滚铁流的前面,画戟在头上旋转了一圈,看起来很慢,红sè的光影仿佛凝滞了一样。
“陨星!”
“轰!”
“轰击!”
“轰~”
吕布的骑兵从外围各个方向,同时将技能扔向了拍着整齐冲击阵型的重骑兵,强悍的技能准确而密集的轰炸在重骑兵的箭头部位。轰然炸开的技能顿时将沉重的重骑兵轰得人仰马翻,摔倒的战马阻挡了重骑兵冲击的道路,想要从两侧绕过的时候,却被吕布的轻兵迎头缠住。
于是,完全依赖冲击力的重骑兵冲锋被遏制了,没有了速度的重骑兵杀伤力顿时降了下来,他们现在只能以防御优势来与吕布的骑兵单对单作战,完全没有了重骑兵冲击敌阵的作用。
吕布一边奋力的斩杀曹军的重骑兵,一边回头冲着已经跟上来的曹xìng大叫着:“不要停,继续向前冲!”
“吕大哥!”
“执行命令!”
“诺!”
“冲!向前冲,弩箭向前shè击!不要停下!”
虽然吕布成功的遏制了曹真的重骑兵,但是由于战场狭窄,吕布又必须保护这些步兵,因此吕布的骑兵不得不与防御强悍的重骑兵对杀,骑兵的损失自然是很惨重的。更麻烦的是,曹军的步兵也在从周围向吕布合拢。
眼看着曹xìng的步兵已经突破过去了,吕布带着骑兵且战且退,但是速度却起不来了,只能跟在曹xìng的部队后面,现在曹xìng的部队成了前锋了。
曹xìng知道自己正在给吕布开路,拼了命的朝前猛攻,只是曹军像是杀之不尽一样,突破了一层还有一层,打垮了一阵还有一阵,这仿佛是一条没有止境的亡命之路。
“杀!”
曹xìng用力的劈翻前面的几个刀盾兵,用力的吸了一口血腥的空气,胸口火辣辣的,仿佛连空气都是烫人的。
曹xìng扭头搜寻,那银甲红马的身影依然在身后不远的地方来回冲杀,曹xìng觉得很神奇,吕布的画戟之下亡魂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但是吕布的衣甲还是那么鲜亮,似乎根本就不染为,或许,这就是战神的神奇之处吧。
曹xìng用力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看了看身边数量已经不多的战友,咧嘴笑了笑,猛地向前冲去。
“我草!以多欺少,我也去帮忙!”
一直在城头观战的一个二货玩家终于忍不住了,翻身顺着绳索溜了下去,接着一个两个,越来越多的二货也溜了下去,冲向正背对着他们的曹军!
整个战场上的情况很怪,吕布和曹xìng被围在最中心,外面的是曹cāo的部队,骑兵已经基本上都完蛋了,只剩下步兵,曹军很有耐心,只是尽量的围着,然后用弩兵shè杀吕布的部队,吕布的骑兵已经是不足一千了,却还是拼命的左冲右杀,为曹xìng遮挡住身后的箭矢。
最外围,这事一大圈的玩家,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但是这些玩家的杀伤力绝不能小觑,因为他们手里的纸符和技能厉害啊,而且在外围的都是曹军的弩兵,这么一来,曹军可就有点吃亏了!
天sè渐渐的黑了下来,周围的方向有些看不清楚了,曹xìng闷头闷脑的向前冲着,已经有些搞不清楚方向了。
忽然,前面亮起了强烈的火光,只听到前面远处有人在一起大喊:“朝这边来,这边来,这边是正北方向!”
曹xìng仰头看去,却看不见那里的情况,但是听声音,却不是很远了,曹xìng也不管真假,他现在只是一个心思,于是奋起余勇向着前面冲去,但是不知何时,前面却出现了一圈拒马和木栅,拒马后面还有重步兵守着。
曹xìng心下一叹,看来,今夜怕是冲不出去了。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定陶开城天子南去
ps:感谢‘日月星云雾’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老马的天空’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让开!”
曹性一激灵,下意识的向侧面一让,一道红色的光芒擦着曹性的臂膀飞了过去,准确的轰在挡在曹性面前的拒马和重步兵身上。
“轰!”
“杀!”
一个红色的影子一闪,伴随着一股腥风,森寒的杀气已经向着曹军冲去,曹性一愣,随即用力的一挥手中已经卷了口的大刀,嘶声吼道:“杀!”
“杀!~”
吕布将阻挡在曹性面前的障碍扫清,一边向着两侧扩大缺口,一边扭头向这火光发出的地方看去。
吕布看上去仍然矫捷如龙,但是他跨下的赤兔马却已经直喷粗气了,在火光中,赤兔马的身上有星星点点的反光,看上去诡异而又神秘,但是曹性知道,那是汗水,赤兔马的体力恐怕已经不行了,随即,曹性扭头看去,果然,骑兵已经全部都不见了,除了在前面紧跟着吕布的数十近卫之外,吕布的骑兵已经全部都不见了,不知道是战死了,还是变成步兵了。
吕布回头看向正在发愣的曹性,大声道:“向火光处去,不要管我等,如果你还想追随于某,去密云吧!”
“吕大哥!”
“快走,不要停留,也不要回头,把这些好兄弟都带出去,我来挡一阵!”
“诺!”
曹性仿佛忽然爆发了一样。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从吕布身边冲了过去,吕布回身死死的挡在曹性身后,来回冲杀。知道赤兔马已经跑不动了,吕布跳下马来,将赤兔马收回马牌中,带着二十来个亲卫,仍然在来回的冲杀,这个时候,他们想走怕也走不了了。
“当!”
一声锣响。正在围杀吕布等人的曹军忽然停了下来,同时向后退去,让出了一个十几步的圈子。不远处一个挂着灯笼的马车停了下来,一身冠带的曹操站在马车上,距离吕布有七八十步的距离。
“人说吕将军骁勇,当世无双。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曹操最是爱才惜才,不欲见英才陨落,吕将军,罢手息战如何?今后大家仍然能共立一殿、辅佐天子,何必要弄得你死我活呢!”
吕布手里的画戟一转,用力的拄在地上,抬头看向曹操,胸口急剧的起伏着。仔细的打量了一会才道:“曹阿瞒,你何德何能也!当日讨董之时。你最是积极,不过却未有一场像样的胜战,败仗倒是有的,之后作战,也是败绩累累,如今靠着倭人在背后支持,窃得我中原大地,请问你以何德何能而居之?你爱才惜才?某可受不起你这等爱惜。”
曹操的脸色一沉,不过还是忍了,哈哈一笑开口道:“吕布,何必逞强,如今天子已经见疑与你,不久之后天子必会南下巡幸,届时谁是周公,谁是王莽自有分晓,是非曲直岂能由你一人所定!”
“哈哈....不错,耍这些嘴皮子有何益!曹阿瞒,接我一箭如何!看看谁是英雄!”
说罢,吕布手里忽然出现了一张强弓,曹操见状闻言,下意识的向下一蹲,却半晌也不见动静,吕布仰天大笑!
“哈哈.......好一个贪生怕死的曹阿瞒啊!”
曹操慢慢的站了起来,吕布果然张弓搭箭,曹操的亲卫和李典顿时举盾上前,在前面组成了层层的盾墙。
吕布哼了一声,一箭射出,只听得一声弦响,曹操的大旗应声而落。
曹操的脸色铁青,挥了挥手,李典一举长剑大喝道:“杀!”
“嘣嘣~”
“嗤嗤.....”
...........................................
曹性咬着牙关,冲出了曹军的层层堵截,转头看去,吕布已经淹没在曹军之中,曹性待想回头再杀进去,但是想到吕布的叮嘱,咬牙道:“走!”
“将军!”
“大将军的话你们没有听见么!难道让那些兄弟的血都白流了么!走!”
拼尽力气跑到火光周围,才发现火光周围都是些异人,这些异人安静的站立着,默默的看着面前这一群全身是血的将士,在他们身后,有一大群战马。
“各位是......”
“曹军说话就追来,曹将军,这些战马是庞元托我们购买的,都是大家凑出来的,你们赶紧上马走吧。”
“军师?他人呢?”
“庞元说自有相见之日,将军速去,曹军马上就追至,我们也要走了!”
说完,异人们纷纷退后,隐入了黑暗之中。
曹性再次回头,不远处的曹军战马已经逼近,曹性回头:“上马,向西撤退!”
...............................................
夜已经深了,曹操营帐里还是灯火通明,战斗已经结束了好一会,曹操还在等着最后的战果统计,想到不久之前在战场上所受到的羞辱,曹操的脑门就一跳一跳的发涨发疼,不由得伸手去按揉着,眼神里也散发着阴狠的光芒。
“主公!”
曹操一愣,随即抬起头向门口看去,脸上已经沉静如水了。
“哦,子丹,结果有了?”
曹真入内,拱手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回禀主公,此前一战的战果已经有了,我军杀伤吕布军三万四千余人,走脱的残军不到三千,斩杀吕布、宋宪等敌军大将。我军损伤......七万九千与余人。其中骑兵三万余,折损许褚等将领。”
曹操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太阳|岤。然后楞了一下,无奈的笑道:“损失惨重啊!吕布,果然是骁勇无双!”
“主公.......”
曹操抬头看着曹真迟疑的样子,笑道:“你是本官子侄,有什么不能说的。”
“主公,既然知道吕布骁勇,当时完全可以任由吕布离去。何必要付出难么大大的代价来擒杀吕布呢?”
曹操呵呵一笑:“问得好!为什么呢?因为要做给城里的人看,今日围杀吕布确实是损伤惨重,但是却完全打消了城里面那些人的侥幸心理。本官敢说,不日定陶就会不战而胜。”
曹真眼神一亮,有些不大肯定的问道:“主公,真能不战而胜?”
“当然。今日吕布冲营而不能入城。说明天子和那些废物大臣已经吓破了胆,不敢与我军硬抗到底,生怕城破之后遭到本官的报复,如今吕布在众目睽睽之下战败身死,城内众人更没有抵抗的决心了,胆气一去,恐惧便生,而且只会越来越怕。哈哈......”
......................................
曹操所料没错,吕布在定陶城下战死。确实让定陶的大臣们失去了最后的一点幻想,从而彻底的倒向了以孔伷、阎象和鲍信为首的投降派,王允和陶谦都靠边站了。
小天子在众人连吓带骗之下,终于决定开城迎曹操入城了。
曹操入城之后,迅速的接管了所有的要点,解除城内军队的武装,包括羽林军也一样被解除了武装,皇宫内的守卫都换成了曹操的军队。
天子已经在皇宫大殿上等着曹操,曹操得意洋洋的带剑而入,所有的大臣都选择性的视而不见了,天子的脸色不大好,不过看到所有大臣都噤若寒蝉,天子最后的那点勇气,不知不觉也消失不见了。
“大胆!”王允的一声历喝犹如晴天霹雳,将所有的人都给镇住了,包括天子在内,心里都忽然莫名的害怕起来,生怕曹操一怒之下让大殿血流成河。
“王司徒,一向别来无恙啊!呵呵。”
“曹操,你为何带剑上殿,难道想要造反不成!”
“呃.......是本官疏忽了,疏忽了,呵呵,子丹,你帮我拿着剑。”
曹操将身上的剑解下,递给身边的曹真,这简直是打脸,**裸的打王允的脸。
“你看,本官是尊奉天子的,怎么会要造反呢!王司徒莫要无端加罪啊!”
“你身边何人?为何不退下!”
“王大人,如今大乱未已,只是处于安全考虑,子丹也是负责皇宫安全的人嘛,不要介意了,咱们说正事吧。”
曹操眯着眼睛笑着说道,一边说,脚步可也没有停,一直走到阶下,抬头打量了天子好一会,才略略拱手道:“臣,曹操参见陛下!”
“曹太守免,免礼。”
曹操点了点头,直起身子回身背负着手道:“诸位,今日召集朝会要商议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迁都!定陶大乱虽已勘定,但是周边战乱仍存,民心动荡,非是国家之幸,因此,臣建议迁都谯县,陛下以为如何。”
大殿内一片安静,这回王允也懒得开口了,刚才他之所以开声,只是想看看曹操到底是什么态度,如今已经知道,王允就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了。
小天子惊慌的左右看看,所有的人都躲避着天子的目光,至于曹操,天子根本就不敢跟他对视,最后,天子的眼神落在了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笑意的王允身上,这一刻,小天子忽然有种悔恨以及愤怒的情绪,悔恨就不必说了,愤怒则是对于王允和吕布而生的,怪他们没有真正的保护好自己。
想到这里,小天子忽然有中破罐破摔的感觉,冷冷的问道:“王司徒,你以为曹太守的建议如何?”
“还能如何,如今陛下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曹太守说的,照办就好了,陛下不是也认为曹太守是忠贞为国的忠臣么!”
天子面红耳赤,不知该如何应答。
“哈哈......王司徒谬赞了,那么就定了,迁都谯县,克日起行,其他事情到了谯县再说,退朝!”
曹操说完,从曹真手里接过自己的长剑,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庞元西去转投刘备
当曹性与吕布在城外浴血搏杀的时候,庞元去了哪里呢?
庞元回家了。
他的家就在定陶城中,已经被免职的他恢复了一个异人自由的身份,回到在定陶城中的家中,这个家倒是不小,庞元在这里住的次数确是很有限的,其实今日被招进宫中之前,庞元就猜到了事情的结局。
虽然,庞元也能选择不奉诏,然后率领军队与投降派开打,不过投降派肯定会开门让曹操入城,加上城内的玩家和曹操J细捣乱,到时候定陶恐怕也要毁于一旦,这个责任庞元不想担。
所以他跟曹性一起去了宫中,他能从玩家论坛上及时的知道城外的情形,自然也知道吕布打到了城门口,以庞元的聪明,自然知道吕布是来干什么的,但是很明显,天子没有这种与吕布一起死战到底,以死求生的决心和胆量,到了这个时候,庞元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落空了,剩下的,只有选择让定陶如何易手的问题了。
吕布显然也不想定陶毁于战火,毕竟这里还有许多无辜的百姓,因此吕布在诏旨到达之后没有选择强攻定陶,然后用武力重新掌握天子,而是选择了离开,这本身既是对天子的失望,也是对自己过往的一种否定和放弃。
吕布选择了死战而后重新开始,庞元也将会选择重新开始,只是他没有办法选择幽州,因为赌气也好,因为理念不合也罢。反正庞元思之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去投刘备,虽然刘备现在手下也有谋主。不过跟自己比起来,似乎还有些差距。
之前庞元不选择刘备,是因为自己没有名气,而现在庞元怎么着也算是这个时候顶尖的谋士之一,想必刘备不会不加以重视的。
因此,庞元没有去见吕布,其实吕布也从庞元不见自己的事实中明白了庞元的选择。
第二天。定陶开城投降,城内的玩家都自动的从对立阵营变成了同一阵营,战争在定陶已经结束了。玩家的行动恢复了自由,邮驿也开通了。
庞元随即混在玩家中出了城。
“靠,莫名其妙就变成曹操阵营的,无聊。我这就去陈留。老子投刘备阵营也不会帮曹操这个狗汉J。”
“呵呵,说不上什么汉J,至少现在还不是,如果他公然向幽州开战才是,现在最多也只能说是收受了倭人的利益罢了。”
“少替他说好话!连吕布这家伙都看不上曹操,老子更看不上!”
“哈哈,说得你比吕布还牛!”
“切!”
“吕布看不上曹操是因为还有别的选择,虽然传言吕布是被张角治愈的。但是我倒是相信他就是在密云治愈的,毕竟密云可是有两个大医师的。”
“嗯。我也这么看,吕布说曹操败绩累累,从没有什么像样的战绩,实际上曹操的败仗多是在方志文手下吃的,所以.......”
“什么啊,曹操对上张飞关羽一样吃败仗,对上孙策还是吃败仗,对上吕布更不用说,所以,曹操在战力上其实并不是很厉害,他就是耐打,在战略上也没有犯错,又搭上了倭寇这条线,所以才发展起来的。吕布说得没错,曹操这家伙,算不得英雄。”
“反正不管怎样,我也不会呆在曹操阵营的。”
“可不是么,这家伙真是不招人喜欢,还有那天子更是让人不齿!吕布忠心耿耿就换来这个结局,真是可怜啊!”
“忠心耿耿到也未必,但是对天子还是很宽容的,可惜,这天子还是智商太低了,如果他肯放吕布进城,僵持拖下去,说不定还有什么变数。”
“那庞元也是笨蛋,还号称是顶尖谋士,竟然没有算到天子会玩这招么?为何不用武力直接控制住天子,替吕布担起坏名声怕什么?”
“庞元根本就号召不动军队,天子一声令下就能将之解职,所以你还真是高看他了,他要是有本事,早学着司马懿掌控军队了,说不定连吕布都一脚踢开自己单干了!”
“狗屎!他要能单干,铁军早就雄霸一方了!”
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向着城门走去,庞元也混在其中,对于他们的评价,庞元也没啥好说的,自己确实没有司马懿那种本事,或许,到刘备哪里能尝试一下?不过,这些老狐狸一个比一个狡猾,想要学司马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城门口的卫兵只是随意的检查一下就放行,并没有对异人有什么限制,倒是对原住民的检查十分的严格,见到庞元的名帖,那守将很好奇的看了庞元几眼,但是还是挥手让庞元走了。
强迫异人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异人完全可以自杀然后选择复活的城市来轻松的逃避扣押,相反,这么做了之后,算是彻底的翻脸了,因此对于庞元的去向,曹操也早有吩咐不得留难。
出了城门,庞元从包裹里找出个马牌,很快就向着西面而去,他没有直接去找刘备,而是先去陈留,他想见见陈宫、侯成和陈群,看看能不能说服他们一起投向刘备,这么一来,自己也能在刘备手下弄个小圈子,而且也不算是空手而来的,在刘备的眼里,份量也会更重一些吧。
.................................................
再说曹性,当夜他们接到战马之后,迅速的向西脱离了战场,随后向北,至于要如何才能去到密云,曹性也没有什么头绪,但是他知道想要离开中原,最快的办法就是从黄河航道搭乘幽州的船只。
第二天。曹性收到了一封吕布的来信,让他率军到长垣城去接受补给。接到吕布的来信,曹性是又高兴。又奇怪,莫非吕大哥已经向方志文效忠了?可是,即使是复活,也没有这么快的啊!这事很奇怪,只能等见到吕布的时候再问了。
长垣城如今是控制在铁军手里的地盘,现在曹性和铁军还算是敌对阵营的,不过吕布既然这样说了。曹性也只有相信。
中午十分,曹性这将近三千残兵距离长垣还有二十里,大路上。却有一队马车在停着,见到曹性的骑兵,一名镖师模样的人打马上前,曹性的眼睛很毒。立刻看出这个家伙肯定是军队出身的精锐。
“来者可是曹性曹将军?”
“正是。请问你们是......”
“我们是祥云商会的人,在这里等着曹将军。”
“是吕大哥让你们来的?”
“是啊,这马车上载着吃食和衣饰,一会请大家用餐后换下衣甲。”
见曹性还有些不信,这人从怀里掏出一封吕布的亲笔书信,曹性这才挥手让将士们上前接收物资。
“抱歉,如今情况特殊,不得不小心行事!”
“呵呵。理解,理解。在下姓杨名辉。在商行里做个随行镖头,曹将军叫我杨镖头即可。”
“杨兄弟似乎也是军旅出身啊!”
“是啊,幽州做行镖的人,多是军旅出身,我是原丰宁第十七突骑兵营的,后来年龄到了退役下来,在家里闲不住,就做个镖头走南闯北的,倒也有趣。”
“退役?”
“哦,就是在军中干满了五年,就可以选择退役,当然也可以不退,但是会从一线部队调往二线卫军,再干五年之后,就必须退役了。”
曹性好奇的眨了眨眼睛,做军人只干五年就退役啊!有些浪费。不过,幽州如今兵强马壮,这种自己不了解的东西,也不能轻易的否定。
“吕大哥说接下来听从杨兄弟你的安排,我们下来怎么走啊?”
“我就是给曹将军来带个路,等下你们换装的是祥云商行的护卫服装,然后我们改道北上,经过白马津上船直发唐山,吕将军会在唐山等着各位。”
“这......如今白马津是铁军的地盘吧,这样能行么?”
“怎么不行,如今各位换上衣服就是祥云商行的人,铁军又能怎样?”
曹性看着杨辉一脸不以为意的样子,心里的感受很是复杂,一个商行的镖头,能有这种气概,那绝对不是因为他有多厉害,也不是因为那个商行有多厉害,而是他们背后有着幽州这个庞大的靠山,因此,这些人才显示出强烈的自信,显示出那种天下虽大,大可去得的豪情。
............................................
密云城府衙之内,吕布正坐着旁听密云的最高办公会议,在座的有荀彧、鲁肃、甄姜、林闻之、田畴、糜贞、糜竺、贾诩、折罗等人。
吕布也不是没有做过一方首领,直到今天他才明白,自己之前的那些所谓的管理简直如同儿戏,而密云就像是一个庞大而且高效的机械一样,每一个部门,每件事情,都会被分得清清楚楚,谁该做什么,事情进行到了什么程度,需要解决的问题,都清清楚楚一目了然,这样的管理机构效率如何能不高,这样的一个政治团体力量如何能不强,这样的一个势力其实力自然也就冠于群雄了!
不论是谁想要与这种对手为敌,首先就要从这一点上超过密云再说,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直到这一刻,吕布心里的最后一点点的不甘才彻底的打消,看来,方志文让自己旁听这个会议,也正是这个意思,吕布那点不甘人下的傲气,在密云这种无可匹敌的庞大力量面前,终于化为昔日云烟了。
第一千二百零零章沮授无着归降曹操
沮授门口最近忽然热闹了起来,曹操、袁绍、刘备甚至韩遂、公孙瓒都派了使者前来拜会沮授,聪明的沮授如何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身家暴涨了。
不过,对于自己的去向,沮授暂时没有下定决心,而且,自己身边还有张勋、魏续等军方将领,何去何从,也并非沮授能够一言而决的。
定陶开城纳曹,具体情况沮授不得而知,不过从异人那边,事后能够得到详细的情报,将吕布率军来援,冲营入城而不得,后来被曹操围杀的事情说得明明白白,至于接下来的开城迎入曹军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沮授甚至能想象到如今定陶朝廷的局面,曹操与吕布不同,吕布从一开始就是坚定的保皇党,而曹操从一开始就是个现实派,从某种角度上,曹操与董卓其实没什么不同,只是曹操更冠冕堂皇一些罢了。
朝廷南下的消息沮授还不知道,但是这也是可以推测到的,沮授也明白,自己得赶紧的选边了,至于自己单干或者去追随吕布这种事情,沮授完全不在考虑之中,从一开始,沮授就没有效忠吕布,而是效忠朝廷。
沮授召来了军中的主要将领,当然,重点就是魏续和张勋。
会议室里,沮授正在为大家详细的解释在定陶发生的一切,以及现在的形势变化。
“.......各位,详细的情况就是以上所述。如今吕布被朝廷罢职为民,这还是陛下仁慈,没有被指为叛逆。呵呵。朝廷的大权现在于曹操手中,至于我们,估计朝廷的诏旨很快就会到达,今日召集大家前来,就是想与大家商议一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沮授的话音落下,室内一片安静。窗外的暖风徐徐而来,带了一丝阳光的味道,魏续扫了大家一眼。大声道:“曹操起兵反逆,挟持天子,我们还能怎样,自然是与之对抗到底了!”
沮授笑了笑:“与曹操一起进攻我军的。都是一样的叛逆。那么也就是说,魏将军认为我们应该继续与环伺于周边的敌军作战了?”
“这......自然如此!”
“可是,如今朝廷已经有了定论,定陶也是天子下令开城的,吕布也是天子拒之门外的,曹操如今是功臣,说不定明日曹操就成了太尉甚至丞相,站在了大义一边。诏旨既下,魏将军是奉旨还是抗旨?”
“这......”
张勋眨了眨眼睛道:“自然是奉旨。我等具为汉臣,岂能抗旨,即使大将军在时,也是奉天子为尊,我等虽为大将军部属,但是却更是朝廷之臣,末将以为,应该奉旨。”
“可是,大将军.......大将军于我、于各位,都应该是恩义有加的,如今大将军受难,诸位就是如此回报与大将军的么?”
在魏续的眼神下,众人纷纷的低下脑袋,虚无缥缈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