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11部分

面容上,紧紧的收敛着摄人的杀气。
“很好。命令第一屯从东边包围异人聚集的木屋,我带第二屯从西边包围,勿使一人走脱!”
“诺!”
陈撼扭头看了看已经各自选好了位置,并且举起了轻弩的队员,满意的笑了笑,举起手挥了挥,望塔上的队员用力的摇动着小铜钟。
“当当......敌袭!敌袭!”
木屋中的异人们愣了一下,然后纷纷从木屋中冲了出来,陈撼稍等了一下,等到异人都出来了,才用力的扣下了轻弩的扳机!
“嗤嗤!.....”
“砰砰!”
技能的闪光中无数的寒芒从黑暗中飞来,这一群异人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分组攻击!”
陈撼低声下令,自己当先冲了上去,手里的短刀一闪,抹过了一名异人的咽喉,左手的虎爪挡住了一柄长刀,顺手一翻一扣,身形急进,短刀准确的送进了这名异人的心脏,另一边的一名异人长刀却已经挂着利风劈击而下,陈撼竟然视而不见。
“扑哧!”两只弩箭分别射进了这名异人的双眼,那一刀凌厉的劈斩,顿时变了形,陈撼身影一晃,避开歪斜的刀光,用肩膀顶住这名异人的胸腹,向后一推,撞到另外两名异人,趁着他们身体失去平衡,陈撼绕击而出,右手短刀左手虎爪,同时撕开了两人的咽喉。
经过短暂的打斗,剩余的异人也都被解决了。
“打扫战场!补充食物,发信号,让突击队登岸!”
陈撼自己兵没有停留,稍事歇息之后,陈撼带着契俞营继续出击,先是向北摸掉了半山上的一个营垒,数百倭人再次死在梦中,然后陈撼突袭了南部山顶的一个稍大的营地,点燃的大火将这个营地中的火药库引爆,在黎明的晨曦中,轰然的爆炸声将山区所有的倭人都惊醒了,不过他们能看到的,只是南边山头上的黑烟和大火。
等倭人反应过来,才发现靠近南边的三四个护路的营垒也不知道何时已经被汉军攻破了,换而言之,现在这条路的南端已经控制在汉军手里了。
倭人顿时急了,集结了部队从道路南北两侧企图收复失去的阵地,另外特战部队也从山区渗透,意图配合正规军的作战。
不过,倭人开始反击行动之后才发现,自己从北边向南进攻没问题,因为有数量可观的部队本来就在这片山区,只要集中到道路上就可以了,但是从从那南边向北进攻,那可远着在呢,从最近的西都城急行军,也要走一个白天。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毛玠巧言韩遂倒戈
ps:感谢‘寻禅’‘吟风夜雨’‘天蝎子’‘ff最终幻想’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感谢‘观众朋友刚刚打开电梯’大大的评价票,谢谢!
阳平城如今在韩遂的控制之下,袁绍的防线退到了聊城一线,不过开春之后,黄河解冻,韩遂的机动性也受到了限制,现在韩遂的攻击方向集中在平原和魏郡方向上,最远的也到了广平一带。
今天韩遂没有出去活动,他是特地回到阳平来见一个人的。
来者是曹操的特使毛玠,两人已经就大家关注的问题谈了一个早上,该了解的都了解了,现在也进入了最核心的问题。
韩遂手指无意识的敲着台面,皱着眉头道:“毛大人,曹公的意思在下明白了,只是,毛大人可曾想过,在下背井离乡南来投效的可是定陶天子,如今天子没有诏旨,在下为了一己之私,似有不妥吧?何况,若是在下如此作为,天下之人会如何看待于我呢?毕竟吕布曾经容留无家可归的西凉将士,这么做岂不是恩将仇报背信弃义么?”
毛玠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虽然喝了很多茶,但是他还是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适才韩将军也说了,这十万西凉将士是来投效天子的,却不是来投效吕布的,如今吕布和王允串通一气、勾结中外、阻塞圣听,把持朝政而行私欲,挟持天子以令天下。就算是吕布于将军有私谊,那也不能因私而废公,如今曹公、刘大人、袁大人还有公孙大人都联军兵谏。以图清君侧正社稷,莫非韩将军视而不见乎?”
“这......可是没有天子诏旨,在下也不能私自行事吧!”
“韩将军,难道曹公、刘大人、袁大人和公孙大人都是你口中的背旨蹿逆之人?就算别人是吧,难道刘玄德身为皇叔,也是要蹿逆谋反不成?”
“可是......此事终是各执一词罢了。”
毛玠见韩遂首鼠两端的样子,心里迅速的盘算着。估摸着韩遂的意图和顾忌,虽然不知道韩遂到底是在顾忌什么,但是韩遂所顾忌的肯定不是天子的诏旨。如今攻打吕布的几人,肯定也不是定陶朝廷下旨令进的,那么韩遂非要咬着这点就铁定是借口了,至于韩遂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毛玠一时半会还抓不住要点。如果能抓住了,或许就能一举说服韩遂了吧。
“韩将军,此事暂且按下不说,韩将军号称善战,自然也能看清眼下的局面。吕布重伤不出,虞县的庞元已经是独木难支,东边的沮授原本抵挡袁公的攻击就已经是勉为其难了。再看西边,若是刘备完成河南尹的整顿。腾出手来猛攻陈留,陈宫空有智谋奈何却无可用之将。结果如何自不待言,而且,在下闻听河内的铁军已经秘密与刘备接触,这点想必韩将军比在下更清楚吧!”
韩遂楞了一下,随即摇头道:“在下不知此事。”
毛玠笑了笑继续道:“就算不知此事,那么以韩将军眼光来看,铁军如此作为可有不合理之处?”
“那倒是不奇怪,异人无义,这事人人皆知。”
“若是铁军倒戈,陈宫将会会如何?”
“必败无疑!”
毛玠得意的抚了抚胡须道:“陈留既下,梁县又失,定陶朝廷何去何从不是显而易见了么!就是当下,在定陶朝廷中也有请曹公、刘备入朝之说,莫非韩将军不知么?”
“这......倒是有所听闻,不过这些只是个人想法,朝廷并无此意。”
毛玠笑笑:“那么,如果这个时候韩将军也高举义旗了呢?在下不会打仗,不通军略,韩将军一定比在下更清楚,能不能请韩将军为在下解说一下,若是这个时候韩将军奋而同举义旗的话,这东郡、东平、任城、山阳又会如何?沮授军团的结果又会如何呢?”
韩遂叹了口气,深深的看了一眼毛玠道:“此事都是假设。”
“就算是假设,韩将军试想一下又何妨呢?”
“毛大人,此事并非仅仅是毛大人所说的几个州郡的问题,而是关系到整个中原局势的问题,就算在下粗通军略,可是也想象不到整个中原将会如何变化,这其中的变局岂是一言可明的?”
“韩将军所言甚是,在下倒是有些看法,不知将军可愿意听听。”
“毛大人请讲。”
毛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缓了缓气道:“将军,中原局势再变,也变不出三种结果,其一,刘备入主定陶;其二,我主曹公迎奉天子;其三,袁公迎天子回冀州。先说这袁公吧,如今袁公被韩将军阻隔,南向的道路崎岖难行,而东边的沮授何去何从还不好说,但是沮授与袁公为敌十数年,估计袁公难以见容,所以,沮授多数会选择向曹公效忠,韩将军以为呢?”
“或有可能。”
“因此,袁公迎奉天子很难,而且,当初天子从蓟县南下之时,才是袁公迎奉天子的最好时机,当时不为,此时难为也!何况,有仲氏公路在前,袁公更是左右为难了,这第三个结果基本就是不可能了。”
韩遂点了点头,毛玠的说法很有道理,特别是对袁绍心里的把握,应该是没有错的。
毛玠看了韩遂一眼继续道:“再看刘备,如今刘备声言是奉了长安天子的诏令而攻击吕布的,所以,对定陶天子他只说是陈留王,在这种情况下,定陶朝廷是抗拒刘备入主定陶的,毕竟,朝廷虽然是小朝廷,可也还是朝廷,谁愿意无端的被降到王府级别呢,对吧?”
韩遂不得不再次点头,虽然他也很想反驳一下,可是,完全没有能够反驳的地方,这个结论实在是太明显了。
“这最后的结论似乎就不必再说了,我主曹公一向以匡扶社稷、中兴汉室为己任,自然会诚心的迎奉天子、供养朝廷的,韩将军,中原的局势也就因此而定。我主掌济阴、山阳、任城,刘备占据陈留,至于袁绍,那还要看韩将军的选择,若是韩将军肯高举义旗,那么将来主掌东郡、东平甚至济北也有可能。韩将军,大势如此,不可逆转啊!”
韩遂看着得意的毛玠眯了眯眼睛问道:“若是大将军复出了呢?”
“这在段时间内是不可能的,吕布如今伤患沉重,据说已经不是药石可为,而是事关生死劫数,请问如何能一时病愈?”
“毛大人刚才所言也是建立在推测之上,吕将军复出也是一种可能,为何毛大人视而不见呢?”
毛玠左右看了看,韩遂会意的笑道:“这里都是可靠之人,大人有话但说无妨。”
“韩将军,根据我方的密探所知,如今在定陶的吕布府上,已经是空空如也了,我们的密探在清河口港见到了吕布的两位夫人!”
韩遂大惊!
“这,这怎么可能!?”
“韩将军,我以自己的名誉和我主的名望担保,此事决无虚假!而且,这事很可能是方志文故意泄漏出来的。”
“故意泄漏出来?”
“对,故意泄漏出来,就是想让吕布的势力彻底垮台!”
“怎么会如此,这对幽州有何好处呢?”
毛玠苦笑着摇头:“不知,不过方志文此人深谋远虑,我们总是在他得到了好处之后才能想明白他的目的,难道韩将军没有深受受其害么?”
韩遂也是一脸的无奈苦笑,怎么会没有深受其害呢?自己可不就是被方志文给算计的不得不抛弃家业背井离乡么!
“这么说,吕布的两位夫人出现在清河口港是为了去求医?向谁求医?密云的医学院么?”
“可能,如果这已经不是药石之事,而是宿命,那么他们也可能是想要去北边。”
“北边......张角?!”
“对,如此一来,就算是吕布能够复出,他还有脸面回定陶么?再说,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了,韩将军以为陈留和梁县还能抵挡我主和刘备多少时间?定陶的那些朝臣们还能安心的忍耐多少时间?”
韩遂沉默了下来,这事如果是真的,吕布可能再也没有回定陶的可能了,而且,这里面似乎还隐隐约约的出现了方志文的黑手,韩遂不得不对毛玠的说法给于足够的重视。
“毛大人,这事事关重大,切容在下三思可好!”
“当然,事关重大嘛!韩将军自当谨慎对待,我主曾言,韩将军是忠直之人,定会以朝廷社稷为重,将来平定北方,还需要仰仗韩将军。”
韩遂心里猛地一跳,这就是曹操的条件了,似乎与吕布开出来的并无二致,看来曹操价格来也一样会与袁绍为敌的。
“在下明白了,毛大人且安心等待一二。”
送走了毛玠,韩遂立刻召集了众将商讨这个事关他们大家未来的事情,特别是关于吕布夫人出现在清河口的事情,这里面包含的信息实在是太重要了。
忐忑的毛玠并没有等太久,第二天一早,韩遂就找人请毛玠会面,当场宣布了将会与曹公一起,高举义旗讨伐挟持天子的吕布,毛玠大喜,随即毛玠书函请袁绍的代表南下,三方一起商讨如何攻打吕布,如何给韩遂定位的问题。
毛玠这边才建大功,另一边的宋虎峰,也正在前往洛阳的路上,铁军的未来,将会由这次的会面来决定。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铁军拜访唇枪舌剑
宋虎峰是第三次来洛阳,见到刘备则是第一次,现在的洛阳应该算是吕布建起来的,吕布撤离的时候,没有再次一把火将洛阳给烧了,于是刘备得了个囫囵的洛阳。
只不过,这个洛阳吕布也没有下力气建造,从城门口看去,洛阳的建筑真叫矮小啊!三次来洛阳,第一次来的时候,洛阳还是大都会,是大汉朝的京城,有着赫赫天朝的气概,现在再来,洛阳就像是个边荒小城,除了架子大,似乎什么都不起眼,宋虎峰觉得,这水平也就跟自己刚接手燕县的时候差不离。
等到了刘备的行辕宋虎峰才叫一个无语,你刘备就算喜欢装穷,喜欢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摆样子,这也太过分了吧!
刘备的行辕真的是行辕,辕门大帐一应俱全,周边一圈木栅栏,这木栅栏还是用看上去营养不良的树木建造的,大帐上也用大块小块的补丁缝补着,让人看着都觉得寒酸,当宋虎峰看到这个行辕之后,顿时觉得刚才一路上看到的矮小的土木建筑物其实已经很豪华高大了,或许这就是刘备厉害的地方,宋虎峰感慨不已。
刘备竟然在院门外迎接宋虎峰,再看他脚上,真的穿着一双草鞋,虽然样式看起来还是很精细的,但确实是草鞋。
这绝对是故意的,宋虎峰有点哭笑不得了,看看刘备身边的其他人,诸葛瑾一身光鲜的衣饰,人家是世家子。有架子!孙乾虽然穿的普普通通,但是也整整齐齐,一点也不见寒酸。至于张飞。金丝绣纹的皮靴,镶金措银的皮绊带,绝对很有大家风范,而刘备侧身其中,就像是一个老农一样。
“抱歉,抱歉,在下刚从城外的田里回来。所以......”
刘备见到宋虎峰诧异的眼神,赶紧解释道,宋虎峰恍然。原来是去参加春耕了,说实话,下田的话,确实穿草鞋方便。衣服自然也没有必要穿的那么好了。不然你让那些苦巴巴的农人情何以堪呢。
“大人心系百姓,在下只有佩服而已。”
宋虎峰笑了笑,整理了一下衣衫拱手道:“异人宋虎峰,拜见刘大人。”
“不敢,不敢!请进,请进!”
诸葛瑾笑眯眯的看着,孙乾也是饶有兴味的点头致意,张飞则是一脸的不屑。陈到习惯性的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宋虎峰。
进入内室,叙礼奉了茶。刘备开门见山的将话题引上正题。
“宋先生此来也是为了吕布久伤不愈?”
“呵呵,大人倒是直接,如此说也没错,在下此来正是为了这事。”
刘备憨厚的笑了笑,满脸的皱纹堆成了褶子:“宋先生可是有意反正?”
宋虎峰有些诧异的看向刘备,这刘备今天咄咄逼人,一点也不像是传闻中的那种总是顾及他人感受的那种歉厚仁者的形象啊!
“呵呵,是备唐突了,备自起兵以来,辗转大汉南北,虽以匡扶汉室为己任,奈何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常常扪心自问,焦虑惭愧不已,因见宋先生不远千里而来,为大汉兴衰奔波,心下高兴,所以言辞难免有些急促了,宋先生莫怪,莫怪啊,呵呵。”
宋虎峰咧了咧嘴,古人真是能说啊!而且这一番话柔中带刺,宋虎峰被带个高帽子,还辩驳不得。
“刘大人客气了,我宋虎峰一介粗人,没有刘大人这般让人敬佩的志向和勇气,追逐奔走为的不过是一点私心罢了,当不得大人赞誉,大人更不必为在下文饰,既然说开了,我就直说了吧。我铁军当时投靠吕布,是因为吕布够强,有着并吞天下的决心和意志,我铁军众人虽然是异人,虽然被贬为不义,但是也有自己的追求和志向。意气相合而后能相助,可如今吕布久伤不愈,大局日渐崩溃,我铁军与吕布的合作基础已经逐渐的丧失,因此,在下前来就是想与刘大人见见面,互相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刘备咧着大嘴笑了:“有!当然有!哈哈......”
刘备冲着张飞使了个眼色,张飞会意,砰地一声一拳砸在地板上,震得大家面前的茶盏都跳了跳。
“呔,你这异人好不晓事,我大哥乃是皇家贵胄,又以匡扶天下为己任,岂是吕布那骄狂匹夫能相提并论的,若说志向,当然是我大哥志向为尊,铁军若来投效,以我大哥的胸怀还怕吃亏不成?俺倒是有些怀疑,你们铁军是不是徒有虚名之辈呢,哈哈.....”
“三弟,不得胡言!宋先生莫怪,我这三弟就是喜欢胡言乱语!”
宋虎峰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两兄弟演戏,这红白脸到是配合得默契非凡。
“呵呵,刘大人不必如此,张将军所言也很有道理,做生意还讲究个明码实价、童叟无欺呢,我铁军有何本事,能换的什么样的待遇自然也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过在张将军去验证我铁军的实力之前,我们很想知道,如果我铁军名副其实,果然是一支战力卓著的铁军,那么刘大人何以待我?”
刘备憨厚的笑了笑,还未开口,孙乾却已经抢先说话了:“宋先生,你是个军人,擅长在战场上厮杀,在你看来,三将军与吕布如何?”
“颇有不如!”
张飞瞪圆了豹眼,不满的看了实话实说的宋虎峰一眼,宋虎峰毫不在意的斜了张飞一眼,宋虎峰现在好歹也踏上八阶的边上了,也有着武者的骄傲和尊严,张飞也确实是当世名将,单打独斗宋虎峰或许还差得远,但是两军对垒,宋虎峰未必就怕了张飞。
孙乾淡淡一笑接着问道:“那么三将军与吕布麾下众将相比呢?”
“吕布之下,无人能与张将军相提并论!”
张飞鼻子哼了一声,圆圆的脑袋晃了晃,颇有些自满的样子。
“我主麾下有二将军、三将军,还有魏延、樊稠、李通等等强将,曹操手下有许褚、夏侯兄弟,曹洪、曹仁等等强将,宋先生以为,吕布之强能同时抗衡如此多的英雄么?”
宋虎峰撇了撇嘴:“孙大人此话何解,不论吕布能不能同时抗衡如此多的英雄,吕布在战场的时候,谁人敢言稳胜,谁又敢不顾一切的与之为敌,事实上,吕布坐镇军中之时,张将军在中牟只不过耍耍花枪而已,世人皆知,何独我乎?”
孙乾尴尬的干笑了一声,继续道:“如今吕布却已经是久伤不愈,大厦将倾,铁军何以独存?”
“呵呵,孙大人的意思是我铁军没有讲条件的余地,只有投降一途么?”
“在下并未如此说。”
“孙大人何须如此,在下此来就是开诚布公的来增进了解的,何必遮遮掩掩枉做小人。”
“你......这.......在下只是说,铁军的价值或许并不如你们自己想像的那么高罢了。”
宋虎峰笑眯眯的看着尴尬气恼的孙乾,心里畅快的很,这些个古人,还真以为玩家都是笨蛋不成。
“是么,那么孙大人觉得,我铁军的价值几何呢?”
“呃.....这个.......”
孙乾想不到宋虎峰不按常理出牌,不但不反驳自己,反而顺着自己话缠上来,孙乾一下子到不知道该真么办好了,难道真的按照他开始话里的意图,说铁军分文不值么?虽然谈买卖的时候确实是坐地起价落地还钱,但是孙乾这话一出口,想要扳回来就难了。
“俺看铁军也就是一个城池的价值!”张飞的话替孙乾解了围,对付宋虎峰的歪招,或许就是要用张飞的无赖才行。
“哦?一个城池,这城池有大有小,张将军说的城池是哪一个呢?是长安那种,还是洛阳这种?”
“俺是说,给你们一个城池就够了!若有战功,另行封赏就是了。”
“哦,就是一个城令了?”宋虎峰脸上的表情不变,仍然是笑眯眯的看向刘备:“刘大人,这是贵方的最后意见了?”
“那是俺的意见,怎么?你不同意?”
张飞一脸的不爽,一副不同意就打到你同意的架势。
“哦,原来是张将军的个人意见,莫非张将军的意见就是刘大人的意见?”
“这.....”刘备语塞。
张飞怒目相视,对于宋虎峰的挑拨很是不爽,可是这话不好接啊!
宋虎峰笑道:“孙大人一个意见,张将军又一个意见,一人一个意见,那么在下该听谁的意见,谁的意见才是刘大人的意见,又或者刘大人没有意见?”
宋虎峰这是在打脸了,打得刘备的老脸噼啪作响,刘备的脸上仍然笑着,不过眼神里却很是不爽,原本想要试探一下宋虎峰的底线,谁知道宋虎峰这么难缠,几句话就将孙乾和张飞逼的无话可说,倒是反过来倒逼刘备的底线。
从大势上来说,铁军于刘备算不上是疥癣也只能说是局部利益,刘备确实占据着各种优势,可是现在的问题是,铁军背后有公孙瓒、袁绍、曹操甚至韩遂可以备选,如果铁军舍弃刘备投向敌对方,这一加一减之间,刘备的损失是很明显的,以刘备这个铁公鸡的性子,怎么能做这种完全亏本的买卖呢!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联军南向沮授为难
不过刘备也不是白给的,人家毕竟是老牌的政治家,而是还是能够三分天下而有其一的政治家,又岂是宋虎峰这个半吊子所能镇压得住的。
“呵呵,集思广益嘛,而且正如宋先生适才所言,如何定位铁军我们也是莫衷一是啊,有句苏俗话,最了解老虎的是老虎自己,宋先生让我等来给铁军的价值定位,似乎有些强人所难呢。不过,宋先生完全不必怀疑我方的诚意,可以明确一件事,那就是对于铁军的合理要求,我方绝对不会拒绝,有了这个前提,事情就好谈了,宋先生也就可以我方的态度有个明确的认识了。”
宋虎峰暗道一声老狐狸,说来说去,还是要先将鸭子赶进了围栏再慢慢数的意思嘛!
“明白了,刘大人的意思是有分歧也要谈到没分歧,是这个说法吧?”
“是极!此乃备之一番诚意,请宋先生思之。”
这时一直都只是听着却没有说话的诸葛瑾终于开口了:“宋先生,我主的意见已经很明确了,原则上,我方非常欢迎铁军的合作意向,至于细节,双方可以仔细的磋商,总不能寒了宋先生,寒了铁军上下的人心就是。”
“诸葛大人所言甚是,但是至少也要有个底线,在下才好回去与兄弟们交代吧。”
刘备刚想开口,诸葛瑾却继续笑着说道:“自然,不过宋先生要注意了,时间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还有就是韩遂的态度。”
宋虎峰好奇的看着这个刘备手下的第一智囊:“韩遂?韩遂怎么了?”
“韩遂的情况与宋先生一般无二啊!更何况,宋先生与吕布的合作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相互之间也有些信任的基础。可是如今还有这般担忧,那么原本就被吕布忌惮的韩遂呢?难道他就没有别的打算么?”
宋虎峰的脸色变了:“诸葛大人是说韩遂会倒戈?”
“恐怕是的,自保而已,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宋虎峰点了点头,郑重的看向刘备:“刘大人,请问贵方的底线是什么?”
刘备呵呵一笑,很诚恳地说道:“不会令铁军不如现在。如何?”
“好!刘大人厚道,我铁军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铁军的原则有两条。一条是战争主导权不能被剥夺,当然,也会尊重刘大人的意见;其二,属地治权不受干涉。税赋肯定是不会少的。”
“呵呵。备明白了,那么具体的事宜请宋先生派员与公佑接洽吧,原则上,我们欢迎铁军随时易帜!”
宋虎峰咧嘴笑了笑:“一言为定!”
.......................................
韩遂、曹操和袁绍三方的谈判速度很快,因为他们都知道时间的紧迫性,而且这里面最麻烦的袁绍也知道,所谓的协定就是为了将来撕破的,如今定下什么协议都好。只有将吕布给彻底击溃之后,想要灭掉韩遂也罢。想要攻袭曹操也行。
于是在三方的你情我愿之下,很快就达成了一现在实际控制的分界线为准,共同对付吕布,直至吕布彻底覆灭的同盟协议。
接着韩遂祭天宣誓,宣布加入了讨伐吕布的阵营,要秉行大义,行清君侧之举,克日提兵南下,攻打东阿、濮阳!
原本就已经要面对颜良、文丑和夏侯惇的沮授,如今不但去了一个强力的盟友,还多出一个凶悍的敌人,这其中的形势变化不可谓不恶劣,就算沮授一向自视甚高,面对这种局面,也一样的无能为力。
唯一的办法就是收缩,聚拢兵力以对抗来自三个方向上的大批敌军。
放弃东阿、汶阳、邹县、丰国这一线防线,全面向东平、任城和昌邑收缩,而韩遂、袁绍、夏侯惇的大军随后逼进,沮授期待的韩遂与袁绍因争夺自己让出地盘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似乎他们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而事先划分了地盘。
“大人,如今形势危殆,不能一味的退后啊!”魏续很着急,魏续与吕布是亲戚关系,对于吕布的久伤不愈魏续是很着急的,对于目前的局面,魏续更是着急,可是,这里做主的是沮授,而不是魏续。
“魏将军,非是我不愿意与战,而是不能与战啊!”沮授皱紧了眉头叹息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地图,从地图上可以看出,现在自己的地盘正在被三面压缩。
“为何不能战?莫非军将怕死不成?”
“自然不是!”
“那是军师大人怕死不成?”
沮授抬起头,冷峻的看了魏续一眼,魏续毫不退让的与之对视。
沮授无奈的笑了笑:“我怕死?好吧,就算是我怕死好了,那么请问不怕死的魏将军,你可有把握战胜夏侯惇?”
“呃......虽不能有把握胜之,但是也不会不战而逃。”
“那么魏将军与夏侯惇缠战,保持个不胜不败之局面,需要多少部队?”
“这.....五,不,八万!”
“很好,八万,我要在汶阳和邹县挡住颜良,也需要八万,在东阿挡住韩遂,还需要八万,那么藁城、谷城方向的文丑怎么办?随时可能南下加入战团的张颌军团怎么办?”
“这......”
“如果我军仍然按照之前的部署,在这么长的防线上分兵部署,很可能被敌军突破了高城之后分割击破,魏将军莫非看不出来?”
“可,可是也好过不战而逃吧?”
“不战而逃?不战而逃之后,我们将兵力集中起来。只防御从东平到任城、昌邑这个三角地带,纵横不过两三百里,而在三城中。我们集结了超过三十万部队,敌军就算强悍,一时半会也耐我不何,更重要的是,我们给定陶挡住了来自东面的强大敌军,莫非魏将军忘记了,大将军如今可还在定陶养伤呢!若是定陶有个万一。你我兵败身死也就罢了,大将军和天子又该由何人来保护?”
魏续张了张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最后只能用力的叹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沮授低下头,重新盯着地图,半晌之后。忽然无力的向后一靠。整个人都瘫软在靠背上,如今的局面他非常清楚,说给魏续听的,只不过是事实的一部分而已,如今局面的严峻已经到远远超出了他刚才所说的情况。
他这边还算好了,袁绍相对保守,他的攻击力并不是很强;韩遂更是由于担心战损,而导致行动过于稳健。这两者的保守给了沮授回旋的余地。能够从容的收缩战力,重新布置防线。形成新的对峙。
至于夏侯惇,虽然攻击的**较为强烈,但是夏侯惇背后的弱点也很明显,若非沮授手头抽不出兵力,只要有一军到夏侯惇身后活动,夏侯惇的攻势也必然终结。
相比起沮授的压力,在虞县的庞元才是山穷水尽的状态啊!
更糟糕的是,韩遂的倒戈会带来一连串的反应,首先就是刘备,其次是铁军,如果刘备趁势猛攻陈留,再来个铁军的倒戈相向,定陶危矣!
定陶一去,万事皆休,到那时沮授恐怕又要重新选择主公了,沮授想到这里,就会觉得有些荒谬和可笑,自己这么折腾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到底谁才是自己可以一直追随的明主呢?
................................
“好!”曹操用力的一拍案台,满脸都是兴奋之情:“孝先有立下大功了,重重有赏,重重有赏!”
戏志才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笑着道:“主公,您已经赏过了。”
“哦,是么,呵呵。本官有些得意忘形了,呵呵。”
“主公,如今局势大好,主公欣喜也是人之常情,若是无悲无喜了,主公也不是凡人了!”
“呵呵,还是凡人好,凡人好啊!不然无悲无喜的,岂不是很无趣,哈哈......”
戏志才缓缓的先了点头,又是咳嗽了几声,脸上的潮红显得很是诡异,虽然天气已经转暖,但是戏志才的咳嗽似乎并未明显的减轻,曹操请了谯县的医者前来军营为戏志才调养,可是戏志才事务繁杂,怎么可能静下心来调养呢。
“主公,如今韩遂倒戈高举义旗,吕布大势已去,覆灭已经只是时间问题,接下来,刘备定然会全力攻打陈留,北边的铁军恐怕也不会安稳。”
曹操抚着胡须呵呵笑着,一脸的喜不自胜,如今就是墙倒众人推的局面啊,虽然前期曹操的付出略大,但是很快回报就要来了,只要吕布垮了,不但有大量的底盘人口可供瓜分,最重要的是定陶的天子。
想到自己很快就会手握天子,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曹操的心里就觉得很爽,就忍不住要翘起嘴角,恨不得哈哈大笑出来,人生快意如此,夫复何求啊!
“咳咳......如今主公只需注意一件事,尽快的击溃当面之敌,然后抢先拿下定陶,只要天子在......只要能迎奉天子,之前的一切付出就都值了,将来以天子令行天下,令攻令止,予取予求,大事济矣!”
“哈哈.......”曹操抚须大笑,声音里掩饰不住的得意和豪情。
只是,戏志才说完之后,身子晃了晃,忽然一头栽倒在地,曹操大骇!
“来人,来人,快传医者!”
这可真是乐极生悲啊,曹操的一腔得意顿时化作了惊慌,戏志才对于曹操太重要了,自从得了戏志才,曹操才开始发家,如今眼看着大事向好,中原霸主在望的时候,戏志才忽然倒下了,这对曹操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曹操得胜志才病重
庞元很郁闷,或者说,他只是很无奈的按照自己早就知道的剧情在演下去,这种宿命感和对与命运的无力感,让庞元从未如此深刻的领会到这个世界绝不仅仅是一个游戏世界,至少对于自己不是。
在现实中体会到的那种无奈,庞元又一次在游戏中品味到了,在现实中,他可以缩起头来躲进家中做着宅男,躲避那看上去可怕的现实,可是如今在游戏世界里,他的遭遇也正在与现实世界重合。
可是,他还还有别的地方可以逃么?
大部分人都需要面对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赢了之后会不会忘形,一个是输了之后能不能承受?
庞元想起吕布曾经说过的话,忽然觉得这话非常有道理,吕布的性子骄傲,喜欢冒险,或者说迷信于自己的力量,但是不管怎样,吕布藐视生死,敢于搏杀的基础是他已经为失败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他能不能承受失败的打击,至少他敢于面对失败。
庞元从投靠吕布开始,走得就是一条高风险的赌博道路,如今眼看着赌局已经就快要结束了,而失败者确定无疑就是他自己的时候,庞元不淡定了,因为他还没有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呢!对于失败,他感觉到了恐惧和不甘,可是再恐惧、再不甘,事实都不会因此而改变,而由此带来无力感,让庞元害怕,他想要逃避。
“军师大人,原来你在这里。”曹性的声音出现在庞元的身后。能找到蹲在仓库后面的庞元,曹性还是很厉害的。
庞元扭过头,将手里的小树枝扔在地上。无奈地站了起来,在扭头看到曹性这一刻,他刚才的所有懦弱和恐惧似乎都变得淡了,刚才脸上的无奈和失措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庞元恍然,作为一个领导者,甚至连恐惧和逃避都会成为一种奢侈的东西,必须被严严的捂着或者远远的抛开。庞元自问不能像吕布那样成为一个有魅力的领导者,也不能将大家已经垮掉的气势和信心找回来,但是他还是想知道。自己到底能够做到哪一步?
“曹将军,有事?”
曹性苦笑了一下道:“这种时候怎么会没事?曹军的攻势越来越强,我军却越打越少,特别是骑兵。补充不易。如果按照现在这种强度打下了去,三四天之后,我军就无骑兵可用了,只是......大将军什么时候才能复出呢?”
庞元叹了口气,遥望着天边的红霞,半晌之后才道:“韩遂倒戈,对我军是致命的打击,不过。韩遂、袁绍和夏侯惇三方合力,想要战胜沮授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做到的。盖因三家都不舍得拼死一战。”
曹性闻言,神色略显轻松:“那对我军也算是好消息了吧。”
庞元摇了摇头:“是吧。不过韩遂倒戈的意义不在于此,而在于他的影响,这就像是一个信号,一个墙倒众人推的信号。”
曹性凛然:“既然如此,我们该如何应对?”
“没有办法应对,我现在才明白大将军比我们强的地方在哪里?”
曹性疑惑的看向庞元:“我不明白,大人。”
“呵呵,大将军强的地方不仅仅是武力,更重要的是信心,大将军在的时候,即使面临灭顶之灾,大家也能保持着必胜的信念,紧紧的追随着大将军的脚步,披荆斩棘、履险如夷,可是大将军不在了,人心就散了,韩遂如此,不久之后铁军也会如此,说不定,现在定陶城里早就闹翻了天,王司徒怕是故意压住不敢报予我等。”
“这,这......怎么可能!?这只是大人的臆测吧!”曹性有些惊慌的反驳道,下意识的将左手里的头盔交到右手,左手伸到了腰间的剑柄上,似乎从这个伙伴身上,才能汲取到一些力量。
“不是臆测,铁军的宋虎峰已经给我来信了,他已经提前表明了将要易帜的意图,算是对我们一直以来合作的回报吧,另外,他告诉我,刘备的强势进攻很快就会展开。”
曹性身上的汗毛似乎都竖了起来,一种极度的危机感瞬间淹没了他,好半天,一身冷汗的曹性才回过神来,看着一脸无奈的庞元,涩声道:“军师大人,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庞元摇了摇头。
“没有。”
“怎么会这样!”曹性一脸的失魂落魄:“我对不起吕大哥啊!我们都对不起吕大哥!”
庞元伸手拍了拍曹性的肩膀:“不必如此,若是大将军听到了,只会觉得惭愧,他会觉得我们在绝地反击的时候,他却躺在病床上无能为力呢!”
“可是,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庞元叹气道:“我们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至少我们都尽力了,对吧!可是人力终有尽时,何况如今内则人心不齐,外则强敌大至,如之奈何?如之奈何啊!”
曹性呆立了半晌,忽然挺直了身体道:“大人,还没有到最后呢!”
“是的,我们除了勉力支撑之外,再也没有了别的办法,是没有到最后,可结局已经可以看到了!”
“就算是如此,性也要战到最后一刻,只有战死的曹性,没有投降的曹性!”
庞元注视着曹性,曹性眼神坚定的于庞元对视着,庞元似乎从中感受到了什么东西,用里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现在如何?”
“收缩兵力,准备后撤到曹县,曹将军速回定陶帮助王司徒稳定局势,同时组织民兵抢修防御设施,我们在定陶死守,凭借定陶巨城的优势,没有一年半载,曹操也拿不下来,这么长的时间,大将军总该会痊愈了吧!”
曹性的眼神亮了亮:“只要定陶不失,战斗就不会停止?”
“其他人我们也管不着,我们只能尽力的保住定陶,别的尽人事听天命吧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