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09部分


许褚勉力的睁开眼睛,却似乎看到寒芒一闪,一声清脆龙吟响起!
“不好!”
许褚左手下意识的向上一抬,一道寒芒闪过,许褚的臂盾和左手一起被吕布的长剑斩做两断,许褚大叫一声,右手的长刀疯狂回卷,想要与吕布同归于尽。
“横移!”
吕布冷笑一声,赤兔马一仰头,轰地一下撞击在许褚的战马侧面,将许褚连人带马撞了出去。
“受死!”
吕布左手长剑脱手而出,咻地一声掼进了许褚的颈侧,许褚的左臂抬起,可是断臂却没有办法挡住那长剑了。
“呃.....射......”
不用许褚操心,许褚周围的将士们已经含恨将所有能投射出去的兵器都趁机射向了吕布!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重伤不起弊乱渐生
“喝啊!”
吕布大吼一声,身上仿佛有什么东西随着这声大吼爆炸了出来,让射来的箭矢都齐齐一顿,吕布长戟回扫,将箭矢打落了大部分,但是还是会有一些射进了他手脚上,幸好不是要害,吕布也不顾的这些了,用力的一夹马腹,赤兔马狂嘶一声,用力的纵跃了出去。
吕布长戟翻飞,顿时将前面组阵的曹军杀得断肢横飞骨血四溅。
“杀啊!”
“杀!”
曹真追来的时候,吕布已经率领残部透阵而出,曹真只追到了一个尾巴。
冲出战阵的吕布却不依不饶,仍然在外围骑射马蚤扰,不过对于曹军的重步兵来说,这效果不大,加上曹真的重骑兵在侧协助,吕布无奈之下只能含恨而退。
认真的说起来,吕布这次虽然中计,但是也算不上是大败,只能说是两败俱伤,何况他还挂了许褚,让曹操的骑兵暂时只剩下曹真来率领。
再算战损,吕布战损将近六千,许褚那边也挂了一万,但是,吕布损失的是骑兵,许褚损失的只是重步兵,这里面的差距吕布就吃亏了。
更重要的是,吕布觉得很惭愧,因为他应该有机会发现这个陷阱的,他有充裕的时间去侦查和衡量对手的,可是因为急着接战,吕布却忽略了种种的蛛丝马迹,比如战马的负重有异,战马的速度太慢等等。
还有曹真的重骑兵,他何时埋伏在周围的。吕布竟然也毫无所觉,这一切都让吕布十分的惭愧,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战死的弟兄们。也对不起对他寄予厚望的庞元。
回道营地之后,吕布将所有人都给赶了出去,一个人在大帐里喝闷酒,甚至连伤口都没有即时的处理。
等到第二天,吕布的亲卫发现,一向早起的吕布竟然没有起床才感觉不对,立刻进入大帐一看。却发现吕布面如金纸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卫士们立了就麻爪了,赶紧叫来随军的医者,一检查。原来是吕布中的箭矢中带毒,却没有即时处理,他又喝了大量的酒,结果毒素已经入骨血。这下子危险了!
医者不过是能处理个普通伤患的半吊子。见到这种危急的情况立刻就慌了。
卫士们一看这也不是个事,赶紧拔营回城,找庞元想主意去!
庞元收到吕布战败的消息,虽然有些吃惊,但是也不以为意,这种程度的损失与大局无损,能挂掉许褚在某种程度上也不吃亏了。
可是没想到,一夜过去。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听说吕布是中毒。庞元赶紧在城中寻找医者解毒,原本想着毒解了就没事了。
但是所有的医者见了都直摇头:“大人,非是我等无能,大将军毒素未除,又暴饮烈酒,如今毒入腠理,想要拔除难上加难,反正我等是无能为力的。”
“你的意思是大将军没救了!”庞元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却森冷如冰,让围着吕布的医者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这个长相普通、文质彬彬的男子,也一样渗透着渗人的杀气。
“大,大人,并,并非如此,我等只是不能治愈,但是可以暂缓毒素扩散,暂时没,没有性命之,之忧。”
庞元怀疑的看向这为须发斑白的医者,怀疑他是否为了保命而说假话,那一众医者一起点头,吓得浑身发抖的看着庞元。
“很好,你们尽力医治,若是有任何差错,必诛杀尔等九族!”
“大人息怒,我等必尽力而为,尽力而为!”
庞元冲着卫士们使了个眼色,让他们盯着医者,自己看了昏迷不醒的吕布一眼,使劲的皱紧了眉头。
你不是不可一世么?你不是骄傲跋扈么?你不是目中无人么?!
现在可好了,几只淬毒的箭矢就让你一是英名尽丧了!你的豪情呢?你的志向呢?
庞元心里惨然,聪明的他如何会不知道吕布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事情会如何演变,如今中原被群雄环伺,正是步步危机、九死一生的关键时刻,而这个时候吕布却倒下了,事情还能更糟糕么?
庞元一个人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呆呆的坐了一天,除了随时听着吕布的情况汇报,其他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终于,医者们尽了力之后,认定吕布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却没有办法让吕布苏醒,也没有办法改变吕布垂危的状态,吕布仍然是处在随时可能永不醒来的悬崖边上。
庞元看着跪在地上抖成一团的医者,无奈的问道:“真的没有办法了?”
“大,大人,小人等已经尽力了,除非有什么天才地宝,小人等已经没有办法了,雍阳是小地方,或者大人另寻高明。”
庞元如何不知道呢,他只是不想让吕布昏迷的消息扩散出去而已,万一这个消息被传出去,事情就麻烦了,但是庞元知道,这个消息也压不住多久的,他不说曹操也会推测得到,在这个关键时刻吕布会消失不见的唯一理由就是吕布不能出现了,曹操想必不会放过这个彻底颠覆吕布势力的大好机会的。
庞元挥了挥手,示意将这些医者都带下去,吕布的亲卫都紧张的看着庞元,等待着庞元的主意。
“守护好大将军,我会写信给曹性将军,让他速速南下,护送将军返回定陶,看看太医院那些医者有没有办法吧!”
...........................
曹操得知精心策划的陷阱不但没有困住吕布,反而折了许褚之后郁闷得不行,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能够击杀数千吕布的骑兵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只是许褚也挂了让曹操很不爽。
以吕布的性子,这个亏怎么肯平白的吃下去呢,曹操这两天一直都担心吕布会对自己发起大规模的报复行动,但是很诡异的是,吕布却毫无动静,接着似乎有些消息传出,说只吕布在那一夜的战斗中受伤了,中了毒箭未能及时治疗,反而喝了一夜的闷酒,结果竟然毒入腠理,已经不能起床了。
曹操先是大喜,随后又担心这是庞元的计谋,如果吕布真的受了重伤,庞元一定会严密的封锁消息,又怎么会被异人发觉而流传出来呢,于是谨慎的继续观察,直到曹性忽然率军出现在雍阳曹操才明白,自己有上了庞元的当,庞元是在耍虚虚实实的把戏而已,不过这个时候,曹操已经失去了攻击雍阳的最好机会了。
曹操稍微的沮丧了一会,就开始高兴了起来,只要吕布重伤不治,错过了一个机会算什么,现在要做的是赶紧的将能够治疗吕布伤患的人都干掉!
曹操立刻奋笔疾书,给程昱去信,让程昱想方设法的将定陶,甚至中原有名的医者都控制住,控制不住的就杀掉。
当然,这可能只是个无用功,自己能想到,庞元又怎么会想不到呢?
曹性的到来暂时缓解了一下雍阳的危机,曹性自然不能真的护送吕布会定陶,而是让吕布的部队护送着吕布和随着曹性一起到来的貂蝉返回定陶,庞元一路将貂蝉送到了二十里之外。
“夫人,都是在下无能,没有能看顾好将军......”
貂蝉微微一叹,美目扫向身边的吕布,看着马车窗外的庞元摇头道:“大人不必如此自责,奉先也不是孩子,自当学会照顾自己,如今这一劫也是他自己招来的,或许是命中该有的劫数,怪不得别人,倒是让军师大人操心了。”
庞元也叹了口气:“夫人,大将军乃是国之柱石,不能一日不在,还请夫人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治疗大将军的办法,在下也会在异人中寻找治疗的办法,另外,大将军出事之后,京城中定然会掀起一股暗流,夫人凡事多找王司徒商量,切莫出什么乱子!”
“妾身晓得了!夫君不在的日子,请军师大人多多操劳!”
“不敢,此分内之事,元不敢懈怠!”
“如此甚好,妾身论如何也会让夫君痊愈的!”
“那就有劳夫人了!”
“这也是妾身的本分。”
看着吕布和貂蝉走远,庞元久久的伫立在山坡上,皱着眉头思索着今后的对策,如今细细想来,吕布的势力还真是脆弱的,吕布一旦有失,竟然就是一个分崩离析后继无人的局面,若是吕布有个儿子好歹也是个号召。
另外,吕布这个强大的战力一去,庞元顿时有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无力感,遍数吕布麾下战将,竟然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看来,在吕布醒来之前,只能尽力的防守,尽力的迟滞失败的到来,尽力的维护定陶朝廷不至于四分五裂了。
想到迷茫而不可知的未来,想到重重如山的危机,庞元不由得重重的叹了口气,良久,忽然仰天长啸了一声,拨马转身,向着雍阳方向奔去,那萧索的背影,竟然有点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伤感味道。
永汉八年(光熹九年)二月二日,吕布在作战中被毒箭所伤,不能视事,回返定陶延医治疗,曹操趁机发起猛攻,雍阳战事陷入被动,同时吕布受伤濒死的消息轰传,定陶人心浮动。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庞元无计貂蝉决断
王允紧紧的皱着眉头,躺在床上的吕布脸sè煞白,眉心有一股黑气,平rì里神采飞扬的英俊面庞现在看上去有些吓人,苍白干裂的嘴唇带着一丝死气,王允看得也有些酸楚,更不用说正在一旁垂泪的两个女人和一个女孩了。
吕布家里人丁单薄,算下来就这么四口人,正妻严氏,贤妻良母,平妻貂蝉,还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吕玲。
如今吕布这个一家之主倒下了,剩下母女三人都是彷徨无主,幸好外事还有王允来出主意,貂蝉则能主持家事。
“严夫人、蝉儿,如今太医院的医者也都束手无策,虽然不是穷途末路,但是希望也甚是渺茫,如果只能寄希望于传说中的仙丹妙药,这”
王允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说出了事实,如果吕布仅仅是王允的女婿,而不是朝廷的大将军,王允可以继续自欺欺人的寻找仙丹妙药来拯救吕布,可是如今吕布的肩上还扛着整个定陶朝廷,将朝廷的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仙丹妙药上面,实在是有些荒唐,因此,王允不得不将这个事实说出来。
“父亲,是朝中有什么风声么?”
王允叹了口气道:“怎么会没有别样的心思呢?奉先一肩扛起了朝廷,如今奉先倒下了,众人的心思也都乱了,各种各样的想法都出现了,甚至已经有人公开上表,建议请曹cāo、刘备入朝主持大事。为父如今也只能尽力的拖延,陛下虽然是个念旧的人,可是毕竟关系到国家社稷。不能一味的凭着个人的好恶行事。因此,奉先能不能尽快的恢复就成了关键,可如今却”
貂蝉脸sè灰败,想了想,忽然不死心的问道:“父亲,会不会那些太医院的医者都被收买了?”
“这事庞元也早有预料,因此在你南下之前。为父就已经将医者及其家人都保护了起来,所以被人收买挟制是不可能的,除非那个人就是为父。”
王允苦笑着摇了摇头。貂蝉与泪眼汪汪的严氏对视了一眼,脸sè都是绝望哀伤不已,吕玲更是忍不住抽泣出声来,严氏伸手揽住吕玲稚嫩的肩膀。用手帕帮她擦着不断涌出的泪水。自己的眼泪却也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貂婵气苦的说道:“姐姐,小玲,别哭了,奉先还没死呢,哭什么哭?哭要是有用,咱们三个早就将奉先哭醒了!”
说罢,貂蝉自己的眼睛也被泪水模糊了。
王允无声的叹了口气,这里的气氛实在是让人呆不住了。
“父亲。复庆还有什么说法么?”
貂蝉的心里,聪明的庞元可能是最后的一根稻草了。不,那些传说中的仙丹妙药才是。
“任务已经发布了很多天了,不过却没有人完成,说明异人中应该也没有那种手段或者药物,或许太医院的医者说得对,这不是伤病,而是劫数,需要的也许是一个能够改变命运的道具,而不是医者。”
“改变命运的道具?”貂蝉低声自语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过却没有办法一下子抓住问题的实质,不由的有些焦躁。
严氏若有所觉,满怀希望的看向貂蝉,王允一副yù言又止的表情,犹豫了一下,王允还是开口道:“蝉儿,这事复庆有一个猜测。”
貂蝉猛地抬起头,死死的盯着王允,语声急促的追问道:
“父亲,什么猜测?”
“这事哎!是这么回事,你还记得张角么?”
“张角?记得啊,跟张角有什么关系?难道张角有仙术能够改变人的命运?”
王允摇了摇头道:“为父不知道张角有没有改变人的命运的手段,但是复庆说,张角也曾经面临死劫,结果他却顺利的跨过了。”
“父亲,您是说去求张角?可是”
“没错,张角是反贼,奉先是大将军,势不两立啊!张角又怎么会救助奉先,更何况如今张角远在漠北,就是想要求他出手,这山长水远的,奉先如何去得?”
貂蝉咬了咬牙:“父亲,若是张角能救治夫君,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无底深渊,孩儿就是死了也要带奉先跨过去!”
严氏一愣,随即心中感动惭愧,叫了一声:“妹妹”
王允看着昏迷不醒吕布摇了摇头,又抬头看了看貂蝉决绝的面容,心里不由得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应该让貂蝉嫁给吕布,吕布这人xìng子过于刚强,刚则易折,自己早就有所预料啊!
貂蝉与王允对视了一眼,又扭头看向吕布,再跟严氏交换了一个眼神,低声道:“我这就准备一下,尽快带着奉先上路,我与征北将军夫人有旧,征北将军夫人生意遍天下,或许能求请她来帮忙。”
王允点了点头道:“这个办法可行,甄夫人雍容大度,一定会帮这个忙,方志文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还是个讲信誉的人,与奉先又有旧,应该不会见死不救,或者他们愿意帮忙的话,我儿此去倒是不那么艰难了,只是张角会帮忙么?”
“不管怎样,总是要去试一试才知道,不论付出什么代价,孩儿都要求得张角的帮助。”
“只是这么一来,奉先的名声”
“父亲,这个时候还管什么名声,先将奉先救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人死了什么名声也没有用了。”
“为父知道,只是,这么一来,奉先用血汗打下的大好局面可就拱手送人了,身为大将军。却与反贼勾结这种事情,怕是难以洗掉的。”
“父亲,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奉先就此撒手而去么?”貂蝉又是气愤又是伤心。随后决绝的咬牙说道:“不论如何,女儿都要带奉先北上,求父亲允准!”
王允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道:“蝉儿,你已经是嫁为人凄,是吕家的人了,想要做什么岂是为父所能左右的。你想好了就去做吧。”
“父亲!”
“只是这事需要做得隐秘,万万不可泄漏分毫,否则难免有什么不测之事发生。”
“可是。连复庆和曹将军他们都不说么?夫君的部将呢?”
“多一人就多一个泄漏的危险,还有,若是要去,你们一家都去。万一事有不谐。也不会被人抓住家人要挟。”
貂蝉点头,看向严氏:“姐姐”
“但凭妹妹决定,妾身都听妹妹的。”
“那好,姐姐和玲儿简单的收拾一下,就带些换洗衣物和细软盘缠,其他的东西都不要带了,我先写信给甄夫人,约好rì期就立刻出发。”
王允见到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不由得叹了口气,深深的看了吕布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向外走去,貂蝉愣了一下,赶紧追了出去相送。
两人一路无语,到了门口,王允忽然停住道:“蝉儿,此一别咱们父女两个再相见怕是不易了,这定陶的天会变成什么样子为父也不知道。”
“父亲孩儿不孝,不能侍奉身前,还要连累父亲,损及父亲志向和名誉,孩儿真是枉为人子!”
貂蝉低头垂泪。
“蝉儿,这与蝉儿何干?这或许是天意吧,天意难违,不过为父也不会就此认输的,曹cāo、刘备,为父也想跟他们斗一斗呢!”
“父亲!”
“好了,为父有你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儿,只会觉得骄傲,记得给父亲写信!”
“女儿记住了!父亲保重,勿让女儿牵挂!”
王允呵呵的笑了笑,摆了摆手转身而去,貂蝉在后看着王允有些蹒跚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的夜sè中,不久之后,响起了马车的粼粼声,这一刻,貂蝉忽然悲从中来,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只能任其肆意奔流
千里之外,站在雍阳城头看着打着火把猛攻不停的曹军,忽然若有所感的向着北边看去,战场上的喊杀声似乎正在远离,冥冥之中,庞元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远离自己。
庞元捏了捏拳头,半晌之后,又无奈的松了开来,他知道,这一刻整个游戏的发展正在发生偏移,将来会如何恐怕没有人会知道,那么自己又准备怎么办呢?
是继续去追随吕布?还是另外选择新的发展方向?
还有这些正在浴血奋战的将士们,他们恐怕还不知道,他们位置奋战的那个人、那些理想正在悄然的离他们远去,如果他们还能活下来,不久之后,他们或许会疑惑,当时拼死而战,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这个问题,庞元也在问着自己,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究竟在做什么呢?又在追寻着什么呢?如今前事成空,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么?
一瞬间,与吕布相处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庞元落寞的笑了笑,过去就是过去的,就算再真实,那也已经成了过去,不能替代现在,更不能替代未来,未来如何,只能坦然的去面对了!
“大人”
“命令部队轮换,发信号,让曹xìng将军进攻曹军左军后阵!”
“诺!”
“告诉将士们,我以他们为荣!”
“呃诺!”
激烈的战斗仍然在持续,双方的顽强和坚持已经不为了别的,就是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的骄傲,战斗,有时候是不需要理由的。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猛攻雍阳曹操得手
ps:感谢‘txs_001’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曹操毫不迟疑的猛攻雍阳,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赶在吕布复出之前拿下雍阳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曹操现在还不知道吕布已经被太医院的医者们宣布了药石难治的事情,因为这事被王允严密的封锁了。
庞元倒是知道此事的,也因此,庞元才更加迫切的希望能打败曹操,如果能让曹操在雍阳城下再次折翼,或许定陶朝廷还能苟延残喘,否则,定陶的局势定会日渐崩溃不可收拾,现在朝廷里面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之所以还没有彻底的乱起来,一方面是因为王允、陶谦等人的组合还握着大权,另一方面,则是吕布还活着,曹操还在雍阳城下苦战,刘备在还在中牟城下打转。
只是,若是雍阳城一旦失守,事情可就不一样了,到时候群情汹涌,恐怕王允和陶谦也压不住众人的心思了。
“咳咳......”戏志才剧烈的咳嗽着,曹操忧心忡忡的看着脸色有些奇怪赤红的戏志才。
“志才,你还是先回谯县修养调治吧。”
“主公勿忧,属下这是老毛病了,到了冬春之交,就会咳嗽,咳咳......过几天天气暖了,自然就好了!”
“这......志才,你可是本官的左膀右臂,片刻不能缺少,身子重要啊。事情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完的!”
“属下知道了,会减少些工作,尽量休息的。”
曹操叹了口气。皱了皱眉道:“好吧,志才要尽量保养,军中之事尽量交给从属吧。”
戏志才点了点,又剧烈的咳嗽了一阵,才顺了口气开口道:“主公,吕布重伤不起,如今局势大坏。主公不可只盯着眼前的雍阳,应该派遣使者去游说周围的诸侯,一起向吕布动手才是。”
曹操点头:“本官也有此意。只是不知道吕布的伤治得如何了?本官心里焦急,若是不能趁着吕布不再的这段时间拿下雍阳,待到吕布返回战场,事情就麻烦了。”
“主公此言也不差。不过属下看来。吕布的伤恐怕不简单,若是容易治,吕布早就回来了,如今从定陶传来的消息真假莫辨,但是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吕布还在定陶!”
曹操抚着胡须的手停了下来,皱眉一想,果然不错。
“对!若是吕布毒伤好了。身体恢复一定很快,在我军猛攻雍阳的关头。即使他不会雍阳,也会出现在别的战场上,肯定不会滞留在定陶,这么说,那些太医院的医者们对吕布的毒伤也是束手无策了!?”
曹操的脸上尽是喜意,若是吕布不治,对曹操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啊!戏志才微微的笑了笑,缓缓的点头,慢慢的吸了口气,戏志才开口道:“主公,若是定陶的太医院都束手无策的话,能救吕布的恐怕就只有传说中所谓的仙丹妙药,只要我们在异人中打探一下,是不是有这种高额悬赏的任务,就能知道真相了。”
曹操大喜,这却是是一个巧妙的办法,只是戏志才对异人实在是太不了解了,这种悬赏仙丹妙药的任务,在异人的任务栏上面一向是高额悬赏任务,而且一直都有一堆的寻求者,至于这些都是什么人可就见仁见智了,反正,戏志才的一番打算是落空了。
曹操只好催促程昱,想尽办法尽快的弄清楚吕布的现状,而自己这边只能继续日夜不休的轮番猛攻雍阳城,雍阳城下的战斗越发的残酷,雍阳城墙也已经岌岌可危了。
光熹九年二月二十日,晴,雍阳城下。
“杀啊!城墙破了,冲啊!”
“杀啊!建功立业就在今朝!”
雍阳的城墙终于破了,庞元已经在后面重新建了一个较低的内墙,守军就依托着这道较矮的城墙继续顽强的战斗。箭矢和纸符不要钱一样的抛射着,鲜血和生命仿佛垃圾一样的抛洒着,新的城墙上很快就成了鲜血横流的地方,双方都一步不退的死命搏杀。
曹军很快就占据了更高的外墙,将重弩和投石机运送到城墙上,曹操居高临下的打击更是让守军难受,这么一来,庞元的损失就更大了。
依托内墙和巷战又顽强的抵挡了一天,庞元终于下达了全面撤军的命令,在曹性骑兵的保护下,庞元的部队井然有序的从雍阳北门撤出,然后沿着大道撤往虞县。
曹军没有猛追,担心庞元的困兽之斗,于是缓缓的跟着庞元的部队到了虞县,虞县城小,根本就不能容纳庞元那么多的部队,庞元只好在城外结营,与县城互为犄角,想要依托虞县继续阻挡曹操。
曹操得了雍阳,第一步的战略意图已经实现,不过他可没有就此满足,随着时间过去吕布迟迟不能返回战场,这已经充分的说明吕布的情况很糟糕了,曹操这个时候不落井下石可就不叫曹操了。
占据了雍阳之后,曹操一方面自己率军北上继续攻击虞县,一方面命令重组的曹洪部再次北进,攻击圆县,甚至从汝阴将夏侯渊也调来,从柘县出发攻击己吾,曹操这是要孤注一掷了。
..................................
虞县城中,庞元与曹性等将领正在开会,只是会议的气氛不大好,显得十分的沉重和压抑。
“军师大人,请恕我无礼,我们都想知道大将军的情况,为何不能告知我们?”
“大将军很好,正在恢复。这样可以么?”庞元的谎话张口就来,倒是将曹性给堵得无话可说了。
曹性张了张嘴,踌躇了一会道:“军师所言具是实情?”
“我得到的消息就是如此!”
庞元巧妙的避开了正面。曹性苦笑了一下,众将互相看了看,这里谁都不是傻子,如今这种情况下,吕布的情况成谜本身就很说明问提了,如果吕布很好,就不必隐瞒大家。之所以要隐瞒,自然是因为吕布的情况不妙,想到这里。大家的心里都十分的难受,接着忽然又有些慌乱,仿佛忽然间失去了凭依一样的茫然无措。
庞元扫了大家一眼,涩声道:“各位。大将军还在。各位想什么呢?”
“这......”
“曹性,莫非你想乱我军心?”
“不敢,军师大人,大将军一切都好,这是每一个兄弟的期望。”
“哼!莫非大将军不在,诸位就不会打仗了,若是如此,各位实在是太让我。也让大将军失望了。大将军在养伤期间,本来就只能指望我们奋力周旋。不说能击溃强敌,至少也要拖延到大将军返回战场吧,如今看看各位的嘴脸,可真是让人心寒那!”
“大人,安敢如此辱我!”
“哼,我辱你?是你们自己在侮辱自己,要想洗清身上的污名,就用战绩来说话!”
庞元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眼,接着道:“明日与曹军合战,请诸位到时候证明自己的武勇和忠诚吧!”
说完,庞元挥了挥手,示意大家散会,他自己低下头拿起笔开始批写公文,不再理会面面相觑的众将。
众将只好忿忿不平的退了出去,曹性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无奈的跟着大家一起走了,可是不久之后,曹性又一个人悄悄的溜了回来。
庞元抬起头看着静静的站立在自己面前,一脸执着的曹性,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坐吧,有什么想要说的?”
“大将军的情况到底如何,我与大将军出生入死,如同亲兄弟一样,请军师大人不要隐瞒于我。”
庞元点了点头道:“大将军不大好,太医院的医者也是束手无策,只能指望那些虚无缥缈的仙丹灵药,可是那些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这么说,大将军岂不是危矣?”
“是的,很危险,也不知道能够维持到什么时候,医者说,这已经不是药石能够解决的问题,而是劫数。”
“劫数!?”
“对,劫数!”
曹性沉默了一会,忽然重重的向着庞元行了一礼,口中道:“军师大人,您头脑最是聪明,一定有救吕大哥的办法,请军师教我,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军师大恩,曹性铭记于心,今生不得还报,就是来世结草衔环也必回报大人!”
庞元心里一阵涌动,既有感动也有气愤,狠狠的瞪了曹性一眼道:“曹性,你将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也将奉先看做肝胆相照的朋友,如果有办法,我岂会不说!”
“这.....曹性愚鲁,还请大人原谅,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庞元左右看了看,扬声对近卫道:“你们守在帐外十丈,不得让任何人靠近!”
“诺!”
庞元看这曹性的眼眸道:“曹性,既然非是药石人力可为,那就只能求诸于非常手段了。”
“非常手段?”
“嗯,非常手段,比如张角等人的仙术道法,或能改变人的劫数,张角自身就曾应劫,却能渡劫而出,因此,只能去找张角了吧!”
“可,可是......”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别的办法!”
“可是,大将军他......张角.......”
“是啊,官贼势不两立,此后大将军名声有亏,怕是做不成这个大将军了,奉先半生的追求也都付诸东流,就算我们现在努力的守着,能够等到奉先复出,可是他还回得来么?曹性,你又会如何选择,何去何从呢?”
曹性愣住了!是啊,该何去何从呢!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悄然北上人心浮动
在外界的诸多猜测中,貂蝉在焦急的等待着甄姜的回信,家里的三个女人都已经收拾好了,三个女人坐在吕布的病床边上,默默无语的等待着,心里的情绪不知不觉的渗透出来,似乎连房间的空气都显得有些焦躁和压抑。
‘普拉拉’
鸽子煽动翅膀的声音一下就将三双眼眸给吸引了过去,貂蝉灵巧的跳了起来,一缕青烟一样的出现在窗户边上,伸手抓住了身上带着灰色斑点的白鸽,迅速的取下了它脚上绑着的一个体积显得略微有些大的信筒。
吕玲追了过来,十分紧张的看着展开了薄薄的信纸阅读的貂蝉,严氏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眼神紧张的盯着貂蝉的脸,生怕从她嘴里蹦出个不好的消息。
“姐姐......”貂蝉抬起头,一脸的喜色:“甄夫人答应帮忙了,而且,甄夫人说会安排和行程,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事情并非是我们想像的那么困难,嘱咐我们尽快带着奉先出发。”
“姨娘,甄夫人可信么?会不会......”
这么多天以来,貂蝉难得的露出了一个笑脸,伸手摸着吕玲的脑袋道:“甄夫人是我见过的最让人钦佩的女人,我相信她!”
严氏点了点头,不知道是赞同貂蝉的话,还是表示自己相信貂蝉的判断:“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貂蝉扭过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吕布道:“请吕力和吕习两位卑将进来。让他们将咱们平时乘坐的马车带到寝宅门前,将无关人等都打法出去,然后我们与奉先都挤在马车里。到定陶城里的甄家商行,剩下的事情他们都会安排好的。”
严氏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出去招呼吕布的两位亲卫头领,吕玲则有些忐忑的看了貂蝉一眼,貂蝉安慰的看了她一眼道:“玲儿,来帮我给你父亲穿上外衣。”
“哦!”
.....................................
严氏一向十分的低调,貂蝉嫁过吕布家里之后。也是整天的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次出门都是将马车开进内宅。然后严严实实的出门,严严实实的回家,虽然这种生活并非是貂蝉所期待的,不过也确实过得相当的平静。
今天如同往常一样。貂蝉的马车从府邸中出来。然后沿着大街拐向了西城,在不少人的注视中,马车到了甄家商行,想必是来采买什么东西吧,甄家商行可是京城里货品最齐全的大商行,而且还有专门招待女宾的所在,因此,许多京中的权贵家眷。也经常会像貂蝉一样来光顾甄家商行的。
呆了大概不到半个时辰,貂蝉的马车又从商行出来。在亲卫的护送下,沿着来路又回到了吕府。
第二天,甄家商行的马车队像往常一样的出发,将在定陶收购的物品和原料运送到濮阳,然后从濮阳的码头上船,送往北方。
城门口的守卫随便的检查了一下,口袋里揣上了一个沉甸甸的小包包之后,甄家的车队顺利的出了城,城外已经有接了任务玩家的等待,他们负责沿途的保镖任务,这种差事隔天一趟,一路上最多也就是有些野怪盗贼之类的,工作相对轻松,报酬也不错。
甄家商行的负责人显然与那些玩家很熟络,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像是老朋友一样,车队中途在句阳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傍晚,车队到了濮阳,车队没有进濮阳城,而是直奔城东的码头而去,两条大船已经在等着车队了。
到了天擦黑,大船就晃晃悠悠的向着下游驶去,透过打开的舷窗,吕玲能看到河上行船的灯火,还有两岸黑黝黝的崖岸和旷野,耳边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还有咿咿呀呀的木头摩擦声,摇摇晃晃的感觉让人很舒服,像是婴儿的摇篮一样。
‘笃笃’
轻轻的敲门声让吕玲一惊,手也下意识的向着怀里的短刀伸去,身子向着父亲躺着的床榻移动了一下,严氏也收起正在帮吕布擦脸的毛巾,惊讶的看向舱门,舱内摇曳的灯火和晃动着的阴影看着有些诡异。
貂蝉扭头看向舱门,轻声问道:“是谁?”
“最漂亮的姐姐,我是香香啊,还记得我么,我可是记得你的声音呢!嘻嘻。”
“香香!?”貂蝉惊讶了,赶紧上前将舱门打开,门外站着的,可不就是梳着两个丫髻、笑面如花的香香。
“你怎么会在这里?”
“嘻嘻,我从嫂嫂那里知道了貂蝉姐姐和吕大哥的事情,就乘坐邮驿先到了濮阳等你们了!”
香香不用貂蝉引导,自己就跳进了舱室,这个舱室的面积很大,显然是为了贵客准备的。
“这位是吕大嫂吧,这个莫非就是吕玲么?多大了?看上去比我小呢!”
“呵呵,是比你小,小一辈呢,得叫你姑姑。”
“不要,各交各的,我才没那么老呢,吕大哥怎么样了?”
“你看,还是昏迷不醒,真是让人担心......”
香香冲着吕玲笑了笑,伸头看了吕布一眼,无趣的缩了缩脑袋,看着貂蝉安慰道:“没事,很快就会醒来的。”
香香一句赶一句,到这里终于算是停了下来,貂蝉笑着道:“坐吧,姐姐、玲儿,这位就是征北将军的妹子香香姑娘。”
大家再次见了礼,香香坐了下来,眼神总是在个头很高的吕玲身上打转,看得吕玲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香香,这里安全么?”
见到香香说话这么大声。貂蝉有些不大放心的问道。
“安全,怎么不安全呢,这可是海军的船只。只不过临时挂了个商船的旗号罢了,周围还有一队海军在护卫,放心好了,到了这里没人能伤害你们。”
听到这话,貂蝉和严氏对视了一眼,这几天心里的忐忑终于放了下来,不由得悄悄的舒了口气。
“海军?是水军吧?”吕玲平时就不喜欢女工针线。而是喜欢耍刀弄枪和兵书战册,自然对香香的口误提出了疑惑。
“玲儿,水军是指内河作战的水上力量。海军是指在大海上作战的水上力量,因此这是海军,没错的。”
“哦。”
貂蝉感激的看了香香一眼道:“这实在是太麻烦甄姜姐姐了。”
“没事,嫂嫂跟貂蝉姐姐是朋友。我哥跟吕大哥也是朋友。这个忙怎么能不帮呢,而且还要帮到底。”
貂蝉有些奇怪的看着香香得意洋洋并且充满了神秘感的样子,帮到底的意思只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么?
.......................................
定陶城里的消息越传越奇怪了,竟然有人传说吕布已经挂了,很快曹操和刘备就会抢着来定陶迎接天子了,这吕布的势力眼看着就要烟消云散了,大家还是赶紧的另想出路吧。
对于各种甚嚣尘上的流言,朝廷一概都不予理会。只是宣称吕布还在养伤,暂时不能出战。其他一个字都不多说,而聚集在吕府周围的各路探子也没有办法证实吕布现在到底是死是活。
铁军内部对此也是莫衷一是,对于铁军来说,没有对朝廷的说为忠诚,更没有对吕布的忠诚,一切不过是一个协议罢了,如果定陶朝廷易手,铁军另寻主家也是可以的,甚至自立炉灶也未尝不可,当然了,前提是能够立得住。
不过,尽快的弄清楚吕布的生死,以及定陶朝廷的去向,还是很有必要的。
“虎头,真的没有什么证据可言,如今吕府闭门谢客,唯一能够登门的只有王允,其他人一概不给进入,想要知道其中的情形根本就不可能。”
“不让进,难道也不出来,不用采买食材药材么?”
“没有,都是定了之后给送到吕府门口去的,出入一概禁止,防范及其严密。”
“还真是很神秘啊!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