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07部分

用井欄改造的指挥车够高,能够总揽全局。
“主公,敌军的反击很强烈啊。”
曹操摇了摇头:“嗯,估计连后备队都用上了,这说明庞元已经有了放弃砀县的打算,不过是想要尽量的杀伤我军罢了!”
“既然如此......”
“传令前军,注意轮换一线部队,中军尽快推进到射程,给前军以最大的支持,另外,优先补充异人上第一线!”
“诺!”
“主公,这会不会引起异人的反弹!”
“怎么会,这可是他们自己的要求,攻击砀县,异人比我们更积极呢!”
曹操笑着说道,不过眼神里却闪烁着寒芒,戏志才紧了紧身上的皮裘,眯着眼睛看向浓烟滚滚的战场,风向是西北,烟雾被吹了过来,闻起来十分的刺鼻,戏志才不由的大声的咳嗽了声。
“志才,你先下去吧,小心身子!”
“咳咳,没事,就是被烟雾给呛的。”
城头上,庞元能够远远的看到曹操的指挥车,可惜没有什么技能能够攻击到那么远的距离,否则给那里来一下最爽。
“大人,城西北方向斥候回报,一切正常,与敌军的斥候有交手,双方各有损伤。”
“很好,明白了,让他们继续侦查,切勿懈怠。”
“诺!”
一旁的张勋皱着眉头,踌躇了一会还是开口问道:“大人,为何要关注西北方向,难道我军打算撤离砀县么?”
“呵呵,就算不撤离,也有必要留个后路吧!”
“这......以曹军如今的攻势,如果我们一味的被动防守,恐怕撑不了多久。”
“没错,所以更加要留后路了!”
“可是,为何曹操不预先在这这里布置骑兵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会选择撤离么?”
张勋想了想,点头道:“末将明白了,曹操是想要砀县,宁愿将我们放走!”
“不啊,他还能在后面追击嘛,如果堵住了我军撤离的通道,砀县就成了死战之地,这对曹操来说不划算,我军也一样,现在还不是与曹军死战的最佳时机。”
张勋服气的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战斗一直这么激烈的进行着,曹操的部队相对充裕,前线的部队又有玩家的大力支持,战斗力保持的相当好,再从部队属性上来看,曹操的部队加成明显比庞元的要高一个档次,这完全抵消了庞元据城而守带来的城市攻防加成,双方的战损比让庞元很是不满,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谁让庞元自己的武力和统帅不够呢,张勋明显不是曹操的对手。
到了傍晚时分,砀县守军的伤亡已经超过了三万,曹军的损失大概相当,可能还要更少一些,更糟糕的是,城内由于没有了预备队可以轮换。守军的精力和体力都差不多到了极限了,而城下的曹军却还在轻松的进行轮换,保持着高昂的战斗力和士气。
再这么打下去。守军的损失还会进一步的放大,庞元见状微微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自己放单还不是曹操的对手。
“传令,远程部队将攻击目标集中在三百步距离上,进行一次急速射,城头守军按序撤出战斗,骑兵出北门。沿道路两侧占据阵位,南城守军最先撤退,然后是东城和西城!”
“诺!”
“他们要撤退了!”曹操看着忽然改变了射击目标的敌军。眉头一样,略微有些兴奋的说道。
“那子丹可以出击了!”
“对,令子丹绕过西城,向敌军追击。但是不得贪功燥进。小心敌军的埋伏反击!”
“诺!”
传令兵拿起一个号角,呜呜的号角声回旋在暮色中的战场上,原本在侧后的骑兵动了起来,隆隆的蹄声仿如雷声,大地也震得瑟瑟发抖。
“马车在两侧,重弩准备,骑兵向外围散开,让敌军冲进来!”
见到曹操的重骑兵出现。庞元的骑兵竟然主动让开了正面。
曹真的部队见到敌军骑兵让开通道,露出道路上的马车和步兵。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重弩齐射!放!”
冲锋的曹真惊讶的发现,那些马车掀开篷布之后,露出了里面的一架架巨弩,在一阵连绵的巨响中,粗大的箭矢射翻了冲锋在前的虎豹骑,这些重骑兵改变方向本就十分的困难,如今前面的战马摔倒,顿时牵连了一片。紧接着对面敌军的各种技能纸符扔了过来,虎豹骑的冲锋顿时被打断了,重骑兵的优势荡然无存。
随后,敌军的重弩抛射了起来,绕过前面的重骑兵,轰向紧跟在后的轻骑兵,正在向两侧散开的轻骑兵顿时被射的人仰马翻。
这时刚才让开道路的敌军骑兵也从两侧直冲了进来,想要将曹真的队形切割开来,曹真见状立刻下令转向,顺着敌军的马车阵的方向拐了个弯,冲开从侧面突袭的敌军,脱离了战场。
收拾好自己的部队,年轻的曹真不由得抹了把冷汗,刚才可真险,还以为能够痛打落水狗,差点一个不小心自己就被别人给痛打了,重骑兵也不是什么无敌的存在,被人抓住弱点,步兵一样能轻易的克制住重骑兵。
庞元的撤退有条不紊,一个个的部队井然有序的撤出战斗,后面追击的凶的曹军反而会被庞元反身一口咬死,吃了几次亏之后,那些勇猛的异人们都老实了,只能按照曹操的指挥一步步的将庞元逼出了砀县,然后又将砀县大街小巷里面的各种陷阱和引火物拆除,等到他们忙完,天也差不多大亮了,庞元的部队早就跑远了。
曹操稍事修整,就带着精锐部队先行出发,汇合了曹真之后,跟在庞元的部队后面,小心翼翼的一路追到了雍阳,随后在雍阳城下筑营,准备对雍阳展开进攻。
砀县一天就失守,虽然很出乎大家的意料,但是,期间吕布的部队完全没有参战,这也让砀县之败有了合理的解释,再说,大家对庞元与曹操放单本来就是不看好的,如今的结果也算是合情合理了。
砀县失守,夏邑成了孤城根本就不可坚守,庞元早就下令夏邑守军撤退,另外下邑和丰国也失去了侧翼的掩护,沮授的压力也大了起来,不过。曹操现在的目光是盯着雍阳的,雍阳的战略地位现在太重要了,曹操是不会舍此而他顾的。
因此,夺得了砀县之后,曹操立刻以砀县为支撑点,向着雍阳大营增兵,开始准备雍阳大战,那么从砀县战场上失踪的吕布又去了哪里呢?
曹操其实也有些忐忑,虽然早就做好了交换的心理准备,但是直到消息落实之后,曹操才终于放下了心里高悬的巨石。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连续突击曹洪被灭
ps:感谢‘kotonomius’‘紫罗凰’‘mhchal’‘暮轩’‘我没记性’‘云卷云舒不是我’‘huangliqun’‘蝎.翼.狮’‘十三月飞雪’‘闹闹的宝贝’‘歲月毋痕’‘夜如鳕’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吕布的目标看似是攻击己吾的许褚,不过许褚早有准备,将斥候和异人散布得整个战场到处都是,己吾战斗其实还没有开始,许褚只是在城外筑营而已。
吕布军的踪迹被发现之后,许褚立刻结营自守,骑兵更是放得远远的,坚决不跟吕布放对。
不过吕布似乎也想到了这点,吕布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许褚,而是跟随许褚前来进攻的异人,在吕布的强力攻击之下,在外围的异人部队顿时倒了血霉,许褚的兵力有限,根本就保护不了另外结营的异人部队,自己的骑兵又不敢过于靠近战场,只在外围牵制,结果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吕布在己吾城内步兵的配合下,一个个的将异人的营地击破,将异人屠杀干净。
异人不得不向着许褚的营地集中,可是营地的规模有限,不可能将所有的异人都集中在这里,人数太多未必是好事,营地里挤得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被敌军的投石机一轰可就完了,文丑最后干脆关闭营门,不让异人进入。
这下子异人的怨气可大了,这些支持曹操的异人本来就不受别的异人待见。现在更好了,连自己人也不待见了,真是里外不是人啊!
吕布则高兴的在外围屠杀追赶异人。站在吕布阵营的异人们也跟过年似的,欢快的四处追击痛打落水狗。
“呼,真爽!这下子心里舒服多了!”
这名玩家甩了甩手里的长刀,刀锋上的血迹顺着锋利的刀刃滑落在泥地里,混杂在黑乎乎的泥水中看不见了。
“呵呵,舒服吧,杀汉J比杀曹军、杀野怪要爽的多。怪不得那些家伙打破头也要去瀛洲岛,估计杀倭寇更加的爽!”
“呵呵,要不是没钱。老子早去瀛洲岛了。”
“切,你是舍不得手里的几十个骑兵吧!”
“放屁,老子是掏不出船票钱!杀倭寇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会舍不得这几个骑兵!”
“呵呵。知道你爱国了!不过。能爽这么一把却丢了砀县,代价不小啊!”
“你们说这个代价值得不值得,这庞元到底是怎么想的?吕布怎么居然就信了他呢?”
“因为他比你聪明呗,二货!”
“老子比你聪明就行!”
“吵什么,无聊!论坛上的砖家叫兽不是正忙着分析呢,你看最新的调查,曹军阵营的玩家数量正在下降,估计庞元的目标就是这个了。”
“玩家真的那么重要?”
“当然重要。你看看曹军有多少玩家和玩家的部队,论坛上的数据清楚的显示。在砀县攻防战期间,出动的原住民部队是十二万左右,出动的玩家和玩家部队,共有二十一万人次,这还是根据任务解算统计出来的,那些没有完成任务的还没算。”
“我靠!原来这仗其实都是玩家在打啊!”
“这说明咱们现在已经逐渐的开始能主导游戏的主线战争了。”
“要是有人能将曹操干掉,取而代之老子才会相信!现阶段,在主线战争中,玩家始终还是配角。”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庞元显然是在算计这方面的战力,因此他在不遗余力的消弱玩家对曹操的支持!如果能将异人减少一半,曹军的数量优势就没了,说不定,整个战场局面都要逆转了!”
“这也就是因为瀛洲还在大战,如果瀛洲岛的那些玩家回到中原,大多数都会站在吕布这边,曹操早就去球了!”
“呵呵,如果那样的话,曹操根本就不会贸然跟吕布开战。”
“喂,快看有新任务了,攻击许褚营地啊!”
“走,快去接任务!”
...........................................
许褚的营地可以说就是为了被围攻和设计的,因此相当的坚固,己吾城内的部队并不太多,而且也还要顾忌到已经绕到了己吾城北边的许褚骑兵,因此能派出的步兵本就不多,加上现在许褚的营地里又集中了不少的异人部队,这让吕布的攻击难度变得更大了。
吕布依靠是自己的骑射飞射能力,还有就是在外围使用投石机攻击的玩家部队,双方你来我往的打了个不亦乐乎,虽然吕布略微占点上风,但是想要一下子攻破许褚的营地显然是不现实的。
到了天黑的时候,吕布似乎也累了,终于收兵回城了,异人们在马蚤扰了一会,因为担心许褚的骑兵回返,也跟进的缩回城里去了,许褚终于松了口气,这一天的战斗可是真的很紧张,而且一直都是被吕布压着打,许褚的压力的确很大。
许褚歇了一会,又赶紧的布置夜间的防御,生怕被吕布来个夜袭什么的,接着又安排骑兵夜间的宿营位置,并且再三的叮嘱骑兵将领,千万要提高警惕,不要给吕布给偷袭了,失去了这些骑兵的话,许褚将会面临全军覆灭的境地。
不过,许褚枕戈待旦紧张兮兮的过了一夜,这一夜竟然出奇的安静,安静得许褚都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总觉得吕布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不安的许褚在营地里转来转去,然后又不停的与骑兵和斥候核对情报,最后终于发现。吕布似乎自从昨夜进了己吾城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或许。吕布是真的累了,所以需要休整一下?
许褚现在也只能做这个想法,并且万分警惕的谨守着营地,等待着吕布的出现。
..........................................
至于吕布,此刻却已经在一百多里之外的圆县了。
吕布昨夜进入己吾之后,立刻下令部队休息,到了半夜。吕布悄悄的出城,然后急行军猛扑圆县,在凌晨时分配合刘勋突袭了圆县城外的曹洪大营!
尽管曹洪的斥候尽职尽责。提前发现了从城中出来偷袭的刘勋,尽管曹洪信心十足的准备给刘勋一个教训,但是他光顾着正面的刘勋和异人的时候,却完全忽略了来自身后的危险。吕布率军直进。一举冲破了曹洪的后营!
吕布的骑兵冲进了曹洪的大营,一边四处放火,一边来回奔驰冲散正在集结的部队,吕布这个杀神更是在营地里来回纵横,四处寻找大声呼喊挑衅到处躲藏的曹洪。
曹洪的大营被攻破,部队被敌军前后夹击,主帅曹洪不知所踪,整个大营的战斗力顿时掉了几个档次。正面攻击的刘勋趁势发力,一举冲垮了曹军的防御。
吕布随即分兵。四处攻袭追杀异人的部队和营地,在吕布面前,什么召唤卡、纸符都不顶事,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异人部队被吕布这个**oss一冲而散,然后是一通绞杀。
天不知不觉已经亮了,圆县周围分布的营地到处都是烈火浓烟,初生的朝阳没有办法穿透这些烟雾,于是,圆县周围的天色诡异的灰蒙蒙一片,被大火蒸腾而起的残雪水汽,形成了一场大雾,这倒是让曹洪顺利的逃脱了吕布的追杀。
曹洪不敢停留,带着残兵败将两三千人向着南边的扶乐撤退,一边将战果紧急汇报给曹操和许褚。
呆在己吾城外的许褚这才知道自己又被摆了一道,可惜,这个时候许褚知道了也做不了什么,不久之后,曹操的命令到来,命令许褚全军转进,向雍阳进发,准备合攻雍阳。
大雾终于被阳光驱散,圆县城外的战争阴云也随之消散得干干净净,异人们和城内的守军正在高高兴兴的打扫战场,吕布与刘勋见了一面,嘉奖了刘勋的战功之后,随即带着自己的骑兵又向东折返。
“看到了么?”
“看到什么了?”
“吕布的部队啊!”
“当然看到了,勇悍无俦啊!”
“我是说吕布的部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说起来,吕布阵营里面能打的似乎不多啊!”
“你这么一说倒也是,军师还有庞元、陈宫、沮授,但是武将似乎除了吕布都是二流的,原本还有个张辽能拉的上台面,现在也变成幽州的雇佣军了。”
“全靠吕布一个人撑着啊,这个定陶小朝廷,想想还真是有些不大安心!”
“切!皇帝不急你个太监急个啥劲啊!”
“你才是太监呢!咱这是要早有预谋,别的不说,搬个家还是很有必要的。”
“搬家?你的意思是吕布的地盘不大稳固?”
“嗯,短期内可能还不至于,但是长久来看,吕布的根基实在是太脆弱了,万一吕布有个三长两短,这大好的局面可能就会毁于一旦啊!”
“吕布能有什么三长两短,这种猛人谁人能制,难道还有玩家能对付得了他?”
“想要对付吕布不一定是人,或许是它!”
“它?智脑?智脑对付吕布干什么?”
“你笨啊,每一个历史人物都是有死劫的,比如张角、董卓、孙策,你想想历史上吕布是什么时候死的?”
“哦.....懂了,你娃想得真长远啊!”
“这个自然,你天天到青楼做新郎,老子可是有家室的,我娇滴滴的老婆还在己吾家里等着我呢,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我还不得哭死,不行,这事越想越不可靠,还是赶紧的搬家为好!”
“呵呵,你个大情种!打算搬哪里去,要是钱不凑手,我这里还有点!”
“啊......好兄弟!”
“滚开,老子对男人没兴趣!”
“我也没有!不过感动啊,兄逮,再抱一个!”
“滚啊!”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攻打鸟栖倭人单挑
郭嘉主动攻打鸟栖,让倭人有些吃惊,当然,汉军的主动出击倭人既欢迎,又抱着高度的警惕,盖因郭嘉的用兵实在是太狡猾了,有鬼神莫测之能,汉津一战,已经让倭人有了心理阴影了。
原本倭人还在为主动进攻福临或者攻击仙踪(小城)为难,现在汉军一动,倭人又不用选择了,郭嘉动员兵力超过两百万,在鸟栖周围连营立塞,大营立在西南,颇有同时觊觎八女的意思,誰叫这九州岛上地界太小呢,城池之间六七十里的距离太近了,郭嘉一个转身就能将攻击的矛头指向另一个城池。
鸟栖的位置还是很不错的,是南北连接的重要节点,一旦丢失,汉军就能南下攻袭被分割的八女和柳川,而倭人想要救援,需要从东线绕到连山以南,才能从阿苏这一线形成支援,那要绕的路就远了。
因此,鸟栖不能轻易的失去,郭嘉的主动出击,帮助倭人下达了战役决心。
第一天,汉军并没有攻击鸟栖城,而是仔细的清扫城外西面和南面的据点要塞,最后在筑紫野和朝仓两个卫城与倭人形成了对峙,环绕着鸟栖,郭嘉摆了一个‘l’型的大阵。
同时,双方的小分队和散兵开始互相渗透,倭人的忍者在汉军的游侠面前很是吃亏,倭人的这款游戏毕竟是叫战国争霸,而不是忍者无敌之类的,忍者的配置必须符合冷热兵器战争的规律,那种一个神忍灭一城的事情显然是不可能的。
汉军的游侠虽然也是一样的。但是算起来,游侠能掌握的技能却要多得多,游侠本身只不过是不带兵的武将而已。既有武将技也有战技,再加上各种道具、纸符,将个人的战斗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而且汉军有门派佣兵制,游侠彼此间的配合已经是十分默契的了,小分队作战的能力相当的强悍,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忍者就难免悲剧了。
鸟栖正规战场上。双方的大军对峙,在战场外围,大批的散兵游勇在互相搏杀。鸟栖之战就在这种气氛下正式拉开了帷幕。
第二天,方志文按照汉军的习俗,整队出营,在鸟栖城西列阵。宣告着对鸟栖城的攻击正是开始。
原本这只是一个仪式。当然这个仪式很重要,这是代表王师的一种态度,也是对自己部队的一种类似宣战誓师一样的举动,方志文当然没有指望着倭人会出城迎战,倭人的火枪射程,让他们基本上丧失了野战的进攻**,再加上骑兵的缺失,倭人在开战以来。基本上都没有开城出战的先例。
不过,今天倭人却忽然开城出战了!
在号角声中。倭人忽然打开城门,一队队的士兵鱼贯而出,在城墙下列阵,列好之后缓缓的向前开进,很快就在城外摆下了一个巨大的长方形的阵势,从空中看,就像是一板整齐的豆腐块一样。
方志文和郭嘉好奇的看着倭人的动作,由于他们靠近城墙,还在城防炮的保护之内,所以方志文并没有攻击的想法,而且,按照汉军的礼仪,这个时候是不大适宜攻击的。
方志文下令后退六百步,将战场的深度拉开,希望敌军能够向外推进,如果那样的话,方志文将会让倭人见识一下汉军的步兵阵的威力。
不过倭人不为所动,而是派了一个使者打着白旗过来,送上了一封战书!
方志文当场将战书打开,并且令人大声的读了出来,却原来是倭人想要进行单挑斗将!方志文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双方的将士一阵欢呼,两个国家开战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进行阵前斗将,这难免会让双方的玩家和将士们都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主公,这是个阴谋!”
“我知道啊,只不过,这个阴谋需要他们有一定的能力才能实现。”
“奉孝,什么阴谋?”
太史昭蓉好奇的问道。
“主母,倭人的军队系统中,正指挥都是异人,因此,出阵斗将的损失对于对方的军队战力几乎无损,但是我军则相反,他们是想要看看能不能趁机占个便宜,还有,他们还能够从后面调来大量的战将,企图用车轮战累死我军原就不多的战将。”
太史昭蓉看了看夫君和甄翔,再算上自己,一共三员大将,当然,基层将领也算上话还是不少的,不过基层将领最高的是六阶,对方能在这种地方出战的,恐怕都是七阶以上的吧。
“那......夫君,这是不是有些冒险了?”
方志文笑了笑:“我就是想看看这倭人的八阶战将水准如何,若是打不过,就冲上去群殴好了,这可是国战,呵呵,可能对方也一样这么想的。”
郭嘉撇了撇嘴,果然,主公是抱着这种无赖的想法的,方志文从来都不要面子只要里子。
太史昭蓉笑了:“夫君,这会不会让将士们觉得我们耍赖啊!”
“没事,打赢了就好!昭蓉,你第一个出战,要小心两个,一个是幻术,根据情报,对方的武将似乎都精通幻术,另一个是火枪,小心对方在近距离使用火枪。”
“嗯,知道了夫君!”
“主公,我呢!”
“你?你当然排在后面了!”
“呃.....”甄翔不满的嘟囔了几声将视线投向了对阵的倭人,希望他们能如郭嘉所说,弄个车轮战,这样自己就有机会出阵了。
方志文的副将上前,搭弓射出一支箭,对方也一样,用一支箭标明了自己的部队的射程,然后太史昭蓉催马而出,见到自己这边第一个出阵的是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将,汉军顿时响起一片震耳的欢呼声。
倭人那边见到汉军第一出阵的是女将,还以为汉军是有意羞辱他们,顿时不满的响起嘘声一片,夹杂着污言秽语,不过太史昭蓉听不懂,听得懂也不会在意,这种事情她早就见多了,在这个时候骂人毫无意义,战场上只能用手中的刀枪说话。
只见从倭人阵中也奔出一将,黑色战马、身着鱼鳞甲、头戴鹿角盔,手上一柄丈四长枪。
“在下征夷大将军麾下大将本多忠胜,来将通名!”
“大汉征北将军麾下,近卫军右军将军太史昭蓉。”
“奉孝,来者号称倭国第一猛将,也有倭国张飞的称号,估计是八阶,应该是倭国最强的武将吧,不过身高还真是够倭的!”
“呵呵,主公,好歹也是八阶武将吧!”
“嗯,手上功夫还行,骑术就差强人意了,力量略胜,速度稍差,步战还能与昭蓉打个相当,但是他武器短,马战吃亏,不知道有什么厉害的技能。”
“叮!当!当!当!”
双方错马而过的一瞬间,本多忠胜的蜻蜓切与太史昭蓉的赤龙枪撞击出的火花飞溅,本多忠胜胜在力大,而太史昭蓉的枪如蛟龙,快得让人产生幻觉,觉得那不是一柄枪,而是有好几柄枪在同时攒刺。
战马交错的短短瞬间,双方的兵器交击了四次,算是个平手。
但是熟悉马战的太史昭蓉知道,如果继续这样打下去,自己稳胜,因为对方的骑术不行,战马的耐力也不大好。
“用枪!”
倭人阵营中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不过本多忠胜似乎没有听到,又似乎没有听明白,互相奔出了百步左右,两人圈马回转,再次对冲!
战了十来回合,本多忠胜的战马果然开始喘粗气了,本来战马也不会如此的不堪,但是因为双方战斗时的力量,都最终传递到战马的身上,太史昭蓉精擅马战,每一击都是针对着本多忠胜的弱点来的,往往打击在战马蹬地或者落蹄的瞬间,加剧了战马关节受力,大量的消耗战马的体力。
本多忠胜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巧妙,他的对手太史昭蓉手长枪也长,加上急速的速度,精准的用力卸力,还有极为巧妙的技巧,本多忠胜几乎全部身心都投入到战斗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骑战还有这等微妙的地方。
等到本多忠胜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战马正在对冲,但是节奏似乎有些乱,本多忠胜来不及多想,先将太史昭蓉应付过去再说!
“奥义,无双!”
本多忠胜用出了自己的必杀技,或者叫专属战技也行,只见一团华丽的光影遮掩了本多忠胜的身躯,正面看,似乎本多忠胜的整个人忽然放大许多了,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向着被放大了的目标攻击。
“加速,横移!”
太史昭蓉却完全无视那些华丽的光影,与赵云、黄忠对战过很多次的太史昭蓉自然知道,战技中的视觉假象多得很,而且她也很清楚如何破解对方的大招,大招的坏处就是灵活性不足,所以避开正面,从侧面入手是不二法门。
“呲!扑哧!”
“轰!”
双方错马而过,太史昭蓉的赤龙枪被本多忠胜的蜻蜓切荡向一侧,太史昭蓉顺手下切,正好将本多忠胜跨下战马的一条腿卸了下去,高速前进的战马忽地一歪,向着一侧倒下,轰地一声撞在地上。
本多忠胜关键时刻一按马背,从战马上跃了起来,太史昭蓉的长枪却是化作了流光,红色的光影一闪,头也不回的向着正在腾空的本多忠胜反刺去!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甄翔上阵鏖战真田
“当!”
“噗!噔噔.....”
本多忠胜关键时刻扭身挡下了这必中的一击,将太史昭蓉飞掷的长枪敲向地面,但是他自己身在空中却无处借力,落地之后用出受身法门,向后一个翻滚,站起来后蹬蹬连退了十几步才站稳了身形。
再看本多忠胜,头上的鹿角已经折断,身上的铠甲在腹部下方被撕裂了一条缝隙,显然刚才的那一枪差点就给他去势了。
太史昭蓉已经圈转了五花马,战马加速,如雷的蹄声疯狂重来,之间太史昭蓉轻舒手臂,准确的拔起插在地上的赤龙枪,暗红色的长枪由下而上、由后向前,反转而起,到了高点之后枪做刀势,居然狂猛的向下劈落,暗红的光影,撕裂的空气,高速的战马,这一招不是大招的大招,如同一个光轮一样砸向正在地上弓步作势的本多忠胜。
“来得好!”
本多忠胜大喝一声,长枪一卷,向上奋力迎去!
“当!”
“踏踏.....”
“嘶!扑哧!”
战马狂奔而去,本多忠胜的身形保持着斜斜向上冲刺的姿势不动,太史昭蓉的战马停了下来,大家扭头看去,太史昭蓉的左臂上的盾牌已经炸裂,手臂上一片血红,鲜血还在滴滴下落。
却原来,在交击的瞬间,太史昭蓉枪式一敛,刚才的狂猛招数居然是虚招,枪交右手的太史昭蓉用臂盾挡了本多忠胜一击。却在错身的瞬间,单手将长枪绕身回旋,反手刺进了本多忠胜的后心。
“好!”甄翔大喝了一声!
方志文的脸色铁青!
随后汉军的欢呼轰然响起!
本多忠胜想要扭头。他知道自己败在骑术上,心里非常的不甘,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七阶的女将击败了自己,毫无花巧的击败了自己,最后看向太史昭蓉清澈的眼眸,本多忠胜摔倒尘埃。随后化作白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太史昭蓉圈转战马,回头用长枪挑起地上的蜻蜓切,高高的举了起来!
“万胜!万胜!”
“鸣金!”方志文冷冷的说道:“定远。你打第二阵,记住刚才我说的话,重复一次!”
“注意敌人的幻术和火枪近距离射击!”
“嗯,去吧。受伤的话就会被换下!”
“诺!我不会受伤的。哈哈......”
甄翔纵马而出,太史昭蓉则有些怏怏的打马回来。
“末将缴令!”
“嗯,先疗伤吧。”方志文和声道。
“夫君.....”
“先疗伤。”
“哦......”太史昭蓉贴身女将上前帮着抹伤药,太史昭蓉看向方志文,方志文瞪了她一眼,太史昭蓉翘着嘴角笑了。
“进阶了?”
“嗯!”
“先恭喜你,责骂则留着!”
“嗯!”
方志文扭头看向战场,心里却在喜滋滋的盘算着。自己这就有四个八阶武将了,七阶的十几个了。不知道有五个八阶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奖励呢?
郭嘉扭开脸,看向太史昭蓉插在地上的战利品:“主公,这个是矛嘛,为啥你说是枪?”
“呃,倭人叫它枪,我就跟着叫了!”
“这就是矛!倭人没常识,主公也没有!”
“那就矛好了,注意看斗将吧!”
“那个倭人是真田幸村吧!号称第一兵,为何不是将呢?”郭嘉不大明白的琢磨着,倭人的想法真是挺怪异的。
“因为他听话!做不得将,所以才叫兵吧!”
“扑哧......”太史昭蓉被夫君的话给逗笑了,方志文斜了她一眼,太史昭蓉努力的忍住笑,俏脸憋得通红。
战场上,甄翔已经与真田幸村过了一招,甄翔好歹武力值也有91了,而且甄翔有很多好的对手,又有极其丰富的战场经验,特别是骑兵战。
真田幸村则不同,或许他也有很多可以交流切磋的对手,不过这些对手却全部都缺乏骑兵战的经验。
从双方第一轮的交手情况看,真田幸村的自身属性比甄翔要强一筹,不论数力量和是速度都要比甄翔强,不愧是八阶的属性,但是八阶的属性并不代表八阶的战斗力,单挑的时候低阶杀高阶是常有的事情,盖因单挑的战斗中决定胜负的因素是很多的,这与阵战的差别是巨大的。
“半斤八两啊!”
太史昭蓉点了点头,郭嘉是鸭子听雷,完全不知所云:“对方可是八阶!”
“昂,是啊!不过只是属性八阶,战斗力可没有,这个八阶有水分。”
“水分?请主公解惑!”
“就是战斗经验上的差距,有力量并不代表你能用好这个力量,你看真田幸村用的兵器。”
“长戈,怎么了?”
“长戈非常难用,文远的长戈用的不错,其他人我还没有能将长戈用好的,这个长戈可不仅仅是长,关键在于能不能在长用尽的时候,不被对手的短给偷袭了,所以长戈讲究控场,讲究先发制人。这个真田幸村的先发制人方面做得不错,长戈用的快速准确、势大力沉,能够给对手带来极大的压力,但是在控场上就差远了。”
“控场?”
“对,当对手突破了长戈外围最强的攻击圈之后,敌人相对较短兵器的兵器就会发出强大的攻击力,如何遏制敌人的攻击,就是控场。”
郭嘉眨巴了一下眼睛,说起来都明白,可是完全无法想像长戈这种东西要如何的控场。
“不明白!”
“呵呵,你有机会去看看文远的战斗就明白了。在第一击的时候,必须将对手的后续攻击节奏给打乱了,让自己的攻击迫使对方完全处于攻击中断的情况。而且,文远身上的剑可是很厉害的,近身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突袭。”
“哦......也就是说长戈是第一攻击,这一攻击必须将对手击败,或者将对手的攻击打断,然后创造第二次短兵相接的机会,或者是让自己避开被敌人攻击的机会。”
“对。原理上就是这样了,这个真田幸村显然做不到这点,定远用巧力骗了真田幸村。迫使他不得不用长戈格挡了定远的反击。”
“原来如此,那么甄翔将军能赢了?”
“不好说,看真田幸村接下来怎么打了,一会甄翔肯定会在错马的时候用转向技能。然后使用缠战来破解对手的长戈。”
方志文的话音才落。甄翔与真田幸村已经第二次交错而过,甄翔依然用巧力和精湛的马术,将真田幸村势大力沉的凿击挡向侧面,同时手里的长枪由下向上挑刺而去,这个角度让真田幸村极其难受,只好被动用了一招横切。
倭人对招式的命名显得比较苍白,这一招横切在长戈招数上应该叫‘荡’,因为长戈的木杆很长。而且极具弹性,因此。充分的利用弹性则能极大的强化力量属性,荡就是一种回弹。
这招看似是个两败俱伤的打法,目的在于迫使甄翔回防,从而消弭甄翔的攻势,但是荡的特点在于速度会越来越快,末端的速度可能比起始的速度高出一倍都有可能,因此,甄翔如果真的选择两败俱伤的打法,吃亏的铁定是甄翔。
不过甄翔的经验何等丰富,一见长戈的架势,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比对手快,甄翔翘了翘嘴角,开口一声爆喝:“加速!”
真田幸村的战马也是一匹名驹,据他自己夸耀,是能够跟八骏匹敌的‘白河原毛’,可是战马再好也不能有减速技能,甄翔的加速直接破解了真田幸村的横切,如果真田幸村精通骑术,这个时候最好的应对方法也是加速。
“加速!”虽然真田幸村稍微的慢了一点,但是还是准确的选择了最好的应对办法。
甄翔似乎早有所料,但是在手中的长枪却依然猛烈的横扫,从枪尖开始,赤红的光芒猛烈的爆炸开来,似乎是因为枪尖的急速运动将空气都给点燃了一样。
甄翔跨下的战马忽然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长嘶,后腿连续的扭转,借助着甄翔长枪带来的强大旋转力,轻巧在加速过程中完成了一个转向技能!
“赞!”郭嘉惊讶的赞了一句,这一招确实是漂亮。
“呼!咻~”
招式还没有完,甄翔的枪发挥出最后的效用,当借力的目的达成之后,甄翔没有想办法消解长枪上旋转的力量,而是直接将长枪甩了出去,长枪旋转着,仿佛一个红色的光轮,猛地切向不远处正在疾奔的真田幸村。
“好!”
汉军阵中不知道是哪个大嗓门的玩家大喝了一声,这一连串的应对真是连消带打漂亮极了。
真田幸村背后如同长了眼睛一样,即时的一声:“横移!”将这一次漂亮的追袭化于无形。
甄翔已经掏出另外一柄长枪,驱马追了上来,真田幸村刚才的横移也在甄翔的算计之中,横移会降低后续速度,这是精擅骑术的人都知道的事实。
真田幸村长戈交到左手,又是一招横切向着自己左后侧追击的甄翔扫去,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空出来的右手里,已经多了一柄短枪。
“火枪!”
方志文一声断喝,甄翔几乎没有思考,身体向着左侧一斜。
“砰!”
真田幸村手里的燧发火枪打响了,一蓬火光刺得大家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了一下,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甄翔的身影已经从马背上消失了。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长弓慑敌倭人丧胆
ps:感谢‘焱麒麟’‘小小任务’‘yuetsiuwong’‘我有菜了’‘噬尐澈’‘神话之龙’‘猫cat’‘爪子’‘泪海皇’‘寻禅’‘异幻’‘观众朋友刚刚打开电梯’‘什么名没被占’‘言午许枫’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正在大家惊鄂不已的时候,从甄翔的战马右侧腹下,忽然爆射出一缕乌光。
如今真田幸村为了回身射击,已经将身体向左扭到尽头,手里的长戈带来的离心力让他很难作出反应,这就是招式用老的可怕之处,当然了,真田幸村之所以作出这个举动,完全是为了刚才的偷袭举动,但是,正是这个偷袭的举动,让真田幸村陷入了绝境!
危急时刻,真田幸村脱手扔掉了长戈,双腿用力,整个人猛地从马背上升了起来,那一缕乌光险险的从他的跨下飞了过去,在刺耳的尖啸声中飞向前方。
“咻!当!”
“嘶!噗!”
“嗤嗤!”
真田幸村离开了马背,甄翔的杀招连绵而来,镫里藏身、穿跨投射,接着甄翔倒挂在马腹之下,手中的铁弓连续射击,真田幸村勉力的用火枪挡住了第一击,随后的三支箭矢准确的命中了旋转升腾中的真田幸村,一支命中额头,一支在后心,一支在咽喉,精准无比!
甄翔翻身上马,催马追上已经慢下来的白河原毛。一把拽住了缰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