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03部分

诺!”
“奉孝,你这边呢,敌军的援军应该过了下关了吧?”
“根据情报看,敌军援军已经过了下关,正在向福冈集中,攻击方向不明确,部队数量三百万左右。”
“攻击方向不明确啊?那不如在伊万里加强攻势吧,将糸岛的俞涉调往伊万里,主动放弃糸岛如何?”
郭嘉笑眯眯的看了李儒一眼,李儒摊了摊手,方志文看到两人的小动作,显然郭嘉和李儒用自己打赌来着,看来李儒输了。
“主公,武雄城异人的战死比例已经高达七成了,估计要不了多久戴义隆(大内义隆汉名)就能说服原住民守将投降。至于伊万里,现在还有守军三十万,如果俞涉将军和主母的部队合攻,伊万里应该撑不住几天的。”
方志文点点头,又抬头看着郭嘉道:“把握有多大?”
“九成!关键是时间点,一定要让敌军控制在我们的时间点内。”郭嘉肃容道。
李儒插嘴道:“时间可以用我军的调动加以控制,比如放弃糸岛的时间,比如对小城的攻击程度,适当的袭扰福冈南部的鸟栖城等等,这些都能够左右对手的攻击时间。”
方志文站了起来,拍了拍皱了的衣服后摆,洒然笑着道:“好吧,这事你们掌握吧,我跟定远去鸟栖转一圈,让他们以为我们在准备第二次阻击战!”
“辛苦主公了,糸岛的调动明天开始,后天攻下武雄,大后天也就是十二月十三日展开对伊万里的攻击,主公在鸟栖附近活动到十三日,然后转向北,牵制糸岛附近敌军。”
“知道了!随时联系吧!希望天从人愿!”
郭嘉眯着眼睛笑了:“一定会的!”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文丑北渡山阳易手
对于韩遂的疯狂破坏,袁绍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这不仅仅是的实际损失的问题,更加是面子和声望的问题。
如果单单评价韩遂的战力来说,韩遂的兵力大概相当于张颌与潘凤军团之和,但是韩遂军八成是骑兵,这点让骑兵只占两成的张颌和潘凤吃足了苦头。
不过,这种差距更多的体现在初期,骑兵和步兵之间的战斗,看似骑兵占据了绝大优势,但是如果陷入了长期的战争之中,步兵的补充很快,而骑兵的补充是相当麻烦的,从成本上看,一名骑兵至少是五到十名步兵的成本,光是养着骑兵,韩遂就会无比的痛苦。
现在韩遂主要是依靠吕布的支援和自己抢来的粮草支持战斗,如果潘凤不是那么急于出战,慢慢的与韩遂打消耗战,玩坚壁清野,最后失败的必然是韩遂。
袁绍自己也很清楚这点,更加知道许攸的建议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正确的就一定会去做,至少袁绍现在还没有那种打烂仗的决心,或者说袁绍一向都缺乏那种决心,这在兖州东部的战事中其实已经充分的表现出了袁绍这种保守的心态,也最终导致了河南战事迁延不决的局面。
如果用郭嘉的话来说,那袁绍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他那平庸求稳的性格表现在战场上实在太糟糕了,比如现在,袁绍下达了让文丑北渡先击破韩遂的命令,简直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庸医。哪里起火,袁绍就将兵力投向哪里,完全没有整体的战略规划。完全找不到战略核心和重点,这样的人能主掌冀州,只能说韩馥太过无能,一旦碰到庞元吕布这种厉害角色的时候,袁绍就立刻现出了原型,这种家伙合该被淘汰。
文丑从东阿渡河,复夺平阳。事实上,是韩遂主动的让出了平阳,韩遂根本就没有跟文丑打攻坚战或者防御战的想法。韩遂的部队也不适合打防御战。
文丑现在不算完全从河南撤离,因为他的部队还有部分在东阿,算是横跨两个战区的救火队员吧,袁绍的目的很可能是让文丑暂时顶一下。然后等潘凤军团重新整顿完成。再接手平阳的防御,文丑就能重新回到济北。
可是,潘凤和文丑的先后北渡,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河南的战事,高干和颜良在如此长的战线上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沮授也趁机加大的作战的主动性,趁机夺回了不少的地盘,在北边基本上将战线重新推回到阳谷、谷城、富城一线。南边则更积极一些,重新夺回了山阳的高平和任城郡的任城。渐渐的战线恢复到开战前的状态。
“复庆,不如某北上助战吧?”
“将军,若是你北上助战,能够短时间拿下鲁郡、泰山和济北?”
“这......不大可能吧?”
“既然如此,将军离开这段时间,曹操就会加大进攻力度,甚至会在西面另开战场,一举夺下梁国,若是梁国失守,我军就会丧失掉战略纵深,这对定陶的安全是非常不利的。”
吕布愣住了,伸手在火盆上烤了烤,使劲的搓了搓之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可现在北边的局面基本上打开了,韩遂打得也相当不错,却缺乏了一锤定音的能力啊!如果没有曹操该多好!”
“呵呵,没有曹操的话,我们也不敢现在就匆忙放出韩遂,将军的假设毫无意义啊!”
“某不是假设,而是感慨!”
“将军是被曹操的乌龟壳弄得没脾气了吧!”
吕布咬了咬牙没有回答,曹操的营地如今建的跟城池似的,吕布想要从后勤上动脑筋,但是曹操的后勤都交给了异人来分散运送,另外,曹操也在用攻击牵制着吕布,让其不敢轻离。
因此,吕布现在是打不破曹操的防御,又不敢离开砀县太远,其实,若仅仅是一个砀县的话,吕布确实可以放弃,但是正如庞元所说,一旦吕布离开,曹操一定会加大攻击的力度。
如今曹操不出力一方面是因为吕布军能打,曹操不想损失过大,另一方面也是不想现在就将吕布逼到绝地,他是生怕被吕布决死一击给连累了。曹操如今的目的就是将吕布黏住,等到别的地方到了危急关头,吕布衡量之下自然就会舍弃梁国而去,到时候曹操就能白捡个梁国,而且还能避免与吕布死磕,这就是曹操的真实打算。
庞元想得更深一步:“将军,曹操现在没有出全力是什么原因您是知道的,一旦北边的战事对袁绍不利,曹操就会加大进攻的力度,所以越是到了这个转折的时候,南线就越发的危险,将军绝对不能轻离。”
“那北边......”
“就让韩遂去慢慢的折腾,只要能有效的牵制住袁绍就可以了,想要一朝覆灭袁绍显然是不现实的。”
吕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轻轻的呼了口气,似乎没有了说话的兴致,只是盯着火盆里的红色炭火默默的发呆。
.............................................
距离吕布不远的城外曹营中,曹操也缩在帐篷里烤火,身上裹着厚厚的皮毛大麾,还是觉得有些冷。
“这个鬼天气,将士们的冬衣够不够?”
“够,后勤方面主公尽管放心。”
“那些家伙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不过言下之意还是觉得我们有些不够积极,呵呵。”戏志才脸色有些青白,他身上的冬衣更厚,手里还捧着一碗烫酒,身体也紧靠着火盆,一副恨不得直接坐进火盆里面去的架势。
曹操冷笑了一声:“该怎么做还轮不到他们来置喙,现在本官可不想将吕布逼到绝地,至少不能由我们来干这个事情,可惜,袁绍太不争气了!”
戏志才摇了摇头:“袁本初是性格使然,他优柔寡断,事事放不开,则会到处受制,说起来,还真指望不上他,刘备也是狡猾,拿下河南尹之后就没有了反应,他们怕也是抱着一样的想法,吕布这头猛虎,是谁都不想被咬上一口啊!”
曹操抽了抽嘴角,事实上,曹操已经被吕布咬了一口了,夏侯惇和许褚竟然连败,整个沛国也被主动的丢掉,这一口虽然不会要命,但是也确实很疼。
曹操捡起边上的火钳,夹了一块竹炭放进火盆,咂了咂嘴道:“都不是省油的灯,只是大家若是都不出力,这形成的局面困顿不前,迁延下去,可能会不了了之啊!”
戏志才笑了笑:“未必,到了春耕的时候,就会有人守不住,想要打破眼前的僵局了?”
曹操眼神一亮:“谁会受不住?”
“属下看来,最先受不住的,恐怕会是袁绍,如今韩遂在袁绍的地盘上如同马贼一样纵横破坏,若是到了春耕还不能遏制住韩遂的活动,整个魏郡,部分广平、平原都会受到影响。再看济北、鲁郡、泰山基本上也没有办法正常的开展生产,这种局面,袁绍肯定是不满意的。”
曹操默默的点头,毫无意义的嗯了一声,示意戏志才继续说下去。
戏志才紧了紧身上的皮裘,继续说道:“其次是吕布,吕布现在地盘缩小了很多,人口却是增加了一些的,加上今年旱灾的影响,本来粮食就堪忧,如果因为战事的原因,影响到陈留、梁国、山阳、东平郡等地的春耕,那么明年的粮食又成了大问题,难道吕布还能从地下挖出更多的钱银来购买粮食么?”
“呵呵......”曹操低声的笑着,对于吕布干的坏事,曹操觉得很好笑,这事百年之后还不知道会被后世之人如何嘲笑呢,岂不知,其实‘摸金校尉’这种职务,原本就是曹操发明的。
“志才是说,这两个人会想方设法的击败对方,以打破如今僵持的局面。”
“对,韩遂的出现就是这种需求的表现。”
“嗯,韩遂此人实力未削,如今放出来确实会让韩遂有做大的可能,这事两害相权取其轻,也是吕布对现状不满的一个表现,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暂缓攻势,让吕布北上与袁绍火拼?”
“吕布不会上当的,如果我军后退,属下敢保证,吕布不会北上,而是学那韩遂反攻谯郡,尽力的来马蚤扰我军!”
曹操皱了皱眉,自嘲的说道:“这还真是有些作茧自缚的味道了,呵呵。”
“主公也不必太过担忧,吕布和袁绍对于目前僵局的不满,会促使他们打破僵局,至于如何打破我们不可能预知,但是北线的战斗会趋于激烈,我们就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来调整我军的步调,甚至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主动的加大对吕布的攻势,虽然应该尽量避免出现被吕布舍命相拼的局面,但是若是有必要,适当的付出还是应该的。”
曹操神色一凛,肃然道:“志才是说必要的时候我军要展开强攻?”
“对,如果人人都不出力,最后得利的一定是吕布,相对来说,我军的实力最强,也最能够承受损失,而且攻灭吕布迎奉天子对我的好处十分的巨大,适当的牺牲是可以接受的。”
曹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用火钳有一下没一下的捅着火盆里烧得正旺的炭火,陷入了沉思。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首攻中牟雷大雨小
ps:感谢‘leonecat’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白石小子’‘吴天理’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张飞率领大军,还有一大票的玩家部队,浩浩荡荡的开到中牟城下,不紧不慢的在城下扎营,连绵的营地看上去浩浩荡荡好不壮观。
陈宫站在中牟城上看着城外的巨大营地,冷笑了一声,高览不解的问道:“军师大人觉得敌军的布置有什么不妥么?”
“没有啊,这么大的营地,想要偷袭都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呵呵。”
“那刚才军师是何意?”
“高将军,若是你来到城下不想着如何进攻,先忙着下营,一般是什么情况呢?”
高览仔细的想了想道:“一个可能是由于城池坚固,难以一蹴而就,所以需要先建立好营地,做着长期攻打的打算。”
陈宫点了点头,抚着胡须笑着示意高览继续说下去。
“另一个可能就是本来就没有打算攻城,只不过是想要围城以达到别的目的。”
“嗯,那么这两种可能性之中,在什么情况下才会选择建造如此坚固和庞大的营地呢?”
“呃......后一种吧。”
陈宫呵呵的笑了:“可不是么,这不是正好说明张飞根本就没有打算强攻中牟么!我适才发笑,就是因为这个。”
“不打算强攻中牟?那他来干什么了?难道是嫌粮草太多,过来消耗一下么?”
“呵呵.....自然不是。他是给曹操和袁绍敲鼓来了!”
“敲鼓?!”
“对,敲鼓!敲鼓助威,敲鼓的人自己是不会上去拼杀的。只是希望别人更激烈的拼杀,然后,敲鼓的人想要隔岸观火,然后在最适当的时候伸手捡个大便宜。”
高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看着高览变得轻松的表情,陈宫又笑着提醒道:“不过,高将军切莫掉以轻心,战阵上的事情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谁也不敢保证张飞就真的是来敲鼓的,如果他发现能够轻易的拿下中牟,肯定也不会白白的错过这个机会的。而且。张飞武勇异常,将军要分外的当心才是。”
“末将明白!”
..........................................
“咚咚.......”
城下的战鼓擂得惊天动地,一队队的步兵方阵正在缓缓的移动着,在城墙的正面慢慢的展开。然后是远程部队缓缓的出营。更早时候出来的骑兵则在营地和城墙四周游弋着,时刻警惕着城内的敌军动向。
在步兵的保护下,远程部队缓缓的向前推进,不过却始终跟在步兵身后,城上的高览有些奇怪,难道张飞打算一上来就强攻么!
“呜呜~”
一阵号角声响起,进攻中的部队整齐的停了下来,然后前面的步兵忽然向前冲去。奇怪的是他们没有举着盾牌,而是背着一个麻袋一样的东西。
高览立刻下令城内的远程部队开始射击。漫天的巨石飞了起来,仿佛一大群的麻雀,迅速的越过数百步的距离,轰击在正在冲锋的人群中。
巨石轰击的效果很吓人,但是真正造成的伤亡却不多,因为一开始准备的射击是巨石,而不是对付步兵的碎石,因此第一次齐射的整体战果不大。
高览立刻下令重装碎石,而那些冲锋的步兵们,却在冲过了五十步左右的距离之后,纷纷的将肩上的麻袋甩在地上,然后躲在麻袋筑成的土垒后面,开始挖土加固土垒,尽管现在是冬季,泥土被冻得很硬,但是在面临生命危险的压榨下,士兵们疯狂的凿击着地面,将地面上的冻土挖开,填塞到麻袋筑起的简陋土垒之中。
高览这才明白,原来他们是要在城外筑垒,然后用远程武器与自己的对射,还以为他们要疯狂的攻城呢,高览舒了口气,毕竟张飞的名头太大,高览心里还是很紧张的。
随着时间的过去,一个个的土垒建造起来,并且越来越高,慢慢的连成了一片,远程部队在土垒筑好之后,迅速的推进到土垒后面,架设器械,开始向着城内轰击。
高览随即下令降低了轰击的密度,这样打其实毫无意义,还不如等着步兵攻击的时候再反击,当然,也不能完全停下来,高览命令那些射击技能够高的异人可以继续射击,用精准的射击来提高效率。
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下午,张飞尝试着发起了一次联合进攻,不过遭到了高览的严厉打击,虽然张飞的部队攻防属性很高,但是在高览非常有层次的防御之下,损失还是不小,张飞见状立刻停止了攻击。
张飞停止了步兵攻击,但是投石机的攻击却一刻也不停,甚至到了夜里也在继续,整个夜晚,中牟城外都是投石机的轰隆声,不过这种攻击更大的程度上只是心理上的威慑,对中牟这种高大坚固的城池所造成的伤害是非常有限的。
第二天,张飞的骑兵部队绕过了中牟城,出现在中牟的东侧,不过,高览并不理会张飞的行动,事实上张飞也不敢深入,论起骑兵作战,张飞基本上没啥信心,若是孤军深入,说不定被侯成、宋宪的骑兵给灭了也说不定。
所以,张飞的这个举动多数是在作态,顺便,也给玩家部队打气,想要鼓动玩家部队接受后勤袭扰任务,只是玩家又不是笨蛋,谁不知道吕布的骑兵厉害,想要在这种平原地区跟吕布玩破袭战,绝对是找死的行为。
因此张飞营地里远程打击任务都接的干干净净。但是破袭的任务接下的寥寥无几,而且就这几个接下任务的人,基本上也不会再回来交任务了。直到任务时限到了自动取消。
相反,担负着机动袭扰任务的侯成倒是相当的活跃,他的部队在荥阳、密县、中牟之间的大片区域里相当的活跃,尽管他不会去攻打城池,但是出城的刘备部队却要十分的小心了,特别是给张飞提供补给的部队,更是随时都可能遭到侯成的打击。
在侯成的带动下。异人的积极性也渐渐的高涨起来,越来越多的异人参与到破袭战中来,让张飞十分的郁闷。自己想要破坏敌军的后勤线而不可得,反过来自己的后勤线上却是一日三惊。
虽然本来张飞的任务就不是打下中牟,不过张飞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想打下来。似乎也不行呢!
.............................................
“这就是个僵局!”徐庶十分肯定的说道。张辽还是紧张的在地图上看着,对于徐庶的结论,张辽自然是希望相信的,但是出于对吕布的感情,张辽还是会患得患失。
徐庶笑了笑,眼神转向帐篷外面的雪地,现在张辽部的位置在西域长史府西南部,切断了敦煌郡与西域鲜卑人的联系。企图围猎仍然滞留在敦煌郡境内的鲜卑人和羌人,只不过。这些鲜卑人和羌人也十分的滑溜,发现情况不妙,竟然想要翻越祁连山到山南的青海湖附近去。
那边的地势更高,徐庶听主公说过,那里因为地势的原因,会让战马和战士失去战斗力,所以现在这个阶段,绝对不允许徐庶越过祁连山。
“军师大人......”
“啊?”走神的徐庶被张辽唤醒:“什么?”
“军师大人,按照您的说法,西线僵持了,东线的南段也僵持了,北线似乎也没什么能够产生变化的地方,这战事岂不是要迁延下去了?”
“那到不会,开春的时候肯定有变局,毕竟大家都想要种地呢,尤其是袁绍和吕布,这场战争对他们两个的影响最大,若是迁延下去,最先受不了的就是他们两个。”
张辽皱紧了眉头,叹了口气道:“最先受不了的一定是吕大哥,今年的粮食本来就不足,若是明年继续受到影响的话,情况会更糟糕。”
“呵呵,这点到不用担心,吕布那边的粮食供应协议一直延续到了明年的秋季,这也要拜文远所赐呢!”
徐庶笑眯眯的说道,张辽一愣,随即苦笑着点了点头,自己这也算是变相的在帮助吕布大哥吧!
暂时放下心里的担忧,张辽又回到了现在自己所面临的局面:“军师大人,这胡族都爬到祁连山上去了,该怎么办?”
徐庶一摊手:“还能怎么办,能抓到多少是多少,我们沿着祁连山北麓一路向东,一直回道酒泉郡,哦,对了,还要先给马腾打个招呼,不要让他误会了。”
张辽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远处巍峨的祁连山脉,摇头道:“那边的环境真的那么恶劣么?”
“呵呵,主公说得很严重,我们还是不要去尝试了,不过到时候可以问问马腾,他应该能知道那边的情况。”
“也是,只是这么一来,今年的冬猎收获太少了!”
“不少了,能从张掖瓜分一半人口去充实雁北,今年也能多筑几个城池吧!”
“还是沿着黄河而建么?”
“不知道,那些事情可不是我们管的,呵呵,不过肯定是沿着水系就是了。”
张辽将地图翻到雁北的地图上,看着地图上正在越来越多的城池标记,心里竟然慢慢的在滋生一股骄傲的情绪,原本贫瘠荒凉的雁北五郡,现在正在慢慢的改变着模样。这种能看得见的成就感,让张辽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干劲,虽然,张辽现在还努力的提醒自己,不想就这么背离吕布投入幽州,但是却没有办法否认自己痴迷于建设雁北五郡这个事情。
将来,该怎么办呢?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追缴马贼徐晃遭擒
田豫在更早的时候就结束了他的冬猎,张掖的易手,让田豫今冬的冬猎变成了一次护送任务,为了赶着将六十多万百姓从张掖送回朔方,田豫必须在山丹、武威、吉兰、林荣这一条两千多里的路途上建立安全稳定的通道。
山丹到武威这一段比较安全,徐荣现在也不敢轻易的挑起争端,武威到吉兰这一段就糟糕了,吉兰是玩家建立的城池,隶属于河西郡,河西郡面积巨大,但是城池却少得可怜,与北地和上郡一起,是一个三不管的地区,因为这里大部分的地区都是沙漠戈壁,开发的难度太高,于是,这一片巨大的区域就成了盗匪马贼的乐园。
吉兰作为一个沙漠中的补给地,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自由城,这里不管是什么身份都能进来,城内没有安全区,随处都能动武,没点能耐的玩家在这里是混不下去的,不过,由于这个城池有着重要的地缘意义,所以各方都尽力的保护着这个城池的独立性。
虽然吉兰城没有安全区,但是大体上还是和平的,城市的控制权落在几个行会的手中,而这些行会的背后都有着大势力的影子,包括玩家的顶尖行会或者是原住民的势力。
不过出了吉兰城之后,可就是血腥的沙漠戈壁了,荒凉的隔壁上纵横着各路马贼,盯着经过这条贯通西凉的商路。
如今田豫要运送多达数十万人口经过这条商路,可想而知会引来多少的觊觎者。因此田豫的压力也不轻,最后还调动了驻守在五原的郝昭,前出到林荣到吉兰这一线。承担起保护商路的任务,而田豫则负责从山丹到吉兰这一段。
这已经是第三批东去的百姓了,田豫将百姓分成十万一组,然后雇佣大量的异人在周围协助护卫,达到吉兰后与郝昭交接,用了将近一个月时间,才完成了两次运送。路上还算安静。
“将军,急报!”
“说!”
“东南面二十里外的异人部队遭到了一伙马贼的袭击,损失惨重。这伙马贼可能继续向北运动,目标是我们的大队。”
“详细的情报呢?”
“马贼的数量大概有两万,可能是由多股马贼合并而成。”
“两万!?这么多,这河西郡的马贼都来了?”
田豫的话里没有一点的担心。反倒是充满了兴奋的情绪。还说没有机会好好打猎呢,这猎物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命令异人部队避开交战,只需要获取对方的情报即可,令大队停止前进,前军回转,中军负责守卫,右军向南包抄,后军加速前进。命令异人部队注意防御,我带卫队上去看看。”
“诺!可是大人。您亲自去啊......”
“怎么了?你难道忘了我是武将了,快去传令。”
“诺!”
田豫驻马在一个沙丘上,远处的马贼部队正在扬着滚滚的沙尘而来,看行军的方式,因该是由十几伙马贼组成的临时部队,战马和装备也是五花八门的,跑了这么长的距离,这些部队已经基本上处于混乱的状态。
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强不强其实从行军上就能看出来,强军的标准是行百里而队不乱,而这种乌合之众,跑上十里八里,可能连建制都跑乱了。
田豫见到对方已经完全处于无阵的状态,立刻一挥手里的长枪,发起了进攻!
田豫的两千卫队组成了锋矢阵,在田豫的带领下,毫不犹豫的冲进了战意高昂的马贼队伍里,开始的时候马贼还十分的兴奋,见到敌人只有两千就敢冲击十倍于己的买贼骑兵,简直是不自量力自投死路。
不过还未接战,田豫的重弩就像是暴雨一样的当头倾泻而下,一下子就将士气高昂的马贼射的人仰马翻,接着骑兵对冲,田豫的骑兵仿佛一架杀戮的机器一样,阵表外面的枪盾兵挡住马贼的攻击,阵内的重弩连绵不绝的洗刷着射程内的所有活物。
更狠的是这些家伙似乎能轻易的看出谁是首领,一进入射程,最先倒下的肯定是小头领,前面的马贼死伤惨重,后面的自然而然就向着两边让开,田豫也不着急,只是向着前面突击,一直到了冲出了马贼的队伍,然后才继续向前奔出数百步再掉头。
只是让田豫失望的是,这些马贼竟然这样就被打怕了,居然分开两边向东西两侧逃遁,田豫摇了摇头,瞅准了一支队伍相当整齐的马贼追了下去,至于其他的,就交给正在合围而来的其他部队了。
其实马贼就是这样的,见到好欺负的就一拥而上,打不过的时候就脚底抹油,颇有游击战的精髓,只是他们缺乏统一的作战指挥系统罢了。
追了有两刻,前面的马贼速度居然只是稍微的比田豫慢一点而已,田豫也惊讶不已,见到田豫紧追不舍,那些马贼冲上一个沙丘后停了下来,很快就掉过身来面对着正在接近的田豫,然后整理好队伍,摆了个锋矢阵反冲了过来。
田豫不敢大意,一个速度不比自己差多少,并且敢于跟自己对冲的马贼,或许真的不是一般的马贼。
“切断作战,开始!”
“技能齐射!”
“箭雨!”
“轰击!”
“混乱!”
田豫再加上一个军师技,射程优势让田豫占足了便宜,箭雨、轰击这样的技能,射程都是取决于箭矢的射程的,而军师技在战场范围内都起作用,于是,尽管对方也准备好了厉害的武将技,本来准备给田豫一个好看,却想不到对方这么卑鄙,远远的就是一通技能齐射。
“散开!”
“轰轰!~”
“唏律律~”
技能的爆炸声,战马的嘶鸣声,还有人的惨叫声,都遮掩在漫天的黄沙中,田豫一拽马缰绳,带领着部队向右侧偏出,重弩却对着黄沙遮掩的敌军再来了一次急袭。
“组阵,组阵!”
那马贼头领冲出了黄沙,一边向着左侧转弯,一边大声的喊叫着组阵,不过田豫才不会给他重新组阵的机会,划了一个小弧线,田豫的队伍再次从马贼的左侧接近,然后从侧翼发动重弩急袭和技能齐射。
田豫也惊叹于对方的武将加成,即使在无阵的状态下,对方的伤亡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严重,田豫很快将目标转向他们的战马。
又纠缠了一会,田豫将一伙马贼追得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大部分的马贼都失去战马,猥集在一起,想要负隅顽抗,而有战马的马贼也不离开,而是绕着圈子企图吸引田豫的注意力,不过这些都是徒劳的,双方的战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随着时间过去,马贼已经没有几匹马了。
“停!停战!咱们投降!”
“停!第一营戒备!”
田豫扬了扬手里的长弓,骑兵很快就在他背后停下,组成一个横阵,将士们重弩上弦,指向对面站在沙地上的马贼。
“投降就扔下兵器,到右侧集中!”
“等等,我等不服,将军仗着马快弩利,不是英雄所为,将军可敢与我单挑?”
田豫有趣的看向这个坐在马上挥舞着长柄战斧的大汉,上下打量了一会,田豫问道:“你是何人?有何资格向我单挑?”
“我叫徐公明,不是什么人,就是个马贼而已,将军是堂堂大汉将领,难道还怕我一个马贼不成?”
“呵呵,既然知道我大汉将领,应该知道什么叫为将之道吧?逞凶斗狠岂是为将之道?”
“这......将军莫非是怕了!”
“当然怕了!我背后的这些兄弟浴血奋战,即将锁定战果,难道因为我一个人的胜负就断送大家用生命争取来的胜利么?我是怕,怕对不起那些战死的弟兄。”
“我看将军是不敢战吧!”
“两军斗将,一定是在堂堂正正的阵战中出现,那是双方势均力敌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况,如今你们覆亡在即,还想依靠一个人的武勇来赢取整个战斗的胜利,岂不是荒谬!”
“我不服!”
“不服可以,不投降就死!”
田豫举起了手,身后的将士们手指都搭上了重弩的扳机,只要田豫的手往下一挥,就能将对面的马贼都射成刺猬。
徐公明的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心里实在是矛盾极了,想不到对方根本就不吃自己的激将,刚才战斗的时候也一样,对方根本就不跟自己近战,而是靠着射程占足了便宜,将这两千马贼虐的欲仙欲死,奈何徐公明是空有一身本事也用不出来啊,他心里这个憋屈真是没处说去!
“罢了,投降!”
徐公明将手里的战斧扔到了沙地上,自己也翻身下马,将腰上的短刀匕首也都扔在地上,当先向着右侧的洼地走去,他身后的马贼也纷纷效仿,扔下兵器追着他聚拢在空地上。
田豫得意的笑了笑,挥了挥手让士兵们打扫战场,自己则带着亲卫驱马走了过去,笑着看向一脸不服的马贼徐公明道:“想要切磋是吧?其实我也很想会会你,看样子你也不是弱者,不过身为将领,应以任务为重,回到营地多得是机会,到时候一定讨教!”
“好,一言为定!”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慧眼识英公明投效
“当!当!.....”
一连串密集的撞击声伴随着飞溅的火星,引起了围观将士的一阵轰然叫好,田豫的本事如何,这些将士们自然是清楚的,不过,与田豫对战的这个持斧大汉一点也不比田豫差,甚至在力量上似乎尤胜一筹,不过经验上就显得有些欠缺了。
当田豫用上一些战场上不多见的小花招时徐公明就会有些手忙脚乱,若是用上了赵云和方志文的那些招数,更是让徐晃连连吃亏,幸好两人是在切磋,不然徐公明可能早就被打落马下了。
尽管如此,徐公明的身上还是添了不少的伤口,连铠甲都开了几道口子,大腿上的一片覆甲更是被挑落在地了,不过徐公明的样子虽然狼狈,斗志却是益发的高昂,难得碰上这么一个好对手,徐公明打得有些忘乎所以了,完全忘记了对方的身份,一心沉浸在战斗中,招招都毫不留情,仿似拼命一样。
田豫也是十分兴奋,以往虽然不缺高手过招,时常与师兄赵云和黄忠这样的顶尖武将切磋,但是真正的放开手来打一场的机会其实不多,更有意思的是对面这个大汉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俘虏身份,这样真枪实刀的的打法,确实很难得。
天光渐暗,营地里燃起了火把,飘在凛冽空气中的暖暖的饭菜香味引得众人腹中一阵雷鸣,这一下子,顿时让大家都忽然觉得腹中饥饿,犹如烧了一把火一样。不知道是谁带头,大家四散而去寻找吃食去了,场中只剩下田豫和徐公明。
两人再换了一招。田豫将徐公明格退,回头环顾,空地上很诡异的没有人了!田豫不由得失笑不已。
“公明,饿了没有?”
“啊!?”徐公明还沉浸在战斗中,闻言楞了一下,然后似乎开始回魂,愕然的四处看了看。又用力的吸了吸鼻子,肚子里也是一阵鸣响,不由得尴尬非常。
“走吧。今天且到这里,先去吃饭,咱们明天休息的时候再打过!”
“啊!好!”
田豫收了兵器,毫不在意的带着徐公明返回了自己的帐篷。亲卫已经将饭食摆好了。见徐公明也跟来,很灵醒的加了一副碗筷。
“坐吧,行军时不能饮酒,不像你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那么痛快啊!”
“将军说笑了,哪里有酒肉啊?兄弟们也就是混个温饱。”
徐公明坐下来,毫不客气的端起碗筷大吃起来,田豫笑了笑,也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两人都是武人,吃起来很快。一会功夫就将饭食塞进了肚子里,再灌下一大口**辣的羊肉汤,那叫一个舒服。
“呼~”徐公明捧着肚子舒服的呼了口气,好长时间没有这么踏踏实实的吃一顿热乎饭了,做马贼也很辛苦啊!
“怎么,公明以往过得很不如意么?”
“不怕将军见笑,在下是河东杨县人,原本做个小吏,后来董卓兵乱,官府崩解,河东盗贼纵横,在下原本也是组织了一些乡里来保护族亲,谁知道.....哎,世事难料,谁知道自己也有做马贼讨生活的一天。”
“呵呵,乱世离人,为了活命很多事情都不奇怪,公明一身的本事,为何不投军呢?”
“原本也有此意,不过看中原的群雄你方唱罢我登场,将军觉得,在下该投靠谁好呢?”
田豫闻言笑道:“呵呵,公明能想这些,说明公明不是个莽夫,那么公明蹉跎至今,可是有了看好的对象。”
“大将军吕布如何?虽然现在吕布被四面围攻,但是在下觉得吕布能撑的过去。”
“吕布是不错,曹操、刘备具是一时之选,司马防老谋深算,这些人打来打去,一时半会怕也分不出高下的。”
田豫笑眯眯的说道,徐公明看着田豫认真的听着,他知道,田豫这话仅仅是个开头,果然,田豫顿了顿接着道:“投靠谁是个很难的选择,不过,在这之前,先要问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才行,你说是吧?”
“还能要什么,男儿在世不就是求建功立业光宗耀祖么?”
“如果是抱着这个目的的话,刚才那些人你投靠谁都不大靠谱。”
“此话怎讲?”
“建功立业就不说了,以公明的本事,建功立业是必然的事情,接下来咱么就看光宗耀祖了,所谓的光宗耀祖不但是要让自己的门楣风光,让祖先扬名,更重要的是要为亲族撑起一片天,为后代打下一个基础,我说得可对?”
徐晃想了想,点头道:“将军所言甚是,若是扬名一时,却不得久长,岂不是白辛苦了么!”
“正是,如同董卓一样,身死则族灭,甚至还要背个贼名,董卓所作所为如何且不说,成王败寇已是必然,因此,公明若想要光大门楣,最好要慎重的选择一个胜利者,若是投错了主公,说不定就是董卓一样的下场。”
徐晃心有戚戚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因此在下才踌躇不已,将军既能有鉴于此,定有所见,还请不吝赐教。”
“呵呵,既然公明问我,我自然是建议公明投效我主了。”
“征北将军难道将来能成为最终的赢家?可是征北将军根本就无意中原啊!”
田豫得意的笑了笑道:“我主虎威雄姿,以一军起兵,如今东至北海冰洋,西出瀚海戈壁,横绝万里,纵有四海,攻灭乌桓、踏平鲜卑,并吞高丽、沃沮,远征至于异界,南下攻伐瀛洲,如此丰功伟绩者,放眼当今天下,谁能比拟?”
徐公明目光灼灼,叹服的点头道:“无人能及。”
“我主无意中原。乃是不忍见同胞相残,因此才有护送张角北上漠北一事,但是若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我主定会奋发雄姿,一举歼灭群雄,还天下一个太平。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主确实无意中原,如今幽州土地广袤,人口众多。政体也是自成体系,再差将来也是一个外番,拱卫在大汉北方。不论中原谁做主,谁能小觑于我主?因此,公明投效我主方是正途,以公明之能。建功立业不在话下。以幽州之强,护得我等家人后代平安也丝毫不须怀疑。”
徐晃点了点头,又有些挣扎的说道:“可是,若吕布能统一中原匡扶汉室呢?”
“或许可以,不过就算是吕布举中原之力,恐怕也难以与我主为敌,何况,吕布真的能一统中原么?公明要用一个不确定的选择。来取代一个十拿九稳的选择么?”
徐公明宁神想了一会,避席而起。向着田豫施了一礼:“杨县徐晃徐公明,愿为征北将军效死,还请将军怜惜,予以收留。”
田豫安坐着受了一礼,随后起身郑重的回了一礼:“我就代主公生受了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