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02部分

队。”
“方位?”
“从正北方向接近。”
“命令戒备,守兵上城,四门紧闭。”
“诺!”
潘凤的眉头紧缩,但是却并不紧张,原因是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今天就已经来了两次,昨夜也有三次,韩遂的骑兵非常的嚣张,在荡阴以北击败了张颌的骑兵之后,韩遂的骑兵在魏郡纵横往来,如入无人之境,抢掠杀戮无所不为,闹得魏郡如今是人人自危。
偏偏袁绍如今拿韩遂完全没有办法,原因就在于袁绍的主力骑兵如今都在河南,原本张颌的骑兵在林虑之战后也没有得到完全的补充,结果被韩遂一战全灭,而原本说好的公孙越,却仅仅是在林虑周围打酱油,完全没有发挥出骑兵应有的作用。
至于潘凤自己手里的一万骑兵。和袁绍直接控制的两万骑兵,则不敢轻易出动追剿韩遂,生怕被韩遂用狼群战术给围歼了。于是,就造成如今这种尴尬的局面,幸好现在是冬季,遭到洗劫之后,城外的世族亲族都纷纷的逃进了城池,损失的不过是些搬不动的粮食和房屋罢了。
只是这种情况如果继续延续下去,到了春耕的时候都得不到改善的话。整个魏郡甚至广平、平原的生产情况都会受到言重的影响了。
潘凤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说道:“情报整理的如何了?”
“回禀将军,如今得到的准确情报中。阎行、成公英和韩遂的本队都已经发现,梁兴的部队还不知所踪。”
“阎行部应该是两万骑兵吧?”
“根据张颌将军所言,阎行部在上次安阳一战中损失最大,很可能是只有一万部队了。现在西凉骑兵的补充应该比较成问题。”
“成公英所在的位置呢?”
“今早出现在元城西部。正在向元城北部运动。”
“韩遂呢?”
“刚刚收到的消息,在安阳东部,距离安阳不远。”
“梁兴的部队某记得昨夜在元城南部活动,今天赶到平阳应该是下午才行。”
“理论上如此。”
“向异人发布任务,寻找梁兴部的位置,还有顿丘方向韩遂军的动向。”
“诺!”
“命令骑兵立刻集结,完成后出东门,绕道东北方至五里外的杨村埋伏。命令重步兵和弩兵准备出战!”
“将军!”
“如果我们不出城,韩遂军就不会攻城。长此以往,对我军非常不利,尤其是时间在对方手里!”
“可是,韩遂不是攻打了荡阴和顿丘么?”
“那是因为这两处城池空虚,如今平阳、元城都有大军驻守,韩遂是不会攻城的,他的目的就是要破坏生产,消耗我军的战争潜力,因此,我们必须主动引诱对方来攻!”
当阎行再次来到平阳城下的时候,却赫然发现潘凤已经在城北两里左右的地方,布下了一个步兵阵。
“将军,不如我们绕道敌阵后面攻击,两里的距离足够我们穿插了!”
“蠢货,若是他们在那里布置了陷阱呢?还有,这个三角阵随便一动就能变成另一个方向的三角阵,等我们绕过去,还是要面对一样的阵型。”
“呃!那我们正面冲阵么?”
“分成三队,轮流从一侧调动敌军,敌军的外围是重步兵,不用多久就会没有体力了!”
“诺!”
阎行的战法正是针对重步兵的战术,从侧面佯攻,不断的调动敌军的部队移动消耗对方的体力,等到对方的节奏跟不上自己的节奏时,在狠狠的从缝隙中穿插进去,这就是骑兵对付重步兵的办法。
隆隆的马蹄声来回的奔驰这,从潘凤的角度,很难看到敌军的部队在怎么调动,不过有飞鹰在战场上空,整个战场的变化顿时一目了然了。
“左军退后一百步,前军左移五十步,中军右移五十步,右军向前一百步,后军右移五十步。”
潘凤冷静的下着命令,阎行的打算他很清楚,自己手里有两万重步兵,两万弩兵,阎行肯定不敢硬冲,阎行的目的是要调动自己的阵型移动,等到士兵们体力不支的时候,骑兵才会从阵型的缝隙中钻进来。
即使是看出了阎行的打算,潘凤的阵型还是必须要移动的,否侧阎行会利用步兵阵的结合部发动攻击,因此,潘凤必须要时刻的遮挡着自己的结合部。
如果想要消除战阵的结合部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就是做个大方阵或者圆阵就可以,但是那样的话,在一个正面上的攻击和防御都不会太强,遇到骑兵这种强力冲击性兵种的时候,很容易被破开硬壳,那就糟糕了。
阎行也不着急,不紧不慢的在周围绕着圈子,耐心的等待着机会,直到潘凤的重步兵已经逐渐的跟不上骑兵移动速度,露出越来越大的破绽的时候,阎行才吹响了号角发动了突击。
“发信号。让骑兵出击!”
“弩兵射击后向外围让开,重步兵原地防御!”
“杀!”
潘凤的陷阱是需要代价的,而这个代价就是阵中的弩兵。虽然潘凤尽量的指挥弩兵让开骑兵的冲击,但是损失还是很惨重的,随即冲入战阵的阎行赫然发现,重步兵在外围迅速的收拢,想要将自己困在阵中!
“保持阵型!不要散!跟着我冲!”
阎行咬了咬牙,挥舞着手中的长矛疯狂的刺杀着,笔直的在敌阵中杀出一条直进直出的通道。由西向东的撕开一条血路,拼命从潘凤的战阵中透阵而出的阎行还没有来得及庆幸,迎面而来的居然是潘凤的骑兵。
“杀!”
这个时候。阎行根本就没有选择,此事转向那绝度是找死,只能硬着头皮冲过去。
潘凤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成功的伏击阎行高兴,忽然从西面又出现了大片的骑兵。已经被阎行冲乱的步兵阵根本就来不及重组。敌军的骑兵就已经冲到眼前!
是梁兴!
梁兴的骑兵冲进了潘凤的步兵中,而且专门找弩兵追杀,将基本上没有近战能力的弩兵驱赶着冲垮了勉强组成的重步兵阵,然后战马的铁蹄疯狂的踏平了散阵的重步兵,给潘凤的战阵造成更大的混乱。
阎行则与潘凤的骑兵对冲而过,一身是血的阎行回头再看,自己的骑兵基本上被打残了,但是潘凤的骑兵也不见得好。阎行随即带着残兵左右盘旋着绕到了外围,一边追杀散乱的步兵。一边躲避着敌军骑兵队的追击。
半个多时辰之后,成公英的骑兵也赶到了战场,尽管成公英的骑兵战马的马力已经不足了,但是成公英还是即刻投入了战斗,顿时将还在顽抗的潘凤军彻底的摧毁,溃军企图冲回城池去,但是城上的守军却不敢开门,最后这些溃军不是被射死就是投降了。
潘凤的亲卫见机得早,早早的就裹挟着潘凤绕道南门退回城里,但是随后成公英就围城了,失去了主力部队的潘凤尽管打得很顽强,但是己方的士气和战力都差的太多了,到了夜里,平阳终于失守。
潘凤趁着天黑再次逃亡,退往任平,但是,平阳的失守,将袁绍好不容易布置起来的防线再次摧毁,还有聚集在平阳城里的百姓大族,以及堆满了仓库的各种作战物资和粮草,这回都落进了韩遂手中。
......................................
‘咔嚓!’
袁绍手里的长剑将面前的地图架一刀两断了,意犹未尽的袁绍瞪着血红的眼睛扫过众人脸上,大家不由得都哆嗦了一下,眼神赶紧的避开了袁绍锋利的目光。
“本初,着恼也是无益,如今还是想想如何收拾局面吧!”
“潘凤无能,应该加以严惩!”郭图的说法让众人心里都是一凛,但是嘴里却纷纷表示赞同,特别是原本韩馥的部下,更是不甘人后的支持严惩潘凤!
听到大家异口同声的声讨潘凤,袁绍反而平静了下来:“这个本官自有主张,先说说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吧。”
“本初,韩遂如今是占着平阳不走,还是将平阳的东西和人口运往顿丘?”
“是运往顿丘了!平阳只留下部队驻守!”
“哼!聪明啊!韩遂的兵力有限,所以他尽量的不分散兵力,说到底,韩遂还是以袭扰为主,丢掉一个平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在任平、聊城重组防线就是了。麻烦的是,因为我军骑兵不足的问题,没有办法有效的阻止韩遂的破坏,现在限制韩遂行动,就是他自己的后勤线,想要改变这种局面,只有反守为攻,主动进攻顿丘和荡阴,打掉韩遂的后勤支撑点,否则,这种被动的局面必将持续下去,乃至影响到明年的春耕,影响本初你的声望!”
“反守为攻,可是如果我们集结兵力南下进攻,难保韩遂不会趁机北上侵袭兵力空虚的后方。”
荀谌顾虑重重的说道,这个说法也获得了不少的赞同。
“只要夺回荡阴和顿丘,打垮了韩遂进攻的源头,韩遂凭什么盘踞在我军腹地?害怕打烂瓶瓶罐罐的话,什么也做不成!”
“可是......”
可是说得简单,敢情韩遂杀的不是许攸的亲族,抢走的不是许攸的财货和土地啊!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围点打援小城会战
来自福冈的倭人援军大败,严重的打击了倭人的士气,特别是被困在小城的倭人,士气显得更加的低迷。
相对来说,玩家还要好一些,因为他们对华夏及大汉的看法与原住民并不一致,在原住民的眼里,大汉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并且汉军也用其强悍的战斗力证明了这一点,而在当时倭人的文化中,对大汉还是相当的敬畏的,所以,连续的失败让原住民心里对汉军逐渐的形成了不可战胜的心理弱势,另一方面,原住民的心里本来就有败给大汉也是正常的这种潜意识,因此,在连续失败之后,原住民的信心和战斗意志都大幅度的降低了。
而玩家则不同,倭人玩家一直都还沉浸在华夏人很弱的这种自欺欺人的幻觉中,或者是倭人那些别有用心的政客给他们灌输的假象之中,虽然在现实世界里他们已经明白倭国根本就不可能跟华夏较劲,但是他们却都不肯正视这个现实,所以在游戏世界里,倭人疯狂的想要证明自己比华夏更强,于是被米国人轻易的鼓动发动了战争,结果却面临着灭顶之灾。
尽管如此,倭人的上层还是在继续的鼓吹用战争拖垮大汉的论调,鼓动玩家们不惜代价的继续战斗,当然了,这是个游戏世界,想要战斗就战斗好了,最多损失的就是金钱和时间,而这两样,似乎都有政府买单呢!因此,倭人玩家的战斗意志还是很坚强的。
倭人部队中出现这种分化的现象。倭人自己自然是最清楚的,尽管玩家们努力的给原住民鼓劲,但是很遗憾。玩家与原住民的关系原本就不大好的情况下,这种空中画饼式的鼓劲或者强制性的压迫,只会让原住民更加的反感和厌恶玩家群体。
而军队中的这种情况,很快就被汉军的游击部队所发现,他们紧紧的抓住这个问题,接连的在外围的战斗中打出了不少战绩辉煌的局部战役,让小城会战的战况。变得对倭人越发的不利,进而,又更加严重的打击了倭人原住民的士气。
“葫芦。你的骑兵又少了几个!”
“可不,上场战斗中损失了几个,心疼啊!”
“现在骑兵可不好招募,战马的价格又在上涨。不心疼就假了。我也心疼啊!”
“靠,少来了!你那些功勋值干啥用的,用功勋值换战马可是很便宜的,只不过骑兵的补充确实不易。”
“所以啊,你怎么还接这种任务?”
“那你又为什么接?”
“呵呵......心照不宣嘛!与其在小城下面挖沟扔石头,我还是觉得出来虐杀倭人比较过瘾,而且最近能抓的俘虏也多了起来,一个俘虏可是老大的功勋值呢!”
“这不就是了么.......”
“咦。有发现了,准备战斗。呵呵,肥羊又来了!”
这些兴奋的玩家骑兵所接的任务,就是协助方志文骑兵在外围打援的任务,倭人暂时组织不出来大部队救援小城,最快也要等上一场战役中战死的玩家复活,也就是四天之后才能再次组织援军。
但是小城的情况却十分的恶劣,汉军已经在城下修建了土垒,正在隔着土垒向小城内抛洒巨石,到了夜间,会换成火球油罐,偶尔会有飞龙趁乱出击一次,小城内的守军只能盲目的用火炮还击,基本上,毫无战果,而小城的城防和城头的城防炮,城内的火炮阵地,却在慢慢的被摧毁,失去了补给的小城,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没人敢保证。
在这种情况下,有不少的倭人自发的组织部队,从周围的城池和要塞向小城汇聚,还有官方的渗透小队也夹杂在其中,企图在汉军的背后马蚤扰攻城的汉军,汉军这些游骑兵的任务,就是寻找和消灭这些前来小城支援的零散部队。
“小心!”
“当!”
“十字镖!是忍者,在山林里!”
“已经跑了!”
“靠!有没有损失?”
“伤了几匹战马,人员没事,这些家伙真是讨厌啊!”
“没办法,对付这些家伙用军队很难,他们又不会正面接触。”
“谁说的,你看看前面。”
大家闻言不约而同的向着前面太史昭蓉的部队看去,太史昭蓉的那些精锐们正五人一组的从树林中返回,看他们手上拿着的东西就能看出来,肯定是成功的击杀了目标的。
“靠,能跟那些精锐比?”
“呵呵.......”
“只要你好好的训练,你的部下也能成为那样的精锐。”
“也是啊,就当作是目标好了!”
玩家们各自回头看着自己身后的数十名骑兵,心里都给自己定下了个宏伟的目标。
整理一下队伍,骑兵忽然加快了速度,大家心里也不由得兴奋了起来,这样的速度肯定是发现目标了。
“第三屯从左侧的小路绕行,穿过小溪之后从敌军的侧后发起冲击。”
“第四屯下马,在右侧的林中设置狙击阵地。”
“第一第二屯主攻,行动!”
这是一队三四千人的倭人部队,不过看起来指挥很成问题,应该是互不统属的一些玩家凑起来的,因此在遭受太史昭蓉突袭的时候,部队竟然是各做各的,有的就地结阵,有的则寻找隐蔽物卧倒,有的这忙乱的想要展开火炮。
太史昭蓉的一阵重弩急袭之后,进行了一次假冲锋,骗得对方发射了第一轮的火枪,第一屯骑兵却划了一个小弧线继续用弓箭远射,而第二队却趁着这个间隙冲了上去,同时,从左侧绕击的第三屯从侧后直接冲进了敌阵。
步兵被骑兵冲进了阵型中,基本上也就完了,加上这些骑兵都是最精锐的骑兵,战斗力强的吓人,倭人的部队顿时乱了,然后就下意识的向着正面空挡突围,接着又落进了狙击陷阱,不过负责狙击的玩家遵守命令,并没有挡路,而是放开了道路让溃逃的倭寇冲了出去。
然后再从后面汇合第一二两屯骑兵衔尾追杀,步兵是无论如何也跑不过骑兵的,如果想要向一侧的山林跑,就会成为追击者集中攻击的目标,没跑出二里地,剩下的溃兵就全被击杀干净,除了跪在路边扔掉兵器的倭人原住民之外,所有的敌军都被击杀了!
“第一屯警戒。”
“其他人尽快打扫战场,俘虏会按照功勋值分配,运送俘虏的任务有人接么?立刻到书记官处接取!”
“受伤的士兵和战马立刻治疗,休息一刻!”
这是一次完美的突袭战,汉军利用龙蝇这种不为人注意的侦察兵,在山林地区占据着信息优势,先敌发现先敌攻击让倭人吃足了苦头,而倭人赖以为重的忍者侦查,却总是会被汉军识破,倭人根本就不知道,忍者这种隐蔽技能,在将领的识破技能面前是完全无效的,即使在树林中、雪地里,视觉中那么明显的提示怎么也不可能看不见吧。而这些皮脆的忍者基本上都逃不过精锐骑兵的精准射击,纷纷壮志未酬身先死了。
同样的一幕也在东北和正东方向的山区和道路周围发生,那边是方志文和甄翔负责的,小城的南边则被放开,有意让南边的倭人向小城集中,不过,九州的倭人部队本来就集中在南北两端,九州中部的倭人部队数量并不多,而且现在也被李元志弄得焦头烂额,能够为小城提供的支援也不可能很多。
但是,南边这条补给路线却是小城现在唯一的生命线,因为火药什么的都是从这条路线进行补给的。部队相对充裕的郭嘉也正在试图将小城南部的要塞也拿下,因此在小城南边的要塞战还是相当激烈的,倭人也很努力的维持着这条时通时断的后勤通道。
“奉孝,敌军未必会如你所愿将增援部队全部都投入到小城方向,如果我是倭人的指挥,我会将兵力集中到糸岛方向,以攻对攻!”
“我知道,可是文优,你觉得攻击糸岛更容易取得战果么?”
“前车之鉴未远,倭寇难道不知道在野外会战更加不利?”
“呵呵,可是主公说过,倭人有时候非常的固执,在哪里跌倒就会想着在哪里爬起来,因此他们更大的可能是继续进行小城会战,而不是另开战场。”
“你这是在赌博么?”
“当然不是,事实上,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放弃糸岛都可以,将防线重新退回汉津、观音山、小城这一线,如果考虑到进攻汉津的难度,你愿意继续沿着海岸攻击,还是南下攻取观音山,又或者来支援小城?”
李儒皱着眉头考虑了半天道:“我还是选择围魏救赵!”
“如果倭人也这么选择就好了!可惜,他们多数还是会南下小城的。”
李儒惊讶的看向郭嘉,郭嘉神神秘秘的笑着,一脸的我就是不说的表情,李儒无奈的摇头苦笑,郭嘉的孩子气让年龄较大的李儒是毫无脾气的。
郭嘉不肯说,李儒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皱着眉头盯着地图苦思,末了又抬头看了看帐篷外面的雪地,若有所思的翘了翘嘴角,郭嘉见状眯着眼睛笑了笑,继续捏着下巴琢磨着他的计划去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巧施离间收降倭人
ps:感谢‘汪汪.心高’‘泠人’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txs_001’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八嘎!告诉我,为什么只有你大内君的部队总是损失最小!”
大内义隆看着岗山四郎的眼睛,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为什么总是自己的部队损失最小,鬼才知道?
不过大内义隆倒是知道身为小城总指挥的岗山四郎为何要这么问自己,因为自己的家人在糸岛被汉军俘获,并且据说受到了厚待,于是,在军中一直有着这么一个谣言,那就是大内义隆跟汉军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甚至可能是汉军的J细。
幸好,这些东西都是些没有根据的猜测,至于自己的家人被俘之后如何,那也是汉军的权力,从事实上看,这根本就是一个离间计,因此,大内义隆才没有受到牵连,但是有意无意的,许多的重要任务,都避开了大内义隆。
“将军,这个问题我也无法回答,我部与其他的部队都是一样在战斗的,这点并无区别。”
“你是想说,因为你的运气特别的好,所以汉军抛洒的巨石和弩箭都绕着你走么?”
“当然不是,将军,只是我也无法回答您的问题,请恕罪!”
“哼!恕罪,那么你有什么罪?”
“这......”
“够了,你下去吧。”
“嗨!”
岗山四郎看着大内义隆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抬手勾了勾手指。副官立刻凑近了他的身边,岗山四郎低声阴沉的说道:“安排人盯着那家伙的一举一动,发现异常。随时汇报给我。”
“嗨!”
.................................
“你叫什么名字?”
李儒看着跪在自己帐篷里面的微微有些发抖的倭人问道。
“小的叫田次郎。”
李儒微微的翘了翘嘴角,这是改了汉名之后的结果,估计这个家伙原本叫什么田次郎之类的。
“那么田次郎,你明白了这次的任务了?”
“明白,小人都明白了!”
“很好,明天我们会在南边发动一次攻击,你趁着这个机会混进敌军的补给队混进城里。完成任务之后就可以自行脱离,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记住。你的家人将来如何,就看你的表现了!”
“嗨!呃,诺!小人一定誓死完成任务。”
“誓死就不必了,你要活着才能完成任务。任务完成之后。想办法保住性命逃出城来才是正经事。”
“诺!小人记住了,不过若是小人出不来了......还请大人怜悯小人家人。”
“放心,你完成了任务之后,就是我汉军的一员,你的家人就是军属。”
“多谢大人成全!”田次郎用力的伏在地上,似乎想要表达自己的感激和决心。
李儒挥了挥手:“好了,你去准备吧,在行动之前你一定要跟队友在一起。不要跟别人随便交谈。”
“诺!”
.........................................
第二天,小城南边的补给通道再次遭到了汉军的攻击。虽然补给部队遭到一些损失,但是物资好歹是运了进来,这让城里原本有些吃紧的物资得到了相当的补充。
不过,到了夜里,岗山四郎就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将军,我们监视大内义隆的人有发现了。”
“哦?发现什么了?”
“大内义隆的随从在外出时跟一个人有秘密接触,那人随后跟丢了。”
“八嘎!跟个人都跟不上,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一群废物!”
“嗨!不过那人穿着普通的士兵装束,现在满街的士兵,而且还不时的要躲避巨石,引发马蚤动,实在是抱歉!”
“好了,你接着说!”
“嗨!我们立刻控制了大内义隆的随从,随后从他身上搜出了这个东西。”
岗山四郎看着副官手里拿着的一个铜制的小小圆筒,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
“里面有什么?”
副官立刻拧开了铜管,从里面倒出来一个小小的丝帛卷子,轻薄的丝帛展开,竟然有一张信笺大小,上面空白一片。
“这是什么?什么也没有。”
“将军,这事密写信件,只要用显形药剂涂一下就知道内容了。”
“还不快弄!”
副官手忙脚乱的将信件抹上显形药剂,密密麻麻的小字在上面显现了出来。
“汉字!”
“是的,里面的内容是说要某人继续将成内的部队调动情况,玩家上线的规律,还有物资的储备情况等等及时的送出城外,并说原本的渠道不能继续使用,改用防空巨弩捆绑密信射出,在箭矢尾端绑一根红色的丝带作为标志。”
“八嘎!果然有问题!”
“将军,但是这个随从经过我们的严刑拷问,却说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人塞给他这个东西的,而且对于刺探情报什么的死也不承认,更不知道这封信是要交给谁的。或许,这又是敌军的离间计也说不定。”
“哼!离间计,那么我问你,敌军在城外是不可能知道我们内部的调动情况的,为何大内义隆却每次都能躲过敌军的攻击?他们是怎么知道大内义隆的位置的?”
“这或许是空中的侦查飞鹰看到的。”
“我也曾经这么想过,所以我还特意的命令周围的部队都不能掌旗,包括大内义隆的部队。站在城内的制高点,我都没有办法分辨谁是谁的部队,可是城外的支那人却偏偏的能知道。你如何解释?”
“这......”
“你带人去,将这封信给大内义隆看看,不过,估计他也会死不认账的。”
另一边,大内义隆的住宅内,大内义隆正在看着自己的随从捡来的一封信件,这是一支不知道从哪里射进来的箭矢上绑着的书信。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只是告诉大内义隆,密信已经被岗山四郎截获。让大内义隆赶紧的打开西侧城门出城投降,不然恐怕会小命不保。
大内义隆现在心里冰凉,正如室外的冰雪一般,这封信里如果没有说假话的话。那么现在另外的一封迷信肯定已经到了岗山四郎的手里。那封信里估计是坐实了自己做J细的事情吧,现在自己真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大内义隆犹豫了好一会,才将这封信扔进了面前的火盆里,爆起的火焰瞬间就将这张纸化作了飞灰,红色的火光在大内义隆的脸上晃动着,大内义隆心里却是一片漆黑。
“将军,上村义仁在外求见。”
“他一个人还是带着兵来的。”
“带着兵。”
“我去迎接他。”
大内义隆紧了紧腰上的短剑,向外走去。
“大内义隆。我奉将军之命,有些话要问你。”
“请说!”
“你看看这个。”
大内义隆一惊。愣了一下之后伸手接过,展看一看,这东西比自己想的更隐晦,如果大内义隆咬死这封信根本与自己无关,这东西也不可能成为指正大内义隆的证据。
“这.......这是何意?”
“不明白么?还是装作不明白?”
“我实在不明白。”
“这东西是在你的从人身上发现的,那么你该如何解释?”上村义仁诡笑着问道。
大内义隆叹了口气,摇头道:“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想我的从人恐怕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那东西根本就是交错了人。”
“是吗?那么刚才你有没有收到一封箭书呢?”
“什么!?”大内义隆大骇,这才想到,这封箭书也很可能是上村义仁伪造的,为的就是看看自己的反应,自己却偏偏将那箭书给烧了,这下子可就说不清了。
“箭书?有啊.......太郎......”
大内义隆笑着应道,并且扭过身子,回头向着自己的随从说道,似乎想要问那从人拿取那封箭书,上村义仁有些狐疑的看向大内义隆。
忽然,大内义隆猛地扭过了身体,借助着扭腰,手里的短剑已经闪电般的从鞘中挥击了出去,拔刀术!
上村义仁来不及出声,一颗头颅已经凌空飞了起来,鲜血像是喷泉一样的向着空中冲去。
“都杀了!”
“蹦蹦~”
一阵密集的手弩射击声中,大内义隆揉身而进,手里的短剑光芒闪烁着,跟着上村义仁来的十几名卫兵随即倒在了血泊中,连呼喊都来不及。
“四周埋伏好,大家稍微喊一喊,诱使外面的部队进来,全部伏杀,绝不能留下活口。”
“嗨!”
大内义隆灭掉了来抓自己的部队,随即带着自己的亲军立刻赶往北侧的城门,然后杀了守门的玩家将领,打开城门带着自己的部队,冲出了城池。
随后追来的岗山四郎稍微迟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内义隆率领这一万多部队扔掉兵器冲到了土垒后面,岗山四郎暴跳如雷,在城头上连砍了几个原住民将领的脑袋,下令所有的原住民将领都暂时交出军权,全部由玩家统帅部队。
而大内义隆现在则跪伏在方志文的面前,紧紧的盯着地面,不敢抬头。
“大内义隆,你是真心投降了么?”
“是的!将军阁下!请让我解甲归田吧!”
“可以,这是你的自由,但是,对于瀛洲岛倭人主动攻击我大汉的罪孽,倭人必须要承担责任,而你虽然主动投降功过相抵,但是你的家人却不能因此免罪,难道你不想做点什么么?”
“将军阁下,请恕我不能对同胞举起刀枪!”
“这个当然,我也没打算让你继续掌握军队,至少短时间是不行的。”方志文说得很直白:“但是,你还能做别的事情,比如劝说更多的倭人放弃抵抗,接受大汉的统治。”
“这......”
“大内义隆,你也是将领,应该知道小城失守之后西九州的局面,难道你希望更多的人被杀死么?”
“这......请容我三思。”
“可以,将所有的投诚的俘虏登记一下,寻找到他们的家人,尽快将他们都送上船。”
“诺!”
“将军阁下,我能知道我的这些部下的命运么?”
“他们将会被强制劳动两年,然后作为一个普通的汉人在大汉生活。”
大内义隆呼了口气,想了想道:“我答应将军阁下的建议,还请将军阁下善待九州百姓。”
“这不用你说,将来他们可是汉民,是我的子民,呵呵.....”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捕杀忍者武林建功
小城虽然还没有攻下,但是却已经基本上丧失了战略节点的作用,现在小城之所以还没有被攻下,更多的原因在于郭嘉要用小城来钓鱼,小城周围的地形已经被摸得清清楚楚,重要的节点也都握在汉军的手里。
在这种情况下,客场作战的不利条件基本上都能避免,与其继续向外进攻,稀释自己的兵力,郭嘉更愿意选择在一个熟悉的地形上,尽量的消耗敌军,毕竟瀛洲岛的战事不可能一年两年就打完,这是国战,而且是灭国之战,必须等到其中的一个国家已经彻底的耗尽了国力,被完全消灭才能真正的结束。
小城实则已经不下而下,这么一来,小城西边已经形成了实质性割裂的西九州的倭人和玩家们都着急了。
不过这边的玩家和部队加起来也不到百万,何况还是分散在各个城池中的,九州岛的总指挥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依托坚城战斗到最后一刻,拼尽全力的消耗汉军的战斗力;第二个选择则是收缩部队,将部队聚集在一起,然后向着小城方向突围。
后一个选项貌似更有可行性,但是这个选择的后果就是要将西九州两三百万的民众抛弃掉,然后,就算是能够突破重围,结果仍然是一样的,那就是丢失西九州,整个西九州会变成汉军的地盘,汉军会在这里建立统治,建造城池移居人口,成为继续进攻瀛洲的坚实并且巨大的前进基地。
综合考虑之后,倭人选择了分城据守。要尽量的迟滞汉军实现彻底占领西九州的时间,用自己的意志和坚持,等待援军反攻小城胜利的消息。当然,也可能是等到一个玉石俱焚的结果。这个结果倭人的玩家也有心理准备,所以他们征发了所有的青壮编组民兵,尽管由于后勤补给的问题,这些民兵手里只能握着一根竹枪或者自制的竹弓,对外也号称是军队了。
小城的西边大概六十里左右,是个叫做武雄城的地方。这里原本也没有驻扎多少部队,不过在小城会战第一阶段结束之后,从北边的伊万里和东边的要塞群方向聚集了将近三十万部队在这里。
他们也曾经尝试向小城方向主动进攻。打通与小城的联系,不过几次都失败了,损失了十几万部队之后,缩在城中不敢出来。而汉军的玩家部队在太史昭蓉的率领下。也慢慢的将战线推进到了武雄的城下,开始构筑土垒攻打武雄。
另一个方向上,从汉津出发的玩家部队也在向伊万里进攻,不过随着战场全面铺开,战场的范围扩大了不少,从糸岛到武雄,距离已经有一百八十里左右了,这么大的范围内。也给了敌军充分的活动空隙,特别是那些小部队活动的忍者。包括玩家和原住民忍者,他们在这个大范围的战场上活动着,一方面刺探情报,另一方面则进行暗杀投毒等活动,虽然危害倒也没有他们所预期的那么大,但是却很是烦人。
于是,一个武林征召令出现在大汉各地的城池中,号召大汉武林好汉到瀛洲岛上去一展风采,这可是个空前的好消息,随着汉津升级到二级镇,汉津的邮驿已经开通了,原本因为运力的关系不能开放玩家到来的限制也消失了。
这个征召令一出,大批的游侠玩家蜂拥而至,满腔热血的玩家从来都不缺,他们多是跑单帮或者玩佣兵团的自由玩家,没有资格参与开战初期的大规模战斗,现在却有了机会来杀倭,自然是不能错过的。
各门各派甚至还组织了起来,将战场分了片区,各自负责一个方向,尤其是在西九州方向,由于这边的倭人都缩在城里,城外的广阔空间顿时都成了这些武林人士的天地了。
“山谷对面有人,小心啊!”
“应该是自己人,你看地图。”
“哦,确实是自己人。喂,你们那部分的?”
“嵩山派的?对面的兄弟是什么路数?”
“咱们是衡山派的。”
“你们捞过界了吧,这边可是咱们的地界!”
“呵呵,追着一群小鬼子忍者就追过,我们正要向北折返呢!”
“别急,兄弟那边有多少人?”
“五十人!”
“那谈谈,有笔大生意!”
这些武林人士虽然在战场上毫无战力可言,但是在这种小部队的交战中,他们娴熟的配合和诡异的技能还是很有看头的,因此对上倭人的小股部队他们还是有些想法的。
事实上,他们现在的位置大概在佐世保东南边,这里已经是典型的敌占区腹地,不但有敌人的忍者活动,也有后勤部队和保安部队在活动,这次,他们显然是盯上了一支正规军。
“这支一千人的部队是运送木材火药到松浦城的,我们跟了半天了。”
“一千人,这太多了,我们加起来不到两百人......”
“呵呵,不要紧,我们也没有打算硬拼,我打算通过反复的伏击,逐渐的消灭对手,他们要走到松浦得到天黑,如果我们能够迟滞他们的话,天黑都不一定能到。”
“可是周围的地形并不是太好!”
“没事,他们也不敢追得太远,而且比速度咱们又不输给他们,怎么样,干一票不?”
“靠!干了,这么大的生意咱还没见过呢!”
“好!我们已经发了穿云箭,希望召集更多的同道过来,说不定到时候能将他们全灭了。”
............................................
“小心,有忍者!”
“靠。居然还有忍者在外围,数量不少了,看来这是个陷阱!”
“风紧。扯吧?”
“不着急,他们也没有预料到我们会有这么多人,慢慢退,朝东南走上风头!”
“互相照看着,小心他们的毒镖!”
“怕球,老子的毒蒺藜也不是吃醋的,这可是从星宿派弄来的毒药!”
“呵呵。老子的是唐门买的。”
“上坡,上坡!”
“石灰,撒了!”
呼!一股山风吹来。漫天的石灰粉猛地向着那一群包裹着头脸追击的忍者冲去,这一下子,毫无防备的忍者顿时不少人都中招了!
“冲啊!”
这群武林高手顿时一个转身,各种轻功齐出。冲进了忍者群中。一顿追杀之后,忍者死的死逃的逃。
“别追,疗伤回血,快点,中毒的赶紧解毒,挂了的兄弟装备都捡起来,后面还有军队呢,咱们绕到他们前面去。将他们的物资给点了!”
“好嘞!哈哈。”
“你看,穿云箭!”
“有同道来了!太好了!狠狠的收拾这帮孙子。敢杀老子兄弟,跟你们没完!”
................................................
“文优,这个战报可信度高么?”
“很高,这是根据任务结算数据统计的。”
“很惊人啊,居然击毙了超过十万忍者,对方有这么多的忍者么?”
“呵呵,其中也有民兵和正规军部队,这些武林人士已经渗透到了西边海岸上,凡是出城活动的小股倭人都是他们的目标,这点我们也认同。”
方志文十分意外的笑着:“这可是意外收获哦!想不到这些武林人士还有这么强的战力。”
“是啊,在战场清扫和破袭战中,他们的能力还是相当可观的!不过对上正规部队时损伤也很严重,您看我方伤亡统计,虽然杀敌十万,自己也挂了八万多人次。”
方志文点了点头:“这个战损比会慢慢的降下来的,另外,适当的降低装备和补给药剂的兑换价格。”
“诺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