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00部分


“你陷入困境了吧?”
“这种事情不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的,呵呵。”
庞元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顺手,也给江永倒了一杯。
江永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又放下来,眯着眼睛盯着茶杯道:“曹操一眼就看出来了,低估了古人吧?”
“呵呵......”庞元无语,爱冒险的人不仅仅是吕布,庞元也是。
“用韩遂吧,哪怕冀州都让给韩遂。”
“韩遂?他占据冀州?笑话,他凭什么掌控冀州?”
“不要再小看古人了,你怎么知道韩遂他就不行呢,不要用宿命的眼光去看待这些枭雄,才吃了一次亏,竟然就再次犯同样的错误么?”
庞元一滞,接着一股羞恼涌上心头,胸口像是被一块东西给堵住了,被一个玩家这么说,庞元觉得很恼火,而且,他还是一个与自己一样出名的玩家翘楚,本来他们之间就潜在着微妙的竞争关系,今天被当面批驳的哑口无言,一向在吕布阵营中位高权重的庞元心里难免会有强烈的不满。
“哼!”庞元用鼻孔喷出胸口的一股闷气,然后又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缓下来,他知道自己的这些情绪是不对的,江永说得虽然直白得让人难以接受,但是那确实就是事实,事实永远都会让人觉得不大舒服的。
“这么做对张梁有什么好处?”
“好处就是吕布仍在,曹操还不敢放手并吞中原,只要诸侯对峙的情况继续的延续下去,那么张梁存在的理由,不是么?”
庞元点了点头表示认同:“那么如果放任韩遂入主冀州,韩遂又为何不会选择走袁绍一样的道路呢?”
江永有些鄙视的看了庞元一眼道:“不要用这种问题来测试我的智商,你是不是已经被自己这个位高权重的位置给迷失了自我了。”
“呃,抱歉,游戏就要投入啊,我可做不到像你那样用出离的心态来游戏,不,这已经不能说是一个简单的游戏,而是一个人生,不应该好好的品味自己的人生么?”
江永咧嘴笑了:“我在现实中最崇尚的一句话就是:人生如戏,在那里我尚且努力的让自己出离与尘世之外,做个尘世外的旁观者,何况在这里。”
“哦,那真是遗憾,看来我们是道不同呢!”
“嘿嘿,你的报复心还是很强的,说了你一句迷失自我,你就用这个回击我么,不要紧,反正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很难有投入感,确实挺遗憾的。”
“对了,你恋爱过么?”
“呃,说这个干什么?”
“呵呵,你可以试着去恋爱一次,就像玩恋爱游戏也好,或许,能治好你的毛病也说不定!”
“切!我没什么毛病,我也不认为那有什么不好,有得有失罢了,不然怎么会有人喜欢出家呢!”
“出家人大都是胆小鬼罢了。”
“我不是大多数,出家人也有大智慧者。”
“好吧,我们不争论你是不是那个大智慧者,呵呵。你是认为韩遂主掌冀州的话,因为根基不足,所以反而需要依赖于吕布,即使不能成为忠诚的属下,也会成为番国一样可靠的盟友,是么?”
“对!”
“那么,幽州人会怎么想?或者说,方志文会怎么想?”
“这个.....不大好说,如果他认为韩遂是吕布的同伙,说不定会站在袁绍这边狠狠的给韩遂来一家伙,毕竟,韩遂也是被方志文给从凉州撵走的。”
“所以,你最终的目的是让韩遂占据济北、济南、乐平这一带,一来能够牵制袁绍,缓解吕布的压力,二来,也能成为吕布的一个隐患,让吕布不能真正的形成集权,你的意思是打倒一个再立一个,让中原不断的重复在战乱之中,只有这样,张梁才能在危险的夹缝中生存下去。”
“呵呵......你要这么想也是可以的,事实上,我并不知道放出韩遂之后,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不过是认为大方向没错,细节就算了吧,我想不了那么多。”
庞元玩味的看着江永,江永笑眯眯的,神情很坦然。
“可是,就算如此,张梁又能走到哪一步呢?恐怕最后被刘备放逐就是最好的结局吧?你做这么多难道就是为了这个结局?”
“俗话说,有赌未为输,你又小看古人了,张梁也未必是你想像的那么差,相信你也精通历史,那么自然应该知道五胡乱华的根源,有时候,发展就是硬道理,只要存续下去,说不定就有机会呢?”
“你简直是一个赌徒啊!”
“谢谢,跟大侠相比,我更喜欢赌徒这个绰号。张梁是什么人?他是个一无所有的草根,对于他来说,人生就是一场大赌博,因为原本一无所有,所以才敢于压上自己的一切,因此,从本质上我们是一类的人。”
“呵呵,也是。”
“我看,你也是个赌徒,怎么样,要不要赌一赌,韩遂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赌一赌你能不能最终收服或者消灭韩遂,在这之前,咱们对于先击败袁绍、曹操应该是有一致看法的,对吧?”
江永目光灼灼的看着庞元,那是一个挑战么?
庞元深深的吸了口气,庞元从来都不害怕挑战,吕布也一样,放出韩遂这条饿狼去咬袁绍,最后能不能牢牢的控制住这条狼就是赌博的关键所在。
但是,正如庞元自己之前所说,即使韩遂做大,他也不会有袁绍那种强势,要说风险最大的地方,还是方志文的态度,不过这不重要,就算韩遂被方志文狠狠的教训,对吕布来说也毫无损失,或者说还有好处。
“呵呵,既然你都这么说,我不迎战的话岂不是很没面子,若是让吕布知道,肯定说我丢了他的脸啊!”
“哈哈......好得很,那么就我们一起期待吧,看看这场赌局最后会谁能胜出吧!”
庞元笑眯眯的端起茶杯,做了一个碰杯的动作,江永仰头将茶水一口喝下,站起来大笑着出门而去。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郭嘉定计切割九州
ps:感谢‘泠人’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翡冷翠猛男’‘鏅裑’‘歲月毋痕’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各位,我们这次的战役目标是---完成第一次的切割九州。”
郭嘉得意的笑了笑,敲了敲地图,大家的视线也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过去,他手里的木棒顶端敲打的位置正是名叫小城的城池。
“这里,就是我们预定的目标,小城,大家注意看,我军实际控制的范围已经到了松浦川和观音山一线,并且还在继续渗透向南边,距离小城不过五十里左右,小部队的活动已经到了小城周边,小城的西南方就是大海,只要我们占据小城,九州的西北部与东南部、南部就会被彻底割裂,换而言之,我们就有了关门打狗清理害虫的机会了。”
郭嘉的战术意图很简单,说起来,有些对不起鬼才这个称号,不过简单的东西未必就代表无效,将小城、观音山、糸岛连成一条直线,九州的西北就成了倭人的死地,这里面的倭人将会被彻底的清除。
清除了这一部分的倭人之后,这一部分的人口用汉人和玩家来填充,就能牢牢的控制住这片土地,届时汉军后劲和基础更强,而倭人则一点点的被消弱。
而且,这个战术是可以被反复的复制的,因为瀛洲是个岛,失去了制海权的倭寇只有等着被宰割的命运,而郭嘉很简单的用上了这个倭寇最害怕的战术。反复切割清扫的战术。
“在小城,敌军在这里集结了超过一百万军队,因此。战斗将会比较复杂,也不会一蹴而就,会分成多次打击,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迫使其放弃据守小城。”
“那个......”俞涉有疑问了,这个战术说明根本就有些矛盾吧。
“有问题?请说。”郭嘉笑眯眯的说道,俞涉有些后悔。别人都不问,自己这么冒失会不会显得比较笨呢。
方志文笑着冲俞涉点了点头表示鼓励,俞涉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看着郭嘉道:“军师大人,你之前说敌军数量有一百万以上吧。”
“是的,除非他们主动放弃别的城池,否则在有限的时间内。我是说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们能够在小城稳定集结的战斗部队数量。”
“稳定集结?战斗部队?这都是指异人吧?”
郭嘉赞赏的点了点点头:“不错,都是指的异人部队,之所以说稳定集结,是因为异人的流动性,另外,就是异人存在这时间中断现象,会有两天左右的时间不能出战,所以计算的数量的时候用了稳定集结数量这个词。”
“既然军师大人都说了。这个城市的战斗力会以异人为主,那么我们所谓多次打击消耗敌军有生力量不是很困难么?因为他们能够复活啊!”
“呵呵。没错,不过那需要时间,根据我们最新的情报发现,敌军异人复活的机制与我军的是一样的,也就是说第一次死亡的复活时间是四天,四天内若是再次死亡复活需要六天,依此类推。”
俞涉恍然:“军师的意思要要密集的进行战斗,让对方承受不住高强度的伤亡而主动放弃小城?”
郭嘉点了点头:“设想是如此,不过实现这个设想却部那么容易,首先就是保证高交换比,此战是我军展开攻势作战的开始,也是测试敌我双方力量对比的一次试探。”
俞涉郑重的点头,表示没有别的疑问了,方志文道:“继续吧,奉孝。”
“接下来是战斗部署,俞涉将军的部队由糸岛向东运动,作出向福冈攻击的势态,吸引敌军的注意力,主公以骑兵从松浦川出击,目标是小城外围,作出佯攻小城的假象,我军主力兵团则在观音山要塞集结,不论敌军是北上援助福冈,还是南下救援小城,我军都会抓住时机吃下敌军的机动部队。”
“如果敌军两边都不救援呢?”
“那我军就直接进攻小城。”
“这个时候援军来了呢?”太史昭蓉凑趣的问了一句。
郭嘉一咧嘴:“不是还有主公么!”
俞涉惊讶的看向郭嘉,然后又瞄向主公,这个信心也太夸张了一些,要知道,主公现在手上的骑兵满打满算就是六千人,其中还有两千是太史昭蓉的女兵营,用六千骑兵去马蚤扰小城倒也勉强说的过去,但是让六千骑兵去挡住数万乃至数十万强大的敌军,这也实在是太夸张了。
谁知道方志文居然咧嘴笑了:“呵呵,嗯嗯,到时候选择打援或者阻援都是可行的,只是兵力的调动要求很高,希望组织方面不要出问题。”
“没事,有文优协助,我们一个来负责战场,一个负责组织就行了!”
方志文的眼神转向李儒:“文优,没问题么?”
“没有问题,大人。”
“奉孝常说,战争打的是随机应变的能力,以及实现随机应变的行动力,文优行事缜密,确实是一个有力的执行者,虽然可以预期这次的战役一定是一次非常庞大和复杂的事情,不过有了两位,就有了取胜的基础了!”
“大人谬赞了,属下定当尽力而为!”
“主公,说的漂亮不如事后多赏几瓶好酒!”
“你还缺好酒,我看你是缺嘴吧?”
“呵呵......”
.......................................
“各位,汉军的动向是全方位的,他们在向所有能扩散的方向扩散,当然。在东和南两个方向更强一些,西面比较弱一点,所以我们只能评估对方是想要通过渗透的形式。逐渐的逼迫我们后退,扩大他们的生存空间。”
“生存空间?”
“是的,他们将本地被抓获的同胞全部都送上船只运走了,根据细作传回最后的情报,似乎他们要被送到汉国北边去做奴隶!”
“八嘎!卑劣的支那人居然敢奴役我大和民族!”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容忍,我们应该展开反击,救出我们的同胞!”
“对!反击!一定要反击!”
“够了!你们说这些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么?如果能反击的话。何必还让他们上岛,一群白痴!”
这一番话让会议室内安静了下来。
“好了,请接着介绍最新的情况。”
“嗨!但是在昨日。我军发现糸岛的汉军正在悄悄的集结,汉军加强了向东面,也就是福冈方向的攻击力度,动员的部队和异人的数量都是平常的数倍;与此同时。通过观音山要塞向南边的渗透活动却在减少。部队数量和攻击强度都下降了很多,这种情况也发生在松浦川方向上。因此,参谋部请各位考虑汉军有组织大军团攻打福冈的可能性,或者是以福冈之战为要点,展开一次大规模的会战。”
“会战?我们不是正希望形成一次由敌军主动进攻形成的会战么?不是正符合我们大量杀伤敌军的战略意图么?”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但是也要看实际情况,现在九州岛基本上分成了三个战团,将我们的九州部队的战斗力分散了。加之我军需要围堵汉军,兵力进一步分散。如果这个时候汉军组织会战,在局部兵力对比上,我军甚至不能占优。”
“那应该向本部请求援军,请关西的部队进入下关支援,诱使汉军在下关附近展开会战,届时我军可以利用下关狭窄的地形来围歼敌军。”
“笨蛋!敌军能从海上直接撤退,甚至反过来投送到我军背后,敌军开始的时候就刻意避开了下关,正是看准了这里是个死地,否则他们上来就占据下关,将九州与本岛割裂开来不是更有利么?如今你想诱使对方进入这个死地,不是白日做梦吗!”
“是的,诱敌深入这种事情就不要说了,敌军对他们所面临的形势是有十分清醒的认识的,而且对方有高超的军师,因此,要利用这些阴谋诡计就不用想了。另外,如果关西的主力过早的出现在福冈,是会让敌军更加谨慎和有耐心。我们需要的是让敌军攻出来,然后通过堂堂正正的战争,利用我们大和民族顽强勇敢,不怕牺牲的精神,将入侵者击败,将他们从我们的土地上赶出去。”
“那么,将军的意思是在福冈进行会战了?”
“如果敌军有这个打算的话,那么我们就在福冈与对方展开会战!”
“那么兵力配置问题.......”
“尽量抽调兵力,将下关的兵力全部抽调到福冈,东线的兵力尽量向福冈集中,南线......暂时不动,西线要注意防御,小城衔接东西非常重要,一定要万分小心。”
“嗨!不过将军,根据最新的情报,敌军能动用的部队可能超过百万,如果他们集中起来使用的话,福冈的部队可能会比较困难,我军在福冈七日内能集结的部队不会超过百万,而且这是总数,万一敌军趁着下线比例最大的时候进攻,其后果就......”
“不要紧,一旦会战局面形成,关西的部队可以跨过下关进行支援。各位,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大量杀伤敌军的机会,失去了制海权的我们,只能依靠给敌军制造大量的杀伤,无限制的提高敌军的战争战争成本,才能取得卫国战争的最后胜利。各位,请务必以大无畏的精神,精诚合作顽强战斗,不惜一切代价,取得最后的胜利,拜托各位了!”
“嗨!”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声东击西骑兵逞凶
“八嘎!那是什么骑兵?怎么速度这么快,射程这么远,而且......而且......”
这个岛国玩家怨愤的说不下去了,因为他身边的景象已经不用他再说了,一般情况下,玩家中箭也很难被一击毙命,经常都是身上插着很多支箭还在还击那种情况。不过,今天的情况就比较诡异,大多数的中箭者都是咽喉、眼睛甚至眉心正中中箭,很大的比例是一击毙命的。
这说明,城堡外面的家伙都不是什么简单的家伙,玩家们缩在城堡的护墙下面,听着外面的骑兵蹄声时快时慢,然后渐渐的消失不见了,谁知道等他们之中一些人耐不住性子探出脑袋的时候,一支箭矢就从下面飞射了上来,穿透了他那可怜的脑袋,骑兵们居然就驻马站在城堡不远处,实在是猖狂的让人恐惧。
然后一轮火矢飞射了进来,到处都是火药的城堡里的守军立刻忙着四处救火,可是随之而来更多的箭矢却在不断的夺取他们的性命。
城堡上的火炮却早就不发言了,原因是大炮打骑兵,那根本就是很困难的事情吧,除非有个炮群,打出来是的开花弹,可是那种逆天的东西是根本就不可能的,至于散弹炮的射程太近,根本就不如重弩的射程远,这就是武器平衡的最后结果。
从射程这个参数看,现在显然是重弩优于火枪,火枪优于轻弩。伤害则是火枪最高,重弩次之,火枪的优势在与集中使用。而且利于防守不利进攻,可是在方志文率领的精锐中的精锐面前,火枪的集火和防御优势,被重弩的精准和射程给击败了,而且,方志文根本就不打算攻城,只是诱骗对方冒头。然后尽量的给对方造成杀伤。
一个城堡死掉千八百人,十个城堡就是上万人,这样的损失即使是兵力相对充裕的倭人玩家也是承受不起的。
何况。方志文的背后可是还有异人的步兵队跟着的,被方志文清理过的城堡,随即就会遭到步兵的攻击,将方志文撕开的伤口。加大加深。让倭人们无法忍受。
现在方志文并非在南部活动,而是在糸岛以东活动,让倭人觉得压力大增的原因其实并非是部队多了,而是战力强了,这种压力增大的现象,被倭人总体评价为汉军的攻势加强了,那么潜意识的就认为是部队增加了。
...................................................
“当心!”骑队外侧的一名队员发现了有些不对劲,这些精锐中的精锐可不是说着玩玩。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从死人堆里踩出来的,对死亡的阴影有着刻骨的敏锐。即时在黑夜中,视力受到严重干扰的情况下,他还是感觉到了那来自阴影中的夺命一击。
关键时刻,这名队员先用铁弓用力的挥击了一下,然后身体借力扭动,用左臂的钢盾再次挡在了那股凌厉的杀意前面,同时双脚猛踏马镫,人也站立起来,他的所有动作组合起来,终于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咻!当!呲喇~轰!”
轻微的裂空声,然后是与铁弓接触的强烈撞击,高速的箭矢划过了铁弓,轰在他的臂盾上,将他整个人从马背上轰飞了出去,幸好他的示警已经让周围的队友有所警觉,身边的队友一推一带,将他凌空接住,没有落到地面被奔腾的战马给踩死!
“咻!当!”
方志文的箭矢穿过密集的人从,精准的截击在第二枚无声无息从夜幕中飞来的箭矢上,两只箭矢相撞,竟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火花。
“咦?有个强弓!退出射程之外!”
方志文的命令一出,整个骑队漂亮的划了个弧线远离了黑暗之中的城堡,有了警惕之后,对方追击的几箭都被队员们合力挡下了,不过损失了两匹战马。
“夫君......”
“没事,你们在外围警戒,我去会会那家伙!想不到瀛洲岛上也有这种强弓手!”
“主公!”甄翔也有些着急的叫到。
“怎么,你射术比我强?”
“呃,不是,我去给主公护卫!”
“不用,多一个人更麻烦!”
“怎么会?”
“呵呵,一会你就知道了,这些倭寇鬼着呢!昭蓉,后面交给你了!”
“夫君放心!”
方志文单人独骑再次冲进了对方的射程,方志文没有主动攻击,即使现在他已经能够射杀城堡上的敌军,但是他却没法分辨刚才射箭的人是谁。
对方果然先攻击了,而且很大方的就这么站在城墙后面,在墙垛之间的,射角并不大,不过方志文也没有躲闪的意思,直接拉弓搭箭,一箭将对方的箭矢凌空撞落,接着方志文的箭矢就连珠般的射了过去。
对方居然也是箭箭不落,直接将方志文的箭矢都一一击落,但是周围的看客都明显的看到,击落的位置正在向着城墙方向靠近,显然,城上的箭手不如城下的那位骑着白马的家伙。
其实,情况比大家看到的还要糟糕,因为方志文的箭矢每一只都不同,有的是普通的射法,有的是宁神一击,力道变化速度也在变化,这已经让那名弓箭手有些应接不暇了,早知道一上来就尽全力,现在落了下风,他只能被动的接招,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憋闷感觉。
“开炮!”
“轰!”
城墙上的城防炮同时轰鸣,原来他们接着方志文与城上弓箭手对射的这点时间,已经将城防炮精准的瞄准了方志文。眼见自己的弓箭手已经落了下风,城上的指挥官立刻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太史昭蓉心下一惊,战马不由得向前踏了几步。不过她随即将战马勒住,应该相信自己的夫君才是,他刚才不让甄翔跟去,似乎对这个局面早有预料。
“加速!横移!加速”
雪夜喷了个响鼻,对这些轰击而来的炮弹发出了严重的鄙视,然后连续的加速跟横移,将所有的炮弹都扔在了身后。雪夜跑出的之字形轨迹让城上的倭人惊得目瞪口呆。
“月影之箭!”
“流火!”
“轰!”
“咻嘶!”
“当!”
“嘶!”
“扑哧!”
方志文在躲避炮弹,但是并没有让自己的攻击停下,对方的最强技能射击终于出现了。看着那一抹稍现即逝的流光,方志文的流火毫不示弱的迎击而上,然后在两人的中间爆发出轰然巨响,强烈的光芒让周围的观众都暂时失去了视觉。
接着。方志文的宁神一击被对方在不远处击落。正当那个一脸沉肃的弓箭手再次搭箭上弦的时候,一支仿佛从幽冥中出现的箭矢带着一丝风声,穿透了他的眉心。
“怎么.....可能!”
“呵,还是躲不过涉空,攻击!”
方志文急速开弓,将那些正准备重新装填城防炮的家伙一一射倒,太史昭蓉兴奋的一磕马腹,火红的战马嘶鸣着冲了出去。如暴雨般的箭矢顷刻间就覆盖了城堡的墙头!
........................................
“将军,小仓城堡被攻陷。内赖清长为天皇尽忠了!”
“什么?怎么会,内赖那个家伙!”
“内赖正成不敌,内赖清长还是不敌!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会如此之强!”
“将军......根据情报来看,汉军阵营中精通骑射的人很多,最强的自然是黄忠和赵云,或许,射杀内赖的就是这两人之一吧!”
“难道就没有办法对付他们的弓骑兵,不,重弩骑兵么?”
“如果从单一兵种看,想要对付重弩骑兵非常的困难,特别是我军的骑兵本来就不强,但是只要专注防御,不要轻易的出击,对方也没有办法靠近我军,在中距离上,我军的火枪阵具有很大的优势。”
“那你的意思就是躲着了?”
“呃,将军,是防御,存身而后能杀敌!”
“好吧,或许调今川义元那个家伙来试试?”
“这自然是可以的,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应该尽量的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嗯,此事我自有主张,敌军还是在糸岛东部活动么?”
“是的,不过类似的骑兵也出现在观音山以南和松浦川以南的地方,似乎有向小城攻击的意思,另外,在中部山区的汉军骑兵也更加活跃了,周围的城池和巡逻队频频遭到攻击,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怎么在山中存活的,那可不是几个人啊!”
“是啊,后勤也是问题,难道我们中间真的有人里通外国?”
“这个.......”
“先不说这个,此事让他们去查,开始攻击小城方向么?敌军的攻击强度如何?”
“似乎在逐渐增强,从频度来看,今天收到的攻击报告比昨天多了近一倍!攻击的得手率也提高了很多,特别是有骑兵助阵,城堡间的支援基本上都无法完成。”
“所噶!这一定是佯攻,汉军想要调动我们南下,是声东击西的深度应用,所谓能示之以不能。开始的时候用东向的攻击来吸引我们,然后忽然加强南边的攻势,为的就是让我们以为他们的真正攻击目标是南边的小城!嘿嘿......我是不会上当的,不过,命令小城守军加强戒备,不要轻易出击,要依托城塞,尽量的消耗敌军!”
“嗨!”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郭嘉攻城方远发威
通过一连串虚虚实实的布置,郭嘉成功的让倭人的指挥官认定了汉军的进攻目标是福冈,不过为防范万一,倭人没有调动糸岛的部队北上援助,只不过,这种程度的应变,自然也在郭嘉的预算之中。
光熹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晴。
在确认了倭人的最终布置之后,郭嘉的大军出动,沿着方志文骑兵提前撕开的裂口,一举横扫了小城北边的要塞群,将战线推进到了小城城墙上的城防大炮的射程外面。
汉军的突袭让倭人有些措手不及,原本准备的福冈会战忽然转了个向,原本进行的战争准备立刻出现了混乱,倭人天生就有个毛病,那就是随机应变的能力不足,他们更习惯按照预定的计划行事。
战争态势的忽然转变,让倭人混乱了一下,然后才调集部队南下支援正在遭受围攻的小城。
至于小城下面,汉军正在有条不紊的挖地道、堆土墙,没办法,誰叫自己的远程武器不给力呢,只能用这种办法将远程部队送到打击范围以内去。
幸好,倭寇的骑兵也一样是软肋,出城马蚤扰了一次几乎被全灭之后,老老实实的再也不敢出城了。
汉军在城外不紧不慢的修筑工事,城内的倭寇只能胡乱的开炮,一方面给自己壮胆,一方面也希望能够瞎猫逮住死耗子,蒙上几个伤亡好歹也是便宜,只不过。这种幸运绝对是很少的。
其实,这个时候郭嘉也是在虚张声势,郭嘉手里能够动员的部队不可能有这么多。而且外围的要塞争夺战也还没有彻底结束,方志文的骑兵部队还在外围带着战力较强的异人部队加速清扫顽抗的要塞。
不过,郭嘉在城下越是淡定,城内的倭寇就越发的相信汉军是有着十足把握才来攻打自己的坚城的,却想不到郭嘉根本就是在进行战术欺骗。
让郭嘉庆幸的是,福冈方向的倭寇反应似乎比预计的要慢得多,居然在一天之后才派出了援军。这就给郭嘉争取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得以将小城北部的不安定因素彻底的消除,同时方志文的部队也抽了出来。
观音山南部三十里。这里是一个丘陵地区,本来不是很适合骑兵活动,不过,对于方志文的卫队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他们的战马随时都能收到包裹中去。这支四千人的卫队中,有一千五百人是将领级别的战士,官兵比例高达五分之二。
“主公,怎么还没来?”
“谁知道,不过倭人的习性据说就是这样,在战略上喜欢冒险,在战术上又谨慎过头,行事喜欢循规蹈矩。所以慢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主公对倭人很了解啊!”甄翔一边嚼着嘴里的干草茎一边惊讶的说道。
“呵呵,雪音说的。不过在以往的战斗中不是很能体现出来么,你没有觉得他们应变的速度慢么?”
“有时候吧,偶尔也有应变快的。”
“废话,人还有贤愚不肖呢,总会有些区别吧。”
“嘿嘿。”
“来了,飞鹰已经发现了敌军的斥候,传令斥候,狙杀对方的斥候,打掉敌军的耳目!”
“诺!”
“主公,我们迎击?”
“迎击,不过是侧击,绕向南边,从下川河谷方向展开攻击后撤离。”
倭人斥候被击杀很快让他们警觉了起来,部队的行进越发的小心。
方志文从南边的河谷展开进攻虽然让倭人有些吃惊,但是并没有慌乱,而是紧紧的保持好队形,用盾牌辎重车为屏障,很快就布置了步兵阵。
方志文并不冲击倭人的阵型,而是保持在敌军的射程外,顺着河谷由东向西,横扫而过,精准的射击给经验不足的敌军造成了惨重的伤亡之后,转了个方向,再次拉开了距离,从西到东又进行了一此横穿,见到敌军已经准备好了火炮之后,方志文退出了火炮的射程,然后在远处进行重弩抛射攻击。
原本这种攻击能造成的伤害也很有限,毕竟对手之中也有高阶的武将,敌军的攻防属性也不差,非精准攻击的效果自然不会很理想。
可是,方志文的技能很吓人,每次用上集火射击和箭雨技能,都是哀鸿一片,能给敌军造成惨重的伤亡,如此的被动挨打,倭人肯定是不干的,前队的倭人原地防御,而后队的倭人已经向着两侧张开,企图绕过河谷,对方志文形成包围。
方志文见状立刻率军撤离,不过方志文并没有跑远,而是向南朝着包抄的倭人冲去,又是一轮急袭之后,迫使这一路的倭人也停了下来,不过,北边的那一路却又想向西包抄方志文的后路。
方志文干脆带着部队继续向南,向着倭人的后队而去,这几十万人的大部队,行军的时候队伍可是相当长的,方志文想要寻找突袭的机会多得是。
方志文的战力强悍,但是部队数量不多,倭人指挥官还是判断对方是牵制部队,敌人正在小城城下筑垒攻城,在这里的肯定是阻援的部队,如果这么考虑的话,应该想法设法的先吃掉这支阻援的部队,毕竟小城那边的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撑个十天半月肯定没有问题。
因此,倭人也不着急,而是很耐心的跟方志文纠缠,倭人以团队为单位,几乎都打散了,在相当大的一个范围内对方志文展开围追堵截,可惜,方志文的骑兵速度很快,而且随时都能翻山越岭,除非倭人将周围的山区都给堵了,否则想要堵住方志文简直是痴人说梦。
追赶了一整天之后,倭人指挥官发现,这队骑兵太滑溜了根本就抓不住,而自己像是傻子一样被人家耍了一天,伤亡将近一万多,连对方的一根毛都没碰到,还白白的浪费了一天的时间,虽说时间并不那么重要,但是继续下去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
于是,倭人收缩部队,向南依托要塞建立了营地,不再跟方志文纠缠。
不过方志文可不打算就这么消停了,晚上,方志文出现在营地外面,清理敌军的明暗哨之后,一千台投石机架了起来,一顿火油加火球,顿时将倭人的营地给点着了,倭人见外面黑乎乎的也不敢大队出击,只能派出小规模的作战部队,不过这些武士和忍者组成的小部队,在正规军面前作用真的不大,何况,方志文的部队在侦查方面有着极强的能力。
倭人见到自己派出去的部队都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敌军却还不时的转移方向,向营内发起攻击,倭人也是无法,只能用火炮向着估计的方向还击,不断的驱赶方志文的部队。
轰隆隆的打到快天亮的时候,汉军撤走了,倭人的营地里弥漫着硝烟和火油的刺鼻气味,营地内一片狼藉,不时能看到马匹和原住民烧焦的尸体,这种场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觉得舒服。
第二天的行程就像第一天的翻版,不过,这回倭人没有死命的追击方志文的部队,只是将其驱赶开去,然后顺利的让大部队通过就可以,一路还算顺利的到了一个叫做东川的山谷时,忽然两侧的山上一声锣响,无数的石块油罐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然后是一片火球抛洒而下,在倭人们惊恐的注视下,整个山谷顿时被烧成了一片火海。
冬季干燥的山地,倭人的火药殉爆,还有汉军扔下的火油助燃,原本在山头上落井下石的汉军都热得受不了了,只好赶紧的向着东侧撤离,顺便,将还没有进入山谷的倭人部队给围住了,接下来就是一场围歼战。
原来,方志文昨天想方设法的拖延对方,就是为了给郭嘉的部队北上,以及隐藏在观音山的部队南下布置争取时间,而方志文突前猎杀对方的斥候、忍者,也是为了让倭人失去警觉,加上郭嘉和李儒的伏击隐藏技能,终于成功的将倭寇援军诱进了陷阱,而且,这个火海地狱的效果,居然好的出奇。
随后,郭嘉的埋伏连环发动,不断到达的异人部队重重的围住了倭人援军的残部,占据了地利优势的汉军打得十分的勇猛,加上方志文的骑兵反复的突击敌方的要点,很快剩下的倭寇也被打散并被分割歼灭。
战斗到了夜间才结束,期间小城的敌军曾经一度打算出城支援,不过被太史昭蓉带着异人骑兵迟滞了他们的速度,等到他们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郭嘉还能分出部队企图将这数十万部队也一口吃下。
幸好倭人的指挥很警醒,一发现敌军的阻击强度诡异的变化之后,立刻下达了撤退的命令,结果被方志文和太史昭蓉一路追回了小城,沿途丢下了数万将士的性命。
郭嘉打扫完战场,回师小城,又将小城团团围住,如今小城的形势可就真的危急了,要从关西方向再出援军,那得半个月之后了,若是调集周围的部队收缩回小城,说不定还会遭到类似的情况,可若是不救援小城,九州西部将被分割,汉军将会获得一个稳定的后方。
倭人的战略态势糟糕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公孙突袭重夺林虑
ps:感谢‘泠人’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翡冷翠猛男’‘龙天辰’‘sky轻松’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白天一场大雪,给林虑城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绒毯,林虑城中其实人口不多,原本就被公孙瓒将人口迁移到了上党郡,作为军事要塞存在的林虑城基本上就没有平民。
后来林虑城被铁军攻下之后,靠着玩家天生能够聚集流民的属性,倒是汇集了一些居民,一年时间过去,林虑城中也有数千百姓,这个数量当然是很寒碜的,因此,林虑小城还是那么冷清,入夜之后,整个城池就更冷清了。
夜深了,城池已经四门紧锁,城墙上的火把在风中摇摇曳曳,仿佛被冥冥中的幽魂给控制了,作出各种诡异奇妙的形态,如同具备了生命一般。
在摇晃的火光之下,城头上值夜的两名玩家和两三百守军,都有些犯困了,主要是周围太安静,而且四周又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视觉听觉都没有兴奋点,这种情况下,人是很容易犯困的。
“无聊死了,歌都听腻了,不如打会游戏吧!”
“你想找死啊!打游戏是被严令禁止的,到时候被开除了。”
“呃,这加入行会就是有这个毛病,不自由啊,大半夜的还得在这个地方忍受煎熬,无聊死了!”
“呵呵,忍忍吧。一周才轮一回,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现实里面也就是两个小时而已。”
“这么一说心里倒是舒服了很多。不过还是很无聊了,不如说说你昨晚去青楼的事情。”
“哪有什么好说,床第之事不就是那么回事么?”
“还床第之事,呵呵,滚床单就说滚床单嘛!”
“切,古风啊古风!不过,古人的味道还真是不同。”
“怎么不同?”
“反正不同。想知道自己去试试不就行了?呃,莫非是怕小媛生气?”
“哪,哪有?不过是游戏罢了.......”
“呵呵。说中.......呃!”
“什么?我靠,一击毙命啊!”
那玩家下意识的一缩头,躲过了射向自己的一支利箭,他不管那个已经倒毙的同伴。立刻猫着腰冲向了城门楼。一边大喊着:“敌袭!”
“当当当........”
急促的钟声打破了小城的宁静,正在做任务刷副本的玩家们迅速的冲了出来,兵营中的部队也快速的集结,并向城墙方向进发。
城内铁军的指挥部已经开始运作,正在呼叫所有不在线成员上线,一边在指挥城内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