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0部分

志文到也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在现代社会中什么奇奇怪怪的风俗都见识过了,这些小小的变化,根本就不会让方志文有任何感觉。
朱治一边抿着茶水,一边用眼角默默的看着方志文,见他跪坐在那里不动如山的气势,心里也不由得暗暗的夸赞了一声。
其实方志文自己都没有留意,在现实世界生活的时候,自己就是一个伪宅,最擅长的就是耐得住寂寞,另一个特点就是坐得住、等得起、
反应迟钝。到了这个世界,身体的变化不可谓不大,也让拥有着人类的灵hún,却穿着一个数据皮囊的方志文最大限度的发挥着原有的优点,比如因为耐得住寂寞而吃苦耐劳,比如反应迟钝而不动如山!
不过朱治在偷偷打量方志文的时候,方志文也在大大方方的打量着朱治,这个江东名臣,个头中等,但是身材很结实,肤sè略深,脸庞比较长,额头有些窄,细眼睛高鼻子,留着对八字胡,给人的观感有些yīn沉,特别是那对眼睛,本来就细长,还总是喜欢眯着,让人有种看不透的感觉,老实说,这种面相恐怕不得上位者喜欢,因为看上去心机重啊。
朱治这个名将其实充其量只不过四阶,而且是内政将领,内政和智力都在沿乃70-75之间,其他不足为道,这人之所以出名,方志文觉得还是因为他朱家的后盾厉害,以及他良好的大局观和站队能力。
朱治不说话,朱七公子自然也不敢说话,甄二公子作为陪客,坐在方志文的下首,自然更不会出声了,方志文从来就不缺乏耐心,不过他到没有觉得,谁忍耐的越久就越占上风,因为他又不是来跟朱家谈判的,只不过是会友而已。
“朱公子。”方志文的这个称呼有些讲究,朱治现在已经举孝廉,不过尚未领实职,方志文也可以称其为朱孝廉,但是这样一称呼,那么作为丰宁太守,方志文就是上官了,关系自然就生疏了许多。
“方大人,有何指教。”朱治言辞上很客气,但是对于方志文这个最近在朝堂上掀起了一个小风bō的方志文,也说不上多么看重或者恭敬,一个huā钱买的没有地盘的太守,似乎并不值得多么看重,能让朱治放下身段与方志文结交的理由,一个是七弟所说的关于海船和海岛一事,另一个自然是因为好奇,想看看这个豪情万丈的太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呵呵,指教不敢当,不过是有些问题想要请教罢了。”
“哦?不知大人有何疑huò呢?”
“朱家乃江东大族,更是操江东造船业之牛耳者,我想向朱公子请教一下,按照现下的技术水准,需要多久才能掌握可以远程航行的海船呢?”
方志文说话的语气平平淡淡,语速也不紧不慢,完全是一副闲聊的架势,甄二公子则借着看向朱治的机会,将方志文的身影也囊括在自己的视线里,lù出一副思索的神sè。
最近这段时间,甄二公子一直在路上奔bō,所以有些疏漏了来自朝廷的消息,直到方才朱治与方志文互通身份的时候,甄二公子才从朱治的嘴里第一次听到了“丰宁太守,这个职务,当时还困huò不已,不知道何时大汉出现了一个丰宁郡。
后来听朱治向朱七公子解说,才知道这个在他认识中,只是一个很厉害、很能打的将军,居然通过张让堂而皇之的买下了一个没有地盘的太守之位,不知道是该说他心怀大志,还是说他荒唐,只是甄二公子有种直觉,方志文绝对不是因为荒唐或者出名才弄了这么一出,很可能这个沉稳果决的铁血将军,是真的准备为大汉开疆拓土了呢!?
朱治略微皱了皱眉,他不大清楚,方志文的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在嘲讽朱家在造船业之中空有赫赫之名,却无龙头之实么?或是在从一个侧面点醒自己,告诉自己应该如何应对异人的异军突起?又或者只是一个纯粹的试探,看看朱家会如同让应对异人的挑战?
方志文问完了话,随意的看着朱治,见朱治一副郑重的样子,想来这个问题确实不大好回答,技术方面的突破应该是很难有个明确的时间表的,自己这么一问,倒是有些外行了。
如果朱治知道方志文真的只是好奇随便问问,估计得郁闷死,这就是这些自以为聪明人的毛病,凡事总是想的太多了啊!
“这个不知大人为何有此一问?难道将军也想在幽州建立水军?”
朱治的问题让方志文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过来,这位朱治似乎想的太多了。朱治的问题可以这么看,方志文想要建立水军,但是方志文现在的地盘可是在内陆的,而且他唐空划出的丰宁郡,似乎也都在内陆,离大海还远着呢!那么,这位骑兵将领,内陆郡县的太守,为何会对水军和海船感兴趣呢?
如果这位大人真的准备建立水军,而又特别在这里提出来,更是提出了异人带来的现实威胁,那么是不是可以猜测,这位大人想要跟朱家,或者跟江东世族合作,那么他的目标是水军?亦或者是海外的岛屿?是南方的岛屿还是北方的岛屿?
朱治想得实在太多了,真的很符合他大局观良好的特点。
方志文抽了抽嘴角,忍住笑意缓缓的说道:“朱公子说笑了,本官的领地不靠海,即使真的靠海,这来自海上异人的威胁,却也不会是第一位的事情。”
“哦?大人此话怎讲?”
“朱公子没有去过幽州吧?幽州苦寒之地,又手塞外胡族侵扰,可不像这安宁肥沃的江淮之地,在幽州,外有北方胡族连年袭扰,内有世家大族把持资源,吃饭问题才是第一位的问题。”
说到这里,方志文似笑非笑的扭头看了一眼甄二公子,甄二公子淡淡的一笑,对方志文讽刺世家的话语毫不在意,倒是那笑容颇有些风情,让方志文汗毛直竖。
朱家的两位也是淡淡的笑了笑,世家把持经济命脉,这并非什么秘密,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结果,在没有意识到这种极度垄断造成的恶果之前,把持土地资源的大地主们是不会主动作出改良行为的,即使千年之后,这个情况依然没有改变。
“我明白了,大人是想南粮北运,现在困扰大人的是粮食问题。”
朱治恍然,对自己刚才过于充分的想象力中居然没有想到这点,感到有些惭愧,看来以后还要更加努力的多思多想才行啊!
“呵呵,朱公子所言极是。本官之所以问海船的问题,乃是想知道何时会出现大规模的海上商事,甚至如果可以的话,本官也想组建自己的海上商队,当然,如果能有行家合作更好,毕竟本官对海上的事情是一无所知的。而且,在本官看来,本官领地上的物产应该与江东的特产有互补之功,朱公子以为呢?”
朱治的眉头有力的跳了跳,方志文的话很明白,他的意思是与朱家合作,南北互通这个想法很yòu人,大规模的海运也很yòu人,不要将古人想得那么迂腐和胆小,否则何来丝绸之路?在大海上,汉人的开拓精神也一样不会少,只不过因为见识的问题,没有对海上的商路给于足够的重视,当方志文将这层窗户纸一捅破,朱家以及江东以航运起家的世家,自然知道海运所蕴含的巨大潜力和能量。
现在的问题是,朱家有必要跟这个没有地盘的太守合作么?不用说别的,在场就有一位更好的合作对象,放眼北方,能够为朱家取得更多的合作的利益的世家多不胜数,就算与官方势力合作,方志文也不是最好的选择,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最差的选择,但是,方志文为何又要当面提出这么一个合作的请求呢?难道仅仅是因为他见不及此?
看着脸上一派风轻云淡的方志文,朱治用力的皱了皱眉,虽然方志文今天完全就是一个访友的轻松做派,甚至说话神态都十分的轻松随意,但是,朱治却觉得方志文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或者是困huò,让朱治觉得伤透了脑苒,但是还是猜不透方志文的打算,颇有种技不如人的感觉。
朱治下意识的揉了揉额头,眼角扫到了微笑的甄二公子,忽然有了主意:“这个,事关重大,在下不敢擅自决断,不过大人的想法在下觉得非常好,从个人立场上来说,在下是支持大人的建议的,也非常乐于导大人合作,但是
“呵呵,明白,明白,朱家家大业大,更不可能是一言堂,哪像我们这些小门小户,往往是一拍脑袋就决定了,反正对与错都是自己一个人担着,此事并非一两天的事情,大可从长计议,不说这些烦心事。
本官听闻江东人杰地灵,乃是英杰辈出之地,不知道朱公子可有闲暇说说这江东英才,也好让我们这些边地军汉开开眼界。”
方志文随意的摆了摆手,笑着将这件事抹了过去,甚至关于海船的事也不打听了,将话题转到了轻松的奇闻敕事上来,真正的开始闲聊了,这让紧张了半晌的朱治微微的松了口气,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对着这个方太守会那么紧张,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第一百零六章雨夜听雨
【吼吼,开篇先求票,我很聪明吧!先谢谢大家的票票!】
夜里忽然下起了雨,初夏的雨颇有些声势,特别是在这个满是青瓦盖顶,条石铺街的城市里,下雨的时候那个景致美得像画一样,让人不得不感叹智脑的厉害,可惜是夜里,不然方志文还是很有一番赏雨的心情的。
院子里雨点滴滴答答的敲在石板地面上,屋檐上一条条的小瀑布挂檐而下,哗啦啦的撞击在檐下的排水沟中,与敲打在青瓦上清脆的叮咚声,院子地面上沉闷的噗噗声,还有打在树叶上的啪啪声混合在一起,仿佛一个雨夜的合奏。
方志文默默的站在厅堂里,左手举着落雁弓,右手很缓慢的开弓,整个动作缓慢有力,不见一丝颤动,这就是一个优秀弓手的基础,在开弓的那一刻,仿佛整个天地都停顿了下来,连那些雨夜合奏的乐曲似乎都暂停了一刻,随即‘蹦嗡’的弦声一震,仿佛打开了开关一样,轰然的雨声又再次充斥着整个大厅。
‘啪啪’“大人武技惊人!在下以往还以为是误传,原来武技到了极致,真的能镇人心神,刚才大人开弓时,仿佛整个天地都安静凝滞了一般,在下佩服!”
“呵呵,甄公子客气了,夜已深,公子还未休息么?”方志文没有回头,其实那若有若无的幽香传来时,方志文就知道这个伪娘来了,不过他能等到现在才来找自己,也算是很沉得住气了。
“雨声扰人,不得安眠,本想出来透透气,不意大人竟然也未休息。令妹呢?”
“呵呵,甄公子不知道香香是异人么。自然是下去休息了。”
“哦,其实在下很好奇,为何大人会有一个异人妹妹。”甄二公子走到门坎边上,轻轻的倚在门框上,仰头看着屋檐上倒挂的瀑布。随口问道。
方志文翘了翘嘴角,甄二公子这个问题是一个试探。想要知道自己对他的态度。老实说,这个问题相当的隐晦,自己如何对待这个问题,其实就代表着自己一个重要的价值观。
“呵呵,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喜欢她这个妹妹,她也喜欢我做她的哥哥,就是这么回事。”
“哦,那就是缘分了。我很相信缘分,人与人之间,总是有着莫名的牵扯,那就算缘分吧,就像我们的相遇一样。”
方志文打了个冷颤。看了看甄二公子的背影,心里有些担忧,这家伙不会看上自己了吧。咱可没有那个爱好啊!这种缘分,不要也罢!
没有理会方志文的歪心思,甄二公子背对着方志文侃侃而谈。
“大人,海贸必能大行其道,朱家只要肯下功夫,造出海船的日子必不远矣,但是,朱家家大业大,江东世家更是枝繁叶茂,如果南北互通利益惊人,仅仅凭大人现在的身份.,想要侧身其中恐怕……恐怕力有不逮,是不是?呵呵……方志文笑呵呵的说道,似乎混不在意,一边慢慢的举起弓开始再一次拉弓训练。
“正是,那大人何必将此等好事直接告知朱家,我甄家虽然不涉舟楫之事,但是未尝没有与之谈判的资格,别人在下不敢保证,但是在下承大人大恩,不敢有负大人。”
甄二公子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气势如山的方志文,眼神里居然有点委屈,或许他觉得这事方志文应该先跟他商量一下,再与朱家谈判,这样或者能够为方志文争取到一定的利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轻松的被朱治一个托词就给推得一干二净,估计到时候这事镇的成了,也没方志文什么事情了。
即使到时候朱家顾忌名声或者方志文的实力,能够给于方志文一定的好处,但那也都是汤头水尾没啥油水的事情了,方志文这次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
‘蹦嗡’‘哗啦啦’弓弦震响,雨声隆隆。
“哈哈甄公子,你误会了,我从一开始就没想着从这件事里得到任何好处,就像你刚才所说的,这个世界上注定是要靠实力来说话的,不然任凭你如何偷jiān耍滑,总有破灭的一天。这海船与海贸,乃是天大的一注大财,也是天大的一个祸事,没有实力的人想要掺乎进去,那真是纯粹找死。不说别的,就仅仅是异人,他们能轻易的放弃海贸这个金山么?”
“嘶!莫非大人……不是,不要将我想得那么坏,我并非仅仅是要挑起江东世家与异人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原本就存在,只不过江东世家一直有些小看了异人,我只不过是将这个事情掰开来摆在他们眼前,让他们看清楚了事情的真相而已。”
“大人,在下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呵呵,也不全是,我确实也希望他们之间能不断的战斗下去,这样我们才能从中取利。”
“我们?”
“对,我们,我虽然实力不足以与朱家或者江东世家合作,但是你甄二公子,或者甄家却是可以的,而我作为甄二公子的合作伙伴,自然也就进入了这个利益链条,实际上,只要能解决我对粮食的渴求,如何合作,如何参与到这个利益链条里,我是不在意的,至少现在是不在意的。”
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做能力之外的事情,却又能为将来伸手留下余味,甄二公子眼神凝缩,怔怔的看着方志文半晌,终于明白了方志文在此事上的全盘打算,事实上,方志文的这个打算是建立在与自己合作的基础上的,如果自己不合作呢?
难道,方志文有着逼迫自己,甚至逼迫甄家与他合作的办法?甄家的基础在冀州,方志文却是幽州的丰宁郡太守,无论如何他也没有办法将手伸到冀州去把?难道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眨了眨有些媚意的眼睛,甄二公子还是决定先将话问清楚,省的藏在心里不舒服:“大人就这么信任在下?”
方志文奇怪的看了看甄二公子:“不是你说你会全力报答我的么?难道你只是说说而已?”
“呃!可是,我这么一说大人就信了,而且还以此为据,作出了这个海贸的计划?”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不应该相信你?至于这个海贸的计划,本来也没我啥事,现在有了你甄二公子的帮助,我能赚点就赚点,如果你不帮忙,那就算你欠我个人情,这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方志文一边继续拉弓,一边随口答道,几乎没有思考,或者是早就已经深思熟虑了。
甄二公子再次愣住,皱着眉头想了半晌,虽然方志文说得很明白,但是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像方志文那样毫不在意这座金山就这么与自己错肩而过,或者与方志文相比,自己不管是xiōng襟气度,还是谋略胆魄,都相差得太多太多了。
人xiōng怀广阔,在下佩服。”
方志文略微一想就明白了甄公子的意思,撇了撇嘴笑道:“非是我xiōng怀广阔,而是我们两人的机遇与立场不同罢了,你是个商人子弟,自然更注重实利,看着这注大财眼热也是很正常的,而我是个将领,更看重的是手里的刀枪、麾下的将士,所以你看重的东西,与我看重的不同,如此而已。”
甄二公子想了想,释然的笑了起来,拱手一礼:“大人睿智,多谢大人教诲!”
“呵呵,可不敢当!那么,甄公子可愿意与本官合作?”
“在下唯以大人马首是瞻。”
“好,明日就麻烦你去跟朱家谈谈合作的事情,其实最好的办法是在冀州或者幽州建造造船厂,北方有大树,造船的材料丰富,而且甄家也应该建立自己的船队异人可以据海岛之利,我们一样可以,甄公子,明白么?我虽不是水军将领,但是也知道,即使水军再强,也是需要陆上支持的,别的不说,兵刃粮草可都是从陆地上来的,这点上我们比异人更有优势。”
方志文双手拄着一端立在地上的铁弓上,眼神穿过檐下的雨幕投射在漆黑的夜空中,嘴里缓缓的说着心里的安排,淡淡的言辞却让甄二公子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方志文的言下之意是让甄家建立自己的军事力量,难道他已经看穿甄家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自保?或者对甄家有着更大期待?
不过方志文的话yòuhuò力大得甄二公子根本就无法,也不想拒绝,据海岛以自持,这个想法实在是太yòu人了,甄家虽是冀州巨商,但是在那些传统的世家大族眼里,甄家就像一只肥羊,现在甄家还能风风光光的,更大的原因可能在于甄家还能够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利益,但是甄家积累的财富越多,其实也就越发的危险。
所以甄家一直寻求在仕途上有所作为,但是在有意无意的打压之下,甄二公子的父亲只做了一任县令而已,而甄二公子自己虽然举了孝廉,但是却只有个小吏的实职。
因此,方志文的这番话如同魔咒一样,深深的印在甄二公子的心里,船队、水军、海岛、甄家巨大的财富,这意味着什么?方志文心里狂笑!这意味着军阀!意味着割据!
方志文不知何时已经走了,隆隆的雨声将沉思的甄二公子惊醒,左右看了看,除了摇曳的灯光下自己孤单的身影,空旷的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下意识的紧了紧自己的衣襟,甄二公子苦笑着摇了摇头,今晚怕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啊!RQ!。
第一百零七章风向变了
【呼吁票票,感谢‘沿海高歌’大大的慷慨打赏,‘不骂人de读者’投下的宝贵月票,还有‘ngstone’大大的催更票,票票很重要,各位要支持!谢谢!】
朱治与朱七公子一起到码头上送方志文和甄二公子一行离开,这里是属于朱家的专用码头,倒是不虞有玩家看到方志文的行踪。
望着越去越远的帆影,朱七公子满脸遗憾和不舍的叹了口气,朱治回头看了看英雄气短的从弟,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让朱七公子很是有些尴尬。
“没出息!”朱治不依不饶的补了一句,让朱七公子更是难堪。
“大兄,你说与甄家的合作对我们有利么?我怎么觉得这个合作似乎对甄家更加有利,其实北方的家族多得是,我们也并不一定急着与甄家定约啊!”
朱七公子显然是在转移话题,因为这个事情一来已经是尘埃落定,再说什么都已经是晚了,二来么,朱七公子也是参加了整个谈判的,现在再来说这些,不是马后炮是什么?
瞥了一眼眼神有些躲闪的从弟,朱治仿佛是自言自语安一般的说道:“从眼前的小利上看,似乎我们朱家吃了点亏,但是如果从这件事的总体上看,吃亏最大的是那个空头的太守大人,他什么都没有捞着,你觉得我们朱家这事做得地道么?”
“这个管他作甚?他一个空头太守,有什么好怕的,即使他真的能在草原上立足,难道还能拿远在江东的我们朱家如何?”
朱治微微的摇了摇头,慢慢的说道:“一个世家的根基是实力,同样重要的还有名声,这次的事情要是给说出去。咱么朱家的名声就臭了。”
朱七公子有些诧异的看向大兄,略微紧张的问道:么办?”
“呵呵,不是已经办好了么,人家方大人岂能不明白我们的想法,所以甄二公子的提议。其实我们可以看做的是方大人的提议,我们现在貌似吃了点亏将事情约定好。不说将来到底是谁占了便宜。至少目前,我们三家觉得都能接受,这就行了。说老实话,北方能合作的世家确实很多,但是强者太强,弱的太弱,近的又太近,远的太远,所以甄家是个很好的选择。这点我不会看错。”
朱治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脸上带着意思得意的笑容,显然他对自己这次的谈判成果是很满意的。
朱七公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sè忽然变得有些难看:“大兄你是说甄公子这次其实是在替方太守办事?他怎么怎么会忽然跟方太守走的这么近了?”
朱治瞪了朱七公子一眼,有些没好气的说道:“这是两利的事情。而且我想甄家与方大人必是已经有了合作的约定,毕竟他们两家靠得近,可以互为支持。甄家也正急于寻找同伴,不说别的,仅仅是方大人手里握着的密云要塞,甄家就可以当作是一个安全的存身之地,甚至将重要的商铺迁进密云要塞,以得到方大人的庇护。而方大人yù有所作为,又非常需要冀州巨商甄家的支持,特别是粮草,这个可是征战的必需品,而且想买都买不到。”
朱七公子宁神想了想,恍然大悟道:“我懂了,他们的层次差不多,可以互相牵制对方,所以反而更容易结成盟友,若是方太守势大,甄家反而要犹豫了,对么?”
“呵呵,终于明白了,这就是门当户对啊!”朱治大有深意的说道。
朱七公子脸sè煞白,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不过随即咬了咬牙,似乎作出了什么决定,脸上的神sè也从mí茫变成了坚定。
“大兄,那关于异人的事情呢?那个方大人的说法,会不会有些危言耸听啊?”
“不,他说得非常对,我们之前有些忽略了此事,异人的实力增长越来越快,要是真的给他们占据了外海的岛屿,加上先进的造船术,那么绝对是我们江东世家,尤其是我们朱家、吴家、虞家等几个把持着航运和造船世家的大敌,一定要将他们扼杀在摇篮之中,一旦给他们成事那就麻烦了。”
朱治双手背在身后,转身沿着栈桥向后走去,朱七公子赶紧转身跟了上去,走了个并肩,有些急促的说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如何才能打压异人在海上的势力呢?”
朱治头也不回的说道:“这又不是咱们朱家一家的事情,这是江东所有家族的事情,该怎么办?当然要去找刺史大人拿个主意了,我已经联络了建邺各家,午后就去拜访刺史臧大人,这些事情不用你管了。”
朱治沉吟了一下,忽然停住了脚步,这让紧跟着他的朱七公子有些措手不及,向前冲出了一步之后,才回过身来,有些奇怪的看向大兄。
“老七,你准备一下北上吧,与甄家在清河口兴建海港货栈,以及造船厂的事情就由你来负责,你可愿意。”
朱七公子兴奋的点头:“愿意!愿意!小弟愿往!”
朱治点了点头,yù言又止,眯着眼睛又摇了摇头,转身走了,朱七公子的面sè略微暗了暗,不过很快就转为坚定,兴奋的快步朝朱治追了上去。
方志文猜测的一点都没有错,虽然方志文只是站在建邺的港口上观察了半天而已。
海船的大量出现都是来自玩家的手笔,玩家对海贸和海路的认识可是比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先进了很多,而且海岛孤悬海外,只要能击败盘踞其上的海贼,就能占山为王,当然了,智脑也不会轻易的留下这么巨大的漏洞给玩家,海岛上的海贼是相当厉害的地图野怪。而且刷新极快,想要占领一个像样的海岛真不是一个轻易的事情。
另外一个限制玩家大搞海贸的就是海船技术,航海技术的开发是这个游戏中最为花钱的一个技术分支,想要攀航海科技树,没有准备好足够的金钱来烧。想都不要想。
所以尽管有远见卓识的玩家在一开始就盯住了海外这块大肥肉,但是三年过去了。玩家还是只能制造一些低等级的近海船只。由于海上浪大,在一个白日航程之内,基本上能保证九成的安全xìng,晚上却是不敢航行的,当然了,这是天气良好的情况,有风浪的日子,那就老老实实的呆家里好了。
与游戏中的原住民相比,玩家现阶段的技术成就要稍好过原住民制造的海船。但是,这个前提是原住民的造船厂很少关注海船。
在建邺的港口中,方志文所看到的大量的海船,事实上都来自玩家的造船厂,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玩家内部的自产自销体系,已经充分的保证了玩家造船业逐渐形成了一个良xìng循环,造船科技树已经开始进入上升段。
如果NPC再不奋起直追。这片大海,就完全属于玩家了,这种情况方志文当然不能坐视,所以不管有没有利益,他都会将这层窗户纸捅破,鼓动江东大族大力打击玩家的造船和海上事业。
很快,江东之地就悄悄的出现了不为人注意的变化,首先是扬州刺史府发布了严厉打击海盗海贼的任务,而且领取这个任务的玩家,可以用优惠价在建邺世家控制的造船厂里购买最新产的海船。
至于另外一个变化,则只有领主玩家才会注意到,那就是在造船人才的发现和获取方面,船匠和木匠的获取难度开始增加,并且很难从别的地方聘请到这些人才了。
再有就是因清剿海盗而形成的连锁反应,海船的价格上涨,造船的材料价格也开始大幅上涨,最后甚至开始出现短缺,特别是高品质的木料,能够使用在海船上品质超过15的木料在扬州、徐州、豫州乃至冀州幽州都开始紧缺,最后干脆就断货了。
或许一般的玩家没有什么感觉,甚至因为剿灭海盗的任务还大赚了一票,但是对那些用心经营海事的玩家来说,他们的冬天来临了,虽然这天时正是炎夏。
打击海盗,其实就是打击这些一心发展海事的玩家,因为他们想要在海外占据岛屿,那么就只能用海盗的身份,扬州刺史府的这个政策,其实就是用玩家去对付玩家,而且这招是阳谋,不接也得接着,想躲也躲不开,除非你缩在小岛上不出来,但是岛屿上可是没有粮食的。
至于后一个措施,那就是典型的釜底抽薪了,断了造船业的人才与材料,玩家的技术再高,也造不出船来,虽然不可能完全垄断,但是至少能不断的催高玩家的造船成本,这已经非常的恶毒了,何况现在造船材料的大宗供货源,其实都是控制在NPC手里的,玩家想要与NPC全面竞争,暂时还不具备这个条件。
扬州的一个政策,正式的拉开了玩家与NPC竞争的大幕,以前玩家与NPC也一样会有利益冲突,但是这种有策略、有计划的全行业打压终于让玩家开始明白,不能再用以前的老眼光来看待这个游戏,否则就真的要被游戏玩而不是玩游戏了。
在游戏论坛上,这个被成为扬州事件的事情迅速的升温,无数的砖家叫兽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解读,虽然千万张嘴里会有千万个真理,但是所有脑袋还没有残废的人都明白了,这个游戏真的与众不同,人家游戏号称是‘一个世界’现在看来并非妄语,所以,再也不能用以前那种将NPC当作背景的心态来玩游戏了,而应该将这些NPC看成原住民,要充分的与这些原住民交流与互动,乃至与他们竞争。
当游戏内外风起云涌的时候,此事的始作俑者,正在广陵城外四处乱逛,在寻找孙坚不果的情况下,方志文正将主意打到了江东的文臣身上,寻找着那几位有名或者不太有名的江东谋主,看看能不能绑架上一两个。!。
第一百零八章广陵俊杰
【求个票呗!没有!?不可能,才一大早,票就没了?!赶紧的,别墨迹!谢谢您了啊!】
广陵太守张超或许很少人注意过,其实这个人是十八路诸侯里面的一个,如果大家还没想起来的话,那么张邈大家肯定知道,张超是张邈的弟弟。这算是一个名人吧,不过跟方志文一点关系都没有,广陵还有什么名人么?有!而且还是牛人!
史书上称张昭是彭城人士,张昭是谁想必大家都知道,吴国的文臣首领,孙策的托孤重臣,而他的弟弟,号称吴国二张的张纮,在史书上却是广陵人士,难道这两兄弟早早的就分家了,怎么后来又都跑去江东出仕?
在江东的谋主中秦松、陈端等都是广陵人士,小小的广陵真是才辈出啊,根据史书和演义记载,这些人在黄巾乱起之前,都没有出仕,方志文没有想着张昭张纮两兄弟,这两位是吴国的开国重臣,甚至连秦松也是孙权的重要谋士,但是陈端此人,很少有记载,只不过在史书中冒了个泡而已,方志文想要找的就是这个人,他想要证实一下,对这些不会影响历史剧情的人物,智脑到底是有多强力的坚持。
原本,靠着方志文自己是不可能找到这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小名人们,不过甄家的商号却在这里有分号,于是,这些名人的行踪就不再神秘了,通过这个有些话痨的商号老板的介绍,方志文才知道,原来这些历史名人,都是玩狡兔三窟的高手。
一般被玩家轻易找到的住所,都是个假象,这些历史名人只要稍微有点钱的,都在城里有宅子别院。乡下有农庄田舍,所以想要找到这些历史名人,可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这些名人头上又不贴标签,就算走在大街上跟你面对面。你也不认识啊!
这张纮在广陵名头太大,而此人善于隐迹。跟他哥哥一样。喜欢躲在山林中,基本上找不着人。名头比较小的秦松和陈端倒是在城里有宅院,而且还能在其宅院接一些小任务,不过人却是见不到了,因为这两个人也长期住在乡间。
只是这两人的家世尚可,一大家子人住在乡间总是要买这买那的,所有大宗采买的时候,偶尔也会找上甄家的商号,这两家人的形迹自然也就藏不住了。
这回方志文没有带那一群很显眼的骑兵。而是让身边的二十二名属将全部换上甄家仆从的服装,自己穿了一套跟甄二公子很类似的文士襦衫,香香也扮作一个小书童的样子,就是显得特别俏了点,不过跟甄二公子以及甄二公子身边的那个秀气小书童小宁倒是可以凑成一家子。般配的很。
一行人连马匹都是临时从甄家商号里借的,不然骑着战马穿成这样实在是非常的不和谐,甄二公子很主动的将自己的仆从都留在城里。只带了一个认识路的小厮,这么一来,这一行人倒是一点都不觉得突兀了,只是两位公子身后的仆从显得有些过于凶恶,属于典型的豪族恶奴。
秦松的家离城不远,可惜的是这家伙出门访友去了,问那门子也说不清楚,只说带着三两仆从提着好酒出门去了,至于去向何地,这门子也不知道,至于家里秦松的父母妻儿,方志文也不好意思打扰,于是只好放过秦松转向陈端的庄子。
陈端的庄子更靠东边,站在山坡上已经隐约的能看到大海了,这里的田地不是很好,连方志文这个不懂行的都知道,田里的麦子长得病恹恹的,甄二公子倒是行家,说是地质问题,这里靠海,土壤盐分大,收成好不了,所以,这里的村民还要靠煮盐和打渔帮补家用。
走进村落,方志文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一个系统村落,村舍石路,矮墙木栅,还有那些喜欢看热闹又胆小的村童,空气里混杂着各种气味,甚至牛屎的味道都有,无处不透lù着浓厚的生活气息,这哪里还是一个游戏,活脱脱的一个异世界啊!
方志文很奇怪,这里的村民似乎不养鸡鸭和猪,而只是看见鹅跟牛羊,结果这个问题一出口,就被甄二公子很是嘲笑了一番,原来,鸡鸭和猪只太过消耗粮食,所以农人们只会养吃草的家畜家禽,想不到连这点,智脑都已经顾及到了,方志文一边对自己的无知有些惭愧,更多的则是对智脑的佩服和敬仰。
陈端的庄子说是庄子,还不如说是个不大的宅院,看上去这青石黑瓦的宅院有年头了,不过保养得还不错,陈端人倒是在家,听说冀州甄家的二公子登门拜访,立刻就迎了了出来,这年头世家的名头还是非常好用的,否则袁家也不会在董卓进京后就在冀州、豫州轻易的拿下偌大的地盘。
双方叙了礼进客厅坐了,陈端早已发现,虽然拜见的时候打着甄家的名头,但是甄二公子其实却是陪客,主客原来是那个个子高大身材魁梧,眼神偶尔闪过历芒的年轻人,虽然穿着文士的衣服,却很难掩饰他身上军人的气质。
方志文也在打量陈端,陈端白面无须,脸型有些瘦狭,眼睛不大但很有神,脸上表情不亢不卑,带着淡淡的笑意,略微显得有些油滑,记得他在江东阵营里是投降派吧,应该是一个sī心较重的人物,现在看他的面相,倒是很符合那种xìng格。
“方大人,乡下地方鄙陋,此处也无风景名胜,不知大人来次为何?”双方寒暄了几句,明白了方志文的身份之后,陈端很客气的开口问道。
“呵呵,此处确实没有什么风风景名胜,却有高人名士啊!本官此来就是寻访名士,广陵人杰地灵,子正也是广陵高士,本官路过广陵,自然不能错过此等请益的良机。”
陈端略微矜持的笑了笑,摆手道:“方大人谬赞了,要说起广陵名士,当首推张纮张子纲与秦松秦文表,子纲文章精美又善楷篆,只是为人十分淡泊,屡征不出,乃广陵第一名士。文表自幼治学,知识广博,见识深远,又通谋略,亦为广陵名士,在下学识微末,不过是穿凿附会之徒,算不得名士。”
方志文笑了笑,道:“我听广陵人说起本地名士,子正位列其中,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不说其他,本官从这个小小的农庄就能看出子正之才,观此贫瘠之地,民虽不富,但却衣食无忧、秩序井然,村民遵规守礼、敬老爱幼,次非子正教化之功?”
“大人谬赞,仆虽不才,亦知教化乡里,只是在下之能有限,只此五里之才啊!”
“子正太过自谦了!本官有一困huò,不知子正可否代为解答?”
“大人请讲。”
“吾观天下,属异人最为狂悖,呼号奔走,不行仁义,本官也曾治理一城,对此却毫无办法,子正有以教我?”
陈端眯着小眼睛想了想,老实说,他对异人的了解非常少,只是觉得这些人狂悖无礼,其他的倒是没有深入的想过,对方志文的这个问题,只能想当然的回答了:“彼等在此无根基,无所畏惧,因此异人才狂悖无行,端以为,应以财产固之,以利yòu之,以势威之,以礼教之,假以时日,必有成效。”
方志文愣了一下,暗地摇了摇头,陈端这人的见识尚不及田畴,为人也有些迂腐,这人的能力在于实务而不在建策,倒是有些让方志文失望,他现在更需要的是一个能独当一面的人才,密云有田畴,林西有李雪音,但是如果再建一城或者拿下古柳镇的话,方志文手里已经没人可用了。
“子正可愿意出仕为官,造福一方?”
这回轮到陈端愣了一下,老实说,他对方志文的来意其实大概有了一个看法,不过方志文只是一个空头的太守,关于方志文的一切,陈端还是当听笑话一样从朋友那里听来的,虽然刚才甄二公子和方志文都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