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96部分

法,但是对方会不会中计也不好说,总之,刘备方面现在的问题是摩擦,他自己也是这样宣称的,所以有缓和的余地,而与曹操已经完全没有了缓和的余地,与刘备讲和,是必然的事情,当然,我们也要做好谈不拢的打算。”
“谈不拢又该如何?”
“收缩力量,放弃江夏,内求团结,外寻外援。”
“放弃江夏,收缩力量?”孙策低声的自言自语,品咂着其中的味道,张昭的意思其实是放弃这两个地方了,至于外援,那只能是异人,难道找曹操不成?
可是,孙策真的不甘心,江夏也就罢了,本来就差不多是白捡的,可长沙是父亲留下来的根基啊!,如今要放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是千难万难!
“这......”
“主公,不管如何选择,都不能迟疑了,时间很重要!”
张纮的话让孙策没有了犹豫的时间,咬了咬牙道:“那好,就按照这个策略准备吧,江夏的百姓尽快撤离,让朱治、孙贲负责,长沙方面,让程普将军速速前往长沙,配合韩当将军,逐步的聚拢百姓,向临湘、刘阳、吴昌、下隽方向集结,层层防御。另外任命周瑜为九江都督,全权负责长江防线,我与子纲先生尽快前往湘阴。秦松出使襄阳,尽量说服刘备,继续联盟抗曹,必要的话,我们可以让出江夏郡。”
张昭怔了一下,看来孙策还是不甘心,想要跟刘备碰一碰,不过孙策还是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张昭也就没有继续争下去,至于异人,似乎孙策有意无意的给忽略了,这事只能稍微放一放了。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孙策连败形势危殆
孙策率军渡江,并且令程普先行率军赶赴长沙,自己随后也沿江而上,奔赴长沙,而秦松则衔命前往襄阳,试图说服刘备,与刘备重修旧好。
只是,秦松还没有到襄阳,张飞的部队就已经到了钟祥,驻守钟祥的于麋哪里是张飞的对手,一天也没有守住,仲翔就丢失了,随后樊稠攻克吴景驻守的竟陵,张飞沿东路南下直奔夏口,樊稠则沿着江水南下奔袭河阳。
秦松焦急的不得了,可惜船只因为江面上多有给樊稠运送物资的船队,船行的非常缓慢,而且秦松的船只挂着使者旗号,还不时的被扣住盘查,一来二去的时间就耽误了,等到秦松好不容易到了襄阳,整个江夏郡都已经差不多完全落进刘备手中了。
再看长沙郡,关羽部下李通率军围攻湘阴,关羽亲自带兵攻打新阳,由于程普的到达,湘阴的局面稳定了下来,程普的战力强悍,不过李通也非易与之辈,凭借着兵力上的优势和营寨,与程普缠战,双方打了个势均力敌。
另一边,关羽却在对新阳猛攻,韩当已经是危在旦夕了。
幸好,这个时候孙策率军赶到了,孙策新到,凭借着高昂的士气,在城外与关羽对了一阵,可惜的是,关羽之勇实在是难当。
斗将就不用提了,关羽横刀阵前,孙策这边连个敢出阵的都没有,虽然孙策有心上前斗将,但是却被张纮给拉住了。再怎么说,孙策也还是个未成年的少年罢了,怎么抵挡得住名传天下的顶尖武将。若是万一有个闪失,江东的天可就塌了。
阵战也是不行,关羽的经验丰富,用兵及其沉稳,加上主将加成的优势,即使兵力稍微吃亏,关羽一样是压着孙策打。连败两阵之后,孙策不得不承认,在野战中正战自己是打不过关羽的。
张纮又想出移兵湘阴。先吃掉李通的办法,没想到半路上反倒被关羽伏击,好在孙策的统帅能力强,加上张纮的军师技能。然后又有韩当及时的在侧后袭扰关羽。这才全身退回了新阳。
接连的失败将孙策的傲气骄气打得干干净净,同时,九江也传来消息,最后的百姓和部队已经撤过了长江,曹操已经占据了浔阳,同时也在临湖和浔阳积极的准备船只训练水军,西湖有南渡攻击的打算,这个消息让孙策寝食难安。
张昭从丹阳赶来见孙策。如今形势已经很明朗了,再拖延下去。事情就麻烦了。
张昭见到孙策被吓了一跳,孙策的脸上十分的憔悴,眼圈也是黑的,看上去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一样。
“主公,你这是......”
孙策苦笑着摸了摸脸,摇了摇头道:“只是睡不好而已,子布先生不必担心。”
“属下怎么能不担心,主公如此,属下将校们看到了会如何?主公,此事涉及军心,不能不慎啊!”
孙策悚然而惊!背后不由得冒出了一身的冷汗,被这么一吓,孙策心里的忧烦似乎反倒散去了不少,大大松了口气,孙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是某错了,某会注意的,子布先生此来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张昭肃然道:“主公,事已至此,还不能向异人求援么?”
“这.......”
“主公,或许你不知道,属下曾经见过征北将军方志文吧?”
孙策狐疑的看向张昭,不知道张昭到底想要说什么?
张昭苦笑了一下,微微的抬眼看向前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主公,在下曾经在青州被黄巾所困,后来方志文攻陷城池救了属下,我就是那次见到了方志文。”
“那时.....好像是多年前的事情吧?”
“是的,有六七年了吧。”
“那时方志文没有认出子布先生么?”
“不,他认出来了。”
“那么以方志文的眼光,一定会招揽子布先生吧。”孙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一些担忧和妒忌,虽然现在张昭就在他面前,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会这么想。
“呵呵,没有,他问了我对天下的看法,特别是对世族的看法之后,就对我说,我这个人虽然有些才干,但是只能是飞翔于屋檐之下的燕雀,成不了翱翔天空的鸿鹄,然后就任我自去了!”
“啊!?方志文真是瞎了眼睛啊!子布先生如此大才.......”
“不,现在看来,征北将军眼光独具,他说的没错,属下确实算不得什么大才,只看如今江东的形势,就说明属下无能啊!”
孙策眼神复杂的看向张昭,心里满是不甘和愤懑,如果张昭真是燕雀的,那么将张昭依为干城的自己又算是什么?燕雀的头头么!?
“子布先生.......”
“主公,子曰知耻而后勇,知道了自己的不足,才能正视问题,解决问题,如今我明白了,当日的自己是多么的无知和可笑。主公,属下是来请命的,请主公允准属下出使幽州,向征北将军求援!”
张昭拱手施礼,躬下身来等待着孙策的决断。
张昭的话如同暮鼓晨钟,将浑浑噩噩的孙策惊醒了过来,他的心里顿时如同怒潮一般的翻涌了起来,张昭这是在劝谏自己啊!张昭说得不仅仅是他自己,更是在说孙策,能够知耻而后勇的人,应该是孙策才对。
心高气傲的孙策先是被曹操所败,接着又被关羽连败,终于知道自己其实也只是在这个大时代的群英中,算不上十分出色的一个,因此再也没有了当日的傲气,才会变得如此的憔悴和颓丧。
如今张昭的一席话。将张昭和孙策都放在了很低的位置上,重新的仰望天空,燕雀与鸿鹄的差别。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是内心中的,只有放低了自己的位置,坚定了自己重新飞向天空的意志,一切才能重新开始。
“子布先生.......某,明白了!”孙策握紧了身边的古锭刀,眼神里重新充满了坚毅的神色。注视着张昭沉声道:“某都明白了,所幸子布先生点醒,子布先生的请求某答应了。见完征北将军之后,请子布先生再去见见张志远,争取说服他救援我军,另外。某会派吕范出使荆南。争取获得那些异人的支持!”
张昭脸色一缓,朗声道:“主公睿智,属下自当竭尽全力,辅助主公翱翔于九天之上!”
“子布先生,你我以此共勉吧!”
....................................................
刘备眯着眼睛盯着地图架上的地图,看着自己的领地正在扩大,心里的舒爽真是难以形容,这远比床第之事更让人沉迷啊!
“主公!”
“哦。子瑜啊,怎么。有什么最新的消息么?”刘备笑得满脸都是皱纹,这种好心情已经有几天了。
诸葛瑾笑了笑道:“主公,江夏、长沙战事顺利,这不就是好消息么。”
“呵呵,是啊,照这样下去,很快江夏和长沙就能重归荆州了!子瑜前来不是跟我说这个的吧?”
“嗯,今日有孙策的使者到来求见,属下前来回禀。”
“孙策的使者?定是来求和的吧!”刘备有些得意的抚着胡须问道。
诸葛瑾点头:“正是,只是似乎来的有些晚啊!”
“嗯?此话怎讲?”
“使者的言下之意,似乎有意归还江夏,以此为交换希望达成和解。”
刘备冷笑了一声:“哼,果然是晚了,如今江夏我自己去取好了,不需要他孙策假装大方了。”
诸葛瑾微微的笑了笑:“主公,现在我们可以谈长沙嘛。”
“何必去谈,直接拿下就是了,云长不是打得很顺利么?”
诸葛瑾看了看有些得意的过头的刘备,肃然道:“主公,兵者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主公有更好的办法,更小的代价能达成的目标,为何一定要用战争呢?主公,莫非不管战争中百姓的苦难了?不顾战争带来的巨大消耗和伤亡了?主公的仁德之名去了哪里?”
刘备被问得哑口无言,同时心里也涌起一股子强烈的愤怒和羞辱感,但是,刘备很快就将这些东西压了下去,脸色变化了一下,立刻躬身向着诸葛瑾一礼。
“多谢子瑜提醒,否则我真的要犯下大错了!”
诸葛瑾连忙侧身闪避,同时也回礼逊谢,看着刘备一脸的诚恳,诸葛瑾十分的诧异,刚才那一瞬间的恼羞成怒和凶狠,似乎只是自己的错觉,诸葛瑾的心里暗暗的一凛,脸上却满是欣慰的笑着。
“主公能够诚心纳谏,是属下之福,刚才属下僭越了,请主公恕罪!”
“何罪之有,何罪之有,其错在我,在我啊!”
君臣二人互相逊谢,末了,刘备正色道:“子瑜,这么说,孙策的使者应该如何应对?”
“自然是要谈了,如果孙策能够主动的让出长沙、江夏,那么我军可以停止军事行动,重新与孙策缔结盟约。”
“重新缔结盟约?停止军事行动可以理解,可是缔结盟约这.......”
“主公,失去了江夏、庐江、长沙之后,孙策只有两郡之地,战力虽然没有大损,但是潜力却已经沦为二流,不可能再成为我军的心腹大患,相反,曹操并吞了庐江和蓟春郡,加上之前的沛国、东海一带,实力再次获得了增长,因此,曹操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结盟孙策攻打曹操,将是未来相当一段时间我们的最佳策略!”
刘备的视线看向侧面的地图,只见自己领地的东面,差不多都是曹操的地盘了,诸葛瑾说得没错,曹操,才是心腹大患啊!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张昭求援方远建议
张昭并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尽快找到方志文,于是他先是书信一封送到了密云,然后自己登船出发,半路上接到了密云的回信,由于事关重大,因此密云不能直接决断,让张昭前往到釜山见方志文。
谁知道到了对马海峡的时候,张昭就碰到了前来迎接的孙明,孙明带来了方志文的亲笔信,请张昭到汉津会面,因此最后的见面地点几经更改,定在了瀛洲岛的汉津,张昭心里也有些怪怪的感觉,自己竟然跑到了征伐异族的前线上方志文会面,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这样安排的。
北方已是凛冽的寒冬,在汉津的城主府中,已经点燃了取暖的炭炉,室内散发着碳香和茶香,温暖如春。
“子布,呵呵,久违了啊!”
“是的,与将军一别数年,将军风采尤胜往昔。”
“子布倒是见老了。”
“在下资质平庸,又被我主托付重任,日夜惶恐操劳,不得安寝,自然就老得快了,让将军见笑了。”
“呵呵,大权在握,得遂平生之志,子布应该高兴快慰才是。”
“在下哪里有什么大志,不过是檐下燕雀罢了,蝇营狗苟图个安生,怎么能跟将军和诸位相提并论。”
“哈哈.....子布还记得当日戏语呢!”
张昭笑了笑,正色道:“将军当日一席话,在下心里也是深感不甘,可是如今看来。当日将军之语真是一针见血啊!与奉孝、文优这等大才相比,在下果然就是一只燕雀,也难怪将军看不上眼啊!”
“子布过谦了!”郭嘉笑嘻嘻的答道。李儒也含笑点头。
“人是会变的,知道昨非今是,说明在上进,旧事莫提。对了,子布此来觉得这瀛洲岛如何?”
“瀛洲岛如何在下不知,这里建筑都是将军所为,城内民众都是我大汉子民。与大汉无异啊!”
“呵呵,城外的风光呢?”
“山川田陌,岂有不同?”
“嗯。瀛洲岛虽然不大,但是却有超过一亿原住民,虽然这有些拥挤了,但是这个小岛能够养活数千万人应该是可以的。这说明这里的耕地还是不少的。”
“大人所言甚是。只是如此多的异族,这仗岂不是要不止不休的打下去。”
“正是,看来是要旷日持久的打下去的,不知道子布可以兴趣来打一打?”
“嗯?!”张昭愣住了,方志文这是什么意思?张昭下意识的看向侧面的地图,整个瀛洲岛的地形尽在眼前,瀛洲岛真的不大,可能跟丹阳郡差不多吧。这么点地方,就有上亿人口。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方志文这么说难道是......
方志文笑了笑,接过太史昭蓉递过来的新茶,抿了一口接着说道:“子布且先说说此来的目的吧?”
方志文话中的要点转移的太快,张昭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听到方志文的问话,张昭只好暂时先放下对瀛洲岛的思索,缓缓的说出自己此来的目的。
“在下此来,当然是争取将军的支持,以抗衡曹操和刘备的侵袭。诸位都是比在下才智更高的大才,想必其间的利益得失都很清楚,如今将军征战瀛洲岛,最希望大汉的内部是安宁的,至少,不能太乱,否则定会影响将军对外征伐的战事。因此,尽快的平息中原战争,消弱曹操、防止接下来的中原大战,是符合将军的根本利益的。”
方志文看着张昭平淡目光下的一抹焦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眼神瞄向郭嘉,郭嘉会意的一笑接过了话茬。
“虽然如此,不过,我幽州一向都不怎么插手中原的事务,何况现在外战紧张,子布也亲眼看到了,如今这个情况下,我们也很难分心他顾吧。”
“确实如此,可是众位想必也明白,曹操若是继续做大对中原的安稳是非常不利的。”
“那也未必,若是曹操能一统中原,中原不就安稳了么?”
“可是,曹操背后说不定就有瀛洲倭人的支持,这也没关系么?”
“曹操是曹操,就算他现在接受了倭人的支持,但是一旦羽翼丰满,又岂会被倭人所制?何况,曹操如今的地盘不过是两州之地,其中还有不少不能大肆开发的地方,周围又有吕布、刘备之流,曹操想要壮大也非易事。”
张昭脸色一暗,涩声道:“莫非将军觉得我主已经没有牵制曹操的价值了么?”
方志文扬了扬下巴,郭嘉起身走到地图前面,将这张地图掀了起来,翻过去之后,下面露出一张江东地图。
郭嘉指着地图道:“子布请看,如今的局势子布想必也清楚,曹操据有庐江蓟春之后,占据江北的局面已经形成,随着时间过去,统治基础也越发坚实,孙策还有反击之能么?”
“这.....只要将军和异人支持,未尝不可!”
“内部呢?如果久战无功,江东世族还会继续支持么?”
“这......”
“再看长沙和江夏,如今江夏已经大半落进了刘备手中,或许子布原来有主动让出江夏,然后与刘备媾和的想法,只是却有些迟了,如今刘备想要的定然是长沙,最后的结果孙策必然会接受让出长沙重新结盟这个条件。”
“这也不算什么,至少我主实力未损,随时都能乘风而起。”
张昭声音虽然不小,但是眼神却有些飘忽,这种话其实他自己也没有多大的信心。
郭嘉微微一翘嘴角,敲了敲地图道:“实力未损是没错。甚至人口也没有大损,手里还有两郡之地,这两郡之地似乎也足以养活这些人口。甚至更多些也可以,只是,听说这两郡的熟地都在世族手中,荒地又多是荒僻险狭的地方,其中难处可想而知。”
“这......”
“就算孙策上下同心,能够度过这个最难的关口,成功的将豫章开发出来。只是,孙策在成长,刘备、曹操以及异人都在成长。孙策长得越肥,大概觊觎的人就越多,还有,孙策的成功有赖于世族的支持。若是世族不满江东这种非常不安稳的尴尬局面呢?西边有仁德无双的刘备。北边有强势的曹操,东边南边有政策宽松的异人,说到底,最后的竞争是政策的竞争,孙策拿什么来竞争?”
“这......”张昭的汗不知不觉的一层层的冒了出来,他不停的擦拭着,对于郭嘉的话,他没有办法回答。或者说,他从来没有从那个高度上考虑过问题。这一刻,他才深刻的明白了方志文给自己的断语。
“孙策军力犹在,因此与刘备联盟苟延残喘是可以的,想要等着机会风云再起也未必不可,但是幽州却没有理由去向这样的一个前途渺茫的势力下注了,对不对,子布?”
“可,可是雪中送炭总好过锦上添花!”
“子布,私人关系另说,但是势力之间没有这些关系,有的只是利益,这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李儒插嘴说了一句,将张昭最后的一跟稻草也残忍的夺走了,张昭长大了嘴巴,似乎一只失去了水的鱼儿,已经完全呼吸不到氧气了。
半晌,张昭才回过神来,却发现郭嘉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连地图都已经重新翻到了瀛洲的地图上。
张昭苦涩的笑了笑:“将军这是要彻底放弃我主了?”
“未必!”方志文淡淡的说道,这话却像是霹雳一样,猛地将张昭死灰一般的心脏重新惊醒了,张昭忽地抬起头,紧紧的盯着方志文,生怕自己听漏了一个字。
“你看.......”方志文指了指瀛洲地图。
“瀛洲岛?”
“对,在江东和中原,孙策已经失去了作用,但是这里有上亿的原住民,战争旷日持久,孙策倒是能在这里发挥作用,如果孙策愿意来这里协助我征服瀛洲岛,那么孙策所占的地方都是他的,战争所需也由我来提供,我只需要一半的人口。或许,将来孙策能够凭着这个地方东山再起,实在不行,也能做个逍遥的外番。更重要的是,孙策这么做可是为大汉开疆拓土,是有功于大汉的,总好过在中原争夺祖宗遗产吧!”
“这......这.......”
张昭心里乱的什么都想不到,这个建议看上去也不那么美好,在江东,好歹还只是跟数百上千万的敌人对峙,来到这里,可是上亿的敌人,而且没有任何的妥协,双方是死敌!
但是,在这里却不用担心钱粮,也不用担心谁在背后捅刀子,敌人也很单一,打下的地盘不会有人来跟你抢。
至于什么以后有机会东山再起,那就是个笑话,没有海军,东山再起个屁啊!
方志文给的路就是要么自生自灭,要么到瀛洲岛上来做个打手兼外番,如此而已。
“呵呵,不着急,反正孙策一时半会也倒不了的,你们慢慢的考虑,只是若将来我自己已经有足够的力量取下瀛洲岛,孙策的价值也就消失了,到时候,或者只有投降一条路可以走了!”
“将军.......”
“真的不急,子布可以回去慢慢的考虑,倭人虽然个头小,但也是很耐打的。”
郭嘉和李儒轻声的笑了起来,不过张昭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觉得嘴里苦的很,投降、灭亡、或者远走海外么?孙策会怎么选择呢?自己又会怎么选择呢?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坚守江东东渡瀛洲
ps:感谢‘sky轻松’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室内的蜡烛忽地摇曳了一下,一股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冷风让室内的众人都哆嗦了一下,冬天来了啊!
孙策的脸色铁青,显然是被张昭的一番话给气得,关键不是方志文的建议如何,而是方志文是如何看待孙策的,作为一个初生的幼虎,孙策最怕被人看不起,现在的问题是,方志文就是摆明了看不起孙策,这不能不让他心生怒火。
事实上,如今与刘备的谈判已经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双方暂时停止了战争,但是江夏已经完全落进了刘备手中,因此现在谈的,也就是长沙而已,孙策这边坚持要在现有控制线的情况下停战,而刘备则要求孙策全面的撤出长沙郡,否则不会停止战争。
孙策正是在停战的间隙赶到了九江,召集众将来听取张昭出使的结果,只是,这个结果很是让人意外,方志文居然提出了要么留在江东自生自灭,要么到瀛洲岛上去另辟天地的选择,这让大家完全没有一点思想准备。
当然,其中最吃惊和恼火的,肯定是孙策。
“方志文欺人太甚!”孙策憋了半天,终于别处这么一句毫无意义的抱怨,这句话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受尽委屈了的孩子的抗议一样无力。
张昭动了动嘴唇,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自己信心满满的跑去求援。谁知道得到的确实这么一个结果,虽然这个结果看似荒谬,其实也是非常合情理的。至少在方志文的角度看来,方志文又不亏欠孙策什么,能做到这一步,算得上仁至义尽,只是这话,张昭实在是说不出口啊。
周瑜扫了众人表情不一的神色,淡淡的问道:“吕范大人那边如何?”
“异人倒是答应可以攻打武陵。但是却说如果打下了长沙的地界,也要归属于他们!”
“这,这.......”孙策实在是无话可说了:“答应他们。反正长沙我们也守不住了。”
“主公不可!”周瑜急忙出声反对。
“公瑾,某也看得出来,如今放弃长沙就是摆脱困境最好的办法,既然这样。不如给刘备也找些麻烦!”
“想是这么想。但是却不能宣诸于口,而且,既然异人有了这种想法,我们答应不答应,恐怕他们都会趁虚而入向北渗透吧!”
“呃.......”
“我们只要不予理会,他们自然会跟刘备交战的,只是对我们的帮助有多大就不好说了,毕竟他们也不可能大规模的举兵!”
“是啊。荆南如今本来就在跟南边的蛮族开战,小规模的渗透捡便宜可以。但是大战是肯定不会打的。”
张纮也肯定了周瑜的猜测,如今指望荆南异人拖刘备的后腿确实不现实。
孙策无声的叹了口气,手掌无意识的在古锭刀上抚摸着,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退出长沙,集中兵力可保豫章和丹阳不失,可是,只有两郡之地,这.......”
“主公,当年先主在时,不过是一郡之地,也能席卷江东,何况主公如今有两郡之地,还有将领臣属、甲兵战船,只要渡过这段最危险的时候,等待时机必能重新奋起!”
黄盖见大家都有些低落,不由得出声为大家打气,当然,以黄盖看来,如今不过是战败之后的损失,将来只要打赢了,自然就能将地盘抢回来,曹操打不过、刘备打不过,难道连异人都打不过么,如今异人正在瀛洲征战,这岂不是正是重新夺回吴郡和会稽的大好时机么!
周瑜眼神一闪,看向黄盖道:“公覆所言的时机是指什么?”
“主公,如今异人正在大举征战瀛洲,这岂不是我们趁机夺回吴郡和会稽的大好时机么!只要跟刘备媾和,然后防御住没有水军的曹操,我军就可以大举东进,一举统一江东!”
孙策听得也是神情一振,但是张昭却急声道:“不可!万万不可!”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张昭,孙策也用怀疑的眼神看向张昭,事实上,大家认为黄盖的建议其实还是很有道理的,如今异人在瀛洲大战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根据最新的情报,邢道荣、陈横和樊能都已经身在瀛洲岛上,也就是说,在会稽和吴郡的守军相对非常空虚。这个时候,以孙策的强兵突进,一举取下吴郡和会稽,怕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吧,而张昭却突然极力反驳,莫非他跟那些异人之间还有什么勾结不成?
周瑜看了张昭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张纮见状立刻开口道:“子布,有何不可?难道是担心信誉问题?别说与异人这种背信弃义之徒不必讲信誉,就算是要寻找合适的借口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张昭看了大家一眼,从大家怀疑的眼神里如何看不明白大家都在想些什么呢,只是现在他是有苦自知,只能苦笑着说道:“并非是担心这些,而是.......而是打不下来的,若是此战不利,恐将反受奇祸啊!”
“哦?为何打不下来,这两郡如今不是最空虚的时候么?”
“确实是相对空虚的时候,但是,也仅仅是相对空虚,这次属下出海,见到了异人和幽州水军的大批船只,那些船只动辄数万,连接起来,帆影入云遮天蔽日啊!若是这些水军大举进入长江,恐怕朱治将军的水军不堪一击,这些水军一旦登陆,就是毁家灭国之祸。再者,瀛洲岛上的攻势现在完全被方志文和异人主导,什么时候打,打到什么程度都握在方志文和异人的手里,若是他们暂时将瀛洲战事缓下来,回头对付我军,那才是泼天大祸啊!”
张昭的一番话让室内的众人直抽冷气,这么说来,什么江东幼虎,什么雄霸江东,在张昭的这一番话面前,狗屁都不是,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张大人,您这是不是太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了!若是方志文真是那么强,又何必看着中原诸侯打来打去,他直接来一统中原框定天下好了!”
陈端的话大概能代表众臣的主流想法,张昭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属下并无分毫夸大,主公三思。”
周瑜见场面有些尴尬,急忙打圆场道:“征北将军实力强横,这天下人都知道,适才子布先生所言是指水军,这方面,方志文的强大是天下公认的,不过凭着水军是不可能平定中原的。”
张昭看了周瑜一眼,忽然觉得眼前这些所谓的江东英杰似乎都很小家子气,到了这种时候还自欺欺人,方志文有多强,亲自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以前张昭也曾经与他们一样,想当然的认为方志文强极也有限,或许就是比自己稍微强上一些,特别是在水军方面,占了个先手所以比较强大而已,因此对方志文的强悍,其实也不是很在意。
但是这次北上之旅,让张昭的眼界打开了不少,数千里的海面上,随时都能看到船只帆影,特别是在对马海峡附近,看到了强大的水军船队和运输船队,顿时让张昭有种蚍蜉撼树的无力感,朱治和孙策引以为荣的水军,在这些船队面前根本就是个笑话。
更让张昭奇怪的是,按说别人不知道,朱治、顾雍肯定是很清楚这一点的,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在孙策面前提起过,再将这些事情推广到别的江东世族身上,张昭只觉得浑身发冷,难道江东世族私底下都跟幽州和异人有着什么默契,但是却都一致瞒着孙策,这种情形,怎么能不让人害怕。
这也是张昭更倾向于让孙策东渡瀛洲岛的根本原因,只是这话在这种场合是没法说的。
孙策点了点头,又狐疑的看了一眼神情有些落寞的张昭,心里不由得有些不忍,不过他还是转向周瑜道:“公瑾,如此说来,攻打吴郡和会稽确实不可么?”
“这......或许是不行的,若是子布先生说得是实情的话,异人和方志文确实可以随时反戈一击,这样的话,现在并非是攻打两郡的时机。”
张昭苦笑了一下,瞥了周瑜一眼没有说话,这周瑜是很聪明,但是气量未免太小,居然在这种时候巧妙的诋毁自己,不过张昭也不说破,他这个时候也没心情弄这些事情。
周瑜见张昭不出声,倒是更加怀疑张昭是否夸大了事实了。
孙策遗憾的叹了口气,又问道:“公瑾,你认为方志文的建议如何?我们是应该继续在江东坚守待机,还是应该出海东渡,以一个外番而自居?”
周瑜眉头一扬,身子挺了挺,朗声道:“主公,属下以为,自然应该是坚守江东了,出海东渡,乃是取死之道也!”
孙策嘴角微微一翘,缓缓的扫视了一眼众臣,开口道:“哦?此话怎讲?”
张昭抬起头,看了看意气昂扬的周瑜,又看了看嘴角含笑的孙策,再次默默的摇头,这两个年轻人、拜兄弟感情不错,也能心意相通,可是,如今这种时候,真是能够意气用事的时候么,张昭将目光转向张纮,却见张纮神色纠结,犹豫了一会,张昭还是决定闭上嘴巴。
有些人,只能用事实来教育他们,特别是年轻人,自己再说下去,难免会被人认为是居心叵测,毁了一世英名却达不到效果,何苦呢!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取舍之道在乎舍得
‘吡啵’一声爆响,一个火花在蜡烛芯上闪了一下,将室内的安静打破了。
“主公,江东乃是主公和在座大多数人的根,如果这个根基都没有了,那么主公何以立足?”
周瑜的话很简单,当然,之所以简单是不想将话说得太难听,在座的人没有笨蛋,自然知道周瑜要说的是什么,如果孙策真的选择东渡的话,那么肯放弃祖产和故乡,还有赖以为根基的田地,这样的话,会有多少人选择继续跟随孙策呢?
同样的道理,背井离乡的将士们又会有多少人能够继续坚定不移的支持孙策呢?
孙策默默的点头,周瑜说得很对,自己的根在江东,如果失去了根,那么自己也就失去了活力,在异国他乡那种艰苦的环境里,还必须要仰赖方志文和异人的支持才能坚持战斗,这种将自己的命脉交到别人手里的事情,孙策是做不出来的,就算孙策能够做出来,在座的众人又能够坦然接受么?
张纮看了张昭一眼,心里也是左右摇摆不定,作为一个徐州人,张纮自己在江东的利益并没有多少,所以在张纮看来,东渡是一个可行的选项,而方志文在信誉上是无愧的,再说,从实质利益上来说,多了一个打手对方志文也无疑是百利而无一害,就算将来孙策在瀛洲岛做大,别说瀛洲那个地方本来就不大,光是海军的方面的限制,就能将孙策这头幼虎牢牢的关在瀛洲岛上。因此,对方志文来说,没有陷害孙策的必要。
至于周瑜所说的根基问题才是大问题。但是这也不是不可逾越的困难,因为即使是真的东渡,开始的时候也肯定只是部队渡海,直到打下一个稳定的底盘之后,才会逐渐的开始转移民众,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的,而且有了新的土地之后。这些江东的世族或许会重新考虑。
张昭想得更多,当初与方志文商谈的时候,郭嘉就曾经说过。制约孙策的恰恰就是孙策依为臂膀的江东世族,如果能够巧妙的利用东渡的时机,是可以从根本上消除这种影响的,不说别的。至少能够以新的世族来替代老的世族。重新形成稳定的精英阶层。
与死守江东等待着不知道能不能出现的机会相比,张昭现在更倾向于东渡。
“主公,公瑾说的没错,我军中将士皆为江东子弟,如果要东渡瀛洲去国别乡的话,那么难免会出现各种问题,生于斯长于斯,江东才是咱们的根。绝对不能放弃!”
孙贲的话基本上代表了江东世族的心声,一直都没有出声表态的朱治和顾雍也点头赞同。孙策扫视了大家一眼,淡淡的笑了笑道:“某明白了,江东不能放弃!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决定与刘备的关系了,是继续的争夺长沙,还是放弃长沙重新与刘备媾和,然后图谋重夺庐江甚至广陵。”
张昭心下一叹,心里不由得有些萧索,对于正在积极发言探讨与刘备关系得失的事情,也完全没有了兴趣,郭嘉当时的话正在张昭的心里发酵,孙策在忍耐等待,可周围的人在拼命的壮大发展,孙策等的机会真的会出现么?还是最后只能成为别的人饵料。
还有,朱治和顾雍等人的态度实在是有些古怪,他们的家族经营着海上的贸易,应该能清楚的知道如今幽州和天下会海上的实力,就算没看见,只要计算一下其中的贸易量也能窥见一二了,可是他们对此讳莫如深,肯定是另有打算的。
主公啊!还是太年轻了,被这些油滑的世族精英给欺骗了,自己受孙坚信赖,托以重任,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孙策踏上一条绝路啊!还有周瑜,这个年轻人太骄横了,凭着与孙策结拜之义而轻松上位,虽然够聪明,但是却太冒失、太自以为是了,殊不知这样会害死孙策。
直到讨论结束了,张昭也只听到似乎决定了一个大方向,最后的底线就是放弃长沙,以换取与刘备重新媾和的可能,这算是不是结果的结果,事实上,刘备拿下长沙之后,也没有了继续东进的理由和能力,这个问题讨论起来完全是白费功夫。
“既然如此,某就写信令秦松照此行事,某也会尽快返回临湘,九江的事就拜托公瑾了,至于秣陵......子布先生就多多分心吧。若无他事,大家就散了吧,明日各回所在。”
“诺!”
张昭站起来施礼,磨磨蹭蹭的走在最后,等到大家都出了门,张昭又转身进了大门,再次求见孙策。
孙策正想回去换了衣服休息,听到张昭求见,顿了一下还是让人将张昭带到了后堂。
张昭见到孙策已经换了常服,房间了没有他人,走进了几步跪坐在孙策对面,略微有些急促的开口道:“主公,属下有些私情需要单独与主公说,请主公勿怪!”
“子布先生何出此言,您是家父托孤的重臣,某做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尽管指出,某家又不是听不进意见的人。”
“非是对主公有意见,而是那些世族!他们是在误导主公,想要害了主公啊!”
“什么?!”孙策悚然而惊,腰身也猛地挺了起来,不过随即,孙策有压下了心里的惊骇,重新坐好,看向张昭强做镇定的问道:“此话怎讲?莫非先生发现了什么?”
“主公,朱治和顾雍等江东世族,一向与幽州和异人有大笔的贸易往来,这事主公应该知道吧?”
“确实知之,可这也不能说他们有勾结之嫌吧?”
张昭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顺着自己的思路说道:
“那么主公也知道朱治和顾雍有海船往来于幽州和江东吧?”
“知道!可......”
“主公,适才属下所言主公定是以为属下夸大其词,只是为了说服主公而罔顾事实?”
“这.......”
“主公,属下虽然不才,但是却不会撒谎,我这双老眼也还没有昏花,看得出来什么是强,什么是弱,也数得清楚数目,适才属下所说句句属实,并无一句虚言,主公若是不信,可以亲自去看看,也不用走远,就到小叶岛附近海域就能见到。”
孙策满脸通红,尴尬的说道:“某并没有怀疑先生,可是这跟先生适才所说的有什么关系么?”
“有!既然属下一出海就能看到的东西,朱治和顾雍岂会不知道,难道这两个人都是闭目塞听之人么?不,他们为了家族的利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