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95部分

......”
“主公,公瑾之言甚是,与其猛攻合肥,不如回头猛攻舒城要塞,然后令程普将军从舒县合击,打通后路再言其他。”
孙策恨恨的看了看合肥的城墙,眼看着合肥就要坚持不住了,谁想到这个时候曹操居然来了这么一手,他不北上去救援陈县和沛国,居然想到南下来打自己,这实在是让人不解。
周瑜有些焦急的看着孙策,现在可是站在了悬崖边上,一个行差踏错可就是会堕入深渊了,孙策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太固执啊!
孙策回头看了看神情不一的众将,叹息了一声道:“好吧,撤军吧!”
“主公,请容我来殿后!”周瑜再次主动请命。
孙策看了看张纮,又看了看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周瑜,用力的点了点头:“公瑾你率黄盖殿后,某率前军去打开通路!”
“诺!主公当心敌军的突袭,行军万勿大意!”
“某知道,公瑾也要小心,万事量力而行!”
“主公放心,他们不追来也就罢了。若是追来让他吃个大亏!”
孙策笑了笑,用力的拍了拍周瑜的肩膀,打马回转军营!
当天。孙策就拔营南归,周瑜和黄盖在后缓缓的撤退,在城墙上的曹仁看到孙策军条例不乱,没有可趁之机就没有开城追击,而是静静的看着周瑜撤退。
直到周瑜的部队走远了,曹仁才点齐了城内的一万多骑兵,开城追了出去。曹仁的想法不过是想跟在后面看看有没有机会,或许孙策军会因为急着撤退,又以为曹仁不敢追击。从而放松了戒备。
谁知道才追了不到二十里,曹仁就中了周瑜的埋伏,原来周瑜迅速的撤退之后,就在这有利的地形处设置陷阱。将伏兵埋伏在两侧的山后。等到曹仁中了陷阱,两侧的伏兵尽出,箭矢如雨而下,顿时让曹仁吃了个大亏,混乱之中曹仁在亲卫的护持下夺路而逃,骑兵们也不管不顾的一股脑的向后逃跑,甚至连像样的反击都没有。
屁滚尿流的逃回合肥,曹仁再也不敢追击了。幸好这次只是用了骑兵追击,若是全军出动可就惨了。搞不好合肥都会丢了。
其实,他的想法刚好反了,如果全军的出击的话,说不定能咬住周瑜的部队,将周瑜数量不多的部队彻底打残也说不定,正是因为他追击的部队数量不多不少十分尴尬,加上又疏忽大意,轻易的中了陷阱,才会出现如今这样的局面。
再说孙策,一路上小心翼翼,路上果然与曹操的侦骑和斥候交手不断,但是却没有遭到大部队的狙击,显然曹操觉得机会不好,并没有出手。
孙策第二天来到舒城要塞之下,如今要塞已经落进了曹操之手,看要塞上飘扬的大旗,曹操果然就坐镇在舒城要塞之中。
孙策不急着进攻,舒城要塞并非挡道而立,孙策的部队也不是进行攻击的部队,而是撤回的部队,完全可以轻松的绕过舒城要塞返回舒县,不过,孙策得到周瑜伏击了曹仁的消息之后,觉得可以在舒城与曹操打一场会战,如果能在这里击败曹操的主力,那么就不用将战火烧到庐江郡去了。
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够一举击败曹军的主力,说不定还有机会重新进攻合肥,打开淮南的大门。
“主公,曹军如今占据舒城要塞,根据情报许褚的骑兵游走在南边,似乎有伏击程普将军的打算,乐进的部队在巢县,数量不多。”
张纮指着地图给孙策说明眼下的态势,孙策很认真的听着,手掌下意识的抚摸着古锭刀,眼神中神光闪烁。
“舒城曹军的数量和构成呢?”
“舒城内曹军有八万步兵,其中两万是重步兵,城外许褚骑兵有两万五千左右。”
“我军有骑兵两万,步兵十万,若是公瑾能够即时赶到,还有两万步兵,程普将军步骑攻五万,强攻舒城可能稍有不足,但是若能吃掉乐进应该不成问题吧?”
张纮笑着点头:“主公睿智,是想要用程普将军突袭巢县?”
“公瑾也直接向巢县去,我们将大营扎在舒城以北,作出准备与程普将军合击曹操的阵势,这回要给曹操一个深刻的教训才行!”
...............................................
“乐进,命你率步兵两万,前出到林家渡东侧山上埋伏,见到程普到时,居高临下以重弩攻击!”
“诺!”
“曹真!”
“末将在!”
“命你率虎豹骑伏于林家渡以北五里外山林后,待到林家渡火起,立刻率军出击!”
“诺!”
“志才,仲康到了什么位置?”
“已经到了预定地点!”
“很好,我们也尽快出发,到林家渡西侧埋伏!”
“主公,这......我们都走了,这巢县要塞怎么办?”
“呵呵,怎么办,就这么空着好了,令军士在城墙上插满旌旗,四门紧闭,再放一些驮马在城内,屁股上抹上芥子油!”
“这......芥子油用来作甚?”曹真好奇的问道。
“问那么多干什么,照做就是!”曹操抚着胡须得意的笑着答道。
曹真赶紧应道:“诺!”
戏志才稍微一想就明白了曹操的想法。不由得抿嘴轻笑。
...............................................
“将军,敌军来了,步骑五万。距离林家渡还有十里!”
“传令众军士,口衔枚刀入鞘,伏地不得移动,若有违反格杀勿论!”
“诺!”
......
“主公,敌军骑兵已经过了林家渡,可以出击了!”
“放响箭!吹号攻击!”
曹操用力的一挥手,数只响箭发出尖利的啸声冲天而起。那声音仿如厉鬼嘶鸣!
“呜!~呜!~”
“重弩齐射,放!”
“技能、纸符!放!”
“咻咻......”
“轰!轰!”
如雨的箭矢,如雷的技能。轰地砸进了正以行军队形前进的程普军中,顿时一片人仰马翻,将士们不自觉的寻找着能够躲避的地方,可是这里是河汊的渡口。地形开阔的很。东侧的山上正有如雨的箭矢泼洒下来,西侧的林中,黑压压的敌军一边从树林中不断的射箭,一边在林外结阵,那些穿着重甲的士兵很快就向前冲了过来。
“将军,后面有大队骑兵,打着许褚的旗号!”
程普脸色发青,不是说许褚在舒城附近么。不是说曹操在舒城坐镇么?这里的许褚又是从哪里来的?正在向自己发动攻击的重步兵又是从哪里来的?
“命令后军结阵死守,无论如何要缠住敌军的骑兵。令前军向西结阵,中军向东侧山头冲锋!”
“轰隆隆~”
“什么声音!”
“将军,将军,不好了,敌军的重骑兵,在前方,正在突击!”
“将军,将军!”
“罢了,我命休矣!下令死战!”
“诺!”
“杀啊!敌军中伏了,全歼敌军活捉程普!”
“杀!~”
程普前后被两只骑兵反复的冲击,尤其是正面的不到五千骑重骑兵,更是程普的噩梦,虽然程普也有八千骑兵在前军,但是先被重弩急袭,接着又被虎豹骑一轮冲击,立刻都变成了死尸,接下来曹军两支骑兵在程普紧急集结的战阵中来回的冲刺,让程普始终无法结阵。
.......................................
“公瑾,这城头完全看不到守军,难道是空城么?”
黄盖打量着旌旗招展的城头,出了猎猎的旗帜飘扬的声响,周围居然安静的很,显得十分的诡异。
“嘘......你仔细听。”
“咦,似乎有马蹄的声音。”
“嗯,零星的马蹄声,很可能敌军在大门背后埋伏了骑兵,准备冲击我们。”
“把怎么办?难道就不打了?”
“程普将军还未到,我们现在就发起进攻岂不是没有用?”
“这.......”
“先扎营,不用理会敌军的诡计,他们也就无能为力,如果他们出城攻击我们那正好,一会我带人扎营,将军伏在一侧!”
“呵呵,好嘞!”
.............................................
“程德谋,你不要负隅顽抗了,如今你的手下都死光了,你还是投降吧!跟着孙策小儿有何前途,不若辅助我主公,一起共创大业!”
“哈哈.....我程普别的没有,唯有忠义不缺,不像曹操小贼,不,不想曹操那个窃国大盗,有本事就来杀了我,说那些废话有什么意思!”
“哼,不知好歹的莽夫!”
“许褚,废话何其多也,可敢与我单挑!”
“你?你不是我的对手!”
“大言不惭,看枪!”
“放箭!”
程普的战马还没有冲起来,就被漫天的箭雨给插成了刺猬,程普已经从跌倒的战马上跳来下来,站在一侧,手持长枪怒视着正在冲锋的许褚,他身上也中了多支利箭,不过没有伤到要害!
“看刀!”
许褚长刀卷起一股邪风,借助着马力,势不可挡的向着程普挥去,程普根本就不顾自己的生死,搓步急进,长枪一挺,竟是以命换命的向着许褚刺去,那枪势竟然快捷刚烈得让许褚都觉得自己躲闪不开!
“横移!”
‘砰!’
许褚的刀改切为砸,一下子砸在程普的右肩上,几乎将他半边身子都砸塌了,程普噗地一声半跪在地上,见到许褚圈马回转,一脸是血的程普左手拾起自己长枪,反握着长枪,一用力,将枪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许褚回头看去,只见程普已经身体向前倾斜着,垂着头,就这么半跪着死了!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襄安失陷孙策撤军
周瑜默默不语的站在小山坡上,犀利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不远处旌旗招展的巢县城塞,似乎想要将厚实的城墙给看穿,眉头也是越皱越紧,西斜的阳光将发红的光线投射到城塞上,城塞的灰色墙壁显得有些诡异,像是一座血色的要塞。
“公瑾,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黄盖的营寨已经建的差不多了,见到周瑜一直站在这里看着,心里不由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于是跑来询问。
“没有!可是......总是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古怪!实在是古怪!”
“要不我们尝试进攻一下?”
“这......对了!程将军的联络书信到了没有?”
“没有,按说两个时辰之前就应该到了,莫非是出了什么事?可是,能出什么事呢?”
周瑜眼神一缩,整个事情顿时贯通在一起,程普失去了联系,巢县城塞似乎空城一般,与孙策在舒城城塞对峙死守不出的曹操,还有游走在外的许褚,在这一瞬间,统统的联系到了一起,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线跟串联了起来,周瑜顿时一声冷汗刷地冒了出来!
“不好!程将军危险了!”
“什么?仲德怎么了?”黄盖神色剧变,大惊失色的问道,双眼也死死地盯住了面色发白的周瑜。
“不,不是危险,是已经糟糕了!这城塞里面,恐怕是空的。只有些马匹在其中走动,让我们疑神疑鬼不敢进攻!”
“城塞是空的,可是.......为什么啊?城塞中的乐进部呢?难道凭着乐进两万人马就想歼灭仲德的五万步骑?”
“不。不止乐进,还有许褚,还有曹操!”
“什么!?这怎么可能,曹操不是在舒城要塞么?许褚.......”
“没错,没人看到许褚,只是有些不大确定的消息,还有。舒城要塞里面的曹操只是有旗帜而已,也一样没有人看到曹操,即使看到了也可能是假冒的。事实上,曹操就在这里,他们用优势的兵力围歼了程将军。”
“可,可.......”
“程将军虽然性子有些暴躁。但是行军作战从来都不马虎。不可能长时间的与我们断绝联系,能解释这一切的就只有被伏击这一种可能性,而他连消息都没有能够送出来,可见敌军的兵力是有强大优势的,所以让他没有办法传递消息,如今,程将军恐怕已经.......”
“不,不会的!不会的!仲德勇武无双。一定不会的........”
黄盖大声的吼道,不过他的神情却完全不像是语气那么有信心。周瑜叹了口气,扭头看了一眼巢县城塞,忽然有种这是最后一眼的那种奇妙感觉,不由得有些惶惑。
“公瑾,我们立刻提兵前去接应!”
“不行!”
“公瑾!难道你怕了么?!”
“对,我怕了,我怕我们这些将士们无辜的惨死,明知道前面可能是个火坑,我不能带着这些忠勇的将士们跳下去,绝不能!”
黄盖死死的瞪着周瑜,周瑜毫不示弱的与黄盖对视着,虽然周瑜的年纪还小,但是气势上居然一点也不比黄盖差!这一老一少就这么互相瞪着,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夕阳西下了。
“真的不去!?”
“真的不能去,程将军恐怕已经全军覆灭,如果我们现在扑过去,无疑直接就掉进了曹操重新张开的大网里面,岂不是自寻死路?!”
“那我们攻下巢县要塞,坚守待援?”
“不可,程将军一败,援兵基本上就断绝了,我们死守这个孤城,面对数倍于己的曹军殊为不智,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去跟主公汇合,立刻保护主公南下舒县,依托舒县抗击曹操.....不,不对,曹操不会这么笨,这个时候正是襄安最为虚弱的时候,内无大将驻守,兵将又不善战,主公被缠在舒城,而我部数量又少,只需许褚在半路埋伏,防止我部回援,曹操就能拿下襄安,进而攻取临湖,切断我军南下的退路!”
黄盖闻言大惊失色,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糟糕啊!想不到曹操居然敢于如此冒险,但是曹操的冒险却偏偏的成功了,如今战役态势对曹操极为有利,孙策却处于相当不利的位置上。
周瑜仰天无语,想了半天,现在这个局面似乎根本就无解,如果自己东进襄安,多数会跟许褚在半路遭遇,自己的部队数量本来就不多,若是许褚死死缠住,而且许褚还是骑兵,自己能否全身而退都不好说,别说救援襄安了。
若是襄安陷落,孙策只能退军死守舒县,或者西去皖县坚守,而曹操在舒城的部队,以及从合肥、历阳而来的部队随即就会对舒县和宛县展开围攻,孙策被围,必然会牵扯其他地方的守军前来救援,结果就会被曹操以逸待劳、围点打援,整个战略都会陷入极其被动的局面。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大踏步的后退,退到长江以南去,以保存实力为宗旨,然后依托长江天堑与曹操对峙,至于百姓,能走多少是多少吧!
周瑜低下头,再次看向巢县城塞,说不好自己还真是最后一次看到这个城塞了!
“撤退,我们立刻绕过襄安疾奔临湖,先将临湖守住,然后让舒县和宛县、居巢百姓和部队尽快渡江南下,襄安失守,整个庐江都不可守了!”
“怎么会!只要我们坚守临湖,待到主公回援临湖,就能与曹操形成对峙!”
“那又有什么用,我们被压在长江边上那么一点地方。毫无战略纵深可言,只能死守城池,而曹操在外围。主动权都在敌方手中,这场仗打下去除了消耗实力之外,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
“公覆,此时形势危如累卵,一个错失,就可能会让我军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将主公的大业毁于一旦。绝对不能意气用事!”
“这.......好吧!我听公瑾的!”
“甚好,公覆立刻去拔营,我给主公写信告知此事。我们必须拼命直奔临湖,抢在曹操之前到达临湖设防,同时让主公立刻南返舒县,组织民众撤退!”
“诺!”
..................................................
曹操确实如周瑜所分析的那样。分出许褚在居巢南边埋伏。想要再次伏击发觉上当的周瑜部,他自己则率领着本部人马和乐进的步兵,直奔襄安,并于当日深夜,一举攻下空虚的襄安。
不过让曹操遗憾的是,襄安的百姓似乎都收到了消息逃跑了,还有就是许褚并没有等到自投罗网的周瑜,至于周瑜的去向。如今暂时还不知道。
曹操拿下襄安之后,虽然很想一鼓作气拿下临湖。但是部队却不得不进行修整,连续的两场激烈的战斗,期间还赶了将近百十里的路,就是铁打的部队也不行了。
到达襄安后,曹操就收到了驻守舒城要塞戏志才的来信,孙策已经绕过舒城要塞南下舒县,看样子,对方已经从程普的覆灭中,发现了曹操的计划,曹操觉得此时不能再拖延,于是将稍微休息了一下的曹真再次派出,令他奔向临湖,想要趁着孙策军慌乱,一举拿下临湖,完成整个战略部署。
可惜,等曹真到了临湖的时候,却发现临湖城头戒备森严,稍微尝试了一下,就遭到了凌厉的反击,曹真只好退了回去,在十里外结营,等待曹操的到来。
等第二天曹操到来之后,才发现临湖城里居然是周瑜的部队,不由得对周瑜大为赞赏,曹操也尝试进攻了一次,不过周瑜的防守非常稳健,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拿下临湖。
........................................
再看孙策,孙策得知程普部全灭,顿时大惊失色,随后张纮也回过味来,很快也就猜到了曹操的后招,周瑜的书信随后到来,周瑜的建议让张纮感叹不已,孙策虽然不愿意接受自己战败的事实,但是不管他愿意不愿意,现在他已经陷入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主公,公瑾的建言极是,曹操攻下襄安,接下来就是临湖,如今虽有公瑾和公覆守临湖,但是临湖城小,根本就不宜坚守,若是临湖一失,舒县就成了孤城,主公在此,就是曹操最好的诱饵,前来救援的部队都会成为曹操的目标,主公!形势危急,不可不查啊!”
“这......难道只有退回江南一途?”孙策一脸的不甘,提着刀的手指关节由于过分的用力显得青白吓人。
“只有如此,否则只能死守临湖和宛县,但是如此被曹操压着打,除了白白的损耗实力,实在是看不到什么益处,若是此时刘备再从背后发力......”
“刘备,他敢?!他不是最好名声么?怎么会作出这种事情?”
“若是底下人私自作为呢?借口这种东西,随时都能找得到。”
“这么说,只能撤了?”
“对,而且必须尽快,尽可能多的将百姓也撤离,主公速返舒县,然后组织百姓向宛县撤离,百姓撤离之后,我们再退向宛县。”
“不能依托江夏来与曹操作战么?”
“江夏重要还是丹阳、豫章重要?”
孙策脸色铁青,双目赤红,神情甚是狰狞,踌躇了好一会,才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这......好吧,就依子纲先生所言,撤退吧!”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毛玠建言趁火打劫
ps:感谢‘landmax’‘寒山微尘’‘暗天之龙’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曹操的使者?曹操的使者来干什么?给我绑出去斩了!”
张飞不耐烦的吼道,在陈县的战事颇不顺利,纪灵、曹洪虽然不如张飞和魏延,但是人家不出城,只是死守,依托坚城,节节抵抗,张飞和魏延是空有一身的力气也拿对方没有办法。
费尽了力气,如今才拿下了稳强和长平两个城市,不过眼看着曹操已经结束了东海战役,如今大军忽然南下,跟孙策打了起来,说不定什么时候,曹操的大军就会北上,从而彻底的改变如今的被动局面,将整个战争形势扳平,可惜了这么大好的时机,竟然只得到两个城池,张飞和魏延都觉得有些羞愧!
因此,听到曹操的使者到来,张飞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抓出去砍了出气,在外面等着的毛玠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上绕了一圈。
“三将军不可,俗话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而且你都还没有弄清楚人家是来做什么的,真要杀,也等到弄清楚对方的目的再说啊!”
诸葛瑾赶紧劝道,正要抬腿向外走的亲卫趁势停下了脚步,背后不由得直冒汗。
张飞楞了一下,烦躁的挥了挥手道:“带上来,带上来!”
不一会,毛玠神色惊慌的被推搡着进了府衙,毛玠也是委屈啊。自己可是来讲和的,竟然被这么粗暴的对待,张飞这人真是不可理喻啊!
“呔!堂下的老儿。你来找俺有什么事,速速道来,若是稍有隐瞒,立刻让你人头落地!”
毛玠被这声巨吼吓得一哆嗦,差点没瘫在地上,这是将军啊还是山贼啊!张嘴闭嘴就是砍人脑袋,哪里还有一点大将的风度啊!
“这......这......将军......在下.......”
“哼。吱吱歪歪的说不出个所以然,必是心中有鬼,莫非是个J细。拉出去砍了!”
“不要啊!将军!”毛玠大骇,这是什么情况啊!貌似自己什么都还没说呢?还有J细是什么意思?自己本来就是敌对阵营吧?
看着毛玠吓得脸色都变白了正在拼命的摇手,身体忍不住的发抖,张飞心里莫名的畅快了起来:“哈哈......看你那鸟样。两句话就吓得尿了。曹操手下都是这等无用之人么?不如俺帮他宰了,让他另寻高明才对!”
“不,不要啊!在下是使者,使者!两,两军交战,不,不斩来使!不斩来使!”
“屎什么屎?屎者,俺一看你就是个屎者啊!哈哈.....好了。俺刚才是吓唬你的,说吧。曹操让你这个屎者来干什么?”
张飞抓着自己的钢针一般的胡须,嘿嘿的笑着,诸葛瑾在一旁笑而不语,他自然知道张飞其实根本就不是个粗人,相反,这家伙狡猾着呢,所以才一声不吭的在一旁看笑话,结果果然让毛玠出了大丑!
毛玠抹了抹汗,尴尬的看了看张飞,又看了看含笑的诸葛瑾,脸上不由得火辣辣的发烧,刚才的丑态可是都被在场的人看得一清二楚,自己的一世英名算是完全毁了,都怪这个混蛋张飞!
“看什么看,再看俺将你那对贼眼挖出来你信不信,真以为本将军不敢杀人么!什么狗屁屎者!赶紧说,到底来干什么的?”
毛玠低下头,将极度的屈辱暂时深深的埋进了心里,有些讨好的笑着道:“是这么一回事,我家主公觉得双方的战争毫无意义,只能给双方带来损失,给百姓带来灾难,刘大人一向以仁德名扬天下,此事不可不察。因此,我家主公命在下前来,是想与刘大人商量停战的事情!”
“呔!满嘴胡言,停什么战!曹操怕了么?我大哥之所以攻伐曹操,是因为曹操割据地方不奉天子,是为悖逆反贼,大义之所在,就算有些许的伤损,又能如何?我大哥以匡扶汉室为志向,攻灭你们这些宵小,乃是不可改变的宗旨!我们之间没有和平可言!”
诸葛瑾暗暗喝彩,这番话说得好,这哪里像是出自一个粗豪武将之口啊!
“这.....将军此言差矣。我主并非不奉天子,而是天子被人挟持,恐非出自本意啊!若是天子如刘大人一般英明仁德,我主自然拜服逢迎,我主曾言,希望将来的墓碑上刻的是‘汉故征西将军之墓’,由此我主之忠心可见一斑。”
“哦?我大哥做天子......”
“三将军,慎言!”诸葛瑾提醒道,张飞撇了撇嘴。
“说说有何不可!”
“对,对,说说有何不可,天下事,天下人都可以说嘛。如今天子暗弱,被豪强所挟持,放眼天下,能匡扶汉室者,恐怕也只有刘大人了,若是刘大人能够站出来带领大家,我主一定会鼎力支持的。”
“哈哈.......算他曹操有些眼光,我看你也不错,那么你说该怎么办?”
诸葛瑾翻了个白眼,这哪里像是出自一个正常人嘴里的话!
毛玠心下暗喜,原来是个顺毛驴,只要哄着就行啊!刚才被下了个够呛,可惜,要以完成任务为重,否则定要好好的报复回来。
“将军明见!我在路上听到很多人都夸赞刘大人的仁德,心下也是敬佩仰慕不已啊,不过,却也听到一些不好的说法,这.......”
“嗯?谁敢背后说我大哥坏话,告诉俺,俺这就去砍了他。”
“呵呵,只是路边听到路人所说。将军想听听么?”
“说!啰嗦。”
“是,在下听到这人说道,其实天子如今最害怕的。不是袁绍、吕布、司马防这些军阀,最害怕的确实刘备刘大人啊!”
“嗯?!这是为何?我大哥忠心耿耿,一心以匡扶汉室为己任,为何天子不来感激,反而害怕?”
“这忠心耿耿只有刘大人自己知道,我们这些人知道,但是天子并不知道。何况功高盖主也是个问题啊,小天子与社稷无尺寸之功,刘大人却是晴天的玉柱。挽狂澜于即倒的英雄,更要命的是,他也姓刘!”
毛玠大有深意的看向张飞,张飞皱了皱浓眉。这个说法其实很有市场。因为他深刻的阐述了人性的本质,张飞以己度人,立刻就认可了这个说法。
“嗯......有道理啊!不过,这仅仅是猜测之词罢了,天子奉天承运,又怎么会如此狭隘?”
“呵呵,天子身处虎狼环伺之中,心中未必有宽宏的气量和仁德。更何况,他耳边还有人不断的进谗。三将军,此事不可不防啊!若是天子一旦翻脸,刘大人危矣!”
“这.......你说要如何防范?”
“实力是最好的护身符,因此,保存实力、发展实力方为上策,而且正如三将军适才所言,想要匡扶汉室,就得攻灭宵小,因此实力也不能或缺,如今我主钦佩刘大人,并且忠于汉室,更不能同室操戈,亲痛仇快,三将军以为如何?”
张飞眼珠子转了转问道:“那谁才是宵小?”
“挟天子以令天下的吕布和司马防都是宵小,不愿意奉迎天子的袁绍、方远自然也是宵小,窃据高位割据一方的公孙瓒和孙策自然也是宵小,还有大量不奉天子的异人势力,更不用说黄巾贼寇了!这不都是宵小么?”
“嗯......也有道理,接着说!”
“如今我主才灭了东海的黄巾,又南下攻伐孙策小儿,孙策小儿窃据了长沙和江夏,我主命我前来,是想与刘大人停战,然后一起攻打孙策,收复江夏和长沙二郡,不知道三将军意下如何呢?”
张飞眼睛一瞪,想了想不由得也大为心动,这陈县和汝南攻打了半天,也就是得了两个城市,如果与曹操合攻孙策,以孙策的能耐,似乎守不住江夏和长沙吧?更何况,如今庐江的战事听说对孙策也不大好吧。
“哦?那你家主公如今在庐江打得如何了?”
“我主已经包围了舒县,攻陷了襄安,只要拿下临湖,沿江西进,就能将孙策困在庐江,然后吸引孙策援军北上,逐一歼灭,这岂不是贵军收复江夏和长沙的最好时机么?”
张飞眨了眨眼睛,将视线投降诸葛瑾,诸葛瑾微微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张飞不明所以,干脆直接开口道:“诸葛军师,你说说这事可行么?”
“不知,这事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此事当告知主公定夺,孝先不要着急,且先休息两日,待我主有了决定,我们再告知与你。”
“原来是名满天下的子瑜当面,久仰,失礼了!”
“客气,在下见识浅薄,孝先谬赞了。”
“呵呵,如此,我就叨唠几日,不过能不能先将战事停了下来,省的徒耗粮草物资。”
“这有何不可,就暂时休战几日,毛使者先住下吧,相信大哥很快就会有所决定的。”
诸葛瑾笑眯眯的将毛玠送了出去,自己则站在门口沉思了半晌,才摇了摇头走了回去。
“军师,俺看这事可行,孙策那小子不行,根本就挡不住曹操,不若趁着这个时候拿下江夏和长沙,增强自己的实力总是没错的。”
“拿下之后呢?”
“这.....再打曹操就是!”
“呵呵,对,拿下之后再跟孙策媾和,然后继续合击曹操,不过,曹操会不会跟孙策媾和呢?必须让曹操与孙策结下死仇才行!”
“这......要如何做?”
“听说曹操好色,孙坚的遗孀......”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关羽出马直取长沙
光熹八年九月一日,关羽以追剿盗贼为名,突然进军益阳。
孙策大怒,随即公开谴责刘备背信弃义,刘备则辩称,关羽是为了追剿盗贼而进入长沙郡,结果却发现盗贼的背后竟然是孙策在支持,孙策表面上与刘备结盟共抗曹操,谁知道在背后却在做着这些鸡鸣狗盗的事情。
接着在南郡的江陵,武陵郡的安化等地的刘备地方官员,也上报说发现了打着山贼旗号的孙策军,于是,刘备上表天子,要求严惩孙策这种背信弃义、罔顾皇命的地方豪强,并且与九月四日发布檄文,声称要讨伐孙策。
同日,张飞军团南下襄阳,准备对竟陵发动攻击。
同时,曹操也不声不响的加大了进攻的力度,两个家伙明显的是联手了。
益阳守军本来就不多,城池又小,在关羽大军的猛攻之下,两天不到就城破易手,取得了益阳之后,关羽南下攻打新阳,想要彻底割断长沙郡西部,韩当立刻从临湘提军西进,据守新阳抗拒关羽。
此时樊稠却忽然从江陵出兵,猛攻竟陵,张飞的人马原来就是个幌子,真正主攻的其实是樊稠。
如今孙策的局面确实糟透了,不几日,临湖被曹操攻破,周瑜和黄盖退过长江,宛县的孙策也不得退往浔阳,朱治的水军驻扎在九江,正忙着接应江北的百姓过江。
“岂有此理,这些谣言是从哪里传来的。立刻寻找源头,将传播谣言者尽皆斩首!”
孙策怒气冲冲的拍着案台,案台上的东西散落了一地。孙权战战兢兢的在一旁跪坐着,闭紧了嘴巴不敢出声。
张昭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主公,这谣言恐怕是堵不住的。”
“这是为何?”
“因为谣言肯定是异人传出来的,如何能堵得住!”
“这......可恶,这辱及尊长名声,难道要某生生的忍了不成?”
“主公,此事只能如此。最好不要理会,否则恐怕会越抹越黑啊。”
让孙策大怒的谣言是关于他父亲的妻妾的,据说曹操最好这一口。因此攻打庐江是因为看上了孙坚的女人,幸好孙策一家子跑得快,否则可能又会被曹操得逞了。更过分的是,还有流言说是孙策为了讨好母亲。又想与曹操停战。竟然悄悄的将孙坚的遗孀送与曹操享用,结果曹操根本就不鸟孙策,睡完孙策的姨娘,提起裤头又打了过来,让孙策赔了夫人又折兵!成了天大的笑话。
这些谣言因为涉及到豪门秘史,居然传播的快如闪电,很快也流传到了孙策耳中,血气方刚的孙策顿时狂怒不已。可惜,这种事情你生气也无用。想要堵住人的嘴,向来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可恶!别让让某知道是谁干的!”
“主公......”张纮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应该告诉孙策,不讲事情预先说明白了,将来孙策知道的时候,可能会更加的麻烦。
“莫非子纲先生知道是谁做的?”
“此事不难猜!”
“子纲!”张昭摇了摇头,示意张纮不要说。
张纮叹了口气道:“异人向来就喜欢乱传谣言,此事恐怕也是异人弄出来的,主公何必跟他们置气。”
“子纲先生此言差矣,此事明显得利的是刘备,所以这事多数是刘备放出来的谣言,异人不过是受雇罢了!”
可惜,张纮和张昭的一番苦心,被另一个自以为聪明的家伙给轻易的破坏了,张昭和张纮又气又无奈的看向秦松,秦松恍若不觉,还得意洋洋的斜了两人一眼。
“欺人太甚!刘备你个贩履织席之徒,果真是假仁假义、卑鄙无耻的小人,小人!!我孙策发誓,总有一天要砍下你的狗头!”
“呛啷!咔嚓!”
孙策手中的古锭刀一闪而过,将案台剁下一角,孙策犹自怒火难耐,双目赤红的喘着粗气!
张昭想了想道:“既如此,主公打算如何砍下刘备的狗头呢?”
“提军西进,与刘备全面开战!”
“那丹阳和豫章不要了?”
“这......”
“难道主公真的打算与曹操讲和么?这不是正好让流言坐实了?”
“这......”
孙策思前想后,发觉自己的誓言看起来怎么就那么可笑的,现在的问题不是他找刘备算账,而是刘备和曹操合起来找他算账呢。
仔细想想,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打得过这两个家伙的联手,如今刘备与孙策之间,还只能算是摩擦,若是真的大打出手,曹操说不定就真的南渡长江了!
苦笑了一下,孙策颓然收起了古锭刀,默默的收拾着地上的东西,孙权也急忙跑过来帮忙,借助着这些动作,孙策慢慢的平复了激动的情绪,等他重新坐到案台后面时,脸上已经一片平静,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来都不曾发生一样,除了案台缺了一角之外。
“子布先生,请你教某,应该如何应对眼下的危局?”
“此是属下分所当为。主公,如今庐江已不可持,最好尽快的退回江南,依托长江天堑与曹操隔江对峙,至于刘备,应该尽快派遣使者前去,看看能不能解除误会,设法停止双方的摩擦。”
“子布先生,刘备这是想要江夏、长沙,岂是摩擦可以轻描淡写的抹去?”
秦松又适时的来了一句,孙策点头,看向张昭,张昭瞥了秦松一眼,抚着胡须道:“此事确实如此,那么属下想问主公,主公有把握同时守得住江夏、长沙和豫章、丹阳么?有把握同时面对两大军阀的夹攻么?”
“这......没有!”
“所以,必须拉一个打一个。不能同时作战,另外,应该尽快向天下会异人求援。想必他们也不希望看到曹操打过江来。”
孙策沉吟了起来,张昭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拉一个,肯定就是拉刘备,刘备主动的撕破协议不说,还四处传播谣言,辱及长辈和先父。这其中的仇可大了,可是现在不跟刘备讲和,自己就是个死局。
另一方面。刘备图谋的是江夏和长沙,自己现在的兵力也不可能同时守住两处,如果能让出江夏保住长沙,也是一个可行的选择。张昭言下之意。还有挑动刘备和曹操关系的想法,如果将江夏让给刘备,刘备与曹操的接壤处就大了很多,两人的矛盾也更加的突出了,或许这真的就是化解眼前危局的唯一机会了。
至于联络天下会的建议,孙策还是不想采纳,天下会可是轻松的伸手摘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果实,现在自己反过来去求这些不仁不义的异人。孙策实在是拉不下这个面子。
“子布先生的意思是拉拢刘备?”
“正是......”
“什么?!”
“这.......荒谬啊!荒天下之大谬!”
孙策扫了一眼群声鼎沸的众臣,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看着张昭道:“请子布先生详解其中缘由。”
“如今局势如何,想必大家都清楚,想要同时对抗刘备和曹操,是绝无可能的事情,若是我军完成百姓迁移之后渡江自守,则曹操南下的步伐肯定会被阻止,从这方面来说,我们应该想办法跟曹操媾和,然后全力抗击刘备!只是如今刘备竟然出此阴谋,让我军无法与曹军媾和。”
张昭的话让大家都无法出声了,现在这种情况下去跟曹操媾和,这不是坐实了现在这个的流言么,这种丢人的事情真是做不出来的,刘备的招数果然恶毒,居然预先堵住了孙策的退路,逼着孙策不得不向刘备低头。
张昭顿了顿,扫了大家一眼,接着说道:“如此一来,我们也只能暂时按照刘备的步调来走了,看看他到底想要什么,同时,也尽量的拖延时间,一来争取重新部署的机会,二来能够找到外援。”
“子布先生的意思是拖延时间?”
“有这个想法,但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