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94部分

要不将另一半也卖给我们算了!”
“那可不行,会稽到处都是荒地。也一样需要人口呢。呵呵!”
“是么。”蔡瑁遗憾的咂了咂嘴,经历了几场大战之后,蔡瑁身上的气质变了不少,以往一团和气的脸上也有了更多的凌厉和威严,不过此时,他的表情又回到了一副商贾的样子,与张志远讨价还价锱铢必较。
“也没几个人口,德珪何必那么在意!”
“呵呵。碎米它也是米啊!”
“哈哈不要紧,海峡对面还有很多的碎米!”
“那是。主公已经下达了无限制劫掠的命令,允许海军沿海劫掠,这些人口可都是我们的目标!另外,收购俘虏的价格贵会可不能弄花样啊!”
“放心,我们会用同等的价格公平收购!”
蔡瑁遗憾的摇了摇头:“还是你们占便宜啊,异人的数量多,而且还多是贵会的会员,啧啧”
“呵呵”
张志远干笑了几声,从南边策动攻势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天下会占便宜的,如今海上力量算起来,似乎也是天下会的船只更多,唯一让天下会惭愧的是,造船厂和原材料,大都掌控在方志文的手里。
另一方面,在主力战力方面,则是幽州的海军占优,如今幽州海军有五个舰队,合共超过六千条大型战船,加上那些强悍的海军将领,战斗力强大的吓人。
就算天下会没有担负国家赋予的重要使命,也不敢这个时候与幽州的海军闹翻,至于将来,仅仅从造船能力上看,天下会就很难有机会全面的压制幽州海军。
不过,张志远很明白蔡瑁的戒心,这种戒心不仅仅是蔡瑁,还可能会有更多的幽州将领会产生这种戒心,如果视而不见,难免会积累成为怀疑和猜忌,或许,天下会应该做点什么,来消除这种不必要的怀疑。
“要不然这样,咱们两家联合收购,然后平均分配如何?”
蔡瑁一愣,随即好奇的看向张志远,张志远坦然的笑着,蔡瑁略有所悟的点头:“如此当然更好,只是这个决定贵会能通过么?”
“应该没什么问题。”
“说起来,贵会如此出力,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瀛洲么?”
“呵呵,也是也不是,我们的目的是击溃瀛洲,但是瀛洲只要在大汉手里就行,至于在谁手里,倒是不那么重要。”
“这是为何?”
“呃,这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不过德珪完全没有必要怀疑我们的诚意。”
蔡瑁想了想,笑着点了点头:“张会长的诚意在下明白,贵我双方一定可以jīng诚合作下去。”
“这也是我方的愿望!”
若是论起建城的本事,玩家的效率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比原住民更高。
鹿岛城被攻陷的时候,状态也要比汉津更好一些,因此筑城的速度更快,大量的物资流水似的从翠岛和小叶岛运来,虽然路程较远,但是动员的船只够多,所以一点也不会拖筑城的后腿。
光熹八年七月二十五rì,鹿岛城建城,两天后达到一级镇。
鹿岛第一个重点建设的就是军港,军港建成,战舰的补给和维修就能就近进行,有了这个支点,大批的战斗玩家和蔡瑁的海军开始向北疯狂的出击,沿海劫掠所有能看见的东西,实行真正的焦土战略。
一时间,九州岛南部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而蒋钦在瀛洲东部的活动由于有了鹿岛的支撑,也更加的活跃了。尽管东部沿海开发度不算高,但是蒋钦的收获也是很丰厚的
“将军,您看。倭人正在谷地建造城堡!”
李元志在不高的小山顶上露出脑袋,仔细的看了一会,郁闷的缩回了头。
“这些家伙想要以城池为依托,然后在城池之间建造堡垒,是要打堡垒战,企图将我们困在这一圈城池圈中啊!”
“那怎么办?若是这些通路都被他们占据了,我们的活动空间就没有了。而且他们可以沿着道路一路向汉津建造堡垒最后形成围攻的局面啊!”
“你着什么急啊,有军师和主公在,怕什么。”
“呵呵。也是,不过我们如今该怎么办?”
“我猜主公一定会让我们跳出圈外,圈内的战场让给异人来打,堡垒战?呵呵。堡垒对堡垒。不知道输得会是谁呢?”
“堡垒对堡垒?对啊!倭人以为我军的攻坚能力不行么?”
“嗯,不过那个跟我们没关系,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周围的地形,如果地形不熟悉,主公是不会放我们出去的。”
“将军,侦骑早就渗透到城池圈外上百里了,这样的地形还不行么?”
“越详细越好,这个堡垒也不能让他们造得这么舒服。传令各队,尽力sāo扰倭人筑垒。同时将情况速速报予主公!”
“诺!”
汉津意外的平静,让汉津城的防御设施和城市开发得以获得了充足的时间,城池正在稳步的向着二级镇的方向大步迈进。
但是越来越多的玩家却不能都挤在这么小的城中,于是,方志文似乎很随意的下令在周围大量的筑造城塞卫城,转眼间,汉津周围都是一个个的城堡,占据了道路要点和有利的山地。
“主公,对方果然是要打堡垒战,元志的最新情报来了!”
“呵呵,你不是早就预料到了么!这种情况下,什么计策都没有用,最好用的就是步步为营的堡垒战了!”
“嗯,接下来就是拼消耗了、拼损失了!”
“将飞龙按小队分配下去,一个小队对付一个堡垒应该差不多吧?”
“对方很快就会有防空的武器的,将火炮提高shè角根本就没有什么难度,还有巨弩!”
方志文点了点头:“我知道啊,战争怎么会没有损失?只要充分的利用夜晚、雨天等等有利的情况出击,尽量的减少损失就是了。”
“属下明白!还有个问题,如今大量的堡垒都是异人充实其中,这种情况会不会造成不稳和隐患!”
“肯定会,异人之间的矛盾很多,一闲下来他们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李雪音插了一句,方志文心有戚戚的点头。
“是啊,所以必须给他们找事情做,任务要不断的发,让他们去sāo扰倭人的堡垒,让他们去外围建造更多的堡垒,同时,将俞涉的部队推上去,接手他们现在的堡垒。”
“嗯,这是个办法!”郭嘉应道,不过脸上的神sè还是不见轻松。
李儒捻着胡须道:“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个对异人也一样的有效,大人不妨制定严厉的惩罚xìng措施!”
郭嘉眼睛一亮,用力的点头赞同道:“文优此策最好!异人急于参战的心理很强烈,那么我们可以用参战的权力来限制他们!”
“可以!最好制定得有层次,比如禁止接任务一天至数天,禁止接战争任务,最终驱逐出瀛洲岛等等。”
李雪音立给出了更具体的建议,玩家就是这么一种群体,一种必须用规则来圈一圈的群体,一但规则不好,很快就会出现问题。
“等等,对面的异人更多,会不会也出现这个问题?”李儒又提出了另外一个被大家忽视了的问题。
“文优的意思是反间?”
“对,如果倭人也存在这种问题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充分的利用对方内部的矛盾,给其制造混乱,甚至寻找大量歼灭敌军有生力量的契机。”
“好!文优此策绝妙!”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力敌不可尚能智取
“汉军如今也在大量的筑造堡垒,以堡垒对堡垒,这是堂堂正正的消耗战了,如果早听我的,趁着汉军立足未稳就主动出击,说不定已经将汉军赶下海了!”
京都皇宫的议事厅里,重臣们正在每天必定要进行的嘴炮,因为有不少的原住民高级将领和谋士在,为了让他们都能听明白,所以岛国玩家的用词还是很文明的。
“八嘎,在釜山城下,在登陆的海滩附近的战斗还不能说明问题么,这个事情不必再讨论了,反反复复的说着已经过去的事情,于事无补。”
“前事之鉴,后事之师!”
“好了,此事不要再争了!现在我们在探讨九州当前的态势,如今九州被南北夹攻,登陆战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与其糜费力量拒敌于国门之外,不如诱敌深入以较小的代价消灭更多的敌人,这个战略是不容置疑的。”
“这......”
“可是,汉军筑造了大量的堡垒,与我打堡垒战,加之对方有空中突袭的力量,我们明显处于劣势!”
“空中力量!那些飞龙根本就飞不高,只要我们制造出大射角的火炮,问题就能得到解决,另外,我们的要塞炮射程明显远远的优于敌军的古老投石机,在堡垒战上,我军得利!”
“武田君说得对,堡垒战是最能发挥我军优势,克制敌军优势的办法。”
“正是如此,因此只要我们坚定信心。坚持现在的战略,就能大量的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大大的提高敌军的战争成本。直到汉军不能承受这种严重的损失而撤退!”
“真的会撤退么?汉军的战争实力和潜力,似乎比我们更大!”
“你搞错了,现在与我们开战的只是汉国的一部分而已,北边的幽州和南边的会稽,他们能动员的人口数量甚至与我们大致的相当,只不过,在前期的战斗中。我们的海船大量的消耗在打通壁垒的过程中。”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谁叫那边催的那么急呢!”
“海军的无能也不能装作看不见吧!”
“八嘎,陆军在釜山城下莫非就表现很让你满意么?”
“八嘎。你.......”
“住嘴!山本君,你认为这个战略成功的可能性如何?”
“阁下以及各位,诱敌深入的战略与其说是应对的战略,不如说是无奈的选择。但是。不可否认,这个是当前我军最佳的战略,正如刚才今井阁下所说,汉军并非是举全国之力来攻打我国,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军的处境更加的危险。如今汉国内部也战乱频仍,这就给我们的战略选择增添了成功的可能性!”
“山本君的意思是应该将眼光放到汉国去?”
“正是,打败巨人的。只能是巨人自己。只要汉国的内部乱起来,他们就没有能力继续在我国糜费军力。因此,汉国的内耗每多一分,在我国能够投入的战争力量就会少一分,如果汉国内乱不休,甚至我军还有反击汉国的机会!因此,在我国境内的战争,不能由我国内部来解决,而是应该从汉国内部着手!”
“好,不愧是我国第一智囊的山本勘助君!一眼就看穿了事物的本质啊!”
“从汉国内部着手?是让汉国内部大乱么?”
“对,这是个好主意,只要汉国乱了,我们才有机会!”
“我们不是在汉国有很多的朋友么!”
“朋友,那些是狗才对,替我们咬人的狗!”
....................................................
“华军师,这个.......是什么意思?需要这些情报有用么?”
“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弄清楚倭人指挥人员的性格和关系,不是也是了解敌人的一个步骤么?”
“是倒是,不过这真的有必要么!”
“当然,计谋的制定大部分都是有针对性的,针对对面指挥官的个性来设计,这样才能有效的发挥计策的威力,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这我能理解,好吧,那我尽量去做,虽然难度不小!”
送走了华歆,张志远好奇的带着这封信来到参谋部,想向张天火咨询一下方志文需要这些资料的目的。
“这不难理解,了解对手的性格确实是实行计谋的一个有效的手段。”张天火对于华歆的说法给于了肯定:“但是,方志文的目的可能不止于此。”
“哦?他还有什么目的?”
“如今在汉津前线,已经出现了堡垒战的格局,堡垒战是旷日持久的战争,消耗很大而且糜费时日,方志文一向主张速战速决,就算如今是国战,很难做到速战速决,但是方志文也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加速战争的进程,而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大量的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增大对手的消耗!”
“那跟这个要求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还不浅!如今倭人的部队中是以玩家为绝对主力的,而玩家是有十分鲜明的特点的,虽然倭人的团结性比较好,但是也并非代表他们是铁板一块,方志文的目的是想要充分的利用玩家桀骜的个性,来激发其内部的矛盾,诱使其犯错。”
“哦!?”
“堡垒战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一旦防线被打破,整个战略就会变得很被动,前期投入的成本基本上也都报废。”
“原来是这么回事,既然如此,这个情报看来是很有必要的了!”
“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我也想要海峡对面南方指挥部的将领资料。”
“登陆九州岛的准备已经完成了?”
“差不多了。”
“我明白了,虽然并不容易,不过我会尽量取得你们想要的资料的。”
.......................................
“将军。您看,九州岛的中部是山区,只要我们充分的利用这点,在中部山区建立据点,就能由此处出击,成为敌人腹心之中的毒药!”
“嗯,这也是主公将我们送到这里登陆的目的吧。地图都研究透了?”
“这里的地图是怎么弄来的?相当的详细呢!”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听说是从异人那边得到的,从海边进入山区一百二十里。我看我们不必躲躲藏藏了,将沿海道路上的敌军营地都摧毁!顺便弄些补给储备!”
“诺!”
方志文是将李元志的骑兵绕了一个圈,直接的投送到九州岛东部沿海的的日向附近登陆,李元志深刻的领会了方志文的战略企图。登陆之后大张旗鼓的消灭了周围的几个要塞。然后消失在连绵的大山中。
开始的时候倭人还不明白为什么方志文会作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竟然将一支规模两万多的骑兵部队,投放到敌后,并且还是山区,这不是送死么?加上补给断绝,这支部队还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因此,倭人根本就不必费心去寻找这支骑兵部队,只要守好周围的山区出口。将之堵在山区中,就能活活的困死他们!
但是随后他们就发现。这只是他们自己的幻想罢了!
这支骑兵不但没有被困死,而是充分的利用山区的复杂性,神出鬼没的东南西北的四处袭击周围的城池和要塞,凡是薄弱的地方,都可能被这支骑兵突袭,这支骑兵短短的时间里,就给倭人造成巨大的伤亡和损失。
至于断绝补给的问题,似乎这支骑兵根本就不在乎,直到从汉国传来的详细情报表明,这根本就是一支专门用于敌后山地战的山地骑兵,才让吃足了大亏的倭人明白,自己所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只是知道了又能如何呢?派进山去的部队不是被歼灭就是被拖垮,想要重兵围剿这么大的区域兵力又显得稀疏,速度也跟不上,围剿最后变成了被对方寻机各个歼灭,为了围剿这支两万的队伍,倭人损失了不下十万人次,这还不算被李元志主动出击击杀的数量,还有被他焚毁的要塞和城池。
这边还没有解决,北方的堡垒战又出问题,性子急躁的糸岛守将松下太郎和真田幸村被汉军引诱,沿海冒进,结果被俞涉一个巧妙的蛙跳战术,利用海军的运输能力,反过来袭断了他的退路。
七万多步兵被全歼在福吉地区的海滩与山地之间,随后俞涉率军突进,带领大量的玩家部队,一鼓作气将福吉到糸岛之间的堡垒全部拿下,对兵力空虚的糸岛形成围攻的态势,原本密实的堡垒圈顿时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糸岛危机顿时调动了整个堡垒圈,早有准备的汉军趁着倭人的调动,反复袭击和突袭正在运动的部队,攻下大量的堡垒,将整个的战圈推进到观音山和松浦川山口一线,原本逼仄的态势顿时伸展开来,随着战线的扩大,双方的闷局被打破,激烈的争夺战开始了!
八月三日,倭人放弃糸岛,退后到福冈重整防线,俞涉占领糸岛建城,第二个支点完成,九州北部的战略态势活泛了起来,对倭人来说,他们所要防范的区域更大了。要命的是,松浦川和观音山的丢失,让小城可能面临被围攻的态势,若是小城丢失,整个九州西北部就被切断了,这迫使倭人不得不在小城周围布置重兵。
这么一来,不但北部防御圈的兵力有些捉襟见肘,中部防御李元志的兵力,还有南部即将开始的防御作战的兵力都显得不足了。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郑苎的忠心耿耿终于获得了主子的认可,事实上,现在郑苎的心里也是十分复杂的,作为一个心安理得的出卖民族利益的人,郑苎无疑是一个标准的拜金主义者,一个最现实的现实主义者。
那么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应该能看出来他的主子现在的情形可是不大好,作为一个能够敏捷的见风使舵的人,这个时候应该要重新考虑自己的立场的,不过自己收受利益的行为肯定已经是在有关部门挂上号了,现在想要洗白恐怕也不容易了。
于是,郑苎打算好好的捞一票,然后找个地方移民去吧,或许到非洲是个不错的选择,生活费用低嘛。当然了,在那之前,自己可是要好好的赚一票才行,因此,在岛国人情况越发不妙的时候,这个倭人的走狗似乎更加的活跃了,也更能讨取主子的欢心,于是,联络曹操的重任就落在了郑苎身上。
经过几次紧张的接触之后,郑苎不负使命的完成了主子布置下来的任务,现在剩下的事情就是赶紧的拿到移民许可,然后出国去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了!
不过,当他收拾好了准备出门去问问移民申请办理的事情时,一名户籍警察带着几个便衣堵住了他的家门。
“你好,你是郑苎?”
“是,是的......”
“是这样,由于你的帐户涉及到巨额来历不明的资金,还有偷税漏税嫌疑。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吧!”
“我,你们,我......”郑苎明白。来调查自己肯定不是因为偷税漏税,想到自己所做的事情,郑苎顿时瘫了。
...........................................
“志才,你说他们这么热心的向我们提供大批的物资和粮草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是看中了商业上的巨大利益么?”
戏志才慢慢的捻着自己的胡须,沉吟不语,半晌才不大确定的说道:“属下也不敢肯定,不过从异人那里有一个说法。倭人也就是瀛洲岛上的土着,似乎跟这异人有着一些关系,而现在瀛洲岛上的战事正打得激烈。听说连方志文都亲自出马到了瀛洲岛。”
曹操好奇的看了看地图,不过,他案台上的地图可是中原地图,上面没有瀛洲岛的影子。
“瀛洲岛?那是哪里?”
“瀛洲岛在东海北部。是分割东海、北海和外海的一个岛屿群。距离乐浪和长白很近。”
“哦,方志文什么时候又对海上的岛屿有兴趣了?难道北边广袤的土地还不能满足他的征服**么?”
曹操的话里带着一丝酸气,说起来,幽州实在是有些让人嫉妒,更让曹操愤恨的是,方志文征战十年,获得的是传扬天下的美名,自己也辛辛苦苦的征战了十年。结果得到的却是贼名,这是何其不公啊!
戏志才苦笑了一下。摇头道:“属下也不可能知道方志文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此时他正在瀛洲是事实,这事在异人之间传扬的沸沸扬扬,而且,大部分的异人部队都已经到了瀛洲战场上,留在中原地区的异人部队,不到平时的三成。”
曹操不解的拽了拽浓密的虬髯问道:“这却是为何?为何异人这么热衷于征战瀛洲,若是为了开疆拓土,在漠北、西域,甚至是交州不都是一样的么?为何唯独对征服瀛洲有如此大的热情?”
“据说因为我们这里的异人与瀛洲的异人是世仇,所以,他们更热衷于先将这个世仇给灭了!”
“等等,你说是世仇?”
“嗯!”
“那......糟了!这种仇恨会不会转移到接受了他们资助的我军身上来?”
“有这个可能,但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我们是接受了倭人的援助的,援助我们的还是汉人,不是么?”
“这.......”
曹操明白,戏志才实在自欺欺人,异人们需要证据么?或者说,戏志才的意思不止于此?曹操将疑惑的眼神看向戏志才。
戏志才淡淡的笑了笑道:“主公,出卖异人利益的,是那些异人,于我们无关,更重要的是,为何他们要这么做?事实上,异人唯利是图已经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因此,这事也就好理解了,所以主公也大可不必为此担心,只要在大义上我们不亏,那么就能用实际利益来引诱和改变异人对我们的态度。”
曹操松了口气,抚着胡须慢慢的点头:“有道理,既然如此,当下异人大都东渡瀛洲,岂不是正是我们用兵的最佳时机!”
“嗯,正是如此!如今东海战事渐平,陈县和汝南战事胶着,但却没有骤变的危险,交换山阳地区之后,夏侯惇将军也已经站稳了沛国、鲁郡和泰山南部,如今主公的主力部队却是已经抽出来了,正是我军改变整个战局的大好时机!”
说到这里,戏志才的神情有些兴奋了起来,郭嘉来信给他带来的沮丧感也稍稍的被压制了下去。
曹操的眼神在地图上迅速的逡巡着,神情也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现在整个战局正在按照之前的布置变化着,到了从全面防御到重点反击的阶段了,如今让曹操费思量的,就是该选谁来祭旗!
“志才,你认为应该攻击谁?”
“主公,不若我们各自将目标写在纸上,然后看看所想的是否一致可好。”
“呵呵,好啊!”
曹操兴致勃勃的抽出一支笔,迅速的在面前的纸张上卸下两个大字,另一边的戏志才也很快写好了自己的答案。
两人对视了一眼。将纸张竖了起来,两人的纸上赫然都写着一样的两个大字,两人一起笑了起来。颇有些君臣一心的畅快感觉。
........................................
“郑苎联系不上了,或许,他已经被安全部门带走了!”
“不用理会他,华夏人多没有骨气,想要找到能用的人手很容易,只要我们有钱就行!”
“可是,华夏安全部门.......”
“八嘎。这些部门早就盯着我们了,只要我们不给他们把柄,他们也奈我不何。游戏主脑严禁利用现实中的手段来干涉游戏,难道你不知道么?”
“可是,郑苎现在已经被安全部门抓了,如果这事传开来。谁还敢为我们工作?”
“他们不会自己宣扬此事的。而且,抓郑苎他们也只能以其他名义,如果因为郑苎为我们工作这个原因抓郑苎的话,华夏要抓的人多得他们的监狱都会塞满,而且还会引起国际社会的指责,所以他们是不会宣扬的。”
“可是......”
“八嘎,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的任务是挑起汉国中原大战。最好将战火烧到长江以南,冀州以北。这么一来,才能缓解我大和国内的危机,明白么!”
“嗨!”
“如今曹操已经答应了我们的条件,即将掀起新一轮的中原大战,这个时候还管什么郑苎,一切都要围绕这次大战展开,做好资金、物资的调拨工作,鼓动更多的行会参与这场大战,将战争打得更大,死伤更多,这就是我们的任务!”
“嗨!”
..........................................
“主公,小心!”几名卫队的近卫持盾挡在了方志文前面,太史昭蓉也提剑在手,挡在了方志文身前。
方志文轻轻的将太史昭蓉拉开,看着已经被乱刀分尸的一个倭人,那倭人手里拿着的是一把黑色的手里剑,看来应该是个忍者。
“命令俞涉搜查全城,带兵器者皆斩!然后将男女分开,十四岁以上的男人送到玄菟和高丽国开荒,女人分给将士们做妻妾奴仆!”
方志文的命令没有人反对,郭嘉还觉得主公太仁慈了,应该将壮丁杀上一批以震慑这些糸岛的居民,与汉津不同,糸岛的居民还没有见识过战争的残酷,居然还想要反抗汉军,这样的情绪绝对不能滋长!
李雪音对方志文的做法也很支持,只是人都弄走了,城里建设的工作又要靠玩家了,这可是要掏钱的,如果能用这些俘虏做苦力的话就好了,不过,方志文的顾虑李雪音也明白,所以她也不提这个茬了。
方志文遇刺让俞涉大恨,这简直就是打脸,愤怒的他将所有的百姓都驱赶出来,一个个的搜身,凡是带着兵器的都当场斩了,当然会有误杀,不过这个时候俞涉也不管这么多,然后又在百姓的哭喊中,将所有的家庭都拆散,男女分开,迅速的送到了港口,让卸下物资的海船运回釜山和咸兴等地转运。
“主公,有一个倭人想要见你,说是要用城内藏的宝藏换取他们一家的平安。”
“宝藏?这个城里还有宝藏,有异人在还有个屁的宝藏!”
“主公,还是见见,反正也没有损失,说不定真的是宝藏呢?”
方志文想了想,最后还是认可了郭嘉的建议:“好吧,带他来!”
没多久,一个平民打扮,但是看上去细皮嫩肉的中年男子被带来进来。
“你叫什么名字?所说的宝藏又是什么?说吧!”
“将军大人,将军大人,小人叫大友佐治,不敢欺瞒将军,真的是宝藏,只求将军大人开恩,饶了小的一家老小性命!”
这个叫做大友佐治的男子匍匐在地,拼命的叩头,敲的地板砰砰作响。
“哼,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说吧,宝藏是什么,然后由我判断该如何做!”
“将军开恩!小人所说的宝藏不是金银财货,也不是军火物资,乃是一个人,不,一个家族!”
“嗯?人?什么人?”
“是,是大内义隆的家人!”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志才定计曹军出动
“大内义隆是什么人?”方志文连华夏历史都不是很清楚,何况岛国的历史,对这些所谓的名人毫无印象!
郭嘉学着方志文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呵呵.....”李雪音轻轻的笑了笑道:“志文,大内义隆是北九州的名将,属性如何就不知道了,那么大友佐治,大内义隆也在城里么?”
“不是的,夫人,大内义隆在小城,他是小城守军的副将!”
大友佐治的一声‘夫人’让李雪音有些尴尬,不过这事也犯不着给一个俘虏解释,只是瞪了不明所以的大友佐治一眼,又瞄了瞄理所当然的郭嘉和偷笑的太史昭蓉,冷声开口道:“大友佐治,哼!大友义镇是你什么人?”
“是,是家父!”
“好算计啊!既能报了灭家之仇,又能换取家人的平安,只是你觉得我们真的那么好骗么!”
“小人不敢,小人真的不敢啊!夫人慈悲,将军饶命啊,小人真的不曾有这种想法!”
看着叩头如捣蒜的大友佐治,方志文冷冷的笑了笑:“说出来他们的所在,然后饶你家人不死,不过会被送到高丽做苦力五年以赎罪孽,至于女人......”
“小人多谢将军宽宏,小人不敢要求女子,只求让她们活命!”
“很好,我答应你了,你下去吧,去将大内义隆的家人找出来!”
“多谢将军大人恩典,多谢夫人慈悲!!”
看着弯着腰千恩万谢的退下的大友佐治。郭嘉嘿嘿的笑着,主公什么也没答应,就白得了一条重要的消息。这个宝藏用好了,可是真的很有用的啊!
“雪音姐,你的脸红了!”
“去,少作怪!说正事呢!”李雪音在太史昭蓉的手臂上轻轻的打了一下,脸似乎更红了,眼神也有些不自在。
郭嘉笑了笑,转向含笑的方志文:“主公。属下建议厚待大内义隆家人,并给他们封个小官如何!”
“嗯?反间计?”
“正是,然后散布消息说是此次俞涉将军的大胜。是有倭人做内应的!”
“呵呵,可以啊!同时也有安抚倭人的作用!”
“主公,很快他们就不是倭人了,而是汉人。主公请下令他们改汉名。禁绝倭人文字!”
“嗯,此事是应有之意!再说,倭人文字本来就是汉字,只是读音语意不同罢了。”
....................................................
“庐江!”
曹操和戏志才同时大笑,看上去极是畅快。
“不错,庐江!主公,庐江一下,长江航道就有了插手其中的可能。另外庐江拿下之后,可以反过来联合刘备。”
“江夏、长沙?”
“主公明见。正是如此!”
“哈哈......志才知我啊!”曹操抚须大笑,攻打庐江的好处很多,最大的好处就是一石二鸟,庐江一灭,孙策就失去了攻击曹操的能力,也就失去了与刘备联合的基础,同时,孙策占据的江夏和长沙,反倒成了刘备心头之刺。
戏志才所说的联合,也不是不可能,一旦联盟成功,西部的战事必定会全面停止,刘备会将精力放到长沙和江夏方面,届时曹操就能挥军北上,与袁绍联合攻打吕布。
“主公,此事需要隐秘进行,务必打孙策一个措手不及,如果能将孙策军全歼在合肥城下就更好了。”
“这个恐怕不易,大军行动不可能完全的隐秘。”
“可以借助异人之手,将部队分散送到六安、合肥附近,然后再集结成军,突袭在合肥城下的孙策军!”
戏志才信心满满的说道,这个计策方志文用过,黄巾贼用过,铁军更是常用,不过计策不怕老,关键是要是好用,而且还要用对地方。
“妙!”曹操眼神贼亮,抚着胡须大赞!“妙计!如此一来,定能让孙策措手不及,就算不能全歼,将其困住也应该没有问题,接下来围点打援也好,慢慢的困死孙策也好,主动权操之在我啊!”
“正是,只要抓住了主动权,孙策距离败亡也就不远了!”
曹操笑了一会,收住了笑声问道:“不过,如此一来,刘备得了江夏和长沙,实力大涨,对我军来说也非好事啊!”
“嗯,正是如此,但是棋局如此,必须有所取舍。再者,刘备姓刘,天子也姓刘,主公您说天子是更担心刘备还是更担心袁绍呢?”
“这......当然是更担心袁绍了!”
戏志才缓缓的摇头:“属下倒是觉得天子会更担心刘备,袁绍若是想要身登九五之位,那是叛逆,是篡位,但是刘备则不同,那只是家事,外人都不好说,甚至有理所当然的感觉,光武当年有实例在前!”
“志才是说......”
“对,散布谣言!当然,这事要等我们与刘备达成了联军攻打孙策之后再做,一旦这个流言传到天子的耳中,肯定会对刘备的戒心更大,到时候......”
“到时候吕布与刘备翻脸,刘备虽然不敢动手攻打吕布,坐实想要上位的污名,但是却应该会乐见我军与袁绍合击吕布,为他上位扫平道路?”
“正是如此!那时刘备新得江夏长沙,也无心北上征战,所以,此事成数甚大,若是一切顺利,主公与袁绍、公孙瓒、皇甫嵩合力,应该能一举铲除吕布,到时候若是能将天子握在手中。则大事成矣!”
曹操想了想,抚着胡须畅快的笑了起来,前途美妙啊!
说起来。还要感谢倭人,如果不是他们缠住了方志文,吸引走了大批的对立面的异人,还有大笔的赞助,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如此的滋润,等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谢谢’倭人。看起来他们很有钱啊,不知道方志文是不是看上的就是这点。
....................................................
“复庆,为何如今任务完成率如此低。这么一来,我们的兵力就更加不够了,三面开战实在是太难了!”
吕布盯着手里的统计表皱着眉头抱怨着,如今的任务完成率不足三成。这让人很是失望和怀疑。这个数据说明,大量的异人从战场上消失不见了,如果这些异人是跑到了袁绍、曹操那边可就糟糕透顶了。
庞元的眉头也紧紧的皱着,幸好,他很清楚的知道玩家们不是跑去袁绍和曹操那边了,而是都去了东海,可是,原本靠着吕布号召力得到的异人的战力实实在在的都不见了。庞元如今也是难为无米之炊啊!
“将军,异人都去了东海啊!”庞元无奈的叹道。
“东海?瀛洲岛?又是方志文?”吕布咂着嘴。品着嘴里涌出的复杂难明的味道。
“嗯!”
“志文还真能折腾啊!怎么又跟瀛洲岛打起来了,而且,那个岛很大么?怎么会吸引那多的异人前去?”
“瀛洲岛不大,但人口众多,想要一举而下不现实。而且,这事还真不能怪方志文,是瀛洲岛的人想要入侵我大汉,事实上,瀛洲岛与时空道标另一边的倒是一伙!”
“哦!......”
“还有,瀛洲岛上的异人与我们是世仇,因此,异人们更热衷于去杀戮瀛洲岛上的倭人!”
“还好,他们不是跑去袁绍和曹操那边了!”
庞元勉强笑了笑:“将军不用担心这个,不过,异人少了之后我们这边的情况确实更难了,尤其是曹操,他肯定是得到了倭人的赞助,四面围攻不但不能损伤他的元气,反而让他越打越强。”
“复庆,实在不行我们就暂时与曹操讲和,全力攻击袁绍吧!”
吕布想了想,作出了一个相当无奈的决定,庞元叹了口气道:
“其实,我更想做的是与袁绍讲和,全力攻击曹操,可惜,袁绍这家伙见不及此。”
“呵呵,他不是见不及此,是自视甚高!他觉得能够打败我们,何必与我们讲和,或许他更喜欢更曹操合作,事实上不是已经合作了么!”
庞元点了点头,看着地图道:“只能如此了,这也算是无奈的选择吧,让公与暂缓攻势,派使者与曹操讲和,然后集中兵力攻打袁绍。”
吕布眼神一亮,一股强烈的战意逸散了出来,挥了挥拳头,吕布朗声道:
“嗯,早该如此!我的骑兵已经恢复战力了,这次要将济北郡一口气拿下,迫使袁绍放弃泰山、鲁郡和山阳郡!”
“这次要好好的准备一下才行,必须一口气攻陷卢县,如果不能与袁绍速战速决,等到曹操缓过气了,事情就麻烦了!”
看着庞元紧皱的眉头,吕布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事在人为,不过,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尽力而为也就是了,至于结果.......自有天神主之!复庆也不必过于烦恼了。”
庞元愣了一下,随即苦笑着摇头,什么时候自己还需要吕布来开解了,这真是讽刺啊!看来自己距离一个真正的顶尖谋士还有距离啊!
“将军说的极是,属下自当尽力而为,也不枉费了到世间来走这一遭!”
“哈哈......大丈夫当如是也!”
吕布豪爽的笑着,似乎对谜一样的命运毫不在意,只是向着畅快的走过自己道路,成败得失都交给了天神,这种洒然的胸怀,庞元确实没有,因此庞元很羡慕,也很钦佩!
ps:感谢‘炎龙之息’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撤离合肥程普中伏
光熹八年七月末,曹操化整为零,通过异人的帮助,将大军以异人部队的形式,悄悄的集结在六安和合肥周围,然后趁夜间集结,以骑兵偷袭舒城和巢县要塞,一举断绝了孙策大军的后路。
“主公,如今之计必须立刻全力突围,想要攻下合肥以破除危局的想法绝对要不得!”
“可...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