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84部分

锲入式攻击,各部在得到天下会援军的支援后,就沿着预定路线向前汇合推进,直到推进到我们的预定的位置为止。”
另一边。赵伯阳也在召开战前的最后一次会议,布置了全面展开进攻的命令,赵伯阳的攻击将会提前半天开始。为赵云的突击集团打掩护,尽量的分散敌军军力的部署,迷惑敌军的战术判断。
战役在中午的时候正式打响,这个时间正是现实中的半夜。很多城堡里面都是处于人手不全的状态。突如其来的全面进攻让墓园阵营的玩家顿时慌了,很快,数十城堡同时遭到攻击的消息就传到了肯彼得的面前。
这下肯彼得真的慌了,西南边和北边事情已经越发的不可控制了,肯彼得倾尽全力的压制,加上来自库克伯爵支援,却还是屡屡被强悍的对手击败,如今这两处的暴乱已经真正的威胁到了他对领地的统治了。
北边的zìyóu分子如今还暂时好些。多少受到了遏制,但西南边神圣联盟的地盘却越发的不受控制了。特别是这些神圣联盟军的战斗力,更是连库克伯爵派出的援军都一筹莫展,弄到现在不但没有有效的控制住战局,反而已经被对手的进攻打得捉襟见肘了。
得到神圣联盟发动了全面反击的消息,肯彼得立刻将情况向库克伯爵汇报了上去,库克伯爵的回信很快就到了,要求肯彼得尽快派遣援军前去支援,并要求遭受攻击的部队努力的消耗敌军,为彻底歼灭敌军打下基础,同时,库克伯爵将会调遣更多的援军进入肯彼得的领地,协助肯彼得镇压叛乱和打击敌军。
肯彼得这时也完全没有了主意,得到了库克伯爵的命令之后,肯彼得不但将手下的将领尽数的向西南方向派出,自己也亲自上阵,以显示出自己保卫领地的坚定决心。
事实上,赵伯阳的攻击更多情况下是雷声大雨点小,数十个城堡遭到了攻击是不假,不过,这些攻击的力度并不大,或者说,真正能够攻下来的城堡可能是相当有限的,只是在局部会出现城堡被攻陷的情况。
等到了第三天早上,连续进攻了两天两夜的敌军忽然将进攻方向集中到了两个被突破了区域,这个时候,敌军的进攻力度忽然加强了,这两个被打开的口子像是被撕裂的布,裂口已经越来越大了。
这时,人已经到了最前线的肯彼得在地图上赫然发现,敌军的目标其实是密仑城和加纳要塞,只要这两个要点被拿下,库克伯爵的援兵就再也不可能到达了,而肯彼得的南部领地从此之后,就是神圣联盟的地盘了。
只是这个时候发现已经晚了,肯彼得就是飞也飞不回去了,除非库克伯爵的援兵能够神奇的提前到达,否则,密仑城和加纳要塞的失守已经无法挽回了。
事实上,赵云和太史慈的动作比肯彼得预计得更加快,因为他们并没有在路上缠战,肯彼得得到战报的地方,已经被赵云和太史慈远远的甩在了身后,当肯彼得发现了赵云和太史慈目的的时候,密仑城和加纳要塞已经进入了两人的视线
杰特兰省西部的暴乱对于哈塔大公来说确实很让人不愉快,但是也远远没有威胁到哈特大公整个战略的地步,愚蠢的肯彼得丢掉了自己的领地,但是那块领地在巨大的德珈地图上,只不过是指甲大小的一片,是真正的疥癣之癖。
哈特大公严厉的斥责了肯彼得和库克,命令他们全力解决这块疥癣之癖,然后他就将之抛诸脑后,又集中jīng力来谋划如何尽快的攻陷整个泰塔利亚了。
与哈特大公的掉以轻心不同,神圣联盟的各方听到这个消息都欢欣鼓舞,因为凯瑟琳公主说过,在德加背后战斗的勇士,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强者,其战力尤胜罗兰德陛下,将来必定会在德加背后掀起一场巨浪。
如今短短的数月过去,那位东方大公已经从一个城堡开始,占据了整整一个地区,可以想像,随着他的实力急剧的提升,战况也将会越来越顺利,德珈自顾不暇的时候已经不远了。
这个消息在神圣联盟的高层中流传,很快就传到了各大城市,各种小道消息层出不穷,这个时候,正在忙着筹划反攻极西海域的战神之锤终于发现不对了。
“神秘东方大公?德珈的背后?大量华夏玩家向德珈集中”
“这里面似乎有大问题吧!虽然我非常不想承认,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立刻对这个区域展开调查,还有,我想问问,情报处的人到底在干什么?”
“刚才我已经调阅了情报处在这一区域的情报,这一区域中,完全没有情报处的人在活动,甚至连线人都没有,因此情报的获取相当困难。”
“困难?什么事情不困难?现在是战争,先生们,战争!敌人已经打进了我们的家门,先生们,很快,我们连立锥之地都没有了!现在说困难有什么意义呢!立刻、马上,我需要知道答案,在德加西部地区活动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还有,我们的海军什么时候能发动反击,谁能告诉我?”
会议室内一片安静,聪明人都闭紧了嘴,而这里坐的都是聪明人!
情况无疑是很恶劣的,南北两个时空道标都被该死的华夏人给控制了,极西的大海上路程遥远,海上的野怪众多,甚至还会有风暴,从东边的恩洛斯海域向极西海域推进,这个过程肯定不能着急的。
可是,如果给对手充分的时间发展,这些该死的华夏人还不知道会在那里弄出什么事情来,若是真的在那里打造出一个新大陆,那就彻底的完蛋了!
只是,这个让人挠头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安塔格瑞大陆上却又传来了这个惊人的消息。事实上所有的人心里都肯定,这个神圣联盟的新盟军,应该就是从北边时空道标入侵的华夏人,从其强悍无比的战斗力就能猜到,不需要别的证据。
只是知道了又该如何的,海上的问题还没解决,如今大陆上又出问题了,这个问题可是比海上更加可怕,如果被华夏人在大陆上站稳脚跟,这么庞大的大陆,无限的资源,还有华人可怕的玩家数量,米国还有希望么?
“先生,如果被证实了,我是说安塔格瑞大陆上的入侵者被证实了,我们该怎么办?”
“我也想知道该怎么办,该死的,有谁能够告诉我该怎么办?”
会议室内又安静了下来,半晌之后,才有人小声的建议:“或者,我们可以动员广大的玩家,毕竟这是国战,我们若是继续隐瞒下去,最终结果”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自己揭穿自己的谎言,告诉玩家们,我们在大海上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不但没有挡住敌人的进攻,浪费了无数的钱财之后,我们没有攻到华夏去,敌军不但没有被消灭,正相反,敌军已经打到了我们的家里,登上了我们的大陆?”
“是,是的,先生!”
“是!该死的,谁来为此承担责任?谁?你么?”
“如果我承担责任能唤起玩家们一致抗战的决心,是的,我可以承担指挥失误的责任!”
会议室再次陷入了安静,这一次,大家的心情似乎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群起围攻汉地已成
赵云站在这个充满了异界风格的城墙上,看着城外正在聚集的大军,守城战赵云不管在大汉还是在异界都还是第一次,而且第一次就摊上了一个谁都没有经历过的守城之战。
攻城的时候赵云已经对这种比较新鲜和怪异的战斗方式有所了解了,这个异界风格的攻城战是将城墙分段分战场进行的,直到整面城墙都被占领之后,城门才宣告易手,可以说相当的战棋化。
不过这样的战斗也要求守城方面必须有更多的守将,以便应付同时拉开的十二个分段战场,每丢失一个分段,会令守城方每一个战场中的的箭塔减少8%,士气降低1,当然,在城墙没有彻底丢失之前,守城方也可以组织反攻。
换而言之,攻城战其实就是扩大了规模的城堡战,在密仑城这个小城有十二个城墙段,或许到了巨型的城市,就会有数百上千个城墙段也说不定了,这么看来,英雄无敌走得还是群众路线,在最后的决战中,比的还是谁的英雄人数多。..
赵云还有另一个麻烦,占领了密仑之后,赵云将所有的居民,也就是墓园族的各种生物都驱逐了出去,然后重新建设属于人类的建筑和民居,这期间时间还很短,因此赵云基本上没有自我补充的能力,后劲也就显得有些苍白。
当然,现在赵伯阳正在加速的清扫被关门打狗的玩家和原住民英雄的城堡,希望尽快能将后勤补给给赵云和太史慈送上去。赵伯阳不需要看战报也能猜到,如今在密仑城外和加纳要塞外面,定然是聚集了大批的玩家和原住民部队。准备用骷髅海将赵云和太史慈淹了
“嗨,彼得,你看到城墙上的守军是黄皮猴子么?”
“看不清楚,他们都穿着铠甲,脸上有面挡,不过应该没错,他们的战斗习惯跟我们不一样。你自己靠近点看看不久知道了,可惜我只是负责运兵的,不然我也想上去教训教训那些该死的黄皮猴子。”
“是啊。这些黄皮猴子不但在现实中抢走了我们的工作,到游戏里居然也想侵占属于我们的世界,这些卑鄙无耻的劣种人早就该被驱逐出境,我真不明白国会那些大老爷们怎么会答应给他们发绿卡。看看吧。现在他们正勾结华夏人来颠覆我们的国家!”
“嘿嘿,别急,兄弟,听说现在议会有人正在提案,在游戏中的卖国行为将会等同于现实中的出卖国家利益罪,到时候就有他们好看了!”
“早就应该这么做,不然,我们的国家都要被这些低劣的黄皮猴子充满了。”
“呵呵。看看吧,消息一出。我们就聚集了这么多的人,这回一定能够将黄皮猴子彻底赶进大海里面去,然后反攻时空道标,到时候,我也要去华夏那边占领一块领地!”
“真不知道战神之锤那些废物在干什么,居然让华夏人占领了两个时空道标,还打到了安塔格瑞大陆上来,这些蠢货都该上电椅!”
“是啊,耗费了多少纳税人的钱,却没有能抵挡住邪恶的华夏人,还是要靠我们来保卫自己的国家!”
“看着吧,很快我们就会重新拿回时空达标,打到华夏去!让这些恶心的黄皮猴子统统见鬼去吧!”
“哈哈”
事实上,第一批聚集到了德加西南部的玩家,都是比较极端的民族主义者,数量倒是也相当的可观,更奇怪的是里面居然也有黑人和黄种人,这些人的脑袋真的是不知道怎么长的。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煽动起来容易,想要平息的时候可就难了,万一这次的攻势失利,这股数量庞大的mínzhǔ主义者愤怒的情绪一旦失控,甚至会反过来烧死始作俑者。
在背后煽动和组织的人,自然是战神之锤的人,他们利用线上和线下的媒体,大肆的宣扬华夏威胁论,当然,这也是事实,他们头一次公开承认了自己的无能,不但在北边的时空达标惨败,连南边的时空道标的控制权也丢失了,极西海域已经彻底的易手,更可怕的是,黄祸已经登上了安塔格瑞大陆,并且与病急乱投医的凯瑟琳缔结了神圣联盟。
如果米国的玩家再不团结起来进行抵抗,说不定,将来整个安塔格瑞大陆,甚至是整个游戏都变成了华夏人的天下,再也没有了米国人的立足之地,以后在游戏里不能说英语了,要说汉语,不能信奉上帝了,要改而信奉玉皇大帝和如来佛祖了,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可怕了。
在有心人的煽风点火之下,很快就在游戏中聚集了大批的玩家,向着德加西南涌去,不但有邪恶联盟的人,连神圣联盟的人也不少,不过他们则是通过海面上出发,距离‘汉领’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呢。
最先到达的自然是本身就在德珈境内的玩家,数量也相当可观了,而且这个人数还在不断在的增加中,从更远距离上赶来的玩家们也还有许多,可以说,现在密仑城和加纳要塞,忽然间就变成了整个游戏最热的地方。
甚至连神圣联盟的战线上都感觉到压力减轻了许多,这让凯瑟琳更加的坚定的认为自己当初与方志文结盟是十分正确的。
“子龙,如今我们这边只有十个将领,算上我也才十一个,却要防守十二个城墙段,这恐怕相当的艰难。”
“嗯,不过异度你不用上战场,你那些技能根本就都是辅助技能,没有效率啊!呵呵。”
赵云倒是很轻松的样子,即使是面对城外那一眼看不到边际的恐怖敌军,赵云依然是风轻云淡谈笑风生,这让蒯越钦佩不已。
“或许,我们不要守着十二个城墙段,而是只防御其中的七个,这样下来还有三个预备队,可以进行轮换休息,这一仗显然是旷rì持久的车轮战。”
“呵呵,我也这么想,虽然要损失40%的箭塔,不过我们的远程火力不缺,我们要感谢这个规则,如果没有这个看上去相当愚蠢的规则,我们也根本不可能靠着这么点兵力守住这个小城。”
蒯越笑了笑,这个规则确实很可笑,不过不管是什么规则,能够好好的利用规则才是一个军师的本职。
“根据赵伯阳的情报,对面的异人等级不算高,单个部队即使是全部高阶的部队战力也是相当有限的,但是其中有不少的高阶原住民,我们需要特别的注意,这些异人可能会主动的与原住民调剂部队。”
“嗯,总之我们尽量的减少损失,战斗节奏也要尽量的放慢,争取更多的时间等待后面支援部队的到来。”
“正是如此。快看,对方移动了,看来攻城要开始了!”
“异度,你回去城市中心坐镇,尽量的优先建筑民居,想办法修复城墙的损失,我们会尽量的降低城墙损耗的。”
“好!那这里就拜托子龙了!”
“呵呵,这是我的本分!”
战斗很快就平淡的拉开了,攻击方二话不说带着部队就冲了上来,然后一口气占领了靠两侧的五个城墙段,同时另外的七个城墙段的上的战场也拉开了。
第一轮的攻势确实是非常强的,这点赵云也不得不承认,更不妙的是对方具有攻击优势,加上不受士气影响,所以可以从容的选择回合制的战斗模式,这点赵云也是没有办法的,不过赵云还是每一次都选择实时制,为的就是多磨掉一点时间。
回合制下,损失是难以避免的,但是还是能够用尽量jīng细的微cāo来减少损失,同时,赵云以及他的部将们强悍的攻防属xìng也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最艰苦的战斗就在前几轮,之后的战斗强度就逐渐的下降,不过赵云也不敢掉以轻心,很难说对方会不会采用波浪式的进攻,赵云给部下的的命令始终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尽量的减少损失拖延时间,而不在乎击杀了多少敌人。
赵云以及他的部将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心态很平稳,反观攻击方,随着前面的攻势受挫,刚开始时高涨的情绪迅速的回落,甚至还是出现一些谩骂和矛盾,异人与原住民之间原本就存在的矛盾开始慢慢的发酵,随着时间过去,这一点也越发的明显。
入夜之后,赵云的部队进行了第一波的轮换,凌晨时进行了第二波轮换,而赵云自己则始终坚守岗位,只是让蒯越给他补充了一些部队,到了第二天的下午,赵伯阳的第一批支援终于上来了。
赵云部队大量使用低阶兵种的优势立刻就爆发了出来,大量的低阶兵种的很容易补充,这让攻击方吃足了苦头,而随着密仑和加纳要塞背后墓园族的城堡越来越少、人族城堡越来越多,赵云和太史慈获得补充也越来越充足。
到了第四天,赵云已经重新夺回了所有的城墙段,开始大量的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这时候,城外的攻击方却已经越来越暴躁了,营地里矛盾不断,甚至有的已经直接爆发了冲突,甚至有一种取原住民而代之的声音也出现了。
而他们对面的城墙上,那黑底红龙的大汉旗帜正在高高的飘扬,不可一世!(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粮草为饵公孙主攻
“士起,公仁你们看看方志文这是什么意思?”
公孙瓒将手里的一封书信递给了关靖,关靖毫不客气的接了过去,眼角顺带着扫了董昭一眼,董昭保持着矜持的微笑,似乎丝毫也不在意。
方志文与张辽的把戏公孙瓒事前毫不知情,等到方志文的大军忽然出现在雁门北,接着与南下的和连对上,然后又摧枯拉朽一般的将和连部给彻底的摧毁了之后,公孙瓒这才明白,张辽为了甩包袱,将雁门北给卖了。
公孙瓒更担心的是方志文跟张辽到底有什么台底交易,会不会给张辽提供了大批的粮食和器械,若果是那样的话,自己进攻张辽的难度可就直线上升了。还有,方志文自己亲自驻军在强yīn,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难道是想要进一步瓜分并州?..
关靖看完了手上的信件之后,也跟公孙瓒一样的皱眉沉思了起来,董昭接过信件很快的看一遍,然后皱起了眉头,又再次看了一遍,又仔细的看了信尾的署名,这才略有所得的展了展眉头。
“如何?士起。”
关靖其实也没有想好,但是公孙瓒在追问。公孙越也在一旁眯着眼睛看着,还有董昭也笑眯眯的作出一副侧耳聆听的架势,关靖只好一边想一边开口说道:“主公。属下以为,方志文的意思是想要我们二虎相争,或许,方志文对并州也有想法。”
公孙瓒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抚着虬髯转而看向董昭:“公仁呢?怎么看?”
“将军,士起所言很有道理,这封信里其实透露出不少的信息。”
“哦?且说说!”公孙瓒感兴趣的向前倾了倾身子。关靖心里则有些惊慌。
董昭笑着点头:“将军,方志文在信中暗示粮食紧缺,怕是不能大批供给。又暗示若是我们开战的话,则尽量的保持供给,甚至还鼓励我们用战俘和人口来交换粮食,给出的价格也很是公道。甚至比袁绍的开价低了很多。这说明方志文实际上是在鼓励我们开战,那么我们能跟谁开战呢?很显然,只能跟张辽开战。”
“这很明显,而且,方志文也可能会有两边获利的想法。”关靖补充了一句,说明自己也想到了这些,并且还多想了一点。
“嗯,是有这种可能xìng。”董昭笑眯眯的接下了关靖的招数:“这可以说是典型的坐山观虎斗的想法。但是,坐山观虎斗的想法是有后续的。不然他为何要做壁上观呢?”
“后续?”公孙瓒好奇的追问,关靖心里有些焦急了,自己就没想到后续这个问题,若是坐山观虎斗的心理,方志文的后续又是什么?一口吞下整个并州么?想到这里,关靖不由得有些冒汗。
“不错,后续。将军以为,方志文看到我们两败俱伤之后,想要做什么呢?”
“这难道方志文想要整个并州?”
董昭看了一眼神sè慌张的关靖,笑着摇头:“不,方志文若是想要并州,他更应该要冀州,如果他连冀州都不要,又怎么会要并州呢?”
“哦?这又是为何呢?”公孙瓒不为人注意的偷偷的松了口气问道。
“莫非是方志文不想入局?”关靖即时的插上了一句,来表现自己的存在,公孙越翘了翘嘴角,幸灾乐祸的笑了笑。
“正是!”董昭点头:“方志文根本就不想掺乎中原的事情,因此他没有在机会很好的时候拿下冀州,反而放走了张角,让袁绍稳定住冀州,接下来,方志文只要跟袁绍好好的做生意就满足了。因此,方志文现在更不会想要并州,他的目的还是想要跟我们做生意。”
“那么他坐山观虎斗的目的呢?”
“勉强可以说是发战争财,或者同时消弱我们会让雁门北更安全。”
“不,方志文不会在乎安全问题,不论是我们还是张辽,都不具备威胁方志文安全的本钱。”
“加上袁绍呢?”
“我们的屁股后面也不干净,而且方志文喜欢大城制,将人口都集中在大城市,想要攻城相当的困难,稍有迁延,他的骑兵就蜂拥而至。”
“既然大城制这么好,为何我们不能采用?”公孙越忽然插嘴问了一句。
公孙瓒遗憾的摇了摇头道:“大城制会导致耕地面积紧张,粮食问题就凸显了,方志文的城市布局很讲究,有的专门种田,有的则生产某种产品,然后互相的调剂以补充不足,如果没有实现仔细的规划,这种发展途径是很困难的,很容易造成某地土地泛滥,某地却缺乏耕地的局面。特别是在建城初期,那是纯粹的大投入,没有相当的本钱,根本就做不到这种大城制的发展模式。”
公孙越恍然点头:“最近袁绍似乎也在学这个手法。”
董昭不屑的一笑:“袁本初不行,他手下的世族不会答应的,大城周围的土地都是世族的,若是将人口大量集中,这些人口根本就无地可耕。”
公孙越和公孙瓒一起点头,大城制看似美好,但是真的不是随便能玩得转的。
“说远了,那么方志文的目的可能有发战争财的打算,或许还有更深的目的?”
“将军,您注意到信尾的署名没有?”
董昭的话音刚落,关靖已经又抓起了信件看了起来,脸上一片的懊悔,如果早点发现信尾的署名问题,自己也不会落在董昭的下风了,都怪公孙瓒上来误导人,为何说是方志文的来信呢,这明明是方志文的老丈人甄逸的来信嘛!
公孙瓒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道:“虽然是甄逸的来信,但是话里话外透露的不都是方志文的意思么?他们可是一家人,有什么不同么?”
“大有不同!”关靖抢先说道:“若是这信是方志文写的,说明他确实是想要发战争财,希望我们与张辽之间打得更热闹一些,但是这信是甄逸写的,则仅仅是一个商人的胡话而已。”
“商人的胡话?难道”公孙瓒也有所领会,但是还是想不大明白这其中的关键。
“方志文是准备在时候不认账!”
董昭直接明了的挑明了答案,更有意思的是,方志文有什么账是不想认的?就算他两边卖粮鼓动双方战争,也不是什么不能承认的事情,若是方志文成功的鼓动了两军大战,世人只能说公孙瓒和张辽无能,被方志文牵着鼻子走,没人会认为方志文这么做有什么不妥,那么方志文为何不想承认这点呢?
公孙越现在成熟了许多,不再是那个骄傲的世家子,他已经懂得了,自己有不明白的地方,不耻下问并不丢人。
“公仁,你这么说我还是不明白,为何方志文要将自己从这件事里摘出去呢?完全没有必要,他自己也从来不是这种沽名钓誉之辈。”
“不错!”公孙瓒也赞同这个说法,同时也没有想明白其中的道道。
董昭眼神扭向关靖,他做得已经足够了,再这么抢风头,可就将关靖得罪狠了。
关靖并不怎么领情,仿似没有看到一样,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主公,方志文之所以要将自己从这件事中摘出去,显然是想要从战争后的局面中捞好处,而这个好处是要从张辽或者吕布那边捞的,只不过属下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什么?或许是定襄、云中?反正,他不能让自己暗地里的策动战争的事情暴露在张辽和吕布面前,至少明面上不能。”
公孙瓒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想不到方志文竟然打着这种主意,那么是不是说,方志文的目的是让我们击败张辽?”
“结合之前的话语来看,显然是有这种意图的,什么人口、俘虏这不都是我们战胜了才会有的东西么?他在暗示,会支持我们击败张辽,至少是支持我们在战略上占据更大的优势,从而为他从张辽和吕布身上换取好处创造条件!”
“好一个方志文!居然如此的狡猾,让我们来为他做打手啊!”公孙瓒感叹道,不过倒是没有多少的不满和不甘,在方志文面前,公孙瓒不知不觉的已经是一个弱者的心态了。
董昭默默的点了点头,公孙越的脸上抽搐了一下,显然是有什么不那么愉快的记忆浮上了心头,关靖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慨,重重的叹了口气。
“主公,虽然明知道被人利用,但是这事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有好处的,因此不能轻易的放过!而且战争打起来了,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就不是方志文所能cāo控的,或许到时候最大的赢家会是我们也不一定。”
“哈哈”公孙瓒抚须大笑,语气里满是豪情壮志:“士起说得好,人算我我亦算人,方志文有方志文的计算,我公孙瓒也有公孙瓒的想法,最后谁能得利,还要看实际动手的我们,若是我们能够利用方志文的拉偏架,一举拿下整个太原郡、雁门郡,将张辽赶到西北去,最后笑着的肯定是我们。”
关靖、董昭、公孙越等人互相看了看,所有人的眼里都不知不觉的悄悄燃起了一朵小小的火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方远用计晋阳再乱
如今张辽也面临着粮食危机,看看雁门北的惨况就知道如今并州北部是个什么情况了,张辽应该庆幸,蝗灾没有南下而是向着东边去了,如果是蝗灾南下,张辽此刻连哭都哭不出来了。レ.siluke.♠思♥路♣客レ
就算免除了蝗灾的灭顶之灾,但是旱灾的威胁仍然无法回避,而且随着粮食价格被粮商世族不断的推高,百姓已经开始出现了卖儿卖女卖地逃荒的现象了。
张辽明知道问题在哪里,但是却偏偏不敢轻易的动手,要知道董卓的事情才发生了没几天,而且并州现在也并不太平,西边的朔方随时会遭到饥饿的河西鲜卑人侵袭,南边太原郡更是三面受敌,被公孙瓒团团围住,随时都有开战的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张辽绝对不敢有什么稍大的动作,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又是一场董卓之祸,现在张辽都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在上次晋阳之乱的时候就应该下狠心清洗世族,或许现在就不会有这样尴尬的局面了。..
其实,就算是张辽真的这么干了,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并州与雍州不同,并州的粮食产量更少,特别是背上了雁北五郡的包袱之后,并州的粮食从来就没有自给自足过,原本还能有雁北五郡的牛羊来弥补一下,有战马来调剂一下,但是今年大旱,牛羊都死光了,而雁北五郡的水利设施本来就比较差,应付旱灾的能力更差,基本上雁北五郡是处于绝收的状态。必须要由太原郡和雁门郡来接济,因此太原郡和雁门郡现在的粮食存底数量实际上是非常有限的。
当然,这个数据张辽并不清楚。但是有人是很清楚的。
张辽面临绝境,不得不将求援的信件写到了吕布的案头,吕布正在为是否趁机攻打长安踌躇,见到张辽的求援信,顿时什么踌躇都没有了,张辽已经到了绝境,自己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连续的战争已经彻底的掏空了吕布的家底。
庞元的盗墓手段虽然解决了一些购买粮食的资金问题,可更大的问题是市面上的粮食来源很稀少,就算有钱现在以不一定买得到粮食。吕布最后不得不答应了方志文的要挟,以俞涉和陈兰两人及其家人交换了购买四千万石粮食的协议。
但是这四千万石粮食并非一次xìng交付的,而是逐月的交付,直到明年的夏收为止。别看这四千万石的数量很多。其实分摊下来根本就没有多少,仅仅够吕布不会饿死,但是张辽那边将近三百万的军民,吕布真的没办法了,除非自己勒紧裤腰带,让方志文先将粮食给张辽运过去。
如此一来,吕布的所有战争计划都必须立刻停止,只能老老实实的趴在窝里忍饥挨饿
“主公。参谋部最新的通报来了,俞涉和陈兰已经到参谋部报道了。三个月短训之后就会下派。”
郭嘉扬了扬手里的卷轴,将通报的主要内容跟方志文说了一通,方志文示意对面的鲁肃稍等一下,伸手接过来看了看,然后将卷轴给了鲁肃。
等鲁肃也看过之后,方志文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子敬这次南下路线是先到晋阳与张辽会面,停留一天之后到屯留见公孙瓒,然后南下渡河,到洛阳见吕布,最后到定陶拜见天子,沿途各地的安全和情报支持都由史阿来负责配合,史阿的联系方法已经交给你了?”
“是的,主公!”
“这次子敬的任务很重,特别是吕布那里的任务,庞元并非浪得虚名之辈,尽管我们这边努力的做工作,但是想必你的谈判依然会很难。”
鲁肃笑了笑,这个不是问题。
“主公,您肯定这边会形成您所说的局面?”
“呵呵,肯定!你一离开晋阳,晋阳城里就会传出谣言,那些世族本来就人人自危,加上之前晋阳之乱留下的旧怨,城里的玩家又早就有心搅乱企图混水摸鱼了,所以晋阳必乱。”
鲁肃眼神复杂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这招其实就是想要晋阳世族的命!
郭嘉笑呵呵的说道:“子敬不必替晋阳的世族打抱不平,等你到晋阳看到那些世族的嘴脸时,你就恨不能亲手灭了他们了!”
鲁肃疑惑的扭头看向郭嘉,郭嘉耸了耸肩,表示无可奉告了,这些事情不能用说的,要让鲁肃亲眼去看看,他就明白了在世族压榨之下的百姓是个什么情况了,鲁肃的家境虽然说不上的巨富,但是也是当地出名的富户,他可能还不大清楚社会底层的农民们在大灾之下是个什么情景。
见郭嘉不肯详说,鲁肃又转向方志文,方志文笑道:“子敬你亲眼看看,比我们说的天花乱坠要有用得多,不过不管你能不能理解,都必须按照预定的策略来做,这关系到整个并州北部数百万人的生命问题。”
“可”
“子敬,政治不是简单的友谊,你觉得我们将大量的粮食运到雁北五郡,这些百姓就能活下去了?你敢保证这些粮食不会成为军阀的战争资本?还有,凭什么我们要用幽州百姓辛辛苦苦积攒的粮食去送人?如果幽州百姓不能从中得到好处,这么做一次两次可以,长此以往是根本不行的。”
郭嘉的话让鲁肃凛然而惊,不错,一个人是可以做好人,因为那是你的zìyóu,但是作为一个数千万百姓的领袖,他没有资格将这数千万百姓的家底拿去做好人。
“我明白了,是我想岔了。如果想要彻底的解决问题,其实只有将他们纳入我们的管理下才是最好的结果。”
“没错,我们的目标就是这个!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必须要用一些手段,到时候子敬你就明白了。不过也不用将我们想得那么高尚,其实我们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只是我们争取与更多的人共同取得一个双方能接受的方式罢了,而不是一味的依靠战争。”
“明白了!属下定当竭尽全力!”
“嗯,子敬的能力我是相信的,不过一路上要小心安全问题。现在大灾一起,难免会碰到些蟊贼强盗,甄翔xìng格冲动。往往顾头不顾腚,你要严厉的约束住他,不要因为他的资历和身份而有所顾忌!”
“诺!”
鲁肃是从雁门关入关,一路上在五百jīng骑的保护下快马南下。这五百jīng骑可是真正的jīng骑。是方志文的卫队,战斗力是极其惊人的,鲁肃被这五百人保护着,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这次是自己答应出仕后的第一个大任务,鲁肃心里难免会兴奋和期待。
“小鲁!”
“定远,你至少应该叫子敬吧,按规定我可是你的上司。你应该叫从事大人才对。”
“嘿嘿,叫惯了一时改不过来。那就叫大人。”甄翔尴尬的挠了挠头,不过被头盔给挡住了,鲁肃看得直笑,这是个戆直可爱的汉子。
“不用,就叫子敬,咱们两个现在可是搭档,这次大任务可还要靠你协助呢!”
“嘿嘿,放心好了,你说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子敬你实诚,不像郭军师那么狡猾。”
鲁肃莞尔,原来这个汉子是这么看人的。
“对了,定远刚才叫我什么事?”
“你看那边。”
“那些是灾民么?他们打算去哪里?”
“向北,希望逃到强yīn去,在并州各地,我们的人都在散布强yīn有饭吃的消息。”
“很奇怪啊,队伍里面没有老弱!”
“老弱不是卖掉,就是在家里等死了!”甄翔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
“什么!?”
鲁肃大吃一惊,不过想想却也很有道理,这么长的道路,带上老弱也是个死,鲁肃正在黯然神伤,忽然前面的大道上传来一阵扰攘。
“防御!”
甄翔大喝一声,骑兵们迅速的将鲁肃围上,前排已经刀盾在手,后面的都是重弩仰持,瞬间就做好了战斗准备。
几名斥候驱马上前,不一会又回转了回来:“一队张姓运粮的马队被灾民堵住了,杀了不少人,如今灾民已经散去,前方没有危险。”
不一会,鲁肃就看到了在直道边上散落的许多尸体,这些衣不蔽体的灾民们,就这么惨死在了路上,鲁肃咬了咬牙,扭头对甄翔道:“我们加快些速度吧,尽快赶到晋阳!”
“好!”
永汉六年九月十一rì,鲁肃与张辽见了一面之后似乎不欢而散,随后鲁肃继续南下。
第二rì,鲁肃与张辽谈崩的消息传开,晋阳城里人心惶惶,更有谣言说张辽正在调集部队入城,准备血洗晋阳城里囤积居奇的无良商人和晋阳世族,这个消息传的有板有眼,而且那支部队什么时候进城都说得清清楚楚。
有心人真的去城门口关注了一下,果然发现张辽在城外的部队真的在入城,而且数量恶和部队正如传言所说。
其实张辽真的冤枉啊,他不过是听到了消息,说是世族和异人们有异动,可能会在城内闹事,所以才增调部队进城。
到了夜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忽然城内多处起火,张辽心道果然还是闹事了,于是出动部队镇压,不出动军队还好,这一出动军队,顿时像是点着了撒了火油的柴草堆!
整个晋阳城立马就乱了!四处都是防火杀人抢劫的异人,到处都是为了保命而死命向着城外冲的世族私军,还有不知就里跟着满城乱跑的百姓,以及被打出了火完全失去了约束的军队,晋阳城又一次陷入了内乱的大火之中。
鲁肃(字子敬)智将/内政将
等级72(幽州主记从事)
统帅:82
武力:34
智力:91
政治:94
魅力:89
特长:内政专jīng(45级,内政系技能加成46%)
武将技:激励(鼓舞进阶技能,21级),慧(窥破、破陷技能进阶,22级),混乱(14级),诡诈(谣言进阶技能,11级),身先士卒(专属技能,11级,提高主将加成11%),遮天蔽rì(专属技能气象,3级,降低敌军战场视野)
个人属xìng:
力量:31
jīng神:94
敏捷:22
体质:890
内力:1400/1400
技能:民政(40级,农政、建造、制作的进阶技能),打断(42级),劝诱(劝导进阶技能,55级),舌辩(65级),文学(52级),齐心协力(29级,专属技能,提高建设效率29%),能言善辩(36级,专属技能,提高言术技能效果36%),五谷丰登(15级专属技能,提高辖地农作物产量)
特xìng:慧心(30级,提高经验获取30%)
内功:家传养生功(十二层)(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一纸诏书华雄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