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78部分


“是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先设个局,让袁绍吃个苦头,然后真真假假的换防,让袁绍摸不准我军的真实动向,然后我军再以雷霆之势向已经出现粮草匮乏的袁术军发动猛攻,争取迅速的结束西线战役,让袁绍失去在东线大打的机会!”
“哦,如何才能让袁绍吃个苦头呢?”吕布的眼神亮了起来
五月十三rì,吕布的骑兵本队忽然出现在中牟以西,突袭了从莞城而来的一队后勤运输队,随即假扮这些后勤粮队的败军,企图偷袭莞城,幸好驻守莞城的俞涉jǐng醒,这才没有被吕布得手。
随后吕布在城下耀武扬威了一番之后遁去,朱隽大惊,他很担心吕布郡趁着自己粮草不济的时机大举反击,一边忙着强化防御设施,一边加紧积累粮草,甚至从百姓的手里强抢,一边又连忙通知各地守军,小心防范吕布的突袭。
袁绍得知吕布已经西去,经过侦查,果然在东阿、谷城、高陵一线的城市中的旗号都换成了魏续和陈宫的旗号,袁绍认为这是个机会,不顾许攸等人的劝阻,发动了大规模的攻击。
谁知道吕布却在半路上突然杀出,再次漂亮的伏击了颜良的部队,这次吕布的部队似乎数量更多,颜良六万步骑几乎全进尽墨,颜良仅以身免。
张颌、高干赶紧又缩了回去,袁绍的攻势再一次以惨败告终。
不久之后,吕布的部队再次出现在中牟以北的武强附近,并且成功的攻下了武强,袁绍得知消息之后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有再次策动攻势,而是按部就班的将攻击都集中到了东阿方向上,企图形成一点突破。
只是这次,吕布却是真的去了西线了,袁绍无疑是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武强被吕布一夜之间强攻而下,让吕布在张勋和朱隽部队的结合部打进去了一个钉子,然后,吕布将会采用强力的穿插战术,以求一举夺下荥阳,彻底撕裂袁术军的防线,打开进军洛阳的大门。(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玩家造反洛阳马蚤乱
袁术登基了一个多月了,洛阳城里的气氛一直都很诡异,虽然到处都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但是人们的脸上却愁容满面,而异人们的脸上则带着诡异。
原住民们发愁,是因为粮食价格一rì三涨,再这么涨下去,大家都等着饿死吧,而且从城外传来的消息说,西边董卓已经打到了函谷关,说是要收复故都重回中原。
南边关羽举着刘备的大旗,气势汹汹的要讨伐叛逆,在伊阙关下天天徘徊着,那可是洛阳的眼皮子地下啊,弄到洛阳周边的夏收都泡汤了,说实话,洛阳城里的人恨死关羽刘备了!
还有东边的吕布,那更是凶神恶煞,据说已经打到了荥阳,不rì就会纵兵攻打洛阳了。
这些谣言满天飞,加上粮价也一起飞,谁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继续过安稳rì子?或许,这种rì子只有那些异人高兴,当然,那些生活类的异人肯定不在此列。..
荥阳这个时候其实还没有被吕布打下,不过也就是在传出荥阳失守的当天夜里,从原武赶到的铁军两万重步兵,合同吕布的骑兵一起,突袭了荥阳城,驻守荥阳的陈纪尽管很努力的防守了,可惜,面对着吕布和典韦这两个超一流的武将,陈纪显得那么渺小。
眼看抵挡不住了,陈纪赶紧在城里放了一把火,然后从西门逃出,趁夜直奔虎牢关,吕布则率领骑兵在后紧紧追赶。却又不追上来干掉陈纪,陈纪知道,吕布是想趁机冲关。可是陈纪就算知道,也没有勇气回头与吕布相斗,他想得是跑得更快一些,好将吕布甩远一点,这样自己就能安全的进关。
因此他将身上的铠甲尽数扔了,战马上的武器箭矢也一早丢了,一群人仿佛逃难的难民一样。贴着马背在黑夜中狂奔,幸好这里是直道,道路上没有什么坑坑洼洼的陷阱。否则这样跑法,不用吕布追了,他们直接全被摔死都有可能。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吕布的速度怎么可能追不上陈纪,在陈纪屁股后面追着的根本就不是吕布,只是一小队斥候而已,至于吕布,早早的就按照庞元的计策,先行绕路超到了陈纪的前面,就潜伏在虎牢关外两三里处的黑暗中,安静的等待着陈纪的到来。
结果。当陈纪庆幸自己终于甩开了吕布追击,大声喊叫着让虎牢关守军放下吊桥。打开城门的时候,山呼海啸一般的骑兵忽然从近在咫尺的黑暗中杀出,陈纪来不及反应,就被滚滚铁流给淹没了,吕布一马当先,仿佛杀神一般将溃兵犁开一条宽宽的血路,自己一个人遥遥领先的冲进了虎牢关。
主将如此勇猛,麾下将士又怎么肯落后,吕布的骑兵随后杀到,不管前面的袁术军是想抵抗还是想投降,一概都淹没在了汹涌的洪流之中,化作了肉泥。
驻守虎牢关的是朱隽的儿子朱皓,这位驸马都尉见势不妙,连大门都不敢出,直接在门口挂上白旗,大开中门跪地投降了。
由于朱皓的配合,虎牢关的战斗结束得非常快,吕布还有时间在虎牢关睡个好觉,虎牢关拿下之后,洛阳已经彻底的敞开了大门,而且反过来切断了朱隽回援洛阳的道路,如今袁术还能用的唯一一支机动兵力,就是在成皋驻守的张勋。
而庞元的计划下一步,就是铁军北上成皋,牵制也好,击溃也行,反正不能让张勋的部队顺利返回洛阳。
吕布看着跪在他面前的朱皓,朱皓这个人看上去有些痴肥,跟父亲朱隽一比,那就是一副虎父犬子的标准像。
“起来说话,你好歹也是将门之后,仲氏伪帝的驸马都尉,连点骨气都没有么?”
“小的自知罪孽深重,所以不敢起身,还望大将军降罪,以赎己过。”
朱皓不敢起身,趴伏在地唯唯诺诺的应道,声音里直打颤,显然是吓得不行。
“好了,抬起头说话,你们父子二人不过是从贼之过,但是,能否将功赎罪就看你父亲的所作所为了,现在幡然悔悟尚不为迟。”
“大将军这”朱皓小心翼翼的抬起头,一听吕布这么说,又赶紧的叩头哀求:“请大将军怜悯,我父子真是被迫的,家父一直都是反对袁术那贼子僭越称帝的,只是,只是我父子也是有心无力啊!”
“哼!好一个有心无力,那么你书信一封与你父亲,让他立刻放下武器交出兵权,或许陛下仁德,会因此而免除尔等之罪孽!”
“小的这就写,这就写!还望大将军在陛下面前多多美言,多多美言!”
“去吧,下去将信写好呈来。”
“诺,诺!”
吕布不屑的看这痴肥的朱皓颤巍巍的出了房间,扭头看了看这个相当奢华的房子,撇了撇嘴道:“朱皓的东西都不要动,包括他的女人,让手下的儿郎们都在意些。”
“可,可是将军,他自己说要将女人献于将军!”
“无耻之尤!那就先收了以安其心!”
庞元微笑着点了点头,吕布的处置非常好。
“将军,铁军会连夜北进,攻打成皋,我们可以少缓一缓,等天明出发攻打巩县和偃师,高览将军驻守虎牢关,荥阳需要暂时放弃。”
“我军后路呢?”
“成皋打通后不存在后路的问题,这就像是围棋在比气,我们是活棋,而朱隽和张勋是死棋,等天子的诏书到达,朱隽和张勋想必会有正确的选择。”
吕布松了口气,呵呵一笑:“有复庆在,战斗总是轻松了很多啊!甚至某家都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还有用处了。”
“将军切不可妄自菲薄啊!呵呵,今夜正是因为将军的武勇,才能轻松的一举夺下虎牢关,计策再好也需要执行者的执行能力,而将军无疑是最好的执行者了。”
“哈哈”
第二天,不但荥阳失守,更要命的是虎牢关也失守了,成皋的张勋也发来求援信,洛阳的形势危险了,袁术的美梦做了不到两个月,似乎就要结束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洛阳会重新上演一幕内乱的戏码。
尽管袁术扣住消息企图粉饰太平,但是有异人在,有什么消息能够瞒得住呢?
洛阳城里很快就风声鹤唳,不少的有钱人都打算赶紧的出城,就连普通平民也想要躲进山里暂时避难,袁术自然是不许的,于是封闭了城门不允许进出。
这一下顿时就乱了,毕竟城内还有许多的官吏世族也都想要避祸的,加上唯恐天下不乱的玩家从中搅和,洛阳城里多处发生了sāo乱。
sāo乱一起,有着动乱传统的洛阳玩家们立刻动手,竟然骤然发难猛攻城门守军,一举夺下了南门和东门,然后迅速的派人传信给吕布,让吕布越过偃师直奔洛阳,一举完成擒王的壮举。
城内乱起,袁术的士兵们也莫衷一是,将领们更是心思各异,洛阳八门先后大开,百姓向外跑,有心人向内跑,世族们忙着大包小包的朝外运,乱兵和玩家们则趁火打劫,想要抢上一票。
于是,不知道谁又干起了杀人放火的勾当,城内四处火起,此时也没有人顾得去救火,那些火在秋风中居然越烧越大,一发不可收拾。
如此情景更是加剧了城内的混乱,洛阳城又一次陷入了极度的混乱之中
皇宫中,一身黄袍的袁术站在高台上,看着浓烟滚滚的城内,默默的一语不发,袁术的耳朵很好,能够隐隐约约的听到宫城中搜罗来的宫女们的哭泣声,闻着空气中的呛人烟味,袁术心里居然有种异样的快感。
“陛下,宣臣来可是有事?如今城内混乱,又见大火骤起,陛下还是移驾躲避一下吧!”
“广起,朕能躲到哪里去?朕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看着,看着朕亲手建成的洛阳是如何化为灰烬的,看着朕亲手建立的仲氏皇朝,是如何化为灰烬的,广起可有兴趣一起观看?”
杨弘将风吹乱的衣带理顺,笑了笑道:“臣荣幸之至!”
“呵呵,还是广起忠心,但是广起却不能在此观看。”
袁术转身,他的怀里抱着一个用粗布包裹的物件,杨弘的眼睛缩了一缩。
“这是玉玺,当初广起答应过朕,如今就是广起实现承诺的时候了,我已经给广起准备好了快马和护卫,广起速从北门离开,然后直奔孟津,在那里有一条商船,将会东去冀州行商,他们都是朕的忠心护卫。”
“陛下!”
袁术不再说话,上前将包裹塞进杨弘的怀里。
“我儿袁耀和老妻冯氏就请广起代为看顾,莫要让他们到冀州定居,请广起护送他们到幽州去,方志文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至少能让他们平安的活着。”
“陛下”
“去吧,好好的活下去。”
“陛下既然安排了退路,为何自己却”
“勿要多言,我袁术还不至于连这点骄傲都要丢掉,走吧!好自为之!”
杨弘退后一步,郑重的行了一礼,一言不发的看了袁术的背影一眼,转身走了。(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洛阳大火名城又毁
吕布到达洛阳城外的时候,洛阳城里的大火已经没有办法救了,辛辛苦苦的将城门打下,准备立一个大功的玩家们现在也是茫然无措,这种情况已经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之外。
不过吕布倒是没有让这些玩家失望,承诺了丰厚的奖励,玩家的做法虽然最终毁了洛阳,但是他们的初衷却不是这样的,只不过事情失控了而已,但是,洛阳被大火烧毁,无疑让讨伐袁术的战争迅速的进入了尾声,这跟庞元的战略构想是十分吻合的,因此,他们应该得到奖励。
吕布的部队在洛阳东南方向,这里是上风,不过还是要退开很远才行,吕布一边让人将这消息第一时间发回定陶,请王允立刻让天子下诏招抚张勋、朱隽、刘勋等人,同时,吕布也派出自己的使者向驻守在巩县、偃师、伊阙和涵谷的袁术旧将送信,承诺只要他们能反正,就既往不咎。..
至于袁术的下落,无数的证据表明,宫城的门根本就没有打开过,袁术与他忠诚的护卫们,还有大量的宫女阉人,都随着这场大火化为灰烬了。
对于吕布来说,只要袁术名义上死了就行了。袁术的部下投降或者被攻灭之后,袁术再玩什么复活吕布也不在意,大不了再杀他一次。
“复庆。你说这洛阳是不是风水不好啊,这才多长时间啊,就乱了几次,毁了两次,某家觉得,这里实在不宜作为都城了。”
“呵呵,从战略上来看。这里本来就不宜作为都城,这里是死地啊!相反,长安倒是适宜做为都城。不过不管哪里作为都城,当一个皇朝已经失去了人心,变得天怒人怨的时候,再好的地理位置也没有用。”
“说得好!如今袁术已经死。司隶战事也就该结束了。这个尾该怎么收?”
“很简单,请天子下诏,免除袁术反正部署的罪责,然后适当的调整,能收为己用的要充分的用起来,不能的就给个闲职供着;给刘备下诏,让其退出河南尹,将颍川太守的位置给刘备的人。然后将汝南太守也给刘备,让刘备与曹cāo去争吧。同时我军回军向东。将东线稳定住,下一步就是收拾公孙瓒了。”
“不是董卓么!”吕布恨恨的看向西面。
“董卓如今兵威正强,我们跟董卓、袁绍同时开战,那绝对又会是一个被围攻的下场,因此暂时修好董卓,结盟刘备,促和袁绍,歼灭公孙瓒不是更有利么?”
吕布皱了皱眉,最后还是略有不甘的点了点头:“好吧,还是听复庆的,这司隶将来怎么办?”
“将军,这话说出来很容易让人误会啊,这司隶将来怎么办应该是王司徒的分内事,从军事上说,在洛阳周围关塞驻军,防备敌军侵袭,重兵在涵谷和孟津,为将来北进、西攻做好准备,中部地区还是严防曹cāo,刘备这人被名声所累,不敢有什么异动。”
“某家是问,司隶该如何?”
“将军,这事该王司徒来筹划,我们不宜先开口,等他们提出来之后,我们再根据情况来作出应对,当然,属下个人觉得由陈宫来做河南尹是很合适的,对吧!”
“呵呵,很对,某家也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陈留太守呢?”
“陈群如何?”
“陈群?那个最近才被陈宫推荐的陈群?”
“对,现在任陈留郡丞的陈群。”
“既然你跟公台都看好,那就他吧,这时麻烦你和王司徒筹划一下。”
“不急,先看看王司徒的想法再说,将军,如今可是有定陶朝廷的,我们还是谨慎一些,至少不要做个破坏规则的人。”
“呃好吧,这些事情复庆把握吧。”
司隶的局势变化之快让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
袁术**而死,杨弘失踪,阎象、李丰、袁涣、杨大将被吕布抓获,随后反正投效了天子,其他驻守各地的将领,计有函谷关的刘勋、伊阙的雷薄、孟津的乐就、成皋的张勋、偃师的韩暹、莞城的俞涉、陈纪,都接到了天子的诏书,大部分都奉诏反正,只有朱隽挂印下野,坚决的不肯出仕了。
淮南的纪灵对袁术最是忠诚,全军都投向了曹cāo,准备将来攻打吕布,给自己的主公报酬,跟随纪灵一起投向曹cāo的有袁胤、桥蕤、陈兰、韩浩等。
而颍川郡内的各军,则有的逃向陈留,有的追随纪灵,刘备除了捞到了地盘之外,将领一个也没逮着。
吕布迅速的接收了这些部队和将领,天子也是大撒诏书,给这些反正的将领一一任免升赏,顺便,将魏延任命为颍川太守,将张飞任命为汝南太守,摆明了让刘备去跟曹cāo掐架去。
庞元扔下在司隶收拾局面的吕布,一个人搭乘邮驿迅速的赶回定陶与王允会面,商议自己内部的人事安排。
“王司徒,时间紧迫,在下就不客气了,请问王司徒对河南尹的人选怎么想的,还有东郡、东平郡、山阳郡、任城郡都一起考虑一下吧,趁着这个机会,将行政结构调整好。”
“大将军如何想?”
“你们翁婿两个都是如此问,叫在下如何回答呢?”
王允抚须呵呵一笑。庞元要传达的意思他明白了。
“朝中如今也是用人之际,而且如今连番大战,地方变动不宜大。济yīn郡太守让陶谦来,此人稳重,可以为依靠。”
“可行!”
“梁县还是沮授,前线还是军政一体比较好,同样,东平郡就委屈复庆来承担一下。”
“不敢,在下分所当为。”
“任城郡赵昱如何?”
“可以!”
“东郡也是要害之地。鲍信如何?”
“可以,呵呵。”王允的这个安排很有意思。
“至于山阳,就张超吧!”
“平衡之道。在下赞成!”
“那么最后就是河南尹和陈留了,陈公台无疑是河南尹的最佳人选,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复庆的下一个目标是公孙瓒?”
“司徒大人睿智!”
“既然如此。复庆和公台还会出现互换防区的情形。因此公台出任河南尹是肯定的,问题是陈留也很重要,该由何人来出任太守?”
“呵呵,这正是属下此来的主要目的,王司徒可有好的人选?”
王允抚着胡须不出声,好半晌,一旁的烛火微微摇动着,忽然发出一声轻微的爆响。似乎惊醒了沉思中的王允。
“复庆,你的意思老夫明白。复庆大可不必如此谨慎,老夫不是糊涂虫,知道现在是什么局面,让奉先掌握大权是必须的,如果现在权力分散绝对是死路一条,老夫更没有跟自己女婿争权的意思,只要奉先以天子为尊,老夫就会坚决的支持奉先。”
庞元微微一笑,点头道:“王司徒能鼎立支持就太好了,那么在下也不讳言,朝廷如今于将军来说,就像是一个额外的包袱,但是朝廷有没有自己的能力呢,显然是有的,那就是凝聚人心,因为,朝廷现在更应该做的是将人心凝聚在一起。说句难听的话,就算是将来大将军想要有什么不轨,那也是将来的事情,至少现在大家必须齐心合力击败周围觊觎尊位的诸侯枭雄。”
“正该如此,老夫并非是怀疑奉先,只是应该尽量的避免出现不好的情况。”
“所以在下提出了军政分开,地方守兵与战兵分开的方案,但是这绝对不是让其他人有扯后腿的机会,还望大人察之!”
“老夫明白!那么,陈公台转任河南尹之后,陈留太守人选复庆可有属意之人?”
“有,陈留郡丞陈群陈长文!”
“陈群?大鸿胪陈纪的儿子?”
“对,就是他!”
“嗯,此子才华倒是不缺,经验”
“给他一个老练的郡丞就可以。”
“袁术的旧臣?”
“是,这些人里面还是有能用之人,大将军也会重用其中的将领。”
“可以,那就李丰如何?其他人先在朝廷中观察一下。”
“这些人王司徒要尽量争取,虽然他们品xìng可能有暇,但是王司徒不争取,这些人就会跑到对立面去”
“这老夫会斟酌的。”
庞元深深的看了王允一眼,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忍住了,说得太多,可能会有反效果,王允的xìng子很拗,还有点政治洁癖,这样的人其实不大适合做一个大权在握的权臣的,幸好还有吕布来制衡。
“如此甚好,那么在下此来的任务就完成了,这里还有一封书信是给天子的,也请司徒大人代为转交,在下还要去一趟大将军府送信,之后会连夜赶回洛阳,就不久留了!”
王允客气的将庞元一直送到门口,看着庞元匆匆远去的身影,王允的神情很是复杂,随着地位的变化、形势的变化,王允的权威越来越重,王允也越发的谨小慎微,但是从开始时吕布的顾虑,到刚才庞元的yù言又止,王允发现,自己的xìng格正在慢慢的复苏一样,逐渐的表现在政治行为上,这样的情况是好还是坏呢?
隔天早上,定陶朝廷迅速的通过了一连串的人士任免,借助着这次攻灭袁术的机会调整了地方政权结构,理顺了朝廷的行政架构,
吕布军也在其后几天内,大张旗鼓的东返,与陈宫和魏续对调,高览则留在孟津,侯成坐镇函谷关,刘勋换防到濮阳,张勋则跟在吕布身边,俞涉被补进沮授兵团,其他降将都归陈宫统领。(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方远出击鏖战南线
穿越南方的时空道标方志文等人是不需要继续打通行证的,不过为了降低通关的难度,还是由方志文来首推。
等到方志文从关卡出来的时候,方志文却诡异的笑着,既然首推会有全员复活的奖励,这次的兵力又十分充足,方志文毅然选择了首推难度最高的过关方式,结果方志文大赚了,不但获得了额外多一个技能位置的奖励,还得到可以携带两名属下免证过关的好处。
接下来太史昭蓉、蒋钦、甄翔等等由强到弱依次通关普通难度,等到没有通行证的部将和玩家开始过关的时候,难度果然下降得飞快。
根据周泰的战报,郭嘉和华歆准确的推算了南方剩下的战船应该不到四千,因此取得的通行证也不用太多,一次xìng能够将四千条战船带过去就行,方志文等强将在,绝对能够用同等数量的战船横扫对手。
由于方志文多出了两个名额,原本只有机会到时空道标处溜达一下的鲁肃和糜贞也有机会过去异界看看了。..
“子敬,这可是你自己同意的哦,十天之内你肯定是回不去了,这边的战事彻底结束怎么也得一半个月。”
鲁肃正忙着四处打望,这个世界与自己的世界有什么不同呢?似乎缺乏了生气,海水里只有海水,海面上只有白云,没有鱼也没有海鸟,甚至连海风的味道都显得生硬而陌生。
听到方志文半真半假的话,鲁肃抚着栏杆回头道:“没错。是在下自愿的,与大人无关,在下也没有怪责大人的意思啊!”
郭嘉上去一把拍在鲁肃的肩膀上。不过鲁肃的身高比郭嘉高半个头,郭嘉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大哥教育小弟,反而让人觉得有些滑稽。
“好男儿志在四方,老困在江东那么大点的地方那个蹉跎终老有意思么!”
“呃江东就不能崛起了?”
“肯定不能了!这点你能骗得了自己?”
鲁斯的脸垮了下来,见识到天下会与幽州的海军联军,鲁肃才知道什么叫做大海军,自己以往看到的那些水军。原来只是打打零工做着散碎工作的辅助兵,真正的海军是这个模样的,恐怕孙策很难拥有这种海军了。大汉的海域里已经容不下第三个庞大的海上力量了。
而江东失去了大海,等于失去了崛起之路,甚至都不需要幽州做什么,北边的曹cāo和西边的刘备都有能力锁死孙策的发展空间。
再从江东的势力组成来看。投机xìng很强的世族在其中占据了太大的比例。如果江东如同去年的建邺一样受到致命威胁的时候,这些世族会做出什么来可真不好说。
郭嘉得意的看着三观尽毁的鲁肃,吸了吸鼻子,扭头看向东面,在海天相接的地方朝阳正在冉冉升起,金sè的阳光照在庞大舰队的船帆上。
“升帆,整队!准备向东进发!”
蒋钦的命令发出,整个舰队开始动了起来。阳光下,海面上的野怪仿佛点缀在蓝sè幕布上的小黑点。也如同鲁肃脑海中的重重杂念,很快,这些家伙都将被这支庞大舰队碾成齑粉。
“将军,飞马发现了敌军舰队,数量与预测的吻合,将近四千至战船。”
“将军,敌军的浮岛在舰队后出现,看情形是要参战!”
“主公”
“公奕,今天你是海军主帅,我是你的副将。”
蒋钦挺了挺胸膛,深深的吸了口,用力的一点头:“主公放心。命令,左舵三十,抢占上风!”
“诺!左舵三十!左舵三十!”
“主公,一会我们会从敌军北侧绕向他们的后方,根据幼平的经验,他们的指挥部会在设在浮岛上,如果可能的话请主公率陆军登陆浮岛,一举摧毁敌军指挥部。”
“明白!”
“子敬,一会你跟着我还是在船上?”
“这我跟着大人吧!”
“怕不怕?这可是孤军深入哦!”
“大人都不怕,我怎么会怕!”
鲁肃梗着脖子回了一句,不过语气还是有些忐忑,毕竟他还没有经历过任何生死决战,碰到这种事情,除了一腔年轻的热血在激荡着他之外,紧张和忐忑也一样在心里七上八下的晃荡着。
糜贞刚要开口,方志文就说道:“贞儿留在船上,你在这里,公奕可就不敢乱来。”
蒋钦嘿嘿的笑了笑,确实,有主母在船上,自己真的不敢冲锋陷阵了,糜贞乖巧的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换船!”
战神之锤的应战是被逼无奈的,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战略撤退,可是,这一退就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与不战而退相比,打一场或许还能有翻盘的机会,而且越界而来的敌军也会受到这个世界规则的限制,绝对没有在对面的那么强悍灵活的战力
再加上,他们还有浮岛,如果应用的好,能够用浮岛冲乱敌军的舰队,然后
可惜,这些都是他们单方面的幻想,虽然蒋钦舰队越境之后确实存在着基层指挥丧失的缺陷,但是蒋钦的舰队里,却有不少是从北边永汉浮岛调换来的基层指挥官,再加上英雄属xìng的优势,怎么看都是蒋钦这边占点优势。
战斗一开始,蒋钦并没有急着混战,而是在外围穿插,寻找敌军的指挥漏洞,不过,对方也不是菜鸟,加上是主场作战。指挥上不可能出现什么漏洞,不过这不要紧,在双方全速机动的时候。速度较慢的浮岛就城问题了,很快,就被蒋钦抓住了机会,将浮岛暴露了出来。
“满帆!全速!冲击敌军的结合部,然后转向北,第一队准备接舷战!”
“第二队保持机动xìng,向西突击。争取重新抢占上风。”
“时间?”
“巳时两刻!”
“很好,张志远的舰队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吧,将战场继续西移!”
“诺!”
“命令船队抢滩。不要进港口,直接坐滩!”
“子敬小心抓稳缆绳,一会冲滩的时候会有很大的冲击!”
“哦!”
郭嘉一边用绳索在自己的腰上缠着,一边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看样子是极其不满方志文这种野蛮的战法!
‘轰!’运输船底部较平。但是这么冲上沙滩还是非常的颠簸,鲁肃觉得自己的眼前满是旋转的小漩涡,浑身骨架像是散了一样,胃里一阵阵的翻腾,好一会才缓过劲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臂都被绳索勒得生疼!
“怎么样,这滋味好玩么?”
郭嘉用力的将胃里的东西吐干净,扭头看着鲁肃问道。鲁肃使劲的压住翻腾的胃囊,只是摇头。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登陆,登陆!”
“弩兵、刀盾兵沙滩上整队,把滑板架起来,将弩车赶紧放下去!”
方志文和太史昭蓉等人正在大呼小叫的整理部队,这需要赶在敌军到来之前,将部队整理好才行。
“该死,好好的港口不用偏要冲滩,呃,呕”
“奉孝兄呜下,下船吧!”
两个难兄难弟互相搀扶了船,瘫在沙滩上直到部队整理好,然后迎战上第一支冲过来想要捡便宜的敌军,郭嘉和鲁肃都是坐在地上看着方志文战斗的。
鲁肃近距离看着体型巨大面目狰狞的黑龙冲锋,觉得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一样,还有面前大群的能活动的骨头架子,能够变成蝙蝠飞翔、长着獠牙的怪人
这里真的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啊!
很快,鲁肃就忘记了身上的难受,被眼前神奇的战斗所吸引了,然后他赫然发现,在方志文的森严的部队面前,这些恐怖的敌军如同瓷器做成的一样,很快就被摧枯拉朽的解决了。
“不要打扫战场,立刻向城堡进发!”
“昭蓉你负责我的右侧,定远左侧!”
“知道了,夫君!”
“诺!”
“你们两个,快点跟上,走不动让人背着,不然扔你们两个在这里了!”
城堡的攻击战难度稍微高了一些,不过在方志文行云流水一般的指挥下,敌军很快就丧失了取胜的机会,鲁肃觉得,如果一开始敌军就全军而出,或者还有一丝取胜的可能,想要死守城堡,在方志文的强大攻击面前绝对是个笑话。
结果在攻击第二个城堡的时候,敌军果然全军而出,方志文沉稳的边退边反击,等敌军追出来,一侧的甄翔忽然加入了战场,从侧后直接给了敌军致命的一击,这回敌军败得更快。
第三个城堡,敌军的数量让人发指,不过战场的广度也一样让人惊叹,结果出城追击的敌军在方志文个人的jīng彩表演下,很快就损失了快速部队,剩下速度慢的结局不用说了。
鲁肃松了口气:“奉孝,这个世界的战斗相当简单吧!”
“这个世界的规则简单粗暴,说穿了就是比赛谁能爆出更多的军队,不过我们正在改造这个世界,让它变得跟我们的世界一样。”
“啊?!”
“好了,很快你就会明白的,这个应该是敌军的指挥部所在地了,我们去看看城堡里面是什么样的吧,你还没有看过异域的城堡内部呢,走吧!”
“哦。”
鲁肃晃了晃头,暂时将心里的疑问抛开,捂着嘴绕过满地怪模怪样的尸体,踩着粘乎乎的泥血,跟着郭嘉向着城堡的大门走去,而战士们则正在翻动尸体打扫战场。(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汉军大胜道标易手
“主公,敌军过来了。”
“轮流迎敌吧,定远你负责守城,奉孝和子敬带着传令兵到城堡顶上去,那里是制高点,能够看清楚海面上的情况,向蒋钦回报,我们已经得手,让他不必顾虑我们,我们能够守得住。”
“是的,领主大人。”
“昭蓉,我们两个重新分配一下兵种,快速的都给我,我们不要同时进入战场,要根据对方兵种选择谁主谁次,敌人的浮岛可能会都围上来争取消灭我们的有生力量,嘿嘿,正好我们也想要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
“夫君,对方的数量可能会很庞大”
“再庞大也有个带兵的上限卡着呢,就算他们充分的利用开放战场的便利不断的加入战场,但是到时候战场的范围会让他们吃足苦头的。”
方志文选择的是主动到海边去,浮岛都是金字塔型的构造,因此即使是靠在一起也不可能陆地相接,有的浮岛在一侧融合了不少的小岛,形状比较奇特,但是也很难与另一个浮岛直接构成大陆桥,即使能也需要两个浮岛配合才行,问题是现在这个浮岛已经是方志文名下的财产了,谁跟你互相配合啊。..
虽然被一群敌人的浮岛围住方志文跑不掉,但是自转还是可以的,忽快忽慢的旋转,让所有企图搭建大陆桥的企图都失效了,敌人只能通过船只来运送部队,而这些船只又可能会遭到蒋钦主力打击部队的摧残。
敌军为了掩护自己的船队上岛。不得不跟蒋钦争夺这一小圈海域的控制权,然后整个战场的核心就不知不觉的围绕着这个被攻占的核心浮岛展开了。
“来了来了!张会长的舰队到了!真想看看现在那些战神之锤的人脸上是什么表情啊!”
鲁肃看着笑得十分得意的郭嘉,不由得摇了摇头。脸上却也是带着笑容,作为一个胜利者,有什么理由不会高兴呢!
郭嘉之所以将舰队分成两个梯次投入战斗,就是担心战神之锤的家伙会不战而逃,如果让他们游离在外,或者没有能够夺取到足够的浮岛,方志文他们就只能碰运气去找浮岛。或则等着周泰将北边的战利品送过来,才能在这片无依无靠的大海上建立移动基地。
因此,郭嘉简单的将攻击分成了两个梯次。就巧妙的让战神之锤落尽了陷阱,所以,现在郭嘉有得意的资格,鲁肃羡慕的看了郭嘉一眼。这种成就感确实很让人羡慕啊。如果做郭嘉的敌人,此刻所品尝的,应该是失败的苦涩了。
鲁肃也拼命的想象着正在大海上鏖战的敌人会是什么表情,同时也难免会想到,孙策、周瑜会不会有一天也面临着一样的命运,想到这里,鲁肃的心里就非常的不安,作为朋友。鲁肃还是很替他们有着如此强大的竞争对手感到担心的。
事实上,现在战神之锤的人面如死灰。他们实在想不到,敌军竟然还留了后手,不,从头至尾,这都是一个骗局,诱骗战神之锤倾力一战,然后彻底予以消灭的大骗局,这一点,居然没有一个人想到。
或许一直以来在兵力上的优势麻痹了战神之锤的思维,当他们以为华夏人已经将兵力北调参加北方大会战之时,却不知道在北方大会战上的兵力仅仅是周泰的本部而已,一个自以为是的错误彻底的断送了战神之锤南方支队。
生力军的加入彻底的摧毁了战神之锤的战斗意志,张志远的两千战船摧枯拉朽的摧毁了战神之锤的最后顽抗,然后彻底的占据了浮岛周围的海域,这些浮岛现在真正的成为了孤岛,只能等待着被对手逐一围歼的命运。
方志文就有些辛苦了,他不得不一个个的清扫这十三个浮岛,以及上面一百多个城堡,方志文之所以说要一头半个月其实就是预料到了这种情况。
“结束了?”鲁肃看着落rì余晖之下的海面,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今天的一切都显得有些虚幻,缺乏严谨的真实感,特别是当所有的敌人残骸都被智脑刷新之后,整个世界又变得干净了,除了在海面上漂浮各种东西,鲁肃还不知道,那些东西里能够捞出资源和金币。
“结束了!除了浮岛上的战斗还需要持续一段时间。子敬,你应该感到庆幸,这一战必将要记入史册的,这一战之后,敌我双方的攻守易势,我们大汉的战船将会主宰这片大海,未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的战斗将是跟对方争夺这片大海的控制权,危险已经渐渐的远离大汉的本土,荣光正笼罩在异域的天空之下,子敬,这是何等的激动人心啊!”
郭嘉抚着城堡的石墙,看着金光闪闪的大海语气略微有些激动的说着。
鲁肃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作为一个汉人,他从这一战中收获了无比的光荣和骄傲,为这些战士们的英勇感到与有荣焉,同时也为自己能够参与这个名留史册的大战感到庆幸;另一方面,当他看到方志文与张志远的联军以摧枯拉朽的姿态摧毁强敌的时候,不免也会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郭嘉的话里还有另一层意思,鲁肃听得明明白白,当危险远离大汉,战争被推进到对方的地盘上的时候,幽州所承受的压力便大大的降低了,接下来,幽州的注意力将会再次转回大汉,到时候,孙策等诸侯的rì子恐怕就不好过了。
想到这些,鲁肃的心情就复杂的不得了,一方面他担心自己的朋友们的命运,另一方面,追随强者去更广阔的天地的想法在动摇着他的信念,而作为一个年轻人的不甘,鲁肃又很想试试看,如果跟幽州这些天下英才为敌的话,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郭嘉半天没有听到鲁肃的声音,回头看了满脸纠结的鲁肃,忽然咧嘴笑道:“子敬还在为是不是去孙策那里效力而纠结啊?说白了吧,孙策就是一个地方军阀,有主公在、有幽州在,江东孙策永远都只能是一个配角,如果一个不好,甚至连配角都做不成。江东的异人成长的很快,若是异人是成长超过了孙策,江东整个被异人吞并我们也是可以接受的。”
“什么?!”鲁肃大惊:“他们可是异人啊!”
“异人也是汉人,子敬,这个世界大得很呢,不说这里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