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75部分

吕布是唯一的出路了,一贯稳重的杨弘也发了狠,在军事上完全支持袁术的冒险投机。
袁术的大军动员了起来,战争的yīn云遮掩了中原的天空。(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五十章袁术兴兵突袭陈留
身为玩家的庞元收到消息的速度很快,陈琳这边在洛阳大肆撒钱发任务,远在肥城前线的庞元就收到了消息。レ.siluke.♠思♥路♣客レ
如今肥城里面的援军正在不断的增加,临邑已经驻扎了张颌的部队,文丑也已经到了奉高,袁绍的本队也在向濮阳方向运动,黄河上程涣的水军也相当活跃,袁绍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威胁濮阳,牵制吕布的部队,以便在济北和泰山郡发动大规模的反击。
如今陈琳又跑到洛阳,策动袁术从背后攻击陈留,虽然庞元早有所料,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袁绍的这一招还是很好用的,特别是陈琳这两条流言,散布的真是妙不可言,前拉后打,袁术想不动都不行了,而且还可以巧妙的引曹cāo入局,心思不可谓不巧。
唯一让庞元不大明白的是袁绍为何还同时攻打青州的乐安郡,更奇妙的是据说正在打跨界战的方志文居然出现在青州,轻松的将入侵的于禁和吕翔两个军团歼灭,彻底粉碎了袁绍入侵青州的企图。..
但是随后,方志文竟然与袁绍达成协议,不但将战俘还给了袁绍,还将乐安郡归于袁绍而罢兵,这个结局真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袁绍私底下到底许了什么好处给方志文才换得这个局面。
庞元的桌面上堆着许多文书,这是各地汇总来的情报,庞元正在仔细的核对分析,想要从中看出各方诸侯的真实意图,以便选择最佳的应对方式。
“复庆。复庆”吕布一阵风似的从外面冲了进来,身上的大麾也顾不得脱下,三步两步冲到庞元身边。一把按住庞元的肩膀,语气急切的问道:“听说袁术与袁绍联合了?”
“将军从哪里听说的啊?”庞元笑眯眯的抬起头,脸sè平静的很,这让吕布犹豫了起来。
“从异人那里啊!怎么,消息不确实么?”
“将军且坐,慢慢说吧!”
“还慢慢说,这火都烧到眉毛了!如今袁绍大军齐至。眼看一场大战就在眼前,在这当口,袁术在背后落井下石的话。局面岂不是大坏!你还有心思慢慢说?”
“不慢慢说又能如何啊?”庞元笑着反问。
吕布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好吧,”吕布将身上的大麾脱下来收起,一屁股坐在庞元的对面:“那就且听复庆慢慢说。复庆如此镇定。想必是早有对策了!”
庞元矜持的笑了笑:“不是早有对策,而是早有所料,而且,将军设立战区,自然就是为了应对如今的局面,将军自己的东战区的负责人,何必要去cāo心西战区的事情呢?如果事事都要将军cāo心,那么还要公台等人作甚?”
吕布一愣。不过想想也是,自己事事cāo心。属下岂不是无事可做?
“呵呵,复庆言之有理,不过,作为主帅,放眼全局也是应该的嘛!”
“不错,既然身为主帅,就更不能着急了,如今战事未起,主帅先自乱了阵脚,这让下面的部属该如何是好呢?”
吕布举起手,作出一个免战的手势:“好,好,复庆说的有理,某家错了还不行么!”
“属下可不是非要逼着将军认错,而是身为属下的职责,请将军勿怪。”
“不怪,不怪!说正事,正事。”
庞元笑了笑,接着说道:“如今这个局面,是我们早就有所预料的事情,只不过想不到袁术如此轻易的就会就范,不知道该说陈琳高明,还是该说袁术实在是受不得激。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事情已经开始了,那么我们就必须对外来可能出现的情况进行预测和应对。”
“对,对!那么该如何应对?”
“军事上,无非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罢了,但是在政治策略上,我们必须有所反应。”
“复庆是说以天子诏令的形式来予以反击?”
“这个不急,周围的诸侯都不是笨蛋,在没有看清事情发展的方向之前,他们是不会轻易的动手的,如果天子仓促下诏,反而给人一种心虚的感觉,天子的诏书必须在合适的时机出现,成为我们给对手致命一击的有力武器!”
“明白了,是撒手锏!”
“对!撒手锏!而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解决内部的问题,以将军之威,听到这个消息尚且会着急上火,那么将军以为,若是朝廷的大臣们听到这个消息又会如何呢?”
吕布神sè一凛,肃然道:“想必会人心惶惶吧!”
“正是,这个时候正是我军征战的最关键时期,因此绝不能出问题,特别是内部的问题,将军此时更应该关注的不是外敌,而是内部的稳定。”
“这”吕布的眉头皱了起来,说实话,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消除内部对周边恶劣局势的悲观情绪。
庞元微微一笑:“将军,不若您大张旗鼓的正式向王司徒提亲如何?”
“啊?!这,这怎么复庆的意思是借此来冲淡众臣对战事的担忧?”
“对,不但冲淡,也让他们看到将军的信心,王司徒想必也能明白其中的轻重,此事一举多得,又能成全将军与貂蝉姑娘的相思之情,这又有何不好呢?”
“这容某想想,想想”
“将军不着急了?”
吕布大囧,气愤的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庞元,心里恨的牙痒痒,却偏偏没有办法,不过吕布也不是那些什么都不懂的雏,心里虽然尴尬,想要躲避缓和一下,但是庞元步步紧逼,非要吕布当场表态,吕布一咬牙,什么大不了的?难道还能比战场上舍命厮杀更难么!
“就,就就依,复庆所言!”吕布挤了半天,终于将这句话囫囵挤了出来,说出来之后,吕布脸上一红,倒是觉得轻松了许多,不过看向庞元的眼神还是非常的不善。
“很好,属下这就着人前去办理此事,另外还请将军书信一封与夫人,请夫人代为出面,将军,信中可要向夫人详细说明此中利害关系啊!”
“安心,内人不会如此不晓事的!”吕布没好气的回道。
庞元意味深长的笑着,笑得吕布心里很不舒服,眼睛在地图上一扫,忙开口转移话题。
“内部的事情如此就行了?那么战事又如何?若是袁术大举东来,靠公台一人能够抵挡得住么?”
“自然是不行的。”
“不,不行!?不行复庆你还这么淡定?”
“呵呵,将军,且看地图,袁术的进攻路线选择余地不大,酸枣、开封、尉氏三路齐出,倾力攻击陈留是其必选。”
“倾力攻击?难道他不担心背后的董卓、刘备和南边的曹cāo?”
“担心也无用,如果此战不能胜,袁术的境地更危险,这一战开战是被袁绍逼的,但是既然已经打了,就必须打赢,这场仗对袁术来说就是赌上了身家xìng命的一战,若是败了,袁术必遭周围诸侯的围攻,唯有胜利,才能涉险过关。”
“嘶!袁绍这么做,哪里还有半点兄弟情份,这分明是要他兄弟的命啊!”
“哼!什么兄弟情份,在巨大的野心面前,什么的东西都会变成这个怪兽的口中食,何况袁绍与袁术的矛盾早已有之,又不是今rì才产生的。”
吕布感慨了一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如此做人实在是太无趣了!”
“正是,无趣得紧!不过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袁绍如此选择,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愿意拿兄弟做饵料,钓的是将军这条大鱼,只是我们却未必跟着他的想法转。”
“那该如何应对?”
“第一个阶段,西面守东面攻,等到袁术的攻势乏力,将军就可以用出撒手锏,然后全力攻击袁术,东面的地盘甚至可以适当的让一些给袁绍,以固守东平郡和山阳、任城郡为底线。”
庞元一边说一边在地图上用笔画着,在吕布的注视下,庞元轻轻的将袁术的地盘割裂了开来,颍川归于刘备,汝南归于曹cāo,河东归于董卓,其他大部则都是吕布的红sè
三月,袁术集结大军兵分三路向着陈留发起了攻击,北线是张勋的部队,十万步骑攻打酸枣,中线是朱隽,十五万步骑攻打开封,南线是纪灵,十万步骑攻打尉氏,一时间陈留黑云压城危在旦夕。
但是这个时候吕布不但没有向陈留支援,甚至没有返回人心惶惶的定陶,而吕布夫人却忽然大张旗鼓的备了厚礼向王允提亲,这一举措让定陶朝廷上下既是吃惊,也大大的安定了人心。
再看陈留郡,陈宫亲自掌兵驻守开封,魏续则坚守尉氏,两人都打定了主意死守不出,以逸待劳等着对手来攻城,由于陈宫早有准备,民兵训练得又十分的充分。
另一方面,冀州大战结束之后,玩家开始向中原聚集,在中原诸侯中,吕布的人气还是很高的,而且玩家更喜欢打防御战,因为损失小收获大,所以在玩家对比上,也是守军占优,如此一来,袁术的攻势更不可能的一蹴而就,竟然暂时的僵持住了,这两个城池看上去也不可能很快的打下来。
而北线的张勋状况更糟,盖因驻守酸枣的,正是战力彪悍的铁军。(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铁军杨威张勋惨败
铁军的打法很沉稳,非常讲究效率,甚至有些不大像玩家指挥的部队,更像是原住民的那种油滑老将指挥的战斗。レ.siluke.♠思♥路♣客レ
宋虎峰与他的参谋班子,jīng确的计算着城墙上下的战力对比,不断的进行着微调,用最小的消耗,最低的代价,想方设法的给对方制造更大的伤亡。
而城外的张勋则苦恼不已,比远程打击,自己似乎还略微吃亏,用强攻,对方的重步兵占据地利,完败自己的攻城部队,用人海战术,对方的指挥不但不乱,相反还jīng细得让人害怕,这个赫赫有名的铁军,真的不是一般的玩家部队。
这让以为自己捡了便宜的张勋的情绪很快从一个极端,滑向了另外一个极端,主将的情绪变化,很快就能体现在战斗中。..
“张勋急了!”
“虎头,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看他将重步兵都分散开来,想要来一次全面开花呢!”
“嘿嘿,这一招有用么?”
“不好说,看基层将领的指挥能力呗!”
“切,我们玩家的指挥能力难道还不如对方的原住民?”
“不要小看原住民哦!”
“不是小看,而是自信好不好!”
“好了,别争了。大家分散到各面城墙去,正面交给我,扬子跟典韦到南侧。小陆、包子去北边,螳螂你和小剑到西边。”
“西边?那里没有敌人!”
“没有就不用防备了!?”
“呃”
张勋的分散攻击的策略还是失败了,比基层指挥能力,张勋的部队还是比不过铁军,看来铁军的自信还是很有道理的。
眼看着天sè已晚,心有不甘的张勋也只好收兵回营,想到晚上敌军会不会来偷袭。张勋的心思又开始活动起来,在营地里仔细的布置了一番,不过很遗憾。宋虎峰根本就没有偷营的打算,而是派出了不少的玩家部队,利用远程器械,打了就跑的策略。不断的sāo扰张勋。
张勋一夜没有休息好。第二天干脆不出营了,让准备好大打的宋虎峰气闷不已,不过,敌军不着急,宋虎峰就更不着急了,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固守拖延时间,对手不攻,宋虎峰也乐得休息。一边修复城墙,一边准备物资。
到了晚上。玩家们领了任务又来偷袭,张勋又不敢让骑兵分散出击,只能结成大队,四处驱赶这些如同苍蝇一样的玩家部队,效果当然不会好,不过今晚张勋有经验了,让部队轮流休息,倒是没有完全影响部队的战斗力。
第三天,张勋终于恢复了攻势,可惜,战斗的结果仍然让人失望,一天下来,张勋在城墙下扔下三千尸体退了回去,从伤亡状况来说,张勋的攻击力度还是很足的,不过,城里的伤亡不到六百,这种交换比却让心高气傲的张勋很无奈。
张勋强攻不下,又动起了脑筋,比如将兵营分开设置,想要诱使守军出城,但是铁军根本就不吃那一套,仍然是sāo扰而不出击,张勋甚至佯装撤退,城里的守军依然不为所动,对着这种乌龟一般的防守者,张勋真的没辙了,只能老老实实的用人命来爬城墙。
开封和尉氏的情况差不多,不过这两个城市攻防双方的交换比只有二比一,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交换比,这样的战斗结果袁术自然是不满意的,但是却没有更好的办法,袁术甚至想要亲自提兵绕过开封直奔陈留,不过这个提议被杨弘坚决的制止了,这样做不但毫无意义,甚至还会给对方可趁之机,一旦战事逆转,如今的大好状况就危险了。
杨弘给袁术出主意,让袁术给袁绍写信,大拍袁绍的马匹,想要鼓动袁绍那边猛攻吕布,先打开局面。
袁绍其实也不是不想打开局面,只是吕布的战力真的不是说笑的,一旦展开攻势,袁绍就发现,自己在野外的部队对上吕布的部队根本就毫无办法,骑兵数量多的话,还能稍微驱逐一下,一旦兵力分散,立刻就会被吕布吃掉,而没有骑兵保护的步兵,行军时碰到吕布就悲剧了,基本上只能就地防守等待骑兵来救援,而吕布却往往趁着这个时候回身吃掉来援的骑兵。
袁绍也想方设法的设计设伏,可惜吕布油滑跟泥鳅一样,根本就不给吕布机会,虽然经过努力,张颌将部队推进到了东阿,但是攻城的效果不好,吕布又在背后袭扰,部队的损失很大,士气也有些萎靡。
随后颜良也出击进攻谷城,但是结果跟张颌一样,吕布利用坚城拖住袁绍的攻击军团,然后用自己的优势骑兵不断的杀伤袁绍的有生力量,袁绍就是再笨也会计算的,算一算自己将要攻打的城市数量,与需要付出的部队损失的数量,袁绍心里直发凉。
许攸也明白在这样小范围的战场上,根本就没办法扬长避短,可是濮阳方向的攻击因为水军的问题没法展开,奉高方面又被张宝牵制住,没有办法南下绕击山阳郡,一时半会,东线也给僵持住了。
时间很快进入了四月,袁绍取得的最大战果是让吕布的地盘不少地方都错过了chūn耕,今年吕布将会面临着缺粮的问题。
酸枣城下的张勋如今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可惜酸枣城还是好好的,甚至比张勋刚来的时候还高大了一点,因为城里的守军无事就在修城墙,居然让城墙越来越高了,对此张勋是又羞又气,可惜也是没有办法。
长期的对峙让战争变成了一种例行公事一样,每天张勋的任务就是到城下去展开队形,向着城墙做些无谓的冲击,然后丢下数百上千尸体,撤回营地,晚上则要防备敌军的sāo扰攻击,祈求天神保佑,不要在睡着的时候被巨石砸死。
与张勋的无奈不同,城里的铁军则更加忙碌了,从封丘补充上来的新兵已经到来了,下一阶段的作战计划也送到了。
“虎头,这可行么?”
“相当可行,如果用战马将部队趁夜送到目的地,赶在天明之前发起攻击,成功的可能xìng相当大,而这里被攻陷,张勋的后路断绝,必然要撤军或者回军夺回此处,这时就是围歼张勋的大好时机了。”
“啧啧,我发现庞元那小子真有耐xìng,这个计策足足忍耐了一个月才开始实施。”
“这不仅仅是耐xìng,还有时机的问题,别忘了,来参战的骑兵部队可是从南边调来的,这一个月时间让觊觎着中原的曹cāo顾虑更大了,这才能将南边的骑兵释放出来,与我们在局部形成兵力优势。”
“好,既然可行,那我们就大干一场,让天下人看看咱铁军的威风!”
“那还用说!铁军威武!”
“铁军威武!呵呵!”
四月三rì,铁军趁夜以战马运送两万重步兵出城,一夜奔行六十里,在凌晨时分突袭了张勋的粮仓和后勤基地原武,原武守军虽有三万,但是却不敌这如狼似虎的两万铁军重步兵,鏖战到中午,原武失守,大批的粮草和物资落进了铁军手中。
张勋闻讯大惊,原武丢失意味着自己失去了进攻的能力,当然,现在也是一个攻陷酸枣的机会,可是如果攻不下呢?失去了补给的队伍可能会立即崩溃,或者被从后而来的铁军两面夹击。
张勋思谋之下,还是决定立即回军夺回原武,如果能将铁军的重步兵闷杀在原武,那么到时候自己再掉头攻打酸枣则顺理成章!再不济,这个选择也能让战况重新回到僵持状态,想定之后,张勋不再犹豫,立刻率军掉头向西。
宋虎峰夺得原武之后,立刻开始大肆修复城防,一副准备死守原武的架势,到了第二天早上,东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张勋的部队。
战斗随后展开,由于铁军的兵力有限,张勋则是心下着急,战斗打得相当的惨烈,一上来就进入了血腥的登城战,铁军虽然顽强,但是数量的劣势很难被彻底抹平,战斗持续到中午,付出惨重代价的张勋终于夺下了一面城墙,但是铁军却没有退却,仍然依托城内的街道和房屋进行巷战,而在巷战中,重步兵确实很占便宜,张勋的损失更厉害了,张勋只好将骑兵也投入进来参与街道的争夺。
正当双方打得血腥惨烈的时候,忽然,从城外传来了一阵阵的闷雷声,随即,地面上传来了让人心悸的震动,张勋大惊!敌军骑兵!从哪里来的大批敌军骑兵!
张勋明白,自己中计了!
高览的骑兵冲进了张勋的后队,那叫一个虎入羊群啊!张勋自己也非以武力见长,结果被高览冲破中军,轻松的挂掉。失去了主将,部队又乱糟糟的打乱了建制,战场上混乱无比,聪明点的赶紧逃跑,可惜外围有敌军骑兵,往哪里跑啊!
一场乱战持续到天黑才结束,张勋身死,张勋军团全军覆灭,除了前期损失之外,这一仗张勋部死亡三万余,投降了五万多,其中一万骑兵,铁军和高览合作,取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而这一场胜利绝对不仅仅是一次军事胜利,更是庞元战略转折的起始点,同时也为袁术敲响了丧钟!(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天子诏令讨伐袁术
对于吕布的求亲,王允自然明白其中的重要作用,不过他还是再三的确定了貂蝉的意思,自己这个义女跟着自己颠沛流离,吃的苦已经够多的了,他不忍心让这个女儿再为自己牺牲什么。レ.siluke.♠思♥路♣客レ
至于貂蝉自己的想法,恐怕除了她自己没人会明白,但是她明确的同意了这门亲事,不管怎么说,能够嫁个一个前途远大的英雄,总好过之前她已经准备接受的那种命运。
吕布与貂蝉亲事的确定,确实很大程度上成为稳定定陶人心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也为将来定陶朝廷的长期稳定奠定了基调,但是随着兖州东西两线战役的迁延,定陶城里各种各样的论调还是冒了出来。
幸好,原武战役的胜利,及时给人心惶惶的定陶朝廷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特别是对庞元的战略计划早有了解的王允,更是欣喜莫名。
“父亲,您怎么这么早起来?”..
貂蝉有早起习武的习惯,不过今天王允也早早的就起来了,此刻天还没有亮,天空中月隐星稀,院子里的草丛中,一些断断续续的虫鸣声显得异常的清亮。
貂蝉收起了手中匕首,抹了抹额头的细汗,走到站在廊边的义父身边,十分关切的问道。
王允欣慰的看了貂蝉一眼,笑道:“睡不着,就起来了,等着上朝。”
“父亲可是有心事?”
“倒是没有心事,只是今天要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看着王允兴致勃勃的样子。平时不大主动过问政务的貂蝉凑趣的问道:“父亲要做什么大事么?”
“对,大事!今天朝会,为父要上表天子。奏请天子传诏天下,令天下诸侯共讨袁术!”
貂蝉想了想,有些奇怪的问道:“可是父亲,袁术悖逆篡上非只一rì,为何到如今才上这个表?而且与袁术相比,似乎袁绍更应该被讨伐啊!”
“哈哈女儿不明白啊!当初为父看到庞复庆这个计划的时候也是不明白!”
王允抚着胡须,脸上喜sè难掩。语气中更是感慨钦佩,貂蝉奇怪了,王允很少这么赞赏一个人的。庞复庆?是自己未婚夫君吕布的军师吧?莫非二袁合攻兖州的事情,从始至终都是在吕布和父亲的计划之中么?
“父亲所说的计划莫非是应对二袁合攻的计划?”
“正是,这个计划应该更多,从挑动冀州变化开始。整个计划都在庞复庆的预料之中。奉先早早的划分四大战区,就是为了应付如今的局面,庞复庆此人真有张良之风啊!”
貂蝉心里吃惊不已,真有人能够将天下诸侯如此戏弄于股掌之间嘛?这种事情如何能做得到?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那么原武之战以及父亲今rì的上表,也是计划中的一环?”
“对,而且是紧密相关的一环,只有原武之战成功,为父的这个表上得才有意义。”
“女儿不懂。为何要讨伐袁术而不是袁绍呢?还有,为何此时上表才有效果?”
“呵呵。袁绍窃据冀州,周围只有幽州的方志文、并州的公孙瓒、青州的孔融还有我们与之接壤,如今公孙瓒已经与袁绍蛇鼠一窝,不用指望公孙瓒会奉诏了;方志文早就摆明了态度,只要别人不去sāo扰幽州,他也不会参与到中原的乱战中来,肯定也不会趟这个浑水;至于孔融,别说他跟方志文是盟友,就算他愿意奉诏,也是有心无力。”
貂蝉恍然点头,按照这个思路再看袁术:“袁术周边是董卓、刘备、曹cāo、公孙瓒,这些倒是都有瓜分司隶之心,对么父亲!”
“正是如此,而且当袁术在原武大败,其攻打陈留的企图遭到挫败,其外厉内荏的实质被揭露,这个时候天子一声令下,群雄必定群起而攻之,袁术的败亡只在旦夕之间!”
调查看着老父亲激动的样子,心里也是高兴,不过,袁术败亡了,司隶就会落到吕布的手中么?那些群雄会善罢甘休么?战争不会停止,未来的rì子还需要继续在这种不安中延续么?
想到这些,貂蝉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僵硬,不过,自己未来的夫君很厉害,还有那么厉害的谋士帮忙,想必一定能一直胜利下去,直到将大汉重归一统,成为彪炳史册的大英雄吧
永汉六年(光熹七年)四月七rì,清明节刚过,定陶天子下诏,称袁术悖逆无行、罔顾恩义,妄图行翻覆之举,谋夺天下大统,实为蹿逆反贼,天下当共讨之!
翌rì,长安朝廷也发出了相同的诏旨,号召天下诸侯讨伐袁术,董昭更是当天就誓师,下令华雄出潼关东进函谷,皇甫嵩出兵河东。
随后刘备、曹cāo都积极的响应了天子的诏令,传檄誓师,择rì出兵讨伐袁术,袁术顿时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洛阳城中,袁术的府邸,张勋正跪在阶下伏地不语,杨弘一贯淡定的脸上此刻也是有些yīn沉,至于高坐阶上的袁术,脸sè黑的跟锅底似的。
“主公!此都是臣无能,请主公再发大军,末将愿再与高览、铁军一决雌雄。”
袁术看着头都不敢抬起的张勋,万般心思纠缠于心,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最终只化作了一声愤怒的冷哼!
“哼!”
“主公”
“主公,此战是有心算无心,那吕布处心积虑,应是早就由此谋划,张将军此败非战之罪,败在没有准备啊!”
“哼!败就是败了,如今原武一丢,我军军威大损,天子更是趁机落井下石,眼看诸侯围攻的局面就要形成,还去打原武,不如想想如何抵御即将到来的攻击吧!”
“主公所言甚是,应该即刻停止攻打陈留,令纪灵将军回防颍川汝南,令朱隽将军回防中牟,张将军应该立刻整军驻守成皋,命令弘农驻军谨守关城,无论如何,我们要顶住这一轮攻势,待诸侯久攻不下,徒劳无功之后自会做鸟兽散。”
袁术的脸抽搐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虽然他也知道杨弘的话都是朝着最好的结果说的,可是事到如今,不这么想还能如何呢?这次被袁绍给坑死了!该死的袁绍此刻还在济北郡转悠,自称兵威赫赫,居然如此长时间都徒劳无功,这不是摆明了害人么!
袁术此刻对袁绍的恨意真是深入骨髓啊!他甚至连他老子都恨上了,为什么要生出这个该死的庶子!
“就按广起所言行事,立刻拟令下发!张勋,这次命你戴罪立功,守好成皋敖仓,切勿再有闪失,否则必定严惩不贷!”
“多谢主公宽宏,属下必定尽心竭力,死而后已!死而后已!”
“去吧!”看着在地上磕头虫一样的张勋,袁术不耐的挥了挥手道。
张勋千恩万谢的退去了,杨弘也告退出了外间去书写命令,袁术一个人颓然叹了口气,看着身边的一个木盒子,袁术的眼神里神sè十分的复杂。
没错,这个就是玉玺,据说得玉玺着得天下,可是自己从古井中得到这个玉玺,却是一直都不顺遂,莫非这个东西真是有德者才能居之?而自己领受不起这个物件?
但是袁术不甘心,自己又不比别人缺胳膊少腿,凭什么他刘家的小儿能拥有这个宝贝,自己就消受不起,绝对不会!这一定是天神的考验!只要自己挺过这一关,一定就能事实顺遂,身登九五!
这一刻,袁术觉得杨弘说得对,只要能够顶过这一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天子的诏书让洛阳城里的玩家们十分的纠结,虽然系统很贴心的没有将这些玩家给直接划成反贼,但是在接受袁术任务的时候,却被临时标上了反贼阵营的标记,交战双方的死亡惩罚进一步被放大了。
这多多少少的严重的打击了玩家的积极xìng,继续选择留在袁术阵营,或者调转枪口跑到对面去成了洛阳和司隶玩家挠头的事情。
更惨的是弘农郡和河东郡的玩家,本来这两个郡的西部都是三不管的地方,换而言之也就是玩家的天下,如今天子的诏令一下,这两个地方又变成了战场,而且看上这两个地方的,还是牛逼轰轰的董卓,华雄与皇甫嵩都是名将,两个家伙大军逼来,原本的玩家乐园顿时成了董卓的地盘了,玩家们辛辛苦苦建立的城镇村庄,要么赶紧易帜,要么就会被推平。
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可以想像,未来司隶的战争肯定是会很热闹的,就算是将来袁术兵败,董卓占据弘农和河东这个事情,未来的司隶之主恐怕也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因此,大部分的玩家都很坚决的将这些地盘变现了走路,接手的自然是来自长安的玩家,这些董卓阵营的玩家买下河东郡和弘农郡现成的地盘,董卓也表示欢迎,这些玩家势力可都是向董卓纳税的。
另一方面,天子诏令下达,原本都在兖州战场上的玩家们也开始分化,有些向着刘备的地盘去,有些向着曹cāo的地盘去,留在吕布地盘上的玩家竟然减少了,这确实是出乎了庞元的意料之外,幸好这个数量不是很大,对吕布整天战略的影响还算大,不过从中也能看出,玩家势力对原住民诸侯征战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大了。(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战兵成长领地扩张
“你叫什么名字?”
“禀报都督大人,小人”
“等一下,自称要用属下或者末将,不可用‘小人’‘小的’之类,在我大汉的部队里,有的只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没有什么小人、下人!记住了!”
“诺!属下姓罗名杰,是重弩兵第六营四曲第一屯第三小队的队官!”
“很好!各位将士,在不久之前的战斗中,罗杰指挥他的小队,取得了总歼敌187的优异成绩,并且成功的击杀了一名英雄!为了表彰他们的功勋,该队所有的成员晋升一级,罗杰晋升为第一屯屯长,其他人各有升赏,大家祝贺他们吧!”
“万胜,万胜!”
“接下来,第五营三曲第二屯第二小队的队官请上前”
蒯越笑眯眯的看着正在论功行赏的赵云和太史慈,更有趣的是那些正在接受奖励的家伙,他们都不是黑头发黑眼睛的原生汉人,而是在这个世界中加入大汉阵营的原住民,听着他们说着流利的汉语,穿着一样的汉军军服,蒯越的感觉很怪异,但是更多的则是骄傲。レ.siluke.♠思♥路♣客レ..
赵伯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蒯越身边,低声笑道:“异度,看上去很怪!”
“呵呵,你也有这种感觉啊?确实挺怪的,但是心里却觉得无比的骄傲啊!我家主公不久前才对我说过,我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再造一个大汉,让大汉的荣光照耀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让汉文明的美丽花朵开遍异界的土地。如今。这个目标似乎正在慢慢的实现。”
“呵呵,方大人好志向!异度觉得这个世界自有的文明如何?”
“每一个文明都有自身的价值,伯阳是担心我们会摧毁这个文明?不,我们不会这么做的,文明会自己选择道路的,融合或者各自存在,互相促进。”
赵伯阳笑着点了点头:“嗯。文明多样xìng也有着巨大的好处,互相促进乃至互相竞争都是有益的。”
蒯越看了看远处山坡下如同蓝宝石的湖泊,收起笑容肃然道:“如今我们的地盘已经相当大了。肯彼得男爵已经几无立锥之地,这种状况下,肯定会引起敌人的关注,不管是哈特公爵或者是战神之锤的人。未来一段时间很关键。”
“明白。我们的人已经基本到位了,更多的人员还在召集中,现在我们的弱势是在海面上,如果敌军从海上来,我们会比较被动。”
“这没有办法,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都必须正视这个无奈的问题,我们只能靠着陆战来不断的消耗敌人。靠着我们占优的战斗力来抵消战略上的不利局面,直到海上力量的对比彻底扭转。或者我们在陆地上成为一支不可轻侮的力量,而我们的盟友也能及时的策应我们。总之,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我们必须顶住敌军这第一波,也是最强的一波攻势。”
赵伯阳郑重的点头:“不错,只是现在困难不少,不说别的,光是物资价格的猛涨就够我们喝一壶的。”
“呵呵,敌人也一样啊!战争成本是否公平,取决与我们自有的资源比例,显然这点我们是劣势,因此我们将以积极防御来消耗敌军。”
蒯越说完,目光沉凝的看向不远处那整齐的军队,有些沉郁的说道:“这些好儿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血洒疆场!”
正如蒯越所料,哈特大公也已经发现了在自己腹地发生的麻烦,只是,固执的哈特大公坚持认为应该先攻略泰塔利亚,与广袤的泰塔利亚相比,如今出问题的领地不过是疥癣之癖,暂时还影响不到哈塔大公的安危。
不过,哈塔大公还是责成杰特兰省的库克伯爵强力弹压在肯彼得领地中爆发的动乱,将这些zìyóu主义者和人类通通都撵到大海中去。
库克伯爵自然不敢轻视,立刻调集了自己手下能战的英雄,向着西南方向扑去,一时间杰特兰省上空战云密布。
另一方面,战神之锤也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关键问题在于这个神秘出现的势力正在聚集在米的华夏移民玩家,而且这些华夏移民的背景都不那么简单,这些人聚集在一起能干什么?如果仅仅是一个游戏的话,或许华夏移民玩家扎堆抱团并没有什么,因为华夏人本来就喜欢扎堆。
可是这个游戏并非简单意义上的游戏,而是关乎最先进的智脑,甚至是关乎一个国家的国运所在,因此,这游戏中的每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包含着深刻的意义,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更何况,在德珈西部沿海地区发生的扎堆现象,似乎已经越闹越大了,在那片区域里,已经聚集了上千华夏移民玩家,城堡数以千计,这已经不是一股小小的力量了。
战神之锤一方面利用媒体和论坛,鼓动那些排斥有sè人种的种族主义团体去注意这个事情,另一方面也动员了一些力量去鼓动和参与攻击这一领地的军事行动。
事实上,他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华夏移民跟从时空道标入侵的人已经勾结了起来,就算知道,他们现在面临着三线开战的境地,资源的投入也不会轻易的改变方向,至少,在他们击溃北边的入侵者,夺回另一个时空道标之前,他们不会认真的承认,自己的大陆已经被侵略了。
没错,战神之锤的战略决策是先攻灭北边的入侵者,南边的则依靠浮岛形成防御圈,将可能到来的越界者挡在时空道标的另一边,至于原本的攻击计划不得不暂时停止了。
战神之锤所有的资源正在向着北边倾斜,大量的战船、浮岛和作战人员都在向北调动,一场大海战正在酝酿之中。
不过让他们痛苦的事情也存在,那就是高涨的资源价格,让人想不到的是,越是在国家危急的时刻,这些资本越发疯狂的敛财,似乎打定了注意捞取最后一票一样。
这个zìyóu资本主义的国家,在大厦将倾的时候,他们最关心的不是如何保住这个国家的利益,而是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利益,因为资本是可以zìyóu流动的,因此米国这个敛财工具不在了,他们这些资本还能另造一个别的工具,比如欧萌,就像当初抛弃欧洲一样,现在资本可能会抛弃米国了。
由此也可以知道为什么他们一直仇视华夏了,因为华夏绝对不欢迎他们这些吸血鬼,只是在与华夏持久的战斗中,当他们发现情况不妙的时候,就会坚决的溜走,这也是资本的投机xìng所决定的。
因此,战神之锤现在的情况,也并不像赵伯阳和蒯越等人想得那么好,虽然他们还是占据着海上战船的绝对数量优势,但是在亚特兰蒂斯海域中战斗,最后的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时空道标的另一边,张志远的参谋部从各种各样的情报中发现,战神之锤的目标似乎直指北方的时空道标,现在,他将要在北上支援,或者趁机从南边突破这两个策略中选择一个,可惜,选择的条件还不充分。
“头,蒋钦和华歆将军来了!”
“哦,快请!”
张志远自己也快步的迎了出去,这个时候蒋钦和华歆到访,显然不是来串门子的。
双方见礼寒暄了几句,很快就转入了正题。
“张会长,我们这次来是想就下一步的战略问题明确贵会的打算。”
“我也在为这事踌躇呢,根据我方的情报分析,战神之锤应该在酝酿一次北上攻击周泰舰队的战役,我不敢确定,我们是应该北上永明,与周泰将军一起先彻底毁灭对方的有生力量,还是趁此机会越过时空道标,在南方另辟战场!”
华歆与蒋钦对视了一眼,笑道:“在下正是为此事而来。”
张志远身子一挺,略微向前倾了倾道:“贵军是何打算?”
“周泰将军建议我们趁机突破南方的时空道标,即使拼着北方舰队被打残的的代价,也要将战神之锤的前进基地彻底夺下或者摧毁,如此一来,整个战局将会彻底逆转,敌军将会失去在极西海域的主动权,彻底丧失进攻的力量。”
张志远眼神猛地一亮:“好!非常好!只是,这么一来,北方舰队的损失可能会很大。”
“与获得的收获相比,这个代价是值得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