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74部分


方志文和太史昭蓉与甄翔三人一身便装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太史昭蓉和甄翔脸上略有些疲惫。而方志文则是兴致勃勃的,一边与太史昭蓉轻声的说着上次在平寿的记忆,太史昭蓉不时的笑着点头。一脸的幸福回忆。
方志文突然造访下了孔融一跳,不过更多却是高兴,孔融早就知道方志文返回了密云,也知道他开chūn的时候会来青州一趟,却没有想到方志文就这么悄然的忽然到来了。
将方志文夫妇让进会客厅,孔融脸上一直挂着真诚的笑意,王修也笑眯眯的在一旁陪着。显得心情很好。
“叔治,如今长绪在丰宁郡做得有声有sè,叔治有没有北上幽州任职的想法啊?”
王修笑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孔融就插嘴怨怪道:“志文,有你这样的么?见面二话不说就当着为兄的面撬墙脚啊!”
“呵呵文举兄莫怪,我这是求才心切嘛。”方志文一脸的笑意。完全是一副皮厚不怕烫的架势。孔融无奈的摇头。
“那也不能将为兄的手下都骗走了,北海也是要人治理的。”
“叔治才有千里,在北海不是有些屈才么!”
“你可真是不客气,不过这话倒是没错,叔治却有千里之才,为一方郡守绰绰有余,跟着我倒是屈才了。”
王修忙笑道:“大人切勿如此说,属下愧不敢当!修也有些许才干。也就是能做些普通的文案,哪里当得起两位大人谬赞。倒是徐伟长声名在外、文采飞扬。大人何不请伟长去幽州?”
“哈哈叔治不必过谦,尔之才我心里清楚,伟长也很好,你二人是我左膀右臂。志文,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前来青州又是为了何时?”
“呵呵,”方志文干笑了一声,正sè道:“确实是有事,冀州如今归了袁绍,我道听途说,当时天子南下陈留,许攸曾劝袁绍接天子往邺城,而袁绍推三阻四不愿意,其心如何,天下皆知。”
孔融闻言一愣,随即指着方志文道:“那志文你将天子送往陈留,其心有若何?”
“我?我可是说得明明白白,想要做天子,延续刘家尊荣,那么就放下权力,相反,想要权力那么就要有承担权力的能力,我的想法天下皆知,有什么好隐瞒的。袁绍一边说着尊奉天子绥靖地方,一边却做着改天换rì的美梦,我与他不同。”
孔融轻轻的摇了摇头:“志文,在我看来,这没有什么不同,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为兄也不是迂腐书生,自然知道社稷兴亡自有规则,人力也有尽时。志文若是想要改天换rì,为兄也不会说什么,为兄看重的是百姓是否在这件事中受益,若是,为兄就支持,若不是,就反对。”
方志文笑着摇头,孔融还真是耿直,也不怕这么说会引起自己的不悦,如今方志文的威势非比寻常,连袁绍都只能忍气吞声,而孔融却是言谈无忌。一旁的王修也是既佩服又有些担心。
“文举兄,你弄错了,我确实有可能会改天换rì,不过那不是为了什么改天换rì而改,若是当时天子答应了我的条件你觉得又会如何?与其去做那个没有权力的象征xìng的位置,我更愿意去做一些实事,之所以要改天换rì,是因为幽州如今的政治结构如此,而且其显示出来的活力也说明这种结构是适合幽州的,不能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尊王思想,就将这一切摧毁吧?那才是灾难呢!”
孔融想了想道:“是为兄想差了,那么如果将来中原安定,幽州又何去何从呢?”
“很简单,要么zhōngyāng接受幽州这种自治的状态,要么幽州就会一直游离在zhōngyāng政权之外,听宣不听调。”
这回孔融和王修一起陷入了思考中,方志文还是第一次明确的阐述了对幽州为来的看法,这很重要。
太史昭蓉始终静静的听着,一脸的闲适,没有因为孔融的指责而不悦,也没有因为孔融的理解而高兴,她只是始终坚定不移的信任着自己的夫君。
王修想了一会,忽然开口道:“若是有人武力相迫呢?”
“谁要与幽州为敌,那么我们就坚决的消灭他!若是整个中原与幽州为敌,那么就消灭整个中原刘氏王朝!袁家的二兄弟,还有这天下各方诸侯,怕都偷偷的做着改天换rì的美梦,难道幽州就没有改天换rì的勇气么?”
“可是,这大战一起,倒霉的还是天下苍生啊!”
“我幽州数千万百姓也是苍生,他们的利益不容侵犯!他们的和平安宁没有人可以夺走,谁想要夺走,谁就是幽州的敌人!文举兄,叔治,幽州所作所为,皆是顺应民心而行,幽州何曾主动攻袭过中原?需要生存空间,幽州会向北、向东、向大海寻找,但是若有人在背后捣鬼,幽州的铁骑也不是摆设。”
孔融频频点头,抚须道:“明白了,志文所想无差,为兄倒是误解了志文,志文莫怪啊!”
“怎么会,文举兄赤诚一片,我自然是理解的!”
“呵呵,那就好,刚才尚未说完,志文接着说,此来青州为何?”
“袁绍新得冀州,实力大涨,肯定有南下重夺兖州的想法,而乐安和齐国,恐怕也是袁绍眼中的肥肉。”
王修皱起了眉头:“方大人,这却是为何?如今幽州合一,威势放眼大汉无人可比,袁绍明知青州乃是大人盟友,还敢如此?”
“呵呵,冀州如今就如幽州的屏障,挡着来自中原的乱象,因此袁绍自持幽州对冀州的这点依赖,想要趁机沾些便宜罢了,我担心文举兄没有准备,被他打个措手不及。”
“你不说,为兄还真的会措手不及,如今武安将军在高密,宗宝、宗贝在寿光和临淄,若是袁绍动手,为兄还真是左右支绌啊!”
“呵呵,袁绍什么时候动手文举兄都是左右支绌的,因为文举兄手里的战兵根本就不足,战将也是太少!如何跟袁绍相比?”
“那你还撬我墙角?”
“呃,呵呵所以我来帮文举兄打仗嘛!”
孔融翻了个白眼:“我看你脸皮也没有厚到不来帮忙的程度,呵呵。”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将话题转开:“袁绍南下主要是对付奉先,奉先如今也是咄咄逼人啊!去年奉先挑动冀州局势,就是为了今天与袁绍的一战,只不过奉先想不到韩馥和张角都没有跟袁绍死战到底,如今袁绍不但实力未损,反而还有提高。”
“这里面也有志文的功劳啊,所以志文再来削弱一下袁绍?”
“文举兄何时也jīng通战略了?呵呵,正是如此!”
王修想不到这两个人真是直来直去啊,这种事情毫不掩饰的摊得明明白白的,让王修听得直冒汗。
“这又是为何呢?难道让风险计谋得逞,一统中原不好么?”
“若是奉先得了冀州,奉先麾下有冀州、兖州、并州连城一片,其势必要跟幽州开战,先消除背后的隐忧,再完成中原的统一,那时候奉先实力强横,与幽州的大战将会十分惨烈,而幽州还在进行着跨界战,若是两线开战,幽州也会大伤元气,到时候就便宜了袁术、曹cāo、刘备乃至于董卓,这种事情,我又岂能听之任之。”
“志文真是好志气,奉先率三州之力,也奈何不得幽州么?”
“自然,就算他率三州之力,幽州亦可将之完败,幽州有三千万众,且万众一心,试问天下谁能敌?”
王修闻言不由得有些热血上冲的感觉,对幽州也兴起一股油然的兴趣,孔融也是被方志文的豪情所感,慨然道:
“不论兵甲只论人心,志文当今豪杰也!兄,不如啊!”(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于禁中伏高顺逞威
袁绍平定冀州之后,幽州向无南顾之意,公孙瓒又成了盟军,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却有进击的实力。レ.siluke.♠思♥路♣客レ
经过两个月的调整布置之后,袁绍的大军逐渐的南移,首先是渡河南下支援颜良的文丑军团和张颌军团,这两个军团加入了济北和泰山战场之后,吕布的攻势顿时位置一缓,尽管吕布的骑兵仍然占据着战场上的主动权,但是攻守易势已经是不可避免的现实了。
另一方面,兵力充裕的袁绍也不会放过青州北部的地盘,一来,那里确实是开发度很高的地方,虽然现在人烟稀少,多是异人在活动,但是夺下之后,很快就能恢复生产;二来,袁绍在恒山北的长城边上,被方志文狠狠的羞辱了一番做积郁的怒气,袁绍也想要发泄到孔融的身上。
于是袁绍试探xìng的调动兵马东进,将跟着鲍信一起投靠韩馥,后来却有落在自己手里的于禁给提拔了起来,组建了dúlì的步兵军团,增强到济南国,并命原驻防济南的吕翔配合,伺机攻打临济和高苑。..
于禁大张旗鼓的增援济南,幽州方面并没有相应的军事调动,这让袁绍松了口气,孔融似乎也不认为袁绍有染指齐国和乐安的意图,竟然也没有任何的军事调动,袁绍心下大喜。
立刻下令于禁、吕翔分兵进攻被异人把持的高苑和临济两城。
袁绍大军突如其来,这两个城市本来就没有多少的部队。这种地方不过是玩家小行会、小帮会占据来捡便宜的,玩家互相之间玩玩攻防还行,但是见到大军来攻。立刻就做了鸟兽散。
于禁和吕翔轻松的占据了高苑和临济,袁绍密切注意的幽州仍然没有任何动静,倒是孔融将原本驻扎在寿光的宗贝军,推进到了北边的广饶,作出一副只要守住齐国就满足的样子,这种暗示无疑助长了袁绍的野心。
二月中,吕翔先出兵攻打千乘。似乎相当顺利,几乎没有遭遇像样的抵抗,吕翔就拿下了千乘。见到一切顺利,于禁率军东进,攻打博昌。
一路上聊无人烟,田地尽是荒芜。乡村都已经破败如同鬼域。只有鸦雀成群结队的出没其间,偶尔还能看到野犬狐狸之类的,这曾经丰饶的地方,在战火的摧残下,已经变成了鸟兽的乐园。
于禁原本兖州人,家乡在钜平,如今也跟这里的情景差不多,被黄巾军、袁绍军和吕布军反复的摧残之后。曾经的沃野千里,终也变成了一片荒芜了。
于禁xìng格严谨谨慎。虽然根据情报,临淄的宗宝和广饶的宗贝都不大可能出兵突袭,能给自己制造麻烦的,最多也就是数量和战力都不怎么样的异人部队回来sāo扰一下,但是于禁还是很谨慎,行军中各部都保持好队形和距离,斥候更是撒的远远的,才被提拔城军团长的于禁,是惟恐yīn沟里翻船。
整个白天,部队都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行进,斥候也发现了一些异人部队或者斥候在自己的周围活动,但是并没有大规模的部队活动,这不出于禁的意料之外,如今在乐安郡的战场上,也不大可能出现大规模的部队。
尽管如此,天黑下寨之后,于禁还是很小心的建立了坚固的营寨,布置了大量的jǐng戒,可到了夜里,意外还是发生了。
于禁才睡下不久,忽然被营地四面先后传来的响箭jǐng报惊醒,于禁甲胄都来不及穿,急匆匆的冲出营帐。
“发生何事?”
“将军,西、北、东三面先后发出了响箭示jǐng,似乎有敌人正在接近,从示jǐng的情况看,敌军数量不少,速度很快,估计不久之后就会对我营地形成围攻之势。”
“这大批的敌军从何而来?斥候都在做什么?”
“这”
“好了,如今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立刻令士兵们集结,黑暗之中不要慌乱,如今我军提前发现了敌军的偷袭,又有坚固的营垒可以依托,定能打退敌军的偷袭。”
“诺!”
“传令值守部队坚守营垒,其他部队完成集结之后,按照预定的方案向四面支援,辅兵注意防火防箭,中军谨守辎重。”
“诺!”
于禁的部队训练有素,很快就井井有条的运作起来,营地里人影晃动,不过却忙而不乱。
在营地外面企图偷袭的正是高顺的部队,黄忠部正在向北运动,将会埋伏前来增援的吕翔。
高顺摸到营地外围十里左右,就发现了于禁的明暗哨,虽然高顺很仔细的清理,但是还是被这些哨戒发出了jǐng报,既然已经暴露了,高顺立刻加快了进度,迅速的推进到营地周围,以围三缺一的形式围住了于禁的营地。
高顺尝试进攻了一次,于禁的守御还是很沉稳的,见对方戒备森严,没有什么可趁之机,高顺也不着急,而是将部队放在shè程外,不断的用佯攻加重弩急袭的形式来消磨对手的实力和士气。
于禁吃了两次亏之后,赶紧的将远程武器架好,见到羽箭飞来的方向,就胡乱的用远程武器攻击,虽然不知道战果如何,但是还是能够迫使外面的敌军收敛一些。不过,敌军很快就会重新转移个方向,再次重复着这简单但颇为有效的办法。
于禁知道自己碰上了麻烦了,外面的不是异人的小股部队,也不是青州军那种守强攻弱的部队,而是攻击力强悍的幽州军,这从shè进来的箭矢中就能看出来,箭矢的密度和种类,暴露了外面部队的数量和种类。
让于禁困惑的是,这些幽州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明明幽州一直都没有动静,除非他们早早的就将部队调到了青州,可是,这有可能么?难道他们能够未卜先知不成?
“将军,我们为何不强攻呢?”
发问的年轻将官叫折信,折罗的长子,折罗入了汉籍,就将自己的姓氏定为折,他的长子也改名折信,不过折信从参谋部办的军事学院毕业之后,没有跟着父亲做纯正的突骑兵,而是喜欢上了陷阵营那种沉稳强悍的兵种。
“强攻倒是很简单,这样的营垒虽然看起来坚固,不过在我陷阵营面前还是不堪一击,不过我们这边一发力,黄忠将军那边不就白跑了。”
折信恍然:“明白了,是要等天明,让于禁发出求援信之后再动手么?”
高顺眯着眼点了点头,又轻轻的摇了摇头,折信困惑的看着高顺,想了想忽然高兴的说道:“我明白了,我们来喊话!”
高顺难得的咧嘴笑了,点头道:“明白了就去做吧!”
“诺!”
折信高兴的跑了,不一会,于禁营地四周就响起了喊话劝降的声音。
“袁绍军的兄弟们听着,我们是幽州陷阵营!尔等背信弃义前来攻打青州,如今已经被我们包围了,陷阵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各位兄弟想要活命就扔下兵器出营投降!否则营垒一破玉石俱焚!”
同样的喊话伴随着一阵一阵的箭雨一起洒进了于禁的营地,于禁的士兵尽管训练有素,但是心里还是难免胆怯和惊慌,要知道,他们对上幽州军,几乎是从来没有胜果的。
于禁一边命令一众基层将官安抚士兵,一边心里也在发苦,虽然他更早就知道外面的不是青州军,而是天下强兵幽州军,只是不知道竟然还是幽州军中攻坚能力最强的重弩重装骑兵,这真是不知道该庆幸自己运气好,还是该说自己倒霉了!
面对高顺的陷阵营,于禁心里没底,于是赶紧将战况向上汇报,同时也通报吕翔,让他酌情支援,如果没有援军,于禁对自己的能否突围几乎完全不抱信心。
于禁一边焦虑的等待着友军和上司的回信,一边努力的指挥部队与营地外面黑暗中的强敌对抗,开始的时候,于禁也没有多想,因为敌军的花样虽然不多,但是攻击点却是丰富的很,于禁不得不将全部的jīng力都投入到指挥cāo作中去。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于禁也不由得有些奇怪了,围三缺一的打法是很正常的,一直保持进攻压力也没错,可是从始至终,陷阵营就是在开始的时候尝试xìng的进攻了一次,之后再也没有进攻过,难道自己的营垒很坚固?杀伤很强悍?
于禁可不这样看,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那么高顺不强攻的原因只有两个,一个是他的兵力不足,另一个就是他想要围点打援,又或许兼而有之!
于禁想到这里,曾经一度想要给吕翔去信,让他不要支援,但是又想到如果高顺分兵去伏击吕翔,自己正好可以与吕翔配合,甚至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思谋了半晌,于禁将自己的想法赶紧有写信告诉了吕翔,不久之后,从高苑驻守的军师审配那里也传来了回信,正好与于禁的看法不谋而合,于禁这下子心下大定,只要拖到天明,等到吕翔的部队南下与高顺伏兵纠缠,自己就可以顺势发起反击,堂堂正正的击败陷阵营。
在双方yīn差阳错的默契中,战斗就这么不明不白不咸不淡的持续着,直到东边的天空中出现了一抹鲜红的朝霞,于禁终于收到了吕翔与敌军接触的战报。
“让休息好的部队列阵!擂鼓,大开营门,出击!”(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高顺完胜说降于禁
于禁信心满满的出了营门,然后就傻眼了!
高顺退出了两里,摆下了大阵,看数量,足足的两万人,排成一个品字形的步兵阵,重甲、重弩、长刀、长枪!
于禁知道自己中计了,不过到这个时候再来后悔也没有用了,想要退回营地对方肯定趁势追击,于禁只能咬着牙上了!
不过双方的碰撞是很悲惨的,于禁的步兵足足五万,昨天的夜战中损伤了大概三四千,剩下数千守着辎重,还剩下的四万都出击了,凭借这人数的优势于禁决定三阵齐攻,否则攻其一阵,就必须承受另一阵的重弩。レ.siluke.♠思♥路♣客レ
“列阵,缓步前进,擂鼓!”
咚咚的战鼓声中,于禁的部队踏着整齐的步伐向着面前的钢铁雄师冲去。..
“仰角四十,全shè程抛shè!放!”
“重装,分队齐shè!!”
“前队持盾出刀!二队长枪平放,后队zìyóushè击!”
“轰!”双方的步兵重重的装在一起,仿佛巨浪与礁石的碰撞,溅起的是火热的鲜血和鲜活的生命!
“枪兵,刺!收!刺!”
“前队弩兵zìyóushè击,后队仰角三十zìyóu抛shè!”
“刀盾兵!进!”
‘唰!’重刀如墙如林,猛地挥砸而下。将挡在面前的一切都劈成两段,同时,刀盾兵的重盾猛地向前一撞。重重的向前踏出了一步,同时一起开声吐气。
“杀!”
“枪兵!进!平刺!”
“刀盾兵!进!”
“杀!”
高顺的弩兵不但遮断了于禁后续的进攻,还让于禁在后队的弩兵无法全力展开攻击,而重步兵的步步紧逼,每一步都摧毁了于禁部队的一点士气,在这种步兵对阵的状态下,还能步步向前。那种压力和威势,绝对能摧心夺魄。
当于禁的前队士气一泄的时候,高顺的技能齐shè准时的到达。轰然爆开的技能彻底击溃了于禁的士气,前队的士兵转身逃跑,恐慌的情绪如同雪崩一样的蔓延到后队,兵败如山倒!
于禁拼命的砍倒了几名逃跑的士兵。但是他已经没有办法力挽狂澜了。于禁的卫兵想要裹挟着于禁撤退,但是这些有战马的人在步兵中实在是太显眼了,随即被重弩兵盯上,于禁的卫队几乎都死在重弩之下,于禁自己则被武勇的折信追上,jīng于马术的折信没费多少力气就将于禁给打下战马,随后被追击的士兵给绑了。
战斗持续了半天,到中午十分。高顺已经在于禁的营地里吃午饭了,跟他一起的还有方志文和太史昭蓉、甄翔。
战斗的时候方志文的部队一直在后面看着。陷阵营的战斗越来越简洁犀利了,特别是基层的指挥,简直是如臂指使,方志文对陷阵营很满意。
当然,高顺的对手于禁也不错,在指挥和训练上都不错,差的只是战力,这点没有办法,轻步兵与重步兵战斗,肯定会悲剧的,何况高顺不管是攻防属xìng、将领加成、统帅加成全部都占着优势,如果还打不赢那才叫奇怪呢!
正在准备着烤肉的方志文让人将于禁带了过来,于禁看着围火而坐的数人,眼神落在方志文脸上,猛地一惊。
“坐吧,边吃边说。”
“你,你是征北将军?”
“是啊,你认识我?”方志文也不由得有些惊讶,自己的印象中应该是没有见过于禁的,要知道方志文的记xìng可是好的出奇的。
于禁拱手为礼,一边答道:“末将随鲍信大人讨董时,远远的见过一次。”
“哦,你还参加过讨董之战?”
“那时末将还是个队官呢。”
方志文笑着点了点头,招手道:“坐下,坐下,你这么站着我还要仰着头说话,多难受。”
“呃,末将失礼了。”
于禁说完,坐在了火堆边上的小马扎上,一边的高顺、甄翔只是扫了他一眼,点点头,折信却嘿嘿的诡笑着,于禁有些尴尬,太史昭蓉好奇的看了一眼之后就继续帮着方志文烤肉。
看起来,大家似乎对于禁的存在一点戒心都没有,于禁倒也真的很老实,别说他没脸动手,就算他真的想要动手,这里的人也没有一个他有信心能战胜,这种无聊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好。
“你的表字是文则吧?我就叫你文则了。”
“将军请随意。”
“今天这一仗你虽然败了,不过非战之罪,这其中的原因很多,你若是不败反倒奇怪了。不过,从今天这一战中,我看得出你掌军的能力很强,士兵的士气能够维持这么长时间的高昂状态也说明你善于练兵控军,整体战术判断和实施都很准确坚决,文则是一个优秀的将领无疑。”
于禁的老脸一红,低头道:“将军谬赞了,末将是败军之将,何敢言勇。”
“呵呵,不以成败论英雄嘛!我看好文则,文则可愿意改换门庭?来我麾下效力?”
“这”
“切,别跟我说你忠义啊,随着鲍信投了韩馥,如今鲍信大人去了定陶效忠天子,你却在袁绍麾下。”
甄翔撇了撇嘴低声说道,一边吹着手里的烤肉,连头都没抬,装作一副自言自语的样子,让大家心里不由得窃笑。
于禁则尴尬的满脸通红,他留在袁绍阵营的原因是很复杂的,固然有家人安全的缘故,但是他自己想要建功立业。光耀门楣的想法肯定是有的,因此甄翔也没有完全说错。
其实于禁还是有底线的,至少他的留下是鲍信首肯的。至于鲍信为何要去投吕布,自然跟想要给乃弟报酬有关系,所以他也是私心大于公心,自然也就不好强求于禁,只是这些事情外人是不会知道的。
“吃你的烤肉,然后少说话。”
“哦!”
“呵呵”
方志文瞪了一眼甄翔,认真的看向于禁道:“如何?我的建议文则好好的考虑一下。如果真的不愿意,我就放你回去,只是你如今新败。可能会承受袁绍的怒火。”
“将军如何知之?”于禁抹掉心里的羞惭尴尬,半是转移话题半是好奇的问道。
“你觉得袁绍为和会在攻打吕布的关键时刻,忽然又朝着青州使力?这不是很奇怪么?”
“这”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袁绍他不服气!他在恒山脚下觉得受辱了。却没有办法找我出气。所以想要在青州孔文举的身上找回面子来。”
“这这怎么可能!”于禁惊讶的说道,兵法有云:主不可怒而兴兵!难道袁绍身为主上,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么?可是,方志文说法似乎也有道理啊!
“这就是事实!因此,如今你不但没有帮袁绍找回面子,反而丢了更大的面子,袁绍岂能容你,况且吕翔是袁绍老将。因你之故被我军伏击而死,袁绍心里又会如何想?”
“这吕翔将军兵败身死了?”
“对。有我的军师和大将黄忠亲自出马,为的就是全歼吕翔军。”
于禁的脸sè煞白,如果真是这样,方志文的猜测可能都会成为事实。
“将军,高顺将军和黄忠将军的部队是何时南下的,为何袁公会不知道?”
“渤海解冻时高顺就南下了,我和黄忠是连夜登船秘密南下的。”
于禁脸sè一变,心里一阵阵的发凉,对于幽州军,于禁原本就受到袁绍部将的影响,觉得有种无法抵抗的感觉,如今看来,双方不但是战力不如,更重要的是在战术战略上的差距也很大啊!
“将军早就算准了袁公会攻打青州?”
“这么简单的事情很难想么?何况孔文举是我盟友,我自然不能让他承担风险,所以就算是白跑一趟也是应该的,你说呢?”
于禁叹了口气,诚恳的说道:
“这,将军仁义无双,末将敬服!”
方志文摆了摆手,递了一块烤肉给于禁,于禁赶忙接过。
“说这些空话也没有意思,怎么样,文则是否愿意改换门庭?”
“这,且容末将思之。”
“呵呵,我明白,你是担心家人的安全,这点你不用担心,若是你同意,就让你的家人到邺城的甄家商社,或者祥云商社去,给袁绍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如何。”
“可,可是万一”
“放心,我给袁绍开出一个以乐安换取你一个人的条件,还有所有的俘虏都可以还给他,袁绍的面子有了,自然就能下台阶了。”
“这这”于禁惊呆了,方志文用一个郡去换自己一个人,这个赏识之情可真是让人有些感动了。
更重要的是,幽州现在怎么看都比袁绍有前途啊!所谓良禽择木而栖,于禁的初衷可是为了光耀门楣的,在密云,有一个如此赏识自己的主公,有强大的实力后盾,似乎这个理想更容易实现吧。
于禁从小马扎上站起来,单膝跪地,拱手低头道:“得主公如此看重,末将心下惭愧,主公厚意,末将不敢不领!”
“哈哈哈,起来,起来,好,好啊!我又多一员大将了!定远,去拿点酒来庆祝一下!”
“恭喜主公又得大将!”
“哈哈”
“主公,有酒喝为何不叫我?!”
随着声音传来,郭嘉步履轻快的走了过来,将后面的黄忠甩开了几步,脸上的兴奋毫不掩饰。
“这个酒鬼,闻到酒味就来了,来来,奉孝、汉升,给你们介绍于禁于文则,咱们幽州的又一员步兵大将!”
于禁(字文则):步将
所属:方志文
等级59(燕国都尉)
统帅:82
武力:84
智力:72
政治:60
魅力:62
忠诚:90
特长:步兵专jīng
武将技:奋战,斩将,鼓舞,决战,步兵阵
个人属xìng:
力量:85
jīng神:55
敏捷:78
体质:1250
内力:1200/1200
战技:基础刀术系列,斩月,断岳,追魂
特xìng:坚韧
内功:中阶内功(十三层)(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陈琳出使兄弟联手
洛阳城虽然重建得美轮美奂,甚至连皇宫都有(谁住呢?),不过洛阳城里确实没有以前那种一国之都的氛围了,热闹程度也颇有不如,连玩家的数量都下降的非常大,相反,另一个西都长安,则越来越热闹。レ.siluke.♠思♥路♣客レ
若不是洛阳城里还是袁术的老巢,若不是洛阳城里有许多巨型副本,洛阳城甚至比襄阳、谯县还不如。
陈琳坐在马车上,透过打开的车窗,看着这个自己曾经生活过相当一段时间的故地,不由得有些感慨,颇有些物是人非的感慨。
袁术没有在府衙接待陈琳,因为陈琳是以私人信使的身份到来的,代表着袁绍这个兄弟,袁术虽然对袁绍甚是厌恶乃至于仇视,但是在外人的眼里,他们毕竟还是亲兄弟,再怎么样也要在外人的眼里做一个样子。
陈琳山长水远的跑来,显然不是来走亲戚的,袁术自然也明白这点,因此请了杨弘来作陪,看看自己的这个兄弟到底又想搞什么yīn谋诡计。..
双方客客气气的见礼毕,分宾主坐了,陈琳呈上袁绍的亲笔信,袁术接过很快的看了一遍,然后递给了杨弘,杨弘不客气的接过细细的读了。
袁绍在信中很是恭维了袁术一番,说是袁术主掌司隶,积聚人望,颇有去旧鼎新的气象,如今冀州初平,南望中原,却见吕布其势汹汹,竟然有并吞中原的气象,此贼挟天子以令诸侯。兼又武勇豪强,此贼一rì不除,中原难有安rì。如今袁氏当兴,三兄弟更是应该并力齐心,为天下除此强贼!
说到底,就是要联手围攻吕布,袁绍又分析了吕布的现在面临的情况,南边的曹cāo、东面的张宝,西边的袁术以及北边的袁绍和公孙瓒。这些都是吕布誓言要为朝廷铲除的豪强军阀,如今只要袁家兄弟联手攻打吕布,其他诸侯必定不会坐视袁家兄弟瓜分兖州。势必会形成围攻吕布的情况,吕布虽强,奈何与天下为敌?
“孔璋,本初的信本官看了。本初如今与吕布势成水火。彼此之间必有一战,说得天花乱坠,也不过是想本官出兵助他而已,与本官有何益处?”
陈琳淡淡的一笑:“大人,不说大人与我主原本就是一家,原本就应该有同仇敌忾之心。且容在下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说说这事于大人有何益处可好?”
“哼,孔璋且说!”袁术微微哼了一声,表示对什么一家人和同仇敌忾的不屑和不满。
陈琳并不在意。
“正如大人所料。我主与吕布这一战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吕布不见容于我主。大人试想,如今吕布手中握着几乎整个兖州,大半个并州,若是此战吕布得胜,我主败亡,则冀州尽归吕布,吕布挟三州之力,公孙瓒之流岂有生存余地,青州孔融、泰山张宝,以何相抗?若是上党、河内尽归吕布,大人便是吕布下一个目标了,这点也不容置疑,大人以为然否?”
“这”
“孔璋所言甚是,请继续。”杨弘捻着山羊胡子悠悠的插了一句,将略感尴尬的袁术解救了出来,袁术感激的看了一杨弘。
陈琳含笑点了点头,继续道:“反之,若是我主侥幸得胜,将来兖州、冀州尽归我主,彼时我主雄踞冀州、兖州,连克强敌,而大人坐观虎斗一事无成,在下说句不好听的话,将来袁家谁说了算?”
袁术的脸sè变了,若是真如陈琳所说,那是天下人恐怕都认为袁绍英雄袁术无能了,到时候真要两兄弟对阵,来决定谁主中原,自己可是连一点底气都没有。
“孔璋似乎忘记了一个可能xìng,那就是贵主与吕布两败俱伤。”
“呵呵,广起之意是要等到两败俱伤之时,大人再奋起雄兵一举而定兖州?”
“有何不可?”
“哈哈广起这心思并无不对,可是,却有些视天下人如无物了?那个时候,这等好事为何会轮到大人得手?难道曹cāo、张宝、公孙瓒之流都是木头么?或者说,从以往的事情上能够看出,曹cāo等人毫无进取之意,也无窥伺中原之心。”
陈琳的笑声犹如一支支的利箭,shè进了袁术原本就不甘的心里,扎得他浑身直冒冷汗,觉得有些如坐针毡的感觉。
事实上,袁术对阵曹cāo是一路败退从无胜迹,当然,那也是战略上的举措,不能全都认为是袁术战力不济,但是从无胜迹也是事实,若是将来真的等到吕布与袁绍两败俱伤之后群雄起而分之,恐怕以曹cāo之能,能落进袁术手里的也不会有多少了。
袁术看了一杨弘,杨弘还是不动声sè的慢慢捻着胡须,似乎听得津津有味,一点也不着急,袁术叹了口气,杨弘虽然是自己的心腹,不过毕竟不是自己,不能体会自己那种既尴尬又羞窘的感觉,还有更多是不甘,与袁绍对比而产生的不甘。
杨弘瞄了袁术一眼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即便如此,我方也不过是分多分少的问题,若是早早的入局,怕是一个为他人做嫁衣的下场吧!”
“原来如此,在下南来之前,我主曾说,公路自幼聪慧,任侠决断,只是年纪越大,行事越是谨慎,竟有些畏首畏尾,如今看来,却原来真是如此。俗话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今天下汹汹、逬力逐鹿,广起却能坐看元卷云舒,等着成熟的果子落进自己的手里,而不是奋力进取,在下真是佩服之至,佩服之至啊!”
陈琳的一番作态连养气功夫极好的杨弘都有些气怒难忍,更不用说早就被撩拨得羞愤不已的袁术了!
“放肆!”袁术一巴掌拍在案台上,发出一声巨响,脸上的神sè更是黑的吓人,上位者之怒,还是很有些威势的。
“本初让孔璋前来,就是说这些挑拨之词的么?若是如此,孔璋不用费心劳神了,该当如何做,本官自有主张,不劳本初费心,回去转告本初,我袁公路才是袁家正朔,袁家百年基业,怎么会落进一个庶子手中,徒惹天下人耻笑!广起,代我送客!”
说罢,袁术怒而退去。
陈琳赶忙行礼,却是一分失礼也不愿意,杨弘压下心里的怒气,对这个当着自己的面揭开袁术伤疤的家伙,杨弘是又佩服又厌恨,可惜事已至此,杨弘做暂时也没有更多的办法,只能看看袁术火气稍消之后,能不能再加以进言了。
“孔璋真是好一张利嘴啊!”
“不敢,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陈琳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笑容,竟然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自古文人相轻,诚如是!
杨弘气极而笑,摇了摇头伸手肃客:“请吧,陈大人!”
“呵呵,不敢,您请!”
杨弘没有能等到袁术消气,然后再加以进言,陈琳这个家伙就已经在洛阳城里到处放风,再利用满城玩家发布任务,流言蔓延得比闪电还快。
陈琳是要告诉各方在洛阳的座探间谍,袁绍来联合袁术了,准备全力攻伐吕布,并吞兖州,至此之后,冀州、兖州、司隶都将会是袁家的天下,至于到时候谁说了算不要紧,反正是袁家锅里的肉。
这个谣言是说给别的诸侯听的,杨弘倒也没啥好说的,这种事情见仁见智,不一定人人都会信,尤其是这种事关生死的大事,最多也就是半信半疑,但是陈琳还散播着另一种说法,却让杨弘又是气又是无奈。
如今洛阳城里还流传着另一个截然相反的说法,那就是袁绍派了陈琳来联络袁术,两兄弟相约合攻吕布,瓜分兖州,谁知道袁术竟然害怕袁绍功高难制,断然拒绝了合作的要求,想要坐看吕布与袁绍两虎相争,全然不顾兄弟情分,如此作为,真不知道袁术是过分贪婪还是实在胆怯!
一听到这个流言,杨弘就知道事情要遭!
果然,第二天,袁术就召集众臣,公开声明已经与袁绍相约进攻吕布,下令立即开始进行战争准备,争取以雷霆之势,一举拿下陈留和梁国。
事情到了这一步,杨弘也只能徒呼奈何了,在这一次的比拼中,杨弘完败给陈琳了。
吕布军威无两,杨弘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让袁术采取首鼠两端的做法,既然要打,那就真的得出全力,两军争战,最忌战心不坚,否则更容易被吕布反噬。
至于能不能打赢,杨弘不敢说,能不能真如陈琳所说的形成诸侯围攻吕布的局面,杨弘更是不敢保证。
吕布战胜袁绍的后果可怕人人都知道,但是袁家兄弟战胜了吕布的后果也不是什么好事,诸侯们不可能不明白这点,因此,陈琳的话里多有虚夸之词,杨弘最担心的就是有人趁着这个机会来扯后腿。
特别是吕布现在手里还有个小天子呢,若是吕布假借诏旨,令诸侯群起而攻之,到时候袁术恐怕是偷鸡不成反倒送了小命啊!
不,这不是可能,而是肯定,吕布一定会如此做的,关键是周围的诸侯如何想,特别是董卓、刘备和曹cāo!
局势已经很糟了,杨弘有种看着大厦将倾却无力挽回的感觉,或许,在这种时候,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先灭
免费电子书下载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