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72部分

吕布的意思。
于是,在河南济北到鲁郡这一条战线上,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吕布的部队围攻颜良防守的坚城,想方设法的要消灭颜良的有生力量,颜良却是死都不出城,有本事你就攻城,城防被毁得差不多的时候颜良的骑兵就想办法来接应部队撤退。
随着颜良的逐渐收缩,每一个城市里面将会聚集更多的部队,吕布的攻击也就变得更加困难,这种压缩式的打法绝对不是吕布想要的,他是没有办法,颜良实在是太稳重了,绝对没有一点点的冒险jīng神。
“将军,想要打破眼前的局面,就必须将整个战线一举破除,最后的办法就是在敌军侧后或者腹地另开战场,是其防线失效,在敌军重新调整的过程中,寻找更好的战机。”
庞元的话吕布很赞同,可是纵观整个战场形势,这种打破僵局的契机真的存在么?除非张宝肯发力,从侧背猛击济南郡。
但是这显然不大现实,首先东海和城阳郡的战斗会拖住张宝的脚步,另外,济南郡被袁绍经营了相当的时间,城防和部队方面都更加的强大,张宝想要在济南方向取得进展,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
“复庆,你说得倒是轻松,问题是,哪里有这样一个地方,能够让我们轻松的将颜良的布局打破?”
庞元苦笑了一下:“是啊,方法很简单,但是实施起来却很难,如果我们能够通过黄河进行兵力投送还有这个可能xìng,可惜”
赵浮的水军现在勉强能够在延津到东阿这一段很长的河道上完成防御和jǐng戒任务就很不错了,想要具有河道的控制能力和投送能力,那是不用妄想的。
吕布摇了摇头:“如果可以实现的话,复庆的意思是攻打历城?”
“是的,如果仔细分析地形就可以发现,实际上济南与济北、泰山等郡连接的要点就在历城,虽然从泰山郡也可以直达济南,可是那些都是山路,甚至要翻山,适合大部队行进和补给的道路,只有历城到卢县这条道路。”
吕布略微兴奋的接口道:“如果我们打下了历城,则济南与济北等地的联系就被切断了,这种事情颜良是没有办法接受的,因此必会疯狂反扑,重新拿回历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局面就活了?”
“正是!可惜啊!”
庞元死死的盯着地图,十分不甘心的继续冥思苦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啊,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实施么?
“如果我们能够像异人那样乘坐邮驿就好了,可以将部队分批运送过去。”
庞元笑了:“那是不行的,阵营不同没有办法使用邮驿等等,似乎真的可以啊!”
吕布大喜,身子不自觉挺得笔直,目光紧紧的定在个和庞元问道:“真的可行?!”
“呃,不是我们运送部队,而是真的用异人的部队。”
“异人的部队?铁军?宋虎峰?可是他们也是我们阵营的”
庞元得意的笑了:“不一定要真的去啊!只要有这种可能xìng就可以,我们知道那是假的,敌人未必知道,当颜良得知铁军出现在历城附近,而将军的部队也行踪不明的时候,颜良会怎么想?”
吕布想了一下道:“向卢县增兵,想方设法的保住历城,甚至围歼孤军深入的铁军或者是某家的部队。”
“正是!我们需要的就是他们动起来,如果我们早有准备,就可能在卢县外围伏击前来增援的部队,如果成功,则历城局面会显得更加危急,这么一来,这个局就成了!”
庞元得意洋洋的笑了,这个虚虚实实的计策,确实非常的巧妙,而且即使失败了,也毫无损失,但是一旦成功了,颜良的整个战略布局不但会被全部打破,甚至有可能真的被吕布将济南和济北割断,整个战局可能会全面崩溃
几天之后,颜良从各方面的情报中发现,铁军正在黄河附近的港口集结,而且有消息表明,铁军准备借助那些异人的商船,化整为零向黄河下游运动,目标很可能是历城。
同时,原本在东阿到谷城之间活动的吕布本部忽然失去了踪影,有报告说在平yīn和肥城之间,似乎有大规模的骑兵活动的迹象。
种种迹象显示,吕布很可能正在谋划偷袭历城,如果铁军真的能够被化整为零送到历城附近,而吕布又成功的完成了穿插的话,历城真的有可能被攻陷,而历城一旦被攻陷,济南和济北的联系就彻底被隔绝了,这个结果颜良绝对不能接受。
于是颜良赶紧从汶阳连夜赶往卢县,并且将在汶阳的步兵守军撤往巨平,进一步的收缩紧兵力,同时也为围歼吕布孤军深入的部队做准备。
当颜良距离肥城还有数十里的时候,就遭到了吕布的埋伏,原来吕布出现在肥城以北的情报都是烟幕,吕布的部队一直在肥城以南躲藏,目标从始至终都是颜良的援军。
颜良被吕布突袭,本来就战力上就略有不如,又被打乱了阵型,士气也在狂降,颜良知道这仗根本就没法打,颜良只能尽量的用断尾战术企图摆脱吕布的纠缠,然后自己带着亲卫没命的逃跑,他不是怕死,而是担心自己挂了之后会令整个河南的战局陷入没有指挥的状态。
但是吕布憋了很久的怒气却不容颜良躲避,从一开战,吕布就盯紧了颜良,见到颜良脱队奔逃,吕布立刻催动赤兔马狂追了下去。
颜良不时的回头,只见吕布一人一马如同神魔降世,方天画戟仿如一条亮闪闪的光龙,红sè的赤兔仿佛在水面飞行一样,划开挡在他们面前的所有障碍,激起的血雾向着两侧飙飞,场面即壮观又骇人。
颜良拼命的打马,不过战马的速度差距显然不会因为他焦急的心情就能改变,颜良身边的亲卫见状,毫不犹豫的分出骑队前去阻挡,其他人则拿起强弩,回身猛shè!
只不过,这些措施都收效甚微,最好的结果就是在吕布的手脚部位的铠甲上挂上一箭,只不过这不痛不痒的shè击,除了能让吕布的杀气更加旺盛之外,毫无其他作用。
颜良跑着跑着,却发现自己身边的亲卫已经都不见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颜良心里羞怒如涛,直觉的心口被一股火辣辣的东西堵着,脸上憋得通红,只是,为了大局,一切都是为了大局!!
忽然,背后传来一声惊雷似的爆喝!
“无胆的颜良休走,吃某家一戟!”(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袭取伯乡打破僵局
颜良这个时候再跑也没有意义了,只能回头挺枪,却见吕布的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距离还很远呢,手上的长戟就直刺而来,这明显的够不着嘛。
“加速!”
赤兔马好像忽然虚化了一样,颜良顿时感觉到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那股子杀气真是深人骨髓啊!
“加速!”颜良也是一声大吼,坐下的名驹也猛地向前突进,同时颜良手里的长枪由下向上挑击在吕布的方天画戟的横枝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但是,吕布的方天画戟只是稍稍的向上偏起,然后又凶猛的向下点刺,颜良的手臂却被震得酸麻不已,好大的力气!
“再加速!”
..
这才是赤兔马的价值所在,连续加速技能,绝对是PK单挑的必杀绝技,颜良的战马还没有从加速状态脱离,赤兔马已经进行了二次加速,在旁观的庞元眼里,吕布的战马化作了一片虹影,在虹影的最前方,是一个耀眼的光点。
“喝!”
颜良大吼一声,双手握枪,在最后关头横档在吕布的画戟前面,准确的格挡在画戟的小枝上。
“当!”
一声响亮的撞击声,颜良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双臂的肌肉似乎都失去了感觉,整个人有肿胀起来的感觉。
“给我起!”
吕布大吼一声,直接将颜良整个人从马上挑了起来。随后,吕布手里的画戟忽然幻成连串的虚影,一瞬间就向着身在空中的颜良猛刺了无数下!
“叮叮嗤嗤”
颜良的身体仿佛被这些虚影给撞飞了出去。眼力好的人还能看见看漫天的细细血雾,半晌之后,颜良的身体轰然砸在地上没有了声息,随后化作一片白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哈哈”吕布仰天畅笑,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啊!
“敌将已死!投降不杀!”
颜良的死给河南的战场上带来了严重的影响,趁着颜良刚死,部队暂时失去了指挥。庞元立刻发动了全线攻击,重点自然是卢县,不过。驻守卢县临危受命的高干很给力,居然将卢县硬生生的守住了,同时高干向各城传达了全面收缩的命令,要求各城据城死守!
结果。颜良军完全收缩进了大城市。躲进平yīn、肥城、巨平和奉高这几个大城市里,其他的小城和堡寨全部放弃,连收缩不及的人口都不要了,打定了主意要跟吕布血拼。
至此,鲁郡全部被高览占据,泰山郡则基本上被张宝占据了,济北国的大部被吕布攻陷,颜良的部队死守济北东部和泰山北部。兵力已经极度收缩,每座城市内的兵力几乎都让庞元头疼。
可惜的是吕布没有能够及时攻下卢县。否则局势又会不同,自己还是小看了袁绍军的战力,小看了高干的能力。
袁绍接到战报沉默了半晌,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激怒的神情,相反,还写信给颜良劝慰于他,并令颜良尽快返回河南前线,同时袁绍又下令文丑开始执行突击计划,从这个命令上看,袁绍还是被吕布给刺激了。
文丑接到命令,立刻发布了大量的清剿任务,自己的部队也混杂在异人的部队中出了襄国,在周围清剿黄巾军的游击部队,只是到了夜里,回城的文丑部队,其实数量已经不对了,这点倒是被绝大多数的人给忽略了。
文丑的jīng锐突击部队当夜向北急进,绕过被公孙瓒佯攻的中丘,直取更北边的伯乡,伯乡是廮陶到巨鹿之间的重要中转点,这里也是有黄巾军重兵驻守的要地,守将是白波
开战以来,巨鹿城内的气氛还算是高涨的,毕竟战争刚刚来开大幕,惨烈的征战虽然让不少的异人遭受了沉重的损失,但是,更多的异人却从中获益了,或者是得到了不菲的战利品,或者是得到了可观的功勋值。
不管是出于兴趣还是对收获的预期,玩家们的情绪还是很高昂的,这种情绪也不知不觉的感染了原住民,虽然巨鹿城外战况激烈,虽然不断的有不好的消息传来,虽然公孙瓒突然攻打中丘让巨鹿侧后受到威胁,但是巨鹿城内士气仍然高涨。
只不过,这种看似胜利在望一般的高昂士气实际上是很空幻的,而事实上,坏消息正在不断的传来。
昨天从兖州传来了好消息,颜良被吕布击败,甚至还挂了一次,吕布和张宝趁机展开了全面的进攻,将颜良军团紧紧的压缩在济北国东部和泰山郡北部的狭窄地区,眼看着颜良军团形势岌岌可危,甚至可能完全丧失河南的土地。
只不过,张角等人还没有来得及庆祝,今天早上又传来了坏消息,伯乡遭到文丑的突击,虽然驻守伯乡的白波尽责尽职,关键时刻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在被对方突袭拿下了一个城门的情况下,利用街垒和民居打巷战,居然将文丑给堵在了城门附近,并且及时动员城内的信众在稍后一点的距离上,一夜之间堆砌了一个新的城墙。
尽管如此,伯乡遭到攻击是实情,伯乡的情况危急也是实情,不管伯乡是否能够继续的坚守下去,随之而来的战线推移是肯定的了,巨鹿已经逐渐的演变成了一个孤岛的局面。
放眼张角的领地,如今是四面受敌,距离伯乡最近的中丘和廮陶都正在遭受攻击,显然是不可能有援军的,至于赵国的郡治房子城方面的也难以抽出援军,因为张角担心在乐平郡的公孙瓒再来个回马枪,趁着房子空虚一举夺占赵国,那才叫完蛋呢!
张角的道宫中,参与会议的人不多,大部分的将领都领兵在外,而能够协助张角决策的只有张燕、刘雁和赵爱儿。
“师尊,袁绍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加快战争的进程,这也是吕布在河南取胜带来的直接后果,袁绍的意志很坚决,那就是宁愿丢光了河南的地盘,也先要将冀州的事情一举解决,这个想法很容易理解。”
张角点了点头,目光中很是沉重,袁绍的意志越是坚定,对黄巾军来说事情就越发的麻烦,看来这次袁绍是下了狠心决定彻底解决冀州问题了,事实上当幽州迅速的完成易帜之后,冀州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是啊,幽州完整了,冀州也必须要完整,否则怎么能够抗衡实力强横的幽州,为师现在明白了,冀州的未来其实不是由冀州决定的,而是由幽州决定的,由方志文来决定的,似乎很早以前就是这种局面了。”
张角的话让大家沉默了下来,这话没法接。
“师尊,”迟疑了一会,刘雁还是开口说道:“还是先看眼前的事情吧。”
张角摇头:“不,不,眼前的事情是由未来的事情决定的,除非我们有改变眼前战局的能力,否则更应该遵循大趋势的动向,顺势而为。徒儿,你不是一向主张战略的主导作用么,现在正是重新审视我们战略方向的时候了,而不是埋头苦战!”
“师尊”
刘雁低下了头,事实上刘雁又岂会不知道这个道理,问题是当韩馥骤然倒下,袁绍逼方志文表态的时候,整个冀州的局势变化就超出了刘雁和张角的控制范围了,这种失控的局面刘雁没有办法把握,只能先打一仗,用战争的结果来分辨未来的走向。
张角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战争潜力还是不如袁绍,这也难怪,我们兴起才多少年?而袁家和冀州世族经营了多少年?当战争变成了双方潜能的比拼时,我们的弱点就彻底的暴露了出来。”
赵爱儿抿了抿嘴道:“师尊,只要坚持打下去,袁绍也会被我们拖垮的!”
张燕也开口道:“不错,只要我们让袁绍知道想要一统冀州,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时,袁绍或者能够停下来,重新审视这场战争。”
“不可能了!”刘雁摇头:“现在袁绍是骑虎难下,若是袁绍停战,我们势必会反扑,最终形成围攻袁绍的局面,因为依靠我们如今的地盘根本就不能养活那么多的百姓。而且袁绍已经付出了几乎全部河南地盘的代价,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退缩,即使是碰得头破血流,现在袁绍也只能赌自己能完胜!”
张角摆了摆手:“这些为师都明白,为师想问你们,有什么办法彻底的摆脱这种被动的局面,我军与袁绍的死拼,最终不管是谁得利,首先不会是我军得利,既然这样,为何我们还需要死拼?”
张角的问题将张燕和赵爱儿给问住了,是啊,既然没有利益,为何要打呢?
刘雁苦笑道:“我们只是为了生存,何谈利益,利益在袁绍那边。这是一个局,由吕布和方志文主导的一个局,当袁绍、韩馥和我们都入局之后,事情的发展就像是被安排好了一样,除非我们能够跳出这个局,否则,我们就只能为了生存而跟袁绍死拼到底。”
张燕的脸sè变了,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可真是难受,但是,自己却连看破大局的能力都没有,更别说跳出棋局的能力了!
自己还是太嫩了,可眼下该如何破局呢!?(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四十章广平城破巨鹿告急
“徒儿,既然知道身在局中,又可有破局之法?”
张角接口问道,神情显得有些意外的平静,刘雁好奇的看了张角一眼,莫非张角已经从这个乱纷纷的棋局中,看到了破局的关键所在?想到开始的时候张角反复强调方志文的作用,刘雁不由得若有所悟。
“师尊,破局之法不外乎两个途径,一种是勇猛jīng进,以力破局,既然局非我所设,想要破局就要打破棋局本身,打乱棋局固有的结局,只是这一局不管是我军胜出,或者是袁绍得胜,都很难说打破了棋局,这两种结局或许本来就是在他们的预计之中。”
“换而言之,想要破局要么是不打了,要么是一方完胜?”
刘雁冲赵爱儿点了点头:“另一种破局的办法就是投降,我并非是说实际意义上的投降,而是主动向设局者认输,既然反复挣扎之后还是落进了设局者的毂中,那么还不如直接跟设局者讲条件好了,我方愿意付出些什么,换取我方顺利的脱离棋局的机会。”..
“脱离棋局的机会?”张燕瞪大了眼睛问道。
“是的,脱离棋局的机会!我是这么认为的,对于冀州的未来,或许有人认为不应该是一个残破的冀州,然后被吕布轻松收拾,吕布若是据有并州、冀州、兖州,加上兵威赫赫和朝廷的大义名分,不但我们不能接受,还有很多人不能接受。或许,这就是我们唯一能够全身而退的一个机会。”
张角低垂着眼帘,不置可否的抚着花白的长髯。赵爱儿的脸上神sè变换,似乎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再看张燕,却见他的脸上满是不甘和屈辱。
是的,屈辱!这个选择其实就是一个无能的选择,是在逃避,正如刘雁所说。是投降!虽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投降!可是这有区别么!
只是,张燕就是再有不甘和不服,奈何黄巾军的实力在哪里摆着。除非黄巾军能够完胜袁绍,否则不管输赢,冀州都可能将会是吕布盘中餐,这种结局张燕也一样不能接受
“子远。张角亲率大军前往伯乡支援。这个是什么意思?”
袁绍笑眯眯的问道,语气里难以掩饰的有一丝得意,密令文丑突袭伯乡的确是神来之笔,这不仅仅是战术上的破局,更是战略上的破局,是向张角准确的传达了坚定的战略意图的一招,而张角似乎也准确的领会到了袁绍的意图。
张角亲率援军回援伯乡,其实变相的消弱了巨鹿的守军。说明黄巾军已生退意,巨鹿之战的天平正在慢慢的向着袁绍倾斜。
“本初。可能正是你所需要的意思,张角回援伯乡,说明他没有孤注一掷的决心,因此才会力保后路,张角心生怯意,正是我军并力攻城的时机。”
袁绍哈哈大笑:“好!既如此,就下令全力攻城,以昭示我军必取巨鹿的决心!”
许攸笑着点了点头,眼神却更加的沉凝了,张角的行为很奇怪,这个时候张角亲自赴援,这个意味实在是有些太过明显了,事实上支援的事情又何须张角亲自去呢?这么一来不是反而示弱于敌了?难道张角有什么yīn谋?
可是,这里面又能有什么yīn谋呢?张角是实打实的率兵北上了,巨鹿的守军确实减少了,将士的士气也难免受到影响,这会对袁绍有什么影响?又会有什么陷阱?
许攸虽然有些疑惑,但是也没有在这个时候继续给袁绍泼冷水的想法,而他的怀疑其实一点根据都没有,只是稍微觉得有些奇怪罢了,又或许,其实是张角怕死,所以先跑了也说不定呢。
袁绍披挂整齐,亲自督阵开始了猛攻广平的战役!
伯乡遭到文丑突袭危在旦夕,张角北上赴援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巨鹿和广平,城内的信众和军队并未受到什么影响,但是情绪化严重的玩家们却纷纷嘀咕了起来,甚至也有人在传言,张角其实是担心巨鹿被围困,所以先要确保后路,换而言之,就是先溜了,否则援兵完全可以由周仓之类的大将率领,何必要亲力亲为呢!
这种怀疑在玩家之中蔓延着,并且很快就体现在时机行动之中,玩家接取激烈对抗任务的比例在悄然下降,更多的是接取了辅助xìng任务,想要看看风sè再说。
而恰好在这个时候,袁绍展开了对广平城的全力猛攻!
已经对轰了很多天的广平城要是没有遭受损失那反而是不可能的,因此,城防上多多少少会有伤损,袁绍军瞄准了这些地方,先是通过猛烈的轰击来扩大城防上的损毁,然后,袁军的步兵一改往常松懈气象,对城墙发起了猛烈的冲击。
井欄、攻城车、云梯,趁着城中反击不利全部都冲了上去,随后袁绍一直藏着的重步兵也出现在战场上,在重步兵的带领下,袁军发起了第一波的登城战。
广平城的战斗进入了开战以来最血腥的阶段,城头告急,守城的将领立刻组织部队反扑,袁绍也将玩家部队投入了进去,守城部队很快就发现,自己部队中的玩家数量显然不足,结果被城下的玩家形成了技能和纸符的优势,加上重步兵的突击,城头居然岌岌可危。
袁绍还意犹未尽,在中午十分,兵力充裕的袁绍另辟战场,从另一个城墙段再次发起了一次进攻狂cháo,成功的打开了另一个战役热点,这下子让原本就有些捉襟见肘的黄巾军就更加被动了,幸好黄巾军的将士们意志顽强,才没有因此崩溃,但是战役却已经向着崩溃的方向在发展了。
到了晚间,袁绍不断的轮换部队,保持第一线战士的充沛体力,而城内的守军却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趁着夜sè,袁绍再次开辟了第三个热点,这一下,终于将守军的防线给撕破了,不过守军虽败却不溃,守军自发的形成小部队,依托着城内的街道进行巷战,但是在袁绍重步兵和zìyóu弩手的合作打击之下,效果并不好。
黄巾军的残兵依托内城进行了半夜的坚守之后,最终从北门撤了出去,从巨鹿而来的张牛角启骑兵与袁绍的骑兵又是一场缠战,最终接应着广平的残军退回了巨鹿。
袁绍一天一夜攻下广平,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局。
不过这一天一夜,双方战死的将士超过十万,虽然其中黄巾军的比例大些,但是袁绍的损失也是不可忽视的。
虽然损失不小,但袁绍攻下广平有着这更大的心理上的作用,巨鹿在广平失守之后,直接进入了交战状态,这让巨鹿城中的守军士气肯定是受到打击了,另外广平失陷,巨鹿基本上成了一座孤城,巨鹿后方唯一的卫城平乡其实根本就没有战略意义,甚至连后路都算不上,因为距离实在太近了。
事实上,袁绍占据广平之后,随即将巨鹿和平乡一起纳入了战场范围,在平乡侧后,靠近襄国方向也布置了大营,在战术上完成了对巨鹿的包围。
这个时候,张角出援伯乡的事情再次被掀了出来,有各种各样的传言在巨鹿城中流传,说是张角知道广平难以坚守,担心巨鹿会变成孤城,所以提前一步跑了!
或许在广平之战之前,最多有一成的人在怀疑张角的行为,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相信在这个流言的人就大有人在了,这难免会在巨鹿城中形成一片怀疑的情绪,加上刚刚战败的情绪低落,巨鹿城中往rì那中高昂的战斗气氛,顿时都消失不见了。
巨鹿城中,张燕不断的高调亮相,作为张角的指定继承者,张燕的亮相自然是有助于安抚人心的,但是袁绍那边也不是只看着不干活,很快就发布了不少的谣言任务,不断的有各种各样的说法被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流传进来。
最离谱是说张角已经逃往上曲阳,打算在战事不利的时候,就逃向大草原。
虽然这个传言相当的离奇,但是也还是有人相信的,这些相信的人或许是xìng格比较yīn暗的悲观主义者,但是其中也不乏聪明人,特别是一些黄巾阵营行会的成员,他们都开始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
同样,当这个传言被当作笑话从巨鹿城里反过来传到袁绍的耳朵里,袁绍在营帐中抚须大笑,众人也是凑趣的嬉笑不已,不过也有几个聪明人,开始想着如果张角真的跑去了草原又会如何呢?又或者,这个消息其实就是张角自己放出来的,他是想要看看部下和信众对自己放弃冀州的基业,甚至北上草原的想法是否能够被接受?
有见及此的人绝不止巨鹿城中的聪明人,也不止袁绍幕僚中的明白人,时刻关注着冀州局势的变化的密云参谋部,更是从张角的行为以及在巨鹿城中流传的留言中,看出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事情。
这一连串的事情,根本就是张角在向某些人发出信号,看看那些不希望冀州最终打残打破的人,会不会因此而跳到台前来,接受张角的示弱,然后放张角一马,让黄巾军能够在付出一些代价之后顺利的出局。(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密云使者点明前路
张角没有在上曲阳,而是在伯乡,张角的大军回援,让文丑功亏一篑,不得不放弃了已经打破了一面城门的伯乡城,颓然撤回了襄国,不过文丑的失败却促成了广平的易手,虽败犹胜!
张角则驻扎在伯乡,如今伯乡的位置极为重要,是连接廮陶、巨鹿,防御房子的重要战略节点,不容有失。
广平失陷虽然是张角预料中的结果,甚至是有意做成的结果,但是张角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情还是不大好,独自一个人站在居所的院子里,仰望着有些yīn沉的天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师尊,有客人求见。”
赵爱儿轻声的提醒让张角惊醒过来,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赵爱儿,却发现赵爱儿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明显的喜sè,心里不由得也有些好奇了,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事情让赵爱儿高兴呢?
..
“客人?是什么客人?可是已经请进了会客室?”
“师尊,我已经让客人在内书房等着了!”
“内书房?!”
“对!”
内书房并不远,拐过一个廊桥就是内书房,这里等于是张角的私人办公室,赵爱儿就是再不懂事也不会将外人放到这里来的,张角的心脏猛地一跳,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
“速去。”
“父亲!”张宁看着似乎更显苍老的父亲,眼泪忍不住奔涌而出。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了下去,汇集在圆润的下巴上,一滴滴的摔落在地板上。
“宁儿!你。你怎么来了?这多危险!?”
张宁疾步上前搀扶着张角,看着张角神sè惶急,张宁赶紧解释道:“我是跟着密云的使者来的,是使团的成员,父亲不必担心!”
“哦,那就好,那就好!”张角大大的松了口气。那种轻松的样子让赵爱儿感慨不已。
“宁儿在密云过得可好?那方志文有没有看顾与你?”
“好,好着呢,女儿在密云一切都好。就是担心父亲。”
“呵呵,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您父亲可是一方枭雄,哈哈”
张宁抹掉眼角的泪水,又哭又笑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将话题转了个方向。
“父亲。女儿女儿这次来一是要看看一直担心的父亲,二来,二来也想带个人给父亲看看”
张角一愣,随即看到女儿娇羞的样子,立刻明白了过来。
“呵呵,我的宁儿长大了,要嫁人了!只是不知道谁家的儿郎有这么好的运气啊!”
“父亲,就是这次使团的主使。他叫田畴,密云城令。征北将军府长史。”
张宁低着头,脸蛋红红的轻声说道,张角即使欣慰又有些不舍和不甘的看着女儿,俗话说,丈人和女婿是情敌!张角此刻的心里就是这么复杂的,既有看到女儿成长出嫁的欣慰,也有妒忌和不甘。
“田畴田子泰?方志文的左膀右臂,起家的元老重臣?”
“是的,父亲,您觉得如何?”
“呵呵,我不管他是什么人,关键是人要好,要对我女儿好,就算他是个农夫,只要我女儿喜欢,他也对我女儿好,为父就不会反对!”
“父亲,您真好!”
“别急着夸,我还是要亲眼看看才能决定,是否将我最宝贝的女儿托付给他啊!”
“嗯,父亲,他就在外间的会客室,这次来,他是公私兼顾,父亲如果,如果他在公事上有所冒犯,您”
张角哈哈笑了起来,拍着张宁的手背笑道:“傻闺女,不用担心,父亲还分得清公私的,而且,他在公事上越能让为父不高兴,说明他的能力越强,就越有保护我闺女的能耐,不是么?”
“父亲!”张宁一脸的惊喜
相比起张角的百般滋味,在会客室做着喝茶的田畴心里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紧张,极度的患得患失引发的紧张。
他与张宁的初相识实在方志文的家里,作为家庭医者,张宁经常出入方志文后宅,田畴也是这里的常客,于是一来二去的田畴就开始主意上这个文静、害羞的女孩,逐渐接触之后田畴才发现,在这个女孩柔弱的外表下,其实掩藏着一颗极为坚强的心,而且张宁又能干、有自己的理想,这都深深的吸引着田畴的目光。
事实上张宁也慢慢的注意到了这个年纪轻轻却身居高位的男子,互相接触多了之后,张宁的一颗心也慢慢的放在了田畴身上,可惜两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始,还是眼睛锋利的香香发现了,然后找甄姜做了一回红娘,这才促成了这对有情人。
如今田畴初次上门见未来岳丈,心里本来就紧张,但是偏偏还担负着重要的公事,田畴自然是担心自己会给老岳丈留下不好的印象,因此患得患失的很厉害!
门外传来脚步声,田畴赶紧放下手里的茶杯站了起来,张角和赵爱儿、刘雁、周仓出现在门口,张角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打量着正在躬身行礼的田畴。
“征北将军府长史田畴,拜见张教首!”
“免礼,请坐吧!”
田畴压下心里的忐忑,抬头看了看张角和他身边的随员,没有见到张宁,田畴心里微微有些不安,但是他随即压下心里的胡思乱想,正sè安坐。一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张角是要先谈公事,所以张宁才没有跟随在侧。
“田使者此来何事?还请言明!”
张角盘腿坐下。身姿端庄,看上去随xìng和淡然,透着一丝仙风道骨。
“张教首。在下此来是代表密云向教首提出一个建议,并希望获得教首的认同。”
张角淡淡的笑了笑,隐晦的朝赵爱儿使了个眼sè,赵爱儿会意。
“田先生,是什么建议?”
田畴挺直了身子,缓慢而沉稳的说道:“我方建议贵教能够放弃冀州的征战,整体退出冀州。前往漠北另立门户。”
“什么!?”开口是居然是周仓,这倒是让大家都有些惊讶,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因此张角等人都闭紧了嘴巴,任由周仓发难!
“你说什么!?别以为你们密云实力强横就能予取予夺!我们黄巾军虽然形势不大好,但是还没有到夹着尾巴逃跑的境地,再说了。袁绍又如何!我们照样能打败他!”
田畴笑了笑。扫了张角等人一眼:“周将军,你也知道我们密云实力强横,那么为何能如此小觑我们的建议呢?仅仅是凭着自己的好恶么?没有考虑这么草率行为的后果么?当初在密云受训的时候,我家主公是这么教你么?”
“这”
“周将军,冀州之于幽州,犹如战略缓冲和屏障,将幽州与中原隔开,若是冀州打残了。不管是贵军胜出又或者袁绍惨胜,河南的吕布都不会坐视。若是事情发展到那一步,我军一定先发制人,全面接管冀州,到时候不论是谁,都会被我幽州强大的军队碾成齑粉,这种结局对黄巾军数十万将士,数百万民众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么?”
“这”周仓满脸通红,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想到这事的严重后果,周仓决定还是闭上嘴巴认输比较好。
刘雁淡淡的一笑:“那么照田先生的意思,我们听从你的建议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对,贵军如果能够和平的撤出冀州,袁绍得到的不过是一个空空的地盘,实力并未见长,也没有被消弱,总体上与吕布的实力相若,这么一来,冀州成为幽州的屏障就成为了事实,从这点看,对我军和袁绍来说,这是个最好的结局。再看贵军,坦白的说,在下对贵军继续战斗下去的结局并不看好,若是贵军在军事上失败,那么能够全身而退则是妄想,若是那个时候再向外寻求依托,实力全无的贵军会是什么下场不言自明。因此,这个建议对贵军来说也是非常可行的,贵军损失了冀州的地盘,或许还会损失一个名望,但是却获得了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而且在漠北的草原上,能够跟贵军争锋的对手委实不多,这点想必刘军师不会看不出来。”
田畴侃侃而谈,早将心里的忐忑暂时忘在了脑后,张角现在是用双重身份在观察着田畴,从一个领袖的身份来看,田畴的态度不骄不矜,话语中绵里藏锋,神情坦然智珠在握,确实是一个名臣的架势。
从老岳丈的身份来看,田畴身材修长,面相端正整齐,态度中正平和,颇有君子之风,面对自己也不亢不卑,对着周仓的无礼责难,也不愠不怒,张角心里既有满意,也有一点妒忌。
至于田畴所说的内容,张角其实早有所料,所差的不过是没有猜到密云打算将自己给安排到漠北去,不过按照方志文的xìng格,这个安排倒是非常的合理。
刘雁眼珠转了转,虽然她心里也倾向于接受这个建议,但是嘴里还不能这么答应:
“话是如此,不过我军为何要为贵军和袁绍着想呢,太平道的兴起,乃是为了活不下去的百姓挣命,如果挣命而不得,便是玉石俱焚又如何?至少,能唤起天下百姓被压迫得麻木的内心,告诉天下百姓,豪强也不外如是,一样会被我们打败,如此亦足矣!何况,桐柏山、泰山还有黄巾军的火种,或许有一天又能席卷天下呢!若是能激起更多百姓的反抗之心,我们虽死而无憾!”(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黄巾命运张燕决断
田畴轻轻一笑,扫了刘雁一眼道:“刘军师其言何其轻巧?莫非是因为刘军师身为异人,从而不惧生死?但是,刘军师请勿忘记,这数十万将士,数百万民众死了就活不过来了!刘军师可以用数百万人xìng命,向天下说明一个世族不是不可战胜的道理,在下深感钦佩,不过在下实在难以想象,做出这种事情人,是何等的决绝!”
刘雁瞪了田畴一眼,嘴唇动了动,却不大好开口了,田畴很狡猾的利用异人身份这个问题,反过来堵住了刘雁的嘴,刘雁越是争辩下去,她的立场就越成问题。
赵爱儿见状,赶紧给刘雁打圆场:“田先生,刘军师所言正是代表了我军上下的共同心愿!”
“呵呵,原来如此,贵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概让人敬佩,只是在下还听过一句话,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建议在下已经说了,想必各位和教首都很清楚我家主公的态度了,如何抉择在于各位,在下言尽于此。”..
张角抬起眼帘,呵呵一笑:“此事非同小可,岂可一言以决之,田使者请盘桓数rì,待我们商量之后再谈此事如何?”
“甚好!在下静待佳音。”
“公事说完,我们之间似乎还有些私事要说,你们都暂且下去吧。”
“师尊!”周仓瞪圆了眼睛。张角挥了挥手,周仓无奈,求援的看向赵爱儿和刘雁。却见两人笑着行礼,准备出去了,周仓无奈,只好气鼓鼓的行了一礼,又狠狠的瞪了田畴一眼,目光中满含jǐng告之意,然后在磨磨蹭蹭的走了。
周仓也不走远。就在门外的回廊上溜达着,耳朵支得高高的,随时注意着房间里的动静。
“周大哥”
“小师妹?你。你怎么来了?”
“嘘,轻声,里面怎么样了?”
周仓莫名其妙的看着小师妹,愕然问道:“什么。什么怎么样?”
“父亲和子泰谈的怎么样?有没有争吵啊?”
周仓看这小师妹紧张的样子。又扭头看了看会客室方向,来回几次,看得张宁脸蛋发红,周仓终于想明白了点什么。
“啊!?师妹你,你你跟那田,田子泰是是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