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69部分

等也是朕的臣属,这有什么不对?为何要改?”
“陛下,古之圣人皆出推举,实行禅让不能世袭,什么时候天子变成一家一姓的私物了?天子既然是代天牧民,自然是万民之选了,如今微臣带来的建议,正是让天子回到原本应该站的位置上,作为万民的代表和表率,又有何不对呢?”
小小的天子语塞了,他毕竟是个孩子,又怎么能辩驳得过饱学的田畴,不由得将目光转向王允,王允叹了口气,微微的摇了摇头,王允又不是没有试图跟田畴讲道理,不过当你跟他讲道理的时候,他就跟你讲拳头了!
而且,田畴搬出古之圣贤,这些正是儒家推崇的圣人,还真是不好辩驳,好一个将‘天下变成一家一姓之私物’,这个道理真是怎么说都很难扳倒了。
“陛下,口舌之争无益,如今征北将军一意孤行,所谓道不同不与为谋,陛下只有接受或者不接受,其他的再说也是无用,何必与这等悖逆之徒浪费唇舌。”
王允的语气平稳,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非常的不客气,直接将悖逆给套在了方志文头上,要知道这里可是朝会,这天子要是不反对这个说法,就等于是给方志文定xìng了!
可是,方志文的大军可就在城外,若是惹恼了方志文,方志文强行扣留天子实行整改也不是不可能的,到时候倒霉的可是大家。
张邈立刻出班道:“王大人慎言,征北将军并未有蹿逆之举,仍然尊奉陛下为天子,王大人怎可擅自妄下结论。”
王允不屑的扫了张邈一眼:“方志文不是悖逆谁是悖逆!”
王允的声音很大,一时之间朝堂上一片安静,田畴忽然轻笑了一声,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的开口道:“若是天下人都说我家主公悖逆,那才是悖逆,相反,若是天下人都说王大人表面上忠义,骨子里自私,那么王大人才是那个悖逆!是非功过,自有天下人论之,若是悖逆一人而让天下人受益,这个悖逆我与我家主公都会毫不迟疑的做了。”
田畴的话声音不大,但是却是掷地有声,其语气中所包含的自信和坦然,竟然让所有的人都觉得有些惭愧,包括王允,都觉得有些头晕,是非功过在百姓的心里!王允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百姓会怎么说,但是密云百姓对生活现状、对密云官方、对方志文那种发自心底的支持和赞同,却是不容抹杀的事实。
代天牧民,牧的是人心,如今人心却在方志文那一边,那么到底谁才是悖逆之徒呢?
“罢了,口舌之争无益。”小小的天子适时的打了个圆场。
“陛下,既然如此,请廷议朝廷去留吧。”
“各位以为该当如何?”
“臣等赞成陛下驾返中原!”
“臣附议”
看到张邈、陶谦等大部分的重臣都支持自己,小天子的脸上既有欣慰,也有委屈和遗憾,至少还是有很多大臣肯追随自己的,就算换个地方,朝廷仍在,自己就还是天子。
“臣等虽有心跟随陛下效力,但是臣等都是幽州人,尚且未能报答幽州父老之恩,不敢有负所望,请陛下容许臣等留在幽州为陛下效力。”
程绪等人也出班奏道,天子轻轻的摇头,眼神里都是不舍和遗憾。
王允扫了一眼众臣,心下一叹道:“既然如此,朝廷决定不rì南下中原,各位请各自准备天子移驾事宜吧。”
天子有些无奈的扫视了一眼阶下神sè各异的众人,摆了摆小手道:“退朝吧!”
永汉五年七月,天子决定移驾中原,经过积极的准备之后,方志文调动了大批的船队和护航舰队,装载着愿意跟天子南下的大臣和将士,从清河口港出发,经过黄河航线,准备前往吕布的地盘。
而吕布接到天子移驾的诏书,心里是很高兴的,但是也难免有些忐忑,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驾驭或者说适应这个像是怪兽一样的朝廷。
而庞元对于方志文甩包袱的本事则是钦佩不已,他自然不知道方志文给天子开出的两个条件,但是能够大大方方的将天子赶走,方志文确实是很有本事。
而天子不但不能斥责方志文,因为有长安朝廷的存在,蓟县的天子还赶紧的将方志文任命成为幽州牧,企图将方志文拉在自己这边,从这点上看,蓟县朝廷的政治智慧还是不错的,不过这个消息对庞元和吕布来说可不是好消息。
小天子身边的能人越多,对吕布的掣肘也就越大,将来可能产生的矛盾也就越多,但是吕布是没有理由拒绝天子的投奔的,而且吕布现在正在发力控制中原,天子的到来无疑是好处多过害处的。
另一方面,庞元有了陈宫和沮授的帮助,对自己的信心还是很足的。(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许攸献策袁绍迟疑
方志文名正言顺的获得了幽州牧的职位,立刻任免了新得属地有关的人员。
田豫出任代县太守兼都尉、齐周任郡丞,程绪出任燕国国相,高顺任都尉,张逸任右北平郡丞,阎柔任右北平太守,国渊任上谷太守,阎志任都尉,慕容方出任范阳太守、甄俨任郡丞、黄忠任都尉,张赞则调带方令。
期间大量的工作和忙碌自不待言,不过参谋部和官府都早有详细的计划,总是一个忙而不乱的局面。
至此,幽州终于一统,而且这是个非常大的幽州,西边从太行山脉起,东边一直到了永明城,北边从大鲜卑山南麓,一直到乐浪南端,不算海域,东西横有五千里,南北纵有三千里,合有十三个郡国,人口超过三千万,幅员之广、人口之众堪称大汉十三州之首,俨然是傲立于大汉北方的最强者。..
冀州还没有统一,幽州却抢先一步完成了统一,并且统一出来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让袁绍等人都有些揣揣不安,幸好方志文现在忙于开疆拓土,忙于与跨界而来的敌人开战,否则方志文将目光盯上中原的话,说不得真的要并吞天下了。
袁绍站在地图架前面,拂在胡须上的手有些僵硬,看着巨大的幽州,袁绍心里有种叫做恐惧的东西正在滋生。为了驱逐这种恐惧,袁绍现在只想如何才能将幽州四分五裂,甚至彻底吞下才能安抚自己不安的心灵。
“很大啊!”
“是啊。很大!很惊人!呃,子远,你怎么来了?”
许攸眯着眼睛笑了笑,走到地图边仔细的看着,仿佛在欣赏一副jīng美的画作一样,半晌才叹了口气道:“真大啊!方志文这个家伙,心真不是一般大!”
“哼哼。就是怕他心大啊!若是他又看上了冀州,迟早我们也是有一战的,需要尽早谋之啊!”
“本初不必担心。今rì之冀州,正如昨rì之蓟县,人家方志文根本就看不上冀州,他的心远远不止冀州。所以我们完全不必担心他会向着吞并冀州。”
袁绍惊讶的看向许攸。又回头看了看地图,可不是么,冀州如今成了幽州的盾,挡在中原和幽州之间。
“只是,今rì之蓟县安在哉?莫非明rì之冀州也会如此?”
“这取决于我们自己,本初,如果你当幽州是敌人,他就是敌人。如今我们成为了替幽州遮挡来自中原攻击的角sè。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我们不能认清这个事实。反倒与幽州开战,则是三面受敌,自寻死路而已。如果看明白了这点,能够安心于这个角sè,帮着幽州阻挡敌人,同时在战争中不断的壮大自己,若是本初占据了整个中原,占据了整个江东乃至荆州、关中,那个时候,幽州拿什么来跟本初斗?”
“这”
“莫非本初没有这个信心?”
“这当然是有的。”
“好,既然有这个信心,我们就无需顾虑幽州有多么强大,幽州再强大,他们也不会现在就挥军南下吞并冀州、统一中原,因为他们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个jīng力,所以本初完全不必寻思着如何图谋幽州,相反,我们应该结好幽州,防备其在我军成长的时候在背后使坏,然后将jīng力放到如何击败张角,如何击败公孙瓒、吕布、张宝甚至是曹cāo的事情上来。”
袁绍一想,不得不承认许攸的分析十分的jīng准到位,袁绍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却挂着开朗的笑容:“哈哈子远真知灼见,本官信服!那好,我们就看看该如何打败张角,先一统冀州再谈其他!”
“正该如此!”
袁绍笑着回到案台后面坐下,示意许攸随便坐,一边问道:“子远此来还有别的事情吧?”
“有啊,听说天子船队就要进入黄河了,不知道本初是作何打算呢?”
“什么打算?难道去劫了天子不成,我们又不是劫道的土匪!”
许攸摇头笑了,捻着山羊胡子道:“本初,天子的价值比金银财货要高得多,本初就从来没有想过将天子接来邺城么?邺城繁华,很适合天子驻跸啊!”
“什么?!接天子到邺城来,那不是给”
袁绍没有继续说下去,事实上,袁绍真心不能理解许攸的这个建议,自己在冀州好好的,冀州自己是自己的一言堂,邺城内外谁敢不听袁绍的话!
哪有在这种情况下请一个大神坐到自己的脑袋上的道理,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嘛!许攸这家伙到底是在想什么?难道许攸也想要学张邈,利用天子来夺权?
若是那样的话,许攸可就想错了,自己可不是刘虞那个笨蛋,更不是刘和那种无能的蠢物。
想到这里,袁绍大有深意的看向许攸,许攸可不知道袁绍的心里已经想到离题万里的地发给去了,还在为自己的设想而得意呢。
“本初,天子到邺城固然会给我们带来不少的麻烦,但是其中的利益更大。”
袁绍眨了眨眼睛,抚着胡须假笑着问道:“哦?这其中会有什么利益比麻烦更大呢?愿闻其详!”
许攸得意的晃了晃脑袋,缓缓的说道:“这其中的利益很多,就挑些重要的说,首先,天子在邺城,天子说什么就由本初说了算,换而言之,本初就有了不可辩驳的大义名分。有了这个名分之后,本初可以充分的利用这个名分来分化瓦解对手,来离间和挑拨诸侯关系,来鼓舞和凝聚更多的势力,此其一也!”
袁绍沉思了片刻,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还有呢?”
“其二,天子在手,本初就王师,本初可以挥舞王旗讨伐不臣,但是别人yù要与本初为敌,那就是不忠不义的蹿逆之举了,不但是人心,更是失民意,此一来,本初立于不败之地矣!”
“还有呢?”
“还有,本初可以利用朝廷之便,任免自己的从属,收敛部下的人心,招揽更多的人才。”
“还有呢?”
“还本初,莫非你以为此事不可么?难道这些好处还不够么?”
“不妥,大大的不妥!”
“有何不妥!?”许攸有些着急了,这可是明显利大于弊的事情,而且是远远的大于啊!
“首先,我们冀州虽然还算富庶,但是也没有那么多闲钱来养那些废物,更何况,那些废物不但要我们供养,还会反过来给我们捣乱,太原之变在前,蓟县之乱在后,这天子就是个灾星啊,走到哪里哪里就乱了,难道子远看不到么?”
“这可是”
袁绍一抬手,阻止了许攸的争辩继续说道:“何况我军新得邺城,人心未定,这个时候再弄一个不能同心的天子和朝廷来,那不是自找麻烦么?除了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能得利,本官看不出能够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许攸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嘴里倒是泛着一丝苦涩,袁绍的话里似有所指啊!到底谁是别有用心的人?难道是自己么?
“再者,如今与张角开战在即,本官哪里还有jīng力管这些事情,迎奉天子诸事繁杂,做了这些还打什么仗?!”
袁绍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笑容,不过许攸看着却很是不是滋味,特别是袁绍那玩味的目光,显然在怀疑许攸的用心。
许攸低头想了想,袁绍怀疑自己似乎也不奇怪,毕竟天子身边发生的事情人尽皆知,说不得自己就有跟张邈一样的想法,不过袁绍真的看不出其中的好处么?若是担心自己或者其他人别有用心,大可以小心防范或者直接斥退就好。
而袁绍却仅仅是一味的反对应奉天子,再想想袁家一直以来的作为,许攸悚然而惊,不过同时心里也有着欢喜,这么一想,许攸的心里也摇摆起来,应奉天子是好处多,但是这么一来想要改朝换代的难度就大了,若是这么想的话,袁绍的想法倒是容易理解了。
许攸抬起头,丝毫不惧袁绍怀疑的目光,笑着说道:“这么一想倒是我想岔了,本初说得对,还是不要自找麻烦的好,天子在别人手里有用,在本初手里或许就是个麻烦!呵呵”
袁绍一愣,随后若有所觉的看向许攸,眼神也复杂了起来。
事实上,建议迎奉天子的并非许攸一个人,只不过许攸是第一个,陈琳、徐邈和辛评都建议迎奉天子,不过袁绍都借故反驳了他们的建议,这几人难免会扼腕叹息,只是认为袁绍的眼光不够长远,却不知道其实是袁绍的心太大了的缘故。
天子一行的船队浩浩荡荡的进入了黄河,连绵不绝的樯帆吸引了许多人前来围观,投效了袁绍的程涣自然也在其中,只不过程涣的水军其实才开始复建,而且还经常与旧时的老搭档赵浮起冲突,除了围观之外,程涣也不敢做些什么。
事实上就算袁绍此时真的愿意迎奉天子,可想要从段志然手里将天子抢走的难度也是相当大的,如今在黄河上,那是由段志然说了算的。
另一边,在濮阳等待的吕布,随着天子的行程rì近,也显得越来越兴奋和不安了,看着骑着赤兔马在校场上疯狂习武吕布,庞元觉得有些好笑,吕布实在是有些孩子气。(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吕布迎帝庞元串联
吕布站在码头上,不时的在码头的栈桥上走来走去,有时停下来,翘首远望,略显浑浊的黄河水滚滚东去,一直延续到天际,河面上帆影点点,不时有鸟群掠过,传来噪杂的鸣叫声,阳光下,粼粼的波光显得有些刺目。
吕布身上的铠甲擦得锃亮,甲胄上的束带也是新的,配上吕布高大的身形,帅气的面庞,这个形象绝对能亮瞎人眼。
码头周围被吕布军团团的围了起来,一直到濮阳城里,这一段十几里路都是重兵布防,严格的戒严了,为此还遭到了玩家的一致诟病,不满的玩家大骂吕布是个马屁jīng。
这话吕布听不到,听到了也当放屁,但是蹲在一边看论坛的庞元则笑得不行,不过为了吕布的形象着想,庞元还是给吕布拍了几张相片,换了个马甲在论坛上帮吕布争取女玩家的支持。
望眼yù穿中,大片的船队终于出现了,一条条的大船鱼贯的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那高高飘扬的皇家旌旗告诉所有人,这是天子的坐舰。..
河岸两边跟着不少的骑兵,扬起的烟尘远远的就能看见,这些都是看热闹的玩家,当然,其中或许还有些想着能不能捡什么便宜的人,这个时候就看出吕布的准备是十分必要的了,吕布立刻派出部队,远远的将这些无聊的玩家都给挡住,不听劝告的直接就灭了。
当天子那小小的身影出现在船头时,正好与站在栈桥上的吕布视线相交。小天子的眼神里都是兴奋以及一丝委屈,像是在外面吃足了苦头的孩子见到了父母一样,吕布心里的忐忑和不安顿时都消失不见了。
天子长大了。长高了,看上去更有天子的威仪了!
吕布等船只停稳,搭上了宽宽的步桥之后,就立刻带着不是上船,走到天子面前,肃然躬身行礼:
“臣征南将军吕布,率部下等。恭迎天子圣驾!”
“臣等恭迎天子圣驾!”
“征南将军不必多礼,能再见到征南将军真是太好了!”
“臣惶恐,都是臣之过失。才让陛下流落北疆,今陛下还驾中原,臣不胜欣喜之至,如今中原稍定。正是陛下大展宏图之时。臣不敢有负当年之志,愿为陛下前驱!”
“好,好!还是征南将军最为忠心!”
见吕布对自己十分的尊重,并且当众提起当年的承诺,小天子非常的高兴,这说明吕布还牢牢的记得他的承诺,并且还在认真的履行着这个承诺,并没有因为时间的过去。并没有因为自己远在北疆而懈怠和遗忘,这让小天子对吕布的那一点埋怨。立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陛下,忠于陛下的人可不止征南将军一人,还有众多与陛下同甘共苦历尽磨难的臣下,还有众多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将士们,陛下切莫忘记了。”
张邈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小天子一愣,随即笑着应道:“是呢,张大人所言甚是,是朕失言了。”
“不敢!”
张邈微微点了点头,眼神看向吕布,吕布压抑着心里的厌烦和愤怒,淡淡的看着张邈没有出声,庞元事前反复的给吕布打预防针,交代吕布前往不要当众与张邈争执,那是在打天子的脸,作为天子,他肯定有自己的是非认知,不能用吕布的观念去强加给天子。
更何况,作为人主,天子难免会对手握重兵、极为强势的吕布有所忌惮,即使天子没有,众臣也是有的,因此,吕布必须摆明态度,不要去挑战天子的权威,但是也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挑战吕布的权威,必须牢牢的把握好与天子的关系,不逊不怨,才能用平和的心态来对待这个怪兽一样的小朝廷。
张邈对吕布的态度感到到十分的高兴,刚才他开口的时候也是心脏猛跳的,现在看到吕布的态度,张邈心下大定,田畴说得没错,狐假虎威果然是可以的,天子果然还是需要有与吕布对立的力量存在的。
吕布接下来给天子介绍了庞元、陈宫、沮授、曹xìng、侯成、高览、赵浮等等一概下属,小天子十分有兴趣的一一认准了各人,还不时的询问几句,表现得非常好,接着吕布又参见了太后,与各位大臣见了礼。
这才亲自引着天子下船登车,曹xìng驾车,吕布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份,骑马亲自护卫在侧,完全的尽到了一个臣下的本分,这让天子和太后十分的满意。
连一向对吕布有些看轻的王允都没什么好挑剔的,吕布对天子那是真心的好,特别是吕布看天子的眼神,那里面没有任何杂质,这让王允对吕布的看法起了巨大的转变。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到濮阳暂歇。
第二天,吕布觐见天子,与天子闭门谈了一天,据宫女说,似乎说得都已以前的一些往事,以及吕布在南下之后发生的大大小小的琐事,天子后来还问了吕布关于未来的设想和打算,君臣相谈甚欢。
而正在驿馆休息的王允却迎来了一个重要的客人庞元。
庞元对侍奉在侧的貂蝉自然是非常的感兴趣,不过也仅仅是感兴趣而已,看多了之后,也不过如此,美女在这个时代真的是满街都是,想要怎么美都行,貂蝉占得或许名气够大的便宜吧。
老实说,王允对于庞元其实是不大受落的,毕竟他是个异人,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再说了,异人以唯利是图著称,王允最是讨厌这种人,这也是王允不喜欢方志文的根源所在。
“王司徒,真是久仰大名了,今rì得见足慰平生啊!”
“客气了,徒有虚名罢了,若认真的论起来,你们异人似乎对能见到蝉儿更加感兴趣,莫非庞大人不是如此么?”
貂蝉脸上微微一红,头又向下低了低,庞元也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哈哈王司徒原来是如此风趣的一个人,想不到,真想不到!在下对貂蝉姑娘的美貌自然是心向往之,而今得见,也是十分的满足,不过,自古美人如美景,能看到就够了。倒是大人,如今位高权重,能够左右天子的态度,更加的让在下在意。”
“庞大人倒是直接了当,也好,那么庞大人直说吧,此来是为何?”
“好,王大人,在下此来只是想问王大人一个问题,汉失其鹿,天下人共逐之,身为汉臣,标榜忠义的王大人,如何做才能让天子在这场争夺战中获得最后的胜利呢?”
王允愣住了,庞元一开口,就是一个好大的问题,而且,这问题也太直白了。
虽然说起来有些难堪,但是庞元所说的却都是事实,大汉已经失去了统治的基础,如今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如何才能在这个强者如林的乱世中,保护着这个小小的天子,重新夺回属于皇家的权力,这就是问题的本质,其他的都是虚妄。
王允皱着眉头苦思,这个问题从始至终,王允其实都没有答案,曾经他以为自己找到了答案,但是方志文却用事实告诉他,他的答案是错的,在那之后,王允一直在苦苦的追寻着新的答案,直到不久之前,田畴又代表方志文来告诉了王允一个答案,但是王允是怎么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接受那个答案。
如今,庞元又问出了相同的问题,王允的脸上除了困惑之外,还有更多的惭愧,亏了自己自认为是饱学之士,如今苦苦思索了多年,却想不到一个能够让大汉中兴,社稷复起的一个办法,还说什么重臣?简直是尸位素餐!
貂蝉在一边看得有些痛心,别人不知道,身为女儿,貂蝉自然知道自己的义父夙夜忧思的是什么,正是这个长相普通的异人所问的问题,看着老父为难的样子,貂蝉不由得有种想要将庞元赶出去的想法。
可是她不能这么做,只能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神十分不友好的看着庞元,庞元目不斜视的看着王允,并没有发现一旁千古美人的注目。
“老夫惭愧,这个问题自始至终,老夫都没有找到答案,不久之前,方志文告诉老夫,虚君建制,皇族可以长存,老夫觉得实在是荒谬,那么今rì庞大人来此,是否也是有以教我?”
“呵呵,教不敢说,不过在下尝尝思之,也有一隅之见,说来与大人探讨如何?”
“庞大人请讲。”
“大人,当年高祖归天,吕家大兴,眼见就是一场弥天大祸,大汉倾覆只在旦夕之间,幸好有平勃二人,力挽狂澜得以扶正社稷,到了光武在位,乱象丛生,光武奋起,殄灭宵小换得中兴。如今大汉又逢离乱,当年董卓曾有续写平勃美谈的机会,但是他却选择了另一条路,如今吕将军也有平勃之志、中兴志愿,需要的是天子的信任和众臣的支持。”
“庞大人是说,以武力平复叛乱,重整乾坤?”
“王司徒,天下豪强并起,为的是什么?不外乎那万人之上的位置,如何能达成这个目标,只能依靠武力!说穿了,这就是一个战争游戏,谁最后得了胜利,谁就得了天下,其他的都是空话,吕将军勇武无伦,兵锋无两,试问天下谁能敌?若是君臣同心,万众一心,必能扫清宵小重振汉风!大人以为如何?”(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帝王三问王允一答
吕布没有打算让天子在濮阳长留,因此在濮阳的居所相对的简陋,这里原本是吕布的住所,现在让给了天子和太后,而吕布就住在外围,担负着jǐng戒保护的责任。
时近仲秋,天气还是相当炎热的,小天子坐在空旷的大厅中间,周围的帘窗都已经打开,只有一层防虫的薄纱,将室外炎热的空气阻挡住了,房间里到不会显得很热,一旁的宫女给小天子打着扇,听着室外不懈鸣唱的秋蝉,让人有种昏昏yù睡的感觉。
不过小天子现在毫无睡意,与他对坐的须发花白的老头也jīng神的很。
“王司徒,冀州如今正在大战,吕将军说等袁绍与张角开战,吕将军就会趁机袭取鲁郡、泰山、济北甚至济南郡,这岂不是在资贼么?”
王允笑了,表面上看确实是这样,可问题在于袁绍到底是官军呢?还是贼呢?
..
“哦?那么陛下觉得不应该这么做?”
小天子皱紧的眉头,小小的眉眼看上去苦的能滴水了,看来他真的很苦恼啊!
“可是朕也希望吕将军能够打下更多的地盘啊!”
“为何呢?”
“这吕将军是为朕而战,打下来的就是朕的,而袁绍袁绍的不是朕的啊!”
简单而又直白的想法,王允动了动嘴唇,原本想要说的大道理都给生生的吞了回去,或许。这个乱世原本需要的就不是一个仁德的圣君,而是需要一个充满野心的强势君主,这个想法忽然在王允的心里冒了起来。然后无法抑制的开始迅速的滋生。
“陛下说得极是,袁绍的不是陛下的,这便是军阀的实质,我大汉虽然实行分封制,但是高祖早有训诫,非刘姓不得王,这就是说非刘姓不能成为军政一体的地方势力。因此,当前这些类似袁绍这种人实质上已经军政一体的地方势力,陛下均可将之视为蹿逆的反贼。应该以武力讨平。”
“原来如此,高祖早有预见啊!”
“正是,高祖高瞻远瞩。”
“可是,刘姓就能军政一体。割据一方了么?”
王允微微一笑道:“陛下睿智!后来光武中兴。重新厘定了这个政策,也弥补了陛下所担心的事情,规定王可享受领地供养,但是不能干涉政务,政务由朝廷委派的国相执掌,军事则更加严格,严禁其拥有私军,由此而稳定了大汉三百年。直到世族力量慢慢的做大。”
“那么世族又是如何做大的呢?”
“土地!权力!财富!当这些勾连在一切,弱肉强食。强者恒强!如此往复,这些世族竟然气焰熏天,而至把持朝政侵凌皇权,先皇郁郁而终,盖因此也!”
小天子眨着眼睛,仔细的听着这些个普通孩子完全没有兴趣的东西,眼睛里有一些东西的闪烁着。
“袁绍、袁术之流便是如此?”
“正是!”
“那他们是想要造反了?”
“想必如此。”
“朕定要讨平这些不臣逆贼!朕有吕将军、有王司徒,还有张司空、陶太尉相助,有天下万民支持,定能讨灭这些逆臣贼子,还天下一个太平!”
“陛下好志向,臣必尽心竭力为陛下驱使。”
小天子兴奋的小脸通红,似乎这个志向很快就会实现一样,王允只是微微的笑着,却并不会去给小天子泼冷水。
不过小天子果然聪慧,兴奋了一会很快就想到了新的问题,小小的眉头又一次的紧紧的皱了起来。
“陛下可有什么困惑?”王允好奇的问道。
“有有一些疑惑。”
“陛下可否道来,待臣为陛下解惑。”
“这朕就是有些担心,刚才王司徒说,我大汉就是因为世族的崛起而崩解,可是,如今吕将军军威强盛,朝中无人克制,将来若是能够一统天下,吕将军岂不是权威rì盛,还有朝中重臣,时rì一久新的世族不是又来了么?杀掉这些世族再重新兴起一些世族么?永远都要这样做么?”
王允大惊!想不到小天子聪明如斯,居然能够想到这个本质xìng的问题,这个问题王允也不足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者可以学习密云的做法,禁止土地的流转买卖,可是那样一来,天子要以什么来凝聚人心?难道真的靠着一个虚无缥谬的皇统正溯就能成事?
王允不是普通人,岂能不知道这乱世背后的深层原因,现在诸侯们之间竞争的是军事实力,更是政治纲领,董卓、袁绍、孙策采用的是大汉原有的纲领,刘备、曹cāo则是改进了一些的纲领,跟这些人对比,小天子就算采用一样的纲领,也确实还占着一个正统的优势。
不过这些旧有的,以及稍微改进的政治结构,并不能解决小天子的疑问,只能陷入小天子所担心的治乱循环,可是要采用密云的那一套,最终的结果就是天子放弃对土地的拥有权,成了一个国家的象征,这种事情
王允纠结了,天子的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啊!
“陛下,或许这事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解决,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能做的事情也是有限的,因此我们只需要做好我们的事情,这个事情,也许应该由下一代来解决。”
王允这话是在耍滑头了,这一代不解决这个问题,只解决统一的问题,那么下一代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了么?
结果自然是不能,然后新的治乱循环又开始了,直到这一代建立的秩序崩乱,战乱就会再次开始。土地的所有权又开始重新的分配,新的政体再次建立。
小天子想了想,王司徒的话果然是有道理的。自己忙着统一天下都忙不过来,确实没有必要心忧那些很久以后才会出现的问题,或者只有等问题出现的时候再去解决才是正确的。
想到这里,小天子的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笑容:“朕明白了,朕需要做的是结束这个军阀割据的乱世,将来的事情留给将来的人解决,对吧!”
“对!陛下睿智!”
“那么。张司空建议军权分而治之也就没有必要了?”
“陛下,臣知道陛下十分的信任吕将军,吕将军也是忠义无双的重臣。但是权柄这种东西是很可怕的,会慢慢的侵蚀一个人的内心,因此,为了保全吕将军的名望。陛下倒是应该采纳张司空的建议。不过却不可寒了吕将军的心。”
小天子纠结了:“可是,怎么可能两全其美呢?”
“无妨,陛下与吕将军明言就是了,相信吕将军会理解陛下的一番美意的。”
“明言?”
“对,就是明言,或者陛下可以将适才问臣的问题,也问问吕将军,看看他如何回答。”
小天子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稚气未脱的脸蛋上露出一个肃穆中带着狡猾的神情
“哈哈陛下将这个问题来问臣,臣也是不知道的啊!臣是一名军汉。只知道如何打仗,怎么会知道如何治国呢?陛下这次是问道于盲了,这种问题应该去问王司徒和陶太尉这些饱学之士才对。”
“吕将军不会不高兴么?”
“为何不高兴?”
“朕在怀疑臣属是否会变质啊!”
“呵呵,人都是会患得患失的,陛下虽是受命于天的天子,恐怕也难以幸免。陛下为何会想起这个这么复杂的问题啊?”
“因为张司空建议的,他说应该将军权分治,可是朕觉得现在大战当前,军权应该统一才是,吕将军以为呢?”
“这有何难,陛下若是担心,可将军权一分为二,一部分为地方护军,专注于防守,这些军队可以成为陛下的军事力量,放在可靠的人手中,而臣则专注于进攻,这么一来军权不就分治了么。”
小天子大喜:“吕将军果然是忠心耿耿的,张司空实在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吕布虽然脸上轻松,不过心里却在暗骂了,幸好庞元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招,并且有了应对之策。
不过这仅仅是开始,更重要是军政一体这个核心问题,如果天子对吕布的军政一体产生怀疑,这才是最要命的事情,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在朝中建立与自己利益一致的文官集团,到时候就算是军政分权,自己也能够得到文官集团的支持,不至于被后勤卡住了脖子,任人揉捏
吕布从宫中离开,立刻就前往王允府中拜访,如今他才知道庞元的见识是多么准确,朝廷来了,游戏规则不同了,吕布必须适应新的游戏规则,充分的利用自己的优势,将这个新的规则玩好玩透。
“吕将军!义父未归,吕将军切稍带奉茶吧!”
“也好,有劳貂蝉小姐了!”
“不敢。”
貂蝉很客气的在客厅中招待了吕布,对于吕布貂蝉的印象是极好的,毕竟吕布的形象在那里放着,吕布本身有是个手握重兵的英雄人物,简直是集美貌与智慧,还有权力于一体的完美男人,这样的男人真的很能打动少女的芳心。
吕布也很喜欢貂蝉,一来是同乡,二来貂蝉貌若天仙,气质又高贵雅致,不过现在吕布对王允可是非常重视的,所以他也不敢唐突了这个美丽到极致的貂蝉。
王允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两个相敬如宾、仿如璧人一般的情景,心里不由得一动,或许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呢。(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三十章异界花开死地新生
格兰度站在浮岛的城堡上,惊讶的看向城堡外面的山坡,这个山坡他其实每天都能看到,而且也已经看得腻烦了,因为这个山坡不论是什么时候,都是绿油油的一片,还点缀着很多的星星点点的野花,上面的青草野花似乎终年都不会枯萎,也不会长得更加茂盛。
但是今天不同,因为这片山坡已经不再是绿油油的一片,而是五颜六sè的,那些东西绝对不是市民们弄上去的什么东西,而是很普通的一种东西,大片野花!更然人惊讶的是,在野花上面飞舞的那些东西,蝴蝶、蜜蜂?!
在山坡周围的道路上,已经挤满了前来围观的居民,他们惊讶的小声议论着这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脸上带着震惊和欣喜的表情,这虽然是新鲜事物,但是因为有从大汉过来的将士们讲解,大家自认很快就明白这些不是什么有害的东西,相反这些都是很普通的事物,虽然它们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郭,郭,郭大人!”
“郭什么郭?我又不是蝈蝈,呵呵!没见过吧?”
“没!不,见过,在大城市里面有,蝴蝶嘛!”格兰度努力的摆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郭嘉撇了撇嘴道:“不但是蝴蝶,还有不少的昆虫,那些都是野地里的jīng灵,不过这不算多,在我们家乡。有一个叫做昌隆的城市在城外的田地里种植的全部都是鲜花,开花的时候漫天飞舞的都是蝴蝶,那才叫美呢!”
“全部都种鲜花?那能用来做什么?吃么?”
“呵呵。你才吃那玩意呢,鲜花可以卖,可以加工成香料脂粉,哎,说了你也不知道,乡巴佬!”
“呃!我是贵族,什么乡巴佬!虽然你是郭大人。可是再侮辱我,我就要跟你决斗!”
“好啊,斗酒如何?”
“呃”
“说实话。与我们家乡相比,这里就是乡下地方,什么都没有,荒凉得让人发指。有机会你去我们家乡看看。就知道什么叫做大城市,什么叫做繁华了,最好是二三月去,那时候,整个城市里的梅花树都开花了,简直是一个花树的海洋,站在城中学宫的山顶上,四面八方。一眼看不到边际的城市都掩映在花海之中,那才叫一个美!”
郭嘉悠然神往的情绪显然感染了格兰度。两人一时无语,都陷入了幻想之中,格兰度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郭嘉所描述的那种地方,那么巨大的城市,那么美丽的家乡,这不是郭嘉的夸大之词吧?
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小蝴蝶在郭嘉的眼前飞过,郭嘉似乎还能听到从草地上传来的虫鸣声,一切都在不停的变化啊!
浮岛上出现的变化,说明刑天四号的规则正在主导着岛上的一切,排斥了原有的规则,而这个现象还在向着陆地上蔓延。
在卡特城堡内部,已经出现了不少的野草,城内的居民们也正在开始缓缓的觉醒意识,城墙外面的野地里,也不再是黑乎乎的一片,开始出现了零星的杂草,一簇簇一丛丛的,散发着盈盈的绿意,宣告着生命已经重新回到这片死地。
这些植物从远处看去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在这片土地上原本就是有植物的,只不过后来被亡灵巫师们占据之后,再也没有了植物生长的条件,现在土地的控制权被人族夺回,植物重新出现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若是你能够离近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些植物与别的地方野外那种一成不变的那种复制出来的植物是截然不同的,这些植物的叶片没有两片是相同的,也就是说,这些是自然生长出来的植物,而不是被智脑刷新出来的植物。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