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68部分

:“如此就有劳复庆转告吕将军,吾等愿意归顺将军,为国效力!”
庞元大喜!
“几位如何看待濮阳易帜归顺吕布之事?”
袁绍的脸上虽然在笑,不过那笑容总是让人看得有些发虚,逄纪最是了解袁绍,只是低着头不出声。
袁绍的眼神慢慢的在审配、耿包、辛评、荀谌、郭图、陈琳、徐邈和许攸的脸上划过,将众人的表情一一收于眼底。
“主公,此事虽然无奈,但是也不会影响大局,为了保证与黄巾贼的战事不受干扰,此事略作谴责就是。”
耿包的回答中规中矩,也代表着大家的主流看法,耿包说完,其他人大都点头赞同,只有审配和许攸面sè略有不同。
“正南以为如何?”
“主公,正如耿大人所言,如今我军的当务之急,乃是平灭黄巾,至于吕布确实暂时不宜闹翻,只不过,这濮阳事小,濮阳是数万守军乃至于高览、赵浮都不重要,但是沮授沮公与此人却是大才,未能使之为主公效力,实在是遗憾,主公当小心此人!”
袁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又看向许攸,许攸捻着山羊胡子慢悠悠的说道:“濮阳之失,盖因高览、沮授、赵浮的家人被人从邺城劫走,你让他们有如何选择,这事应该引以为戒。”
袁绍的眼神扫了郭图和荀谌一眼,郭图和荀谌顿时紧张起来,眼神也有些怨毒的看向许攸,心里不由得腹诽不已,你自己出风头也就罢了,何必用我们来做垫脚石!
“那时邺城人心惶惶,公则和友若难免会有照顾不周的地方,何况,根据调查,似乎当时是闵纯下的命令,闵纯此贼着实可恶,如今可有他的踪迹?”
逄纪应声道:“不曾有,此人早有安排,所以形迹很难察知,倒是韩馥的踪迹已经找到,其与其家人正浮于海上,在北上蓟县的船上。”
“此人居然还有脸皮去见天子,无耻之尤!”
“确实无耻”
看着众人小意的附和着,袁绍满意的点了点头,只不过,许攸那不以为然的眼神让袁绍有些无趣,好好的气氛就被这个家户给破坏了。
“如今文丑已经到位,张颌的部队也在向广川方向挺进,与黄巾的大战一触即发,暂时就不跟吕布计较此事了,至于东平郡和任城郡方面,还是要争一争的,不过不宜闹大,这事让颜良和大兄自行把握吧。”
“本初,你这个态度基本上就是将东平郡与任城郡拱手相让了,而且,张角遭到我军猛攻,必然会勾结张宝,在泰山和济南动手,因此颜良和袁遗将军哪里还有jīng力顾得身后的吕布?”
“那依子远的看法,有该当如何呢?”
许攸毫不在意袁绍的怒气,淡淡的说道:“此事易也,只需鼓动袁术攻打陈留,鼓动公孙瓒攻打太原,鼓动曹cāo攻打张宝,另外下令颜良与袁遗将军寸土不让,吕布见我军坚决,便不会得寸进尺。”
袁绍哼了一声,视线转向众人:“各位可有建言。”
“许大人所言有理,或可行之!”
“属下也赞同。”
袁绍心下叹了口气,脸上重新挂起爽朗的笑容,开口赞道:“子远所虑周到,就按照子远的计策执行。”
同rì,位于安平与渤海交界处的的广川爆发大战,张颌的意图直指信都,而张角却陷入了两线作战的境地。
张角立刻书信与张宝,请张宝从泰山出击,攻打袁绍的侧背,以牵制袁绍的兵力,另一方面,张角亲自率周仓坐镇信都。
光熹六年五月二rì,袁绍亲自率重兵突袭广宗,打开了第三个战场,张角的局势顿时急转直下,袁绍的战略正是用邯郸和信都,扯开了张角的防线,然后才用重兵突袭广宗,目标直指巨鹿。
无奈之下,张角只好令张燕和张牛角后撤,回防曲粱、广平,而文丑却反守为攻,沿西路北进,攻取南和、襄国,不但从侧面威胁巨鹿,甚至有攻入赵国的态势。(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倾力猛攻张角败退
广宗城下如同蚂蚁一样的袁军正在向着广宗发起连绵不绝的攻势,仰头看向空中,无数的巨石弩箭在天空中交错,给人一种相当荒谬和错乱的感觉,焚烧房屋和器械的浓烟笼罩在城池上,像是一层浓厚的灰霾,让人呼吸的时候都觉得胸口火辣辣的痛。
战场上的声音已经不像刚刚开战的时候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而是像是隔着一层水雾,听起来似乎显得遥远而迟缓,手中的刀剑也变得越来越沉重,开始的时候可能还会胆怯、会慌张,但是现在,每一个在战场上搏命的人,都已经忘却了生死,只是机械的将手中的刀剑向着对手的要害招呼。
平时官长们反复说的战斗要领,每一个人都已经深刻的领会了,为何一刺就要回缩?因为你已经没有力气做别的了!为何必须保持阵型?因为你顾不得左右,只能看着前方!
在杀戮战场上,新兵很快就会变成老兵,没有变成老兵的都变成了尸体,战士们忘记了为何而战,将领们的鼓舞已经麻木了,失去了应有的效果,最好用的口号就是杀敌存身!每一个人都在为了能够活到下一刻而夺取同样希望活到下一刻的对手的生命,这就是战场。..
在中军观战的袁绍脸上没有了平时总挂在脸上的笑容,而是肃然的看着面前的血腥战场,就算将这些如同蝼蚁一样的底层士兵平时完全不会放在袁绍的眼里,但是在这一刻。心里还是难免会有一点感慨和恻隐。
“正南,增加悬赏,让异人再加把劲!想不到城上异人的战斗力这么坚韧。”
“诺!”
“中军向前!支援登城!”
“诺!”
‘咚咚’的鼓声响起。中军开始向前压了,攻城的袁军顿时爆出一片欢呼声,战斗显得越发的激烈了。
“袁军上来了,纸符齐shè!”
“纸符用光了!”
“快去领啊!”
“没有了!可能守不住了。”
“最后一次齐shè,玩家都撤退,撤退!”
如今玩家的死亡惩罚越来越重,加上死亡后四天不能登陆。想要回到死亡之前的状态,没有个把月绝对不行,而如今与袁绍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为了保持战斗力,刘雁建议前线将领,在无法改变战争结果的情况下,应当保存玩家避免损失。
因此。在广宗的主将卜己判断广宗城已经守不住的情况下。卜己下达了将异人撤出战斗,向广平退却的命令。
而随着城墙上的生力军撤离,袁军迅速的扩大了在城墙上的战果,加上冲着袁绍高额悬赏刚刚加入登城战的玩家帮助,成了压垮黄巾军的最后一根稻草。
城破了,袁绍的骑兵追击着从北门逃出的溃兵和异人,不过由于他们是四散逃走的,追击的效果并不是很好。袁绍也不以为忤,能够三天内拿下广宗。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胜利,广宗被袁绍攻克,巨鹿城市圈就敞开了大门
曲粱也就成了孤城一座,没有了坚守的意义,张燕不得不将部队收缩回巨鹿周围,而文丑的骑兵攻陷襄国,则将张牛角部吸引了过去,挡在袁绍面前的就是坚守巨鹿的张燕。
袁绍原本的计划是用文丑牵制住围攻邯郸和肥乡的张牛角和张燕,用张颌牵制住信都的张角,然后自己猛攻空虚的巨鹿。
不过广宗的坚韧让袁绍的计划产生了变数,张燕及时回防曲粱、广平,张牛角随即被文丑吸引到襄国方向,邯郸和肥乡之围顿解,不过原本相对空虚的巨鹿却成了重兵防御的战略节点了。
袁绍立刻改变战略,将邯郸和肥乡的守军前推,由吕威璜和韩莒子统帅推进到曲粱,自己坐镇广宗,对巨鹿形成了围攻的局面,侧面则有在南和的文丑,巨鹿已经开始酝酿一场决定xìng的大会战了。
而在信都,另一场大会战也在酝酿着,袁绍利用这两个要点牵扯了张角的重兵,然后故技重施,命令新降的麴义悄然北上,一举攻陷南宫,并且向扶柳方向发展,企图截断信都的后路。
张角无奈之下只能从信都退往扶柳,但是半路上却被张颌追袭伏击,麴义又在拂柳城下设伏,当扶柳守军违背张角命令出城救援张角的时候,麴义趁机杀出,一举攻破了扶柳,张角虽然尽力约束部队,但是还是形成了溃败,等到张角一路仓皇退回廮陶,十亭兵马已经去了五亭,不过大部分都是被打散了,随后陆续返回廮陶。
袁绍连番使用相同的战略,却连连奏效,这其实已经说明了张角存在着兵力不足的毛病,而袁绍的兵力相对充沛,如果此时袁绍将张颌继续北调,从安国,甚至是唐县方向动手的话,张角更麻烦。
张角原本的意图是与袁绍形成会战,最好是依托坚城的防御战,但是每每被袁绍给耍了,这时张角才发现,自己的兵力真的是不足以掌控这么大的地盘。
袁绍发力猛攻,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将广平和安平两郡拿下,战略上连连得手让袁绍得意不已,而建言的审配也水涨船高,成了仅次于许攸的头号谋士,当然,这也许是袁绍故意给许攸找对手。
但是无可否认,审配的这个计谋确实是很老辣,即使张角明知道袁绍的打算,但是由于兵力不足,还是没有办法破解袁绍的这个战略。
按照审配的设想,拿下广平和安平之后,应该分兵北上,夺取中山国,对张角形成三面合围的架势,将张角向着太行山压缩,如果能彻底歼灭最好,如果不能,也要将祸水西移,将其赶到并州境内去。
当然,这种军事压缩最后肯定是要打大决战、攻坚战的,审配的设想是将这些大决战尽量的向后压,一来有助于稳定袁绍现在的阵营,毕竟袁绍是才吞并了韩馥的人马,还需要时间整顿,二来,则是希望能够一战而彻底消灭黄巾军的有生力量,因此让他们尽量的收缩比较有利。
光熹六年(永汉五年)六月十二rì,张宝在泰山对袁绍发起攻势,不过在颜良和高干等人的严密防守之下,效果并不大。
而吕布则趁机拿下了任城郡,袁遗无奈,只能向后退到鲁郡,结果整个任城和东平郡也被吕布吃下,随后吕布稳定住了战线,重新调整部署,提前进入了修整,准备袁绍与张角会战时可能出现的战机。
六月十五rì,张颌率军奔袭高阳,拉开了中山北线的战场,张角的战线如今是四处漏风,刘雁建议顺应袁绍的战略企图,收缩部队,在巨鹿、廮陶、下曲阳、上曲阳一线建立防线与袁绍进行大会战。
张角考虑再三,采纳了刘雁的建议,开始大规模的迁移人口收缩部队,袁绍军则乘胜猛进,吞噬了张角大片的地盘,不过大家都知道,现在的胜利不算是胜利,黄巾军的部队集结起来之后,在四个支点城市群中,兵力将会超过百万,袁绍能不能击败这百万大军,才是最后决定冀州谁属的关键所在。
袁绍最近很是兴奋,这是一场规模宏大的战役,双方投入的兵力超过一百五十万,这还不算异人的部队。
玩家们也很兴奋,这是一场久违了的空前大战,双方阵营的玩家都知道,这可能是决定黄巾阵营命运的一战,双方自然都憋足了劲,准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周围的诸侯们也很兴奋,特别是公孙瓒,由于韩馥的主动下野,让准备了半天的公孙瓒在冀州大战的前期什么都没有捞着,公孙瓒气得直跳脚,现在他可是期待着袁绍与黄巾军的大战,准备在必要的时候去抢占便宜。
吕布和张辽自然也是分外的关注这一场即将爆发的大战,这一战一开始,很可能整个冀州和兖州又会打破短暂的平静,开始新一轮的大战。
更让大家觉得奇怪的是,一贯以来喜欢四处干涉的密云似乎毫无动作,对近在咫尺的冀州连番的大战,密云似乎视而不见,难道方志文真的已经被跨界战争的事情牵扯了全部的jīng力,已经完全没有jīng力去顾及大汉境内的战乱了么?
袁绍、张角以及公孙瓒、张辽、吕布都在积极的准备着,这个夏天,难得的出现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期,只是连番的大战,让今年的夏收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冀州、兖州夏粮减产已经是肯定的了,整个大汉的粮价估计又会攀上一个新的高峰。
同样,冀州大战还会对很多的经济产业产生影响,比如军工产业、比如畜牧业、比如纸符制造和药品制造等等,无数的大小商家,还有最基层的农户和采摘玩家,都会从中受益,冀州之战搅起的巨浪,还在迅速的扩散之中。
而作为主角之一的袁绍,现在不但在为即将展开的大会战伤脑筋,还需要为大战之后的事情伤脑筋,所谓不谋一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作为一个领袖,袁绍必须将未来的节奏都想好,即时他不想,他的属下也会让他想的。
“本初,密云的想法必须要逼出来,这相当的重要,否则,得了冀州之时,反而可能是本初败亡的开始!”
许攸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话在这个当口说出来,那真是叫扫兴!即使袁绍一贯大度,现在的脸sè也相当的难看!其他诸人更是赶紧低下头,一脸肃然,其实肚子里都满怀期待的等着看许攸的笑话了。(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兵进涿郡逼杀韩馥
袁绍吸了口气,压下心里的不快,最近袁绍的战事顺利,特别是弄掉了韩馥之后,袁绍更是神清气爽,自觉已经有了王霸之气侧漏的迹象,心里对自己的评价和期许自然也高了很多,如今这许攸很没眼力劲的猛说上什么败亡之始,实在是够扫兴兼且恶心人。
“子远何处此言啊?莫非以我冀州一郡之力,百万强兵,还不如方志文那蛮荒的边镇么?说什么败亡之始,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
“主公所言甚是,许大人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逄纪立刻接上话,逄纪这个时候可不怕踩,如果被踩了更好,因为自己可是替袁绍顶雷啊!
“呵呵,本初啊,冀州一郡之力有多少?”
“许大人,冀州一郡之中有户三百七十万有余,口逾一千五百万,兵可两百万余。”
审配似乎很客观的回答问题,不过言下之意也有支持袁绍的意思。..
许攸不屑的斜了审配一眼道:“那么正南可知密云有多少户?多少口?多少兵马?”
“这”
“那在下告诉你,密云户有近千万,人口接近三千两百万,军队可以说不计其数,怎么样?本初,能打得过么?”
“这可是如今方志文正陷入跨界国战的泥沼,又怎么可能倾力来对付本官?”
“呵呵,泥沼?那方志文是在为大汉的所有人挡灾!至于他会不会来对付我们在下不知道。不过,方志文从来都不是一个善茬子,我们在他手里吃得亏还少么?”
袁绍沉吟了一会。不得不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那么子远有何高见?”
“高见也无,有一些浅见,方志文固然陷身国战,其财力物力都向着海面上倾斜,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的战力却并无下降,相反。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土地的不断开发,他的实力指只会越来越强。但是。国战对他的影响是非常重的,因此他收缩了在大汉各地的部队,甚至连冀州大战至今都未置一词。因此,在下觉得他应该是打着坐山观虎斗的主意。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打算。”
“许大人莫非是想说,要试试看方志文是在等着我们与黄巾贼大战时,密云会不会以雷霆之势南下?”
“正是!”许攸看了一眼徐邈,对这个年轻人倒是略有赞赏。
袁绍悚然而惊,这种可能xìng确实是存在的,若是真是如此,袁绍最后很可能还是会闹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甚至还会实力大损。反过来遭到吕布、公孙瓒和黄巾军的围攻。
堂下的众臣也纷纷的担忧起来,对于密云的忌惮有些人是很清楚的。有些人则不大清楚,但是许攸说出了密云的真实实力之后,恐怕没有人会不忌惮。
许攸扫了大家一眼,又看向面sè沉凝的袁绍,满意的暗暗点头。
“那么子远,该如何才能知道密云的打算?”
“很简单,提军北上,进兵涿郡,向天子讨要韩馥!”
“啊!”
“怎能如此?”
“这岂不是向密云宣战?”
众人大惊,许攸老神在在的抚着胡须,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这这是为何?”
“主公,许大人的计策是投石问路,想要看看密云是如何反应的,我军入涿郡,是冲着韩馥去的,说得再难听点,是冲着天子去的,却不是冲着密云去的,如果密云强烈的反弹并揪住不放,那么说明密云很可能会对我军动手,如果密云另有想法”
“密云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趁这个机会,一统幽州!”
许攸抢在审配开口之前,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这个猜测让大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密云一直对冀州的事情不闻不问,是打着趁机一统幽州的主意。
“妙!妙计!”
“哦?景山,妙在何处啊?”袁绍眼神扫了一眼得意的许攸,微微的笑了笑,开口问道。
“许大人此策是在诱导密云兼并幽州,这么一来,密云就无暇南顾了,至少,在摆平幽州之前,密云已经无力南下了。”
许攸捻着胡须得意的点头,这正是这一策的jīng妙之处,如今被徐邈说出,许攸心里大爽,对徐邈的看法顿时好了许多。
袁绍呵呵一笑,扫视了一眼堂下众臣:“诸位对此可还有建言?”
“属下附议!”
“属下以为可行!”
六月底,正忙着准备大战的袁绍忽然派蒋义渠率兵进入了涿郡,声称是要向天子讨个公道,为何作恶多端的韩馥不受惩罚,还能获得郎中的任命。
消息传到蓟县,朝廷里的众臣们顿时乱作了一团,朝会上更是针锋相对的吵了起来,主张将韩馥交给袁绍以免除麻烦的一派是张邈为首,主张严厉斥责袁绍不臣的则是王允一派,至于军方的鲜于辅兄弟,则保持着中立,不懂政治的太后自然是惶惑无主。
吵了一天,结果是毫无结果,连小天子都在朝议时困的直打瞌睡了,最后只能暂且做罢,明rì再议。
晚上,陶谦、赵昱等人来到了王允的府邸,继续商议此事。
“恭祖,此事并不简单,袁绍如此做法其实包藏祸心,恐怕袁绍要的不是韩馥,他是在投石问路啊!”
王允很清醒,冀州大变他一直在仔细的关注着,对于密云在冀州变局上的不作为,王允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好的味道,如今袁绍在备战的关键时候,忽然出手拉蓟县朝廷入局,其实是想要看密云的态度。
陶谦抚着花白的胡须,默默的点头,这也是一个人老成jīng的家伙,对于时局的变化,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嗅觉。
“是啊,问罪韩文节不过是个借口,所以才不能让韩文节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成了冤死鬼,这张氏兄弟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
“哼,他们未必看不出这背后的诡计,他们的意思是将韩馥抛出去以免祸,岂不知即使韩文节交出去,袁绍也会想出别的花样,密云一天不表态,袁绍一天就不会消停。”
对于王允的分析,众人都赞同的点头。
“如此,我们更应该坚持不能对袁绍让步了!”
“自然是不可以,更何况,袁绍的作为简直是无君无父,绝对不能退让。”
陶谦看着大家纷纷神情激昂的表态支持,心里却有些无奈,这些人也就是嘴上使使力,实际上对如今的局面,起不到任何的作用,陶谦的眼神转到王允紧皱的眉头上,叹了口气道:
“子师,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王允,所有的议论顿时都收敛了,王允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担心天子,天子年幼,怕是会出于免除麻烦的想法,最终支持张邈等人。”
陶谦见王允不肯当众说起此事,也不再继续追问。
随后大家有讨论了一番,坚定了力保韩馥,严厉谴责袁绍的意见之后才散去,而陶谦却在出门走了之后,又绕了回来。
王允似乎早有所料,将陶谦引入书房,书房中只有貂蝉随侍在侧。
“子师,如今可以说了吧,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貂蝉也好奇的看着义父,最近义父常常一个人忧思难眠,想必是有心事的,可惜貂蝉问了几次王允都不肯说,或许对自己说也无用,如今陶谦问起,貂蝉也正好一解心头之惑。
王允叹了一口气,一副yù说无词的样子,踌躇了好一会,王允才开口道:“恭祖,冀州之战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冀州一统吧?除非有强力的外力介入,不过从吕布挑起战端看来,吕布的目的是用兖州交换冀州一统,但是韩文节懦弱,给了袁绍更好的机会,如今张角的胜算不大,只要袁绍不要急躁,大会战应该能赢,随后冀州将会一统。”
“呵呵,其实就算是袁绍败了,冀州还是会一统,不过是被黄巾军一统罢了,不管谁统一了冀州,作为冀州的紧邻密云,都不应该坐视。按照方志文以往的做法,应该早早的就帮助韩馥抵挡袁绍了,可是冀州大变至今,密云都无一辞以对,难道这不奇怪么?”
陶谦凛然,皱着眉头仔细的思考,越想就越觉得这事有蹊跷,越想就越觉得密云所图非小,心里也不由得开始紧沉重了起来。
“子师是说密云之所以看着冀州一统,乃是其既定的策略,那么冀州一统对密云有什么好处呢?冀州一统只会给密云造出一个更强的敌人,对密云形成更大的威胁,难道还会对密云有什么好处吗?”
“呵呵,更强大的敌人?那要看这个冀州之主有没有跟密云做敌人的资格,若是没有,一个完整的冀州就会成为密云的一个强壮的守户犬,而密云更是可以借此机会,统一整个幽州,彻底消除家门口的隐患。”
王允苦笑着将自己内心顾虑了很长时间的心结说了出来,这个心结其实是无解的,因为在座的人,不,整个蓟县的人都没有能力去解开这个结。
“嘶!”陶谦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明白了密云的打算,以及袁绍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袁绍是给密云送统一幽州的借口来了,为的是让密云的jīng力都放在幽州。(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紧锣密鼓意在幽州
“袁绍的意图显而易见,其目的绝对不是韩馥,而是企图诱使我们出手,一旦我们出手,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接收整个幽州,袁绍也就可以放心的去打张角了。”
“呵呵,若是我们吃掉蒋义渠的部队呢?”
“那袁绍就要仔细的考虑一下与张角的决战打不打?打到什么程度了?不过这个假设毫无意义,我们不应该给袁绍这种错觉,统一幽州是既定的方针,而且是大家都支持的方针,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田丰笑眯眯的看着刘晔和田稚、香香几个人在争执着而不置一词,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还不时的端起茶杯抿一口。
刘晔说得没错,不管袁绍怎么做,统一幽州乃是既定的方针,并且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其差别也就是做的方法与时间罢了。
“父亲,您说张角会怎么安排?”..
田丰抚着胡须道:“这个也是既定的方针,而且是主公亲自定的,我觉得也很好。”
香香眨着眼睛故意找碴:“可是,张角不一定领情啊!若是他想要鱼死网破怎么办?”
“黄巾军不是张角一个人的黄巾军,以前可能是,但是现在肯定不是,因此这个假设也没有意义,大小姐,你今天是故意来顶牛的么?”
“嘻嘻,听说子泰要出使蓟县了,我要跟着去!”
“那你找你嫂子说去啊!在这里闹情绪也没有用啊!”田稚颇有些心动的说道,不过她知道。自己在正式出仕之前,是哪里也去不了的。
“我嫂子说要田大叔、荀彧大哥还有贾大叔三人都同意才行,真是的。到时候我自己去,就算不是使节团的成员,也一样好玩。”
“呵呵,这事事关重大,你不怕将来主公说你?”田丰笑眯眯的问道。
“不怕,我又不是去捣乱的,我是去帮忙的。”
“你能帮什么忙?”
“当然能了。别小看了我,别的不行拾缺补遗总是可以的,还有对异人情报的掌握。还有跟貂蝉等人的关系,能做的事情多着呢?”
田丰眯着眼睛想了想,又看了看香香认真的模样,半晌才点了点头道:“大小姐说得也很有道理。如果你能听从子泰的安排的话。倒是可以作为随行人员前往蓟县的,不过此事关系到密云的战略构想能否顺利实现,关系到主公的名声能否更上层楼,所以切不可任xìng而为,这你做得到么?”
“当然做得到!哥哥不在家,我当然想替哥哥分忧了,怎么会任xìng妄为呢!”
“呵呵,那好吧。我同意你去,不过另外两个人我可就没办法了!”
“嘻嘻。太好了!我这就去找荀彧大哥。”
香香蹦蹦跳跳的跑了,田稚羡慕的看着,刘晔与田丰相视而笑,眼神不由得同时飘向了侧面地图架上的地图,在那里,有着一个详细的进兵幽州西部的安排计划
“政治上的事情有两个方面,第一是蓟县朝廷的去向,这一点我们任由他们选择,但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于地,主动权cāo之在我;第二是将来右北平、燕国、代郡、范阳郡和上谷五郡的全面接管工作,这里面会涉及大量的人事政务安排,详细的计划已经有了,名单之前的会议也已经通过了,只要严格执行即可。”
认真的听着荀彧说完,甄姜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田丰:“那么元皓说说军事上的安排吧。”
“遵命,这次的行动中,虽然准备的部队较多,但是估计动用的部队不会太多,首先,高顺部将会移师蓟县驻防,田豫部前往代县驻扎,黄忠部预定的驻扎位置是涿县,慕容方部不动仍然在清河口港驻扎,阎氏兄弟我们已经基本谈好,两人将会易帜,那么两人的部队将会重新整编,分别驻扎上谷涿鹿和右北平的海阳不变,部队结构调整为步骑兵混合编制。另外,段志然部会在渤海海面待命,宇文伯颜和折罗部在驻地待命。”
“若是与蓟县的谈判不顺利呢?”
“预案是阎氏兄弟即行宣布易帜,高顺部、黄忠部、田豫部突袭蓟县,击溃鲜于兄弟的部队,阻挡张超和张邈可能的援军,迫使蓟县朝廷就范,同时慕容方部出兵西进,压迫章武防止袁绍出兵干涉,这个是最坏的打算。”
说到阎氏兄弟的时候,田丰笑着冲史阿点了点头,史阿客气的点头示意。
甄姜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其实她也看不出什么来,只不过,她是在等其他人的意见,李雪音笑了笑道:“参谋部的准备很充分了,不过我还是想问问,如果张角此时北进,或者张辽东来,袁绍也同时发难的话可有预案?”
“呵呵,有的,如果出现那种情况,我军暂时放弃蓟县的动作,将目标集中在袁绍身上,先行将袁绍彻底击溃,然后再实施各个击破。”
甄姜微微的冲过着李雪音感激的笑了笑,转向田丰道:“如此妾身就放心了,军事上事就拜托元皓了!”
“这是属下的本分,属下定当恪尽职守。”
“那么,子泰,此事的关键就落在你的肩上了。”甄姜看着这位跟随夫君一起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语气诚恳的说道。
田畴肃然回道:“主母但请放心,子泰一定会说服王司徒和天子,和平的接受我方的意见,实现主公的战略构想。”
甄姜点了点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事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看田畴的临场随机应变了,甄姜眼神一转。看到香香跃跃yù试的样子,不由得笑道:“香香,嫂子也拜托你了,一定要尽力而为啊!”
“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顺利完成任务的!”
正当蓟县朝廷为了袁绍索要韩馥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密云突然派出了田畴一行,与田畴同行的。还有田豫、黄忠、高顺三个军团,密云忽然高调出场,顿时将蓟县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剩下的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密云的声音。
黄忠等人行动很快,几乎在张氏兄弟还没有来的几反反应之前,就抢先拿下了蓟县南面和西面的要道。隔绝了来自外围的支援。随后高顺的部队才保护着田畴一行到达。
鲜于兄弟如临大敌,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缩在蓟县城里提心吊胆的戒备着,生怕密云军忽然攻城,只不过密云的三个军团只是在城外扎下营寨,然后田畴带着随员进入蓟县,密云高高举起的剑,却迟迟不砍下来。这让鲜于兄弟寝食难安。
当然,事实上蓟县内的人除了早已经确定投向密云的那些人之外。各个都是寝食难安的,尤其是张氏兄弟。
田畴进入蓟县后,第一个拜访的就是王允,王允对田畴自然是没有好脸sè,不过有香香在一边插科打诨,王允的脸sè也吊不下来。
“王司徒,在下明白王司徒的立场和心情,但是诸侯越打越少,却越打越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冀州统一在即,为了抗衡冀州的强势,幽州军政归一乃是大势所趋,这点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妥协!”
王允无奈的叹了口气,一旁的貂蝉有些怨怪的看向田畴和香香,田畴完全视而不见,香香做了个鬼脸,弄得貂蝉哭笑不得。
王允知道田畴言下之意,这是个难以扭转的事实,就算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接受:
“那么,方大人打算如何安置天子?”
“不仅仅是天子,应该是朝廷。我家主公有两个建议,其一,恭送天子和朝臣出境,只要是天子选择的地方,我军定会保护天子安全达到,这点请大人相信。”
王允点了点头,将天子和朝廷赶走,这点王允早就猜到了,那么另一个呢?难道方志文也想学董卓,玩那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若是如此,王允绝对不会答应!
田畴看了王允一眼,接着说道:“其二,天子和朝廷按照密云模式进行重整。”
王允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此话怎讲?”
“王司徒可听说过在下的老师林闻之老先生的‘虚君制’?密云实行的就是权力分治制度,若是天子留在幽州,我们将奉天子为皇帝,不过仅仅保留监察权和世袭权,作为国家的最高象征,其他权力则分属各部。”
“荒谬!”王允眉毛一竖,怒声驳斥道。
田畴也不生气,笑了笑道:“这只是建议。”
“方志文也是汉臣,为何不能为大汉谋福祉,敬奉天子、匡扶社稷,却要做这等不忠不义之事?”
“王司徒大谬!这天下从来都不姓刘,我家主公正是在为大汉谋福祉,而且谋得不是一时一世,是千秋万代的福祉,身为汉臣,忠的是大汉一国的利益,取得是大汉百姓之义,非是一家一姓之忠义,王司徒学究天人岂不知之?”
“荒谬!荒谬!没有天子何来国家?没有国家谈何忠义?”
“呵呵,王司徒无需如此,在下也不是来跟王司徒探讨经义道理,而是来向王司徒传达一个事实,并等待王司徒的处断。”
王允的脸sè黑得跟锅底似的,他有一肚子的想法,虽然,王允其实自己也不大肯定自己的道理就对的,奈何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你的想法,也不跟你讲道理,直接就将刀子架在了你的脖子上,选择吧,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好谈的。
这个感觉实在是憋屈,憋屈得王允想要吐血。(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并吞幽州恭送天子
接下来,田畴又见了陶谦、韩馥、张邈和魏攸、程绪等人,就是没有见鲜于兄弟,那两个人对于密云来说,根本就是无关轻重的人物,这让自我感觉被拔高的两兄弟非常的不舒服,不过形势比人强,只能在背后骂几句罢了。
对于密云的强势来袭,最反对的自然是张氏兄弟,要知道,密云给出来的两条路他们是那一条都不想走,相对来说,留在密云肯定是要被架空的,张氏兄弟的不良记录让他们很难再获得方志文的信任。
但是天子若是离开幽州,很大的可能会去投奔吕布啊!这,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不过,张邈兄弟还有更好的选择么?与方志文打一仗?这个念头在张邈心里刚一闪现,就被张邈死死的按灭了,这种想法简直就是找死啊!
或许田畴说得话还是值得好好的考虑一下的,天子已经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而且太后在这段时间也多多少少的明白了一点政治的奥秘,别的不说,不能将权力交给一个人这点道理他们祖孙总是明白的吧!..
就算他们不明白,王允总是明白的吧,所以,若是天子真的选择南下投靠吕布,这不但不是送羊入虎口,恰恰是张氏兄弟荣归故里的机会,天子为了牵制强横难制的吕布,必然会越来越信重张邈,这是无法避免的必然。
张邈在彻底没有了退路之后,反而静下心来。越想就越觉得田畴的话非常有道理,自己回到陈留不但不会被吕布迫害,相反。还能跟吕布继续的斗一斗,因为自己身后会站着天子,这种感觉也不错啊,就算斗不过吕布,至少能恶心他,就算这样也足够出出自己当初被赶走的恶气了。
王允是没得选择,他不会让天子成为一个jīng神象征。因为这实在让他没法接受,张邈则是明白了南下对自己的好处远远大于留在幽州做富家翁。
陶谦则没有什么所谓,陶谦的两个儿子都跑去郑乡学宫做教习了。陶谦自己则打算能干一天就为天子做一天的事,他年纪大了,已经都看开了。
韩馥新来乍到,现在是惊魂未定。只要不被送给袁绍祭旗。什么都好了,吕布跟韩馥的关系也不是很恶劣,跟着天子还能在朝廷里混个职位,在密云,恐怕只能做个富贵闲人,韩馥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跟着天子比较好。
魏攸选择了继续跟随天子,因为他是个相当传统的人。跟王允一样,很难接受密云的虚君制的想法。孙谨也一样,不过,孙谨更害怕自己以前得罪过方志文会遭到报复,至于程绪、齐周、张逸、张赞则都愿意留在幽州,继续为幽州百姓效力,这几个人对刘虞的感情还是很深的,也有留在幽州保护刘和的想法。
至于刘和,荀彧是不吝给他一个合适的职位的,荀彧与方志文一样,认为没有无能的人,只有无能的上司。
田畴给了王允和张邈一天的时间,隔天正式请见天子,天子当即召见了田畴。
田畴并非第一次见天子,与上一次相比,天子似乎长大了不少,小小的脸上一片肃穆,颇有些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沉重,不过他的眼神里可什么都藏不住,看向田畴的眼神满是愤怒和委屈。
“田子泰,你是来赶朕走的么?他方志文已经不是汉臣了么?”
天子的声音稚嫩,但是声sè俱厉的样子还是颇有些威势的,特别是在这个场合,高踞上座的天子横眉冷指,阶下众臣默然围观之下,田畴居然感受到一些压力,不过田畴随即一笑,将这一分压力抛诸脑后。
“陛下,我家主公是汉臣,微臣也是汉臣,这点是无法改变的,因为我们都是汉人。”
“既然是汉臣,为何不尊天子,行此不忠不义之事?”
“陛下,臣等忠的是大汉这个国家,忠的是大汉万民,微臣此来,建议陛下建立新制,以适应时代发展、与时俱进,并能永葆皇家荣耀,只是陛下不能接受而已,说什么不忠不义就偏题了。”
“可是天子乃是神授,代天牧民是天意,天下万民乃是朕的子民,天下之大具是朕的土地,尔等也是朕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