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66部分

的疲惫中出现重大的失误,然后一举击溃沮授的部队。
光熹六年三月九rì。
“大人,继鬲县、临邑之后,般县昨rì失守,西平昌已经陷入了包围,潘凤将军的求援信又到了。”
这个情报是闵纯带来的,事实上,接到情报的可不是他,问题是别人都不敢一大清早的就去触韩馥的霉头,只有闵纯这个老臣才有这种胆量。
韩馥的手抖了一下,虽然脸上尽量的不动声sè,但是下面的臣属们还是心里一颤,纷纷的低下了头。
“西昌平告急,那么应该从哪里调兵支援呢?啊?”
韩馥的声音骤然提高,吓得下面的众人都抖了一下,不过,现在两线开战,还要防备着北边的张角,南边的颜良,哪里有兵可调呢?大家都低着头不出声,韩馥的喘息声显得越发的大了。
“怎么都不出声了?平时不是很多的主意的么?啊?”
再怎么压抑,韩馥还是没有办法压制住心里的怒气,本来一片大好的局势,怎么忽然间就会急转直下,变得如此的被动,难道真的要按照沮授的建议,放弃平原郡,集中兵力在清河构筑防线,并可与济北南北呼应,利用黄河便利抵挡袁绍的脚步,甚至必要的时候可以放弃河南三郡,以图自保。
想到要放弃自己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地盘,韩馥的心里就在滴血,再想像着沮授的表情和语气,韩馥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大人,如今我军两线开战,兵力捉襟见肘,想要援兵并非易事,而且麴义的部队也正在路上,程涣的水军已经达到西平昌附近,还是让潘凤将军再坚持一下,或者放弃西平昌,于平原城建立防线。”
闵纯无视韩馥的恼火,不紧不慢的建议道,韩馥眉毛一竖:“退守平原,那大半个平原郡都丢了,而且不战而逃,士气何存?不行,命令潘凤死守西平昌待援,命令麴义加快进军速度,命令程涣主动袭扰袁绍军黄河沿岸的据点。”
停了一下,韩馥又道:“命令沮授加快进军速度,尽快到达濮阳,汇合高览与吕布郡决战!”
闵纯看着书记官奋笔疾书记录着韩馥的命令,又看了看下面一众低头不语的众臣,心里也不由得叹息不已,他是熟悉韩馥的,知道韩馥现在看起来很是决断,其实这个时候他心里最是不安,韩馥越是茫然无主的时候,反而会越是独断专行,似乎是要极力的掩饰自己的惊慌,不过,这个时候他的独断专行,多数都是错误的。
“大人,属下认为沮授的建议是正确的,大人不妨采用!”
“哼!沮授的建议反反复复,前后竟然完全相反,如此荒唐也能是正确的?简直是一派胡言,你莫非是想害本官不成!”
闵纯yù言又止,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属下是不是想害大人,大人看不出来么?大人不听忠言,必受其害啊!”
“够了!你累了,下去休息吧!”
闵纯摇头不已,默默的拱了拱手,转身离去,其他臣属见到这个情况,更加是噤若寒蝉了,一时间,大厅里竟然静的有些可怕。(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两害相权张角出兵
方志文和郭嘉站在地图架边上,太史昭蓉在一侧安静的煮着茶,不时的抬头看向自己的夫君,眼神里满溢着安详和快乐。
“图塔高地上的城堡肯定应该拿下,取下这个城堡,卡特城堡就彻底被隔离成后方了,如今艾利山谷的城堡已经十五级了,由夫人驻守毫无问题,卡特城堡交给副英雄就可以。”
方志文点了点头:“没问题,图塔高地道路较远,守军并不多,敌军如今主要集结在艾利山谷对面的米塔城堡,其实我倒觉得,你攻击图塔高地的意图其实在米塔城堡。”
“呵呵,大人睿智!图塔高地拿下之后,我军居高临下,可以四处出击,比起艾利山谷,当然显得攻击xìng更强,这会迫使敌军由进攻转向防守,因此,敌军夺回图塔高地的yù望肯定是很强烈的,而此时,我军就可以趁机突袭相对薄弱的米塔城堡,彻底闭锁艾利山谷。”..
“呵呵,那还要看敌军的应手,看看他们会不会跟着你手里的棒子转,这事就这样吧,接下来我会看时机出击,昭蓉就留在艾利城堡,卡特城堡和浮岛你就费心管理一下。”
“遵命,大人!”
“好了,现在看看家里的情形吧,子龙那边最新发来的战报,你看看。”
方志文伸手就将那个地图掀了一页过去。露出下面冀州、兖州的地图。
“袁绍动手了,目标果然是平原郡,庞元的计策成功了。冀州的战略均势被打破,韩馥面临着灭顶之灾,现在就看张角如何选择了?是选择力挺韩馥重新回到均衡态势,还是与袁绍合作先瓜分韩馥,然后再与袁绍争夺冀州。”
郭嘉看了一会地图,思索了一番道:“我看,张角会选择与袁绍瓜分韩馥!”
“夫君。奉孝,喝茶吧!”
方志文吞下嘴里的话,转身结果太史昭蓉递来的茶水。惬意的喝了一口道:“还是煮茶好喝啊!”
“呵呵,不如麦酒好喝!”
“你个酒鬼!说说,为何张角会选择瓜分韩馥,要知道张角的实力还是不如袁绍的。而且。消化战争红利的能力,也明显是袁绍更有利,如此计算的话,显然应该力挺韩馥合谋袁绍才是正着。”
“问题在于韩馥实在是不堪,庞元一个小小的试招,就能让韩馥陷入绝境,若是韩馥有眼光,及时放弃鸡肋一样的东郡。转而与吕布媾和合谋袁绍的话,张角自然很乐意一起灭掉袁绍。可事实是。现在陷入危机的是韩馥,若是张角继续犹豫,韩馥的地盘就要被袁绍和吕布给瓜分了,到时候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的张角还是要面对袁绍的挑战!”
郭嘉喝了口热茶,舒服的呼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屑,显然对韩馥的作为,他实在是太失望了。
“还有个原因。”方志文眯着眼睛说道。
郭嘉眼睛一转,笑道:“大人说得可是张角的年龄问题?”
“呵呵,聪明!正是,张角的年龄让他不能再蹉跎下去了,即使是冒险,他也需要尝试一下,虽然站在我门的角度看,张角的赢面不大,但是作为当事者,张角的信心肯定比我们更高,对吧?”
“对!”郭嘉想了想,好奇的看向方志文道:“大人,您到底是怎么安排张角和袁绍的呢?难道任由他们一方消亡,一方做大?”
“呵呵,当然不是了,张角的理念和袁绍的理念是绝对对立的,因此,他们之间没有妥协的余地,但是他们却都是汉人,与其内斗而亡,不如去跟外族争夺一片生存的天地。”
郭嘉笑了:“主公之意是将失败者赶向北边?”
“对啊,到漠北去,到那里去延续汉人的血脉和文明!至于胜利者,将之向南压向中原。”
“呵呵,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我们会极力的阻止冀州局势的变化,他们未免太小瞧我们了,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将幽州的事情彻底解决了吧!”
“可以,这个机会应该是合适了,至于蓟县的朝廷,让他们自己选择去留吧。”
“估计是不会继续呆在幽州了,大人,你说他们会去冀州还是中原?”
方志文想了想,十分肯定的说道:“中原!”
张角的道宫中,他的义子和徒弟汇聚一堂。
赵爱儿将冀州、兖州最新的战况给大家仔仔细细的介绍了一遍,接着刘雁又将庞元和袁绍的来信给大家读了一遍。
现在的情况很简单,韩馥被吕布和袁绍围攻,危在旦夕之间了,吕布和袁绍同时来信,邀请张角南下魏郡会猎,今天的议题就是这个!
“义父,孩儿以为,此事不可,如今我军势力实则不如袁绍,若是应允此事,一起分割韩馥,我军未必能占到更多的便宜,而且,将来这些好处转化为实力也需要时间,而袁绍在这方面显然比我们更有利。而那时韩馥已灭,冀州再也没有能够牵制袁绍的势力,袁绍势必与我军大战,结果如何,还不好说啊!”
张燕的话相当的婉转,其实重点就是对将来与袁绍争夺冀州的前景不看好,从这个最高军事领导人嘴里说出来的话,还是相当有份量的。
张角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白波开口反驳道:“张燕兄弟说得固然有理,但是若是坐看吕布袁绍瓜分韩馥。对我军更是不利。或者有人说应该攻击袁绍以拯救韩馥,只是这么做也毫无好处,因为我们并不能影响到吕布的的决定。最多只是拖慢袁绍的步伐,延缓了韩馥的灭亡而已,事情的结果是不会变的。”
张牛角动了动眉头问道:“为何会如此?若是我军牵制住了袁绍,韩馥应该有机会稳定战线啊!”
刘雁淡淡的笑了笑道:“您也说是稳定战线了,袁绍已经得手的地方呢?若是吕布再次加大进攻力度,韩馥又会如何?韩馥之前的一些列应对措施几乎都是错误的,不但没有改善他的处境。反而让他的境况越发的恶劣。若是我们出了力,最后韩馥还是垮了,我们不但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白白的将好处都推给了袁绍,那时候的情况会更糟。”
“也就是说,其实我们现在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了?”张牛角恍然道。
刘雁和白波同时点头,张角看了看张燕。眼神里略微有些歉疚。张燕的想法他很清楚,但是他的想法张燕却不清楚,张角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渡过下一次的死劫,所以他希望在有生之年尽量的多做些事情,哪怕是有些冒险也要做。
虽然如张燕所说,冀州在韩馥溃灭之后,必然会形成黄巾与袁绍之战,但是战争的结果如何。不是能简单的看实力对比就决定的,如果那样的话。这世上就没有战争了。
张燕低着头不说话,张角缓缓的开口道:“与袁绍的决战是迟早都会进行的,我们即使能够拖延十年八年,也不可能拖延一辈子,就算我们愿意,袁绍也不会同意,因此,我们没有理由逃避这个结局。何况,在我们揭竿而起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我们的命运,要么在战斗中获得新生,要么在战斗中消亡。”
“师尊!我们从来都不惧怕战斗!”周仓大声的接了一句,众将也纷纷出声附和,一时间,宫殿内群情汹涌战役昂扬!
张燕愕然抬头,看向周围的兄弟,心里不由得有些惭愧,没错,他的心里确实有些偏安的想法,有着继续维持冀州战略均势的想法,固然是为了让黄巾军更加壮大,但是同样敌人也在成长,谁又能保证,将来一定是黄巾军成长的更快呢!
“义父,孩儿明白了,请义父下令吧,我们黄巾战士是从来都不惧怕牺牲的!”
“很好,我命令,即rì起向韩馥宣战,攻打广平、魏郡!”
“遵命!”
光熹六年三月十七rì,张角向韩馥宣战,随即挥军猛攻南和、广年和曲粱,韩馥大惊!
如今韩馥是风雨飘摇啊,绝对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落井又有人下石,韩馥就是再强,也撑不住三线开战,或许不久之前韩馥还有收缩自保的机会,现在,他连收缩自保的时机也错过了,如今他不但不能收缩,还必须将所有的兵力尽量的朝三条战线上输送。
要知道,现在三条战线只要有一条崩溃,韩馥就是全面崩溃的下场,韩馥的局面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再也没有了回转的余地。
“征兵!征兵!城里的青壮全部征发!民兵用来守城,城中的士兵全部送上前线,快!快!”
韩馥的声音有些高亢,臣属们都不废话,忙忙叨叨的做着手里的事情,进进出出的传递着命令,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多事为好!
“命令耿武死守曲粱,命令高览死守濮阳,命令沮授尽快进入濮阳,命令张颌退守东平,命令潘凤退守平原,命令麴义加快进军速度,快!快!”
闵纯站在门外,他已经不想进去了,与他一样在门外徘徊的还有徐邈、荀谌等人,不过,徐邈和荀谌还有职务,挨挨蹭蹭的磨蹭了半晌,最终还是要进去接受指令的,闵纯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转身而去。(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计出反间韩馥中招
沮授终于平安的达到了濮阳,吕布终于没有下决心突击沮授的部队,一来固然是沮授的部队控制得非常好,即使在极度疲惫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不错的士气和相当高的战斗力,二来则是北边形式的急剧变化,让吕布改变了在濮阳大打的想法。
吕布的目的一开始的时候是吸引韩馥的军队向濮阳聚集,给袁绍或者张角创造机会,如今袁绍已经在平原动手了,张角也兵发魏郡,甚至连公孙瓒都蠢蠢yù动了,这个时候,吕布的战略目标已经达成。
此刻,吕布的目标已经不再是消灭韩馥的军队,而是希望韩馥的军队努力的与袁绍、张角战斗,并在战斗中尽力的消耗双方的实力,为将来吕布一口气吞下整个兖州,甚至是渡河北上创造机会。
所以,濮阳现在反而不能急着打,同时,庞元也有另外一个想法,历史上,沮授被袁绍招揽了,那实在是有些埋没了沮授的能力,如果能将沮授招揽到吕布麾下来,以吕布的用人之道,或许沮授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于是,一个很普通的送信任务出现在濮阳城外吕布的军营中。
不过,庞元也不会让河南这边太过安静,这么一来对韩馥的压力就不够了,因此,下令让铁军东进攻打郢城,曹xìng的骑兵加以配合。
沮授到达濮阳,自然是希望立刻与吕布决战,不过。沮授修整好了,出征在城外列阵,邀请吕布前来决战。谁知道吕布却又不搭理了,躲在营中坚守不出,沮授还没有傻的要去攻打吕布的营地,那岂不是以短击长。
可是等沮授收兵回城了,吕布的骑兵却又出现了,在濮阳四周奔驰往复,不时的还向濮阳城头放箭攻击。这让沮授是哭笑不得。
吕布摆明了是要拖时间耍赖皮,不久之后又传来了铁军向郢城进军的消息,张颌现在在东平与颜良对峙。郢城防御相对空虚,吕布在濮阳拖着不打,固然是因为濮阳城墙高大难以攻陷,也是在等郢城的战果。一旦郢城失守。濮阳就成了孤城一座,城内守军的士气难免会萎靡不振。
只是沮授不知道,吕布拖着濮阳不打更大的原因在于搞yīn谋诡计,庞元的任务可不是将信件送给沮授,而是送到了高览的手里。
高览接到这封莫名其妙的信件,信中隐晦的说明了当前的局面,并对收信人表示感谢,承诺将来升官发财。并希望再接再厉!高览看得冷汗直冒,这封信若是落在韩馥手里。韩馥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更可恨的是,自己明明没有跟吕布有任何的勾结,这封信绝对是污蔑、是离间!
高览很担心,但是有不敢私自处理这事,这种事情若是自己私下处理了,将来传扬起来,就是一个洗不清的事,所以他将这封信送到了沮授和赵浮面前。
“此是离间之计,不用理会,烧了就是了!”沮授一看就明白这事的玄机,几乎想都不想就建议将之烧毁了事。
赵浮却不大赞同:“不可,此事最好还是向主公上报,若真是敌军的离间计,有怎么会如此简单的,而且也不会就此罢手,肯定还会再有后续,说不定,我们接下来都会收到这种信件,甚至还会流传到主公的手里,为了证明我们的清白,这信最好交给主公,也好让主公有个预防。”
高览听得直点头,而沮授则皱紧了眉头,赵浮说得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犹豫了一下,沮授还是同意了赵浮的看法。
“这样吧,我们二人附上一封表文,为高览将军佐证,赵将军以为如何?”
“如此甚好!”
“多谢二位大人!”高览自然是感激不尽,于是这事就这么办了。
第二天,吕布仍然是不出营应战,只是派遣骑兵进行sāo扰,濮阳城外洋溢着大战的气氛,但是战事却只发生在异人之间,而且都是小打小闹。
不过,这天,赵浮也接到一封莫名其妙的信件,赵浮紧张的将信件交给另外二人传看,两人也是无语,不过这事不用再商量了,沮授与高览做了一个佐证的表文,合着这封书信一起送给了韩馥。
又过了一天,沮授还以为自己也会收到同样的书信,但是却偏偏没有,这个情况连高览和赵浮都感觉奇怪,莫非吕布知道无用,已经不玩这个小花样了?
不过等夜里夜深人静的时候,沮授却忽然明白了吕布到底在做什么,但是自己现在明知道掉进了陷阱里,却偏偏连自辩的机会都没有了!
“谁能告诉本官,这是什么?”
韩馥案台前面的地板上,扔着两份表文和书信,其中的内容大家已经都知道了,这明显是吕布搞的小把戏,昨天不是已经议过了么?怎么今rì韩馥又黑着脸说起了这事。
闵纯上前一步,看着韩馥沉声道:“大人,这不过是吕布的小把戏,何必在意这些,如今大敌当前,切不可自毁长城。”
“哼!小把戏,这两封书信大家都看过了,所有的人都告诉本官这是吕布的yīn谋,是污蔑,可是,为何只有两封?大家有没有想过,在濮阳城里,不是还有一个更应该接到这种书信的人么?可是,为何恰恰是他没有接到?”
“这这或许正是吕布的yīn谋所在!”
闵纯顿时明白了吕布到底要干什么,问题是,闵纯是出于对沮授的信任,才会如此判断。若是心里有一丝怀疑,难免就会像韩馥那样思考,没有收到信件的沮授可能是隐瞒了信件。因为害怕信中暴露了他跟吕布的勾结的证据。
特别是这一段时间里,沮授的意见反复的被韩馥否决,而沮授在从郢城到濮阳足足走了十一天,这显然都很不合理,更不合理的是,吕布在这漫长的路途上,居然只是陪着沮授一起走。却没有发动任何的攻击。
这里面有太多的不合理,如今再加上这个一个,沮授真的很难让人相信。闵纯对于自己为沮授作出的苍白辩解也是毫无信心。
“是嘛!是吕布的yīn谋?还是企图将自己做得事情推到别人的身上去,又或者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来人,给沮授写信,让他上表自辩吧。另外。回信嘉勉赵浮和高览。让二人不必疑虑,本官是信任他们的,让他们尽快与吕布决战,若是再有人拖延阻碍哼!”
韩馥的决议没有人反驳,也无从反驳,但是这个决议无疑是给沮授头上标上了嫌疑犯的标签,韩馥的臣属不由得有种人人自危的感觉。
说老实话,沮授有没有跟吕布有什么勾连他们不知道。但是袁绍的人三天两头的就上门求见倒是真的,而且还都是带着丰厚的礼物来的。赶都赶不出去,这事要是让韩馥知道,会不会一怒之下大开杀戒啊!
闵纯悲哀的看着一众臣属,他们心里想什么闵纯自然是知道的,这就是所谓的瞒上不瞒下,私底下的那点破事人人都知道,而且都很默契的一起瞒着上司,如今事情危急了,韩馥若是处理不好,这些人为了自保,随时都可能形成一个众叛亲离的场面。
只是,闵纯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了,事实上,现在韩馥也不大信任闵纯,闵纯三番两次的进言都被韩馥挡了回来,看着韩馥如今的危局,闵纯也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沮授收到韩馥的回信,在高览和赵浮疑惑的目光注视下,沮授觉得羞愧不已,韩馥的回信就是摆明了对自己的不信任,说什么让自己自辩,这些事情如何辩?
沮授一气之下甩袖回了自己下处,言辞恳切的斜了一封表文,回忆了自出仕于韩馥手下以来的桩桩件件,坦言自己绝无背叛之心,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自己愿意交出军权返回邺城。
第二天一早,沮授将信件给高览和赵浮看了,然后名人送走,自己则将军权交给了高览和赵浮,交卸这些之后,沮授忽然有种很轻松的感觉,这样也好,如今大局危殆,眼看着韩馥的大好局面就要崩溃,这个时候被夺军权,或许也是一种解脱。至少,免除了自己战败被俘的可能xìng。
沮授一身便服,带着下人在城中闲逛,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溜溜达达的来到城墙上,看着远处吕布的兵营,原本每次看到都会倍感沉重的景象,今rì看来似乎有些别样的感觉,在蒸腾的灰尘中,那处的军营显得异常的厚实和高大。
“沮大人,您的打算回邺城了?可是这里的战局”
“高将军?呵呵,我还能如何呢?不过这样也好,不用夙夜忧薐閖īng竭虑的cāo心战事了,我离开之后,大人定会命令将军主动出击,但是攻打吕布军营绝对不是好主意,若是彼时吕布以步军守营,以骑兵侧击,则事败矣!将军不可不察。”
“可是,可是”
“呵呵,不要问我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按我的想法,应该放弃东平和济北,留下小部守军与颜良纠缠,张颌将军迅速北上,配合麴义和潘凤,猛击平原郡的袁绍军,只是这个建议大人怕是不会接受的,至于这里,将军只要不被吕布击败即可,少许损失并不重要。”
高览郑重的行了一礼:“多谢沮大人提点。”(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沮授被免平原失守
沮授被免职了,或者说,是韩馥接受了沮授主动提交的辞呈,不过沮授现在还面临一个十分尴尬的问题,那就是濮阳的城池基本上是被封锁的,即使到黄河渡口这段短短的路上,也有吕布的骑兵活动,因此沮授想要返回邺城,也有相当的风险。
而且沮授心里也知道,既然吕布能处心积虑的用反间计将自己罢职,那么肯定也会盯着自己的行动,自己一旦离城,肯定会遭到吕布的劫持,若是动用军队护送到渡口,又不知道韩馥会怎么想。
甚至吕布会趁着这个机会猛攻一次,给高览造成损失,然后将这个结果说成是与沮授勾结,那沮授的处境就更艰难了,说不得被韩馥直接砍了也有可能,因此沮授犹豫了,到底要不要返回邺城呢?毕竟自己的家人都在邺城呢。
同样为这个问题纠结的还有庞元。
“将军,邺城那边的座探没有办法将沮授的家人弄出来,这实在是太遗憾了,否则,这是一个获得沮授投效的大好机会,可惜了!哎”..
庞元一脸的遗憾,吕布的情报工作是庞元到了吕布手下任职之后才开始的,现在由陈宫负责,这个组织出现的太晚,现在能发挥的作用也十分的有限。而且韩馥在田丰家人被劫持的事件发生之后,就特别的注意自己手下亲人的‘安全’,所以对在外征战的将领家人看顾得十分周到,庞元想要将沮授的家人弄出邺城。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吕布笑着摇了摇头:“没办法就算了,那还能怎么样,誰叫我们在这方面做得不足呢。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将来将工作做好了就是。”
“也只能如此想了,但是最好不要让沮授落进别人的手里,这人会是我们的劲敌。”
吕布深深的看了庞元一眼:“复庆的意思是宁肯杀了,也不能让他为他人所用?”
庞元很自然的点了点头,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一个人命在他的眼里。有时候连一个棋子都比不上,何况这还是一个废子。
吕布眯了眯眼睛:“某家明白了,一个优秀的谋士和战略家。确实会给我们的计划带来更大的变数和损失,因此即使是有违道义,为了大局也必须作出一些牺牲。”
庞元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吕布的‘牺牲’指的是什么。那不是指沮授的xìng命。而是吕布的名声。
“这事不用将军出面,属下自会下达命令,见到沮授即行抓捕,若是反抗可以就地击杀。”
庞元自然不会让吕布来担这个坏名声,反正庞元不那么在意名声,而吕布的名声则是非常重要的,吕布可是王师!
吕布眼神闪了闪,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那么。接下来我军该如何行动?”
“还是既定的方针,先攻下郢城。一方面断绝了濮阳的后路,另一方面,则从侧翼威胁东平郡的后路,将张颌也控制在河南,防止其回军北上。”
“复庆不是说希望韩馥与袁绍死磕么?为何却有阻止张颌北上呢?”
“若是张颌北上,在平原附近韩馥军就能形成局部的优势,这样会严重的打击袁绍,甚至可能终止袁绍在河北的动作,转而猛攻河南的济北和东平,这么一来,袁绍吃下河南之地,韩馥却获得了喘息的机会,甚至可能就此结束这次战役,这显然不符合我们的希望,因此,张颌还需要继续留在河南,直到平原失守,潘凤军团遭受巨大损失之后,才能放张颌北上,我军趁机夺取东平郡的部分或者全部。”
吕布点了点头,庞元的思路很清晰,那就是吕布现在就是战役的控制者,必须jīng确的调节在每个战场上双方力量的投入,让双方朝着吕布所需要的方向发展。
“某家明白了,只是铁军那边的力量会不会太薄弱了,只有曹xìng一支骑兵支援,要不要将侯成的部队也”
“不用,我们不能动用过多的军队,一方面是为了防备袁术和曹cāo,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过分的刺击袁绍,以免他对我们的戒心过大,从而降低了对韩馥的投入。”
“可是,这么一来,我们能够获得的战果就有些小了。”
“不要紧,战果这种东西并非仅仅是地盘,有时候地盘还会是累赘。同时,我们也不希望袁绍在韩馥覆灭之后,将目标盯上我们,因此必要的手段还是需要的。”
吕布仔细的向着庞元的话,不由的有些头大,这里面的门门道道实在是太复杂了,稍有不慎,这个事情就可能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或许,也只有庞元这样的人才能驾驭这种复杂的局面吧。
“那就有劳复庆了,这种事情某家是做不来的,呵呵。”
“这是属下分内之事!”
平原城头,潘凤的部队陷入了苦战,文丑和袁绍亲率的部队攻击力绝对是很强的,潘凤能够在平原坚守十天,已经是很厉害的表现了。
不过,平原现在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了,麴义的援军却迟迟未到,这让潘凤的心里十分的困惑,甚至有些不好的想法。
按照行程,麴义的部队应该两天前就能到达平原城,但是现在麴义却还在三百里外的夏津,据麴义自己的说法,是路上频繁的遭到敌军骑兵的sāo扰,这也不是不可能,鬲县失守之后,敌军确实可以从北边轻松的渗透到清河国,只不过,以麴义的能耐,即使有些sāo扰,也不至于延误了两天,现在还在三百里外吧。
虽然对麴义有所怀疑,但是现在潘凤在多想这些也没有意义,有那个功夫,还是想想如何才能抵挡袁绍的下一波攻势,想想如何才能吸引更多的异人部队来协助自己守城更好。
说到异人,这是潘凤的另一个伤心处,战争开始的时候,潘凤的任务还是有很多异人接取的,即使在西平昌被围的时候,他发布的任务完成率也高达九成,不过等到张角忽然参战之后,潘凤的任务完成率就直线下降,现在完成率只有可怜的五成不到,而且还是提高了奖励的,异人的见利忘义真是让人伤心啊!
潘凤知道,现在韩馥的情况很糟糕,三线开战,而且还都是势力强横的对手,更要命的是韩馥的平均分配兵力的办法极蠢,连潘凤这个对战略不大jīng通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集中兵力破其一股,而不是四面防守,所谓久守必失,如今平原城就是这个局面。
而异人们显然也对韩馥很失望,韩馥的应对连连失误,让韩馥的境况急转直下,在这种情况下,能够zìyóu选择阵营的异人们当然会选择站到胜利者的那一边去,此消彼长,潘凤的处境就更加的艰难了。
看看城外铺天盖地的投石机,看看天空中几乎遮挡了蓝天的投shè物,潘凤的心里就有一种强烈的无力感,浑身的力气似乎都已经离自己而去了。
“将军,真的不行了,将军还是从西门撤离吧,这里有末将挡着!”
“不行!身为主帅,怎么能够临阵脱逃!”
“将军,这不是临阵脱逃,而是撤退,平原显然已经守不住了,将军应该立刻撤退,与麴义将军汇合,在清河国重新部署防线,而不是在这里与敌军玉石俱焚!”
“可”
“将军!”潘凤身边的亲卫也一起请求,潘凤知道他们说得对,自己不是一个小兵,身上还背负着抵挡袁绍的重任,一死或许很简单,但是自己死了,却不能阻挡袁绍前进的脚步,那无异于是一种逃避!
“诸位”
“将军!战死沙场乃是军人的宿命,将军还有责任在肩,请将军撤退!”
“请将军撤退!”
“”
潘凤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末了,潘凤重重的在副将肩上拍了一下,逐个看了看身边的每一个将士的面庞,似乎要将他们一一的记在心里,然后依然转身大步离去。
“命令骑兵集结,准备从西门撤离,命令步兵全体上城墙,半个时辰之后,允许投降!”
“将军!”
“半个时辰之后,允许投降!这是命令!”
“诺!”
潘凤带着两千多骑兵突围而出,撤离了平原城,半个时辰之后,守军没有投降,而是与袁绍军战到了最后一刻,直到城池被攻破,入城的袁绍从一个伤残的士兵口中听到了这一切,下令将战死的守军厚葬,并亲自祭奠。
袁绍攻陷平原城,意味着平原郡完全易手,袁绍的兵锋直指清河国,同时也从北边威胁着河南的济北和东平郡,韩馥的整个战略态势大坏,如果不能及时重整战线,韩馥的防御部署就彻底支离破碎了,等待韩馥的唯一下场就是惨败。
韩馥顿时抓狂了,这个时候,他终于下了放弃东平郡和济北国的诀心,命令程涣和张颌全速渡河北上,向着灵县、博平聚集,组成清河的南线,命令麴义向清河城退却,命令潘凤退守清阳,形成北线,试图在清河国重组防线,阻挡袁绍入侵的铁蹄。
只是,这个时候再如此大范围的调动兵力,似乎已经有些迟了。(未完待续。)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积极布局紧张准备
“文和先生,元皓他们的计划如何?”
甄姜客气的伸手示意贾诩喝茶,一边很随和的问道。
贾诩是刚刚结束了方毅的课程,其实方毅只不过是识字而已,但是方志文还是让贾诩每天来给方毅上课,因为方志文知道,这个时期正是一个人xìng格形成的关键时期,因此必须培养方毅的大局观。
本来这个重任应该由方志文自己进行,但是现在实在是脱不开身,后来是想要指望林闻之的,不过林闻之跟方毅在一起大多时候都是跟一群老头老太疯玩,所以这个重任只好让贾诩来进行了。
而贾诩每天完成课程之后,甄姜会例行的请贾诩喝茶,顺便就一些事务向贾诩请教,如今冀州风起云涌,正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这个时候甄姜就更加的紧张了,尤其是甄姜在这方面并不擅长,所以她只能从别人的意见中来进行综合和取舍。..
贾诩抿了一口茶水,不紧不慢的将茶盏放下,脸上带着笑容回道:
“夫人,元皓他们的是计划忠实的反应了主公的战略构想的。”
“可是,前期不参与会不会让冀州的走势失控呢?”
“前期不参与是为了降低成本考虑,因为参与或者不参与,最终的结果都是冀州会一统。其差别在于由谁来统一冀州,以及统一的时间表。”
甄姜默默的点头赞同,随着各地军阀势力的增长。统一的需求也会越来越明显,同时,随着军阀势力的增长,对地方的控制力也越发的强大,新的军阀成长变得越来越困难,然后整个大汉最终被一统这是大势所趋。
冀州的统一战争,不过是整个大汉统一进程的一次预演罢了。而在这次预演中,密云不能失分,还需要把握机会。进一步成长壮大。
不管将来是不是由密云来进行大汉的统一之战,密云都必须有足够的能力自保,保护密云的繁荣与稳定,保护密云的成果不会被别人侵夺。
因此。应对于眼前的变局。甄姜还是觉得很有压力,心里有时也怨怪夫君这个关键的时候却不在自己身边,让自己来担起这副十分沉重的担子。
甄姜正要继续开口,小宁忽然从门外进来,冲着贾诩行了个礼,小宁轻声道:“雪音姐来了,请她进来么?”
“当然,快请!”
贾诩抬了抬眼皮。没有出声,李雪音的身份很特别。而且对密云事务的影响也很重,因此贾诩也丝毫不敢小觑这个姑娘。
“文和先生也在,正好,我也是有疑惑想要与盼儿商量呢,有文和先生在就更好了!”
“李姑娘太客气了,请!”
“文和先生请!”
“雪音也是为了参谋部的计划而来的?”
“嗯,我看了参谋部的计划,虽然计划很详细,可行xìng也很高,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大安稳,因此来找盼儿商讨一下。”
李雪音笑着说道,甄姜是心有戚戚,看来这一次,她们两的感受是一样的。
“呵呵,二位不过是关心则乱罢了,虽然这个计划事关重大,但是这样的一个计划并非是一半个月就能做出来的,可以看出来,这个几乎是一项相当长远的战略计划,可能已经策划了数年,甚至是从密云建立的那一天就开始的计划。”
贾诩的话让甄姜和李雪音都震惊了,不过仔细想想,到真是有这个可能的,以方志文xìng格来说,作出这种安排倒也不让人意外。
“文和先生的意思是,这个计划不过是延伸xìng计划,应该是原本计划中的一个环节,而且这个计划本身,并没有脱离原来大计划的设想范畴之外?”
贾诩赞许的点了点头:“李姑娘说得极是,眼前这个应变冀州统一的计划,是原本大计划中的一环,刚才在下也跟夫人说,这个计划是忠实的执行了主公的意志的。主公的意志在于密云模式的生长,一种符合密云自身实力的自然生长,不去揠苗助长,也不会因为密云的过度成长而招致周边诸侯的觊觎。如今冀州统一战争发生的时间点,正好符合密云内部发展的需求,因此虽然冀州的动荡有些出人意表,但是对于我们密云来说,却是正当其时。”
李雪音与甄姜对视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松了口气,又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个好笑的笑容。
甄姜转向贾诩,微笑着问道:“那么,这个计划的成功可能xìng有多大?”
“没有失败的可能,不管是从军事、政治还是经济上,我们都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冀州战局可能产生的变化也都充分的估计了,除非您认为黄忠军团、慕容方军团、宇文伯颜军团、田豫军团、高顺的陷阵营这五个军团加起来都不是袁绍的对手。”
贾诩笑眯眯的捻着胡须回道,田丰的计划非常的周密,加上准确的情报系统,强大的经济体系,还有最强悍的军队,他的计划不可能失败,唯一失败的可能是密云的内部在这个时期分裂了,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李雪音放心的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文和先生,莫非志文在返回永明之前,就已经预见到了这种情况?我现在想起田豫的任命,忽然觉得田豫似乎就是为了等这一天的到来呢。”
“呵呵,李姑娘也看出来了!其实类似的事情还有,也正是因此,我才认为这个计划是一个很长久的计划,而且,这里面应该有林老先生的参与,李姑娘不知道么?”
“爷爷?”
“对啊!其中不少的地方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