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61部分

在?”张志远第一时间需要的是跟蒋钦沟通,张志远手下的海军指挥官现在不少,但是武力值和统帅值距离蒋钦差距很大,因此蒋钦的重要xìng不言而喻。
“华军师的看法是争夺制海权,以及攻打翠岛港!主公在来信中提到了控制权对规则的影响问题,相信贵会的情报很能说明这个问题。”
蒋钦指的是关于山对面北岛要塞的情报,那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张志远重点观察的对象,情报自然也是跟华歆共享的。
翠岛港由于人口的关系,建设得一直比较慢,虽然最近得到了大批玩家入籍,但是这些玩家却是以战斗为主的玩家,张远志不得不从自己荆南的领地调来大批的生活职业玩家充实翠岛要塞和港口,只是想要提升城市等级还是不足。
就算如此,翠岛要塞也升到了二级镇的水平,正是因为这样,山那边的战神之锤的北岛要塞才没能被判定控制了整个翠岛,相反,翠岛的控制权被认为是掌握在张志远的手里。
“明白了,看来对方也明白了控制权与规则的关系,可是他们有必要这么着急开战么?”
“呵呵,我家主公崇尚进攻。认为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也是掌握战场主动的最好办法,敌人企图通过不断的进攻。让我们疲于防守,不断的加大消耗,打击我们的经济军事体系,乃至于战斗的信心等等,所以他们进攻一点也不奇怪,不进攻才奇怪。”
蒋钦的眼神闪亮,对于最新情报中对手的七千战船似乎没有丝毫的担心。张远志可没有这么有信心,他的参谋部认为,敌军的战斗能力肯定是得到了提升的。这次敌军的规模不及上次,但是损失可能会比上一次更加惨重,如果长此以往,东海舰队只会越打越弱。
张志远原本就是想要来告诉蒋钦这个推演结果的。但是蒋钦似乎大在乎这个结果。他现在只想着眼前的战斗,张志远也不由得有些好笑,自己是不是想得太多了,将来的事情都得等这次战斗结束之后再说吧,现在想那么多真的没有什么用。
“也是,不断的进攻,不断的消耗和削弱我军,这是正着!”
“呵呵。张会长不必太担心,先打了这仗再说吧!”
张志远讶然看向蒋钦。蒋钦的笑容很古怪,张志远不由的有些猜测,方志文不是已经离开北边的时空道标南下了么?难道他正在向着南方前进,准备给对方来个釜底抽薪?如果是那样的话,倒是能够有力的支援这边的战斗。
事实上张志远之所以如此的患得患失,实在是上面的压力越来越大,规则互相吞噬的事情上面的人比自己更清楚其中的意义,所以,这一次的国战不容有失,并且,上面还有打过对面去,占领英雄无敌世界的隐晦想法。
在这么大的压力下,张志远难免会有些失水准。
“将军说得对,不管如何,我们争取打好这一仗,根据上次的战斗结果,以及我们对对方推测,还是采用近战比较划算,而且我们的战船和战士都进行针对xìng的改造和训练,想必能够抵挡对方基层指挥得到提高的效果吧!”
“不知道,尽力吧,希望我们这段时间苦练跳帮战会有成效。”
蒋钦举目看向晨曦微现的海天线,脸上竟是带着一丝微笑,看着蒋钦的豪情壮志,张志远不由得有些惭愧,自己真是不如古人啊!或许,是因为张志远想得太复杂了,而蒋钦想得相当简单,相信主公,打好眼前的每一战,如此而已!
双方不约而同的将交战的地点再次选择在虎翠海峡,这次是蒋钦抢先过了海峡,而对方毫不犹豫的直扑蒋钦的巨大舰队。
双反几乎毫不犹豫的一起选择了近战,不但是蒋钦和张志远因应近战做了调整,对面的敌人也做了一些调整,但是由于规则的关系,他们能够做到的很少,只是增加了战船上的复杂xìng,给远程兵种提供更多的shè击距离等等,还有就是加强了基层指挥,这次基本上一个玩家只需要指挥十条战船,因此在互相靠近的这个过程中,蒋钦的损失增大了不少。
随后近战双方都十分的努力,但是华夏这边的优势不是那么容易被抹杀的,随着近战开始,双方的损失比顿时加大了。
而对方也留了一手,还有一支将近五百的船队居然是一船一名玩家,这支船队始终游离在外,想要避免近战而是依靠远程输出来取得战果,但是蒋钦也不是好对付的对手,这支船队随后成了蒋钦重点追逐打击的对象,只是开始的时候发挥了一下威力,随后被蒋钦盯上,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出sè的表现了。
第二次虎翠海峡大战足足打了一整天,其中的jīng彩故事足以写出无处的话本。直到夕阳西斜,海面上才逐渐的恢复了平静,在这片广袤的海域上,到处都是残破的战船,燃烧的残骸,以及在海面上随波逐流的碎片和落水的将士。
或许这没有陆战的场面那么血腥,但是其中的残酷只有海军将士们才能深深的体会到,此刻他们都在默默的搜救着海面上的生还者,偶尔竟然还能发现对方的士兵,玩家们都觉得,这些投降的敌军士兵似乎预示着什么。(未完待续。)
第九百九十六章初登大陆神圣盟约
“公主殿下,您看到了么?”
“嗯,非常让人吃惊,他的战斗简直是一种艺术,看着赏心悦目。”
凯瑟琳和安德鲁斯站在城堡的顶端,看着方志文的一场战斗,战场居然是开放的,在战斗过程中,另一队野怪忽然冲进了战场,不过似乎方志文对此早有准备,迅速的指挥一队数量庞大的弓箭手对其加以封杀。
战斗采用的是实时制,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些弓箭手的shè击形式,居然是波浪式连绵不绝的shè击,其汹涌而又准确的shè击,几乎让敌人寸步难行,即时是那些高阶的生物也一样。
对于方志文来说,这种程度的战斗太简单了,唯一不大好的是,在岛上的战斗没有生命连锁,这样让方志文的攻击效率略微有些下降,也增加了方志文的战斗强度,必须更jīng确的指挥弩兵和箭塔shè击才行。
方志文的战斗凯瑟琳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是却依然觉得很好看,jīng准、高效并且有着很强的预见xìng,这也让凯瑟琳从中学会了很多了不起的东西。..
“公主殿下,若是我们战船上的部队来攻击,估计连shè程都进不去就会被全灭,殿下有没有注意到,这位领主阁下的部队shè程似乎更远一些?”
“是的,我注意到了,虽然只是一点点的优势,不过却让敌人遭受了难以想像的重大损失,领主阁下的战斗力是我所见的最强的一位。”
“比罗兰德陛下还强?”
“强得多!”凯瑟琳微微的叹了口气。
随着浮岛不断的向东移动,海面上的资源和野怪都在不断的减少。野怪的等级也在下降,因此方志文甚至可以引怪群殴,而城市的损毁反而减少了。连已经蹭经验升到十七级的罗兰度都能dúlì的守城了,这让方志文轻松了不少。
路上也曾经碰到过不少的玩家舰队和浮岛,有神圣联盟的,也有邪恶联盟的,邪恶联盟的就不必说了,自然被全部歼灭,而对于神圣联盟的玩家。凯瑟琳的皇家大旗非常好用,不但能得到最新的地图,凯瑟琳也很默契的帮方志文保守住了秘密。
这一天。在海天相接的地方,终于出现了一条黑sè的海岸线,距离陆地不远了。
不过,他们正面的大陆却不是埃拉西亚盟友的地盘。而是埃拉西亚的敌人的地盘德加和泰塔利亚结合部。在安塔格瑞大陆的中北部。
到了这里,凯瑟琳已经不再需要方志文的护送了,而方志文也没有打算随同凯瑟琳南下克鲁洛德,方志文确实希望能跟凯瑟琳结成盟友,更希望的是以一个dúlì盟友的身份出现,而不是一只雇佣军,所以,方志文希望有自己的地盘。
“公主殿下。我想分别的时候差不多要到来了,如今安塔格瑞大陆已经在望。公主殿下想必已经找到了回家的路。”
方志文站在城堡的顶层,看着夕阳下的大陆海岸,那一片的大陆海岸居然是灰褐sè的,仿佛一片了无生意的死地,这里是德加,亡灵巫师的家,死灵的地盘,墓园族的乐园。
“是的,家已经不远了,我都已经迫不及待了!”凯瑟琳的语气里面颇有些感触,或许是因为近乡情怯?
太史昭蓉侧头看了看遥望着大陆的凯瑟琳,红sè的夕阳投shè在她jīng致的侧脸上,她的眼神悠远而深邃,其中包含着许多复杂难明的意味,经过这些rì子的接触,太史昭蓉也渐渐的了解了这位异国少女的情怀以及苦恼。
太史昭蓉知道,在她稚嫩的肩膀上,现在承载着和气沉重的东西,这个女孩正以让人惊叹的坚强,背负着所有人的希望一往无前的向前行进,那么孤独,那么沉重。
“公主殿下,我想我们应该是有着共同的愿望呢,那就是为两个世界的人们带来和平,这点公主殿下认同么?”
“是的,当然!”
“既然如此,我想我们双方是有合作的基础的,我将会在这里建立一个领地,公主殿下觉得如何?”
凯瑟琳抬手指着对面的海岸诧异的说道:“在这里?”
“对,就在这里!”
“可是这里是死地,根本就无法生存!”
“呵呵,怎么会,地是不会死的,只要有人,土地就不会让人失望,我想知道的是,公主殿下如何看待我们的想法?”
凯瑟琳大有深意的看了方志文一眼:“这个世界是非常大度的,它容纳了各种各样的种族,从死灵到人类,从元素生物到野蛮人,从森林jīng灵到地狱生物,我觉得,也一定能包容得下领主大人的。”
方志文赞赏的看了凯瑟琳一眼:“公主殿下有着大海一样的胸怀,让人钦佩。我们将从这里开始,逐步的向北、向南推进,如果可能的话,将会占领部分德加和泰塔利亚,成为安塔格瑞大陆西面一个重要力量,成为公主殿下的盟友。”
“我相信您的承诺,也会十分期待着这一天的,你们的战斗将会牵制山德鲁的jīng力,甚至会遭到他的强力反弹,这一点你需要有准备,山德鲁并非一个人,而是一个邪恶联盟,还有众多的异人参与其中,其势力非同小可!”
方志文咧嘴笑了:“我从来不担心敌人强大,因为我们终会比他们更强大。”
凯瑟琳扭头看向方志文,她觉得方志文的身上正散发着一种光芒,让人觉得敬服的光芒,向周围传递着勇气和信念,他那一番话语不但不会让人觉得狂妄,反而觉得心里充满的信心和斗志,这真是一个谜一样吸引人的男人!
“我们会始终并肩作战的,还有阿维利、克鲁洛德。”
方志文点了点头,看着远处的海岸线道:“明天会有一战,我想看看那陆地上的敌人是如何强大的,公主殿下可愿意同行!”
“非常荣幸!”凯瑟琳展颜笑道,那一抹笑容如同天边的霞光一样亮丽
‘叮,您的投点较大,战斗将会以实时制展开。’
战场是封闭的,这点方志文早就有所预料,但是实时制战斗则给了方志文完胜的机会,尽管敌军的城堡里有守卫的英雄,还有数十条黑龙。
方志文并没有使用能够一眼看出差别的特sè兵种,而是用了普通的弓箭手、弩车以及一些飞马,这种混编的部队并不少见,在神圣联盟中更是屡见不鲜。
方志文静静的坐在雪夜的背上,脸上的面挡已经放下,但是他并没有打算亲自进攻,在他战场的后面,凯瑟琳的皇家狮鹫大旗正在飘扬着,方志文之所以邀约凯瑟琳前来,就是在向山德鲁这个邪恶联盟的发起者传递一个信息,这里出现了一个凯瑟琳的部队,至少是凯瑟琳的盟友。
方志文用飞马飞了一圈,轻易的测试出对方的远程shè程,包扩弓箭和尸巫的魔法shè程,然后方志文将弓箭手合成一队,组成一个正面很宽的方阵,采用轮流上前shè击的形式发起了攻击。
当敌军还击的时候,方志文会指挥部队稍微停顿一下,错开敌军的攻击波次,然后将自己的箭矢抛shè向敌军的头顶,接着放完箭的弓箭手跑步退下,另一波又跑步上前放箭,整个过程指挥的行云流水一般,将城头的敌军完全压制住了。
敌军的骨、黑龙以及吸血鬼也尝试出击,但是随即就遭到了弓箭手的齐shè反击,在方志文强悍的攻击加成之下,数千弓箭手的杀伤极其惊人,这些飞行部队根本就无法近身,如果守城的部队一开战就全部压上,或许还有将方志文逼退的可能,但是像现在这样玩添油战术,那无异于在找死。
或许是因为这里是德加的大后方,又或者山德鲁并不是很重视这个区域,而将注意力放在泰塔利亚和德蒙代尔这两个重要的方向上,因此这里的守军并不强悍,当然,只是相对的不强悍,若是这一场战斗换凯瑟琳来打,最多也就是个惨胜。
随着几十架弩车将箭塔摧毁,方志文的弓箭手部队开始向前推进,亡灵们的最后挣扎也已经没有用了,战争的结果已经无法改变。
战斗结束了,战场上一片狼藉,方志文的部队正在打扫战场,亡灵们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战场虽然很凌乱甚至让人恶心,但是却绝对不血腥,因为它们都不是有血肉的生物,就算是僵尸死亡之后,也不过是变成了一堆污物罢了。
方志文让格兰度指挥将士们将这些垃圾堆在一起放火焚烧,一边拆毁城堡重新建立新的人族城堡。
而凯瑟琳则感慨着上前,准备与方志文告别了。
“您看,这是一份盟约,我们叫它做神圣联盟,上面已经签下了埃拉西亚、阿维利和克鲁洛德的名字,那么,我应该怎么称呼领主大人的国家呢?”
“汉!就写‘汉’,然后我会很荣幸的在上面签下我的名字!”
方志文看着这一份金光闪闪的卷轴,这个就是神圣联盟的盟约了,毫无疑问,大汉将会作为神圣联盟的一方出现在上面,成为这个世界合法的一个强大势力,甚至终将有一天,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势力!(未完待续。)
第九百九十七章强攻泾县宛陵危急
【感谢‘黑龙破天’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玉竹轩生’‘mhtm11’‘txs_001’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
“将军,不行了,顶不住了,敌军太强了,我们的擂石都用光了。”
陈横的脸上被烟火熏成了花脸,一双眼睛也是充满了血丝,泾县的攻防战已经打了几天了,这一次更是从今天一早一直打到了傍晚,敌军的攻势竟然未曾停歇。
陈横抬头看向城下如同蚂蚁一样涌动的敌军,还有空中不时飞过的碎石和箭矢,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城下的黄盖是跟自己有着死仇的,看样子这次是发了狠心非要强攻下泾县不可。
自从几天前江乘失守之后,黄盖就开始猛攻泾县,陈横自然只能死死的防守,他知道泾县一失,身后的宛陵就没有了遮掩,而建邺甚至要两面受敌。
不过很快,建邺被刘繇主动放弃,刘繇退保宛陵的消息传来,陈横的心里更加的不好受了,建邺失守其实丹阳郡已经没有了翻身的机会,刘繇的失败已经是注定了,陈横心里很慌,若是没有孙坚的事情,陈横说不定一不做二不休就投降孙策了,只是现在天下皆知孙坚死在自己手里,就算孙策作态不当场杀自己,事后想必也会被慢慢的折磨死,所以陈横真的不能降。
但是,现在城内的防御器械用尽了,后面的援兵也是了无指望了,陈横就像一个被抛弃的棋子,再也无人搭理了,陈横有心撤向宛陵,又担心被刘繇斥责泄愤,思虑再三,陈横暗暗一咬牙。
“顶不住也要顶住,给我死战!”
“死战!!”
在陈横的怒吼之下,城上的战士们爆发出了最后的勇气和信念。而陈横则且战且走,然后趁人不注意,悄悄的隐入墙角,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的小兵服饰。
不久之后。城头被占据。城门很快也被敌军夺取打开,城外的敌军汹涌而入,城内一片混乱,骑在战马上的黄盖挥舞着双锏疯狂的砍杀。一边大声的斥问:“陈横呢,陈横呢?无胆的陈横,出来受死!!”
泾县失守,陈横失踪,刘繇接到最新的战报一脸的失神。手里的战报轻轻的从他的指缝溜下,滑落在案台上,上面凌乱的字迹触目惊心。
“大人,大人.......”
“什么?薛礼和樊能来了?”
“还没有,大人,如今丹阳郡仅剩宛陵一城,大人虽有与城共存的决心,但是将士们未必有死战的决心,大人应该有所作为才是。”
“子羽是说......”
氏仪点了点头道:“属下听说黄盖在泾县杀得血流成河。户十不存一,孙策在建邺搜刮民脂,民怨沸腾却不敢反抗,这些事情定当让宛陵城中百姓知之,以激起百姓同仇敌忾之心。”
刘繇深深的看了氏仪一眼。点头道:“子羽此计甚好,本官这就着人进行。”
氏仪的主意很损,但是子这种人心惶惶的时候却非常有效,以死惧之。百姓都是怕死的,正是因为怕死。他们才会有奋起反抗以求存的决心。
很快,在宛陵城中就传出了泾县大屠杀的消息,而从泾县逃回的败军和百姓,都很乐意夸大泾县的事情,以此为自己的逃走行为做注释,因此他们也成了推波助澜的一群。接着建邺被孙策血洗的消息也渐渐扩散了开来,宛陵城中开始的时候还人心惶惶,但是当城中的百姓明白自己已经无路可走,没有地方可以逃的时候,他们只剩下了亡命争取活路的一条独木桥可以走了,宛陵的城中不知不觉,弥漫着一股子悲怆的气氛,大家的眼里都抱着一股子必死的觉悟,去争取那渺茫的一线生机。
当孙策和黄盖会师与宛陵城下的时候,也被宛陵城中诡异的气氛所迷惑,随后展开的试探xìng的攻击遭到对方疯狂的反抗,城墙上出现的不止有守军和民兵,还有大量的普通百姓,这种全城齐心抗战的惨烈气势,就连久经战阵的黄盖也吃惊不已。
在遭受了惨重的损失之后,孙策军不再急攻,而是转而开始围困,试图用时间来消磨城中守军和百姓的士气。
..............................................
宛陵告急,许贡和王朗自然也是非常着急的,虞翻已经跑回了会稽,张英也趁机溜回了家里,然后报病不肯去见王朗,打定主意要做缩头乌龟。
“仲翔,事情怎么会这样?如今形式急转直下,我们该当如何?”
虞翻叹了口气,看了看面容忧虑的王朗道:“大人,非战之罪啊!此战外因比内因更重要,江东,已经不仅仅是江东人的江东,而是天下的江东,周边势力对江东的形势的干预实在是太强了,又或者,是我们太弱了?”
王朗脸上的表情有些怪,虞翻的话言下之意他很清楚,说白了就是说王朗跟许贡的实力已经没有能力跟江东周边的诸侯势力抗衡,而能够保护江东的人是谁就不用说了。
‘仲翔,没有别的可能么?刘繇不能再次卷土重来么?‘
王朗自然不甘心就这么沉沦下去,不管怎么说作为一方诸侯,他不能轻易的从一个上位者蝉变为一名从属,更何况还是一个rǔ臭未干的暴发户小子的属下,王朗真的丢不起那个脸。
虞翻苦笑着摇了摇头,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道:‘属下也希望刘繇能够争气,只是希望是无法改变事实的,刘繇从丢失了建邺时就已经没有了重来的可能,试问大人会欢迎刘繇到会稽来么?‘
王朗有些尴尬的踌躇了一下,嘴里顾左右而言他的说着一些毫无意义的词语。
虞翻淡淡一笑:‘属下相信许贡大人也不会欢迎刘繇去吴郡,说到底,丹阳郡是丹阳郡,而会稽郡是会稽郡,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让孙策小儿得势。‘
王朗无语,谁都知道团结的力量更大,但是王朗、许贡和刘繇根本就不可能真正的合作,最终江东世族的失败其实是败在了不团结上面,而未来,江东世族还会继续面临同样的问题,是继续一盘散沙的面对越来越强大的周边的诸侯,还是团结起来面对未来的挑战。
王朗想了想,脸上的皱纹显得越发的深重了:‘若是如此,刘繇必败无疑,然则孙策会止步与丹阳郡么?‘
‘自然不会,或许会少事休整,或许会乘胜追击,直下吴郡和会稽,属下甚至担心不久之前在建邺发生的一幕将会在吴郡、在会稽重新上演,大人,人心并非一成不变,恰恰相反,人心若水,高去低就。‘
王朗的脸sè有些发黑,虞翻说的王朗无法反驳,但是虞翻所描述未来却是王朗不愿意面对的结局。
‘若真如此,仲翔试为本官谋,该当如何应对?‘
虞翻抬头看着王朗,眼神中颇多不忍,将来如何别人都有两个以上的选择,唯有王朗能选择的路却只有一条,那就是战斗到底。
‘大人,恕在下直言,别人可以言和,可以摇摆,唯独大人没有选择,只能与孙策相抗到底。‘
‘哦?这却是为何?‘
‘无他,大人的清名不容污损,大人若是妥协媾和,孙策表面上会接纳大人,实则会忌惮防备着大人,甚至会以不测的手段谋害于大人。相反,若是大人能坚持己见,与孙策抗争到底,则世人莫不赞赏,即使将来事有不谐,大人名声在外,于他处继续为大汉效力亦无不可,即使是归隐山林,那也是英雄rì暮,足以让世人仰慕。‘
王朗恍然,自己跟别人不同,说穿了就是名声所累,若是想要有个结局,那就不能晚节不保,只要自己的名声在,那么一切就都在,若是名声垮了,那就真的完了!
‘仲翔睿智过人,果然名不虚传啊,本官明白了,但是正如适才仲翔所说,会稽人心思变,本官虽然有心杀敌,奈何无力回天,如之奈何!‘
‘无他,唯大人决心而已。‘
王朗默默的点头,轻叹了一口气道:‘本官明白了,此事就请仲翔帮忙,本官必会记得虞家相助之情。‘
虞翻拱手默默施了一礼,算是应下了此事,这事对虞家并无伤害,虞家尽力帮助王朗那是尽忠,想必只会给虞家赢得更多的名声,而适当的名声正是最好的保护层。
‘那么,如今本官应该如何回复刘繇所求?‘
虞翻淡淡一笑:‘大人不妨尽数允之,钱粮、兵械,反正也很难运进去,另外,在官面上,大人尽管谴责孙策不义就是了。‘
王朗点头,不过脸上的神情还是很yīn沉。
虞翻抬眼看了王朗一眼,嘴唇动了动,也不打算再多说些什么,作为一个下属,虞翻觉得自己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至于王朗到底能做到那一步,将会有什么结局,跟虞翻的关系确实不大了,虞翻更应该想的是,当王朗走到他身为会稽太守这条路的尽头时,虞家应该何去何从?
而刘繇,只能让他自己自求多福了,如今王朗许贡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就算有心帮助刘繇,也没有那个能耐,要怪只能怪刘繇自己不争气,若是刘繇自身的实力比孙策更强,甚至仅仅是潜力比孙策强,或许都会有更多的人站在刘繇这边,而不是在孙策那边,成败真的不能怨别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九百九十八章文和献策平衡江东
江东的形式的迅速变化也牵动着大汉各地诸侯的视线,包括正在为东海海战连番遭受重创而有些焦躁的密云城内的高层。
江东并非仅仅是江东人的江东,也是大汉的江东,整个大汉如今是一盘棋,颇有些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架势,江东的变化很可能会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或者应该反过来,江东的变化其实源于荆襄的变化,而荆襄的变化却又源于密云的变化,密云的变化又源于跨界时空道标的出现,以及曹cāo和袁绍的敌意增强,所有的这一切都能追本溯源,都不是孤立的事件。
因此,江东的变化也势必会引起新一轮的连锁反应,密云的高层也绝对不会对此掉以轻心,何况江东其实距离密云的势力并不遥远,而且,现在密云正在东海大战,对江东的变化也就更加敏感了。
“元皓兄,我仍然保留法,江东若是被孙策一鼓而下,对我军在东海上的势力绝对不会有好处,孙策肯定会觊觎海上的利益,乃至于与我们正面冲突,孙策不同于曹cāo和袁绍,这两个人是毫无根基,而江东本来就是大汉造船业的兴盛之地,在长江水系中还有不少湖区不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他们完全可以依托这些地方,逐渐的控制长江,争夺长江,进而发展到海面上来。”
蒯良作为陆军副参谋长,开始融入了自己的角sè,并且也正是因为他逐渐的在更高的高度上了解了密云的一切之后,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多么正确,因此蒯良是很努力的在承担起自己的角sè和责任。
蒯良的话获得了刘晔和贾诩的赞同,这两个人都在轻轻的点头,田丰不置可否,徐庶接着说道:“问题可能会更严重,东海海面上如今不是我们一家在战斗,还有大量的异人,如果孙策从这些异人势力开始下手。情况会更糟糕!”
“可是,让孙策做大原本就是预定的战略,如果孙策不够强,江东被刘备或者曹cāo占据的话,情况可能会更糟糕。诸位都知道这两个人的潜力和实力。若是再得江东之地,真是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姿态啊!”
刘晔替田丰说出了他的顾虑,让孙策据有江东与曹、刘抗衡,不但是方志文的既定战略。也是参谋部经过反复推演的战略构想,如今想要动这个战略构想,可不是说说就能动的,这需要慎重的考虑以及进行大量的推演和更多的实际cāo作。
因此,面对这个么一个大工程。田丰不得不慎之又慎。
刘晔的话让徐庶和蒯良都皱起了眉头,江东的事情确实牵一发动全身,密云的应对又何尝不是呢?一旦密云的应对有失,甚至可能会引发更加难以预测的大变局,而现在方志文正在全力消除和减少异世界对大汉的影响,在这个时候,最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
田丰盯着地图,手指无意识在胡须上轻轻的滑动着,眼角忽然到老神在在的捧着一杯热茶的贾诩。心里不由的一笑,这位被主公赋予重任的八阶智者,每次开会都不大出声,低调得仿佛一个路人一样,得田丰都有些妒忌。但是田丰从来都不敢丝毫小觑于他。
“文和老兄,你这样,似乎胸有成竹啊!”
贾诩被一口茶给呛住,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一边摇手道:“哪里有什么成竹在胸,我这是见在座诸位都是惊才艳艳之辈。因此趁机偷懒罢了!”
贾诩的话让大家不由得莞尔,这位老大哥确实是个非常会做人的人,至少不会让人有什么戒心,更不会让人讨厌。
“文和老兄太谦虚了,如今我们面临的困境文和老兄也在眼里,何不出个主意?”
贾诩见大家都殷切的着自己,眼睛转了转,想到自己自从任职以来,似乎都是在打酱油也不好,于是清了清嗓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说说浅见,就当是抛砖引玉可好!”
“呵呵,文和大哥请说,我等洗耳恭听!”徐庶呵呵的笑着应道。
“这事的起因有二,一是主公既定的战略,一是孙策集团本身有这样的实力,这两者结合,形成了今天的这个局面,或者说,这里面本来就有我们促成的因素在其中。反观我们如今的问题,是担心孙策做大之后影响我们在东海的战局。”
众人一起点头,贾诩这一番话自然只是个引,这些东西在座的自然都知道。
“所以,此事的根源其实不在于孙策有多强大,也不在于孙策将来会不会跟我们和异人争夺海上的制海权,其关键在于是否会影响东海的战局,那么,我们不妨反
过来。如果我们想要在东海战局中取得优势该怎么办?第一,加大我们的海军建设速度,包括海港、造船厂等一些列造船产业;第二,丰富的兵员和水手资源;第三,主公的釜底抽薪之策完成,舍此之外还有别的办法么?”
徐庶转了转眼珠:“有,敌军自行解体!”
“呵呵,别捣乱,文和老兄你继续说!”
田丰摆了摆手道,贾诩笑着了徐庶一眼,徐庶嘻嘻一笑。
“第三点我们暂且不说,如果要实现前面两点,一个最有效的办法其实是由我们,或者异人来控制江东,至少是沿海地区,各位以为如何?”
田丰了然的点了点头,其他个人也若有所悟,贾诩的胆很大,他提出了一个大家都没有去想的方向,因为大家正在沿着战略收缩的路思考,而贾诩的想法却是一种战略扩张,而且是非常容易引发中原诸侯反弹的扩张,但是同时,贾诩又提出了一个折衷的形式,那就是帮助异人来控制吴郡和会稽。
这样做的好处一来是大大的增强了异人手中造船产业的规模,为异人提供了大量的海军兵源和水手资源,同时也遏制了孙策海上力量的崛起。
不过其间的风险也是有的,刘晔嘴快,立刻提了出来:
“文和先生,在下有两个问题不解,一个是孙策的实力可能会因此无法达到原本预期的程度,从而被刘备或者曹cāo彻底击败;另一个,则是异人的崛起也难免将来会跟密云争夺海上的制海权,这也未免有前门驱狼,后门进虎的感觉。”
众人也是一起点头,只有田丰默默的思索着。
“第一个问题,孙策若是不够强,那么可以与弱势的联合,曹cāo、刘备、孙策在局部成为鼎足之势,而占据荆南和扬州东部之后,异人与孙策也是唇亡齿寒的关系,若是异人与孙策联合,足以抗衡任何一方,甚至是刘曹联合,也未必能打过长江天险,何况刘曹二人背后也不是没有问题,所以短期内可保无虞。长远来,若是我军能彻底解决了来自时空道标的威胁,则可以放手在中原施为,届时也就不会像如今这么束手束脚了!”
“第二个问题呢?”
“第二个问题更简单,如今我们为何要跟异人联合?难道不怕因此异人海军趁势做大么?这其中恐怕主公早有考虑,对于异人,主公似乎一向比我们的更深,尤其是异人主导者非常重要,天地会值得我们更深入的去了解,主公对天地会的法绝对不仅仅是海上抗敌的合作对象这么简单,甚至还有更深层的意思,这事或许主母和文若老弟能更清楚。”
“文和是说允许天地会参股密云的大商社的事情?”
“正是,这里面的意义绝不简单,虽然我不大懂经济的东西,但是也知道经济的重要xìng,主公在与异人构建一个更有效更能持久的利益关系,我们必须把握住这点,而所谓的持久关系,就不仅仅是合作和妥协,也包含了互相威慑和制约。”
田丰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开口道:“文和老兄的意思是扶持异人,让异人在江东与孙策形成一个相依相制的关系,一方面遏制孙策水军的膨胀,一方面强化异人海军的力量和潜力。若是时空道标的争战一rì不停,异人的海面力量也就不可能成为我们的敌人,若是时空道标之战我方胜利,则我军可以抽出手来全力南下,甚至鼓动孙策与异人反目来重新掌控江东地区和东海海面?”
贾诩笑了笑,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在座的人都是聪明人,仔细一想,贾诩的这招确实yīn损,这一弄将孙策和异人一起算计了,绝对是过河抽桥的狠招,当然,这招能否实现,还要当时的形势以及大家cāo纵形势的能力,但是在座的都是自视颇高的人物,又岂能缺乏这些信心。
田丰扫了大家一眼,从各位的表情上田丰已经读出了大家的意思。
“我文和老兄的策略可行,如果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参谋部会就此展开推演,同时也会进行原有战略格局的对比推演,最终结果会报给主公,但是主公现在一时半会恐怕也不能回复,这事最终可能会由军政会议决定,各位以为如何?”
“赞成!”
“没有意见!”
贾诩淡淡的一笑,重新端起有些凉的茶杯,眼皮又耷拉下来,像是一只累坏了的老狐狸正在养jīng蓄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九百九十九章会稽变天吴郡易帜
王朗的担心没有机会变成现实了,虞翻的高瞻远瞩有时候也会变成笑话,这绝对不是因为虞翻笨蛋,而是因为虞翻掌握的资源和信息不对称而已。
事实上在密云军政会议结束之后,张志远从华歆那里得到消息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张志远随即明白,这个决定将会对整个江东乃至于大汉都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因此,张志远立刻向上面进行了汇报。
张志远的直觉告诉他,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都是有问题的,特别是从密云那边的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更加要谨慎的对待,说不定这馅饼里面就藏了什么要命的毒药呢。
不过张志远不必担心,因为他的身后也有着一支庞大的情报和参谋团队,方志文的任何yīn谋诡计一定逃不出他们的火眼金睛。
时间紧急,密云方面还在等着天下会的答复,天下会方面的情报分析也十分的高效,虽然他们不可能完全知道密云的打算,但是密云的想法多多少少的还是能猜到的,无疑还是为了一个平衡,目的是让玩家与孙策互相牵制,不能让一家独大的想法罢了。
至于最后的江东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这需要更多的详细数据进行推演,实际上推演这种东西始终只能代表着一个可能xìng,若是事事都能推演出来,还要领导来做什么,很快一条命令就直接传给了张志远,据说命令的来源很高。
张志远返回小叶岛海军指挥中心的时候,不但华歆、蒋钦在场,连蔡瑁也来了!
“华军师,两位将军。”
“张会长请坐吧,怎么样,贵会可是有了决定?”
华歆笑眯眯的问道,不过眼神里并无疑问,他是认定了天下会是一定会接受这个从天而降的大便宜的。
“是的,我们已经决定接受密云方面的建议了。那么具体的条件可以说一说了吧。”
“很简单,依据贵会入股密云的先例,我方反过来入股未来的会稽、吴郡和夷州岛的产业,但是我们不会掏出一个五铢钱来,而是仅仅凭借协助贵军拿下这三个地方的军事援助作为代价。”
张志远眼神一凝。密云这帮聪明人的心思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无耻得简直没法说了,啥也不出白得干股啊!
不过这个干股的做法很有意思,一方面从天下会的身上谋求好处,另一方面又是在告诉天下会。密云与天下会将会紧密合作争取共赢,这是一种相当理xìng,而且有建设xìng的关系,而不是一种短期行为。
“这.......这要看贵军能够提供什么样的军事援助了,还有具体到什么程度的股份分配。这些细节会相当麻烦吧?”
“不会,我们要四成,所有的大型商业设施,至于城市税收什么的,要三成,这很简单吧。对此,我们将提供五万水军支援贵会的军事行动,必要时,高顺的陷阵营可以南下接受调度。保证在两个月内,全取会稽和吴郡。”
张志远眨了眨眼睛:“这个要价太高了,四成、三成?这不行,而且我也没有办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