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60部分

底细也不知道多少,他只知道方志文是一个神秘的东方人,拥有强大的实力和势力,看看那些不知道从哪里运来的海量物资就能猜到这些。不过,方志文的真实身份他真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他也不会说,虽然凯瑟琳的确很美。但是还暂时不能夺走格兰度的忠诚。
“这么说,贵主上是个东方人?莫非是最近盛传的雾海神秘客?”
“如果您说的是曾经在雾海击败战神之锤北方舰队的事情,那正是我雇主的辉煌战绩之一!”
凯瑟琳眼神里的震惊再也掩饰不住了,想不到,自己竟然碰到了这么一位名动天下的英雄人物,虽然那场雾海之战内情还是有说法的,但是也不能掩盖他最终成为了胜利者这个事实。
而且。这位东方人的身份也很蹊跷,有人认为他是异人,也有人认为他是来自传说中大海尽头时空道标另一边的神秘人物。对于英雄无敌世界的原住民来说,方志文从哪里来一点都不重要,关键是他来做什么才重要。
“那么贵主上这是打算去什么地方呢?”
“当然是探索无尽的大海了,领主大人也有去拜访安塔格瑞和恩洛斯的打算。”
“贵主上以探险为目的?”
“这或许吧。又或许他在寻找新的生活也说不定。这不是我能够知道的。”
“哦,原来如此。那么贵主上遣您前来,是想要向我们传达什么消息呢?”
“我奉领主大人的命令,来询问贵舰队的企图,以避免双方发生不必要的冲突,顺便,也想问问尊贵的殿下,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
“帮助?哦。太好了,您和贵主上真是太慷慨了。我们正在因为偏离了航线而困扰,如果贵主上能够提供一份jīng确的地图,我们将会感激不尽的。”
凯瑟琳很轻松的说着,似乎他们漂流在无尽大海上的舰队所面临的不过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麻烦,而事实上,他们遇到的情况其实可以说是绝境了!
格兰度赞叹的看了凯瑟琳一眼,在这种状况下,这位美丽的公主殿下还能如此的淡定确实是非常人啊!
“当然,我们十分的乐意,不过,对于如何航行到安塔格瑞,事实上我们领主大人也还在摸索,若是公主殿下不着急的话,可以到我们的浮岛上暂住,一起商讨这件令人困扰的事情。”
安德鲁斯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另一侧一直默不作声的卫队队长施耐德,施耐德微微的摇了摇头,显然是反对公主贸然登上浮岛,万一对方是怀着恶意的,公主殿下岂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安德鲁斯也略微焦虑的冲着凯瑟琳摇头,同时也开口插嘴道:“阁下,贵主上为何不亲自来拜见公主殿下呢?”
格兰度转向安德鲁斯,下巴立刻抬高了十五度,略微矜持的说道:“我家领主大人说了,他不喜欢上别人的船只,即时是国王的船只也一样,他更愿意踏足在自己的领地上。若是公主殿下不愿意拜访我们的浮岛,那么我们会向贵舰队提供必要的补给和我们知道的海图,您还请放心,我们对贵舰队没有任何不良的企图。”
“您误会了,我的侍从长并非是这个意思,而是想要在这里招待一下贵主上以示谢意,当然,如果贵主上有那样谨慎的习惯也没有任何问题,我会尽快安排时间前去拜访贵主上,今夜就请容许我们的舰队停泊在浮岛的外围。”
“当然,这是我们的荣幸。如此,鄙人暂且告退了,容我将您的意志传达给我的领主大人。”
“您请,施耐德,替我送送贵客!”
“谢谢您的招待,期待您大驾光临我们的浮岛,美丽而尊贵的公主殿下!”
格兰度再次躬身行礼,依依不舍的看着点头致意的凯瑟琳,在一脸冰冷的施耐德陪同下出了舱室。
一出船舱,格兰度不由的大大的松了口气,神情回味的摇了摇头:“公主殿下真是一位迷人的女xìng,有着让人窒息的力量啊!”
“哼!算你有眼光!”
“呵呵,不过,我们领主夫人也一样美丽,绝对不会比公主殿下差,如果你有幸见到的话,呵呵。”
“哼!”施耐德不信的耸了耸鼻子,他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比凯瑟琳公主更美丽、更温柔、更聪慧、更勇敢的女xìng,绝对没有!(未完待续。)
第九百九十二章公主愿望家国利益
对于公主的决定,不论是施耐德还是安德鲁斯心里都是反对的,但是公主的话已经说出去了,再想要反对也来不及了。
用公主的话说,反正现在已经处于迷航的绝境中,情况已经坏的不能再坏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又或者,施耐德和安德鲁斯想要强攻看起来舰队数量并不多的浮岛?
说实话,施耐德和安德鲁斯未必没有动过这个心思,但是当他们从格兰度嘴里得知这位浮岛的主人,就是曾经在雾海一战中灭了整个战神之锤的北方舰队的传奇人物,他们两个就打消了这个极度危险的念头。
至于公主心里有没有动过侵夺浮岛的念头,那只有天神才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双方的使者往来沟通,很快就落实了公主将会率领卫队登岛拜访方志文的决定,方志文对于卫队并不在乎,他更关注的是能不能与这位传奇的人物达成什么有意义的合作可能。要知道,这位年轻的公主可是英雄无敌世界前期的绝对主角之一,左右着整个埃拉西亚大陆的命运。..
至于格兰度嘴里不停的赞美公主的美丽,方志文不屑一顾,在方志文看来,西方的美女再好看也只能远观,放近了未免就显得粗糙,只是当他在城堡外面见到凯瑟琳的时候,方志文才知道自己想错了,这是游戏世界,原本的一点点遗憾都是可以轻松的弥补的。
“尊贵的公主殿下,我作为这里的领主。非常荣幸您的到访。”方志文以这里流行的抚胸礼欢迎凯瑟琳的到来,而站在一旁换了传统深衣的太史昭蓉,则用大汉的平辈礼仪行礼。
凯瑟琳在马上回了一个骑士礼。然后才施施然的下马,郭嘉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对于凯瑟琳的居高临下有些不以为意。不过两个世界的礼仪不同,在大汉的礼仪看来,公主无疑是失礼了,但是在英雄无敌的世界里,凯瑟琳的礼节并无差错。
太史昭蓉也是有些不满。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温婉的站在一边,默默的用自己惊人的美丽来挑战凯瑟琳的高贵!
“尊敬的领主阁下。非常感谢您的慷慨。”
“这是我的荣幸,殿下请。”方志文笑了笑,侧身延请公主进入城堡,至于卫队。方志文并不介意他们进城。这数十人的卫队更多意义上只是一个象征,而在方志文眼里,他一个人就能轻动的解决这些卫队。
方志文没有将公主带到会客室,而是在休息室,将会面的xìng质先定位在朋友见面的格局上,而且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谈话,也会显得更随意亲近一些。
互相介绍了各自的随员之后,方志文与太史昭蓉坐在一边。而凯瑟琳坐在隔着茶几的另外一边,其他人则都站着。包括昨天作为使节的格兰度笑着也站在一边,目光不时的在太史昭蓉和凯瑟琳脸上游移。
茶几上摆放的是大汉的茶具,与这边的茶具不同,这边的茶具多是金属和骨骼制成,而且有把柄,大汉的茶具多是用陶瓷,形制古朴大气,一般没有把柄。
凯瑟琳很好奇的看着手里捧着的茶具,眼神里闪烁着少女特有的好奇。
“真是很有趣、很别致的用具,这是领主阁下家乡的物件么?领主阁下的家乡离这里很远么?”
“是的,至于远不远这个问题嘛,说远也不远,可是说不远又真的挺远的!”
“那一定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对么?”凯瑟琳的话不简单,郭嘉轻轻的翘了翘嘴角,方志文笑笑道:
“是的,那是个美丽而富饶的地方,还有勇敢善良人们,跟公主殿下的家乡埃拉西亚一样!”
“那么,领主阁下为何要不远万里的到这里来呢?是为了探险么?”
“当然不是,应该说不仅仅是。我们来到这里,一是为了和平,二是为了能够与这里爱好和平的人交往,建立正常的交流途径,而不是互相敌视和误会!”
“我们埃拉西亚正是以公正与和平为国家的宗旨,相信我们会成为朋友的,您说呢?”
“当然,埃拉西亚的伟大国王里昂陛下,还有尼古拉陛下都是仁慈的君主,这点世人皆知,因此我们希望前往埃拉西亚,与埃拉西亚建立正常的交流,而能够在这莽莽的大海中相遇,不能不说是天神的巧妙安排。”
凯瑟琳笑了,心里的巨石也稍稍的放了下来。
“谢谢您的赞赏,只是,我的父亲已经被哈特毒害了,身为女儿,本应该迅速赶回去为父亲报仇,为国家尽力,可是现在却流落在海上,领主大人一定能够体会我此时的急切心情。”
“当然。对了,您的丈夫罗兰度国王”
“是未婚夫,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成婚,就发生了那件不幸的事情,不过罗兰德已经率领舰队出发了,他比我稍迟出发,应该避开了那场暴风,此刻也许已经踏上了安塔格瑞大陆了吧。”
“哦,抱歉。这么说,公主殿下应该对恢复埃拉西亚的秩序很有信心吧?”
“这实话说,我也没有什么信心,但是,这跟信心无关,这是我的责任,不管能不能做到,都必须去做。”
“公主殿下说得好!这确实是责任,那么我们能够为公主殿下做些什么呢?如果是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会很荣幸的。”
郭嘉心里暗笑,主公这是逼着对方开口,好坐地起价啊!不过这个年轻的女人,似乎也是个很jīng明的家伙,恐怕也不那么好忽悠。
“当然了,您的帮助我们非常需要,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可以一起结伴前往安塔格瑞。”
方志文笑了笑,这个公主倒是沉稳的很,并不急着开口讨价还价,不过方志文也不着急,反正海上的旅程还需要很多时间,大家慢慢的互相了解吧,至少,双方是有合作基础的,要知道安塔格瑞可不仅仅只有埃拉西亚一个国家,因此凯瑟琳应该不会太过介意方志文在安塔格瑞大陆上割据一块土地的。
“如您所愿,希望您会有一个愉快的旅程,若是公主殿下不反对,您可以住在浮岛上,或许比摇晃的船只上更加舒适一些,您也看见了,这岛上有五座城堡,住的地方并不缺。”
“谢谢您的慷慨,我也正要有此请求。我对这里非常的好奇,不知道领主夫人可有时间,能不能带我参观一下这充满东方韵味的城堡呢!”
太史昭蓉笑了笑:“自无不可,公主殿下若是不觉得劳累,现在就可以么?”
“当然!”凯瑟琳开心的笑了起来
“您看到什么?”凯瑟琳一边看着侍女将床上用具换成自己喜欢的用品,一边侧头问着安德鲁斯。
“公主殿下,我看到了人民,是的,人民!”
安德鲁斯的脸上不可抑制的带着惊讶的神情,他说的是人民,而不是居民,在城堡中,居民跟兵种一样,都是没有思维的木头人,但是这里的不一样,这里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思想,有着自己喜怒哀乐,有着自己的梦想和期待,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劳作的机器,这种情况,安德鲁斯只有在埃拉西亚的首都斯戴维克,和恩洛斯的都城见过这种情况,如今又在这个浮岛上看见了这惊人的一幕。
“是的,我明白,这位领主大人是一位神奇的领主,真是让人好奇啊!”
凯瑟琳穿着裙装,卷曲的头发垂在肩侧,她的手无意识的在发丝上缠绕着,眉头微微的皱着,嘴里说着好奇,神sè却是很凝重的。
“还不止,我发现这位领主大人正在努力的教导他的领民们认字读书,我真是难以想像,这位领主大人到底想要做什么?领民们读书识字有什么用?难道会更努力的劳作么?我想,这只会让他们更加喜欢说三道四!”
凯瑟琳笑了,对于这个她也在参观的时候也看见了,而且还特意问了那位美丽得让人妒忌的领主夫人,据她说,教导领民读书识字,让他们能够认识这个世界,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文化和族群,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只会让城堡更加有秩序,而不是相反。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很显然,他们不是这么看的,至于结果如何,恐怕要用事实来证明才行,您不能轻易的持否定态度。施耐德,你又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战争!这个城堡中的兵种也不是很特别,但是数量却是很大的,而且从那些士兵的眼神里,我看到了骄傲和荣誉,这样的部队是很可怕的,拥有这样强力部队的人也是很可怕的,因此,我并不相信他所说的为了和平,或许,他是为了征服!”
凯瑟琳皱眉沉思,半晌才道:“我也不知道,施耐德,但是强大的军队不一定就意味着战争和征服,我的爷爷尼文也曾经拥有埃拉西亚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但是他为安塔格瑞大陆带的却是长久的和平,因此,我也不敢确定您说得就是正确的,一切都拭目以待吧!目前,我只是希望他能够协助我们回到安塔格瑞,或许,还希望能够借助他的力量摧毁邪恶联盟,或许,我们需要强大的盟友!”(未完待续。)
第九百九十三章突袭建邺孙策得手
曹cāo一向干劲十足,不断的向着周围扩张,即使在方志文的反复打压之下,曹cāo也十分顽强的一再伸张着自己的意志,而雌伏了数年的刘备也终于开始发力,逐渐的开始了扩张的道路,孙策自然也是不能落后的,更何况,落后代表着挨打,落后代表着被吞并,这个世界是一个不进则退、弱肉强食的世界。
最近,孙策花费了一些代价,平白的得了蓟chūn郡和江夏郡,这绝对是白捡的大便宜,但是相对于丹阳郡来说,这两个白捡的地盘加在一起也抵不上丹阳郡三分之一的人口和财富,所以,孙策并不打算在这两个郡花费太多的力气,更多的是将这两个郡当作战略缓冲区来看待,而孙策紧紧盯着的目标,仍然是丹阳郡、吴郡和会稽郡。
而且张昭和张纮从刘备敢于动手抢夺荆襄,蔡瑁等荆襄世族黯然北上这件事中,看出了方志文战略收缩的意图,他们更靠近大海,也更知道那来自异世界的威胁绝对不是很遥远的事情,方志文的收缩正是要应对这个来自异界的威胁,这点绝对不会是作假。..
方志文战略收缩的结果导致荆襄易手,而荆襄的jīng华落进刘备手中的结果就是一直养jīng蓄锐的刘备实力大涨,有直追袁术和曹cāo的架势,相比起来,占着偌大的地盘,但是人口却相对稀少的孙策显然就有些落后了。
如果长此以往,难免孙策的势力被边缘化。长沙和江夏逐渐被刘备打压蚕食,最后的结果就是整个江东都有可能落进刘备的手里,这个结果想必方志文是不乐见的。孙策更不能接受。因此,江夏才会十分默契的落进了孙策的手里,同时,方志文也是在给孙策暗示,鼓励孙策积极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在这种背景之下,加大对丹阳郡的打击力度,袭破丹阳之后将吴郡和会稽逐一吞并正当其时!
“主公请看。只要我们借助芜湖水寨做掩护,每次在往返护送商船的过程中趁机在芜湖水寨留下战船兵士,然后趁其不备趁夜沿江而下突袭江乘。江乘乃是建邺的卫城,江乘一下建邺就岌岌可危了。”
“子纲先生,仅仅靠水军将士恐怕拿不下建邺吧?”
“呵呵,无需拿下。就是要刘繇选择。是收缩兵力保护建邺,还是弃建邺守宛陵,若是刘繇收缩兵力,我军趁机从陆路发力,拿下泾县兵逼宛陵,相反,我军能得建邺,则刘繇从江上获得补给全部中断。其后劲定然不济。”
孙策清澈的双眼肃然的盯着地图,随着张纮的手指移动沉思着。
“若我是刘繇。定然会坚守建邺,凭借着建邺墙高城厚黏住我军。”
“黏住又能如何?若是之前,有蔡瑁的帮助,许贡和王朗的补给和部队甚至会从江上而来,断绝我军后路,但是现在时移势易,蔡瑁不会再支持刘繇与我军对抗内耗,方志文现在需要我们实力尽快得到提高,然后与刘备和曹cāo抗衡,而不是任由江东落进这两个大豪的手中。”
孙策恍然,抬头看着神情很自信的张纮,点了点头道:“子纲先生是因应这个变局而制定了这次战役?”
“正是,天予不取必受其咎,这么好的机会我们绝对不能轻易错过,即使冒一点险也是值得的。”
“不,即使再大一些的风险也是值得的,不论是建邺还是宛陵,随便拿下一个,刘繇就城了孤军,其势必不能久,丹阳一下,吴郡和会稽无险可守,江东富庶之地尽入我手矣,更重要的是,江东的世族惯于见风使舵,这种情况之下,多数会倒向我们。”
张纮眼神一亮,连一直旁听没有出声的张昭、秦松等人也都惊喜不已,自己的主公长大了,不能再用看待一个孩子的眼光去看待他了,他已经是一个合格的领袖了,能够高层建瓴的看到更多的东西,张昭轻轻松了口气,长久以来盘踞在心里的一些东西悄然散去,整个人似乎都新的轻松了不少,连腰身都更加挺拔了一些。
“主公所言甚是,既然如此,我们就借助这个机会,一举席卷江东!”
孙策一拍膝上的古锭宝刀的刀鞘:“正逢其时也!望诸位并力同心,共建伟业!”
“敢不从命!”
光熹五年(永汉四年)十一月一rì,趁着强劲的西北风,朱治和孙策的船队从芜湖水寨夤夜出发,凌晨时分趁着守军麻痹,突袭了建邺北面的卫城江乘,江乘其实就是建邺的一部分,是靠着江边的码头港务区,被孙策的虎狼之师趁虚而入一举夺下。
江乘的失陷等于是将建邺城的北大门给打开了,郡治于建邺的刘繇大惊!
天亮之后,刘繇不但没有收缩防守,反而组织了部队试图反攻江乘,刘繇的这个决定自然是没错的,甚至在军事上也是可圈可点的做法,但是意图正确并不代表着结果会正确,在战力的差距上双方实在是太大了。
一个是强将加上高统率,还有军师助阵,另一个则是一个二流的将领,加上一个二流的军师,虞翻真的不是一个好军师,只能是一个好治政将领。
一整天的攻势中,丹阳兵诠释了他们的悍勇和善战,但是却未能夺回江乘的一寸城墙,依托坚城,占据着各种优势,孙策以攻为守,大量的消耗着刘繇的有生力量,这种敌人送上门来给你杀的好事,孙策自然不会错过,甚至还要前线适当的降低一些伤害输出,以免一下就将刘繇打怕。
到了傍晚,奋战了一天的刘繇赫然发现,自己的五万强兵如今剩下不到一半了,可见这小小的江乘城下吞噬了多少丹阳儿女的生命!
心里的热血下降,刘繇才发觉,入目是尸山血海,面前的江乘城墙已经被染成了暗黑sè,但是却依然高高的耸立在他的面前,城墙下,堆积如山的尸体看上去触目惊心,空气里散发着浓烈的烟火气,还有烧焦了肉的香味,以及中人yù呕的浓重血腥味。
刘繇呆住了,他忽然觉得有些晕眩,那不远处城墙上的景象似乎都有些模糊了,城墙上招展的敌军旗帜显得异常的清晰,甚至占据了他的整个视觉,让他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于是,一抹恐惧开始在冷去的心中滋生了出来,并且迅速的向着他全身蔓延,直到塞满了他整个脑海!
“撤退,撤退!不能再这么打了!”
刘繇忽然大声的扬手喊道,周围的亲将和虞翻都是一惊,随即又都露出一个释然的神sè,然后默不作声的看向鼓号手,清脆的铜锣声响起,撤退的命令下达了。
孙策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趁着敌军慌乱后退发起了一轮凶猛反击,一直将敌军追出了五里,俘杀了不少体力已经不支的刘繇郡将士,最后刘繇带着残兵败将一路仓皇的逃回了建邺。
孙策站在江乘的城头,他非常的克制,尽管身体里的热血在沸腾,尽管他心里那好战的本我在呐喊,但是他还是坚决的呆在指挥位置上,绝对没有冲上第一线去厮杀,现在战斗结束了,孙策站在城头扶着城墙向城下的尸山血海看去。
一股刺鼻的血腥气直冲胸臆,这不但没有让年轻的孙策感觉到不适,相反,倒是让他身体内的血液更加汹涌,挥手间,尸积如山血流成河,这就是上位者的权力,上位者的游戏,虽然血腥,但是充满了决定他人命运的快感,充满了改变世界的成就感,这个争霸的游戏,孙策只觉得是如此的吸引人,自己是如此的热血沸腾!
“主公,上天有好生之德,兵者,非福也!主公莫要被这血腥所迷惑,王霸之路非是要用血路铺就,只是不得不如此,所以兵法云,兵者凶器,圣人不得已用之!滥用凶器者,必遭反噬,主公切莫大意!”
张纮的声音犹如暮鼓晨钟,在热血沸腾的孙策耳边响起,顿时将陷入了疯狂战意的孙策惊醒,眼前的尸山血海不再是热血沸腾的刺击,却隐隐有一丝不能承受的沉重,暮sè中,似乎能听到远处建邺城中传来的隐隐哭声,孙策心里一动。
“子纲先生,你可听到了哭声!”
“自然是有的,这城下一rì之间吞灭了数万生命,这数万将士身后可能有数十万的亲族,如何能不哀伤!”
“这子纲先生,四面楚歌可是这个情景!”
张纮眼神一缩,有些愕然的看向孙策,好一个心如铁石的枭雄啊!不过,作为一个下属,看到自己的主公如此,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害怕呢?张纮不由得有些迷茫了,孙策在他的眼里忽然变得遥远和陌生了起来。
“主公之意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安排,想必不须几rì,建邺城中的百姓军民俱无战心矣!”
张纮十分恭谨的拱手回话,孙策略微一怔,不过随即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淡淡的点头道:“那就有劳子纲先生了,某先去休息了。”
“恭送主公!”
张纮拱手行礼,看着雄姿英发的孙策一行消失在城上,眼神里的神sè复杂极了!(未完待续。)
第九百九十四章情势急转世族摇摆
建邺城的危机大家都看在眼里,刘繇的败阵不但是军事上的失败,更是政治上和心理上的严重失败。
这一次失败严重的打击了江东世族对刘繇的信心,以及对自己战胜孙策的信心,从而对对自己过往的选择,以及对刘繇的看法和预期都开始动摇起来了。
深夜,刘繇白天战败带来的一系列实际和心理的影响还在迅速的发酵,而且城内的异人也开始不安分了,听说在江乘出现了大量的谣言和破坏任务,这些势利的异人们,都开始不稳了。
张英的宅邸内,不少的世族们正在聚集,包括客居建邺的虞翻也在座,对于今天的战果大家都已经没有兴趣继续讨论了,该说的都说了,该明白的也都明白,不管是对此战的军事意义和政治意义,大家心里其实都有了成型的看法。..
“仲翔,若论智谋远见,此处无一人能与你相比,如今情势危殆,你给大家出个主意吧!”
张英的话是先发制人,实际上大家心里此刻在想什么并不难猜,问题在于谁来第一个开口,这第一个开口的人,将来肯定就会背上反复小人见风使舵的名声,张英可不想做这个人。因此,他转了转眼珠,将这个好事推给了虞翻。
正如张英所说。虞翻是在座的人江东世族中最聪明的一个,又岂能看不出张英的打算,不过既然张英已经开了口,虞翻算是被架到了火上烤。
“呵呵,张大人过奖了,在下不过是山野愚夫,得太守大人错爱才能在太守府上谋个差事。俗话说尽忠职守,在下虽然鄙薄,不过也明白这个道理。自然会为自己的差事而尽责,至于大家有什么想法,在下也强求不得。”
虞翻的这番话说得很隐晦,不过大家都是明白人。虞翻的意思是他恪于职守。因此只能与刘繇坚定的站在一起,至于大家要怎么做,各人有各自的zìyóu,所谓的强求不得,乃是一语双关,也是指的刘繇强求不得。
张英心里暗骂虞翻狡猾,这话似乎给了建议,但是仔细一想。说了等于没说。
“仲翔,若是建邺失守。刘大人有何打算?”
“这我如何能知之,不过也不外乎往宛陵收集残兵,抵抗到底一途,又或者赴吴郡或者会稽寻求帮助了。”
“不可说动蔡瑁相助牵制孙策小儿么?”
“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刘备势大,应该求的是刘备,而不是蔡瑁,不过刘备即使肯出兵恐怕也没安什么好心,更何况如今建邺危在旦夕之间,刘备是远水救不得近火啊!”
“如此说来,建邺不可持,宛陵怕是也不能久,若是如此,说句诛心之语,岂不是应该早做打算,省得到时玉石俱焚也!”
“正是,正是,若是建邺城破,孙策到时挟私报复、损人肥己则悔之莫及矣!”
“不若现在就举家南迁吧!”
“宛陵也未必守得住!迁去何处啊?”
“若然如此,不若直下会稽以避之。”
“人能一走了之,奈何土地却是拿不走的!”
“或者,或者也可与孙策会会,看看他又何说法,说不定还有转圜和解的余地呢?”
“这个主意也可行,就当是死马当作活马医,若是孙策收受些好处退兵,我等也能接受啊!”
“赞成!这事宜抓紧进行,否则孙策乘胜进兵则迟了。”
“这恐怕不大好吧,若是刘大人知道了,未免会以为我们见风使舵背信弃义啊!”
“什么刘大人,他为了一己之私与孙策交恶,连年征战劳民伤财,但是却连丹阳一地平安都保不住,当的是什么父母官,如今我等大祸临头,都是拜此人所赐,到了现在这个境况,又何必再看他的脸sè行事!”
“说得对,都是刘繇贪索无度、任意妄为,与我等无关,想必孙策定能明白我们的苦衷,能体会丹阳百姓的无奈,尽量让丹阳免于战火蹂躏!”
张英有些目瞪口呆的感觉,虽然自己想要掏出大家的心里话,不过想不到这一开口,竟然就收不住势头了,大家对刘繇从怀疑到谴责,最后竟然是众口一词的加以指责,似乎整个江东跟孙策做对的就只有刘繇一个,与别人无关。
无耻到这种程度,还说得振振有词义愤填庸,张英也直眨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张家祖居会稽,他只是想要开溜而已,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啊。
虞翻有些好笑的看着在座众人的表演,这就是世族了,世族从来不以道义为先,而是利字当头,在这个利益攸关的重要时刻,谁还会在乎什么道义什么忠诚,大家想的只是家族的延续和族人的利益。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他们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庞大的族群利益,说起来,也是背负着重任的一群可怜人,于是虞翻只是静静的听着,默默的点头,并不加以评价。
但是人心至此,建邺想要守住根本就不可能,至于宛陵能不能守住,那还要看刘繇的能力,建邺的这些世族势力根基都很庞大,刘繇可能拿他们没办法,但是宛陵的就相对要弱势不少,说不定刘繇还真能镇得住,否则,刘繇只能向南逃亡,或者西去投刘备这个族兄,以求将来能够复仇了
‘啪’一个茶杯碎裂在地上,刘繇脸上怒sè沉重。身子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怕的直发抖。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这一帮见风使舵的小人!小人!!”
“大人,虞翻大人能够将此事如实告知已是难得,江东世族为求家族的利益得以保障。所作所为虽然是让人不齿,但是却不难理解。”
氏仪抚着胡须冷冷的说道,许劭只是淡淡的点头,对于这些世族,许劭也没什么好说的,许劭jīng于观人,也就是善于揣摩人心。自然知道氏仪所言俱是道理,人心如水,顺势而行罢了。真是不值得生气的。
“不齿?岂止是不齿,那是不忠不义!是大逆不道!我现在就提兵去血洗了这些混蛋!”
“不可!”许劭急忙拦住:“大人若是如此,军士哗变只在眼前,届时怕是大人未曾血洗世族。反倒要被世族所害啊!”
刘繇顿时愣住了。随即心里涌起一股巨大的无力感,他知道许劭说得没错,这一刻,刘繇似乎明白了先帝痛骂世族的原因,世族从来都是将自己家族的利益放在首位的,因此,世族与皇族分享权力和利益是可以的,但是分享风险则是有条件的。如今刘繇大势不利,这些人顿时就倒向了孙策。若是有一天孙策的大势不利,这些人恐怕顿时又倒向了另一边了。
“哈哈好,好啊!好一群势利小人,本官算是明白了,明白了!孙策啊孙策,今rì且看你得意,将来又看你是如何被出卖的!”
氏仪和许劭对视了一眼,都是无奈的摇头,刘繇说的话可能是一时负气,但是也未必不是一种极其jīng当的预测,孙策之兴也依靠世族,将来恐怕也会被世族所累,落得跟刘繇如今一样的下场。
“大人”
“两位无复多言,本官yù率军弃建邺南下,聚兵宛陵以抗孙策,两位yù待如何?若是两位想要留在建邺,本官也不强求,也强求不得。”
“大人不必如此,我等必追随大人鞍前马后,虽然我们体弱上不得战阵,但是擂鼓助威还是做得到的!”
“好!患难见真情,两位高情厚意本官愧受了,若是今生不得还报,待来生报予二位!”
建邺城中的世族连夜到江乘向孙策输诚,孙策原本想要血洗建邺以立威,但是张昭却不同意,若是世族坚守建邺顽抗到底,那么孙策血洗建邺到也是理所当然,既能震慑江东世族,杀一儆百,也能趁机消弱江东世族对江东一地的控制和影响。
但是如今这些世族是来主动输诚的,如果将主动输诚的人也都血洗了,以后还会有人主动投降么?若是今后每一战都是不死不休,每一城都是血战到底,这对孙策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因此就算孙策非常想杀人,非常想杀这些间接的害死了自己父亲的人,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张昭的意见是有道理的,不得不忍住心里的强烈杀意,反而要笑脸相迎的对待这些见风使舵的小人,因为这些人能够给孙策带来利益,为了利益,为了整个孙家的利益,为了整个孙策军阵营所有人的利益,孙策不得不将自己的意志扔在一边,不得不将父亲的仇恨扔在一边,这就是一个政治家的牺牲。
第二rì,孙策将城下战死的建邺士兵都整理了送回建邺城下,建邺一城戴孝,百姓皆哭,在这种情况下,各种各样的谣言满天飞,不过矛头所指,尽是坚持与孙策抗争的刘繇,原本保护江东世族的英雄,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祸害江东的罪魁祸首!
十一月五rì,可怜的刘繇趁夜带着愿意追随他的士兵撤离了建邺,连夜向宛陵而去,刘繇前脚出城,建邺的世族们后脚就迎进了孙策,建邺巨城轻松易手,建邺一失,丹阳郡大势已去,宛陵孤城一座,又不得接济,刘繇又怎么守得住?(未完待续。)
第九百九十五章二战海峡互拼消耗
距离第一次虎翠海峡之战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了,这期间,周泰和张志远积极的修复俘获的船只,并且努力的打造新船,招募前来大海抗战的异人和原住民将士,将海军的船队力量恢复到五千多只战船的规模。
蔡瑁随后也驻军小叶岛,虽然蔡瑁的职责中并不包含争夺东海的制海权,但是至少他能够守卫小叶岛,以及保护至青岛的航线安全,这样一来就将蒋钦的船队给彻底解放了出来,能够全力投入到防御敌军跨界入侵的方向上来。
虽然蒋钦和张志远已经很努力了,沿海的各大海港和造船厂也已经很努力了,但是想要段时间内大幅度的提高海军的成军速度显然是不现实的,毕竟海军不是那些训练一个月就能上战场的步兵,海军可是贵族兵种!
不过,与他们的困境不同,他们对面的敌人可没有这个麻烦,在对面的世界里,步兵与战船唯一的不同在于消耗的资源不一样,其他的都是一样的,因此,他们正在拼命的爆兵,准备用海量的部队将对手彻底耗死,然后控制住整片东海!..
蒋钦和张志远虽然不知道对面的具体情况,但是这些东西不需要亲眼看见,只需要稍微的计算一下,谁都能够得出结论,唯一不确定的是对面的城堡总是是多少,有多少级,但是每月能出三千左右的战船应该没问题,两个月下来。一场大战恐怕又迫在眉睫了。
对面的战神之锤的南方支队指挥部其实也在犹豫,到底是现在就出击,还是再等待一下。等着更多的通行证到手,等着更多的战船出来,然后用泰山压顶,不,以科迪勒拉山脉压顶的气势一举将对手灭掉!
但是从对面那些带路党那里传来的消息表明,对面的海军集结了远比他们预计的更多的战船,如果继续等待下去。他们的沿海造船厂正在如同雨后chūn笋一般的冒出来,倒是时候自己这边的爆兵优势未必能保持下去。
更可恨的是,对面的人口太多了。这是指玩家的人口,英雄无敌世界满打满算也不到一千五百万玩家,但是英雄传说已经有将近一亿玩家,战神之锤虽然财大气粗。但是也一样不能召集太多的支持者。因为这是米国,人们向往zìyóu。
所以,当对面的东海上充斥着华夏的玩家时,战神之锤的优势就可能如烈rì之下的积雪一样消融了。
如果想要保持优势,就只能尽力的压制对手的成长,只能在对手还没有稳住阵脚之前,不断的进攻再进攻!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让他们不得不加快步伐的因素。那就是他们留在北岛(翠岛)上的那个据点,根据从据点上传回的各种数据分析。战神之锤的总部得到了一个比较不太好的消息。
那就是这两个世界的规则重装的形式不是互相融合,而是互相侵蚀,是具有排他xìng的,简单的说,就是如果战神之锤的军队统治了大汉的话,那么整个大汉都会以英雄无敌的规则为规则,换而言之,就是以深蓝九号的规则为规则。
也就是说,深蓝九号吞并了对面的刑天四号,如果结果是相反的话,那么深蓝九号很可能就不再存在了,而是成了刑天四号全局意识中的一个节点,比较大的节点而已。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会有什么结果呢?会对现实世界产生什么影响呢?
答案是不知道!
但是,战神之锤得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打赢这场国战,一定要让深蓝九号吞并刑天四号。
可以想像的是,对面的人恐怕也得到了一样的命令,所以,指挥部的压力山大,时间不能再拖了!
战争就是在这样的内因驱动下开始了。
“立刻发信,敌军正在大规模越界!”
由于翠岛的开发,如今侦察船已经能够绕过翠岛进入到距离时空道标百里范围之内,因此,战神之锤选择了在夜间越界,不过在驶离了时空道标四十里左右,还是被张志远的探子发现了。
侦察船始终保持着几十里的距离,紧紧的盯住了对方庞大舰队的动向,以便随时向自己的主力舰队报告。
蒋钦和张志远的船队平时都是以翠岛、小叶岛、北顺三个港口作为顶点,在这片海域中训练打怪,一得到侦察船的预jǐng,舰队立刻开始向翠岛集结。
“将军,你认为这次敌军的目的何在
txt电子书下载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