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56部分

战在一起又咬又踢,两人更是战意勃发。枪来矛往斗得不亦乐乎,到了后来,张飞也放弃了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动作,专心与自己的武技。..
两边的将士们自然也看得目眩神迷,这两人都是距离顶尖武将的门槛只差一只脚的人,战斗起来算是势均力敌,开始的时候两人都不熟悉对方。打起来还有些慢,但是随着对敌人的了解,两人越打越快。不拘招式大小,都是用得上就来。
两人不但在拼命,也在尽力的展示和验证自己对武技的理解,是在彼此的磨砺。
魏延更是在观众中收益最大的那一个。之前魏延对于自己败在太史慈剑下还颇有不服。今天见了才知道,太史慈确实比自己高一线,而这一线足以让自己失败,从现在太史慈与张飞的战况来看,两人都是是试图突破自己的瓶颈,而魏延知道自己距离顶尖武将的瓶颈还有不少的距离呢!
太史慈两人打得兴起,从早上一直打到中午,略事休息之后。两人再次捉对厮杀,这一打就打到了天黑。张飞豪兴勃发,让将士们点起火把,两人挑灯夜战,最后战马都累得不行了,两人才各自收兵而回。
第二天,张飞又来搦战,两人又是昏天黑地的大战了一整天,结果还是不分胜负,但是魏延知道,两人都已经到突破的边缘。
到了天黑,将士们不用吩咐都自动自觉的点上了火把。
这时候,缠战中的太史慈忽然大喝了一声,声裂九霄!
“杀!”
张飞面前的太史慈顿时不同了,此刻的太史慈的身形忽然高大了许多,在火把摇曳的光线下,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那把熟悉的金sè长枪速度忽然变慢了,但是张飞知道,那绝对不是慢了,而是更快了!
长枪的风雷声消失不见了,但是那种压迫感却强烈了许多倍,这一枪仿佛连时间都给凝滞了一样,张飞心里甚至生出了一种无可抵御无力感!
这是‘势’!这家伙竟然先于自己突破了,张飞心里充满的不甘和愤怒,也是张嘴怒喝了一声!
“徒呀!”
张飞手里的长矛疯狂的加速,但是张飞却觉得手中的矛越来越重,张飞灵机一动,手臂忽然一抖,顿时一声仿佛瓷器碎裂的声音在张飞耳边响起,手里的长矛顿时轻快了起来,张飞大喜。
“当!”
这一声响如同洪钟大吕,震得周围的围观者都气血翻涌,同时也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魏延见太史慈突破,而张飞似乎还没有突破,心里着急,在这一声巨响中,猛地驱马前冲!
“三将军,我来助你!”
张飞带马回旋,根本不理会魏延,或者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只是专注于自己手中的长矛,黑sè的蛇矛灵巧的翻滚回旋,之前的滞重和生涩都已经消失不见,张飞心里畅快无比,不由的哈哈大笑,手里的长矛却一点不慢,狂烈的如同翻滚的黑龙,向着太史慈的胸腹之间扑去。
太史慈咧嘴一笑,长枪一挑,准确的点在蛇矛的刃面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同时长枪违反规律一样的猛地下啄,张飞的长矛也如影随形的追了上来从侧面一磕,将长枪荡了开去。
两人的兵器同时走向外门,太史慈的沥血枪正好挡住了魏延的寻风刀,张飞的蛇矛却猛烈的突入了魏延的空门,两人居然在合作攻击魏延。
在魏延惊骇的注视之下,那刚猛无俦的蛇矛却是很轻的接触在魏延的腹部,然后力量爆发,将魏延给扔了出去,魏延在空中调整身形,稳稳的落在地上,愣了半晌,不由得长叹一声,回身走向场外。
张飞和太史慈两人不管落寞的魏延,而是继续专注与自己的战斗,两人都是刚刚突破,正需要对方来磨砺和稳定自己的感悟,于是才合力将魏延挡开,现在碍事的人走了,两人又是一通好战,直到明月高升,二人才罢战离去。
随后的两天,张飞依然天天前来挑战,与太史慈大战一番,然后就回营休息,至于太史慈的夜袭什么的,张飞一概不予理会,只是谨守营寨,用远程武器将袭营的骑兵逼走就是,反正就是打死不出营。
白天的时候,这些没事的士兵就在建造营寨,不知不觉中,张飞的营寨已经变成了一个堡垒,这可能就是张飞的计划吧,用挑战拖住太史慈,然后安心的建造营垒,如今这个堡垒成了,就不害怕太史慈的袭营了。
而这个营垒的建立,也传递给太史慈和荆襄世族们一个消息,那就是这次战争不简单,将是一次不死不休战役,最好不要在抱着侥幸的心理。
同时,南边的江陵也正在面临着一样的危险,要知道,刘备手里可是还有关羽这个强将没有出手,若是在江陵动手的是关羽,恐怕江陵早就易手了,这其中所包含的信息也是很丰富的,值得蔡瑁等人细细的品味。
在新野城中的蒯越也是在仔细的品咂着其中的味道。
“子义,你说刘备到底是想做什么?”
蒯越的问题太史慈自然知道,这不是太史慈多聪明,而是因为参谋部的聪明人天天都在研究刘备在想什么,这个结果自然也都会每天出现在太史慈的案头。
太史慈踌躇了一下道:“异度,这事其实不难猜,刘备自然是想要荆襄了,但是他知道主公不可轻辱,所以只能慢慢的逼迫。”
蒯越恍然,虽然太史慈说得很隐晦,但是蒯越还是立刻就明白了:“方大人已经决定了?”
“是的,现在跨界战迫在眉睫,主公不yù与中原诸侯在这个时候再多生枝节,而且,经过这些年的互相了解,异度也应该能看出来,密云比荆襄更适合发展,为何不去密云呢?仅仅是故土难离么?”
蒯越愣了一下,这个问题蒯越在心里也反复的思量了很久,说白了就是个土地所有权的问题,人们对土地的固执追求很难立刻改变,但是看看幽州东北那辽阔的土地,土地真的有那么高的价值么?家族的延续一定要依赖于越来越多的土地积累么?
“我懂了,其实我很想问问子义,没有土地在手,你不会觉得心里不安么?”
“呵呵,大家都没有土地,为何独独我要不安呢?而且也不是没有土地啊,每一个人都有足以养活自己,甚至能够积累财富的足够土地,就算你有更多的土地,也需要有人耕种才行,现在找雇农可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蒯越释然一笑,捻了捻自己的胡须,有些感慨的说道:“可是很多人都看不明白这点,说实话,我们蒯家已经决定了要北上幽州,但是会有一部分留在荆襄,毕竟人心是不一样的。”
“这点主公早有所料,去留自便,密云会为朋友提供一个更好的发展平台,而不会置朋友于不顾,这点请异度放心,若是异度愿意去蓟县出仕主公也可推荐,若是异度愿意在密云出仕,主公一定会摆酒庆祝的,密云的地盘可多得很呢。”
“呵呵,也是啊,我可是愿意做子义的同僚的。”
“那就再好不过了!呵呵。”
“可眼前该怎么办?”
“将愿意撤离的人口撤往襄阳,甚至可以直往幽州,新城不保,江陵恐怕也是保不住的,新野迟早也会丢失,刘备之所以不敢过分,就是因为他知道主公看重的是人口和荆襄世族,必须等荆襄世族自己做个选择。”
“嗯,正是此意,只是不知道会有多少百姓愿意去幽州呢?”
“呵呵,这点也强迫不来,有多少算多少吧。”(未完待续。)
第九百七十七章江陵失陷孙乾劝降
出乎蒯越和太史慈的预料,当蒯越发布公告,建议百姓离开新野前往襄阳或者幽州躲避战乱的时候,居然有超过八成的居民相应了号召,纷纷收拾东西南下襄阳,张飞和魏延自然不敢出兵干涉,如果那样的话,就真的会惹怒方志文了。
连太史慈亲自驻守的新野都不得不发出了让百姓避难的消息,各地的百姓不管官府有没有发出避难的消息,反正都是呆不住了。
他们不知道刘备的到来会怎么样,老百姓都不喜欢用自己的身家xìng命去赌刘备的人品,虽然刘备的名声很不错,在荆州的几年间也算是家喻户晓的仁厚君子,但是相对于在荆襄渗透甚深的密云来说,对密云的宣传更厉害。..
什么人人都田地分配,还有免费的耕牛和种子(其实种子第一年是免费的,耕牛可是要自己购买的,可以分期付款罢了。),还有公平的政策,不论寒门还是豪门子弟都可以入读的西林学宫、郑乡学宫等等。
原本就已经有不少的失地的农民和贫穷的百姓北上幽州讨生活了,这些人也都有个三五邻里的,自然会有些联系,于是,幽州的种种早就在荆襄地区深入人心了,如今战乱将起,还有流言说以后荆襄之地也是兵家必争之地,老百姓谁也不愿意呆在这种地方,于是,大量的民众开始向襄阳汇聚,当然,也有真心不愿意走的人。..
在这种气氛下,江陵的蔡中和伊籍也守不住了。关键是士兵心里慌啊,每天看着大量的百姓拖家带口的离开,再加上城中各种流言花样不断的翻新。蔡中心里害怕,于是写信给大哥蔡瑁,蔡瑁倒是很快就同意了他的撤离。
于是江陵轻易的落进了樊稠的手中,樊稠自然是佩服不已,开战之前诸葛瑾就说过,江陵不用攻打,到时候自然就会落进樊稠手中。看来,诸葛瑾是算准了蔡中的胆怯无能。
江陵失守的消息传到新野,太史慈和蒯越相视苦笑。这些荆襄世族还真是不争气啊,要知道江陵也是大城,樊稠这个替代关羽出马的人本身就说明刘备不会猛攻江陵,但是自己主动逃跑了这也真是有些丢人。
相反。江陵到手的刘备则不同了。现在新城到江陵到手,刘备不但成功的给荆襄世族造成了沉重的心理压力,更重要的是在战略上蔡瑁回旋的于地更加的小了,不说别的,就算是现在蔡瑁肯主动与刘备坐下来谈罢战易帜的事情,剩下的筹码都不多了。
占据了主动的刘备于是下令张飞加大攻势,想要进一步向蔡瑁和荆襄世族施压,另一方面。刘备也发动舆论攻势,说是蔡瑁不尊朝廷旨令。不服从刘备这个荆州牧的管理,现在刘备的目的是要将荆襄重新纳入荆州牧的管辖之下,并无对付荆襄世族的打算,让百姓和民众不必惊慌,更不必为了躲避战火而迁徙,刘备军乃是王者之师、仁义之师,绝对不会祸害百姓的。
刘备的目的在于将蔡瑁与其他的荆襄世族隔离开来,试图分化瓦解荆襄世族的内部团结,不过刘备当初为了稳定自己在荆州的统治,可是着实的覆灭和打压了一批当地世族的,这些所作所为,荆襄世族可没有忘记。
荆襄世族对刘备的承诺多持怀疑态度,但是普通百姓倒是真的相信了刘备,逃离家园的人数少了不少,让每天来接运百姓的密云官员微微有些失望。
而在新野城下,张飞和魏延的攻势正在加强,有了坚固的堡垒之后,张飞晚上能够安心的睡觉了,白天自然也就更有jīng神了,稳定在八阶之上后,张飞没有再到城下来与太史慈竟rì大战,而是开始了正正经经的攻城。
只是在太史慈和蒯越的严密防守之下,张飞和魏延也很难占到便宜,特别是在防守的时候,太史慈的远程shè击指挥威力更能体现出来,这点让张飞吃了不少的苦头,被投石机集火覆盖shè击的滋味可不好受。
在新野战场上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变化就是玩家的部队,随着玩家部队的成长,玩家的部队越来越发挥出惊人的战力,尤其是在比较容易出彩的防御战中,玩家的部队在城墙上形成的伤害输出竟然能与守军不相上下,有的比较出sè的玩家部队经常能排在功勋榜的首位,比新野的正规军还要高。
新野的战斗就在这种不温不火的战斗之下僵持着,刘备听从孙乾的建议,让孙乾出使襄阳,正式向蔡瑁提出了易帜归附的要求。
蔡瑁并没有私下见孙乾,而是在府衙内公开的接待了孙乾,孙乾向蔡瑁递交了刘备的书信和行政公文,这是一种公私兼顾的做法,一方面刘备以私人身份劝说蔡瑁,另一方面,又用上下级的关系来压迫蔡瑁,让其交出军权。
蔡瑁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将公文与书信一起交给了蒯良,让大家都传阅了一下,刘备提出的要求很有意思,几乎都是针对蔡瑁来的,似乎只要蔡瑁这个大头一除,天下就太平了一样,不管是书信还是公文中,都没有对别的世族和官员的地位有任何的变动。
不过大家都不是笨蛋,交出了军权,到时候就是肉在俎上,还不是任人宰割的份!
“孙先生,刘大人真是好谋算啊,交出军权?哼!魏延将军战败折了数万将士,不知道刘大人那里有多少个几万将士,刘大人真以为我荆襄是软柿子不成?”
蔡瑁的语气很淡,至于内心是否也是如此淡定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蔡瑁这些时rì做着荆襄之主,气度还是慢慢的养出来了。
孙乾呵呵一笑:“战场上的一时胜负说明不了什么,如今新野城已是孤城一座,迟早必下,想必蔡大人也不会不知,又或者是故作不知?再者,新城和江陵易手,想必以蒯先生的智谋不会不知道,襄阳已经失去了江水之险,若是我军从南向北进攻,蔡大人如何应对呢?”
蔡瑁皱了皱眉头:“无他,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而已!荆襄人一刀一剑的拼下去,届时北边的袁术南边的孙策和异人,想必也不会坐失良机吧!”
“哈哈”孙乾仰头大笑:“正是,只不过,这个良机却不是攻伐我主的良机,而是来瓜分荆襄的良机,孙策苦黄祖久矣,想必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趁势收回宛县和浔阳,甚至拿下蓟chūn郡都是一个大好时机,而且取下此地之后,孙策的地盘与长沙连成一片,你说孙策是会选择攻打有关将军驻守的武陵么?”
“这”蔡瑁语塞,蒯良微微的摇了摇头,伊籍也是暗暗着急。
“再看袁术,如今袁术的大敌乃是曹cāo,而我主在宛城主力未动,南下的原本就是驻扎在新野附近的部队,袁术又怎么会轻启战端。至于你所说的异人,这些异人现在忙着往大海上跑,哪里还有功夫顾得上武陵的那些山野之地,甚至他们还要担心我主会不会趁势而下呢。”
“这难道刘备不怕征北将军的怒火!?”蔡瑁终于技穷了,其实这种事情都不必说,大家心里清楚就是了。
孙乾此来,就是逼着蔡瑁做个选择,若是方志文真的力挺荆襄,刘备也不敢倾力攻打襄阳军了。
“怕!自然是怕的,不过我主不是怕别的,而是怕背信弃义,我主称征北将军一声大哥,自然应该尊重大哥的利益,我主已经去信征北将军,保证征北将军以及密云商户在荆襄地区的所有利益不受损害,在荆襄地区的权益完全可以保持。如此仁至义尽,我主还有什么可怕的?蔡大人,如今形势已经很明白了,你身为襄阳太守不尊州牧政令,是为悖逆,以一己之私裹挟整个荆襄是为不义,还请大人三思,如此继续悖逆不义之行,恐为天下不容啊!”
孙乾的一番话说得正气凛然,站稳了大义的名分,对蔡瑁的指责更是铿锵有声,让蔡瑁反驳不得。
看着蔡瑁青青白白的脸sè,蒯良缓缓的开口道:“孙大人自说自话,倒是将恃强凌弱的行径说得大义凌然,荆襄是大汉的荆襄,也是荆襄人的荆襄,刘大人若是一意孤行,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罢了。当初刘大人南下,大肆屠戮我荆襄世族难道是假的?孙大人不必多言,若是刘大人一意如此,那么我们宁愿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好过引颈待毙。”
“对,蒯大人说得好!”
“莫要小瞧了荆襄人!”
孙乾叹了口气,果然靠一张嘴是不行的,不过这些荆襄世族敢如此的强硬,盖因他们都有退路,大不了拍拍屁股就扬帆出海了,刘备又能奈其何?
看着这些慷慨激昂的家伙,孙乾无奈道:“既然如此,在下明白了,在下会将今rì只是转告我主,我主或有他意也未可知。”
蒯良笑了笑道:“若是势不可为,荆襄也未必都是刘大人的地方,这话请孙大人转告刘大人,请三思。”
孙乾一愣,随即心里升起一股怒气,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还敢将江夏襄阳让给孙策不成!?(未完待续。)
第九百七十八章孙策报复偷袭黄祖
其实孙乾大可不必这么认真,蒯良的说法始终也只是一个说法,荆襄世族可以败给刘备,因为刘备是荆州牧,刘备是当今两位天子的叔父,投降也好、易帜也罢,这都不算是丢人的事情。但是要将荆襄交给孙策,荆襄世族丢不起这个人!
黄祖就是抱定这种想法的人,黄家在荆襄可是百年世族,真正的大族,对于孙策这个半大毛孩子,以及孙家这种暴发户绝对是看不上眼的,因此他才会趁着给孙策帮忙就赖在宛县不走了,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想要宛县,说起来他的地盘是江夏,连蓟chūn郡也不过是个跳板,只是认真的经营了浔阳一地。..
他赖在宛县原本是想要敲诈孙策的,谁知道孙策居然不闻不问捏着鼻子认了,这让黄祖很尴尬,平白的撤走是不可以的,将宛县席卷一空那就撕破脸皮了,于是,黄祖只好被吊在宛县进退不得。
到了秋天,刘备忽然出兵讨伐蔡瑁,黄祖无疑是跟蔡瑁乘一条船的,不过,他并非蔡瑁的属下,而是蔡瑁的盟友,是荆襄世族的一份子,对于刘备和方志文,黄祖有自己的看法。
刘备当年入主荆州,确实是拿不少的荆襄世族作法了,但是那也是无奈,刘备毕竟在荆州无根无基,他需要立威,也需要钱粮地盘、人口人才的支撑,因此才会对荆襄世族举起了屠刀。如今时移势易,刘备已经是当仁不让的荆州之主。现在讨伐蔡瑁又占着大义,而且从刘备现在的所作所为来看,刘备对世族还是相当客气的。基本上都不会为难他辖下的世族,甚至在人才培养上还相当的依赖于世族。..
反观方志文,幽州的土地政策本身就是对世族的一种根子上的限制和消弱,而黄祖正是一个土地情节十分严重的传统华夏人,所以,如果在刘备和方志文之间选边,黄祖现在是倾向于刘备的。至少刘备不会限制黄祖拥有多少土地。
因此,对于襄阳周边的战事黄祖是当作看不见,只是去了一封信假惺惺的询问了一下。蔡瑁自然明白黄祖的打算,但是仍然提醒黄祖小心孙策的反扑,只是黄祖没有当一回事,他一直觉得孙策这个小娃子没胆量。连宛县都不敢前来讨要。还敢动兵?
可惜,黄祖太不了解孙策了。
“主公,蓟chūn郡本身地理位置并不重要,也不是什么富庶的地方,但是浔阳这个城市却很重要,这座城市是荆襄水军向长江下游辐shè的重要据点,如果我们取下这个城市,基本上就能将荆襄水军关在上游。因此,浔阳才是我们这次的要点。宛县不过是顺带罢了。”
张纮对着地图总结了自己这次的作战计划,孙策凝眉思量了片刻,将目光转向张昭,经过在这些rì子的煅炼,孙策已经很适应他现在的主上身份了,身上隐隐的散发着主上的霸道气势。
“子布先生,某有两个疑问想向你请教。”
张昭微微一笑,躬身道:“主公请说。”
“其一,我军若是收回宛县,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无人可以置喙其中,但是若是取下浔阳甚至整个蕲chūn郡,则有趁火打劫的意思了,那么蔡瑁会如何想?方志文会如何想,又会如何做?其二,刘备来信说要与我合攻荆襄,那么是不是说江夏郡我们也能染指其中,若是将来刘备得了荆襄,难道他就不会觊觎长江么?还有长沙郡也是荆州治下,他会不会依照荆襄来办理长沙郡事?”
张昭暗暗的点头,小小年纪的孙策,现在已经是一个合格的上位者了,能够从面前的事情想到长远的影响,真是难为他了。
“主公所虑甚是。不过蓟chūn郡之于蔡瑁,是无用的,原本也是为了牵制曹cāo才取下的,而且蔡瑁和黄祖之间的关系并非是从属,而是合作结盟的关系,因此黄祖如何,蔡瑁并不一定会太过在意。再看方志文,浔阳对于方志文的作用是商贸航线的保障,只要我们能够保障这一点,方志文就不会反弹,更重要的是,现在南方牵制曹cāo的势力唯有我们,方志文必须顾虑到这点。剩下的就是蔡瑁水军的问题了,不过现在蔡瑁与刘备正闹得不可开交,想必也不会两线开战的。”
孙策点了点头,没有出声,继续等着张昭说下去。
“再看刘备与我军未来的关系,肯定是既争端又合作的关系,合作是为了抗衡曹cāo袁术,争端则是为了抢夺地盘和长江的利益,因此我们对刘备是既要合作又要防备的,主公担心其会图谋长沙,这是肯定的,但是我们未必就不能图谋江夏,并以此来平衡他对长沙的窥伺。当然,我们现在的主攻方向仍然是东面,西面还是主守为好。”
“也就是结好刘备、防备曹cāo、攻伐刘繇?”
“对,主公所言jīng当!”张纮赞了一句,这十二个字基本上准确的涵盖了孙策军的对外政策。
孙策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么就按照战役计划执行吧,只是朱治这一路攻打浔阳的兵力稍弱,是不是调黄盖支援一下,程普取下宛县当无疑问。”
“主公放心,浔阳城里并无大将驻守,黄祖的儿子黄shè只是个胆小无能之辈,黄盖将军正在东线,不已长途调动。”
孙策其实也知道黄盖不应该长途调动,其实他是想说自己去协助朱治罢了,不过张纮显然也看出了孙策的想法,可孙坚的事例在前,张纮和张昭还是坚决反对孙策去冲锋陷阵的。
“黄shè再无能也是据城而守,朱治将军擅长水军而不是攻城,两位先生,某家觉得应该亲往助阵才是,若是浔阳不能速取,黄祖从宛县败逃而回,浔阳不可复得矣!”
张纮与张昭对视了一眼,张纮一咬牙:“主公要去也可,不过却需答允属下,不能上阵冲杀,只能坐阵中军,而且属下也必须跟去!”
孙策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下无奈的答应道:“也好,就如先生所言。”
光熹五年(永汉四年)九月三rì,小雨。
这一场秋雨一下,秋天的味道似乎更浓了,凉凉的秋风告诉每一个在夜里活动的人们,冬天的脚步已经不远了。
宛县城外的野地里,显得分外的宁静,似乎连虫鸣声都消失了,有经验的哨兵一定明白,这是因为在野地里有人活动,不过,黄祖并没有在城外放出暗哨,至于城墙上的哨兵,是不可能发现那么远距离上的异常的。
忽然,从城下漆黑的夜幕中飞出了几点寒星,正当城上的哨兵jǐng觉的向外看去的时候,这几点寒星已经准确的没入了哨兵的咽喉。
“速速搭建云梯!”
一个压抑的声音响起,原本一片静寂的城外草丛灌木中,忽然出现了许多影影憧憧的黑影,这些黑影默不作声的急速向着城墙奔去,然后将一架架长长的云梯搭上了墙头。
“敌袭!当当”
急促的钟声突然在静寂的深夜凄厉的响起,城墙上的守军匆忙应战,而城内慌乱的士兵们冲出营房,懵懵懂懂的却有些不知所措,没有军官指挥,这些士兵只能茫然的看向传来示jǐng钟声的东方。
程普的动作很快,由程普亲自带队,一个冲击就拿下了东城门,打开城门放入自己的大部队,程普一面派人四处点火制造混乱,一面带着自己的主力摧枯拉朽一般的向着城内的军营和府衙突击。
等黄祖穿戴整齐上了战马,发现城内已经四处火起,根据最新的消息东门和北门已经失守,敌军数量不详,并且正在向城内突击,黄祖一边纠结部队,一边紧张的思考。
“后队依托房屋街道巷战阻敌,命令城内所有的将士向南门集结,我们走,守住南门!”
黄祖的应对是很正确的,首先确保自己的退路,然后在图谋反攻,但是他实在是太低估了程普的战斗力,黄祖还没有到南门建立阵地,城内留下阻敌的后队就已经被程普击溃,程普已经衔尾追杀而至。
黄祖大骇,想不到孙策军中还有如此猛将,见到程普在自己的军阵中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的冲杀,黄祖知道自己很难再跟这人争夺皖县了,黄祖下令放下南门的断龙石,然后命集结在城外的部队向着城内猛shè了几轮,就转身向南撤退。
程普追了几里,却已经追之不及了,程普只好反身回宛县,将军队发散,清剿城内的散兵和趁机作乱的玩家,到了天明十分,乱了大半夜的宛县终于恢复了平静,在清晨的薄雾中还散发着焦糊的气味和淡淡的血腥味,宛县的百姓都不敢出门,躲在家里静静的、忐忑的等待着。
再说黄祖,正在急匆匆如丧家之犬的一样的向着浔阳狂奔,他已经有不好的预感,若是孙策这个小子真的下决心动手了,不会仅仅要拿回宛县吧,或许守备空虚,而且战略位置更加重要的浔阳也是他们的目标,毕竟从九江到浔阳不过是横过长江而已,自己大意了,真的是太大意了!(未完待续。)
第九百七十九章新野失守襄阳告急
没等黄祖赶到浔阳,却跟从浔阳撤退的黄shè碰上了,这父子俩真是同病相怜啊!
黄祖这才知道,浔阳也是在昨夜遭到袭击,而且率军的居然是孙策,黄shè抵挡不住勇猛的孙策军,到了凌晨时分不得不主动地放弃了城池,因为江面上有朱治的水军,黄shè只能带着残军从陆地上撤退,原本想要北投宛县,想不到宛县却也已经失守了。..
两父子一商量,舍了蓟chūn直接撤往黄石要塞,黄石要塞是鄂县门户,也是原本荆州与扬州在长江上分野的所在,也就是说,黄祖一夜之间,将原本东向取得的地盘全丢了,又被赶回了江夏固有的地盘了。
而孙策军随后而至,程普从陆路进占蓟chūn,孙策和朱治率水军沿江而上,在黄石要塞下游陈兵列阵,作出一副水陆齐攻黄石要塞的架势,黄祖顿时慌了,急忙向蔡瑁求援。
只是蔡瑁现在也是自顾不暇,哪里还有jīng神去管黄祖呢。
江陵丢失,蔡瑁急调文聘南下宜城,兼并了蔡中的部队,在宜城建立防线,挡住了樊稠北上的兵锋,但是新城方向始终是个让蔡瑁寝食难安的的威胁,如今蔡瑁才明白,为何赵云始终不看好荆襄,因为荆襄没有强兵悍将,也因为荆襄人不善强战!..
刘备才一发力。蔡瑁就连连溃败,特别是自己的两个兄弟,真是不战而溃望风而逃啊!蔡瑁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如今襄阳是四处漏风,民众是惶惶不可终rì,大部分的民众都选择了登船北上,昔rì繁荣昌盛的襄阳,竟然也有了几分衰败的意思。
新野作为一个战争要塞城市,若是打持久战,就算是被围城。没有半年也别想拿下,不过张飞和魏延没有这么笨,他们开始的目的在于牵制太史慈。等到新城和江陵得手,魏延就不必再在新野城下浪费时间,直接绕过新野,率骑兵向襄阳进击。
这一变化让蔡瑁十分的紧张。而且纵观整个战场态势。现在襄阳东、西两面有没有防御节点,新野孤悬在外被敌军围困,不能充分的发挥战略要点的作用,不管是太史慈还是蒯家兄弟,都觉得现在再坚守新野已经没有意义了。
于是,九月五rì夜,太史慈和蒯越率军趁夜撤出新野,到了早上。张飞才发现旌旗招展的新野城居然不设防了,张飞正想大举入城。却被诸葛瑾给拦下了,派哨骑入城仔细的检查,果然发现了不少的引火物。张飞凛然而惊,差点就被一把火给变烧猪了,自己被烧了是小事,大哥的整个战略部署都有可能被彻底打破才是大事。
而在城外十里的蒯越却废然一叹:“失败了,不知道是谁在给张飞出主意?”
“不外乎陈震或者诸葛瑾,异度不必在意,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不成就不成吧,估计有了军师在侧,处处提醒,想要算计冲动的张飞也不容易啊,走吧,看看能不能让魏延再栽一个跟头!”
“呵呵,恐怕也不易,那家伙现在是惊弓之鸟,估计听到我们回军襄阳,早就远遁了。”
“远遁可不好,他可以向东面活动,那边几乎是不设防的,若果魏延从基础上摧毁了襄阳的政治架构,襄阳再坚持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蒯越叹了口气,苦笑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现在我们唯一的筹码,不过是将刘备拖入长期战争这个可能,想要与刘备争夺襄阳郡已经是不可能的,军事上的力量相差太大了。”
“是啊,刘备麾下的能战之士真的不少,前有关张,如今又有魏延、樊稠等人,荆襄想要以军事压迫住刘备的野心是不大可能的。”
“看来只能如此了,子义,若是你,你觉得该当如何?”
“简单,将荆襄的一切卖给刘备!”
“卖给刘备?”
“对,刘备打仗也是要花钱的,那不如将这些钱来收买荆襄城内的产业,如果土地太多买不起,可以任由世族zìyóu发卖。”
蒯越眼神怪异的看着太史慈,这话虽然说出去有些难听,不管是于公于私,这种**裸的金钱交易都让人有些不大舒服,但是这却是事实,也是事情的本质,而且这种做法不但对荆襄世族是个不错的选项,对于刘备甚至异人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选择。
当然,这个完全是私下里进行的交易,在明面上却可以有另外一个做法,给双方都保留足够光鲜的面子
“这是方大人的意思?”
“呵呵,是参谋部的意思,当然,荆襄的事情还是要有荆襄人自己做主,我们不过是提个建议,从我本人的使命来说,保住襄阳城不失还是有信心的,如果荆襄世族选择与刘备硬抗到底,我也一样会支持。”
蒯越咧嘴笑了笑:“德珪若是有此心,早就应该在刘备初入荆州的时候奋发了,何必等到这个时候,岂不是养虎为患的蠢行!也不对,这也不是德珪一人之事,归根结底,还是荆襄世族缺乏血xìng!”
“呵呵,异度莫非忘记了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我也一样缺乏血xìng,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更缺乏的是经天纬地的志气,我就是个谋臣的命,呵呵。”
“异度xìng情中人,到是适合在军中,不若你来我军团做军师祭酒吧。”
“呵呵,倒是可以,不过你那军团如今可是远在图门,听说那里冷得很啊!”
“也不会很冷,而且冬天在太白郡也是别有情趣的,砸冰垂钓,追猎雪狐想必异度也没有经历过,围炉暖酒且看霜天雪地,冰原纵马此时宜shè天狼。”
“咦!子义文采斐然啊!”
“呵呵,这是林老爷子,哦,就是西林学宫主人林闻之老先生的作品,我这粗人哪来什么文采。”
“密云人文鼎盛啊,确实应该去看一看!”
“那要抓紧了,听说十月在密云有一个文会,请了我大汉的知名学者前往密云讲学谈经。”
蒯越眨了眨眼睛,大有深意的说道:“不错,这是个盛事,荆襄之地也是人文荟萃,应该前去参观游学一番。”
两人谈谈说说,带着部队一路南行,似乎完全没有在意眼前十分不利的战局。
张飞并没有追赶,一来未必能追得上,追上也未必能占到社么便宜,二来,张飞还必须处置好新野城的事情。
另一路的魏延果然也没有来sāo扰太史慈,毕竟他心里对太史慈还是有些胆怯的,特别是太史慈的骑兵,魏延更是不敢轻缨其锋。
新野丢失,襄阳直接面对来自北边的威胁了,有了新野的支撑,刘备的进攻节奏自然也就顺畅了,如今襄阳郡只剩下襄阳和宜城这两个沿江的要点,其他都主动放弃或者被魏延、樊稠给攻破了。
不过对于分布在各地已经人去楼空的世族土地,刘备却没敢大肆的公然侵夺,一来是没有名目,二来也是怕激起荆襄世族的敌忾之心。
新城、新野、江陵的先后失守,让襄阳城里有种人心惶惶的感觉,不过太史慈和蒯越回到襄阳之后,大家倒是踏实了一些,有太史慈坐镇,刘备想要攻破襄阳的难度是非常大的,不管是从军事和政治上都是如此。
但是大家也都明白,长期的军事对峙带来的是严重的经济利益损失,何况,呆在城里也没有办法管理城外的大片田地啊!
因此,在襄阳城里主张长期军事对峙的人并不多,或者说是极其稀少的,而那些果决的人早就将土地卖了北上了,至于有没有人买土地绝对不用担心,因为有异人在,不用担心土地卖不出去。
另一方面,孙乾也在大肆活动着,不时的拜访各大世族的族长家主,试图说服他们转而支持刘备,蔡瑁虽然不喜,但是也没有办法阻止。
太史慈回到襄阳就忙着布置防御,训练军队,并不去参与荆襄世族内部的活动,但是太史慈的态度大家还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蒯越散布消息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蔡瑁其实早就知道密云参谋部的这个建议,只不过蔡瑁一直在犹豫,这固然跟他的xìng格有关系,但是也不能否认,这确实是一个生死存亡的重要选择,不能不慎而又慎。
同样,这个消息荆襄世族中也早有流传,如今只是通过太史慈之口再次证实了而已,如此一来,密云的态度就很明确了,这是要大家选边了,虽然荆襄世族早就有这个心里准备,但是真的事到临头的时候,大家还是会犹豫、会踌躇。
可惜时间和形势真的不容他们继续的拖延了,因为黄祖那边又出花样了!
黄祖也不是比别人更果决,只是他的状况比别人更加的危急,襄阳城里的人还能躲在太史慈的护翼之下慢慢的思谋将来的去路,而黄祖这边可是没有人能够帮他的,孙策这个倒霉孩子每天就在几里外的江面上cāo演军阵,程普的军队也在江对岸扎营,没rì没夜的战鼓声响个不停,黄祖真的是受不了。
于是黄祖一不做二不休,选边了!(未完待续。)
第九百八十章何去何从蔡瑁犹豫
蔡瑁到底在犹豫什么?这个问题蔡瑁自己或许都很难回答,按说,他妹子是方志文手下头号大将的夫人,在密云的地位是有保证的,而且自己若是投效方志文的话,估计也至少是一个舰队指挥,自己的几个弟弟也能在军中混个军职,蔡家的权势或许不如在荆襄地区的名声响亮,但是实惠和影响力都不会低。
更何况密云的地位和荆襄的地位可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如果胆子够大的话,还尽可以沿着密云继续发展的方向去想像一下,以密云的实力,迟早是并会吞幽州的,并吞了幽州就难免会向冀州、并州渗透。..
按照方志文以及其部下的能耐,说不定将来真的能够一统天下也说不定,所以,现在投靠密云或许将来就是从龙之臣。
只是蔡瑁还是免不了犹豫,还是患得患失,所以说,他的骨子里可能就是那种不到最后一刻都不选择的人。
现在选择的时刻来了,而且果然是从外部而来的。
黄祖忽然宣布接受了刘备的任命,担任江夏太守一职,其实他本来就是江夏太守,之所以忽然这么说,其实就是易帜的意思了,表示他已经从蔡瑁的阵营转移到了刘备的阵营之中去了。
刘备大喜,一边去信褒奖黄祖,一边给黄祖许了樊山亭侯的爵位,黄祖对于自己换个旗子能得到个爵位很高兴,更高兴的是孙策居然退去了,朱治回军浔阳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