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55部分

。在这边雇请英雄是完全无意义的,因为大汉的强将比这边的英雄要强悍。而且如果仅仅是海战的话,大汉战船无疑是最好的战船。
方志文的打算是让自己的部下过来两个,然后分别建立自己的城堡,这么一来才能倍增自己的大汉战船数量,战船数量上来之后,方志文就能打到更多的通行证,然后这个时空道标才会不再成为阻碍。
更多的将领到来,也会强化浮岛和城市的升级,并且提高对周围的海域控制力,甚至向着东面的海域前进,乃至于登陆安塔格瑞!
山德拉张了张嘴,按照道理,有了三个巨大的浮岛之后,方志文应该尽快的将城堡数扩充到最大值,但是方志文却任由那些浮岛上的无人城堡变成废墟,却不急着去接管,这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
“城堡?城堡都变成废墟了,白白浪费了这些城堡的等级啊,我点算了一下,在我们的三个浮岛上,总共有十八个城堡废墟。”
“呵呵,这个自然会有用处的,你不用着急,再说了,建那么多的城堡,我们的资源也成问题,一步步来吧。”
方志文坐在领主的宝座上,检查着城市的建设进度和收支库存,方志文也不是不想再建四个东方城堡,问题在于没有那么多的资源,现在的资源还要爆战船和升级现有的城市。
数了数三个城堡能购买的战船,一共是32条,加上自己的19条,方志文手里就有51条战船了,虽然这里面有18条不是人族的战船,生命和攻防稍差,但是好歹速度是一样的。
方志文将身上运送来的资源都转进仓库,然后买下了所有的战船,并命令战船到自己浮岛的码头集合,他需要再次回去,将这些战船带过去交给赵云,让赵云冲击副本关卡。
调赵云回来是方志文想了很久的结果,这个想法很快就获得了郭嘉和田丰等人的一致认同,看来,大家对襄阳都是不看好的,也不希望自己的力量在襄阳过于纠缠,调回赵云其实就是向襄阳的世族,以及襄阳周边的诸侯们传达的一个信号。
虽然,太史慈已经赶去襄阳调换赵云,但是其中的意义还是很明显的,如果赵云坐镇襄阳传达的是力保襄阳不失的态度,那么换太史慈去襄阳则是能保则保,不能则弃之的意思了,当然,其中的巧妙是十分隐晦的。
蔡瑁等人其实很明白,方志文认为襄阳现在不应该再成为军事上的包袱了,原因自然是为了异界入侵与反入侵的事情,方志文必须集中力量,而不是分散,因此,方志文这个动作其实是在给襄阳的世族预先打招呼,希望他们能够尽快的选择去向,是继续留在襄阳被某个诸侯吞并,还是移民幽州,到更广阔的地方去。
概算一下就会发现,襄阳世族在幽州的投资已经不算少了,特别是在航运和种植业上面,很多荆襄世族现在有近半的收益来自幽州地区。
如果仅仅计算土地收益的话,在幽州绝对不会比荆襄地区要差,航运的话,并非一定要在荆襄占据大片土地,只要能控制住航线和沿途港口就行,这其中去留的最大差别在于土地所有权,毕竟租种和自有的土地真的是不一样的。
其实想深一层就能明白,如果大家都没有自有土地,这租种跟自有就没有区别了,关键在于政策的稳定和持续xìng,而且荆襄世族多经营航运商贸,并不那么依赖土地收益。
不管荆襄世族心里如何打算,赵云的调离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赵云先将夫人蔡妍送回密云,然后在参谋部了解了异界的整体情报,并学习了海战战术与异界回合制战术,研究了方志文的所有战例,经过了充分的准备之后,才于八月上旬到达了永明城。
正好方志文完成了雾海之战将三个浮岛重新开回时空道标附近,周泰也早早的根据方志文的指示储备好了战船,现在赵云是完事具备只欠东风了。
方志文再次从时空道标出现的时候,站在周泰身边的赵云发现,主公的船队中有些不一样的船只,虽然事先经过培训和学系,但是真正看到这些奇奇怪怪的元素生命和地狱生物的时候,赵云还是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而李雪音和香香则兴趣十足的上了那些船只去近距离观摩这些奇怪的生物,可惜,这些生物都是战争机器,完全没有任何感情,像是机器人一样,虽然外观很拉风,但是傻呆呆的一点的都不好玩,这让山长水远赶来的香香很不满意。
香香腻在方志文的身边,听着方志文给赵云讲解各种顶级兵种的特xìng和战术,心里对异界的向往却降低了,原来异界的原住民有智慧的很少,这真是让人失望,而与玩家交流,香香显然是没啥兴趣的。
倒是哥哥给她的那些充满异域风情的道具,让香香比较喜欢。
其实方志文也知道,赵云之前肯定是在参谋部受过系统的培训,但是自己还是忍不住再啰嗦一遍,末了方志文才拍了拍赵云的肩膀道:
“好了,我太啰嗦了,相信子龙一定能轻易过关的,这些战船都交给你,优先牺牲这些战船吧。”
赵云笑着点头:“主公放心好了,我会尽量减少损失的,海军兄弟也是兄弟。”
“嗯,去吧!”
赵云肃然行了一礼,转身上了小船离去,看着赵云指挥着舰队有些乱糟糟的出发,方志文轻轻的摇头笑着。
“雪音,我留在这边的兵种有何变化?”
“正如你所料,大概两个星期左右,这些兵种的智慧就开始发生变化,三个月左右,与我们的原住民区别就不大了,但是这些人却不能转职,只能作为战士使用。”
“战争道具啊!真要有了智慧更加的可悲。还是带他们回去吧,这里暂时不适合他们。”
“是的。”
“那么以后还是不要让那边的兵种在这边停留超过两个星期。”
“我和奉孝都觉得这样最好。”
一旁的香香也心有戚戚的用力点头,如果一个生命知道自己唯一的使命就是战斗以及战死,这种生命是不是显得太过苍白和悲哀了呢?
周泰眨了眨眼睛没有出声,作为统帅,他当然希望自己的手下都是没有感情的战争机器,但是如果真的出现李雪音所说的情况的话,周泰也会觉得很难接受,而且,若是用异界的战士全面取代这个世界的将士,那么这个世界的人们会不会由此而失去了尚勇之心呢!(未完待续。)
第九百七十三章刘备心动荆襄风起
赵云以及赵云的本队被调回幽州,换防而来的太史慈却只带着两千卫队,这足以让很多人琢磨其中隐含的深意。
其中琢磨的最起劲的,自然是刘备了。
“子瑜,我总是觉得,我这个大哥此举的意思不简单啊,你说说看,到底他想干什么呢?”..
诸葛瑾捏着下巴沉思了半晌,又看了看一旁的孙乾和陈震,缓缓的开口道:“属下也猜不准,但是现在方志文正在极北之地与异界敌人作战,恐怕也有收缩兵力的打算吧。看看他的整体战略布局,幽州自不必说,青州也已经停战,战火正向城阳和琅琊、东海转移,战争的烈度也在下降。所以,荆襄地区减少驻军,应该也是跟上述的战略一脉相承吧。”
刘备点了点头,眼神转向皱着眉头的孙乾,孙乾只好开声道:“襄阳本身的战力并不强,之前主公任由蔡瑁做大,完全是因为方志文在背后为其撑腰,那么方志文为何要在背后给蔡瑁撑腰呢?”
“是啊,为何呢?”刘备皱紧了眉头。
陈震沉声道:“恐怕是害怕主公迅速做大,若是主公南下荆州之时就能一统荆州。那么当时周边没有强悍的诸侯,主公应该会并吞汝南、淮南,一路将势力扩张到江淮地区。甚至是江东地区去,若是那样的话,对于方志文来说是个极其危险的局面,因此,方志文在关键时刻用蔡瑁挡住了主公的前进脚步。”..
“怎么会!?”刘备惊讶的说道:“这不可能,大哥不会如此害我,即使真是这种打算。肯定也是因为害怕我的实力膨胀过快反遭其害。”
三个谋臣对视了一眼,都会意于心却不宣诸于口。
刘备自顾自的说道:“那么,如今呢?”
“如今我荆州四面强敌环伺。多一个荆襄也不见得就能强大多少,而且中间没有了荆襄的缓冲,我们与孙策、曹cāo、张梁之间也未必就一定会打起来,所以。荆襄的作用已经不大了。说起来,除了长江航道沿线的贸易价值,荆襄地区对于方志文的价值已经没有多少了。就算是主公掌控了荆襄,难道会禁止方志文的船队来荆襄贸易么?”
“当然不会,欢迎都来不及呢!”对于诸葛瑾的问题,刘备几乎想都不想就回道。
诸葛瑾笑了笑道:“对啊,所以对于方志文来说,荆襄成了军事上的包袱。而这次的换防就能体现出方志文的真实心意了。”
“可是,这么一来荆襄世族岂不是很失望?”刘备的话从字面上看很有些替方志文遗憾的意思。但是在语气里却怎么都掩饰不住一丝兴奋和期待。
孙乾轻轻的摇头:“未必,荆襄世族这些年来与密云的经贸往来极为密切,而且有不少的荆襄世族还派遣族人北上经营幽州的产业,虽然我们不大清楚其中具体的情况,但是方志文敢于作出这种举动,想必必定是有一定把握的。”
“公佑的意思是,荆襄世族会大举向幽州迁徙?”
“是已经大举迁徙了,只是他们还会不会在荆襄留下根基的问题,这当然也取决于外界的因素了。”
“外界的因素?”
“对啊,就是荆襄新主人的对待这些世族的态度问题,也会影响荆襄世族的最终选择,事实上,若是主公主掌荆襄,是希望有世族呢还是没有世族呢?”
孙乾的话很有意思,这个命题是每一个上位者都必须面对的问题,现在世族无疑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力量,在传统观念中,家族的壮大也是每一个汉人的理想,因此彻底排斥世族是愚蠢的做法。
但是过于依赖世族则消弱了zhōngyāng集权的威力,特别是皇权的力量,这就是一个矛盾,因此中庸思想的闪光处也就体现出来了,凡事必有度,掌握这个度就是中庸的核心。
刘备踌躇了,诸葛瑾却在微微的笑着,刘备的不表态其实就已经是表态了,他的这种矛盾心理就说明了在对待世族问题上,刘备正在寻找这个‘度’,只要他有这种认识那么就没有偏离正确的方向,至少,是诸葛瑾认为的正确方向。
“既要用之,又不可纵之。”陈震的话是原则,但是要做到其实是千难万难的,刘备点了点头,又苦着脸直摇头。
“且不说此事,公佑的意思是我那个大哥有意从荆襄缩手了?”
“正是!这事不仅仅是因为方志文要与跨界而来的异族战斗,更重要的是,从庐江之战开始,曹cāo、张宝、袁绍,乃至于刘虞等等诸侯所表现出来的对待方志文的强烈敌意,让处处伸手,肆意干涉的方志文有所jǐng觉,因此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应该就有了收缩军事力量,强化经济控制的迹象了。”
孙乾的话仿佛一只巨手,将刘备眼前的重重迷雾驱赶了开来,刘备温厚的眼睛里开始闪耀着异样的光彩,脸上的皱纹似乎也舒展开了不少。
“强化经济控制?”诸葛瑾却注意到了孙乾话里更危险的一丝气味。
“对,强化经济控制,如果子瑜看到我手头的最新经济数据,就会发现我军的地盘在扩大,人口在增加,耕地也在增加,但是府库的财富却在减少。”
“这却是为何?”刘备也惊讶的问道。
“属下也曾向一些异人询问过,据他们说是因为物价上涨、人工费用上涨的问题。首先我们市面上充斥着大量来自外地的商品,财富外流了;其次是为了留住雇农和雇工,雇主必须提高待遇。而纵观整个大汉,越是向北,雇工和雇农的待遇就越高。属下也研究过,我军的大笔支出是军械、军资和军马的采购,而这些东西,大都来自密云。”
刘备的脸上苦笑不已,方志文向来敢于标新立异。而且刘备知道,方志文有一个红颜知己就是异人,她的存在影响着方志文的对外、对内的经济政策。所以防止采用了什么新鲜的经济理论和政策也不稀奇,只是自己却总是跟在后面跑,慢人一步真是束手束脚!
另一方面,刘备也不得不佩服方志文。同样是一方之主。刘备累死累活的似乎还到处是问题,处处都是难关,而方志文一天到晚的东征西讨,内部却偏偏欣欣向荣,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公佑说的事情我也早有所觉,问题是这些事情不能一蹴而就,不说别的,就说说刀枪箭弩这些东西。我们也能生产一些,但是不管是产量还是质量都又不如。而且价格还稍微贵一些,更重要的是,敌军用的重弩shè程两百五十步,我们的却只能shè两百三十步,这二十步就足以左右一场战争的胜负了。所以,就算明知道不能放弃自己的武器制造,但是白白的扔钱进去,却始终只能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现在的局面就是如此!如之奈何?”
这几位都不知道什么叫做产业化,若是他们知道了就会明白,一个产品就是一个产业链,你用一个作坊去跟一个产业链对抗是什么下场这是不言而喻的,或许很多诸侯都不明白这里面的门道,但是方志文却是明白的,这或许就是他能异军突起的关键一点。
诸葛瑾哭笑了一下:“此事急不来,只能慢慢的提高我军的技术和产能,这方面的投入绝对不能省。”
刘备点了点头,是不能省!问题是也没有看到能彻底解决问题的希望,还要不断的向着这个无底洞里扔钱,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好。
“子瑜说得不错,此事要从长计议,甚至可以适当的依赖商家、世家,密云的甄家就是重要的武器生厂商,荆襄的黄家和蔡家也是武器和战船的生产商。”
孙乾将大家的视线重新转回荆襄事务上来,而且孙乾话中的暗示已经很明显了,结合之前他的论调,很显然,孙乾的主张是进攻荆襄,压迫荆襄世族投向刘备。
刘备岂会听不出来,不过习惯xìng的,刘备会犹豫,然后将视线投降诸葛瑾和陈震。
“属下也觉得这是个好时机,而且,我们不动,孙策可能也会动,他们不会看不出来方志文态度的变化,若是被孙策先说动了蔡瑁,那就不好办了!”
“子瑜的意思是先礼后兵?”
“不,属下觉得先兵后礼才对,以打迫和,压迫荆襄世族选边。”
陈震皱了皱眉:“难道不能绕过襄阳,先攻打相对空虚的江夏,若是我军在江夏发动攻击,孙策必然会攻击蓟chūn郡的黄祖,届时襄阳退无可退自然只能选择投降。”
“若是那样的话,小叶岛的方志文水军立刻就会挥军沿长江而上,配合襄阳军歼灭我入江夏的部队,我们想要吃下整个荆襄的结果,就是反受其害。”
陈震想了想诸葛瑾的话,点了点头,没有再出声。
刘备则皱紧了眉头道:“难道我们从新野或者江陵、新城方向步步推进展开进攻,就不会惹来我那大哥的大举干涉么?”
“主公,方志文的意图在于逼迫荆襄世族选边,但是又不好明着说出来,所以在用太史慈替换赵云的机会,减少了驻军,而我军步步紧逼,甚至与太史慈打上几仗,证明我们能够战胜他们,这些荆襄世族才会老老实实的配合选边。估计最后荆襄可能是不会大打,而是在双方协商之后易帜。”
孙乾也缓缓的点头:“又一个徐州的翻版。”
“不错,不过徐州是暴力分拆,荆襄最好能够和平的瓜分。”
刘备恍然而叹:“我这个大哥的最终目的还是人口啊!”(未完待续。)
第九百七十四章新野争战魏延出场
光熹五年(永汉四年)八月二十二rì,樊稠部队在宜都集结,打着剿灭山蛮的旗号,兵发江陵,驻守江陵的蔡中和伊籍稳守不出,樊稠也不强攻,而是驻军城下,开始慢慢的攻打江陵外围。
张飞则率军突袭新城,驻守新城的陈生和蔡勋不敌,新城一rì易手,张飞也不为难撤退的陈生和蔡勋,任由二人扯往新野。
而进攻新野的,则是自从投靠了刘备之后还没有像样一战的魏延,他的对手,则是方志文麾下的大将太史慈。..
魏延第一次出征,就摊上攻打新野这个重头戏,可谓是肩负重任,也是刘备给魏延的一个表现机会,魏延自然知道其中的意义,对这一战魏延也是格外的重视和期待。
一路上,魏延带着自己的骑步兵小心行军,斥候撒的远远的,生怕遭到太史慈骑兵的突袭,其实以太史慈两千骑兵,想要突袭也不会有什么战果。
魏延大军的后面,则是不少的玩家部队,这些玩家仰慕魏延的大名,一方面是来看魏延与太史慈大战的,另一方面,他们也期待这次刘备的厚积薄发能给他们带来丰厚的利益。
一路上平安无事,魏延顺利的来到新野城外下寨,太史慈也没有趁着魏延新到立足不稳的时候去突袭魏延,害的魏延一路上的小心翼翼,以及做好了充分的反突袭准备都白搭了,颇有一拳打在了空气上的那种感觉。让郑重其事的魏延不由得心生怒气,对于名声在外的太史慈,魏延不由得有些怀疑。这家伙是不是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
第二天,魏延堂堂正正的摆开阵势,来到新野城下搦战。
只见魏延军排成了一个个的方阵,步兵居中,骑兵在两翼,远程部队在后,占据了新野北门之外的整个田野。铺天盖地的都是招展的军旗,看上去真是军威赫赫、气势逼人。
太史慈自始至终在城墙上看着魏延布阵,不时的点头赞赏。直到魏延将阵势布好,派了使者上前叫战。
“城上的守将可是太史慈将军,我家将军魏延向来仰慕将军威名,可敢下城一战!”
城上的太史慈哈哈大笑:“有何不可。待我会会这位魏延将军。看看他有什么本事替张翼德来打前阵!”
太史慈打开城门放下吊桥,率领两千卫队轰隆隆奔驰而出,直到魏延军阵的对面直接停下,连调整都不需要,就是整齐的战阵,这个架势顿时让刚才还感觉良好的魏延军的将士们惭愧不已,什么叫jīng锐,对面的那些就是!
对于太史慈的先声夺人魏延也是微微的一惊。随即一紧手中的名刀寻风,拍马上前。魏延无视对面森严的军阵,一人施施然驱马上前的勇气,顿时让自己部队稍挫的士气重新高涨了起来,这其中的运用全在一心,看起来,魏延天生就是个名将的料子。
太史慈微微一笑,也是驱马上前,隔着几十步,两人抱拳施礼。
“阁下就是名满天下的太史子义?今rì一见果然是人如其名啊!幸甚!”
“能替张翼德打前站,阁下怕也并非无能之辈,战阵之上刀枪无眼,若是有个闪失,勿谓言之不预!”
“哈哈,正要领教高招!以扬吾之名。”
“呵呵,好!”
太史慈不再多言,驱马掉头向东,占据了主位,魏延驱马向西,两人分开两三百步,太史慈的一名副将催马出阵,大喝了一声,扬手向两人中间的空地上掷出一把短矛,只见这短矛足足飞出了快两百步才落地,可见这人的腕力之强!
太史慈将面挡向下一拉,手中的沥血枪在战马屁股上轻轻一敲,跨下的超光名马低嘶一声,奋蹄飞奔而出。
魏延也是一磕坐下踏雪的马腹,战马猛地向前一蹿冲了出去。
两匹战马对面而驰,两三百步的距离只是一眨眼就被抛在了身后。
太史慈枪出如电,枪借马势,马壮枪威,这普普通通的一招中平抢,带着巍巍的王者之风,逸散着一往无前的惨烈气势,那枪尖破开空气的细微嘶嘶声,还有那隐隐的风雷声,让人感觉到这一枪之力,似乎有着沛然的天地之威!
魏延也毫不示弱,借助疾驰的马速,手中的寻风刀高高的扬起,斜斜的斩落,那薄薄的刀锋根本不似这个世界的存在,无声无息的犹如来自另一个虚幻的世界,刀名寻风,却是连风都丝毫不挂,但这诡异的一击,却让人不能不侧目,不能不胆颤心惊,因为那刀锋,已经斩在了人的心灵之中。
两人战法惊人的相似,都是一股不要命的打法,而且眼见对方不管不顾的只想取自己的xìng命,两人却都不变招,一副就算是死也要将对手干掉的架势,双方的将士们看得连呼吸都停止了,这样下去,弄不好就是个同归于尽的解决啊!
‘当!’
两柄武器神奇的交击在一起,其实是太史慈的长枪稍稍去向了上三路,而魏延的长刀斜斩的路线向内缩了缩,于是两柄武器就这么撞击在一起了。
太史慈的枪杆上传来了沛然的力量,看来魏延是真有本事的,这一刀的力量肯定是上了七阶的,而且拿捏的也很好,在太史慈借力将长枪刺向魏延战马的时候,魏延的长刀也一个急璇,依然是悄无声息的向着太史慈横抹了过来。
这是要以伤换命,太史慈的枪最多只能伤到魏延的大腿以及战马,而魏延的刀却能将太史慈一刀两断,魏延敢于强攻在于他真的想要借助太史慈成名,因此他甘于冒险,从这点看,魏延的xìng格中赌xìng很强,功利心也很强。
太史慈右手向内一弯一抬,下沉的枪式变成了上挑,准确的指向了魏延的手腕,魏延赶紧沉刀一磕,双方的兵器再次发出一声脆响。
此时两人已经是错马而过,两人不约而同的一个施身扫刺,一个刀锋倒卷,两人的兵器第三次交击,再次发出一声鸣响,两人错马之间交手三合,却都没有取得战果。
太史慈一直以来都是跟赵云、黄忠和方志文这些人练习,武力值也到了94点一些时rì了,只是迟迟不能突破,今rì他肯下城来应战,自然也是有找个对手磨磨刀的打算,本来他还期望是张飞来攻的,不过魏延似乎也是个不错的对手。
拨转马头,两人再次加速。
太史慈依然用一个中平枪开局,这次魏延倒是没有用斜劈这种大动作的招数,而是用了斜撩这种更快速的刀势,太史慈长枪向下一点,准确的点在了魏延的刀刃尾端,然后魏延惊讶的发现,太史慈的力量比想象中的要轻很多。
这一撞,太史慈的枪猛地被向上弹起,太史慈顺手向前一推,并且加上了刺击的技能,顿时让枪势又快了几分,金sè的枪尖仿佛一道闪光,直取魏延的面门。
与此同时,魏延的刀却是被阻了阻,速度自然的稍微慢了一些,即时现在魏延想要以命换命,自己的刀都稍微的慢了一线。
好个魏延,临危不惧,身体猛地向后一仰,同时手里的长刀去势不变,仍然向着前方撩起,太史慈的长枪猛地向下一沉。
‘当’地一声,这次是势大力沉,将魏延的刀狠狠的向下砸去,因为魏延现在的身体位置不好用力,太史慈在这下砸击中占了便宜,魏延手里的刀顺势下翻,反而将刀尾翻了上来,格挡开了太史慈回扫的一枪。
双方战马再次的错开向远处奔去,这一回合,魏延稍稍的吃了点亏,这主要是第一回合他被太史慈的战斗方式给欺骗了,以为太史慈就是个猛打猛冲的类型,但是第二回合太史慈却使诈了,结果让魏延差点吃了个大亏。
太史慈是个果决的人,但是绝不是莽撞的人,相反,太史慈是个聪明以及适应能力很强的人,表现在武技上,则是兼收并蓄,善于使用各种手法招式,若不是这两边还有众多将士看着,太史慈还有更yīn险的招式呢。
两人再次圈马回头,开始第三回合的对冲。
这一回,魏延也想明白了,自己的长刀每次都被对手的战马速度给控制了,这一点自己一直都忽视了,现在一想,自己挥击的过程和落点,其实有赖于双方的战马速度,若是落点算差了,对手的武器就能先到。
于是魏延也学jīng了,这次不用挥击的招式,而是用一样的刺击的招式,这么一来,双方的武器行程就一样了,不管太史慈出什么花招,都不能改变双方兵器到达的时间差了。
太史慈一见魏延的招式,不由得暗暗的赞了一声,才不过是两个回合而已,魏延就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小秘密,真是不错!
不过,太史慈的小秘密仅仅如此么?
俩个人都是刺击的招式,兵器在空中交错,太史慈抢入内线,然后试图将魏延的刀格挡向外,魏延自然而然的向内用力,刀向下沉,想要与太史慈拼力,看看谁的武器会被格挡出外围。
不过当魏延骤然加力的时候,却觉得刀上忽然一轻,却见太史慈的长枪轻松的被自己荡向了外围,似乎完全没有力量一样,但是自己的长刀却也因为用力过猛向自己身体的左侧偏了出去,结果身体的右侧顿时暴露了出来。(未完待续。)
第九百七十五章子义扬威重创文长
太史慈自然不会放过自己辛辛苦苦创造的这么一个良机!
“横移!”
太史慈轻喝一声,左手上忽然多了一把利剑,原来太史慈用计诱使魏延的长刀偏向左侧外门,为的就是给左手剑制造杀机,要知道太史慈右枪左剑乃是家传的绝技,这种战技都是从战场上积累出来的,绝对是yīn狠的杀招。
“看剑!”..
魏延大惊,这个时候想要挥舞长刀来阻挡显然不现实,而自己的身体向左侧扭转,左手是空有余力而不能用,魏延一不做二不休,身子一歪直接从战马上翻了下去。
太史慈利剑斜抹而过,一剑将马鞍斩开,顺势将战马的马背到侧腹划开一个两尺左右的大口子,鲜血和腹内的肚肠流出,战马悲鸣了一声,轰然摔倒在地。
“看箭!”
摔落地下的魏延不肯服输,在空中已经脱手将长刀扔在一边,手中出现了一副强弓,魏延的弓术也不差!
不过太史慈平时比武的家伙个个都是顶尖的弓术高手,太史慈头都不回手中的长枪向后一扫,就准确的将魏延偷袭的冷箭打落,然后圈马回转,向着魏延猛冲过去,魏延扔掉手中的弓箭,拾起地上的长刀,身形回旋,手中的长刀幻化成一抹半圆形的黑影,无声无息的向着太史慈连人带马兜头劈去。..
“加速!”
太史慈再次表现出家传武技的暴烈特xìng,居然不管不顾加速猛冲。势要在魏延的刀光斩下之前,先正面命中魏延,这种在占尽了优势的状况下仍然拼命的打法。让所有围观的将士们都错愕不已,觉得太史慈实在是过于疯狂了,但是这种疯狂的将领,也确实能长自己威风灭他人志气!
“纳命来!”
太史慈大吼一声,顶着凛冽的刀光狂猛突进,金sè的枪影仿佛一道闪电,带着风雷之声猛地穿透了魏延的身体!
‘砰!’
魏延的身体被撞飞了。太史慈犹不肯罢休,左手里的的利剑脱手而出,带着厉啸向着身体尚在半空中的魏延飞去。
魏延拼命的扭动身体。但是还是来不及了。
‘扑哧!’
长剑稍微偏了一些,穿透了魏延的右胸,魏延在空中调整姿势,落地后噔噔地连连后退。最后半跪在了地上。
太史慈稍微犹豫了一下。勒住了战马没有继续追杀。
魏延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抬起溅上了自己鲜血的脸庞,眼神专注的看着不远处的太史慈,不过太史慈的面挡遮面,他只能看见太史慈傲然的双眼。
此时,周围围观的将士们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场中的一切,失败的一方没有发出鼓噪。胜利的一方也没有欢呼,战场上诡异安静。
魏延伸手握住穿透了自己右胸的长剑。一用力将之拔了出来,鲜血顿时像是喷泉一样喷shè而出,魏延没有去理会,而是一扬手,将手里的剑向太史慈抛去。
“阁下今rì所赐,魏延铭记在心,他rì必有所报!”
“哼哼,在下随时候教!”
太史慈接住空中的长剑,顺手插进了马鞍侧面的剑鞘中,一带马缰,竟然转身回队了!
“回城!”
“吼!吼!”
这时,太史慈的卫队和城上的守军才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而魏延的阵营一片安静,魏延的副将很快就驱马前冲,上前给魏延敷上金创药,魏延随后又拿出一匹战马翻身上马,奔回本队。
手中长刀一指不远处的新野城:“攻城!!”
魏延的yīn狠和坚持让战场上所有的人,包括玩家们都惊诧不已,而魏延在单挑失败之后,不但没有丝毫的颓丧,反而立刻发起攻城战,仅仅不怕失败这一点上,就很能激发战士们的高昂战意!
“吼!吼!吼!”
“步兵推进一百步!投石机前出一百步布阵,骑兵向两翼扩开!”
很快,在咚咚的战鼓声中,晴朗的天空中出现了一片片迅速移动的黑云,这些黑云带着轰轰的响声坠落在城外的野地上,或者消失在城墙后方,扬起一片片的尘土,带走一条条的生命。
城上的守军训练有素,而且城墙高大,又有许多经过改进的防御设施,城内的远程阵地更是设置得十分的巧妙,不但能充分的防火防弹,还为士兵们建立了避弹洞,等敌军的攻击过去之后,士兵们纷纷从避弹洞中出来,重新开始装填shè击。
魏延冷冷的坐在战马上,指挥着部队有条不紊的攻击着,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攻城效果肯定不会好,这次攻击一来是试探,二来也是对自己单挑失败的一种弥补,防止士气低落的办法。
攻击一支持续到下午,眼看着太阳西斜,一直没有上前助攻的魏延鸣金收兵,庞大的战阵缓缓的后退,剩下一片凌乱的战场,以及一些尸体。
一天的战斗下来,魏延损失了大概两千人左右,这个数字不小也不大,对方的损失魏延不好估计,但是肯定比自己这边少得多就对了,城墙上的指挥者不但比自己武力值更高,似乎要有军师坐镇,不是的扔几个军师技出来,让魏延军遭受了更多的损失。
夜里,魏延知道自己睡不好觉,因为太史慈的骑兵一天没有出战,jīng神好的很,如果晚上不出来游荡一下肯定是不合理的,但是魏延不敢派兵出去设伏,生怕被太史慈将计就计,只是在营地周围设置了陷阱,并且命骑兵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
果然,到了酉时,太史慈的骑兵出现了,他们摸到营地边上,搜杀了太史慈的侦骑暗哨,然后破除掉陷阱,向着营地里抛shè火箭。
魏延营中早有准备,一方面戒备着敌军冲营,一方面则安排值守的士兵灭火和维持秩序,没事的人则继续睡觉,不用理会对方,毕竟太史慈的骑兵不过是两千多,根本就不能做什么。
魏延又亲自率领骑兵出营,去驱赶太史慈的骑兵,太史慈见魏延的大队骑兵出营,立刻转身逃走,一边还不断的回shè,shè杀追得较快的骑兵。
魏延追了五里,见追不上太史慈,只好回身返营,但是太史慈却也回头追了上来,又从背后不断的shè杀魏延的骑兵,这个时候魏延才发现,自己就算有五六倍于太史慈的骑兵,但是若真是与太史慈对战,自己的这些骑兵恐怕迟早也是个全军覆灭的下场。
可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去魏延又不甘心,于是魏延将骑兵分成两队,互相掩护着,回身向着太史慈冲去,这回太史慈却不走远了,利用略高的速度和jīng确的指挥,在魏延的两队骑兵周围纠缠不去,不断的用超远程的shè击收买魏延骑兵的xìng命。
魏延眼看着自己的骑兵眨眼间就不见了一成多,心下骇然,立刻下令全速撤退,太史慈则紧紧的跟在后面,不断的追杀魏延,很快营地在望,忽然周围的草地中一声锣响,顿时一片‘嗤嗤’声充斥了魏延的耳膜。
“不好,有埋伏!”
魏延实在想不到,太史慈居然大胆的将伏兵放在这么近的距离上,近距离的强弩急袭顿时让魏延的骑兵一片人仰马翻,战马的惨嘶声和士兵的吼叫声,让魏延的命令传达不出去,场面上混乱不已,加上又是黑夜,战场上已经是乱得无法控制。
“将军,快走!大势不济矣!”
“将军,当断不断反受其害!”
魏延一咬牙,不再理会乱成一团的战场,带着自己的亲卫向着营地疾奔。
“魏延休走!”
太史慈却从侧面追了过来,魏延一看,更是不敢停留,拼命的打马狂奔,两队骑兵很快就追了个首尾相接,这次太史慈却不忙着放箭,而是赶着魏延一直冲进了营地,然后太史慈才一轮齐shè解决了营门周围的守军,直接占据了营寨大门。
不久,魏延营寨外面忽然亮起了大片的火把,太史慈竟然倾巢而出,并且动员了异人部队,趁着魏延败阵,一举拿下了魏延的大营正门,然后步兵蜂拥而至。
魏延的部队却大部分还在睡觉,再加上太史慈骑兵在营内四处乱冲、到处放火制造混乱,太史慈可是师从于方志文的,有着丰富的踏营经验,对将领的shè杀极其热衷,黑夜中混乱的营地,失去将领的指挥会是一种什么情况魏延算是见识了,他也同样见识了什么叫做兵败如山倒。
明明还有那么多的士兵,但是却不能有效的组织起来,明知道对手的人数不可能太多,但是却不敢回身抵抗,士兵们只是闷着头扔掉了兵器使劲逃跑,或者蹲在地上不敢反抗,魏延无奈的长叹一声,带着亲卫穿营而走,一边搜罗所有有战马的将士,向着北面撤退。
到了天亮,魏延跑出了百里之外,再一清点自己身后的将士,不到一万人,自己来的时候可是六万步骑啊!魏延看着身边如丧家之犬一般的将士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太史慈这边也在清点,自己损失了不到三千人,主要是步兵,异人部队就不得而知了,估计也不会太多,歼灭敌军大概两万左右,连开始时的骑兵也算上,俘虏了大概两三万,还有物资粮草无算,这是一场辉煌的胜利,也是太史慈和蒯越的第一场大胜!
新野一战,太史慈和蒯越扬名,魏延虽然也不错,但是败军之将何敢言勇!
四天后,八月二十七rì,张飞率军到达新野,与魏延汇合,两人合兵一处,再攻新野。(未完待续。)
第九百七十六章翼德来援双战子义
张飞对于魏延的战败并没有说什么,虽然魏延败得很惨,而且还是刘备休战这么久之后的第一个败仗,更是魏延的第一次大战。
张飞觉得对上方志文的人,战败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事实上,张飞自己也败过,还被抓了,说起来,比魏延更惨,只不过,这次魏延的损失有些大了而已。..
与魏延一起重新回到新野城下,在原来的位置上重新立寨,张飞只带着自己的卫队去城下搦战,太史慈自然是不会拒绝这种单打独斗的机会的,不过他还是很小心的寻找魏延的位置,直到在张飞的卫队里看到魏延,太史慈才答应了单挑的请求。
太史慈依然是率领卫队出城,与张飞两阵对圆,然后两人也不废话,直接出阵开打,一上手,太史慈就发现,张飞的力量很足,而且打法刁钻,竟然跟自己的风格很有些想像,表面上看两人都是暴烈凶猛的打法,实则都在私底下搞着小动作,两人不但要斗勇还要斗智,张飞果然如主公所说,是个表面粗豪内心jiān诈的家伙。
想到主公的评语,太史慈反而若有所悟,干脆不再使用那些小诡计,而是堂堂正正的用武技与张飞较量,两人你来我往,一开始还是用对冲的骑战。不过打着打着两人就纠缠在一起了,然后两匹马互相缠战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