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52部分

无需理会就是了!”
刘虞心里苦笑,若是如此简单,刘虞早就下手将张邈等人除去了,问题是自己一旦动手,天子会如何看待自己,天下人又会如何看待自己?
若是自己死后由刘和动手,那更糟糕,自己好说还是天子的长辈,无论如何,天子和天下人也都还有些顾忌,但是对于刘和则不同了,若是其中再有有心人搞鬼,刘和的名声扫地,届时天子再勾连臣下,收买魏攸、程绪,动摇鲜于兄弟和阎柔兄弟,则大势休矣。
“子重啊,如此万万不可,你只能暗地里安插自己的人进入羽林军,或者推出自己的忠心臣属上位掌权,绝对不能与天子对着干,否则必会坏事。”
“父亲何须危言耸听,天子还是个孩子,能懂什么,我大可将之困于宫中,若是他安分的做个傀儡也就罢了,若是他不安分,哼哼”
“愚蠢!愚蠢!咳咳”刘虞的俩上脸上一阵cháo红,剧烈的咳嗽起来,似乎要将肺都给咳出来,刘和看得直皱眉头。
“父亲不必担忧,安心养病就好,何必多想!”
“你!咳咳呃”
刘虞似乎忽然被一口痰卡住了,刘和看到父亲变得青紫的脸sè顿时惊住了,然后大声的呼叫:“来人,来人啊,找医者来,快快!”
侍女们见状都惊慌失措,跑进跑出的跟一群无头苍蝇一样,至于对刘虞的症状,完全没有任何的帮助,等到医者连滚带爬的赶到时,刘虞已经一命呜呼了!
谁也想不到,刘虞就这么被一口痰给憋死了,死的算是极其憋屈了,或者从头到尾设计这一连串jīng彩杀局的人也想不到,最后会是这么一个出乎意料之外的结局。
刘和很快就从震惊中庆幸过来,还好,他还没有笨得太厉害,立刻下令封锁了府内,没有自己的手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出,违者立斩。
刘和的这个决定为他自己争取了一些时间,但是这个世界可是有信鸽这种东西,尽管刘和下令,让守卫院墙的卫兵见到信鸽就予以shè杀,但是,毕竟还是会有漏网之鱼的。
刘和知道这个时候是需要抢时间的,因此也不管父亲的尸体,随意吩咐了侍女和侍妾帮忙给刘虞收拾换装,自己则带着亲兵立刻出门直奔军营,同时,让人去找魏攸、程绪等人来军营相见,这个时候,必须抢先控制住城里的军队,然后就一切都好办了。
城中的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刘和快马疾驰着在大街上冲过,灵醒的人已经猜到可能出了什么大事了,蓟县说不定就要变天了。(未完待续。)
第九百六十章刘和无能部属离心
刘虞的死讯还是很快的流了出来,不过这个时候刘和已经启动了军队的应急机制,蓟县的重要位置,特别是皇宫已经被重兵把守住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想要趁机闹事,肯定会得不偿失的。
一个能处心积虑部下巧妙杀局的人,又岂会不明白这点,现在根本就不是什么政变,不会想要一朝夺权毕其功于一役,这是一起策划周密的政治事件,必然也有严密的后手。..
因此,刘和的应变速度快慢与否其实都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最多也就是有些看不清楚形势的异人犯傻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罢了。
但是,刘和自己却不这么看,他觉得自己应对及时并且正确,接着又紧张兮兮的蹲在兵营里守了两天,终于确定蓟县风平浪静没有任何风波了,这才回到家中,开始为父亲准备后事。
刘虞死后三天,刘和正式的公布了刘虞的死讯,小天子随即下旨刘和袭爵,并继续担任幽州牧一职,一切与刘虞有关的事务,皆由刘和来处置,这个诏旨对刘和是给足了面子的,当然这个面子也不能不给。
不说刘和在准备大办丧事,而张邈等人却也开始空前的活跃了起来。..
刘虞一死,不管刘和再怎么安抚,原本刘虞的属下心里还是会难免产生一些想法,这就要靠刘和的个人能力来化解矛盾和收服人心。而刘和却没有对此充分的重视起来。他一厢情愿的认为,这些父亲一手提拔的臣属一定会坚定的支持自己,而且只要自己牢牢的把握住兵权。这些人也不可能翻出什么花样去。
但是,人心是极其复杂的。
鲜于辅和鲜于银兄弟现在就很复杂,负责驻守蓟县的鲜于兄弟,一直都是刘虞的心腹爱将,他们对于刘虞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因此,在刘和来到兵营报告死讯的时候。鲜于兄弟毫不犹豫的选择坚定的支持刘和。
但是今天张超替天子送来的一份诏旨却让鲜于兄弟有些迟疑了,因为这可不是别的人,而是天子的诏旨。诏旨中拜鲜于辅为前将军,令其筹建羽林军,负责皇宫卫护,拜鲜于银为左将军。统领蓟县卫尉。负责京城卫护。
这分诏旨代表什么意思鲜于兄弟很明白,天子是在问他们是继续向刘和效忠,还是转而向天子效忠呢?
天子选择的这个时机很好,又或许,这不是天子的选择,而是天子背后的某人在选择,鲜于兄弟忠于刘虞不假,但是刘虞也是忠于天子的。而且还是天子的长辈,跟天子是一家人。因此,鲜于兄弟效忠天子似乎也是没错的。
只不过,这个事情看起来总是不那么妥当,特别是在这个时候,于是鲜于兄弟将诏旨的事情告诉了刘和。
正在忙着接待各方前来吊唁使者的刘和收了不少的礼物,实惠和面子都有了,心情还是不错的,见到鲜于兄弟神神秘秘的将自己拉到偏厅,说起了天子的事情,刘和顿时大怒。
“岂有此理!天子无礼,居然在这个时候弄这些把戏!两位将军必不会被这些小恩小惠收买吧!”
鲜于兄弟尴尬不已,这叫小恩小惠?这可是正二品的武官官职啊!比他们现在的级别高了几阶!作为一个已经完全没落的贵族,能够做到二品可是了不得的事情,这也是对他们身份和能力,以及一直以来为大汉尽忠尽力的肯定,到了刘和的嘴里,怎么变成小恩小惠了!
“公子放心,我兄弟二人虽然粗鄙,但是也知道忠义二字。不过,这毕竟是天子诏旨,而且天子与公子也是一家人,这”
刘和古怪的看向鲜于兄弟,皱着眉头道:“天子是天子,我是我,两位莫要混淆了,天子不过是个孩子,住在那个宫殿里不能出来的孩子,呵呵两位完全无需看重这个什么狗屁诏旨,还有这个毫无价值的职位,两位只要忠于我,想要什么得不到呢!”
鲜于兄弟对视了一眼,唯唯应下,然后托词告辞而去,刘和的面sè则有些yīn沉,换了衣服急匆匆的去了皇宫拜见天子,实则是想要质问天子到底是何意思。
对于刘和的质问,天子回答说是为为了帮助刘和安抚军心,此事做得有些急了,应该让刘和先上表为众将请封才是。见到天子知情识趣,刘和也不以为忤,心情高兴的离去准备上表了。
第二天,刘和与天子在宫中的对话就被流传了出来,这番对话若是私下里说得,那么对刘和来说是天子对自己低头了,但是一旦传出来,事情就复杂了。
首先,刘和对天子的不恭以及行为的跋扈被有人心给夸大了,并且隐隐的向着不忠不义,甚至篡位谋逆这方面给引导。
其次,天子抢在刘和上表之前就抢先给鲜于兄弟下达诏旨难道仅仅是一时心急,好心办坏事么?又或者是天子有什么想法?特别是鲜于兄弟特殊的身份地位,还有,他们两个的任命都是将这两个原本隶属于幽州牧的人从刘和的手下剥离出来,直接隶属于朝廷管辖,这不是夺军是什么呢?
最后还有一个说法,那就是刘和这个笨蛋不会主动的去上表给自己的部属请封,还要由天子来提醒,这是不是说刘和的政治智慧尚不如一个几岁大的孩子?
在这些谣言沸沸扬扬的暗地里传扬开来的时候,刘和的上表再次让大家大吃一惊,刘和居然只为自己的属下请进爵位,而没有请封官职,这种过分的小家子气真是很难理解。
或许,在刘和的心目中,蓟县的朝廷根本就是一个摆设,因此,去这个毫无实权的朝廷弄什么官职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另外,他只为属下争取爵位,是因为爵位比官职更好听,花费也更少,要知道官职的提升可是要多支出很多的钱粮的,现在的朝廷可是仅仅靠着半个幽州在支撑,当然,方志文也好心的赞助了一些,不过,毕竟朝廷存在本身就是一份意外的开支,所以刘和想要能省则省了。
这个表文毫无意外的又被流传了出来,早上刘和将表文递上去,到了晚上已经是人尽皆知了,那些刘虞的旧部心里都不免有些不是滋味,从道理上,他们或许能够理解刘和的想法,但是,从他们自己的私心出发,谁不想要升官发财呢。
眼前明摆着,天子要给大家升官发财,但是刘和却给挡住了,俗话说,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于是大家难免会有些不满,这个时候,刘和更应该出面及时的安抚,不过,刘和现在没有功夫,因为王允带着貂蝉来吊唁了。
于是整个下午,刘和都陪着貂蝉,还硬缠着貂蝉留下来用了晚饭,东拉西扯的迁延到很晚才放人离开。
刘和送走了美人,兀自沉浸在幻想之中,有些神思不属,早就忘记了自己还处在漩涡之中,忘记了这个时候有人正在大肆活动着,趁着刘和自己给别人创造的机会,将刘和与刘虞旧属之间的出现的小小裂缝越撬越大。
第二天,刘和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于是赶紧召集了鲜于兄弟和程绪、魏攸等人来府中开会。
“今rì请各位前来,是因为我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言,我这里忙着给父亲治丧,各位似乎在忙着大会宾客呢!”
“公子,你这是何意?大家都非是隐士闲客,官场之上的应酬又岂能推拒?公子无需为此耿耿于怀。”魏攸肃声回道。
刘和冷哼了一声,有些不高兴的扫视了大家一眼,深吸了口气,缓缓的说道:“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各位应该好自为之,虽然不说要闭门谢客,但是主动避嫌还是有必要的,而且,那些人的心思难道我不知道?还是各位不知道?”
堂下众人一片沉默,刘和扯了扯嘴角继续道:“蓟县朝廷是什么回事大家不清楚么?没有了幽州、没有了蓟县也就没有了朝廷,这个什么朝廷不过是个摆设,我需要它它就存在,若是不需要,哼哼大家不要本末倒置了,各位的荣辱富贵不在朝廷之中,而在我这个府邸里面。各位可要仔细考虑清楚,莫要自误啊!”
刘和这话若是昨天或者更早的时候就说了,给大家分析清楚其中的得失,然后再给大家上表请封爵位,这事情绝对是好事,大家也会对他心悦诚服,但是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而且昨天这些人还被人上了眼药,刘和再说这番话,却恰恰让人觉得刘和有些刻薄了。
见大家都低头不语,刘和的感觉还不错,觉得自己很有权威,其实却不知道,其实大家已经开始离心,因此都在偷偷的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了。
“公子,我等都是知书识礼的人,知道什么是忠义。另外,天子虽然客居蓟县,但是蓟县也是大汉的蓟县,而天子则是大汉的天子,公子还是要给予足够的尊重为好。”
魏攸这人就是有些一根筋,为人又有些迂腐,他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说这事的。
“魏子善!莫非你觉得跟着那个小天子更有前途么?莫非我说得还不够明白?若是如此,请你退去吧!”
魏攸气怒,铁青着脸站起来拂袖而去,刘和恨恨的说道:“明rì我便上表请将魏攸发往昌黎,与我做对者绝不会有好下场。”(未完待续。)
第九百六十一章张纯投靠阎柔效忠
一个人的强势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的,那才是真正的强势,而作为一个军阀,或者是军阀二代,刘和确实把握住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军队,这才是实力的象征,但是军队并非实力的唯一,而仅仅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刘和的眼界或许也就仅仅到这一步,因此刘虞才死不瞑目,刘和不明白,如果仅仅依靠和迷信武力,最后的下场肯定是军队分崩离析,最后成为了孤家寡人的刘和,还有什么强势可言呢?..
因此,一个势力的真正基础是人心!可能是世族的人心,可能是臣属的人心,也可能是民众的人心,只是刘和作为一个预备军阀,在他正式准备踏上军阀之路的时候栽倒了。
鲜于兄弟就算再笨也明白一个问题,忠于刘和,那么他们兄弟俩个是刘和的部属,看刘和的脸sè行事,或许将来能够混个列侯什么的,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吧。但是效忠与天子的话,眨眼之间两兄弟就是高官厚爵,而且不必在自己的脑袋上还压着一个无能的笨蛋。
或许刘虞说得对,大家抱团才能获取更多的利益,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大家没有办法抱团了,其中有人有了别的想法,有人没有别的想法,但是却被误会有了别的想法,从而被排斥了出去,甚至遭到打击。
这样的一个分崩离析的集团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即使鲜于兄弟死抱着忠义。问题是这个忠义到地是在忠于什么?按照礼法,不是应该忠于天子么?..
好吧,就算刘和不想忠于天子。那么鲜于兄弟还有一个选项,那就是忠于刘和,那么刘和到底想要做什么呢?刘和的志向又是什么呢?他能给大家和幽州带来什么呢?
鲜于兄弟或许想不明白这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听取别人的意见,特别是向王允、陶谦这样的名臣的意见
王允很奇怪鲜于兄弟主动来拜访自己,在这个敏感的时期,他们两兄弟的一举一动可是都被很多人看着的。
王允自然希望能够争取到鲜于兄弟的支持。不希望他们倒向张邈或者继续追随完全没有能力的刘和,现在他明白了方志文所说的意思了,军阀就这样形成的。没有军队,政治不稳,有了军队,军队控制在谁的手里就成问题了。若是天子英明还好。可是天子这么小,自己若是代掌军权,势必受到张邈等人的仇视,甚至是攻击,刘虞的下场就在那里放着呢。
但是,若是军权到了张邈的手里,除非自己夹紧了尾巴做人,否则。自己一样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这是世事在逼迫王允做军阀。唯一的差别或许在于们将来天子成年,王允能不能将军政归于天子罢了。
“鲜于将军,你可知你们鲜于姓氏的来历?”
“自然是知道的,我们鲜于乃是箕子后裔,大商的贵族之后。”
“不错,箕子之贤世人皆知,箕子之忠世之楷模!刘伯安大人在时,是为幽州主,其在任期间,幽州由乱而治,两位鲜于将军功不可没,刘伯安何人也?乃是当今天子的族中长者,其在幽州所行者,无不是为大汉江山社稷谋,两位想想可是如此?”
鲜于兄弟仔细一想,这倒是事实,刘虞夙夜忧思,不过是大汉的江山与儿子的不成器这两件事情,于是点头道:
“正是如此,刘老大人忠心为国,世人皆知。”
王允淡淡的笑了笑,抚着胡须问道:“既然如此,两位将军还有什么疑惑么?该当如何做,只要看看是否对大汉有利就是了。”
鲜于兄弟恍然大悟,齐齐向王允行礼称谢。
“大人,刘老大人在时,也曾想要匡正天下,奈何是有心无力,因此只能求幽州安稳,幽州稳定则能牵制住冀州局面,不会发生意料不到的骤变,老大人自称能做到的也仅只如此,如今老大人仙去,公子却不能承继老大人的一切,眼看着部属心思散乱、暗生离乱之意,我兄弟二人虽有心,但是却不知该如何做!还请大人垂怜,能够给我兄弟二人予以指点!”
“两位将军客气了,既然刘子重不如乃父多矣,幽州臣属又多生疑虑,虽然其中也有外来因素的影响,不过人心这种东西就像是覆水一样难收,一旦心里有了异心,就很难再凝聚如一了。如今刘子重不肖,那么二位将军可以选择向天子效忠,这不但不与刘伯安大人志向相悖,还能在适当的时候保护刘子重的安危,于公于私两不误,是为两全其美的选择。”
鲜于兄弟交换了一个眼sè,鲜于银故意问道:“大人觉得张邈张大人如何?”
“张孟卓?呵呵,论到能力手段还是有的,不过二位问他是何意思?天子就在不远处的宫中,莫非二位还想要屈身事人不成?为天子臣乎?为诸侯臣乎?”
鲜于兄弟明白了,王允这人确实厚道,这个时候投靠天子,从诸侯臣变成天子臣,甚至将来可能成为诸侯,这不是好过做诸侯的下臣么!
与张邈相比,王允没有刻意的去拉拢两兄弟,而是很客观的给出了意见,这反而争得了两兄弟的好感,得了这个好建议的鲜于兄弟高高兴兴的走了。
王允却站在门廊上沉思着,虽然他刚才鼓动鲜于兄弟做天子臣不要做诸侯臣,但是现在还做个世道,似乎诸侯比天子要强得多,说不得,改天换rì也是有可能的,到时候。做诸侯臣可是比做天子臣要好的多,只是,这个诸侯可要选好了才行。
相反。若是做天子臣,将来改朝换代的时候,鲜于兄弟还能得一个忠义的美名,将来或者还有进身之阶也说不定,所以,王允是真的很客观的给他们兄弟出了个主意,当然。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这个主意也对天子有利,对王允有利
第二rì。鲜于兄弟在朝堂上公开上表谢恩,表示接受天子的诏旨,就任羽林军校尉和五城卫尉的职务。
这一决定就像是晴空霹雳一样,将刘和劈的是魂飞魄散。当堂就瘫在了地上。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不顾仪态了,不由得怒声喝骂,随即被搀了出去,鲜于兄弟的投效,就像是一个风向标,蓟县朝堂上顿时改变了风向,大家纷纷向天子表示效忠。惟恐落于人后。
张邈兄弟则有些傻眼,想不到鲜于兄弟如此决断。居然直接投效了天子,这么一来,自己伙同鲜于兄弟绑架整个朝堂的事情就泡汤了,也就是说,利益最大化的机会失去了,但是张邈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既然刘和失势,那么蓟县中的权力还有很多呢,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争取这些权力,于是朝堂上顿时风云sè变,陶谦、王允、张邈、鲜于等等,都开始争抢着瓜分原本被握在刘虞手中的权力。
小小年纪的天子哪里懂得这些,太后也是半懂不懂,于是,这一老一少都将张邈和王允作为了依靠,张邈的投资终于获得了最大的回报。
陶谦出任太尉,王允为司徒,张邈本人任司空兼为燕国国相,张超获任为代郡太守,陶谦故吏赵昱为范阳太守,魏攸成了蓟县令,程绪、齐周、孙谨等人也获得提拔,但是多为位高却无实权的职位,刘和被任为宗人令,基本上退出了权力结构,至于其他郡县的人事暂时不做调整。
刘虞身死,蓟县的权力结构大变天,从刘虞一人掌权,变成了王允、陶谦、张邈和鲜于兄弟等人分权的格局,这倒是对天子最有利,可惜的是,天子现在尚年幼,不会利用这个大好的机会。而且,蓟县周边现在可不是太平盛世,而是群狼环伺,因此,蓟县的权力分散,也可能最终会导致军事力量衰弱,而后被吞并。
朝堂上大事底定,王允等人立刻向上谷太守阎志、右北平太守阎柔、昌黎太守张纯、以及密云一系发出文告和诏旨,对方志文的人也就罢了,不管是王允还是张邈,都不敢去动方志文的虎须,至于阎志、阎柔兄弟和张纯,都提拔了一个爵位,以换取他们的效忠。
阎柔兄弟再三思考在之后,学鲜于兄弟,接受了天子的诏旨,宣布效忠于朝廷和天子,而张纯却另有心思,这些年来,张纯在昌黎郡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昌黎郡绝大部分的城镇都是异人的天下,张纯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事实上,张纯只控制着人口不到十万的昌黎城一城,他这个太守做得实在是憋屈。
现在幽州改朝换代了,对方志文有着深刻了解的张纯知道,幽州的一切其实是方志文说了算的,别看蓟县那边闹得欢实,其实只要方志文一发话,蓟县的事情还得按照方志文的指挥来转动,而现在方志文没有出声,只是觉得现在的这个局面对密云没有影响,甚至现在这个局面就是方志文做成的,既然如此,自己为何不能投向方志文呢?也好过在这个孤城中做一个名不副实的太守。
于是,张纯没有给朝廷回信,而是向密云发出了一封试图投效的信件,田丰、荀彧、甄姜等人一商量,觉得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将昌黎郡的异人们分散安置到各郡去,昌黎郡就能重新的握在自己手中,从而基本上将幽州东部连成一片,这对密云一系来说,战略上是有大好处的,于是你情我愿之下,张纯出乎意料的倒向了密云。(未完待续。)
第九百六十二章遭遇玩家异界首战
就在蓟县风云sè变的时候,方志文却还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孤独的漂流着,方志文不敢离开时空道标太远,因为在这个世界的地图上战争迷雾会逐渐的覆盖你长期没有去过的地方,走了太远之后,方志文就找不到时空道标所在的位置了。
这也是这个世界上航海探险者比较少的原因,如果没有连续的岛链或者明显的参照物,想要不再大海上迷航真的很难,即使是航海术高级的玩家和原住民,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原因在于这个世界没有星光导航,也没有经纬定位技术。..
这个时空道标处于这个世界的什么位置方志文是不可能知道的,因此也不知道到底该向那个方向防御,方志文现在的行动路线就是缓缓的城螺旋状的绕着时空道标前进,有了银sè飞马做斥候之后,方志文能够活动的范围变大了。
这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能够发现更多的微型岛屿了,海面上的微型岛屿真心不多,如果计算一下的话,就会发现其实微型岛屿的出现几率是很低的,方志文所占得好处就是这里是无人区,所有的资源都被方志文一个人独占了。
两个月时间,方志文将资源都收集齐了,甚至连宝石矿、水银狂这些高级矿藏也有,金矿找到了两座,石矿、木材更多,还有个别的种族野外兵营,而且随着浮岛的升级,岛屿面积变大,占据的海岸线也变大了。能够容纳更多的近海渔船作业,粮食的储量也在慢慢的攀升。..
在捡到了一个神怪的野外兵营之后,浮岛终于升到了十级。不过,方志文尝试了所有城堡阵营的建筑图纸,发现自己建造的常规兵种也是七类十四种,分别是:民兵(进阶jīng锐步兵)、弓箭兵(进阶重弩兵)、枪兵(进阶重甲枪兵)、弩兵(进阶重弩骑兵)、骑兵(重甲枪骑兵)、弩车(连shè弩车),战船(装甲战船)。
至于特殊兵种,也就是括号中的那种,不仅仅是通过不断战斗级了经验得到。而且还需要重新进阶相应的训练营才能得到,至于相应的兵营从何而来,那就要看运气了。当然,有钱或许也能够买到。
像方志文捡到的银sè飞马(速度12)野外兵营,其实就是一个特殊建筑,正常的原始兵种应该是飞马(速度9)。
这一天。方志文成功的将浮岛升到了十级。山德拉又有事情做了,他需要给所有的建筑升级,当然,前提是物资和资源够用。兴冲冲的方志文根本不在意现在外面是黑夜,仍然兴高采烈的继续出发去寻找新的资源和微型岛屿了。
在科勒尼(英雄无敌的世界),夜晚的天空中虽有灿烂的繁星,但与在大汉看到的天空是完全不一样的,没有风浪的大海是十分美丽的。只是海面上众多的野怪有些狰狞和让人扫兴。
今夜注定是不平凡的,在另一方向上。一只大帆船正与方志文对面驶来,这一只大帆船的领导者叫伽弗,二十三级的人族魔法师,是一位出sè的航海玩家,拥有一座二十一级浮岛,以及岛上的一座二十一级的城市,当然,城市里海量的部队是少不了的。
一直以来伽弗都在大海上游荡,事实上大多数时候,他自己都不大确定自己身在何处,不过他是玩家,他可以通过传送门向城市传送,以缓解自己的孤独和无聊,只是这种传送门不能带领部队而已。
现在伽弗只知道自己大概在安塔格瑞大陆极西的大海上,至于具体位置就不好说了,他发现,越是向西,野怪的数量和等级就越高,事实上在这片大海上绝大部分的野怪他是打不过的,因此他只能有选择的打怪。
战斗的时候,也是将怪引到岛上来,然后利用二十一级的城市防御,还有二十一座箭塔与海量的弓弩手和僧侣来跟这些强悍的野怪抗衡。
虽然很艰辛,但是收获还是不错的,而且这片海域上能碰到的微型岛屿资源更多,唯一让他觉得不爽的是,他不能按照自己的路线行动,只能被动的选择那些好打的野怪方向走,结果,他不知不觉的就陷在了这片海洋中。
算起来,他已经被困在这里大概两个多月了,虽然他努力的向着东面行驶,但是大部分时间,他都不得不被野怪逼迫着转向另一个方向或者降低行进的速度,而且战斗简直是无休无止的,幸好他有两名副英雄帮着守城,自己还能换下去休息一下。
今夜,睡足了的伽弗上线了,然后他悲催的发现,自己的城市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正在恢复生产和修复战斗的损伤,看了看城市的状态,二十一座箭塔毁了差不多一半,看来修复的费用是少不掉了。
伽弗抹了抹脸颊,急匆匆的冲进了城市中心查看战斗记录,原来是碰上了一伙飞龙王,真不知道这里怎么全是特异的兵种,数百飞龙王对城墙和箭塔造成了损伤,幸好因为箭塔的存在,守军没有什么重大伤亡。
正当他在统计损伤的时候,他的副英雄快步从外面冲了进来。
“领主大人,我们发现了一支船队,他正在向我们快速驶来!”
“船队?这个海上会有船队?!”
伽弗不敢置信的反问道。
“是的,您没有听错,确实是一支船队。”
“真的是船队?!可是,这个船队想要干什么?”伽弗的心里猛地跳了一下,这个感觉可真不好。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不过,看上去似乎不是来做交易的。”
“怎么说?”
“因为那些船只不像是商船,更像是战船!”
“战船!?见鬼!我们没有战船。我们的战船已经都被毁了啊?”
“呃”
伽弗说得没错,他们在进入这片海域之后,战船就只见减少。于是伽弗不得不用浮岛的城市来进行战斗,终于被登上岛屿的野怪将累积了很久的战船连码头都给毁了,现在伽弗甚至连码头都没有建。
“距离我们多远?能不能利用野怪逃走。”
“是我们唯一的侦察船发现的,还有十几海里,想要撤退难度相当大,因为我们一旦陷入了野怪的战斗中,就可能被对方轻易的追上。至于利用野怪,您去看看吧,船队的身后倒是跟着野怪呢!”
“魂淡!这家伙是想要引怪攻城!”
伽弗错了。方志文根本就没有打算引怪攻城,他更早就发现了这个应该是属于玩家的浮岛,浮岛的面积比自己的浮岛要大,估计有两公里的直径。上面只有一座城堡。看上去很是宏伟,估计等级不低。
趁着夜sè,方志文让银sè飞马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对手,发现对手正在进行一场战争,战争结束后,银sè飞马降低高度侦查了城堡的状况,方志文立马就对这个浮岛起了贪念。浮岛上只有一座城市,二十一座箭塔。现在毁了一半,还剩下十一座。
另外。从空中看,城市中的部队数量是海量,但是人族的顶级兵种大天使没有,只有小天使,方志文仔细的计算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有很大取胜的机会,更何况,对方没有战船,主动权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甚至方志文还可以引怪来摧毁对方的城市,也就是说,方志文基本上是有胜无败的。
方志文率领船队追上了不敢加速的浮岛,然后将船只停在了岸边,方志文自己跳上了岸,又让自己的船队退开一些下锚,省的自己攻城的时候,他们从城里出来偷袭自己无人指挥的战船。
伽弗惊讶的看见,那个玩家竟然一个人走上来了,这样子应该不是来打仗的吧!不过,他不打不代表伽弗不想打,见到方志文一个人傻乎乎的走过来,伽弗心里忽然起了灭掉对方的想法,或许,困住这个家伙还能将他的战船敲诈到手,又或者,他还有个浮岛也说不定。
被自己的想法给刺激了,伽弗渐渐的兴奋起来,刚才的绝望和害怕顿时都消失不见了,他心里正在狂笑着骂着方志文笨蛋,只是这个世界其实很少笨蛋的,当你骂别人笨蛋的时候,很可能笨蛋的那个是你自己才对。
伽弗悄悄的给身边的两个副英雄交代了一下,等这边一开战,他们两个就分别带着速度最快的狮鹫和天使左右包抄,务必要将这个笨蛋留在岛上!
只是,他这个决定给他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
当方志文才一接近城堡,就被伽弗给拉进了战斗。
‘叮,您进入了战争状态,请选择战斗的方式,实时战斗或者回合制战斗。’
“实时战斗!”
“您的选择与对方并不一致,现在开始投点决定,请与十秒内按下投点按钮!10,9,”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投点的结果谁也控制不了,结果是伽弗的点数大,战斗被选择了回合制,但是战斗开始,方志文却远远的站在战场外面并不过来,然后选择了强行撤退。
强行撤退降低士气1,以及会被对方追击造成一定损伤,问题是,方志文现在根本就没有部队,士气再低也不怕,而伽弗又没有开城门,追击个屁啊!
接着不等伽弗反应,方志文反手又一次将伽弗拉进了战场,再次投点,概率很公平,这次方志文胜了,战斗是实时战斗,更悲催的是伽弗没有可能撤退,除非他的城市和部队都不要了,因此,伽弗只能被接受这个结果。
虽然伽弗有些恼火,但是就算是即时战斗又如何?他绝对不会相信,自己有这么多的部队,以及十一个箭塔和高高的城墙,会打不赢这一个看上去不是很高大的战士!若是自己被这个一个玩家给推了,那么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未完待续。)
第九百六十四章张邈私心密云意志
密云城的盛夏不会让人觉得非常热,盖因密云城内绿树成荫,只是到了秋天的时候,密云才会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
密云府衙内也一样种满了植物,喜欢水塘的甄姜还不遗余力的在府衙中见缝插针的弄些流水池塘,所以,府衙内也没有盛夏的燥热感,反而有种清凉惬意的感觉,坐在安静的会议室内,通过打开的窗户,看着室外明媚的阳光,听着知了和鸟雀的喧闹,有种闲看时rì飘过的悠闲感觉。..
其实,会议室内是有很多的人,密云城内的高层几乎都在,田丰、荀彧、甄姜、太史昭蓉、田畴、宇文伯颜、黄忠、刘晔、贾诩,还有很少出现在府衙的林闻之老爷爷。
不过大家似乎都在比拼耐xìng,谁都不肯先开口说话,其实,大家都是在等三个人开口,田丰、荀彧和甄姜作为文武领袖、以及代表方志文的存在没有开口,别人是不好先开口的,而这三个人却在互相谦让着不肯先开口。
“元皓、文若,”甄姜见状,还是笑了笑当先打破了沉默,大家都有些好笑的松了口气,这个莫名其妙的气氛是怎么回事啊。
“主母”..
“两位,如今志文不在密云。事务都由两位处置,两位不开口,大家也不好说话啊。还是先请元皓将事情介绍一下,然后大家看看如何处置此事。”
田丰笑了笑,圆圆的脸上散发着和蔼的气息,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大人,到像是学馆里面的教书先生。
“主母说得是,此事先由蓟县的联络人员转来,今rì我们又收到了张邈的亲笔信。大家都传阅一下吧,我说说大概的意思。如今蓟县风云突变,虽说我们早有预案。其变化之快还是出乎我们的预料。但是,不论蓟县怎么变,其大致的地位与我方的关系没有变化,根据我们的推演。认为蓟县。也就是幽州西部应该继续成为缓冲地带存在,天子也不适合由我们直接来保护。基于此,我们将从军事、政治和经济上对蓟县朝廷加以维护和支持。如今张邈的意图得到我们的支持,然后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军阀格局,此事也不违背我们对待蓟县地位的设想,但是与现在分权而制的情形相比,哪个情况对我们更有好处就不能简单的下结论,这也是今rì召集会议的初衷。”
田丰说完。冲着甄姜点了点头,示意将会议的主持交会给甄姜。这个默认的设置甄姜也安然的领受了。
“文若,此事你如何看?”甄姜点将了。
荀彧直了直身体,正sè道:“我们可以从之前的格局,以及今后的格局两个方向来考虑,之前刘伯安统管幽州西部事务,背后有我们支持,冀州的张角和袁绍都不敢北上,由此而稳定了幽州数年之久,这个策略无疑是成功的。如今我幽州正是在加速开发建设的时期,西部的稳定尤为重要,特别是如今主公在异界征战,我们更不能让幽州乱了。”
“文若所言甚是,这是我们的底线。”田丰点都表示了肯定。
荀彧笑了笑,继续说道:“如果张邈能够全盘接手刘虞的权力和地盘,那么我们也未必不能接受张邈的存在,跟刘虞相比,不过是换了个人而已,实质上并无差别。”
“那文若的意思是赞成张邈的请求了?”
“未必,这种情况出现的前提是张邈能够控制住局面,全面顺利的接手这一切,若是由我们来协助他接手这一切的话,我们的行为在别人眼中可就有些缺乏大义了,特别是现在的局面对天子最有利,若是我们出手搅和了,这个恶名我们可就背了,而好处却是张邈得去了,这种为他人作嫁衣的事情智者不为。”
甄姜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么同意张邈的请求是完全没有好处的么?”
“或许只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幽州西部更稳定,一个分权的蓟县和一个专权的相比,显然分权的更容易出问题,属下是指外部强敌的问题,如果外部环境是安稳的,自然分权更好。但是如今蓟县南边强敌犹在,分权很可能遭致外敌的攻击,而我方为了稳定局势,到时候势必要替蓟县征战。”
田丰回答了甄姜的问题,这个说法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与荀彧预测的替他人作嫁衣相比,替他人征战自然也不是好事,但是这只是有可能,如果大家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可能xìng,从现在就开始进行准备的话,或许不会出现那种情况也说不定。
甄姜又点了点头,并没有急着说出自己的意见,而是扫视了大家一眼,将眼神落在眯着眼睛的林闻之身上。
“林师,您觉得这事怎么做才有利?”
林闻之咧嘴笑了,抚着长须慢吞吞的说道:“既然现在密云以求稳为主,那就不易进取,所以在这件事上不问好处,只问有何害处就是了,选择害处最小的不就是了。”
“林师说得极是,林师的意思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蓟县的事情上我们应该静观其变么?”
“当然不是,”林闻之扬了扬眉梢,略显不屑的说道:“蓟县的那些人恐怕争权夺利不会那么快消停,而元皓又担心南边的家伙们动了心思
第二书包网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