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5部分

将属将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留在村里配合香香刷任务,另一部分则出去灭掉野怪,好让村民出来工作,然后再去拜访四个山寨,果然刷新了,方志文笑得直咧嘴,这不是送上门的人口么,反正时间充裕,方志文尽量不杀掉这些蛮子,而是一个个的重伤之后迫降,结果半天时间下来,直接抓了超过一百名蛮族,然后将他们退役转化为村民。
任务才第二天,村子就升级了二级村庄,如果按照两千的人口上限,想要在剩下的八天时间里将村子升到三级是不可能的,即使加上流民义所的招募以及方志文的招降,也不可能每天增加两百三十人口,所以,三级村就不用想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的收集资源,提升村子的各种设施等级,以及提高村子的各种软属xìng值。
这下子就要靠方志文的辅助终端了,因为方志文曾经使用过一个内政书,也就是说,对各种常用建筑和政策的影响,是有着系统给出的计算公式的,因此他可以通过最精确的计算,来算出如何最合理的使用资源,以及按照何种顺序使用才是最好的。
因此方志文随时计算着采集资源的速度,以及做任务的奖励,一旦时间到了,他就让香香立刻去升级某个建筑,整个村子就在他们兄妹二人,已经二十一名属将的眼里,一点一点的变化成长起来,这种建设的成就感以及通力合作所产生的满足感,确确实实是让人很愉快的,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副本。
到了第八天,村子已经有了一千两百居民,村子周围能看到劳作的农人和工匠,村里人来人往,不大的街道上甚至有孩子在游戏,俨然是一个相当热闹的和谐小村庄了,方志文虽然不知道系统会如何计算最后的收益,不过这种程度已经是方志文能做到的最好的情况了,当然,肯定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如果玩这个副本的人有顶级的劝降技能,估计能够直接将四个蛮族村寨的人劝降,那村子的人口肯定是足够升到三级村庄的,甚至能升到一级镇,可惜,方志文不会那种神奇的技能。
正当方志文与香香高兴的玩着这个小游戏时,系统提示却又来捣蛋了。
‘叮,您接触到了野外战场,郤(xi)月港攻防战,是否进入战场?是/否’
‘叮,由于外界原因,是否选择终止当前副本,终止副本按照当前进度计算完成度,是/否?’
方志文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好好的副本就这么不做了,已经完成了八成的副本啊,不过这种副本的奖励向来都不会很好,倒也不是非做不可的。
至于外面的郤月港,这个地方在哪里方志文不知道,但是现在船队大致在江夏和庐陵之间是肯定的,那么外面的战场就很可能是江夏叛军了,如果是小规模的战斗,也不会攻占江边的港口,因为系统港口都有坞堡,攻击港口损失是很大的,所以,这个战场可能会是大型的剧情战场呢!剧情等于功勋!
【首先感谢‘炎箭翎羽‘宝贵的评价票,还有‘ngstone’大大的白送的更新票,还有‘东东.米虫’大大的更新票,我写不出来那么多啊!惭愧
上一章的章节号错鸟!已经改正,不好意思!另外,关于会出现无数个周泰的可能xìng是有的,呵呵,不过出现无数个吕布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情况只能出现在没有身世来历的人身上,这种人本来就不多,而且多数不是非常出名的人,所以问题不大,算是给玩家的一个安慰奖励,至于称呼上的混乱,完全可以用字来区分,事实上东汉贵族只取一个字的名字,重名的可能xìng本来就很大,所以才弄出字、号。
到了这章,普通的副本类型就基本出全了,特殊的碰到再说,下一章继续出场名人,看能不能猜到,上次猜到周泰的人不少啊!现代社会营养丰富智商就是高!】
C!。
第八十七章都不是省油灯
方志文下了决心退出副本了,虽然香香正玩得高兴,不过她可不是那些不懂事的孩子,哥哥决定了她自然也不会有意见,更何况,这个剧情战场似乎也挺有意思的,说起来,她还没有参加过剧情战场呢。
“哥哥,郤月港是什么地方啊?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大小姐,郤月港是汉口县临近的港口,距离汉口县城不到十里,是江北重要的港口。”史阿见方志文一副我也不知道的样子,笑着替主公解释道。
方志文看向史阿问道:“那这个汉口现在是属于那个郡管辖的?”
“江夏郡,听船老大说,现下江夏郡的叛军躲在江南,尤以洞庭一地居多,但是也偶尔攻略江北,庐江现在也有不稳的迹象。”
方志文正想再问问史阿还打听到了什么消息,系统的结算却已经完成了。
‘叮,副本进度完成评估综合进度为45%,您对副本进度的影响度为66%,恭喜您获得奖励内政经验297点,您的内政属性提升一点,印书馆建设图纸一张。’
“咦!意外之喜啊!”方志文呵呵的笑道。
香香则不满的撇了撇嘴,她获得的内政经验奖励是153点,没有能够提升到内政点数,奖品不过是一张等级+1的小型建筑提升卡,聊胜于无。
“哥哥,什么意外之喜啊!”不过与对于哥哥的收获,香香也是一样开心的。
“内政加了一点,好了,副本出来了,咦?似乎大家都不大参与这个剧情啊?”
方志文从副本一出来,就看到了不远处江岸上的战场,看那个战场的大小,估计战场的规模要接近万人了,江面上偶尔有玩家的包船经过,不过似乎只是看了一会之后,就纷纷离开了,显然是在评估了自己的实力之后,觉得不能有什么作为吧,其他的系统客船是不会与战场沾边的,乘坐在这些客船里面,是不可能得到参与剧情任务的机会的。
“哥哥,我们去参战么?”香香的问题问出了方志文身后所有将领的心声,方志文不用回头也知道,自己的这些属将,一个个都是战争狂人,属于闻到血腥味就发狂的那种,至于史阿,这位也是个急于立功的主。
方志文眯着眼睛看了一会,这个角度,由于被港口的城堡挡住了视线,并没有看到攻击方的整体状态,但是从周围能看到的情况看,攻击方并没有攻城,应该只是围困,在没有开门的这个侧面,只放了几个游骑观察情况,方志文也仅仅能看到对方一个阵型的尾部,看那些部队的样子,乱七八糟的不像是正规军队,或许叛军就是这样的也说不定。
“当然,不然也不用急着退出副本了,剧情任务等于功勋啊,虽然现在我不需要功勋,但是你和史阿他们却是需要的。”
说完,方志文来开菜单,现在他跟香香还是组队状态,自然不用再次组队了,直接选择了加入郤月港攻防战。
‘叮,您已经进入剧情战场,郤月港攻防战,请选择势力,江夏叛军/郤月港守军。’
这个不用选,方志文直接点选了郤月港守军,然后立即指挥船队向郤月港的水寨大门驶去,远远的看到在水寨大门的望楼上,一个穿着黑色军服,套着皮甲的弓弩兵大声的喊道:
“来者停船报名!”
方志文挥了挥手,这种事情现在都是史阿的任务。
“吾等是丰宁太守的船队,见郤月港被攻,可需要吾等协助击贼?”
“大人见谅,待小人报予军候定夺。”
那人回身跟边上的士兵说了些什么,那士兵转眼消失不见,不一会,水寨的大门缓缓升起,刚才那喊话的小军大声喊道:“请大人进寨!”
方志文站在船头,看着这规模相当大的回水湾,这个港口地形相当好,入口处用水寨封住,水寨依城堡而建,另一边是山壁,回水湾的面积巨大,只不过现在港口那边都是空的,还有被纵过火的痕迹,看来那些蛮族叛军曾经攻击过港口设施。
坞堡并不大,堡墙大概三丈左右,坞堡的墙壁紧邻江水,侧后则与水寨相连,宅墙上的栈道可以直通坞堡的侧门,进了港湾之后,方志文可以看到坞堡上大概有两三百的强弩兵,不过似乎并没有战斗。
方志文指挥着船队,让后面的货船全部下锚泊定,自己的这两条运兵船却靠向了坞堡背后的专用码头,那在坞堡周围游走的骑兵显然发现了进入郤月港的船队,但是,这个距离上他们也没法攻击,又没有船只,只能站在远处干看着,直到方志文的大船靠上了码头,叛军似乎担心方志文的船队突袭码头登陆,派了一队大概两三千人的队伍过来,在离开码头四五百步的地方布阵。
方志文看了一下,不由得有些惊讶,因为这些看上去乱七八糟并不统一的部队,原来不是自己猜测的蛮族,而是玩家的部队。
“咦,异人?主公,异人为何会参与蛮族叛乱,主公不是说,异人最喜逐利,参加叛乱可就是反贼了,又有何利可言?”
史阿显然也发现了那些岸上部队的身份,分外奇怪的问道。
方志文扯了扯嘴角,当然是为了利益了,幸好玩家现在杀玩家不管是什么阵营都没有功勋,有系统任务的除外,否则,这些玩家就更热衷于参加反叛了,养贼自重不仅仅是NPC能玩,玩家一样能,利用漏洞的能力玩家从来都不欠缺。
“嘻嘻,反贼也有反贼的好处啊,官府有功勋系统,反贼也有名声系统,想要做贼头,自然要多多参加反叛了。”
史阿有些不得要领,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只能理解为异人里面也有喜欢造反的人,方志文知道香香的意思,这些玩家,很可能是在为黄巾之乱做准备,积累了贼名到时候混在黄巾里面,弄个渠帅玩玩岂不是很爽。
两条大船很快就靠上了码头的栈桥,船头先跳下去,着水手们固定好船只,搭上板桥,方志文却已经看到,有一员年轻的将领带着两个亲兵,正匆匆的赶过来迎接。
“在下郤月港守备屯长文聘,拜见太守大人。”
“文聘!文仲业?”香香惊讶的叫到,不过她马上意识到的自己的失礼,不好意思的躲到了哥哥的身后,伸出半个脑袋好奇的看着不远处那个历史名将。
文聘看上去还很稚嫩,不过脸上的神色却一点的都不浮躁,眼中闪着凌厉的光芒,身上隐隐还散发着杀气,方志文知道,这是刚刚经历过血战造成的。
“无需多礼,本官是丰宁太守方远,请文守备说明一下郤月港的情况。”
方志文一边说着,一边走下了船,大家都是一身的甲胄,只是随便的见了礼,文聘将郤月港的情况给方志文详细介绍了一番。
原来,这批叛军并非只有玩家,叛军是昨晚渡江突袭的,今早就围住了汉口县,然后分兵一万来攻取郤月港,一方面是为了消除来自侧背的威胁,堵住可能来自江面上的援军,另一方面,也是想为自己夺下一个退路。
但是这一万叛军中,大多是玩家的部队,这些部队互不统属,加上兵种杂乱,比蛮族的叛军战斗力更低,而驻守郤月港坞堡的文聘手里虽然只有一个屯的强弩兵,但是占据着坚堡,却轻松的挡住了玩家与蛮族叛军的攻势,并在上午的战斗中,令叛军折损了一千多人马,见坞堡一时难下,蛮族叛军留下玩家围困坞堡,转而全力攻击汉口县去了。
站在坞堡的射台上,方志文能看到远处的汉口县,汉口县西侧和南侧,密密麻麻的围着无数的叛军,有蛮族也有玩家,数量应该超过了五万,至于其他方向上还有没有更多的部队,方志文就不好说了,如果是四面围城的话,那么就有超过十万的玩家和蛮族部队围城了。
方志文这边在仔细的打量着围困坞堡的六千玩家部队,以及远处汉口县的情况,香香则好奇的打量着文聘,文聘自然也在打量着方志文一行,包括这个异人女将,至于丰宁郡在哪里,文聘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难道是哪个郡改了名字?自己实在有些孤陋寡闻了。
文聘虽然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屯长,但是眼光的智商都不差,方志文这些人身上都是那种骄兵悍将的气味,他还是闻的出来的,这位太守显然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士人,而是一位铁血将军,有他在或许......
“文守备!”
“属下在!”
“汉口城中有多少守兵?由谁镇守?”
“回禀大人,汉口县令徐山乃是买来的官位,县尉蒋琦更非将领,平日里这两人只会压榨百姓,搜刮好处,现下......恐已席卷而走了,这城里怕是无人主持,守军原有一曲另一屯,,掌军者多为城中大族子弟,城中大户亦有私兵,想来现在城中应该是由黄家在主持城防,只不过,这些人皆碌碌,恐怕无人能主持大局退贼,汉口县危矣!”
方志文回头看了文聘一眼,见他目光略微有些闪烁,稍稍一想,方志文就明白这文聘的想法,文聘之所以称为名将,一是忠,二是智,显然,这个聪明的文聘从这次汉口的危机中,看到了上位的机会,汉口县城外面,现在是危如累卵,而里面则处于群龙无首,无人主持的状况,方志文以太守之位,足以收拢城中军民,而且他又只是一个过路的太守,功勋再大也不会留在江夏,一旦文聘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就有可能从一个小小的屯长青云直上。
更重要的是,他从叛军早前的攻击中发现,叛军的攻击力实在是很弱的,别看他们人多,只要自己进得去汉口县城,凭借着城中的守军与征召的民兵私兵,守住汉口应该没有问题,而来自荆州、庐江的援军,应该两三日便到,到时文聘手里收获的就是巨大的功劳。
只不过文聘现在还年轻,这种借鸡生蛋的事情,做起来还心里还颇有些不安,更何况他想要利用的是一个位高势重的铁血将军,所以尽管他拼命的掩饰,但他的眼神里还是流露出了少许的心虚,恰恰被方志文窥破。
这些名将,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强推结束鸟,如果每周都强推就爽了!呵呵
早上忘了向大家要推荐票,现在想起来了,记得投票啊!!谢谢!
这章出场的是大大的名人吧!呵呵,猜到了么?这个能招募吗?】
第八十八章入汉口
方志文到不会觉得文聘卑鄙,虽然他有借助自己的力量上位的打算,但是,这种借势的事情,是每一个向上攀爬的人都应该会做的事情,做得好的上位的机会大些,做得不好的,那就没有了上位的机会。
自己碰到的这个剧情本身,其实就是智脑给于文聘上位的一个机会,而文聘则很好的看透这一点,即使不是自己来,只要有援军到达,文聘都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既然如此,到不如让自己来卖这个人情了,或许将来还有机会讨回来。
想罢,方志文笑了笑问道:“哦,既如此,文守备胸中当有破贼之法?”
“属下不敢。”
“无妨,但请言之。”
“既如此,聘试言之。聘观贼众,可分为蛮族叛军与异人两部,蛮族叛军善乱战,不善攻伐,吾以五百守两千,蛮族死五百,吾军无伤,可见蛮族攻城不力,异人虽勇,奈何互不统属,部队兵种不齐,战力低下不足为惧。若大人能入汉口城,军民一心,开城中军械库,招募民兵持械守城,必能谨守汉口,待得一二日,荆州、庐江军至,汉口之围自解。”
方志文点了点头,文聘果然是稳重型的将领,不求有功先求无过,坚守而胜,似乎他在历史上就是这么对付孙权的,曹操下荆州的时候,似乎这家伙也是坚守不出,算起来,文聘几乎并没有什么败绩,不过也没有打过漂亮仗,算是典型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不愧是荆州名将,果然!
文聘有些紧张的看这方志文,自己的说法暗藏私心这点无法否认,只是不知道这位方太守能不能看出来,方志文一直都没有什么明确的表态,脸上也一直挂着轻松的笑容,似乎对坞堡下面的那几千敌军毫无感觉,这种高深莫测的态度,让文聘心里很没底。
香香听到文聘的分析也深以为然,心里也在赞叹文聘不愧是名将,更多的,则是在打着小算盘,想着如何才能让哥哥明白文聘的价值,如何才能将文聘拐到哥哥的旗下,虽然她也知道,那是很困难的事情。
看着文聘眼馋,不由得又想起了周泰,周泰的事情还没有说清楚,就进入了副本,副本还没有结束,又进入了剧情战场,今天还真忙,香香想了想,不由得有些好笑。
“嗯,言之有理,吾麾下有一千精骑,入城不难,只是如何叫开城门?文守备可愿随吾入城?”
“这,坞堡的守备”
“无妨,吾遣一将分守坞堡。”
“既如此,属下愿为大人效命。”
方志文玩味的笑了笑,文聘心里微微一凛,待要细细分辨,方志文却已经转头向着身后的史阿道:“史阿,你带三员将领,统属这些弩兵守卫坞堡。”
“诺,属下必不辱命!”
“伯颜,去将兵马集结在坞堡中,准备出击。”
“诺!”
“文守备,与史阿交接一下守备事宜。”
“遵命!”
“香香,我们准备出发!”
“是!”
方志文几句话将任务分派清楚,等文聘与史阿交接了守备的权限,然后带着一众人等下了坞堡,这时候宇文伯颜已经将大船上的一千骑兵和将领的马匹都牵来了,憋了几天的战马和士兵都有些蠢蠢欲动,方志文满意的笑了笑。
文聘看着这一群黑色甲胄的精骑,不由得羡慕不已,他自然能看得出来,这些都是精锐,再看他们马背强囊里的长枪,手上的强弓,自然知道,这些便是天下闻名的幽州突骑了,今天自己也有机会见识见识号称第一骑兵的风采了。
“伯颜,出城后起锥形阵。”
“诺!”
“香香,文守备,去中军。”
“是!”
“史阿,开门放下吊桥!”
“遵命!”
“出击!”
命令下达,军阵中再无别的声音,只有马蹄隆隆和甲胄铿铿,一股黑色的铁流从坞堡的大门急速冲出,没等坞堡外面的玩家反应过来,在奔跑之中,骑队由长蛇阵变成了锥形阵,这种跑动中更改阵型的举动,非百战强兵不可为。
本来在外围围困坞堡的玩家,完全没有防备骑兵的准备,不过还好,即使是防备强弩兵,他们还是按照刀盾兵、长枪兵、弓弩兵这样的顺序,而有限的骑兵则在两翼,可惜,这种看似中规中矩的阵型,在方志文强悍的骑兵面前,完全没有起到作用。
在防守方的射程之外,方志文已经开始了第一轮的打击,一个‘箭雨’技能覆盖了对方的前阵,接着,方志文身边的武将次第发威,没等对方反击,整齐的军阵前面已经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凿穿!”方志文低喝了一声,势不可挡的黑色铁流轰隆隆的一头扎进了玩家的战阵,没等手忙脚乱的玩家们回过神,薄薄的战阵以及被方志文的骑兵踩开了一跳宽阔的血路。
“两翼齐飞。”
穿过对方后阵,骑兵们收起了长枪,再次换回强弓,骑队一分为二,左右分开,一边高速奔驰,一边射出如蝗的箭雨,连文聘身边的香香也一样,不停的开弓放箭。
文聘原来因为方志文会穿阵而过直奔汉口城,谁知道,方志文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这些玩家,骑兵从战阵背后进行的弓箭袭击,完全是单边的屠杀,因为玩家的远程攻击部队本来就够不上射程,即使零星的强弩兵能够得着,但是要打击横向移动的骑兵,没有形成规模射击,完全是没有意义的,加上玩家现在正混乱呢,挂掉的玩家残余下来的部队在阵中成了累赘,阻挡了其他部队的调动,整个战场完全被方志文的骑兵掌握了。
弓骑对轻步兵,那完全是虐杀,没等码头那边的玩家赶过来支援,这边的将近四千部队已经完全崩溃,方志文收拢部队,一边缓缓的追杀,一边注意着码头那边的两千部队,不过那些部队并没有上来攻击的意思,反而在缓缓的撤退,可惜,他们自己也知道,根本就不可能跑的掉。
方志文不依不饶的将所有的玩家全部歼灭,解了郤月港的围困,这才带着无损的部队向着汉口城而去,十里的距离实在是非常短,对于骑兵来说只是盏茶的距离。
方志文这次没有冲阵,而是带着亲兵用弓箭缓缓的射击,将阻截的部队向两侧压迫,那些玩家见识了这只骑兵的变态之后,纷纷的让开了道路,一队千人的蛮族叛军不知好歹,结果迅速的被方志文屠灭,最后在方志文的左右射程之内,居然让开了一条宽阔的大道,蔚为奇观。
这一只轻骑兵在羸弱的玩家面前,几乎是无敌的存在,而大队的蛮族叛军,却一时无法集结起来,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居然还是玩家部队无意识的阻挡,所以,方志文的等人是大摇大摆的来到了汉阳县城的南门。
“吾乃郤月港守备文聘,援兵到了,速开城门!”
没等城上的人搭话,站在远处围观的叛军阵营玩家那里却发出一阵扰攘声。
“我靠!文聘啊!牛人啊!”
“后悔啊,早知道去守汉阳城了,说不定能跟文聘结交啊!呜呜”
“草,文聘怎么会在这里,不在宛城么?”
“呃,这位哥们,那个,文聘是什么人啊?”
“嗯?!你厉害,文聘都不知道还来玩这个游戏,而且还花钱玩武将,太牛了!”
“那啥,我当时选错了塞!”
“怪不得,那群民兵是你的吧!”
“呵呵,见笑,见笑!”
“我草,极品啊,兄弟!”
“”
同样的,城上却爆发了一片欢呼声,那是接了守城任务的玩家,一听到文聘赶到汉阳,守城的玩家自然是乐疯了,不用说,这个守城的任务肯定肯定是无忧了,关键是还能认识文聘,说不定能弄点好感度,跟这位牛人结交上。
其实结交上又能如何呢?不过玩家就是这样的,反正有那么一点点的可能性,他们都会很激动、很憧憬、狠狠的歪歪!
城上的守备似乎认识文聘,而且看到刚才这对骑兵的强悍战力,到不担心那些叛军敢跟着过来冲城,所以很快就将吊桥放下,大门打开,方志文不动声色的混在骑队中一起奔进了城里,并不停留,让文聘带队迅速朝县衙奔去。
县衙周围已经被一些便服持刀的私兵控制,见大队的骑兵奔来,这些私兵有些不知所措,很快就从县衙里出来了几个人,一个穿着直裾带着方冠的老者带头,其他三位看似也是当地的士绅。
文聘跳下马,施了一礼,回头一指高踞马上的方志文道:
“这位大人是丰宁太守方远方大人,路过郤月港,见有贼人围城,因此率军来援。”
几位本地士绅立刻躬身行礼口称大人,方志文在马上回了一礼。
“战事正紧,为保汉阳上下,吾暂接管汉阳县城,诸位乡老可有异议?”
极为士绅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方志文背后杀气腾腾的骑兵,顿时一起摇头。
“既如此,我即刻起执掌本县,暂命文聘为县尉,主持全城军备,尔等将各自私兵一并划拨文聘掌管,尔等各召城中父老为后援,筹集粮秣器械,贼众势大,吾即招募民壮守城,待荆州、扬州援兵至,内外合击,必破蛮贼!”
【我想了想,应该早上呼吁大家头推荐票才对,晚上才提醒的话,大家手里的推荐票早就没了,喊了也是白喊!
大家真的觉得能收服文聘么?这个人对历史的影响可是很大的,有个家伙出主意打昏抢走,这种主意呼吁大家离这人远点,太狠了!】
第八十九章为他人作嫁衣
等凑热闹的玩家从城墙上赶到的时候,方志文已经进了县衙,文聘也带着人开始整顿城里的军队,玩家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除了在县衙门口守卫的黑甲守卫,啥也没看到。
实际上,有聪明的玩家已经知道了,文聘应该就是在公告板上发布的‘救援郤月港’任务的剧情人物,当时大家还奇怪,为何有这么一个看上去几乎没有办法完成的任务,却不知道这个任务的主角居然是文聘,如果早知道是这么回事,恐怕再难也会有人去做。
可惜,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承认‘早知道’这几个字,与其现在后悔,还不如干点更实在的事情,赶紧上城墙去赚取功勋值吧。
文聘现在明白了,这位方太守早已经知道了自己打算,但是却仍然帮助自己实现了自己的想法,让自己暂时掌控了汉阳城里的兵权,而且看方大人的意思,他是不准备在军略方面再出手或者开口了,能不能顺利的守住汉阳城,全靠自己了。
文聘心里也是难免有些愧疚的,当然,更多的是对方志文的感激,方志文并不揭穿自己,而是默默的将这个展现自己才能的舞台给搭了起来,好像一个谆谆长者一样,帮助自己搭起了通天的梯子。
也因此,文聘对于这次的机会已经不是‘尽力’去做好的态度,而是无论如何必须做好的态度,文聘带着各家的私兵,分别补充上各面城墙,然后在宇文伯颜的帮助下,强势的将原本尸位素餐的家伙拿下,换上比较有能力的人来掌军。
没过多久,方志文紧急招募的民兵也逐步到位,虽然没有经过训练,但是慢慢的张弩发射总是会的,举起大盾总是会的,何况,城墙上还有正规的士兵在前面当着,这些忐忑不安士气不高的民兵才逐渐的安稳下来。
实际上,城外的蛮兵大概五万左右,还有五万是玩家的部队,虽然游戏已经开了几个游戏年了,但是,武将玩家平均掌兵数量还是不到一百,由于昂贵的募兵价格以及维持价格,玩武将的玩家的总数一直都只占到总玩家数量的20%不到,这里面还有不少是浑水摸鱼的,更多的是老老实实的发展领地,或者在彼此进行村级交战,真正敢于投入资金出来做剧情任务,数量真的不是很多。
在汉阳城下,能聚集正反两方面的玩家超过两千人,已经是一个算是比较大的战役规模了,像上次在右北平的乌桓之战,聚集了超过五千玩家,那就是大战场了。
更要命的是,由于玩家的势力参差,有的带着骑兵,有的却只能带着长枪兵,更甚的就是还有带着民兵来混功勋名望的,实在是可耻。
与城外的不到一千号玩家相比,城内的玩家更多,毕竟做大汉功勋任务的玩家更多,所谓的大义还是很有用的,至少招募士兵甚至武将会占优势吧。
以城外玩家那样的兵力,想要在攻城战上获得进展,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攻城在所有的战斗中,绝对是一个技术含量最高的活,不然强悍的游牧民族也不会总是被大汉的高墙挡住了,所以,真正能够对汉阳城造成威胁的,只有那五万蛮兵。
汉阳城是系统二级城镇,墙高四丈,人口两万多,可以紧急招募五千民壮,加上原本的守备兵力一千五百,还有几百私兵,按照汉代的攻城折损比,攻击方应该需要三万以上的部队,攻击至少十天,这还是有攻城器械的状态,如果没有攻城器械的话,那就赶紧回家算了。
蛮族虽然在江夏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是对于攻城器械,还仅仅是停留在云梯这个层次,还在有些有钱的玩家,购买了不少的巨弩甚至攻城器,但是同样的,守城的玩家在功勋值的刺激下,一样肯花钱购买防守用的滚木礌石和守城弩。
所以,之前文聘做的谋算基本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加上他更换了原来指挥官,统一了号令,还有方志文这个强力的预备队,几乎已经是稳胜了。
到了下午,蛮兵在扎好营地之后,开始了第一次攻城,方志文不想干扰文聘的指挥,但是还是想看看攻城的情况,看看这些南方的蛮族比起北方的蛮族有什么不一样,于是文聘在南门守着,方志文就到了北面,他也没有表露身份,只是与香香一起,混在城头的玩家里面,拿着一张普通的长弓,慢慢的向着城下放箭,一边观察着如潮水一样进攻的蛮族。
“嘿,哥们,你也是来混功勋的?呵呵,我也是,我的民兵都挂掉了。”
身边的一个看上去不到二十的年轻人笑嘻嘻的跟方志文一样,一边不紧不慢的拉着弓,一边还嘴里叨叨的说这话,心情轻松的很,对于城墙下面不时扑到在泥土里的士兵,还有城墙上偶尔被射到拼命惨叫的情形完全视而不见。
“哦,是啊。”
“哥们什么职务了,够升队长了么?”
“没,早着呢。”
“嘿嘿,我可差不多了,混了这么久终于能混到队长了。”
“那恭喜老弟了,不过募兵可是要花不少钱的。”
“嘿嘿,要不要小弟给你介绍个公会,加入之后只要肯帮公会作战,募兵的钱他们出。”
方志文笑了笑,抬手放出一箭,也不看射到什么了,低头从箭囊里拽出一只羽箭,慢慢的搭在弓弦上,不屑的说道:“切,那不是给人打工呢么。”
“这你可就不懂了吧,公会虽然战斗不少,但是也不会天天战斗吧,那些自由时间,你就可以带着别人帮你募的兵去刷副本赚钱了,等到有钱了,自己再去募兵就行了,这叫借鸡生蛋啊!呵呵”
方志文不由得有些好笑,这些玩家可真有意思,怪不得这个游戏里的玩家越来越多,只因为玩得方式多得不得了,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所以才会喜欢这个游戏吧。
方志文笑了笑,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一个玩家冲得很靠前,抬手一箭,正好命中这货的喉咙,秒杀!
“我靠!走狗屎运了,可惜杀玩家没有功勋,如果是个蛮族头目你就赚了。”
“呵呵,我倒是想的,那叫瞎猫碰着死老鼠!”
话未说完,手指一松手里的羽箭飞了出去,看了看落点,遗憾的摇了摇头,连毛都没碰到一根。
那位年轻的混功勋者摇了摇头,笑道:“哥们,今天看见文聘了吗?”
“看见了,当时刚好在南门那边,怎么?”
“这厮长啥样?”
“不是有公布资料么,就是很年轻的样子,没什么特别的。”
“可惜我没碰上,他妹的,谁知道智脑这么阴,居然将文聘藏在那个什么郤月港里面,当时我看到任务还想接来着,后来听说那边也有叛军,接了任务的几个都挂掉了,所以就没接,如果接了,说不定我就能结交上文聘了。”
“嘿嘿,你怎么不说接了的话,你也早已经挂掉了呢?”
“呃,倒也是啊!哎呀,中了一个小兵,我靠,居然没事,还跑得飞快!”
玩家的这种心态,方志文是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的,不过感受到玩家的这种乐观和豁达的态度,方志文心里尽管不认同,也不得不承认,从某种意义上来看,玩家确实占着巨大的心理优势,NPC的压力大啊!
文聘连续几天都一直在城墙上,从南门转到北门,从北门到南门,只是从来都不到县衙里去找方志文,方志文则天天跟香香一起,有时候到城墙上去混混功勋,有时候到城门口的公示板那里接点任务,反正就是陪着香香玩,偶尔还要给李雪音回个信,而作为战略总预备队的骑兵们,则有宇文伯颜看着。
城外的蛮族攻了三天,终于还是没有攻下汉阳城,眼看着汉军的支援就会到来,害怕被汉军前后夹击,第三天夜里,蛮族以玩家殿后,偷偷的溜了,至于他们是怎么过江的,这个问题似乎应该找智脑去问,或者他们已经跟水贼有勾结,谁知道呢。
“文县尉,此次退贼功勋卓著,我已经表文给江夏郡守,将此间事情仔细说明,这县尉之职应该是坐实了,蛮贼既退,吾等不便在此久留,今日即行离开。”
方志文并没有通知别的人,只是将文聘找了来,这厮现在的形象绝对不是个胜利的将领,倒是像一个败军之将,身上的甲胄破烂,手臂上还扎着布条,显然是受了伤的,听闻方志文要离开,文聘心里极为复杂,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深深的行了个礼。
“聘,多谢大人提携!”
“呵呵,那是你自己挣来的功勋,与我何干!文县尉,后会有期!”
“聘恭送大人。”
文聘默默的看着方志文一行骑兵扬着尘土远去,直到看不见了,才转身带着身边的亲兵回城去了。
方志文一行则直奔郤月港,汇合史阿和自己雇佣的船队,谁知道周泰却已经回来了,正跟着史阿在郤月港的坞堡里四下参观呢。
【看完记得投票哦,呵呵。】
第九十章顺风船
“香香,一会见到周泰不要失礼了。”方志文一边下马,一边笑着警告香香,香香撅着嘴不满的扭开头,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
“哥,你有没有注意到,这次玩家所带的兵种提高了一些呢,民兵几乎没见到,长枪兵都很少了,最差的似乎都在带弓弩兵。”
香香想了想,觉得这个信息对哥哥很重要,至于周泰,反正他已经是哥哥的属将了,难道还能逃得出她的手掌心,哼哼。
方志文见香香意外的没有在周泰身上做文章,反而很懂事的说起了关于玩家的变化,看着妹妹那稚嫩的容颜与身上穿着的甲胄,不由得有些困惑,自己这么教香香到底对不对呢?难道她那短短的人生,就这么度过么?
看着哥哥眼里流露的一丝感伤,香香楞了一下,凑到哥哥身边仰着幸福的笑脸,一句话也不用多说,方志文恍然的笑着摇了摇头。
“异人们也在进步呗,总有一天异人们会真正的成为一股巨大的力量。”
“哥,养兵是非常花钱的,就像我原来的那个小村子,都要花不少的钱,如果经常参与战斗,战损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大多数时候战争都是会亏损的,所以,异人们的力量其实并没有哥哥想像的那么厉害吧?”
方志文笑了笑,这个问题很复杂,实际上,玩家们可以分成很多类,但是能在领主和将领类中肯投入,并且能玩得好的,不外乎为了现实中的利益,或者为了在游戏中成名,再等而次之,则是那些有些闲钱人民币战士,或者想工作室之类的存在,再下来则是庞大的普通玩家,他们在游戏里更加保守,而这一部分的玩家,就是方志文最为关注的。
方志文通过这次的旅行,对玩家群体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事实上,当方志文的实力达到了一定的层次之后,普通的玩家已经很难对他形成威胁了,真正能够威胁到他的玩家,就是玩家群体中处于金字塔尖端的那些人,而那些处于中间层的广大玩家,却恰恰是能够被利用起来的群体。
甚至在将来,某种程度上,方志文与顶尖玩家,以及与游戏内的强势NPC之间所争的,可能就是这些中层玩家,当然,底层的玩家也是重要的一个群体,他们对一个势力的基础经济有着重要的作用。
只是这些东西,对于香香来说,实在是太复杂了一些,而且她其实对这些也是完全没有兴趣的,刚才她之所以对方志文说起玩家群体的变化,其实是对哥哥未来的一种担忧,并非是她对这些真的有兴趣。
“是啊!香香真聪明,其实不管怎么样,只要我们具有足够的实力,就能获得生存的空间,这种东西是不可能靠别人的施舍,或者寄希望于对方的不争气,不过,还是要夸夸咱们的香香,观察的越来越仔细了,呵呵。”
“哪有,我就是随便说说,对了,哥哥,那个黑黑的小子就是周泰吗?看起来还没成年吧?”
“嗯,十五岁吧,好像。”
“真的不能给他起个字么?”
“那可要问他自己了,说不定人家不愿意呢?香香你这么热衷与此事是为什么啊?”
“呢个哎呀,穿着甲胄好热,我去船上换装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