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43部分

情现在必须要重视起来,方志文提军北上目的无外乎张宝或者我们,若是此时异人阵营不稳,大规模的倒向方志文来对我们落井下石,这绝对是一场弥天大祸。”
袁绍有些不大相信许攸的话,在袁绍看来,异人从来都只是配角,很难形成什么实实在在的威胁,另外,方志文北上的不过是五万多骑兵,跟文丑军团的骑兵总数相当,就算方志文的目的是乐安和齐国,这仗也不是没得打。
“子远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异人有那么大的力量?”
“怎么没有,本初,你知道在齐国境内协助我军攻击的异人部队有多少?足足有五十万部队,如果这些部队全部倒戈,请问本初你如何来阻挡他们?”
“不是有文丑、蒋义渠、吕翔”
袁绍说着,自己也说不下去了,若是方志文的部队到了青州,文丑和蒋义渠等人恐怕是动不了了,这个时候异人大举倒戈,还真是有些不敢想象啊!想着想着,袁绍的眉头就蹙了起来,心里也觉得有些烦躁不安。
“如此,子远可有解决之道?”
“无他,让利而已!将这些城市让给异人,让他们成为挡在方志文面前的第一道防线。”
“这”这种做法袁绍有些不舍,不过袁绍也不能否认这个办法没用,因为在泰山郡、安平郡和常山郡,黄巾军正是用了这个办法挡住了袁绍的进攻。
“本初,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若是等方志文收买了这些异人,反过来将地盘送给这些异人作为攻打我军的报酬,则悔之晚矣!”
袁绍闻言,身上直冒冷汗,这才凛然惊醒!(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五章渤海化冻袁绍叫苦
渤海已经化冻了,方志文乘坐的船队在钦岛的龙门进行了补给,同时,林树在这里与林闻之分道扬镳,林闻之他们要去釜山,然后沿着正在开发的乐浪东海岸北上辽东。
而方志文则要率队进入渤海,展开对对袁绍的报复xìng打击。
“主公,这是袁绍最新的动作,将乐安郡和齐国的不少城池都卖给了异人势力,这还是袁绍第一次大规模的向异人势力出售地盘呢!袁绍也终于开始正视异人的力量了!”..
方志文擦拭着手里的长刀,一边给刀背的孔中扣上一个铁环,挥动了一下,铁环哗啦哗啦的响着,很是清脆。
“才醒悟过来啊,太慢了!袁绍这个骄傲的xìng子恐怕还是源于他的出身,庶出真的让他那么在意么?”
“主公说得轻巧,在许多家族中,庶出的孩子不但低人一等,还会被百般的戒备忌惮,甚至干脆陷害排斥,袁绍从小在这种环境中长大,又怎么能够不在意呢!”
方志文将刀放在面前的地上,想了想道:“这是个问题啊,很多的家庭纠纷会因此而起,难道没有解决的办法么?”
“有啊,一个是不准多娶,呵呵,这个主公自己就做不到。”
方志文撇了撇嘴,一夫多妻这种事情永远也无法禁绝,就算是到了现实中那种所谓的文明高度发达的时期,一夫多妻也是现实存在的,这是人们自己的选择。也符合生物的优胜进化理论。..
“再有一个办法就是废除嫡庶之分,规定所有的子女都具有相同的权力,只是这点与现在大家的观念有些不符合”
方志文眼睛转了转道:“奉孝。你想出名么?”
郭嘉狡猾的一笑:“不想!主公莫非想要我来做出头鸟?”
“呃!太聪明了就是麻烦啊!”方志文一脸的遗憾,没有忽悠住郭嘉的遗憾。
“呵呵,那属下就装的笨一点好了,自保之道啊,陈平当年就是这么干的!”
“那要不要学学张良的自污之道啊?”
“不敢,那不是在变相骂主公吗,呵呵。”
方志文无奈的摇了摇头:“那奉孝觉得林老头会不会想要出名呢?”
“呃。先生肯定是喜欢出名的,尤其是能够让西林学学宫出名的事情,先生肯定是不会错过的。”
方志文啪地一拍大腿道:“行了。那就是他了!奉孝,你帮我拟一个文,要倡导一夫一妻制,反对一夫多妻。提出子女拥有平等的权力。鼓励子女分家避免矛盾等等的主张,反正是怎么引起轰动怎么来。”
郭嘉头上直冒冷汗,他是猜到了主公要干什么,但是没有想到主公的步子跨的这么大而已。
“主公,这怕是不妥吧!”
“嗯?哦,你误会了,我不是要署自己的名字,而是随便编造个名字。比如郭奉孝如何?”
郭嘉苦笑,这才明白了。这是方志文矫枉过正的计策,而且,方志文大造舆论,其实就是想要先从民间的争论开始,然后慢慢的加以引导,当然,郭嘉再大胆也不敢用自己的名字,或者可以用荀文若嘛!
其实方志文还真的想到了一个名字,祢衡,这个家伙肯定敢说,不过,这货现在在哪里呢?不如写信问问孔融。
“主公,好像我们又跑题了!”
“呃,是哦!说什么来着,对,袁绍,袁绍如今开始重视异人的力量了,不过我们一开始就没有想到要策反他那边的异人嘛,要是想做,也不用等到现在才动手。相反,异人站在我们的对立面,我们才能更好的掠夺他们,呵呵。”
郭嘉也嘿嘿的笑着,两个人都在想象着抢光这些异人和袁绍人口的情景。
“异人地盘人口增长比原住民的要快,主公是看中了这点吧!”
“呵呵,虽然只是快了一点,但是这一点积累下去产生的增量还是很可观的,因此,我们应该鼓励袁绍将地盘交给异人。”
“主公,您有没有想过在我们的地盘上实施人口税赋的问题,如果向异人直接征收人口作为税赋不是一个提高人口增速的办法么?”
“呵呵,不要想这些歪门邪道,根本就行不通的,假如这么做了,很快就会有天灾降临,这点我也跟文若说过,不要打这个主意了。”
郭嘉立刻就明白了方志文要表达的意思,正要开口,门口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什么天灾啊,主公!”
“元直,你来啦,快进来,呵呵,身体似乎更强壮了!”
徐庶暖暖的笑着,恭敬的给方志文行了礼,又向郭嘉躬身一揖,郭嘉赶紧回礼。
“那是,主公规定参谋必须习武,属下不敢不从,不知道奉孝的进展如何啊!”
“啊呵呵,还好,还好!”
郭嘉打着马虎眼,事实上,他的习武也是马虎眼,到现在开弓还是很勉强的。
方志文笑呵呵的看着徐庶坐下,亲手给徐庶倒上茶水。
“元直常年在外辛苦了,这次战事结束之后,元直就回密云任职陆军参谋长吧,伯母一天到晚的说想要抱孙子,你也该回去成婚了。”
徐庶脸上微微一热,这事在母亲的来信中已经是不可或缺的内容了。
“属下遵命就是,不过婚姻的事情主公也管么?”
“怎么不管,都是我的兄弟,找不到老婆当然是要管得,若是元直找不到合意的人,我倒是有好介绍的哦!”
郭嘉凑趣道:“莫非是主母的大妹?”
“正是啊,元直觉得如何?伯母反正觉得很合意。”
徐庶的脸上更热了。事实上,徐母确实已经在信中说过这个事情了,而且。徐庶心里也觉得主母的妹子能差到哪里去呢!方志文一看徐庶的表情,就知道这事八成是没问题了,自己老婆的交代也算是有着落了,高兴的笑了起来。
徐庶见郭嘉和方志文贱贱的笑着,不由得有些窘迫,赶紧转移话题:“刚才主公说的征收人口会引致天灾可有根据?”
方志文与郭嘉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笑眯眯的说道:“虽然没有根据。但我确信回是如此的。”
徐庶想了想,顿时明白了这又跟天神和异人的关系,原住民和异人的关系有关。于是笑了笑道:“那属下自去思考求证好了!”
“正该如此。这次召元直来钦岛,主要是商讨接下来的军事行动,奉孝的打算是将战场铺开,而不是仅仅限于青州。元直也来分析一下是否可行。”
“是要利用海军?那么慕容将军是否也会参战?黄河沿岸呢?”
郭嘉笑道:“元直连黄河沿岸也不放过。比属下还要激进!”
方志文敲了敲案台上地图道:“志忠就不参战了,清河口港还是中立比较好,如是作为我们的军事基地存在,清河口港会让大家很不安的。至于黄河沿岸,我看是可行的,唯一要注意的是规模,而且重点还是在乐安和齐国,在那些异人的身上。对袁绍的消弱不能太过,而在渤海沿岸和黄河沿岸动手。就是为了让文丑军团北调,当然,顺便狠狠的抽袁绍一巴掌也是必须的。”
“明白了,既然主公的意图在齐国和乐安,那么属下以为奉孝此策是可行的,可以将汉升的部队分成两部分,分别有汉升和子义率领,加上蒋钦和志然的突击队,可以形成至少四个战场,然后由高顺和元志、孙邵,以及主公来解决乐安和齐国的异人。”
“那么,目的就是在齐国西北部、济南东南部,乐安的黄河沿岸到利县一带,形成一个缓冲区,我们将会反复的清洗和争夺这个地区。另外,将对袁绍渤海沿岸进行一次清洗,迫使其退出沿海地区。”
徐庶眼睛眨了眨:“防止他发展航海么?”
“对!”
“报,海兴县急报,海兴城今rì凌晨遭到方志文军队偷袭,城中守军苦战后被灭,城池已经失守!”
“哐啷!啪!”
袁绍案台上的香炉和灯架等等饰物,被袁绍一把扫飞了出去,摔在阶下一片狼藉。
“岂有此理!方志文小儿,安敢如此欺我!!”
“本初,消气吧!我们能打方志文的主意,自然就要有承受他报复的准备,他报复我们的次数难道还少么?生气又有何用?”
许攸淡定的说着,在场的众人则都噤若寒蝉,只有陈琳和辛评点头附合。
袁绍怔住了,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坐了下去。
“本官失态了,子远说得不错,方志文这人从来不照常理出牌,本官只是很震惊,也很气愤,方志文何苦将战火烧得到处都是呢!”
“本初无需忧虑,冀州缺少不了我们,方志文也不会太过!如今海兴、阳信、漯河、商河同时遭到方志文的攻击,这些地方都是临海临河,其目的不过是想要削弱我军,顺便抢夺人口,当然,也是想要迫使我军将文丑军团撤回。越是分散,其力度就越小,从其攻击的力度就可看出,方志文的目的并不在此!”
袁绍眼神一缩:“那他的目的何在?”
陈琳忽然插嘴道:“怕是还是在青州!”
“不错,就是青州!”许攸很肯定的说道。
袁绍宁神细思,就算明知道方志文的目的是青州,袁绍还是得乖乖的将好不容易从利县撤下来的文丑军团调回河北,若是文丑不回河北,谁知道方志文会不会继续向河北增兵呢!(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六章不要地盘只要人口
袁绍忙着开会,方志文的部下们则忙着搬东西,当然最主要的是人口,不管愿意不愿意,反正都给迁走,老百姓真的很容易糊弄,抢光了他们的东西,然后到了乐浪和辽东之后再还给他们,他们就感恩戴德了。
当然,方志文给他们的更多,因为乐浪辽东的土地真的很多,多得总是荒着也不是个事。
蒋钦骑着马在海兴城里闲逛着,事实上,海兴城根本就没有遭到任何的破坏,所谓的经过殊死的抵抗之类的东西,那都是说给袁绍听的,是底下的人欺上瞒下的惯用伎俩,蒋钦趁夜拿下毫无防备的海兴城,一共就杀死了不到百人的值班守军,其他的都在军营里被堵在了被窝里,海兴城的官老爷们,还是蒋钦给赶出城去的,蒋钦可不要带这些家伙去辽东。..
还有那些世族的亲族子弟,也将会暂时被亢,等他们家里人来赎回去,蒋钦要带走的,只是普通的民众,以及周围村庄里的农夫和雇农。
“快走,这些东西都丢掉!”
“不行啊,这里面可是腌菜啊,是粮食!”
“扔掉,只准带随身衣物和细软,难道你不张耳朵么?真以为我们不敢杀人是不是!”
蒋钦听到争吵声,一勒缰绳将马停了下来,从一侧的小巷子里,正在拉拉扯扯的走出来一群人,有士兵也有民众。..
一个老百姓正在被数名士兵朝外拖,他则死死的抱着手里的一个大陶罐。后面还跟着背着包袱卷的几个孩子跟女人,哭哭啼啼的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事实上,碰到这种事情谁都不情愿!
蒋钦皱了皱眉头。呛啷一声拔出了马背上挂着的长刀,在众人惊恐和敬畏的目光中,驱马走了过去。
那几名士兵都垂首立在一旁,抱着大陶罐的男人似乎被吓傻了,居然傻乎乎的看着完全没有反应,到时一旁的一个老妇人很灵醒,见状忽地冲上一步。跪伏在地带着哭音惶急的喊道:“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
“大王饶命,呜呜”一旁的几个孩子也紧跟着跪在地上哀哀的苦求。
正在街道上向城外走着的民众纷纷停步。或者惊骇或者同情,或者愤恨和恐惧的向这边看过来。
蒋钦毫不停留的驱马上前,长刀一挥,在周围人们惊恐的叫声中。一刀将那男子手中的大陶罐打得粉碎。
“某不是大王。是平海将军,除了衣物细软,什么都不能带,听明白了没有!”
看着周围都瞠目结舌的民众们,蒋钦满意的笑了笑,拨转马头向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那男子被腌菜的汁水淋了一身,身上的味道自然不好,不过这些冰冷的腌菜汁液倒是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想到刚才惊险的一幕,不由得吓得脸sè煞白。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走吧,将军开恩,你们不要不知好歹,好好说不听,非要找不自在,若是在军中,你们早给砍了十次脑袋了!”
那男子唯唯诺诺,拉起哭哭啼啼的孩子,搀扶着千恩万谢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老娘,踉踉跄跄的跟着士兵们走着,加入了向城外迁徙的队伍中去,很快就融入其中,再也看不到了。
蒋钦骑着马在城中心附近的转了一圈,他发现在,这里的建筑和宅院规模都挺大的,按照主公的习惯,应该将这些东西都拆走搬去辽东才对,不过,以自己舰队的能力显然是力有不逮的,袁绍也不会给自己那么多的时间。
“可惜了啊,等城中的百姓都上了船之后,就将这个城市焚毁,多多搜集柴草火油!”
“诺!”
已经登上大船的百姓们回头看着冲天而起的浓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大家都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家园就这么被付诸一炬了,前途就像这一望无际的大海一样,完全没有着落啊!
只是,所有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更多的人连怒都不敢怒,只能忍气吞声,默默的等待着命运疯狂的奔向未知,只能在心里偷偷的祈求着未来不要太残酷。
“好了,都不要哭了,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再说了,哭也没有用了,各位旧rì的家园都已经烧成灰了。”
一个书生模样的然站在船只的cāo纵台阶梯上,看着甲板上的或坐或站的流离失所的百姓们,面带笑容的朗声说道,他那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很是招人恨。
“其实我跟大家一样,也曾经经历过类似的事情,背井离乡每一个人都会惶恐和不安的,不过不要紧,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你们走运了,你们的将来只会更好,不会更差!”
“大家或许不知道为何镇北将军要这么做,要将大家的家园摧毁,要让大家背井离乡,这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事情,也不是我们能够关心的事情,我们应该关心的是镇北将军想让我们去哪里,做什么?”
底下的百姓沉默着,但是大家都在认真的想着这个书生的话,终于,有人忍不住发问了:
“你是谁?那你说我们会怎么样?”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我就是负责来给大家念念公文,当然,这是我的工作,而你们,则是我的服务对象。至于你们将要去哪里?以及要做什么,正是我需要给大家解释的事情,是我的分内工作。”
看着百姓们好奇的目光,年轻人满意的笑了笑,继续大声道:“在开始讲解公文之前,我先大概的说说各位最关心的问题。那就是大家将会去哪里、做什么?大家的目的地是辽东郡,辽东郡以前是苦寒之地,还要时时忍受胡族的侵凌。不过现在不同了,现在的辽东是一片丰饶之地,大家就是要去那里生活劳作。”
“是去做奴隶么?”
“当然不是,在镇北将军的辖地内,没有汉民奴隶,大家将会被分配给土地、种子和耕牛,自己养活自己。大家觉得这不可思议吧?其实很简单,因为辽东有大片大片闲置的土地,因此。只怕没人耕种,而不怕没有土地。”
“怎么可能!这种好事怎么可能,你骗我们吧!”
“我骗你们干什么!对我又没有好处,再说。你们现在是一无所有。镇北将军又需要骗你们么?等会我念的,都是官府的公文,里面会说明你们将会得到什么,需要遵守什么,这些都关系到你们能不能尽快的回复正常生活,能不能尽量的少惹麻烦,大家都要仔细的听好了,不明白的地方要随时提出来。我的任务就是让每一个人都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能得到什么、不应该去争执什么”
在所有人惊奇的目光中。这些背井离乡的百姓开始了自己新的命运和旅程,这样的事情在每一条运送百姓的大船上重复发生着,方志文手下的移民事务人员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从移民工作的初始就进入了一个成熟高效的工作程序,等这些心里充满了不安的百姓上岸的时候,他们的不安绝大多数都会化作憧憬和期待,然后就能很快的投入到重建和再生产的事情中去。
这些来自冀州、青州、徐州的民众,迅速的通过这个高效的移民程序,融入到了辽东、渔阳和乐浪郡的广袤土地上,一个个的新城正在拔地而起,一个个的城镇正在快速的发展和升级,一个生机勃勃的大幽州正在大汉的北部快速的形成
“主公,根据最新的情报,海兴、阳信的敌军已经撤离,这两个城池被烧毁,百姓被裹挟而去,敢于反抗者都被杀死焚化了!”
逄纪的报告从何而来袁绍清楚得很,至于残杀百姓什么的,袁绍自然知道这些都是从这两城中逃离的世族与官员的一面之词,甚至是胡说八道的说法,方志文从来都不是一个残暴的人,不过,既然逄纪这么说了,袁绍也不介意这么向外宣传,能抹黑方志文的名声,袁绍也是很乐意的。
“本初,这事还是慎言,否则以方志文的心xìng,不知道又会做些什么了。”
许攸淡淡的插了一句,让袁绍心里一寒。
“子远所言甚是,不要无中生有,这些事情一定要事出有据。”
“属下明白,这些事情属下会去一一核实!”
许攸捻着胡须淡淡一笑,这些事情做来有什么意思呢?纯粹就是浪费时间,不过既然袁绍愿意去做,那就做吧。
“继续说。”
“敌军远遁海上,如今一时不知所踪,至于漯河、商河两地的敌军,还在附近村镇搜掠,同时,也在通过黄河运送财货人口。经证实,漯河敌军一万两千骑兵,率军者是太史慈,商河敌军也是一万两千骑兵,领军者是黄忠。我军正在周围城市集结待命,请主公定夺。”
袁绍皱了皱眉头,看向一众属下,缓缓的开声问道:“各位,对于眼下的局面可有什么好的建言啊?”
众人互相看了看,眼神不由得都看向许攸、耿包等老人。
耿包想了想道:“主公,现在先稳定局面为重,各地守军应加强戒备,民众也应向城市集结,同时,尽快调文丑将军北还,另外,河间、安平、平原等地都要加强戒备。”
袁绍点了点头,这是退手,那么没有进手么?只能如此被动么?袁绍的眼神转向许攸,许攸略微得意的扬了扬眉梢,不紧不慢的开口。(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七章文丑渡河异人挡灾
文丑是很缓慢的撤退的,因为他的部队边上总是跟着一票重弩骑兵,如果他的队伍在行进中出现了什么错漏,立刻就会遭到敌军的惨烈打击,留下一片尸体。
令文丑想不到的是,正是因为这次经历,文丑的部队在将来被称为行军纪律最好的部队,即使急行军百里,队伍阵型不散不乱,看来,敌人才是最好的老师啊!..
文丑原本打算还攻利县,但是从袁绍传来的书信中得知,方志文竟然没有来青州与自己纠缠,而是直接北上冀州沿岸,在冀州烧杀掳掠,文丑不知道该庆幸方志文没有找上自己,还是该对冀州倒霉的百姓感到悲哀。
放弃了利县,文丑的部队绕开利县直奔乐安,幸好乐安还在自己手里,否则文丑的粮食就要耗尽了,幸好方志文没有将军队投入到青州方向,否则自己很可能又是一个全军覆灭的下场。
不过文丑没有全部猜对,方志文还是有部队进入了青州,只不过,方志文现在还不想灭掉文丑而已,灭掉文丑可能会导致张角又兴起什么不好的念头,方志文暂时还不希望袁绍崩溃呢!
高顺和方志文本人一起,其实已经到了距离利县不远的临淄城中,正在与孙邵进行准备。他们的目标是席卷邹平以东的所有城市,抢光所有的人口和财货,而这一个区域中。九成的城市都是异人势力的。..
虽然文丑退到了乐安,算是彻底的解除了自己的危机,但是李元志的骑兵却不依不饶的跟到了乐安,文丑大怒,派出骑兵想要驱散李元志的骑兵,结果却使自己的骑兵遭受了惨重的损失,文丑不得不亲自率领骑兵去赶李元志。但是李元志却像麦芽糖一样,就是粘着不走。
无奈之下,文丑也只能任由李元志yīn魂不散的跟着自己了。接到撤退的命令,文丑原本还打算将乐安的百姓也带走,但是看李元志这个架势,显然是不大可能的。无奈之下。文丑只好将城中的粮食都搜刮干净,留下一个烂摊子给李元志。
但是李元志根本连城都不进,后续到来的宗宝带着粮草和军队,将乐安的百姓向南迁徙到了寿光,而李元志则继续跟着文丑,一路上继续帮着文丑训练部队行军,只是这个训练比较残酷。
文丑这一退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到了千乘。文丑发现面临着跟乐安城一样的局面,只要自己大军退走。李元志以及随后而来的步兵就可能轻松的拿下守军不足的千乘,可是自己接到的命令是返回河北,那么在千乘留下守军还有意义么?
不过袁绍很快就帮文丑解决了疑惑,将城市交给异人,文丑随即转身继续向參城撤退,李元志依然不依不饶的跟着,直到文丑从參城渡河,李元志就在黄河边上看着,文丑有些忐忑的过了河,方志文的水军随后就到了,当着文丑的面,将文丑渡河的船只全部抢走或者烧毁。
文丑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灼热,这简直就是当面打脸,人家明着告诉你:我就是有心放你过河的,而且,过来了就别想着回去了,赶紧滚蛋吧!
文丑渡河,代表着在河南乐安、齐国的地界上已经没有了成建制的袁绍军队,只有在济南东平陵城驻守的蒋义渠、吕翔部了。
二月十三rì,方志文与高顺趁夜出动,于第二天的夜里,奇袭了邹平,彻底割断了济南郡与齐国和乐安郡的联系,随后,孙邵从临淄出发,率领大批的异人部队,慢慢的逐个攻打城池,而黄忠和太史慈则一举夺下了參城,然后由东向西在李元志和宗宝的配合下,横扫一切能刚刚落进玩家手里的城池。
这时候,那些高高兴兴的从袁绍手里购买城市的人才发现,自己似乎被袁绍给耍了,袁绍卖城市给他们原来是让玩家给他挡灾啊!原本他们还以为袁绍出售城市是为了分担压力,并且能够联合起来对抗方志文,谁知道文丑却拍屁股就渡河了,方志文倒是来了,但是对抗方志文的却只剩下了玩家群体。
尽管玩家很顽强,实力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在有可能是大汉最强的骑兵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死死卡住邹平的号称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陷阵营,还有那有着防御大师称号的方志文,玩家们虽然集中部队猛攻了几次,但是都是以惨败告终。
另一边,孙邵用兵堪称是稳重无比,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漏洞给你利用,他就使用堂堂的阵战,比你更多的军队,碾压着玩家。
至于黄忠和太史慈、李元志,那就不要提了,碰上他们,没有任何人会想着胜利二字,而是想着如何逃脱被歼灭的命运!
“来了!”
随着城墙上一名玩家的大喊,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黑线,很快大家都戴上了大眼睛道具,这下看清楚了,是黑衣黑甲的幽州突骑兵,不,重弩骑兵!
“黄忠啊!太史慈啊!”
“尼玛,那两个是杀神来着,来灭咱们的,兴奋个求啊!”
“草!老子宁愿被这两个杀神杀了,也好过被对面的玩家给P死!”
“傻鸟!”
“大家注意了,骑兵攻城靠的都是远程弩箭的伤害,这两个对手的攻击伤害很高,大家要注意防御,敌军没有靠近城墙,我们不要在城墙上留太多的部队。”
“行了,这些人人都知道,问题在于他们根本就是封锁而不是强攻,没rì没夜的这么折腾几天,什么士气都清零了!”
“没办法,誰叫咱们这城市经营时间太短呢,民兵的士气低下,民心更是惨不忍睹!该死的袁绍,若是他能让文丑多坚持一段时间,给我们争取一些时间也好啊!”
“得了吧,指望袁绍还不如指望方志文大发善心呢!”
“那怎么办,总不能投降了吧?”
“投尼玛,打!坚决打!老子来玩游戏就是为了战争,如今面对这等强人,更是应该坚决的战斗到底,依我说,应该出城去迎战,反正都是要失败,与其躲在城里慢慢的等待士气崩溃,还不如出城一战,败也败得轰轰烈烈!”
“出城?与黄忠、太史慈对战!?”
“貌似有点意思啊!”
当黄忠和太史慈率队来到临济城下的时候,赫然发现玩家们已经出城列队了,居然要进行阵战?!
黄忠和太史慈虽然很惊讶,但是却并没有因此而小看异人部队,他们没急着进攻,而是稍微等了一会,一边休息马力,一边等着李元志和徐庶的到来。
“李元志的骑兵也来了,这下子四万多骑兵了,我靠!”
“jīng彩啊,我都忍不住热血沸腾了!”
“快看,那是徐庶的旗帜吧?!”
“徐庶?!这回军师技也落了下风了,还想着靠纸符能够略微占点便宜呢!”
“去你的吧,纸符人家更多!”
“老子这边的将领多!”
“真的多么?!”
呜呜的号角声在原野上响起,猎猎的风声中,战马开始奔腾了,滚雷似的蹄声让人觉得血液都开始翻滚起来,这一刻,什么东西都暂时被抛诸脑后,剩下的只有一个词,战斗!
玩家们防守,黄忠、太史慈和李元志进攻!
玩家们明白自己的缺陷,因此坚定的一步不动,依靠顽强的阵地战,抵御着强敌的侵袭,一方像是磐石,一方像是巨浪,轰隆隆的黑sè浪cháo席卷而来,黑sè的箭雨如同凶猛的浪涛,步兵阵中也shè出一蓬蓬的箭矢进行反击。
玩家很聪明,他们是各自为战的,虽然没有统一的统属会失去很多的主将加成,但是互不统属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徐庶的军师技起作用的范围变小了,局部一个战阵的损失和士气降低,不会造成整个大阵的崩溃。
“军师,敌军很顽强啊!这是我遇到的最出sè的一次异人战役!”
徐庶点了点头,勒住战马对李元志道:“是不错,他们选择就地防御很正确,其实我们可以绕到另一侧去攻城,不过那很没意思,而且气势上太弱了。现在这个情况我们不能着急,慢慢消耗他们就是了。”
“诺!”
“他们不会冲阵的,打得就是消耗战,大家注意保护弩兵阵,阵中的投石机和巨弩如果能更准确就好了!”
“不行,他们速度太快,走位又飘忽,不愧是jīng锐骑兵,我有个疑问,为何他们不汇成同一个军团呢?”
“嗯?”
“黄忠若是做主帅,太史慈、李元志为副帅,徐庶为军师,我们就惨了!”
“是啊,为什么呢?”
“吹号,重新结阵!”
在徐庶的命令下,一队队分散的骑兵重新回到了正面结阵,刚才不过是热身,现在就要开始组成一个军团了,由于黄忠和李元志都是军团长,是不可能自主组成军团的,但是徐庶在就可以了,因为徐庶是陆军参谋长。
“令黄忠为临时主帅,太史慈、李元志副之,我为军师,黄忠将军,请组阵!”
“诺!”
“草,你个黑嘴!!真的组阵了!”
“呵呵,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滚,离我远点,你个死受!”(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八章蓟县密谋暗流涌动
小皇帝刘协到了蓟县之后,发觉身边出现的臣属们似乎比以前的更多、更能干了,不说刘虞这个政治上相当成熟的老家伙,以及一直陪着小皇帝从并州跋涉而来的张邈兄弟,还有不久之前到来的王允、陶谦,这都是天下名士,小皇帝觉得自己似乎要时来运转了。
不过,在刘虞看来,问题只是越来越严重了,这时刘虞有些理解为何吕布会眼睁睁的看着小皇帝从晋阳跑到蓟县来了,似乎吕布是在甩包袱啊!..
刘虞这些年来潜心发展,多了一个挺能花钱的朝廷也还承受的住,但是多了很多不同声音,而这些声音自己偏偏无法压制的时候,刘虞就郁闷了!
而最近刘虞发现,张邈上窜下跳的愈发活跃了,见天的就往王允的府上、陶谦的府上跑,它们在弄些什么明堂,刘虞用脚后跟想都能想到,不就是串联夺权么!
说起来,蓟县的权力确实完全的把持在刘虞的手里,这点是毫无意外的,也是理所当然了,幽州经过这十年来的动荡,该清洗的都清洗了,该整合的也整合了,该滚蛋的也滚蛋了。所以说,虽然现在幽州两分,但是幽州本身却是十分安稳的,盖因没有不安稳的因素,只要方志文不闹,幽州就掀不起浪花。
可是现在张邈却想要在刘虞的肚子里翻筋斗,刘虞偏偏还拿他没有办法,这时候刘虞才能初步的体会到了董卓的郁闷和烦躁的根源,明明应该是自己做主的地方。偏偏有些跟自己作对的人让你无可奈何,这种挫败感和不甘rì夜折磨着你,想要忍受和承认这种事情使之成为常态。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幸好,刘虞还将所有的实权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里,而天子的年纪还小,还不知道该如何揽权,现在张邈等人最多也就是yīn阳怪气的在言语上恶心一下刘虞,真要做什么,他们一时半会也还没有这个本事。
只是随着天子的年纪渐长。这些人的言辞会不会终有一天会打动了天子,然后借用的天子的手来分割自己的权力呢?这个答案就算用脚后跟也能得出结论,刘虞因此而愁绪满怀。权力这种东西真是个好东西,一旦握在手里,便再也不想放开,或者从臣下的身份来看。死死的抱着权力不放本来就不是为臣之道。但是让刘虞轻轻的放开手里的实权,将自己辛苦经营的幽州拱手相送,这实在是不能接受。
刘虞心里甚至生出了一些不大好的想法,当然,真要实施的话,刘虞又犹豫了。
“父亲!父亲大人!”
沉思的刘虞回过神来,见是自己的独子刘和在呼唤自己,刘和是刘虞独子。又是中年得子,自然是非常的宠爱的。不过刘虞知道该如何教育孩子,因此刘和还不能算是纨绔子弟,但刘和资质有限,不管刘虞如何的督促教导,还是给人一种虎父犬子的感觉。
“子重,有事?”
刘和在父亲侧面坐下,眼神里闪过一丝激动的光芒,稍微迟疑了一下,刘和看着父亲的眼神郑重的说道:“父亲,孩儿想要娶王司徒的女儿为妻!”
刘虞楞了一下,‘啪’地一声拍在案台上,脸上泛着黑气:“不行!”
刘和见到父亲如此决绝的作态,心里顿时觉得十分的委屈,平时父亲管教的严厉也就罢了,自己从小到大就没有向父亲求过什么,好不容易开一次口,居然就是这种结局,这让刘和十分的不解,何况,貂蝉的美貌真的是勾走了刘和的魂了!
“为何不行?”
刘虞有些诧异的看向一向对自己是言听计从的儿子,想不到,那些家伙拿自己没有办法,居然会从自己儿子身上下手,着实可恶!!而且,看到自己的儿子那倔犟的眼神,刘虞有种极度不安的感觉,仿佛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被人偷走了一样!
“不行就是不行!”刘虞暴怒!
看着冲着自己怒吼的父亲,刘和刚刚鼓起的一点反抗的勇气顿时又消失不见了,父亲往rì的积威又涌上心头,刘和自然而然的垂下了头,但是,他的心里却也积下了更多的不满和怨怒。
刘虞发泄了一句,觉得自己有些过了,呆了一会,又和声道:“子重,你可知道为何父亲要反对你的请求?”
“孩儿不知,还请父亲言明!”
刘和低着脑袋闷声答道。
“子重啊,你可知道天子来蓟县以来,蓟县有什么变化?”
“变化?父亲是说那些朝廷中与父亲做对的大臣么?可是王司徒一向持中而立,若是能够与之联姻岂不是”
刘和又有些激动的抬起头来,不过看到刘虞黑黑的脸sè,刘和的话音越来越低,终至不闻,脑袋也重新耷拉下去,只敢用眼角偷偷的看着父亲的脸sè。
“愚蠢!你要弄清楚,现在蓟县乃是我刘虞的蓟县,这就等于是有人来说,要分走你一半身家,你自然不肯。于是现在又有另外一人跟你说要与你一起保住你的身家,但是只要你给三成作为报酬即可,你就高兴的要与之联合了?又或者是,这人还要搭上一个美人给你,而你宁愿用三成的身家去换取这个美人?”
“这不会如此吧?”
“怎么不会如此!而且,三成不过是一个开始,随后,他们会联合起来谋求更多的利益,最终将你排斥在外,由他们瓜分你的身家不是更好!一个美人就换走了你全副身家,到时候说不得还能将美人再拿回去,你最终能得到什么?嗯?!”
刘虞冷冷的看着低着脑袋的儿子,真是怒其不争啊!
刘和眨巴着眼睛,父亲的话也很有道理,但是貂蝉又真的很勾魂啊!该怎么办呢?
“该怎么办呢?你又想保有身家,又想要得到美人?”
刘虞直白的问了出来,刘和诧异的看向父亲,想不到平时言必有礼、行必有据的父亲会说出这么一番如此直白的话来,刘和一时间竟怔住了!
“父,父亲?”
“回答我的问题。”
“可孩儿不知,难道要去抢来不成?”
“为何不能去抢来?!”
“那可是王司徒的女儿,非是寻常百姓家,若是如此作为,将来必为世人唾弃”
“那就想办法让王司徒变成王乡绅,或者王先生好了,等他没权没势的时候,还不任你予取予求?所以最重要的是权柄,只要权柄在手,这蓟县的天便是你的,你想它出太阳就出太阳,想它下雪就下雪,懂么?”
刘和长大了嘴巴,愣愣的点头:“懂,懂了!”
“大兄,我安排貂蝉今rì见了刘和刘子重一面,看他那意思,似乎”
“等等,你在哪里安排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