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42部分

通的男子,都在仰头看着他们,两人顿时明白,自己被包围了。
“别急,我不是来杀你们的,我更想知道谁在背后策划这件事情。你们的身份我都知道,除非你们不想在这个世界混了,否则,我会用高额悬赏将你们洗成白板的。”
两名刺客再次对视了一眼,领头的老大泄了口气道:“这家酒楼是异人的酒楼,怎么会被设置禁武区?”
“因为我刚刚买下了大半的股份,如此而已!”
“我靠!我想知道,甄夫人的行程是不是也是你们安排的,你怎么知道我们会选这里!”
“选哪里都一样的,我只是在等你们全部都露面而已,雾中楼十三煞!呵呵。”
“好吧,我们认栽了,不过我想保住我们的秘密对你也是有用的,对吧!”
“很好,我喜欢跟聪明人说话,两位请坐吧,梅香酒热,我做东!”(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一章史阿震怒内务发威
史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或许在密云生活的人都没有感觉,但是方志文从史阿传来的秘密信件中却能看出来,史阿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了,他居然将密云城中,身份比较明显的各方座探都给清洗了一遍,以此来向各方势力示威。..
史阿给方志文的密信中在请罪,为他未经请示擅自以甄姜为诱饵,诱捕颇为神秘的雾中楼十三煞的事情。虽说史阿做足了重重的防备措施,甚至还用太史昭蓉作为最后一道防线,甚至方志文相信,若是甄姜知道自己是做诱饵,她也肯定会主动赞同。
但是,方志文还是很不喜欢史阿这样做,方志文斟酌了一下,只用‘下不为例’四个字做了回复,对史阿成功阻止敌人yīn谋立下的功劳没有一个字的夸奖,但是对其属下则不吝嘉奖,以此对史阿传达自己的不满。
收到方志文的回信,史阿不由得松了口气,主公看上去很不高兴,虽然没有严厉的斥责,但是熟悉方志文的史阿知道,这已经是很严重的责备了,方志文骂的越狠其实到并非那么生气,而越是平淡,则表示他越是恼火。
自己这次做的事情确实有些过分,幸好自己没有事先去请示主母,若是那样的话。估计主公会直接将自己给下放了吧!..
如今方志文的回信中对史阿的功劳不提一字,反而奖励了参与此事的其他人员,意思就很明显了。将史阿的功过相抵了,也就是表示这事不再追究了。
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脸上露出笑意,史阿的副手有些不解了。
“大人,主公看起来很生气啊,您还能笑得出来!”
史阿瞟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生气总好过不生气,主公不生气的话。现在我这个位置就该你坐了。”
“呃,我可坐不了这个位置,还是您自己坐着吧。”
“有什么做不了的。你是跟着主公从密云山寨打出来的,做这个位置别的不重要,最重要是忠心,这次我这么做固然有绝后患的想法。但是也有着一点私心。想要利用雾中楼,有了雾中楼,我们对外的行动能力会得到长足的提高,只是利用了主母这点,是大错!以后绝对不能再犯!”
“我们可以事先请示一下主公嘛!”
“主公肯定不会答应!”
“那直接请示主母好了,主母深明大义”
“呵呵,你那是找死,如果利用主母的深明大义来让主母主动蹈险。主公不撕碎了你!”
“呃明白了,原来如此。看来我还是坐不了您的位置,您安心坐着吧。”
“这事到此为止,嘉奖的事情就按照主公的意思去办,同时将我遭到主公斥责的事情也散发出去,给这些家伙也提个醒。”
“明白!”
“事情已经基本清楚了,这事是程昱在背后cāo控的,也就是说是曹cāo的手笔,主公在军事上的布置不想被打乱,因此已经批准了我们的报复行动,目标定为程昱等曹cāo的属下将领,或者曹cāo的直系亲属。”
“我觉得还是选将领比较好,这个报复程度要把握好,做得太过了,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主公都不在乎,你还担心这个?”史阿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的副手,眼神里颇多玩味。
“自然,主公可以有视天下如无物的豪情,但是做属下的总要替主公衡量一下吧,杀人是为了立威,不是为了杀人,杀了曹cāo的亲人,那就是结仇,杀曹cāo的属下,则是示威,一个是公,一个是私,其中意义完全不同。”
史阿伸手拍了拍副手的肩膀道:“去安排接下来的事情吧,你的意见我会告知主公的。”
“元皓兄,此事还是不要公开的好,如果公开了,我们就必须找一个发泄愤怒的地方,这个事情如何结束就颇费思量了!”
田丰抚着抚须不出声,刘晔略微有些焦虑的在室内走来走去,这件事结束了之后史阿那边才来通知,这事做得实在是让参谋部这边有点措手不及啊!
“子扬,主公的意思你怎么看?”
“主公虽然只是在询问我们的意见,但是主公应该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吧!先曹cāo后袁绍,最后张宝的顺序是早就确定的策略,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就突然改变吧,这样做对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好处。”
田丰点点了点头:“我想,史阿此前定然已经跟主公有过沟通,不可能等到它们在密云清洗完成之后,才给主公通气,这可是意图谋害主母的大事情,因此”
“元皓兄是说,主公其实已经有了充分的思量,而现在主公来信问参谋部的意见,其实是想问问参谋部有没有利用这个事情获取更多利益的想法?”
“对!这件事不是没有利用的余地,唯一比较麻烦的就是将来如何收场的为问题,谋害主母,于公于私都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了,若是轻轻巧巧的就收场显然会让人觉得我们太软弱,也损了主母的面子,若是要弄得不死不休,又有些超出了预期之外了”
田丰也是有些困扰了,主公到底是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呢?又或者只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等等,元皓兄。若是你是凶手的话,事情已经失败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放假消息。传播谣言,遂行挑拨离间之计等等,我明白了,主公其实是担心有人趁机化被动为主动,抢先利用这个事情兴风作浪,所以要我们预先要有准备,或者抢先确定态度。”
田丰脸上一喜。终于把握住了事情的本质,田丰赞赏的看了提醒自己的刘晔一眼,刘晔的洞察力无疑是很强的。
“嗯。这么一说,事情就比较贴近了,我们现在抢先持有的态度很重要,否则很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主公想得比我们更长远啊!”
“正是。我们现在有两个立场可以选选择,一是将此事暂时搁置,咬死无法查到背后的主谋,而史阿清洗全城的诸侯座探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注释;另一个态度则是确定一个对我们最有利的凶手,并将之作为长期对抗的目标,持之以恒的对抗下去。”
把握住了事情的本质,田丰的思路很快就顺着这个基础展开,事情也逐渐的变得简单明了起来。
刘晔想了想道:“主公在中原诸侯争霸的事情上。一直是持着局外中立的态度,数次出手都是打着被雇佣。或者是手朝廷诏旨行动的名义,显然,局外中立暂时对我们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灵活的选择。而选择搁置此事才能继续维持局外中立的态度,同时又保留了随时可以以此为借口发兵的权力,因此,我觉得还是搁置的好处大些。”
田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手指在案台上轻轻的敲着,细细的思量这两个选择后面所涉及到的变化和利益。
“这样吧,我们公开此事,并且谴责这种不义的举动,声称将会全力彻查此事,并且将对背后的主使者予以惨烈的报复,让这件事始终处于进行中的状态,甚至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用调查、问罪的形式强行干涉诸侯。”
田丰一边思考,一边缓缓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刘晔却是眼睛一亮,大声赞道:“妙哉,从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让这事可以永远都不终止,直到我们实现了最终的目的之前,始终可以在进行中这个状态上。”
田丰抚着胡须笑了笑,他不知道,在现实中,这正是某些国家最喜欢玩的把戏,反恐事业永无止尽啊!
“既然子扬也赞同,那我们就以此作为参谋部的意见吧。”
程昱根本就没有接到失败的消息,但是从自己在密云的座探遭到清洗,同时还有其他势力的座探也遭到清洗的这件事上面,就知道自己的计划中的第一步是失败了,接下来的第二步呢?
由于在密云的情报组织遭到了严重的打击,程昱不得不将实施第二步计划的重点从密云转移到别的城市,但是这么一来信息传播的速度和有效xìng显然都要慢得多。
结果,程昱的应对措施这边才布置下去,密云的反应却已经接踵而来,密云方面居然主动将事情公开了。
一起未遂的谋杀甄姜的事件顿时轰动了整个大汉,密云官方为此郑重的声明,密云方面严厉谴责这种毫无道义、违反道德准则的无耻行径,并且将全力追查此事,直到一切水落石出,直到背后的主使者受到必要惩罚为止!
言下之意,就是密云方面将会对此事保持随时反击的权力,至于如何反击?反击的目标是谁?那可就是由密云方面说了算了!
程昱知道,自己又输了第二局,密云的动作环环相扣毫无破绽,现在想来,清洗密云的各方座探,不但成功的阻止了自己后续动作,居然也正是为了现在这个声明做铺垫,程昱不得不承认,密云方面的反谍报组织实在是厉害!至少,现在他完全不是对手。
而程昱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应该如何收尾了,曹cāo说过,要他来负责收尾的,只是这个尾怕是不那么好收的。(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二章街头设伏程昱被杀
二月的谯县街头已经chūn意盎然了,路旁的树木都已经披上了嫩绿的新装,夹杂着草木花香的chūn风充斥着谯县热闹的街道,与喜欢热闹的曹cāo不同,程昱不喜欢热闹,因此他回家上班的路,都尽量选择人少的路径,而不会走大路。
程昱在马车里一边看着文书,一边不时的向打开的车窗外观看,路上并没有什么特别,跟往常一样,稀稀落落的行人,有些无聊的路边摊贩,还有在打瞌睡的店铺小二,以及在墙角路边玩耍的孩童。..
不过,程昱总觉得,这附近的气氛有些不对,虽然看上去都很和谐,但是那股子yīn谋的味道程昱太熟悉了,他是不会感觉错误的。
“停下来,派一队卫兵全前后看看!”
程昱忽然敲了敲马车的壁板,低声将车队叫停了、
“大人,莫非发现了什么么?”
“问那么多干什么,莫非想要抗命么!”
“呃,末将不敢!来人,你,你,各带而十名卫兵,分别去前后查看有无异常人员,注意两侧的店铺。”
负责护卫的卑将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很快的按照程昱的要求下达了命令。
“诺!”..
程昱将头伸出窗户,看着前后的卫兵部署到位了,这才挥了挥手道:“走吧,随时小心!”
话音未落,前面忽然传来一阵扰攘,负责守护程昱的官兵们顿时紧张了起来,脚步也立刻停了下来。
“当兵了不起啊。尼玛撞烂了老子的东西不用陪是吧!信不信老子反了!”
“哎,别闹了,不就是一点瓷器嘛!”
“尼玛你哪边的?一点瓷器。老子半年的积蓄好不好,赔!不赔老子跟你没完!”
“让开,你想要谋反么!”
“你说谋反就谋反!尼玛官逼民反啊!”
“啊!”
“小心弩箭!”
“弟兄们上啊,这些家伙都是反贼!”
说着,前面就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那负责护卫的卑将顿时有些麻爪了,是该上去支援呢。还是该先撤走保护大人的安全呢?
这时程昱忽然道:“转回去!等城尉来帮他们!”
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城尉自然会很快的到达,因此去关心这些士兵的安危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而且相对于程昱的安全,这些士兵的生命根本就无足轻重。
程昱脸上滑过一丝冷笑,侧头向着马车窗外看去,那护卫的卑将立刻下令掉头。可惜。原本并不热闹的街道上,现在忽然热闹了起来,后面来了一小队运货的马车,并且很巧合的发生了惊马,居然冲撞了刚才派出去后面查看的士兵,与他们起了冲突。
那名卑将这时候再笨也明白了,自己这是落进圈套了,对方的目的显然是身后马车内的程昱!
“保护大人。围起来!”
“咻咻!”
回答他的呼喝的,是忽然从周围爆shè而来的羽箭。刚才还十分平和的路人,此刻忽然都变成了凶神恶煞的杀手。
“盾阵,盾阵!”
“小心,上面有油罐!”
“盾阵!爆震!”
盾阵的技能将飞来的油罐和羽箭纷纷的弹了开去,不过技能才结束,一根显得特别长的弩箭忽然从侧面店铺的一个窗口中呼啸shè了出来,准确的贴着正在收回的盾牌阵的缝隙,在护卫们眼睁睁的注视下,从马车的窗户穿了过去。
卑将惊骇yù死,为什么这个时候程昱都不关闭马车的窗户呢?自己这下子要完蛋了!
‘扑哧!嘣!’
巨弩准确的穿过程昱的胸口,将程昱的身体带了起来,钉在另一侧的马车壁板上,鲜血顿时沿着壁板哗哗的流淌下来。
程昱的护卫们全都惊呆了!
“老大,你说程昱怎么回事,为何在那里忽然停了下来,并且还将护卫队向前后派出?难道他真的发现了什么?”
老大沉吟不语,默默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这里是登陆准备区,并未进入游戏,而是一个虚拟的活动空间,后来慢慢的竟然变成了一个虚拟社区,就像是一个虚拟的现实城市一样,玩家们很喜欢在这里进行无距离的交流。
“不好说,也许是看出了点什么,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们现在只能认为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也是啊,若不是他主动派出了卫队,给我们制造冲突的机会,我们也没有这么方便的让那条街道变成戒严区,从而可以放手动武!”
事实上,如果是同一阵营的玩家,在城市里是没有办法动武的,谯县的名帖检查严密,想用别的阵营身份混进去显然是不行的,那么动武的办法就是利用玩家的产业设置可以动武的区域,或者利用戒严时可以动武的设定。
而今天,雾中楼是同时布置了这两个措施的,只是想不到,程昱这么配合,居然让自己的卫队前出,雾中楼预伏的人手立刻从店铺中shè杀了其中一个卫兵,造成了流血冲突,然后对方配合的召唤城尉形成了街道戒严的局面。
“与这个相比,我更奇怪的是为何程昱不关闭马车的窗户,虽然未必就能躲过后面的火车阵,但是,至少不会被弩箭shè杀吧!”
“可能他紧张的忘记了!”
“胡扯,人在紧张的时候,不是会下意识的关闭面前的窗门么?你想想是不是这样?”
“咦?也对啊,那老大你说是为什么呢?难道说。程昱是个神经迟钝的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神经迟钝的人会感觉到街道上不对劲,然后派出卫队去查看?”
“呃这样的话。难道是程昱自己早找死么!”
“不好说啊,你知道么,我最后看到程昱的神情时他是什么表情么?”
“什么表情?惊慌失措?惊骇yù绝?”
“不,他在笑!”
“大人,行动已经结束了,目标死亡,雾中楼和协助的异人全都被杀。不过他们的身份并没有暴露。”
“当然,有我们给他们提供的假身份,他们的行动顺利很多吧!”
“是的。出乎预料的顺利。”
“出乎预料?”
“对,根据我们的分析,目标似乎是在自己找死,甚至是在主动配合我们的刺杀行动。这是不是预示着曹cāo接下来会主动求和?”
“明白了。怪不得他们选择的时机居然是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原来本本就是一个错误。”
“大人是说,这事程昱根本就是失误,造成了事件的失控?”
“对,他们对cāo纵异人任务缺乏经验,将正在筹备的任务不小心变成了执行的任务,在没有了阻止的办法之后,原本估计是要嫁祸他人的。谁知道主公那边迅速的反应,堵死了它们嫁祸的可能。”
“因此。他们就必须主动的付出一些代价,以求得和解的契机?”
史阿点了点头,弹了弹情报纸,撇了撇嘴道:“这个代价倒是既讨好又轻巧,计算得很是自得啊!”
“大人,主公不是已经有了决断么,再报复下去完全没有必要了,这事将会转移到公开层面上去,跟我们没啥关系了吧!”
史阿扯了扯嘴角,摇头道:
“怎么会没有关系!将这个事情立刻散布出去,说是张梁找人做的,呵呵,他们的计策我们也可以用啊!看看曹cāo怎么找回脸面,若是曹cāo先去跟张梁打一仗也不错,反正不能让他闲着。”
“呵呵,属下明白了!”
“等等,这事要跟李雪音姑娘通个气,请她协助一下。”
“诺!”
程昱被当街shè杀的消息像是闪电一样迅速的传了开来,前天密云城里才发生了谋刺甄姜未遂的事情,今天在曹cāo的老家里就发生了重臣被刺死的事件,这世界还真是越来越乱了。
不过,这两件相隔仅仅一天发生的事情,很直接的就会被广大的玩家给联系起来,但是随即,论坛上爆出了惊天的秘密,去密云动手的主使者还不知道,但是这次在谯县动手的却有明确的证据是指向张梁的。
因为这些人用的身份,都是从汝南那边过来的移民,而这些移民的身份经过调查,居然都跟黄巾军有些莫名的关系,这已经算是极为明显的证据了。
而一些据说是参与了刺杀的人也爆料,说是奖励中有不少的高阶纸符,甚至制符技能奖励,这也跟善于制符的黄巾军有着撕扯不开的关系。
论坛上的风声顿时都转向了张梁,而这股传言也迅速的从玩家论坛向着游戏世界里扩散,没等曹cāo这边的官面声明出来,市面上流传的大道小道消息,已经钉死了张梁作为主使者的身份了,大家现在不会再讨论谁是凶手的问题,而是在讨论曹cāo会如何报复张梁的问题了,更有人已经在计划着如何从这张战争中捞好处了!
曹仁得知市面上的传闻之后,看着手里曹cāo的来信,有些不知所措了,显然有人的反应比他们要更快,没等曹cāo表态,他们就轻松的利用各种渠道,将曹cāo给逼上了它们选择好的一条路,而这条路显然不是曹cāo想要走的。
曹仁无奈,只好赶紧给曹cāo去信,询问该如何应对这个变化,这一来一去的时间消耗掉,程昱被张梁刺死的消息已经变成了天下皆知的事实了,虽然张梁随后极力的否认。(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三章曹操低头戏忠求和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方志文,你莫要欺人太甚!”
曹cāo愤怒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衣服上还沾着不少的墨汁,地板上也是一片凌乱,两位侍女战战兢兢的缩在墙角不敢动缓,很显然,刚才曹cāo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主公,请制怒!”
戏志才平和的说道,但是眼神里却也是充满了不甘的意味!不得不说,被对手连连的打脸确实很难受!..
曹cāo闻言深呼吸了几次,抬起双手在太阳|岤上按揉着,显然,他很头疼!
曹cāo的愤怒更多的是来源于严重的挫败感,自己的重臣为了息事宁人,主动让对手完成刺杀已经算是很丢脸的事情了,但是就算是这样,方志文还是不依不饶,居然还要抢在自己平息事件之前,将事情栽到张梁的头上,逼着自己不得不去向张梁问罪!
这简直是自己主动伸过脸去给人家打,打完了人家还不领情,又在你屁股上狠狠的来了一脚,这其中的味道是怎么一个‘贱’字了得啊!
好面子的曹cāo这次真是丢尽了脸面了,没被气死已经算是很皮厚了!
“可恶!着实可恶!”
曹cāo狠狠的说道,一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主公,事已至此,恼怒又有何意?不若想想如何能够从中得益更实在!而且,现在方志文已经准备提军北上,莫非主公还想主动去找方志文开战么?”
“这”
曹cāo停下了来回走动的步子。背着手低头沉思,半晌,曹cāo忽然抬起头。脸sè不喜不怒的问道。
“志才,你觉得此事该当如何?”
“既然已经被逼上了向张梁问罪的道路,那何妨就大方方的走下去呢?汝南也是我们想要的地方,既然如此,那么就趁势而为好了!”
“趁势而为?”
“对,趁势而为,大张旗鼓的讨伐张梁。并且号召刘备、蔡瑁、袁术合而击之,共讨不义嘛!”
“大义?大义!对啊!”曹cāo点了点头,皱起的眉头渐渐的舒展了开来。他似乎从中看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将黄巾贼赶出汝南南部的可能,张梁若败,则袁术在汝南孤掌难鸣。接下来
“主公所言正是。只要用好了这个大义名分,我们就能逼着袁术等人不得不站在张梁的对立面上去,至少,也是只能看着张梁挨打,不能动手联合张梁来牵制我们!”
“好!好!就是如此!”
曹cāo兴奋的走回案台边上,用脚扫了扫凌乱的地板,就这么坐了下去,捡起地板上的地图摊在台面上。仔细的看了起来,好一会。曹cāo终于含笑抬头道:“志才果然大才啊!那么方志文边该怎么办?”
说道方志文,曹cāo的语气又有些不忿,但是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怒。
戏志才笑了笑,斩钉截铁的开口道:“求和!”
“求和?”
“对,他越是想要不明不白的处理这个事情,我们就越是要大张旗鼓的去跟他讲和。”
“他若是不肯呢?”
“他肯定是不肯的,为的是能够随时打击和掠夺我们临海的地区,主公,现在我们临海临江的地区都在方志文的水军打击之下,因此,此事也要有所思虑。”
“嗯,这事容后再议。只是明知道方志文不肯讲和,为何我们还要去求和?”
“还是大义,至少我们在道义上不要失分,那么从战略上,我们就始终占着道义上的高点,方志文在自己夫人被刺杀一事上埋下了很重的伏笔,我们不得不有所准备,因此主动媾和是一个手段,关键是要将我们的声音传出去,至于方志文接受不接受根本就无关重要。”
曹cāo连连点头:“不错,不错,听说陶恭祖已经在蓟县朝廷任职,那么我们是不是顺便将他的族人也都给方志文送去,委托他送到蓟县去?”
“主公好谋算,这正是争取道义支持的妙招!又能收服徐州士民之心。”
“呵呵”想到妙处,曹cāo不由的抚须而笑,刚才的气闷和头疼似乎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待方志文提军北上,我们就可以西进对付张梁,现在主公可以先口头声讨一番,同时传檄袁术、刘备、蔡瑁,邀其共同出手对付张梁!”
“善!那么谁去与方志文讲和?”
“陈汉瑜最合适!”
“陈汉瑜?不怕方志文将他给杀了!”
“杀了更好,说明方志文暴戾无道,而且属下以为方志文一定不会杀他的,最多就是折辱一番,如此一来,倒是能让陈珪更死心塌地的投向主公。”
曹cāo略微思索了一下,点头道:“就陈汉瑜了!此事妥当之后,我们就可以西返了,至于沿海和沿江地区,本官以为暂时可以先空置着,先将下邳、彭国和广陵西部的事情做好再说。而且若是与张梁开战,就要谨慎的防备张宝在背后袭击,因此,徐州的兵力暂时不宜有大变动。”
“主公所虑甚是!”
等到戏志才离去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了,曹cāo才yīn沉下了脸sè,冷声道:“来人,将这两个废物拉下去斩了!”
“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啊!我们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么有看到啊,呜呜”
曹cāo甩了甩衣袖,仿若未闻的向内间走去,只剩下两个趴在地上颤抖哭泣的可怜侍女
陈珪受命出使,他自然知道这趟差事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不甘不愿,但是也不敢违抗曹cāo的命令。
不一rì,陈珪的出使队伍到了连云岛。此刻,连云岛上的民众和军队已经发送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了高顺、越兮和方志文的卫队,若不是方志文在等着陈珪到来,说不得也早已经登船北上了!
方志文对陈珪的态度不冷不热,并没有像陈珪想像的那样受到折辱,更没有要斩了陈珪给陶谦泄愤的意思。
陈珪偷偷的打量着上座的方志文。还有年轻的郭嘉,从他们的脸上,除了能看到冷淡之外。很难看出别的什么情绪,不过这种冷淡和轻视,确实也让陈珪有些不舒服,怎么说自己也是徐州名士。被这样小看总觉的很没面子。
方志文从书案上抬起头。冲着在门侧闪过的糜贞笑了笑,然后才慢悠悠的看着陈珪说道。
“曹cāo的意思本官明白了,不过曹cāo当自己是什么人了?想打谁张口就给人扣上罪名,挥军就是战火横飞,如今打完了,好处都占尽了又来装好人!?本官不是傻子,你回去告诉曹cāo,是打是和现在不是由他说了算的。人,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对于陶谦家人。那是陶谦与曹cāo的事情,本官可以代为护送,不过对曹cāo这种行为不予置评。”
“大人,曹公此番也是本着息事宁人的想法的。再者,曹公攻打庐江,乃是因为与孙坚的宿怨,以及对孙策小儿窃取高位的气愤,至于攻打徐州,乃是因为徐州百姓的请求,并非是无义兴师。”
方志文冷笑的看了陈桂一眼,郭嘉则是怜悯的看了他一眼,陈珪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陈汉瑜你也能称为徐州名士?你的道德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陶恭祖就算再不肖,他也是在混乱中稳定了徐州局势,避免了徐州陷入战乱的人,而你则引贼入室,还冠冕堂皇的说什么百姓的请求!简直是无耻之尤!你只能代表你陈家的利益,代表不了徐州百姓!如果徐州百姓都与你一样心思,那么忘恩负义的徐州百姓都应该受到惩罚!”
陈珪张了张嘴,在方志文森然的气势压迫下,却不敢说出反驳的话来,嗫嚅着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方志文有些不耐,挥了挥手道:“好了,话不投机半句多,你这等小人,本官也没有兴趣与你多说,回去将本官的话如实传达就是了,送客!”
说罢,方志文直接站了起来转身而去,郭嘉也嘻嘻笑着跟着走了,陈珪傻乎乎的看着方志文消失在角门处,一种被极度鄙视的屈辱涌上心间,但那极度的憋屈和愤怒无处可诉,怒气翻涌中,一口甜腥涌上了喉头,陈珪赶紧死死的压住了翻涌的腥气,他可不想当场出丑,若是此事传扬出去,自己以后可就没脸见人了!
“呵呵,主公,您将陈汉瑜的老脸打得噼啪响,他要是气出个好歹来,您的名声可不好!”
“咦?那有什么不好,我这是大义凌然、怒斥jiān佞!呵呵。”
“呵呵,那今晚让在连云岛的徐州人也去拜访拜访陈珪吧!”
“我要是他,我赶紧的夹着尾巴逃了,还等晚上!”
“呃,也是啊!那今晚要宴请一下陶家的两位公子吧,压惊,压惊嘛!”
方志文停下脚步,扭头看着郭嘉的笑脸,狐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喝酒?”
“酒宴,酒宴,哪能不喝酒呢!”
“嗯,这个主意好,是应该给两位陶公子压压惊,顺便也请在连云岛的徐州人士陪席,那么今晚就辛苦你了!”
“呵呵,不辛苦,这是属下应该的!”
“太好了,奉孝肯替我值班,那我今晚就去喝酒了!哈哈”
“这是应啊!?主公,不是您不能这么无耻啊!”
郭嘉看着哈哈笑着走远的方志文不忿的追了上去。(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四章扬帆北上提军问罪
陈琳果然跑得飞快,没等天黑,陈琳就急匆匆的从连云岛溜了,估计他也是害怕自己身边那些仇恨的目光,说实话,徐州能有今天的局面,还真是要拜他们陈家所赐,因此不想被人用唾沫淹死的陈琳很有自知之明的跑了。..
陶家的两位公子倒是很坦然,既没有逃出生天的庆幸,也没有巴结权贵的兴致,对于方志文安排的压惊酒宴,两兄弟只是坦然面对,并没有故作清高而拂了方志文的一番好意,方志文对这两兄弟倒是极有好感,诚恳的邀请他们去西林学宫讲学交流,两兄弟很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方志文带着高顺部队登船北上,不过正要启航,码头上出现了一群让方志文意想不到的人,林闻之的老年旅行团!
却原来,这群老头老太闲得无聊,去谯县和下邳溜达了一趟,他们都是生活职业玩家,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有什么危险,唯一要顾虑的就是林闻之有密云的官方身份,但是他们是异人,又是一群老人,谁会为难他们呢?
就算曹cāo明知道林闻之是密云的官员,也一样睁只眼闭只眼当作没有看见。若是得罪了这些文人,特别是林闻之这样的文坛领袖人物,曹cāo知道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今天海面上是东南风。风力不大,天空晴朗,正是一个出海垂钓的好rì子。
后甲板上,老头老太沿着船舷坐了一圈,其中竟然还有不少徐州人士的身影,陶家的两位公子也赫然在列。
方志文没有去跟他们抢位置,而是与郭嘉两人坐在上一层的后平台上。这里的投石机被暂时移除了,变成了一个烧烤场,方志文一边与郭嘉烤鱼吃。一边享受着微暖的海风。
“来,帮我也烤一烤这条鱼!”
林闻之提着一条长相有些狰狞的鱼走了过来,随手将鱼扔向方志文,自己则找地方坐了。毫不客气的从火堆边上拔起一根叉着鱼的木棍。将烤的焦黄的鱼送到鼻子下嗅了嗅,张嘴就咬,这等享受在现实世界里可是没有的。
方志文接过鱼看了看,一扬手,半尺长的鱼向空中飞去,正想要欢呼重获zìyóu,却被一只低飞的海鸥一口衔住,瞬间就远去了。
“这鱼不能吃。有点常识好不好,还大学者呢?”
方志文翻了个白眼道。郭嘉嘻嘻的一笑,给林闻之斟了杯茶,偶尔去学宫藏书馆混的郭嘉又怎么会不认识学宫主人,而林闻之又怎么会不去结交大名鼎鼎的鬼才郭嘉!
“呵呵,常识又不能吃。奉孝,这几仗打得漂亮!”
“哪里是学生在打?是主公在打!”
“谦虚了不是,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再说了,你再拍马屁也毫无好处的。”林闻之抹了抹嘴角的油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满足的呼了口气:“人生极乐啊,哈哈”
“林老,您什么时候又懂得打仗了?打得漂亮?漂亮在哪里了?”方志文斜着眼睛看着林闻之,有些调侃的说道。
“哼!天下就你会打仗?小鸡肚肠,不与你浪费唇舌。”
方志文鱼顾家对视了一眼,莞尔一笑,这老头又耍赖了,惯用伎俩啊!
“奉孝,你觉得这仗打到这种程度就可以了?曹cāo的实力无疑还是增长了,若是继续的膨胀下去,中原迟早都是他的囊中物啊!”
林闻之眯着眼睛说道,虽然问的是郭嘉,但是同样也是问得方志文。
郭嘉想了想道:“先生,我军的能力就只能做到如此,若是继续扩大规模,或者将战事拖延下去,固然能拖住曹cāo的脚步,但是也会对密云的发展形成负担,打仗是要死人的,还需要消耗大量的粮草钱财。现在我们等于是在用战争换人口,用现在的付出换将来的收益,但是若继续打下去,战争的红利就会完全消失,变成了一种纯粹的消耗,加之我们需要运送和安置大量失去家园的民众,这种骤然增加的支出,肯定会拖垮密云的经济体系的。”
林闻之抚着长须点了点头:“有道理,战争最后还是整体实力的比拼,而整体实力不过是人口、土地、政策、技术等等基础因素的一种集中体现,能将战争置于整个大局中来考虑,身在战争之中,却能跳出战争之外,奉孝不愧鬼才之名啊!”
郭嘉微微有些脸红,这种夸奖实在是有些过了,而且这些又不是郭嘉一个人看法,是整个密云高层的集体智慧才对。
“先生谬赞了,这可不是学生一个人的想法。”
林闻之瞄了一眼颇有得sè的方志文,转头看向辽阔的大海,忽然有点感慨的说道:“密云就像是一条大船,需要坚固的船身,jīng致高效的船帆,复杂的船只结构,以应对大海上莫测的波涛,除此之外,还更需要cāo船的人,需要经验丰富的水手,目光深远的舵手,想要远航,不简单啊!”
郭嘉抿嘴一笑:“先生说得很贴切,密云就像是一条庞大的海船,上面有数千万的乘客,因此,更加要同舟共济,想必有这么多的成员齐心协力,这条大船一定能够征服凶波险浪,载着大家向着目标不断前进的。”
林闻之呵呵一笑,忽然收回了远眺的目光,转向方志文问道:“小子。你的大船将会驶向何方啊?”
方志文微微的一愣,想了想道:“当然是向前!”
“狡猾!”林闻之撇了撇嘴角:“向前啊!”
郭嘉抿嘴笑着,主公这句向前的内容可是很丰富啊。不能仅仅用狡猾来形容,其中更包含着面对未来的一种信念和信心,向前!没错,目标在前方,虽然没有人知道终极目标回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能不能达到什么终极目标,但是必须向前!并且怀着无比的勇气和信心。踏平所有的险阻艰难,向前!
这一刻,郭嘉心里忽然充满了豪情。有种想要仰天长啸的感觉,一百年太短,真的很想看看,这艘大船。会在无边的大海上航向什么地方啊!
一时间。三人都不说话了,各自默默的看着寥廓的海天,无声的宣泄着心里充斥的憧憬和感慨
文丑的处境现在很尴尬,利县被李元志攻下,文丑被夹在了利县和广饶之间进退不得,更糟糕是连绵的chūn雨让情况变得更恶劣,文丑不得不控制了军中粮食的消耗。
利用骑兵和步兵的配合,文丑以每天十里出头的速度。慢慢的向北退却,文丑应该感到庆幸。幸好他的武力值够高,部队的数量也够多,否则他早就被李元志给彻底击败了。
文丑的攻击遭到钳制之后,在西线准备进攻的临淄的异人部队立刻就失去了动力,异人的投机心里极重,当文丑一路高奏凯歌的时候,这些异人们也兴致高涨的积极参与进攻,但是当文丑被阻,孙邵攻陷临朐,以及方志文撤出徐州的消息相继传来的时候,这些敏感的异人们都开始打起来别的主意。
离开徐州的并非方志文一个人,而是还有黄忠、太史慈、高顺的部队,这些部队又会投向何方?若是他们来青州的话,那么青州战场上又会是什么局面?
曹cāo和陈登的前车之鉴不远,前期占足了便宜的异人们,现在都在想着会不会遭到方志文的惨烈报复,自己如何才能保住已经到手的战争红利,或者,如何才能获得更多的战争红利!
或许袁绍和文丑这些对异人比较迟钝的人,没有感觉这些涌动的暗流,但是其他的人都开始隐隐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包括聪明的许攸!
“本初,这件
txt电子书下载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