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41部分

胜任么?”
方志文摊了摊双手:“谁知道呢,张宝再不堪,总好过没有人跟他们两个做对吧,换成文举直接面对两个枭雄,情况更加糟糕。”
“呵呵,也是,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呗!”
“当然,你以为咱们是神仙么?”
“那么主公,接下来咱们是脱先呢,还是在给曹cāo紧一口气?”
方志文眯着眼睛笑:“奉孝觉得呢?”
“嘿嘿当然是便宜占尽才好。”(未完待续。)
第九百一十七章竟夜奔袭攻陷下相
方志文和郭嘉谈论的目标,正是距离下邳两百多里之外的下相城,这里原本是夏侯渊的驻地,但是夏侯渊全军覆灭,本人也被挂了,没有十天半个月也别想回到战场上来,而这段时间里,下相城无疑就是个很虚弱的空壳子。
戏志才火烧凌县,这无疑给方志文制造了不少的麻烦,歪打正着的拖慢了方志文袭取下相的脚步,但是,戏志才还是大大的低估了方志文的行动效率,盖因方志文能够大胆的启用异人,而异人在行政效率上堪称是无法超越的。..
方志文很简单的将凌县的难民营地承包给了几家行会,让他们负责保护难民,并将这些难民运送到连云岛或者海西上船即可,剩下的事情,就是方志文需要调动多少粮草和金钱的事情了,当然,这个也无需方志文自己cāo心,自有贤内助来帮助方志文摆平这一切。
于是,在凌县大火的第二天夜里,方志文与黄忠部队就趁夜出击,消失在人们的眼里,事实上,方志文的去向大家也能猜个大概,不是下相就是僮县,否则还能是哪里呢?
曹cāo接到情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不过戏志才还是叫醒了曹cāo,方志文的去向至关重要,这会关系到整个战场的态势,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志才,你怎么看?”举着手里的灯,曹cāo眯着眼睛看着地图架上有些凌乱的地图。..
“下相,这几乎不用选择。凌县到下相两百里左右,一天一夜就可到达,也就是说。明天夜里,就可能对下相发动攻击。”
“可恶,如果我们现在从下邳出发支援下相,步兵需要走两天两夜,骑兵”
“可以从睢陵支援,也是一天一夜步兵就能到达,问题在于。方志文会不会在半路先去伏击这些支援的步兵?”
曹cāo长叹了一声道:“与方志文交手,尽可以将情况朝最坏了想!”
戏志才苦笑着点头,想要方志文出现失误。或者保持着类似的侥幸心里,这都是极其危险的心态。
“那么,如果从睢陵出发的援兵在半路上遭到方志文的截杀,最多能拖延方志文半rì。还是不足以让我们从下邳的援兵赶到。”
曹cāo抚着胡须默不作声。手里的油灯‘吡啵’一声爆开一个灯花,地图上的光线晃了晃,戏志才觉得眼前有些昏花。
“还是要救援,不然方志文会依托下相对邳周边的城市展开连番的突袭,不但会破坏我们的威望,更会拖延我们构筑有效的防御地带的时间,这个防御带一天构建不起来,方志文就一天不会消停。而我们的军力也会总是被拖在徐州,谯郡、淮南和汝南都可能因之生变。”
“主公所言甚是!”
“那就令下相严防死守。尽量的拖延方志文的时间,而我军立刻从下邳出发,争取尽快的赶到下相!”
“只有如此了,让大家准备一下,天明就出发,志才你也抓紧时间休息,这么cāo劳下去,怕是身体受不了啊!”
戏志才心里一暖,从包裹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笑着说道:“不怕,我有这个。”
“啊?密云产的人参露?”
“呵呵”
曹cāo和戏志才都太小看了方志文,两百多里方志文一夜就能赶到,虽然结果是战马都不堪用了,但是攻城需要战马么?
何况,黄忠、太史慈、方志文三人的亲卫队里有大量的低级将领,因此备用马匹也是有的,在路上,只要交替的使用备用战马,就能够在到达下相的时候,让卫队保持足够的战斗力。
当月亮西沉之后,天空陷入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几个身影从土丘后冒了出来,手里的轻弩一指,准确的将几名正在游荡的骑哨shè杀,随后快速的冲上去,安抚住了这些马匹,然后自己翻身上马,装作敌军的骑哨,继续在城外缓缓的游动。
在他们打开的通道后面,大批的将士们无声无息的快速朝着城门冲去。城墙上的灯笼随着夜风晃动着,城上的守军并没有在城下点火,因此城下一片黑暗。
下相城是有护城河的,不过现在是枯水季,这些黑影将手里提着的云梯轻轻的搭在护城河上,很快就搭建了一个临时的通道。随即,这些身影鱼贯冲过了护城河,来到城墙下方的时候,黑影们十分的小心,先是有几个人将城下的陷阱快速的找了出来,然后标识上方位,接着更多的黑影来到城墙下。
这些合影动作敏捷,有的掏出抓钩,有的则举着弩弓戒备,随着一声轻响,大家几乎同时甩出了手中的抓钩,然后身影一闪,毫不犹豫的沿着绳索向上攀去。
有个别没有打瞌睡的守军被响声惊动,好奇的伸头向外看去,数只弩箭立刻将他shè死,当尸体从城墙上轰地摔在地上,在寂静的凌晨发出一声巨响时,那些迷迷糊糊的守军终于发现不对了,只是这个时候他们的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些黑sè的身影,以及森寒的刀刃。
“敌袭!!”
“子义你控制城墙和坡道,我去攻陷城门楼!”
“好,汉升小心!”
“呵呵,你也小心!”
黄忠带着自己的卫队向着城门楼冲去,城门楼中的守军非常聪明,他们不向外冲,反而聚在里面和阶梯上,不断的放箭,并且敲响了jǐng钟!
“当当”
急促的钟声在下相城中回响着,惊醒的守军正在慌乱的集合整队,守卫城墙的士兵们正在向城外抛掷火把照明,而遭到黄忠攻击的城门已经将断龙石放了下去,并将绳索砍断。
城外的方志文一听到城头的响动,立刻下令骑兵出击,封锁住步兵攻击城墙的两端,而步兵此刻已经在城墙上搭上了无数的云梯,越来越多的士兵已经登上了城墙,在太史慈的指挥下,登上城墙的士兵迅速的向两侧延伸,利用城墙的有利地势,shè杀赶来支援的援兵。
黄忠一手刀一手盾,几乎毫不停留的向前猛冲,一路上刀过人断,没有能挡他一刀的人,很快黄忠的部队就肃清了城门楼,并且依托另一侧的阶梯阻挡住了敌军的反扑。
“放下吊桥,去将断龙石的绳索接上,弩兵来这边,阻断沿大路来支援的敌军,保护太史慈将军将城门打开!”
城墙上的火光和喊杀声惊醒了整个城市,所有人都惊慌不已,街道上守军和民兵正在蜂拥向传jǐng的城墙,但是没等他们到达,沿着南边城门口的大道上,忽然传来了如雷的马蹄声!
“敌军骑兵,快跑啊!”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所有的民兵几乎同时扔下手里的武器转身就跑。
“不准跑,列队,列队,跑不过骑兵的!”
“翻墙,进院子啊!”
“列队,列队,枪兵上前!快!”
有人逃跑,有人在呼喊,有人听命上前列队,有的在悄悄的向后缩,昏暗的火光下,守军乱做了一团!
“流火!”
“轰击!”
“轰!轰!”
方志文的骑兵配合的很好,技能的抛shè覆盖了大概一百步左右的距离,在这范围内,由于人员密集,造成的杀伤效果实在是太惊人了,没等惊呆了的守军清醒过来,骑兵已经轰隆隆的冲了过来,将满地的尸体伤员踩成肉泥!
“哇!妈呀!快跑啊!”
“不要杀我!”
守军扔掉手中的武器,疯狂的逃跑,甚至有的不辨东西向着方志文的骑兵冲了过来,结果自然是悲剧了。
“幽州骑兵攻城,持兵器着死!出门者死!”
“扔掉兵器跪在墙边!”
骑兵们一边向前猛冲,一边大声的呼喝着,六千骑分成了六队,在城中大街上狂奔,目标是城里的军营和府衙!
不过方志文的动作还是慢了,府衙中除了下人侍女之外,已经没有人了,方志文立刻下令追击,一直追到北边城门,发现北门不但大开着,而且连士兵都不见了!
“龙云,你带两千骑兵向北追击五十里!”
“诺!”
“命令马欣和梁超分别向东西两个方向追击五十里!”
“诺!”
“关闭城门戒严,收压俘虏,擅自出门者杀!范国伟,你负责城内巡逻!”
“诺!”
清晨,淡淡的雾气笼罩了下相城,下相城没有向往rì一样开始热闹起来,反而安静得有些骇人,方志文站在府衙正堂的大门前,侧头看着正在升起的朝阳,使劲的伸了个懒腰!
“主公,统计出来了,除了追击未回的三支部队,我军供歼敌一万一千余,俘虏一万两千余,其他物资无算。我军伤亡三百二十一人,其中死亡一百一十九人,将领二名,致残一百四十四名,其中将领七名。”
“将他们好生安葬!遗物收拾好,连抚恤一起送回家中!”
“诺!”
“尽快甄别居民吧,然后解除戒严。等会陪我去伤兵营,他们走了我们要去送一程。”
方志文轻轻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向府衙内走去,郭嘉眯着眼睛看着方志文的背影消失,自己也转身向外走去。(未完待续。)
第九百一十八章方远袭营曹操设伏
曹cāo是在前往下相支援的路上才收到了下相失陷的消息,虽然已经有了一些心里准备,但是曹cāo还是无比的恼怒。
“该死!竟然在接到了jǐng告之后还会如此的大意,被方志文轻松的取了下相,这些守将都该杀!”..
曹cāo用力的捏着手里的书卷,指节都有些发白,眼神里更是闪着yīn狠的怒火,与曹cāo同车的戏志才叹了口气,他确实没有兴趣为下相的守将辩解,在这种情况下还被人偷袭确实说不过去,虽说方志文部队的速度实在是太过出乎预料,到那时守将玩忽职守的罪名仍然是逃不掉的。
“主公,如今下相已失,情况又有不同,我们还要继续南下么?”
曹cāo咬了咬牙:“自然是要继续南下的,下相必须要夺回来,否则,下邳就像是被打破了大门的房子一样,谁能安心的呆在下邳?”
戏志才点了点头:“既如此,主公最好制怒。主公的情绪无疑将会影响麾下将士的信心,而且属下担心,方志文不会老老实实的在下相等着我们前来进攻,作为jīng锐骑兵,没有理由不积极的发挥它们的机动能力!”..
曹cāo肃然,松了松手里的书卷,一只手抚着胡须沉吟道:“确实。如果方志文在今rì凌晨得手,那么他最快能在下午或者傍晚之前完成修整,按照我军的前进速度。很可能会在今夜趁夜偷袭我军!”
戏志才赞同的颚首,曹cāo眼睛一亮,略微有些兴奋的说道:“或者,我们能够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设一个埋伏!”
“埋伏?主公想要如何埋伏?利用营地内外的陷阱?”
“不,外面不能有太多的陷阱,否则必会被发现。绝对不能小瞧了方志文,我们只能在营地内设置陷阱,巧妙的利用营帐、马车、陷坑等等。只要他敢来,呵呵”
戏志才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没有出声,在戏志才看来。方志文会上当的机会其实不大。不过曹cāo的计划就算失败,问题也不大。因为整个计划都是在营地内进行的,至少不会有什么漏洞会被方志文利用造成什么损失。
现在曹cāo的心情不好,戏志才当然不会傻的去处处顶撞曹cāo,能让曹cāo将怒火压抑下来,戏志才作为一个谋士的责任就已经尽到了,若是做得太多了,可能反而会讨人嫌。因此戏志才将肚子里的话忍住了,戏志才自己也觉得有些惊讶。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变得如此的圆滑世故了?或者郭嘉说得对,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那么郭嘉还是郭嘉么?
正如戏志才所料,方志文怎么会呆在下相城里等着曹cāo来攻打呢,他手里可是有三万两千骑兵,这支力量甚至足以在半路上击溃曹cāo的十万步骑,当然,前提是曹cāo应对失当。
方志文出发的时间是傍晚,自然也有着不让曹cāo睡好觉的打算,但是方志文却绝对没有想要靠着偷袭踏平曹cāo营地的打算,曹cāo对方志文是非常忌惮的,同样,方志文对曹cāo也一样是忌惮不已的。
方志文才不会天真的认为曹cāo对自己的袭营会完全没有准备,甚至,曹cāo已经布置好了一个大大的陷坑等着自己朝下跳也说不定。
但是袭营还是要做的,至于怎么袭营,这种事情方志文经验丰富的很,或者说,这就是方志文的看家本事之一。
曹cāo的行动路线很容易找到,清理曹cāo的哨骑也很简单,方志文的部队最讲究情报的准确xìng,因此,对反侦察自然也是很有心得的。
越是成功的靠近曹cāo的营地,方志文越发肯定曹cāo在营地里给自己准备了什么好东西,方志文才不会相信,自己摸掉了曹cāo大量哨骑之后,曹营还会如此的安静,一点jǐng觉都没有!
“奉孝,曹cāo给我们设了陷阱呢?”
“呵呵,是啊,其实大家都是明白人,想要这样设陷真的很天真,想来曹cāo是闲的无聊,所以想让士兵们演练一下在营内设陷吧?”
“演练啊!那好吧,各位,准备火箭,咱们就在外面放火好了!汉升、子义和定远各领一队,一部分去放火,一部分jǐng戒,各队轮流,今晚他们就别睡了吧!”
“诺!”
“敌袭,敌袭!”
随着马蹄声响起,无数的火箭仿佛流星一样纷纷向着营地内飞坠,这些假装不知道敌军就在营外的曹军也装不下去了,赶紧敲响了示jǐng的锣声。
“弩兵结阵,盾兵保护,注意防箭!”
“分片负责,防止火势蔓延!”
方志文没有理会全是玩家的后营,而是就在曹cāo的大营外面来回的驰骋放箭,但是绝不强攻营地。
曹cāo坐在大帐里,一身的甲胄,本来他还想着是不是有机会手刃几个敌军,不过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没有攻营的打算,曹cāo愣了半晌,终于确定方志文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布置,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对着方志文真是半点的侥幸都不会有的。
“志才,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休息么,你的脸sè不大好!”
掀帘而入的戏志才紧了紧身上的大麾,苦笑道:“这么吵杂也睡不着吧,还不如来与主公说说话呢!”
“呵呵,也是,怎么样,身子没问题吧?”
“主公无需挂怀,属下的身子虽然那稍弱,不过还没有到那种弱不禁风的地步。”
“那就好,志才可是本官的左膀右臂,不容有失啊!”
“主公宽怀。今夜方志文看来是不打算让我们睡觉了,估计此刻他应该是分兵在袭扰吧!这么一来,他的箭矢消耗会很大,难以久战!”
“哼,他估计也没有打算久战,他的目的无外乎是拖住我们的脚步,容下相的异人将下相的百姓和物资运走罢了,只要我们稳扎稳打,方志文根本就奈我不何!”
“主公,我们也可以让异人去sāo扰方志文的运输计划嘛!”
“嗯,已经在做了,另外,本官让曹洪派一支偏师,向凌县方向绕击,希望能够彻底的截断方志文的后勤线,就算抢不回来,毁掉也好过被方志文全部弄走。”
曹cāo咬牙切齿的说道,戏志才微微一愣,随即叹了口气,虽然这个做法有些不仁,但这也是没有办法,方志文的实力每成长一分,将来都会对曹cāo造成更大的威胁,为了将威胁尽量的消灭在萌芽状态,就算是不仁也要做!
“那明rì我们就不继续前行了?”
“对,没有必要继续前行了,方志文想要拖住我们,我们也想要拖住方志文,就在这里耗上几天,估计方志文明白过来了自会退去,我们再继续向下相推进。”
戏志才点了点头,接过卫兵递上来的热茶抿了一口,没有出声
天亮了,战斗仍然没有终止,方志文的部队轮流休息用饭,然后不停的继续sāo扰着曹军的大营,后营中的玩家虽然有心想要去看热闹,但是又害怕被方志文直接给灭了,所以只能从后门出营,然后远远的绕开,还不敢大部队一起行动,而是分成小队行动,绕过了战场外围,向着东南而去。
很快方志文就得到了这个情报。
“奉孝,他们是去下相吧?”
“肯定是,属下担心这只是一部分,应该还有更多的部队,甚至是僮县的曹洪也可能直奔凌县,从侧后截断我们的运输线。”
“呵呵,曹cāo的算计不错,如果我们回去保护下相和后勤线,他就可以趁机向下相靠拢,若是我们在这里被吸引住,那些异人和曹洪就会给我们制造不少的麻烦。”
“是啊,他是看准了我们的兵力不足的问题。”
“越兮到哪里了?”
“还在海上,明rì应该能到海西登陆,赶到凌县参战至少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方志文宁神想了一会,看了看正在升起炊烟的曹营。
“让汉升先返回下相吧,估计下相今rì应该就能将所有的人口都送出了,由汉升一路护送至海西,令越兮尽快迎着汉升前来接应,这些到手的东西不能丢。”
“主公,光凭我们这一万骑兵,可是挡不住曹cāo的。”
“谁要挡他了,我就是想要拖着他慢慢走就行了,只要始终让他慢一步,等越兮上来之后,就没问题了。”
“可行,随着曹cāo越来越接近下相,他自己的后勤也会成为问题,想必曹cāo也不敢燥进,更不敢小觑了我们的机动能力,以及有可能作出的孤注一掷的反击。”
“呵呵,没错,曹cāo是个谨慎的人,因此,只要他继续谨慎下去就行了,等下相的百姓都到了海西,也就是我们该离开徐州的时候了,渤海应该的已经化冻了吧!”
郭嘉跟着方志文一起仰头看着天空,晴朗的天空中一轮旭rì正在散发着温暖的光线,照在人的皮肤上有些温热的感觉,清冽的晨风中,弥漫着浓重的烟火气,闻起来,竟然给人一丝燥热的感觉,天气暖了啊!北方的冰雪也该消融了!(未完待续。)
第九百一十九章收缩战线退往连云
黄忠退走很快就被曹cāo发现了,曹cāo立刻就想到了黄忠的去向,赶紧给曹洪去了一封信,让他加十二分的小心,切莫被黄忠给伏击了,曹cāo可不想再来一个全军覆灭。
算起来,曹cāo在这次战役开战以来,已经先后被全歼了三支部队,合共四万骑兵、五万步兵,这个损失虽然说不上伤筋动骨,但是也是损失惨重了!肉痛啊!
至于现在营地外面只剩下一万幽州重弩骑兵的情况,曹cāo也有些犹豫,是出营与之邀战呢?还是继续缩在营中?..
从战术上来说,肯定是应该出营战斗的,最差也应该将方志文逼走,然后曹cāo加速南下下相才是正着,曹cāo明白,方志文遣走黄忠必是为了保障后方的运输通道,那里正在运送着方志文辛辛苦苦得来的战利品。
但是,曹cāo也不敢肯定,这就不是方志文故意表现出来的假象,其目的就是引诱自己出营,然后黄忠就会从某个地方冒出来,配合方志文给自己狠狠的一击。
曹cāo的犹豫戏志才看在眼里,不过戏志才其实也一样的在顾虑着,对面不远处就是他的老朋友也是对手郭嘉,很难说黄忠的撤离是不是郭嘉的计策,如果稳妥起见的话,应该等到黄忠部队的行踪被确认之后再行动。
不过那样的话,基本上就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到时候方志文肯定会像是苍蝇一样的缠着曹cāo,想方设法的拖住曹cāo的脚步。而从下相撤离的民众和财货,估计始终会在曹cāo不远处前行,而曹cāo只能远远的看着就是追不上。..
但是。曹cāo一开始的目的是要追这些民众和财货么?
“主公,请问主公当rì南下下相的初衷是什么?”
曹cāo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紧紧皱着的眉头顿时放松了下来,挥了挥手道:“自然是为了重新占据下相,形成下邳周围的完整防御圈了!”
“既然如此,主公还是稳妥起见。等到确定了黄忠部的位置之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吧。”
曹cāo眯着眼睛有些迟疑的说道:“志才,你说方志文是不是明白我们的意图?”
“主公的意思是,方志文并没有意识到我们的目的。还以为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抢回下相的人口?”
曹cāo苦笑了一下道:“方志文是不是太高看本官了,若是我们真的要跟他抢下相的人口,这点兵力本官可是心虚得很啊!”
戏志才忽然双眼一亮,语速微微有些急促的说道:“属下明白了。方志文是已生退意了!”
“已生退意?为何要袁绍!?”
“对。还有黄巾贼,广陵已经被方志文洗成了白地,其目的就是人口,黄巾贼和袁绍的地盘上也有人口,在抢劫我们的难度上升到一定程度之后,方志文自然就会放弃我们而选择另外两个目标。而且,听说渤海一般二月就会化冻,眼看着就要二月了!”
曹cāo恍然大悟。用力的点头道:“正是,正是如此啊!呵呵。看来我们只要稳住现在的情况,不让方志文再有机可趁,他就不久自去了!”
戏志才看着曹cāo轻松的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的样子,不由得也有些唏嘘,这个方志文给人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曹cāo这种韧xìng十足、越压越强的枭雄,心里也是被方志文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幸好方志文没有争霸中原的意思,不过,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么?难道方志文真的只是热衷于开疆拓土,拼命的抢劫人口,难道就是为了填充那些昔rì荒芜的土地和原本属于胡人的草场?!
摸清了方志文的底牌,曹cāo就更淡定了,整个的战术也显得活跃了起来,曹cāo不时的派出部队出营,做出一副准备进攻的样子,但是等方志文的骑兵远远的集结而来的时候,曹cāo就迅速的收兵回营。
如果方志文不予理会,那么这些步兵就开始在营地外面一里左右的地方开始建造防御攻势,然后慢慢的将这些工事与营地连接了起来,就这么像是推雪球一样,曹cāo竟然也能慢慢的前进。
方志文对曹cāo这种方法也很无奈,手里的骑兵太少,很难对防护严密的曹军形成威胁,自己有不敢轻易的冲阵,只好看着曹cāo就这么如同蜗牛一样,顶着个厚重的壳体慢慢的前进着。
“主公,曹cāo怕是已经猜到了我们心生退意了,现在他肯定轻松多了,今rì他这种做法就是告诉我们,他要用这种糜费时rì的办法,将我们慢慢的逼走。”
“那又如何,反正我们也不着急,不管怎么样,我们也会等着下相的运输队上船之后才能撤走,就当是训练好了!”
方志文无所谓的说道,不过没有让曹cāo忧心忡忡确实有些遗憾,若是能让曹cāo头疼不已就更好了。
郭嘉眼珠转了转道:“主公,这很无聊啊!不如,我们去下邳转转?”
“嗯?!下邳,可是下相那边的撤退”
“应该没问题,曹cāo就算现在全力以赴的向南冲,也需要明天中午才能追上下相最后撤离的民众,但是那个时候越兮应该已经从海西出发了,黄忠可以向西抵御曹cāo,曹洪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奔着这一点点的时间差动手,而且,越兮的真切位置,曹军一时半会也得不到的。”
方志文沉吟了一下,看着郭嘉跃跃yù试的眼神,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有这种想法。一旁的太史慈和甄翔,以及范国伟等人也都是一样的表情,这些人都是从骨子里就不安于寂寞的人。总是想要闹出点动静来。
“好吧,今晚出发,再拖曹cāo半天,增加运输线的安全!”
“主公英明!嘿嘿”
“走了?!”曹cāo刚刚入睡,传令兵就又将曹cāo给唤醒了,曹cāo一骨碌翻身坐起,听到传令兵最新的情报。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什么方向,是向东南么?”
“不是,他们向北去了。我们不敢跟得太近,不过已经有侦骑缀了上去,随时会汇报他们的行踪的。”
曹cāo呆了一会,忽然跳起来。光着脚冲到地图边上。卫兵赶紧拿了一支蜡烛过来照明,曹cāo皱了皱眉没有说话,蜡烛可比油灯贵!
仔细的看了一会地图,曹cāo的眉头又紧紧的皱了起来,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传令侦骑随时回报敌军的行踪,让前营起身造饭,随时做好出发的准备。”
“诺!”
“你去请军师来!”
“诺!”
戏志才听到消息之后,也跟曹cāo一样。想了会长叹了口气:“主公,我们不能被它们牵着鼻子走!”
“如之奈何?没有堪用的骑兵啊!看来。加快骑兵的建设刻不容缓!”
“是啊,不过,他们的目的可能是下邳,也可能是司吾!”
“不,就是下邳,打下司吾他们也没有时间拿走太多的东西,攻打下邳却可以让我们颜面扫地,这显然是临走之前再踹一脚的做法,很符合方志文的个xìng!”
戏志才与曹cāo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丝苦笑。
“下邳他是攻不下的,令乐进、曹豹谨守就是不出了,至于面子,就算我们现在赶回去,面子也丢了,不如仍然直取下相,方志文粮草箭矢耗尽自然就会退去了!”
曹cāo摇头:“不会的,现在方志文的部队规模小,只要有异人从下邳周围的司吾、良城城中运出物资进行补给就可以勉强维持战斗,我们必须回军!”
戏志才想想也是,这些异人有时候真是很讨厌的,当然,有时候也不可或缺,事实上不是异人的存在,曹cāo也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
“那也只能等天明之后再出发,不争在这一时半会了。”
曹cāo默默的点了点头,忽然有些意兴阑珊,低头看了看自己光着的脚,自失的笑了笑:“方志文啊方志文,不会总是被你占尽优势的,看着吧!”
说完曹cāo回身朝内室走去,一边说道:“志才也去好好的睡一觉吧,明rì就回师下邳。”
“诺!”
方志文突然出现在下邳城下,顿时让下邳城内的军民紧张了起来,特别是那些原本是陶谦属下,现在投降了曹cāo的人,更是吓得想要收拾东西逃走。
幸好,曹cāo的命令随后就到了,大家这才知道不是曹cāo被方志文击败了,而是方志文绕过了曹cāo跑到了下邳来,尽管放下了心里的极度恐慌,但是这些人还是无法抹除心里的恐惧。
方志文的骑兵耀武扬威的绕着下邳城炫耀武力,不时的向着守军比较多的地方shè出一蓬箭雨和技能,让才结束战乱的不久的下邳城头再次染上了鲜血。
幸好,第二天曹cāo的部队就回来了,方志文就在城上军民的注视下,向曹cāo的部队发起了攻击,曹cāo迅速的变阵防御,不过,方志文的骑兵仿佛蜻蜓点水一般,很快就与曹cāo擦肩而过,消失在东方的大地上。
光熹四年(永汉三年)元月二十七rì,方志文部队从下邳城下撤军,一路经过下相、曲阳、灌云返回连云岛,至此,第二次徐州之战落下帷幕。(未完待续。)
第九百二十章玩家受命刺杀甄姜
收到方志文全面收缩,已经全军退出徐州的消息,戏志才自然是大大的松了口气,这个瘟神终于走了,举目东望,戏志才骇然发现,下邳以东居然是一片苍凉,几成鬼域一般!
而且,接下来还有尴尬的地方,那就是这些被方志文搬空的地方要不要建设?建设了之后方志文会不会卷土重来?要知道,方志文手里可是握着在大海上畅通往来的zìyóu通行权,甚至还在徐州的胸口上插着一根钉子,连云岛。..
因此原本还轻松的心情顿时又是五味杂陈了,可不管怎么说,徐州算是从此之后就姓曹了,这点却是不容置疑的,说起来,战略构想算是达到了吧?自己赢了么?
不过,戏志才见到曹cāo的时候,曹cāo却正在发呆,似乎并非是高兴的发呆,而是一脸的苦笑和无奈,他面前的案台上,放着一封书信,那熟悉的字迹戏志才一眼就看出来是程昱的手笔,难道谯县出事了?
“主公,莫非谯郡有事?难道袁术动手了?”
曹cāo一惊,醒过神来,叹了口气道:“那到没有,袁术就算动手了也没什么,现在徐州战事已经结束,本来他不动手本官还想在汝南动一动呢!只是这事哎!”
戏志才好奇的看向曹cāo,曹cāo的神sè有些难堪,随后将面前的书信推倒戏志才面前,示意戏志才自己看,戏志才狐疑的拿起书信。看了几眼之后神情立刻变得无比凝重,迅速的看到信的末尾,戏志才的脸sè也变得很古怪。..
“主公。这这个怎么行?!如今好不容易才消停下来!这种事情万万做不得啊,别的不说,这种事情很难瞒得住异人,若是消息传出去,方志文回军攻击也就罢了,若是他也照此办理,事情就麻烦了!”
曹cāo干笑了一声道:“本官也知之。只事当时只是一种防备,在必要的时候动一下,迫使方志文回军密云。只是没有想到仲德已经将事情都安排了下去,如今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了!”
“那要不直接通知方志文,就说是我们发现了这事后,不。不。由我来以私人身份给郭嘉去信,通报这个事情。”
曹cāo愣了一下,然后有些犹豫的问道:“志才觉得这事真的不行?若是成了足以打乱方志文的一切部署,若是其怒而兴兵岂不是更好?或许短期来看我们会承受很大的压力,但是从长远来看,未必就是没有好处的。”
戏志才惊诧的看向曹cāo,曹cāo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眯着眼睛闪着一丝寒光。继续沉声说道:“又或许,这事未必能够查出来。而且从时间关系上看,这个事情怎么着也会算到袁绍的头上去,我不信袁绍在密云就没有类似的布置!志才这事未必就不能好好的利用起来!”
戏志才动了动嘴唇,沉吟了一会才抬起头看着曹cāo说道:“主公,属下觉得这事已经不是行或者不行的事情,而是首先要摆脱身上的嫌疑,不说这事造成的效果如何,首先我们就不该做这种事情,一旦跟这种事情挂上钩,主公的名望无疑会受到严重的伤损。至于将这事推到袁绍的头上去倒是一个好办法,只是,可行么?”
“嘿嘿,可行不可行现在不好说,但是至少是一个方法,而且,志才若是主动向郭嘉通风报信,难免有此地无银的感觉。这事是仲德做出来的,那么就让他来收尾,能不能将坏事变成好事,就看仲德的能力了,或许仲德能做到呢?”
“仲德收尾?”戏志才低着头喃喃的品味着曹cāo这句话里的意思,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心悸,曹cāo这话可不能仅仅只看表面啊,或者这么想,若是程昱不能将事情推到袁绍的身上去,不能完美的收尾呢?那么他又该怎么来‘收尾’?
程昱收到曹cāo回信,信很简单,只有一句话:‘务必是其相信此事为袁绍所为,与我无关!’
程昱仔细的品味着,脸上露出一抹奇怪的笑意,既有欣慰,又有些苦涩
二月,初chūn的密云还是残雪未消的景sè,但是正是梅花怒放的季节,漫山遍野,不对,应该是满城尽是chūn梅香,花海云树非凡间!在这花海之中,人流如织车马井然,好一幅美丽的北国初chūn景象。
过年的时候方志文正在徐州鏖战不休,幸好家里也不会冷清,三个女人两个孩子,甄家未出嫁的几个小妹也来做客,还有香香这个开心果以及她的闺蜜们,李雪音也几乎整天的泡在方志文的家里,一大群的女人女孩在一起一点也不寂寞。
不过,方志文不在家,密云和家里的事情就全都压在了甄姜身上,看到甄姜天天忙碌到深夜,虽然太史昭蓉尽量的帮忙,但是工作却总是做不完的,两个女人都有些疑惑,为何夫君在家的时候,却不见他这么忙?
如今正月已过,事情也终于松快了一些,这天,天气晴好,正是赏梅的好时机,太史昭蓉拉着甄姜出来逛街赏梅,随行的自然少不了一群美少女。
一群美女其实并无一定的目的地,说说笑笑的沿着街道缓缓而行,引来不少人侧目。
“嘿嘿,运气不错,朝我们这边来了!”
“老大,能确定是哪一个么?怎么跟画像上的不一样?”
“她们两人都戴着面具,不过她们的位置和穿着上就能区分出来,那个浅蓝sè深衣就是甄姜。旁边穿短袄的就是太史昭蓉,我们的目标是甄姜,太史昭蓉是七阶武将。很难得手!”
“其实那么多个女孩,随便杀死哪个都行吧!反正就是制造混乱嘛!”
“嘿嘿,当然杀死最重要的那个才最有影响了,再说,奖励也最高!”
“对,对,说起来。老大知道是谁下的任务么?”
“谁知道,反正肯定是中原的那些诸侯,管他那么多呢!来了。转过这条街道了,我就说了,这条街道梅树最美,而且有多休闲商店。女人最喜欢来!”
“还是老大聪明啊。呵呵。”
“那是,不过,随便她们走哪边,我们的人都能及时的到周围布下杀局,这种简易的巨弩真是好用啊,在这么小的隔间里都能展开!”
“可惜是任务物品!”
“别说了,上弦准备吧,箭头上涂了毒药没有?”
“放心。我在店里买的最厉害的牵机毒,见血封喉。嘿嘿!”
正在开心的赏梅逛街的女人们,并不知道她们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猎物,仍然恍然不觉的欣赏着美景,不时的拐进店铺里,翻看着那些可爱的饰物,叽叽喳喳的讨论一番,或者斤斤计较的讨价还价。
“姐姐,前面的酒楼听说不错,一会我们上去坐坐吧!”太史昭蓉凑到甄姜耳边说道,甄姜的视线从手里的一把木梳上移开,扭头向侧面看去,不远处,能够从梅树的空隙中看到一个古朴的建筑,三四层高的建筑侧面,飘着一面酒旗。
“好啊,正好走累了呢,妹妹去过那里?有什么值得品尝的东西?”
“没去过,不过史阿大人说这家酒楼非常不错,值得去一趟。”
“史阿?”甄姜有些惊讶了,不过随即摇头笑了笑:“这把小梳子如何,正好给颖儿用。”
“嗯,很好看!”
“嘻嘻,这可不仅仅是好看,这把梳子可讲究了,你看上面的花纹和祝词,这是专给小女孩用的,而且是香楠木制成的,有醒脑开神的功能”
“看好了,她们经过那棵有红丝带绑着的大树就是两百步,我下令,咱们两个就一起动手!”
“知道了老大!”
“准备,三,二,一!shè!”
“嘣嘣!”
不过,随着弓弦的震动,两支鸡蛋粗细的长弩箭并没有shè出去,而是在飞出窗口之后,就诡异的悬停在半空中。
“我靠!怎么回事!?”
“很简单,酒楼被设置成了禁武区,所以在酒楼中想要动手杀人的时候,会被自动阻止,难道你们不知道么?”
隔间里的两人骇人回头,却发现隔间里不知何时还站着一个三十多岁,长相普通的男子,他的手里提着一把看上去很陈旧的长剑。
两人缓缓地退向窗户,想要从窗户跳下去,不过随即他们发现,窗户下面似乎有不少穿着普通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