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4部分

粼粼,和风吹拂,帆影片片,还有如梭往来的舟楫,一点也不冷清,偶尔一阵狂放的歌声传来,唱着大江东去浪淘尽,或者滚滚长江东逝水,似乎是那些玩家在放歌,倒也十分的应景。
不要以为坐船很闷,跟坐马车一样,这种纯粹耗费时间的事情,并非是智脑为了折腾玩家而弄出来的,旅途耗费时间有着延缓游戏进度,增加玩家反应时间,加强战争的真实性等等极其重要的作用。
但是,这种无意义的耗费时间,是会让玩家感到厌倦和讨厌的,所以,为了平衡这两者间的矛盾,智脑给旅途增加了打发时间的小游戏,还有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当然了,这种以副本形式出现的突发事件,比如被土匪袭击,或者经过某个历史上曾经发生过著名事件的地方,会进入该事件的副本,这个设置非常受玩家的喜爱,被大家昵称为‘时空之旅’。
当然,这个设置其实仅仅对玩家有效,智脑不会无聊得让NPC也进行这种事情,因为NPC不会觉得旅途的寂寞忍受不了,不过也不是说NPC完全没有这种事情,在NPC中,也会有这种突发的情况,被叫做‘奇遇’,就像传说中的桃源记或者观棋烂柯的故事一样。
现在,方志文所在的船队就进入了这样的一个不知道是副本,还是奇遇的情况,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香香和方志文等人都收到了系统提示,香香收到的是进入‘吴楚争霸’的副本提示,而方志文收到的则是进入奇遇‘古战场’。
方志文船队所在的位置,应该在汉水下游,刚过了钟祥,方志文的历史不好,自然不知道这个古战场,就是当年吴国攻陷楚国都城的著名战役‘柏举之战’,在这里发生的战事,是楚军冒进,渡汉水攻击吴军,吴军在孙武的指挥下采用诱敌深入的策略,连续三次让楚军受挫,最后在麻城附近一举击溃楚军。
而方志文他们参与的,正是楚军渡过汉水后的第一战,这一战是楚军先胜后败,属于小挫,当时的吴军步兵阵,已经是兵种齐全的全新步兵了,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支兵种配备基本齐全的步兵队,楚军一方面是败在战术上,另一方面也败在军队建设和战争理论上。
当然了,历史小白的方志文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在他那苍白的历史知识中,能够记得吴楚争霸最后是楚国输了就已经很厉害了,至于香香,她还是一个孩子,而且没有上过学,你能指望什么呢?
“哥哥,这个是什么啊?”
“呵呵,奇遇。”方志文也是第一次进入这种副本,因为以前他也没有乘坐过系统的交通工具,不知道还有这种消磨时间的东西。
香香眨了眨眼睛,至于叫奇遇还是叫副本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忽然就掉进副本里面了,可怜的菜鸟香香同学也不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消磨时间的东东。
‘周敬王十四年,吴国绕过淮西楚军防线,轻兵直进楚国都成,楚军一路追赶,终于在汉水将吴军堵住,楚军与吴军隔江对峙,楚军将领为打破僵局,分兵北上绕击吴军腹背,但留守楚将贪功冒进,悍然发起了汉水之战,请选择阵营。吴/楚’
“哥哥,我们选择那个阵营啊?”
“呃,这一战似乎最终胜利的是吴国,不过过程中的小战役就不好说了啊,看说明中的意思,既然是楚军贪功冒进,那么胜数应该很少,根据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的道理,我们应该站在失败这这一方,对吧?”
“嗯,嗯。”香香用力的点着头,她反正是没有什么主意的,至于其他将领当然唯主公马首是瞻,唯一比较有想法的史阿则对战略一窍不通,历史么,更加不通。
所以方志文也就是随口问问,没想得到什么像样的回答。
“那就选楚军!”
方志文的话音一落,香香的手指就点向了楚军的选择,眼前一花,方志文这二十三人就出现在一条大河的边上,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束,已经不是刚才的锁子甲了,而是普通的竹甲,手里还提着一张木盾,右手则是一柄青铜剑。
又,穿越了。
转头看了看,香香也正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打扮,周围的属将一个不少,再远处则是大队的装束一样的楚军,再向后方则看不见了,只是长戈林立的样子,应该也是步兵阵,而前方,则正在聚集着一条条的小舟和木筏,看这个架势,是要准备渡河了。
根据战国时期的作战规则,是不会半渡而击的,那种违背道义的做法为人不齿,绝对不是一个贵族所应该做的行为,一旦传出去,名声就臭了,看到楚军在准备渡河,吴军则慢慢的向后退却,让出十里的距离,给楚军渡河。
趁着渡河,方志文试图打开自己的包裹,可惜没有办法打开,拉开技能面板,所有的技能都已经变成了不能使用的灰色,看来系统是让参与者仅仅凭借自己的基础数据来战斗了,那么这个副本的意义到底说什么?难道是进来观光的么?
方志文还真没猜错,这种副本就是为了打发时间,同时也让玩家增加一些历史知识,至于NPC的奇遇也有些类似,但是也有一定几率能够的得到技能或者道具,当然了,更多的可能是获得些纪念品。
吴军都坐在地上,耐心的等着楚军渡江,然后重新布好战阵,双方又派出使节,通知对方合战开始,然后两部分的军队在开始向前推进,这个战争不管结局多么血腥,开始的时候可真的是文质彬彬的。
方志文等人算是开了眼界,原来古时的战争是这样的,直到对方的战阵已经进入一里左右的出发距离,方志文才发现,对面吴国的军阵中居然是由长戈兵、剑盾兵和强弩兵多兵种军阵,反观自己这边,却只有两个兵种,而且刀盾兵的数量极不合理,太少了!在冲击对方战阵的时候,后队的长戈兵会遭到对方弩兵的强力杀伤。
至于骑兵和车兵,双方都是没有的。
一声声的战鼓打破了安静的战场,刚才还安静如山一样的战阵,立刻开始轰隆隆的向前推进,方志文自然是属于第一排的刀盾兵,方志文倒是不在意,只是轻轻的将妹妹拉到了自己的身侧,不是不让她参战,而是让她能在自己照顾得到的地方战斗。
随着双方的接近,一声低沉的震响,头顶上忽然一暗,方志文知道,那是箭雨来了,不知道哪里传来一声‘举盾’的喝声,然后是‘冲阵’的命令。方志文将盾朝上一举,嘴里喝了一声‘冲!’便当先冲了上去,这一下基础数据的差距就拉了开来,方志文一众冲得最快,已经脱离了大部队的阵线,同样由于速度快,基本上没有被箭雨覆盖,只是擦了一下箭幕的边,第二轮箭雨还没下来,方志文等人已经当先冲到了吴军的阵前,挡开林立的长戈,与对面的剑盾兵撞在一起。
这一下就如同虎入羊群,方志文作为箭头,破开了前面两排刀盾兵,仗着自己血厚以及优越的基础属性,直冲进了长戈兵的阵营,长戈兵最怕什么,当然是阵型混乱了,特别是当敌人已经混进了长戈兵的阵营里,这下子,方志文等人基本上是在比赛屠杀的速度了,连香香也不例外,倒在她剑下的长戈兵数量也不少。
虽然他们背后的缺口已经被堵上,但是方志文一点都不担心,甚至不用指挥,他身后的武将已经转身将背后的攻击挡住,阵型变成了一个类似园阵的样子,跟着方志文横向移动,并不急着深入。
直到看到背后的楚军跟吴军接战了,方志文才向后退了退,从背后将吴军的刀盾兵防线攻破,然后他继续带着香香和属将向前不紧不慢的推进,于是随着一点突破,吴军的防线仿佛被切开的蛋糕,逐渐的分裂了开来,楚军的指挥也不是傻瓜,立刻顺着这个缺口扩大战果,吴军也在试图变阵,想要将中间通道让开,形成左右两翼夹击,但是毕竟是后手,动作慢了不少,无法之下,吴军立刻断尾撤退,保护着弩兵且射且走,而楚军由于冲阵的时候损失过大也无力追击。
于是,两方战阵慢慢的分开,直到楚军将断后的吴军完全消灭,吴军已经退到几里之外重整队形了,楚军虽然士气尚可,但是也是一个惨胜,于是,柏举大战的第一回合,就这么结束了。
‘叮,副本结束,您对副本进程的贡献值为81%,评价为优秀,获得奖励技能书‘孙武兵法第一卷’。’
眼前一亮,众人回到了船上,此时船队已经越过的钟祥古战场,向着三江口而去。
“香香,得了什么奖励啊?”
“嗯,就是一点经验和银两,还有一些奇怪的食物和一把青铜剑,没啥好东西啊,这个什么副本啊!切!”
方志文有些奇怪,接着一问属将们,大家都一样,除了一些技能经验,就是一些很有特色的食品,熏鱼!
看来这种副本也不是没有好东西的,而是要看你对副本的影响程度。
附:孙武兵法第一卷:使用获得若干统帅经验,一定几率领悟阵法‘步兵阵’。
【感谢‘五雀六燕’大大的更新票和评价票,谢谢!】
第八十四章夜遇水贼
接下来一直到傍晚,船队再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方志文与香香一直坐在船头聊天,一边看着两岸的风景,老实说,这种惬意的生活确实很舒服,甚至有种腐蚀人心的力量,让方志文觉得那些曾经的血腥与残酷,似乎像是梦境一般,觉得有些不真实了。
过了沔阳,眼看着前面的江面开阔起来,这里就是江夏郡了,将来这里是三国势力交汇的地方,传说中的赤壁之战就是发生在这一带,现在这里则是一个正在发生着叛乱的地方,而且此处地处三江平原,多有湖泊河流纵横,更是水贼横行的地方,就连江面上,都会不时的爆发战斗,天色完全黑下来这段时间,方志文就跟香香看到了五六次战斗,不知道是叛军还是水贼,不过方志文等人的船队六条船都是大船,那些小股的部队倒是不敢上前马蚤扰。
现实里,古代的舟楫晚上是不会航行的,因为非常的危险,但是在游戏里却没有问题,江夏正在战乱,而且江夏本身也没啥好看的,即使是赤壁也不过是一处荒凉的江面而已,方志文原本就不打算停留,而是想要直奔柴桑、庐江,在那里看看风光,然后再去建邺,从建邺转道向北走广陵入徐州。
亲眼看到了水贼或者叛军引起的战斗,方志文的心里不由得痒痒的,不知何时开始,他已经逐渐的转变成了一个好战分子,一见到战斗,那种悠游的心态立马就不见了,胸膛里的战意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头上是灿烂的星河,周围伸手不见五指,河面上的舟楫都挂着一串串的灯笼,在船头船尾处标示着舟楫的位置和大小,坐在船头的小几上,方志文眯着眼睛在阅读辅助终端内的技能书,眼睛无意识的看着江面上的夜景,耳边传来轻微的风声和江水撞击在船头发出的声响。
香香已经被方志文赶着下线休息了,其他将领也已经进入了休息时间,船上除了在操舟的水手舵手,其他人都休息了,整个船上安静的很,甚至能听到远处船上偶尔传来的说话声,那些玩家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精力充沛的,即使在寂寞的旅途中,他们也总是那么充满了活力,方志文很难否认,这点很吸引人。
忽然,方志文的耳朵里传来一阵异样的水声,即使方志文一点都不熟悉水面上的各种声响,但是这种不和谐的声音很清楚的告诉方志文,有其他的船只在朝着自己的船靠近,虽然没有听到划桨的声响,但是船身与江水碰撞的声响却隐瞒不了。
方志文抬起头,看了看黝黑的江面,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方志文知道,对方应该是能看到自己的,因为自己就在船头的灯笼下面。
方志文站了起来,在船板上重重的一跺脚,船板发出医生沉闷的响声,整条船似乎都震动了一下,方志文知道,自己的属将在尸山血海里出没,一向都是很警醒的。
果然,几息不到,二十一名属将已经都出现在方志文的身边。
“敌袭,敌暗我明注意防范暗箭,吩咐船工水手主意躲避,没有必要的船工立刻躲避进船舱,你们三人一组分散驻守各处。”
正说着,一声破空之声传来,方志文拨开企图挡住自己的属将,一伸手,捞住了一只从黑暗中飞来的箭矢,不知何时,方志文的左手里已经握着那落雁弓了,抬手张弓,方志文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弓弦的震响声还没有传到众人的耳中,方志文的弓已经放了下来。
“执行!”
“诺!”
众武将立刻分散开来,奔向各自的位置,方志文身边只留下三人,分别是宇文伯颜、段志然和史阿,不远处的江面上传来一声闷哼,接着是落水的声音,看来那偷施暗箭的家伙被方志文射回去的箭命中了。
天色虽然非常的暗,战场的光幕也看不见,从刚才那只飞来的利箭中,方志文可以肯定,战场已经拉开了,由于是对方偷袭,所以战场的开启权在对方,方志文并没有收到系统的询问。
虽然号称是楼船,但是甲板的面积是很小的,毕竟不是专门为战斗设计的船只,方志文干脆就没有让士兵出战,只是凭着自己这二十二人应战,至于船队里其他的商船,方志文却管不得这么多了。
漆黑的空中传来了密集的破空声,方志文的手里出现了一面大盾,虽然这些箭矢对他的伤害非常有限,基本上都是不破防的,但是他也没有被人射的受虐体质,大盾上传来‘笃笃’的响声,从产来的力量看,这些水贼的水平相当的有限,如果是在白天,这些人没进入射程可能就已经被方志文这二十来人给彻底放翻。
对方的箭雨一停,方志文迅速的放下大盾,摸出长弓快速的开弓,凭借着大致的判断,将连珠箭射了出去,他身边的武将们动作如出一辙,只有史阿老实的提着刀盾,他的箭术现在还拿不出手。
交战的双方都不出声,只是默默的开弓互射,被射中的水贼也只是闷哼一声,战斗显得诡异而阴狠,不过,到现在为止,方志文的将领连伤都没有,倒下的只有水贼。
不久,水贼的弓箭忽然停了,显然是水贼那边明白了,比试弓箭的话,即使对方是盲射,自己这边都不是对手,既然如此,那么只好近战了,方志文听到的水声证实了这点。
“换刀盾,对方想要登船,注意防备暗箭。”
方志文大声的命令,他并不担心对方听到,听到了又能如何呢?除非撤退,否则这群水贼就只能登船强攻。
史阿紧了紧手里的剑盾,他还是习惯用剑,方志文也没有强迫他用刀,等到他经历过几场马战之后,就会明白在马上刀比剑好用,枪比刀好用,弓比枪好用,这些都是用血换来的经验。
‘笃笃’一阵连续的响声,一个个黝黑的铁钩爪钉在了船帮上,方志文没有下令断掉钩爪后面的绳索,一方面,这个钩爪的前段很长一段都是铁质,想要割断绳索,那就得弯腰伸出身子到船帮外面去,这样做不但难受也很危险,所以方志文看了一眼钩爪的构造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另一方面,方志文也想将水贼放到甲板上来,他想看看水贼是啥样的,同样也想用手里的刀出出刚才那被动挨打积累的闷气。
‘扑哧’方志文的直刀刺进了一名刚刚攀爬上来的水贼喉咙,水贼一张嘴,咬在嘴里的短刀掉了下去,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过方志文很清楚的看到,这个水贼是属于低AI的杂兵,方志文手里的刀微微一拧,侧向抽了出来,顺便划断了旁边一个刚刚伸出头的水贼的脖子,方志文知道自己的力量属性很强,只是轻轻的挥刀,那水贼的脑袋就飞了出去,这边的水贼喉咙里发出奇怪的咕噜声,一松手整个人掉了下去,似乎还砸到了下面的水贼,传来一声闷响,然后是两个落水的声音。
即使已经面对面了,双方仍然是不出声的狠杀,除了不时传来的刀剑碰撞的清脆响声,就是被刀剑刺中的‘扑哧’声,受伤者的闷哼声,还有落水的碰撞和水花声,竟然还能听到鲜血喷洒的‘嘶嘶’声,暗淡的灯火下,狰狞的面孔,飞溅的暗红色液体,还有闪亮的刀刃,组合出一副震撼人心的画面。
‘当!’
一声脆响,方志文挥出的刀被一个手斧给挡了下来,方志文心里一乐,终于有个像样的家伙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伙水贼的首领。
“劈波斩浪!”
只见那一脸络腮胡子,袒露着半个胸口的壮硕水贼一用力,整个人借力腾空,越过船帮手上的手斧扬起,宽大的斧刃闪闪烁着幽蓝色的技能光芒,嘴里低喝了一声,显然这是用出战技了。
方志文正想踏前一步抢进内线,这种伸展身体的大动作技能,在占据主动或者技高一筹的时候不妨用用,但是在面对强者,甚至水平相当的对手时,这种动作即使是技能,也绝对是送死的动作,只要被方志文抢进内线,那汉子远在外围的手斧根本就是废物,而左手那只挡在胸腹防御的手斧却无法发力。
不过,史阿却忽然抢了上去,将方志文的生意抢走了,方志文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这史阿最近怕是一直都憋着一股劲,主要是在前面几场战斗力,他都没有发挥什么作用,所以心下很是不服,加上在战阵和箭术、骑术上不如方志文身边的战将,心里肯定一直都憋着一股火气,现在给他发泄一下也好,于是方志文停住脚步,继续轻松的屠杀着攀爬上来的水贼杂兵,一边用眼角关注着史阿的战斗。
史阿一样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武者,尤其是这种单打独斗的场面,只见他滑步抢进,身形比方志文还要流畅,右手往前一递,剑尖一晃抢先刺向水贼的右胸,那水贼如果不做防备,那么没等他的技能落下,自己的胸口就先被这如同电光一样的利剑刺穿了。
【下一章有个‘名人’出场,谁呢?
感谢‘dfafads324’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chenlitu’大大的宝贵评价票,还有‘ngstone’大大的更新票,谢谢啦!
今天有事更迟了,晚上还有一章的,不过周末的日子里,不会有人白天还窝在家里看书吧,奈何我要窝在家里码字呢!】
第七十八章水贼周泰
水贼无奈的一撩左手的手斧,企图将史阿的剑尖跳开,右手的手斧速度却已经是慢了一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知史阿的剑尖却是一晃,仿佛长剑弯曲了起来,剑尖向上扬起,堪堪的避开了手斧的撞击,随后剑尖回弹一点头,带着一溜残影,‘扑哧’一声刺进了那水贼的胸口,史阿的人随剑走肩膀一侧,撞击在那水贼的肋部,手里的剑直接穿透了那汉子厚实的身躯,从背后透了出来。
那水贼吃史阿一撞,身体的重心顿时失了,整个人‘轰’地一声撞在了船帮上,挣扎了一下,却是站不起来了,史阿的剑已经借助着水贼飞出去的力量抽了出来,那水贼的从胸口血如泉涌,血水灌进了肺部,顿时动弹不得了。
“叔!”
史阿正要上前去将那水贼枭首,方志文忽然喝了一声:“且慢。”
之间一个略显瘦小的身影从船帮上忽地窜了过来,抢到那水贼身边跪下,从怀里掏出一包金创药,用力的按在那水贼流血的伤口上,接着又掏出一包,按在水贼背后的伤口处。
做完这些,那人一回头,方志文才发现,是个年纪甚小的男孩子,那孩子愤怒的瞪了史阿一眼,用他那略显稚嫩的声音大喊道:“都住手,我们认输。”
‘扑哧’‘呃’
那孩子喊了住手,水贼们都老实的住手了,但是方志文可没有下令住手,那些将领们立刻将还在船上或者攀在船帮上的水贼都砍了下去,方志文看了一会,船上已经没有战斗了,这才开口道:“都停下吧。”
那男孩关切的看了看身边那奄奄一息的水贼,回头仇恨的看着方志文,刚刚明明都认输了,可是这个人却依然不罢手,白白又死掉了几个弟兄。
方志文看着那男孩的目光,不屑的撇了撇嘴:“怎么,不服?别忘了是你们主动来偷袭的,跟我们讲究规矩和道义?你也配!?”
那男孩愣了一下,惭愧的低下头,稍停,又抬起头道:
“请将军放过我叔父和这些弟兄一次。”
“凭什么?”
“我们给赎金,寨里还有百金,我这就叫人取来。”
方志文看了看那少年,他刚才似乎没有提到自己,不由得有了好感。
“你叫什么?”
“我叫周泰。”
这回轮到方志文愣住了,周泰啊!是那个周泰么?压住心里的兴奋,方志文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孩子,有胆有识,又讲义气,看起来还真的可能是那个周泰。
“你可有字?”
“江上水贼,何来有字?”
“你刚才没说到你自己,你是准备投降与我么?”
“大人需要我投降么?我观大人等强弓硬弩,应是北方强军,泰只会操舟不识弓马。”
“你不怕我杀了你?”
“只要大人能放过我叔父,泰死而无憾。”
“为何不肯投降?”
“不愿离故土。”
方志文好奇的看着周泰清澈的眼神,仔细的想着他的回答,老实说,方志文也没有多大的期盼自己能拐走孙策的悍将,如果周泰被拐走了,到时候孙策身边的故事不是少了不少,这个剧情的严重变故智脑肯定是不愿意的。
但是自己即使不拐走这孩子,直接杀了的话,难道剧情就不会变化了么?既然杀了可以,那么拐走也一样可行啊?这智脑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呢?
方志文沉吟着,那周泰虽然说得硬气,其实心里还是很紧张的,谁又愿意去死呢,他不愿意跟着方志文,是因为方志文杀掉了不少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他心里实在没有办法容许自己踩着兄弟的尸骨去攀附富贵。
反倒是一边那个奄奄一息,说不出话来的水贼头领心里着急,生怕一个不好自己的侄子就折在这里了,将来却怎么跟自己的兄长交代啊!而且,方志文这群人看上去都是骄兵悍将,隐隐有一方霸主的威势,自己的侄子若跟了他,说不定能光宗耀祖呢!即使不能,能给自己找个好出身,总好过一直做见不得人的水贼吧!
只是他有心劝侄子投降,却开不了口,只能干着急。
“呵呵,你若不投降,我便连你叔父和下面的水贼一起杀光,如此,你怎么说?”
“你......”
周泰气怒的看着方志文,但是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能有什么办法呢,似乎除了投降之外,再无别的办法了。
“你为何不愿降,不要拿谎话骗我!”
方志文看着周泰,沉声问道,他更想知道的是,智脑到底是怎么样影响这些越来越独立的NPC,或者干脆可以说这些是已经独立的虚拟生命体。
“因......因你杀了我的弟兄,弟兄尸骨未寒,我不能踩着他们来谋取自己的富贵吧。”
方志文想了想,这是属于心理范畴的活动,也就是说,价值观的取舍,这种层次的取舍已经不能说是影响了,而是设定,也就是说,智脑为每一个虚拟生命体设定了三观,然后就无需再事事管理了,这跟现实世界已经基本上是一致了,只是涉及剧情的时候呢?
方志文呼了口气:“战场上只有立场,没有感情,我不杀他们,他们就杀我,这里没有私仇,再说了,你是用你自己来换取下面兄弟以及你叔父的生命和未来,并非是为了谋取富贵,这还不够么?”
“应......应下。”靠着船帮上喘息的水贼终于能勉强说了一句话,一开口,他就劝侄子投降,倒是一个明白人。
“叔父!”
那水贼却在剧烈的喘息,无法再开口,因为刚才强行说话,嘴角也渗出了血迹,周泰的脸上很是焦急。
“他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并没有伤到要害,只是丧失了行动能力而已。”
动手的史阿自然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剑极为巧妙,倒灌的血水影响了人的行动能力,其实这一剑的伤害到不大,关键是后来的那一撞,直接断了那汉子四五条肋骨,严重的是这些断裂的肋骨可能已经伤及内腑,所以才造成了重伤状态。
“好了,别磨磨蹭蹭的,你投降,然后让你这些兄弟们赶紧将你叔父带走找医者治疗,再拖下去可真的危险了。”
方志文不紧不慢的说道,眼神玩味的看着周泰,看看他是如何取舍的,更重要的是,弄清楚智脑对剧情的控制力度和方法。
周泰为难的左右看了看,那重伤的水贼却抓着周泰的手,微微的点头,示意周泰同意下来,周泰咬了咬牙,终于做了决定,他放下叔父的手,长身立起,正儿八经的想着方志文行礼,口中说道:“周泰拜见主公。”
“嗯,我是丰宁太守方远方志文,你先做个伯长,但有功勋再行拔擢。”
周泰一愣,想不到这位亲自上阵厮杀的狠人,居然是一方太守,自己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由水贼变成了大汉军官了。
“谢主公!”
‘叮,恭喜您获得周泰的效忠,名声+2,现为声名赫赫。’
方志文愣了愣,忽然明白了智脑的策略,此周泰非彼周泰,这个周泰没有字,即使你给他现在给他起一个‘幼平’的字也不行了,因为这个是保留词,所以,智脑的打算就是到时候又会出现一个新的周泰,等那个周泰向孙策效忠,估计就会由孙策或者孙坚给他一个‘幼平’的字,完成历史名将的最终身份确认。
而自己面前这个,只是一个名字叫做周泰的一般将领而已,只是不知道,智脑是不是给了这个周泰与名将周泰一样的成长模版,如果为了游戏的好玩性,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如果这样的话,只要你硬抢没有成年出仕名将,都有可能会演变成这样的一种情况,这样的话,智脑岂不是在鼓励玩家去抢夺名将?不过这也符合智脑的最终利益,给玩家制造争端那是不遗余力的。
“去将你叔父和弟兄们都安置好,然后回来找我,我们会沿江而下,在柴桑和庐江略作停留,如果有愿意跟着你的弟兄,你也可以一起带着,对了,这些钱你拿着路上使用。”
周泰深深的看了方志文一眼,躬身行礼:“诺,泰告退!”
“去吧,快去快回!”
方志文挥了挥手,周泰手脚利索,很快将叔父抱起来送到下面的小船上,随着一阵呼喝和划桨的声音,这些从黑暗中冒出来的水贼们,又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黑暗中。
方志文站在船头看着黝黑的江面,良久才呼了口气:“好了,诸位去休息吧,想必今晚会太平了。”
“主公,让我在这里陪着吧。”史阿躬身道,身边的段志然和宇文伯颜也一起请求。
“随你们,其他人下去休息吧。”
“诺!”
方志文重新回到船头固定住的案台边上坐了下来,招手让三个属将也坐下。
“主公,为何如此看重那个周泰。”
“呵呵,觉得他有潜力,你觉得那孩子如何?”
“重情重义,刚毅果决,是个好孩子。”
“所以,我是见猎心喜,不想这孩子一辈子做水贼。”方志文这话到不全是假话,他确实挺喜欢这个重情义的周泰的,不管他是不是历史名将,都不重要,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方志文更多的是在试探智脑的反应,到了后来,他到是真的希望能撬走这个年轻的水贼。
到了最后,方志文弄清楚了智脑的谋算之后,明白自己捡了个便宜,那也只是意外之喜罢了,至于能不能培养出来,那委实还是要看机缘和投入的,所以只能说方志文得到了一个有培养前途的武将苗子,成与不成还要两说,而真正的历史名将,成长的路子一定会被智脑安排的好好的。
史阿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而是开始回味刚才的战斗,眼神却警惕的注视着周围的江面,耳朵也竖得高高的。
方志文则拉开属将面板,第一次看周泰的属性:
周泰(--)水军将等级5
统帅:42
武力:55
智力:45
政治:12
魅力:50
特长:水战专精(2级,水战攻防速加成3%)
武将技:箭岚(3级,舟楫弓弩部队提供4%攻击追加),长蛇阵(1级,水军战阵,水面攻、防、移动速度加成2%)
个人属性:
力量:52
精神:34
敏捷:32
体质:90
内力:10/10
战技:宁神一击(2级,攻击追加15%),斩击(2级,短兵器攻击加成15%)
特性:坚韧(3级,提高4%防御、回复)
内功:基础内功(二层)
第二属性面板:
攻击:85+20
防御:84+10+5+5
速度:35+3
体力:9000
装备:略
【首先感谢‘无聊小金刚’的慷慨打赏,谢谢!
出场的是周泰,不过其实是谁都差不多,因为此周泰也许非彼周泰,也许比那个更强,至于为何选周泰,当然是喜欢他的忠义了,因为接下来需要他.....
这种似是而非的历史名将养成觉得可行么?我想如果是真的有这个游戏的话,这种设置应该会受到玩家的喜欢,至少是个玩点吧,不过设定应该显然不是所有的幼年名将都可以用这种模式的,只能用在那些出身卑微或者来历不明的名将身上。】
第八十六章内政副本
一夜无话,第二天香香上线之后,方志文给她绘声绘sè的讲述了昨晚发生的劫船事件,香香大为后悔,早知道就不那么早下线休息了,错过了很精彩的一幕啊,特别是那个周泰,是不是就是那个周泰呢?
“哥哥,周泰呢?”
“还没有回来,估计要回去找医者治疗他的叔父,然后家里也需要安置一下吧,反正他会追上我们的,我将我们接下来的行程都告诉他了,你不用担心。”
不会反悔吧?”香香有些担心的咬了咬嘴chún,看来是有些患得患失了。
“呵呵,不会的,他是个重信然诺的人,不然也不会为了他叔父放弃抵抗了。”
“倒也是,哎,对了,哥哥,他有没有字?”
方志文眼睛转了转,笑着说道:“他一个水贼,哪里来的字?!”
“呃!”香香语结,方志文心里猛笑。
“那个,哥哥,要不你给他起一个字呗,你是他的主公嘛,完全可以给他取一个字的。”
方志文忍住笑问道:“也是啊,那香香你说取个什么字好呢?”
香香眼睛一亮:“幼平,这个字如何?”
“咦?泰,平?平是可以,为何是幼平呢?你知道他是他们家里最小的那一个?”
怎么会知道,这不时顺口嘛。”
“嗯,说不定他是老大呢,或者应该叫伯平,或者伯安也可以,呵呵,跟刘虞的字一样,很棒吧?”
“一点也不,还是幼平好!”
“是么?为何要幼平呢,伯安也很好啊!”
“哥哥”
“呵呵”
两兄妹正闹着呢,忽然系统提示的声音将两人的亲昵游戏打破了。
‘叮,旅途随机事件‘旅途副本----江夏蛮族’启动,是否进入?是/否’
‘叮,奇遇之江夏蛮族,请选择是否进入?是/否’
两人收到的信息是不同的,但是事件却是同一个,看来系统是承认他们兄妹之间的结拜关系,又或者智脑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定义为组队伙伴,所以当两人同时在场的时候,获得的随机事件是一致的。
“哥哥?”
“去看看啊,副本而已。”
“好!”
这个副本有些不同,因为这个副本不是以战斗为主的,而是以发生在西汉时期的迁徙蛮族入江夏为背景,要求参与者在一定的时间内,实现预定的内政目标,比如城镇等级、文化值、商业值、技术值等等指标,换而言之,这是一个内政副本,很少见的副本。
“哥哥,内政副本啊!是稀有副本啊,我们运气真好!”
“呵呵,当然,你不是说你的运气一向很好么!”
“那是,不然怎么能碰到哥哥!”香香得意地扬了扬眉,翘着小脸喜意扬扬的。
方志文揉了揉香香的脑袋,笑着道:“那是我的运气好才对!”
“好了,香香你负责整理一下内政,史阿负责调查村子,我带着他们周围转转,既然有村外这么大的区域,总不会是放着做摆设的,一会我们在碰头交换情报。”
“好!”
“诺!”
幸好包裹内的战斗用具和个人用具还可以使用,不能使用的道具是涉及内政的所有道具,包括资源也不能使用,方志文带着武将出了小村子,立刻分兵成两队,朝着不同的方向奔去。
村外的地形是典型的水乡地带,资源什么的也是有的,木材、石矿、农田都有,在稍远的大山边还有铁矿,算是基本建设资源齐全,野怪也是有的,甚至还有四座小型山寨,每个山寨里有三百到五百不等的山越蛮。
方志文二话不说,指挥自己的手下轻松的将所有的山寨都攻下,并且尽量的迫降对方,方志文甚至不厌其烦的是一个一个的去亲自迫降,结果清掉地图上所有的野怪之后,攻抓获了降兵四十七个,收获银两三百三十两,木材五十单位,石材六十多,铁锭三十以及粮食兵器一批,至于空下的山寨,方志文并没有摧毁,他是希望系统继续刷新,然后自己继续来当作资源一样的开采,只不过这个算盘是不是能顺利的打响,还要看智脑大大的脸sè而已。
回到村里,香香已经等得有些不难烦了,正站在村口坐在马上伸长了脖子张望着,史阿则不见了踪影。
见方志文一行人归来,香香开心的策马迎了上来。
“怎么样,香香,村里的情况都弄清楚了?”
“嗯,清楚了,现在村子是一级,人口一百一十五,资源若干,要求我们在一旬之内,尽量的提升村庄等级,接纳更多的蛮族安居,并且要求民心达到及格线,其他的指标就没有了,最后的评分是看综合完成度的。”
“哦,这样的,看来任务的开放度很高啊,要如何才能做得更好还要花不少的心思,村外的情况是这样,四类基础资源矿各一,野怪六队,蛮族山寨四座,我都已经清扫了,空山寨则留着,抓了这些俘虏,将他们立刻退役转化为居民,开始生产吧,还搜集到了一些资源和银两,如果这些山寨天天刷新的话,不比那四个资源矿差。咦?史阿呢?”
香香扭捏了一下:“我让他去询问居民了。”
“嗯?哦,知道了,我们先去仓库,将东西放下,然后去村公所开始建设设施。”
方志文眼睛一转,就明白了香香的打算,香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问询NPC,但是她这次却不肯去做这件事,是因为这是个副本,离开之后就再也见不到这些人,所以她是打算一开始就不接触,真是有些孩子气,不过方志文也不点破。
在方志文看来,这个副本其实很简单,而且越多人一起做,副本的完成度就会越高,但是,如果是一大票玩家一起做的话,到了副本完结系统结算的时候,分到每一个人头上的完成度就很少了,所以,这个副本最合适的就是带着一大堆属将的人来做,就像自己这样的。
方志文与香香在村里四处转悠,寻找各种任务,大部分是寻找失物、消灭老鼠、排解纷争、修补房屋之类的小任务,方志文的手下众多,一个人负责一个,任务刷的那叫一个快,香香不时的跑回村公所去看数据,笑得眼睛都眯了。
到了晚上,不会真的让玩家在村里睡上一觉,而是咔嚓一下翻动日历,眨眼就到了第二天,整个夜晚直接的没有了。
第二天,方志文先将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