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38部分

也没有胆怯,曹cāo不由的暗赞一声。
“陶恭祖清廉,果然人如其名,惜哉!本官还想重用于他,想不到却不可得!”
“你二人可愿意出仕?”
“大人,我兄弟二人才具不足,若是大人认可,我二人自然会听从大人的安排,请大人量才录用,若是大人觉得不可,我兄弟二人仍愿意在书馆执教,为天下育才。”
“好啊!就依两位,本官就不打搅了,妙才,你在这里守着,莫要让乱民前来sāo扰。另外。陶恭祖的去向可知道了?”
“主公,末将已经查明,陶恭祖与赵兴孝轻车简从已经连夜出了北门,怕是已经走远了!”
“也罢!”曹cāo叹了一声,打马而去。
“妙才,看好了他们!”曹cāo身后的曹洪低声道,夏侯渊会意的点了点头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九百零五章下邳城破陶谦遁逃”天以大亮,曹cāo在下邳府衙升堂,所有投效了曹cāo的,或者被抓住的下邳原本的官员们都在堂下静坐,曹cāo正高踞上座,翻看着从库房中找到的公文表册。
接管一个城市的人口表册是很重要很正式的事情,不过这个表册现在却拿在一侧的戏志才手里,而曹cāo在看的,却是下邳文武写给陶谦的上书策对。
公堂里很安静,只有曹cāo不时的发出一声不明意义的轻笑,堂下的众人偷偷的看着曹cāo,以及周围的昔rì同僚,大家心里都是十分的惶恐,这些表文中,有不少是攻击和斥责曹cāo的,谁写的自然心中有数。
看着曹cāo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人的心里也在打鼓,头上的汗水更是不知不觉的涔涔而下,尽管现在是数九寒冬。
过了一会,曹cāo随意的将表文扔在了案台上,缓缓的扫视了大家一眼,开口道:“来人,取火盆来!”
很快,两名士兵将一个火盆抬到了大堂上,立在一旁等着曹cāo的进一步吩咐,曹cāo忽然站了起来,一抬手,宽大的衣袖猛地横扫过案台,带着一股强风,案台上的书册帛书顿时向堂下飞了下来。堂下的众人不由自主的一哆嗦,都以为自己是要大难临头了!
“都烧了!”曹cāo淡淡的说道。
戏志才抿嘴笑了笑,看向堂下的一众呆若木鸡的文武官员。眼神里带着一些促狭。
曹cāo看着两个士兵忙着将”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地上的书册帛书扔进火盆中点燃,忽然哈哈的笑了。
“各位不必慌张,我看策文,只是想看看谁有能力见识,当时是各为其主,本官难道还会怪罪各位不成,如今大家都已经弃暗投明。本官一定会量才录用,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该烧掉的都烧掉了。未来如何还需要各位自己把握!”
“属下定当为主公效死!”
“末将愿效死力!”
曹cāo满意的点了点头,抬手指着曹豹道:“曹豹都尉,听说你与笮融关系不错,可愿意去一趟彭国。与笮融晓说厉害。促其尽快罢兵易帜?”
曹豹赶紧站起来,躬身道:“属下愿往!”
“好!夏侯渊!”
“莫将在!”
“命你率军保护曹豹前往彭国,沿途护持不得有误!”
“诺!”
“其他各位暂且各安其职,安抚下邳城中百姓,尽快回复城中秩序!”
“属下遵命!”
“志才,可有陶谦的消息?”曹cāo喝了口热茶,润了润有些干哑的喉咙。
“没有,属下以为。陶谦如何已经无足轻重了,主公何必在意?”
曹cāo楞了一下。有些尴尬的呵呵笑了笑,说实话,”娱乐秀”曹cāo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也是一种患得患失的心里,曹cāo总是用自己来想别人,未免有些高看了陶谦的意志。
“志才所言甚是,如今陶谦众叛亲离,又无将士支持,儿子也俱在城中,确实不足为患。”
“正是,主公应该忧心的是方志文,此刻他正在凌县城外,牵制住了陈登,陈登只能死守待援,主公打算如何区处?”
曹cāo皱起了眉头,一说到方志文,曹cāo就头疼,虽然现在轻取下邳,彭国眼看着也会掉进自己的口袋里,曹cāo虽然失了广陵,但是收获还是巨大的,特别是在下邳的收获,陶谦的府库可是完整的落进了曹cāo的手里,而下邳的世族为了保命,想必付出的也不会少。
地盘有了,实利有了,只要再有一段安稳的时间,曹cāo就能消化掉手里的地盘,将之变成自己的实力,到时候,南下、北上、西进都是可选的选项,发展势头空前的好啊!
唯一的麻烦就是如何将方志文这个讨厌的家伙从徐州赶走。
“现在广陵已经成了白地,但是也正是如此,方志文也没有了继续向西深入的能力,因为他的补给会跟不上,如果他占据了广陵本官才会担心,现在,最多就是将广陵乃至下邳以东都变成坚壁清野的白地,以此来隔绝方志文的进攻。”
“嗯,主公的打算不错,但是凌县呢?若是早些时候下决心让陈登直接撤到下相就好了。”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有不知道下邳之战会如此顺利,留下凌县也是为了牵制方志文,谁知道现在反而成了被方志文牵制了,陈登有不能不去救,否则尽失人心啊!”
戏志才缓缓地点头不已,陈登,现在看来就是一个大麻烦啊!
“凌县城中兵员充足,粮草器械储备也不缺,而方志文只有三万多骑兵,想要猝然而下想来也不可能,我们还可以从容布置,看看如何才能将方志文逼走,将陈登接应出来。”
曹cāo低着头看着地图,手指在茶杯边上缓缓的转着,思索了一会道:“先将彭国取下,布置好下相、僮县、徐县的防御,另外,淮陵必须重建。等这条防线建好之后,我们再想如何来解凌县之围也不迟!”
“那就让陈登坚守凌县,有一个月就差不多了!”
“嗯,应该没问题,一个月都守不住的话,陈登也不足倚重了!”
曹cāo抚着胡须冷冷的笑了。(未完待续。)
第九百零六章陈登用计郭嘉接招
陈登初初见到城外奔驰的骑兵,心里像是打鼓一样怦怦直跳,即使在数九寒冬,不对,现在已经是早chūn了,即使在早chūn的刺骨严寒中,陈登还是觉得自己在冒汗,只是摸了摸额头,却什么都没有。
城外的地面上还有残雪枯草,骑兵奔跑起来没有烟尘,但是扬起的泥浆雪雾看起来还是很有声势。
陈登躲在城门楼的高处,面前有两个卫士一左一右的举着大盾,攻击开始了!陈登捏紧了拳头。
“命令士兵注意防箭,弩兵shè击准备,投石机装碎石,准备shè击!”
陈登的声音有些发紧,不过这不重要,传令兵已经通过大声的呼喊和号角,以及旗手的动作,将陈登的命令准确的传递了出去了。
陈登是有些紧张,不过不完全是害怕,那是因为陈登是第一次对上正规军作战,而且他的对手是名满天下的堂堂军神,这个压力难免会比较大,事实上,不仅仅是他在紧张,这城墙上的守军,乃至于异人都有些紧张,所谓人的名树的影,真不是盖得。
‘轰隆隆~’
城外的骑兵分成了几队,每队在两千人左右,开始尝试对城墙展开冲击,每次前出的大概有两个分队,从两个方向横扫过去,城内的投石机想要命中这种随时可能变速和变向的小股骑兵队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至于弩兵阵。很奇怪的并没有发言!
骑兵们于是很畅快的在城墙下来回的奔驰,将手里的弩箭从四百多步之外,准确的投shè到城头。从侧面,并且是左右两个侧面来的箭矢不好防御,陈登让城头的守军组成一个个的锥形阵,盾兵在两侧,这么一来倒是很有效的防御住了敌军的弩箭急袭。
而阵中的弩兵,则可以从容的向下抛shè箭矢,只可惜。shè程上根本就够不着。
只是,陈登还是太小看了方志文,方志文见到城墙上敌军正在密集防御。立刻下令进行技能急袭,等陈登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轰轰的技能爆炸声中,城头上残肢鲜血横飞,仿如人间地狱一样。陈登这才知道。战场上的事情并不那么简单,自己虽然想出了抵挡奔shè的阵型,但是却没有办阻挡对手的技能齐shè,更让人绝望的是,敌军的技能齐shè的数量和伤害力,实在是太强了。
而且,技能齐shè仅仅是一个开始,随着技能光芒之后。还有黑压压的连绵箭雨,陈登看得目呲yù裂。但是却无能为力。
“命令士兵都下城躲避,只留下观察哨!”
“大人,敌军向东侧城墙去了!”
“快,让东侧城墙赶快执行命令!”
“诺!”
“大人,弩兵不反击么?”
“再等等,再等等”陈登像是..””在回答,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方志文的部队保持着不紧不慢的速度,以两千为一个单位,轮流的横扫了四面城墙,不过,除了在南城墙上取得了不错的战果,另外的两面城墙上的守军早就溜到城下去了,方志文的攻击基本上毫无成效。
方志文驻马在千步左右的距离上,看着城头飘扬的旗帜侧头向郭嘉问道:“奉孝,你觉得陈登在打什么主意?放我们上城头么?”
“他是吃准了我们不敢登城,这么少的兵力登城的话显然是不足的!”
“嘿嘿,未必,若是我的卫队或者子义的卫队上去了,就算是两千人也能夺下城门!”
“主公,若是我守城,我就一把火将你烧下去!”
“哦?奉孝,你接管金鹰,看看城里有什么埋伏,陈登这人自持聪明,喜欢搞些yīn谋诡计也说不定,我才不会相信他只是一味死守呢!”
郭嘉嘿嘿的笑了笑,从随军侦查参谋手里接过了金鹰的控制权,仔细的观察了城里的布置。
“呵呵,主公猜的不错,陈登在城里花了不少的心思,首先投石机的布置就很有趣,投石机集中布置在城池的四角,主公想到了什么?”
方志文眯了眯眼睛:“奉孝是要考校我?”
“就当是吧!”
“投石机在四角,是要吸引我们靠近城墙,然后从侧面发动投石机,”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九百零六章陈登用计郭嘉接招”如若这么布置的话,应该还有弩兵埋伏,配合投石机进行追击,城门附近可以安排骑兵准备。当我们靠近城墙登城的时候,两侧的投石机就会进行覆盖shè击,城上的伏兵尽出,先用擂石将我们赶下去,然后弩兵登城,进行急袭shè击,待我军混乱之时,城门处的骑兵就可出城突击。这个计策还是不错的,把握住了火力集中投shè的要点。”
郭嘉轻轻的鼓了鼓掌:“主公英明,属下所见也是如此!”
“呵呵,拍马屁也没有用,现在行军,没酒喝!”
“切!小看人了吧,属下说句真话都不行么?”
“嘿嘿,奉孝觉得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能不能利用他这个设置让我们占占便宜?”
郭嘉捏着下巴思索了起来,半晌,郭嘉才笑着问道:“主公以为若是我们不肯上当的话,陈登会如何想?”
方志文想了想道:“或许他会怀疑,是不是我们发现了什么,然后会患得患失,考虑要不要改变布置,或者想方设法的继续引诱我们登城,在这两者之间摇摆不定!”
“呵呵,正是!不过,改变布置的话又能如何改变呢?陈登手里的筹码不多,因此,他最终应该还是会想方设法的让我们去登城。为此不惜嘿嘿”
“原来如此,奉孝果然狡猾,是要引诱他继续下饵么?”
“对。这个饵不肥我们还不吃!”
城上的陈登手心真的出汗”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了,现在这个局面还不错,方志文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是换上了火箭,开始向城内抛shè。
抛shè火箭入城,方志文的骑队就已经迫近到了城墙两百步的距离上,陈登还是忍住了。这个距离上发动虽然有可能对方志文的骑兵造成伤害,但是伤害也是极其有限的,更重要的是。这么做将会暴露自己jīng心设置的陷阱。
陈登还是在幻想,自己是否有击败方志文的可能xìng,陈登的xìng格其实很桀骜,否则。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了。每一个桀骜的人,骨子里其实都是非常骄傲的,都有着不肯服输特点,陈登也不例外,因此,他想要尝试击败方志文,当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再也按奈不下去了。
陈登再次隐忍了下来。一边命令城内的民兵救火,一边死死的盯着方志文的举动。想要从方志文的举动中证实,方志文到底有没有看穿自己的布置。
陈登的安静似乎让方志文有些犹豫,城外的骑兵仍然不紧不慢的在两百步左右的距离上游荡,不时的将火箭四散shè入城中,看样子他们也十分的谨慎。
“命令弩兵一部,悄悄的上城,注意隐蔽。”
“诺!”
陈登决定再扔些诱饵下去,看看方志文到底上不上当!
当这次方志文的骑兵队一如往常一样逐渐接近到两百步的时候,成头上忽然站起了一片守军,这些守军的手里都举着强弩!
“齐shè!放!”
””“zìyóushè击!”
这回骑兵带队的正是太史慈,太史慈见状,早已一磕马腹,大喊道:“举盾,锥形阵,加速!”
原本不紧不慢的长蛇阵忽然像是被人踹了一脚一样,疯狂的奔跑起来,并且快速的缩成一团,然后急速的转弯,虽然不少的弩箭还是shè中了骑兵,但是这点伤害在太史慈和方志文的双重加持下,根本就跟挠痒痒一样。
但是这些暴露出来的弩兵却惨了,因为跟在太史慈后面的马欣部抓住机会已经开始shè击了,这些完全没有盾兵保护的强弩兵,立刻就死伤惨重!
“盾兵上前保护!”陈登及时下令,他想要给方志文一个错觉,以为自己因为想要将弩兵撤下去而出了昏招。
“范国伟、龙云,一会要注意两侧的投石机攻击!”
“明白!”
“好,出击!”
方志文大喝了一声,催马向城墙冲去。
“技能齐shè!放!”
“弓箭zìyóushè击!zìyóushè击!”
方志文这回直接冲到了两百步以内的范围,力图在近距离用弓箭大高shè速给陈登一个狠狠的教训。
陈登死死的捏着拳头,嘴里嘀嘀咕咕的低声念叨着什么,靠近陈登的卫士们能听到,陈登说得是‘忍耐!’。
“轻弩兵登城战斗!”陈登嘴角有些哆嗦,这是弃子,问题是,这些被他当作弃子的,不是棋盘上的黑白棋子,而是活生生的生命,这其中的份量,陈登分明的感受到了,怪不得古人说慈不掌兵,没点承受力,真的是掌不了兵啊!
“命令太史慈回环攻击!”
“再来一次技能齐shè!放!”
‘轰!’
在强烈的技能闪光中,城头上再次爆开了一片血腥的烟雾,远处正在掉头准备反冲的马欣看得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赶紧将视觉模式调整成为卡通模式,不然晚上会做恶梦的!
“加速!准备技能齐shè!”
马欣清叱了一声,一磕战马,当先冲了出去。
城门楼上,陈登轻轻的闭上眼睛,但是耳朵里传来的惨叫声,还有清冽的风中那刺鼻的血腥气,却仿佛梦魇一样,萦绕在陈登的心头,挥之不去!(未完待续。)
第九百零七章将计就计烈火焚城
骑兵的绝强攻击力让城头上的守军遭受了惨重的损失,方志文见到成头上已经再也无力反击,忽然率领自己的本部冲近了城下。
“下马,架云梯!”
这些卫兵都是jīng锐中的jīng锐,每个伍长都是将领,所以包裹里面可以存放分成几节的云梯,现在只要将之组合起来就好了!几乎眨眼之间,骑兵就变成了步兵,一条条的云梯搭上了城墙,将士们收起了弓箭,换上刀盾。
“登城,登城!
“杀!~”
城上的陈登大喜。
“埋伏发动,投石机用油罐,弩兵火箭!开始!”
方志文的眼角其实一直关注着身后的旗帜,忽然见到大旗一斜,方志文立刻低声下令:“撤!”
在后队的郭嘉咧嘴嘿嘿的笑了笑,一伸手扔出了一个技能:“雾锁千里!”
到底是先起火还是先起雾的陈登自己都有点恍惚,大火会造成积雪蒸腾形成雾气似乎也说得过去,所以,陈登只是稍微的犹豫了一下。
随即,城墙下的火焰和迷雾中,传来了声声凄厉的惨叫和马嘶上,然后是混乱的马蹄声,以及大呼小叫的撤退声!
“骑兵出击!出击!”
“轰!”城门被推开了,城内陈登仅””有的一万骑兵一窝蜂的冲了出来,向着正在后撤的乱哄哄的敌军冲了过去。
不一会,双方就追近了。到那时刚才还在乱哄哄奔逃的骑兵,忽然变成了一个个五百人的小队,然后仿佛一条条的游鱼。在开阔的战场上四散游走,不一会都跑到了外围,等到陈登的骑兵发现不对路的时候,他们已经被方志文的骑兵彻底的围住了。
太史慈和方志文分成四支千人队,在已经被打乱了阵型的敌军中反复穿插,周围则是范国伟等人的骑兵在游弋,凡是逃散出来。不肯下马投降的立刻格杀!
不到两刻,就在陈登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这一万骑兵就彻底的完蛋了。一半被击杀一半下马投降了!
这时候,刚才的那一段城头的大火渐渐熄灭,迷雾稍微迟了一些也渐渐的被风吹散,陈登骇然发现。城下一具尸体都没有。连个马尸都没有,显然,刚才的一切都是假象,自己上当了!
不但白白的扔掉了两三千的步兵做诱饵,还生生的被灭了宝贵的一万骑兵,陈登面如死灰、心丧若死,他终于明白了,他跟方志文、跟郭嘉还差的远呢!现在好了。他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了,除了死守之外!
经过一场激战。方志文的骑兵也需要休息了,于是方志文下令打扫了战场,然后后撤十里寻了个合适的地方扎营,这一站损失是个位数的,收获却是大大的,不但抓了差不多六千俘虏,而且战利品也装满了包裹。
一夜无话,第二..””天,后续的玩家们终于赶到了,他们赫然发现,营地里居然有大批的任务,主要是输送物资和俘虏,也有战场远程攻击的任务。有门路的家伙私下里跟范国伟一打听,才知道方志文昨天在凌县与陈登斗智斗勇,将计就计巧妙的诱杀陈登的骑兵,大家都是后悔不迭,如果早些赶到的话,就能亲眼目睹这一幕了!
有了后续玩家的支援,方志文的远程部队算是凑了出来,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大家不要忘记了方志文的特长,指挥远程打击部队本来就是方志文最厉害的能力。
尽管只有一百架的投石机,但是方志文就用着一百架投石机绕着城墙将陈登的远程部队阵地一一拔除,城上的陈登除了苦笑之外,实在也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陈登心里估摸着,如果方志文有足够的远程打击部队,绝对能将凌县这个三级镇的城墙彻底轰塌!
消耗了陈登的远程部队之后,方志文将远程部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负责随时压制新出现的远程部队,另一部分则负责放火,一个个的油罐火球腾空飞向凌县城中,城里不时的爆发出一阵阵的爆炸声和冲天的烟柱,靠近城墙的骑兵甚至能够听到城里混乱的呼喊声。
就这样一个白天过去,凌县城里一片混乱,不过幸好城池够大,想要靠这点投石机就烧毁整个城池显然是不现实的,但这种战术对城内守军和民兵,以及广大民众的心里打击是十分沉重的。
深夜,原本安宁的城上忽然响起了急促的鸣锣声。
“敌袭,敌”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九百零七章将计就计烈火焚城”袭!”
“敌军偷城了,快上城反击!”
既然已经被城上的守军发现,城外的骑兵索xìng就点起了火把,开始轮番向城墙冲击,箭雨一阵紧似一阵,城上的守军混乱一会,在遭受了一些损失之后,他们终于稳定了下来,不时从墙垛之后发起反击。不过这基本上毫无效果,城外黑乎乎的,虽然骑兵们有些火把,但是那些火把只能大概的指示一下方位,而且距离似乎还在短弩的shè程之外。
匆匆忙忙的从城门楼的临时休息间披衣出来的陈登,紧张的向城外看去,却赫然发现,在城南左右两侧,也能看见很多移动的火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敌军的援兵到了?或者是敌军的疑兵之计?
陈登心下忐忑,若是真的有援兵趁夜攻城的话,事情就麻烦了,但是若是假的,只是骗自己的部队上城,在黑夜中送给他们屠杀的话
陈登犹豫了,做将军真的是很难啊!总是左右为难,左右为难!良久,陈登一咬牙,下令道:“各方城墙上布置一部刀盾兵和轻弩兵,注意防箭,若是敌军登城则立刻汇报!”
“诺!”
“重弩兵城墙后集结,民兵准备登城!”
“诺!”
城墙的四角外大概五百步的距离上,一架架的投石机正在架设,负责冲击城墙的其实是范国伟等人,带着闲着没事干的流浪武将和游侠,呼啸着在城下来回奔驰”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事实上在那个距离上,大部分的玩家都只能打酱油,真正攻击的只有范国伟他们的部队,但是声势却还是很骇人的。
方志文自己和太史慈则都化身为远程打击部队,这么一来,每一面城墙外面,就都能布置大概一百架投石机了。
“奉孝,都看清楚了没有?”
“嗯,看清了,重弩兵和民兵都已经集结在城墙后面了。”
“嘿嘿,很好,麻烦奉孝去给陈登上个迷雾,尽量让他晚一些发现情况。”
“呵呵,诺!”
不一样会,远处传来了一声号角声,方志文咧嘴一笑,扬声命令道:“油罐火球抛shè!放!”
“重装!标尺减三,放!”
‘砰砰’的低沉声音中,一个个的火球腾空而起,仿佛黑夜的流星一样,划过漆黑的天际,向着黑沉沉的城池落下。
“小心火攻!注意灭火!”
“不好,有油罐!啊!~”
“轰!轰!”
连串的爆炸声中,夹杂这凄厉的惨叫,还有阵阵惊呼,原本整齐的军阵顿时乱作了一团,被点着了的士兵像是火人一样,疯狂的乱窜,而那些生怕被同伴将自己也给引燃的将士们,毫不犹豫向着同伴举起了屠刀!
””更混乱的自然是民兵队伍了!
天上的火流星仿佛下不完的雨一样,一个个的火球不断的落地爆开,凶猛的大火不断的吞噬着密集而又混乱的人群。
陈登虽然听到各种各样的呼喊声,但是在他周围却被浓雾掩盖,根本就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连传令兵想要跑出去传令都要花费更多的时间,陈登急匆匆的从城头下来,跑到迷雾范围之外才骇然发现,城头、城下已经是一片火海,自己的部队被大火烧得七零八落,现在若是敌军攻城的话,恐怕完全没有抵抗,当然,只要敌军能够穿过城头的大火。
陈登浑身大汗,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这这就是战争?!太可怕了。
地狱一般的残相让陈登心里烙下一个永世也挥之不去的恐惧,以后每次见到火光,陈登都不禁回想起今天的惨不忍睹的情景,让他伤感和恐惧,方志文,这个魔神一样的存在啊!
“后撤百步,拆毁房屋防止火势蔓延,部队以小队为单位,分散躲避,民兵积极灭火!”
陈登苦涩的发着命令,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雄心壮志了,甚至连方志文是否会攻进来也不在意了,这个时候,他只想要尽快的结束这一切,让眼前这骇人的一幕尽快的消失!
城外的远程阵地上,方志文已经shè光了最后一个油罐。
“好了,换碎石、单石,zìyóushè击!今夜还很漫长呢!所有背叛者都应该知道,背叛是要付出代价的,沉重的代价!”
清晨,淡淡的迷雾笼罩了凌县,大火之后有大雾。
陈登静静的坐在城门楼上,看着安静的城外,他不明白为何方志文在已经获得了完全优势的情况下却不攻城,反而回营休息去了,浑身冰冷的陈登此刻根本就想不到什么,脑中一片空白,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败了,惨败!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恐惧!极度的恐惧!
在这个安静的早晨,凌县之中所有的人都没有了说话的yù望,他们的信心和斗志,已经被彻底摧毁了!(未完待续。)
第九百零八章笮融易帜彭国归曹
曹豹是怀着极为忐忑的心情出了下邳城的,夏侯渊一路上也没有给曹豹什么好脸sè,曹豹也不指望人家胜利者会对自己如何的客气,只要不剥夺自己的官职,不屠灭自己的家族,曹豹现在就心满意足。
说老实话,曹豹现在觉得自己像是砧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呗!
只是,这个结局也并非自己选择,而是一种无奈,在强大的曹军面前,下邳的失陷只是时间问题。曹豹这么做让下邳之战基本上没有死多少人,至少城里面现在还能够拥有财货美眷的大户们应该感谢曹豹,下邳城里那些原本要上城墙上送死的民兵们应该感谢曹豹,曹豹需要为自己的投降寻找到更多的借口,以便让自己觉得心安理得。
下邳之战的结果自然早就传到了彭国,陶谦之所以没有逃往彭国,而是直接北上蓟县其实也是对笮融的一种不信任,事实上,笮融这个家伙本来也不值得信任。
笮融的个xìng不好,自私贪鄙这点陶谦自然是知道的,兴建庙宇发展信众的拨款中被他贪污了多少陶谦自然也知道,但是陶谦不得不用他,以为笮融就是陶谦的一只恶狗,一只在必要的时候负责咬人的恶狗。
因此,在陶谦得势的时候,笮融这个人是可以充分信任的,但是在陶谦落难的时候,这种人是绝对不能依靠的。
曹豹自然知道笮融是个什么人,否则他又怎么敢拍着胸脯在曹cāo面前接下说降笮融的任务。难道曹豹不怕死么!
彭国周边的村镇县治都已经是不设防””的了,曹豹知道这是因为笮融将兵力都集中到了彭城,夏侯渊将曹豹一直送到了彭城城下。顺便将沿途的村镇县治都梳理了一下,然后又分兵前往武源、留县、梧县、萧县、博阳一路接管了彭国所有的县城,完全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笮融见到夏侯渊的骑兵出现很是紧张了一会,后来看到曹豹单独前来,笮融用吊蓝将曹豹给弄到了城上,笮融也不敢回府细谈,直接将曹豹给领到了城门楼里。
“曹豹。你这个卑鄙小人,今天我就替主公斩了你这叛逆!”
一进门,笮融的亲卫就将利刃搭在了曹豹的脖子上。曹豹吓得一哆嗦,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笮融根本就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人,更不是忠心耿耿的义臣。他这么做恐怕是害怕自己诓他罢了。
曹豹眼珠一转。装作害怕的样子哆嗦着说道:“笮融,你待如何?我可是使者,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你是哪门子使者,你是叛逆!你说,曹cāo让你来干什么的?”
“说降于你!”
“说降,不是想要诈开城门,然后将我擒杀吧!”
曹豹了然,果然还是担心自己是来骗他的。曹豹苦笑了一下道:“你先将刀拿开吧,我也跑不了。若是我骗你,你随时都能杀我。”
笮融眼珠转了转,挥了挥手,那些卫士退了开去,曹豹松了口气,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脖子,看着笮融道:“我真是来受命说降的,曹公天下名士,岂..””是那出尔反尔的小人。”
笮融看了看曹豹,冷笑着问道:“曹cāo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背叛主公啊?”
“什么背叛,你不是不知道下邳城里的情况,不说陶谦他每次开会都在帐后暗藏刀斧手,就算不是我,迟早也会有人给曹公打开城门,曹公的军威你又不是没有看见,以下邳城的情况,又能坚守多久,与其到时候城破人亡,不如我背着骂名,以全城中百姓xìng命!”
“我呸!
笮融很客气的没有向曹豹的脸上吐口水,曹豹就心里有数了,也不打断笮融的作态。
“你会为了保全城中百姓而投降?你不过就是为了保全你自己的身家地位罢了,何必找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徒叫人不耻!”
曹豹无所谓的笑了笑:“其中无奈你岂会不知,没错,我是为了保护我曹家的身家xìng命,我曹家在下邳百年基业,岂能因为我一人而毁于一旦?再说,陶谦非是明主,想那曹公当年不过是顿丘令,会盟时仅有亲兵一队,彼时曹公追亡逐北抗击董卓仅以身免,而今却已是坐拥数郡的豪强。反观陶谦,他身为徐州牧,麾下谋臣将官不缺,户足百万田亩丰美,可是却毫无进取之心,也无进取之能,如今落得只身北逃难道是我曹豹的错么?”
笮融愣了,想不到曹豹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过很明显,曹豹偷换了概念,陶谦的无能与曹豹的不忠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不过笮融也不揭穿。
“如此说来,陶公不足依?岂非天意!”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九百零八章笮融易帜彭国归曹”“正是天意,陶公自己孤身北去,而不来彭国投笮将军你,岂不是以及说明了他的态度么?笮将军何苦在纠结于此,应该顺应天意,投效曹公,共建功业,笮将军,眼下彭城已是孤城一座,夏侯将军不过是先锋,曹公大军随后就到,届时彭城难保不失,笮将军切勿自误啊!”
看着言辞恳切的曹豹,笮融有种想要发笑的感觉,这两个人前不久还在一起商讨如何抵抗曹cāo,这言犹在耳,就又开始讨论如何顺应天意报效曹cāo了,这是什么鬼天意?
“这,在下虽有此意,奈何担心曹公不能见谅与我。”
“笮融将军勿忧,曹公来时反复交代于我,若是笮融将军能够秉承大义及时易帜,则大人官职不变,军职再提升一阶,仍是带兵驻守彭城,我如今也还是领受下邳的都尉一职,曹公亦已上表朝廷,为我请封扬武将军一职。我只是开了个城门而已,如今笮融将军可是献上一个郡国。岂可同rì而语?”
曹豹的一番话让笮融心动不已,心想也确实如此,曹豹不过是开了个城门而已。而自己则是给曹cāo一个完整的彭国,这其中的功劳岂能相提并论!
“哦?那曹公可有说过许我何职?”
曹豹眼珠一转,曹cāo到真没有说许笮融什么职位,不过职位这种东西有用么?这种东西不过是一张嘴一纸表文罢了。
“曹公允了将军辅国将军一职,恭喜笮将军啊,呵呵。”
“此话当真”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
“我的小命此刻都在将军手里,我又怎么会欺骗将军。将军若是不信,可以亲自去问夏侯将军。”
笮融看了看曹豹的样子不死作假,而且曹豹也没有那么不怕死。
“也罢。待我亲自写信问问曹公,若是曹公回信,我就开城投降!”
“那我呢?”
“麻烦曹将军现在城里做客吧!”
“那你也跟夏侯将军交代一声啊!不然夏侯将军还以为我被你杀了或者扣做人质,到时候一怒攻城可就不得了了!”
曹豹急道。笮融一想也是。于是拉着曹豹又出了城门楼,站在城墙上对着城墙下等着曹豹的亲兵大声道:“你回去禀明夏侯将军,说是我留曹豹将军在城中做客,等到曹公的亲笔书信到来,我自会开城易帜,请夏侯将军稍安勿躁!”
那亲兵见状,看来曹豹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只好拨转马头回去向夏侯渊回报。
而曹豹的心里却开始忐忑起来。若是曹cāo回信的时候说错了官职,或者是不承认自己的胡说八道。估计自己就要倒霉了,不过曹豹现在是身在虎|岤,就算是万般的无奈和忐忑,也丝毫不会改变他现在的处境。
想明白了这点,曹豹也听天由命了,相信曹cāo不是个糊涂人,自己都能明白的事情,曹cāo没有理由会看不出来,而且若是曹cāo连这么一个空头职位都舍不得,那自己死得也不冤枉了,誰叫自己眼睛瞎””了呢!
于是,坦荡的曹豹和患得患失的笮融把酒言欢,曹豹的态度反而让笮融打消了最后的一丝怀疑,实际上若不是信件已经发出,笮融可能立马就开城纳降了!
下邳城里,曹cāo看着笮融的来信,不由得抚须大笑:
“哈哈这个笮融倒是知情识趣,不过,曹豹的胆子不小啊!居然开口就是一个辅国将军的职位,本官不记得有说过这话,志才可记得?”
戏志才放下手里的文书,想了想道:“不记得,多数是曹豹自作主张吧!不过曹豹开了下邳城门而得了扬武将军之位,想那笮融献上整个彭国,得一个辅国将军之位也不为过。”
曹cāo眯着眼点了点头,不过嘴角上却勾起一抹冷笑:“没错,一个空头职位罢了,笮融有什么本事与本官讨价还价,倒是曹豹此人,能够不拘一格,倒也是个能办事的人!”
“主公,曹豹偌大的家业都在下邳,笮融是个孤家寡人,曹豹可以用,笮融这人还是养着就是了。”
“呵呵,英雄所见略同!本官这就回信,此信一到,彭国大定,调曹洪、乐进往彭国驻守,夏侯渊返回下相,我军也准备向下相移动。另外,调公达到淮陵主持南线,许褚到僮县驻守,志才看如何?”
“主公布置周到,属下并无异议!”
“很好,等本官布置好了,就在跟方志文碰一碰,看看这位军神是不是真的无敌了!哈哈”
“主公,凌县急报!”
曹cāo敛起笑容,与戏志才对视了一眼,沉声道:“呈上来!”
一名传令兵迅速的进来递上一个信筒,曹cāo检查了一下,手脚麻利的打开信筒,抽出里面的帛书展开,将信筒随手扔在案台上,战报很简单,短短的几行字,但是曹cāo却足足看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幽幽一叹:
“方志文啊!你果然是本官的劲敌啊!”(未完待续。)
第九百零九章连云岛外高顺立威
连云岛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一个半岛,但是连遇到连接陆地的是一个陆桥,很窄!
高顺在这里扎下了一个卫城,自己的主力部队就驻扎在这个卫城里,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意思。
方志文原本布置高顺在连云岛,一方面是为了给袁绍动手制造机会,另一方面,自然也是为了防备黄巾军铤而走险,更是为了防备那些头脑比较容易发热的玩家们不自量力的前来攻打连云岛。
而事实上,他们已经来了!
方志文南下广陵郡化身蝗虫誓要将广陵郡搬空,而本身就有蝗虫称号的黄巾阵营的玩家们也兴高采烈的趁这个机会忙着搬空东海郡,当然,他们是在向城镇里面搬。
方志文是想要让广陵郡变成曹cāo无法愈合的伤口,而黄巾阵营的玩家则想要将东海郡打造城他们新的地盘,有了东海郡作为屏障,后面的东莞郡和琅琊郡则成了腹地,这具有非常关键的战略意义。
就算黄巾阵营的玩家们对战略并不是那么擅长,但是也能明白有根据地和没有根据地的差距,特别是在被四面包围封锁,苦苦挣扎了几年之后,有着切身体会的玩家们,终于明白根基的重要xìng了。
至于他们为何想要围攻连云岛。其中是有分歧的,一些玩家””认为连云岛就是一个桥头堡,有了连云岛。方志文就有了随时随地反攻东海郡的跳板,反过来,连云岛就是东海郡黄巾军和黄巾阵营玩家心口上的一根刺!
另一些玩家则是纯粹头脑发热,觉得现在方志文大军南下,正是抢占连云岛的大好时机,要知道连云岛
免费TXT小说下载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