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32部分

盯着方志文半天没说话,良久,王允才徐徐的开声道:“朝中总有志成之士,天下岂无忠义之..””臣?天子也会长大,只要天子重振雄威,天下自有廓清的一rì,老夫不才,愿以平勃为楷模。”
“呵呵,司徒大人好志向!若是天子不肖呢?”
“天子?”
“若是天子太有雄威了呢?”
“忠臣自当辅之!”
“天子弱,臣强,强傧压主之势,天子与臣势成水火,若是天子强,臣弱,天子无人可治,终将狂妄自大累及天下,若是臣强主亦强,斗来斗去罢了!”
“镇北将军,朝堂之事本来就是妥协磋商,你也无需夸大!”
“成王败寇么?”
“何至于此?”
“党锢在前,阉宦于后,岂非如此?朝堂上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王司徒却不见天下间百姓流离失所横死沟渠,豪强并起叛乱逆生,外族侵凌边境不安?朝堂岂非社稷之安?如此朝堂要之何用?”
方志文一番诘问,将自诩明鉴古今的王允给问住了,方志文没有说什么道理,只是在说事实,然后王允也没有办法自圆其说这些事实了。
“镇北将军既有所见,莫非也有解决之道?”
王允终于还是摆平了心态,这番话若是在长安听到,王允肯定会想尽办法予以驳斥,这天下间本来就没有能从言语上辨出是非的先例,真理总是要用事实来”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八百八十三章故人叙旧漫说前程”证明,俗话说说得好不如做得好,从一个反面说明,嘴巴里其实是没有真理的。
这一点,在场的几个玩家尤其深有感触,在信息时代里,什么样的信息和说法都有,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弄到网络上,就再也辩驳不清,所以说网络无真相,更无真理,这更证明了真理不在嘴巴里的事实。
“呵呵,我一个粗俗军汉,哪里会知道什么解决之道,我只知道我看见了这些事实,而这些事实并非如王司徒所说的那样,因此而感到困惑罢了,至于解决的办法,我密云有西林、郑乡两个学宫,那里面有数不清的学者在研究这些,或许,王司徒的疑问在那里能够得到解答。”
王允沉思着点了点头,似乎对方志文的建议颇有些意动,说老实话,王允到蓟县来,原本也真是抱着像方志文刚才所说的那种想法的,只是现在被方志文一通诘问,王允自己的心里也有些动摇了。
原来的想法是对的么?这样就真的能够还天下百姓一个清平世界么?或者,仅仅是将军阀换成了文阀,将董卓换成了王允?又或者别的什么人?争来斗去,结果是天下大乱,大汉崩解,若是如此的话,自己不但没有成为名标青史的忠臣,到反而是祸乱天下的大jiān臣了!
王允的沉默让场面静了下来,方志文翘了翘嘴角,转向马欣和靳宏,好奇的问道:“两位胆子可真大,居然接下这么艰巨的任务,感觉如何啊?”
马欣脸上一热,心脏不争气的猛跳了起来,这种感觉真丢人啊,他是一个原住民,一个NPC自己”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紧张个什么劲啊。
“没,没什么了,还好!”
“嘻嘻”香香偷笑着,李雪音也默不作声的笑着,她可不想泄漏身份,所以还是看好戏就好了。
“昭蓉,她有五阶吧?看她身手基础很好呢!”
“应该是的,是家传的武技吧?不过不大适合马上征战,是步战的路子!”
太史昭蓉温和的说着,她一开口,那冷酷将领的形象就立刻变成了温婉的小女人,这种反差实在是萌死人不偿命啊!靳宏这货就已经晕菜了!
方志文看着脸sè逐渐回复正常的马欣,笑着道:“我建议你选择王司徒的军师技,貂蝉姑娘的战技同样不适合在战场上用。”
“可是我看到貂蝉姑娘的弩箭很厉害啊!”马欣终于能放得开了,同时她也很惊讶,自己的底细似乎一眼就被人看穿了,难道这些原住民的武技与现实中的武技竟然是一回事?
“呵呵,她那个就只能对付些不通武技的家伙,貂蝉姑娘是不是啊?”
貂蝉隔着面纱笑了笑:“将军若是想知道,大可以试一试。”
太史昭蓉闻言柳眉一挑,开声道:“妾身正想试试,貂蝉姑娘可愿意赐教啊!?”
周围的武将们都扭头憋笑,方志文苦笑着说道:“好了,黑咕隆咚的比什么武。”
”娱乐秀”太史昭蓉扭头看向方志文,脸上的寒霜顿时化作了柔情:“哦,妾身听夫君的。”
香香嗤嗤的笑着,半个身子都趴到貂蝉的肩膀上,凑到她的耳边不知道在悄悄的说些什么,貂蝉的眼神不时的在方志文和太史昭蓉的脸上晃着。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到了山坡下面,蹄声骤然而止,然后是几骑战马奔跑过来的声响,不一会,两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
“主公,宇文伯颜(黄忠)缴令,敌军已经尽数退去了?”
“赶走的?”
“击溃了,他们不听劝告,非要一战!”
“呵呵,是不是汉升露了名字?”
“这主公明见万里!”
方志文咧嘴笑了,招手道:“好了,都坐下吧,喝点热汤,那些异人听到汉升的名字,宁愿战死也希望有与汉升交手的经历,子龙也常常碰到这样的异人,我到是觉得他们很有趣,两位,是不是?”
马欣笑着点头:“若是我在场,说不定也有这个想法,能与高人交手,是难得的经历,何况是当今顶尖的武将呢!”
“呵呵,王司徒,不若让在下护送你们一路南下蓟县如何?从密云走!”
王允抬起头,略微迟疑了一下道:“老夫也正有此意,密云天下闻名,正要去见识见识!”
“好极了,两位异人朋友,你们也有机会与汉升和义子切磋呢,这算是对你们的额外嘉奖,如何?”
“太棒了!不能反悔啊!”马欣雀跃,若不是她还记得对方是原住民,恨不得过来狠狠拍拍方志文的肩膀以示亲热了!
靳宏自然也很开心,眼神在黄忠、太史慈还有太史昭蓉的脸上游走,太史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吓得他赶紧将视线转开,正好看到香香挂在貂蝉身上开心的样子,不由得羡慕的想要哭。
辽阔星空下的雪原上,一堆篝火如同花朵,在清冷的雪夜中盛放,温暖的笑语在寒风中飘散,如同花朵的馨香沁人心脾。(未完待续。)
第八百八十三章张昭出山竟投孙坚
孙坚最近的rì子过得还是不错的,虽然在丹阳郡的战事没有取得什么太大的进展,但是蚕食的战略执行得顺利,还有从江东各郡传来的消息也让孙坚满意。
更高兴的是,今rì又有名士来投,其实这些时rì以来,从江东江北来投效孙坚的人还是不少的,但是跟今天这位想比,就有些差距了。
今天来拜见孙坚的,是张昭张子布,曾经被屡辟不就的张昭能千里迢迢亲自前来拜访自己,孙坚心里的成就感是一发不可收拾啊!
今天天气不错,虽然北风正冷,但是天上却是艳阳高照,在阳光下觉得心里都是暖暖的,张昭还没到,孙坚就很高兴的在大门阶下去迎接,还请了张纮和顾雍来作陪,场面算是相当的隆重,即使张昭名气足够大,这面子也算给的相当足了。
张昭很客气的与各人见礼,双方略微寒暄之后,孙坚亲自将张昭延请入府。
张昭在江东其实已经有些时rì了,当初在城阳郡被方志文奚落了几句之后,张昭就一改往rì清高的作态,而是实打实的开始研究现实问题,思索造成大汉如今分崩离析情况的本质,以及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
并且在徐州、豫州、江东等地实地考察了一番,最后张昭发现,世族力量最强的江东才是最有可能结束如今大汉乱象的地方。
为什么会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呢,因为根据张昭的认识。从古至今,所有的统治者都是jīng英统治””,而且也唯有依靠jīng英统治才能获得稳定的政权和政治体系。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非jīng英体制的造反者成功的。
这一点尤其是能够从高祖刘邦的事迹中得到证实,刘邦曾经几次几乎被彻底击溃,但是刘邦也从中不断的吸取教训,最后终于找对了正确的道路,团结世族依靠世族,最终造就了大汉的稳固江山。
反观现在的中原乱局,其实就源自中原世族的腐朽。每一次华夏大地上的改朝换代,其实都是统治者腐朽造成的,也就是jīng英阶层的退化。最后导致了混乱,而江东地区正是新兴世族聚集的地方,这里的世族年轻,充满了进取的活力。这点从他们不断的与山岳蛮族战斗。并且不断的从蛮族手中夺取土地发展自身就能看出来。
因此,张昭觉得只有依靠这一大批新兴的世族,才能够重新铸造大汉的辉煌,至于中原的腐朽世族,都是应该被铲除的对象,但是同时,这些腐朽的世族也在阻碍着新兴世族的兴起,所以在中原不可为。反而在江东大有可为。
于是,张昭南下。并且在江东四处考察,为自己的理掳找证据,在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之后,他来见孙坚了,他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孙坚是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
孙坚将张昭请进会客室,却惊讶的发现,会客室内没有服侍的侍女,只有他的两个儿子。
孙坚有些诧异和尴尬,不过这个时候却不好发火,只好沉声问道:“你们两个为何在此?这里的侍从呢?”
..””张昭也好奇的看向两个半大的孩子,一个英气十足,十分有自信,目不转睛的看着父亲,另一个温润自在,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却并不胆怯,反而在偷偷的打量着自己。
“父亲大人,侍从是孩儿打发走了,孩儿听说今rì名闻天下的子布先生会前来,孩儿觉得可以受到莫大的教益,因此自愿来为父亲和各位大人,以及子布先生侍奉茶水,以便能够聆听教益,请父亲大人允准!”
孙坚心里一喜,但是脸上还是yīn沉着:“此非我能决定,你们两个应该向子布先生求请?”
孙坚说罢,轻轻的一侧身,将张昭让了出来,顺便给张昭投过去一个求情的眼神,张昭笑着微微的点了点头。
孙策和孙权两人端正的站立好了,一起躬身给张昭行礼,孙策开口道:“还请先生允准小子兄弟二人随侍左右得闻教益。”
“呵呵,两位公子不必多礼,两位如此好学上进,吾岂能不chéngrén之美?”
“多谢先生!多谢两位大人!多谢父亲!”
连个孩子欢快的对视了一眼,去整顿茶具去了,不一会,就将热茶奉上,然后乖乖的坐在一角瞪大眼睛伸长耳朵,真的是在虚心学习呢。
“让子布先生见笑了!”孙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昭笑着摇头:“好学如此,乃是大人之幸,”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八百八十三章张昭出山竟投孙坚”也是江东之幸!”
孙坚心里狂喜,但是却沉着脸看向两个儿子道:“先生殷殷期盼,你二人万万不可懈怠。”
“孩儿谨记于心!”
张纮和顾雍也点头嘉许,这两个孩子确实给孙坚争气。
“子布先生此番前来,定是有以教我,坚才德浅薄,万望子布先生不吝赐教,如此坚幸甚,江东幸甚!”
张昭微微一扬眉头,孙坚的当仁不让不会让人觉得骄狂,反而有种自然而然的感觉,仿佛这江东本来就该是他的一样,张昭也不得不承认,孙坚不缺乏自信,也不缺乏野心,这是领袖的基本气质吧。
“教诲不敢说,在下此来,主要是有些想法,想与大人,以及子纲、元叹探讨一下。”
“不敢!”张纮和顾雍不约而同的逊谢道,说完不由得对视莞尔。
孙坚呵呵一笑:“子布先生定有真知灼见,还请先生明言。”
张昭点了点头,肃然道:“如今天下汹汹,诸侯不尊天子,各行其是,朝中更是鬼魅魍魉横行,忠jiān是非莫辩,大汉数百年基业,何至于此?大人可有想法?”
孙坚直起腰身却叹了口气道:“煌煌大汉何至于此?盖因纲常崩乱,秩序不张,人心错位,天下分崩,因此要廓清寰宇当反其道而行之,统一天下、绳划人心、伸张秩序、重建纲常才可!先”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生以为如何?”
张昭眼神一亮,这个想法正是跟自己不谋而合啊!这就是所谓的相xìng相近吧!张昭心里有种跃跃yù试得感觉了。
“大人所言甚是,在下亦是做如此想。”
孙坚惊喜的看了张纮和顾雍一眼,显然这是志同道合之士啊,太好了!
张昭略微顿了顿又道:“大人,在下与大人的想法略有不同,统一天下需要众心如一,才能扫清宵小,整顿乾坤,因此,得人心者得天下,人心何也?”
“人心?”孙坚想了想,觉得张昭所说甚是有理,不过这人心如何才能如一呢?:“先生是说教化之功呢?这事糜费时rì,岂能一时见效?”
“非也,子纲以为呢?”
“呵呵,子布所言人心者,民心也?民心向背,所向披靡,民心在施政!子布的意思是以宽仁之政而取民心,民心聚则力量齐,天下自可一统?”
顾雍皱着眉头想了想,也插嘴道:“民心如水,以政法规制,以利益诱之,施政以宽,行政宜稳,民心自可得矣!”
孙坚听得心下欢喜,不由得笑道:“三位高见,坚得矣!”
张昭缓缓的点头,有又轻轻的摇头:“两位所言无差,不过,那是民心的表象,民心之本何在?”
“这”张纮不由得愣住了,民”娱乐秀”心之本?莫非是指
“子布可是说世家宗族?”
“正是,国法既家法,如今国法祟乱,但是家法犹存,有家法既有国法,民依宗族而存,以家法而制。我观中原世族,已经糜烂无度,只知道奢靡盘剥,家法不存,由此而致国法崩裂,江东世族新锐,家法纲常凛凛,大人不必多为,只需获取世族宗族的支持,以家法重建国法,已有法对抗无法,则大事可谐。”
张昭的这套说法是什么?那就是小zhèngfǔ大宗族的金字塔结构的集权制,他简单的几句话,就概括了汉朝统治的根本所在,说穿了,就是要利用江东新兴世族的健全的纲常,来重新复制一个大汉!
孙坚听得眼睛冒光,张昭这个理论有两个要点,或者说是爽点,一个是见效快,因为有现成的家族统治体系,孙坚只要能够收服这些家族和宗族,百姓的民心自有这些宗族来收服,这就等于孙坚据有了民心,速度不可谓不快!
另一个爽点是‘以有法抗无法’,张昭的意思是说,其他的诸侯没有这种现成的条件,因此他们收取民心的效果就会有巨大的差距,于是,从本质上来说,孙坚就具备了先天的优势,胜败也就自不待言了。
“先生高论,坚拜服!”
“子布高见,大汉成败得失,一言以蔽之,服了!”张纮也笑着摇头不已,这是自愧不如的表现吧。
顾雍也点头赞叹不已,孙策和孙权听得不是很明白,但是见到大家都对张昭赞不绝口,自然也觉得张昭厉害,不由得眼里都是欣喜的光芒。
孙坚整理了一下衣衫,郑重的向着张昭行了一礼,口中道:“坚不才,但有匡扶天下之志,先生身负超绝之材,还望先生不弃,能够辅佐在下,共建不世功业,名传千秋百代。”
张昭也整理衣衫拱手为礼:“在下正有此愿,不敢推辞,必尽力辅佐大人,廓清寰宇,匡正纲常。”(未完待续。)
第八百八十四章公孙求援袁术定计
方志文得到张昭投效孙坚的消息时还在返回密云的路上,时近午时,队伍正准备停下来修整午餐,方志文停在一个山坡上,这里视野开阔,就是风有些大。
方志文看着关于张昭的消息笑了笑,同时收到的还有公孙瓒的一封求援信,看着手里的情报,方志文不由得的有些走神,身旁的太史昭蓉好奇的问道:“夫君,夫君,是什么消息啊?”
另一边的李雪音抚了抚被风吹乱的秀发笑道:“不是那谁的情书吧?”
太史昭蓉好奇的看向李雪音:“那谁是谁啊!”
“嘻嘻,该谁就是谁,那得问你夫君,怎么来问我!”
太史昭蓉酸酸的看向方志文,方志文呵呵一笑道:“谣言不攻自破,拿去看看!”
太史昭蓉接过一看,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翻过背面来,也没有丝毫情书的模样,困惑的皱了皱眉,于是她将情报又递给了李雪音,李雪音伸手接过一看,随即笑了。
“呵呵,是不是泛酸后悔了,听说这个张子布可是你当初给赶走的。”
“当然不后悔,道不同不相与谋,张子布这人也不是什么经天纬地的人,说起来,跟季珪相差仿佛,但是季珪的潜力却比他更好,张子布为人固执,认准的东西他就会想方设法的去找根据,而不是相反,这种人因循守旧固执己见,很难有大作为。”
“未””必吧!”李雪音笑着摇了摇头,要知道张昭可是后来吴国的缔造者之一。怎么说没有大才呢,这还不算是大才么?
“我是说如果他在我们密云的话,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作为。因为体制不合。”
李雪音肃然!侧目看向方志文,心里的感觉十分的复杂。
这时,方志文回身对站在身后的甄翔道:“去将奉孝找来。”
“诺!”
方志文静静的看着山坡下正在欢呼着追猎雪狐的香香和貂蝉,等着甄翔从不远处马车中将正在找借口陪着王允喝酒的郭嘉抓来。
不一会,一身酒气的郭嘉就红着脸出现了,不过看他的样子还很清醒,这家伙确实很能喝!
方志文脱下身上的大麾。给郭嘉披上,笑着道:“喝酒时觉得热,一吹风就易感风寒。奉孝你不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吧?”
“主公呼唤,一时忘记了!”郭嘉谗着脸笑道,一边紧了紧身上的大麾。
太史昭蓉笑着从包裹里取出另外一件备用的大麾,温柔的给夫君披上。
“有一封从河内来的紧急信件。你看看。”
方志文将公孙瓒的求援信递给了郭嘉。郭嘉搓了搓脸颊,接过来认真的看着,少顷,郭嘉一脸不屑的抬起头来说道。
“他倒是算的..””jīng,想让我们帮他挡住袁术,却半点好处也无,这事不可,至少要让他拿出诚意来才行!”
方志文呵呵的笑着。嘴边的白sè雾气被北风轻轻的带走:“什么诚意?公孙瓒现在穷得很,恨不得一个五铢钱掰成两半花。哪里还有好处给我们?”
郭嘉皱了皱眉:“空口白牙就想让我们帮忙么?何况,我们跟袁术并没有什么不解的冤仇,说来说去,也不就是向暗示我们袁术对黄河航道有想法么,即使他真的有什么想法,第一个跳起来的也不是我们,而是韩馥才对吧?”
“但是韩馥与公孙瓒相邻,所以他是很矛盾的,既希望袁术能渡河与公孙瓒死掐,又担心袁术借机将水军做大,朱隽掌军的能力可是很强的,韩馥不担心才怪了,但是让他去将袁术的水军掐灭,他又不肯干了。”
“主公,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大对味道的事情,但是现在又看不出什么来,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方志文皱了皱眉,随即有摇头笑道:“不知道,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郭嘉一愣,随即也失笑道:“还是主公豁达,没错,只要我们做好了准备,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其实郭嘉想要说什么,方志文心里也大概有个模糊的概念,但是事情没有发展到那一步,现在说什么也没有什么意思,最关键在于,方志文没有主动攻击的yù望,或者说,方志文身后有大量的地盘都是空白的,为何要去图谋中原的地盘呢!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八百八十四章公孙求援袁术定计”一个是唾手可得,一个是需要浴血争夺,但是冥冥中似乎总有一股力量,想要将他朝中原拉,这个就是最核心的问题。
“那么,公孙瓒的请求该如何回复呢?”
“属下觉得,将这个直接扔给子鱼就得了,他们海军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袁术要真是愿意渡河,那也跟我们没啥关系,着急的是公孙瓒吧,若是袁术水军做大,着急的是韩馥,我们怎么看都没啥关系,倒是借这个机会,海军有可能将生意做到袁术家里去。”
方志文想了想,咧嘴笑了:“那好吧,这事让子鱼头疼去吧。”
其实,袁术根本就不需要渡船,因为黄河是会封冻的,趁着河面结冰,袁术的部队就能度过黄河,向公孙瓒发起进攻,只不过,袁术现在也在犹豫,至少朱隽的意思是不要开战。
袁术可以说从讨董结束之后,就一直在收缩,看着周边的诸侯们都在忙着扩张,他自己难免不会有点扩张的想法,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
收缩的事实告诉袁术,他现在的实力真的管不了那么多的地盘,河南尹和颍川,加上汝南北部和弘农的东部,这都是成熟的开发地区,虽然早到战乱的摧毁,但是只要有人,恢复生产是非常迅速的。
袁术在杨弘的策略指导下,着力于向河南尹和洛阳集中人口,果然两年时间就将河南尹和洛阳回复到战前的状态,自给自足之余还略有盈余,再加上汝南郡战事基本结束,支出”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也大大的减少,袁术虽然在收缩地盘,但是腰包确实鼓了起来,再有个几年的发展,就能支持他向外扩张了。
不过,这实在是太慢了,袁术看着周围的诸侯们忙着扩张,心里怎么能不着急?
“主公,盲目的扩张最后还是会遇到前一段时间一样的后果,拿下来守不住又有何用,再看看袁本初不是也是一样么,打下那么多的地盘,现在还不是要吐回去大半,何必呢?不若厚积薄发,一步一个脚印来的踏实,每吃下一点,就能将这一点变成我们的实力,这才是正着!”
杨弘的话说得很慢,但是很有力量,袁术就是想要反驳,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只不过天他心里还是不爽:“但是,也不能任由我们周边的诸侯增长实力吧,再看关中的董卓,现在正在整合势力,皇甫嵩服软了,韩遂受招了,眼看着董卓如果摆平了雍州,就有了出潼关并吞中原的实力,本官这是着急啊!”
“急也无用,饭只能一口一口的吃,路也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就算再着急,吃得过急了只能将自己噎死撑死,没听说过吃得快了力气就大了,主公何必想那么多呢。”
“能不想么,万一明rì董卓东出潼关,我们就首当其冲啊!”
“那就再来一次联合讨董好了,主公根本就不必为董卓担心,没有几年时间,董卓也摆不平长安朝廷和关中世族。”
“那,那吕布、公孙瓒,还有曹cāo越来越强,不也是心腹之患!”
”娱乐秀”“没错,不过他们都还没有强大到一战而灭亡我们,只要不能做到这点,他们就必须顾忌其他诸侯的存在,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应该着力与提高自身的实力,俗话说柿子要拣软的捏,只要我们自身硬,谁来捏我们呢?”
“这”
“不过,主公的顾虑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因此,适当的牵制他们的发展是很有必要的。”
“如何牵制?”
“无他,远交近攻而已!”
“远交近攻?”袁术沉吟着。
“没错,远交近攻!联合韩馥夹击公孙瓒,联合刘岱夹击吕布,联合孙坚、陶谦夹击曹cāo”
“联合孙坚?不可能,这个不忠不义的家伙我恨不得诛其九族,何来联合?”
“策略而已,主公,若是孙坚能跟曹cāo死磕,那么我们不是坐收渔利么!这也不是等同于在惩罚孙坚么!”
袁术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点头笑了:“也对,那么此事就按照广起的办法坐吧,远交近攻,总之不能让他们安宁。”
杨弘捻着胡须笑道:“遵命,不过我们也应该有些动作,趁着黄河结冰,主公可以让朱隽沿河取得一些据点,吸引公孙瓒的兵力,这样才好跟韩馥交涉!”
“若是公孙瓒打过来了呢?”袁术忽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又有些担心的问道。
杨弘笑了笑,对袁术的摇摆也是无奈:“无妨,他们敢打过来更好,我们防他们攻,吃亏的还是他们,那是若是韩馥和张辽背后给他来一下,估计公孙瓒会受不了。”
“好!那纪灵和张勋那边要不要也动一动?”
“主公不可,多面开战实为不智,这两个方向上只要保持足够的压力就行,让他们rì夜提防耗费兵力。”
袁术抚须点头道:“也好,柿子要拣软的捏,这最软的就是公孙瓒了,我们不捏他捏谁呢!哈哈”
“主公明见!”(未完待续。)
第八百八十五章相邀刘晔千里之行
说道刘晔就会让人想到‘放长线钓大鱼’这个典故,只不过,这货钓的是皇帝,而且还跟人说‘纵线而制之’,可惜他忘了他才跟皇帝说过君不密失其臣,自己就忘了臣不密失其身,所以转头就被人给告发了,这货也悔恨郁闷而死。
但是刘晔的聪明是无可否认的,当然,刘晔也有毛病,那就是胆小,黄巾起义的时候,有些豪族因为他身份最贵,想要推举他割据自立,这家伙吓得到处乱躲,后来被人逼上门来,刘晔倒也是胆毛横生,奋起其勇杀人夺军,问题是他转手就有将这些用xìng命博来军队送给了别人,然后自己溜了。
刘晔跟郭嘉有旧,这点让方志文觉得很奇怪,郭嘉明明说刘晔是个宅男,郭嘉又怎么山长水远地跟远在淮南的刘晔有旧,后来才知道,是郭嘉在游历淮南去考察曹cāo的时候偶然碰到了,因为彼此谈得来,于是定交成了朋友。
后来郭嘉来密云做了方志文的副参谋长、军师祭酒,当然不会忘记这个聪明人朋友,三番两次的写信去邀请胆小求稳的刘晔来密云共事,但是书信却如泥牛入海,一去就不见回音了,后来赵云和徐庶到庐江,郭嘉还请二人前去寻访。但是也不可得,这个家伙真的狡猾的像是泥鳅一样,方志文觉得他跟贾诩有得一比。
事实上。在史阿的档案里,贾诩的位置至今成谜,至于””史阿手里到底有些什么人的档案就只有方志文才知道了。
那么刘晔到底去了哪里呢?
其实只要顺着胆小的人的思路一想就明白了,既然淮南归了曹cāo,庐江紧邻淮南,窥视江东,这么好的地方不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也说不过去啊。聪明的刘晔岂能看不出这个问题。
于是赶紧带着家小老父,打包了行囊细软,渡江南下。刘晔的行程很好选择,向西,可以去荆襄、长沙,荆襄怎么看都是个四战之地。智者不取;长沙是贫瘠蛮荒的小地方。刘晔也看不上。
于是,刘晔一家顺流东下,先是到了建邺,建邺倒是繁华热闹,不过刘晔很快就发现,自己没有赚钱的营生,在建邺周围购买土地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特别是自己这个外乡人更是如此。
来建业营生的外乡人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中原三天两头的闹战乱兵祸,南下避祸的人还是相当多的。而且都是有钱人才渡江南下,没钱的都是往徐州跑的,据说可以从徐州到幽州去,那边的土地多!而且免费分发。
正在这时,刘晔接到的郭嘉的来信,不过这家伙却起了别样的心思,若是自己一招就去,显得很没份量,这样也不会被人重视,另一方面,方志文是不是一个稳定可靠的长期饭碗也是一个问题,自己也应该好好的、仔细的衡量一下。
但是直接拒绝的话,恐怕会伤了老友的面子,而且自己将来若是再想要选择了幽州的话,岂不..””是自打嘴巴了,因此,刘晔干脆来个不回信,这么一来,将来就好说了,可以说完全没有接到信件嘛!反正白鸽子送信也不是不会丢的,送丢的信件多了去了,有时候甚至连鸽子都丢了!
于是,刘晔开始为自己的出仕做起了准备,准备什么呢?当然是去各个势力考察一番了,于是,刘晔将家人暂时安顿在建邺,自己却只身北上,开始一路向北的行程,这还是这个宅男第一次远行,这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若是衣食无忧,估计刘晔也宁愿呆在家里做富家翁吧。
刘晔的骨子里还是很好强的,不然也不会每次被逼急了就作出一些让人惊讶的事情,从他受母命杀父亲的随侍,到后来杀人夺军,都说明刘晔的骨子里有种强悍的东西,因此,虽然是第一次出门,但是下了决心的刘晔真的从南到北一家家诸侯一路拜访了过去。
刘晔没有去见任何一个诸侯,只是在民间访查,刘晔虽是帝胄之后,但是已经是破落的家族了,也就比刘备那个小混.混略微好一些而已,所以他对民间的事情还是很明白了,更加明白一个帝国的基础其实不是在jīng英身上,而是在这些jīng英们完全看不起的百姓身上。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黄巾起义了,现在黄巾割据成患,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说起来,当年高祖也是揭竿而起,掀起华夏大地的惊涛骇浪,导致改朝换代的仍然是一无所有的老百姓,因此,一个势力的前途,不仅仅在骄兵悍将,也不仅仅在谋臣属吏,更不会只在世族豪强身上,而是在于老百姓是否安居乐业,是否从心里支持这个一方”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八百八十五章相邀刘晔千里之行”诸侯。
因此,刘晔的评判标准很简单,老百姓过得rì子如何?安稳不安稳?支不支持当地的统治?等等,只要知道这些,也就大概的知道了这是不是一个明主!当然,刘晔还有一个小心思,那就是将来自己的若是不能被明主接纳,或者只是做一个小小的官吏,而不能被重用的话,自己以及家人也势必会成为这些普通百姓中的一员,既然如此,自然是要找一个最能让普通百姓安居乐业的地方了,这不是人之常情么!
于是,刘晔一路迤逦行来,不知不觉就到了幽州的地界,他没有像郭嘉那样好奇坐船从清河口直接到唐山,而是坐船到了乐南,然后从乐南一路跟着商旅长途跋涉,绕道丰宁这才进入密云城市圈,真可谓是行万里路啊!
所以说,胆小的人一旦发狠,也是很吓人的!
在密云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刘晔自然是觉得惊奇和新奇,这里不但人们的生活面貌不同,关键是思想不同,刘晔很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一点,在大汉其他地方,老百姓会认为地主拥有大量的土地天经地义,老百姓被地主盘剥也是无奈以及无法改变的事实,想要出人头地,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办法。
但是在密云则不同,首先,在这里只要你肯耕作,就会有土地,不必受人盘剥,只需要在出售粮食时缴纳交易税就可以了。其次,在密云想要出人头地的办法很多,最简单的就是努力经营,如果你积攒了钱财,就可以开设店铺、成立作坊、租种官府的土地等等,慢慢的拓展家业,常年累月的发展”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下去,也可以成为富裕之家。
另外还可以读书,书院学院每一个城市都很多,生活较为宽裕的密云百姓都会将孩子送去读书,别说将来有做官吏的机会,读书识礼将来就是做生意兴产业也是必须的。
实在没有读书能耐的,还可以从军,据说密云军中的待遇很高,虽然风险比较大,但是一旦立功升赏,其家人立刻就发达了,别的不说,光是土地奖励和税收的优惠就很可观了。
可以说,在密云老百姓都有奔头,也因此,密云百姓对密云官府的支持程度是让人吃惊的,更让人吃惊的是百姓能够直接对官府进行监督,你觉得被欺负了,甚至可以将状纸直接送到方志文的案头去,当然,很少人干这种无聊的事情。
不过,刘晔碰到过一个行镖的退役军将,却喜欢做这种事情,经常将看到的事情写信直接给方志文,刘晔还以为他是吹嘘,后来才知道,方志文对军队里的每一个军官几乎都是认识的,都送过新年礼物,因此这些退役回家的军官,都喜欢有事没事的给方志文写信,方志文也会很耐心的回信。当然,这种不想当兵而退役回家的军官其实没多少,但是这些人回乡之后,几乎就是方志文的耳目一样。
当刘晔终于进入了巨大的密云城市圈,看到在这个山区中星罗棋布的城镇时,有种被震撼的感觉,这种程度的城市圈,就算是在洛阳长安也不过如此吧!这与密云北边古柳要塞外面苍凉的情况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就像是两个世界一样。虽然密云的每一个地区的城市都”娱乐秀”是人口集中地,但是密云城市圈给人的感觉有尤其突出。
当刘晔打听到郭嘉的住宅,敲开了大门时,郭嘉不由得愣住了,四处寻找不到的家伙,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而且连个信都不写,郭嘉的眼珠子一转,就明白了刘晔的小心思,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子扬啊!你可真是从天而降啊!我写给你的信是不是都偷偷的烧掉了?呵呵。”
刘晔尴尬不已,想不到自己的小心思一见面就被这个老朋友给拆穿了,不过,刘晔熟悉郭嘉的xìng子,硬着头皮笑道:“烧得干干净净,绝对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连鸽子都烧了吃下肚子了。”
“哈哈用书信烤信鸽,想不到你也学会了!”
刘晔笑着打量肤sè有些黑,但是人却显得十分健壮的郭嘉,好奇的问道:“奉孝,一年不见,你怎么变强壮了?”
“嘿嘿,想知道什么原因么?这是秘密,不过若是你在密云出仕的话,我就告诉你!”
“切,这招没用的!”刘晔翻了个白眼,郭嘉呵呵一笑,也不着急,而是拉着刘晔进了宅子,准备好好的给他接风洗尘。(未完待续。)
第八百八十六章心存疑问身在热土
刘晔漱洗了一番,再出来已经没有了风尘仆仆的样子,而是一个浊世佳公子了,郭嘉看得艳羡不已,奈何郭嘉没这个贵气啊!
“好了,走吧!”
“哪里去?”
“自然是为子扬你接风了,如今我好歹也是两千石的官职,难道还会让你吃咸菜下酒么!?”
“呵呵,也就是你才干得出这种事情,要不烤鸽子下酒也是可以的。”
“那鸽子可是一两银子一只的,在店里能买一桌子酒食了,呵呵。”
郭嘉笑着将刘晔带着出了门,步行了一会,到大路上拦了一辆马车,着实的跑了一会,然后来到一个大宅子前面下了马车,熟络的与门口的卫兵打了个招呼,就拉着稀里糊涂的刘晔进去了,刘晔似乎在高高的门楣上看到了方府两个大字。
郭嘉一路上熟门熟路直冲后宅,果然,在积了雪的花园里,一大群人正在烧烤,郭嘉使劲的吸了吸鼻子,回头冲着刘晔道:“我就猜到今rì会有免费大餐,呵呵!”
“不是给我接风么?”
“这不就是了么,高朋满座,美酒佳肴,子扬还不满足么?哈哈”
刘晔哭笑不得,没见过接风会跑到别人家里来打秋风的,不过,这符合郭嘉的xìng格!
“咦?奉孝啊,你的鼻子就是厉害,十几里之外都能闻着味寻来!”
“呵呵,不是我的鼻子厉害。””是主公你的行为很好猜,今天看到小公子缠着你说要吃烧烤,我就猜到今晚肯定有大餐吃。所以就寻来了!”
方志文无奈的笑了笑,反正闻着味来的又不止郭嘉一个,你看田丰、荀彧还有黄忠、黃叙、甄翔不都闻风而来么。
方志文看了看风度翩翩,但是神情有些尴尬和紧张的刘晔,好奇的问道:“这位是”
“属下的一位老友,远道而来,顺便来接风洗尘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