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28部分

侍耍俊
“不然,方大人在幽州经年,岂能不知道刘伯安的xìng情,再说,如今幽州虽是刘伯安牧之,但是实则二分,细细算来,大人麾下的民众似乎比刘伯安治下更多,人才军将更是无法相提并论,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何况刘伯安位在大人之上,却偏偏被大人处处掣肘,即使表面上刘伯安对大人处处谦让,然则心里怨愤也是人之常情吧!”
张邈的话入情入理,但是却悄悄的远离了那个前提,而是朝着人xìng人心方向发展,越说越像是那么回事了,这才是真正的口舌生花啊!
方志文脸上涌起一股忧sè,沉吟了一下问道;
“哦?那么孟卓觉得我该如何来解决,或者说应该如何来避免这种不利的局面出现呢?”
张邈心下大喜,不过还是一脸慷慨的说道:
“在下一向都很佩服方大人的勇烈忠义,大人在外为国守边,为大汉拓土开疆,在下自然不能任由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来污蔑和打击大人,在下不才,愿为大人正名!”
方志文笑了,认真的着张邈道:“那么孟卓如此仗义,又想要我做些什么?”
张邈略显谦卑的笑了笑道:“在下岂能有什么奢求,不过是希望那刘伯安排斥打压在下的时候,方大人能够主持公道,说两句持中的话而已。”
“此事易也!不管是于公于私,我都应该站在公义之上,孟卓尽管放心,我虽然没有什么治国的能力,但是分辨是非的能力还是有的。”
“如此甚好,甚好!在下将来就仰仗方大人支持了!”
“彼此,彼此!哈哈”
“哈哈”
两人相视而笑,不过笑得内容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是南辕北辙的也说不定,不过至少在明面上,两人与谈甚欢。
已经换了便服准备休息的甄姜和太史昭蓉上去女人味十足,两人一边服侍方志文换衣服,一边随意的问起张邈的来意。
“夫君,这么说来张邈是想要找夫君做后盾来了?”
“是啊,他要是不来找才奇怪呢,说起来他是外来户呢,就算功劳很大,毕竟是没有根基的,但是与他一样的人会越来越多,慢慢的也能围绕着他形成一股颇有势力的政治团体,只是在那之前,他必须找一个靠山,以便抵挡来自刘伯安的排斥打击。”
“说起来,夫君在天子那里说得那件事是真的么?难道这里面其实是张邈兄弟在搞鬼?”
这个问题是太史昭蓉问的,甄姜是不会问这个问题的,对于人心的认识,甄姜要比太史昭蓉黑暗的多。
方志文偷偷的捏了捏太史昭蓉越发丰满的臀部,着太史昭蓉娇羞的样子心里就十分的舒坦,嘴上却随意的说道:“不过是为了求存罢了,张邈担心吕布权力大涨,又担心吕布因为远在陈留,会忌惮他们兄弟的存在而下杀手,所以他们选择投靠刘虞也就顺理成章了。”
太史昭蓉惊讶的瞪大眼睛道:“那杨勋和郑公业岂不是”
“呵呵,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他们不死才怪了,政治上的东西就是这么回事,从出现的那一天起,政治就是血腥的,如今我们密云体系的目的,就是尽量让政治斗争变得更有序,也更公开,这么一来,那些见不得人手段少些,公开的东西多些,自然就不会让人感到太过难以接受了。”
方志文说得随意,但是太史昭蓉却听得认真,连甄姜也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细细的眉头,方志文扭身了两人,笑着道:“好了,难得的大好时光不能浪费在这些无趣的事情上,两位夫人,我们还是早些休息吧,嘿嘿!”
“夫君!”两个美人异口同声的嗔怪着,一个娇羞难抑,一个yù拒还迎。
第八百六十七章孤城信都血战不退
张燕围住信都已经有半个多月了,事实上,信都现在根本就是一座孤城,周边的城市已经全都被张燕打了下来,黄巾军今时不同往rì,已经不再是那一群泥腿子组成的乌合之众了,而是正儿八经的军队。
更让人泄气的是,黄巾军的士气高昂,将士们悍不畏死,这让袁绍军吃足了苦头,若不是信都城墙高达六丈,可能信都现在也早就飘着黄巾军的黄底黑字旗了。
当然,这跟张燕没有发动强攻也有关系,这种坚城想要用强攻攻下来,付出的代价可不是一般的大,现在黄巾军的将士都是经过jīng心训练而成的,可不是那时候一抓一大把的农民军,因此张燕用兵也越来越小心,他现在已经深刻的明白了方志文为什么要教导他们尽量的减少损失的原因,也明白了为何兵贵jīng不贵多的道理,因此,在战争中张燕也更冷静,更慎重,兵者,国之大事,不可不重。
张燕也知道信都若是不能短时间拿下,后果是会招致围绕信都的战事无限制升级,尽管有张牛角在河间分散袁绍的注意力,尽管河南的战事一时半会也不会完全停下来,就算是停下来,袁绍也不敢轻易的将河南的部队大举调动到冀州来。
但是,袁绍的反扑是不可避免的,这一点在开展之初刘雁就已经很坚定的这么认为,张燕也很赞同。而对与冀州战役的最后分水岭,或者说转折点。就应该是信都的攻防结果,如果张燕成功拿下信都,整个战场的态势就不同了,袁绍没有理由再为了夺回已经失去的安平郡与张角全面开战,战争很可能由此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如果信都迟迟不能拿下,那么袁绍就被迫必须全力救援信都,而张角为了保有现在的战果,却不能不跟袁绍死扛。这就是一种最差的结果。
因此信都的得失关系到了正常战争的进程,可以说成了现在冀州战事的重中之重,尽管如此,张燕也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强攻信都,直到文丑的部队已经出发北上,张燕才不得不下定决心强攻了。
今天是个好天气,风和rì丽。适合放火!
黄巾军一早就开始忙碌起来,信都守将吕旷皱着眉头站在城头,手掌用力的捏在砖墙上,指节因为用力而显得发白,手背上青筋暴露,似乎想要从上面扣下一块砖石下来。
一黄巾军的架势。吕旷就知道今天恐怕很难善了了,以往黄巾军最多就是推出三五个箭楼,双方的攻防主要就是围绕着远程武器对shè和弓箭对shè来进行的。不顾今天这个架势不同了,黄巾军已经出营的井栏就就有五个,还有十个攻城梯。样子今天黄巾军是要尝试进行登城了。
对于这种情况吕旷也有预料,因为昨天收到了来自南皮的消息。文丑将军已经克rì北上,不久之后就会加入安平战局,黄巾军现在显然是着急了,想要趁着文丑将军未到的这个时间强攻信都。
吕旷是兖州人,是两年前袁绍出征中原讨董的时候投效袁绍的,随后吕旷吕翔两兄弟因为战功卓着,做事稳重很很快得到了袁绍的赏识,如今吕翔在济南郡驻守,而吕旷则在信都做城令。
吕旷在信都驻守了一年多了,这一年来都在不停的加强信都的防御设施建设,但是信都临近黄巾军前线,居民的数量一直比较有限,更多的还是要依靠异人来进行建设,而驱使异人是需要金钱的,只不过,吕旷得到的钱粮供给确实有些捉襟见肘,袁绍的地盘大了,财大气粗的袁绍余粮也不多了啊!
前一段时间,在黄巾军攻城不激烈的状态下,城中的异人倒是很积极的参与战事,盖因任务的奖励确实是不错的,但是今天这种强度的攻城一点展开,异人还能不能这么积极的参与防御就不好说了,此消彼长之下,信都的形势还是相当危急的。
吕旷想了想,一咬牙决定再次提高任务的奖励,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与其等信都失陷将库房里的东西都便宜了黄巾军,还不如现在级拿出来尽量的给黄巾军造成杀伤来得划算,这点道理吕旷还是想的明白的。
战斗就在明媚的阳光下开始了,投石机抛shè的油罐,巨弩shè出的火箭很快就将城里的一些建筑给点燃了,黑黑的浓烟开始在城市上空聚集,慢慢的遮住了阳光,将战场上的血腥气捂在黑烟之下,仿佛不敢让阳光见一样。
交错的碎石、箭矢在空中来回的穿梭,不断的收取着双方士兵的xìng命,城上的守军拼死点燃了几个井栏和攻城车,让城外也成了烟火翻滚的样子,不过,浓烈的烟气和刺鼻的腥臭也让城上的守军睁不开眼睛,任何一支攻城部队,肯定都会选择顺风作战。
汹涌的黄巾军一改往rì的文质彬彬形象,化身为一个个的恶鬼,悍不畏死的从井栏的栈桥上,从攻城梯的坡面上,从长长的云梯上向着城墙猛攻,战场上每一个地方都是炙热的、酷烈的,每一刻都有鲜血的飞溅,都有人命在消失,血液在脚下流淌,让原本干燥的地面变得滑腻,一不小心就会被滑倒,然后被无数的脚踩上来,有敌人的,也有战友的。
兵器的碰撞声,战斗者的呼喊声,伤者的惨叫声,油罐爆燃的火光,技能、纸符激发的闪光,兵器的反光,无数的声光交错,编织出一副光怪陆离的战争场面。
周仓带着重甲步兵冲上了城头,他的对手是吕旷,不过吕旷知道自己的战力有限,更倚重于战阵的效果,始终不跟周仓放单,周仓在密集的敌军战阵中也没有办法直接对付对方的主将,只能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到面前的敌军士兵身上。
透过面甲的缝隙,周仓眼前到的就是那一幕幕有些支离破碎,又有些不大真切的画面,隔着面挡仿佛隔着一个世界一样,不过周仓喜欢这种感觉,这让他有种抽离感,似乎在用另外的一个视角来待这个世界。
“杀!杀!”
周仓手里的重刀翻卷,刀刃上始终带着清白sè的技能光芒,在幽州训练的时候那些老兵告诉周仓,在战阵中基础技能是非常好用的,不要花费力气去用大招,如果你能计算一下就会发现,用基础技能的效率绝对比大招要高,更重要的是,用基础技能能够节省内力和体力,战场上,内力更多的一方胜,体力更多的一方活!
周仓身后身侧的重步兵整齐划一的跟着周仓的呼喝挥舞着手里的重刀,然后退后,后排补上劈砍,再退后,后排再推进,这种波浪式的攻杀也是从密云学来的,据说是高顺将军的战术手段,不过真的很好用。
挥起的重刀如墙如林,一**的刀浪仿佛无穷无尽的海浪,让对面的敌军很难反击,往往他们刚刚将前面中招或者受伤的队友推开,还没有来得及挥刀,周仓这边的第二轮攻杀就已经到了脑袋顶上。
周仓这边进展还算顺利,但是推进的速度也很慢。
但是另一侧就比较不顺了,在没有强将形成中坚的地方,黄巾军的进攻基本上很难有进展,毕竟城墙太高了,后续的投入的速度太慢,前面好不容易付出巨大的代价打开的去扣会被守军采用截断后续进攻的方法轻易的瓦解。
别的不说,仅仅是这种稳健的防御手段,就说明信都的守将还是有能力,并且做了充分的准备的。
在后阵指挥进攻的张燕心里直滴血,这死伤的可都是jīng兵啊,都是黄巾军的宝贵财富,但是为了能尽快的结束这一阶段的战争,现在却不得不着些jīng锐士兵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在坚城上与敌军搏命,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求得一丝胜利的契机。
张燕身子挺得笔直,脸上毫无表情,其实正是为了掩饰心里如怒涛一般的涌动,他身后的传令兵面带焦sè的着如同石雕一般的主帅背影,不断抓紧有松开的缰绳已经不知不觉被汗水浸湿了。
终于,张燕的手缓缓抬起,稍微迟疑了一下,向前挥了挥!
传令兵兴奋的一扯缰绳,脚后跟一磕马腹,一边大喝着一边向前奔去:“后阵向前,后阵向前!进攻,进攻!”
战斗越发的白热化了,城池似乎整个的被黑烟笼罩了起来,从太难上去,偌大的信都城笼罩在黑烟之中,显得十分诡异,从这团巨大的黑烟里,弥漫着强烈的煞气,以及冲天的血腥,其中散发出来的绝望和恐惧,让人有种想要转身逃跑的感觉。
战斗持续到傍晚,黄巾军终于开始收兵了,张燕打不下去了,损失太惨重了,之前十几天的围攻,黄巾军一共死亡不到千人,进入一天的攻击,黄巾军有超过五千人扔在了城下,张燕手里一共又有几个五千人呢?
夜幕渐渐的降临,城墙内外一片安静,死去的将士们永远的不出声了,活着的将士们没有了说话的yù望,城墙下,黄巾军的民夫和辅兵打着白旗在收敛自己战友的尸首,城墙上,守军们也在做着一样的事情,偶尔大家会互相,眼中已经没有了仇恨,只有淡然。
第八百六十八章张角妖术攻破人心
不提大战之后的深夜,上方都在默默的舔诋着痛彻心扉的伤口,只是大家都知道,等到太阳升起,更残酷的战斗还在等待着双方的将士,那种沉重和压抑就无法排解,整整一夜,这些郁气似乎缠绕在信都城内外,形成了厚厚的yīn云。
第二天,太阳没有出现,因为被厚厚的云层给挡住了。
一脸沉肃的吕旷仍然站在昨rì站立的位置,不过城墙上的墙砖却已经不同了,不但被打裂了不少,看上去已经很是残破,更重要的是,墙砖的颜sè发黑了,那是被鲜血给浸透之后造成的。..
吕旷极目眺望,发觉黄巾军不但在准备井欄攻城车等等大型器械,还在距离城墙两里左右的地方搭建一个建筑,先是用土堆砌了一个大大的锥形平台,然后在平台上建造了一个简单的台架,在周围还插上了许多的旗帜。
只是,那些旗帜似乎是些诡异的符号,而不是正常的军旗,倒有些像是道家的旗门,吕旷的心里不由的咯噔一下,难道黄巾军要使什么妖法?
据说张角兄弟可是曾经得仙人传授,不但能施医焚符、治病消灾,更是掌握有一些诡异的妖法的,吕旷并不害怕跟人斗,哪怕对手是向吕布、方志文这样的强人,吕旷也不会胆怯,但是,人是不能跟鬼神斗的,吕旷心里颤颤的,也是因为对鬼神的崇敬和畏惧。..
只是,现在黄巾军在做什么吕旷也干涉不了,只能心怀不安的等待着,事实上,跟吕旷一样心思的将士大有人在,毕竟谁的眼睛都不瞎。而在城墙上的玩家们则兴奋而好奇的张望着,不知道黄巾军到底要做什么幺蛾子。
不久,那出建筑就差不多完成了,在呜呜的号角声中,黄巾军开始出发了,不过,黄巾军并没有急着开始进攻,而是在shè程外开始列阵,一个个的方阵排列得整整齐齐,在yīn沉的天空下。猎猎的大风中,整个战阵十数万人,却诡异的安静异常。
“咚,咚,咚”
苍茫的鼓声缓缓的响起。节奏平稳而缓慢,低沉的声音在空气中鼓荡。在心神**鸣。仿佛震颤着整个世界,每一个人的神智都在震动着,大家惊奇于这个鼓声的传播范围,同时更惊讶于这个鼓声对灵魂的撼动。
忽然,鼓声戛然而止,稍停。一股大风刮过,呼呼的风声中仿佛有许多奇怪的声音,如泣如诉,渗人心神。
接着。一个苍凉空渺的声音响起,似乎在念,又似乎在唱,战场上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不由自主的聆听着这仿佛从天上传来的声音。
“大道初开,鸿蒙渐渐,万物滋生,人为灵长,天地维和,大道行矣!今螫孽生妖,至万民倒悬,残毒百姓以为事,吸食呑嚼而行乐,从此田地荒芜,人死沟渠,万物凋零,天地悲号。吾等受天命而奋起,yù以己身而翻覆,振臂而呼,从者无数,为开太平,并力以赴,呼号死命,未曾退缩。千百万众,刀剑沥血,魂归长夜,命付苍茫,身虽死英灵在,血已尽忠魂存,而今妖孽当道,袍泽死战,尔何在焉!?魂归来兮,刑天虽死志犹存,魂归来兮,壮志未酬魂安在?而今重扬百万旗,踏灭妖狼兴太平!英,魂,变!”
长长的祷文结束,世界又安静了下来,风声呼呼的响起,仿佛有无数的灵魂在风中呼号,天地更加yīn沉了,如铅的云层几乎压倒了人们的头顶上,一股森森的凉气似乎渗透进每一个人的心里,让人头皮发麻。
忽然,一阵狂风刮过,卷起了漫天的风沙,所有的人都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等他们双眼再次睁开的时候,赫然发现,在黄巾军的战阵前面,居然排列着密密麻麻麻的一大片黑sè的人影,那些影影绰绰的黑影,似乎是人又似乎不是,似乎像雾又不是雾。
“那,那是,什,什么?”
“鬼魂!鬼魂啊!那是招魂术!”
“不,不是,那是英魂变!是技能吧!”
“信都城下有数十万黄巾军的英灵,如今都醒来了吧!”
“鬼鬼魂”
张燕回头看了看远处只能看到旌旗招展的高台,对师尊的能力佩服的五体投地。然后扭回身子,奋力的举起手中的长剑,高喝道!
“擂鼓,攻击!”
“英灵护佑!必陷信都!杀!”
“英灵护佑!必陷信都!杀!杀!杀!”
“出击!”
“吼!~冲啊!”
攻城开始了,那些黑sè的英灵们也随着黄巾军的攻击开始推进,仿佛他们就是黄巾阵中的一员,随着他们的接近,城上的守军终于看清楚了,他们哪里是鬼魂,就是实打实的将士嘛!只不过,他们脸上的表情更加的狰狞,只不过他们的脸上不是正常的肤sè,而是一团黑气,黑sè的铠甲,黑sè的盾牌还有黑sè的刀枪!
黄巾军山呼海啸的冲了过来,前面是一层厚厚的黑sè浪cháo,后面是黄sè的海洋。
“鬼!鬼啊!”
“杀,杀!我砍死你,砍死你!”
守城的将士们徒然的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向着黑sè的鬼魂奋力劈杀,但是效果却小的可怜,然后,他们被随后而来的黄巾军将士砍倒,有的灵醒点的守军,不去理会那些吓人的鬼魂,而是专心的向着后面的黄巾军招呼,但是他们骇然发现,平时能一刀劈倒的黄巾军,居然挨了一刀跟没事人一样还手一刀将自己砍倒了。
真,真的有鬼神庇佑啊!
城墙上的战斗成了一边倒的战斗,这种诡异的情况袁绍军的将士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很勇敢,但是他们也一样敬畏鬼神,在鬼神面前,他们彻底的丧失了斗志。城头的抵抗垮了!
吕旷见势不妙,只好带着卫队骑兵杀出了城门,向着东面逃走了。
被围攻了将近二十天的信都当rì陷落,而出现在信都战场上的张角起到了决定xìng的作用,张角妖术的威名顿时为天下震撼。
正准备进击信都的文丑得到消息顿时停住了脚步,反而在渤海郡设防,没有了继续进取的打算,就算以文丑的强悍,也必须谨慎的对待张角的妖术
密云城里,方志文在参谋部里面。正端着茶盏听着年轻的参谋们猜测张角的妖术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他脸上一副轻松的模样,似乎早就已经成竹在胸了。
郭嘉好奇的看看方志文,又看了看埋头在文案中的田丰,颇有些不服气的挠了挠脑袋。凑到田丰身边,低声问道:“元皓老哥。你说张角的妖术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不会有那种事情吧。英魂若是存在的话,张角岂能不经常加以利用?”
“呵呵,可能代价比较大呢?”田丰头也不抬的回道,郭嘉想了想,认真的点了点头。
“也是哦!”
“呵呵”方志文在一侧低声的笑着,笑声里颇多不屑。郭嘉不满的翻了个白眼。
“主公,这有何可笑啊!?”
“呵呵,奉孝定是很怕鬼神的,是不是啊?”
郭嘉看着方志文促狭的眼神。脸上红了红,梗着脖子道:“鬼神什么的,当然是要敬畏的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奇怪,不过因为怕鬼神而被鬼神蒙蔽就不好了?”
“嗯?”
“鬼神也许是存在的,但是绝对不是以这种形势而存在,更不会直接的干扰人间的活动,否则yīn阳互扰,岂不是天下大乱了。”
方志文笑眯眯的说着,不知不觉,原本在争论的年轻参谋都闭上了嘴,安静的听着方志文与郭嘉的对话。
田丰抬起头看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埋头干活。
“那,那发生在信都的事怎么解释呢?”
“所以说你被蒙蔽了嘛,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么,张角用了一个技能,这个技能应该是幻象和治疗术的结合,如果在场有元皓和香香,他们两个合作就能达成一样的效果,当然,还需要先前的一些前戏,比如开坛做法,引导大家的思维等等。”
“那刀枪不入的防御力呢?”
“着不是更简单么,因为战场上多了一个高通帅的主帅加成啊!”
“呃”
郭嘉尬的眨了眨眼睛,这么一说,原本十分诡异的妖术竟然被扒了个干干净净的,说穿了原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在战场上忽然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形,除非将士们早有准备,否则恐慌的情绪一旦蔓延,肯定就会造成士气的彻底崩溃,何况能够将这些因素和技能巧妙的结合起来形成战术,这本身就是一个了不得的本事,黄巾军也小觑不得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哥哥好厉害,一下就看穿了啊!奉孝你不行哦!”香香晃着脑袋笑嘻嘻的调侃郭嘉,郭嘉一脸的窘相。
田稚也吃吃的捂着嘴偷笑,不过看向父亲的眼神却充满了崇拜,自己的父亲从始至终都没有关注这个问题,显然是早就明白了关键所在呢。
“呵呵,这就叫做一叶障目啊!奉孝,原来你怕鬼呢!”香香故意笑眯眯的调侃郭嘉。
“谁,谁怕鬼啊!我那是敬畏,敬畏知道不?举头三尺有神明,人要怀着敬畏之心,否则就为所yù为了!”
香香忽然收敛起笑容有些落寞的说道:“就像异人一样?!”
郭嘉点了点头,方志文也叹了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第八百六十九章适当收缩全面停战
帐篷里很安静,一共就两个人,两人都不出声,连在帐篷门边守卫的卫兵都不由自主的摒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帐篷中的两人。
“好吧,子远,你是对的,以打促和吧。”
许攸捻着山羊胡子略微得意的道:“将张牛角赶出河间,然后派使者讲和,同时,向韩馥、张宝、陶谦也都派出使者,唯独不要跟刘岱讲和。”
袁绍如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下,低头看了看地图,手指无意识的点在任城郡和山阳郡的位置上,刘岱这个家伙真的是很无趣的一个人。..
“好吧,都依子远之计,另外,蓟县的事情怎么办?”
袁绍咬了咬牙,下了决心,虽然这一个月来丢掉了不少的地盘,但是总的来说,这也是对前期扩张的一种反弹,袁绍还是能正确的认识这一点的,现在再打下去不但劳民伤财,甚至会遭到内部的反对,相反,巩固现有的地盘,增强实力才是正着。
因此,袁绍才会全盘接受了许攸的建议,当然,他心里也有给许攸戴高帽的意思。
而另一件让袁绍下决定的事情不是张角的妖术,这等技能许攸又岂会看不透,张角的技能只要有强力的战将和高统帅的主帅,就能将之打破,这都是小事。而少帝迁都蓟县才是大事,小皇帝跑到了自己的隔壁,袁绍再怎么淡定心里也是有所顾忌和不安的,所以袁绍现在更想尽快的安定下来,重新调整和修正策略。..
许攸楞了一下,主要是许攸并没有想好天子移驾蓟县之后的一系列变化,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吕布和方志文的反应。
吕布的地盘实际上是跟刘虞接壤的,但是说起战力来。刘虞绝对不够看,而吕布之前之所以没有对刘虞的地盘上心,完全是因为吕布顾不过来这么多的地方,但是现在,原本应该捏在吕布手中的天子被张邈拐跑了,吕布能咽下这口气么?刘虞还能安安稳稳的做他的幽州牧么?
再有就是方志文了,幽州的状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方志文绝对是幽州的真正王者,但是方志文为何不攻灭刘虞一统幽州呢?这里面很可能有着各种各样的小心思,最重要的一个是控制力的问题。一个是幽州本地民心的问题,一个是对周围诸侯的顾忌。
但是现在刘虞抓住了天子这个大神,就有了能搭建大庙的本钱,若是方志文还保持原有的政策,会不会被刘虞分化瓦解、挤压蚕食呢?虽然这种可能xìng不大。但是毕竟也还是有这种可能xìng的。
另外,刘虞手中有了天子之后。会不会改变对袁绍的中立政策也不好说。在这么多的未知之下,许攸也很难判断天子到达幽州之后的影响,既然无法判断,也就无从谈起所谓的对策了。
“本初,这事现在还不好说,如果你一定要让我说个对策出来。那么我建议本初你静观其变!”
许攸想了想,还是给出了一个不算是答案的答案,袁绍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这个答案基本上就没有回答。但是仔细的想想,这个答案似乎又大有深意,袁绍沉吟体会着,良久才道:“子远觉得变数太多?”
“是的,而且,着急的不应该是我们,吕布和方志文应该更着急,而刘虞自身的实力有限,即使想要做什么,一时半会也是做不成的,若是吕布和方志文在从中捣乱,刘虞可以说是什么也做不成。”
许攸的话里简直将刘虞给看死了,估计刘虞听了会很不服气吧,不过袁绍听了倒是莞尔一笑,很是认同许攸的看法。
许攸顿了顿继续道:“与其担心刘虞做什么,其实更应该担心吕布或者方志文做什么,其中方志文的威胁更大,若是方志文一不做二不休一口吞下刘虞,那我们就要小心了。方志文现在的实力就很强了,能限制方志文的只有他自己,从以往的战事来看,方志文对战争的代价是十分看重的,换而言之,也就是方志文受制于他的战争成本。若是方志文并吞幽州,并且挟制天子以掌握大义,那么其威胁xìng绝对比刘虞大百倍,届时我们才是首当其冲啊!”
袁绍听到这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方志文此人实在是有些让人无奈,我们试图去分化当地的世族,几乎没有什么作用,直接战斗的话,似乎也从未占过便宜,若是他真的能够一统幽州并加以整合,很快幽州就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
许攸点了点头:“本初也不用过于担心,至少现在还看不出方志文有此野心,似乎他更乐于将眼光投向东边北边以及大海之上,也许镇北将军就是一个大汉的忠臣呢!”
袁绍摇头:“不,他肯定不是,就算他是,他的部下,他辖下的商人世族都会鼓动他扩张的。”
“可以向北,向东,向大海扩张啊!本初,说实话,你我的眼光都不及方志文开阔,所以,当我们盯着眼前的土地时,方志文那里的土地多得没人耕种,所以他才那么热衷于收买人口,所以他才很小心的控制战争,一切都是为了人口啊!因为他的土地太多了,因此我到觉得他不急着并吞幽州是对的,自己家里的土地都还没有规整好,就想着外面的土地,这是愚不可及啊!”
许攸的话若有所指,袁绍不由得有些困窘,显然,许攸是在说袁绍前一段时间不知节制的扩张政策,现在看来,无节制的扩张绝对是错误的,那么,一贯谨慎的方志文应该不会犯这种感错误吧。
“若是如此到是幸事!”
袁绍讪讪的应了一句,似乎不想就此事继续探讨下去了,许攸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角,事实上,这是不是幸事还不好说,若是方志文的政策能够延续一代人,你简直难以想像届时的密云会强大到什么地步,而连番征战的冀州呢?打来打去的中原诸侯呢?
这种事情想想都脊背发寒,又怎么能说是幸事呢?不过,袁绍既然不想说了,许攸也没有必要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这毕竟只是猜测,说不定明天事情就会发生变化呢?
“呵呵,所以,还是静观其变吧,重要的是我们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因此现在的停战就更加的有必要了,然后加紧调整行政体系,加快领地的建设,积攒实力以应付可能到来的变化才是王道。”
“子远所言甚是。”
“义父,您的身体无碍吧?”张燕有些担心张角的身体,现在张角的作用还是巨大的,张燕也根本无法取代张角的地位。
“没事,虽然这个技能很耗费力气,稍微休息下就是了。徒儿,拿下信都之后,袁绍会如何应对?”
刘雁略微沉吟了一下道:“估计会加大围歼张牛角兄弟的力度,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将河间战事结束,然后会跟我们讲和,不,全面的讲和?”
张燕皱了皱眉不解的问道:“师妹,这却是为何?”
“因为天子啊,天子到了蓟县的缘故!”刘雁顺了顺耳边的碎发,笑着说道。
“天子?”张燕眉头越发的皱紧了,还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关窍。
“呵呵,如果你正在跟左邻右里打架争夺菜地,忽然房子后面又搬来一个新邻居,而且还是一个有着大背景的邻居,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明白了,袁绍是担心刘虞,不对啊,刘虞有这个本事么?一个小天子,又能如何威胁袁绍了?”
“呵呵,如果吕布挥军南下攻袭刘虞呢?如果方志文一口吞下幽州呢?那袁绍怕不怕?”
“这怕是会非常怕!”张燕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xìng不是没有,若是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袁绍肯定会怕得要死,刘虞可能不能将袁绍如何,黄巾军也最多从袁绍身上啃下一块肉,而吕布和方志文则有能力价格袁绍从冀州彻底的赶出去,这才是灭顶之灾呢!
“没错,正是因为害怕,所以袁绍会尽快的结束周边的战事,而且,这些战事实际上也不会给袁绍带来好处,停战是一举多得的事情,袁绍如果不笨的话,肯定会这么选择。而我军在河间的打法显然是牵制xìng质的,因此袁绍应该会看出这一点,在河间发力,甚至攻打安国和安平,迫使我军回防,从而结束战争。”
刘雁这么一说,张角和张燕就清晰的看到了整个战争的脉络,也比较能够准确的把握住了袁绍的心态。
“那么饶阳、高阳、武强都要放弃了?”
“看实际情况吧,如果守得住就守,守不住就放弃,毕竟我们得了便宜就不要太过分了,这也比较容易让袁绍接受。”
“既然袁绍想停战,我们不是应该趁机多占便宜,迫使他作出更大的让步么?”
“不,恰好相反,如果这个时候逼急了袁绍,他倾力进攻的话,我军的地盘新得,基本上还没有完整的防御体系,最后两败俱伤之下吃亏的还是我们。”
张燕看着地图点了点头,又看向张角,等着他的决断。
张角抚着胡须想了想:“就按照徒儿的意思办,战事张燕负责,谈判就由刘雁负责,为师明rì就返回巨鹿,这里就交给两位徒儿了!”
“师尊请放心!如今大事抵定,剩下的不过是面子上的事情,师尊安心回巨鹿修养吧。”
刘雁信心十足的笑着说道,张角欣慰的点头。(未完待续。)
第八百七十章张扬进击张辽反袭
晋阳变乱,郝萌身死,皇宫也付诸一炬,乱糟糟的城市里,还有许多惶惶不可终rì的本地世族,一天到晚的担心自己会遭到吕布的惨烈打击,于是,各种各样的心思在滋生着,而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南边捡便宜的张扬。
其实张扬的所作所为有些过了,所谓凡事适可而止,但是张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吕布就过了,难道他真的以为张辽收拾不了他么?..
董昭的智力算是不错,但是他再怎么样也排不进一流军师的行列,因此他没有能够想明白这点,战争绝不仅仅是人xìng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吕布的xìng格问题,更是有着现实基础的,原本张辽防守而不是进攻张扬,是因为天子在晋阳,所以为了维护晋阳的稳定,必须以稳字当头,而不能做出冒险的选择。
如今天子已经不在晋阳城里,吕布的怒火正在高炙,再加上要给并州本地世族立威,事实上,战火已经是迫在眉睫了,而张扬却还在不知死活的想要尽量的占便宜,甚至被并州当地世族暗示煽动着试图攻打晋阳,这真是疯狂的有些不知死活了。
张辽下定了决心,并且向吕布请示之后,立刻开始了战争的步伐。
张扬此刻正在攻打阳邑,企图打开通向晋阳的大门,驻守阳邑的正是小将郝昭,郝昭知道自己没有援兵,并且还需要坚守阳邑至少六天,为的就是将张扬的大部队给吸引在阳邑城下,为张辽的突袭创造条件。..
张辽却没有直奔阳邑,而是向西南悄悄的进兵祁县。然后翻山越岭穿过涅良山,突袭涅县。
涅县原本是张扬与张辽驻扎的武乡对峙的前线要塞,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不过,现在张扬的部队在阳邑猛攻,而张辽正忙着收拾晋阳的烂摊子,守卫涅县的士兵放松下来,根本一点的戒心都没有。
由于涅县靠近涅良山,有不少的玩家会在这里探险打猎,张辽也是知道这些情况的。特意派出侦骑扮作山贼,在大部队前面清扫玩家和玩家的部队,但是这种忽然出现的大规模的被土匪推倒的情况,还是很快就引起了玩家的注意,纷纷传言猜测。大家多以为是野怪攻城的前兆,倒是没有人想到是张辽大部队到了。
到了夜里。山区的夜晚已经很冷了。尽管城内的守军因为白天有盗匪在山区聚集的传言,城上的守卫也未见如何加强,也就是多了几个哨兵罢了。
张辽身先士卒,带着卫队摸到了城下,jīng准的箭术放倒了城头为数不多的哨兵之后,先锋从城墙上翻越而过。一举抢占了城门,等到守军反应过来的时候,张辽已经持戈立马挡在城门下的大道上。
关塞的大门被夺,守军的士气顿时崩溃。随后的战斗几乎是一边倒的杀戮和俘虏,不到两个时辰,涅县的战斗就结束了,涅县易手,更可怜的是,涅县的守将由于害怕被张扬追究,竟然未向张扬报告涅县失守的情况,而是自己偷偷的溜了,急急忙忙的赶向璐县,想要赶在张扬抓住自己的家人之前带着家人逃走。
张辽知道情况之后,立刻留下一部分部队控制涅县,自己整顿兵马,连夜赶向武乡,清晨时分,张辽的骑兵突袭了刚刚开城门的武乡,这些守卫城门的士兵稀里糊涂的还以为从南边过来的是自己的骑兵,却没有想到是敌军的,等看到张辽完全不理会他们直取城门的时候,这些开门的将士们都傻了。
武乡的战斗更短,因为武乡原本就是张辽驻守的地方,张辽对武乡熟悉得就向熟悉自己的手掌一样,张辽直接率领骑兵冲向守将所在,那名心神俱裂的五阶守将在张辽手下几乎一招都没有挡下就挂掉了!
随后,大批毫无战斗准备的将士们不得不陷入混乱,然后纷纷的投降了,一rì一夜之间,涅县和武乡先后易手,这对张扬来说绝对是晴天霹雳。
张扬现在是孤军在外,而且被截断了归路,除非他扔掉部队绕路从大山中翻山越岭,否则应该是很难回到璐县了,更加糟糕的是,张扬从来都不觉得公孙瓒是个信义君子,若是公孙瓒知道了张扬现在的情况,恐怕立马就会提兵北上。
到时候,璐县到底是落进了张辽的手里,还是落进公孙瓒的手里张扬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肯定不会再回到自己的手里了。
昨天还意气风发的张扬此刻完全垮了,原来眼前每一刻都岌岌可危的阳邑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原来,那些明里暗里支持自己攻打晋阳的世族都是吕布的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