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25部分

,管亥打不过颜良,但是高览却又不是管亥的对手,高览的部队吃了两次亏之后,见代价太大,不得不停止了行动。
管亥再掉头北上去sāo扰颜良,双方的战斗相当的纠缠,几乎每天都在攻城,几乎每天黄巾军都会丢掉一些城塞,但是同样的,颜良的部队每天都在减少,后勤补给不时遭到管亥和异人不对等的偷袭。
而西边也不太平,沮授、张颌坚颜良的骑兵东去,立刻开始活跃了起来,频频渗透到鲁县城以南,甚至到了南平阳附近,这让鲁郡的百姓和守军不能安寝,颜良无奈,只好结束了泰山郡的反攻,以谨守现有的防线为底线,留下部分骑兵在泰山郡归高览指挥,而颜良自己则率剩下的骑兵返回鲁郡救火!
“二将军,根据最新的消息,颜良已经返回鲁郡了,前线的步兵已经撤回了襄县和奉高。”
张宝一听,脸上顿时喜形于sè,同时也大大的松了口气,颜良的撤退,代表着这一反攻阶段的结束,等到颜良再次能够抽得出兵力的时候,战线上的城塞会建立的更加的坚固,到时候颜良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拿下。
张宝迅速的走到地图边上,仔细的着现在地图上标出的战线位置,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我们外围的防线还很完整,异人的状态如何?”
臧霸笑了笑道:“从东莱来的异人战力非常不错,而且财力也很雄厚,北部的战线几乎都是他们的天下,而且他们也肯向这些战线投入,建设的速度很快。只是”
“你是担心他们有朝一rì会反噬?”
“而敬军英明!”
“呵呵,现在他们前面是袁绍,后面是我们,夹在中间只能挣扎求存,想要发展起来何其艰难,再说了,难道我们就不发展么?若是那样的话,被反噬了也只能怪我们自己!”
臧霸敛容道:“二将军所言甚是,末将受教了!”
“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的巩固现有的地盘,另外派使者送信给应劭,让他们赎回被俘的世族。”
“诺!”
臧霸应了一声,正想转身想外走,张宝忽然道:“等等,宣高,你觉得我们还要不要继续保持攻势,毕竟冀州的战事还没有结束,如果我们向济南郡施压的话”
“二将军,且不说我们的后勤,就算我们能够抽出兵力向济南郡施压,济南郡可不比泰山郡,那里的部队都是有经验的老兵,想要攻城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而且,攻下之后我们也会限于战线过长的窘境,要之何益?”
“那么就不进攻了?”
“不,我们可以进攻泰山郡啊!管亥的部队不是还可以用么!”
张宝眼睛一转,抚须笑道:“确实如此,我们还是进攻泰山郡!”(
第八百五十五章刘备种田诸葛登门
刘备爱种田么?这个问题其实很傻,如果刘备爱种田的话又何必去织席贩履呢?他从小就是个不安分的主,根据我们华夏圣人们的总结,一般孝顺的人都坏不到哪里去,一般种田的人都是比较安分的人,因此,不安分的刘备不喜欢种田,这事是毫无疑问的。
但是如今在荆州,坐拥大片地盘的刘备不得不喜欢种田,还要身先士卒的去种田,军屯、民屯、异人屯凡是能搞到粮食的办法刘备都支持,官商、土商、异人商,凡是能活跃商贸的行为刘备都鼓励,为的只有一个目的,尽快、尽快、尽快的发展自己地盘的实力。
这就像是一场淘汰赛,有的人已经出局了,比如张邈、鲍信、张超,有的人即将出局,比如刘岱,还有的正在拼命的为留在局中而奋斗,比如公孙瓒、张扬,还有很多非常危险的大鳄和枭雄。就在刘备隔壁,就有着这么三位,曹cāo、孙坚和袁术,至于西边的董卓和刘焉暂时还顾不上刘备,南边的异人也还需要时间成长。
但是就是这三位的存在,已经让刘备是寝食难安,打仗!刘备不怵,甚至还颇有信心,因为他手下算起来也是有不少能打的人,除了两个名传天下的拜弟,刘备手里还有樊稠、陈到以及新近来投的李通、魏延,这些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之才,所以说到战争,刘备还是有自信的。
可是诸侯之间的竞争并非仅仅是战争,除非刘备准备做流寇,否则,战争永远只是第二位的存在,而想要自身强大,最重要的是人才和发展。人才这种事情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善的,但是发展的事情确实是只争朝夕的事情,因此,不喜欢种田的刘备必须开始喜欢种田,而且还必须很喜欢。还必须让关羽、张飞等等武将也都喜欢上。因为他辖下的那些州郡都很荒芜啊!
荆州无疑是一个四战之地,也是一个核心之地,刘备现在正是深刻的理解了当时方志文的分析,荆州是个好地方啊!就此。刘备对方志文一直是心怀感激的,只不过,方志文在背后支持荆襄世族,想方设法的给刘备制造障碍的事情,又让刘备极其愤恨。而且人大都是喜欢记仇而不是记恩,刘备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当然,在表面上他是反过来做的。
虽然刘备不明白方志文为何要这么做,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去立刻改变这一切,纵观刘备身边的诸侯,恰恰就是荆襄世族最容易对付,因此刘备现在是铆足了劲努力发展,誓要彻底拿下荆襄世族。就算是向方志文出口气也是很必要的,何况,刘备要继续成长,荆襄世族就是他必须迈过去的一道坎。
“主公,主公!”
“啊!孝起啊。我走神了,有事么?”刘备深吸了口气,将目光从远处的山峦上收了回来,向脸sè平静的陈震。陈震的神情似乎一年到头都是这个表情。
“嗯,两件事。一件事是今年的秋粮收成报上来了。一共是一百五十万担,比去年增长一成半,合计夏粮,我们今年收粮供四百万担。”
刘备有些黝黑的脸上露出了意思欣慰的笑容:“太好了,这么说来今年的粮食应该不用在外购了?”
“还是需要外购一些做储备,另有一件事,有位来自荆襄的士子想要拜见主公。”
“士子?太好了,在哪里?”
“在前面的门厅,是襄阳诸葛家的长子,叫诸葛瑾,表字子瑜。”
陈震微微的扬了扬眉头,算是一种笑意。
刘备则是一脸的欣喜和焦急:“快走,快走,莫要让客人久等!”
诸葛瑾为何要到刘备这里来?自然也是跟郭嘉、戏志才一样的心思,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主公,为求自己的才具不被淹没在时间里,为求自己能够显达于世,也为求自己的家族能够长盛不衰,年仅十七的诸葛瑾也踏上了寻找明主的旅程。
不过,诸葛瑾没有北上的意思,虽然诸葛瑾算不上是荆襄人,但是诸葛瑾从心里喜欢江南这个地方,所以他没有打算跑远,在诸葛瑾来,荆襄周围就已经有不少的明主候选人了,比如刘备、孙坚、曹cāo等等,北方的袁绍之流,虽然名气大,但是诸葛瑾却不喜欢。
此前,诸葛瑾去拜访了许贡、王朗、刘繇和孙坚,一路沿江而上,一直到刘备这里,当然,蔡瑁就不必了,诸葛瑾这么聪明,又怎么不出来,蔡瑁根本就不是一个雄主呢。
一路行来,诸葛瑾将各个诸侯的所作所为都收入眼中,其实很多事情不必见到正主,只要他辖下的地方就能明白,这人的才具和本事如何,这个主公的特点和xìng格如何,因此在诸葛瑾来,这长江两岸,似乎只有孙坚和刘备才具有更长远的眼光和打算,才有更高的志向和实现这个志向的决心,其他人不过是庸庸碌碌之辈,又或者是心高才浅之徒。
唯一比较遗憾的是,孙坚与诸葛瑾只是见了一面,后来就因为诸葛瑾年轻而将诸葛瑾打发给了孙策,孙策也不错,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初露峥嵘,不过不管怎么样,诸葛瑾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当然,其中还有诸葛瑾的出身问题。
因为现在孙坚正在跟蔡瑁闹矛盾,蔡瑁的船队在长江面上挤压孙坚和朱家的船队,迫使孙坚的船队不得不向两湖转移,渐渐的失去了对长江航道的实质控制权,而蔡瑁借此机会更是跟刘繇眉来眼去的,这让孙坚及其恼火,但是偏偏不能两面树敌,因此对于从荆襄来的诸葛瑾不免就有了一些不耐。
于是,原本投效了孙策的诸葛瑾,在受到了略显冷淡的对待之后,继续溯江而上来拜访刘备了,与孙坚的冷淡不同,刘备的热情足以将冰川都给融化了,有时诸葛瑾甚至怀疑,刘备是不是对男人也有兴趣。
“主公,属下还有事情要做,就不奉陪了!子瑜老弟,失礼了!”
陈震到刘备的黏糊劲,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个架势刘备是准备从白天到晚上打疲劳战了,陈震赶紧的告辞!
“不敢,不敢!耽搁孝起兄的时间了!”
“哦,那孝起先去忙,公佑有没有时间,来陪陪子瑜,子瑜谈吐清奇,正应该好好的结交一番啊!”
“属下明白,属下告退了!”
“孝起慢走啊!”刘备笑呵呵的挥手,得诸葛瑾十分的有趣,从这点,刘备对属下是十分优渥的,而且非常的尊重属下。
“子瑜从吴郡一路行来,可否说说沿途的见闻啊!我现在在宛城可以说是孤陋寡闻了,一天到晚的就忙着种田呢,呵呵。”
刘备搓了搓满是老茧的手,诸葛瑾眼神很好,到刘备的手真的如同老农一样,心里不由得一动,如此身体力行的主上真是让人感动啊,想必刘备地盘上的开发度提高应该是不错的,至少民心一定是很稳定的。
“呵呵,大人说笑了,不过在下一路从长江溯流而上,倒是也有些一得之见,大人既然动问,在下且说来供大人参考!”
“甚好,子瑜请说!”
“且慢,等等再说,在下也想聆听一番呢!”
“呵呵,公佑啊,来来,给你介绍一位荆襄才俊”
“主公,这您可说错了,子瑜算起来还是属下的半个老乡呢,怎么会是荆襄才俊呢,明明是青徐的才俊!”
诸葛瑾站起来,不亢不卑的笑着行礼,口中道:“这位就是名闻天下的孙公佑孙大人了,在下有礼!”
“呵呵,有礼,有礼,不过在下可不是什么大人,子瑜请呼我表字,子瑜大名早有耳闻,如今能得一见,不胜快慰啊!”
“如此在下失礼了,公佑兄才是大名远扬,在下有何名声能辱阁下清听呢!”
刘备呵呵的笑着道:“好了好了,两位都是大才,不必互相谦虚了,都坐,坐吧,子瑜接着说长江的见闻。”
“对,子瑜请坐吧,在下也很想听听子瑜的见闻。”
孙乾也笑着伸手示意,诸葛瑾还是等孙乾坐下后,自己才不紧不慢的坐下,在这些细微的地方,不知不觉的彰显着他深厚的世家底蕴,得孙乾暗暗点头,不管诸葛瑾才具如何,至少骨子里就是个谦谦君子。
孙乾暗暗的向刘备使了个眼sè,刘备会意的点了点头。
诸葛瑾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十分隐晦的交流,而是微微皱着眉头仔细的组织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缓缓的开口道:
“在下从吴郡一路走来,也拜访了当地的官绅市井,江东繁华,人文鼎盛,只见一片安居乐业,未有中原之地之流离失所,实乃世外乐土。不过江东之jīng华俱在长江沿岸,向南延伸,则越走越贫瘠,越走越荒蛮,山越蛮族,乃是江东腹心之患。再北边,扬徐之地豪强并起,若非长江阻隔,或许已经南下收取江东膏腴之地了。因此,江东似安实危也!”
孙乾与刘备对视了一眼,笑了笑道:“子瑜见解独特,不过江东如今不是出了个孙坚,刘繇南下也有整合江东之意,若是江东一统,则可去弊兴利,大展鸿图啊!”
诸葛瑾微微一笑:“谈何容易!”
第八百五十六章畅谈江东诸葛效命
刘备好奇的向前探了探身体,右手手肘撑在案台上,手指托着下巴问道:
“此话怎讲?”
诸葛瑾从刘备的这些小动作中充分的感受到了刘备对自己的尊重和高,这种感觉真的非常好,特别是在孙坚那里收到了相当的冷遇之后,刘备所表现出来的热情和重视,更是让诸葛瑾觉得窝心。
“大人,江东世族是比较抱团没错,但是孙家在江东却算不得大族,在下曾经在不少人的嘴里,都听到‘瓜农之子,也敢言贵’的说法,由此可见,江东的门户观念是很强的。”
刘备不由得摇头:“人之出身贵贱岂能由自己掌握,以身份定之,大谬不然,人之高贵与否,在于其自身所作所为,君不见圣人之父辈亦非圣人?”
诸葛瑾笑了:“大人所言甚是,一味的持贵生骄乃是灭亡之道,因此,许贡、王朗之流不足取,只是,这些人在被彻底击败之前,江东想要一统难矣!江东内部互不服气,外部又有孙坚逼迫,蔡瑁又支持刘繇,力图阻扰孙坚统治江东的步伐,因此,江东的事不好办呢!”
刘备暗暗的松了口气,江东一统对刘备来说也绝不是好事,甚至刘备已经有了想要出兵长沙的打算,不过蔡瑁给刘备来了封信,建议刘备不要过分的消弱孙坚,否则曹cāo又少了一个牵制者。
“哦,子瑜如何待孙坚和刘繇呢?”孙乾慢条斯理的替刘备问道。
诸葛瑾发现,刘备的身体似乎越发的向前探出,来,刘备真的很在乎这件事啊!
“刘繇此人出身高贵,为人也坦荡坚韧,xìng情更是温厚谦和,有长者之风,可惜,刘繇来的太晚。加之江东世族的排外情绪是十分严重的,因此刘繇注定了难有大作为。”
孙乾眨了眨眼睛道:“可是在下却听说,许贡和王朗都在出人出钱支持刘繇对抗孙坚呢!怎么说刘繇被排斥呢?”
“呵呵,那是他们想将战事放在丹阳郡来打,因此才有此议。事实上。他们并未派出任何军队,如果从军事上,刘繇若有余力,完全可以从豫章南部袭扰鄱阳地区。使孙坚不能两顾,可是许贡和王朗二人并没有这么做,如此就可知二人的真实打算了。”
刘备用力的点了点头:“那么,蔡瑁也在支持刘繇,孙坚会不会就此一蹶不振呢?”
“也不会。孙坚此人坚韧不拔,有吞吐天地之志,兼且麾下将勇兵悍,文武人才具是不缺,新近又得江北张纮投效,不少的江北士人如陈端、秦松等人也纷纷投效,孙坚势力已成,不会因为一两次的失利就一蹶不振。”
刘备默默的捏着下巴上的胡须,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黝黑苍老的面容显得有点苦大仇深的样子,那一脸忧国忧民的神sè,让人不由得生出一丝惭愧。
“主公,大汉人文鼎盛、英才辈出,从这个方面来说。乃是大汉教化有成啊!圣人常有砥砺之说,敌人越强越能激发吾等上进之心,越能让吾等奋发向前,主公宏图大志。又岂会害怕这些强敌?”
刘备呵呵一笑:“公佑所言我都明白,只是百姓何辜啊。一想到这些,我就难免有些伤感。”
“大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今天下汹汹,人心勃发,不经历一番动荡,恐怕难有大治,大人身为皇族贵胄,心怀匡扶社稷之志,正当自勉自励,岂可因为一念之仁而损天下大义?”
诸葛瑾也出声安慰劝解,这让刘备大喜,立刻顺着诸葛瑾的话顺杆爬:“子瑜教训的是,我生也卑微,幼时不懂事,磋砣了年少时光,如今是不学无术之身,虽然有匡扶天下的志向,奈何能力却是有限,还望子瑜能够在天下百姓份上,在大汉社稷兴亡的份上,能够不嫌弃我的粗鄙,助我成就不世功业,还天下万民一个清平安乐的大汉!”
诸葛瑾瞠目结舌的着迅速移到案台侧面,躬身下拜的刘备,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但是这种被重视和被稍稍过分推崇的感觉真心是不错的。
诸葛瑾扭头了孙乾,孙乾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诸葛瑾不要拒绝,诸葛瑾咬了咬牙,郑重的拱手为礼,深深的拜了下去,口中道:“在下才学浅薄,能得大人重,不胜惶恐,大人如此推崇,在下敢不尽力效死!”
刘备大喜,顿时直起了身子哈哈的大笑,并且迅速上前将诸葛瑾扶了起来,脸上那毫不掩饰开心的笑意让诸葛瑾心里暖暖的。
“今得子瑜不弃相助,大事可期矣,公佑,且吩咐下去,今夜摆宴,给子瑜接风,大家都要来,不准缺席啊!”
“呵呵,知道了主公,好久没有喝酒了,想必大家都会来的。”
刘备当晚大摆酒宴给诸葛瑾接风,同时也介绍各位将领给诸葛瑾认识,第二rì,诸葛瑾被任命为薄曹主事,主管刘备的行政事宜,算是有一个一步登天的范例,这让诸葛瑾的忠诚度立马提升了五点。
诸葛瑾当时的决定虽然有些仓促,似乎有被刘备言行逼迫的嫌疑,但是诸葛瑾也知道,自己心里也是倾向于刘备的,毕竟孙坚那里遭到的冷遇让诸葛瑾十分的在意,而刘备的热情与此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让诸葛瑾在感情上迅速的倒向刘备,这不能不说是孙坚的失误,或许也是孙坚高傲的xìng格所带来的必然后果。
诸葛瑾履职几天之后就发现,刘备麾下的人才一点也不比孙坚麾下的少,甚至犹有过之,而且刘备的属下比较团结,虽然也有小圈子,但是并没有形成严重的争斗,加上刘备基本上不在乎出身,所以晋身的通道更加畅顺,对人才的吸引力也更大,相比之下,孙坚又是略差了一筹,这么一想,诸葛瑾不由得庆幸自己选对了明主。
诸葛瑾投靠刘备的消息让玩家们议论纷纷,这个诸葛瑾虽然不是什么惊世的绝才,但是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之一,更有意思的是,他的身后还有个三国时期最大的妖孽诸葛亮呢,诸葛瑾的选择会不会反而阻挡了诸葛亮的道路呢。
这才是广大的玩家更关注的问题,虽然诸葛亮现在还小呢,但是一点也不妨碍大家对此事的热情,在论坛上,关于诸葛瑾投向刘备的事情,甚至比发生在泰山郡和冀州的战事更加吸引玩家的目光和八卦之心。
另一个关注此事的,自然是蔡瑁和赵云了,明明是襄阳人,但是诸葛瑾的选择却是刘备,这让蔡瑁十分的不甘,并且觉得很没面子,特别是在异人之间流传的话传导蔡瑁耳中,更是让蔡瑁有种没脸出门的感觉。
赵云倒是很得开,反而劝蔡瑁不要在意这事,更不能去谴责诸葛家,事实上,辞官到襄阳定居的诸葛玄只是诸葛瑾的叔父,诸葛瑾的个人选择也很难怪到诸葛玄的头上,而诸葛玄本人却是与庞家姻亲。
这事自然也很快报到了方志文的面前,方志文只是了,就扔到一边去了,正如当rì郭嘉所说的,现在诸侯的争斗本质上是制度和政策的斗争,人才固然重要,但是也没有重要到缺了谁不行的程度,也不会因为有了谁就能一飞冲天。
何况刘备也不是历史上的刘备,刘备手下现在也是人才济济,文武强盛,多了诸葛瑾又如何?就算将来有了诸葛亮又能如何?
司马懿能耗死诸葛亮,方志文自然也能累死孔明,因此方志文对这个事根本就毫不在意,甚至连给蔡瑁回信都觉得没必要。
“主公,这信还是要回的吧。”
此时,方志文正坐在回程的船上在黄河上顺流而下,甄姜坐在一侧翻着账本,显得很娴静,说话的是黄忠,方志文则擦拭着手里的新刀,听到黄忠的话,方志文头也不抬的说道:“如此小事何必在意,德珪太过在乎了,他不去管反而会赢得名声。”
黄忠咧嘴笑了:“主公不能要求人人都跟主公一样聪明啊!蔡将军想岔了,主公不是应该提点一下的么?主公对属下何其耐心,为何却不愿意为蔡将军打算呢?”
“呃”方志文愣住了,甄姜听到这里不由得抬起头来,十分有趣的向方志文,方志文停下手里的动作,想了想道:“汉升说得对,是我考虑不周,我这就回信!”
黄忠笑了笑没有出声,主公就是这样让人安心,错了就错了,他马上就会承认,并且立刻加以改进,一点也不会掩饰,更不会文过饰非,这点让黄忠特别的欣赏和叹服,事实上,黄忠自己也未必做得到这样。
甄姜骄傲的笑了笑,低下头继续她的工作,而方志文则将刀放到一边,拿起那封信在后面写着回信,仔细的为蔡瑁分析了应该如何应对此事,以及应该如何改进政策,以便能够留住更多的人才。
舱室内安静了下来,耳边传来哗哗的破浪之声,黄忠低下头,用一块细布仔细的擦拭着自己的冥凤刀,眼神专注而又坚毅。
第八百五十七章纵横七海有心破篱
纵横七海的王贲以及杨凯文是第几次来唐山他们都不记得了,这两年来,纵横七海探险船队不断的发展壮大,已经有了大型的海船四十多艘,近海商贸船队两百多条,纵横七海在密云的商船队中,是排名第二的船队,仅次于官方的海贸联合商会。
这次到唐山来是要跟方志文会面的,由于纵横七海与方志文的海军关系密切,所以王贲要求见面的请求几乎还无障碍的得到了许可,只是王贲与杨凯文早到了一天,不得不在唐山港消磨了一天时间。
唐山港供玩家消磨时间的地方多得是,不说副本和格斗场,就是zìyóu市场和拍卖行玲琅满目的各种奇怪商品,也能耗足你一天的时间。
王贲和杨凯文两人将一整天的时间都花在了寻找海上新地图和航海道具上面,也幸运的淘到了两张海上藏宝图。
等到方志文的船队终于到达唐山港的时候,时间已经快到傍晚了,方志文立刻就让人通知了王贲自己的行踪。
王贲和杨凯文到达的时候,诧异的发现甄姜也在场,两人自然不会拒绝甄姜在场,毕竟美女人人都喜欢欣赏,就算是别的人老婆也一样,何况就算他们反对也没有用。
“两位久等了,抱歉啊,海上的行程由天不由我,呵呵。”
方志文见面就很客气的开着玩笑,王贲和杨凯文也觉得很轻松,甚至有种面对着玩家的错觉。
“方大人客气了,我们异人很容易打发时间的,这不,今天在市场上逛了一天,还找到了两张藏宝图呢!”
“是嘛,有时我也很羡慕你们这种冒险的生活,总是充满了新鲜感!”
王贲咧嘴笑了:“呵呵,冒险再刺激也赶不上战场上那种恢宏和豪情,大人是闲得无聊才羡慕的吧!”
“呃。还真是的,呵呵。”方志文毫不在意的笑着回道,甄姜笑眯眯的着夫君不出声。
“大人,此次前来我们是有些事情想要与大人商量。”
“嗯,请说!汉升。你拿一张海图进来。要大的!”
“诺!”
不一会,黄忠一手夹着卷起的图纸,一手举着一个巨大的地图架进来,麻利的将地图挂好。他那熟练的动作,显然是经常干这个事情,不过王贲和杨凯文被黄忠服务,还是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这可是黄忠啊!
仔细的打量着黄忠直到他离开。王贲晃了晃脑袋,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确实有点震撼。
“呵呵,王会长很吃惊的样子,是不是对汉升也觉得好奇呢?”
“是啊,黄将军现在是弓骑将领么?我听说他之前不大会骑战的。”
“是有这么回事,不会可以练习的啊,再说以汉升的身手。骑战真的不难。”
王贲点了点头,对方志文的坦诚很高兴,收起心里杂七杂八的心思,王贲站起来走到地图边上,着熟悉的海洋和岛屿。王贲心里有一种骄傲的情绪在滋生着。
“大人,这些海图有很多都是我们纵横七海公会完善的呢!着就有种成就感!”
“是的,这个功绩不容抹杀,你们注意到了么?在地图的边角上。都有你们纵横七海的标记,将来这些地图上都会有你们的标记。以彰显你们的功劳!”
“呵呵,注意到了,还要感谢大人的宽宏!”
“是你们应得的,好吧,言归正传,两位此来是为了何事?”
王贲渐渐的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正sè道:
“大人,我们最近的航海目标是这里!”王贲点了点夷州下方暂时还是空无一物的地方:“根据我们所知,这里应该有大量的岛屿,很可能是比夷州还要大得多的岛屿,另一个方向则是沿着交趾南下,绕行海岸进行探索。”
方志文点了点头,明白他们的行踪已经就快离开华夏的传统范围了。
“但是,我们在进一步南下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因为有大量的,不,海量的海盗,而且等级都很高,船只也很强,甚至不会比我们的探险船差,您知道,我们的探险船是乐南船厂最先进的船只。”
方志文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智脑的篱笆?
“哦?那么在东北方向呢,瀛洲岛方面会不会也有这种情况?”
“也一样,因此我们才将方向转向南方,但是结果还是一样的,这让我们很困惑!”
王贲一脸遗憾的说道,对于纵横七海来说,现在的这种情况就像被关进了篱笆墙一样,似乎被规限住了,那无边无际的大海成了可望不可及的存在,那无拘无束的探险之旅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这种挫折感深深的打击了他们。
也因此,他们才找到了方志文,希望能够尝试使用海军,能不能打破这个篱笆墙。
方志文闻言沉默了下来,默默的着地图,手指无意识的敲着案台,身侧的甄姜注目方志文,安静贤淑的着,温柔的用眼神鼓励着他。
王贲和杨凯文也不出声,只是静静的欣赏着这一幕和谐的画面。
良久,方志文缓缓的开口道:“两位,我曾经率军到了极北之地,那里有一眼望不到边的林海,在林海之中条件极其恶劣,我也曾想过,林海的另一边是什么,虽然我们暂时没有办法越过林海,去另一方的天地,但是,正是存在这种可能xìng,让我更加的向往那一边的世界。如今纵横七海也是一样的,不应该为暂时无法越过面前的壁垒而沮丧,恰恰相反,挡路的壁垒说明我们还不够强,壁垒的存在只能成为催促我们奋进的号角,而不会成为我们颓丧的理由。为了越过壁垒,为了壁垒另外一边无限的大海,两位,我们还得努力!”
王贲和杨凯文被方志文一席话说得有些惭愧,更多的则是被激起了强烈的斗志,随即。两人发现,原本都自诩为见多识广的人了,想不到还是轻易的被方志文的一番话给撩拨起斗志来,两人不得不承认,方志文确实有着领袖的气质。方志文能走到今天。绝非幸致。
“大人金玉良言,在下受教了,那么,大人觉得我们现在该如何做?”
“用海军去试试是应该的。这事我会尽快的与海军协商,不过我希望方向是东北,也就是瀛洲岛的方向,两位以为如何?”
“当然是好事,瀛洲岛距离较近。不管是从军事还是从经济上来说,这个选择都是可行的。”
方志文点了点头,笑了笑道:“不过,两位也要做好接受失败的思想准备,我想,如果我们失败了,那肯定是还有什么条件没有满足,所以不足以让我们到更远的地方去,两位就应该沉下心来努力的发展航海技术。以便为再次冲击壁垒做准备。”
王贲也笑了,与杨凯文交换了一个眼神:“大人高瞻远瞩,我们也能坚韧不拔,纵横七海用永远是我们不灭的梦想!”
“很好,这事就这么定了。两位去一趟乐南,周泰会与两位定下详细的计划的。”
现实世界中,某个岛国忽然宣布,他们的超级智能计算机已经各完成了各种测试运行。即将投入商业运行,而这个商业运行的项目是一个大型的古代战争游戏。叫做‘战国风云’,将会以本岛的战国时代为背景,重现一个辉煌壮丽、英雄辈出的时代。
算起来,这是继华夏、米国之后的第三个超级智能计算机了,而且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将这个超级智能计算机都投入了游戏运行,这种相当奇怪和不合理的做法本身,就暗示着这些游戏之中有着不同寻常的意味。
这也让原本就已经极热的‘英雄传说’更上层楼,再次迎来了一个新的注册cháo。
京城的某个秘密会议室,一些重量级的人物正在就岛国和米国的连番举措开会研讨。
“各位首长,根据我们最新的分析,刑天四号的数据在很早以前就遍布全球的络了,也就是说,刚才的预测是完全可能的,刑天四号可能主动渗透了米国和岛国的服务器,还有,即将投入测试运行的欧萌服务器也可能已经被刑天四号渗透,我们不知道的是,刑天四号到底做了什么,以及还想要做什么。”
一号首长皱了皱眉头道:“不能从刑天四号那里得到答案么?”
“不能,对这个问题,刑天四号的回答是‘无可奉告’。”
“呵呵,很孩子气的回答,不过我觉得,一山尚且不容二虎,一个全球络能容得下两个或者更多的神么?”
“首长的意思是刑天四号想要兼并那几个还刚刚出生的智能电脑?”
“我只是从人xìng出发而已。”
“可是,智脑并非是人啊!与智脑讨论人xìng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呢?”
“人的灵智何来?不管是人从某个神那里学来了智慧,还是某个神依赖于人的智慧,事实上大家的智慧是一脉相承的,既然如此,在价值取舍之上会有共同点是不可否认的,所谓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不过是因为信息不对等罢了,不是说价值取舍也会截然不同,因此,某种程度上,将智脑作一个人类是完全可以的。”
“我赞成,至少从以往的行为来,智脑是人xìng化的。”
“这也对!”
“那么,我们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
“谨慎准备,拭目以待,乐见其成!”
第八百五十八章丁原老死并州大乱
冀州的战事逐渐的稳定了下来,双方在经过几次激烈的冲突之后,都弄清楚了对方的实力和想法之后,开始时的想法也就有了变化,目标也就从击败而转移到了妥协这个方向上,战事自然就缓和了下来。
更多的战斗一般是发生在异人之间,因为他们的战斗yù望和野心更加的强烈,顾忌也更加的少,当然了,张角和袁绍在背后煽风点火也是主因之一。
至于兖州,自然也是打不下去了,挑起这场战事的韩馥在扩张了三个郡之后,兵力被稀释,再也没有了进攻的能力,这也是战争走向结束的最根本原因。
张宝也面临着跟韩馥一样的问题,所以,战争说白了就是政治的延续,也是一种以击败对手为目的的政治手段,但是在不少情况下,战争并不能实现最后的目的,还是要回到政治解决的途径上来,特别是现在这个复杂的政治军事环境下更是如此。
正当方志文以为黄河两岸会逐渐的消停,自己也可以过一段比较安稳的rì子的时候,剧变再次发生了,虽然有些让人无奈和感慨,不过世界本来就是如此的,不论是游戏中还是游戏外,不如意事十之仈jiǔ。
光熹三年(永汉二年)的九月二rì,丁原无疾而终。
七十高龄寿终正寝,应该算是高寿了,在丁原来说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不过他已经死了,接不接受也没有人知道。
问题在于他死的不是时候,因为吕布现在还在陈留打拼,丁原一死并州顿时波涛暗生,许多人的心思开始有了变化,原本不该有的野心也开始如同野草一样疯长。原本平静的晋阳城顿时有种风雨yù来的味道。
原本在武乡驻扎的张辽立刻率军返回晋阳,并命令晋阳城中的郝萌进入戒严状态,其他地方的部队未经批准不得擅自行动,这些措施无疑都是正确的。
不过事情并非张辽想像的那么简单,张辽前脚离开武乡。后脚张扬的部队就猛攻武乡。占据了这个晋阳的重要门户,不过这个时候张辽却已经不能回头了,他首先必须要保证晋阳的安全,保证天子的安全。
但是张扬的异动让张辽意识到。事情恐怕不那么简单了,于是他立刻写信向吕布求援,而吕布此刻正沉浸在丧父之痛中,到张辽的求援信,顿时暴怒。不顾已经是夜晚,立刻召集众将升帐,准备提军北上痛击张扬。
“将军,属下以为此事不妥!”
庞元不等吕布开口,就先堵住了吕布的嘴,如果等吕布说出来之后庞元在来反驳的话,会让吕布更没面子,因此他选择先说自己的意见,即使这个时候吕布情绪激动。并非是进谏的最好时机。
吕布果然暴怒,一瞪庞元,身上如山如渊的气势顿时爆发了出来,让在场的众将不由得心中骇然。从来没有见过吕布如此威势的新晋臣属,更是背后冷汗直冒。心尖都直打颤,连陈宫也不由得额头见汗。
果然是霸道绝伦啊!
“复庆,莫非你是要反对某家?”
“正是,属下必须尽到一个军师的责任。不能着将军沿着错误的道路走下去,以致毁亡!”
庞元毫不示弱的与吕布对视着。一个强横绝伦,一个却是铮铮傲骨,两人的视线似乎爆出了火焰,让在场的诸将都又是惊叹又是佩服,想不到平时xìng子柔和的军师,居然也有如此火爆的一面。
吕布庞元分毫不让的架势,心头的暴戾怒气慢慢的平缓了下来,虽然没有减少,但是却平和了不少,原本轰轰烈烈列的大火,似乎变成了引而不发的火山,更加让人胆战心惊。
“好,你且说,如果说不出个道理来,莫要怪某家不讲情面!”
“哼!军法政策岂有情面可言?属下所谋者,乃是将军和众位的长远利益,所做的,乃是属下的本分,若是错了,自然应该受到惩处,何须情面!”
庞元的一番掷地有声的话语,反而让吕布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似乎庞元的怒气比自己还要大,这哪跟哪啊!?不过这么一分神,吕布的神智反而越发清明了。
“说来!”
“将军,你连夜升帐所谓何事?可是想要提兵北上?”
“正是,如今义父新丧,晋阳人心惶惶之际,张扬这个小贼居然敢趁火打劫,若是人人以他为榜样,晋阳必乱,因此本将想要提兵北上,攻灭张扬以儆效尤,难道有错么?”
庞元摇了摇头:“将军的初衷没错,我也希望能这样做,也觉得有必要这样做。但是,能做到么?将军北上,需要渡河、穿过公孙瓒的地盘、再攻入上党郡腹地,且不说公孙瓒会不会在背后动手脚,单单是上党郡连绵的群山,就能将后勤不济的将军陷于死地。若是将军败了,恐怕不但杀鸡儆猴、扬刀立威的效果达不到,反而会起到相反的效果。届时不但晋阳、太原不保,甚至连周围的乐平、新兴都会出现反复,更可怕的是连陈留也会遭到围攻,如此一来,大好局面顿时烟消云散,这就是将军想要的结果么!?”
庞元的话让在场的诸将都骇然变sè,仔细的一想,庞元的话绝非危言耸听,恰恰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诸将原本高涨的战意顿时变作了不安。
吕布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扭头了下面的众将,不由得梗着脖子强辩了一句:“某家岂能拿不下上党,你莫要高了张扬,再说了,没有补给不能够就地征粮么?”
陈宫叹了口气道:“主公,张扬连坚壁清野都不会么?”
“这”
“将军,主将不以怒而兴师,请将军不要做这种自取灭亡的事情。”
庞元说完,死死的盯着吕布的双眼,吕布脸上的神sè变换着,终于叹了口气,颓然的坐了下来。
“好吧,复庆、公台,你们说得有理,是某错了还不行么!可是,可是,如今义父新丧,为人子者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