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22部分

反问,顿时将王允给问住了,不过王允这人是有真才实学的,又岂能北方志文的一番胡搅蛮缠给难住,正要出声反驳,方志文却笑着又说道:
“不过,今rì在下前来却不是来跟司徒大人讨论谁是真命天子,也不是来讨论司徒大人是否是真正的忠臣的,那跟在下没啥关系,在下此来是想告诉司徒大人,你那些方法真的不靠谱,若是你不能成也就罢了,不过是王家一族之祸,若是真给你做成了,那就是关中数千万百姓之祸,也是在下之祸!因此,在下不能不来啊!”
王允愣住了,蔡邕也愣住了,貂蝉和甄姜也都好奇的看向方志文,这泼天的大祸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会客厅一时竟安静了下来,一阵清风拂过,带来了室外暖暖的气息,期间夹杂着草叶的馨香,驱开了室内氤氲的焚香,让人不由得心神为之一清。
第八百四十三章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inhua’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凤凰涅羽’和‘闹闹的宝贝’投下的宝贵月票,谢谢!本书持续裸奔中,请大家不吝推荐票支持!】
“方大人,此话怎讲?莫非是危言耸听么?”
方志文咧嘴一笑,一脸的自信:“俗话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司徒大人可知为何?”
王允脸sè不屑的说道:“老夫不知道这俗话从何而来,更不知道其为何了,还请方大人为老夫解惑!”
“呵呵,简单啊,因为造反是个体力活,秀才却只知道读书,因此造不得反,若是真要造反,得先将书本丢了,然后去习武强身才行,所以三年内是没有指望了!”
“扑哧!”貂蝉不由得笑了出来,这一笑顿时天地失sè啊!方志文不由得也为之惊讶不已,甄姜也暗暗的赞叹,这种真情流露才是貂蝉的杀手锏啊!
王允又好气又好笑的摇头:“方大人莫非在说笑?”
“非也,在下是在说一个事实,司徒大人就是秀才,手里无兵无权,却想要造反。于是思来想去,也就想到了直接杀掉董卓这个办法,因为这个办法成本最低,只需要牺牲一个小女子罢了!”
方志文伸出手指,轻轻的指了指正在看着自己的貂蝉。
王允的脸sè变了变,但是却没有被方志文的指责所动摇。倒是貂蝉的眼神闪了闪,脆声道:“方大人误会了,此事是贱妾主动要求的,与父亲无关。”
方志文并不看貂蝉,而是盯着王允:“真的无关么?”
王允微微一叹:“有关!至少老夫是赞成的,依靠一个小女子成事,确实于心有亏,但是事涉大汉江山社稷、天下万民福祉,小女的牺牲是值得的。”
“何况她自己还很傻的自愿牺牲,对吧?”方志文笑呵呵的反问了一句。随即也不等别人回答,接着说道:“事实上这个跟在下也没有关系,只是您的家事,那么跟在下有关系是什么呢?那就是若是您和貂蝉小姐一旦成事之后又会如何?”
王允眉头一皱追问道:“会如何?会天下太平!天子会重长全柄,理顺乾坤,朝纲明正,秩序归位。”
“不可能!”方志文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却是为何?”这次发问的却是蔡邕。
方志文笑着道:“所以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啊,因为秀才不但身体不强壮,甚至还不会打仗。司徒大人这事恐怕没有与人商讨过吧?在下以为,这长安城里除了董太师一党之外。也不是没有别的能打仗的人,比如卢子干,若是司徒大人真的想要做什么,做好去问问卢子干的意见,看看这长安城里少了董卓会变成什么样子?”
王允沉着脸不说话,他是个心志坚定的人,不会因为方志文的三言两语就动摇,但是对于军事方面的事情,王允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他虽然表面上不承认,但是心里对董卓死了之后局势会如何演变其实是没底的。
蔡邕可没有这些面子上的顾虑,于是直接开口道:“方大人不妨明言,在下也会私下向子干求证。”
方志文对蔡邕的直言不讳倒是很欣赏,笑着道:“可以啊,蔡中郎届时可不要先说什么,直接问问卢子干的想法。与在下的互相印证一下,看看在下是否是危言耸听。”
“呵呵,正该如此!大人请!”
“既如此,在下就试着推测一番。若是董卓身死,掌控长安军队的人想必会首先成为司徒大人拉拢的目标,但是忠于董卓的人也一样存在,一场战火首先降临长安,唯恐天下不乱的异人也会煽风点火,昔年的洛阳之乱会在长安上演。”
“老夫自然会联合众臣一起稳定局面,只要董卓的死忠被歼灭,长安自然无忧!”
“呵呵,就算你说得对吧,就算你轻易的压下异人的叛乱,其实这很难的,看看洛阳之乱就知道,没有强力的军队镇压,几乎是不可能的,司徒大人到时候可要死死的拉住军队哦!好吧,就算司徒大人控制了长安,那么长安周围的其他部队呢?华雄、郭汜、徐荣、牛辅、张温等等,以及李傕、张济又该如何对待?”
“这......届时天子诏下难道他们还敢反抗不成?”
“真轻巧!若是他们反抗呢?说司徒大人矫诏,然后提兵来清君侧呢?”
“这......那就招抚好了!”
“呵呵,招抚倒是比罢免要好得多,可是,这些军队将领真的能安心么?关中世族又能相信这些骄兵悍将从此就相安无事,或者说,从此就老老实实的做关中世族的打手?”
“这......”
“好吧,就算他们真的这么傻都招抚了,那么接下来,权柄给天子?给司徒?还是给杨太尉?若是司徒大人一意归权与天子,杨太尉以及关中世族会答应么?若是司徒大人不归权于天子,而是自己把持,那么与董卓现在何异?若是权柄到了杨太尉手中,那么天子与先帝何异?司徒大人该如何选择呢?”
“这......”
王允的脸sè苍白,汗出如浆,蔡邕也是脸sè青白,一脸的无措。
只是两个女子的表情却是不一样,甄姜就不用说了,脸颊cháo红,一脸的与有荣焉,正是神采飞扬的样子;貂蝉则脸sè凝重,同时又有些羡慕的看看甄姜,又将惊奇的眼神投向方志文,其中还有些期待和钦佩。
方志文略显得意的看了看被自己问住的王允,这个倔牛虽然固执,但是看来并非是蛮不讲理的,至少现在还没有膨胀到那种听不得意见的地步。
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方志文接着说道:“就算司徒大人口才惊人、能力强横,能够将一众大臣都说服,将权柄归于天子,或者大家能够互相妥协的分掌权柄。但是西凉怎么办?皇甫嵩呢?韩遂又会不会趁机作乱呢?失去了董卓的强力压制,这些将领会不会因为担心被关中世族打压,从而倒向关东世族,会不会担心朝廷的报复而跑到西凉投靠韩遂,或者干脆自己在西凉揭竿而起呢?若是西凉大乱,关东世族会不会打了过来?到时,长安又会如何?司徒大人可是都想好了么?”
王允瞠目结舌,这些东西王允其实都没有怎么仔细的考虑过,他的目标现都集中在怎么弄死董卓这件事上,所以,眼光不免会被局限住,现在方志文这么一说,王允才发现,自己似乎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方志文却有呵呵的一笑:“现在司徒大人肯定会觉得这事的后续变化十分的复杂,为了将事情做稳妥,必须将事情都一一的解决了才能下手,可是等到司徒大人将事情都安排好的时候,可能需要十年八年的时间吧,所以在下才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啊!”
王允愣住,随后长叹了一声不置一词,蔡邕却有些恍然:“因此董太师先以强势的军力一举掌握权柄,然后在慢慢的理顺关系,而后才有现在的局面?”
“对了!所以造反的开始必须是军队,没有军队的强力支持,根本就造不成反,或者一时成了也长久不了,在司徒大人真正掌握军队,能够压服外围的骄兵悍将,压制住周边诸侯之前,想要朝廷安稳的进行权力过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司徒大人不管不顾,一意孤行,最后的结果就是三辅、西凉再次陷入战火之中,最后落得与洛阳一样的下场。”
方志文一口气将结论说完,扭头看了甄姜一眼,得意的笑了笑,甄姜回了一个赞赏的眼神给他,方志文满足的端起茶杯,却发现茶杯空了,甄姜笑着亲手给方志文斟上茶水,而原本应该负责奉茶的貂蝉姑娘,此刻正在惊骇深思之中。
蔡邕想了想,长叹了一声道:“看来不用去找子干证实了,方大人所言句句在理,那么一时半会长安是离不开董太师了?”
“暂时来看是这样的,如果想要改变这一切,一方面,可以通过与董太师的对话来逐渐的限制董太师的行为,相信董太师也不是笨蛋,应该知道鱼死网破的道理。不过从长远来看,想要归权于天子,势必要天子掌控军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了,或者司徒大人可以掌控军队,然后再交到天子手中?只是,不知道杨太尉等人是否会答应?更不知道董太师会如何反应?”
王允收起脸上的迷茫,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冷然道:“明知不可为就不为了?若是任由董卓肆意妄为,还不如与之玉石俱焚!”
“呵呵,这是司徒大人的决定还是天子的决定?又或者是朝中众臣天下万民的决定?在下奉劝司徒大人,莫要为了一己之私利私名而罔顾天下人的利益!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固然让人钦慕,但是若是在下也是司徒大人对面的千万人之一的话,是会毫不犹豫的将司徒大人的妄想粉碎的。”
方志文语气平淡,但是身上渐渐散发出来的威势却越来越强,看向王允的目光,竟然带着俯视的意味,仿佛王允不过是他脚下的一直蝼蚁一样,王允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不由得心中升起一股强大的不甘。
“方大人尽可试试。”
第八百四十四章蔡家宝贝有幸得见
方志文也不以为忤,反而淡淡的笑了笑道:“司徒大人说错了,不是我尽管试试,而是司徒大人但若是不信,尽管试试才对,我保证司徒大人会失败的!今rì兴尽,能得见绝世红颜,还能欣赏到未曾一见的jīng妙舞姿,甚是荣幸!”
方志文将视线转向貂蝉,正sè致谢,貂蝉急忙还礼答谢。方志文又转向蔡邕道:“听闻中郎大人家中藏书过万,我密云有两座学宫,但是对于书籍确实只嫌不够,不知道能否到有幸到大人家中一观藏书呢?”
“呵呵,欢迎之至,不如就今rì吧。”
“幸甚,幸甚!司徒大人,那在下就告辞了,想必还有再见的机会,下次再向大人恭领教益,告辞!”
王允很有涵养,客客气气的将方志文夫妇和蔡邕送出了门,自己也站在门廊上目送着一行人消失在照壁后面,才幽幽的叹了口气。
貂蝉站在王允身边默默无语,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方志文的一番话给她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貂蝉本名任红秀,并州人士,也正是因为同乡,在洛阳宫乱的时候逃出宫来的任红秀才会被王允收留,并且认作义女,及至后来王允为董卓的事情rì夜忧心,貂蝉就有了报恩的想法,于是将自己会武艺的事情告知了王允,愿意以身饲虎去刺杀董卓,王允也为此jīng心的安排准备,光是貂蝉学舞就花费了大量的心思和时间,如今眼看时机渐渐的成熟,却忽然出现了一个方志文来搅局了。
貂蝉原本一直以为只要牺牲了自己一个人,就能拯救全天下的百姓,同时也能报答了王允的救命收留的大恩,但是从方志文嘴里说出来,王允的行为却成了一己之私,而自己的牺牲根本就毫无意义,甚至还会给百姓带来连番兵祸,若是结果真的如如同方志文所说,貂蝉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蝉儿,你觉得方志文说的对不对?”
“女儿不知,女儿听父亲的。”
王允叹了口气,看了看乖巧的貂蝉,忽然觉得自己很悲哀,一个铁骨铮铮的天子重臣,却要依靠眼前的年**儿来拯救,而这一切,或许根本就是适得其反,也许方志文说得对,自己就是为了全自己忠臣的名节,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将天子,将天下万民放在心里,甚至连家人族人也没有放在眼里,难道自己错了么?
不,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道义!董卓不义!所以他必须死,至于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那是为了维护事件道义和律法所必须付出的代价,虽然这个代价有些大,但是后世之人一定会以董卓为戒,以律法为尊,如果能达到这样的目的,自己虽败死而无憾!
只是,可能会因此牺牲死的怕是还有自己的义女,自己的亲族,还有千千万万的百姓,甚至还有陛下,自己真的能够替他们选择么......
王允困惑了、迷茫了!
...............................................
“方大人,你说子师会继续蛮干么?”蔡邕一边向外走着,一边低声问道。
方志文咧嘴一笑:“不知道,不过司徒大人很聪明,他会明白这事不可为,至少现在是不可为的。”
蔡邕会意的笑了笑,不再说话。
刚一出王府的大门,方志文就愣住了,在甄翔和黄忠守候的马车边上,正站着一位怒气冲冲的少女,方志文苦笑,扭头看了看甄姜,给甄姜使了个眼sè,甄姜没好气的一扭头,显然还在为貂蝉吃醋呢!
蔡邕疑惑的看了看方志文,又好奇的看向嘴巴撅得老高的活泼女孩。
“哥哥,为什么去见貂蝉都不等我,害得我没见成,你赔我!”
“呵呵,谁叫你自己睡迟了呢,别闹,有客人呢,来见见蔡邕蔡中郎。”
方志文眼睛一斜,看到了身边的救星,香香眼神一转,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不虞立刻消失不见,化作了一脸乖巧矜持的笑容,盈盈的走到蔡邕面前行礼拜见。
“严筱湘见过蔡大人,给蔡大人行礼了。”
“呃,好好,有礼,有礼,这位......”
“咳咳,失礼了中郎大人,这位是舍妹,年幼不懂礼仪,让大人见笑了。”
“原来是方大人令妹,咦?怎么她却不姓方呢?”
“是结拜的妹妹,她是异人。”
蔡邕恍然,才想起似乎方志文是有这么一个结拜的义妹,不由得有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香香,笑道:“令妹有赤子之心啊。”
“大人谬赞了,在下带上舍妹到府上可好?”
“这自然是好的,请!”
一行人上了方志文的马车,蔡邕自己的小马车就空着跟在后面,虽然蔡邕觉得有女眷有些不好,但是方志文坚持,蔡邕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甄姜的另一个身份可是丰宁仓曹主事,说起来也算是同僚,而香香,还是个小孩子呢。
方志文笑了笑,蔡邕看来是个老好人呢,而且不大会拒绝人,这种人真的容易被陷害啊!
“蔡大人,听说您家里有两样宝贝,一是万卷藏书,另一个则是您的宝贝女儿,是么?”
先开口的是香香,虽然这么问有些失礼,但是童言无忌嘛,而且还是夸赞的话语。
“呵呵,都是外面的人瞎传。”
“中郎大人,这外面的人主要就是异人,大人藏书天下皆知,但异人对令爱的评价也是极高,大人没有听过么?”
蔡邕略微自得的笑了笑:“有啊,不过在下也不明白为何这些异人如此推崇小女,琰儿还不到十岁,就算有些小聪明,也当不得这种夸赞吧,所以在下更不敢让她外出了,若是被人捧得太高,难免会恃宠而骄啊!”
“嗯,是这个道理,香香,一会见到蔡琰小姐可要小心说话,还有态度也要注意!”
甄姜听得暗暗好笑,这兄妹两人说来说去就是想要见蔡琰,因此用话一步步的套着蔡邕,已经先替蔡邕做好了决定,事实上蔡邕根本就没说过要让他们见蔡琰的。
蔡邕笑了笑,方志文见蔡邕没有反应过来,忙朝香香递了一个颜sè,将话题转移了开来:“中郎大人,您家里的另一个宝贝能不能供在下抄录一番?”
“这有何不可,不过方大人此来京城行程匆忙,还有时间抄书么?”
“在下可以请人去抄啊!”
蔡邕愣了一下,有些迟疑,显然对外人来接触自己的宝贝书有些抗拒。
“中郎大人是担心书籍损毁么?这点请放心,抄书的时候可以用任务的形式来进行,有天神看顾着,书籍不会少,而且在您的府中抄书,您也可以盯着啊。”
“哥哥,这事交给我,我保证看得严严实实的,绝对不会损毁地势书籍的。”
甄姜再次偷笑,这对兄妹又替蔡邕决定了一件事情了,蔡邕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办法拒绝这个事,因为方志文都已经安排好了的样子,何况香香这么热情,蔡邕更不好意思打消人家小姑娘的热情呢。
再说,自己的女儿天天闷在家里确实挺可怜的,看那香香比蔡琰大不了几岁,应该能说得来吧,让她跟蔡琰做个朋友,能够消解一下蔡琰的孤独也是好的。
想到这里,蔡邕笑着点头道:“也好,不过在下府中逼仄,人手又少......”
“呵呵,中郎大人的府中可不逼仄,听说董太师给了中郎大人好大的一个宅子呢,不过人手确实有问题,这样吧,这些rì子我派二十名手下去帮忙,再从甄家的商行中抽调侍女,保证不会给大人添麻烦。”
“这,好吧!”
“在下替幽州的士子们多谢中郎大人了,将来这些书都会藏于西林学宫和郑乡学宫的藏书馆中,供士子们借阅,想必这也是中郎大人的心愿。”
蔡邕面露喜sè,点头赞许:“正是,大人能如此弘扬文章,实乃百姓士子之福。大人所说的藏书馆是怎么回事?士子们能够从中zìyóu借阅书籍?”
“哦,是啊!莫非京城太学中没有藏书馆么?”
“倒是有的,藏书馆也只是善藏珍本善本,并不能zìyóu借阅。”
“这样啊,在密云的西林学宫和乐南的郑乡学宫中,都建立了一个大型的藏书馆,里面不但收藏各种书籍,还有专人管理和誊抄书籍,可供士子们借阅的都是抄本,正本则需要先生许可后才能借阅。”
“好!这个办法好!这么一来,士子们就能看到更多的书籍,这是好事啊!大人这么一说,在下也想要去藏书馆见识一番了!”
“若是中郎大人肯来就太好了,在下回去就让西林学宫给大人发出讲学的邀请,大人不妨去西林学宫一游,我们武人喜好找对手切磋,想必大人文采风流,也一定想要找人切磋一下吧!”
“呵呵,正有此意啊,有机会在下定会成行的。”
方志文笑着应和,然后正sè道:“中郎大人,别看这长安城现在歌舞升平,其实危机暗藏,终究是个是非之地,大人又是本sè之人,难免会被人算计,若是事有不妥,中郎大人还请立刻跟甄家商行联系,或者写信给在下,在下虽然不才,也还能保住大人一家安全。”
蔡邕愣了一下,随即拱手道:“大人好意在下记下了,只希望不会有这么一天吧。”
方志文淡淡的一笑:“希望吧!”
(
第八百四十五章面见董卓细说得失
蔡邕家里的书确实很多,而且很多是孤本和古书,方志文能看得明白的还真不多,不过方志文一点也不避讳这点,甄姜倒是很多都看得明白,收获不少。
至于蔡琰确实很可爱也很聪明,不过还是个小丫头呢,跟香香倒是一见如故,后来香香干脆直接就住进了蔡邕家里,方志文对此也早有预见,如果她住不进去,方志文才会觉得奇怪呢!
方志文将抄书的事情交给了甄姜和香香安排,自己则去拜访董卓。
方志文跟董卓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也算得上熟人,两人见面也很亲热,倒是陪同在侧的李儒有些遗憾,没有见到上次坑了自己一回的徐庶。
董卓的住处十分奢华,方志文对此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董卓自己的事情,除了有些感叹这个暴发户的品味不怎么样之外,方志文对这些奢华的住所不做评价。
“哈哈.....志文觉得我这里如何啊?”不过董卓见到坐在楼台上的方志文扭头四顾,却不免有些得意的问道。
方志文咧嘴笑了:“仲颖老兄啊,你是想听真话呢还是想听恭维话?”
董卓楞了一下,眼睛眯了眯,伸手抚着虬髯道:“真话如何,恭维话又如何呢?”
“这恭维话么,仲颖你这里只能用美轮美奂来形容了,我看比之皇宫之内也不遑多让,这种奢华漂亮的地方,自然是让人艳羡不已的了!”
方志文对董卓身上散发的气势毫不在意,董卓现在身居高位也有一段时间了,身上的气势也越发的雄浑,只是方志文向来就不怵权威权贵,这是所有玩家的共同优点,或者说是缺点也可以,而方志文显然是继承了这个优点的。
再说了,在方志文眼里。董卓不过是跟自己一样的诸侯而已,说起来,方志文还有些看不上这个目光短浅的家伙,因此对于董卓身上散发的气势,方志文就像是在看着一个耀武扬威的野兽一样。野兽虽然凶猛。但是毕竟还是野兽,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人类掀不翻的野兽存在。
“呵呵,那么真话又如何呢?”董卓盯着方志文问道。
方志文端起茶杯悠然的抿了一口,慢慢的开口道:“忧患使人自强。安乐使人堕落,仲颖老兄是在忧患之中堕落啊!老兄你的大胆和无畏真是羡煞旁人!哈哈.....”
“呃......”
董卓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李儒更是憋笑憋得肚子都有些抽筋了,平时他也旁敲侧击的劝谏董卓,不过却没有说得这么露骨。想不到方志文倒是老实不客气,直接将董卓的华美外衣拔得干干净净,露出了董卓让人不齿和尴尬的一面。
但是董卓偏偏还发作不得,董卓可以对长安朝廷里面的众臣予取予夺,可以决定着无数人的生死存亡,甚至是决定皇宫中那位至高无上那个的天子的命运,但是有些人董卓是动不得的,而方志文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
董卓尴尬的看了看李儒,李儒低着头装作隐形人。董卓翕动着鼻翼,用力的呼吸了几次,胸腹似乎显得更鼓胀了,不知道是不是给气得。
“志文老弟真是牙尖嘴利啊!”
方志文猥琐的笑了笑:“怎么是我牙尖嘴利,明明就是仲颖老兄你胆大包天。听说你还经常在内宫中留宿,味道如何啊?”
董卓黑黑的脸膛也红了,不过别人看不出来,董卓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说方志文了。这种事情当面说出来,难道真的不怕自己翻脸么?
“志文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脸sè沉下来的董卓,方志文撇了撇嘴到:“仲颖老兄你都敢做了,还怕我这个闲人说说?这事又不是我一个人知道,全天下人恐怕都知道了。再说了,我说说老兄你又没有任何损失,倒是长安朝廷里的大臣们努力的给老兄宣传此事影响更大吧?仲颖老兄为何不去堵住他们的嘴呢?或者,还能堵住天下悠悠众人之口。”
“你......”
董卓高高的举起了肥厚的手掌,但是终究是没有拍下来,脸sè古怪的盯着方志文,方志文则淡定的看着董卓,幽幽的说道: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仲颖老兄听不得真话了么?”
董卓心下一凛,眼睛转了转,忽然长身而起,向方志文拱手一礼:“是为兄失礼了,请志文老弟勿怪,刚才老弟说为兄是忧患之中堕落了,这堕落就不说了,忧患又有何说法呢?”
方志文笑着摆了摆手:“仲颖老兄能如此胸怀在下佩服,至于忧患是什么何用我这个外人来多嘴,不说老兄你身在高位能够洞若观火,何况还有文优在,他可比我有本事多了。”
“大人谬赞了,在下如何能跟大人相提并论呢!”李儒客气的立刻逊谢。
董卓瞟了一眼李儒,笑着点了点头:“好吧,为兄也不瞒着志文老弟,你以为为兄这是堕落么?为兄这是无奈之下的发泄啊!正如志文老弟所说,为兄堵不住朝堂上悠悠众口,甚至也很难将政令延伸到地方去,现在为兄就像是被他们给捆住了手脚,但是却偏偏有离不开他们,饮鸠止渴啊!老弟,你知道么,为兄是在饮鸠止渴啊!虽然明知道长此以往将会大祸临头,却偏偏没有有效的办法改变这一切,只有等到某个时候,一起玉石俱焚!又或者是为兄福泽浅薄,早早的一命归西,这大好的河山就便宜了他们。”
方志文看着神情激动的董卓,暗暗的点了点头,看来董卓的倒行逆施其实不是他的爱好,而是在重压之下的一种发泄,这才能很好的解释董卓前后xìng格的巨大差距,也能够解释董卓后来的蠢行。
方志文却不急着出声,在董卓的注视下,转向李儒道:“文优也没有解决的办法么?”
李儒感激的看了方志文一眼,方志文这是在给李儒撑保护伞,让李儒将平时不敢说的话说出来呢。
“方大人,岳父大人,在下以为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个办法不容易做,而且需要岳父大人忍辱负重,这实在是难以启齿。”
方志文抢在董卓反应之前,迅速的问道:“哦,说来听听可好!”
“文优从命。现在岳父大人在长安最大的危险,来自于关中世族,而究其根本,其实还是在权力和利益的分配上面,关中世族想要独占权力和利益,而岳父大人也是如此想的,因此双方的矛盾渐渐发展到不可调和的程度。若是想要解决这个死劫,一个方法是一方灭亡,另一个方法就是大家互相妥协,承认自己不能独占关中的利益,不能独占长安的权力,然后来分享权力和利益,除此之外,没有第三个办法!”
李儒说完,大大的舒了口气,有些不安的看向董卓,期待着董卓的回应。
董卓楞了一下,用力的一挥手:“那就解决掉这些家伙,天底下别的不多,就是人多,杀光了他们难道找不到治理国家的人才么?”
“岳父大人,若是杀光了这些人,那么地方世族必反,就算他们抵挡不住岳父的大军,但是若是他们勾结外敌呢?就算终究不能成事,岳父大人专心对内的时候,难保没有外敌趁机侵略,到时候是内忧外患又该如何解决,就算终究能过得这一关,战火之后,关中凋敝,岳父实力大损,名望大降,如何再应对四面的强敌?”
董卓呆住了,良久长叹了一声道:“所以,文优你是想让某家让步,与他们媾和?”
李儒点了点头,没有出声,董卓有些颓丧的叹了口气,身子向后缩了缩,视线转向了方志文。
方志文笑着点了点头:“在下也赞同文优的说法,媾和是最好的办法吧。不过并非是一味的让步,仲颖老兄,你的实力源自与军队,他们的实力来自对地方的掌控,虽然战争是一种比较简单的解决办法,但是有时候,战争是最低效的办法。那么以非战争的手段是不是就不能解决敌人了呢?我看未必,他们要搬倒仲颖老兄,就得先掌握老兄你的军队,或者直接杀掉仲颖老兄,不过不管哪一个方法都不容易。而仲颖老兄要解决他们,就必须不再受制于他们对地方的掌控,这就需要仲颖在治政方面有所建树,别的不说,西凉地区老兄控制的地盘民生可是得到了改善?人口增长了没有?能不能提供充足的战马和兵员?能不能支持老兄你在长安争霸?等等,如果老兄你的地盘是人间乐土,想必百姓们也不愿意再被世族盘剥,老兄该做的事情多得很,而不是去宫里过夜,也不是在这里评论宅邸是否华美,该去跟他们争民心,而不是相反,当然,若是老兄只是安于享受如今的酒醉金迷那就另当别论了。”
董卓脸上连连变sè,有种不敢抬头的感觉,同时,他的心里也很奇怪,方志文为何这么好心的来点醒自己,这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李儒也在暗暗的思量着相同的问题,方志文是个大好人?这简直就是个笑话!那么,他为什么到长安城里来做好人呢?!
第八百四十六章宿命变迁未来成谜
虽然董卓和李儒都弄不明白方志文为何千里迢迢的跑到了长安城里来做好人,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方志文的话进行思考和反思,从而从中寻找到有利于自己的东西。
第二天,方志文到少府递表请见。
同一rì,董卓忽然在朝堂上推荐司马防出任公车府郎中,这一推荐等于将主掌官员提拔征辟的权力放到了司马防手里,同时将卢植任命为大司农,董卓将吏治和农政都交给了两个能干实事的人手里,颇有些脱开政争先理民事的意味。
同时,董卓也宣布了宫中一些禁令,声称陛下年纪渐长,应确立皇后主掌后宫,这皇后的人选么,自然是董家的族女了,当然,对这个事情关中世族一定是要力争的,于是,对司马防和卢植的任命就这么悄然的通过了。
董卓又下令牛辅从军队中脱离,任长安五城尉,主管长安的治安,同时开始清洗军队中的一些不安分分子,严明军纪,军队也从城中搬到了城外军营驻扎。
接着董卓又下令南下汉中的李傕和张济部撤军,李傕部转向散关北部的陈仓驻扎,一方面对汉中形成压制,另一方面,董卓要求李傕注重当地的发展,并且握住了与天水郡、陇西郡通道的控制权。
张济则返回长安南部的扶风郡武功城,接到的密令也是要求一边严格规范军纪,同时也要想法设法的掌握住当地的民政。
董卓的目的是要以军队为后盾,然后有步骤的开始向地方世族的地盘渗透蚕食,与此同时。又大力的扶持非关中大臣的力量,来与关中世族争权,至于选后的事情,不但能表达董卓尊奉天子的态度,也可以用来迷惑和吸引关中世族的注意力。
董卓这连续的一套组合拳真是漂亮jīng彩。连司马防和王允也不得不赞上一句。他们两个还知道,这事恐怕跟方志文有着莫大的关系,方志文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实在是让司马防惊讶。同时,也让王允无奈。
再过一天,董卓没等选皇后的事情开闹,又提出了要招抚韩遂、边章的建议,同时建议将皇甫嵩调任冯翊郡太守。而原本的冯翊太守董旻则调任武威郡太守、郭汜任金城郡太守、张温任西平郡太守、李肃任安定郡太守。
郭汜和张温的任命也就罢了,因为那原本就是董卓的地盘,别人也管不着,安定郡让李肃做太守就有夺权的味道,只是李肃也未比能斗得过当地的世族,而皇甫嵩南调则是一件大事,将皇甫嵩南调,就是要将皇甫嵩这个不受控制的边将弄回身边来加以控制,若是皇甫嵩倒向董卓。董卓无疑实力大涨。
更有意思的是,冯翊郡原本是关中世族的地盘,董旻现在在那里也是挂个名而已,实际掌控者还是关中世族,董卓这一命令分明是慷他人之慨。想要驱虎吞狼,这个计谋可真是好啊!而且董卓还能趁机重掌武威郡,如果韩遂和边章那边能同意招安,董卓的实力也能暴涨。
这又是一步好棋啊!关中世族立刻就麻爪了。董卓连连出招,而且都是堂堂正正的出招。没有用什么兵威相迫,也没有用挟持天子硬xìng推行,而是在朝会上提出,站稳了大义,然后冠冕堂皇的与大家讨论。
董卓并不知道,他连番的出招已经悄悄的改变了他的命运,一方面他主动的回到游戏规则之内,这大大的降低了关中世族的紧迫感,另一方面,董卓提拔非关中籍的大臣进掌实权,无疑对关中世族形成了实质xìng的威胁,分化了关中与关东官员的关系,同时,董卓的军队开始实质xìng的行动抢夺战略要点,这也让关中世族不敢轻举妄动。
而关于皇后和南调皇甫嵩、任免李肃为安定郡太守以及招抚韩遂的招数,则是与关中世族的缓冲带,这里就是给关中世族讨价还价的地方。
在董卓明面上出招的同时,李儒也积极的在私底下活动,向杨彪等人提出妥协建议,比如让杨家的族女为皇后,比如让关中世族出身的人担任安定郡太守,比如如何肢解皇甫嵩的军队并瓜分之等等。
董卓这事玩一手软一手硬,关中世族现在内部也有了不同的声音,至于最为激进的王允,在关中世族那边得到的支持也自然就更少了。
王允不得不相信,方志文说的都是真的,现在自己就算想要作什么也不容易了,那些关中世族甚至随时都会将自己卖给董卓。
只不过没等王允有什么动作,董卓又提出将王允任命为特使,让他去招抚韩遂、边章,王允真是哭笑不得,昨晚还想着会不会又人将自己的打算出卖给董卓,想不到今天就应验了,王允相信这事不是方志文干的,应该是关中世族中的某个家伙。
而董卓也一改以往的暴戾,居然没有向意图不轨的王允发作,反而用了这么一招堂堂正正的招数,直接将自己给送到叛军那里去,董卓知道王允的xìng格,王允除非能完成招抚任务,否则恐怕是回不来了,多数是要给天子尽忠了。
...........................................
方志文听到这个消息很诧异,不过他想得更多的是貂蝉会不会护卫着王允一起北上,那么将来流落在塞外的恐怕就不是蔡文姬了,而是大名鼎鼎的貂蝉,真不知道后面的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
甄姜笑眯眯的听着夫君讲解着董卓一系列权谋的打算和效果,看到夫君对王允北上张掖一事表现出的感慨和失神,不由得就想到了貂蝉身上,心里又有些泛酸,不过,甄姜自己也觉得有些太过了。自己的夫君能在那绝世美女面前表现得这样,已经是很好了,自己是不是太善妒了一些,至于糜竺提出的事情,甄姜也忽然觉得没有什么太难接受了。
“夫君。你是不是想到那个大美人了?”
甄姜的语气里再怎么压制。还是带着浓浓的酸味,不过方志文的回答却很坦白,坦白的让甄姜有些生气。
“咦?盼儿你怎么知道的,真厉害!”
“切。臭男人!”
“呵呵,盼儿你学坏了哦!”
“哼,你能做我就不能说了,先顾好家里的吧!”
甄姜扭开了脸,心里很是有些难受。方志文伸手将甄姜的脸颊扶住,慢慢的将她的俏脸扭回来,笑嘻嘻的看着她,认真而温柔的说道:
“呵呵,难道没有照顾好盼儿么,那今晚要好好的照顾一下。”
甄姜心里一软,伸手按在方志文的手背上,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净瞎说,莫非夫君真的对那貂蝉有意思?要不要妾身帮忙啊!?”
方志文惊讶的看向甄姜。见她不像是说笑,不由得困惑了!
“夫君,你还真以为盼儿是个妒妇么?”
“去,瞎说,还有。我对那貂蝉没啥兴趣,天下的美人多了去了,难道见一个喜欢一个,那就真的忙不过来了。呵呵。我刚才在感慨,这个倾城倾国的大美女。将来不要流落的塞外就可怜了。”
甄姜笑了,开心的笑了。
“嘻嘻,若是真是如此,也是夫君害的!”
“呃.....”方志文想了想,对于这个指责自己似乎还真是没有什么好辩驳的,到时候,恐怕玩家的口诛笔伐是跑不掉的。
“切,谁管的了那么多,再说这事是王司徒和董卓的事情,干吗非要朝我身上扯,我不过是不想雍州大乱罢了,我们在雍州的生意可是刚刚开始大赚呢!”
“嘻嘻,是了,盼儿知道了,不过若是真如夫君所说,貂蝉的命运还真是可怜呢。”
“嗯,不过跟她原本选择的命运相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