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21部分


方志文困惑的眨了眨眼睛,看着似有所指的甄姜,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糜竺到底想要搞什么明堂,而自己的三位夫人又为何会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怪异样子呢,真是奇怪啊!
第八百三十九章旅途偶遇略窥天机
虽然方志文很好奇糜竺到底为了什么事情想要见自己的两位老婆,但是最后到方志文对此还是一头雾水,甄姜和太史昭蓉都笑而不语,而且那个笑容里的含义十分的复杂,让方志文心里痒痒的,但是这两个女人就是不开口。
糜竺那边也是如此,对方志文的疑惑回应是商讨与甄家合作的事情,别的就不再多说了,而且糜竺在得到了方志文和甄姜的接见之后,很快就出发到沿海去考察适合建造盐场的地方去了。
方志文只好在自己的老婆身上想办法,可惜就算方志文在床上将她们收拾得服服帖帖,也休想从她们嘴里得到什么有效的情报,无奈之下方志文也不想了,反正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现在纠结也没有用,而且既然两位老婆都这么坚定,显然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光熹三年(永汉二年)七月十一rì,方志文从唐山港登船,带着一百名随身近卫和黄忠、甄翔,携着妻子甄姜开始了长安之行,虽然这次长安之行有着重要的政治目的,但是,其中带老婆去旅游的成分也相当大,否则方志文完全可以派个人去,而不用亲自出马,当然了,方志文自己也有出去走动的心思。
方志文和甄姜等人都戴上了甄姜做的面具,也没有呆在海军的护航船只上,而是在普通的商船上,虽然这里的条件不如海军的座驾舒服,但是却热闹的多。
商船同时也搭载乘客。很多情况下,跑商的玩家都是喜欢搭乘商船的,虽然商船比邮驿速度慢很多,但是能跟着自己的货物一起走,心里踏实,并且顺便在商船上结实朋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赶时间,也可以随时在停靠的港口下船转乘邮驿,这很方便的。
更重要的是。在货船上也不是一味的挨时间,实际上还是很多的项目可以玩的,光是一路上的奇遇副本、商船队自带的副本,还有在船上的各种游戏项目也可以打发时间,如果不喜欢这些,还可以在船舱里练习技能,或者在船尾垂钓烧烤、下棋吹牛什么的,反正商船上是不会无聊的。
方志文现在就在船尾的休闲区垂钓,甄姜靠着林树。手里抱着一卷书简在读着,黄忠和甄翔在后面练习烧烤的技巧。天上的阳光和煦,白云悠悠沧海莽莽,真是好一个浮生闲rì。
“嘿,哥们,你女朋友?”
在方志文身边,还有不少的垂钓者,绝大多数都是玩家,这位与方志文搭讪的是一个看上去很有书卷气的年轻人,方志文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回道。
“是老婆!”
“真好啊。这样的老婆实在让人羡慕,现在的女人啊,都太浮躁了,哥们的老婆是绝品啊!”
“呵呵,看你说得跟个老学究似的,兄弟你今年贵庚啊?”
“嘿嘿,今年二十有六了。尚未婚配,如果哥们有什么好介绍,可以便宜我的。”
“有啊,这里的原住民难道不好么?”
“当然好啊。可是年龄问题是个大问题,有时候我就想,如果她早早的走了,我会是个什么感觉,每当想到这个,我就觉得还是算了,正因为她们太好了,我不喜欢仅仅当做是一场游戏。”
方志文点了点头,十分理解的叹了口气,甄姜也颇为意外的看了那玩家一眼。
“兄弟说得也没错,不过你换个角度想想,如果反过来的话,你会怎么想?”
“这个......也不能为了自己的满足就害了对方吧!”
“呵呵,你可是个标准的悲观主义者,我觉得你应该这么想,如果你努力的让她幸福了,同时你也幸福了,那么你就给了她一个完美的人生,同样,你也获得了一次完美的人生经历,她的结束是一次重新开始,你的也一样啊!”
那玩家皱起眉头,半晌才苦笑着摇头:“哥们高论,可惜我还是没法接受,或者慢慢的会理解和接受吧,想不到在这里还能碰上哥们这种高人啊,幸会,幸会!哥们是跑商?”
“算是吧,顺带着细赏风景。”
“好心态!”
“兄弟你呢?”
“我?哥们你觉得兄弟我像什么人?”
“呵呵,说老实话,我觉得你不像是商人,也不像是有目的的旅者,倒像是那些游学的士子一样。”
“哥们真是好眼力,其实我就是一个书生,四处走走,拜访那些文章大家、诗赋名人,寻找大汉文化生长的脉络,体会我大汉文化深厚和悠长的韵味,就像那些品酒的人一样,我就是喜欢品味文化。”
“呵呵,兄弟你可是玩家中的另类了!”
年轻人摇头笑了:“这回你可说错了,哥们你将眼光都放在了大自然的风光上了吧,其实类似我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中大有人在,而且是个不小的群体,在论坛中也占据着次主流的板块呢!”
方志文惊讶了,脸上的神情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有这回事?!这不是一个战争旋律的世界么,怎么会这样?”
“嘿嘿,哥们,你也不想想,现在这里有将近一亿异人(智脑自动翻译),喜欢打仗的就算有一半,还有一半呢?而事实上,喜欢打仗的人最多只有十分之一二,这里面还有很多是不参与主流战争的。我有几个同学,他们就只是在领地之间进行数百人规模的战斗,再打大了他们也没有那个财力啊!”
方志文恍然的点头,这位年轻人说得不错,随着不断有玩家涌入这个神奇的游戏世界,开始时冲着战争来的玩家正在被不断的稀释,如果这个年轻人的数据没错,游戏中只有一两千万喜欢战争的玩家,那么其他大量的玩家在玩什么呢?
这个问题方志文很好奇,直接就问了出来,甄姜此时也很好奇了,探究的目光也钉在年轻人的脸上,年轻人与有荣焉的直了直腰,略显得意的说道。
“这个问题很简单啊,你看生活类的异人就有一大票,其中很多都是传统文化遗产有关的手工艺者,以及来这个世界讨生活的异人;接着是冒险类的异人,这个群体也很多,他们的佣兵团队、冒险小队据说已经深入到极北边的大森林里面了;然后是江湖中的游侠,现在很多的异人当这个世界是个武侠世界了,你没见格斗场里面那叫一个热闹,还有城市中的帮会也是兴盛的很。还有像我这样的次主流群体,其实你们夫妇也算其中一员了,我们是来享受和品味这个世界的。哦,对了,还有未成年人的群体,他们更多的是在跟野怪和任务奋斗,在历史的长河中学习,在深厚的传统文化中沉湎。”
方志文听得连连点头,他一直一来都忽视了玩家群体是在迅速变化的这个事实,而今天与这个年轻人的一席谈,忽然让方志文打开了另外的一个视角,看到了玩家群体在不断的演化,同时也对这个游戏世界产生了不同的需求和诉求,促使这个游戏世界向着另一个方向前进。
这就是一个世界,却有无数种存在方式,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认识和享受这个世界,从而让这个世界变得丰富多彩,而这个世界也在用巨大的包容xìng,包容着所有人的诉求和yù望,智脑真的很伟大啊!至少,它比现实世界的表现好得太多了!因此,相比起现实世界,大家更喜欢这个世界。
“兄弟,你说要是这个世界重归一统了,会不会没有人来玩了?”
方志文看似随意的问道,年轻人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至少我会来的,虽然缺少战争这个世界会比较单调一些,但是还是有很多可以玩的地方啊!别的不说,就当作是另外一段人生也是不错的,能够活两次,或者更多次,有什么不好呢?”
方志文呵呵的笑了起来:“既然兄弟有这种心态,又何必纠结于不娶原住民呢?”
年轻人楞了一下,尴尬的挠了挠脑袋道:“还真是如此啊!看来,人都会自迷而不知归途,真是愚蠢啊!”
“呵呵,不是还有别人来提醒你么?观人及己,得失可知!”
“好!说得好!”
方志文与这年轻人聊得很开心,大家都默契的不问名字,就当作是萍水相逢的两个陌生人,能够互相取长补短,观人及己,这也是莫大的幸运。
更幸运的是,方志文被他提醒,能够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全局的角度来看待玩家群体的问题,并且由此而看到这个游戏世界的新秩序发展的方向,不再仅仅局限于以往对玩家群体的僵化和狭隘的了解。
有位伟人说过,世界终究是人民的,这话在今天方志文才深刻的理解了,尽管少数的jīng英玩家主导了玩家群体的取向,但是最终,广大玩家的诉求会得到智脑的响应,这个世界终究是人民的,是多元化的,而不是jīng英的,甚至也不是原住民权贵的。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并且还将向着未知的方向发展下去,方志文忽然有种轻松的感觉,这个世界是强健的,远比自己想像的更加强健,而智脑也远比自己想像的更加的强大和聪明,自己似乎有些杞人忧天了!
看来,自己更加应该去享受这个世界,以及身边的一切!这一刻,方志文觉得自己超脱了!
第八百四十章见司马防操控关中
方志文到长安就住进了甄家的宅子,这里是个商栈的后院,在后面再开个门,就成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宅子,如今甄家的隐形家主到了,密云的老大到了,甄家商栈的都是与有荣焉,连走路的步子都快了几分,服侍得自然极为热情和周到。
方志文到长安之后没有去忙着拜见董卓,而是先去见了京兆尹司马防,为何要先见司马防呢?这其实是方志文的一个政治信号,在长安,董卓是一派,关中世族是一派,还有一派比较中立的外来派,人数虽然较少,但是也不可忽视,这一派中多有原先的党人,耍嘴皮子利索,也是董卓拉拢的重点,而这一派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司马防,至于其中的旗帜蔡邕、周铋只不过是个号召而已,司马防才是这些人中最有的实权人物。
方志文首先拜访司马防,其要传达的信息就是方志文对长安的各方势力争斗,是持着中立的态度的。
另外,方志文私心里也是很想拜访司马防的,说起司马防很多人都不大有印象,但是如果说他是司马懿的父亲,司马八达的老爸,这么一来就有印象了吧。
司马家的宅子显得很朴素,对。就是朴素,简直是毫无装饰,这跟辉煌的长安城相比简直是太寒酸了,更何况,司马防还是名义上的京城一把手。
司马防家中的下人也不多,而且十分的规矩,一举一动都非常谨慎,说话动作更是谨小慎微,显得出这家主人的管教是极其严厉的,这也符合外面对司马防的风评。
司马防对方志文的到访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并不意外,这惊讶也是因为方志文携夫人一同到访,而且夫人是官服正装,显然不是来跟自己的家眷打交道的。另外有些让司马防惊讶的是方志文的轻车简从,数十名侍卫就敢在长安公然四处乱走,也不怕刺客,要知道长安城里的人口可是很复杂的,特别是异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大了,治安问题一直是个大麻烦。
双方寒暄了几句。司马防客气的将方志文迎进了大厅,随后。司马防让自己的儿子一起来拜见方志文和夫人,方志文算是见识了,司马防的家教跟军队相比也一点都不差,他不出声,那些小子们都规规矩矩的像个木头人,不让动就不动,不让说话就闭口不语。
拜见之后,司马防也不令他们退去,而是让他们在一旁靠边坐下。看样子是要旁听,这也是司马防教育的一部分吧,方志文猜测,他的眼光在前面两个比较大的孩子脸上仔细的看着。
老大是司马朗,年纪小小就已经很聪明了,史书上记载,这位年轻人曾经在董卓西迁的时候巧妙的带着家人和弟弟脱出了董卓的魔爪。后来在曹cāo手下也颇有建树,只可惜是英年早逝了。
第二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孩子就是司马懿,不过看上去没有什么鹰视狼顾的外型,只是显得特别的有灵气。他长得不是很像父亲,眼睛深鼻梁高,应该是有些胡族的血统,其实司马家是中原世族,应该没有胡族血统的,又或者是跟母系血统有关?
“方大人和夫人见谅,犬子也快要成年了,所以应该让他们学学如何待人接物,容他们在此旁观可好?”
司马防笑得很淡定,似乎这不是求人,而是一个很自然的要求。
“呵呵,客随主便啊!司马大人的公子们言行有节、进退有据,司马大人好家教啊!”
“方大人过奖了。不知道方大人此次来长安所谓何事?又为何要来拜访在下呢?”
司马防果然是个严谨而又稍微刻板的人,说起话来也是直来直去的,给人硬邦邦的感觉,或许因此还给人一点缺乏人情味的印象。
“来长安,自然是要觐见陛下,顺便给陛下送上些礼物了,当然,长安冠盖云集,会会名人大家也是难免的。至于为何要来拜访大人,自然是因为司马大人也是名人中的一员啊!呵呵。”
“大人说笑了,在下不过是一个尸位素餐的官僚罢了,算的什么名人?长安城中倒是不缺乏名人的,蔡伯喈、卢子干、董仲颖、杨文先他们才算是名人吧。”
方志文咧嘴笑了笑:“他们固然是名人,在下也会去一一拜访,司马大人也不遑多让啊,如今这长安城里,董太师是一伙,杨太尉是一伙,司马大人也是自成一系呢,又何必过于自谦呢。”
司马防叹了口气,看着方志文很认真的说道:“方大人以为在下想要做这个京兆尹的么?若是能选择,在下宁愿回温县老家种田去,也强似在长安这个大水潭中蹉跎,方大人逍遥边疆,自是不知长安不易居啊!”
“哦?愿闻其详!”
司马防苦笑着摇了摇头:“方大人何必如此,长安城里不过是太师和太尉两家而已,我等关东人士,不过是夹在中间缓冲,又或者作为装点门面的花锦一般,其中利弊聪明如方大人由岂会不知?”
“呵呵,司马大人说笑了,太师与太尉不过是政见不合罢了,再说,就算是如司马大人所说,司马大人也可以择一而从之,聪明如司马大人又岂会看不穿这点呢?想必是司马大人另有谋算罢了!”
司马防的眼神一缩,抚着胡须的手也顿了了一下,甄姜还注意到,坐在一边像是泥塑一样的司马朗和司马懿都抬眼看了自己的夫君一眼,眼神中竟然大有意趣,一点也不像是两个孩子。
“在下垂垂老矣,又会有什么谋算,不过是想要图一个安宁罢了,原本也想要报病求去,只是太师不允,在下也是无奈啊!”
“哦?莫非司马大人是觉得董太师势不可久么?”方志文戏虐的看向司马防,司马防的手再次顿了一下,眼神却垂了下去,而司马朗则有些怨怪的看向方志文。
“莫非方大人此来就是有意刁难在下的么?此话若是传出去,难保不给司马家招祸,请方大人慎言!”
“呵呵,这有什么的,董太师若是连这点胸怀都没有,就还是回西凉去放马算了,想要坐稳长安,就要有包容万象的胸怀,就要有容得下不同政见的气度,这话我见到董太师也一样会这么说。司马大人既然如此胆小,我会对今rì的谈话保密的,而且,还会向董太师建议换一个京兆尹,如此胆小怕事的京兆尹,如何能应对如此复杂的京城局面?”
“如此,在下感激不尽!”司马防倒是很认真的回答了方志文的调侃。
“既如此,司马大人可以放开顾忌,与在下说说对董太师和杨太尉双方的看法了吧!”
“这......”司马防想不到方志文原来在这里等着他呢,前后一堵,司马防倒是没有了退避的空间,而且一味的躲闪,传出去倒是显得居心叵测了。
司马防顿时有些头大,这个方志文也真是的,到底想要干什么啊?难道是仅仅想要知道自己对长安两方势力的看法?还是想要摸一摸自己对双方的底线和态度?
“既然方大人一再相问,在下就说说吧。董太师如今风头正劲,又深得陛下欢心,正是颐气指使、令出随心的大好形势,若是能把握这个优势,迅速的整合关中各地势力,积极发展生产,与民休养生息,凭借关中众多人口,千里沃土,想要有朝一rì东出潼关横扫关东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现在董太师却与杨太尉离心,二虎相争,难免是外人得利,关中内斗正欢,关东诸侯却在潜心发展,将来谁强谁弱岂不是一目了然。既如此,在下劳心劳力也终将化作乌有,那又何苦呢?”
“因此司马大人就想要两不相帮,甚至一心求去,以便能另寻高枝?”
“国有道,则尽忠以辅之,国无道,则退身以避之。在下未觉有何不可,圣人尚如此,何况吾等凡夫俗子?”
方志文笑了笑:“在下也没说大人的选择是错是对,只是想知道大人的想法罢了,实话说,在下此来长安,是有调和太师和太尉之间矛盾的想法,如今长安外敌未去,先自内乱,愚不可及,若是长安有变,关中富饶之地又会是另一个洛阳,百姓流离、繁华做灰,此非我所愿,不知司马大人以为如何?”
司马防抬眼看向方志文,只见方志文笑眯眯的一脸坦诚,到不似在说谎,方志文所说的司马防倒是可以理解的,长安对于方志文来说,就是一个敛财的地方,这里若是发生了战乱,对于方志文来说自然不是好事,而且长安与方志文的领地远隔万里,长安就是再强,也不会对方志文有什么威胁,因此,一个强大稳定的长安才是方志文需要的。
但是方志文在自己这里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要争取自己跟他站到同一个阵线上去?一起努力的缓和调解关中世族与董卓的矛盾,让这两方能够回到一个相互合作的基础上来,共同抵御来自关东的威胁?
可是,这么做对自己,对司马家又有什么好处?
有钱财还是有权力?有名望还是有实利?又或者是来自方志文的友谊?
第八百四十一章名士美人千古琴韵
方志文现身长安的消息有心人都知道,甚至也有想要趁机动手的家伙。
但是这次董卓十分的清醒,方志文能到长安来就是对董卓的一种肯定,这种时候方志文无论如何都不能出事,若是方志文在长安出事,董卓不但脸面尽失,更会由此而引起周边军事势力的觊觎,认为董卓已经控制不住长安的局面了,这么一来长安的局面就真的可能会失控。
因此,董卓在方志文周围布置了大量的眼线和卫兵,想方设法的保护方志文的安全,不过方志文却并不感谢董卓的辛苦,没有急着去拜见董卓,也没有递表要求觐见陛下,而是忙着在城中探访名人,或者四处闲逛。
拜访了司马防之后,方志文接下来拜访的,还是中立派的人士王允,不过,王允这个中立派是有偏向的,王允这个美人计的实施者,针对的目标就是董卓,那么他自然是站在关中世族这一边的,至少现在是这样的,至于将来会不会跟关中世族翻脸就未可知了。
方志文接触王允就是想要向关中世族这一阵营传递一些想法,之所以不直接接触关中世族,自然是因为要顾虑自己的身份和影响,省的被双方误会了。
这两天,甄姜都跟在方志文的身边形影不离,心情自然是好的不得了,更何况,能够跟方志文一起参与这些正式的会谈,也让甄姜有种与方志文是一体的感觉,那种被尊重和被信赖的感觉。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王允的家与司马防的家完全不同,王允的家中要雅致得多,很多jīng致的建筑和人工景观,都充分的体现了汉代人简约美的风格,但是简约却不代表不jīng致,与司马防家里的那种朴素是绝对不同的感觉。
王允这人是个很有个xìng的人,也是个相当固执的人,从其年轻时的事迹就能看出,这家伙几番被人陷害,几至身死。曾经有一次被张让陷害入狱,友人认为这次是必死无疑了,担心王允受辱,于是送了毒酒给王允,谁知道王允直接就给泼地上了,还说就算被冤死,也要按照大汉的律法去死,不能偷偷的自杀破坏律法,这人的倔犟xìng格由此可见一斑。
当初王允随董卓来长安。追随的不是董卓而是天子,现在天子落在董卓手里。王允自然是夙夜忧思,但是王允一介书生,就算会耍几下剑,想要击败董卓拯救天子似乎也是不可能的,至于关东的诸侯,王允已是看清了他们的嘴脸。
虽然关中世族的想法未必就比关东世族的要高尚,但是至少比董卓要好点吧,好歹当初也没有人会像董卓这样住在宫里吧,这实在是太荒谬了!因此。王允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想法之下,倒向了关中世族这一边,并且还在极力的帮助关中世族拉拢中立的大臣,特别是以往的党人,只是成效不是很好,这个时候,大多数人还是会明哲保身的。
虽然关中世族的能力和态度让王允有些失望。虽然党人的明哲保身让王允十分的气愤,虽然扳倒董卓的可能xìng微乎其微,但是王允却从不气垒,这就是xìng格固执者的特点。在这么无望的情况下,王允还是在积极的想着办法,至于是什么办法,那方志文就不得而知了。
王允对于方志文的来访是有些矛盾的,但是不管是怎么样,都不应该拒绝。
在王允的眼中,方志文也是个野心勃勃的诸侯,根本就不尊天子,不尊朝廷,所以从本质上来说,方志文是属于王允需要打倒的那一类人,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所有的诸侯也可以说是董卓的敌人,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想法,王允还是应该与方志文接触一下的。
另一方面,如果从律法上来说,方志文也还是朝廷的平北将军、丰宁太守,怎么说也是同殿为臣的同僚,人家不远万里的来拜访,就这么拒之门外也显得十分的不合情理,再说,王允对方志文还是有些好奇心的,于是还是将方志文请了进来,巧的是,蔡邕此时正好也在王允家里。
蔡邕作为文坛旗帜,是王允主要的争取对象之一,不过蔡邕这人也是个认死理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蔡邕和王允根本就是一类人,只不过蔡邕单纯,而王允机变。
蔡邕觉得自己是董卓给起复的,所以董卓对他来说是有恩的,做人不能知恩图报已是不该,若是恩将仇报那就不是人了,所以他虽然不会反对,也不会告发王允,但是也绝对不赞同王允的做法,在蔡邕看来,董卓是有很多的不足,但是这可以用更温和的方式去改变的,完全没有必要弄得你死我活的,毕竟董卓还是太师,没有想着像王莽那样上位。
听到方志文来求见,蔡邕也是很好奇的,不过他还是客气的想要告辞,却被王允硬拉着留了下来,至于王允是什么目的,只能去问他自己了。
这倒是让方志文十分的惊喜,能顺便见到蔡邕也算是一件好事不是。
王允见到方志文很在意斟茶递水的美貌侍女,不由得有些奇怪,要知道甄姜可就坐在方志文身边呢,而且以甄姜的美貌,跟这些侍女一比那简直就是云泥之别,方志文何以会在意这些侍女呢?
不过很快,方志文就解答了王允的这个疑惑。
“司徒大人,听说您有个女儿,号称是国sè天香,能不能让在下见见呢?”
甄姜没好气的偷偷在方志文的手臂上掐了一下,方志文作势缩了缩手,脸上却笑眯眯不动声sè的看着王允。
王允和蔡邕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是一脸的古怪,没听说方志文有好sè之名啊!而且还是当着自己夫人的面,这家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呢?难道是传闻有误?
王允眨了眨眼睛,微笑着抚着长髯道:“有何不可,小女容貌可不如尊夫人万一,不过她jīng擅舞艺,不如让她来为大人和夫人献舞一曲如何?”
方志文咧嘴笑了:“求之不得啊!”
甄姜白了方志文一眼,脸上保持着雍容的笑意,但是眼神里却有些杀气啊!方志文笑着冲甄姜眨了眨眼,然后看向蔡邕略带期冀的问道:“听闻蔡中郎琴艺无双,不知道在下是否有幸,能不能一饱耳福呢?”
蔡邕倒是很喜欢方志文的直爽,笑着点头:“这有何不可。”
不一会,身着盛装的貂蝉就出现在厅中,方志文十分好奇的仔细将这个号称是四大美人之一的女孩打量了一番,果然是国sè天香,但是跟自己的夫人相比,似乎也差相仿佛,或许人美到这种地步,根本就没办法再拉开太大的差距了,要硬说有什么差距,可能就是貂蝉舞艺无双,并且十分会把握男人的心里吧,不是说很多名jì其实都未必很美,但是却能牢牢的把握住男人的心里,从而成为名jì。
方志文想了想,自己的夫人是特立独行的美女,这样的女人真实而可爱,貂蝉却是一个以讨好男人为手段,以达到政治目的为目的的女人,再怎么想似乎跟可爱也联系不上,这里面的差距可就大了,想到这里,方志文对貂蝉的好奇心顿时一落千丈,连貂蝉jīng美绝伦的舞蹈都觉得也就那么一回事了,反倒是益发觉得蔡邕的琴音超凡脱俗,让人如沐清泉,心里都变得干净了起来。
甄姜看着夫君目不转睛的看着貂蝉,心里微微的有些泛酸,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貂蝉确实很美,比自己还美,而且年轻又会跳舞,更会讨男人欢心,想到这里,甄姜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光忙着学做生意理财,却不会讨丈夫欢心,作为妻子,自己是不是有些不合格呢。
甄姜的酸意化作了忐忑,看向夫君的脸庞,却发现虽然夫君在盯着貂蝉舞动的身影,但是眼神却清澈如许,熟悉方志文的甄姜知道,夫君的眼神里面更是没有半点sèyù,甚至连欣赏都无,而是在观察和思索,甄姜心里不由得对自己的瞎想感到惭愧,同时也暗暗的告诫自己,应该相信自己的夫君。
方志文此刻在观察貂蝉,不是因为她的美貌,也不是因为她的舞艺和身姿,而是她的动作jīng准而轻巧,这不仅仅是一个舞者应该有的水平,简直就是一个武者的水准,这种jīng准的控制,方志文很明白,很多的六阶武将都做不到这点,难道说,貂蝉真的是个武者,其本质就是一个刺客?
在失去了吕布来让王允施展连环计之后,王允是要直接用貂蝉刺杀董卓?如果再加上王允手里的七星刀,配合这个不下六阶的美女刺客,说不定还真的能够得逞呢!
方志文看着神态妩媚清澈的貂蝉,不由得暗暗的叹息,这个绝sè的女孩始终还是个工具,她的纯美都是掩盖目的的道具,她的jīng彩只是别人功业上的点缀,这不能不让人扼腕叹息,或者,这也是她自己的愿望吧,只是王允实在是暴殄天物了!怪不得玩家之中大部分人都是讨厌王允的,事实上,王允做这一切也非出于私心啊!
想到这里,方志文不由得有些惋惜的看向王允,正好与王允探究的目光对上,方志文咧嘴一笑,王允则暗暗吃惊,刚才他观察了半晌,发现方志文绝对没有沉迷在音、sè之中,如果他不是不识风情,那么就一定是心志格外坚强的人,看来自己应该改变一下对方志文的看法了!
第八百四十二章坦陈厉害驳斥王允
一支曲子不过一会功夫,最后一个音符在室内回荡远去,貂蝉的动作凝结在最后的一个充满了妩媚和诱惑的姿势上,挺拔的胸脯略微有些急促的起伏着,眉目间情义流转,眼神又羞又怯的看向方志文,等待着方志文的评价。
“好!曲如清泉、舞若彩蝶,见识了,见识了!”方志文很中肯的夸奖了一句,蔡邕笑眯眯的点头,十分认可方志文的评价,至于貂蝉则似乎流露出一丝失望和疑惑,不过随即掩去,脸上笑面如花。
“呵呵,蝉儿,你去给贵客奉茶!”
王允笑眯眯的吩咐道,貂蝉轻快的应了一声,款步走到方志文的座位边上,稍微的犹豫了一下,迈过方志文走到甄姜的侧面跪坐下来。
“方夫人好美!”
“呵呵,貂蝉妹子才是真正的美啊,妾身可不敢跟你比,连坐在一起都很担心啊!”
甄姜笑眯眯的谦逊道,不过神情却是很自然的,明显的占着心理优势,而这个心理优势的来源在于她身边的夫君,记得当年夫君初初看到自己的真面目时,明显的呆滞了好久,而看到貂蝉的时候,只不过一瞬间的恍惚而已。
其实这里面差距是巨大的,绝对不能同rì而语,两种情形也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对比,但是女人就是喜欢真么思考,这是她们的权力。
貂蝉温柔的笑了笑,不过眼神里的那一抹骄傲是无法抹去的。同时,她对甄姜也确实有一些羡慕,不是每一个人在嫁人之后还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的,特别是像甄姜一样,有着不输于男儿才华的女人。
方志文没有理会身边连个绝世美女的低声交流,而是侧头看向王允道:“司徒大人,我观貂蝉小姐舞姿蹁跹,动作如天际云龙,毫不拖泥带水,又jīng准巧绝。隐含技击之道,貂蝉小姐可是jīng通武技?”
王允脸sè稍微僵了一下,但是随即恍然,方志文是个强将,岂会看不出这点呢?只是蔡邕很惊讶的看向貂蝉,但是也仅仅是惊讶而已。
“方大人好眼力,贱妾年幼时确实曾经习过武,不过也仅仅是略会一二粗浅的强身之术而已,并非是jīng通武技。”
貂蝉笑眯眯的柔声说道。声音温婉可人。
方志文看着貂蝉笑了笑,又转向王允道:“貂蝉小姐国sè天香。又能歌善舞,知书识礼,想必仰慕者众多,司徒大人可要小心啊!呵呵。”
王允看着方志文戏虐的笑容,干笑了两声:“老夫为何要小心呢?”
“呵呵,在下可是听说太师有寡人之疾呢,若是知道司徒大人府中藏着如此绝sè,有了好逑之心,司徒大人又该当如何呢?”
“你!岂有此理。太师岂会是那种不知廉耻之人,方大人请自重!”王允的脸sè陡变,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眼神不悦的扫向方志文,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貂蝉委屈的看向甄姜,甄姜笑眯眯的还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淡定的等着自己的夫君说话。
蔡邕脸上最是尴尬。盖因方志文说的事情不是不可能,而是很可能发生的,作为王允的朋友,蔡邕原本应该站在王允这边的。但是董卓有对他有恩,让他指摘董卓他有实在是做不出来。
方志文一点也不在意王允的态度,继续笑眯眯的说道:“太师又怎么不是那种人了?爱慕美sè乃是男人的通病,又有什么不可以呢?难道是貂蝉小姐不够美,或者是董太师权势不够大?又或者是司徒大人敢与太师对垒?”
貂蝉脸sè通红的低着头,看上去是又羞涩又尴尬,但是方志文知道,这是装出来的,甄姜也意味深长的看着貂蝉,对自己夫君当众讨论这些事情虽然觉得奇怪,却没有出声。
“方大人到底想说什么?”出乎大家的预料,王允收起脸上的怒sè,忽然看着方志文大有深意的问道。
“在下想说什么司徒大人应该最清楚,如果太师大人向您索要貂蝉小姐的话,恐怕您很难拒绝,或者说不应该拒绝,而以貂蝉小姐的能耐和身手,若是想要做些什么似乎也不算太难,是不是如此呢,司徒大人?”
蔡邕又不笨,方志文说得又这么露骨了,他岂会还不明白其中的含义?蔡邕惊骇的倒吸了口凉气,看了看那娇怯的貂蝉,又将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王允,似乎在责问王允一样。
甄姜也是惊讶的看向貂蝉,甄姜忽然想到了太史昭蓉,太史昭蓉在夫君的时候,可不也是这么娇娇怯怯的,而且还特别容易害羞,但是在战场上,太史昭蓉的事迹甄姜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莫非这个貂蝉也一样?不,还是不一样,昭蓉妹妹的神态是自然流露,貂蝉的动作神情仔细看时,却有许多的斧凿痕迹,或许粗心的男人看不出来,但是身为女xìng的甄姜却能分辨的出来。
只是,夫君是如何一眼就将这事给看出来的?而且还能看出自己也需要仔细分辨才能看到的东西?想到自己夫君的厉害,甄姜不由得满心的喜悦和骄傲,至于对貂蝉的些许同情和惋惜,都被这种更强烈的情绪给冲淡了。
王允没有看蔡邕,而是死死的盯住方志文,方志文神情平静的与王允对视着,王允坚持了一会,废然一叹道:“想不到,老夫jīng心准备了这么久,竟然还是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更是想不到,竟然是被方大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天意么?哎!”
“父亲大人!”貂蝉缓缓的抬起头,脸上的羞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坚毅,方志文扫了一眼,倒是觉得这个她现在的神情看起来更顺眼一些。
王允摇了摇手,阻止了貂蝉的话语和想法,方志文冷冷的撇了撇嘴,如果貂蝉意图伤害甄姜,方志文绝对会替董卓将王家一家提前灭门。
“貂蝉妹子,用刀能解决的问题都是小问题,你父亲现在面临的可是大问题,就算你挟持了妾身,事情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善,相反,只能害死你一大家子老老少少。”
甄姜淡淡的冲着貂蝉说道,貂蝉想了想,略带惭sè的低下了头。
王允点了点头,脸上的颓然迅速的散去,眼神中重新充满了斗志:“方夫人女中豪杰,今rì方知名不虚传啊!”
“大人过奖了,妾身愧不敢当!”
“呵呵,方大人好福气,怪不得不会被小女的浅薄姿sè所迷,只是,方大人想要以此来要挟与老夫恐怕就想错了。”
方志文笑着打断了王允的话:“司徒大人误会了,在下可没有要挟的意思,而且这事在下也一定会替大人保密,中郎大人人品一向可靠,大人也不必担心,此事大人根本就不必介意。”
王允愣住了,貂蝉的美目也惊讶的看向方志文,眼神中闪烁着旺盛的好奇,甄姜不由得怔了一下,随即想明白了什么,恍然苦笑。
蔡邕趁机插嘴道:“子师放心,我是不会将此事说出去的,但是,子师这么做非常不妥啊,虽然太师有这样那样的不好,但是也不必弄到你死我活的程度吧?”
“幼稚,幼稚啊!伯喈。权力和利益从来都是血腥的,董卓的刀下之鬼难道还少么?伯喈,董卓是对你有恩没错,但是你是天子之臣,要站稳立场啊!”
蔡邕尴尬的直搓手,脸上羞窘至极,方志文见状插嘴道:“蔡中郎xìng情中人,司徒大人过于严苛了。再说,天子并非仅仅因为是先帝的儿子而为天子,天子必须有天子的能力和气度,否则必被人取而代之,高祖代胡亥是也!一味的要求臣下尽忠,为何不问问天子是否尽责?若是司徒大人真的恪守忠诚,那么为何视先帝的遗命于不顾呢?莫非那是假的?”
“莫非那是真的?”王允气愤的反问,眼神怒视着方志文,尽显其坚定和固执的一面。
“既然不知真假,司徒大人为何不去确定真假,反而就直接认定是假的了?这就是司徒大人所谓的‘忠’?在下看来,司徒大人似乎仅仅是凭着一己之好恶来分断是非,这就是大人的‘智’?”
方志文不紧不慢的反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