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2部分

冲势,紧接着挨到了第二轮的打击,速度最快的当然是方志文,这家伙已经连续干掉了四个玩家,一个武将技‘斩将’带着黑色羽箭钉进了玩家眼睛,一个‘穿云箭’击碎了玩家的喉咙以及颈椎,还有一个被‘重击’技能击中胸口,因为阶位压制的原因,造成了破甲效果,整个人被击飞,身上的鳞光甲居然片片碎裂,最后一个被连珠箭分别命中双眼和咽喉,死得最可怜。
一轮冲击不过是几秒的事情,天下会的三十多名玩家就倒下了十一个,等后面的玩家死命的勒住战马不要践踏到自己的士兵和队友的尸体时,方志文技能冷却时间就差不多到了,当然,趁着技能冷却,方志文已经又放倒了对方两匹战马。
战马不像汽车,前进倒是容易的,但是在密集的战阵中,想要后退可就不容易了,现在天下会的玩家们面临的就是这种尴尬的局面,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只能站在射程之外享受对方的打击,他们这才深刻的体会到了刚才那些可怜的刀盾兵站着被人点名的无奈而又悲愤的心情。
技能冷却之后,方志文带领着身旁的武将们又是一轮攻击,这次是全部奔着对方的人去得,结果没等对方退下去,就又挂掉了十五名玩家,方志文并非是任意的射击,而是挑选那些手里有远程兵器或者有控制技能的军师型玩家进行攻击,现在剩下的天下会玩家,都是只有近战技能的。
方志文见对方阵型打乱,换上长矛向前一指大吼了一声:“冲阵!”
实际上,在战前,方志文就已经将指挥权交给了身边的宇文伯颜,他是有骑兵专精特性,还有骑兵锥形阵技能的骑兵将领,又携带者千夫长的令牌,所以战阵虽然是方志文大头做锥形阵的尖端,但是组阵的却是在方志文身后的宇文伯颜。
随着方志文一声令下,静止的骑兵忽然奔腾起来,这种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完全是有精锐骑兵的属性与战阵组合城的特效,而且锥形阵的尖端有着攻击防御叠加加成,加上方志文的四阶阶位压制,对方玩家的防御完全失效。
方志文引导着自己的骑兵,挥舞着手里的噬魂铁矛,如同切豆腐一般,将对方已经混乱的战阵轻轻滑开,随后汹涌而来的钢铁洪流彻底将天下会的战阵踏得粉碎。
天下会的队长痛苦的闭上眼睛,嘴里喃喃的嘟囔着,似乎在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我靠,阶位压制!幽州突骑兵!我草!谁他妈的悬赏十万!百万也拿不下!”
方志文带领着换了长枪的幽州突骑兵,轻松的推倒了强弩兵阵,接着毫不停留的一头扎进了后面弓骑兵的战阵,方志文手里的铁矛顺手一扫,还结果刚才那个发号施令的天下会将领,没想到这货是个军师将,控制技能因为阶位压制完全发挥不出来,结果被方志文铁矛一扫,大好的头颅就冲天而起,一蓬血雨夹杂在白光中洒向了后方弓骑兵的阵营,跟随着血雨一起到达的,还有方志文手里幽蓝涩的夺命矛尖。
【大家的意见好多,回复都花了很长时间,老实说,这本书里的问题是很多的,原因就不说了,大家都知道,呵呵,只有努力的改进了,欢迎大家提意见,并且感谢已经提出了自己建议的热心读者,谢谢!
另外还要特别感谢‘xiong99’和‘喔耶~’大大的慷慨打赏,请保持,嘿嘿!
最后提醒一句,看完要投票啊!谢谢。】
第七十六章不了了之
发生在颍川郡阳翟城南部的一场小战斗,仿佛在颍川平静的水面上投下一个石子,整个颍川似乎都开始动荡起来,战斗发生的时候,围观的观众虽说不是人山人海,但也算是围观者众,加上里面有不少有心人,战事的结果几乎在刚刚结束,颍川郡阳翟城里的玩家势力就已经收到了消息,自然是几家欢喜一家愁了。
随后,不知道是天下会的那些玩家为了推卸责任,又或者是被对头势力收买所致,天下会在颍川南部精锐尽出,结果却被一对神秘的兄妹给团灭了的消息及视频,忽然出现在游戏论坛上,这个噱头绝对能吸引人的眼球,于是乎,论坛上顿时热闹了起来。
战斗录像是拍不到对方面容的,或者说在对方不允许的情况下,为了保护肖像权所以不能拍到对方的容貌,但是这点完全不会影响好事者的热情,美女与高手的组合,自然为人所津津乐道,大名鼎鼎的天下会企图恃强凌弱占人家便宜,谁知人却一脚踢在了铁板上,欺负人的反被人欺负,撞的头破血流,这样的故事还不能吸引人的话,那还有什么能吸引玩家的关注呢?
这么一来,方志文兄妹出了名,天下会也出了名,臭名!
战斗结束之后,方志文并没有急着赶路,仍然不紧不慢的沿着官道继续朝着宛城行去,按照路程应该还要走一天。
方志文见史阿在刚才的战斗中没捞着什么功劳,似乎有些闷闷不乐,就将他作为斥候派了出去,史阿立刻精神百倍的带着自己的手下冲了出去,看上去不像是是出去探路,倒像是出去找谁麻烦一样,香香看得直笑,让方志文颇为无奈。
方志文确实很无奈,出来旅游也能弄出事情来,实在是有些无奈,但是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在玩家的世界里,没有原则、没有道德、甚至没有底线,他们只会凭着本能和利益行事,所以出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其实很正常,方志文现在是假冒玩家的身份,倒是不会害怕被玩家当作大BOSS围殴,即使真的被当作大BOSS围殴,方志文也可以向官方求助,一旦方志文向官方报案,说是天下会截杀大汉官员,估计天下会会被当作谋逆来处理,直接被朝廷宣布为反贼组织都有可能,但是那样一来,方志文的身份就要暴露了,想要继续低调旅游怕是不可能了,而且方志文也不想跟天下会结成死仇。
“香香,刚才那些人在颍川是什么地位?”方志文笑得很古怪,香香佯装有些害怕的向后缩了缩,随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天下会听说是个很大的组织,不过他们不是像雪音姐那样的工作室,而是有背景的商业组织,这些都是听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是个大组织”
方志文知道香香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也迈不出的孩子,这些事情她是不大可能知道的,不过她都能听说过这个天下会的话,显然这个天下会不是个小打小闹的组织。
“去你经常说的论坛上,看看刚才那场战斗的消息是不是已经扩散了,顺便看看天下会在颍川是个什么地位,然后.......”
“哥,为啥要知道这些啊?上次不是也有人来截杀么,那次的人你怎么不管呢?”
“呵呵,不一样,那次是散兵游勇,根本就不必理会他们,这次的是个大组织,如果我们呢还想继续旅游的话,就最好将这件事清清楚楚的做个了断,不然没完没了的多烦人啊!”
“嘻嘻,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办,挂上跟随哦。”
挂上跟随的时候,玩家的游戏人物还是在游戏内的,只不过是托管给了系统,而且只能做很简单的一些动作,技能什么的就不行了,不过跟着一起行动和吃经验是没有问题的,虽然,这个游戏里经验值什么的真的不重要,等级受到了阶位的控制,升到了9级关口想要突破阶位是非常困难的。
看看方志文升到四阶都花费了什么代价就知道,现在在方志文手下的武将里面,除了历史名将升阶容易,其他的武将升阶都难如登天一般,方志文带领的武将东征西讨,大小战役不下千次,但是真正能升三阶的只有四位,折罗还是本来就三阶的。
.....................................................
天下会颍川分会的负责人很恼火,天下会总部的人也很恼火,本来在颍川能争得一席之地是非常重要的,在玩家看来,现在虽然还不能直接下手,甚至连下手的机会智脑都不给,但是一旦黄巾事起,大汉的统治机构溃烂,那时候历史名人就不要招募了,直接就得下手强抢,反正系统有没有规定不能绑架。
当然了,这只是玩家们的美好愿望,或者说是奢望,如果你认为智脑仅仅是这种程度的话,那么你也太小看智脑了,方志文绝对不会这样认为的,说不定你下手抢的时候,就会突然出现一大队官兵,或者智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将名人的坐标公布出来,估计就有的抢了。
但是人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侥幸心理,似乎现在占住了颍川,将来颍川的高级人才就都会落尽了自己的囊中,不过也好,有了这种期待,游戏才好玩,不然还有四年平淡的游戏时间,也就是现实中的一年,说不定大家都厌倦了这个练级练不动,名人招不到,称霸没指望的破游戏了。
天下会的人一接到被挂掉玩家的通报,立刻就下达得了封口令,随后马上从许昌、洛阳调集人马,直奔颍川,颍川这个地方确实不能轻易放弃,但是还没等他们布置完,论坛上的消息就已经被公开了,显然,颍川的那些势力准备动手了,至于是谁泄漏了消息,这个等事情过后再查吧。
更麻烦的是,被袭击的那对兄妹也在论坛发了个声明,指责天下会谋财害命的卑鄙行为,作为一个大行会,居然还做这种事情,实在是不符合一个负责任的大行会形象,这对兄妹要求天下会公开道歉,并惩罚有关的行会成员。
这样一份有些傻气的声明,居然被有心人追捧起来,弄得热热闹闹的,似乎天下会再不道歉惩处参与截杀的会员,就要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天下会的人一边商量对策,一边组织人马在论坛上与居心叵测的对手开战,宣称颍川天下会只是单纯的做任务而已,人家发布了任务,天下会自然能接,虽然理由有些牵强,不过不要紧,网络上的真理从来都放在钱包之内,谁的钱多,请来的枪手够多,谁的声音大谁就有道理,这跟现实中的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内是同一个道理。
商量了半天,天下会的幕后董事会也惊动了,最后决定公开回应方志文兄妹的声明,为了保护天下会的形象,参与劫道的玩家都被开除出天下会,当然,也可能是对他们违反会规造成严重损失的惩罚,但是同时,为了维护天下会的形象,也要对方志文兄妹进行一次报复性打击,并且声称这次打击过后,不管输赢,天下会与方志文兄妹的恩怨一笔勾销。
.................................................
“呵呵,他们是在息事宁人。”
“息事宁人?”香香不解的看向方志文。
“对,事实上,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调集力量填补颍川的空白,而不是跟我们兄妹争面子,你没有注意么,他们的声明里没有说具体的时间,今天可以实施报复,也可以明年再实施,他们这个声明不仅仅是说给我们和其他异人听的,关键是说给颍川的那些势力听的,意思是天下会与我们兄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
方志文详细的给妹妹解释这些事情,到并非是要让香香明白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她还太小了,哪里能明白这些,方志文只是当作路途上消磨时间的话题而已。
果然,香香茫然的眨着眼睛,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雪音姐姐让我发的那个声明的目的就是逼他们息事宁人么?”
“当然不是,那只是投石问路,看看他们的反应,实际上雪音的后手应该是号召路见不平的异人们群起而攻之。”
“真的有那么多急公好义的异人?”
“呵呵,有钱就有了呗,那些天下会的对手们一定能找到足够多的打抱不平者,反正有我们兄妹在前面顶着,什么事情都可以朝咱们身上推,我想,痛打落水狗的人不会少。”
香香咬着嘴唇想了一会,用力的甩了甩头,似乎要将某些东西从脑袋里给甩出去,方志文看得有些好笑。
“最讨厌这些了。”
“这没什么的,利益使然,人都是逐利的,因为香香你还小,所以还不知道利益有多重要、多可爱。”
“可是哥哥和雪音姐姐不是这样的。”
“哈哈.....哪有,其实也是这样的,不过追求的东西不同罢了,好了不说这些,等你长大自然就明白了,前面就是舞阳了,那里有个舞阳侯的樊家,要去看看么?”
香香转了转眼睛,有些不满的撅了撅嘴,对于自己还小这个话题她显然是不满意的,不过随即就被舞阳樊家这个词所吸引,樊家啊?似乎有个樊稠还算是不错的将领,应该是五阶的武将吧,不过连现在香香的眼光很高,连九阶的吕奉先都叫上大哥了,五阶的武将才比自己的哥哥高一阶,算不上什么稀有动物。
【玩家组织正式登场,虽然不是很闪亮,不过会不断有玩家组织出现,这些都是将来参与争霸的种子选手,当作第一回的亮相吧。
接着要向‘yjm9999’‘一品飞鱼’‘天下--风云’‘厕所摆﹫POSE’‘书友100408210039887’和‘夜雨轻锋’大大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您们的慷慨打赏,并请继续保持,呵呵!
另外,建议大家的好意见回复在置顶帖子里,不然好多好想法我想找的时候不知道去哪里找了,特别是‘恐怖番薯’大大,你的想法四处乱贴,用到的时候,我到哪找啊。
另外郑重声明,严筱湘是林西城城主,主角是副城主,系统承认的城主哥哥,第一顺位继承人,李雪音乃是林西城副城主,实际上是李雪音以方志文为主的,并非主角向李雪音效忠,如果文中有其他相抵触的说法,一定是笔误,请指出,我即刻去修改。】
第七十七章堵路
其实这个时候离天黑还有段时间,不过方志文不想在野外露宿,当然了,夜里赶路也是可以的,以前方志文就经常这么干,但是现在是在旅游啊,又不是在作战,不用那么拼命吧,老实说,用NPC的身份来享受游戏其实很扯淡,不过陪着香香的话方志文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生活嘛,本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再说香香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能享受这样的生活了。
打定了主意在舞阳过夜,方志文先在城里找了个客栈,系统的客栈永远也住不满,这是一个福音,然后就带着香香在舞阳的街头乱逛,反正城里现在是绝对安全区,接着,方志文就收到了李雪音派来的鸽子。
‘事情在预想之中,仍要注意两件事,一者要防范天下会的报复性打击,虽然他们现在的注意力在颍川方向,但是也难保他们不会出手报复,甚至有可能是别人伪装天下会栽赃。二者可能会有别的势力找上你们,利用你们与天下会的矛盾做文章,甚至故意放假消息给天下会,造成一种你们与他人结盟的假象。如果实在不行,你们考虑隐藏身份,甚至结束旅行吧。’
方志文捏着纸条无声的叹了口气,李雪音想到的他也想到了,李雪音提到的第二点确实是个很麻烦的事情,方志文甚至猜测,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有人打着自己盟友的旗号向天下会进攻了,这种事情,玩家真的干的出来,这个世界根本就是一个没有道德规范的世界,无风都能起三尺浪,更何况现在风已经起来了。
东汉时代的人们讲究名声、声望,这是一个信息传递很慢的世界,大部分的事情都是靠着口口相传,所以一个好名声能让你名扬天下,一点点的坏事也能让你名扬天下,甚至比好名声传得更快,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爱惜羽毛是这个年代做人的主旋律。
但是玩家则完全不同,他们生活在一个肆意的年代,尤其在虚拟世界中,他们更是无拘无束,完全用**裸的利益和本能来说话,他们不在乎名声,只在乎实利,是完完全全的功利主义者,所以你尽管将他们朝坏里想,不要怕过分,只怕他们做得比你想得更过分。
一夜无事,第二天,在前往宛城的路上,方志文再次被人堵住了去路,这回玩家似乎吸取了经验教训,当然,也要感谢荆州地界多山的地形,玩家们设卡的地点非常棒,居然是在山区里,由于道路曲折,虽然官道够宽,但骑兵完全冲不起来,而且玩家的刀盾兵和弩兵都据守在山坡上,长枪兵挡在道路中间,就是方志文能带着骑兵冲阵,也会遭到两侧弩兵的围攻。
“我们是天下会的,今天来跟你解决恩怨,如果你们自认不敌,就乖乖让我们挂一次,咱们之间的恩怨就算两清了。”
一个羽扇纶巾留着短苒的玩家站在山坡的一块大石头上,信心十足的喊着话,这么大的声音,连战场外面都能听到,方志文好笑的看了看那位智将,其实,这些人的身份是不是天下会的都不好说,不过既然他们大声的表明了身份,就算不是现在也得是了。
游戏开始的时候,智脑相当的死板,它平衡战役实力的手段是使用人数最大差距法,也就是一方的参战人数不能超过另一方太多,原则上是不能超过五倍,但是出了新手村之后,这个规则就没有了,智脑采用了另外一种平衡的办法,那就是双方差距越大,战场的范围也越大,显然是为了给少数的一方制造更多的辗转腾挪的地方,也就是支持游击战。
方志文看着前面两侧山坡的部队数量,怎么看都过四千了,加上官道上的两三千长枪兵,差不多有七八千人的样子,数了数玩家的数量,大概四十人左右,最强的应该是率领长枪兵的那位,估计是曲长的官职,那队长枪兵只有五位将领率领。
方志文一眼看去,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他们是想用长枪兵打一场消耗战,因为要走路的是方志文,而他们是堵路的,所以方志文被赋予了必须进攻这样的隐藏属性,而这个山区的环境根本不适合战马冲锋,所以他们没有使用骑兵,而是全部使用了步兵兵种,用长枪兵堵路,用弩兵杀伤。
对方摆出的阵势是一个雁行阵,只不过这个阵势由于山势的原因,是没法移动的,雁行阵的阵底则由长枪兵坐镇,本来弩兵的射程应该比方志文等将领的射程要低,但是占着山势的便宜,倒是可以将这点抹平,看来他们是仔细研究过方志文上一战的录像的。
整个的计划从战场选择、兵种搭配和阵型的布置,都充分的显示出对方的智慧和能力,这么大的兵力差距,则表现出对方对这一战的慎重,和志在必得的心思。
方志文坐在马上,默默的看着对方,这个地形这个阵势,还真的如同铁桶一般,如果自己的兵力充足,自然不在话下,特别是那些托底的长枪兵,居然不用重步兵,要不是两侧的弩兵护着,这些长枪兵根本就是给弓骑兵送菜的主,虽然他们这阵势摆的很棒,方志文也承认自己这点兵力攻不过去,但是他们好像忘了,他们也攻不过来,如果方志文不进攻,他们拿方志文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方志文唯一能想到的破阵的方法,就是针对对方这个毛病而来的,那就只有一个字‘拖’!
“香香,你下线休息去吧,挂上跟随就好了,我决定在这里跟他们耗上了,看看他们拖不拖得起?”
“哥,你是说他们可能不是天下会的?到时候天下会会出面摆平他们?”
“呵呵,不知道,反正我知道我可以不眠不休,但是他们不可以,一旦他们守不住了有人下线,我就能攻破他们的阵势。”
“哦,如果不行,我们不如退回舞阳,他们应该不会连我们的后路都堵了吧?”香香不大想哥哥去冒险,最多就不要接着旅行了。
“不会,那边我派了史阿去盯着,如果有变他会派人来通知我们的。再说了,大不了我们放弃掉士兵翻山越岭走了,他们也没有办法能把整个山区都封住了,放心好了。”
方志文给了香香一个放心的笑容,不过香香还是放心不下,眨了眨眼睛,祈求的看向哥哥:“那我再呆一会才下线,现在那边才天黑呢,睡不着的。”
“呵呵,随你,累了就下线去睡觉。”方志文摆了摆手,笑得很放松。
在方志文看来,这些人摆出一副防守的架势,未必没有别的想法,或许他们也希望自己知难而退,那么这个算不算是已经恩怨两清了呢?显然,这事是两可的,也就是说留下了一个话把,如果这些人真的是天下会的,他们则可以全力去争取保住颍川的地位了,将来有机会的话,还能继续找自己的麻烦。
如果这些不是天下会的人马,那么方志文撤退之后,这些人马恐怕会不依不饶,直到逼的方志文彻底败逃,那么方志文则算是跟天下会结下了梁子,而事后,天下会却只能吃下这个死猫,想澄清都没有办法了。
因此,不管这些人是什么人,都有不主动战斗的理由,也许正是因为这样,这些人才选择了这个战场,这种战斗模式,但是,方志文又不是面人,岂能任由这些可恶的玩家搓扁揉圆?!
方志文气定神闲的坐在马上,对面的玩家一开始到还是绷紧了战斗的弦,谁知道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人家那对兄妹愣是在哪里聊天聊得火热,完全不理这边严阵以待的天下会群雄,这还了得。
“呔!你们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却是何故!”站在山坡石头上那位羽扇纶巾已经摇的手都酸了,腿也软了,实在忍不住了大喝了一声,顿时全场愕然,这位抢了张飞大爷的台词了吧!?
香香楞了一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越想越好笑,直笑得趴在了马背上,方志文拼命的忍住笑意,他一个NPC,又不可能知道长坂坡的典故,没理由笑的啊,只好拼命的忍住!
对面的天下会的成员们却也笑作一团,随后各种各样的语言攻势就铺天盖地的扔了过来,幸好游戏为了符合文化部的要求,不允许脏字,所以这些语言里混杂了大量的‘哔哔’遮盖音,甚是有趣,可惜对方没有一个文化水平高的能骂人不带脏字的,这让方志文有些遗憾。
方志文倒是不在乎,但是香香却不大高兴,别人骂她倒是无所谓,但是骂哥哥是不行的,可惜她攻击力太弱,不管是PK还是骂人的本事都不大行,看见妹妹气得小脸通红,方志文微微一笑,本来还想等等再说,既然如此,那就先打一打他们的脸,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阶位压制。
方志文扭头冲着妹妹说道:“乖乖的在这看着,看看哥哥如何教训他们。”
说完不等香香答话,轻轻的一磕马腹,催马向前走去,正叫骂得声嘶力竭的天下会群雄登时收住了声音,大家都注目着这个单骑出阵的武将,虽然看上去这位武将跟其他的武将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锁子甲一样的黑色铁盔,还有一样的布巾遮面,但是那气势却让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这是......阶位压制!
【首先感谢‘乘成’和‘天生勞碌命’大大的慷慨打赏,
然后,有些话想说说,关于李雪音,我看到不少读者甚至有的根本就没看书,直接就开始喷了,这有些轻率了吧,关于李雪音,我觉得大家是不是有些大而化之了,首先主角选择李雪音占据北面要塞是一种无奈之举,因为哪里很重要,必须要占据,而刘虞却故意不让他占据,所以才被迫选择了李雪音。
其次,不能凭空就认为她会背叛,而且事实上也不是她背叛,但在没有明确的认为她背叛的前提下,尽快的将古柳镇发展起来,那是一个双赢的选择。
最后,主角一点东西都没有白送,人口和东西是卖给古柳镇的,这点可能只是一句话带过,所以很多人居然脑补了,至于送城更是无稽之谈,我不知道这样说的人是故意还是没注意。
好了,闲话说了嫌烦,提醒各位大大勿忘投票,谢谢!】
第七十八章搅局的
方志文在大家的注视之下,缓缓的走到雁行阵的最远射程之外,事实上,即使方志文进入射程,也只有靠前的十几名弩兵能开始射击,雁行阵的特点决定了这点。
虽然这里是弩兵的射程之外,但是却已经是方志文的射程之内,可惜方志文至今也没能领会‘轰击’这个技能,当初宇文浩用出这个技能,只有三百士兵支持,就一击轰掉了自己五十个小弟,可见这招还是很牛的,可惜方志文太笨,现在只好用普通的射击,不过以方志文的精准跟射速,基本上是一箭一个的点名射击,而对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虽然士兵也不是木头人,会躲闪箭矢,不过方志文的箭速很快,弩兵站位又密集,等看到箭来的方向时,基本上就躲不开了。
刚才还站在大石头上耀武扬威的羽扇纶巾,现在完全傻眼了,基本上,他是没有办法对付方志文的,毕竟有阶位压制在哪里,自己的将领上去也是送菜,他只能赌方志文不可能将他几千名士兵全部干掉,开弓几千次,那要多少时间跟精力,当然,还有疲劳,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香香以及一众的小弟都安心的坐在马上看着方志文表演,这种程度的连续射击,方志文至少能持续一个时辰以上,平时训练都是这个状态,今天只不过将射的目标从箭靶子改成了人而已,或许这样子射击更有实感,所以更加不容易疲劳。
天下会的一干玩家,傻傻的看着方志文悠然的放着箭,真的是悠然的,他那个放箭的节奏看上去不快,非常的有韵律感,但是从方志文那里飞出来的箭却是无穷无尽一样,从他们略微高一点的角度看去,仿佛方志文的手里正在射出一条条放射线,不断将他们的士兵穿透,他们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士兵一排排的倒下去,就算人多,也不能这样给人屠杀吧!?太无耻了,至少三阶的武将,居然欺负小兵兵!
但是,天下会的人却不敢向前冲,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都是步将,移动速度非常的有限,骑在马上根本无法战斗,如果自己就这么冲上去跟送菜真的没区别,而且他们已经研究过方志文的上一场战斗,那二十名手下的战斗力也相当可观,很可能全都是一阶甚至以上的阶位,而且技能等级都不低,两到三人合力,秒杀玩家绝对没有问题。
所以,场面就这么诡异的持续着,方志文悠哉悠哉的开弓射箭,而天下会的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去,羽扇纶巾是技术流,他很快的计算了一下,方志文开弓的速度似乎是一秒一箭,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一分钟放倒六十个自己的士兵,一个小时就三千六百个,嘶!两个小时他就能将自己的刀盾兵和弩兵清场,我靠!这个家伙不是人来着!不过,他真能连续射击两个小时么?如果能呢?
即使不能,他不会休息之后再来,不管怎么样,自己居然又面临了一个被动挨打,甚至连还手都不能的局面,这算是什么事啊!怎么好好的堵路计划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想想当时颍川天下会分会的那些倒霉蛋,那时候他们的心情估计跟自己一样的郁闷,真是技差一筹束手束脚啊!这种超远射程的弓将,加上强烈的阶位压制,还有变态的射击能力,一个人居然就能完成万人屠,郁闷的是自己找不到任何办法来改变这种情况,除非认输撤退。
甚至如果对方要追击的话,他们连撤退都不可能,刚才自己这边的玩家骂了个痛快,估计已经惹恼了对方了,恐怕是不会放自己走的,现在轮到自己攻又不攻、退又不退了,而且还得承受对方的屠杀,这种心情实在是太憋屈了,羽扇纶巾终于明白周瑜是怎么死的了,现在他也有这种吐血的**。
香香这边则看得眉飞色舞,叫这些家伙嘴贱,现在倒霉了,惹恼了哥哥可是没好下场的!
实际上,方志文原本确实没有打算这么做的,这样实在有些太招摇了,玩家群体还有另外一个心理,那就是看不得别人好,自己一旦显露了实力,就会有人看不过眼了,本来也就是天下会或者天下会的对头会找自己的麻烦,今天这场战斗曝光之后,找自己麻烦的人可就多了去了。
今天之后,香香恐怕都不能穿女装了,只能穿着铠甲扮男孩了,预定的旅程还没有走到一半呢,自己就得藏头缩脑的走路了。
方志文从来都不担心箭矢不够,在他的包裹里,战马的包裹里随时都塞满了箭只,这是从他做马贼时就养成的好习惯,包裹里永远都是箭只、武器和粮食,实际上包裹的一个格子能装十个大箭囊,一个大箭囊能装一百支羽箭,方志文身上的羽箭足够灭掉对面天下会的人几次。
不过,人世间的事情总是会有巧合和波澜,正当方志文和天下会的人都认为这次的战役级这么发展下去的时候,双方却同时收到了系统的警告。
‘叮,第三方势力加入战场,战场面积扩大。’
在战场已经拉开的情况下,外面的人是可以自由加入战场的,但是出去就不那么容易了,另外,游侠身份是不可以加入武将战场的,同样,游侠之间打开的战场,武将也不能加入。
加入战场的时候,系统会询问你用什么立场加入战场,也就是你是站在交战双方的哪一方的,当然,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第三方,如果已经有第三方的情况下,可以继续选择第四方,以此类推。
方志文听到系统的提示愣了一下,自己的背后有史阿带队盯着,不可能有大部队出现却躲过了他的探查,那么,相当大的可能,这刚刚出现的第三方,是在天下会的战阵背后。
如果是这样的话,来的要么是天下会的对头,要么就是真正的天下会,不过从他们出现的时候使用了第三方立场这点看,方志文认为他们是真正的天下会居多,如果来者是天下会的对头,他们应该会以方志文的同盟身份出现,因为他们原本跟方志文就没有矛盾,还能借此拉近彼此的关系。
方志文皱了皱眉,来者不知是敌是友,从最坏的方向去想,很可能有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想法,既然如此,方志文立刻收了弓箭,向自己的本队退去。
随即,天下会的人马,应该叫‘伪天下会’的枪兵后阵忽然乱了起来,即使在方志文他们站立的位置上,都能感觉到大地的震动,这是骑兵在冲阵,新加入的一方居然用骑兵冲击密集的枪兵阵,还真是很有勇气,在这种地形上,枪兵的密度和厚度都十分的可怕,最好用弓骑来对付,用骑兵冲阵,损失一定非常的大,看来新加入的一方决心很大啊!
站在巨石上的羽扇纶巾看了看回归本队的方志文,立刻指挥山坡上的弩兵变阵,他想明白了,方志文这边对上自己是稳胜的局面,所以他在第三方出现之后,立刻就后退回去,是希望自己跟新加入的第三方去血拼,目的当然是消弱暂时未知实力和立场的第三方。
相比起方志文要猜测来者的身份,羽扇纶巾是知道这些人的身份的,他们就是真正的天下会宛城分会的人马,只不过看这个架势,天下会是下了大本钱的,不知道从哪里购买了这么多的枪骑兵,看上去足有三千骑兵,完全不见步兵,看这个架势,他们本来应该是要前来消灭方志文兄妹的,在这个山道上,用枪骑兵冲弓骑还是可行的,特别是在兵力三倍的情况下,成功的可能性相当大。
不过这些天下会的人发现有人冒充他们的身份与方志文交手后,却没有在等着双方两败俱伤之后捡便宜,反而冲了进来,显然是得到了高层的指示,与战争的结果相比,天下会的高层更加注重天下会的面子和形象,他们不是散户玩家,声誉对一个商业组织来说,是最珍贵的无形资产,这点上,倒是跟游戏里的汉代原住民有着相似的价值观。
方志文发现,如果将来是由商业组织来主导游戏的话,或许,这个游戏会更加有序一些,至少表面上会是这样的,而自己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对商业组织其实都是很陌生的,看来回去之后要好好的向雪音请教一下这方面的知识,这两天的时间里,方志文已经见识到了商业组织在游戏里的力量,即使将来商业组织不能成为游戏的主导,也必定会成为多元世界的一极,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极。
方志文没有放出自己的金鹰,他一直都收藏着金鹰,防止被玩家发现,在战场里更加不能出现,虽然没有金鹰为方志文提供情报,但是战场经验极其丰富的方志文还是能从战马奔驰的声音中大致的判断出对方的实力。
“三千枪骑兵,呵呵,天下会下了血本了!”
“嗯?哥哥,你说新来的是天下会的?那为什么他们要互相攻击?他们不是自己人么?”
“很简单,因为之前的是‘伪天下会’的,后来的要给自己正名嘛!”
“哦,好复杂啊,哥哥。”
“嘿嘿,人心诡谲,当然复杂了,小孩子别管那么多。”
“我才不是小孩子!”香香奋力的挺了挺已经颇有规模的胸脯,不满的瞪着哥哥。
“好,好,不是小孩子,那么我收回刚才的话,改成‘女孩子别管那么多’行了吧,呵呵.....”
【感谢‘天理何在1’大大的慷慨打赏,还有谢谢‘ngstone’的催更票了。
从主角离开塞上开始的这些情节,主要是铺排一下中原地区的大致形势以及对玩家和玩家势力做一个概括,所以会显得与之前的情节迥然不同,但是这都是为了这一年冬季攻势做准备,所以还是有必要的,不能一直的打个不停啊,总要从战略上进行布置才行。】
第七十九章悬殊的骑兵对决
这世界上没有人是傻瓜,天下会宛城分会的黄子江当然也不是傻瓜,他一样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介入并非最好的时机,也明白上面让自己尽快介入的动机,他更明白自己的枪骑兵去冲长枪兵,特别是在这种地形,用轻骑兵去冲击密集的枪阵几乎是找死的行为,但是他必须这么做,这么做的目的只是在彰显一种决心,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甘休,一种与假冒天下会的对立势力之间势不两立的决心。
但是,他当然不会让自己好不容易花费大价钱攒来的骑兵就这么上去送死,他也是有秘密武器的。
“子鱼,带领你的斩首小队,不惜代价做掉枪兵的统领!”
没错,就是斩首计划,只要枪兵的首领被干掉,失去了指挥的枪兵就完全没有了威胁,而刚才为了对付方志文,伪天下会的枪兵统领是在后阵的,也就是现在他们冲击的前阵,这就是黄子江下令冲击的第二个重要的理由。
骑兵冲击的场面是极其混乱的,特别是在这种道路狭窄的地方,伪天下会的枪兵统领没来得及调整位置,或者说没有收到调整阵型的命令,从后方道路上出现的枪骑兵已经如同洪流一般冲了过来。
于是,混乱的场面出现了,以武将技能的绚丽光芒为先导,骑兵队一头扎进了长枪兵方阵,纷飞的血雨,被撞飞的枪兵,折断的长枪,闪烁的刀光,飞蝗般的弩箭,最为耀眼的,当然是交错而过的武将技,应该庆幸,这还是游戏的开始阶段,还没有人能够用出类似‘轰击’这样的群杀技能,不然的话,这种密集的阵型,一个轰击下去,炸飞一两百个都有可能。
吴子鱼率领的斩首小队几乎是一比一的比例将对方的五个将领全部兑掉,虽然他们占着人数的优势,不过那几个武将确实比较强悍,其实就算他们两个换一个也赚大了,因为这五个枪兵统领一死,后方的枪兵阵就崩溃了,没有了指挥的枪兵顿时四散逃跑。
黄子江长枪一挥,不理会两边飞射的弩箭,直接朝着山道另一边凝立的方志文冲去,在黄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