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18部分

了,这也跟程昱和荀攸的自信有关系,但是结果很遗憾,程昱和荀攸再次输给了郭嘉,这还是曹cāo收到了戏志才的来信,才知道这次跟随方志文南下徐州的不是徐庶,而是郭嘉。
曹cāo的心里很复杂,这个再次让自己品尝了失败滋味的郭嘉,曾经与自己失之交臂啊!真是后悔莫及。现在这个人才却成了自己的敌人,古人说不为己用便即毁之果然是有道理的啊!可惜!
另一方面,得知了整个战役进行过程的程昱也很郁闷,想不到自己的一番jīng心布置,竟然被郭嘉将计就计,仅仅靠着一支神秘的异人部队,就轻松的将自己辛苦的布局给彻底撕毁,顺便还歼灭了夏侯渊的两万骑兵,并且击杀夏侯渊与许褚,这实在是打脸!狠狠的打脸!
程昱这个老狐狸被郭嘉这个新嫩将老脸打得劈啪响。心里自然是不服气的,但是程昱也知道,现在情况已经是这样了,只能尽量的减少损失,再继续纠缠下去,只会让自己遭受更惨重的损失。
因此,程昱完全同意荀攸的收缩战略,自己也下令怒火难抑的夏侯惇回来与自己汇合,然后慢慢的向洨县撤退。许褚的部队在失去主帅之后,在更早时候已经向西撤退。退回城池中去待命了。
于是在谯郡和淮南的东部,出现了十分诡异的情况,本来是曹cāo去攻打徐州的,结果却成了方志文在攻打曹cāo,曹cāo的部队都缩在城里不敢出来,而在已经被坚壁清野的城外晃荡的,是方志文的骑兵和徐州方面的异人。
不过,在野外被坚壁清野之后,郭嘉和黄忠也呆不住了。毕竟没有补给是不行的。于是,渡过了淮水的郭嘉和黄忠,在钟离外围耀武扬威了几天之后,不得不返回淮陵补给,钟离的jǐng报解除,荀攸才松了口气。
这一仗,曹cāo可以说是完败。败给了方志文这个宿敌,程昱和荀攸也完败,败给了郭嘉这个新嫩,夏侯渊完败。败给了名不见经传而且忒不讲究的越兮,许褚也完败,败给了已经是名传天下的黄忠,不过许褚与黄忠打了近百招才失败,可以说是虽败犹荣,至于其他人,则是败得面目无光。
...............................................
至于方志文,此刻正驻马在沛县的城墙下,至于城墙上,早就已经戒备森严了,城门更是连断龙石都放了下来,看来,守军是要打定主意死守到底了。
不过,这其实就是一个误会,方志文的目标原本是留县,说清楚点,是留县到沛县之间的后勤线,但是方志文在夜里跑得似乎有些过头了,直接到了培县的外围,结果四散在外围的沛县侦骑立刻发现了方志文的踪迹,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
“主公,既然来了就攻一攻嘛,不是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么?说不定还能围点打援,将在留县的高览给钓出来呢!”
方志文抬起手指了指沛县的城墙:“你看看人家已经戒备森严,连断龙石都放了下来,我们就这一万两千人,能攻下这个三级镇?”
“呃,估计还是可以的吧,只要主公愿意的话!”甄翔谗着脸笑道,不过,这个话可不是纯粹的马屁,如果方志文真的下了狠心,攻下沛县真的是有可能的,而且这个可能xìng是相当大的,但是付出的代价可能也是相当大的。
“呵呵,你可真抬举我,不过,花费巨大的代价将沛县打下来,我又搬不走这个地方,甚至连人口都搬不走,请问聪明的甄翔将军,我要之何用
啊?”
“嘿嘿,这个,这个......可以立威嘛!”
“哈哈.....说得好,是应该立威,给袁绍立个威,不然这家伙总是三番两次的觉得咱们密云好欺负么?总是想着趁火打劫!”
甄翔的脸sè立刻就由尴尬变成了得意洋洋,想不到自己歪打正着,居然说对了一次,不过这种歪打正着有什么用啊!?
“定远,你我分兵,一左一右,肃清城市外围,作出一副攻城的架势,但是不能真的进攻,只能用重弩shè击,明白没有,若是有任何损失,我就拿你是问!”
方志文收起脸上的笑容,严肃的给甄翔下达了军令,军令岂可儿戏?!
甄翔肃然拱手:“末将领命!”
方志文的部队分成了两队,然后一左一右的开始向着城墙逼近,然后分开两个方向,绕着城墙缓缓的奔跑,甚至毫不在意的跑进了运程武器的shè程之内,可惜,远程武器想要打击骑兵,这个难度还是太高了一些。
熟悉了地形之后,方志文和甄翔的部队开始用重弩突袭城墙上的守军,由于弩箭的飞行方向是侧面的,这让城墙上的守军躲避起来十分的困难,于是大家干脆都躲进靠外侧的女墙和挡箭板后面。
但是,每当城墙上守军都躲起来的时候,方志文就会组织一次技能齐shè,那些密集的缩在城墙后面的守军就会遭到惨烈的打击,每一次的技能爆炸,都会带着大量的血肉和残肢,这种单方面的残酷杀戮,让城上的守军士气哗哗的向下掉。
无奈之下,守城的将领只好让守军都下了城墙,城上只留着很少量的观察哨,一旦方志文真的攻城,他们再冲上来。
于是,方志文很配合的开始佯攻,诱骗敌军上城墙,然后再用弓弩袭杀,双方就这么在欺骗和反欺骗的拉锯中渡过了一天,到了傍晚,方志文的部队扬尘远去,城上的守军一点数,居然死了三千多守军,敌军可是一个没伤啊!这仗打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按照这个程度的伤亡,方志文根本就不用强攻,就这么磨上十天半月,沛县就肯定能拿下了。
只是,沛县的守军是在是太不了解方志文的xìng格,以及方志文手下军队的战斗能力了。天黑了没多久,吃了晚饭又休息过之后的方志文又来了,夜里的战斗更加让守军无奈,因为视线的关系,守军不敢全部都下城躲避,这无疑会增加伤亡数量,而且方志文将部队分成了更多的小队,将沛县周围弄得是四面楚歌,让守军疲于奔命。
到了半夜,方志文的攻势终于停止了,疲惫yù死的守军一点数,又是两千多人没了,这么打下去,别说十天了,有个五六天,沛县就完了。
城内的守军立刻向高览发出了紧急求援的信件,虽然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封求援信了,而且是一封比一封急切,高览再也坐不住了。
身在鲁郡坐镇的颜良也有些麻爪,每次跟方志文打交道,颜良都是很心虚的,关键是他一次都没有赢过,每次都是输得很惨,这次开始的时候看上去似乎沾了些便宜,但是当方志文一腾出手来,形势立刻就急转直下。
今天颜良刚刚得到消息,在洨县周边的战役似乎结束了,曹cāo败了,这么一来,连南线的部队方志文都可以抽出来了,若是惹恼了方志文,方志文现在绝对有能力拿下沛国,颜良思前想后,还是给高览下达了放弃留县回防沛县的命令,同时,颜良下令整顿骑兵,准备明rì自己亲自率骑兵南下。
高览收到颜良的命令,心里是大大的松了口气,现在高览的压力很大,虽然他当面的敌人不过是万余骑兵,但是这一万多骑兵的攻击能力实在是太强了,沛县一rì半夜就损失了五千守军,敌军却毫发未伤,这种仗根本就没法打,虽然这跟守沛县的将领等阶太低有关,但是即使是高览去守,相信也未必能撑的过一个月,希望颜良的部队能尽快的南下吧!
高览立刻整顿军队,不敢动留县百姓分毫,甚至连征兵都不敢,他生怕时候被方志文不依不饶的报复,至于已经被方志文抢走的萧县,那本来就是从曹cāo手里抢的,丢了就丢了吧,现在高览只想着如何尽快的回到沛县。
收拾好了东西,高览连夜出发,为的就是尽量的减少暴露在野外的时间,至于完全躲开方志文的突袭,高览是不做此想的,毕竟方志文的是骑兵,动作可是很快的,高览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在野外与方志文会有一战,只是他很难想像,自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顺利的回到沛县。
求推荐票支持!
s
第八百二十八章大败亏输
【感谢‘yaominhua’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qsj传奇’‘无言の泪’‘白雲飛仙’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
继续期待着大家的推荐支持,谢谢】
方志文的骑兵比高览预计的早就出现在高览的视线中,很明显,自己的举动早就有人泄漏给方志文了,没办法,誰叫留县是人家的地盘呢,这里面的座探肯定是少不了的
高览将部队布置了一个非常坚固的防御阵型,外围是辎重,扩的比较开,内侧有刀盾兵保护,将重弩兵间杂在期间,如果方志文仅仅依靠弩箭急袭的话,很难对高览的部队造成威胁,如果方志文冲得太近想要袭击阵型内部,则会遭到周围弩兵的打击
高览的两万骑兵游走在外围,当然是避开方志文的的骑兵的,但是方志文若是冲近的话,骑兵就能出击侧击方志文的部队,高览的这番布置不可谓不费尽心思,而且看上去是十分的有效的
但是,任何阵型都会有一个麻烦,那就是在静止的时候和运动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概念,这个阵型如果是静止的,方志文确实很难讨到什么便宜,但是这个阵型在运动的话,方志文就有办法对付他们了
“zìyóushè击,目标是外围拉马车的驮马,执行”
方志文的马队轰隆隆的游离在高览行军阵型的四百步之外,但是他们的重弩却能准确的攻击到高览部队外围的驮马而高览部队却完全没有反击的能力
高览随即发现了自己这个阵型的缺陷,立刻下令原地防御,连串的命令传递下来,高览的大军立刻停了下来,开始人喊马嘶的忙碌起来,辅兵们将驮马卸下,牵入阵型的内圈,外围的骑兵则也被迫的奔跑起来,以躲避方志文的骑兵
方志文看到高览冒着损失将驮马卸下,打算原地防守也不着急,任由高览将驮马都牵走了,方志文才下达了的命令
“火矢准备,攻击敌军的辎重车”
“zìyóushè杀出来救火的敌军”
马蹄声隆隆的来回奔驰,漫天的尘土飞扬起来,夹杂着辎重着火之后的浓烟,慢慢的笼罩了整个战场,方志文是骑兵,可以跑到上风头去躲避浓烟但是在阵中的高览军却没有这个权力,只能用布沾了水之后遮掩着口鼻但是眼睛就倒霉了
同时,这里的滚滚烟雾也招来了不少的玩家部队,但是玩家一看这个战场投入的军队数量,就都老老实实的躲在外围观战了
高览有些麻爪了,现在的情况真的很糟糕,辎重车一辆接着一辆被点燃了,虽然被烧毁的数量相对来说还不大,但是自己这么被动的防御下去,迟早也会被方志文将辎重都烧光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就下决心呢,至少不用傻呆在这里让烟熏火燎
“传令,步兵组盾阵前行,骑兵尝试冲击驱赶敌军,携带随身口粮,辎重全部放弃掉”
“诺”
方志文看着从烟雾中一队队走出的盾阵不由得有些好笑,高览不是打算排着这种阵型一直走到沛县去,好歹也还有二三十里呢
随即,高览的骑兵也从一侧开始冲阵方志文立刻带领部队向外围而去,看来,高览是想要牺牲骑兵来保护步兵,按说,骑兵的价值是步兵的五到十倍,一般人都会选择保护骑兵牺牲步兵,而高览这个时候却是牺牲骑兵保护步兵,显然他是出于对沛县未来一段时间内的防御要求来作出决定的,这说明高览基本是一个合格的将领
“保持度,zìyóu回shè”
不过,当方志文向后回shè的时候,这些骑兵有纷纷的放慢度,退出了方志文的shè程之外,方志文无奈的摇了摇头,高览终于想到了对付方志文的最好办法
果然,当方志文掉头去追高览的骑兵时,这些骑兵迅的转身没入了步兵阵中,当方志文开始打击步兵阵的时候,这些骑兵又从另外一个方向跑了出来,试图冲击方志文的侧翼,方志文只好再次远离,重调整方向将高览的骑兵逼退,然后再重复刚才的过程
如此又折腾了两次,高览的部队好歹是顺利的推进了将近十里,高览心中渐渐的松了口气,虽然损失还是有的,但是至少不会伤筋动骨,如果这样一直维持到沛县城里,应该还是还是能够接受的
只可惜,这完全是高览的一厢情愿,当高览的骑兵第四次从侧面向方志文冲过去的时候,方志文却没有转身远离,而是忽然转向向着高览的骑兵冲去,难道他是想要冲阵了么?
高览心中一喜,只要自己的骑兵能够将其困住,步兵在蜂拥而上,以方志文那点兵力,说不得自己还能捞到一场大胜,那么一来的话,彭国战役的整个结局就会不一样了,于是,心里涌起了一股贪念的高览,下达了让骑兵与方志文对冲的命令
“散”
方志文大喝了一声,整齐的锋矢阵忽然如同爆开的烟花一样炸散了开来,刚才和密集的骑兵阵忽然像是受惊的蜜蜂,嗡嗡的四散开来,迅的让开了正面的通道,然后诡异的出现在高览骑兵的外围,同时向中心方向不停的shè击,不论是弩箭还是技能
高览的这支轻甲骑兵的远程武器是短弩,shè程不过五十步,敌军却在一百步之外与他们擦身而过,随之而来的是从各个方向shè来的箭矢和技能,这下子别说用盾防御了,长三头六臂还差不多
高览痛苦的发现,自己对这个变阵居然毫无办法,因为敌军的变阵很快,而且变得这么散,难道自己也要打散部队去应对么,一旦打散部队,估计敌军很快又会合阵,然后猛烈的杀伤自己的骑兵后逃遁,而自己散乱的骑兵将会挡住步兵的去路
但是如果不变阵,自己的骑兵就只有白白挨打的份,眼看着自己的骑兵不断的从战马上摔落,高览痛苦的挥了挥手:“命令骑兵撤回”
方志文并没有纠缠,任由对方残余的骑兵撤了回去,其实这个散花阵方志文现在也用的不是很好,不过数量少的时候还勉强能用用,散花阵在对付敌军轻重骑兵冲阵的时候是很好用的,对付弓骑兵则效果一般,幸好高览的骑兵不是弓骑兵
高览的骑兵不再出击,方志文则安心的缓缓的跟在高览的步兵侧面,一个个的摧毁高览的步兵盾阵,高览只能痛苦的看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步兵盾阵一个个的被摧毁,然后shè杀干净,或者四散的逃向阵型内部
高览加的担忧的是自己部队的士气,生怕自己的部队还没有到沛县就士气崩溃,那就彻底的完了
“大家坚持,距离沛县不到十里了”
“不能停下,停下必死无疑,就算死也要为同伴争取一个生的希望”
“鼓舞”
方志文其实也不像高览想像的那么轻松和高兴,因为他的箭矢快要用光了,而且持续的战斗显然是要消耗jīng力和马力的,还有内力也所剩无多,本来希望能够彻底击垮高览部队的士气,但是却想不到高览的部队作风这么顽强,居然一直挺到现在,虽然他们也是靠着不断的激发纸符来保持士气,结果就是他们依然没有崩溃,而方志文已经弹尽粮绝了
仰头看了看天sè,方志文下令分兵,甄翔带着一部分人向后去打扫战场,以便获得部分补给,顺便也能修整一下马力和战士们的jīng力,虽然打扫战场未必能将箭矢弓弦重补充充足,但是好歹能够弥补一些
很快,高览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立刻在全军中大声的传递这个好消息,敌军的箭矢不足了,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大家只要再坚持一下,就能进入沛县了
高览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惭愧,自己七八万部队,还包括两万骑兵,愣是被对方一支一万多点的骑兵给打得狼狈不堪,如果不是路程比较短,对方又是敌后作战缺乏补给,自己说不定就这么丢人的被方志文给灭在路上了
这也就是方志文欺负高览的等阶低,如果换做颜良,甚至换个六阶的将领来,也不会被方志文欺负成这样啊
这个战例告诉大家,在野外战斗时,武将等阶的重要xìng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也告诉大家,弓骑兵,特别是重弩骑兵,绝对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如果没有重步兵或者重骑兵,最好不要在野外招惹重弩骑兵
等高览焦头烂额的冲进沛县的时候,天sè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高览一点算损失,几乎一口血吐出来,就这么一路走来,高览丢掉了所有的辎重以及五千辅兵,还包括驮马和马车,骑兵伤亡五千多,步兵伤亡一万多,这绝对是大败亏输
而且,现在这个倒霉的方志文还在城外转悠,相信留县失而复得之后,方志文的后勤线很快就会北打通,方志文没有了后勤之忧,高览却有了灭顶之忧
就在高览的痛苦和忧虑中,平静的一夜过去了,毕竟方志文的部队也不是铁打的,第二天方志文果然又开始了对沛县的sāo扰攻击,不过到了下午,方志文的部队停止了攻势,随即,高览收到了颜良的部队已经不远的消息
第八百二十九章必须是汝南
方志文确实去sāo扰了颜良一下,但是颜良不是高览,颜良的部队属xìng比之高览的部队属xìng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而是整整的两个层次,方志文想要从颜良这里占便宜确实不容易,但是还是让颜良损失了一些人马。
颜良进驻沛县,袁绍的使者也就到了,不知道这使者与方志文谈了什么,反正甄翔看着这个使者愁眉苦脸的走了之后,方志文就下令回师留县,笮融虽然胆子不是太大,但是还是明白现在颜良是不敢进攻留县的,于是笮融到了留县迎接方志文,自然是对方志文大拍马屁,一场仗打完,彭国不但没少什么,反而多了一个县治萧县,笮融算是立功了。
不久,曹cāo的使者也到了下邳,经过与陶谦的一番商讨,最后曹cāo以不追究萧县归属为条件,换取了陶谦的停火协议,这个协议自然也是方志文所赞成的,方志文是不想将曹cāo消弱的太厉害,而陶谦则是不想继续掏腰包给方志文了。
停战协议签订,黄忠和越兮的部队随即退往连云岛,而陶谦也继续履行协议,将徐州的流民送往连云岛,事实上,这次的战争一打,徐州的流民更多了,不少还是从曹cāo和袁绍那边跑过来的。
而战争进行之后,陶谦积攒了几年的粮仓大大的缩水,刚刚又在战火中毁了不少的粮食,又被方志文以军需为名榨走了不少,财大气粗的陶谦也有些受不了了。不得不加快了转移流民的进度,要知道这些流民一天呆在陶谦的地盘上,陶谦就得供养他们一天,还要担惊受怕的怕他们闹事。
不说徐州正在加快进行战后的恢复工作,现在来看看曹cāo在干什么。
先是经历了淮南南部的战争,曹cāo没有占到便宜,反而吃赵云的一个小亏,接着就是谯郡北部与二袁的战斗,虽然没吃什么大亏,但是却被耽误了chūn耕。随后,徐州之战又是损兵折将,但是好歹将粮草问题给解决了,更重要的是,曹cāo明白,自己接受外资异人势力的事情算是彻底告一段落了,自己为这个决定付出的代价真是不小啊。
寿chūn的府衙中,曹cāo正召开军事会议,曹cāo几乎所有的文武重臣都在座了。显然,这是一个对曹cāo相当重要的会议。
“诸位。如今我方已经与陶谦定下了互不侵犯的协议,暂时东边无忧,事实上,如果不是方志文搅局,东边本来也没有任何的威胁xìng。南边的孙坚现在是自顾不暇,根本也无力北顾,或者说,他应该庆幸我们没有南下的意图,毕竟江东之争对我们是有利的。”
“志才。可以考虑与刘繇接触一下。”荀攸见缝插针的提了一举意见,程昱也点头认可,曹cāo眯着眼睛不出声,大家的目光都看向戏志才。
“哎,刘繇这人脾气比较倔犟,估计效果不会好,说不定还有反效果。如果主公觉得有必要,可以尝试一下。”
曹cāo摆了摆手:“不必,且先让他们二虎相争,若是刘繇不敌的时候我们再说。而且,说不定有人比我们更不愿意看到孙坚做大呢!”
“主公是说刘备?”
“不止,荆南的异人,荆襄的蔡瑁,甚至还有喜欢多管闲事的方志文,都未必愿意看到孙坚一统江东,他们更希望中原和江东的诸侯打来打去,越打越弱。”
曹cāo细细的眼睛里闪过意思寒芒,身上散发着一股不服输的坚韧气息。
“主公所言甚是,如今中原的局面是相当复杂的,一方面要壮大自己,一方面有要消弱敌人以及潜在的敌人,其中的牵扯错综复杂,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最根本的还是要想方设法的壮大自己的实力。”
程昱缓缓地说道,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yīn沉中带着一丝决绝,按照曹cāo的理解,所谓的‘想方设法’就是不择手段的代名词,曹cāo很欣赏程昱这点,事实上,这次在与徐州军的交战中,不管是荀攸还是程昱,都很坚决的主动执行自己的暗示,这点让曹cāo很满意。
“呵呵,正是如此,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才能壮大我们的实力!”戏志才笑着点头赞成,不过笑容却有些勉强,戏志才不喜欢程昱,这点戏志才尽管尽力的加以掩饰,但是还是瞒不过聪明人的眼睛的。
程昱自己也知道,戏志才希望曹cāo行的是王道,而程昱认为什么道不重要,重要的是实利,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因此,该行王道的时候,程昱肯定会支持曹cāo去行王道,该行霸道的时候,程昱也紧定不移的支持曹cāo行霸道,甚至需要的话,诡道也可以,只要能达到目的,最后在天下大定之后,曹cāo再行王道也不迟。
这其实就是两人的理念有分歧,因此,两人的矛盾并非是私人矛盾。
荀攸笑了笑道:“无外乎内以求发展,外以求扩张罢了!”
“说得好!”曹cāo赞道,脸上挂上了满意的笑容,曹cāo这一笑,会议室内的气氛顿时松了一下,大家都轻轻的舒了口气。
戏志才点头附和:“公达此言切中要害,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想要对外求扩张,就必须要有内部的发展作为基础,想要安稳的发展,则必须周边安靖没有外扰。现在主公坐拥两郡之地,又经过战乱洗礼整合,正是人心思齐的时候,主公宜内行新政,以巩固成果,为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曹cāo抚着胡须缓缓的点头,荀攸和程昱也认真的听着,至于其他武将能不能听懂不说,但是至少能够从中学到很多的东西,所以大家都看着戏志才,认真的听着他的讲解。
“对外,现在东、南已经没有隐忧,北边的袁绍与方志文刚刚结束战争,也是吃了大亏的,所以一时半会也不会有南下的心思。吕布忙着消化新的的地盘,而且此人有高人相助,行的是稳扎稳打的策略,逐步的蚕食控制中原地盘,久必成患,但是现在还无需顾虑。再看袁术,自从去年与我们在淮南交手之后,袁术基本上没有大的失误,因此内部比较稳定,粮草不缺兵员齐备,如今夏收已毕,想必这位睚眦必报的袁公子,必不会消停,与其如此,不如我们将战火烧到他的地盘上去,以攻求守!”
戏志才说完,微微的喘息了一下,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滋润着有些发痒的喉咙。
曹cāo看向程昱,程昱点了点头道:“是要以攻求守,但是并不一味的以攻求守,若是情况许可,咬下一块肉来未尝不可,我观袁术周边尽皆强敌,因此,袁术能在汝南、颍川、陈郡三个方向上处处兼顾么?而我军能战之将众多,尽可独当一面,如果时机恰当,重创袁术军也未可知。”
戏志才笑了笑:“以攻求守只是一个基本目标,如果能拿下更多自然是好的,不过与陈郡和颍川相比,汝南的机会更大,朱隽与袁术名义上是从属,但是颇有些奴大欺主的架势,因此,如果我们猛攻汝南,袁术可能会乐见其成。”
曹cāo又将目光转向荀攸,荀攸直了直腰身道:“属下也赞同这个观点,袁术的疑心是很重的,因此,朱隽长期把持汝南,并且有逐渐自立的倾向,这点袁术不会看不出来,如果我们能够在适时的散布一些对朱隽不利的谣言,一旦袁术的疑心大起,朱隽在汝南毕竟也会寝食难安,届时我军发动攻势,不但袁术可能会乐见其成,连朱隽自己都可能没有太强的战意。”
曹cāo呵呵的笑了起来:“好,好计策啊!有三位大才为本官出谋划策,又何愁大事不成!既如此,那么就整顿军备,准备分三路出击,陈郡、颍川佯攻,重点攻略汝南,只是.....”
“主公是担心桐柏山的张梁、张曼城之流?”荀攸转了转眼珠会意的问道。
曹cāo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道:“倒是有些在意。”
“黄巾贼守城有余进攻无力,主公大可不必担忧,只要我们取下汝南之后,将百姓适当的后撤,形成一段隔离区,若是黄巾贼进,我则可以各个击破,若其不进,则大家相安无事,以黄巾贼如今的形势,求存罢了,想要在桐柏山发展壮大,则无异于痴人说梦,主公大可不必担忧!”
“公达此言甚是,主公不必为黄巾贼担忧,如今黄巾贼在桐柏山,可以作为主公与刘备、蔡瑁的缓冲,必要时,甚至可以支持黄巾向西攻略,以缓解我方压力。”
程昱也坚决的投了赞成票,曹cāo的目光最后转向戏志才,显见其对戏志才的重视。
戏志才笑道:“公达和仲德兄将事情都分析透了,属下也无复多言,汝南之于主公,天赐之物也,主公何不取之!”
曹cāo抚须大笑:“正是,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本官自当取之!众将官听令,自今rì起三rì内,各部完成补给修整,三rì后升帐发令,攻打袁术全取汝南!”
“诺!”
第八百三十章离间计
“香香,你今天去哪里......咦?贞儿,哦,应该是糜城令,呵呵,来了?”
“哥哥,今天被贞儿抓了壮丁,好惨啊!你可要为你可怜的妹妹做主啊!”
“嘻嘻,就你还壮丁?怎么看都是个小美人啊!方大哥,叫我贞儿,还有,我是来蹭饭的。”
方志文笑着点头:“正好,我刚弄了烤肉呢,一起来尝尝吧!”
“太好了,有烤肉吃!”
“耶!”
两个小女孩一脸的欢喜笑容,脚步雀跃的冲了过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雅致大气,特别是糜贞,跟香香相处的时间长了,很容易就学得像个异人一样,她那崇尚zìyóu的心,已经越飞越高,再也不能老老实实做个相夫教子的小女人了。
“主公,我闻到烤肉的香味了哦.......咦?大小姐和糜姑娘也在啊!”
“奉孝,来坐吧,正好准备吃晚饭了,不过酒是没有的,你今天没有偷偷喝酒吧!”
“主公,慎言啊!无根无据的猜疑可不是好习惯,身为主上,要秉持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
“得了,你倒是吃不吃?”方志文撇了撇嘴打断了郭嘉的长篇大论,这个家伙就是想要转移视线罢了。
“吃!干吗不吃!”
郭嘉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了下来,伸手从方志文面前的案台上抢过一盘烤肉,抓起筷子毫不迟疑的吃了起来。
“嘻嘻。”香香抿着笑着。糜贞也轻轻的翘起嘴角,但是她的眼神更多的是飘向方志文的。
吃过了还算丰盛的晚餐,糜贞从一个能干的女强人,化身成为古典的大美女,一边给方志文和郭嘉烹茶,一边和懒洋洋有些犯困的香香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同时也竖起耳朵听着方志文与郭嘉的对话。
方志文与郭嘉说的是关于中原局势的事情,也没有必要瞒着糜贞。
“最近从洛阳、汝南和颍川等地汇集的情报中显示,似乎曹cāo有对袁术动手的迹象。”
郭嘉低头看着茶盏中载浮载沉的茶叶,一边很随意的开口说道。
“军队已经在准备了?”
“不是。军队还在休整补充中,但是有两个迹象可以说明,一个是粮草的运输,大量的粮草向寿chūn、谯县集中,不打仗集中粮草干什么?另外,最近在我刚才说的那几个地方,谣言四起,说是朱隽有脱离袁术自立的打算,现在正在调整军事部署。将原本重点向西的防御部署,调整成为全面防御的态势。看来是要自立了!”
郭嘉笑眯眯的抬起头看向方志文,方志文撇了撇嘴:“朱隽不可能自立,除非他是傻子,他的根基太浅了,而且汝南绝对不是一个自立的好地方,这个谣言定是曹cāo的离间计,只不过这个离间计用的确实巧妙,这也是你那老朋友的手笔么?”
郭嘉笑着摇头:“肯定不是的,志才大局观准确。但是这等洞察人心世情的本领,他恐怕还是没有的,这事多半是程昱或者荀攸的主意,这两人一个是积年的老狐狸,心黑手辣,一个是聪明的有些过分的小狐狸。”
“呵呵,背后说人是非可非君子行为。”
“切。当面我也是这么说他们,说起来,荀攸还是文若的从子,如今父辈都在密云。荀攸为了出人头地却在谯郡,甚至当时在洛阳时就是如此,文若赶着回家,荀攸却忙着投效袁隗呢。”
“名利心比较重罢了,这没有什么好说的,男儿在世,求功名利禄、显达世间本也无可厚非,就算他为此放弃了什么,也只是自己的选择,所谓的冷暖自知吧。”
“哼,我就是看不惯没有起码的孝道之人罢了。”
“呵呵,人家文若都不说什么,你倒是替古人担忧起来了。你估计这场仗什么时候会打起来,结果如何?”
“就这几天,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迟则夜长梦多。至于结果么,这离间计恐怕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虽然朱隽的军队很能打,但是现在他却已经萌生了退意,如果袁术中计,应该会将朱隽和纪灵对调,如此一来,临阵换帅,袁术想要打赢就很难了。”
方志文点了点头:“战后的展望呢?”
“战后肯定是要进入一个调整期的,中原南部连番战斗,大家都没有好好的调整过,所以中原会暂时消停一段时间,热点或者会向北方,冀州、兖州交界的地方转移,韩馥养jīng蓄锐了这么长时间,总是要爆发一下的吧。”
郭嘉说完,略显自得的抿了口茶水,方志文想了想,倒是很有这种可能xìng,韩馥嘴下面就有东郡和济北两块肥肉,看着袁绍连吃带拿的弄走了济南、泰山、鲁郡、沛国,韩馥肯定是会眼红的。
而且,袁绍战线拉长,实力就被分薄了,韩馥的活动空间顿时大了起来,这种情况下,韩馥要是没有什么动作的话就太让人失望了。
“消停一下也好,韩馥......嗯,韩馥不错!”
“呵呵,主公也这么看!属下也觉得韩馥不错。”
.............................................
“这是典型的谣言,一定是曹cāo的离间计。”杨弘对袁术的怀疑只有一句很简单明了的回答,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简单的,而且在这个关键时候出现,很显然,曹cāo要对汝南下手了!只不过,就算是离间计,袁术心里就不曾对朱隽有过一丝怀疑么?
不!事实上,袁术对朱隽的怀疑不是一丝,而是相当的多,朱隽在汝南盘踞rì久,这对袁术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而且,朱隽的军队自成体系,袁术的手伸不到朱隽的部队中去,更重要的是,朱隽这人不识趣,明明自己已经有了奴大欺主的局面,居然还不识趣,还一味的要求降低税赋递解,增加手下的兵员。
袁术的表情也十分的纠结,书房里只有袁术和杨弘二人,这种事情袁术是不可能拿到大庭广众之下来商议的,那样做的话,不是显得自己十分的小家子气么。不过在杨弘面前,袁术显得比较放松,因此,他心里的矛盾也毫不掩饰的表现在脸上。
“广起,这事本官也知道,只是......”
“主公,属下也明白,这事中朱隽自己的因素要占很大的份量,为人臣下不知自省,却一味的持强争胜,此人就算是没有自立之心,但是却有取死之道,主公宽宏,但是也不能一味纵容,汝南虽然重要,但是主公的威望更加重要。只是,这个时机......”
袁术的脸上轻轻的松了松,不愧是自己的心腹啊,最能了解自己的难处,没错,袁术不是怀疑朱隽自立,而是怀疑朱隽的实力逼着他自立,所谓的功高震主并非是主观的,有时候根本就是一种无意或者无奈的事情,为了保护朱隽,袁术必须要对朱隽适当的打压,只是这个时机......
若是这个时候临阵换帅,不但让自己的属下寒心,更可能让汝南之战失败,但是若这个时候不换帅,朱隽能战胜曹cāo的话,袁术更加没有理由不嘉奖朱隽,问题是,袁术能拿什么嘉奖给朱隽呢?
“广起啊,如今这事麻烦了,该当如何呢!?”
“主公,还是换帅!但是不能没有名目的换帅,朱隽脾气刚直,若是想不明白此事定会怨怪主公。听闻朱隽有一公子名为朱皓,与主公三女年龄相当,不若由属下做个冰人,前去与朱隽面谈一下。然后接着成婚的名义,将朱隽与纪灵将军交换。”
“朱隽任洛阳尉,纪灵任汝南太守?”
“不,朱隽任洛阳尉,朱皓为汝南太守,纪灵为汝南都尉,虽然有些委屈纪灵将军,不过纪灵将军对主公忠义无双,想必不会有什么想法,当然,主公最好单独与纪灵将军交代一下。”
“大善!此事宜速行,就麻烦广起尽快启程。”袁术大喜,杨弘的办法确实是一举两得,将朱隽调回自己的身边来,同时结下儿女亲家,想必能够最大限度的化解此事的影响,唯一比较让袁术担心的是,纪灵新去汝南,恐怕一时不能熟悉环境、压服属下,就被曹cāo猛攻的话,战事的结果会不乐观!
“属下明白,这就准备东西启程,主公也尽快与纪灵将军说清此事,至于汝南的战事,事实上,汝南本来就有点鸡肋的意思,特别是汝南南方,属下以为,如果情形不好,可以将固始以南完全放弃,将人口向北迁移,甚至充入河南尹。让出汝南南部,让曹cāo来分担黄巾贼的压力,同时,我们也脱离与荆襄世族的接触,进一步收缩地盘巩固现有的地盘,实则实力不降反升,主公不必纠结于此。”
袁术一愣,随即恍然,杨弘的话虽然有安慰自己的意思,但是也不是完全的假话,将汝南南部的人口转移到河南尹和弘农东部这些开发度较高、耕地充足的地区,袁术未必就会有什么损失,损失的不过是地盘罢了,这些东西,只要有实力就能打回来,现在最关键的是调整自己的内部关系,以保证自己的健康发展,这些明显比地盘更重要。
第八百三十一章汉中受挫
董卓最近很不顺利,虽然他在别人的眼里是chūn风得意得不得了,或许有许多人在背后指责,大骂董卓秽乱宫闱,但是这些道貌岸然的指责董卓的人,未必就不是在羡慕嫉妒恨,当然层次更高的人羡慕嫉妒恨的不是这点,而是董卓在朝堂上太上皇一般的权势,这个,比之无数美女更加让人心醉神迷!
但是身处其中的董卓却是冷暖自知,在这个位置上,并非人们想像的那么美好,事实上,身处暴风中心,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很和谐,但是只要董卓一步踏错,就可能身死族灭的下场,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谁又能泰然处之呢?
反正董卓不行,所以,董卓的所有悖逆妄行,其实都是对心里所承受的巨大压力的一种释放,越是扭曲的行为,对压力的施放也就有有效,因此,董卓的行为其实是相当好理解,因为董卓根本就不是一个太复杂的人。
而最近让董卓很不爽的就是汉中的事情,相比起韩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