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17部分

虚之?”
“正是!”
“军师大人妙计!”
..................................................
“郭军师,根据斥候的情报。许褚绕到了我们的西侧,距离我军一百二十里左右,夏侯惇的步兵正在从洨县方向缓缓的压迫过来,步兵背后还有大队的骑兵跟随,还打着夏侯惇的旗帜,而在东边五河地区,异人们似乎遭遇了夏侯惇的jīng锐骑兵。数量不详。”
郭嘉站在山坡上,看着西面正在落山的夕阳,长河落rì,看上去很是有味道。
“太阳又落下去。不管人间如何折腾,太阳总是东升西落,从不改变啊!”
“呵呵,郭军师还有心情感慨这个,敌军的包围已经渐渐的形成,我们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少了。”
郭嘉回头看着越兮有些无奈的神情,笑着说道:“越将军无须担心,若是真想走的话,直接向北猛突就是了,步兵背后的敌军必为疑兵,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可供调派,若是他们仅仅是老老实实的将我们赶走就罢了,如今还想要从我们身上咬下一块肉了,真是有点太贪心了。”
越兮疑惑的看向郭嘉,暗淡的天光之下,郭嘉又是背光站立,越兮根本就看不清郭嘉的神情,但是却能够看到郭嘉充满自信的眼神。
“郭军师,你是说,在北边的步兵后面,不可能是夏侯惇的骑兵部队?而五河地区的才是夏侯惇的大军?”
“对!就是这么回事!”
“可是,这不合理啊!”
“敌人就是想让我们觉得不合理,不合理的事情肯定是有古怪的,那么我们就会怀疑五河地区是疑兵之计,相反,在步兵身后的才是重兵埋伏,这么一来,我们就会向东突击。”
“对啊,这样想才合理!”
“但是,如果仅仅从布局上看,敌军想要围困我们,必须从四个方向合围,西侧是许褚的骑兵,这点可以证实,南边有淮水和夏侯渊堵着,这也是可以肯定的,现在北边的步兵不可能是假的,剩下就是五河地区的骑兵和步兵背后的骑兵谁真谁假的问题了。”
“嗯,确实如此。”
“那么,如果五河地区确实有骑兵的话,这个包围圈最弱的地方在哪里?”
“北边!”
“很好,那么我再问你,如果你怀疑步兵背后有伏兵的话,会如何选择?”
“可是......”
“难道你能否认自己已经在怀疑步兵背后有伏兵这个事实么?”
“不能,所以,我会试探向东机动,看看五河地区到底有没有骑兵!”
“对了,这就是敌军希望咱们做的事情了,因为他们的骑兵不足,现在就只能将漏洞放在了北面,如果我们从东边跑了,那么战事结束,大家都没什么损失,他们不满意。而如果我们从北边绕过去的话,对于夏侯惇来说,战事还将延续,而他们一直认为我军粮草不足五rì,这么一来,向北的话我军会陷入粮草断绝的境地,所以我们会选择向东,如果我没算错的话,现在敌军的步兵应该在向东南方向运动,靠近五河地区,就是想要逼我们向西北脱离。”
“那他们无需如此麻烦啊,只要夏侯惇大张旗鼓的抢占五河地区就是了,我们要么强行突破,要么就选择北上避战,不是也能达到一样的效果么?”
“不一样,那样的话,我们直接选择北上,就省下了一天的时间,如果我们在犹豫之下试探向东突击,一个可能是被缠住,然后陷入包围,一个可能是成功的脱离,但是却浪费了一天时间,他们不过是想方设法的拖延时间,等我们粮草耗尽罢了。”
越兮吸了口气:“原来要算的如此jīng密啊!”
“呵呵,战场上就是需要jīng密计算和随机应变的,特别是在双方实力差距不大的时候,更要一点点的磨掉对手的优势,用层出不穷的手段来消耗对方,最终扭转双方力量的对比,这就是一个军师的作用,总是想要一计定天下的事情,肯定不行!”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只需要转身向北就行了,重新将敌军调动起来,说不定我们重回洨县还能给他们一个惊喜呢!”
“不可能的,洨县肯定有李典的部队驻防了,而且我们一转身,夏侯惇也一样会转身,如果我们再次南下,届时恐怕夏侯渊也渡过淮水参与围攻,黄忠的部队数量太少,很难对钟离形成威慑,或许会难以拖住夏侯渊的部队。”
“那么他们现在为何不渡淮水呢?”
“他们是不想将我们逼急了,如果夏侯渊北渡,我们肯定会选择与黄忠合攻东面的夏侯惇,即使花费巨大的代价也要突出去。事实上,他们现在就是在玩围三缺一的把戏,想要让我们存着侥幸心理的状况下消磨对我们来说很宝贵的时间。如果我们在折腾了几天之后再回到淮水附近,由于粮草问题,我们的选择就不多了,那时他们就可以将力量集中在一个方向上,只要挡住东面南面,断绝我们度过淮水的可能xìng,则我们必败无疑。”
“这么说,我们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强行向东突击,不惜代价的突围了?”
“当然不是了,我们向北,既然他们希望我们向北,我们就向北好了!”
“可是......虽然我们粮食比他们预计的要多,但是向北也不能最终的改变我们的处境啊。”
“呵呵,现在敌军就是在淮水和洨县之间来压缩我们的活动空间,或者说赶着我们走,但是他们却不急着与我们开战,除非我们试图突破洨县以北、五河以东、淮水以南这三个界限,否则,战事暂时是不会发生的。”
越兮皱着眉头思来想去,发现真的没有什么应对的好办法,虽说他刚才说向五河地区突围,其实五河地区水网纵横,最不适合骑兵战,尤其不适合弓骑兵,那真的是一个很无奈的选择。
想不到敌军在无声无息之间,已经在自己周围布下了一张大网,若不是郭嘉说透了此事,越兮绝对没有看出来自己已经基本上落进了陷阱之中,曹cāo果然厉害啊!
更厉害的自然是郭嘉了,他居然还想要在这个危险的局面中,狠狠的给曹cāo一个教训,越兮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在这么恶劣的情况下,如何才能再给曹军一个教训!
“郭军师,北进之后呢?”
“自然是南下了!”
“南下之后呢?这时候夏侯渊会渡河对我们形成夹击之势吧!?”
“在他渡河之时,就是我们击溃他的时机!”
第八百二十四章投刀断流西风烈
根据程昱的情报,荀攸也判断现在被困在淮水和洨县之间的越兮部应该是粮草断绝的状态了,这个时候,最害怕的就是猎物的临死反扑,那个绝对是很凶悍的。
因此,在守着淮水南岸显然已经有些不合时宜了,如果越兮猛攻夏侯惇的话,因为许褚的位置比较靠西,所以驰援的速度会比较慢,而会水南岸的夏侯渊就是能最快赶到的一支部队。
于是,当越兮的部队再次南下,摆脱身后步兵向夏侯惇猛冲过去的时候,荀攸下达了渡河北上的命令,虽然黄忠像是影一样一直跟在夏侯渊的身后不停的sāo扰,就算夏侯渊躲进钟离城中,黄忠也会在不远的地方徘徊,现在夏侯渊出了钟离城向北准备度过淮水,黄忠自然又跟了上来。
夏侯渊不得不在后队仔细的组织防御,而今天黄忠的攻击似乎更猛烈了一些,从出城到淮水边上这三十里,夏侯渊损失了超过三百人,不过这也证明黄忠急了,更说明荀攸的策略是正确的。
夏侯渊用步兵在河岸边构筑防御设施,然后开始运送骑兵过河,黄忠虽然极尽sāo扰之能事,但是在步兵阵前仅仅靠弓箭是很难造成太大的杀伤的,但是冲阵的话黄忠的部队数量又实在不够看。
黄忠折腾了一会,眼看着太阳西斜了,只好向上游退去,夏侯渊不知道黄忠跑去上游做什么,但是上游的船只都被夏侯渊搜走了。他们就是想渡河也是过不去的,荀攸也是很好奇,但是却不敢派出骑兵去跟踪,这种事情以往不是没有做过,只是结果都是有去无回而已。
“军师大人,这黄忠去上游不是有什么诡计吧?”
荀攸也不打托底,有些犹豫的说道:“不好说,不过上游的船只都控制在我们手里,他又能弄出什么花样来?难道能截断水流不成?”
夏侯渊扯了扯嘴角:“怎么可能,淮水好歹也是一条大河。一时半会如何能截断!”
“不管他去上游做什么,总之我们现在抓紧渡河就是最重要的,只要我们过了河,然后与夏侯惇将军两面夹击已经粮草断绝的越兮,就算黄忠能过了淮水又如何,说不定到时我们连黄忠部也一起吃掉。”
“对啊!那我去督促他们尽快过河!”
“等等,派一条船溯流而上,去看看黄忠到底做什么了!”
“对,在水面上他们就没有办法了!我这就去安排。”
..............................................
上游十里外。淮水的北岸,在一个被废弃的村里。现在却有一大群人在活动,其中赫然就有郭嘉和越兮的亲卫队。
另外就是有数百名玩家,这些玩家正在飞快的用随身携带的材料组装一个个的木质箱体,和一些木筏帆樯。
不到两个时辰,数百个简易的木筏就已经弄好了,木筏上装上了大量的麦秸,上面用绳索固定,然后浇满了火油,下面则是一罐罐的火油。
“书记官大人。都弄好了,现在就下水么?”
一个玩家乐颠颠的跑了过来,这次的火烧夏侯渊足以载入史册吧,这群人现在都兴奋得不行,这伙人是李雪音的属下,曾经在黄河上摆了颜良一道的就是他们,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搭桥。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是一群生活职业玩家。
但是,从他们的行为看,他们已经参与了战争。所以不能豁免战争的损失,但是,对于丰厚的报酬来说,扎些火船真的是很简单的事情。
“嗯,太好了,准时完成啊,都放进河中去,弄好延时的火种。”
回答的正是郭嘉,不过他现在的身份是越兮的任务发布书记官。
“好嘞,接着就是搭建一个简易浮桥么?”
“对,赶在天黑之前完成可以么?”
“太可以了!呵呵,您就擎好吧!”
郭嘉来到河边的时候,火船已经都放进了水里,简易的船帆都张开了,火船用绳索拴着,防止北水流冲走,一大片的火船在河面上几乎将河面都完全遮住了,如果这个时候在上面铺上木板,就成了一个宽阔的浮桥了。
郭嘉满意的笑了笑,回头对玩家道:“一会我下令,你们就一起斩断绳索!”
“知道了!可是这船只顺水而下是很慢的,足够敌军防御和躲避了。”
“嘿嘿,山人自有妙计!”
郭嘉说完,走到下游一点的位置,刚好在所有火船的前面一点,伸手从包裹里拿出一把刀,这可是一把好刀,但是郭嘉却一眼都不看这把刀,在大家疑惑的注视中,一扬手将这把刀甩进了河中。
“投刀断流!”
郭嘉最新的专属技能之一,这是属于天象技能中的一个,效果是阻断水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是很短
的,大概几秒或者十几秒(由水利速度、等级和个人能力而定),但是却能在流动的河水中造成一个不小的落差,虽然在这个流速缓慢的河水中未必能造成多么的水浪,但是却能够给这些火船施加足够的加速度。
在大家惊骇的目光中,河流发生了诡异的变化,竟然在刀落下的地方开始出现了落差,虽然落差不高,慢慢的形成最大的差距也不过是两三尺的高度,形成的浪涛绝对不足以掀翻下游十里之外的船只,但是却能够给予这些随水冲击而下的火船以极高的速度。
“西风烈!”
这是郭嘉晋升到八阶获得的两个技能之二,局部的改变风向。当然,不是只能变成西风,只是个名称而已。
火船上的风帆呼地鼓胀了起来,船只都不安的涌动着,船头带着倒刺的抓钩随着船体跃跃yù试,仿佛一个个狰狞的鬼爪,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断缆!”
“哗啦~轰~!”
被中断的水流忽然回复了流动,河水发出一声轰响,翻卷着白sè的浪涛,汹涌狂猛地向下游冲去。河面上已经迫不及待的火船犹如奔腾的骑兵,挟带着轰然的巨响,如同一股洪流沿着河道奔腾而去!
“我靠啊!天象技能!还一下就两个,这是个书记官?!打死老也不信!”
“完了,夏侯渊完了,这种情况下根本躲避不了!”
“各位,别发呆了,架浮桥去了!”
“等等啊,等我去问问这个牛人是谁啊!先合照一下。别拉我!”
“笨蛋,人家肯定是带了面具的。不然我们早认出是谁了,不过这家伙不是徐庶就是田丰了,难道还有别人么!”
“这到也是啊!牛,真牛!刚才你录像了没有!?”
“嘿嘿,录了,不过我刚才看了一下,完全没有被录下来,看来高阶技能不能被录像是真的。”
“你才知道啊,以前录下赵云和吕布等人的技能。都是一些光影效果,根本就看不到技能的细节,现在这种顶阶军师技不能被录像很正常的,走吧!”
玩家们惊奇感慨了好一会,才逐渐平息了心里的躁动和兴奋,纷纷回去干活了,而郭嘉则站在高处。看着已经消失在河道上的船只,默默的祈求一切顺利,否则就只能渡河南逃了。
.............................................
“那是什么?”正在沿着淮水溯流而上跟踪黄忠的船只赫然发现,河面上出现了一条白线。白线的后面似乎跟着一大群什么东西,像是一大群的鸟。
“不,不知道,不过预感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预感个屁!掉头,快!”
“不好,是浪涌,后面跟着无数的小帆船,看起来像是火船!”
“怎,怎么做到的,快!快给将军报jǐng,让他们迅速的躲避!”
可惜,这个很负责任的斥候能给夏侯渊争取的时间也是很有限的,没等收到jǐng告的夏侯渊作出反应,河面上已经能够看到远处的白线了!
“加快靠岸,向两侧靠岸!快,快!”
“呼呼!~”
一阵诡异的风忽然从西边刮来,风中充满了火油的刺鼻气味,荀攸脸sè顿时变得煞白,这是......天象技能!
火船!火油!改变的风向!河流上不合理的浪涛!
荀攸顿时将这一切都串联了起来!
荀攸猛地转身想要寻找夏侯渊,但是夏侯渊现在却身在船上,再看渡河的情况,夏侯渊四万骑兵,有一万五千在淮水北岸,有两万在淮水南岸,其他的则正在河面上。
如果夏侯渊能过去,尚好,如果过不去的话,那对岸的部队肯定就成了对方的歼灭对象,想必原本直扑五河地区的越兮,此刻正在掉头向西猛冲,冲着就是这部分已经过了河的骑兵!而黄忠,肯定会寻求在上游渡河,然后合击这部分渡河的部队,再转头南下,吃下这边未过河的部队,或者是西进吃掉许褚的部队!
荀攸看着乱成了一团的河面,以及越来越近的火船群,其中的一些火船上已经冒出了大火,看来,一切都不可避免了,可惜的是,荀攸没有天象技能,就算有降雨技能,这一时半会龙怕也难以阻止大火焚船的惨剧了。
“传令兵!”
“在!”
“传令北岸的部队,立刻向北脱离战场,前往北面与程昱的步兵汇合,立刻!”
“诺!”
“传令未过河的骑兵部队集合,准备返回钟离!传讯许褚将军的部队,请他按兵不动或者后撤!传讯夏侯惇将军的部队,让他向程昱靠拢!”
“诺!”
裸奔求支持!
第八百二十五章越兮vs夏侯渊
河水中的浪花以及忽然转变的风向,顿时让夏侯渊的船队乱成一团,再加上船工因为没有经历过战火,见到危险的时候立马乱了手脚,不但效率大大的降低,更是失去了平时默契的配合,致使原本排列整齐的船只因为转向方向不同,互相撞做一堆。
没等他们重新将船只理顺,铺天盖地的火船就已经顺流而下,整条淮水似乎都变成了一条流火的河流,汹涌的大火顿时吞灭了河上的运兵船,将士和战马纷纷的跳落河中企图游水逃生,但是,能够幸运生还的人却并不多。
夏侯渊也是在自己亲卫的舍命保护下,抱着一块木板冲上了淮水对岸,回头看时,河上的大船都烧成了火炬,河面上去全是人马的尸首,真是惨不忍睹。
夏侯渊双目尽赤,仰天一声大吼:“越兮,我与你势不两立!”
“将军,对岸的军师大人有令,立刻率军北进,与程昱大人汇合!”
夏侯渊拧着脖子转过头来,凶煞的眼神吓得传令兵一哆嗦,但是却不敢走开。只能低着头等着夏侯渊的回话。
“好一个北进!越兮是不是正在回头赶来!”
“属下不知!”
“滚!立刻向东、西两侧五十里派出斥候!”
“诺!”
“回来,令部队集合,准备出发!”
夏侯渊渐渐的冷静了一点,只是一点而已,对岸的荀攸还是不够了解夏侯渊的xìng格,现在的夏侯渊不想跑,只是想跟越兮分个高下,赵云打不过他打不过也就罢了,毕竟不是一个等阶的,黄忠打不过也就罢了。现在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越兮都能够爬到自己的脑袋上拉屎撒尿,这叫夏侯渊情何以堪。
何况,夏侯渊刚刚被越兮狠狠的抽了一个嘴巴子,这口气憋在夏侯渊心里,不释放出来的话,夏侯渊可能会疯掉!
.............................................
在火烧夏侯渊位置以东五十里左右的地方,越兮正在结束休息,指挥骑兵重新出发,远远的天际冒起一股浓浓的黑烟。就算是几十里之外,越兮都能看到。看来军师得手了,越兮实在想不到,军师手里原来还捏着这么一张底牌,一个舟桥部队,这绝对是一个相当让人意想不到的存在,真不明白主公是怎么想出来的。
事实上,方志文在进入徐州作战的时候,就将这支部队调到徐州备战了,因为徐州周边是淮河流域。水系十分的发达,因此准备一支舟桥部队,作用绝对是无可比拟的,现在事实再次证明了方志文的远见。
“上马,军师的妙策已成,能不能重创敌军就看我们的了,大家出发!”
隆隆的蹄声中。骑兵们高昂的士气溢于言表,北敌军围追堵截了好几天了,这些骄傲的战士们已经憋足了劲,就等着狠狠的给敌军一个教训。
“发现敌军斥候!”
“不用管。全军保持队形,保持速度,敌军接近了!”
越兮大喜,看来夏侯渊果然没有北撤,而是按照郭嘉所说的那样向自己迎来,想必夏侯惇也正在从背后向自己追击,不过有半个时辰足够了,自己的两万人绝度能够击溃夏侯渊的两万人,这是越兮的自信。
没错,越兮也是七阶的强将,又岂会害怕夏侯渊,更何况,实际上,夏侯渊的部队不到两万人,而且夏侯渊的亲卫几乎全灭,指挥系统受到严重的影响,因此,夏侯渊根本就只能算是一支残军,而越兮的部队却是士气高昂状态正好,虽然分给了郭嘉一千亲卫,但是越兮身边还有一千亲卫队能够作为最核心的打击力量。
双方的骑兵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双方都是弓骑兵,也没有对冲的意思,而是各自偏向一边,准备弓箭对shè!
“变阵,双龙阵!左队齐shè之后出盾防御,右队向外一百步,全力攻击!”
夏侯渊在与对方交错的时候才发现,敌人利用比自己的shè程远的优势,抢先发动了一轮齐shè就不必说了,更可恨的是越兮将部队分成两份,一部分专注与防守,吸引自己的攻击,另一部分却在自己的shè程之外拼命向自己shè击。
而且,越兮的部队正在逐渐的拉开距离,迫使自己必须不断的调整方向才能向其迫近以拉近距离,但是这种变向却降低了自己的shè击效率,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越兮没有想要放风筝的打算,看来也是想要速战速决。
夏侯渊知道,越兮也是担心背后的夏侯惇会追来,夏侯渊虽然有心要控制战斗节奏,想要将越兮黏住,但是由于速度上没有优势,shè程又吃亏,一时竟然没有办法做到这点,还有夏侯渊眼见那夸张的战损交换比,这让夏侯渊大骇不已,想不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越兮,就已经能够与自己势均力敌,甚至还略占上风,方志文手下都是怪物么!
双方又互相追逐了一阵,夏侯渊见到自己损失太大,不由得急了。
“分散,以曲为单位,狼群战术,打乱敌军的战阵!”
越兮看着夏侯渊变阵,面当下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这个时候变阵是找死啊!
“齐shè,两轮齐shè!风筝战术。轮流后退!”
连续的齐shè给正在分散变阵的夏侯渊部队造成了惨重的损失,但是这个时候夏侯渊已经不可能再将已经发出的命令收回了,那样的话,还会再承受一轮损失。
“出盾!冲!冲上去!”
“准备变阵,以曲为单位,狼群战术,散!”
越兮也不得不变阵了,越兮的部队更聪明,先是向外炸散开来,然后纷纷的回旋。与敌军纠缠互shè,这时候,蝶翼弩的优势开始发挥了出来,蝶翼弩在shè击的时候是可以单手cāo作的,虽然稍微慢一点,但是确实是可以单手cāo作的,于是,骑士们的另一只手可以灵巧的使用一只比较大的盾牌。
再加上蝶翼弩的shè程远,在近程则表现出更强的穿透xìng。于是,双方的交换比显得更大了。根本就没有达到夏侯渊的预期,即使在拉进距离的对shè上,夏侯渊的部队也完全不占优势,甚至由于指挥水平的差距,损失还加大了很多。
可惜这个时候再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夏侯渊眼神一扫,找到了越兮大旗的位置,双目怒睁,大吼一声:“越兮休走!”
越兮一扭头。见到夏侯渊正催马奔来,眼珠转了转,扭头道:“准备技能齐shè,灭掉他身后的骑兵!掉头,对冲!”
夏侯渊见越兮竟然掉过头来向自己冲击,顿时大喜:“组阵,锋矢阵。冲击!”
“杀!!”
“轰击!放!”
“箭雨!”
“轰击!”
“轰轰!~”
夏侯渊顿时脸sè发青,想不到这个越兮跟方志文一样的无耻,竟然又一次玩出了这招,虽然夏侯渊原本也是想要用这招的。奈何自己的shè程稍微差了一些,这真是棋差一招束手束脚啊!
“看枪!”
夏侯渊大骂越兮无耻,明明先shè了一箭出来,却大喊看枪!夏侯渊长枪斜斜的一扫,将面前的几只弓箭全部扫掉,长枪由外围回旋,猛地向前刺去,黑sè的枪尖上发出一抹刺眼的蓝sè光芒,战技!
“嘿!武将技,大河滔滔!杀!”
“叮当!呲喇!~”
“嗤!”
夏侯渊长枪连颤,身形向侧后猛摆,努力的将对手枪上传递来的狂猛劲力向一侧卸开,但是身体却已经完全失去了重心,幸好长枪的位置保持的不错,关键时刻,夏侯渊挡住了越兮横切的第二击。
越兮的枪尖在夏侯渊的枪杆上横扫而过,刮出了一大蓬火花,夏侯渊猛地向上一托,双手都松开了枪杆,越兮的枪尖急速溜过,发出刺耳的刮擦声,然后在夏侯渊的手臂上轻轻扫过,划破了铠甲开出一条血痕。
只不过,越兮没有继续攻击的机会了,夏侯渊身后的卫兵已经挺枪刺来,越兮不得不抬枪挡开,然后枪尖回弹,一枪刺进了卫兵的胸膛!
夏侯渊此刻一样正面临着越兮身后亲卫的攻击,更惨的是夏侯渊此刻的身形失去了重心,而且长枪只有右手握持,左手还没有抓到枪杆,越兮的卫兵已经将长枪刺了过来,夏侯渊单手持枪,别扭的将对方的枪尖挑开,但是身体的姿势更加别扭了。
这时,几只弩箭悄无声息的飞了过来,夏侯渊左手再也不顾得去攥枪杆了,赶紧用臂盾来抵挡偷袭的弩箭,同时右手的枪也向外横扫,企图逼开向自己攻击的敌人。
“当,扑哧!”
弩箭是挡住了,但是枪却走空了,原来,对面的骑兵将刺来的长枪猛地压低,一枪刺进了战马的前胸,随即那骑士松开了长枪,手里忽然多了一把长刀,一刀横扫了过来,夏侯渊面前用臂盾一档,整个人却再也来不及从马背上脱身,被战马带着一头栽倒在地,后面的战马隆隆而过,将可怜的夏侯渊连同他的战马一起踩成了肉酱!
“夏侯渊已死,降者不杀!”
“夏侯渊已死,降者不杀!”
可惜,曹军的战斗意志非常顽强,这点让越兮有些佩服,但是意志归意志,却不能改变战场上的绝对劣势,何况现在主将已亡,部队的加成直线下滑,战场上顿时呈现一边倒的情况!
“快速打扫战场,休息战马,准备继续出发!”
越兮的眼神看向已经彻底黑下来的天空,军师还在西面,或许,这个时候正在遭受许褚的追击,不知道汉升大哥过河了没有?
第八百二十六章黄忠vs许褚
黄忠是在夜sè刚刚笼罩在大地的时候过河的,这个时候,东面冲天而起的黑烟已经渐渐的消散了,黄忠不知道具体的战果,但是可以想像,至少夏侯渊的部队被强行分割成了两块,而夏侯渊渡河的那一部分,将会成为越兮的猎物。
郭嘉就在对岸,身边只有一千人,而那些建造浮桥的玩家们是根本无法战斗的,如果黄忠不能抢在许褚的部队到来之前过河,郭嘉就只能游过河逃命了。
幸好,浮桥搭建的速度很快,黄忠的一万两千骑兵顺利的过了河,这时,远处的斥候回报,许褚的部队不到二十里了。
黄忠与郭嘉汇合,双方的战马都是体力充沛的,这个时候黄忠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许褚犹豫了,最坏的情况出现了,黄忠的部队过河了,本来许褚是应荀攸的命令原地观望的,但是夏侯渊的违令出击,让荀攸改变了主意,于是许褚快速的东进,想要趁着黄忠还没有过河,抢先冲过去,然后与夏侯渊汇合。
但是现在许褚紧赶慢赶还是慢了一步,黄忠已经过河了,许褚未必就害怕黄忠,何况许褚的兵力比黄忠的要多,许褚手里有两万两千轻甲骑兵,但是许褚也明白,自己的骑兵在先天就打不过黄忠的弓骑兵,何况黄忠还是神shè手,这样的对比更不是同一个层次上了,就算许褚对自己骑兵的防御属xìng有信心,但是一味的挨打不能还手。这种必败的仗打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只是许褚心里难免又有些不甘,因此,许褚带着一百亲卫前出,而将自己的大部队留在距离黄忠渡河位置以西二十里之外。
黄忠看到许褚的部队时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许褚的想法,将部队也停了下来,对于灭掉对方一百骑兵,黄忠一点兴趣都没有,郭嘉看到许褚的样子,不由得有些遗憾。若是许褚倾力东来,说不定能让这次的战果再一次扩大呢!
不过算了,将曹cāo打得太狠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在中原,曹cāo就是一条咬人的狼,如果牙齿都掉光了,就不好了!
“军师大人,我去会会许褚。”
“黄将军,可不敢当‘大人’二字。你还是叫我奉孝吧。”
“呵呵,应该的。现在你就是军师大人嘛。”
“将军想要跟他单挑?”
“对啊,他不就是想来单挑的么,我也向看看曹cāo手下的头号大将是什么程度的。”
“也好,那我就在这里观战,看看将军的风采。”
黄忠笑着拱了拱手,单人匹马向前而去,许褚让身后的亲兵留在原地,也是一个人提着长柄战斧驱马上前。
两人隔着五十步左右站定,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是夜晚了。若不是双方的战士都举着火把,根本就看不清对方脸上的神情。
许褚膀大腰圆,一脸的横肉,手里提着一把长柄大斧,身着甲胄,座下一匹黑sè的高头大马,在yīn暗的光线下。看上去就像是一尊来自地狱的魔神一般。
再看黄忠,身形挺拔魁梧,单手提着一柄长刀,刀剑上一抹艳红。看上去就像是未干的鲜血一样,黑甲黑马,单手抚着美髯一副淡定悠然的架势,似乎并不将对面的许褚放在眼里。
“对面的可是黄忠将军!”
“正是某家,你就是许褚?”
“正是!在下一直闻听将军乃是平北将军坐下第一战将,在下倾慕已久,早就想看看谁更厉害了!今rì正好得遂心愿!”
“呵呵,战将再能打,也很难改变双方的强弱,不过既然你有兴致,那么咱们就较量一番,回去之后告诉你家主公,想要与我主为敌,还差得远呢!”
“嘿!这话暂且放着,看看谁胜谁败吧!驾!”
“哈哈,套句异人的话,让某免费送你回城吧!”
双方战马猛地发力,都是名马即使在这么短的距离里,还是能将速度跑出颠峰时期的七成,就这样,也已经有普通战马全力狂奔的速度了。
“看斧!”
许褚的招式大开大合,讲究的是势大力沉,而且许褚已经是摸上了八阶的武将,招式中带着强烈的‘势’,这一斧仿似开天的巨刃,竟然将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一样,让黄忠根本无法闪避,要么就硬接硬架,要么就猛烈的对攻,想要躲避实在是太难了。
黄忠咧嘴一笑,驱马前冲,手中长刀翻卷,一刀由下至上的斜撩而起,呼啸的刀气仿佛是来自天际的凤鸣,清越而又有十足的穿透力,在巨斧隆隆的下劈声中,冲霄而起。
“开!”
黄忠大喝一声,刀锋后发先至在巨斧力量还没有完全轰下之前,刀锋已经从侧面敲在了巨斧斧面的重心偏上的位置上,许褚顿时感到一股巨大的扭力从手上传来,巨斧一边不受控制的向外侧偏移,一边却又向内旋转,斧刃开始偏离,从劈变成了拍,不过就算拍也能将黄忠拍成肉泥吧。
但是这时黄忠的刀却仿佛失去了重量,完全贴在了许褚的斧柄上,一股巨大的、无法抗拒的力量猛地将巨斧向外推去。
许褚大骇,就在这一瞬间,黄忠的力量连续的变化,简直是妙到毫巅,巧妙的将许褚的势破去,然后利用了人马合力的力量,将许褚的巨斧向外围荡去,如果许褚的大斧真的被挡出外门,黄忠的刀顺势抢入中门,后果如何,可想而知。
许褚大喝一声,双臂肌肉顿时坟起,双眼怒睁目呲yù裂,双腿用力夹紧战马,奋力的向前猛推战斧,想要将黄忠的刀推回去。
黄忠的长刀却诡异的向下一沉。许褚的力量顿时用到了空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倾斜,手里的巨斧呼啸着从黄忠的头顶上斜斜的扫了过去。
许褚心道不好,赶紧左手上抬,右手下压,将长柄战斧的尾端猛地向后刺出,自己也扭头寻找那抹艳红的刀锋。
黄忠的刀正化作一抹流光直刺过来,此时两人正是双马交错。
“叮!”
许褚的斧柄后端准确的敲在了黄忠的刀锋侧面,化解了这必杀的一招,许褚顺势将巨斧由下翻卷而过。向着后方倒卷而去,再次挡住了黄忠一招横扫,双方的战马却已经交错而过。
黄忠并不等战马前冲,而是直接的用出一个转向技能,黑sè的战马人立而起,后蹄交错,几乎完成了一次一百八十度的转向,随后向着许褚落下,黄忠也顺势一刀斩下。
这一刀跟许褚刚才的那一斧相比。虽然看着很帅气,但是声势却相差甚远。刚才许褚的那一斧颇有些开天辟地的威势,但是黄忠这一刀,就仿佛是天外的飞鸿,又仿似坠落的流星,看上去赏心悦目,但是却不觉得有多么巨大的威力。
但是身处其中的许褚却是骇然变sè,这招的势压得许褚不得不回身防御,许褚知道自己此时的速度略快,理论上上黄忠的这一刀就够不着自己。但是这一刀的凌厉刀气却不能不防,否则即使自己能受得住,跨下的战马也受不住这催心的刀锋。
黄忠的这一刀,已经隐隐的跨越了纯粹物理上的伤害,有种jīng神伤害的感觉,仿佛能够直接将凛冽的刀气灌入人的身体,然后一举撕裂人的五脏六腑和心神。因此,许褚不得反身撩起一斧来抵挡!
“嘶~砰!”
双方武器激起的气爆居然在空中相撞,然后砰然爆裂,看得周围的观众们心旌摇动!就算是不懂武技的郭嘉。也不由的喝了一声彩!
许褚回身这一招架,顿时降低了马速,被黄忠的战马追了上来,许褚只能以略显别扭的姿势辛苦的抵挡着黄忠的猛攻,黄忠更是得势不饶人,一刀更比一刀快,一刀还比一刀重,再接了几刀,许褚的手臂都有些发麻,战马更是四腿发颤,眼看着就不行了。
许褚干脆跳下马来,挡住了黄忠一刀狠劈,双脚都陷入了泥土中,许褚赶紧跳出来,迅速的换上了双手的短斧,黄忠也不欺负他,也从战马背上跳了下来。
在地上,两人的水平都得到最大的发挥,翻翻滚滚的打了数十招,许褚终是不敌黄忠,黄忠的刀已经不是刀了,而是一种意念,跟许褚的双斧比起来,那速度、准确度差距还是很明显的,这时许褚才知道自己差在哪里,自己的斧已经够快了,但是没有对方的意念快,所以就只能被动的防守。
开始的时候许褚还能有些攻势,但是越到后面许褚的攻势就越少,显然黄忠完全控制着整个的战斗节奏,一旦黄忠熟悉了许褚的战斗节奏和习惯之后,许褚就已经落进了必败的境地。
“当!”
“嘶!~”
一声脆响伴随着一声轻快的空气撕裂声,两人再一次分开了身形,不过这回两人没有继续战斗了,黄忠轻巧的翻了一下手腕,将长刀收到身后,一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抬头看向许褚。
许褚双手的大斧还是摆着防御的姿势,但是整个人却僵住了,喉咙里艰涩的发出一声怪响,整个战场上安静的仿佛都静止了,只剩下隐隐的风声和火把的哗啦声。
“你,很强!我,还......”
“嘶~”一声轻微的响声,许褚的额头到胸腹之间猛地裂了来,鲜红的血液如同灿烂的烟花四shè而出,然后,许褚的身体慢慢的向前倾倒,“噗通!”一声摔落尘埃,然后化作一团白光,只留下一对巨斧!
黄忠看了一眼,转身走到自己的战马旁边反身上马,一言不发驱马而走!
“全军都有!转向后,出发!”
第八百二十七章跑偏了
夏侯渊被挂,许褚被挂。
这事是由那些舟桥部队的玩家们给弄到论坛上的,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不相信,随后,在淮水战场上的玩家们纷纷对这条消息加以证实,更有不少的玩家拍到了火烧夏侯渊船队的壮观场景,论坛上的怀疑论调这才作罢,砖家叫兽们纷纷跳出来分析此战的种种得失和内幕,唯一让玩家们疑惑的是,在淮水上游指挥火攻,并且似乎施展了天象军师技的牛人到底是谁!
曹cāo的心情很不爽,同时也很无奈,每次他想要从方志文身上占便宜的时候,结果都是自己吃亏了。
本来这次徐州之战,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就算是没有在徐州捞到任何好处,就算是被方志文的幽州突骑兵跑到自己家里捣乱了一回,但是,曹cāo从中得到的好处不仅仅是粮草变得充足了,也不仅仅是获得了更多的实际控制权,还干掉了不少顽固的世族分,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让自己在谯郡和淮南的统治基础变得更加的稳固。
可惜,曹cāo到了最后又犯了贪心和冒进的毛病,当然了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