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15部分

州这些年免于战乱之苦,而且徐州也是已经开发是数百上千年的地盘,一路上田陌纵横,正是收割的季节,入目的是一望无际的麦浪,看上去极是喜人,道路两旁分布着密集的村庄小镇,这种繁荣的情形在密云的地盘上并不多见,另外,沿途还能看到不少的佛像寺庙,看来陶谦真的在利用佛教缓解社会矛盾呢。
不过,进入了城市之后,情形就完全的颠倒了,与密云的城市一比,徐州的城市显得老旧和破落,特别是满街的乞丐流民,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到了难民营。
密云是城市及周边发达,但是外围非常荒凉,而徐州则是外围发达安稳,拥挤的城市中却是暗藏隐患。
从军事的角度看,若是密云遭遇外敌,荒芜的外围直接就是免费的坚壁清野,然后坚固的城池和大量的城市人口,都会成为敌人的噩梦。若是徐州遭受外敌,城外大量的财富会成为敌人掠夺的对象,并且滋养着敌军的实力,而城内乱象丛生,一旦遇敌,城池未破,城内恐怕就会先sāo乱起来。
与密云相比,徐州就像是一个脱光了衣服的大美女啊!
方志文一路上打明了旗号,就是为了传达密云与徐州媾和的信息,方志文一点也不担心曹cāo因此而打消了进攻徐州的计划,如果他能不来也好,反正方志文是好处已经拿走了,若是曹cāo不来,不是更省心么?
而且,从现在徐州的实际情况看,越晚开战对方志文越有利,如果不能对现在徐州的内部问题尽快的进行弥补调整,跟曹cāo的这一仗也不好打呢!
将近七百里的路程,花了三天的时间,方志文一行两千人才到了下邳,陶谦收到消息,早早的就安排了赵昱和曹豹在城外迎接。
赵昱这个人方志文不大了解,因为这人在演义中没有出现,所以基本上没有深入人心,但是在史实上,赵昱在徐州是跟张纮、张昭齐名的人物。
至于曹豹,那可就是个大名人了,只不过,曹豹这个名人是反面教材,被人踩来踩去的小丑罢了。
当然,方志文不大相信演义,这个世界也多偏离了演义,演义对人物xìng格的描写是进行了艺术夸张的,就像曹豹这个人,如果他真的是个草包的话,如何能成为下邳城中四大势力之一,并且还身居都尉要职,如果陶谦连这个人都用错了,那也太奇怪了吧。
曹豹虽然有些傲气,但是在名满天下的方志文面前,曹豹还是不敢张扬的,而方志文对曹豹也没有成见,相反还很客气,这让曹豹对方志文的观感很好,至于方志文身后的猛将,曹豹还是能感觉到十足的压力的。
城里的玩家们都好奇的围观方志文,方志文这人虽然不难见,但是也不是很容易见到,说起来,方志文在玩家的心目中算不得名人,但是方志文却偏偏将一大票名人都踩在脚下,麾下更是有赵云、黄忠、徐庶这等猛人,这让玩家不得不对方志文充满了好奇。
香香更是早一步就到了下邳,她是通过邮驿系统直接从连云岛附近的城镇先行出发的,在下邳已经呆了两天,一来替方志文给陶谦送信,二来就是来下邳游玩,今rì方志文到达,香香没有出去乱跑,而是在陶谦的府中等着哥哥一行到来。
陶谦更是亲自率文武官员在府门阶下等待,陶谦可不敢站在阶上拿架子。
“陶老大人久违了,老大人风采依旧,让人不胜欣慰啊!呵呵!”
方志文老远就下了马步行,见到迎接在阶下的陶谦,立刻笑呵呵的行礼招呼。
陶谦赶紧还礼,一面笑着道:“老夫老了,方大人才是神采飞扬,让人艳羡啊!呵呵。”
两人像是老朋友一样叙了叙旧,然后互相介绍了身后的臣属,方志文这才知道,原来陶谦麾下也是人才济济啊,要说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是文臣多而武将少,这或许就是陶谦让人觉得是软柿子的根源吧。
第八百一十六章徐州四大家
欢迎宴上大家都默契的什么也没有说,直到宴会结束了,陶谦才打发了臣属,留下心腹幕僚与方志文闭门密会。..高速更新
香香不耐烦这个,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这些rì子她玩的不亦乐乎,据说她又结交了不少朋友,比如曹豹的女儿啊、陶谦的孙女之类的,她一个女孩子,在下邳这些权贵的家中简直是出入zìyóu,就像是在自己家中一样,并且能接到不少别的玩家根本就不可能接到的奇怪有趣的任务,这种事情,别人是羡慕不来的。
侍女流水似的给分坐两边的主客奉上香茗,然后鱼贯退了出去。
陶谦端起茶杯向方志文示意,小口的抿了口茶,缓缓的开声道:“方大人,首先多谢方大人能够不远千里来援,这份情义老夫铭感五内,并代表徐州士绅百姓,对方大人的高义致以谢意!”
“老大人客气了,在下对老大人的屯田之策是十分佩服的,特别是能在这乱世之中将徐州治理如此富足安乐,若是让人将这一切都毁了,实在是可惜啊!”
方志文笑着说着毫无营养的客套话,却在研究着在座的徐州权贵。
曹豹,作为军方的代表,也是下邳城中本地的大族。掌握着下邳城里最为重要的军权,这人绝对是徐州举足轻重的人物。
陈登,下邳淮浦人,家族势力集中在下邳东部,但是在下邳城中也有大量的商号地产,城外也有不少的田庄,也是下邳当地的大族。
糜竺,这个不用说了,世代从商的东海巨族,据说不算族人。光是近年来卖身投靠糜家的流民就有数万之多,这绝对是一个巨族,当年也不知道为何要死心塌地的投靠刘备,或许还是因为商人的不安全感,希望能以权护商。
剩下的笮融、赵昱、王郎、徐方这些应该是陶谦一派的心腹,徐州,就是被这四个大派系所把持的,陶谦之所以在这次重要的会晤中安排了这些人,是非常有道理的。也就是说,方志文与陶谦的协商。是要这些人都统一了意见才行,所以干脆就一起来谈判了。
当然,陶谦也有借方志文的力量来压制这些世族的想法。
方志文这边的人员就比较少了,除了方志文还有郭嘉、甄翔和黄忠,显得有些人单势薄。
“呵呵,承方大人美言,老夫惭愧啊,如今徐州的局面,如同身怀巨资的孩童。这也是老夫无能啊!”
“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老大人不过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罢了,曹cāo狼子野心,天下皆知,此诚非老大人之过。”
“惭愧,如今曹cāo以借粮为借口。yù行侵夺之事,徐州兵少将寡,还望方大人不吝施以援手。”
“这点老大人尽管放心,在下既然来了。就是来助老大人的,只是不知道老大人需要在下如何来出力呢?”
“这......”陶谦迟疑了一下,悄悄的向赵昱和陈登使了个眼sè,这种事情最好还是由他们先开口试探一下方志文的想法再说。
“不瞒方大人,如今我徐州的兵力,只能固守三两座大城,而且还要防范黄巾贼趁机南下侵扰,再者,徐州军久疏战阵,恐不能硬战,所以能够与曹军作战的部队几乎拿不出手,因此抵挡曹cāo还需要大人来全力帮助。”
“元龙的意思是希望我密云军队能够完全挡住曹军?”
“是的!当然,一应的军需器械我们都会提供,民夫民兵也是如此,战事上面也都以大人之命是从。”
方志文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不过,元龙以及老大人,你们只想到防备黄巾贼,有没有考虑过袁绍会不会趁火打劫?”
陶谦脸上一僵,陈登的脸sè也很难看,赵昱叹了口气道:“考虑过,也只能是见招拆招罢了,彭城方向只能是尽力防御,若是大人能尽快的击退曹cāo,则一切都好说。”
方志文想了想道:“老大人,您的意思是将对抗曹军的权责都交给在下,而贵军则负责防御北边的威胁以及重点城市?”
陶谦老脸微微一红,略微僵硬的点头道:“正是此意,方大人意下如何?”
“这没有问题,我此来就是要对付曹cāo的,但是事情并非大人和各位想得那么简单,在下行伍出身,别的不敢说,但是在军事上在下是不甘人后的,各位对这场战争想得都太简单了,奉孝,麻烦你给大家讲讲我们对战事的推演结果。”
“遵命!老大人,麻烦您命人取个图架来。”
很快有卫兵拿了一个图架进来,郭嘉取出一副详细的徐州地图悬挂在图架上,陶谦以及一众部属仔细一看,不由得惊骇不已,这地图的jīng细程度比他们自己的还要详尽,可想而知,有了这份地图,如果方志文想要攻打徐州,将是事半功倍的事情啊!真是不知道方志文的这个地图是从何而来的。
郭嘉看了看众人惊讶的表情,笑着解释道:“这地图是从异人手中购得,在这方面,异人的能力比我们要强,如果老大人需要,这地图老大人就留着吧。”
“呵呵,多谢奉孝了,请继续!”
郭嘉笑了下,背对着地图缓缓开始说道:“各位,在解说实际战事的预演之前,我需要先将徐州以及周边的形势介绍一下,如今曹cāo、袁绍、袁术已经罢战,孙坚正在与刘繇争夺丹阳郡。张宝在泰山刚刚完成整合,城阳和琅琊郡的异人们正在加大力量经营自己的实力。再看徐州内部,徐州内部城池密集阡陌纵横,在城池外部有大量的村镇人口,连绵的农田即将收割,而在城市之中,却有着大量的无业游民以及流民存在。再看军事力量对比,曹cāo可以调动的机动力量有六万骑兵,十五万步兵,届时会参与的异人数量估计在三十万左右。袁绍能调动的部队将近六万。异人部队十万左右,黄巾军能调动的十五万左右,异人部队超过四十万。徐州本地防御部队总数超过五十万,包括民兵在内,另有机动部队八万,可以调动的异人部队无法确定,各方对比,徐州在人数上处于绝对的劣势。”
郭嘉的一番话,将徐州的众人说得是又羞又愧。偏偏人家说得都是事实,不过若是徐州真的很强。也就不用求到方志文的头上了。
“因此,从战争能力上看,徐州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必败无疑。现在各位看地图,谯郡与徐州接壤的地区很大,这就给我方的防御造成了巨大的麻烦,根据我们的推测,曹cāo可能会形成两到三个攻击集团,然后将大量的异人部队散布渗透进徐州抢掠。各位,刚才我说过。徐州大量的乡村城镇都会成为他们的目标,富庶的徐州现在正好成了供养敌军的美食。”
大家的脸更黑了,郭嘉说得他们确实没有仔细的考虑过,如今郭嘉这么一说,他们才明白为何曹cāo会来徐州,实在是因为徐州丰收的香味太诱人了,曹cāo的军队甚至连粮草都不用带。一边打一边抢就是了。
但是这么一来,徐州的防御就成了大问题,在这么广大的防御正面上,如何能防得住。就算方志文肯尽力帮忙,但是徐州恐怕也请不来那么多的军队吧?!
“第二步,曹cāo会集中兵力攻陷要点,然后再重复第一步,如此慢慢的蚕食推进,一点点的将整个富庶的徐州吃下。这几个第一线的要点应该是取虑、下丘、梧县、淮陵等地,拿下这些支撑点之后,北边的袁绍和张宝恐怕也会心动了,然后,徐州将会面临三面受敌的状态,届时富庶的徐州大地烽火四起,各位,何以应对呢?”
郭嘉的问题将陶谦和一众臣属都给问住了,若是真的出现郭嘉所说的局面,不,既然郭嘉能够想到,那么曹cāo也一定能够想到这些问题,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xìng几乎不用怀疑,现在大家应该想得是,如何来应对这种完全溃烂的形势。
陈登咽了口唾液,额头上不知何时已经冒出一层汗珠,方志文说得没错,自己等人还是过于乐观的估计了形势,自己也自诩jīng通战略军事,但是却没有能预见到这种糟糕的局面,更加让陈登惭愧的是,面对这种糟糕的局面,陈登只能想到死守核心城市这一个笨办法,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军师郭奉孝又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
“这......这.......奉孝,可有应对的办法?”陶谦扫了身边的臣属一眼,见到大家都默默不虞或者蹙眉深思,不免心里略微有些失望,最后将期待的眼神转向郭嘉。
郭嘉咧嘴笑了笑,一脸自信的说道:“自然是有的,奉孝这里有上中下三策,请各位大人指正。”
陶谦大喜,急声道:“奉孝快快道来!”
“这下策,就是放弃外围,死守要点城市,尽量的用攻城来消耗曹cāo的有生力量,步步退守的过程中,一方面能够煅炼我们的防御部队,另一方面则大量的消耗曹cāo的jīng锐部队,直到将曹cāo引诱到徐州腹地,我密云骑兵就可以迂回到敌后,断其补给甚至sāo扰其腹地,当曹cāo的付出远远大于收益的时候,曹cāo自然就退去了,曹cāo一去,袁绍和张宝自然就不会继续。这一策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打法,但是稳妥,成功的可能xìng非常大,而且,还能给徐州的百姓和将士们一个磨练的机会,明年若是曹cāo再来,他的损失会比今年更大。”
第八百一十七章运筹帷幄
郭嘉的话让大家的心里豁然开朗,仿佛漫天的乌云被撕开了一条裂缝,明亮的阳光顿时投shè了下来,让人心里一喜,满心的压抑和沮丧渐渐的被希望所取代。全文字更新速度最快尽在23文学网.fs23.
“中策呢?”陶谦追问。
“中策也一样需要放弃外围,因为在外围我们根本就不能顾及那么大的区域,因此不管是那一策收缩外围都是必须进行的,并且如果可能的话,尽量要做到坚壁清野。这中策,则是需要用利益吸引异人来帮忙,一方面,大量的发布绞杀曹军阵营异人的任务,另一方面,收缩人口在要点城市坚守,而我密云军则在要点周围迟滞突袭曹军,使其不敢全力攻城,这中策的目的就是一个‘拖’字。在一线全力开战的时候,后面的地域则需要抢收粮食,随后将民众和粮食全部收缩回城市之内,实行坚壁清野,然后第一线要点放弃,将敌人放入已经坚壁清野的第二线,这时,战争的优势就逐渐的回到了我方手中,曹cāo的失败只是时间问题了。这中策,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妙策!”陶谦不由得大声赞道,不由得对上策更加的期待了,中策已经能够稳赢,只是损失稍大而已,但是这其中有个问题。
“奉孝,将人口集中到城市中,恐怕城市容纳不下那么多的人口吧!”
“老大人,那就请将流民和无业者给送往幽州吧,也算是我军的报酬如何?”
陶谦和一众部属恍然。原来方志文看中的果然就是人口,不过这些人口确实是可以作为报酬交易给方志文的,虽然陶谦在东海等地实行屯田,安置了不少的移民,但是从中原移民过来的人口还是太多了,而陶谦手里的土地却太少了,何况琅琊和东莞郡已经丢失了,但是人口却大都逃到南边来了,陶谦手里的土地就更少了。
现在方志文提出来的这个交易,就是一个两利的方案。陶谦心里自然是十分愿意的,但是他并不急着表态,只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郭嘉笑了笑,这事根本就不容否定,若是陶谦不肯将这些流民弄走,最后承受损失的又不是方志文,而是徐州本地的权贵和百姓。
陈登微微的叹了口气,不得不服。郭奉孝确实比自己高明太多了,而且。他也能够看出,郭奉孝张嘴要人的要求,根本就无法拒绝。
“那么上策呢?”陈登先将这事含糊过去,反正一会还得谈的,不如先听听郭嘉的上策是如何神妙吧!
郭嘉翘了翘嘴角,继续道:“上策呢,则是中策的推进,在曹cāo行动之前,我们就需要先行抢收。并且将一线要点城市的人口尽量后撤,并且在这些城市中加速修建防御设施,积攒战争物资,一旦曹cāo有所行动,我们就将没有收割的麦田全部烧毁,然后将外围的人口收缩回空出的城市,同时。发布任务让异人渗入曹cāo的领地sāo扰侵略。同时,我密云军会主动越境袭扰调动曹军,寻找战机歼灭敌军有生力量,尽量将曹cāo挡在一线城市之外。放任曹军阵营的异人部队渗透进我们已经坚壁清野的地区。这么一来,在曹cāo取得进展之前,袁绍和张宝也不会有太大的动作,一些试探xìng的行为我们可以予以坚决的回击,一旦曹cāo粮草耗尽,必然不战自退,到时徐州自安,此策能将我方损失降到最低,但是想要成功却需依赖与几个方面,一,前期的移民、修葺、储备工作是否顺利;二,守军的战力和意志是否能够抵挡曹军的猛攻;三,我游击部队是否能够充分的调动曹军并对其形成沉重的打击;四,是否会有大量的异人接受我们的任务等等,这些环节有一个做不好,都可能导致整个战术的失败,风险和利益都很大。”
陶谦深深的吸了口气,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正在老神在在喝茶的方志文,有这等谋士,何愁大事不成啊!将士能打,谋臣能算,大臣能干,方志文不兴简直是天理不容了!
“妙,妙策啊!”陶谦感叹不已的赞道。
“确是妙策,在下钦佩之至!”陈登也服气的说道。
糜竺的眼神则饱含深意的打量着方志文和郭嘉,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以上就是我们对徐州战事的大致看法,请大家指正!”郭嘉说完,缓步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微笑着看着对面的一众人等。
方志文清了清嗓接道:“老大人,刚才奉孝的分析各位也都明白了,这里面其实就是几个核心的问题的博弈,一个是如何让本来就缺粮的曹cāo得不到粮食,从而不战自退;一个是如何让我们的城池能够尽量的抵
挡住曹cāo的攻势;再一个是如何付出尽量少的代价获得胜利的问题。将这些综合起来,就是这次战事的本质了。至于奉孝刚才提到的流民和无业者的处置,请大家仔细的考虑,若是这些在徐州没有归宿感的人聚集在城市中,并且为敌人所用的话,那么其形成的危害尤烈,而将这些人交给我们,对双方都是有利的,各位需要付出的除了必要的粮草器械之外,再也不用付出别的什么了。”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曹豹和糜竺是在心里千百个愿意了,这等于自己什么也没有付出,甚是还不用在负责照顾和赈济这些流民,也消减了乡里的本地和移民的矛盾,这事是大好事啊!
对于赵昱、徐方等人来说,方志文要人口无可非议,但是人口是巨大的财富这点他们都是明白的,只是现在徐州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一时消化不了这么多的人口,就算他们不大情愿让方志文弄走这些人口,却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更好的办法,何况现在来自外部的威胁已经是迫在眉睫了呢!
因此,赵昱和徐方等人也都闭上了嘴巴对此事不置一词了。
陶谦扫视了自己的部属一眼,基本上明白了大家的想法,可能唯一不大明白的就是陈登的想法,陈登是屯田政策的坚定支持者,而且,他在利用流民开发广陵荒地一事上得利不少,或许他才是最不愿意放弃流民的那一个。
“方大人,您的提议是没错,不过数量上怎么也要有个限度吧。”陈登思索了一会终于摆出了自己的条件,要人口是可以,但是不能全部都吃了,大家分账比较好!
方志文咧嘴一笑:“元龙说得没错,这个数量自然是由咱们协商来确定了,前提是,转移的人口必须足以让我们能够打赢这场仗,这点没有问题吧?”
陶谦笑着摇了摇头,这是方志文对徐州世族的一个jǐng告了:“就按方大人所说的,立刻开始着手转移人口,抢收粮食,准备物资,修葺城防,我们决定采用奉孝的上策,打仗或许不行,但是若连这些都做不好,我这个州牧不做也罢了!”
方志文看着信心十足的陶谦满意的笑了,陶谦并非软柿,只不过短板太过明显了而已,如果不是他年纪太大,经过这次教训之后,能够励jīng图治,说不定也能成一方强权呢。
“老大人豪气冲天啊,呵呵,另外,我军需要在连云岛设置一个港口,以便运送补给和军队,当然,这个港口会形成一个城镇,不过我们不需要城镇,只是需要港口,这事还望老大人允准!”
“此事理所应当,不过,为了协调当地人的关系,还是由我方派一个官员参与管理吧。”
陶谦对这个倒是挺上心的,关键是有清河口、青岛在前,海港城市若是经营好了,那可是钱罐,所以陶谦不想就这么拱手都让给了方志文。
方志文无可无不可,在连云岛的港口距离青岛很近,方志文真的只是想要一个港口而已,完全没有想着在这里建立基地,既然陶谦愿意掏钱建立海港城市,方志文也是欢迎的。
“这没有问题,我们只是需要港口而已。”
“大人,这事交给属下吧!”糜竺主动请缨,让慢了一步的人都叹息不已。
“呵呵,既如此就有仲领头吧。”
陶谦的话让大家大喜,所谓的领头就是糜家吃多点,然后大家一起分享,陶谦如此顾及大家的利益,当然是人人都高兴了,只不过当着客人就这么分猪肉,实在是有些不讲究。
糜竺笑了笑,冲着方志文行了一礼道:“如此请大人多多关照了!”
“呵呵,彼此彼此!”方志文笑着点头应道,糜家可是东海巨富,在大汉的地位跟之前的甄家有的一比,当然,现在就稍微差了点,糜竺既然主动向自己示好,方志文也没有理由拒绝的。
“大事已定,老夫就以茶代酒,祝这次我们双方能够jīng诚合作,战胜曹cāo!”
“请!”
当晚,双方尽欢而散。
第二天,郭嘉在陶谦的府内组建了指挥部,然后开始搭架运作整个战事的准备工作,徐州这架原本缺了一环的机器开始高速的运转了起来,与正在谯郡积极备战的曹cāo抢时间。同时,这也是戏志才和郭嘉这两个老朋友之间的第二次较量,上次双方都不大认真,算是打了个平手,这次可不同了,关系到曹cāo的生死存亡,戏志才和曹cāo不得不全力以赴,只是最后谁能笑到最后,就不得而知了。
第八百一十八章香香的新朋友
方志文被香香拉着出去逛街,又或者是相反,是方志文拉着香香出去逛街,甄翔和黄忠寸步不离的跟着,上次在青州战场上的事情不知道怎么被甄姜知道了,将甄翔叫过去一通好骂,甄翔这回是打死也不敢离开方志文半步了,至于黄忠,这货纯粹是无聊,事实上,黄忠是个喜欢逛街的男人,奇怪吧!
其实一点都不奇怪,这是黄忠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为的是想要寻找到能够治疗自己儿子疾病的药物,当然,现在黃叙已经基本上被华佗和医学院的那些老头给治愈了,但黄忠这个喜欢猎奇的习惯却是改变不了了。:..一秒记住本站百度搜即可找到本站..
“哥哥,你看,那家酒楼里有一种将清泉佳酿的酒,喝了能够加速内力恢复,不过每天只有第一瓶有效。看那里,那边那个红sè廊柱的建筑,那个可不是jì院,是歌院,纯粹唱歌的地方,如果你想唱也可以上去唱的。”
方志文脸上的表情怪怪的,jì院这两个字从香香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有些违和啊,还有,陶谦这里居然还有类似卡拉ok这种东西存在,说明陶谦还是很开明的一个家伙。
“我说香香,你这是拉我去哪里啊?”
“呵呵,寺庙!没去过吧?道观哥哥见多了,寺庙肯定没去过。”
“去过啊,你忘了,在长安的时候我们一起去过的。”
“有吗?”
“有啊!”
“呃,我忘了。不过不一样,长安的是长安的,下邳的是下邳的,嘻嘻,而且我还约了人的。”
方志文笑着摇头,反正你跟小女孩讲道理,纯粹是自讨没趣的,她们说的总是有道理的。
街上人来人往,方志文一行一点也不惹人注意,特别是香香亲热的抱着方志文的手臂。这种行为只有异人才会做,所以大部分的路人都将方志文当作了一伙异人来看待。
“贞儿,这边,这边!”香香高兴的挥着手,在大街上毫不在意的大声叫着,不必大惊小怪,这种行为很普遍,边上大呼小叫的人多得是,举着看板召唤队友的人也一大堆。因为这个宝相寺也广场也有一个不错的副本,出的奖品都是加速回复的东西。因此来这里打副本的玩家又怎么会少呢?不过,香香与人约在这里会面倒是有些奇怪。
很快,当方志文看到笑呵呵的与香香手拉着手跑过来的小丫头之后,就觉得在这里会面也是很合理的,因为这个年龄与香香相若的丫头一脸的兴奋和自信,显然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她脸上的那种熟悉的神采,方志文倒是在甄姜和蔡妍的身上看到过。
“这就是我哥哥。”
“嗯,很普通嘛。嘻嘻,我叫糜贞,见过方大哥。”糜贞很大方的行了个礼,方志文也很和气的回了礼,对于糜贞半真半假的玩笑不以为意。
“本来就是普通人嘛,能有什么特别,你是糜竺的妹妹?”
“嗯。是的,也是香香的朋友。”
糜贞歪着脑袋很认真的说道,话里的意思是请不要将糜家的身份强加在她身上,方志文笑着点头。
“那好吧。香香的朋友贞儿,为何约我们来这里啊?这个宝相寺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么?”
“不是好玩的,是好吃的,我要请香香去宝相寺后山的斋馆吃好吃的斋菜呢,走吧,我定好了位置的。”
糜贞不愧是地头蛇,这个斋馆的位置在半山,而且相当的幽静,但是客人上座率却是高得出奇,更奇怪的是,这里是玩家经营的,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拿下这里的经营权的。
“味道确实不错,不过这里似乎是宝相寺的产业吧,异人是怎么拿下经营权的?”方志文赞道,一边端起茶水轻轻的抿着。
“嘻嘻,这是因为我的功劳,我入股了就可以了!”
香香笑了起来:“闹了半天是贞儿的产业啊,那我要经常来吃大户才行了,呵呵,不过贞儿做生意真厉害,能跟大嫂一比了!”
糜贞脸蛋红了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瞄了方志文一眼,低声道:“你大嫂是名满天下的商家圣手,我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怎么能更甄姐姐相提并论,愧死人了。”
方志文放下茶杯,看着糜贞认真的说道:“贞儿今天请我们兄妹,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嘻嘻,我就说瞒不住我哥哥的吧,你说还是我来说?”香香得意的向方志文靠了靠,看着糜贞的眼神里满是骄傲和得意。
糜贞有些不好意思的扭捏了一下,红着脸蛋抬头看向方志文,明媚的大眼睛中带着一抹羞意,让人不由得心动,方志文赶紧收摄心神,若是被个小丫头片子给迷了,那可真够丢人的了,何况还是在自己妹妹面前。
“是这样的,我听大哥说,方大哥有意在连云岛建立一个港口,我们糜家也会参与连云岛的建设和管理,这事没错吧?”
“没错!”方志文饶有兴趣的看向糜贞,这个小丫头真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呢。
“方大哥之所以不参与管理连云岛是因为不看好将来的连云港?还是因为连云港与青岛港的距离太近而失去了重要的战略价值?”
“是后者!”方志文对糜贞的问题略微有些惊讶,能具有这种判断能力的小女孩方志文只见过两个,一个是自己的妹妹,那是因为自己刻意培养的缘故,另一个就是田稚,那是家学和遗传的缘故。
“但是方大哥有没有想过,随着密云与徐州的关系改善,两地之间的贸易一定会大幅度的增长,而且在陶大人与方大哥达成合作和谅解之后,徐州的世族一定会跟进的,别人不说,我们糜家肯定会努力的借着这个契机与方大人形成良好的关系,以期全面的参与进海上航道贸易中去。同时,由于西侧与曹cāo交恶,这么一来,徐州的贸易重心将会北移,将来连云港的繁华是可以预期的,这其中利益甚大,又能直接的对徐州的经济政治产生深远的影响,为何方大哥会放弃掌控连云港呢?其实,方大哥提出要走连云岛,估计陶大人和其他的世族也不会反对,只要他们能够参与进去就不会有强烈的反弹了。”
糜贞一口气说了一大通,有些气喘,深深的吸了口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睛则紧紧的盯着方志文,充满好奇和期待。
方志文微微的一笑,很认真的解释道:“港口与陆地的城市不同,港口的发展不但依赖于陆上的交通往来,更重要的是海上的通道,如今海上通道我手,所以,我无需在连云岛获取实际的控制权,但是,这个控制权却无可争议的在我的手里,否则海路一断,连云岛立刻就成了死岛。因此,我没有必要去做会让徐州世族忌惮的事情,更何况双方的合作才刚刚开始,双方还缺乏互信,事实上,如果只是正常贸易往来,我去控制连云港干什么呢?我又不是生意人。”
糜贞的眼睛亮了亮,脸上流露出一副自信的模样,看来方志文的话与她心里的预期是相符的。
“既然如此,方大哥就需要一个信得过,或者是能够促进双方互信的人来管理连云港,对么?”
“当然了,我觉得你大哥就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嘻嘻,谢谢方大哥的信任,不过我大哥身为别驾从事,哪里有时间去那个小小的连云岛做岛主,嘻嘻。”
方志文看了香香一眼,香香笑眯眯的,完全没有想要干涉哥哥决定的意思,方志文又将视线转向糜贞,打量着这个估计只有十四五岁的女孩。
“那你二哥也行!”
“二哥是个武夫,不懂得治政也不懂得经商,只会舞刀弄枪。”
“那就找陈家或者曹家的人,要不陶大人的公子也行。”
“陈家人只有元龙大哥比较有本事,曹家就更不必说了,至于两位陶公子才不会去弄这些事情,他们只是喜欢读书做学问而已。”
“哦,那也不要紧,听说徐州地灵人杰,人才更是多不胜数,到时候陶大人自会安排的。”
“方大哥......”
“哥哥.......”
两个女孩都看出来了,方志文这是在故意的为难糜贞呢,不由得同时撒起娇来。
“呵呵,这事啊,要看你大哥,如果你大哥同意,我也不会有意见,我麾下的女将、女官不少,也不会怕多你一个,不过,若是贞儿真的想要主掌连云岛,恐怕最麻烦的将会是徐州本地的世族势力,如何平衡其中的关系才是重点。”
“我大哥自然没问题,至于本地的世族,我可是香香的密友,不然干脆结拜姐妹算了,有了大小姐这个靠山,谁也不敢欺负我了,嘻嘻!”
香香一瞪眼:“好啊贞儿,闹了半天原来是算计我,不行,要惩罚!”
“不要啊,不要!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咯咯.....痒,啊.....”
“不行,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惩罚!还敢还手!不能原谅!”
方志文看着两个女孩闹成一堆,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视线转向窗外的青山,不过糜贞的头脑还是很好用的,或许将来就是第二个甄姜。
第八百一十九章开战
曹cāo怕方志文么?
说老实话,还是有些怕的,以往曹cāo与方志文对上,最好的结局就是平手,实际上大多数都吃了亏的,因此,在曹cāo以及曹cāo属下将领的心里,多多少少的对方志文是有些许敬畏或者恐惧的。
但是现在曹cāo有不得不战的理由,若是不能从徐州得到粮草,曹cāo就只能从本地的世族手里去换,这个代价可就有些大了,这让曹cāo不由得想起戏志才当时说过的话,世族的力量固然不能正面的对抗,但是也绝对不能被世族的力量所绑架,如果自己早点就开始部署这个,或许也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了。
“主公,方志文就算再能打,这次他不过是四万骑兵,还需要防备北边的袁绍,能放在南线的最多三万,而且还分布在漫长的战线上,我们根本就无需担心,最多我们避其锋芒就是了。”
荀攸的说法很符合曹cāo的心思,而且,荀攸对方志文没有心理弱势,因此荀攸的战意还是很高的,虽然他的干爹荀彧是方志文的重臣,不过这个年代一家人分属不同阵营是很正常的,因此,荀攸对方志文是毫不客气的。
不过,身为一个上位者。曹cāo并不急着表态,只是笑眯眯的看向程昱。
“仲德以为如何?”
“属下也是这么看的,方志文战力强悍,我们就避其锋芒,而且,董卓当年用异人大掠河南,让河南为之一空,这个做法我们也可以做,这样一来,更是能够让方志文疲于奔命。若是方志文不理会,我们就有行离间计的机会。”
曹cāo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两个谋士一个比一个狠,不过曹cāo喜欢,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本来就是曹cāo风行的宗旨。
曹cāo最后将目光看向戏志才,戏志才会意的开口道:“主公,两位大人的话都很有道理,就算是权衡战力。我们也未必就输给方志文,但是能用智就不用力。方志文部队数量少是不争的事实和弱项,我们以长击短当然是正确的。另外,可以对徐州本地的世族进行分化,以利诱之,以威凌之。另外,属下建议,此战取实利为上,人口地盘最好不要,否则只能增加负担。待我军度过这次危机之后,大兴屯田之策,彻底解决了粮食问题,才能在考虑地盘和人口问题。”
曹cāo再次点头,笑着开声道:“几位所言切中要害,方志文并不可怕,就算他战力强横。但是战争可不仅仅是战力强横就能取胜的,本官看徐州就是一堆烂泥,方志文本事再大,也不能将烂泥扶到墙上去。呵呵.....”
“主公,那就打吧,末将原为先锋!”夏侯渊大声的说道,上次夏侯渊被赵云给挂了,心里还憋着一股怒气呢,现在方志文又来了,夏侯渊心里再也难压制自己的怒火和恨意。
曹cāo抚着胡须瞄了夏侯渊一眼,缓缓的说道:“打是肯定要打的,不过却不能瞎打,这次出击的队伍中都配置军师随军,怎么打要听军师的,妙才、元让,听明白了没有?”
“这......属下明白!”
“很好,各位听令!”曹cāo站了起来,众将也都纷纷的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向曹cāo,曹cāo指着身后的地图。
“荀攸、夏侯渊听令!”
“属下在!”
“令你二人率四万骑兵,南下钟离,伺机向淮陵攻击。”
“诺!”
“程昱、夏侯惇听令!”
“属下在!”
“令你二人率四万步兵,两万骑兵,进驻洨县,伺机进取夏丘。”
“诺!”
“许褚、李典。”
“属下在!”
“你二人与本官一起,进驻宿城,准备攻取取虑。”
“诺!”
“各位,此战的要点在于粮食,要充分的利用异人部队渗透敌境进行sāo扰和抢掠,必要时可以行霹雳手段,以震慑敢于顽抗的敌军。另外就是遇到方志文部队时,视情况尽量避其锋芒,彼进我退,彼退我进,务必使其疲于奔命,待时机成熟在一鼓而歼灭之!”
“诺!”
“志才,家中大局就交给你了!”
“属下领命,另外,主公需要防备敌军的反渗透。”
“本官明白,诸位,此战关乎我军命运,请各位戮力以赴!”
“属下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