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13部分

的稳扎稳打让曹cāo有些困惑,只不过,曹cāo是不可能知道赵云即将到来的事情的,曹cāo得到的情报是,赵云正在带着一群饥寒交迫的百姓,拼命的向南边赶路,想要赶在饿死之前,到达麗山营寨。
因此,对于张志远这么沉稳的做法,曹cāo加上了十二分的小心,生怕张志远有什么yīn谋,但是一夜过去了,除了在营地外围小规模的骑兵交战,双方并没有发生什么大战,李典的营地也很安全,李典向南边派出的斥候也没有发现异人补给部队的踪影。
第二天,天气依然yīn沉,但是并没有下雪,异人的营地一如既往的守备森严,但是除了骑兵不时的奔进奔出,步兵完全没有要出动的架势,反而在营地中加固营垒,曹cāo郁闷了,这张志远到底是想要干什么?难道他不怕断粮么?或者是他还有很多存粮?又或者他想要麻痹自己,然后在自己松懈的一刻发动猛击?
在曹cāo的困惑和不解中,一天一夜又这么平静的过去了,到了三天的早上,刚刚起床还迷迷糊糊的曹cāo收到了一封紧急战报,然后,他就被吓得完全清醒了!
今早,一支小规模的补给部队,在前往李典营中的时候被敌军两千骑兵突袭,部队全灭,随后,这支两千人的部队遭遇了许褚的骑兵,但是许褚没有追上敌军,反而被敌军牵制着造成了巨大的损伤,许褚不得不撤回了李典的营地附近。
根据李典的判断,对面的弓骑兵可能是赵云和他的卫队。
最坏的情况出现了,赵云来了!
第八百零八章早春
时间已经是三月了,早chūn时节的幽州还是冰雪未消呢,站在楼台上,能够看到城外的山峦上还带着白sè的雪帽,城里的山峰上,也还是斑斑驳驳的,但是绿sè的小芽已经纷纷的冒了出来,还有山上中的梅花树一片片的粉白淡红,装点得密云城格外的妩媚。
方志文扶着挺着大肚子的太史昭蓉,其实太史昭蓉的身体好着呢,不过被夫君小心翼翼的扶着,这种感觉也很不错。
“夫君,chūn天到了呢!”太史昭蓉看着院子里盛开的梅花说道。
“可不是么,chūn天到了呢,你们两个也太慢了,快来吃早餐吧!”甄姜在房间里听到外面的说话声,笑着大声的接了一句,太史昭蓉甜甜的应了一声,稍稍的加快了一点速度。
“爹爹,姨娘,快来!”
“来了,儿子!”
一家五口围坐用餐,其乐也融融。不过煞风景的人总是不缺的。
“哥哥,我回来了,好饿.....”
香香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田稚、赵娴还有李雪音,蹭饭吃都蹭成团购了。
才放下碗,郭嘉和田丰也来了。
“主公真是好悠闲啊,不过属下带了一个不大好的消息来了。”田丰笑眯眯的说道,眼角正好看到了抱着方毅消失在屏风后面的田稚。
方志文无奈的叹了口气,让小宁将太史昭蓉扶到后面去,孕妇还是不要听这些打打杀杀勾心斗角的事情了。
甄姜给郭嘉和田丰斟上热茶,回头瞥了瞥身后的屏风,微微的翘起了嘴角。
“说说吧,是什么不大好的消息,莫非是合肥城被攻破了?还是曹cāo一个不小心被子龙给斩了?”
“呵呵,主公倒是会说笑,不过合肥没有被孙坚攻破,曹cāo也还活蹦乱跳的。”
郭嘉喝了口茶,很遗憾的告诉方志文。他的猜测全都不靠谱。
“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两位一大早就跑来向我报告呢?肯定不是小事情吧?”
田丰和郭嘉交换了一个眼神,田丰缓缓开口道:“袁术挥军南下,攻打谯县,吕布与刘岱媾和,铁军已经撤回东郡。吕布也撤回了梁国。袁绍军的高干正在向沛国攻击,曹cāo的军队还被困在南方,谯郡的老家却已经危在旦夕了。”
方志文淡淡的点了点头,这种局面应该说是有所预料的。只不过,现在发生的时间很微妙,眼看着chūn耕就要开始了,这些家伙却忽然发动了攻势,难道不想好好的种田了么?
当然。只是个游戏世界,所以,不会将青壮都弄去打仗而致使田地荒芜,事实上游戏中的军队都是专业军队,除了民兵之外,因此攻击的一方对耕作的影响不大,前提是不能过分的征兵。
而遭受攻击的一方就麻烦了,不但要征召民兵导致chūn耕延误,还因为战事的关系无法出城耕作。或者已经耕作种植的作物被破坏,粮食的种植会遭到毁灭xìng的打击。
因此,袁术选择这个时间攻打谯郡,以及赵云和张志远一直在六安纠缠曹cāo就是为了这个目的,破坏曹cāo的chūn耕才能从本质上消耗曹cāo的实力。从而抵消曹cāo从异人势力哪里得到的支援。
当然,袁术是真心实意的想从曹cāo身上撕扯一块肉下来,而赵云和张志远只不过是想要适当的消弱曹cāo,至于孙坚。现在是骑虎难下有心无力,夏侯惇的稳重以及开局取得的优势。彻底的封堵了孙坚的前进之路。
“终于来了,到确实是一个不大好的消息呢,对于孙坚来说,呵呵。”
郭嘉笑着喝了口茶,咂了咂嘴,茶还是没有酒让人觉得着迷。
“元皓,让子龙准备撤军吧。”
“诺!”
“奉孝,这回你那老朋友算计的可够准的。”
“呵呵,志才虽然对军略不是很擅长,但是大局观连属下也不得不赞叹,所以他才会借属下的手来给大人传递消息。”
“主公的意图那么明显,而且张志远的行为早就露出了目的,若是这样戏志才还看不出来,那可就不合格了啊!”
田丰笑呵呵的说道,郭嘉微微翘了翘嘴角,不置可否的沉默着,其实从曹cāo开始的布局中,就能看出曹cāo已经明白了这次三家合攻淮南的意图,曹cāo才会有那样的布置,田丰的话其实是在调侃戏志才,因为戏志才通过郭嘉给方志文传话本身就透着不自信,若是戏志才坚信自己的判断,完全不用多此一举的来试探方志文的真实想法。
这点郭嘉也很明白,不过郭嘉更加明白戏志才不自信的根源,是源自他自己如今的地位,对于地位的患得患失,导致了心志的摇摆。
方志文撇了撇嘴道:“不管他是不是应该看出来,曹cāo既然早就知道我们的企图,想必私下里也做了些必要的准备的,现在可以放他出去给袁氏兄弟一点教训了,孙坚也应该回家看看江东都闹成什么样子了,估计这个chūn夏之交能消停一下吧!”
郭嘉点头:“属下觉得到夏收之前都不会有什么大的变故,若是要有变故,一定会出现在夏收前后,而且最可能出问题的,一个是韩馥那边,一个就是曹cāo,江东内部可能会有一些合纵连横,上演一些分分合合的闹剧,在那些地方应该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吧。”
“奉孝所言甚是,韩馥隐忍了许久,也应该会有所动作,如今袁绍的重心在中原,步伐有显得有些太大了,韩馥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拿下东郡,那可是真的太失策了。至于曹cāo,如果想要顺利的渡过夏粮失守而等到秋收,可以夏收之后出兵就食于敌,最大的可能是向陶谦发难,另一条路是从内部的世族身上做文章,只是不知道他会选择哪一条路。”
方志文笑了笑:“随便他选择那一条,既然大方向都没有意见了,那么命令就发下去吧,另外,子龙的部队与宇文伯颜的部队调防,主将就不换了,宇文伯颜的部队已经全部换装蝶翼弩了吧?”
“是的,已经全部换装完毕,重弩骑兵装备一弓一弩,短刀,箭矢,皮甲。”
“很好,子龙的轻骑兵在荆襄根本就发挥不出作用,这次的实战也证实了这点,另外就是重步兵的防御手法,这些我们也必须注重起来。”
“主公放心,已经成型的条例我们已经加入到了训练之中,新的战法也在研究。”
“呵呵,有二位在就是省心啊,不管南边的诸侯想要怎么样,我们只需要努力的发展和提高自己,以便能够随时对局势加以应变和影响。”
“主公所言甚是,还有个事情需要主公定夺。”
“哦,元皓请说。”
“最近密云一系辖地的异人领主纷纷提出要求,希望能够将用兵的额度和交战条件适当的放松,主公觉得是否可行?”
方志文沉吟了一下,转向郭嘉道:“奉孝觉得呢?”
“若是依属下之意,应该给异人领主松绑,根据我们的情报异人领主与异人势力的关系正在弱化,密云的异人势力平均的军队保有数量都在下降,显然他们的军事重心正在南移,这个时候给异人领主松绑,可以制造两者之间的对立和竞争。而局部的异人战争,一方面能够促进商业兴旺,同时也能给异人领主带来更大的吸引力,以吸引他们向本地投入资本。”
方志文点了点头,又转向一直在安静的听着他们谈话的甄姜:“夫人觉得呢?”
“妾身也赞同奉孝的意见,异人领主与行会应该区分对待,异人领主想要成长为行会是十分困难的,因此不能因噎废食,而且异人领主之间的战斗会带来商业的繁荣这是毫无疑问的,唯一需要顾忌的就是战争是否会失控,比如出现纵横勾连的情况。”
“明白了,这事不急着定,一个政策出来容易收回去可是很难的,政策的影响也不能只看军事一方面,还需要看各个方面的影响,而且,也不能只看现在的影响而忽略了长期的影响。我打算将这个事情提交到政务会议上,在之前,参谋部请尽量的征求各方的意见,包括原住民和异人。”
田丰和郭嘉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郑重。
“诺!”
“另外,将越兮的部队升格为军团,部队暂时由志忠那里调拨一半,将越兮手下原本子龙的部队换回丰宁,缺额由参谋部统一补足,部队组成之后,暂时统一由元直指挥,他的防御方向是徐州,驻地暂定为青岛。”
“主公还是认为曹cāo会选择徐州?”
“不管曹cāo是不是会攻打徐州,我们都应该对徐州有所准备,因为现在不管是袁绍、曹cāo还是孙坚,只要内部安稳下来,必然会向外寻求扩张以壮大自身的实力,而徐州、兖州的东郡、济北、济yīn等等都会成为大家的目标,徐州的归属十分重要,甚至能决定将来整个中原的走势,所以,我的意思是徐州长期的中立局外是有好处的。”
“让文举跟陶谦结盟?”郭嘉想了想说道。
方志文的目光转向田丰,田丰微微蹙眉思索了一会,也点头赞同。
“主公组建越兮军团,不就是为了徐州么,奉孝怕也是不想在总在密云呆着吧?”
方志文与郭嘉对视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第八百零九章孙坚撤军
孙坚的大帐中一片安静,复活之后的重新回到战场的黄盖,从舒县增援而来的程普,已经正式成为孙坚长史的顾雍,还有护送补给到达的朱治,几乎现阶段孙坚在庐江的所有重要将领,现在都在这个大帐之中了。
虽然一大群人呆在一起,但是气氛却出奇的安静,大家都各有想法的不出声,当然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的尴尬,至于孙坚,此刻脸上的神sè很怪,有无奈,有不甘,还有气愤和羞惭。
“此事诸位如何看?”
孙坚终于抬起头,脸上恢复了一脸的刚毅,肃声问道。
程普抬头看了一眼闷声不吭的众人,不屑的用鼻哼了一声,宏声道:“主公,这纯粹就是天地会的借口,什么荆南蛮族叛乱,我看就是他们不想继续打下去所寻找的借口,还有那赵龙所说的征战rì久将士需要修整什么的,全都是借口,这些人都是唯利是图的胆小鬼,根本就不值得信赖,当时我就是反对跟他们结盟的。与这些朝秦暮楚、心怀叵测的人结盟,最后吃亏倒霉的肯定是我们自己。”
“程将军此言差矣!”顾雍捻着胡须淡淡的反驳。
程普不满的瞪了顾雍一眼,他可是元老,何时轮到这等墙头草一样的文人来指摘了!对此,程普毫不掩饰自己心里的不服。
“我哪里说错了?难道这些不是他们的借口么?难道他们不是在背信弃义么?”
“背信弃义另说,但是你又怎么能肯定这个是借口呢?难道荆南没有发生蛮族暴动么?难道赵云的部队不是已经持续征战了两个月了么?将士疲惫,战马消瘦这都不是事实么?”
“这......但是我们还在打,他们这么一撤岂不是让我军坐蜡!”
“没错,但这事是两码事,再说了,当时结盟的时候,我们的主要战略目标是豫章郡和庐江郡,现在这两郡不是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么,而后来攻击曹cāo更是我们自己的需要。不消弱曹cāorì渐壮大的实力,难道我们在庐江郡就睡得安稳么?”
“这.....反正在这个关键时刻撤军,就是背信弃义,天下会和赵云都是背信弃义的小人,我就是这么看的。”
孙坚忽然笑了笑:“所以德谋你只能做个将军。却做不得统帅。更是对政治一窍不通,政治上的东西就是互相的妥协和分享利益,分的少了你就骂人,下次谁还跟你一起分食。若是人人都与你为敌,将来就不是我们去分食别人,而是别人来分食我等了。”
“大人说得不错,现在的局势虽然看上去对我军不利,甚至让我军的处境十分的尴尬。但是元叹说得不差,我们的第一步战略目的既然已经达成,攻击曹cāo的目的是消弱曹cāo,虽然我们更希望能灭掉曹cāo,但是曹cāo一灭,周围的荆襄势力和异人势力恐怕会极度不安,在我们后方未定的状态下,他们会不会直接在江东动手都很难说。所以,曹cāo存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是挡在我们面前的挡箭牌,承受着异人和荆襄势力的敌对情绪。”
朱治也缓缓的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当然朱治还有些想法没有说,事实上,若是曹cāo真的实力大损。估计东边还有一个更大的威胁就会出现了,而且这个威胁现在恐怕也正在酝酿着,江东丹阳和吴郡现在也有各种传闻。
最让人担心的无异于藏旻致仕和刘繇南下任扬州牧的传闻了,若是这事属实。说不定在丹阳和吴郡会掀起一股逆流,如果曹cāo壮大。周边的势力可能会继续支持江东一统,但是曹cāo势弱,则分割江东就成了首选。
“君理说得透彻,曹cāo固然是我们的恶邻,但是我们却又暂时的离不开这个恶邻,颇有些养寇以自重的意思,因此,过分的消弱曹cāo对我们也是不利的,这事我也是才想明白,因此,在曹cāo北边遭受危机的时候,他们意图将曹cāo从南方解绑,也是这个目的。留着曹cāo来对抗我们,同样,我们也需要留着曹cāo来抵挡来自他们的敌意,政治就是这样的,德谋,你可明白了其中的关窍?”
“这.....主公,我不懂这些,反正你说打谁咱就去打谁,你说不打了咱就不打,我是将领,又不是军师,呵呵。”
“呵呵,公覆呢?可有什么想法,这次没能帮你报仇,我很惭愧啊!”
“主公,两军相争,有什么私仇恩怨呢,战场上不如人,只能怨自己不努力,怎么也怪不到别人身上去,主公切莫为此事cāo心,属下也不会有这种想法。请主公以大局为重,其他事都无需考虑,属下等会全力支持主公的。”
黄盖挺直了身大声的回道,声音一如既往的铿锵有力。
“好
!好一个大局为重,公覆之忠义我知道了。”
孙坚赞扬了黄盖一句,慢慢的敛起脸上的笑容,看向朱治道:“我听说最近丹阳郡和吴郡都在流传着藏旻将要去职的消息,新的州牧即将到达建邺,可是有此事?”
朱治不动声sè的点头:“确有此事,只不过这个说法从何而起却有些蹊跷,而且藏旻这些rì闭门谢客,此消息也无法证实。”
“我看,是有人想要利用这个消息来跟大人对抗,现在许家、乔家、张家、陆家很可能在地下有小动作,特别是许家和陆家,吴郡太守许贡,丹阳郡太守周昕,会稽郡太守王朗,这些人现在的态度都有些摇摆,大人不若趁此机会,迅速的挥军东进,一统江东。”
顾雍的说法有些急切,因为江东的事情已经有些不稳了,事情不是用‘摇摆’两个字能形容的,而是各有异心才对,孙坚能成事,为何许贡、王朗、周昕就不能成事?还有,孙坚取陆家的地位而代之,对待世族的态度也比较强硬,顺生逆死的做派让江东世族内部逐渐的有了担忧和反抗的想法,而且又有有心人从中挑拨。
所以顾雍认为应该将重点放到江东来,而不是在淮南与曹cāo争锋,反正现在曹cāo北边不稳,也没有心思南顾,趁着这个机会,孙坚应该先整合江东再图其他,否则江东不保,孙坚就是个腹背受敌,不,四面受敌的处境。
孙坚点了点头:“元叹所虑正是我担心的地方,江东若是要整合一体,对世族的利益肯定会有所限制,再有有心人从中煽动,时间越久对我也越是不利,因此,借着这次天下会撤军的机会,我们也应该将注意力重新放到江东的事务上来。还有就是一旦事情有变,两位的家人恐怕会受到牵连,两位也要早做准备。”
朱治笑了笑:“我与元叹已经将族人慢慢的迁往九江,九江地处要地,是一个好地方。”
“如此甚好!”孙坚笑着说道,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如果朱治和顾雍不将家人迁来九江或者长沙,孙坚会始终担心这两人有什么反复,那可是十分致命的事情。
如果朱治能够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那么在长江之上就是孙坚的天下,有了长江在手,孙坚就能对江东三郡施加强大的压力,就算不动手,仅仅是卡死他们的贸易通道,这些江东世族都受不了。
当然,孙坚这么想是有意无意的故意忘记了方志文,因为以他和朱治的能耐,想要跟方志文比水军那绝对是很无趣的一件事情。
“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了,诸位开始准备撤军的事情,德谋、君理先行返回舒县部署,公覆、元叹去九江坐镇,准备粮草器械,cāo演水军船只,待我回师舒县之后,就正式与丹阳周昕交涉。”
“诺!”
“遵命!”
.....................................................
“主公勿忧,张志远撤军就在这两rì,主公可先行将jīng兵悄悄的调往寿chūn北上,就算是他们发现了,也不会真的有什么行动,最坏的情况,也就是六安如同博安那样被洗劫一空罢了。”
戏志才已经学会了chūn秋jīng髓,巧妙的用言辞将博安的事情推到了敌人的身上,曹cāo略微有些尴尬,但是随即就觉得戏志才很贴心。
曹cāo不是不明白现在的局面,这里面的牵扯的事情到现在还看不明白的话,曹cāo就不是曹cāo了,说白了,就是自己发了笔小财,有人看不过眼,非要来捣乱,就算分不到也要让曹cāo恶心一下,甚至让曹cāo将这笔财破了去最好。
而曹cāo一直克制着,就是不想将战事打得太大,到时候就不是破财,而是变成你死我活就不好了,但现在曹cāo面临着南北两面受敌的情况,对于自己领地的担忧和焦虑,会不时的从理智的堤坝中满溢出来,这也是人之常情。
“志才说得是,只是本官还是担心啊,若是这边不撤军,我们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北上抗击二袁,万一这些家伙趁机在背后偷袭,或者席卷整个淮南,到时候就悔之晚矣。”
戏志才翘起嘴角笑了:“主公放心,断不会如此!”
曹cāo深吸了一口气,侧头看着戏志才道:“志才敢肯定?”
“属下敢以人头担保,主公尽管调兵北上,如果两天之内城外的敌军不退,主公就拿军法处置属下!”
曹cāo认真的看着戏志才,半晌忽然抚须大笑:“如此,就按照志才所说,我相信志才的判断,若是真的事有不谐,那么就用军法处置本官好了,毕竟决断的是本官而不是志才!”
第八百一十章江东风云
鞠躬感谢‘凤凰涅羽’‘我有菜了’‘噬尐澈’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喜欢本书的朋友请不吝推荐票,谢谢诶!
戏志才的脑袋安稳的很,因为第二天,张志远的大军就拔营后撤,跟他一起撤退的还有赵云的骑兵部队,六安战事结束,同rì,合肥的孙坚也开始撤军,夏侯惇也没有追击,双方极其低调和默契的将打了两个月而几乎毫无成果的战役结束了。
曹cāo大军立刻挥师北上,向谯郡赶去,准备接下来的谯郡之战。
赵云与徐庶在江边分手,徐庶返回青州,而赵云则接到了整编的命令,返回襄阳进行整编。黄祖则带着部队驻守九江对面的浔阳,利用从淮南弄过来的人口,开始加速建设浔阳,将浔阳建成为荆襄水军最东面的补给地和桥头堡。
张志远则率部穿过豫章郡,南下庐陵,所谓的叛乱,其实就是留守的军队在跟庐陵、桂阳一带大量的山越开战了。
孙坚返回庐江之后,就开始大规模的整训军队,特别是加强了水军的训练,为东进加班加点的做着准备工作。
........................................
丹阳郡太守周昕最近很苦恼,因为他被江东的俩个阵营给夹在中间了,原本藏旻还能帮着周昕抵挡这些压力,但是现在藏旻已经是收拾东西准备北返了,据说新任的州牧刘繇就快到来了,或许,到时候这些事情还是让刘繇去烦恼吧。
对于江东世族之间的问题,周昕身为会稽郡的世族弟又怎么会不明白呢,问题是,周昕本人其实是不大想卷进去的,丹阳又不是周昕的地盘,但是王朗和虞翻都来信给周昕分析了当下江东的情况。特别是对于孙坚强势的态度,更是让江东世族担心不已。
因此,王朗的意思是想要周昕在丹阳与孙坚周旋,而吴郡的许贡和会稽王朗会全力支持周昕,所谓御敌于国门之外。在丹阳打至少不会影响到吴郡和会稽。这就是许贡和王朗的想法。
但是他们现在高估了周昕的胆气和决心,周昕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官,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武将,更不是一个合格的枭雄。所以在面对残酷的战争时,周昕首先想到的是要逃避,他甚至有去职下野的想法。
不过,现在局势还没有到那一步,孙坚也只是派使者前来说服丹阳郡的世族和周昕。希望周昕能够投效到孙坚的旗下,将整个江东统一起来,以应对来自北边的威胁。
周昕不是不明白孙坚的想法,也不是不承认孙坚的说法是有道理的,但是涉及到自己的家族,还有来自王朗、许贡的压力,周昕就觉得夹在中间实在是太痛苦了,因此,周昕的做法就是拖延。两边的要求周昕都在拖延,直到不能再拖下去为止。
于是,莺飞燕舞的江南三月,周昕没有了踏chūn出游的兴致,也没有了写诗做赋的心情。自己一个人在暖风中的院里喝着闷酒唉声叹气。
“大人,门外有人求见,这是拜帖。”
“什么人,又是本地的乡绅么?不见。烦死了!”
“大人,看上去似乎不是。说话的口音似乎是北方来的,大人还是看一看再做定夺吧。”
周昕不满的扫了一眼这个家人,显然这家伙是收受了来人的好处,不然也不会这么用心的帮着来人说话,不过,周昕听到是北边的来人时,心里动了动,还是打开了名帖,随后,周昕忽地从石凳上站了起来!神情显得十分的亢奋,眼神完全没有了这些rì懒洋洋和颓丧的感觉,而是焕发出异样的光彩。
“快,快请客人进来,不,你先去前面奉茶,我这就更衣亲自去迎接。”
周昕不是马屁jīng,现在这个年头就算是京城的三公来了周昕也大可不必如此惊慌或者兴奋,周昕之所以兴奋,是因为来者正是能够解除他现在一身麻烦的人,扬州牧刘繇!
“下官丹阳太守周昕见过州牧大人,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刘繇赶紧站起来还礼,刘繇四十出头,正当壮年,身材高大面容肃然,留着漂亮的胡,看上去人很有jīng神,双眼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一看就是个很有毅力的人。
“呵呵,周大人无须多礼,在下突然来访,倒是个不速之客呢,打搅了!”
“哪里,大人能来,下官这里是蓬荜生辉啊,呵呵,大人请进!”
“请!”
周昕很热情的将刘繇让到了会客室,下人奉上茶水,会客室左邻池塘,垂柳抚窗
,室内焚香淡雅,倒是个不错的所在。
刘繇欣赏的看了看窗外的jīng致,笑道:“江南好chūn光啊!”
“大人说的是,只是下官现在却一点赏chūn的兴致都没有啊,想必大人也知道,现在孙坚就在九江囤积大军,虎视眈眈的看着丹阳,说不定什么时候,丹阳就成了战乱之地,百姓何辜啊。”
刘繇看了看周昕的表情,只见他面容坦然眼神清澈,这一番话绝对是语出志诚,不由得赞叹道:“周大人不愧是丹阳的父母官,真是心怀百姓啊!只是,这种事情又岂会因为百姓、因为周大人的胸怀而改变呢?像孙坚、曹cāo之流,连天、朝廷都不放在眼里,何谈百姓?若是让这些人把持了地方,百姓具皆成为其羔羊,予取予求,以满足他们一己的野心和奢望,周大人,你我身为大汉臣属,岂能任由此等jiān贼祸害大汉,残毒百姓?”
周昕明白了,刘繇也是主战派,不过刘繇主战或者主和周昕都不关心,重要的是,有人来顶在自己的前面,不要让自己夹在中间受气即可,这就是周昕的真实想法。更重要的是,刘繇的言下之意是支持本地江东世族的,又符合王朗和许贡的诉求,这种情况下,于公于私,周昕自然是会毫不犹豫的支持刘繇的。
“大人所言甚是,下官受教了,下官才德浅薄,已是有些无能为力、彷徨无助,幸得大人到此,下官也就有了主心骨,丹阳百姓幸甚,下官也幸甚!”
刘繇大笑:“周大人客气了,只要我等同心协力,必能将孙坚那jiān贼据之于外,保丹阳、扬州一方的安宁。”
...........................................
刘繇空降扬州,接替告老还乡的藏旻出任扬州牧,立刻让江东的情况明朗化,刘繇是坚决反对孙坚以武力统一江东的,同时,许家、陆家、虞家和周家、王家都公开支持刘繇的到任,称丹阳、吴郡、会稽会统一在刘繇的旗下,做一个忠心耿耿的汉臣,坚决反对孙坚的军阀统治。
孙坚与刘繇的战事已经是不可避免了,一时之间,江东有点风起云涌的架势,各方的势力纷纷派出使者,在江东的大地上活跃着,丹阳各地的城市中也都在征兵和训练,一副磨刀霍霍的样,江上来往的船只中,装载的多是军械粮草,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这个时候,大家才见识了江东世族的财力物力。
从军事实力的对比上看,孙坚有强将,部队的战力强悍,而且经验丰富,反观丹阳,兵卒多是新征,将领也十分的有限,但是丹阳的背后却有吴郡和会稽,加上丹阳本地的世族支持,其财力惊人,再加上丹阳本地出jīng兵,只要有钱,还怕征召不到战力彪悍的丹阳jīng兵么?
而且,刘繇是打定了主意坚守的,于是各个城池都在大建防御设施,就算孙坚能打,一个个城池打过去,那都是需要用人命来抗的,说到底,刘繇就是要跟孙坚斗谁更有钱,谁的人口更多,谁更能雇佣更多的异人。
从这点上来看,刘繇的策略无疑是正确的,事实上,强将jīng兵固然是战场争锋的关键,但是将战争放到战略层面上来看待的时候,整体的战争潜力对比,才是胜负的关键,而刘繇很准确的把握住了这点,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刘繇还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
而且孙坚很郁闷的发现,不久之前还跟自己站在同一阵营的荆襄世族,现在又忽然的转向了刘繇那边,虽然表面上还在向孙坚提供武器和粮食供给,但是更多的商船却在朝着下游冲去,孙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去拦截,若是一个不好,弄到自己两线开战可就麻烦了。
孙坚也明白,自己周边的这些势力没有一个是善茬,这些人只要不在自己攻伐丹阳的时候从背后捅刀,孙坚就得烧高香了,还指望他们能够支持自己统一江东,壮大自身的实力,那绝对是白rì做梦的事情。
因此,孙坚一边积极的准备攻打丹阳的战事,一边却将大将纷纷派往关键的城池驻守,时刻的防备着荆襄和荆南势力的偷袭,实际上,孙坚也没有准备一下就拿下江东,即使能拿下来,孙坚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和兵力去管辖,一下吃太多是会撑死的。
孙坚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蚕食,并且以少量的兵力,让丹阳甚至吴郡、会稽始终处于战争或者半战争状态,大量的消耗这些世族的力量,只要这样的军事对抗长期维持下去,一味坚守的一方肯定是必败无疑的,到那时,江东就像是一个瓜熟蒂落的果,孙坚伸手可得。
第八百一十一章许贡的想法
“如果我是孙坚的话,我就只用一支舰队,一边训练一边作战,从九江到大海,甚至一直到会稽海湾,都会是我的战场,让江东三郡始终处于战争状态,长此以往,江东总有折腰的一天。”
方志文一边看着水面上轻轻晃动的鹅毛鱼漂,一边轻声的说着。
太史昭蓉挺着大肚子半躺在池塘边上的软塌上,神sè有些恍惚,似乎在打盹,香香趴在她的肚子上仔细的听着什么,脸上不时的变换着惊奇的表情。
甄姜在方志文身边也举着一根钓竿,方志文的另一边是李雪音,而小宁则在后面守着小炉子烹茶,远处的草地上,方毅正在跟黃叙和田稚等人放风筝,不时的传来几声争执的声音,还有方毅忘情的欢呼声。
“你的想法倒是不错,但是人家不会反过来从陆路打过来么?”李雪音不服的反问,手里的鱼竿无聊的轻轻的左右摇晃,拉动着白sè的鱼漂,在水面上制造着一圈圈的涟漪。
“绝对不会的,这是xìng格和军事力量决定的,虽然在基本面上刘繇可能占据着优势,但是孙坚现在的策略应该就是想方设法的尽快抹平这种优势,抹平这种优势的办法一个是消耗,就是我刚才说的;另一个就是提高自己的优势,这就是内部发展和建设。因此,孙坚同时也会大力的打击境内的山越蛮族,吸收其人口。而刘繇呢,因为守成有余进取不足,根本就没有野战的本钱,何谈攻击。这就像两个相斗的人,一个很壮,但是没有趁手的利器,一个较为弱小,手里却有一把绝世神兵,壮汉束手束脚只能被动防御,直到自己的力气被对手耗光。就算空有强大的躯体,最后还是一个失败的结局。”
方志文一个形象的比喻,将孙坚和刘繇双方的对比讲解得清清楚楚,李雪音服气的点了点头:“好吧,就算是这样。但是孙坚想要实现这个目标。也不是一两年能做到的吧?难道在这个过程中,就不会发生别的变数么?比如刘繇忽然获得了一个能战的大将之类的,或者孙坚又跟别的什么人开战了,拖累了自己的发展。”
“当然会有这个可能的。未来总是有无限的可能的,不是么?不过,那只是一种可能,并不会影响孙坚现在的决策,难道因为害怕将来的变故。现在就什么都不做么?那才是愚不可及呢。”
“嘻嘻,是呢。好吧,我问了个傻问题,那么方大将军觉得江东会产生什么样的变数呢?”
“呵呵,大将军这个职位离我还很远啊,倒是距离奉先不远了。至于江东会有什么变数,那可能xìng是很多的,如果你是刘繇,对于这种无奈的局面。有什么想法么?”
李雪音愣了一下,随即略微兴奋的说道:“有啊,离间计如何?”
“可以,孙坚手下都是新得的地盘,离间当地世族。煽动暴乱是可以的,但是效果如何就不好说了。”
“那......刺杀,如何?”李雪音目光灼灼的看着方志文说道。
“孙坚事必躬亲,打仗则冲锋在前。行路不喜有人护卫在前,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不过这么做恐怕只能挡住一时。挡不住一世!”
“孙坚若是死了,孙坚的势力自然就烟消云散,何来一世之说?”李雪音这是故意抬杠了,当然,她也想知道,方志文会如何回答。
“听说孙坚的两个儿子都很聪明,大儿子孙策更是有乃父之风,甚至犹有过之,更重要的是,孙坚的部下十分的团结,孙坚只不过是势力的代表,孙坚死了,这个势力自然会推出另一个代表,比如孙策。所以,势力是不是会衰亡,要看势力本身,虽然领袖的作用也很强大,但是势力本身的凝聚力才是关键。”
嘴里回答着李雪音的问题,方志文双眼却是在盯着轻轻向下晃动的鱼漂,显然,下面有鱼儿在咬钩了,只是起钩的时机非常重要,一般不会钓鱼的人,往往都是错失在起钩的时机上,是不是一个优秀的钓手,这个也是一个评判的标志。
李雪音眯着好看的凤眼,有些失神的看着水面上的涟漪,想着方志文的话,并且用这个评语来套三国时期诸侯的兴亡过程,却发现方志文的说法确实很贴切,说到底,诸侯也是一个利益团体的代表这个看法更接近事物的本质。
那么,现在方志文缔造的这个庞大的密云系势力,是不是也会为了这个既得利益群体的自身的利益,最终绑架了方志文,而将方志文推向一条他并不想走的统一之路呢?说不定,方志文真的有称帝的一天呢!想到这里,李雪音心跳不由得砰砰的加快了,脸上也有些cháo红。
甄姜好奇的看向李雪音,不解的摇了摇头,又回头看了看正在疯跑的小方毅,嘴角上勾起一抹满足的笑意,看上去美极了,一阵清风吹过,池塘上掀起一片细密的鳞波。
“上钩了,起来吧!”方志文兴奋的叫了一声,鱼竿嗖地扬起,然后弯成了一轮满月,应该是一条不小的鱼儿。
....................................................
虞翻是受命来见许贡的,然后他会到建邺去,作为王朗的代表协助刘繇共同防御孙坚的入侵。
两人正式的会谈已经进行了大半天,中间还休息了一下,吃了午饭。
江南的世族很会享受,宅子里的风景一家比一家漂亮,作为吴郡的第一号人物,许贡的宅邸不但巨大,而且是美轮美奂,当然不是那种奢华的美,而是低调雅致的美,这种美体现在一山一石、一草一木的讲究上,体现在对自然和人工之美的和谐之上。
“仲翔,若是局势真的如你所说,我等又该如何?难道只能坐以待毙不成?孙坚麾下猛将是不少,孙坚自己也以勇烈著称,加之征战经年,其战力绝对不容小觑。反观我江东,文人士子英才辈出,但是舞刀弄剑的人物却是颇为难寻,不然就只能向外招募?总不能坐等山崩吧?”
虞翻扭回向外观看的视线,微笑着看着许贡道:“大人,这种对抗和战争是长期的,期间发生什么变化都是有可能的,首先,我们应该因应这种可能xìng,将民生生产等要素向内搬迁,其次,孙坚周边不是没有敌人,我们可以适当的加以利用,再则,孙坚的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就算是铁板一块,我们也不妨去撬一撬,反正也不会有损失,最后,还能用些上不得台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