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11部分

部最先进入交战状态的不是行动最快的张志远,而是距离最近,道路最好走的合肥,孙坚不管是在后勤还是在交通上都占据着优势,所以,孙坚成了第一个开始交战的人,当然,这个跟孙坚的xìng格也有很大关系,既然要做,孙坚绝对不甘人后。
另一方面当然是夏侯惇的配合,夏侯惇几乎没有对孙坚的行军队伍进行任何的sāo扰,一心一意的就在城里加固城防准备滚木礌石之类的器械,另外就是征召民兵进行训练,还有向异人发布任务,虽然曹cāo的名声现在不大好,但是接受任务的玩家还是有的,尽管数量比之以前是少了许多的。
直到孙坚的大军来到城外十里扎下营寨,夏侯惇也没有作出任何攻击的举动,仅仅是增加了大量的斥候侦骑,严密的监视着孙坚的一举一动。
相比起夏侯惇,孙坚这边的玩家数量则要多得多,于是,战争还未开始,玩家追逐夏侯惇侦骑和斥候的战争就已经先行上演了。
双方的骑兵在野外追逐,这里的地形比较复杂,不但有丘陵更有大量的河道,因此互相之间的纠缠也就更困难,有时候追逐半天,也没有个结果。
孙坚的部队里只有一万骑兵,就是针对这种地形配置的,这些骑兵的作用只是用来防御或者关键时刻的突袭,想要充分的发挥骑兵的威力,在这种地形下是不行的,这种地形的大规模作战,只能依靠步兵,而步兵正是孙坚的长处。
夏侯惇可能也正是出于这个理由,没有一点想要与孙坚在野外决战的想法,不过,夏侯惇在孙坚扎营之后,开始逐渐的将城里的骑兵分成千人队放了出去,这些千人队是牵制和sāo扰孙坚部的主力。尤其是这些千人队渗透到孙坚背后之后,更是能对孙坚的后勤线起到巨大的威慑作用。
第二天,孙坚集结部队缓缓的出了大营,向着合肥城前进,夏侯惇的骑兵虽然不时的在远处冒一下头。但是基本上都不会上前sāo扰。如果孙坚下令骑兵去驱逐,他们就且战且走,孙坚的骑兵也不敢追远。
除了这些骑兵之外,夏侯惇就再也没有别的动作了。孙坚有些遗憾,夏侯惇不主动出城迎战孙坚就只能去强攻合肥,而这些骑兵也很讨厌,这些骑兵的存在是要告诉孙坚,你的身边和背后。随时游走着一群敌军快速机动部队,这些部队可能会偷袭你的粮草后勤,可能会趁着你营寨空虚烧毁你的营寨,也可能会在你攻城的时候突袭你的后军......
只要这些骑兵存在,孙坚就不得不分出部队去守护后勤通道,去守护营寨,去防备骑兵偷袭自己的后军,夏侯惇这一手绝对漂亮得很,更妙的是。这些骑兵是分散的,就算孙坚想要集中兵力去吃掉游走在外的骑兵都不可能,除非孙坚不急着攻城,而是慢慢的先清剿这些骑兵。
城头上的夏侯惇一身的重甲,遥遥的看着孙坚的部队在城外排兵布阵准备攻城。心里格外的平静,孙坚的大名夏侯惇自然是一清二楚的,甚至还亲眼看过孙坚打仗的情形,孙坚有勇有谋。绝对是一个劲敌,不过夏侯惇自己却并不妄自菲薄。孙坚再强,夏侯惇也毫无惧怕。
“报,将军,城内的投石机已经准备完成。”
“请异人的指挥官到城楼上指挥!”
“诺!”
“命令城外的骑兵,可以zìyóu行动,以sāo扰为主,有限打击对方的异人部队。”
“诺!”
“令城上的将士主意躲避对方的远程打击。”
‘咚咚’的战鼓声和‘呜呜’号角声在合肥城响起,天上的云层涌动,缓缓地遮住了才开始露头几天的太阳。
“吼!吼!”
“杀!~”
天上一群群一片片飞过是弩箭和碎石,积雪还没有完全消散的地面上,是一块块黑sè褐sè的方阵,像是一只只生命顽强的虫子,在漫天的箭矢和巨石的打击下,疯狂的向着城墙冲击,在它们经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条宽阔的轨迹,从高高的天空看下去,仿佛在城外的平原上画下了一幅幅巨大的图画,那整齐的线条,就像是一柄柄的长枪,企图将挡在他们面前的合肥城墙刺穿。
“卫队,随我登城!”
孙坚抽出长刀一指,当前打马向前冲去。
夏侯惇安稳的站着,任由寒风吹拂着自己的须发,头顶上的大旗哗啦啦的响着,仿佛是一股巨浪在涌动,看着孙坚的帅旗前移,战场上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进攻方的士气正在高炙,夏侯惇咧嘴笑了笑,一转身,向着城楼下走去。
“这里交给你了,我去会会那头江东猛虎!”
夏侯惇的部队就像夏侯惇自己,不喜欢张扬,都是默默的狠杀对手,即使大声的呼喝,也都是一个简单的、杀气凌凌的“杀!”字。
这跟城下呼喝狂猛,如同滚滚巨浪一样的孙坚军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就像一只猛兽,面对着一个冷酷的猎手一样,这让孙坚的感觉很不好!
“登城,登城!”
说完,孙坚一个狂袭技能扔上了城头,顿时将城头的守军清空了一小片,没死的也被强烈的爆炸气浪掀到一边,昏头昏脑的一时半会也没有战斗力,趁着这个时机,孙坚猛地冲上云梯,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上去。
“来得好,断其后路!孙文台,吃我一枪!”
夏侯惇早就在一旁等着,专等孙坚上来,甚至连自己的手下被孙坚技能残杀,夏侯惇都视而不见的隐忍了,现在终于等到了孙坚孤军深入的这一刻。
孙坚立足未稳,侧背就是一支闪烁着渗人光芒的铁枪刺来,而且,来袭的方向是从紧贴着女墙向城墙内部攻击,这是要将孙坚迫向城墙中间的位置,企图让孙坚与身后的卫队脱离开来。
孙坚一声怒吼,扭腰旋身长刀急转,斜斜的一刀由下到上的斜撩向身后,长刀的防御优势顿时凸显无疑。
‘叮!’
强烈的撞击让重心不稳的孙坚连退了三四步,古锭刀一卷,护住了身体,同时将两名企图偷袭自己的敌军砍倒在地,刀刃上的鲜血冒着丝丝的热气,孙坚宁神看去,只见一员重甲将领正在挺枪追袭而来,从刚才的一记交接之中,孙坚就能感觉到,这人的力量不比自己差,这城里能够跟自己一战的,估计就是夏侯惇了。
“哼,无耻之辈,只会偷袭么!”
“战场之上何来偷袭一说,孙文台,受死!”
夏侯惇冷笑一声,手里的长枪忽然发出一股强烈的光芒,孙坚大骇,糟糕了,这是武将技,自己的阵型已经被夏侯惇巧妙的打破,现在夏侯惇用出武将技,孙坚却没有了能够抵挡的武将技可用,用战技对武将技,这显然是要吃亏的。
只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就算是一根稻草,也要拿出来抵挡一下了。孙坚一咬牙,长刀一横身子一矮,不退反进,猛地向着夏侯惇冲了过去,同时他的长刀上也发出了一抹刺目的白sè光芒。
这是要以命换命!
夏侯惇毫无所惧,以命换命又如何!且不说自己的是武将技,孙坚的是战技,双方的伤害效果肯定是不同的,虽然,论到致命的效果,孙坚的武将技在夏侯惇不主动抵挡的情况下,也是足以致夏侯惇于死地的,但是相对来说,孙坚死亡的几率要比夏侯惇大,这点是肯定的。
更重要的是,夏侯惇很清楚的记得,自己不过是主公的一员大将,死了就死了,不说还有英灵殿复活的设置,更重要的是,自己只是一个将领,而对手是一个领袖,死了就活不过来,或者很难活过来,就算能复活,这对名望和士气的打击也是致命的,别的不说,这场战争肯定会因为孙坚的死而失败!
因此,这个生意是做得过的!
夏侯惇大吼一声:“死来!”
“休伤吾主!”
夏侯惇的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怒吼,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顿时袭上夏侯惇的心头,现在夏侯惇距离孙坚还有七八步的距离,但是距离身后的城墙却只有三两步,身后的威胁显然是来自刚从云梯上上来的敌军。
夏侯惇大恨,这个脊骨眼上自己的卫队居然没有挡住后续的援兵,不过现在气愤也来不及了,夏侯惇几乎想都不想,长枪骤停,原本向前刺去的长枪猛地贴着腰侧向后一挑,原本向前刺出的长枪此刻却忽地向着身后的半空shè去,这个过程居然毫无停滞,事实上,这正是这招枪技的特点,本来这一招就是有后招的,如果正面之敌接下了这一击,双方错身之后,这一招向后的倒shè就是要命的回马枪。
只不过,现在夏侯惇将之直接的用了出来,显得更加的突兀和诡异,从身后突袭的黄盖完全没有意料到这么一个怪招,刚刚从城上的垛墙跃起的黄盖,此时身处半空,毫无借力之处,只能勉强的用双锏加持基础技能试图封堵,不过,那长枪上的技能可是武将技啊!
“扑哧!”
第八百零一章胶着
夏侯惇手感一重,整个身形在向后一挫,双臂用力,将这个技能反过来用,长枪又猛地向前刺去,刚好挡住了孙坚的一记猛攻!
“公覆!”
孙坚狂吼一声,双目尽赤,身体如风回转,沿着夏侯惇的长枪旋身而进,手里的长刀呼啸着向着夏侯惇的脖子斩去。
夏侯惇不得不向着右侧搓步抢进,然后长枪横扫,向着孙坚的腰侧狠抽了过去。
‘当!’
一声巨响,孙坚的整个身体都飞了起来,不过,孙坚似乎早有准备,轻巧准确的落在了垛墙之上,长刀斜斜的横在身前,视线却向城墙外看去,黄盖的尸体被夏侯惇推出了城墙,此刻正在向城墙下掉去。
忽然,白sè的光芒一闪,黄盖的尸体消失不见了,只有一双钢锏在空中翻滚着落下,噗噗的掉落在城墙下被鲜血浸透的泥血之中。
“夏侯惇,这笔帐我记下来,终有一rì会还报与你的!”
说完孙坚大喝了一声:“撤!”
孙坚转身消失在墙垛上,夏侯惇有些遗憾的推起脸上的面挡,微微的叹了口气,追到墙垛边大声道:“孙文台,战场之上无私仇,你就是一个小人!哈哈.....华雄的仇尚未报,现在又记恨上某了!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小人!”
夏侯惇这当然是在打击孙坚的士气和名望了,这种事情都抓不住的话,那可就真是够笨的了!
“敌军败了!杀!”
“杀~!杀!~”
城墙上的守军杀声震天。城下的孙坚军却有些低迷了,虽然孙坚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黄盖为了保护孙坚身死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孙坚本人也从城上撤了下来。显然还是攻击不力。这种情况下此消彼长,孙坚军士气大挫。
“撤军!”
孙坚恨恨的看了城墙上耀武扬威的夏侯惇一眼,心里的恨意滔滔,不仅仅是因为夏侯惇杀了黄盖。更是因为夏侯惇刚才的一番话勾起了孙坚心里隐藏的羞愧、恼怒和不甘!这种情绪在孙坚心里翻滚着,他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不可怒而兴师!!孙坚决定还是先撤回去,不然今天的损失可能会更大,如果连自己都折在这座城下,那不但是笑话。更是灾难!
呜呜的号角声响起,天空上的弩箭和碎石飞行得更加欢快了,双方的远程部队都在努力,一方在努力的牵制城里的远程部队,以帮助自己的部队能够顺利的撤退,一方则希望借助敌军撤退的时机,尽量的杀伤敌军,要知道,战场上最大的杀伤。往往出现在溃败追击的时候。
孙坚的部队并没有崩溃,因此他们有序的逐渐的退了下去,虽然有些损失,但是损失并不大,只不过。士气的损失就相当的大了。
孙坚并没有急着率军回营,而是在shè程外结阵,整顿好自己的部队之后,才有序的开始撤退。一点机会都不再留给夏侯惇。
城头上的夏侯惇不由得扼腕,这个孙坚还真是顽强啊。这种情况下居然没有疯狂的反攻,也没有自己乱了阵脚,还能够有条不紊的慢慢撤走,果然不愧他那江东猛虎的名头。
夜里,顶着呼呼的寒风,夏侯惇的骑兵不断的sāo扰孙坚的营地,以及出营的异人部队和异人,战斗几乎打了一夜。
第二天,重整旗鼓的孙坚继续集结部队向着合肥城攻击,只不过,孙坚再也不敢丝毫的小觑了夏侯惇的能耐,只是中规中矩的攻城,甚至更多的时候只是在利用攻城来训练自己的部队一样,每过一段时间,就换上一支部队,然后将折损也不算大的部队撤下来修整,比起攻城的步兵来说,倒是远程部队打得相当卖力。
夏侯惇看出了孙坚的打算,自然也乐得配合,他更是需要练兵,因为他手里还有一大票的民兵,正好借助孙坚想要长期攻城的打算,来训练自己的民兵,这些民兵打过几仗之后,就成了老兵了,守城的效率肯定直线上升啊!
于是,看上去挺激烈的战斗,其实实质上双方的伤亡都不大,一整天的攻城战打下来,死伤连第一天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到了夜里,夏侯惇的人又来袭扰了,这种袭扰自然不会对孙坚有什么影响,但是对跟随孙坚前来攻打合肥的异人来说,夏侯惇的sāo扰是再是太可恶了,到了夜里根本就不敢出营,什么任务都做不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营地里面做生产和维修任务,这绝对是异人们不能容忍的。
在向孙坚反应无果之后,不少的异人干脆走了,转而投靠到夏侯惇的阵营去,至少晚上是可以出来sāo扰孙坚的,不用困在城中无聊。
就这样,不知不觉之中,原本对孙坚极为有利的局面,居然在悄悄的发生着转变,双方的力量对比也在慢慢的回复到势均力敌的状态,而这一切,都源于孙坚过于急躁的一次进攻,源于孙坚折损了一员大将对士气的打击。
更让孙坚无奈的是,夏侯惇实在是太稳重了,几乎没有一点冒险jīng神,不会趁着孙坚立足未稳而出兵偷袭,也不会因为孙坚受挫而出兵偷袭,更不会因为孙坚连rì进攻未果,士气低迷而出兵偷袭,反正就是一句话,无论如何都不出兵偷袭。
这让孙坚所有的计策谋算神马的全部落空,人家夏侯惇打定了了主意做乌龟,孙坚有千般本事也没有办法将夏侯惇从龟壳里面弄出来,而自己却偏偏啃不动这个龟壳,还不小心崩掉了一颗大牙,悲催啊!
至于夏侯惇,他一点都不着急,第一天孙坚的急攻和黄盖的折损,意外的让夏侯惇捡了个大便宜,但是夏侯惇不贪便宜,这也是曹cāo放心让夏侯惇来对峙孙坚的原因,若是夏侯渊的话,说不定会趁着孙坚折损大将的时机扩大战果,结果就反而糟糕了。
现在夏侯惇的局面大好,完全符合戏志才之前的战略构思,也符合曹cāo部署的战术要求,如今孙坚被牢牢的黏在了合肥城下,折损了黄盖的孙坚,丢了脸面的孙坚基本上是不会撤兵的,而夏侯惇也小心的不过分的去打击孙坚的后勤线。
当然了,夏侯惇也是担心如果过分的打击后勤线,有可能会中了孙坚的陷阱,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放出城外的骑兵对与夏侯惇来说,还是具有重要的意义的,至少,现在能将不少的异人逼的投靠到自己这边来,而且,随着这些异人对孙坚的矛盾积累下去,肯定对孙坚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若是孙坚忍不住先要灭掉自己的骑兵,那就更好了,想要灭掉这些分散在外的骑兵,要花费多的jīng力和时间不说,一个不下心说不定还会栽进去也说不定,别忘了,这里毕竟是夏侯惇的主场,而不是孙坚的地头。
于是合肥战场就形成了一个僵局,一个在城里悠哉悠哉,一个在城外想尽办法,一个着急不已,一个是想方设法的耍赖拖延,这场仗真的打成了一场烂仗,连孙坚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还说到淮南来立威,结果是到淮南丢人来了,不但损兵折将,偏偏还毫无进展,而与名传天下、勇烈无双的孙坚对战的,不过是曹cāo麾下的一员大将,这其中的高下如何,不用说大家也都看得明白,江东世族那些人对孙坚会如何看待,孙坚都有些不敢去想。
曹cāo得到夏侯惇的战报自然是很开心的,若非现在六安也正在积极的准备战斗中,曹cāo都想要摆个宴席庆祝一下,看来戏志才的第一步战略已经成功了,剩下的只要自己能够击败明rì就能到达的张志远,这场围攻淮南的闹剧,应该就能结束了,自己也能大大的挽回一下自己暴跌了不少的声望了。
戏志才对夏侯惇超额的完成了任务也感到很高兴,夏侯惇这一仗最重要的是大大的削了孙坚的面子,而现在孙坚最损不起的就是脸面,他背后还有一大堆等着他去收服的江东世族呢,失去了威信对孙坚是很致命的,这会让孙坚统一江东的道路更加的难走。
不过,戏志才现在还不敢这么快就庆祝,毕竟这只是一个良好的有些出乎意外的开局而已,不但夏侯惇那边还需要继续跟孙坚斗智斗勇,将这个大好的局面一直保持下去,更需要曹cāo这边也能够速战速决,尽快的将张志远的部队击溃或者歼灭。
当然,夏侯渊那边也不是不重要,不过相对于东边的两个战场,西侧的战场对整个战局和战略的影响最小,当然也不能掉以轻心,若是夏侯渊没能牵制住赵云,而六安的张志远和合肥的孙坚受挫之后,赵云可能会反过来救援和策应这两个战场,这么一来田忌赛马的策略就玩不成了,变成了赵云玩二打一以多欺少了!
若果真的变成那样的话,事情就糟糕了!因此,戏志才可没有庆祝的心思,而是提醒曹cāo应该集中jīng神仔细备战,务求能一战击败张志远。
而被戏志才担忧的赵云,此刻也面临着与孙坚一样的局面,夏侯渊死守不出,欺负赵云都是骑兵,攻城能力差,面对夏侯渊的死守战术,赵云现在也在头疼。
第八百零二章调虎离山
徐庶蹲在帐篷里的火堆边上,这种形式的地火膛其实是从塞外传进来的,本来应该用牛粪做燃料,不过这个没有,用木炭也一样的好用。
赵云坐在小马扎上,手里还拿着一根叉着肉条的木棍,赵云的烤肉技术是跟方志文学的,水平还是很高的,虽然比不上方志文的那种随意和洒脱的创造力,但是烤肉这种事情中规中矩的也是很好吃的。
徐庶动了动鼻翼,看了看油滋滋的烤肉,不由得暗暗的吞了口口水,有些饿了
“元直,想到办法没有啊?难道我们就这么在城外四处晃荡?”
赵云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焦急的,如果夏侯渊真的死守不出,赵云也不敢轻易的越过博安向北进攻,而博安周围的村镇是很少的,就算被赵云都搬空了,实际上也不过三五千居民罢了,这点收获在赵云看来实在是太少了。
徐庶却笑眯眯的摇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不急,反正现在我们先将博安周围的村镇洗空了再说,夏侯渊想要躲在博安城里看热闹那是不可能的,咱们可是骑兵。”
赵云眨了眨眼睛,困惑的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骑兵跟诱使夏侯渊出城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元直,别卖关子,说清楚啊”
徐庶搓了搓手,又搓了搓有些燥热的脸庞,抬头笑道:“这很简单嘛,只要我们打到夏侯渊不得不出来的地方,夏侯渊自然就出来了,对吧?”
赵云想了想:“对啊,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的话,但是,若是我们越过博安向北推进,后路等于被夏侯渊给断了,虽然以战养战也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但是想要捞好处则半分也没有。只会给曹cāo造成一些破坏罢了,而且想必战事一起,这些村镇里的百姓都已经逃进城里了吧?你看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村子,就是一个空无一人的地方嘛。”
“没错,如果他们再坚壁清野的话。我们继续北上的话毫无意义。只能让自己的部队陷入不利的环境中去,因此,我们不能够北上。”
“既然不能北上,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夏侯渊不得不出来的.等等。你不会是说六安吧?”
赵云眼神发亮的看向徐庶,徐庶笑着点头。
这次赵云和徐庶出击只带了一万两千骑兵,还有一些是玩家的骑兵,不过不多,因为玩家有骑兵的散户本来就不多。骑兵最多的都是大行会,而这次行动中,都集中到中路张志远的那里去了。
所以,赵云这一路大概合共只有两万不到的骑兵,而黄祖则在麗山坐镇,一方面给赵云提供后勤支援,一方面将赵云抓来的百姓分批运送到舒县,然后再到宜口江边上船,被送到江夏和幽州去。
因此。赵云的兵力是纯骑兵,虽然在这个地形复杂的地区纯骑兵的战力得不到十足的发挥,但是,骑兵移动速度快机动力强的战略属xìng还是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的,比如。如果曹cāo与张志远正在大战,赵云忽然从天而降,对曹cāo来说是个什么情况呢?
这就是徐庶所说的夏侯渊不得不出击的理由,若是夏侯渊将赵云给放到六安去了。戏志才所耍的田忌赛马的游戏就破产了。
赵云兴奋的想了想,又有匈疑的说道:“若是他仍然不出来呢?曹cāo那边也可以采用一样的策略。谨守六安不出,我们即使跟张志远汇合成一路,一时半会的,也未必能攻得下六安吧?”
徐庶指了指赵云的烤肉:“快翻面,要焦了。”
赵云赶紧将手里的烤肉调了个方向,一滴油脂滴落在炭火上,发出嗞嗞的响声,冒起一股白烟,香气冲鼻。
徐庶享受的嗅了嗅,接着说道:“你看看曹cāo的布置就知道他们的打算了,在我们这三路攻击部队中,战意最强实力也最强的就是孙坚,他们算是上驷;张远志的部队最多,异人的xìng格最顽强,但他们战力变数最大,只能算是下驷,我们勉强算个中驷,再看看曹cāo的布置,曹cāo自己是上驷,对上了我们这边的下驷,夏侯惇这个算是中驷,对上我们上驷,而我们这个中驷则对上了夏侯渊这个下驷,戏志才和曹cāo是在玩田忌赛马呢”
赵云用力的点头,这么一说,曹cāo的布置确实是这么一回事,那么就能够推测出,曹cāo的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要打赢这一场仗,甚至为此愿意付出夏侯渊这个下驷为代价,因此,如果自己真的从博安杀向六安,从而导致曹cāo的战术部署彻底失败,成为了街的局面,显然不是曹cāo所愿意见到的情况。
那么,曹cāo为何不愿意将战事打成街战呢?要知道长期坚持下去,对客军作战的孙坚等人也是不利的,毕竟孙坚的屁股还没有擦干净呢,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后院起火了,从这方面看,时间应该是对曹cāo有利的啊
“北边,子龙,北边才是曹cāo最为担心的,如果曹cāo的重兵被我们拖在南方,北边谯郡可能会遭到袁术、袁绍的联合打击,甚至吕布都会跑来占点便宜,因此,曹cāo不能在南边与我们旷rì持久的对峙,他是想要速战速决的,这点从排兵布阵上就暴露了,因此,夏侯渊是绝对不能将我们给放到六安去的,只要我们作出一副向六安进军的架势,夏侯渊必定会乌龟壳里面出来,到时候,子龙只要击败,不,如果能击杀最好。”
“击杀?为何要击杀呢?”
“两个原因,一个是看看曹cāo的英灵殿建好了没有,另一个,击杀之后,至少半个多月夏侯渊不能在出现在战场上,则在西线就成了我们为所yù为的地方,博安失去了夏侯渊之后我想我们是能够取下的,博安城里现在可是有差不多三四万人啊”
赵云了然,博安的三四万万人口,是一注相当大的财富了,有了这三四万万人口,荆襄世族这次出兵的代价就都回来了。
“击杀如果我的部队都在这里把握还大些,否则夏侯渊若是足够谨慎的话,不大容易。”
上次太史慈来襄阳,只有两千兵,这次赵云可是带了一万两千人,已经算不错了,毕竟方志文也在担心着荆襄周边的形势会有变化,而赵云本部的另外的一万给了越兮率领,一边在青州配合李元志作战,一边在接受新兵的补充,将来再将本部还给赵云之后,越兮手里剩下的也不会都是新兵。
徐庶想了想道:“兵力不足就用策略来补足,既然我们能够抓住夏侯渊的软肋,也就有机会能够选择战惩时机,只要将这些因素利用好,应该能够弥补部队不足的问题。”
赵云笑着点了点头:“这到也是,其实我主要是担心意外,若是夏侯渊能跟我对战,干掉夏侯渊的信心我还是有的。”
“那就行了,到时候我们尽量的将夏侯渊向你那里赶就是了好了,好了,可以吃了吧”
“呵呵,还要一会”
.
夏侯渊现在非常的纠结,夏侯渊一到博安就下令坚壁清野,但是赵云到得很快,比较远的村镇都还没有来得及迁回博安城就被赵云给抓走了。
不过这些百姓抓了也就抓了,夏侯渊只是有点心疼而已,对于赵云在城外徘徊,不敢攻城也不敢越过博安北上,夏侯渊还是很满意的,对自己的隐忍选择也颇为自得。
但是今夜,从异人那边传来了消息,赵云已经彻底清扫了博安周边,因为博安难下,而且又不能越过博安北上,赵云不想在城外野地里喝西北风,所以准备向东转进,一方面可以与张志远汇合,解决自己后勤的短板,另一方面,也可以合力进攻六安,只要取下六安,博安的夏侯渊势必不战自溃。
夏侯渊不敢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假,但是这种事情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万一赵云真的跑去了六安,主公定下的田忌赛马的战略就完全失效了,而自己在博安的所作所为更是一个笑话,当时自己还大言不惭的想要与赵云过过手,结果一箭未发,人家赵云跑去围攻主公了,自己这个将领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主公。
可是,万一这个消息是赵云故意弄出来引诱自己出城的呢?而且,这种可能xìng还很大,否则这个消息怎么会这么快就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只是,就算明知道这个是赵云的计策,夏侯渊却也不能置之不理。
纠结的夏侯渊不由得庆幸,幸好赵云发动的时机早了一点,自己还有时间去问问主公。
信已经发出去了,夏侯渊整晚都心神不宁的在卧室中来回的走着,衣甲也没有换下来,似乎准备随时出击。
直到半夜,曹cāo的回信才到达,曹cāo的回信与夏侯渊想得一样,就算是赵云的诱敌之策,夏侯渊也必须出击,务必要缠住赵云,哪怕是败了,哪怕是博安丢失了,都不能让赵云出现在六安,至少,三五rì内不能出现在六安,只要这三五天过去,曹cāo在六安取得决定xìng的胜利,那么一切就都好办了。
夏侯渊捏着曹cāo的回信,心里既是兴奋又有些紧张,整个人更是毫无睡意,干脆也不睡了,直接到屋外习武练枪去了。
第八百零三章赵云vs夏侯渊
夏侯渊追击得很小心,跟方志文打了几次交道之后,夏侯渊碰到密云的队伍都会很小心,他知道方志文的队伍注重情报侦查以及对环境的利用,所以,在明知道赵云是有意逼迫自己出城的情况下,夏侯渊不得不谨慎的让自己不要踏进赵云的陷阱。..
至于去伏击赵云,夏侯渊从来都没有这种想法,首先自己是在明处的,想要避开赵云的耳目实在是太困难了,其次,夏侯渊也不知道赵云会走哪条路去六安,又如何去伏击呢。
因此,夏侯渊只能采用了追击的办法,其实夏侯渊是很矛盾的,想要阻止赵云去六安,就必须加快速度的追上赵云,然后与之缠战,但是追得太快,夏侯渊又担心被赵云的陷阱坑了,真是纠结啊!
夏侯渊自然是希望赵云发现了自己在后面追赶,然后主动的停下来转身跟自己对战,这对夏侯渊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情况,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夏侯渊就可以稍微接战之后转身逃走,然后与赵云打打停停,拖延个三五天,待到六安战役完成,自己这边就能够缩回博安城中,或者是配合主公将赵云击败。
就在这样忐忑的心情中,夏侯渊接到了斥候与对方斥候接战的消息,不久之后,远处已经隐隐的传来了马蹄声,夏侯渊迅速的将部队分成了两个部分,准备适当的交战一下就撤离,分成两队的作用在于一主一副,互相掩护,同时加大战场的控制面,避免被对方给包围了。
根据夏侯渊得到的准确情报,赵云这边的部队只有一万两千,还有数千是异人的部队,战斗力不强,而夏侯渊这边的是两万两千jīng锐的弓骑兵,若是单论属xìng和综合战斗力,与赵云的部队比起来。也不会差太多。
只不过,当夏侯渊看到敌人的一刻,就觉得头都大了,赵云的胆子真的是大极了,他居然将部队都分成了一千人一队的小队。分散到很大的一个正面上。打算用这种的狼群战术死死的黏住自己。
自从三番两次的在方志文手下受辱之后,夏侯渊就努力的学习骑兵战术,对于赵云的打算夏侯渊几乎一眼就看穿了,但是一心想要缠战的夏侯渊却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避免被狼群战术缠上。
赵云的部队是很jīng锐的。狼群分分合合十分的流畅,夏侯渊知道,若是自己分兵,很快就是被彻底分割,然后逐步被各个击破。如果自己不分兵,这些骑兵会用轮流加速的办法,缠住自己展开持久的追击,最后耗尽了自己的马力之后将自己歼灭。
说穿了,狼群战术就是在部队数量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比拼部队实力和基层将领实力的打法,赵云就是摆明了看不起夏侯渊部队的jīng锐程度,看不上夏侯渊骑兵的经验和指挥能力。
至于赵云,其实采用狼群战术的目的比夏侯渊所想的还有多两个考虑。一个是异人部队的原因,太多的异人加入骑兵之后,赵云的统帅有些罩不住了,只好将部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徐庶统帅的。而分成小部队活动之后,这些异人部队只要能够按照指挥行动,狼群战术的jīng髓在于局部形成优势,异人部队战力不足的劣势就会被遮掩起来。
另一个因素。则是赵云想要混水摸鱼的干掉夏侯渊,狼群战术执行的时候。赵云可以不必掌旗,因此,夏侯渊会很难分辨出赵云的具体位置,而赵云却能够准确的找到夏侯渊的位置,只要夏侯渊不提前逃走,赵云是有信心将夏侯渊留在战场上的。
“变阵,合成锋矢阵,随我冲!”
夏侯渊一咬牙,与其被各个击破,还不如抱成一团,盯死一只狼追到底,一口一口的吃下对方,看看到最后谁的损失大,这种打法虽然也未必就能占据优势,但是至少比分散了之后的优势大,现在夏侯渊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两翼包抄,正面让开,元直,小心!”
“知道了,我身后可是你的jīng锐卫队,担心什么!呵呵。”
“战场上什么事情都不敢说满,还是要小心,注意保持距离,尽量给对方减速,只要他们追不上,就安全多了。”
“明白了,祝你马到功成!”
“多谢了,驾!”
如果这个时候能从空中向下看去的话,在黄黄白白的地面上,两支部队一支像是箭矢,另一支则像是一个西瓜,然后,箭矢shè穿了忽然裂开两片的西瓜,随后,西瓜变成了一条条的小蛇,在箭矢的侧后保持一定的距离追赶纠缠。
而箭矢则变成了一条大龙,似乎不堪身边这些小蛇的sāo扰,不断的扭来扭去,想要摆脱对方的纠缠,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但是却没有把法将这些附骨之蛆甩开。
夏侯渊很小心,他自然知道赵云是顶尖的武将,所以,夏侯渊没有持强好勇的冲在前面,而是躲在队伍之中,赵云虽然几次在距离夏侯渊不远的地方掠过,但是却没有办法对夏侯渊下手,几只偷袭的冷箭也被周围的卫队给挡住了。
不过夏侯渊也不舒服,因为徐庶不断的军师技让夏侯渊的指挥变得困难了起来,还会在遭到混乱技能打击时,同时遭到武将技的轰击爆shè,造成队伍的混乱和阵型的失控,夏侯渊现在光是忙着重新整合队伍,以及调整队伍前进的方向,至于反击,都只能交给将士们自主进行了。
事实上,赵云的shè击距离比夏侯渊要远,加上徐庶的军师技剥除了夏侯渊的一部分部队加成,在弓箭对shè方面,夏侯渊是吃足了亏的,更可恶的是,赵云的部队是从侧后发起攻击的,这么一来,不但防御的效果很差,回身shè击的效果肯定也不如正面shè击顺手。
“可恶!分兵,分出两支五千人部队,在我主力部队左右游走。”
夏侯渊的这个做法也是一种无奈,分出两支部队自然能为主力部队争取更多的应变时间,但是,分出部队也会降低这些部队的加成,在这种情况下进一步降低加成显然会带来更大的损失。
不过,想要改变现在被动的局面,夏侯渊必须有所变化。
两支部队渐渐分离出来,一左一右将夏侯渊的主力夹在了中间,虽然两翼的部队损失变大了,但是也将赵云的部队向两侧逼开了,主力部队几乎不再收到sāo扰和打击,夏侯渊立刻让主力加速脱离,想要从前方冲出,然后绕向自己两翼部队的外围,反过来围住赵云的部队。
只可惜,没等夏侯渊完全超出自己的两翼,徐庶和赵云却已经从两侧绕了过来,夏侯渊似乎忘记了,自己部队的速度一直在受到对方技能的影响,而且,赵云本来的速度似乎就比夏侯渊快,只是他没有想到原来是快这么多的。
“左右为难!”
徐庶上来就是一个专属技能,这个技能的效果就是减缓敌军的变阵速度,现在夏侯渊正将要完成变阵,可惜的是,这个技能一出,夏侯渊的速度顿时又降低了一点。
“丢盔弃甲!”
“致盲!”
先是降低夏侯渊的绝对防御属xìng,也就是去除加成之外的原始防御属xìng,这个一降低,所有的加成效果也跟着下降,然后是一个战技‘致盲’,让夏侯渊暂时的失去而来视力。
眼前忽然一黑的夏侯渊大骇,想不到对方居然有一个强力的军师,居然能将七阶的自己给致盲了,说明对面的军师至少是七阶的,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啊!夏侯渊下意识的举起臂盾,身体也伏在了马背上,想要躲避随着而来的打击。
“轰击!齐shè!”
赵云的卫队可是跟方志文的近卫队有的一拼的强力战队,其中什长一级皆为将领,而且技能也是都打的弓系技能,轰击这种群伤技能,赵云带着自己的卫队去刷了无数副本,还有李雪音和甄姜的优先配给,才凑齐人手一本的。
“轰!”
战场上如雷的马蹄声也掩盖不住这一声巨响,轰然爆开的耀眼闪光中,黑sè的泥土、白sè的残雪、红sè的血肉夹在一起,猛地向天空中喷去,仿佛在大地上绽开的一朵十分诡异的死亡之花!
夏侯渊这时后悔了,终究自己还是中了圈套,原来他们是故意逼自己用出这个战术的,为的就是让自己从重重的保护中脱离出来,当夏侯渊做为箭头冲出来变阵的时候,正好就成了早在一旁觊觎着的猎手的猎物。
只是,这个时候他才想明白已经太晚了!此时,赵云苦心布置的杀局已经形成,夏侯渊身边的卫队几乎在这一次成功的突袭中被彻底灭掉,赵云和徐庶在局部形成了短暂的绝对兵力优势,而且夏侯渊自己的战马也已经挂了,想跑都跑不掉,夏侯渊现在的情况就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这个时候,夏侯渊反而不再多想了,而是擎出长枪,摆了个姿势,准备与赵云面对面的见个真章。
赵云并未停歇,而是在释放完技能之后,带队猛地向着爆炸的现场冲去,他相信,夏侯渊这样的七阶强者是不可能被这么一个技能干掉的。
徐庶也指挥自己的部队加速,斜斜的冲向前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