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10部分

略准备罢了,跟孙坚取下庐江郡一样。其目的都是为了向淮南进攻,曹cāo虽然作出了驱逐外族异人势力的决定,但是,军事上的部署已经完成,曹cāo再如何做。也不过是尽力的挽回在声望上的损失。指望周围的这些诸侯能够因为这些轻飘飘的承诺而罢兵,显然是不可能的。
按照事前的协议,参与此事的三方并不合兵出击,而是分兵前进。一路由孙坚率领,攻取合肥,一路由天地会的张志远率领,攻取六安,另一路就是赵云率领的荆襄部队。名义上是黄祖率军,攻取博安,如果进攻顺利,这三路大军将再攻击安丰、成德和西曲阳。
进攻的目的在与消弱和打击,一方面通过战争消耗曹cāo的有生力量,同时也掠夺淮南郡的人口充实自己,另一方面,南边开打之后,北边的袁术、袁绍还有吕布都有可能会参与进来。当然,如果北边不动手的话也不要紧,只要能达到消弱曹cāo的目的就可以了。
三方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同样的,也都有消弱曹cāo的诉求。孙坚是因为需要直接面对越来越强大的曹cāo,想要给自己争取时间来整合江东力量,同时也是用淮南的战事,来展现自己的实力。充实自己地盘上的人口。
至于张远志和方志文的想法,就不必在赘述了。而站在荆襄世族的角度上看,参与围攻淮南一方面能立威,另一方面,即使不成也不会有坏处,曹cāo是不大可能将手伸到荆襄来进行报复的,因此,这种占便宜的事情,同时也能改善与孙坚和异人的关系,对于没有什么志向的荆襄世族来说,这事是值得做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淮南战事渐渐的拉开了序幕。
蓟chūn郡几乎没有像样的城市,赵云和黄祖率队在大雪中穿越天柱山,还多亏了大量的玩家帮忙,到了天柱山的北麓,赵云拿下了一个小镇麗山镇,以此作为这次征战的出发点,至于后勤补给,赵云必须依靠舒县的孙坚,不过这个运送的任务则要自己完成,正好黄祖无所事事,所以黄祖被派到了舒县负责运送粮草。
而徐庶就是跟着黄祖的运输队一起到达麗山镇的。
现在麗山镇整个的镇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军营,已经被彻底的要塞化了,赵云的政治点数不低,造个要塞还是不在话下的,而且有大批的玩家帮忙,又有小镇原本的骨架作为基础,这个麗山要塞只用了五天时间就建好了。
要塞依山而建,只有北面和东面两门,徐庶站在东门的外面,看着白雪皑皑的山川,以及在山川半山矗立的黑sè营寨,不由得油然升起一种浓厚的沉重感,那小小的军塞,也显得巍峨了起来。
赵云已经迎到了山下,见到黄祖和徐庶并辔而行,立刻笑着迎了上来。
“黄将军一路辛苦了,徐军师辛苦了!”
“不敢!末将回来缴令了!”
“呵呵,是参军事啊,子龙!”
“呵呵,两位,请吧!”
进了要塞中的指挥所,温暖的炭炉驱散了一身的寒气,再喝下一碗热汤,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二位请坐,元直,主公可有什么新的想法?”
“呵呵,有也会直接传信与你,既然你没有收到,那么就是说,这里的事情主公已经全权交给你了。”
黄祖安静的听着,老实说,黄祖原本还是有些傲气的,结果先是被太史慈给狠狠的调教一番,后来又被蔡家的姑爷赵云给收拾过几次,所以现在老实多了,不过,身为世族出身的黄祖,还是有些不大喜欢这两个寒门出身的上司。
“越是如此,云越是战战兢兢啊!生怕有负主公的重托。”赵云笑着答道,一边将身边的地图架挪到了自己跟徐庶之间,让一侧的黄祖也能清楚的看到。
徐庶轻松的笑了笑:“淮南之战中最为轻松的就是我们,我们并无硬xìng的战略和战术目标,完全可以由着子龙来打,目的也是子龙在草原上玩惯了的劫掠和游击,以消灭和消弱为主,当然,也不能太过,否则孙坚失了对手。难免会将目光转向荆襄。”
黄祖闻言一愣,他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徐庶一说,黄祖才发现,淮南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按照这个思维再回头看荆南和刘备。这里面的门道似乎很复杂啊!黄祖看向徐庶的眼神顿时有些不一样了。
赵云点点头,指了指合肥:“合肥是三级镇,兵员和人口都是相当不错的,孙坚想要拿下的难度很大。我估计他们会在这里胶着。至于六安,张志远拿下六安的可能xìng要看是谁来守六安,张志远的兵力很足,但是指挥大兵团作战能力却稍嫌不足,若我是曹cāo。必定亲来对付张志远。”
“不错,曹cāo那边有一个战略大师戏志才,怎么会看不出我们的最终目的,所以,他们对我们的策略可能是牵制,这也决定了我们可能很难寻找到敌军进行正面决战的机会。”
“未必,这个机会是要我们自己去争取的。”
“也是,那么子龙的看法是六安和合肥会主守,打成会战。我们这边更大的可能会是游击战?”
赵云想了想,点了点头。
徐庶稍微思索了一下问道:“那么子龙满足于这样的游击战,还是想要先一举击溃敌人,然后在从容的决定下一步的行止?”
“当然是想要先击溃敌军,然后或进或退不都是在我们手里握着么。而且,如果不能及时的击溃敌人,我们自己的后勤线可能就麻烦了,你想啊。我们是骑兵,难道对手会用步兵来跟我们打游击?因此曹cāo在这里部署的应该也是骑兵。由占着熟悉地形的优势,如果对方跟我们玩反渗透就麻烦了。”
“呵呵,正是!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想想如何才能将对手诱出来予以击溃!”
“那就拜托军师大人了,呵呵。”
........................................
方志文仰头看着巨大的地图,这是一副淮南周边的地图,包括了大部分的中原地区和荆襄、江东部分,所以尺寸很大,上面被参谋部的年轻人弄得花花绿绿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记号。
一群年轻人正在香香和田稚的率领下,进行各种各样天马行空的战棋推演,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找出最合理和最可能的作战方法,不仅仅是自己,也包括了对手和友军,然后试图从这些推演中,窥见这场淮南会战最后的结局。
田丰也笑眯眯的在一旁看着,他并不急着去参与年轻参谋们的讨论,等到他们有了一些结果,或者碰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田丰自然会出马的,现在他更多的是在欣赏自己女儿的风采。
郭嘉则在案台上慢慢的写着什么,估计是准备下发的命令,或者是在对公文进行批复,看他那个懒洋洋没什么jīng神的样子就知道,他对这些文案工作没啥兴趣,有这时间,郭嘉更喜欢去情报室里面看来自各个地方的奇奇怪怪的情报,从中找出别人看不到的事情,这样更有乐趣一些。
不过,方志文也从来没有打算让郭嘉困在文案堆里,或许要不了多久,郭嘉就是想过这些悠闲的rì子也不可得了,chūn天一来,许多事情都会像草原上的野草一样冒了出来,包括人的野心和yù望。
“报,淮南最新的战报送到。”
“送上来。”
郭嘉伸手接过战报,现在他可是值班人员,麻利的解开信件,郭嘉嘴角翘了翘念到:“赵云部于今rì凌晨北进,相机与博安守军夏侯渊部决战,详细情况再报!哦,开始了哦,先出手的是子龙和元直!各位,子龙部是一万两千骑兵,夏侯渊在博安有三万步兵两万弓骑兵,子龙将军的意思是想要诱使敌军的骑兵出击,先击溃敌军骑兵,然后从容掳劫,哦,转移人口,大家看看如何才能实现。”
第七百九十七章铁匠的新弩
“小猫,这把刀挥击劈斩的时候没有问题,格挡也很顺手,唯一不爽的就是刺击的时候不大顺手,重心似乎有些靠后了。”
方志文看着正在研究自己长刀的冯虎,指着刀背的某个位置示意,将自己感觉重心的位置给指出来。这把刀本来就是冯虎的作品,是根据方志文的要求定做的,现在冯虎已经是匠师了,有一个技能已经超过了70级,继续向着大匠师的目标努力。
冯虎用手指轻轻的敲着长刀,侧耳仔细的听着那清脆的响声,此刻他的神情十分的肃穆庄重,仿佛在做一件十分神圣的事情,有这种神情的人,才是真正的探索者。
“大人,这柄刀本来倾向于马战,重心太靠前的话,挥击的时候会容易过火,事实上战马奔驰的速度已经很快了,挥刀的速度根本就无需那么快,因此战刀的重心略微后移了一点,如果是步战刀,重心肯定要向前移。”
冯虎对方志文已经很熟悉了,所以不会有太多的局促感,说话直来直去,并无顾忌。
“这个有些麻烦啊,若是这样的话,马战用一把刀,步战还得准备另一把刀。”
方志文的顾虑是没错的,如果不顺手,确实是会影响战力的,事实上,重心靠后的骑刀在步战时劈斩也是有影响的,但是方志文的力量比较大,所以影响很小,但是刺击的时候,这个重心靠后给人的感觉刀尖会比较飘,用起来特别不舒服。
冯虎皱眉苦思了片刻,开口道:“若不然,我们在刀背上加一个配重物,步战的时候将之加上去就行了。”
冯虎这么一说,方志文立刻就想到了后世刀具中的九环大刀,那个会哗啦啦响的大刀,难道那不是为了好玩或者干扰对手,那些环也是为了配重么?
“怎么配重?又怎么加上去?”
“呃.....只能在刀背上开个孔。然后加上一个能挂在孔上的东西,比如......一个小铁环如何?”
方志文惊讶的看向冯虎,这个有些一根筋的铁匠居然能想出这个,还真是了不得,方志文十分肯定冯虎绝对是原住民。所以说啊。老百姓的智慧是不容小觑的。
“好啊,你可以试试,不过我建议你可以多打几个孔,到时候就可以根据不同的使用者自行调整配重了。这个设想非常jīng彩,唯一的不足恐怕就是在使刀的时候会发出声响了,不过战斗中有异响也是有好有坏,至少能让对手因此分神,不好的一面就是偷袭或者夜战的时候容易暴露自己。”
冯虎用力的点头。脸上也是一脸的兴奋,这个设想很可能将会出现一个新得刀种,这让冯虎如何能不开心,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能开始去试制了,只是方志文还在这里,他可不好意思就这么跑了,不过试着将方志文赶走还是可以的。
“大人,效果如何试制出来才知道,若是大人没有什么事了。我就到后面去尝试一下尽快将这个刀具做出来,做好了我再给大人拿去试刀。”
“呵呵,急不可待了,那好......咦?墙上的弩弓是你的新作品?拿来我看看。”
方志文正要起身,忽然看到了挂在墙壁上的一张有些奇怪的弩弓。兴趣顿时被吸引了过去。
“这个......”冯虎忽然扭捏了起来,方志文奇怪的看向冯虎,难道这个弩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我只是想看看,又不是要买走。这是给别人打造的,不会是给你那个......”
“大人!吶。说好了只能看看啊!”
“切,小气!”
方志文笑呵呵的接过这一柄看上去很纤细秀气的弩弓,弩弓的长度略长,还多出了一个肩托,像是狙击弩的样子,不过用这么细的支架,又要做成与重弩相当的尺寸,弩臂能受得住重弩的张力么?或者,这其实就是一把好看的轻弩?
方志文感觉了一下重量,这个把看似轻巧的弩弓,可一点都不轻,相反,入手的感觉很有份量,只不过还是比重弩轻了不少,方志文试了试弓弦的力量,似乎介于轻弩和重弩之间,方志文有些困惑了,这种上下不着边的弩有什么用呢?
冯虎似乎看出了方志文的困惑,不等方志文开口,冯虎就略带得意的解释道:“这把弩的shè程跟重弩一样!”
“不会吧!这把弩的弓弦张力轻得多,难道是有属xìng加成?”
方志文立刻拉开弩弓的菜单,不过很显然,这把弩没有特殊的属xìng加成,只是一把很普通的弩,而且取了一个很奇怪的名字‘蝶翼弩(未完成状态)’。
“呵呵,大人,弩弓的shè程不仅仅是由弓弦的张力决定的,当然,张力也很重要,但是还跟弓弦的行程有关系,这把弩的行程比重弩还要长,您注意看,弩翼比重弩更加靠前,所以弩臂的前段必须用好钢制造。而挂弦的位置和弩机都靠后,为了配平还必须加一个肩托。”
方志文仔细一看,果然,这把弩的行程被加长了,这么一来,这把弩必须腰开了,就是用脚踩住弩翼,然后双手开弩,这不成了蹶张弩?!
“腰开弩?”
“单足腰开,单手就可以上弦,如果使用熟练的话,一手开弦另一手可以装箭,速度肯定比重弩快!”
“明白了,这是为了提高shè速,同时不失去重弩的shè程和伤害力,想法很好,而且还能节省体力,特别时候力气比较小的人用,如果正常士兵使用的话,对节省体力的好处的显而易见的,那么,这个弩能批量生产么?”
“武器研究院那边我已经送了一个样品去,他们还在测试,现在这个弩弓的弩臂制作比较难,其他的都没有什么了,量产应该不是难题吧!”
冯虎笑着回答,方志文大喜,有了这把弩,重弩龙骑兵就可以单手上弦,意味着只要在马具上装上一个简单的挂钩装置,就能在马背上上弦装箭了,换而言之,重弩龙骑兵就变成真正的重弩骑兵了,不必再下马重装弩箭,这对提高骑兵的远程打击能力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
“好!非常好,小猫你又立了大功了!”方志文不吝赞美之词的夸奖让冯虎很不好意思,有些黝黑的脸上红彤彤的。
“呢个,其实这是为她做的,不过在初步完成之后,我才发现这把弩的好处,显然比三黄弩更适应咱们密云的重弩龙骑兵,所以才送去研究院的。”
方志文呵呵的笑了:“那么连她也要一并奖励!对了,这柄弩弓还没有完成,是还要加什么东西么?”
“还要篆刻和开光!另外,弩翼的部分还需要油浸处理。”
冯虎所说的篆刻和开光其实就是增加弩弓附加属xìng的过程,至于能够增加什么属xìng,这要看篆刻工匠的手艺,还有就是开光的程度。
“哦?那么估计最好的状态,能出现什么属xìng?”
“不好说啊,我倒是希望能出现增程、加速或者加伤的属xìng,不过这要看最终的结果,弩弓类的只能篆刻朱雀或者嘲风的花纹,至于出现什么属xìng,那就要看天神的旨意了。”
方志文点了点头,关于属xìng的问题,武器研究院的那些家伙肯定会做大量的实验的,然后才会最终确定在什么位置,篆刻何种花纹,这点倒是不用方志文担心了。
“最近你那位总是不见人影啊?”
“呵呵,她跟朋友去了大鲜卑山,那里的野怪和冒险副本都非常多。”
“我听说她们的冒险团升级了?”
“嗯,升到三级了,现在有一百个团员名额,不过没有招满人,她们几个女孩也没什么野心,最近咱们密云,特别是北边的城市里,冒险团普遍都升级的比较快,倒是行会那边有人员流失的情况!”
冯虎接过方志文递回来的弩弓,一边珍惜的摆弄着,一边随口说道。
方志文的眼神却微微亮了亮:“哦?这是为何,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她们冒险团里新招的成员呗,那天在这里闲聊的时候说起,说原来的行会人员开始慢慢的分流,不少人去了冒险团和原住民的军队,按她的说法,就是在行会里没意思,管理严的,他们觉得不服,管理松散的,他们觉得没前途,如果单算收益的话,还不如去冒险团,如果想要成长提高自己的话,还不如去原住民的军队。”
方志文明白了,这是智脑大幅度提高了货币汇率之后的结果,从外部输血进来的行会,越来越养不住会员了,不过,这种趋势若是继续扩大的话,汇率又会下降,然后行会的优势又会凸显出来,智脑这是在玩波动平衡呢。
方志文呵呵一笑站了起来,将这事记在心里,等回去跟甄姜和李雪音说说这个事情,拍了拍皱着的衣服,方志文拱手告辞。
“我说,你们准备啥时候才成家啊!?”
“啊?!.......这个......这个,快了吧!”冯虎的脸上顿时红到了脖子上,手脚都有些不知道该放哪里的感觉。
方志文看着窘迫还礼的冯虎,笑呵呵的转身走了,这两个人真能成家的话,也是一个新鲜事,不过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只不过,比起在这里娶妻,在游戏中嫁人的始终还是极少数。
第七百九十八章曹操的布置
【感谢‘自在天下’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圣-邪’‘一点西风’‘泪海皇’‘沈杨’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貌似月票翻倍中,大家赶紧投票哦!】
曹cāo现在很烦恼,自己一时的贪心接受了异人势力的投效,虽然看着有一大笔的钱粮人口收益,但是随之而来的麻烦却也是让曹cāo头痛不已。
幸好有一场大雪,让曹cāo能够即使的重新稍微的调整一下策略,勉强的准备好与周边诸侯对抗的准备工作,不过,这一场仗打完了,自己从异人势力那里获得的好处还能剩下多少还真不好说,或许就是白费了力气罢了,到头来还白白损失了声望,真是失策啊!
“志才,你看我的安排如何?”
曹cāo放下手里的木棒,回头看向身侧的戏志才,图纸上的标识很清楚,戏志才自然也看得很明白,不过,戏志才并没有直接回答。
“主公,志才对军略并不擅长,您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戏志才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眉头却紧紧的蹙着,显然对曹cāo的布置是有保留的,曹cāo自然能看得出来,不过他也不着急,而是抚着胡须笑着说道:
“呵呵,志才太谦虚了,不过你上次提到的那个擅长军略的朋友郭嘉,现在不知道去了何处呢?”
戏志才眼神略略一暗,郭嘉的信他已经收到了,只不过,这些事情他没有告诉曹cāo,省得曹cāo失望,但是现在曹cāo问起了,戏志才也没有办法隐瞒。
“这个,奉孝去了幽州,现在在密云出仕了!”
“啊!?幽州......方志文......这个家伙........”曹cāo心里非常失望,同时也非常的无奈,对上方志文。曹cāo从来都没有占过上风,如今听到又一个人才被方志文挖了去,曹cāo的心里是各种羡慕妒嫉恨,可是,也仅止于此。想要跟方志文对话。曹cāo还需要努力。
“主公,我听说荀攸离开了邺城,或许,主公应该主动的接触一下这个人。另外,听闻兖州程昱几次拒绝了刘岱的征辟,主公也可派人送信邀请,这两人都是智谋之士,而且擅长军略谋策。也可为主公分忧。”
当然,戏志才说这些更大的目的不过是想要转移曹cāo的注意力,省得他老是盯着郭嘉,由此而对自己也生出怨怼。不过,曹cāo似乎还真是当真了,看他的那个样子,似乎正在认真的想着如何将这两人弄到自己收下来。
“主公......主公.......”戏志才轻声唤道,毕竟现在可是在开军事会议,曹cāo这个时候走神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了。
“啊!哦。咳咳,刚才......”
“主公,属下以为,南边的三路安排应该是无误的,不过属下有一个想法。主公之所以坐镇博安却是为何呢?”
戏志才对战术问题确实不擅长,但是这不能妨碍戏志才能够通过战场外的很多东西,看到不一样的问题。
“这个啊,这是因为这三路入侵的敌军中。最难对付的就是赵云这一路,赵云在草原上打出来的赫赫威名可不是假的。而且,方志文一向都很狡猾,绝对轻视不得,因此本官去亲自对付他。”
戏志才点点头:“元让对阵孙坚,可以说是棋逢对手,而且元让素来稳重,只要稳守反击,当可无忧,妙才对阵张志远,虽然张志远兵力最多,但是战力却相对最低,因此,只要没有大的失误,也应该能保六安不失,假以时rì,敌军后勤的短板渐渐显露,则我军可胜。接下来,主公对阵赵云,主公可有速胜的把握?”
曹cāo沉吟了一下,摇头道:“本官不敢担保,赵云本人勇悍难当,率领的又是骑兵,若是稳守博安倒是无虞,若是想要击溃敌军,就要斗智斗勇了,说不好,还会吃点亏,想要彻底击溃他是很困难的。”
“那么,也就是说,战场上最好的局面是打成僵持了?”
“这......”
“大人,现在敌军势强,能打成僵持已经是很难得了,再说,我们还需要防备来自北边和西面的威胁,不能全力以赴,所以.......”
戏志才抬了抬手,打断了夏侯渊的话语,看着夏侯渊反问道:“就算如妙才所言,能打成僵持已是难得,那么,如果僵持下去,谁能保证袁术和吕布、袁绍不会趁机落井下石?”
“这......应该不会吧,现在吕布正在与刘岱对峙,袁术也要防着强势的吕布,还有袁绍,他的鲁郡都还没有摆平,不会铺下这么大的摊子吧?”
“应该不会?妙才就是用这种推测来决断我们的军事行动?”
“志才,那你觉得应该如何,如果这一战真的打成了僵持,那么对我方无疑是不利的,落井下石肯定是敌人最优先的选择,如果我们表现得过于虚弱,自然会招来饿狼的围攻。可是,还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眼前的局面么?”
“有!”戏志才斩钉截铁的说道,在场的众将一起看向戏志才,戏志才抿了抿嘴接着道:“田忌赛马!”
“田忌赛马?”曹cāo沉吟了片刻,随即恍然。
从战术上来说,如果按照曹cāo的设想,在博安、六安、合肥一线将敌军挡住,结局很大的可能xìng会成为僵持的局面,曹cāo将要付出的除了人力物力的损失,更重要的是要付出时间成本,而现在看来,时间成本是整个战役中最为重要的一个部分。
如果按照戏志才的建议,用自己最弱的对最强,次强的对最弱,最强的最次强,那么自己两胜一负,这场仗就有可能会尽快的结束,自己付出的是稍大的人员伤亡,但是赢得了战争,也赢得可最为宝贵的时间。
曹cāo大喜:“此策可行,那么让元让守六安。本官去合肥,妙才去博安?”
曹cāo的话也让大家的眼前一亮,虽然夏侯渊有些不大高兴,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三路之中最弱的那一只。为了大局着想。夏侯渊也不说什么了,最多就是败一场罢了,再说,仗还没有打。谁胜谁败还不好说呢!
不过,戏志才却在摇头,众人再次的困惑不已。
“主公,您能很快的击败孙坚么?”
“这......”
“元让,你能很快的击败张远志么?”
“这。怕是不好说,但是机会还是很大的。”
“如果主公与元让换一下呢?”
“明白了,志才是让本官去对阵张远志,以便用最短的时间击败这一路,然后再向合肥靠拢,击溃孙坚?”
“是的,属下正是这么想的,主公以为如何?”
曹cāo眯着眼睛想了想,肯定的点点头道:“可行。唯一让人有些不安的是,赵云那边若是妙才挡不住,会不会长驱直入直捣寿chūn,那样的话损失且不说,但是民心军心却是要大受打击的。”
戏志才自信的笑了笑道:“这正是我提出此策的根据。主公,从战争意外的因素来看这场战争,这三路敌军却是用同床异梦来形容最为准确,孙坚据有庐江之后。会忙着回身收拾江东世族,所以。他迫切的需要将我们削弱到一定程度,并且渴望从这次的战争中获取实际利益,并同时向江东世族立威。”
曹cāo默默的点头赞同,戏志才扫了大家一眼,继续道:“张志远,他是冲着我们接受异人势力的投效而来,他需要的是一个面子和态度问题,这场仗能打到什么程度,他应该是没有太大的期待的,只要能够让我们成为异人的公敌,为他们争取异人的好感,那么目的就达到了。”
“最后,就是赵云这一路了,方志文才是应该最没有诉求的一方,首先,这边出兵实际上是以荆襄世族的名义出兵的,对方志文没有实际利益,那么他为何要凑这个热闹的,就算他想要蓟chūn郡作为荆襄东面的缓冲,我们现在也没有余力去跟他相争,因此他根本就没有必要非要与我们开战。但是事实上他却参战了,属下下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他就是来占便宜的,既然是占便宜的,自然是喜欢那些坛坛罐罐的,因此,只要妙才不被他彻底的击败,他也不会猛攻博安,而是会将jīng力放在劫掠和sāo扰这些事情上。”
曹cāo仿佛拨开了眼前的迷雾,将这场仗的里里外外都看了个通透,原来如此,从战争之外看战争,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啊!这也是戏志才最擅长的大局观。
“说得好!志才真吾子房也!”
“主公谬赞了!”
“既然如此,那么就按照这个方案来进行布置,元让这边不必说了,稳守为主,待本官这边腾出手来,孙坚必灭!至于妙才,你这边最为重要,要灵活,但是核心在于牵制,切莫意气用事而与之硬战,若是不行,就谨守不出,只要博安不失,就算赵云在外围肆虐,所造成的影响也是有限的。”
“诺!”
“遵命!可是,主公,赵云一路人马才不过一万多骑兵,他的步兵总不会跟着一起来攻打博安吧,属下觉得应该更主动的攻击,用攻击来代替防御,特别是他背后的后勤线。”
曹cāo沉吟了一下,注目这夏侯渊道:“妙才,你的心情本官能理解,但是,轻敌大意是不行的,博安既然交给你驻守,那么就应该以守御博安为第一要务,在此基础上本官不干涉你的决策,但是,博安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否则军法不容!”
“诺!”夏侯渊大声的答道,眼神里爆出一缕寒芒。
第七百九十九章吕布的幸运
刘岱不得庆幸自己的运气好,当吕布的大军猛烈地攻进济北郡南部的时候,天降大雪!救命了!
大雪堵住了吕布前行的道路,但是堵不住铁军宋虎峰前行的道路,因为他们是异人,于是,陈留郡的北部倒霉了,宋虎峰的铁军不断的袭扰周边的城池,小镇、村庄中的百姓都被他掳劫而去。
这个情况让吕布大怒不已,问题是,这个事是天象,谁能够改变呢,就算是号称能呼风唤雨的张角,能暂时的改变一下天象,也不可能将现在的这场连绵不绝的大雪给停下来吧?
郁闷的吕布只能在房子里看着大雪,郁闷的喝着闷酒。
“将军,心情不好啊?”
庞元笑眯眯的从门口走了进来,看他的样子似乎是从外面回来,身上还有些融化的雪花濡湿的痕迹。
“来,陪某喝酒,这鬼天气,什么都干不成!”
庞元点了点头,很自然的坐在了吕布的对面,吕布给他倒上一杯热酒,伸手示意庞元举杯,庞元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轻轻的抿了一口,眯着眼睛品味着,吕布则一大口将酒杯里的酒倒进了喉咙,然后呼了口酒气,似乎想要将胸中的闷气也一起给呼出去。
“将军还在为酸枣的事情生气?”
“生什么气?!酸枣不是还在我们手里么。”
“呵呵,不错,酸枣还在我们手里,但是这些异人不断的在外围sāo扰,弄得人心惶惶的也不是好事,将军,现在的局面我们相当被动了,必须要改变。”
“怎么改变!?”吕布的眼神亮了一下,随后又暗淡了下去。
庞元抿嘴笑了笑,端起酒杯小口的抿了一口,笑道:“将军觉得应该怎么改变,如果这场大雪不存在的话!”
“当然是狠狠的打。打得刘岱滚出济北郡最好!”
“那么陈留呢?梁国呢?然后,偌大的济北郡,将军打算如何控制呢?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情要一步一步的来,我们不是黄巾军。不能打到哪里算哪里。我们是王师,我们每拿下一个地方,就应该让这些地方变成大汉的乐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更多的支持。才能算是王师,否则跟土匪何异?”
“这......”吕布想了想,不得不承认庞元的话没错,自己不能只是简单的想着打,更要想着打了之后该怎么办。否则,打了等于白打,甚至比不打更糟糕。
“某家明白了,那么复庆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庞元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起了刚才自己去做的事情。
“适才我去zìyóu市场逛了一圈,从异人手里买了一些情报,将军可想听听?”
“你说!”
“方志文在长江口一战将军已经知道了,这一战,方志文收获了大量的船只。接着,前些rì子孙坚忽然出现在就九江,从江面上出现的,带着大批的船只,要知道。原来孙坚是完全没有船队的,否则也不必一直被陆家压着。”
吕布眼睛眨了眨,似乎在回味着其中的门道,然后忽然开口道:“庐江。他的目的是庐江,想要趁着陆家虚弱的机会。彻底葬送陆家!孙坚起来了,啧啧,这个小子够狠,我早就说他够狠!”
“呵呵,将军好眼力,对然孙坚还有很多的困难摆在他面前,但是不容置疑,江东已经没有能够挡住他脚步的存在了,陆家不行,藏旻也不行,而且,朱家和顾家已经投靠孙坚了。”
吕布忽地站了起来,在室内来回的走动了几圈,然后跑到地图前面弯腰去仔细看了一会,扭头看着庞元道:“我想知道赵云的动向!”
“将军对战争太敏感了!”庞元由衷的夸了一句,吕布这个家伙天生就是为了打仗而生得,与政治上的幼稚相比,吕布就是战神,当之无愧的战神!
“将军猜测不错,赵云与黄祖率兵三万出击蓟chūn郡,估计正在向天柱山前进,将军想必也猜到了,孙坚得到方志文的支持,交换的条件是合攻曹cāo,而孙坚得到了庐江之后,本来就需要消弱强势的曹cāo,否则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头整合江东世族。”
吕布点了点头,又回头看向地图,头也不会的说道:“只怕子龙和孙坚这次不能得手,现在的天气不好是其一,其二是后勤道路遥远不利久战,若是曹cāo屯兵固守,想要突破城池他们的兵力由显得有些不足,子龙带那么点兵,就像是去做样子的。”
“不错,不过还有一路兵马!”
“哦?哪里还有一路兵马?难道志文亲自出马了么?这下子曹cāo糟糕了!”
“那到没有,不过将军如此推崇方志文么?”
“那是,就算我对战场上的事情有信心,但是碰到他,我还是没底。”
“难道将军也不如方志文?”
“呵呵,不是不如,而是没有打到最后,不知道是谁胜谁负罢了,如果再算上政治上的比较,某是望尘莫及啊!”
庞元的眼睛眯了起来,冷笑着说道:“说不定有一天我们还真是要打一打呢!”
“哦?复庆与志文有仇怨?”
“呵呵,没有,不过被他当面奚落过一次,心里不服罢了!”
“哈哈.....那小子就是嘴上不饶人,不过人很实诚,其实我也很期待能够与他一战,或许能让我全力以赴,并且觉得能势均力敌的对手,也只有他了!”
庞元笑了下,将话题导回正题:“那一路兵马却不是方志文的,而是荆南桂阳太守张志远的人马,步骑八万!”
“异人?!”
“对,异人的部队,他们之前不是传檄声讨过曹cāo么!”
“某知道,说是曹cāo接受了外资势力的投效,不过曹cāo不是已经宣布驱逐这些外族势力了么?”
“呵呵,驱逐什么的还不都是曹cāo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空口白牙罢了,说不定前门赶出去,后门就又迎了进来,曹cāo这人可不是什么君子。”
“确实,这小子很滑头,而且脸皮厚的能跟方志文一比。”
“呵呵,腹黑皮厚,这个大家都知道,所以,谁也没当真,既然有了开战的借口,这边自然是要打一打的,而且大家都有开战的理由,对吧!”
庞元放下手里的酒杯,伸手拿起酒壶给自己和吕布都倒上新酒。吕布却没有了喝酒的兴趣,而是盯着庞元追问:“那么复庆说起这些,跟刚才说的应该改变当前的局面有什么关系呢?”
“将军,原本我们打下梁国是不是就已经达到了战略目的呢?”
“呃.....没错!”
“那我们为何现在会在济北郡的地盘上呢?”
“这......自然是为了应对陈留北面的铁军攻势,所以行此围魏救赵的之策。”
“没错,但是现在因为天气的缘故,我们的围魏救赵只走了一半就不得不停下来,事实上,魏没有围住,赵也没有救成,换而言之,我们的战略失败了!”
“呃,确实如此,所以我才yù图改变啊!”
“对,必须改变,而切改变的契机已经出现了!”
吕布恍然:“复庆的意思是南下?”
“不,不是南下,而是媾和!与刘岱媾和,同时也跟袁术媾和,然后以南下攻击曹cāo为借口,当然,做做样子还是可以的,但是我们的目的是改善周边的关系,稳定陈留和梁国的局面。”
吕布想了想,又回头看了看背后的地图,重重的呼了口气,这下,心头的巨石总算是被搬走了,只不过,这个方法能成功么?
“此事能成么?”
“成不成我们都要去试一试,首先,刘岱对我们动手乃是无奈,他是害怕我们继续攻击济北郡,所以才不得不用了围魏救赵的策略,而且他成功了,但是他的目的是救赵,而不是要回梁国,因此,他对我们的态度是又怕又忌,如果我们能够主动和解,他还是能接受的。毕竟,他也要面对袁绍的压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和刘岱可以结成暂时的同盟,一起对抗袁术和袁绍、袁遗三兄弟。”
吕布听得连连点头,庞元的分析确实有道理:“那么袁术呢?”
“袁术也一样,我们也可以反过来与袁术沟通,因为袁术虽然忌惮我们,但是我们跟袁术之间并没有直接开战,也不曾夺走袁术的东西,但是曹cāo却是夺走了袁术偌大的一个淮南郡,这个仇可是不小的,所以,如果袁术要在我们和曹cāo之间选一个敌人的话,肯定应该优先选择曹cāo。然后再想办法鼓动刘岱与我们为敌,或者鼓励我们继续跟刘岱为敌。”
吕布听到这里,算是彻底明白了庞元的打算,一切的外因就是因为现在曹cāo变弱了,一旦曹cāo变弱了,原本不敢攻击曹cāo的袁术就有了动手的可能,而一旦袁术对曹cāo动手,袁绍说不定也会加入进来,这么一来,刘岱的危机感就更强了,因此,刘岱就有了与吕布媾和的可能xìng和基础,于是,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虽然吕布现在看起来,这个问题一切都是那么合情合理,但是庞元不说出来,吕布恐怕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一点,而是固执的继续想要打击刘岱,恐怕到时候刘岱逼急了跟自己死扛,到时候袁术就不是去打曹cāo了,而是打更加虚弱的陈留!
想明白了这些,吕布更庆幸自己有了庞元的辅助。
“哈哈.....复庆真好计策!某佩服,来某敬复庆一杯!”
第八百零零章孙坚vs夏侯惇
淮南南部最先进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