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1部分

智脑很可能只是利用一种简单的规则,配合上无数的人工AI,之后就任由这个游戏世界在规则下自由发展,换而言之,智脑不但在模拟人类的思考方式,它甚至在模拟现实世界的存在方式。
而证明这一点的方法很简单,玩家或许不会知道,但是作为一个NPC,方志文一直觉得,智脑对自己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基本上自己的思维都是独立的,这个思维指的不是属于方志文的灵魂思维,而是指智脑送给方志文的那另外一个大脑,辅助终端的思维。
方志文通过对辅助终端的观察,发现这个辅助终端的判断模式根本就是独立的,有时候这个终端的判断与智脑的一贯原则甚至是互相抵触的,因此,方志文才有了这种大胆的猜测,也因此,方志文才有了结交宦官购买丰宁郡太守的想法。
方志文不知道,他向张让提出的购买提议,张让确确实实的向天子汇报了,当然,这个想法的原创者由方志文变成了张让,方志文的主动购买丰宁太守,变成了方志文想要免罪升官购买渔阳太守,然后张让在得知方志文在乌桓控制区内活动之后,灵机一动,将他实际控制的乌桓地盘作为大汉的新得疆土,开出了幽州的第十二个郡。
这个开创性的主意,以及这个主意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天子自然是能想到了,事实上天子一点也不笨,他重用宦官与大臣对抗,不理朝政沉湎于酒色,更大的原因可能在于与士家大族抗争的失败,面对已经尾大不掉,甚至已经是奴大欺主的士家大族,天子的所作所为倒不如说是破罐破摔了。
但是,每一个做皇帝的人心里,都会有着一种开疆拓土的情节,当今的天子他也有,年轻时他也曾经幻想自己会像先祖那样名留青史,不,甚至要比先祖做得更好,虽然残酷的现实已经基本上打断了他的脊梁,但是,开疆拓土的梦想却一直深深的藏在他的心里。
因此,听了张让的主意之后,天子立刻就同意了,他甚至想过,要不要将那些广袤的草原,都给卖出去,说不定,真的会有士家大族倾力去占领和开发呢?当然,这个想法只是想法而已,在天子和士家大族的眼里,大草原其实是贫瘠和荒蛮的代名词,那些地方要来有什么用的,又不能种田。
不过现在既然有一个傻瓜想要,而且还肯出一万五千金的重金购买,天子自然是很乐意的,何况这事就算方志文失败了,对于天子来说,是没有任何损失的,至于是不是会惹恼乌桓人,天子并不关心。但是一旦方志文成功了,天子可就真的获得了一个开疆拓土的威名,这种事情傻子才不干呢。
乐颠颠的天子同意了张让的这个主意,并将此事交给张让去操作之后,自己又去琢磨新建的裸泳宫该怎么装饰去了,而张让则开始用心的张罗起方志文的事情。
方志文又耐心的等了几天,顺便刷了几张名将卡之后,终于再次被张让招去会见,心甘情愿的又私下给了张让三千金,这个张让不管怎么样,方志文还是很满意他的,至少他将事情给办成了,不久之后,方志文可就是三品的郡守大人,秩两千石,从俸禄上来说,跟九卿同级,当然,人家是京官,方志文不过是远在边塞,呃,之外的流官而已,这个是没法比的。
但是,一旦方志文获得了这个郡守的职位,就代表了一个正统的地位,所谓的丰宁郡居然还没有确定疆界,也就是说方志文向东打到大海,向北打到冰原,向西打到欧洲去,那也都可以叫丰宁郡,当然了,这个只是方志文歪歪一下而已。
从法统上来说,方志文确实可以这么做,只要天子和朝廷不提出反对的意见。
但是,在接受正式的任命之前,方志文还必须要陛见天子,按照规矩,作为一方郡国的首长,秩两千石的大员,是要受到天子的训诫赐诏的,这种高级官员任免叫做‘拜’,然后才持天子诏令到丞相府办理任职的手续,但是现在丞相一职已经没有了,方志文还真的不知道拿了诏令之后去哪里取印信官凭。
不过拿到诏令之前,方志文还得先见见天子才行,现在方志文就站在南宫正德殿外面等着,幸好小黄门得了张让的吩咐,没让方志文站在太阳下面,其实那也没什么,比起方志文的刻苦修炼,站着等几个小时是很轻松的事情。
正德殿非常高大,据说在几十里外就能看见,站在下面,方志文确实能感受到这个大殿的雄伟,而且智脑的恋物癖在这个皇宫建筑商体现的淋漓尽致,方志文甚至发现,连广场地砖上的的花纹和标记都清清楚楚的,方志文身边的廊柱上,更是华贵细致,描金绣红极尽精美之能事,建筑的高度更是令人感慨,虽然方志文前世也做过大都市里的小市民,见过那些号称全球第几高的建筑,但是那种细长条似的建筑,而且在林立的高楼中,一点都显不出宏伟,而这个正德殿是全洛阳最为高大的建筑,站在正德殿的顶上,绝对能俯瞰洛阳,一览众山小,可惜,这个皇宫的顶上可能不好上去。(由此可见,史书中说张让的宅邸比皇宫还高是多么荒谬。)
事实上,方志文站在这里确实看到了很多名人,可惜,从正德殿大门里进出的名人们多得像羊群,但是奈何方志文不认识啊,只能从衣着冠带上分辨一下谁的官职高,其实这点看谁走在前面就知道了,不知道哪个是将刘家江山推倒的袁氏兄弟呢?当然,也有好奇的人会看看站在侧面走廊上等候召见的方志文,这位身着甲胄的武官似乎从朝会之前就站在那里了,难道是在罚站?
大殿内的朝会似乎已经结束了很长时间了,方志文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已经被忘记了,不会在这里一直站到明天去吧?
不过还好,张让始终还是没有忘记,派来了一位中黄门,将诏令给方志文送了过来。
“方太守,这是张大人让洒家交给您的诏令,另外还让洒家转告太守,陛下事烦,无暇召见太守,让太守无需陛见了,张大人还让洒家转告太守,务必要谨慎行事,大臣对此事多有谤言,天子最重军功,望太守勿使天子失望。”
方志文躬身接下黄|色锦帛所书的诏令,嘴里谨慎的应道:“还请转告张侯,远必不会让天子失望,也不会让张大人蒙羞。”
说罢,顺手塞了张银票到中黄门手里,那中黄门溜了一眼,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真诚了许多,说话的语气也显得亲热了起来:“方太守想必还有困惑,太守持此诏令,至少府尚书令处去领取一应物事即可。”
方志文不由得心里赞了一句,这做内侍的人就是伶俐啊,自己都不用问,人家就知道自己想问什么,难道是因为跟自己一样的土包子见多了的缘故?
方志文赶紧躬身谢了,那中黄门客气的还了一礼,招来一个小黄门,让他给方志文带路出宫,这次方志文颇为期待的陛见就算是完事了,让方志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想想那位不喜朝政的天子,倒也不见得奇怪。
少府距离南宫不远,出了南宫的大门向东不远就是,少府办事的掾吏手脚倒是很利索,就是看向方志文的眼神有些奇怪,仿佛在看一个很稀奇的人物。
方志文自然不知道,自己在洛阳的官场里已经是小有名气了,因为那个并不存在的‘丰宁郡’,这个时代虽然是独尊儒术的时代,但绝对不是后世的那些腐儒掌权的时代,出身士家大族的士人其实是具有极强的攻击性的,内圣外王乃是大行其道,所以对于将外族的土地封给大汉的官员,这些大臣们倒是觉得很有新意,即使是张让提出来的,更多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但是这些大臣们还是基本上认可了这一个事实。
但是,他们搞不明白的是,这个方志文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他又是为什么看中了乌桓人的草原,难道那里有什么宝藏不成?否则他何必去开拓那一块贫瘠的土地,更何况,想要开拓土地之前,还要与乌桓人和鲜卑人拼的血流成河才行,这种在他们眼里得不偿失的行为就是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只是他们实在搞不明白,这个方志文的‘妖’是什么?
如果没有妖的话,那就是方志文傻,至于这个傻子是否真的能拿下丰宁郡,大家倒是好奇的很,或者说,大家对方志文到底要做什么,抱着强烈的兴趣。
因此,方志文不小心就在洛阳的官场了出了名,这倒是意外的收获了,这个时代出名总不是一件坏事,想要做点什么的人,必须要先学会出名,否则曹操也不会杖毙騫图以求出名,刘备也不会死乞白赖的非要标榜自己是卢植的学生,卢植有这种织席贩履的学生他自己不觉得没面子么?
所以当方志文手持诏令来少府办事的时候,那些风闻了方志文大名的掾吏自然会比较好奇,看方志文的眼神也就变得比较奇怪了,方志文感觉,这些人看自己的眼神,跟参观动物园里的大熊猫似的,本来方志文还想打听下有什么还没有发迹的名人藏在这里,结果实在受不了这些人的眼神,办完了事赶紧溜了。
【感谢‘irreversible’大大的康来打赏,今天好好的睡了个懒觉,所以醒来时已经下午了,真是好觉啊!可惜,还是得起床继续码字,写作真是个辛苦的行当!
这一个求官的事件本来可以拉开来写上十几章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大家估计也没这个兴趣,又不是历史穿越,游戏吗,还是集中在游戏方面。
好了,各位厚道的大大看完记得投票!谢谢】
第七十三章投效
官凭印信到手,方志文的一颗心算是落到了地上,看着手里的那颗铜制的印信,咋看咋好看,摸起来也很有手感,倒不是因为那印信代表着权位,而是,有了这个印信自己将来的打算就有了官方的承认,而不会被刘虞或者将来的公孙瓒处处掣肘。
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个官位,就有了招募幕僚掾吏的资格,将来更有开县立塞的渠道,大大小小的算是一方诸侯了,当然,前提是朝廷不会将方志文的官帽子擼下来,不过那个可能性现在并不存在的,在所有大臣们眼中贫瘠的丰宁郡,暂时也不会有什士家大族会盯上吧,错过这个时机,到了四年后,那个时候中枢混乱,政令不出京城,方志文就真正的是一个割据地方,山高皇帝远的军阀了。
将印信装备上,魅力+5,统帅+5,没想到这个官阶证明还是一个战略装备,不错,可惜这玩意别人是装备不上的,必须是正式由朝廷授予的人才能装备,不然干掉一个刺史装备上刺史的印信岂不是就成了刺史?
方志文乐颠颠的给李雪派出了一只鸽子,将官位到手的事情第一时间跟她分享,不过她收到鸽子也得半个小时之后了,他心里的兴奋实在是很需要有个人跟他一起分享,只不过满眼的都是让他觉得不爽的玩家,方志文心里溢满的欣悦之情,只能先跟香香分享,想到这里方志文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方大人!”
方志文楞了一下,在洛阳认识自己的人不多吧。
“史阿!真巧啊!”
“并非如此,在下是特地来找方大人的。”史阿笑了笑,露出一口的白牙,方志文才发现,这个史阿看上去似乎还是很开朗的一个人,跟那天见到的那种沉默恭顺的样子倒是有些不同。
“哦?”方志文扫了一眼周围,似乎没有引起四周玩家的注意,不过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可有什么事情?”
“不知方大人是否方便,在下有些事情想向方大人请教。”
方志文眼睛一转,莫非这史阿是来投靠的?难道王越已经得到了自己获得太守职位的消息了?不管怎么样,王越毕竟是京城的地头蛇,而且所谓的游侠不就是混混的代名词么,他们的消息来源肯定是很灵通的。
方志文笑着点了点头:“当然,不如在那边的茶楼里小坐一下?”
“可!”史阿客气的侧身让方志文先走,自己落后了半步跟在方志文身后,方志文微微的一笑,这史阿多数是想要投靠自己了,所谓的请教,大概是想看看自己是否能信重他吧,这些江湖中人还是很讲究面子的。
“近日听闻大人已拜太守一职,在下为大人贺!”两人对坐在茶室内,史阿长跪而起首先先方志文致贺。
方志文微微的笑了笑,这个史阿的眼神里似乎大有深意啊。
“多谢,有话请直说吧。”
“那在下就冒犯了,在下记得当日,大人曾经说过,王侯相是有手里的刀剑杀出来的,不知大人这太守的职位可是如此得来的?”
方志文扫了史阿一眼,史阿眼神清澈的看着方志文,显然他不是来责难方志文的,方志文嘿然一笑。
“正是刀剑中杀出来的,难道不是么?”
史阿愣了一下,仔细的看着方志文的神色,见方志文一本正经的,完全不似开玩笑,可是这次方志文获得的太守职位明明是买来的,为何方志文还要这么说呢?
见史阿一脸的困惑,方志文悠然道:“丰宁郡本是乌桓人的控制区,现在我等将士用刀剑将这片土地变成我大汉的疆域,而我的职位是否能名副其实,还要看我们手里的刀利不利?这难道不是正符合我那天所说的话么?”
“难道不花钱就得不到那职位么?”
“你想说的关键在于不应该结交宦官,而应该循正常的途径来获取功勋官职?”
“正是,既然功勋是真刀真枪的取来的,为何不循正常途径获职呢?。”
“因为那是不可能的!史阿,你曾随王大师游历天下,又在京城呆了很长时间吧,现今的朝廷是怎么个情况,大汉的天下是什么情形,你应该有所了解,当今天子非不愿奋发,乃是不能也!如今士家大族兼并土地、攥取权势、侵夺皇权,以天子之尊尚不可抑制,只能重用宦官,奈何宦官贪鄙无能,岂是能依托之辈?满朝上下,宫廷内外皆是虎狼之辈,吾尝观之,现下是中枢腐烂、地方昏聩、百姓无依,眼见乱世将至,史阿,尔当如何自处?”
史阿并非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相反,他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所以方志文所说的他心里是非常赞同的,只是
“那大人又当如何?”
“呵呵,这大汉的天下虽然广大,但是却非我等无根无底之人的乐土,若是不想寄人篱下,那么就必须凭着自己手里的刀剑打出一片天空来,相对来说,从草原胡族人手里,似乎更容易一些,而且还占着大义的名分。”
史阿的眼睛亮了亮,想了想又问道:“据在下所知,大人所说的林西镇似乎另有城主啊?”
“对,她是我妹妹,是异人。”
“异人?大人难道已经向异人效忠?”
“呵呵,算不上,她是我的妹妹。史阿,异人中的大多数确实让人讨厌,但是异人乃是天之骄子,即使我们不想承认,也必须正视这一点。异人数量众多,财力雄厚,潜力巨大,更兼有不死的异能,将来,异人或许就是这个天下的主掌者,这点想必你也能看出来,因此吾等想要有所作为,就不可能完全离开异人的参与。”
方志文仔细斟酌着自己的说法,从感情上说,史阿跟自己都是NPC,所以,比起选择向异人效忠,史阿肯定会更倾向与自己,但是,在NPC的势力中,自己确实是很弱小的,这个史阿是因为与自己有一面之缘,所以比较别人更亲近,还是因为自己也是起于微末,所以不会排斥白身平民出身的史阿,方志文并不敢肯定。
为了尽量争取史阿投向自己,方志文必须让史阿能感觉到,跟着自己更有前途,或者,跟着自己更能实现自己的想法,否则人家为何要投效于你呢?
更有意思的是,方志文发现,史阿的AI绝对是很高的,这恐怕不单单是因为他是历史名人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其独立的判断逻辑说明,智脑的整体思路正在朝着世界现实化的方向前进,也就是说,智脑对独立AI的干涉将会越来越少。
就像刚才自己与史阿的对话过程中,除了因为涉及到对未来的预测时,辅助终端进行了一些词汇的修正警告,其他的就完全没有提示了,不像在古柳村的时候,每一句话都会给出提示。
史阿这个名人,是没有历史剧情的,他的出现只是跟曹丕的一次会面,这个剧情完全是可有可无的,对历史发展也完全没有干涉,所以,方志文争取到史阿效忠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虽然史阿也只是以勇力著称,并非什么名将,但是这个游戏里,即使是历史名将也是可以养成的,比如田畴就已经比刚见面时的属性要强很多了,比起其它游戏中的定位,田畴现在足足高出了一到两阶,实际上现在史阿的年纪也不大,应该还不到三十岁,也是属于潜力巨大的那种名人。
方志文的一番话,让史阿陷入了沉思,大汉朝局的乱,民间暗藏的危机,还有异人带来的乱象,凡此种种,让人有种如坠雾中的感觉,想要看清前路真的不大容易。
“敢问大人意欲何为?”
“不知!吾为一卒时,希望能生存到战斗结束,希望自己变强,能不至于死于敌手;吾为一将时,希望自己能得一名主,能好好活着也能获取名誉与荣耀;吾为一城之主时,希望自己能不负部下之忠诚,不负子民之信赖;至于当下,吾想打下一片生存的空间,想为大汉开疆拓土名留史册。”
方志文的回答很实在,没有空言,也没有大话,甚至对未来的迷茫与未知都老实的告诉了史阿,但是听在史阿的耳中,却觉得方志文实在,史阿不是那些天真的读书人,也不是那些空谈义气的草莽,受王越的影响,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方志文的这种回答,可以说是在对症下药。
“大人,在下愚鲁,但亦有一身勇力,不知能否为大人所用?”
“哈哈史阿又何必妄自菲薄,君之能吾岂不知,君既相投,吾必不负汝!”
方志文大喜,史阿算是拿下了,至于王越,这史阿就是投石问路的石子,只要史阿在自己手下得到重用,那老江湖王越肯定也跑不掉,他们这种草莽,也就是自己或者玩家会看重,想要投靠那些士家大族,最多也就是做个奴才,所以方志文得到史阿投效之后,就一点都不担心王越会跑。
史阿郑重的退后了一些,长身而起,施了一礼:“史阿拜见主公!”
“好,好,快快请起,吾之部将皆以军功进身,暂且命汝为军中伯长,待有军功再行提拔。”
“诺!”
‘叮,恭喜您获得历史名人史阿投效,名声+10,现为声名赫赫。’
同一时间,史阿也获得了系统的通知,由游侠身份变成了武将身份。
史阿步将
等级27(密云塞尉)
统帅:30
武力:68
智力:58
政治:15
魅力:51
特长:探查(0级,视野提高1%、破陷提高1%,一定几率获得对方部队级武将详情)
武将技:急速(0级,十秒内提高部队行进速度30%)
个人属性:
力量:66
精神:45
敏捷:40
体质:140
内力:120/120
战技:快剑(50级,短兵器攻击加成110%),飞刀(45级,投掷类兵器攻击加成95%)
特性:神力(25级,力量提升26%)
内功:出云功(十一层)
第二属性面板:
攻击:132+30
防御:106+10+5+5
速度:44+3+3
体力:14000
装备:略
【感谢‘天下--风云’‘翱翔苍天’‘不笑不离尘’‘述无影’大大的慷慨打赏,今天打赏的挺多啊,太好了!呵呵
收小弟啦,虽然这个小弟不怎么样,不过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啊!
另外,本书这周强推,顺便推荐一下俺的另一本已经上架的书:,大家给面子去踩踩啊,谢谢!】
第七十四章大名鼎鼎的颍川
一说到颍川,凡是玩过三国游戏,或者对三国历史和演义有兴趣的人,都知道,这里就是三国时期的重要智库之一,另一个,自然就是与颍川书院齐名的襄阳鹿门书院了。
颍川多谋士,这个是常识,更是每一个玩家的共识,所以,颍川是玩家重点关顾以及争夺的地方,争夺?对,就是争夺,玩家在颍川居然形成了几个势力,然后经过磨合竞争之后联合了起来,一起驱逐外来势力。
当然,不会不让别的玩家来这里,但是如果你是来打颍川豪杰的主意的,对不起,先灭了你再说。如果仅仅是来参观留念的,他们自然不会为难你,当然了,这其中的区分完全看他们的心情,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干掉你也是可能的。
颍川书院位于阳翟城内,门面很宽大,也仅仅是宽大,一点都不高大,书院的名字是水镜先生所留,说起水镜先生司马徽,这个人在东汉时期确实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前面所说的两个书院,其实都是他所创办,只是现在鹿门书院还根本没有创办呢。
跟东汉末年的另外几个大学者相比,大学者郑玄的弟子也很多,但基本上属于闭门研究的学者类型,出仕的不过三五人,蔡邕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至于隐世的庞德公,做官的马日磾、杨彪、卢植都教出来的学生,数量是不少,也有不少的名人,但是弟子众多且都能独当一面的,并且这些弟子都是谋主类型的,只有司马徽一个,所以,他应该算是东汉时期最有名的教育家之一。
香香热衷于在名人的家门口照相,而且还要拉着哥哥一起,方志文对这事是无可无不可,不过在这个名扬天下的书院门口留个影应该也不错,而且这么干的玩家络绎不绝,即使游戏开了这么长时间,还有这么多的玩家来这里观光,不得不说这个游戏的吸引力多么巨大了。
偶然有个什么名人经过,周围都有一票玩家跟随,他门也不上去跟名人搭讪,就只是在外围跟着,看上去像是尽职的保镖,香香告诉方志文,这些玩家跟着名人的目的是防止别的玩家与这些名人接触,这算是一种变相的垄断。
虽然这样做会引起这些历史名人的厌烦,但是没问题,因为将来要与这些名人正式接触的玩家肯定是另有其人的,而现在这些人就是那些控制了颍川的玩家势力的外围人员,简单的说,就是用来监视和赶走意图不轨的玩家的打手。
方志文也只是远远的看了几个历史名人,方志文比所有的玩家更清楚,要如何才能招募到历史名人,当然不会企图去招徕这些身负历史使命的名人,不过那些在史书中被埋没了,以及在演义和过往的游戏都没有什么出场的人物,倒是有可能被招揽,只是现在这种情况,方志文除非愿意跟这些玩家势力撕破脸皮,否则最好还是不要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树欲静风却总是停不住的,更何况,香香可是有前科的人,她的悬赏令据说还是没有取消,并且已经上升到十万两一次,香香在游戏里也成了一个小小的名人。
现在堵在方志文一行人面前的玩家,恐怕就是为了那十万两而来的。
“我们是颍川天下会的,对面的朋友识趣的给我们挂一次,你如果能配合,你朋友我们就不动他,甚至你的士兵我们也可以不杀,怎么样?”
方志文扫了一眼,这个天下会看上去实力相当不错,不但有差不多500的弓骑兵,三千多步兵中更是清一色的强弩兵,不过这些弩具不是军方的大黄弩,只是普通的一石强弩,射程自然也就打了折扣,实际上就算真的是大汉强弩兵,携带着大黄弩,方志文也未必害怕,在始皇陵中,方志文已经掌握了对付强弩的方法,更何况这些玩家根本就没有与强弩配合的重步兵,防御能力大打折扣。
不得不说他们选的这个地形很不错,两边是山林,中间的道路并不开阔,这样一来,方志文的弓骑兵优势基本上被废了大半,不过同样的,对方的弓骑兵也一样被废了武功,但是,对面劫道的玩家不知道,方志文所带领的骑兵,是号称天下第一强兵的幽州突骑,不但是弓骑兵,同时也是枪骑兵,远战牛逼,临阵突击一样牛逼。
“香香,你去中军,史阿保护香香。”
“诺!”
“将领在前,锥形阵,准备突击。”
对面的玩家根本也没打算真的交战,实际上他们平时牛逼惯了,一打出天下会的名头,一般的玩家都是会给面子的,当然不给也不行,他们这么强大的实力,谁去找死啊?而大势力组团经过颍川郡时,自然都会给天下会等几个颍川盘踞的当地势力打招呼,他们这些人也不会不开眼的去马蚤扰对方。
但是没想到的是,今天这只有几个玩家组成的队伍,在双方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却敢于跟他们开战,这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老实说,对面劫道的这数十名玩家,带领的数千士兵,已经是天下会在颍川郡相当大的一部分势力了,本来想着能轻松的到手十万两,却没想到事情发展到了要真刀真枪的地步了。
要知道他们所带领的士兵,很多都是很难招募到的,士兵虽然可以在大城市里的募兵所招募,但是也不是无限量的,是要做任务换取招募数量的,而那些特种士兵,比如强弩兵和弓骑兵都是属于任务难度很高的兵种,不是有钱就能招募的,万一私自开战后有了折损,会里的头头还不扒了他们的皮。
只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就算他们现在改变主意放那几个玩家走,人家也未必同意,玩家之间的争斗很多时候都是为了意气之争,更何况刚才自己等人趾高气扬的,现在人家决定要拼命了,只怕自己想服软也不行了,更何况,他们代表着颍川天下会的面子,周围还有很多围观的玩家呢,所以更加不能服软,不但要打,还必须要打赢,不但要打赢,还必须赢得漂亮,否则自己这边占据着地形优势,以及巨大的兵力优势,赢得不漂亮说出去都丢人。
见对面的敌人已经开始迅速的排兵布阵,天下会的玩家们互相交流了一下,赶紧开始排兵布阵,他们的想法中规中矩,将一千刀盾兵排在前面,接着是强弩兵,因为道路狭窄,两翼基本上不必担心,所以骑兵只能放在最后面了,换而言之,骑兵基本上没有参战的机会,对方是全骑兵,要么撤退要么强攻,而这些天下会的玩家就打定主意打防守反进战,虽然有些丢人,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方志文当然也可以选择撤退,不过这里的道路就这么一条,想要去宛城不走这里不行,要不就只能回转长安绕道武关了,那可就太远了,当然了,如果不怕迷路的话,你也可以选择翻山越岭,只是那些骑兵怎么办。
所以,方志文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击败面前的这伙敌人,虽然方志文摆出了一个锥形阵,不过并没有打算立刻冲阵,看对方摆出的阵容,这显然是要打防守压迫战,不过,玩家们都躲在弩兵方阵后面,岂不是放弃了武将技的使用,方志文看得直摇头,这些人的战场经验太少,应对的方法实在是太教条了。
方志文催动坐骑缓缓向前,身后的战阵整齐的向前移动,所有的马匹似乎都踏着同一个步点,这一下子产生的震动和共鸣,居然有种地动山摇的感觉,一队一千人的骑兵,只是缓缓的移动,就有了一种千军万马气势如山的感觉,黑色的骑兵,一致的动作,安静的战阵,凝滞的杀气,已经拉开的巨大战场里,颍川天下会的人不由得都有些后悔,对面的这些骑兵看上去绝对是身经百战的精锐骑兵,即使这回真的能打败他们,完成悬赏任务,恐怕自己这边付出的代价也会是巨大的,甚至大到让他们以及天下会都不能承担。
要知道,颍川郡内现在的力量均势完全是打出来的,是势力相若之后形成的平衡,如果一旦天下会丧失了这批强力的军队,天下会的境况会如何,还真的不大好说,只是现在再想这些都已经于事无补了,现在关键的是拿下这场战争的胜利,其他的事情,只能等战斗结束之后再去想了。
因为天下会的士兵各有统属,所以他们在敌人开始进攻的时候,是不敢移动队伍的,要想形成压迫战,只能在击溃敌人的进攻,敌人队形散乱之后,才能向前移动战阵,所以在方志文带着骑兵缓缓前进的时候,天下会的玩家正大声的呼喊着。
“稳住,稳住,刀盾兵竖盾蹲下,弩兵准备,三十度抛射准备”
方志文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手里的黑色长弓抬起,‘咻嘶’,一道黑色的电光一闪而逝,随后,方志文身边的武将手中的利箭也同时离弦,‘唰’地一阵疾风似的扑向对方的战阵。
‘呃!’
几十只利箭带来了一片血雾,每一只利箭都穿透了大盾将盾后的刀盾兵射翻,方志文的黑色羽箭更是连穿了几个士兵才钉在了一名弩兵的胸前。
“嘶,这么凶残,我靠!这是什么人物,不会是武将榜上的牛人吧?我们是不是闯祸了?”
【嘿嘿,看到有些朋友对与这么简单的忽悠到史阿有些不满,如果大家真的允许我展开来写,并且不认为的骗字数的话,每一个招募对象咱都写上几章,这么算下来就会一两百章了,呵呵!
另外,感谢‘爱哭的鬼鬼’大大慷慨的打赏,真的很慷慨啊!欢迎继续,呵呵。
顺便借着本书全站强推介绍俺的另一本上架书:,欢迎围观!】
第七十五章一边倒的战斗
方志文以及身边的属将弓箭的射程已经超过了强弩,何况,强弩兵还在刀盾兵的身后,现在刀盾兵站在那里反而堵住了强弩兵前进缩短距离的道路,由于士兵互不统属,指挥起来极为麻烦,天下会的那些玩家也不是没有任何经验的菜鸟,自然知道这个时候移动战阵,万一陷入混乱,对面的骑兵只要几息之间就能冲进弩兵阵里,到时候就真的变成一边倒的屠杀了。
但是现在这种傻站着被对方点名射击的情况也不能持续吧?虽然现在对方能开弓射击的只有二十来个将领,但是这些人的射速极快,杀伤力又强劲,不但迅速的在消减刀盾手的数量,更要命的是这种单方面挨打的情况正在使自己这边的士气急剧的下降。
在战斗中,士气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甚至能直接的影响单兵的攻防能力,更重要的是会影响命令执行的力度和准确度,一旦士气降低到30以下,基本上队伍就陷入了混乱,到了0点的时候,队伍就直接溃散。
反观方志文,现在他等于是捏住了对方软肋,虽然身后骑兵的射程还没能攻击到对方,只能靠着自己跟二十名属将动手,但是前面这几排将近千人的刀盾兵,只要花些时间,方志文绝对有把握将他们全部收拾掉,到时候只要顶住一轮弩箭,自己的骑兵就能冲进弩兵阵中,至于后面的弓骑兵,会因为害怕误伤自己的弩兵而不敢放箭,所以根本就没什么作用。
对方士气遭受的打击,方志文自然也计算好了,可惜的是这些士兵不是统一指挥的,士气的下降是按照盟军的身份计算的,不会下降的太快,否则,如果自己毫发无伤的清掉对方的刀盾兵,后面的士兵士气能被腰斩,如果那样的话,后面的几千弩兵基本上只能发挥出不到六成的战斗力,对自己这边造成的损失就更小了。
方志文开弓的间隙,还能回头看了一眼香香,见她老实的呆在中军没有乱跑,这才回头继续安心的射击,方志文在等待,等着对方的玩家上前,如果想要改变现在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对方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玩家的上前冲击,看看能不能顶住甚至杀伤方志文这二十几个将领。
但是这么做的坏处也是很明显的,一旦这些将领挂掉,那他们带领的士兵就只能挂到别人的名下,超出了管理范围的士兵,即使在行军中都很难指挥,更别说是在战阵之中了,在方志文看来,在激烈的对抗中,如果战阵中出现了不可控因素,即使只是很少的数量,都足以影响一场战争的胜负,更何况,对方本来就处于下风,一旦对面的玩家敢上前,方志文就基本上锁定了胜局。
其实对面的天下会的成员也在紧急的磋商着,他们也一样能看清楚现在恶劣的局势,如果再不改善的话,任由对方的武将将刀盾兵点名射杀,跟着就是骑兵的突击了,虽然他们还不知道对方的弓骑能够变成枪骑兵,但是,就算是弓骑兵手持短刀突击,也一样能够屠杀手无寸铁的强弩兵,由于强弩兵携带重弩,加上随身还带着一百支弩箭,所以根本就没有装备任何的近身兵器,一旦被敌人冲进了强弩阵,也就意味着强弩兵被屠杀的结局没法改变了。
眼见着对面的二十个将领箭如雨下,真的是箭如雨下啊!而且这些将领的箭雨还特别的叼毒,总是奔着士兵的要害去的,箭箭毙命啊,再不快点拿出办法,眼看着刀盾兵的像是被推到的多米诺骨牌似的,哗啦啦的就要倒光了。
“顾不得那么多了,队长,上吧,拼武将是唯一的办法了,现在路堵住了,根本就不可能放咱们的骑兵上去冲击。”
带头的那位穿着一身鳞光甲的家伙脸上非常的纠结,刀盾兵死光了就罢了,但是强弩兵和弓骑兵真的损失不起,上去拼武将确实能避免自己的强弩兵阵被冲击,但是,万一将领挂了,整个战局就再也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了,只能死拼到底,除非对方会放自己一马。
所以他迟疑了,这个时候还有最后的一种选择,那就是认输,看看对方是不是能看在天下会的面子上放过自己这些人,其实,是放过自己的这些士兵,这些士兵就等于是金钱,他们今天来的目的是金钱,如果折损了大量的士兵则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甚至更严重的,是被其他的几方势力,将天下会逼出颍川,更何况他们还是私下行动。
可是认输真的可以么?别忘了周围还有大量的围观玩家呢,自己认输到是不要紧,但是天下会的面子丢不起啊!天下会并非只有在颍川有势力,即使丢了颍川也不能丢天下会的面子,为了面子,不得不拼命了!
“全体兄弟上前,近战的集合突击,控制技能自由把握机会,远程负责马蚤扰。”
方志文抬眼看去,之间对方的战阵中裂开了几个缝隙,对方的玩家已经顺着这个缝隙打算突击了,严笑咧开嘴笑了。
“优先招呼对方的武将,四人一组,技能轮番施放,先马后人,注意武将技的使用时机,要充分的利用自己部队的力量。”
马匹确实也是有致命点的,但是马匹的致命点很小,比如眼睛、小腿关节等,要是让自己的士兵进行攻击的话,方志文肯定会选择先射人,但是武将攻击的话,绝对能准确的命中马匹的小腿关节,如果前腿关节都被命中的话,马匹必定摔倒,想要避免这点,一个是马匹自身的AI够高,另一个就是御者能让马匹避开。
可惜,玩家现在骑术水平是不可能有这种高超的骑术技能的,至于具有AI的马匹,他们更不可能有,所以,方志文的这个命令就很要命了,本来那些玩家就是顺着战阵里挤出来的道路出击的,而方志文的命令却是射马,马匹摔倒之后,不但堵塞了后面玩家出击的道路,甚至还会撞死撞伤前排的刀盾兵。
方志文身侧的武将早就已经跟他配合的很默契了,四人一组,封闭了对方战阵里打开的通道,几匹战马先后摔倒,刀盾兵阵里一片人仰马翻,方志文这边趁乱一阵武将技撒了过去,顿时干掉了对方几名冲得靠前的玩家,其他的玩家也收不住冲势,紧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