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08部分

方志文是从底层一步一步打上去的传言,一个能将小部队指挥的如此流畅的人,肯定是有着相应的经验的,否则怎么会将细节做得如此jīng确呢!
“奉孝啊,你这身体得煅炼,酒要少喝,酒多伤身这个道理不用我说吧,你看看你现在这个狼狈样子,说出去让人笑话。”
郭嘉翻了个白眼,接过方志文递过来的水囊,轻轻的抿了一口,现在他已经学会了,这种情况下不能大口大口的喝水,收起水囊,郭嘉毫无形象的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和大腿内部,这些地方都被磨破了,然后再上药治愈,再被磨破,这个鬼任务已经做了四天四夜了,这些时间里郭嘉基本上都是在马背上度过的。
通过这次行军,郭嘉才发现,原来打仗是这么辛苦的一件事,以前都是从书中看到的,现在郭嘉想起来总是觉得那些有些浪漫的言辞,实在不足以形容军旅生活的艰苦于万一,所谓书中得来的,总是浮于表面的啊!
同时郭嘉还发现,方志文这个人真的是个不错的人,平和、坚韧、聪慧,大局观特别好,而且一点都不傲慢,对于自己的错误也会坦然面对,不迁怒也不避讳。更重要的是,他很坦诚,在方志文面前,郭嘉可以完全的展现自己,而不用担心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给人的感觉是很轻松的。这就难怪荀彧和田丰等人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平和与大气,原来这些都是源自方志文。
“笑就笑吧,反正我现在要休息。”
“呵呵,这次不会又追错了吧?”
“不可能。这些家伙分分合合其实最终还是会汇合的,而且,如果没有一个或者几个固定的巢|岤,根本就不可能的,即使马匪也不会是无根之水、无源之风。如果我早点明白这点,也不用跑那么多的冤枉路。”
郭嘉毫不犹豫的承认了自己的经验缺乏,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向方志文,这种经验方志文应该是有的啊,为何他不说出来呢?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对男人没兴趣!”
“呸!我也没有!我就奇怪了,若是说我只是纸上谈兵没有经验,按说大人你可是身经百战,尤其是在草原上的战争更是不计其数。不可能不知道当时我的那些判断有偏差,为何你就不指出来呢?”
“呵呵,终于发现了,那是因为我想让奉孝知道,理论和实际的差距有多大。有时候,人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去学习,从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但是有些事情。确实不能犯错的,如果奉孝想要有一番成就。这些任务、副本等等地方就应该是奉孝常来的地方,连元皓、文若和元直、子泰,甚至我的几位妻子也会常常来做任务,奉孝仅仅喝酒看书是不够的!”
“这......我是个懒人。”
“我知道啊,所以懒人是要有人在背后赶着走的,不如你就在我手下干活吧,我很乐意赶着你这个懒人走。”
郭嘉哭笑不得的摊在灼热的沙子上,仰头看向天上的幽幽云朵,忽然,郭嘉猛地转头看向方志文:“若是我真的给你干活,你不是准备让我做你的随军参军事吧?”
“对呀!一猜就中,果然聪明!”
郭嘉的脸顿时垮了,如果以后的生活都是像现在这样的,郭嘉已经觉得后半辈子了无生趣了。
“那徐元直呢?”
“他会留在青州主持青州的事务,奉孝不会认为文举真的能够掌控整个青州吧?”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我就在想如果将来青州落在孔融手里,袁绍和曹cāo都会垂涎吧!”
“曹cāo?你觉得他能拿下徐州?”
“如果没有外力干扰,这是肯定的,就算大人将孙坚扶起来,就算大人鼓动蔡瑁、孙坚去围堵曹cāo,曹cāo还是能够在江淮做大的,北上的难度大,东进却是非常合理的做法,除非大人亲自出马,否则徐州必定是曹cāo的。”
方志文轻轻的抚摸着雪夜的脖颈,笑着道:“是因为戏志才的缘故?”
“都有,志才当然是其中的一个原因,曹cāo本人也是诸侯中难道的枭雄,未来数年内,中原和江淮地区的局势是趋于明朗化的,最多五年左右,袁术、袁绍、吕布、曹cāo、刘备、孙坚割据的局面就会形成,其他的诸侯逐渐消亡是不可逆转的结局。”
郭嘉很随意的说着,语气中充满了信心。
“然后呢?是大战还是转入整体竞争?”
“打打停停吧!”
“那奉孝准备做什么呢?”方志文眯着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郭嘉,郭嘉侧了侧头,让开视线,看向天空的云朵。
“原本我觉得应该大有可为,但是现在想来,其实大有可为的同时,基本上就是在自寻死路,在找到生路之前,我还不如做个旁观者,但是又心有不甘,我想,大人也是这个心态吧?”
“呵呵,我做不成旁观者,因为我有上千万的拥护者,他们成了我的责任,虽然我并不想承认这点,不过还好,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在帮助我,我并非一个人。”
郭嘉嘿了一声,从沙子上爬了起来,拍了拍皱皱巴巴的衣服,随口道:“那多我一个也不多!”
方志文怔了一下,随即咧嘴笑道:
“当然,欢迎之至!呵呵......”
郭嘉(字奉孝)智将
等级72(平北将军方志文属下参军事)
统帅:51
武力:9
智力:94
政治:84
魅力:82
特长:谋略专jīng(45级,谋略系技能加成45%)计略专jīng(32级,提高计谋抗xìng32%)
武将技:陷阱(15级),鼓舞(40级),破陷(35级),混乱(27级),埋伏(44级),谣言(25级),反间(13级),落石(36级),破阵(37级,降低敌军阵法加成37%),内讧(25级),战阵(包含步兵和骑兵等各兵种复合战阵,45级),雾锁千里(11级,专属技能,在一定范围内制造大雾),茫然失措(9级,专属技能,完全取消一支部队的所有加成效果),溃不成军(7级,专属技能,降低敌军全军士气,附带效果混乱),草木皆兵(5级,专属技能,伏兵效果提高105%,附带混乱,取消所有良xìng属xìng加成。)
个人属xìng:
力量:10
jīng神:92
敏捷:5
体质:900
内力:200/200
谋略点数:1450+145036%1972
战技:困敌(23级),虚弱(33级),致盲(41级),狂乱(19级),幻象(9级),幸运(20级),战意(7级),天文(46级)
特xìng:灵慧(45级,提高智力成长xìng),鬼才(36级,提高谋略点数加成)
内功:基础内功(二层)
第七百八十九章曹操的无耻
被郭嘉大力看好的曹cāo现在正在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庆幸,如果不是一场连绵不停的大雪,或者淮南就要战火四起了,接受异人的投效带来的后果果然是很严重的,甚至远远的比曹cāo预料的还要严重的多。
曹cāo没有预料到,荆南的异人势力会作出如此大的反应,居然四处传檄,说曹cāo这个阉宦后裔想要利用外族的力量图谋造反,号召天下的诸侯共讨之。
本来这个檄文从异人手中传出就是一个笑话,但是偏偏被晋阳的天子给背书了,幸好长安的天子是支持曹cāo的,这让一直以来标榜自己是大汉忠臣的曹cāo狠狠的抹了把汗。
接着,从异人那边传来的消息越来越不好,原本还喜欢追随者曹cāo四处征战的异人势力纷纷的撤出了淮南和谯郡,当然,也有不少新的异人加入进来,但是总的来说,走的多来的少,这让曹cāo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如果这种情况成为一种长期存在的常态,那么曹cāo最后在异人中的支持率无疑会持续的降低,最后会不会出现完全没有支持者的情况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曹cāo的麻烦就大了,曹cāo可是深知异人势力的力量的。
曹cāo的惊慌自然惊动了远在谯县的戏志才,于是戏志才千里迢迢的赶到了寿chūn,幸好,这场大雪让一切都停顿了下来,也给曹cāo争取到了应变的时间。
“主公,这事办的......”
“哎,我也知道此事不妥,本来是想权衡利弊之后利大于弊,所以......”
“主公,怎么看这里面都是弊大于利的。特别是长期来看,对主公来说地盘、人口、实力固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最重要的却是大义,是名望!中原与边域不同,不是纯粹讲究实力的地方。行霸道者最终会如董卓一般。在中原必须行王道,事事占住了大义,则主公不胜而胜,再辅以强大的军事力量。能被百姓士绅广为接受的政令措施,这才能最终让主公立于不败之地,而后徐图天下。如今主公为了眼前的利益,丢掉是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名望,这绝对是得不偿失!”
曹cāo尴尬的拽着胡子。满脸通红,心里也十分的憋气,不过曹cāo知道,戏志才说得完全正确,自己就是被猪油蒙了心,作出这个笨蛋决定,该骂!
“骂得好,骂得好!都是我这个不争气的脑袋作出了这般决定,愚不可及。愚不可及啊!”
“主公也无需如此,人无完人,哪有人会不犯错误,关键是要能从中汲取经验,并且想方设法的弥补甚至改变现在这种被动的局面。”
戏志才深深吸了口气。皱起的眉头渐渐的展开。曹cāo点头不已,目光中带着一些焦急和期待的看向戏志才。
“那么,现在我们该当如何才能挽回局面!?”
戏志才想了想,一咬牙道:“发表声明。宣布这些异人势力为反贼,将之驱逐出境。如果不愿意离境,就加以攻伐!”
“这.....这!”曹cāo惊呆了,这就是过后抽桥,兔死狗烹么?来的也太快了一些吧!
“不得不如此,虽然短期对主公的声望是有负面影响的,但是长期看,肯定能够逐渐的淡化此事,相反,如果我们继续与这些所谓的外族异人势力合作,最终渐渐的走到了大多数异人势力的对立面,甚至主公的名声里始终有着与外族合作的说法,尽管异人的外族与我们无关,尽管异人本身也可以说是外族,但是这话却绝对不能说出来,否则就是千夫所指的下场,主公宁愿被骂一时,还是被骂一世?”
戏志才一番声sè俱厉的分析,让曹cāo明白了眼下的处境,没错,现在自己是在两害相权取其轻,而不是想要坏事变好事,或者将来慢慢的可以,但是现在风头火势的,怎么能够有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现在就是要割肉疗疮啊!能怕疼么?就算是怕,那也得割,否则整个人都要没命的!
曹cāo皱着眉头纠结的思索着,被骂一时,骂的是背信弃义,被骂一世,骂的是数典忘宗,这两个选择根本就没有可比xìng啊!
“志才所言甚是,那就.......发表声明,不过事先给那些玩家势力通个气,咱们也不能将事情做绝了,再说将来......”
戏志才眉头一扬,张嘴正要反驳,看到曹cāo脸上的神sè,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曹cāo说得没错,如果将事情做绝了,这伙人会不会吸取了教训之后转而偷偷的去扶持自己的对手呢?与其如此,还不如继续吊住这些人,表面上打击他们,实际上也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让他们藏得更深,甚至还可以变个花样再回来嘛。
戏志才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想法在这一刻已经完全的功利化了,曹cāo从根子上就是一个功利主义者,而戏志才很不幸的被传染了,一旦人陷入了功利化的深渊里,恐怕就再也难以爬上来了!
..................................................
“伯阳,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张志远这段时间更多的jīng力都是放在对抗雪灾的事情上面,相对来说,天下会所在的桂阳和零陵两郡的雪灾要轻不少,但是这两个区域本来就落后,道路状况也不好,再加上对雪灾的防范没有经验,更没有心理准备,因此损失是难免的。
所幸天气的变化对异人的影响较小,而异人的抗灾能力却很强,不用所别的,光是包裹这种神器能起到的作用就是极其巨大的,加上原住民人口比例较低,因此人命损失是很少的。主要还是农作物和房子之类的损失,好在这种损失都能用钱粮弥补,也就不算是太大的损失了。
忙着救灾的张志远将外部的事务都交给了赵伯阳负责,如今抗灾的事情好歹算是上了正轨,张志远也终于有时间来仔细的考虑一下外部事务了。
赵伯阳拍了拍积了一层薄薄雪花的扶栏。皱着眉头道:“曹cāo今rì发表了一个声明。说是当时并不知道这些玩家势力的底细,如今既然已经知道,就将这些异人势力宣布为反贼,并且全部驱逐出自己的辖地。同时,也向朝廷上表请责。这一场大雪,将我们的事情都给耽误了啊!”
张志远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这事很蹊跷,曹cāo的应对到是不难猜到。在事情急转直下对曹cāo越来越不利的情况下,曹cāo作出这种暂时牺牲名声,但是却能挽救自己形象的选择是可以理解的。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智脑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何在这个节骨眼上突降大雪,将所有事情的发展节奏都给打乱了,如果智脑的目标是这些居心叵测的异人势力,那么就不应该阻碍围攻曹cāo的军事行动。
相反,如果智脑是支持曹cāo或者外族异人势力,那么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加速了游戏统一的进程。难道智脑希望这个游戏世界尽快的完成统一么?
张志远越想越糊涂,想得头大如斗,但是却没有什么具体的心得,智脑的心思哪有那么容易被看透呢?张志远不由得苦笑不已。
“是啊,真是......难以捉摸啊!”
“志远是说曹cāo?还是智脑?”
“曹cāo那点心思不难琢磨。他最坏的想法,不外乎是想明着将那些人从前门赶出去,然后等风头过去,再将那些人从后门放进来。这种手段一点都不新鲜,想骗人还不容易。但我们想要抓住他的把柄就不容易了。”
“这个需要把柄么,我们直接与曹cāo制造仇恨就好了,最好能将曹cāo与周围的刘备和孙坚的矛盾都点燃了,让我最困惑的问题是智脑到底在想什么?为何要阻止我们对付曹cāo呢?”
张志远看着远处一片白皑皑的山峦,笑着道:“谁能确定智脑是在阻止我们呢?说不定它只是想暂缓,或者它是在阻止所有人,不然为何会有那么大范围的降雪,要知道这种极端天气往往只是一个开始,根据我们对气象的认知,连绵的大雪代表来年大旱,到时候抗旱救灾都忙不过来,打仗?呵呵.....”
赵伯阳眼睛一亮:“你是说,智脑实际的目的是想要降低战争的烈度?”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战争已经连续的打了四年了,难道不该停一停么,如果长期保持高度紧张的战争状态,人的心里都会慢慢的扭曲,何况原住民比我们承受着更大的压力,当然,这也仅仅是我的猜测。”
赵伯阳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有点明白了,智脑不是在阻止谁,而是在提高战争的成本,增加非人力的资源类消耗,实际上真的要打还是可以打的,你看青州不是刚结束了一场巨大规模的大战么。所以啊,提高成本增加消耗才是智脑的手法,目的就是大幅度的提高外部对这个世界的干预的成本,同时,对依赖这个世界生存的玩家则大大的增强了吸引力,培育了更多的坚定支持者,这才符合智脑的利益!”
张志远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或许吧,你看,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世界啊,不论如何,我总是觉得这个世界是值得我们去努力维护的,不管智脑怎么想,我总是希望这个世界能长存,将来我的孩子,我的子子孙孙能够拥有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呵呵,也许会有更多呢!”
“那也不错!”
第七百九十章取九江
九江城是长江上的重要中转地,当然,现在就九江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中转,因为这里是荆襄与江东势力的分界线。
原本九江是被陆家所把持的,陆康就在一江之隔的对面庐江郡,背后连通着鄱阳湖,九江有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战略要地的潜力,虽然现在它还不是,因此,九江是一座商业气氛很浓的城市。
九江城的防御力量更多的集中在陆地那个方向上,目的也是为了阻挡蛮族的进攻,而在水面港口方面,九江城的防御显得相当的薄弱,原本有陆家和朱家的水面私军作为翼护,只是现在陆家的水面私军不但全灭,连商船队都完蛋了,这绝对是一个悲剧。
因此,当悬挂着孙坚大旗的船队出现在九江港口的外港时,九江城的城令和都尉嘴里跟吃了黄莲一样苦。
原本他们还一直担心蔡瑁会趁机南下攻取九江,获得长江中游这个重要的中转点,但是没想到如今来的是孙坚,如果是蔡瑁的话,陆家就算一时失去了九江的控制权,但是因为与荆襄世族的矛盾,陆家反而能利用这点来重新团结江东世族,甚至能将坏事变好事,但是如今来的是孙坚,这就成了江东世族的内斗了,陆家现在水面力量丧失殆尽,孙坚明显是要趁你病要你命啊!
至于孙坚的船从哪里来,只要脑袋正常的人都能猜得到,看来孙坚与方志文早有勾结的绝对不是空|岤来风,而是确有其事的,方志文那边刚刚将陆家的水面力量扫的一干二净,这边原本一无所有的孙坚就拥有了一支浩浩荡荡的船队。
说是孙家自己苦心打造的,谁信啊!?
不过这事就算是你心知肚明又能如何,就算是明知道孙坚勾结方志文打压陆家,想要窃取陆家领袖江东的地位又能如何?现在孙坚的枪尖已经顶到你脑门上了,不服?那就打啊!
但是孙坚连打的机会都不给九江城里的守军,九江是一个商埠。换而言之,就是没有什么人种地的,也就是说,九江的吃穿用度都是从别的城市运来的,现在天降大雪。九江城里的补给什么的都是从水面上运来的。孙坚堵着港口的意思很明白,投降或者饿死?
事实上,是孙坚不习水战,别看孙坚将来的将领们个个都能拉上船去溜一溜。但是现在,不论数程普、韩当、黄盖,还是吴景这位大舅子,都不通水战,所以战船什么的真的是用来摆样子的。更多的情况下,是被孙坚用作箭楼来使用的。
只不过,这个箭楼摇来晃去的,不经过长期的训练,想要在船上shè中目标也是个问题。
因此,孙坚只是堵门并不攻打九江,原本孙坚的想法就是等到了夜里,将部队偷偷的送上岸去,然后从陆路攻击。一举拿下九江,但是吴景建议根本就不要攻打,这九江城一切都是依靠外面输送的,只要堵上几天,九江不攻自破。趁这个时间,正好看看江东世族各方的反应,以及陆家的反应。
孙坚采纳了吴景的建议。
只是到了夜里,九江的水寨箭楼忽然起火。大门敞开,原来却是在水寨中的守军因为害怕被攻击而投降了。碰上主动投靠的事情,孙坚也不能不接受,只好挥军进入了水寨之中,这下子,九江等于是不设防的了。
孙坚想不进攻都不行了,走到坚实的地面上,孙坚的部队立刻就从虫变成了猛龙,在几员大将的带领下,几乎没有花费什么力气,就将整个九江城拿下了,城中抵抗最激烈的地方也不过被程普一次冲锋就攻了进去,唯一比较遗憾的是,九江府衙的大门被程普给打烂了,结果孙坚住了几天没有大门的房子。
一夜之间,九江城头旌旗变换,在朝阳的照耀下,孙坚的大旗在长江边上飘扬着,江面上战船往来,正在忙碌的训练,远远看去,整个江面都是孙坚的战旗,那铺天盖地的样子,大有一副席卷江东的豪迈气势。
中午,几艘挂着朱家旗帜的商船停泊进了九江港口。
孙坚早就在码头上迎着寒风等待了,江面的风力还是颇大的,凛冽的寒风吹动着孙坚的大麾,露出他一身的甲胄,身边的几名将领也是一言不发的站在风中,任凭风雪吹袭,仿佛是一群雕像一般。
站在船头的朱治轻轻的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缩在皮裘中的顾雍,低声道:“文台有英雄气,只是有些过于刚强了。”
“这个年头或许要刚强些才好吧,方大人说得对,若是江东世族不能抱成一团,北有中原强军,南有山越异人,江东大好的地盘,迟早也是别人嘴里的鱼肉,季宁公陆康固然深孚众望,但是却偏于保守柔弱,如果这两人能够携手合作,才是我江东之福啊!”
朱治摇了摇头,对顾雍的想法不以为然,虽然他们这次来就是抱着这个目的的,但是,朱治深知陆家的秉xìng,陆家从骨子里是看不上孙家的,虽然孙家号称是名门之后,但是陆家才是真正的江东大族,孙家也不过是一个小地主罢了,用不少江东世族中人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种瓜的瓜农。
孙家是孙坚出仕之后才慢慢的崛起的,这几年,孙坚在中原声名鹊起,孙家在江东也渐渐的有了大家的气势,但是跟陆家比起来,那绝对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存在,甚至连孙坚的妻族吴家都比不上。
如今若是让孙、陆联手,以谁为主?
陆康名望极高,孙坚不过是个后辈小子,难道让陆康奉其为主不成?就算陆康真的是独具慧眼、虚怀若谷,陆家那一大家子心高气傲的族人也不会答应。
再说孙坚,孙坚这人号称勇烈,脾气更是刚强不屈,兼且有吞天之志,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投效陆康,就算孙坚真的能够委曲求全顾全大局,孙坚手下的那些骄兵悍将又岂能答应。
就算这一切问题都能解决,两者真的能够合作,但是一山之内岂能容下二虎,将来肯定也是个你死我活的局面吧。
想到这里,朱治再次叹了口气,自己没有那种雄心壮志,也没有那种吞吐天地的能力,只能老老实实的附随骥尾,陆家和孙坚,看看谁更能应对当前的局面,保江东安定繁荣的局面,朱治就会倾力的帮助他,这就是朱治的打算。
至于顾雍,多数也是这个想法,这本是出于家族利益的最直白的想法,但是顾雍似乎更天真一些,希望陆家能够与孙家和平的合作,从而完成江东的大团结局面。
看着站在船头的两人,孙坚脸上的神sè很是凝重,孙坚知道,他现在面临着一个考验,一个来自江东世族的考验,自己能不能获得江东世族的支持,至少是一部分的支持就看今天的会面结果了。
“主公,这些世族能信么?”程普的这句话是事出有因的,方志文将朱治和顾雍的人船都无偿的还给两人的事情,孙贲自然不会忘记告诉孙坚,因此程普怀疑朱治和顾雍与方志文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也是有道理的。
孙坚想了想,摇头道:“不知道,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若是能够取得他们的支持,一统江东的道路就会平坦许多,如今曹cāo势力膨胀的极快,若是我们不能抢先拿下江东,说不定江东就会落进曹cāo的手中。至于这些世族可不可靠,那就要慢慢的看了,实在不行的话,也不得不用更强的手段。”
“不可!”吴景立刻出声阻止,这种想法是极其危险的,凡是有这种想法的人,都是错估了江东世族在江东势力的人,这些世族在江东经营了数百年,哪一个家族不是盘根错节的,一旦做了过分的事情,惹来的仇恨那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这......”
“世族势力之大,远远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些,文台务必谨慎再谨慎,否则必有大祸。”
孙坚皱眉沉凝,半晌才看着正在靠岸的朱家商船道:“顺昌逆亡,概莫能外,就算世族的力量如何强大,总也不会比我的军队更强大,有德谋、义公、公覆,有这些将士们可以依靠,未必就不能与这些世族斗一斗,如果一直受到世族的挟制,将来难免束手束脚,甚至成了他们的傀儡,若是那样,还不如大刀阔斧的砍出一条路来。”
“愿为主公前驱!”
程普和黄盖一起沉声应道,吴景愣了一下,想了想,终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的摇头不已。
这时,孙坚已经向着正在从跳板上下船的朱治迎了上去,远远的就大声笑着招呼:
“君理,元叹!久违了!得见二位风采依旧,不胜欣慰啊!哈哈......”
孙坚洪亮的声音在码头的寒风中回荡着,洋溢着一股温暖和热情。
刚下船来的朱治和顾雍赶紧抱拳为礼,连道久违。
孙坚一把将二人胳臂抓住,哈哈大笑着打量着二人,半晌才满意的说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酒暖羹浓,我们且去畅饮欢聚!”
第七百九十一章陆康的想法
九江城是长江上的重要中转地,当然,现在就九江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中转,因为这里是荆襄与江东势力的分界线
原本九江是被陆家所把持的,陆康就在一江之隔的对面庐江郡,背后连通着鄱阳湖,九江有发展成为一个重要的战略要地的潜力,虽然现在它还不是,因此,九江是一座商业气氛很浓的城市
九江城的防御力量更多的集中在陆地那个方向上,目的也是为了阻挡蛮族的进攻,而在水面港口方面,九江城的防御显得相当的薄弱,原本有陆家和朱家的水面私军作为翼护,只是现在陆家的水面私军不但全灭,连商船队都完蛋了,这绝对是一个悲剧
因此,当悬挂着孙坚大旗的船队出现在九江港口的外港时,九江城的城令和都尉嘴里跟吃了黄莲一样苦
原本他们还一直的蔡瑁会趁机南下攻取九江,获得长江中游这个重要的中转点,但是没想到如今来的是孙坚,如果是蔡瑁的话,陆家就算一时失去了九江的控制权,但是因为与荆襄世族的矛盾,陆家反而能利用这点来重新团结江东世族,甚至能将坏事变好事,但是如今来的是孙坚,这就成了江东世族的内斗了,陆家现在水面力量丧失殆粳孙坚明显是要趁你病要你命啊
至于孙坚的船从哪里来,只要脑袋正常的人都能猜得到,看来孙坚与方志文早有勾结的绝对不是空|岤来风,而是确有其事的,方志文那边刚刚将陆家的水面力量扫的一干二净,这边原本一无所有的孙坚就拥有了一支浩浩荡荡的船队
说是孙家自己苦心打造的,谁信翱
不过这事就算是你心知肚明又能如何,就算是明知道孙坚勾结方志文打压陆家,想要窃取陆家领袖江东的地位又能如何?现在孙坚的枪尖已经顶到你脑门上了,不服?那就打啊
但是孙坚连打的机会都不给九江城里的守军,九江是一个商埠换而言之,就是没有什么人种地的,也就是说,九江的吃穿用度都是从别的城市运来的,现在天降大雪九江城里的补给什么的都是从水面上运来的孙坚堵着港口的意思很明白,投降或者饿死?
事实上,是孙坚不习水战,别看孙坚将来的将领们个个都能拉上船去溜一溜但是现在,不论数程普韩当黄盖,还是吴景这位大舅子,都不通水战,所以战船什么的真的是用来摆样子的更多的情况下,是被孙坚用作箭楼来使用的
只不过,这个箭楼摇来晃去的,不经过长期的训练,想要在船上shè中目标也是个问题
因此,孙坚只是堵门并不攻打九江,原本孙坚的想法就是等到了夜里,将部队偷偷的送上岸去,然后从陆路攻击一举拿下九江,但是吴景建议根本就不要攻打,这九江城一切都是依靠外面输送的,只要堵上几天,九江不攻自破趁这个时间,正好看看江东世族各方的反应,以及陆家的反应
孙坚采纳了吴景的建议
只是到了夜里,九江的水寨箭楼忽然起火大门敞开,原来却是在水寨中的守军因为害怕被攻击而投降了碰上主动投靠的事情,孙坚也不能不接受,只好挥军进入了水寨之中,这下子,九江等于是不设防的了
孙坚想不进攻都不行了,走到坚实的地面上,孙坚的部队立刻就从虫变成了猛龙,在几员大将的带领下,几乎没有花费什么力气,就将整个九江城拿下了,城中抵抗最激烈的地方也不过被程普一次冲锋就攻了进去,唯一比较遗憾的是,九江府衙的大门被程普给打烂了,结果孙坚住了几天没有大门的房子
一夜之间,九江城头旌旗变换,在朝阳的照耀下,孙坚的大旗在长江边上飘扬着,江面上战船往来,正在忙碌的训练,远远看去,整个江面都是孙坚的战旗,那铺天盖地的样子,大有一副席卷江东的豪迈气势
中午,几艘挂着朱家旗帜的商船停泊进了九江港口
孙坚早就在码头上迎着寒风等待了,江面的风力还是颇大的,凛冽的寒风吹动着孙坚的大麾,露出他一身的甲胄,身边的几名将领也是一言不发的站在风中,任凭风雪吹袭,仿佛是一群雕像一般
站在船头的朱治轻轻的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缩在皮裘中的顾雍,低声道:“文台有英雄气,只是有些过于刚强了”
“这个年头或许要刚强些才好吧,方大人说得对,若是江东世族不能抱成一团,北有中原强军,南有山越异人,江东大好的地盘,迟早也是别人嘴里的鱼肉,季宁公固然深孚众望,但是却偏于必柔弱,如果这两人能够携手合作,才是我江东之福啊”
朱治摇了摇头,对顾雍的想法不以为然,虽然他们这次来就是抱着这个目的的,但是,朱治深知陆家的秉xìng,陆家从骨子里是看不上孙家的,虽然孙家号称是名门之后,但是陆家才是真正的江东大族,孙家也不过是一个小地主罢了,用不少江东世族中人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种瓜的瓜农
孙家是孙坚出仕之后才慢慢的崛起的,这几年,孙坚在中原声名鹊起,孙家在江东也渐渐的有了大家的气势,但是跟陆家比起来,那绝对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存在,甚至连孙坚的妻族吴家都比不上
如今若是让孙陆联手,以谁为主?
陆康名望极高,孙坚不过是个后辈小子,难道让陆康奉其为主不成?就算陆康真的是独具慧眼虚怀若谷,陆家那一大家子心高气傲的族人也不会答应
再说孙坚,孙坚这人号称勇烈,脾气更是刚强不屈,兼且有吞天之志,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投效陆康,就算孙坚真的能够委曲求全顾全大局,孙坚手下的那些骄兵悍将又岂能答应
就算这一切问题都能解决,两者真的能够合作,但是一山之内岂能容下二虎,将来肯定也是个你死我活的局面吧
想到这里,朱治再次叹了口气,自己没有那种雄心壮志,也没有那种吞吐天地的能力,只能老老实实的附随骥尾,陆家和孙坚,看看谁更能应对当前的局面,保江东安定繁荣的局面,朱治就会倾力的帮助他,这就是朱治的打算
至于顾雍,多数也是这个想法,这本是出于家族利益的最直白的想法,但是顾雍似乎更天真一些,消陆家能够与孙家和平的合作,从而完成江东的大团结局面
看着站在船头的两人,孙坚脸上的神sè很是凝重,孙坚知道,他现在面临着一个考验,一个来自江东世族的考验,自己能不能获得江东世族的支持,至少是一部分的支持就看今天的会面结果了
“主公,这些世族能信么?”程普的这句话是事出有因的,方志文将朱治和顾雍的人船都无偿的还给两人的事情,孙贲自然不会忘记告诉孙坚,因此程普怀疑朱治和顾雍与方志文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也是有道理的
孙坚想了想,摇头道:“不知道,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若是能够取得他们的支持,一统江东的道路就会平坦许多,如今曹cāo势力膨胀的极快,若是我们不能抢先拿下江东,说不定江东就会落进曹cāo的手中至于这些世族可不可靠,那就要慢慢的看了,实在不行的话,也不得不用更强的手段”
“不可!”吴景立刻出声阻止,这种想法是极其危险的,凡是有这种想法的人,都是错估了江东世族在江东势力的人,这些世族在江东经营了数百年,哪一个家族不是盘根错节的,一旦做了过分的事情,惹来的仇恨那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这......”
“世族势力之大,远远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些,文台务必谨慎再谨慎,否则必有大祸”
孙坚皱眉沉凝,半晌才看着正在靠岸的朱家商船道:“顺昌逆亡,概莫能外,就算世族的力量如何强大,总也不会比我的军队更强大,有德谋义公公覆,有这些将士们可以依靠,未必就不能与这些世族斗一斗,如果一直受到世族的挟制,将来难免束手束脚,甚至成了他们的傀儡,若是那样,还不如大刀阔斧的砍出一条路来”
“愿为主公前驱!”
程普和黄盖一起沉声应道,吴景愣了一下,想了想,终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微微的摇头不已
这时,孙坚已经向着正在从跳板上下船的朱治迎了上去,远远的就大声笑着招呼:
“君理,元叹!久违了!得见二位风采依旧,不胜欣慰啊哈哈......”
孙坚洪亮的声音在码头的寒风中回荡着,洋溢着一股温暖和热情
刚下船来的朱治和顾雍赶紧抱拳为礼,连道久违
孙坚一把将二人胳臂抓赚哈哈大笑着打量着二人,半晌才满意的说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酒暖羹浓,我们且去畅饮欢聚!”
第七百九十二章谈不拢就打
遥望着雪花纷飞中影影绰绰的舒县城墙,坐在马上的顾雍心里有些百味杂陈的意思,原本还想去劝说孙坚顾全大局,但是最后自己却变成了孙坚的部下,前去劝服陆康,这世事的变化真是奇妙啊!
陆康是不会为难顾雍的,即使顾雍摆明了身份是孙坚的属下,陆康这点气度还是有的,再说,大家都是江东世族,争斗归争斗,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做得那么绝,陆康也相信,即使自己失败了,孙坚也不会将陆家如何。
一路上顾雍是颇受礼遇的,唯独见到陆俊的时候,陆俊脸上的嫉恨,还有眼神里的怨毒让顾雍很不舒服,心下不由得叹息季宁公后继乏人。
陆康并没有让顾雍久等,而是直接在书房里会见了顾雍。
“雍见过季宁公,季宁公安好!”
“好,就是老了,如今jīng神多有不济啊!元叹倒是风华正茂,是大有可为之时,切莫要蹉跎了啊!”
“多谢季宁公教诲,雍谨记于心!”
陆康笑了笑,示意顾雍安坐,一脸黑气的陆俊也坐在一边,陆康只是扫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随即笑呵呵的看向顾雍道:“这次出海征战,由于小儿指挥失误,倒是让元叹受委屈了。”
“不曾,不曾,再说这次战败非战之罪,实在是我等判断失误,又受到.....某些人的误导。所以才会如此惨败,而且,方大......方大人也将吾等的人船予以赎回,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季宁公不必为此介怀。”
顾雍简直是有些语无伦次了。在陆康面前。顾雍还是有些紧张的,更何况,自己原本就抱着对陆康的愧疚,反倒被陆康先道歉。顾雍的阵脚顿时乱了。
陆俊冷冷的扫视了顾雍一眼,眼神里的森寒顾雍一丝不漏的都接收了,原本的一点愧疚也越来越淡,看来,顾雍还应该感谢陆俊这个笨蛋。另一方面,顾雍忽然觉得自己被迫的选择似乎也是不错的,看陆家老的老。小的小,中间的无能,若是真的依靠陆家来凝聚江东,恐怕会是缘木求鱼,一厢情愿了!
陆康注意到了顾雍情绪的变化,然后迅速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