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07部分

仅仅是针对我们拿下小叶岛的战略部署所说的?”
“呵呵,被你看出来了!他那个时候是在论述如何对待类似江东这样抱团的世族势力时所提出来的论点,我就是根据这个论点来解决目前的问题。”
“可是,大人并不想现在就拿下江东啊!”
“对啊,不过孙坚想要拿下江东啊!”
“呃!。。。。。大人是在为孙坚策划啊?”
“对啊。难道是在为我们策划么?如今荆州刘备潜心发展,实力成长迅速,以蔡瑁之能,恐怕是挡不住刘备的,曹cāo新得异人支持。实力暴涨,不久之后就会图谋北上入局中原,或者挥军东进进占徐州,一旦这两个强人崛起。一盘散沙一样的江东必然会被这两个人宰割,因此我们必须给他们两个培养一个对手。而这个对手就是孙坚!”
徐庶只觉得有些眼晕,这个主上的想法未免太过宏伟了一些,荆州地广人稀,刘备没有十年八年工夫恐怕也没有直接面对荆襄的实力,曹cāo北边群雄环伺,想要安稳的发展起来,恐怕没有几年也是不行的,至于统一江东,江东的地盘更是大得很,其中还有无数的蛮族山越,想要利用江东北抗中原,西阻荆襄,难度也不是一般大啊!
而自己这位主上,在如今这纷乱的局势中,却坚持认为这三个人将来会主导荆州、豫州、扬州的局势,这会不会太主观了呢?不过,徐庶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局面出现的可能xìng还是存在的,而且有相当大的机会实现。
“大人,这个布局您与田大人商量过么?”
“没有呢,这不是正准备商量么?在这之前先跟你商量,呵呵。”
徐庶心里一暖,笑着道:“大人要下一盘好大的棋,属下自当奉陪到底。”
“呵呵,不是我想要下棋,而是对将来的变化进行一些预防,防止中原的局势变化太剧,导致我们措手不及,老实说,原本中原的乱战与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专心的发展幽州,向外拓张土地势力,致力于发展民生产业即可,但是,中原若是战乱太过,或者某方实力膨胀得过快,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好事。”
徐庶没有说话,他一直都在思索着关于过快的统一对原住民不利的这个论点,每次问及方志文、田丰甚至是林闻之的时候,这些人都是笑而不语,或者是直言让徐庶自己去寻找原因,今天方志文又一次的提出这个事情,徐庶终于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s
第七百八十五章回去见郭嘉
“大人,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
徐庶忽然改了自称,方志文明白徐庶的想法,徐庶是在以私人朋友的身份来问这个问题的。
“元直想问的是关于为何统一不利的事情?”
“是的,我思考了很久,也有一些想法,说出来大人看看我想得可对?”
“呵呵,洗耳恭听。”
“大人,若是异人都离开了我们这个世界,我们会如何?”
方志文翘着嘴角笑了,手指无意识的在案台上的茶盏边缘滑动着,想了想才慢慢的说道:“这个问题基本上只有天神才能回答你,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的猜测,那就是-----不知道!”
“不知道?”徐庶惊讶的看向方志文,方志文虽然在笑着,但是这个笑容绝对不是开玩笑的笑容,而是意味深长的笑容,里面包含着很丰富的内容,徐庶的大脑不由得急速的思考了起来,半晌才呼地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向笑眯眯的方志文。
“大人是说与其冒那个不知道的风险,还不如保持现在这个战乱频仍的现状更好?”
方志文收起了笑容,肃然道:“战乱频仍肯定不是好事,但是人与人的争斗从古至今都不会停止,将来也不可能停止,在某种程度上,我宁愿接受现在这种状况,也不会去赌那个可能xìng。”
徐庶自然不大相信那个可能xìng,但是却又没有办法否定那种可能xìng的存在,毕竟这个世界存在异人本身就很奇怪,如果不存在那种可能xìng的话,异人的存在根本就无法解释,因此,就算徐庶不愿意相信,他也必须正视这个问题。
只是,那种推测实在是太让人不舒服了,尤其是对一个聪明人来说。自己的命运从根本上就不被自己掌控的无奈是聪明人最难接受的事情,从这个角度上看,有人说越聪明的人越痛苦也是对的。
徐庶良久无语,最后默默的行了个礼告退了,方志文并没有留他。只是在他出门之前开口道:“我明rì就返回唐山。密云城里有个人在等我,估计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呵呵,元直是跟我回去还是在这里主持小叶城的建设?”
“呃。属下还是留下吧,会见客人是您的事,可不是属下的事情!”
“呵呵,也对,那就不用元直你往返奔波了。待我回去密云之后,尽快的找人来接替元直,元直还是坐镇青州比较好。”
“属下明白!”
。。。。。。。。。。。。。。。。。。。。。。。。。。。。。。。。。。。。。。。。。。。。。。。。。。。。。。。。。
方志文所说的客人自然是郭嘉,郭嘉在密云城里呆了确实不少的时间了,当然,他也可以到密云系的领地去走走看看的,只不过一路上都有大量的部队保护,这让郭嘉实在是无语。
密云一系有很多可以去的地方,比如乐浪的郑乡。郭嘉就必须去一趟的,盘桓了十几rì郭嘉才从陆路一路北上,考察了大辽河沿岸的一连串的城市,并且在漫天的大雪中,欣赏了茫茫的草原风光和莽莽的大鲜卑山景sè。
绕了一大圈回到密云的时候。已经快要到了新年的时节,密云城里不少的地方已经开始打扮起来,准备迎接新年的到来,而郭嘉苦等的方志文。却还在青州鏖战。
直到连热闹非凡的新年都过完了,方志文也没有露面。新年庆典上主持的是田畴、荀彧和甄姜,祭天仪式更是甄姜带着大公子方毅主持的。
“元皓,贵主上可真是忙碌啊!”
田丰的家里到处都是书,跟荀彧家中的那种清贵气不同,田丰的家里给人的感觉是很随意和温暖的,特别是在有些凌乱的书房里,抱着小炉子一边喝酒一边看书,郭嘉觉得真是美死了,这才是普通人喜欢的生活啊!郭嘉就是个普通人。
“呵呵,他就是闲不住的人,让他呆在家里,他会浑身不舒服。”
田丰看着手里的书册,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一边伸手摸了摸,碰到案台上的酒碗,端起来抿了一口,满足的吐了口酒气,门边上田稚的小脑袋闪了闪,见有客人在,就在门外出声问道:“父亲,我约了赵娴去看小公子,可以么?”
“呵呵,你们是去聚会吧,去吧,大小姐不是在南边么?回来了么?”
“昨夜回来的,她说南边的事已经大定,没什么意外了,想必方大哥也会很快回来了,甄姜姐姐也是这么说的。”
“这个我知道,你去吧,多穿点衣服,外面冷,对了带把伞!”
“知道,那女儿告退了!”
“嗯。”
郭嘉笑眯眯的听着,神sè微微的一喜,这么说来,方志文是要回来了,不过青州的战事不是早就定了么?难道还有什么反复不成?
“令爱真是乖巧啊!”
“乖巧倒未必,毕竟有你这个客人在,如果你夸她聪慧我会更高兴的,呵呵。”
“呵呵,元皓的xìng格倒是有些不同了,以前可不会这么豁达。”
“人是会变的嘛!”田丰微微的叹了口气,如果你看穿了这个世界的最终秘密之后,还不能豁达的话,那就真是白活了。
田丰抬起头,放下手里的书册,端起酒碗轻轻的抿了一口有些凉的酒液,稍微踌躇了一下开口道:“奉孝,是不是很奇怪主公为何迟迟不归,甚至连新年都不回来过?”
“有点,难道南方的事情真的那么重要?在我看来,青州的事情其实并不难解决,从一开始,异人就已经注定了失败,只是失败的时间问题罢了,方大人用自己为诱饵,行釜底抽薪之计确实是最快的办法,这恐怕也是元皓的手笔吧?可是既然挺县之战结束,一切就应该落下帷幕了,剩下的事情不过是文官扯皮的事情,方大人根本就没有必要继续呆在青州。何况现在雪灾的情况严峻,坐镇密云岂不是更能稳定民心?”
田丰笑了起来:“奉孝啊,你枉称聪明了。首先,青州的战略并非我制定的,你太小看元直和主公了。这两人的智略都不在我之下;其次。雪灾什么的你不是也亲身经历了么?这种情况的雪灾在南边或者会让人措手不及,从而导致混乱和灾难,但是在北疆,几乎年年如是。只能说,今年的雪尤其大了一些,而且这个稳定民心的事情文若如果都做不好,等主公回来他都没脸去见啊!”
郭嘉摇头失笑:“我就是随意一说,元皓就抓住了我一大堆的漏洞啊!说明元皓心中还是将我当作对手吧?”
“呵呵。那肯定是,友人都是对手,因为你会欣赏就会羡慕,会羡慕就会努力超越,所以你当然是我的对手。”
“哈哈。。。。。元皓这个马屁拍得好!当浮一大白!”
“呵呵,吃下去小心上吐下泻!”
“呵呵,元皓适才的言下之意,似乎是说方大人并非在青州?”
“我可是一字未说,奉孝为何会有此猜测?”
“元皓子在为方大人的行止进行辩护。但是很显然,又强调了方大人和徐庶的智略,既然智略不输于元皓,又怎么会看不出青州如今以无大事呢?想必方大人是另有所图了。”
田丰欣赏的看了郭嘉一眼,点了点头。笑着问道:“不如奉孝来猜一猜,主公为何不回密云过年,他到底在忙什么呢?如何?”
郭嘉眼睛转了转,端起酒碗喝了一口热酒。抿嘴道:“反正闲着无事,就与元皓戏耍一番。不过可有彩头?”
“呵呵,有啊,我这里有一坛从异人手里收购的秘制参花酒,绝对是七品的好酒,如果你赢了,这酒就是你的了。但是,奉孝若是输了呢?”
“元皓老哥啊,你这就不地道了,这是猜谜shè覆啊,你见过猜不中的还要受罚么?”
“当然,酒席上shè覆不中者尚要罚酒,为何就不罚呢?”
“那好,若是我猜错了,就罚酒三杯,如何?!”
田丰抚须大笑,指着郭嘉道:“好一个无赖子啊!”
“元皓老哥又错了,乡人多称我为‘浪子’,不是无赖子。”
“我倒不是这么看的,奉孝并非浪荡无行的浪子,而是狡谲的无赖子才对!”
“也罢,不管叫什么,这彩头就如此定了!”
田丰笑着摇头:“不可,若是奉孝输了,今rì陪我去拜见夫人和小公子如何?”
郭嘉脸上的神sè有些怪怪的,不知道田丰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不过貌似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不妥的,想必田丰是想要坐实自己与方志文密切交往的事实,其实这也没有什么,自己将来若是离开密云他投,如果连澄清这些谣言的能力都没有的话,也不用混了,或者说,自己的选择的主上若是连这点信任都没有的话,自己的眼睛就是瞎了!
“有何不可!”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请说吧!奉孝。”
郭嘉眯着眼睛想了想,缓缓的开口道:“青州战罢,会形成以平寿为中心,以周边城市为支撑的一个核心区域,这点通过换城就可以做到,想必孔文举这段时间一定是忙着这个事情,一旦孔文举的设想实现,则可以上表请封州刺史,名正言顺的掌控青州,则青州只剩下了城阳郡还在黄巾贼手中。不过,城阳虽然与东莞、琅琊、泰山临城一片,但是对孔文举一时半会也不会形成威胁,方大人不会看不出这点。”
田丰点了点头,没有出声,而是含笑看着郭嘉。
郭嘉扫了田丰一眼,微微一笑接着说道。
第七百八十六章先争海上再谈长江
【感谢‘云卷云舒不是我’‘yaominhua’大大的慷慨打赏,感谢‘李雨安’‘陆压真真人’‘无醉’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还有‘帅帅的慧慧’大大的评价票!然后还要继续召唤票票,谢谢!】
“青州既定,方大人原本可以回密云过年了,听闻太史夫人已是有了身孕,想必方大人肯定也愿意回家陪夫人的,方大人宠爱夫人的传言没错?”
“没错!”田丰笑着回答。
“那么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绊住了方大人的腿脚,纵观大汉,如今最惹人注目的,自然是中原的动作,而其中最让人在意的不是吕布忽然变聪明了,也不是铁军的骤然兴起,更不是刘岱的动作,而是曹cāo接受了异人的大笔援助!这才是让方大人寝食不安的所在?青州的战事归根到底,就是打击飞龙会,而投向曹cāo的异人,岂不就是另一个更大的飞龙会么?”
田丰继续点头,仍然是笑而不语,郭嘉试图从田丰的脸上看出什么来的企图显然是失败了,看来继续东拉西扯也是没有用的,自己的想法已经被田丰给看穿了。
郭嘉干干的笑了一声,继续道:“不过方大人似乎早就在中原有所布局,荆襄一地的早早结盟确实是一个神来之笔,想必,如今的曹cāo马上就要陷入四面皆敌的困境了,我猜。。。。。”
郭嘉最后看了一眼田丰,还是没有从田丰的脸上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只好继续将自己的独角戏演下去。
“我猜,方大人定是南下了!”
田丰一愣,这个郭嘉实在是狡猾啊,他这句话根本就是立于不败之地的狡辩,南下?密云以南是不是都能称为南下呢!?
“奉孝,你这可就有些无赖了,现在主公怎么说都是在南边的,已经南下了,那么到底你所说的南下是南下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做人不能这么赖皮的!”
郭嘉狡猾的笑了笑:“嘿嘿。南下么当然是南下到长江那里了,否则怎么能叫南下呢?元皓不可攀污于我啊!”
田丰无奈的摇了摇头:“长江那么长,总有个方位?”
田丰这么一说,其实已经等同于承认了郭嘉的试探,那就是方志文确实在长江一带。(.)郭嘉心里一喜。眼珠转了转道:“长江可是水系,船只航行其上,怎么好确定位置呢?我又不是天神!”
“总有个目的!”
“目的么。。。。。”郭嘉忽然想到田稚在门外的话,‘南边的事已经大定’。这话里的大定,应该是指战斗,如果不是战斗,反过来看,方志文也没有必要亲身南下。若是政治谈判,让徐庶或者身在荆襄的赵云去岂不是更好?
如果是战斗的话,方志文这个时候去另辟战场显然是极不合时宜的,不但气候本身就不合适,政治环境也不合适,这个时候方志文直接搅进中原的混战中去,显然是不明智的,更可能因此反而导致了围剿曹cāo计划的失败,那么方志文带兵南下去打谁?
江东世族么?想要趁势拿下整个江东?如果不是这个想法。那么何必去主动招惹江东世族,不要忘了,现在密云与南方的贸易中,江东可是占据着相当大的比例的,贸贸然跟江东开战。又不能一战而定的话,这仗还不如不要打,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不是去打曹cāo,不是去打江东。去打徐州的话也一样,等于是伸手进了中原。而且也不可能一战而定,也不会是带着部队去荆襄武装游行,那么方志文到底南下长江到底是去打什么人呢?
长江上的目标除了要消灭曹cāo的威胁,还有商业利益,但是这个商业利益原本就是荆襄与江东世族分享的,而荆襄世族与江东世族在商业上实际上跟密云的合作还是很密切的,有必要去用武力将长江的利益独霸了么?
一个个不合理的选项被迅速的排除,郭嘉的脑袋里面剩下的选项也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南向交州的航线!
郭嘉得意的笑了笑,看着田丰慢慢的说道:“方大人,此刻应该在长江口外海的东海上,在那里拿下一个岛屿作为继续南进的跳板,同时也能适当的敲打江东世族,让他们能够团结起来,准备承受来自北面的曹cāo的压力。”
田丰惊讶的看向郭嘉,自己只不过露出了一点点的破绽,郭嘉就准确的猜测出了主公的去向,看来主公将郭嘉硬留在密云的想法是对的,如果郭嘉为对手所用,自己这边的战略计划成本要高涨许多了!
“奉孝啊,果然不愧是鬼才!我就露了那么一点破绽,你就能猜到这个地步,厉害!”
田丰举了举手里的酒碗,郭嘉得意的笑着举杯,大大的灌了一口:“这么说,我猜对了!”
“就算我不承认,你自己也能知道有没有猜对!”
郭嘉嘿嘿的笑着,给自己重新斟上一碗热酒,顿了一下,敛容开口道:“不过,不得不承认,方大人的眼光真是让人钦服,如果不是元皓说起,我根本就想不到方大人在这种时候,居然将眼光已经放到了交州,放到了南海航线上去,不管是从将来的商贸体系,还是从粮食储备体系来看,打通南海航线将是十分重要的一个举措,同时,在东海上占据的据点将会成为锁死江东世族以及未来荆襄水军的铁锁,一举两得,不,一举多得啊!”
“呵呵,可不是么!”
“我想这里面也有你元皓和文若,哦,还有那徐庶的功劳!”
“我们只是得附骥尾罢了,主公提出了向南的战略构想,然后我们再来丰满和完善这个计划,其内容不仅仅是粮食和贸易,更重要的是与异人的关系,异人的重要xìng如何看重都不为过,奉孝切莫小视了此事。”
郭嘉一愣,随即郑重的点了点头,有咧嘴笑道:“与异人的关系是什么意思?加强联系建立共同的利益锁链么?”
“有这个意思,但不仅仅是这个意思。”田丰说道这里就不再深入了。在郭嘉没有正式表示投效之前,田丰不能说更多的了。
但是郭嘉却能从中自己推测更多,不仅仅是密切关系,恐怕还有通过种种手段去影响异人势力之间关系的想法,又或者还有更深的想法。这些郭嘉就不得而知了。
“方大人下得好大的一盘棋。只是,这棋盘上的棋子又岂会尽皆听从你们的摆布?”郭嘉心里隐隐的有些不服,田丰、徐庶、荀彧和方志文在做的事情,就是要用幽州一个地方的力量。来左右和影响整个大汉的局势,这种豪情万丈的事情,郭嘉心里是隐隐的羡慕嫉妒的,所以这话听起来有些酸酸的味道。
田丰咧嘴一笑,不怕你泛酸。只要你感兴趣就好,这局大棋是肯定会下的,至于下成什么样没有人会知道,不过郭嘉如果愿意来一起下的话,田丰是无任欢迎的!
“呵呵,下棋的可不止我家主公一人,包括大汉各地的诸侯,晋阳和长安的两位天子,大家都在这个棋局之中。不管你是想下或者不想下,都已经身在其中了,因此,不妨主动一些,奉孝觉得呢?”
“这。。。。。自然是主动一些更好!”
“奉孝这等才华。肯定不能终老于山林的,密云一系的辖地你也转了个遍,大汉南北你也走了一遭,说老实话。还有比密云条件更好的舞台么?”
“这。。。。。”郭嘉踌躇了,手里的酒碗停在胸前不上不下。眉头也微微的蹙了起来,原本神sè中的那一点点的玩世不恭也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慎重。
“呵呵,我也没有要奉孝现在就表态的意思,但是这个态度奉孝始终是要有的,至于后果如何,奉孝大可不必担心,尽管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就是了,若是奉孝真的想要离去,我想主公也未必会真的留难与你。”
郭嘉笑了笑,对于这件事,郭嘉真的没有特别的担心过,虽然方志文很强势,而且一度直接将徐庶的母亲骗来密云,将荀彧的家人拐来密云,甚至直接的将田丰的家人绑来密云,但是从本质上看,方志文并没有真的用家人来威胁他们,而郭嘉自己的家人,别人是不可能知道在哪里的,这点郭嘉可是仔细的安排过的。
“我的家人可不在方大人手里,我不怕!”
田丰笑了,身子向前倾了倾,神情有些诡异的说道:“你怎么知道不在呢?”
郭嘉一愣,随即有些不好的预感,田丰这个家伙可是知道自己的家乡的,荀彧在颍川也有不少的熟人,加上现在荀家在颍川营生,说不定。。。。。。
看着郭嘉的脸sè大变,田丰心里暗爽不已,原来做这种事情是这么爽的,怪不得主公一而再再而三的干这种事情,这回,可是田丰亲自下令,史阿执行的,田丰自然是爽得很!
郭嘉苦笑着放下手里的酒碗,再也没有品酒的心情了,看着田丰苦笑道:“这是元皓老哥你的手笔?你可真是害苦了我!”
“奉孝误会了,我不过是将弟妹和伯父母接来密云享福罢了,而且这个事情我用我田丰的人头担保,绝对不会泄漏,也不会让主公用此事来威胁与你,将来你去留自便,我只是尽一个友人的责任罢了!”
郭嘉摇头直笑:“你啊,元皓你越来越无耻了!看来你也不是那个忠厚老实的元皓了!我家人在密云,就算不威胁,我的选择也会有所偏向,你。。。。。。哎!算你狠!”
s
第七百八十七章去留自便
“当然是去留自便!”
对于郭嘉的疑问,方志文给出了斩钉截铁的回答。
“奉孝大才,元皓和文若都跟我说过了,虽然我也很希望奉孝能留在密云,但是这种事情总是要你情我愿的,否则奉孝不高兴,也发挥不出自己的能力,这不是毁了奉孝么,若是奉孝觉得还有更好的去处尽管去好了,至于将来会不会成为对手可不好说,不过有元皓、文若、元直等人在,未必就不如奉孝吧!”
方志文看着面前这个瘦弱的年轻男子,心里感叹着他瘦弱的身躯里蕴含的巨大能量,说出话却是相当强硬自信的,言下之意,甚至有些激将的意思,田丰都捏着一把汗,生怕郭嘉被一激之下,干脆就专门与方志文做对一下,以此来证明自己不会比田丰等人差。
不过若是真的那样的话,郭嘉的份量在方志文的心里肯定会大大的下降,这种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智将,即使有大才,但是弱点也是实在太明显了。
“主公,奉孝前rì与属下饮酒闲聊,属下戏语与之赌斗猜测主公的去向,奉孝不但一语中的,而且能猜到主公南下的战略构想,这样的惊世鬼才大人不怕被敌所用么?若是那样,不若将奉孝留在密云吧!”
郭嘉无奈的看向田丰,这个朋友可真是够劲啊!不过郭嘉一点都不生气,田丰这么说是在尽一个臣属的职责,同样,也是在尽一个朋友的职责。
郭嘉看向方志文,方志文却笑眯眯的看向荀彧,荀彧微微一笑:“属下也这么想!”
方志文再转向田畴,田畴皱眉道:“属下记得主公曾经说过,不为我所用也不能为敌所用,何况是奉孝这种大才!”
看来大家的意见相当的一致。连一旁看热闹的香香和李雪音也不约而同的点头不已,方志文冲着香香眨了眨眼,将询问的目光看向郭嘉。
郭嘉叹了口气。还有这种人,真是长见识了!
臣属想要软禁自己,做主上的居然还要问自己的意见,并且让自己来给他的臣属解释一下为何他不赞成软禁自己,真是稀奇啊!
“在下明白大人的想法。当年。大人是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样的创建密云体系,如今密云体系已经在幽州生根发芽,虽然说不上是根深蒂固,但是期间的盘根错节和民众的无比信任支持。已经让密云势力成为一个庞然巨物。因此,密云已经没有面临覆灭的危机,只是发展的速度是快还是慢的问题,与中原诸侯的争斗,从一战两战而决生死的情况。转变成为需要长期的发展竞争之后才能决出胜负的阶段。所以,个人起到的作用已经大大的降低了,特别是密云的行政体系和决策结构已经成功的建立起来了,更加不会依赖于一个、两个优秀的人才包打天下。正因为如此,‘不为我所用也不能为敌所用’这种思维已经过时了!不,不是过时,而是不应该再成为第一位的思维选项了!”
方志文鼓掌而笑:“说得好,说得好啊!不愧是郭奉孝!正是如此,子泰。时移势易,如今声名、大义、规则、原则等等比失去一两个可能的人才更重要,当然,不是说人才不重要,相反。人才还是第一位的重要,但是在招揽和拉拢人才方面的的策略要改变了!”
田畴想了想,点头道:“我明白了!应该用更好的各种条件来吸引人才。”
“嗯,就是这个意思。相关的改进细则文若和子泰一起研究一下吧!”
“诺!”
郭嘉心里服气的点了点头,方志文这个做法不得不让人赞赏。通过一件事情,方志文让自己的臣属看到了制度上的缺失和不足,然后通过一件孤立的事件,找到其中的规律,并加以改进利用,从而促进制度方面的进化,这也充分的解释了密云势力崛起的秘密。
方志文有转向郭嘉:“奉孝,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我不想让奉孝留在密云,奉孝是有大才智的人,应该知道如今大汉面临的问题,甚至更高层次的问题奉孝肯定也曾经考虑过。而且奉孝行万里路,也见到了大汉其他诸侯的风采,甚至连异人的阵营奉孝可能也考虑过,那么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请奉孝认真的考虑一下留在密云出仕的问题。至于奉孝的家人,我不曾向元皓问起,将来也不会过问,奉孝尽管放心,若是想要迁移到别的城市也没有问题,这点我想元皓比我更重视。”
郭嘉郑重的向方志文行了一礼,郭嘉的心里很矛盾,特别是见过方志文之后更矛盾了,尤其是方志文点出更高层次的问题时,郭嘉的心更乱了,更加难以马上表态。
不过方志文也不急着让郭嘉马上表态,而是将话题转了个方向,谈起了阳翟的颍川书院,问起关于司马徽的事情,并说了自己对庞德公、郑弦和林闻之等几个当世大学者的看法,大家倒是相谈甚欢。
到了晚上,留下郭嘉等人一起吃了晚饭才尽欢而散。
..........................................
“夫君,身上有酒气!”太史昭蓉怀着宝宝的肚子已经挺大的了,现在不能骑马了,太史昭蓉也还是闲不住,整天的在军营里厮混,不过见到夫君的时候,立刻就化作一汪清泉一样,特别是怀孕之后的太史昭蓉,更加喜欢撒娇了,让方志文怜爱不已。
“哦,是么,我去洗洗。”
“不要了,就这样,我喜欢闻。”太史昭蓉将身子慵懒的缩在方志文的怀抱里,脸上还有一丝cháo红,以及满足和安宁。
方志文拉了拉被子,将太史昭蓉露出来的白皙圆润的肩膀盖好,手里下意识的抚摸着太史昭蓉如丝的秀发,满足的叹了口气。
“昭蓉,这些天天气寒冷,不要总是去军营,着甲也不好着了吧?”
“嗯,可是在家里很无聊的。甄姜姐姐在外工作,小宁将家里的事情都做得妥妥贴贴,就是我没事做。”
“呵呵,去帮盼儿做些文案工作嘛,难道我的昭蓉不认字么?”
“哪有!当然认字的。可是跟甄姜姐姐在一起。昭蓉......很自卑的,昭蓉太笨了!”
“胡说,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人跟人是不一样的。昭蓉跟盼儿也一样各有所长,有什么好自卑的,在战场上的时候,盼儿还要羡慕你呢,盼儿总是羡慕你能跟在我身边。如果这样你还自卑,盼儿情何以堪啊!”
“我知道了,夫君,明天我就去帮甄姜姐姐。”太史昭蓉高兴的答应道。
“这就对了,你整天往军营跑,我在外面也担心啊!”
“嗯!对了,听说夫君想要放郭奉孝离开,是么?”
“你从哪里听来......我知道了,定是香香那丫头说得。她恨不得将天下所有的名士都弄到密云来,呵呵。”
“郭奉孝我见过,前天随着田丰大人一起来拜见甄姜姐姐......”
“也是来拜见你的。”
“哦,我看他虽然瘦弱,但是眼神清正灵慧。谈吐也是风标高致,显然不是庸才,田丰和荀彧大人更是推崇不已,连田稚也夸赞郭嘉的才干。这样的大才夫君为何不想办法将之留下,反而任其自决呢?当初田丰大人和荀彧大人。不也是夫君用手段留下的么?”
方志文叹了口气:“这不一样的,田丰那时是无处可以施展才干,所以才能很快的认同密云,至于荀彧,那是因为他的哥哥和家人都喜欢密云,所以在荀彧的心里,密云的得分就高了许多。如今郭嘉不同,郭嘉看上去瘦弱,表现得有些玩世不恭,但是xìng子却是极为倔犟的,甚至是有些过于执着,这跟他的出身有关系,所以你越是用强他可能就越是要想方设法的反抗,即使实在是力有不逮,也不会任命的帮你夫君出力,所以,咱么得反其道而行之。”
“嘻嘻,我就知道夫君不会那么大方的,夫君最狡猾了!”
“啊?!原来我在夫人心目中竟然是这个样子的,不行,要惩罚!”
“不行了,不能再那个了,夫君.....”
................................................
方志文的酒宴散了,郭嘉却还没有尽兴,毕竟在方志文这种号称军神的牛人面前郭嘉还是有些拘束的,于是郭嘉、田丰和荀彧三人又跑到路边的一家异人开设的通宵酒馆里要了个包间继续喝酒。
“元皓老哥,文,文若,你们都不,不如方大人厉害!”郭嘉这个时候显然是喝的有些过了,说起话来完全没有把门的了,舌头也有些大,田丰和荀彧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笑着点头。
“怎么个不如?”荀彧问道。
“你们只,只想着如何留下我,却没有想到我,我的脸面啊!我,我虽然是个寒门士子,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我,我也是有自尊的,甚至更,更在乎这个自尊,我,我希望别人尊重我,而,而不是越俎代庖,让我处于两,两难之境。元皓你,你先别急,我不是在,在怪你,我知道你,你是出于一片好心,若不是你将我......家中父母妻子中接走,这场大雪就,就够呛啊!我感激还......来不及呢,绝对没有怪,怪责两位的意思,只不过,越是这样,我,我的脸面就,就越是放不下来啊!”
“呵呵,明白了,所以主公客气的让你自行决定,反而是给足了你面子!对吧?”
“对啊!所以,方,方大人是主公,你,你们是臣属!呵呵.....”
看着满脸通红的郭嘉,荀彧和田丰却不约而同的点头赞同了这句话,可不是么,不管是田丰还是荀彧,都有足够的聪明才智,但是论到做领袖,他们与方志文一比,那绝对是望尘莫及的。
“那你想好了没有啊?我们两个可是很希望你留下来共事的!”
“当然,当然想好了,我已经决定了,就......呼呼.......”
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郭嘉已经一头栽倒在案台下面呼呼大睡了,紧张等待着答案的田丰和荀彧顿时哭笑不得。
第七百八十八章郭嘉的抉择
郭嘉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睡醒,醒来的郭嘉头痛yù裂,宿醉啊!
荀彧家里的侍女经验丰富,立刻端来一碗辣的醒酒汤,一碗醒酒汤下去,冒了一身汗出来,头脑顿时清爽了不少,再沐浴更衣之后,人也终于清醒了。
郭嘉晃晃悠悠的出了门,准备到吾网看看打发时间,这个时候荀彧和田丰定然是在工作的,没人陪他,吃过午饭干脆去西林学宫的藏书馆混时间算了。
只不过,郭嘉才走出院子就被一个管事给截住了,有人来拜访郭嘉,郭嘉奇怪的跟着管事到了前厅,才发现来者是一身戎装的方志文。
“呵呵,听说你们昨晚又跑去喝酒了,夜夜笙歌啊!”
郭嘉有些尴尬,自己病酒这个事情确实有些难为情,虽然郭嘉也常常引经据典的给自己找各种借口,但是喝酒这个习惯确实是有放浪之嫌,而且也不是什么好习惯。
“让大人见笑了,大人此来可是有事?”
“跟我走!”
方志文看着郭嘉瘦弱的身体,皱了皱眉斩钉截铁的说道。
郭嘉奇怪的看向方志文,不过看方志文这个坚定的态度,似乎不容自己质疑啊。
“可是,在下还没有用饭。”
方志文咧嘴笑了,从包裹里掏出一瓶人参露,另一只手则是一块肉饼,在郭嘉面前晃了晃,一把塞进郭嘉的手里,笑道:“这不是么,走吧!”
说罢,拉起郭嘉的手臂不容分说的将毫无抵抗之力的郭嘉拖走了,这个地方任凭郭嘉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他,郭嘉只好委委屈屈的被拉着走。
出了门,门外有一辆马车等着,车上没有任何标记,就是一辆很普通的马车。上了马车之后,方志文才看着郭嘉解释道:“有一个城市政务任务,我们一起去完成一下,这是一个大型任务,时间异步的。可能需要在任务中呆几天。你就当是散心,顺便体会一下草原战争的味道,奉孝肯定没有亲身参与过战争吧?”
“那倒没有,我又不是将领!”
“不是将领?谁说你不是将领。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奉孝最擅长的就是军谋战略,不是将领又会是什么?”
“呵呵......”郭嘉干干的笑了笑,老实说,打仗很累的。郭嘉骨子里是个懒散的人。
“快吃东西啊,进了任务怕没时间吃东西了。”方志文很热情的说着,郭嘉看了看手里的肉饼和人参露无奈的苦笑,在荀彧家里吃了几天好东西之后,这些干粮居然觉得有些难以下咽了,人真的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
“大,大人,不行了,歇歇吧!”郭嘉白皙的脸庞现在是一脸发灰泥。嘴唇干裂着,身上的衣服也皱皱巴巴的揉成了一团,上半身还套着一个脏兮兮的皮甲,看样子就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
这是一个追缴马贼的治安任务,是提高治安评分的阶段任务。也叫总结任务,完成了,治安水平会上一个台阶,所以任务的难度是很大的。
任务本身内容并不复杂。参与任务的不超过三人,率领智脑提供的一千突骑兵。追击剿灭三千马贼。
但是任务的难度在于地图超级大,几乎从幽州一直跑到并州北部的大漠,在这么大的范围内,想要剿灭一支区区三千的马贼,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当然,智脑也不会设计那种无法完成的任务,因此,这个任务里面还是有很多的蜘丝马迹可以利用的,方志文拉着闲着没事的郭嘉来做,就是要利用郭嘉随机应变的大脑。
方志文身上倒是干净的很,事实上,对于方志文来说,这种程度的作战一点都不困难,强度也仅仅是普通,但是对于平时很少动缓的郭嘉来说,这简直是要命的事情,当然,方志文本来就有让郭嘉吃吃苦头的想法,不然这家伙总是懒懒散散的管不住自己,才导致年纪轻轻就挂了!
方志文看着摊在沙子上的郭嘉,笑得很得意,抬手挡在眼睛上方遮住刺目的阳光,方志文极目四顾。
“命令斥候从左右两侧绕路巡查前方五十里,本队在此修整半个时辰。”
“诺!”
这些士兵和将领都是智脑控制的npc,是真正的没有灵魂的数据,执行命令确实像机器一样的jīng准,同样,也缺乏自主xìng和应变能力,因此方志文必须仔仔细细的交代清楚细节,这也让郭嘉十分的惊讶,想不到方志文是个这么jīng细的将领。
这也证实了方志文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