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06部分

了方志文,或者大人有意与方志文勾结,一举拿下吴郡?”
“贤侄慎言!本官与方志文同朝为官,除此之外再无瓜葛,连书信也未曾往来过,本官适才所言,乃是一番好意,再说平北将军所取的不过是外海小岛,又非尔等所有,说起来也是开拓疆域,各位为何如此慌张?!”
“大人此言差矣,平北将军辖地在幽州之北,如今却挥军南下,这还不是罔顾王命居心叵测么?吾等身为大汉子民,自当为国尽力,哪里有什么慌张,只有一腔义愤罢了!大人既然畏畏尾、不yù作为,吾等自当向刺史大人告请陈情。”
盛宪看着陆俊不可一世的样子顿时大喜,却装作生气的样子脸sè一沉:“也好,本官最近觉得身体朽迈不堪,正想告疾辞官,本也不yù多事,各位轻便,本官就不送了!”
陆俊一愣,随即愤愤的站起来甩袖而去,朱治和顾雍默默的对视了一眼,也只好行礼告退,心里却暗暗的都多加了jǐng醒。
第七百八十一章小叶岛登陆战
【哦,差点忘了,又是新的一周,大家的推荐票要给力啊,谢谢!】
就算盛宪不同意出兵,这些江东世族也是有办法的,事实上,盛宪名下的水军都尉也是世族的人,不管盛宪同意不同意,这水军照样能出海,更重要的是,陆家和朱家自己的船队规模是远大于吴郡水师的。
不过,在这之前,确实还是需要一个出师的名目,这么一来,从道义上才能占住上风,于是这些江东世族又跑到了藏旻那里求告,藏旻对这事的看法与盛宪不同。
在盛宪看来,这些世族斗来斗去其实都是为了利益,他们谁胜谁负跟他关系不大,作为一个父母官,盛宪想要做的就是四方安宁百姓和乐,所以,盛宪才尽量想要用政治手段来解决问题。谁知道人家江东世族根本就不领情,而且还给他扣上一个沟通诸侯图谋不轨的大帽子,所以盛宪干脆顺坡下驴,顺势辞职了事。
当江东世族找上藏旻的时候,盛宪的辞职表文也到了藏旻的案头,告疾辞官这事是很难拒绝的,藏旻暗暗的叹了口气,实际上藏旻还是很看重盛宪这个人的,至少这个人的品xìng不亏,才干也不缺,是个实打实做事的人,只是现在闹成这样,盛宪恐怕在吴郡也呆不下去了。
对于方志文,藏旻是没有好感的,方志文一直四处伸手的恶习藏旻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身为丰宁郡太守。远在幽州之北,却将手伸到了大海上,在青州连番大战就不说了,最近还掺乎进了荆襄的事务,听说方志文的爱将赵云现在就在襄阳,现在方志文又挥军南下,取下了长江口的岛屿,其目的不问可知,肯定是冲着长江航道而来的。
对于方志文的这种霸道行径,藏旻是不喜的。因此当江东世族再次找到他的时候,藏旻立刻同意了出兵驱逐方志文的行动,并且为了支持江东世族,还将许家的许贡推荐为吴郡太守,也是继陆康之后第二位本地太守,这是要江东世族管理江东了。
得到了藏旻的支持之后,江东世族内部自然是大喜,许家更是喜出望外,平白得了一个太守的职位。这种好事能不让人高兴么!
一边高兴着,江东世族一边冒着严寒准备出海征战的事情。这事陆家最为积极,朱家虽然也出了不少的人船,但是因为有大批船队已经北上,所以一时半会也拿不出太多的力量,加上朱家现在正努力向荆南地区拓展,不少的船只都去了两湖地区,因此能拿出来参战的力量确实不算多。(.)
相比起来,陆家则几乎将水上力量全部出动,对于朱家出的力不如陆家。陆俊是欢迎的,这么一来,陆家就当仁不让的主导了这次的出海战斗,若是能一战而竟全功,将来陆家的名望绝对能更上层楼,说不定还能就此领袖江东呢!
陆、朱两家的数百战船,再加上各家的支持以及吴郡水师的战船。陆俊也凑齐了大船近八百,小船两三千,这么浩浩荡荡的一个大舰队摆在面前,陆俊的自信心空前的高涨。而被‘绑’来陪着出海的朱治和顾雍则有些心里打鼓。
这个架势看上去极为浩大,应该能打赢?虽然方志文号称军神,但是这毕竟是在陆战中打下的名号,水战和陆战完全是两码事,这水上的事情,还是南方人比较擅长!
顾雍和朱治都用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至于为何需要安慰,自然是从种种的蛛丝马迹上,感觉到了一些不大好的迹象,但是又说不出来是为了什么,反正只是觉得不大安心罢了。
经过江东世族的这一番折腾,方志文在小叶岛上已经度过了十个rì夜,小叶村也升级成了小叶镇,这些天方志文、徐庶和香香忙着筑城,而周泰和和华歆则在大肆扫荡周边的海盗、野怪和海盗玩家。
事实上这个海域玩家不多,因为这里太靠近建邺了,玩家更集中的地方在南边一些的地方,甚至有玩家正在打着夷州岛的注意,只不过夷州岛上的野怪太厉害,在海岸和海上的反复争夺中,玩家并不占优,反倒是琉球诸岛的一些小岛已经被玩家拿下,也成为了海盗玩家的大本营。
周泰和华歆扫荡的都是周围的岛屿,这片海域中大大小小的岛屿星罗棋布,上面的海盗更是多如牛毛,这些就都是华歆需要的人口,两人这些天都忙着快乐的进行收割。
直到从建邺传来消息,折腾了很多天的陆军朱治终于出港了,周泰和华歆这才带着满载的战利品和人口返回小叶岛,准备与江东世族进行海上会战。
这次会战方志文不打算去了,香香倒是很想去看热闹,周泰自然是欢迎的,能在香香面前表现一下,周泰是求也求不到的,方志文倒也无不可,只是嘱咐香香要听从指挥,同时暗暗地叮嘱周泰照顾好香香。
而方志文则跟徐庶、甄翔驻守小叶岛,让黄忠去帮忙做shè击指挥官。
。。。。。。。。。。。。。。。。。。。。。。。。。。。。。。。。。。。。。。。。。
对于战斗,小叶城的居民并不陌生,因为他们都是海盗出身,战斗简直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但是成了小叶城的居民之后,战斗就渐渐的远离了他们,这些居民现在正在慢慢的适应自己作为一个水手,作为一个作坊的工人,作为一个维修厂的技工而存在的生活。
因此,虽然看到方志文的驻军正在紧张的在港口两侧的高地上设立投石机阵地备战,这些居民不但不紧张,反而有些兴奋,纷纷的到官府告示牌前面看看有没有征召民兵的告示。
到了第二天下午,在岛上高地瞭望的哨所发现了敌人的船队,这早在华歆和徐庶的预料之中,根据情报,从建邺港出发的舰队大大小小的船只有将近三千艘,他们没有必要全部去围堵周泰,跟击败周泰想比,去偷袭已经没有了舰队保护的小叶岛似乎更加的方便。
于是,陆俊分出了一个偏师,由朱治、顾雍率领着向小叶岛而来。
朱治船队顺利的到达了小叶岛周围的海域,在确定了小叶岛周边已经没有战船之后,朱治终于松了口气,只要能够顺利的拿下小叶岛,就算是陆俊那边战况不利,失去了小叶岛这个补给点的方志文水军,肯定得向北撤退,战争的目的也能算是达到了。
不过,在朱治很小心的绕着小叶岛转了一圈之后无奈的发现,这个小叶岛能够登陆的地方只有西北面的‘叶柄’方向,其他的地方都是岩壁,根本就没有办法大规模的上岛。
朱治一方面安排了一些小队带着攀爬的工具,从岛屿的四面向上攀登,一方面将大队都集中到了正面的港口方向,想要进去,就只能穿过港口的狭长航道,被两边高地上设置的投石机攻击,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不过,这个航道距离两边也有五六百步,如果能控制好航迹,说不定能够顺利的冲进去,而且,船只上面也是有投石机的,也能进行还击,再加上投石机的shè速慢,怎么着也能冲进去,只要靠上了码头,胜利就肯定属于自己了。
朱治将想法跟顾雍一说,顾雍立刻就投了赞成票,于是,朱治的船队在港口外列阵,借着强烈的西北风,顺风全速航行,在朱治首舰的带领下,向着港湾内冲去。
站在东北侧高地的方志文咧嘴笑了,真的这么简单就让你们冲进来么!?
“分组shè击准备,甲组投石机装定!”
“甲组巨弩装定!”
“甲组投石机,放!”
“甲组巨弩点火,放!”
‘砰!’
“嘣!”
一小片黑点凌空而起,像是一小群飞鸟,准确的向着朱治的坐船飞来,在朱治惊讶不已的目光中,这一小片的油罐几乎有一半都砸到了自己的船上。
六百步距离,命中超过五成,这他么是什么shè击技术啊!朱治想要哭了!
不过没等他下令转向避让,后续的火箭已经扑哧扑哧的插在了船帆和船板上,火油轰地一声爆燃开来,这可真是火借风势风助火势,火焰以极其夸张的速度迅速的将朱治所坐的大船给点燃了。
炙热的火浪让朱治几乎不假思索的下达了弃船的命令,大家纷纷抢上小船或者干脆抱着一块木板直接就跳进了冰冷的海水里,并且拼命向远处游着,想要远离正在变成一个大火堆的战船。
对面的甄翔也不甘示弱,很快就点燃了另外一条大船,方志文与甄翔一北一南,不断的将冲进港湾的大船点燃,但是朱治的船只数量多,风力又强劲,还是有将近一多半的船只冲了进港湾,当这些九死一生冲进港湾的船只捞起朱治继续冲进港口的时候,却发现港口的水面上都被扔下了无数漂浮的木板,上面放着一罐罐的火油。
朱治大惊!防守部队居然要将港口连同敌军一起烧了,这实在是一个疯狂的举动!奈何现在是西北风,朱治想要退出去都难!
“挂白旗,投降!!投降!!”
不等港口堡寨上的徐庶下令点火,朱治当机立断下达了投降的命令!
s
第七百八十二章海军扬威
这边朱治自己一头冲进了徐庶部下的火油阵,不得不在葬身火海与苟且偷生之间作出一个无奈的选择,好在现在不是国战,这是内战,而且还是贵族之间的利益纷争,远远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份上,所以朱治很光棍的选择了投降,而顾雍则举双手赞成,这种仗能打出一个输赢就行了,用不着以死相拼。
不过对于小叶岛守军强悍的战斗能力,以及诡诈百出的战斗谋略,两人都不得不服,在看似完全弱势的情况下,利用港口入口处的猛烈打击来麻痹朱治的思想,然后在港口码头上设下了火油计,还充分的计算了风向,朱治的心里变化等等因素,能败在这种人手下,朱治和顾雍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至于自己的对手是什么人,可能很快就会见到了,半身都湿透的朱治,以及脸上还有些烟火气的顾雍都忙着整理自己的仪容,就算是俘虏也是有尊严地!
另一边,意气风发的率领着庞大的舰队的陆俊正在追逐着只有他四分之一船只的周泰,虽然周泰似乎被围追堵截得十分狼狈,但是,从在海面上点成火炬的船只旗帜上看,似乎被点了火的都是陆俊的船只。
“右舵十,主帆半帆,后帆满帆,注意船只侧摆。”
“投石机分组齐shè准备!”
“巨弩火矢点火!”
“投石机,放!!”
“巨弩,放!”
“主帆满帆,左满舵!注意摇摆!”
周泰不满足于只有船尾的投石机能够发挥威力,不时的利用风向猛地进行一次转向,然后将整个部队侧摆开来,用侧面进行一次全火力打击,然后再扭屁股继续跑,他这是仗着自己的速度来欺负陆俊。
开始的时候陆俊还没有发现这点,仍然意气风发的指挥船队分队阻截包抄周泰的船队,但是随着战斗的延伸。周泰的船队总是能在包围圈中适时的溜走,然后在海面上留下一些被点着的火炬。
陆俊终于明白了,敌人那样式有些古怪的船只和船帆似乎比自己的大船要快很多,更不用说小船了,在海面上。船越大速度越快。盖因可以使用更大的风帆,相反,小船因为更多的靠桨划水加速,短时间还可以。时间一长就废了。
现在周泰就是在利用速度拉着陆俊跑,当陆俊的船队因为船只的形制和训练程度不一致,造成了越来越大的速度差距之后,整个阵型都有些保持不住了,而那些小船更是远远的被扔在了后面。
周泰牢牢的抓住了这个机会。在局部造成了数量上的短暂优势,并且及时发起了反击,黄忠的shè击指挥,使周泰的舰队保持了极高的命中和shè程。而陆俊这个没有经过大规模实战的菜鸟,在形势变得混乱和危急的时候,却连连犯下低级错误,前后矛盾的命令,对分队指挥的混乱,直接导致了阵型的崩溃。最后连坐舰都被点着了,不得不换乘别的船只。
等陆俊后续的部队渐渐追上来的时候,陆俊手里一千五百多条大船已经被点着了四百多条,周泰的效率还是很高的。
这一个惨重无比的损失顿时将陆俊的傲气给打回了屁股里,刚才还狂喊着进攻的陆俊现在则大声呼喝着防守。将所有的船只都集结成了密集的阵型,而且,为了保护价值更高的大船,这个家伙居然将小船放在外围。这简直就是将自己送进了笼子里。
周泰顿时大喜,敌人自废武功。这个时候还不上去痛打落水狗那绝对是对不起自,对不起天神的行为。
周泰的船队像是逐猎的猛兽一样,在陆俊的船队周围时左时右,不断的将油罐和火矢shè向陆俊的船队,一艘艘的船只相继被点燃,但是,海面上的船只却越来越多,因为大船上的水手和将士们都放下更多的小船逃命。
整个海面上都是燃烧的船只,呛人的黑黑烟雾,还有星星点点的无数小艇,以及抱着木板挣扎求生的落水者,还有天上飘下的雪花!
周泰根本就不管那些落水的敌军,还有乘坐在小艇上的敌军,这些人也不可能用桨将小船划回建邺去,这里到建邺,鼓足风帆也是要走一天的。
周泰的jīng力都放在追逐陆俊的主力船队上,现在陆俊就像是在被周泰剥橘子皮,一层层的将外围的小船清理点燃,然后剩下中间的橘肉,看上去是那么的诱人。
在海上漂泊的江东水军,还有水手以及世族的私兵现在都有些绝望了,如果一时半会战斗不能结束,他们这上万人可能都会冻饿死在海面上,仰头看着天上不断飘落的雪花,心里跟身体一样,渐渐的冰冷如雪。
正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大喊:“船队!船队!”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向东面的海面上看去,一只只的大船正在从海天交界的地方进入大家的视线,不一会,在大家的视线里,这只巨大的船队已经将海天线都填满了,只不过那高高飘扬的旗帜告诉他们,这似乎是密云甄家和李记商号的船队,换而言之,这是敌人的船队,自己被俘虏了!
不过被俘虏也好过在海面上被冻死饿死,更何况,自己的主上早就将自己给抛弃了,从让他们这些小船围在外围,其实就是将他们当作了挡箭牌、替死鬼,因此,被俘虏了或许是件好事,换个主上虽然未必就更好,但是能离开一个随时抛弃自己的主上,总算是多了一次机会,万一这次是个好主上呢?
这些落水者被一一的打捞上来,每人发了保暖的衣物以及一大碗热姜汤,然后就开始一个个的逐个登记名帖,别被告知,现在他们不再是江东的户籍了,从现在开始,他们是辽东人了,果然,要去家万里了!
这支船队是刚刚运送了物资到小叶岛的商船对,船上的货物还没有卸完,为了躲避陆俊船队。不得不到外海去进行躲避,后来周泰战事顺利,却没有时间顾及那些落水的敌军,只好呼叫了这支商队前来救助。
至于俘虏的去向,这是方志文决定的。这些人虽然是不错的水手。但是却不能继续留在小叶岛,毕竟距离江东太近,难免出现一些不好的情况,所以干脆都弄到辽东去。辽东半岛正在建港,这些人正好能派上用场。
再说周泰,一路追逐着陆俊的船队,此刻陆俊已经完全丧失了一个指挥者应该具有的基本素质,除了逃命之外。陆俊几乎没有作出任何有效的抵抗。
在外围的小船终于溃散之后,陆俊下达了断尾分兵的命令,自己带着最快的数十条大船强行逃跑了,剩下的船队被周泰围住,本来连续的失败就已经够打击士气的,现在主帅竟然跑了,这士气直接就归零了,周泰再攻击了一会,船队见逃走无望。直接举旗投降了。
至此,小叶岛海战完全落下帷幕,陆俊出击时三千两百多条大小船只,合二十多万人,周泰部三百条战船。连水手一共四万五千人,小叶岛有两万四千方志文的本部人马,最终结果击沉对方船只一千条以上,抓获两千多条包括小艇。俘虏士兵和水手一共十四万多,死亡失踪三万左右。
这是一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大海战。也是战果最为辉煌的一场战斗,江东水军一下子损失了近二十万青壮,对江东的航运和水师几乎是致命的打击,不少的江东世族从此一蹶不振,其中损失最大的当然是朱家和陆家,陆家的水面力量几乎全灭,朱家的则损失了一半。
...................................
“君理,咱们又见面了,只不过想不到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的,这位就是名满江东的顾元叹吧?幸会!”
方志文笑眯眯的冲着刚进门的朱治和顾雍打招呼,朱治一愣,随即苦笑不已,顾雍则看了看朱治的面sè,然后打量着方志文。
“草民见过平北将军,这真是.....哎!”
“顾雍见过平北将军阁下!”
“有礼了,两位请坐吧,不用客气,也不用在意此前的一点误会,人和人之间难免有些误会,有时候还会打打架,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能向前看,能看到可以相互接受和妥协的方法才对,君理觉得如何?”
“将军所言甚是,在下受教了!这次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惭愧啊!”
“呵呵,大可不必。朱家与我密云有密切的经贸往来,过去是,将来仍然是,至于顾家,原本可能与我密云的接触比较少,但是这次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正好可以趁着此次的机会建立更密切的关系,元叹以为如何?”
顾雍一愣,随即有种汗颜的感觉,不说别的,光是这胸怀和眼光,自己就差了十万八千里远啊,顾雍肃然长跪而起,拱手道:“雍受教了。”
方志文呵呵的一笑,摆了摆手道:“这次我水军南下,其目的为何我早在信中曾经跟君理和江东诸家说过,即使到现在,这个目的仍然是不会变的,江东是江东人的江东,这点更不会变,但是我希望江东是一个更理智和更自信的江东,而不是面对竞争和挑战的时候,只会恼羞成怒的来拼命的江东。”
朱治和顾雍对视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现在江东不是方志文所期待的江东,那么应该如何改变江东呢?陆家......
“将军,请问海上的战斗可有结果,陆俊......”
方志文神秘的笑了笑,抬手指了指徐庶:“这事让我的军师徐元直来给两位讲解。”
第七百八十三章孙坚的使者
两人一听徐庶的名字,都是微微的一惊,这位在青州扬名的年轻人,恐怕就是今天完败自己的对手,两人肃然向徐庶施礼,徐庶笑着回了一礼,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
“根据最新的战报,陆俊在小叶岛西北九十里之外的海面上被我水军击败,后陆俊率亲卫只身逃窜,剩下的舰队具皆投降,战事在半个时辰之前就结束了,现在正在整顿船队和俘虏。”
朱治和顾雍都是惊呆了,虽然他们知道陆俊失败的可能xìng很大,毕竟陆俊其实没有什么大战的经验,何况还是大海战,但是却想不到败得如此的彻底,更重要的是,陆俊是弃军逃走了,这实在是......
“全军尽没?”
“对,正是全军尽没!”
朱治苦笑着,顾雍愣了一会道:“不知道大人打算如何处置战俘和战利品,特别是......不属于陆家的那些人。”
徐庶笑了笑替方志文回道:“原则上水手和军士将会被送往辽东,船只好的留用,小船则卖掉,至于将官可以让江东世族赎回,当然,船只也可以考虑赎回。”
朱治抬头看向徐庶,犹豫了一下又看向方志文,他知道徐庶抢先回答,应该是想要将格外施恩的人情让给方志文:“大人,能不能将朱家和顾家的船队人员都让我们赎回,我们两家可以保证,今后不会主动与大人为敌。”
方志文眼睛眯了眯,笑道:“赎回?不,不,不用赎回,我并没有打算扣留两个位的族人。两位尽可以连人带船一起带走,而且这次缴获的大小船只,两位也可以优先的购买,两位觉得如何?”
朱治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顾雍则古怪的看着方志文。他们两人都不认为方志文是个笨蛋。如果方志文是个笨蛋的话,那他们两个岂不是连笨蛋都不如?
那么方志文无缘无故的送这么一份大礼似乎很诡异啊!难道方志文是有什么企图么?
虽然心里怀疑,但是现在方志文话已出口,朱治和顾雍就算再怀疑也必须有个表态啊!总不能开口拒绝吧。总不能跟方志文说:不用了,我不差钱!那得有多傻的人才能干的出来呢?!
“这个......这个大人这么做,真是让在下等无地自容啊!”
方志文意味深长的看着朱治和顾雍直笑,笑得朱治和顾雍心里都觉得毛毛的,有种被人给卖掉了的感觉。但是很惭愧,真的很惭愧,两人都想不明白到底自己是如何被卖掉的,明明就是自己占了大便宜才对啊!
本来自己就是来攻打方志文的,想不到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人家就没有下杀手,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终于可以以身免,然后想着这回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然后还要准备大把的金钱来赎回自己。却想不到人家方志文不但不用自己掏钱,连自己的族人带着船只一概还给自己,还允许自己掏钱优先购买那些俘获的船只,当然,战船肯定是不要想了。但是就是那些小船和商船,买下来意味着什么两人可都是一清二楚啊!
本来经过这次的战斗之后,以陆家为的江东世族就基本上暂时是丧失了东海的航道管辖权,甚至连长江航道都会丢点。如果这个时候朱家、顾家趁势而起,抢占原本属于陆家的份额。而且方志文刚才还郑重的说起过,江东始终是江东人的江东,这是不是意味着方志文想要通过扶持朱家和顾家,来将不听话的陆家彻底排除出江东呢?那么庐江太守陆康呢?难道说孙家也参与了此事?
“两位太客气了,我刚才说过了,这只是一场误会,我们与朱家的合作一向都是十分愉快的,何况在开始开辟东海航线的时候,朱家出的力也是最大的,不管是于大汉还是对于密云来说,这点都是不能忘记的,因此我相信将来我们会继续的愉快合作下去的,当然,也欢迎顾家参与到大海的贸易中来,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嘛!呵呵。”
“呵呵.....”
顾雍干笑了几声,他多多少少的明白了,方志文这是要拉拢朱家,自己则不过是顺带的,可有可无的角sè,当然了,多了也未必不好,正如方志文所说,众人拾柴火焰高嘛!顾家若是也倒向方志文,方志文在江东的行事自然是更加的方便了。
不过,方志文这话里话外都没有提到陆家,莫非对陆家已经是非常不满,不打算再跟陆家有什么妥协?还有将多出的商船出售给朱家和顾家这个举动,这分明就是打算要陆家的命啊!可是,方志文跟陆家有仇么?在当前这个情况下,压服陆家很困难么?
顾雍忽然想到了最近上窜下跳的孙贲,这孙家和陆家不是一直有些不对付么,而且孙家似乎一直有想要去陆家的地位而代之,甚至还想进一步辖制整个江东地区,与正在不断整合的中原诸侯抗衡,在这种情况下,孙家四处的鼓动讨伐方志文这本身,似乎就是一个相当隐秘的yīn谋。
“那我等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这次我们的冒失给大人带来的不变,还请大人勿怪!”
“不怪,一点都不怪,这次还是我赚了嘛,呵呵。”
朱治扯了扯嘴角,说起来,自己似乎也没有亏,大败亏输的那是陆家,说不得,一度几乎成为江东之的陆家,就此就要走下坡路了。
顾雍也是神sè复杂的看着方志文,虽然心里有不少的猜测,但是不管怎么说,顾家这次是要承方志文的人情的,顾雍心里叹了口气,这个方志文真是厉害啊!
方志文有东拉西扯的一通,直到卫兵说有客人来访,方志文才让徐庶代为送客,客客气气的将两位败军之将给送了出去。
不过,在朱治和顾雍拐进一侧的院子时。他们俩分明看到,从正门方向进来的人,正是应该身在长沙的孙羌。
朱治和顾雍不动声sè的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默默的跟着带路的卫将走着,心里却像是沸腾的开水一样。正在激烈的思考着。显然,江东要起风了,而且还不是小风浪,说不得。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自己以及自己的家族应该如何在这种变革中避免重大的损失,甚至从中获得最大的利益,俩人都还需要时间来消化和研究该要如何应对!
...................................................
从门口进来的孙羌显然也看到了正在走向侧院的朱治和顾雍,看样子,这两个人受到了充分的礼遇。完全不像是一个俘虏的样子。
孙羌已经接到了消息,称北边的陆俊大败亏输,几乎是只身逃了回去,剩下的舰队连船带人都成了方志文的俘虏,而他自己从港口一路过来,已经看见朱治和顾雍的船队也大部被俘,海面上则太飘荡着浓重的烟火气,显然,朱治和顾雍的船队也是败了。
这么说来。方志文依靠着手头不到十万的部队,似乎轻易的将江东世族拼凑起来的庞大舰队,超过二十万人就这么给灭了,听起来都觉得心里发凉,这军神真的是不好惹啊!
见到方志文的面。孙羌不由得有些紧张,不过方志文很客气也很随和,向孙羌仔细的打听了孙坚的近况,又很随意的跟孙羌说起当时在虎牢关下一起对抗华雄的一些轶事。态度很是亲切。
这倒是让孙羌紧张的心情消除了不少,东拉西扯了半天。孙羌终于犹犹豫豫的将正事说了出来:“大人,这次的战役应该已经完全结束了吧?大人现在手里一定有千头万绪的事情需要处置,不知道我们孙家是否能够帮上什么忙呢?”
“哦?文锦愿意帮我分忧?”
“自然是愿意的,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来,舍弟也有交代过,要尽自己所能来协助方大人。”
方志文咧嘴笑了:“那太好了,我这次抓了很多的俘虏,不过这些俘虏现在缺衣少食,而且还缺少住的地方,我想现在岛上将他们安置下来,还有就是那些俘获的大小船只,这些东西又不可能带回青岛去,所以想要就地的解决一下,这事还需要文锦帮忙啊!”
孙羌愣了一下,心里暗道不好,虽然心里着急,孙羌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有些讨好的笑着问道:“不知道大人是打算如何处置那些俘虏和船只的呢?在下也好先有个准备。”
方志文翘了翘嘴角道:“这个吗,朱治和顾雍的人我已经答应放他们回去了,毕竟是老朋友的,有时候脸面拉不下来啊!我这个人就是心软,呵呵。”
“是的,是的,呵呵.....”孙羌干干的赔笑。
方志文眨了眨眼继续道:“至于其他的人我打算运回辽东,我辽东正好缺乏青壮,呵呵。”
“这......”
看着孙羌一脸的为难,方志文有些诧异的问道:“这个办法不行么?莫非其中有什么缘故?文锦还请直言相告!”
孙羌苦笑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言辞,缓缓的开口道:“这不是不行,只不过,在下觉得如此做法有些不妥,毕竟这些人都是江东的子弟,亲人族人都在盼着他们回去团聚,大人也是一方父母,当知道百姓的难处,还请大人能够体谅啊!”
“哼!”方志文淡淡的冷哼了一声,一股如山的威势顿时扑面而来,吓得孙羌浑身一哆嗦,心脏也猛地抽紧了,眼神骇然的看向方志文,这才发觉,原来方志文其实一点都不和气,简直比猛兽还凶恶!
第七百八十四章条件
“文锦此言差矣,这些人穷凶极恶的想要置我于死地的时候,他们何曾想过我军中弟兄的家人也正在万里之外翘首以盼?!人,是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地!”
孙羌腹诽不已,您自己刚才嘴皮子一动,就将朱治和顾雍的族人乃至于船只都大大方方的给放了,我这不过是建议不要将这些人都弄去辽东,而是卖给孙家,您倒是又搬出了这么一番说辞,这可真是怎么说都是您有理啊!
“这。**。。。。。呵呵,是的,是的,大人所言甚是,是在下唐突了,唐突了!”
“呵呵,不过,文锦说得也未尝没有道理,这样,我看那些江东世族的亲人子弟,还是可以将其赎回的,这事算是文锦你的面子,就由你来cāo作可否?另外,关于多出来的船只,届时也要文锦你帮忙找些买家,此事是否可行?”
孙羌的心情顿时从深渊升上了天空,所谓的亲人子弟,当然说得是俘虏中的世族子弟了,这些人可都是宝,方志文将这些人给了孙羌,等于让孙羌去收取江东世族的人情债,这种好事真是求之不得啊,事实上,刚才孙羌一番说辞的重点也是在于此处,至于平头百姓的去留,孙羌才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呢,更多的是想要顺势将这些人口拐去长沙。
至于船只,那就更是意外之喜了,孙羌根本就无需去找什么买家,直接自己买了就是,孙坚在中原转了一圈,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捞到的,别的不说,金银财货这些浮财确实弄了不少,而且孙家在江东还是颇有些身家和田地的,如今再得到这些船只,此消彼长之下,孙家在长江上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大人放心。在下一定为大人做好这两件事,定然让大人无忧。”
孙羌赶紧的一口死死的咬住了这块大肥肉,只不过,方志文从来也不是一个大方的人,这种好事后面。恐怕总是还吊着一条丝线。吞下去了之后,不付出些什么恐怕是不可能的。
“呵呵,那就好啊!多谢文锦了,另外还有一件事也需要一并请文锦办了。”
孙羌笑呵呵的应道:“请大人吩咐。”
“是这样。如今小叶岛上一切供应都是从青岛远途运来,这海路遥远,其间更是凶险难测,而小叶岛西去建邺不过一rì路程,且路途都是江口海域。风平浪静的区域,若是能够从建邺进行补给,岂不是好事,如今我想在建邺租下一块供船舶停靠的地方,这事还要麻烦文锦给办一下,想必这等小事孙家必定是手到擒来的。(.)”
孙羌的笑脸僵了一下,笑容也变得干涩起来,果然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将好处吞下去。附带的条件却是让孙家承担不少的风险啊!
孙羌犹豫了一下,这里面涉及的利益和风险,以孙羌的头脑一时半会怕是理不清的,看着方志文威严的眼神,孙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不由得急得额头出汗。
这时一直都没有出声的徐庶忽然开口打了一句圆场:“大人,文锦远道而来,想必也是舟船劳顿了,这事又不着急。不如等文锦休息好了在慢慢细商!”
“是极,是极。在下也觉得有些昏沉,想是一路上风高浪急啊,呵呵。”
“哦,这是我的不是了,抱歉,那文锦先安顿下来,明rì我们再细细的商议,顺便我也问问朱治和顾雍的想法,或许他们也有办法解决此事呢!呵呵。。。。。”
孙羌的汗流的更欢了,这可是大冬天啊,方志文看得都有些不忍,这人怎么这么喜欢出汗,虽然他确实有点胖。
。。。。。。。。。。。。。。。。。。。。。。。。。。。。。。。。。。。。。。。。
“答应他,为算什么不答应他呢?这种事情既然做了,就不要畏首畏尾,方志文的目的不外乎是想要坐实了与我们孙家早有交易的这个口实,让江东世族将这次的损失算到我孙家的头上,但是方志文却低估了我孙坚的品xìng,这种事情做了我孙坚就敢认,即使方志文不去说,我自己也会去告诉江东世族,这就是我孙坚的主意,就是我孙坚的想法。如今中原世族正在慢慢的统合,荆州刘备也正在慢慢的壮大,若是江东世族仍然是一盘散沙,迟早有一天会被人吃的连渣滓都不剩,如今我孙家,就是要成为这个整合江东的人!陆家何德何能,空有江东领袖之名,行事却是畏首畏尾、不思进取,数年来毫无作为,这等人又岂能领导江东,这江东,还是让我们孙家来做主,如今我正要告诉他们,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答应方志文,建邺的港口他看上哪块?哪块就是他的!”
看着孙羌的来信,孙坚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作出了选择,这就是枭雄与旁人的不同,站在一旁的孙静和黄盖等人自是钦服不已,特别是孙坚对江东世族作出的宣言,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将所有属下的心都给征服了!
“二哥,如今陆家等遭此重创,我们是不是趁机出兵豫章、庐江,一举将这两郡取下。”
“哎,原本这事已经是箭在弦上,现在却偏偏被大雪所阻。。。。。。豫章实力虽然不强,但是地域却宽广,行军问题会成为严重的拖累,若是能得到那批船只,则我们就可以通过长江运送兵员,一举先拿下九江、彭泽一带作为跳板,则南可图豫章,北可威慑庐江。”
孙静恍然,这才是孙坚这么干脆的答应方志文请求的关键所在啊!有了这批船只,在长沙的两湖三江水域上,孙坚就不再只是被动的防守,而是有了掌握主动的权力,而进一步控制了这些水系之后,孙坚就能够染指长江流域,然后顺江而下,攻打江东长江沿线的富庶城市,牢牢的将江东世族的命脉捏在手里。
孙坚看着孙静恍然的神情,微微的一笑,只要自己的实力壮大了。江东世族又何足惧,或者外来的人很难强势的压服江东世族,但是身为江东世族的一份子的孙家,表现出适当的强势却是不会招致强烈的反弹的,相反。方志文这一招推卸责任。或许正好能够帮助孙坚在江东建立强势的形象和威望!
方志文啊,这回你算是失算了!
。。。。。。。。。。。。。。。。。。。。。。。。。。。。。。。。。。。。。。。。。。。。。。。。。。。。。。。。。。。。。。
“大人,这里面的变化会相当复杂,我们根本就很难把握江东世族各家的心态。特别是我们用外人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的时候,很多的设想有可能会产生偏差。”
徐庶虽然当时并没有提出什么意见,但是等方志文将朱治和顾雍,以及孙羌都打发了之后,徐庶还是将自己的保留意见提了出来。
“呵呵。这个可是你老师的建议,分化、离间、压迫,这六个字就是你老师提出来的解决江东问题的建议。”
“林师?”
“对啊,可不就是那个小老头么!”
“大人,林师的建议似乎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