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05部分

兵们悄悄的转身将自己的身体没入了黑夜中,这场看不到终结的战斗已经让他们厌倦了,当他们听到自己的家园被摧毁之后,最后的一点战意也消失无踪了。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逃跑的行列,最终,血腥而漫长的战斗就在这么一个神奇的宣告中结束了!
第七百七十七章谈判
东莱联军的指挥者和代表们不得不承认,至此他们已经彻底失败了,士兵们本来就已经是打得筋疲力尽了,这个时候,后方被偷袭的消息就成为了压垮他们意志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此相反,城内守军的气势却高涨得不可一世。
如今这种战况,本来就是互拼意志的时候,可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己方的士气降到了冰点,而敌人却达到了最高点,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或者说,这是方志文的胜利,如果是他策划了这一切的话。
帐篷里的烛火被从缝隙里渗透进来的寒风轻轻的摇动着,玩家的帐篷里不点火盆,因为他们不怕冷,因此,帐篷里其实是很冷的,甚至在帐篷顶上还因为人呼吸造成的水蒸气而结成了一串小小的冰溜子。
“各位,不要不说话,目前的恶劣局面我们也不是没有预料,不要说大家都没有考虑过这个结局啊!说说吧,下一步该怎么走?”
一片沉默,连帐篷外的北风呼啸都那么的明显。
“好吧,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说,那我就继续来做这个坏人。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朗了,我们败了,我不知道在这三天的攻城中城里的守军伤亡如何,但是我们的部队从三十三万,减员到现在的二十万出头。这其中的惨烈可想而知,外面的尸体要不是会自动刷新,我想,现在挺县城下将会堆满了死尸!所以,我们不是没有尽力,我们的将士不是没有尽力,相反,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我们的将士已经付出了最大的勇气和牺牲,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力有不逮,力有不逮啊!”
大家都无声的叹了口气,互相看了看,是啊,是力有不逮,三十多万人,攻打这么一个不到七万守军的小城,三天两夜没有停歇的战斗,居然在损失了十几万人之后还没有拿下来。这可真是力有不逮,并且会成为力有不逮的典型吧!
“直说吧。现在我们失败了,这是必须承认的事实,摆在我们面前的路有两条,一个是退回长广整军再战,另一个则是与方志文谈判!”
“绝不投降!”一个玩家行会的代表立刻大声的表明了态度。
“我没有说是投降,而是以停战和撤退为代价,交换让我们离开东莱郡前往城阳和琅琊落户,这不算是投降吧?”
“这个还可以接受!”
“可是,方志文现在挟大胜之威。未必会同意与我们谈判吧?”
“他会谈的,我们有损失,我就不相信他没有损失,如果继续打下去,我们防御他们进攻,不但旷rì持久,更重要的是会消耗方志文大量的人力物力。这不合算,方志文从骨子里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主!”
这可真是冤枉方志文了,方志文每天都早起煅炼的,从来也不会赖在温柔乡中不起来。
“有道理。这么一来,我们还能尽量的保存各自的军事力量,损失的不过是人口和一点钱粮,还能有重来的机会,所谓有赌未为输,或者有一天,我们能够将失去的一切再拿回来也说不定。”
“呵呵,肯定是有机会的,就算比长命我们也会比方志文活得更久,这个世界迟早都是我们的!”
“呃......”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真是服了你们,有这个功夫不如想想下一步该怎么走吧!”
“这有什么好想的,既然决定谈判,那就去谈,尽量的朝好的一方面争取,然后咱们再去城阳和琅琊发展,这次打定主意了,一定要卧薪尝胆,所谓天不负苦心人,我相信总有一天老子会卷土重来的。”
“好!有志气!失败有什么的,游戏中被boss虐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只要咱们努力提高自己,总有一天会找回来的,到时候就虐死boss,还要反反复复的虐,呵呵!”
“就是,怕个球!干了!”
东莱联军迅速的统一了认识,第二天,就派出了谈判代表与方志文接触。
事实上方志文现在也没有兴趣一定要打下去,当然了,打下去也无不可,但是如果对方能主动地退出东莱郡,也是一个可行的选项,只是在谈判完成之前,高顺、李元志的脚步也不会停止,正在分别向黄县和海阳进发。
城内的伤亡其实也很大的,城外的攻击方损失了三分之一,城内的守军已经损失了一半,就连方志文的本队都死了三千多,军官团也挂了十几人,损失不可谓不惨重,事实上,如果城外的联军等待死亡的玩家复活之后,再次攻城的话,或许方志文就只好撤离挺县了。
当然,前提是东莱联军的士气能够恢复到可以作战的程度。
方志文在府衙接见了两位来访的使者,一个叫郑钧,这次挺县会战的指挥官,一个是联军的轮值主席杨鼎山。
方志文这边陪同的是徐庶,参与谈判的一共就这么四个人,双方略事寒暄之后,就进入了正题。
“方大人,这次的战役我们承认是失败了,但是胜败乃事兵家常事,想必大人号称军神一定会明白这点的,我们东莱联军不是没有再战之力,而是不愿意在徒伤xìng命而已,再说,我们异人从来就不畏战、不怯战!”
杨鼎山的话算是为谈判定下一个基调,那就是东莱联军不是来投降的,东莱联军并不畏战,只是希望能够用代价最小的方式来结束这场战争。
方志文与徐庶交换了个眼神,淡淡的笑着道:“异人从不怯战是事实,同样,我密云和北海的军队也不怯战,二位此来是想要宣战么?我想那大可不必,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停战,战斗还在继续,或者明rì我军就能拿下海阳和黄县,贵军若是还想打,那就打!战争可是你们挑起来的!”
“大人误会了,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方才杨会长的意思是在能接受的情况下,我们是不会选择战争的。”
“哦,那么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想要什么可以说出来看看。”
“当然,我们希望在现有的基础上先实现停火,然后就现在双方控制的地盘达成妥协,我们希望大人能够将四城交还我军,我军则撤回大军,并且可以签署长期的互不侵犯协议。”
徐庶撇了撇嘴角道:“二位真是好想法,不过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们没有丝毫兴趣,两位若是为此而来就请回吧,我们等着两位的大军。”
“呃,当然,这只是一个提议,如果方大人和徐先生有不同意见的话还可以磋商么!”
“哦,既然这样,那我也说说我们的意见,我们希望贵军立刻无条件投降,全面投降,然后接受我军整编,这个条件如何!”
“绝不!”杨鼎山冷冷的回答,语气是斩钉截铁。
徐庶笑了笑,继续道:“那好,看来我们之间的分歧太大,我们还是继续的打一打,直到两位觉得我们的意见可以接受了,我们再谈吧!”
“呵呵,许先生说笑了,直说吧,我军最大的限度就是承认现在的实际控制线,然后双方签订互不侵犯协议,想必徐先生和方大人能够认可吧?”
徐庶轻轻的点了点头,这让郑钧和杨鼎山暗暗的欣喜,不顾徐庶说出来的话却并菲他们所期望的内容。
“这个可以考虑,但是什么协议就算了,因为我们双方并非一个阵营的,我主上是汉家忠臣,而两位是谋反的逆贼,没有什么停战协议一说,但是我们承诺在一定时间内是不会主动攻击贵军的。”
郑钧有些好笑的看了看徐庶,摇头道:“一定时间是多长呢?不会是到雪停为止吧?”
“这个就不好说了,说不定,到时候主动破坏约定的会是贵军呢!异人无信,这是天下皆知的事实,难道不是么?”
郑钧为之气结,这个事情跟异人无信有个毛的关系啊!
杨鼎山想了想,看向一副看好戏样子的方志文开声道:“方大人希望战争继续打下去?”
“打与不打的主动权现在在贵军的手上,方才元直也说了,你们可以选择无条件投降!”
“方大人,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就算我们再不堪,拼死你数万jīng锐还是可行的,这难道也是方大人想要的?”
“当然不是,但是,我密云从来都不是被人欺到了头上而不反击的人,相反,犯我者必死才是我们的宗旨,乌桓人如此、鲜卑人也是这样,至于你们,看在同族的份上,可以商量一下如何体面的失败!”
“你!.....”
“会长且莫着急,大人既然是说可以体面的失败,那么,在大人看来,只有投降才是体面的失败么?我们并非同一阵营,投降意味着对阵营的背叛,我从中不能看到丝毫的体面,所以,大人的体面指的是什么呢?”
方志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那你以为呢?”
郑钧的眉头皱了起来,默默的扭头看向脸sè漆黑的杨鼎山,两人迅速的交换了一下意见,杨鼎山咬了咬牙,抬起头看向方志文,神情坚定的说道:“好吧,算你赢了,我们的底线只有一个,作为停战的代价,允许我们自主退出东莱郡。”
方志文咧嘴笑了。
第七百七十八章战后
现阶段东莱联军的情况是相当被动的,为了能够尽量的保存实力,东莱联军的谈判心情是很迫切的,但是这种迫切被方志文这个地主老财抓住,显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双方的停火和撤军协议当天就达成了,详细的细节经过一晚上的紧急磋商,很快就达成了一致,但是到底双方达成了什么样的细节则不为外人所知了。
随后的一直到过年之后的几天时间内,东莱联军先后从各个城市中撤离,冒着大雪前往城阳郡,至于他们怎么跟城阳郡的玩家势力协商,那就不是方志文需要关注的了。
接下来将是属于北海三郡玩家的事情了,还有孔融与方志文即将要进行的大调整。
平寿城,孔融的国相府今rì是冠盖云集,不过多是异人而已,这些都是北海三郡的大小势力代表,今rì受孔融的约见,来商讨青州整体事务的调整事宜。
“各位请看,地图上标出的蓝sè的城池,都将是分配给在座的,而红sè的,则是我们希望从各位手中置换的城市。”
孔融将当前的形势介绍了一番之后,正式的亮出了今天会议的主题,城市的分配和调整。
所有的玩家势力代表都将身子向前倾斜着,仔细的看着地图上的标记,在地图上,除了临济、临淄、寿光、平寿、都县、广县这六座城市之外,几乎所有的城市都被画上了蓝sè的圈圈,而被画上红sè圈圈的是朱虚、高密、胶东和当利这四座城市。
也就是说。孔融将会以东莱郡的城池,来交换这四个红圈圈画下的城市,至于具体条件可能还可以商量,换而言之,这四个被画了红圈的城市的拥有者,将会有优先在东莱选择城市的权力。
事实上,威海、黄县、烟台和不其都是大家非常想争夺的好地方,不过现在看来是争不到了。
而孔融想要这四座城市的目的也很明显,这四座城市成为孔融的直属城市之后,北海的主要城市就都落在了孔融手里。可以说,想要在北海翻什么浪头是不可能的了,而北海稳定之后,对齐国和乐安郡的四座城池就形成了有利的支撑,可以说,这个战略布局完成之后,孔融在青州的地位就极其稳固了。
而对于玩家来说,从北海的腹地转移到周边未必就不是好事,一来。发展的空间变大了,因为北海郡城市之间的间距小。互相甚至形成了交叉覆盖,而东莱郡的城市间隔是很大的,发展的空间自然也就大了。
其次,东莱郡现在成了后方,几乎是完全不与别的势力接壤,只要不跟方志文翻脸,东莱郡就是一个相对安稳的发展区域,对于现在这些已经逐渐失去了图霸之心的玩家行会来说,这个选择是可行的。
最后。就是东莱郡的一连串的滨海城市了,滨海的优势原住民或者不大了解,但是玩家有怎么会不了解,虽然现在发展海军肯定是不现实的,那对方志文来说就是挑衅的行为,但是发展海贸和海洋捕捞可是完全可行的。
因此,城阳郡的城市价值显然要比北海郡的更高一些。唯一需要顾虑的是将来需要投资修建道路,以及人口的交换比的问题,不过以孔融的xìng格,肯定不会太过为难玩家的。而且在道路的投资上,孔融向来也是很大方的。
“孔大人,原则上我是能够接受的,我相信大家也应该能接受,但是还有两个问题需要明确,一个是交换时的损失比,例如商铺迁移的损失,租约的损失等等,还有人口的交换问题,这里面会涉及一个特殊人才交换的损失问题;另一个就是东莱郡的道路状况堪忧,修葺这些道路的话,能否从上解的税赋中适当的进行补偿?”
孔融笑着点头:“这两个问题确实是存在的,我相信本着互利合作的信念,大家来通过协商解决,原则上我同意本着公平的原则进行交换,至于道路问题,双方可以共同负担。”
“那我们这边就没有什么意见了,几位呢?”
“原则上我们也没有意见,不过城市的选择权应该优先!”
孔融点了点头:“这本是应有之意!”
孔融扫视了大家一眼,将大家对这个问题没有意见了,指了指地图道:“至于其他的城池,已经有主的不必说,没有落实管理权的都将会在这次的会议上获得确认,原则上是优先给没有领地的行会掌控,至于代价,也尽量会有优惠,甚至可以用行会贡献值来冲抵。”
孔融话声一落,大家就开始纷纷的议论起来,虽然有些行会会失望,但是总的气氛是很兴奋和热烈的,孔融的这个做法至少表面上是仁至义尽的,而且看上去很公平,但是同时,孔融也在利用这个规则来防止单一的行会坐大,这真是里子面子都赚了。
“大家先看看这些备选的城市,一会儿以投标的形式来决定这些城市的归属,对于暂时无法支付的行会,可以以税赋冲抵,但最多只能冲抵三成。”
“太好了!这么一来手上就宽裕多了!”
“孔大人很狡猾啊,这是变相的提价呢!”
“呵呵。。。。。”
孔融笑眯眯的看着大家又议论了一会,才从案台上拿起一封表文,递给了身旁的王修,让王修传递给异人代表们观看。
“这是我准备的一封请封表文,将分别发往晋阳和长安,请求敕封我为青州刺史兼任北海太守,王修为乐安太守,孙邵为齐国国相,谢淑雯为东莱太守!我希望各位能够在这表文上署名支持。”
孔融的话顿时让大家炸了,刺史什么的没有什么奇怪,现在孔融辖下控制了乐安、齐国、北海和东莱四郡,占据了青州六郡的绝大多数,自认青州牧都行,不过,现在外姓的州牧一个也没有,所以孔融也不会这么出风头。
至于孙邵和王修的任命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再说了乐安和齐国大部分都是玩家的领地,这两位不过是各管两个城市而已,更大的成分是个样子货。
不过对与东莱郡的太守被指给了一个玩家大家的反应就有些不对劲了,何况这青岛到底是属于城阳还是东莱都不清楚呢!其实,更多的是大家的妒忌罢了。
孔融任由一众玩家代表吵吵嚷嚷了一会,在座的谢淑雯也是声sè不动的看着,事实上,这个决议不管大家赞同不赞同,都会执行下去的,这些人的不满根本就是没有意义的,相反,谢淑雯的任命其实可以让这些玩家势力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紧跟原住民未必就不能获得上位的机会。
“各位,大家或许对东莱郡太守的任命有所疑虑,那么我想问大家,除了青岛之外,在东莱郡还有别的一级城市么?各位又有谁亲手建立了一座一级城市呢?既然谢淑雯姑娘有这种能力,那么为何不能成为东莱郡太守呢?各位在反对之前,请都想想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吧!”
孔融的话让谢淑雯微微的有些脸红,其实她现在的镇定也是装出来的,坐在她身边的李元志清楚的看到,谢淑雯放在双腿上的手正在绞成一团,并且轻轻的颤抖着,李元志挺了挺身子,侧头看向谢淑雯,给了谢淑雯一个支持的笑容,谢淑雯淡淡的回了一个笑容,但是还是无法消除心里的紧张和兴奋。
。。。。。。。。。。。。。。。。。。。。。。。。。。。。。。。。。。。。。。。。。。。
青岛港,这里是周泰的基地,这个军港是完全dúlì管理的,只是在名义上属于青岛而已。
徐庶、周泰、华歆和段志然、黄忠、高顺、甄翔、孙明等等将领济济一堂,大家都看着站在地图前面的方志文,方志文手里的木棍正点在长江口的外海位置上。
“这里,距离建邺两百里左右,海船走一天,正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好位置,岛屿的面积有十六里方圆,岛上有淡水足以建城建港,当地的渔民管这个岛叫小叶岛,因为形似树叶而得名,经过我跟子鱼和元直的商讨,觉得海军的计划是可行的,现在南方也是普降大雪,正是我军用兵的好时机。因此,原则上同意周泰的作战方案,至于作战的时机由周泰和子鱼自行决定,是否需要陆军支援也请周泰和子鱼考虑,至于商船队和文官体系,甄姜和文若会给予配合的,请两位放心!”
周泰激动的站了起来,身后的海军诸将也站了起来,结果陆军的诸将也不得不站了起来。
“多谢主公,我等必不负主公重托!”周泰拱手施礼,代表所有的海军将领向方志文表达了自己的决心,周泰知道,这是一个开始,大海军时代的开始,这以为海军从看门守户向着攻击拓地的方向迈开了第一步!
“呵呵,很好,不过不是我的重托,乃是密云一系上千万的百姓的重托,那是将来南下的重要据点,就拜托诸位了!”
“敢不效死!”
众将一起拱手齐声回答,响亮的声音传到了室外,将一群正在初晴的雪地上寻食的麻雀惊得四散而起,一直向着高空飞去!
第七百七十九章小叶岛之战
冬天的海面风浪本来不会大,但是这些rì子反常的天气却让海面上的风浪颇大,方志文没有办法在船尾钓鱼了,剧烈摇晃的船只只会让方志文掉进海里去喂鱼。
更可恨的是海上居然还下大雪,这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啊,智脑是要制造小冰河期么?
恶劣的海况让海面上的船只十分的稀少,更何况,这回周泰还特意向外海方向绕了一些路,这边船只本来就少,偶尔有也是来寻找野怪和海盗的船只,不过今天这种情况,似乎连玩家都没有了出海的**,虽然天气不会冻坏玩家,但是风浪太大一样会晃晕他们。
方志文站在摇来晃去的船舱木板上,摆出一个高马的跨步,一边体会着如何在这摇晃的如此厉害的船板上站稳,一边还张弓引弦练习着shè箭的技巧,香香则坐在船舱的一角固定住的座位上,翘着嘴角翻论坛,不时的还抬头看看哥哥,然后满足的偷偷笑一笑。
“主公!”
“进来吧。”
推开舱门进来的是周泰和华歆,至于徐庶,此刻正在自己的舱室里面躺着呢,虽然坐了很多次海船了,但是这次的风浪比较大,所以他还是晕船了,现在已经喝了姜汤睡下,应该很快就会回复的。
至于黄忠和甄翔,都被方志文赶走了,省的他们两个老是在吵吵着闷。
“快到目的地了?”
在方志文的示意下,两人找地方坐了。香香向两人简单的行了个礼,就又埋头进论坛去了。
“是的,预计今天下午就会进入jǐng戒海域,最迟傍晚就可能会发生遭遇战。”
“准备直接登岛么?”
“主公觉得呢?”
“你才是海军统帅,我对海军战法战术不懂,我听你的,如果你觉得没有把握,就跟子鱼商量一下。”
周泰咧嘴笑了笑,与华歆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大声回道:“我们已经商量过了。决定一鼓作气拿下小叶岛。”
“嗯,开战之前通知我就是了,我想你们对拿下小叶岛应该是没有什么疑虑的,但是,拿下之后如何建设,如何应对周围海盗和异人的反扑,还有来自江东世族的反击等等,这些才是事情的关键,我这次跟你们南下。就是希望能给你们提供更大的助力,协助你们度过最开始的这一段艰难时期。”
方志文并没有停止练习。而是一边稳稳的持弓,一边语气平和的说着,不过为了减少说话时身体的颤动,方志文的声音很轻。
华歆直了直身体应道:“属下明白,只要主公镇守住海岛和港口,在海面上我们还是有信心的。”
“呵呵,那就好,汉升和定远在船上都快闷出病来了。”
华歆笑了笑:“主公,江东世族那边的安排被大雪给拖延了。大雪也同样会拖延他么出海的速度,只要我们能够在岛上扎下根,事情就不随着他们的意志为转移了,只是。。。。。。人口的问题,开始会比较麻烦。”
方志文斜了一眼周泰:“让周泰去做老本行就行了,呵呵。”
“主公,您这是骂我呐!”
“没有啊。英雄不论出身,水贼又如何了,你现在可是我的海军统帅,偶尔客串一下老本行。抓些海盗、异人的部队,甚至江东世族的商船都可以,从青州运人口下来就算了,你们这里只是需要一些基础xìng的人口,不要浪费了宝贵的人力资源。”
“可是港口和修理。。。。。。”
“这种人在海盗中还有江东世族手里不是很多么?”
华歆想了想,点头赞同道:“主公所言可行,那就这么办,如果江东与我们开战,我们就劫掠对手的商船,同时要求荆襄水军暂时向外推进一些,担负起江口的护航任务,然后让段志然部南移,以青岛为母港,打击北上的江东世族舰队。”
“可行!”
。。。。。。。。。。。。。。。。。。。。。。。。。。。。。。。。。。。。。。。。。。。。。。
“左满舵,进占上风,双龙出水阵,各船投石机装油罐,火矢准备!”
“主公,shè击指挥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我要跟汉升比比谁的命中高呢!”
方志文笑呵呵的应道,一副轻松的样子,周泰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又仰头向上看去,香香此时正爬到了桅杆的顶上。
徐庶则用双手紧紧的抓住指挥台上的围栏,脸sè显得有些苍白,不过身体却挺得笔直,周泰抿嘴笑了笑,转过头去继续大声的发布命令。
“满帆,全速前进!”
“投石机分组shè击准备,预备!放!”
“重弩准备!点火,放!”
交战的时间比周泰估计的略微提前了,不知道是岛上的海盗预先得到了消息,还是因为巧合,不过方志文认为,是智脑偷偷的向这些npc海盗泄漏了消息,这是智脑惯常使用的手法,若是海盗们因为天气原因而错失了出海应战的机会,被周泰堵在港口里那绝对是毫无悬念的战斗,若是打陆战,那更是没有丝毫悬念了。
所以,智脑为了增加难度和趣味xìng,显然是以神谕的形势告知了海盗即将到来的攻击。
海盗的反击也到来了,不过很遗憾,他们回击的巨弩和抛石机的弹丸都没有够着周泰的船队,这说明周泰对船队的距离控制得非常到位,并且充分的利用了顺风延长的shè击优势,再加上方志文的shè击加成,造成了这种我打得着你,你却打不到我的巧妙局面。
不过随着一轮的交错,周泰的船队完成转向,海盗在第一轮的交换中虽然损失比较大,但是转向之后还是稳稳的占据了比较好的上风位置,但是周泰这次却不跟对方互冲了,而是顺着风朝东面远扬,然后利用速度进行摆脱,一边重新调整了阵型。
周泰充分的调动自己的所有优势,很快将双方的位置由南北变成的东西的位置关系,海盗辛辛苦苦争来的优势顿时化作乌有。
“变阵长蛇阵!”
“主公,一会将进行并行式的互shè。”
“明白了!”
“大小姐,你下来吧,一会要互相shè击了,上面危险。”
“哦,知道了,就下来!”香香乖乖的答应了一声,老实说,在上面观战真的很爽,不过也不能任xìng让哥哥担心,所以周泰一招呼香香就老老实实的下来了。
“丫头,一会编进阵里,给将士们加上防御和回复!”
“哦!”香香一边激烈的喘气,一边大声的应道。
“起盾,挡板竖起!”
“投石机右转,重弩准备火矢!”
“保持航向,降半帆!”
“shè击!”
“投石机齐shè!放!”
“重弩点火,抛shè!放!”
为了保证打击的准确xìng,周泰将距离拉的比较近,自己也必须承受海盗的还击,同时必须保持双方的间距,既然shè击上占优势,现在周泰还不想打跳帮战。
‘嗤嗤~’
‘砰!’
漫天的箭矢和油罐石头互相飞shè,在方志文和黄忠的指挥下,周泰这三百多条战船的命中率极高,很快海面上的海盗船纷纷的燃起了大火,海盗们为了逃命,不得不跳进了冰冷的海水,现在这个季节跳进海里,施救的稍微晚点,基本上都是冻死的下场。
“左满舵,满帆!”
周泰忽然加速,充分的发挥了软帆的特长,即使在侧风的情况下,仍然发挥出了高速的机动xìng,一个快速的摆脱和回转,周泰再次轻巧的占据了上风位。
“满帆,保持航向,全速攻击!”
这一回的效果跟第一轮的交错是一样的,一次单方面的打击,本来就已经纷纷起火的海盗船彻底的悲剧了。
“投降了!对方投降了!”香香欢呼道!
“甲队降帆,乙队外围回转,放小船打捞落水者!”
周泰有条不紊的发布着命令,看了整个战斗过程的徐庶不由得有点刮目相看的感觉,想不到这个年纪稚嫩的将领,居然将这几百条船只耍的如同玩具一样,看上去行云流水如臂使指,方志文这都是从哪里招来的将领啊!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是海军统帅,果然厉害!
这回海盗没有耍什么花样,剩下的十几条船都老老实实的降下了帆接受了控制,然后大家都忙着打捞落水的海盗和水手,这可都是宝贵的人力资源啊!
随后,船队重新整队,向着小叶岛继续进发,赶着天黑之前,进入了小叶岛简陋的港湾,在投降海盗的劝说下,在强大的海军舰队的威慑下,岛上的残余海盗和亲属都没敢反抗,而是选择了投降。
周泰随即令部队占据了海港,然后向海岛四周派出了哨戒船只,而方志文则带着黄忠和甄翔登岛,占据了原本海盗的山寨,一边清点人口的战利品,一边迅速的开始建城,被命名为小叶城的村子很快被建立起来,将海盗的亲属和水手都转化成村民,然后就是接任务升级,这一套流程方志文早就熟极而流了。
几乎是一夜都没有休息,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村子升了一级,连带港口也升了一级,后续支援的商船也到达了,开始向岛上搬运大批的物资,这些都是将来建城建港需要的物资,当岛上的海盗和亲属们看到这么大规模的商船队时,终于打消了心里最后的一丝不甘,决定老老实实的做个大汉臣民了。
第七百八十章江东世族的选择
方志文夺下小叶岛的第三天,消息才经由玩家之口传递到了江东世族的耳中,朱家、陆家,顾家、张家、许家、虞家、孙家等等,还有正在头疼要不要卸任的吴郡太守盛宪都知道了身边出现了一只大老虎的消息。..
于是,大家不约而同的聚集到了朱家的大宅里,毕竟朱家跟方志文的关系相对来说是比较密切的,当然,聚集到朱家也未必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只不过朱家觉得自己是真的很冤枉,他们并没有想过要引狼入室,更没有跟方志文和甄家有什么台底的交易。
朱治的脸本来就挺黑的,不过现在更黑了。
“各位,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朱家绝对没有瞒着诸位与密云或者甄家有任何的台底交易,方志文水军南下,更非我们朱家的主意,至于此事的本末,各位甚至比我更加清楚,请不要无端的怀疑朱家,这种自毁根基的事情,朱家还没有笨得看不出来。”
在座的各个世族的代表或者家长互相看了看,朱治说得也很有道理,这种事情对于以航运为生计的朱家来说,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处的事情。
“那么,君理适才所言方志文此獠南下意yù何为?”
朱治暗暗的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这回的强硬态度算是将大家的怀疑暂时打消了。接下来就看实际的行动了,事实上朱家虽然没有与方志文勾结,但是朱家在密云的利益确实不少,因此朱家对方志文举兵南下的举动其实并不是很抗拒。
方志文南下更多的是战略上的考虑而不是商业上的考虑,而且之前方志文曾经跟江东世家沟通过,希望能在长江外海面得到一个军事港口,以便作为密云海军向南延伸军事力量的踏板,但是当时江东世族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作为江东世族的一员,朱治也没有理由坚决的站到方志文一边。所以当时他也是投了反对票的。
如今要问方志文为何而来,当然不是为了平灭江东,或者想要觊觎江东世族的土地产业,为的还是那一个南下的跳板而已。
朱治正要开口说话,身侧的朱七公子却已经抢先发话了:“还能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军港么!有了这个军港,方志文的水军向北可以控制整个东海北部航道,向西,能够与荆襄水军乃外呼应控制长江航道。向南,则可以打通和控制通向交州的航线。听说交州盛产粮食和香料,方志文这个贼子显然已经是垂涎三尺了!”
朱治皱了皱眉头,不过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扫了朱七公子一眼,朱七公子微微的缩了缩脖子,刚才胸中的一股烦燥之气顿时被这冰冷的一眼清扫一空,取而代之的,是从小积累下来对大兄的恐惧和敬畏。
朱治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弟在想什么,甄姜的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自己的这个弟弟还是念念不忘,而且将一腔的恨意都转移到了方志文身上,奈何他自己却看不明白,他跟方志文相比,一个是檐下的麻雀,一个却是九天的鲲鹏,甄姜就算是眼睛瞎了。也不会选择自己这个傻弟弟吧!
而他却还纠缠于与方志文的对比和较量之中,如果继续下去,这股莫名的恨意终将毁了他,甚至连带着自己的家族都会遭殃。看来不得不出狠手了,现在荆南商路渐渐打开,看来是时候派一个负责人去荆南地区了。
“哦?如此说来,方志文南下对我等的危害极大啊,这不是等于将绳索套上了脖颈,到时候此獠得寸进尺,我等又能如之奈何?”
“是啊,这事绝对不能容忍,今天他只要一个小岛,明天就可能想要上岸,说不得后天就想要整个建邺城了!”
“大祸临头啊!”
“不行,必须趁其立足未稳立刻加以驱逐,不然悔之晚矣!”
“对!驱逐他!”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了一番,大多数的人都倾向于用武力驱逐方志文的水军,而且还要尽快,否则方志文根基已成,或者是荆襄水军顺流而下加以支援,这对江东世族都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朱治还是敏锐的发现,孙家的代表孙贲态度有些过分的热情了,甚至显得很虚伪,为何孙贲对此事似热实冷呢?难道是孙坚与方志文有什么交换,或者是跟蔡瑁有些什么交易?那么孙坚现在最需要的交易是什么呢?难道是江东世族的主导权?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陆家......
果然,孙贲似乎在有意的诱导陆家和朱家出兵,因为在船队经营上,这两家无疑是最大的,朱治心里jǐng觉,看待问题的时候自然也就多了一个心眼,一边随口敷衍着,一边想着这件事情里面的诡异和门道。
另一位不怎么出声但是却慢慢的皱紧了眉头的是顾雍,朱治能看出来的事情,顾雍也一样能看出来,问题是,这个事情无凭无据,就算是顾雍有所怀疑,也不敢这个时候提出什么反对意见。
而且此事怎么看,似乎都是孙家与陆家的事情,顾雍纠结了半天,觉得还是不要掺乎比较好,陆家人xìng子高傲,自己就算去说什么,人家也未必承情。
大家商量了半rì,算是计议已定,陆家和朱家都表示会全力支持,为了驱逐可恶的方志文,它们两家会出船出人,其他各家也是有人出人,有钱出钱,准备与方志文见个真章,当然,这之前他们还需要去太守盛宪那里获得盛宪的肯。
基本上,盛宪应该是不会反对的,盛宪做这个吴郡太守其实也挺委屈的,江东世族很强势,而且很抱团,基本上外来户盛宪的政令符合江东世族的利益,则很快就会得到执行,相反的话,自然就被阳奉yīn违,最后不了了之。
不过盛宪在任期间,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打击山越,这点倒是很符合江东世族的利益,因此盛宪正是借助着这个旗号,慢慢的获得了江东世族的认可,但是盛宪也知道,这种认可其实是很不靠谱的,一旦自己想要将江东世族排除出权力决策层面,肯定会遭到江东世族的强烈反扑,因此,当从长安传来诏旨,想要将他调往东郡,盛宪则想要以病辞,他可是知道的,东郡比吴郡更可怕,还是不要去跟那些世族再掺乎了。
只是没有想到,没等他上表告疾辞官,这边方志文的水军却已经到了眼皮子地下,盛宪跟孔融的关系不错,时常有书信往来,孔融对方志文赞誉有加,盛宪倒是也很想见见这个平北将军,只是没有想到,这位平北将军倒是来了,只不过却是带着大军来的,这让盛宪心里很不舒服,连带着对孔融都有些埋怨了。
盛宪知道现在最着急的肯定不是自己,而是那些江东世族,方志文此举无异于在江东世族身边卧下了一只猛虎,江东世族要是能睡着觉那才叫奇怪呢!
果不其然,消息传来的第二天,江东世族以顾雍、陆俊、朱治为代表的江东世族就上门来了。
看着他们气势十足的样子,盛宪就心下后悔,早知道自己早一点上表请辞了,这种破事就轮不到自己倒霉了,江东的事情还是让江东世族自己来解决吧,看他们的样子是不准备妥协了,这一仗打下来,不管是胜是负,对盛宪来说都未必是什么好事。
盛宪强作笑脸的将一众世族代表请了进来,听他们慷慨激昂的一番陈述,简单的说,就是声讨方志文无故侵扰江东,致使江东地方人心惶惶四邻难安,所以江东的父老乡绅经过协商之后,决定向盛宪陈情,要求盛宪派出水军,扫荡此类宵小,而江东世族则愿意出人出力,助盛宪得竟大功。
盛宪犹豫了半晌,终于开口道:“各位父老,诸位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平北将军一向以平灭外族开疆拓土为己任,未闻其有主动攻袭友邻的事情,这事.....是不是再慎重一些,不若我先使人与平北将军联络一下,看看平北将军是什么意图,这里面或许有些误会,如果能说明和解就好,何必一定要刀兵相向呢?”
朱治有些为难,只好不出声,顾雍正想点头,想了想却有忍住了,陆俊倒是毫不客气的沉下脸道:“大人莫非是怕了方志文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8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494